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反应民警生活的微电影剧本《人民警察的平凡生活》

2014-08-11 15:34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该微电影讲述是人民警察的普通生活,大家看了后,就多多的体谅一下民警吧!他们其实是很辛苦的!请大家欣赏!反应民警生活的微电影剧本《人民警察的平凡生活》




微电影作者:王梓钧
第一场
派出所。
刘斌对着穿衣镜整理警服,画外传来老陈的喊声:小斌儿,搞快点儿!有任务。
刘斌转身疾走:来啰,来啰。
刘斌上车,警车远去。
车上。
刘斌:师父,清早八晨的,啥子事哦?
老陈:能有啥子事?黄九嬢又跟她儿媳妇干起来啰。
刘斌:天天吵架,都是一家人,有啥子好吵的嘛。
老陈(笑):等你有了婆娘,就晓得婆婆媳妇难处了。
刘斌:我结婚还早。
第二场
老巷子,众街坊围观。
黄九嬢系着围裙,手拿菜刀:打牌打牌!正事不做,天天就晓得打牌,打得娃儿放学都搞忘了去接,你自己姓啥子还记得到不?
媳妇(憋气):我开棋牌室的,三缺一喊到我,无必我还稳到不打啊!
黄九嬢(痛心疾首):你看你像啥子样子哦,打牌打个通天亮,头不梳脸不洗,跟个疯婆子样。
媳妇(发火):对,我像个疯婆子,屋头柴米油盐、娃娃上学的钱都是我这个疯婆子找的。凭你的儿一个月那千把块钱,全家早就睡桥洞去了。
丈夫在旁边搭腔,劝妻子:你少说一句嘛,让到哈老辈子。
媳妇怒视丈夫:黄老幺,你啥子意思?是不是要我跟你们俩娘母跪倒磕头认错?
丈夫(无奈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清早八晨的在外头吵,被人看到好笑人嘛,有话回去慢慢说。
黄九嬢讥笑:她还晓得啥子叫笑人,半夜三竿跟几个男人出去喝酒,那才叫笑人,晓得干了些啥子哦。
媳妇(沉着脸):你再说一遍!
黄九嬢:再说一遍又咋子,你要打老人啊?不要脸!
媳妇朝婆婆冲过去,大骂:你个老不死的才不要脸!
婆媳扭打在一起,丈夫连忙拉架,大声劝阻: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
巷口,警车停下。
刘斌和老陈下车后,冲进人群喊: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第三场
食堂。
刘斌在窗口打了一份饭菜,他脸上有几道抓痕,警服的短袖被扯破。
一个同事走到刘斌身后,开玩笑说:也,刘斌儿,昨晚上跟女朋友打架了嗦?
刘斌尴尬地捂脸。
食堂打菜的工人搭腔:小刘同志是因公负伤。
同事(笑):那有没得工伤补贴领呢?
刘斌:懒得跟你们鬼扯!
刘斌端着饭菜到师父老陈身边坐下,刨了口饭:师父,你咋点事都没得呢?
老陈得意地笑:你师父我练了几十年,手脚麻利得很,婆娘伙的手爪爪哪的抓得到我?
刘斌恍然大悟,点头说:哦,原来是在师母那儿练出来的手艺。
老陈脸上的笑容凝固,呵斥:爬远点!
刘斌坏笑着坐开一个座位,感慨说:师父,天天管那些打架过孽、鸡毛蒜皮的事好没得意思哦,你说哪天才遇得到个大案子呢?
老陈悠哉哉地吃着饭:想办大案子简单唵,让上头调你去当刑警嘛。
刘斌撇撇嘴:你以为我不想去啊。
第四场
商场,张冉与闺蜜左挑右选。
闺蜜拿一件衣服比在身上:小冉,你看这件合不合适?
张冉不耐烦:漂亮漂亮,不就是开个同学会么,你挑衣服都挑了一天了。
闺蜜:你不晓得啊,今年子的同学会蒋大勇要来参加。
张冉:哪个蒋大勇哦?
闺蜜:就是初中时候坐在最后排,长得很壮,说话很歪那个。
张冉恍然大悟:哦,你说初中那个蒋大勇啊,好多年都没看到了。
闺蜜神秘兮兮地说:我听说啊,那个蒋大勇去广州找大钱了,现在还是个单身王老五。
张冉笑:搞伙你是想跟土豪做朋友嗦。
闺蜜警告:你不要跟我抢哈,好不容易认到一个土豪,我拼了老命也要把自己嫁出去享福。
张冉:你放心,我有男朋友的。
闺蜜(不屑):小冉,不是我说你,以你的条件找个哪样的不好?找个小民警,屋头还是农村的,好几年了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
张冉:刘斌儿说他再干几年就能嫩分房了。
闺蜜:这种话只有你才信。你要是真的喜欢刘斌,这次同学会就把他带起去。我听说蒋大勇这次是回重庆开分店,找机会跟蒋大勇搞好关系,再请他出来吃几顿饭,看能不能跟刘斌换个有前途的好工作。
张冉(心动),咬着下唇沉默数秒:我试一下嘛。
第五场
路边小餐馆。
张冉坐在店内等待,刘斌穿着警服疾跑向餐馆,背心一大块被汗湿。
刘斌对着张冉同桌坐下,额头上全是汗水,他拿起餐馆的菜单扇风:出啥子事了?
张冉白了他一眼:没得事就不可以一起出来吃顿饭啊?
刘斌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有啥子急事,一下班就赶紧跑过来,衣裳都没来得及换。
张冉:下星期六有个同学会,你跟我一起去嘛。
刘斌:星期六我轮班,抽不出时间。
张冉:你找个同事商量哈换班撒。
刘斌:你的同学我又认不到,我去做啥子嘛?
张冉:我有个初中同学叫蒋大勇,是个大老板,这次回来要在重庆开分店。我想介绍你们认识一下,看他能不能帮你换个好工作。
刘斌:我现在工作挺好啊。
张冉:好啥子好,我都不敢带你回去见我妈老汉儿。
刘斌:人民警察无限光荣,莫得啥子不能见人的。
张冉:我妈的最低要求是要有套房子,你拿得出来首付不嘛?
刘斌无言以对。
第六场
某酒楼包间。
十多位老同学,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
蒋大勇西装革履,指着一个刚进房的胖子,笑道:你是倪伟,长好胖啊哦。
胖子笑着和蒋大勇握手:厨子嘛,不长胖才奇怪。
蒋大勇拍拍胖子的肩膀,此时刘斌、张冉及其闺蜜推门进来。
蒋大勇看到漂亮的张冉,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与她握手:张冉,我是蒋大勇啊,七八年不见你越长越漂亮了。
张冉勉强微笑,艰难地抽出自己的手:大勇,你好。这是我男朋友刘斌。
蒋大勇脸上的笑容僵硬,随即再次微笑着和刘斌握手:刘兄弟在哪里发财啊?
刘斌不卑不亢:警察。
闺蜜搭腔:我们这些都混得好惨,还要蒋老板儿多照顾到哈。
蒋大勇笑道:好说好说。
十多人围桌而坐,酒菜上齐,众人起身举杯。
第七场
酒楼大门口。
蒋大勇醉醺醺地大喊:都不要走,KTV里头去唱歌!哪些开了车的,都坐起走人。
闺蜜担忧地问:大勇,你刚才喝得不少哦,还开得车不哦?
蒋大勇踉跄走了两步,摇头晃脑地挥手:莫得事,我的最高纪录是5斤白的,今晚上几瓶啤酒小意思。
刘斌上前劝阻:大勇,酒驾是违法的,我打电话帮你请代驾嘛。
蒋大勇摆手:不用,我还没醉。
刘斌掏出手机请代驾,蒋大勇拉开车门招呼几个同学上车,刘斌电话打完,蒋大勇已经开车上马路。
刘斌望着蒋大勇远去的车尾,自言自语:糟了。
冉拦了辆出租,与闺蜜、刘斌一起上车,让司机追前面蒋大勇的车。
出租车里。
闺蜜:蒋大勇人还不错,刘斌你考虑哈辞职跟他干嘛。
刘斌摇头:我觉得当警察很好。
闺蜜:你一去别个就答应给你3000,干几个月还要涨,你还看不起?
刘斌看着车窗外不说话。
前方突然传来ldquo;嘭rdquo;的一声响。
刘斌所坐的出租车逐渐减速停下,司机说:前面撞到起了。
第八场
蒋大勇的车歪在路边,一段护栏被其撞歪。
蒋大勇推开交警的酒精探测器:爬开,我没醉!
交警再次递过酒精探测器,正色道:同志,请你接受酒精检测。
蒋大勇退后一步:警察好了不起啊,老子都懒得跟你说,把你们队长喊来。
刘斌几人快步走过来,刘斌跟那交警打招呼:超哥,还在执勤啊?这么热的天,辛苦你们了。
交警感慨道:有啥子办法,干到这个活路,再热也要出来。
蒋大勇酒醒了许多,眼珠子一转,去拉交警的手,小声地说:搞半天大家都是朋友。兄弟,今天的事就算了嘛,就填一个意外车祸,喝酒的事就不要提了。
交警瞪了蒋大勇一眼,手拿几张百元大钞塞回蒋大勇手里:自己把钱拿回去,不然就不光是酒驾的事了,你还当街贿赂人民警察。
蒋大勇尴尬地笑笑,转身对刘斌说:兄弟,你跟你这位交警朋友沟通一哈嘛。
闺蜜:对呀,大家都是朋友,有话好说。
张冉拉拉刘斌的袖子,刘斌假装不知道,正色道:对不起,朋友归朋友,违法归违法。公事公办,一码归一码。
蒋大勇等一干老同学,眼神奇怪地看着刘斌。电影剧本 www.diudou.com/juben/)
第九场
夜晚,张冉家楼下小路。
张冉气呼呼地在前面疾走,刘斌快步追上去拉她的手:小冉,你不要生气嘛。
张冉转身,怒气冲冲: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把我的同学都得罪完了。
刘斌:是该公事公办嘛,再说我也没得那么大面子,让别个交警打让手。
张冉:那你也不要说得那样直接啊,人家蒋大勇都承认了帮你安排好工作,现在全部黄了。
刘斌:我真的很喜欢当警察。
张冉:那你就去当你的警察,等你够钱交首付了再来找我。
刘斌低头沉默,继而抬头说:房子的事我会想办法。
张冉带着哭声:不是我认钱不认人,我妈那个人你又不是不晓得,你不换个好工作她根本不得同意我们两个的事。
刘斌双手叉腰,低头叹气。
张冉说完,转身上楼回家。
刘斌走在夜晚的街道上,从路边夜宵摊子买来一瓶啤酒,一个人坐在路边发泄似的喝闷酒。
第十场
银行大厅。
一个中年妇女从柜台取钱出来,将一沓钞票放入手提袋中,走出银行。
银行外路边,两个青年对视一眼。一个青年扔掉烟头坐上摩托车,另一个青年尾随在中年妇女身后。
中年妇女走到开阔处,尾随在她身后的青年突然加速奔跑,想要夺包离开。
中年妇女死死拉着手提袋的带子,青年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在妇女手臂上一划,妇女吃痛放手。
后面的摩托车驶来,青年拿着抢来的包跳上摩托车后座,两个抢劫者骑车飞快逃离。
中年妇女终于反应过来,捂着手臂的伤口一边追赶一边大喊:抢人啦,抢人啦!
第十一场
行驶的警车里。
老陈:今天你脸色不好,昨晚喝多了?
刘斌揉揉脸:没什么,跟女朋友有点误会。
老陈:年轻人拌拌嘴很正常。
刘斌叹气道:我有点想分手了,可是又舍不得。
老陈:好好的干嘛分手?
刘斌:小冉她妈有点爱钱,前一个男朋友就是因为工资不高,被她妈给赶跑的,现在小冉都不敢让她妈晓得我们在耍朋友。
突然一辆摩托车从警车旁边飞窜而过,老陈瞥了一眼摩托车后座青年手里的女式包,顿时加大油门追上去:有情况!
警车与摩托车激烈追逐,抢劫者发现甩不掉警车,便掉头开进背街小巷,然后两个小青年弃车跑进老式楼房中。
老陈与刘斌也下车狂追,上了年纪的老陈渐渐跟不上脚步,刘斌却跑得像一头猎豹,渐渐地追上两个青年。
追逐之中,不少居民被吓得躲到一边,也有人看到刘斌穿的警服,大喊着ldquo;抓贼娃子rdquo;也加入追逐的行列。
一个青年惊慌之下,踩到地上废旧的花盆倒地,顿时就被追上来的刘斌将其手腕拷在窗户防护栏上。
剩下一个青年被前方的群众堵住去路,惊怒之下掏出匕首挥舞大喊:让开,让开!
群众看到匕首纷纷退让,刘斌趁机从后面将那个持刀青年扑倒。
两人在地上扭打一番,周围群众纷纷上前,合力将持刀青年制服。
群众将刘斌扶起来,突然有人惊呼:糟了,警察受伤了!流好多血。
刘斌腹部的衣服,已经被血浸红了一大块,而染血的匕首就掉在他脚边的地上。
第十二场
张冉穿着工作服在商场卖电器,突然手机响起来。
张冉接起手机:撒子安,你受伤了!严不严重?XX医院,好,我马上过去!
出租车在医院门口停下,张冉付钱下车后,飞跑进医院里。
张冉在医院过道碰见受伤的中年妇女,关切地问:妈,你没的事嘛?
中年妇女的手臂缠了纱布:我没事,一点皮外伤,多亏警察帮忙把钱给追回来。
张冉:钱丢了还可以再赚,只要人没事就好。
中年妇女:整整一万块钱,搞丢了还不如直接弄死我。
张冉哭笑不得:妈,你还真的是要钱不要命哦。
一个中年男人提着果篮走过来:好了,不要说了,先进去看望下警察。人家小伙子为了抓强盗,差点把命都丢了。
张冉接过果篮:爸,我来提嘛。
一家三口走进病房,刘斌正躺在病床上看书,翻开的书本遮住了他的脸。
张父说:感谢人民警察,感谢小伙子!
张冉将果篮放到床头桌上,正好刘斌也放下书本。
张冉(惊讶):刘斌儿!咋个是你呢?
刘斌也惊讶地问:小冉,你咋来了?我怕你担心,就让师父不要通知你。
张冉指着中年妇女:被抢的是我妈。
中年妇女看看女儿又看看床上的负伤民警:你们认识?
张冉脸色一窘:妈,他是我男朋友。
第十三场
叮咚,叮咚!
门铃响。
张母(中年妇女)开门,刘斌扛着一袋米进屋。
张母满脸笑容地接下大米:小斌儿,麻烦你了哈,快进来吹下空调。
刘斌擦了把额头的汗水:阿姨,莫得事,以后屋头有啥子事尽管通知我。
结尾
刘斌值班、出警、调解纠纷、给行人指路、陪女友逛街、蹲在路边吃盒饭的各种画面。
配画外音:
我叫刘斌,一个普通的基层民警。
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做警察,当一个像《警察故事》里陈家驹那样的威猛神探。


精彩的微电影剧本,尽在中-国剧本联盟: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