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真是一部催人泪下的剧本,感人的微电影剧本《80后的单身妈妈》

2016-03-04 19:5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1.夜景内KTV包厢

包厢内围坐着五六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女。

众人齐唱: Happy Birthday to Qin Shu, Happy Birthday to you! 许愿!许愿!

秦舒十指交叉握在胸前:我希望在二十七岁前完成我当单身妈妈的愿望。

2.烛光中推出字幕:80后之单身妈妈

3.夜景内出租车内

秦舒靠在于蕙肩上。

于蕙:刚才是认真的吗?

秦舒半眯着眼:什么?

于蕙:许的愿

秦舒:我像开玩笑吗?

于蕙侧头:是因为你爸吗?

秦舒闭目:一半吧!

于蕙:另一半呢?因为王浩吗?

秦舒睁开眼:不光是,或许是见过太多不幸的婚姻吧!我不想自己也陷入这相互伤害的战争。爱情和婚姻我都不想要,也要不起。

于蕙揽住她的肩:可是那样会很辛苦相声剧本

秦舒摇了摇头:我不怕,多画几本漫画和插画,生活应该没问题。

于蕙看向窗外:或许你是对的。当初我以为我和陈炜两个人会生活得更幸福,可没想到,九月闪婚,十月闪离。一切来得快,去得也快。

秦舒握住她的手:现在不是挺好么?又恢复了自由之身。

于蕙反握住秦舒:就让我们按自己的方式活着,不要再去管那些狗屁的伦理道德,我挺你

前面的出租车师傅不时从镜子里看着这两个奇怪的女人。

4.日景外公交站牌下

2路车慢吞吞的靠站开门,最先挤下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穿的细高跟鞋起码有10厘米,而短裙却仅能遮住屁股。结果,一个踉跄撞到了老人旁边的竹筐上。呲拉一声。

高跟鞋女一手捂住前面的裙子:哎呀!我的裙子

卖花老人急忙摆手:不关我的事,你自己撞上来的

众人都看向二人,高跟鞋女尴尬的一手按住裙子,一手抓住老人的肩膀摇了起来。

高跟鞋女:我的裙子,花两百多买的,反正是你的竹筐挂破的,你得赔。

卖花老人吓呆了:两百多?我,我――

高跟鞋女:再说了,在城里还带个竹筐子,也不怕丢人。

林铭从站牌另一头走过来,甩掉了揪住老人的手。

林铭:放开

高跟鞋女:你是谁?干你什么事?

林铭:明明是你自己撞上去的,凭什么让人家赔?

高跟鞋女:要不是他弄个破筐子,我的裙子会破吗?

老人拉了拉林铭。

老人颤巍巍的伸进兜里掏出了一把零钱:小姐,我只有这么多了。

高跟鞋女:什么?就这么一点?

林铭把钱塞回老人兜里。

林铭: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去派出所;二是去服装店买条裤子。如果我是你,会选择后面一种,不过,如果你喜欢这样到处招摇的话,我是无所谓。

高跟鞋女:你,你――

众人劝道:算了,买条裤子赶紧穿上吧,也不知羞

最后,高跟鞋女跟在林铭后边一扭一扭的进了旁边的服装店。

等她进去试裤子的时候,林铭给了老板二十块钱。

林铭:老板,其余的让她自己补。

回到站牌下,秦舒跟他上了公交车,在车上,她悄悄的打量着他的侧脸。下车后,远远的跟着他,看着他进了‘铭羽工作室’才离开。

5.日景外户外

一台照相机在远处对准了林铭。

咔嚓1:咖啡厅与客人谈生意

咔嚓2:酒吧独饮啤酒

咔嚓3:健身房举哑铃

咔嚓4:疗养院给老人削苹果

咔嚓5:福利院给孩子们发礼物

咔嚓6:坐在一块墓碑前,墓碑上刻着‘爱妻文羽之墓’

6.日景内咖啡厅

侦探员递过一个白色信封,秦舒打开看了起来。

侦探员:林铭高中毕业后只身来到宁波,三年后,拿到了室内设计本科毕业证书,两年后就在业界内小有名气,不久就自己开了铭羽工作室。至于他的妻子,经过调查,他其实并没有结婚,文羽只是他的未婚妻,七年前死于车祸,后来再也没有交过女朋友,与身边的女性也保持着普通朋友的距离。

秦舒:辛苦了。谢谢!

秦舒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他就要离开。

侦探员低声道:顺便送你个消息,后天他要出差到象山。

秦舒走出咖啡厅后才明白话的意思。

7.夜景内象山县80酒吧

秦舒喝了半杯威士忌,脸色顿时红了起来,将剩下的泼洒在身上,便跌跌撞撞的朝林铭坐的位置走去,佯装醉倒在他身边。

林铭蹲下扶她到沙发上坐下,闻到她身上浓烈的酒味皱起了眉头。

林铭:小姐?小姐?醒醒

秦舒佯装神志不清,紧紧的抓住他的衬衫不肯放开。

林铭:小姐,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秦舒把头靠在他肩上,半眯着眼睛看着他。

林铭只好扶着她出了酒吧,带回了宾馆。

8.夜景内310客房

林铭扶她进了客房,把她安放在床上躺下就离开了。

9.日景内304客房

秦舒站在门口正准备敲门。门开了,林铭拿着包正要出门。

林铭:是你?昨晚睡得好吗?

秦舒笑:很好,谢谢!要出门吗?

林铭笑:对,我约了客户

秦舒:晚上有空吗?请你吃饭

林铭看了看手表:好吧,在哪儿?

秦舒:就对面那家韩国烤肉吧,晚上七点

林铭:好的,晚上见

秦舒侧身让开,林铭匆匆离开。

10.夜景内韩国烤肉餐厅

秦舒朝进门的林铭招了招手:这里

林铭坐下:没迟到吧?

秦舒看了下表:刚刚好

秦舒:我叫舒秦,舒服的舒,秦朝的秦,你呢?

林铭笑:林铭,森林的林,铭记的铭

两人都笑了起来,这样的介绍方式有点怪怪的。

秦舒为他斟了一小杯清酒。

林铭接过:我很少喝酒的微电影剧本

秦舒笑:我也是,你是来这边出差的?

林铭点点头。

秦舒:既然都来了,干脆请我当导游,领你旅游一圈如何?正好可以抵了昨晚的房费。

林铭犹豫了一下摇头:不用了

秦舒笑:在这里,请个导游可是要花好几百块,这么划算的事还有什么好拒绝的,就这么决定啦!一切让我来安排。

林铭望着她笑着摇了摇头:好吧!不过,事先声明,一切花销AA制。

秦舒开心的笑:没问题

林铭吃惊:你不讨厌AA制么?

秦舒:不会啊,AA制很合理,我从不认为男人就该为女人买单

林铭不说话认真的看着她。

林铭:你是我遇到的第二个没有因为AA制逃跑的女人

秦舒:哦?那第一个是谁?

林铭眼神黯淡下来,沉默了一会儿:我妻子

秦舒:那她肯定很特别

林铭摇头:对,只是她已经不在了

秦舒安静的凝视着这个三十出头的男人。

秦舒满脸歉意:对不起!

林铭拿起清酒,一饮而尽。

林铭倒酒:没关系,已经过去七年了,早该忘记了,不是吗?

秦舒夹菜: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赶快尝尝这个烤肥牛吧,还有这个紫菜饭团,都很好吃。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十分尽兴。

11.日景外灵岩山

两人站在山巅,朝着远处的深谷大声的喊起来。

喊累了林铭就坐在那块观景大石上,望着远方的落日,一动也不动。秦舒走过去挨着他坐下。

秦舒:可以借下肩膀么?只要一下下就好

林铭点点头。秦舒靠在他肩膀上,安静的看着远方。

夜里的大风吹得呜呜作响,秦舒抱了被单钻进了林铭帐篷的另一头。

秦舒缩着身子:我冷。

林铭把自己的被单给她裹起来:好点了吗?

秦舒摇摇头:你抱着我吧。

林铭往边上挪:真是个不折不扣的80女,过来吧。

秦舒爬过去抱住他:真舒服

林铭闭眼:你在玩火你知道么?

秦舒直勾勾的看着他:就是知道才这么做的,怎么样?

她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林铭抱紧她:不要后悔哦

秦舒笑:只怕后悔的会是你。

12.日景外海滩

接连两日,林铭和秦舒像恋人一样,在海滩上追逐,堆沙,拾贝壳,还跟当地的小孩子一起抓螃蟹。

13.夜景外海滩

两人平躺在软软的沙滩上,望着满目的繁星。

秦舒:真好!

林铭转头:什么?

秦舒:这样躺着真好。

林铭:你可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女人

秦舒:这三天,我很快乐

林铭笑:我也是,下一站到哪儿?

秦舒闭上了眼睛:想好再告诉你。

两人就这样一直躺到了深夜,秦舒眯着眼假装睡得很死,林铭把她抱回了房间。

14.日景内海边小屋

林铭翻身拥抱,没人,睁开眼睛。

林铭:舒秦?

没有人应,林铭穿好衣服起来,床头手机下压着一张纸条:林铭:这三天,我真的很快乐,谢谢你。请不要找我,就当作是一场美丽的梦吧。帐我已经付过了,祝你幸福。

林铭木然的坐在床上,双手紧抱住头:没有你,我还能幸福么?

15.日景内宁波家中

秦舒放下手中的画笔,托着大大的肚子打开门:于蕙,你终于――

秦舒望着门口的父亲,倒退了一步。

秦远伸手就是一耳光,秦舒一下撞到了墙上。

秦远:我说你怎么几个月不回家,哼,原来是怀了野种,怎么,你的男人不想负责了么?活该!干出这样的丑事,你让我的老脸往哪儿搁?

秦远又是一耳光扇了过来,秦舒靠在墙上,没有再躲,只是用双手护住肚子。

秦远:我让你贱,让你贱

耳光不停的抽打在她脸上,然后头被狠狠的撞在了墙上,一下,两下……,墙上留下了血迹,秦远终于停了下来,拖着她往外走。

秦舒:干什么?放开我

秦远:去医院,把孩子拿掉

秦舒死死抓住门框,叫了起来:我不去,我要这孩子

秦远再挥巴掌,这一次,秦舒躲开了。

秦远扬起拳头:你还敢躲?

秦舒冲进卧室,锁上房门,任秦远在门外砸门。

秦舒哭叫:我告诉你,我不会再像妈一样任你打骂,我受够了

秦远拿了椅子撞门:还死不悔改,我今天打死你,免得给我丢人现眼,贱人

秦舒哭吼:是,我贱,可至少我不会去伤害别人。而你,除了打自己老婆和孩子还有什么本事,这么多年,我受够了!我告诉你,要不是妈以死相逼,我早就去法院告你了,就凭我手里的验伤报告,足以让你坐上几年牢。

门外突然一片寂静,‘啪’,一把椅子被摔在地上。

秦远喘粗气:算你狠,从今往后,我再没你这个女儿,权当你死了。

秦舒握紧拳头:要是让我知道你还打妈的话,我决不放过你。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秦舒靠着门瘫坐在地上,双腿间流出了血。

门外高跟鞋声响起,秦舒打开了一条缝:于蕙,救我

一片血花在镜头里漾开。

16.夜景内病床上

秦舒缓缓的睁开眼睛:我的孩子?

于蕙:在这儿,你可真行,不生则已,一生就是俩

于蕙抱过孩子放到她的两边。

于蕙指着:这是哥哥,那是妹妹

秦舒亲了一下儿子:秦铭

又亲了一下女儿:秦羽

秦舒:林铭文羽,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

秦舒将孩子拥在自己怀里含着泪笑了。

秦舒轻语:秦铭秦羽,我们三个一样会幸福的,相信妈妈。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