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大学生原创高质量微电影剧本《列车》

2014-07-09 08:33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原创微电影剧本列车《列车》
作者:李晓丹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如使用请联系作者
QQ:398442554
电话:13753471666


故事梗概
林木是个快要五十岁的男人,他在公司矜矜业业工作了很多年,工作不顺的时候时常和一个跟了他两年的女助理发牢骚,林木很是信任她,但他却在女助理升职后遭到公司解雇,后来他收拾好包袱在酒吧喝闷酒,有人悄悄从兜里掏出一些药丸粉末问他要不要,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女助理和自己的顶头上司亲密的走出了酒吧。林木惊讶之余很是气愤,他刚追出去,没看到上司和助理的影子,却看到迎面走来一个中年样子的警察,带着一大帮警察快速绕开他直接冲进了刚刚酒吧里面,林木赶紧跑开了,他颓废的坐上了地铁,在酒吧外面碰到的警察冲进地铁,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林木惊恐的抬起头,警察却笑脸相迎。原来虚惊一场,这警察是当年他大学时期最好的同学,警察下车后,林木在地铁上碰到了许多以前认识的人,他回忆起了过去的时光,开始对明天充满希望,但事实却往往不从人愿。

1. 日 公司大厦 内
林木冲进公司大厦的旋转门,一边快步往电梯方向走,一边用一只手拎着湿漉漉的雨伞,另一只手擦抹残留在衣服和公文包上的的水珠。林木站在电梯前等待着电梯下来,身边有同事和他打招呼,他微微点了点头。
忽然有人从林木后面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林木全身抖了一下,猛的扭头回去。
ldquo;林经理早呀。rdquo;林木笑了一下,原来是跟了自己两年的女助理黄茜。
ldquo;嗯,你来的也挺早嘛。rdquo;林木扭着身子和黄茜说话。
ldquo;不努力不行呀,我得向您学习啊,对了,最近您家里的hellip;rdquo;黄茜温柔小声的谦虚道。
林木刚想说什么,电梯ldquo;叮rdquo;的一声停在了一楼,电梯前的人一拥而上挤到了电梯上,林木夹在人群中间,只能看到头顶上几缕稀疏的头发。

2. 日 办公室 内
林木飞快的走进办公室打卡,卡上显示ldquo;9点10分rdquo;。
林木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是一个小隔间。他很快的收拾好了自己桌上凌乱的文件,把有咖啡渍的一次性纸杯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
林木打开电脑,刚进入界面就收到了一大堆留言和邮件,他伏着身体,把邮件一一点开,打开公文包,坐在椅子上,伸手准备拿杯子,发现桌子上没有。
ldquo;黄茜。rdquo;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说着。
黄茜一边应着一边从自己的座位上起来,优雅的走到林木旁边。
ldquo;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么?rdquo;黄茜露出笑容。
ldquo;帮我带一杯咖啡好么?rdquo;林木说。
ldquo;嗯好的,等下就给您送来。rdquo;黄茜转身准备走。
总经理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ldquo;老林,上个星期五我交给你的策划的文案你弄好了么,你抓紧我下午四点之前都要用。rdquo;总经理低沉的声音传来,办公室的窗子被百叶窗挡的严严实实。
ldquo;我hellip;我下午四点前一定给您。rdquo;林木盯着总经理办公室敞开的大门连忙应着。
ldquo;黄茜,你进来一下,我有工作和你说。rdquo;总经理继续说。
林木抬起头来看着身边的黄茜,黄茜冲着林木笑了一下,指了指办公室的门,林木小声说:ldquo;你快去吧。rdquo;然后看着黄茜走进总经理的办公室,慢慢把门合上。

3. 日 办公室 内
林木前倾在办公桌上整理文件,眉头紧皱。
ldquo;经理他们在点外面,你要吃什么?rdquo;黄茜温柔的询问。
ldquo;我顾不上吃了,你们自己吃吧。rdquo;林木抬起头来盯着黄茜的脸庞发了呆,摇了摇头,又把头低下工作。
ldquo;你这样不行啊,还是先帮你点上吧,就点你之前一直点的那份吧?rdquo;黄茜不由分说的扭头说,让点外卖的同事帮林木点了饭。
林木对着黄茜笑了笑,黄茜小声说:ldquo;你忙吧。rdquo;转身离开。
林木向椅背后猛地一靠,用手抓了抓头发。
坐在林木隔板旁边的同事悄悄探过身来,用手拍了林木一下,看着林木挤眉弄眼。
ldquo;嗯,怎么了?ldquo;林木看了看黄茜座位方向的背影,轻声的说。
ldquo;没什么啊。ldquo;同事的眉毛一挑一挑,嘴角一撇,轻轻的哼了一声。
林木低下头继续拿起笔划文件。
ldquo;没劲。rdquo;同事朝着林木低下去的脸做了个鬼脸,撅了撅嘴,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4. 日 总经理办公室 内
办公室里最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对面海市蜃楼一般的香港,阳台上有三四盆花花草草,还停放着一辆山地自行车。
总经理从阳台走进屋内,坐在豪华的办公桌后,点燃了一支烟。他后背靠在舒适的大靠椅上,在原地旋转了几个圈,翘起二郎腿来。
ldquo;咚咚咚rdquo;。
总经理听到敲门声,放下二郎腿,把手里的烟轻轻地捻灭在透明干净的烟灰缸里,然后转正椅子说:ldquo;进来。ldquo;

5.日 总经理办公室 内
林木有点缩着肩,手里拿着几个文件夹快步走进来,他把文件双手恭敬的放在总经理桌子上。
ldquo;都处理好了么?rdquo;总经理拿起一份文件翻看。
ldquo;嗯hellip;都差不多了。rdquo;林木有些支吾。
ldquo;什么叫差不多,等下我要你和黄茜一起见客户签合同的。rdquo;总经理皱起了眉头。
ldquo;因为您催的急,所以hellip;rdquo;林木低着头要解释。
ldquo;咚咚咚rdquo;又有人敲门。
ldquo;进来。rdquo;总经理说。
ldquo;总经理这是您要的咖啡。rdquo;黄茜端着一杯咖啡走进来,斜着眼睛看了看在前面站着的林木,笑着把咖啡递给伸手的总经理。
ldquo;谢谢,老林你让我怎么说你,这个项目我是最放心你才让你跟进的,你看看你这个月出了多少幺蛾子,总是请假,不然就是交不上策划方案,今天下午就要签合同,你让我拿什么去见客户,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把家里的情绪带到公司上来,带到你的工作上来。rdquo;总经理皱着眉头,重重的把手上的文件夹丢在桌子上。
ldquo;总经理不是的,我家里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但这个策划hellip;hellip;rdquo;林木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ldquo;总经理,您说的是咱们公司与意大利的那个化妆品公司合作的事情么?rdquo;站在一旁的黄茜凑上前去,双手交叉放在小腹。
ldquo;是啊,今天下午要见客户了。rdquo;总经理一边瞪着林木,一边叹气。
ldquo;我这里有个策划,是我自己写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用。rdquo;黄茜从自己身后拿出一份策划书。
起身接过文本,一边看一边露出赞许的微笑ldquo;就用它了,你们俩下午跟着我一起去吧,除了这个不是还有一个办公用品的合同策划么,老林你写好了没,我可急着用。rdquo;
ldquo;马上,马上就好了。rdquo;林木微微扭过头去看身边的黄茜,正好与微笑着看着自己的黄茜四目相对,林木眼神不知道看哪里,把头扭了回来。

6. 夜 街道 外
夜幕降临所有的饭店都亮起了灯,人们穿梭于各个店铺,整条街灯火通明。

7. 夜 饭店 内
饭店里坐满了人,还有一部分等候的客人在前台来回踱步着。每个桌上都热气腾腾,有的人正在举杯,有的人靠在椅子背后休息,脸色红润。

8. 夜 饭店 内
林木和黄茜坐在靠窗边的沙发上,桌子上摆了四道菜,还有一瓶饮料。
ldquo;你吃个这个,这是招牌菜。rdquo;林木夹菜给黄茜。
ldquo;好辣好辣。rdquo;黄茜右手在嘴边扇着风,把舌头吐出来一小点,小口呼着气。
ldquo;刚刚点饮料你怎么不要?rdquo;林木递上一张纸巾,给黄茜杯子里倒了白开水。
ldquo;女孩子怕胖呗。rdquo;黄茜笑笑,接过纸巾。
ldquo;对了,前一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了,我都不知道我请过多少次假了,今天要不是你我肯定要被炒掉的。rdquo;林木看着黄茜,强装出笑容,小声的说。
ldquo;别这么说,我有今天都是跟着你学习的,那hellip;你家里的事情hellip;rdquo;黄茜停下筷子,把筷子整齐的放在盘子上。
林木笑着摇摇头,长长的呼了口气:ldquo;家里的事情太乱了。rdquo;
ldquo;那你这个月请假的话告我就是了。rdquo;黄茜温柔的说完说完,没有直视林木的眼睛,端起杯子抿了一下口水。
ldquo;太谢谢你了黄茜,来,吃菜。rdquo;林木激动地给黄茜夹菜。
黄茜拿起筷子,一边夹盘子里的菜,一边问低着头说:ldquo;总经理这个人hellip;是有点严厉了哦。rdquo;黄茜把语气拖得有些慢。
ldquo;他啊,我跟着他这么多年,做好了只有个口头表扬,做不好立马就要赶你走的架势,把别人骂的狗血淋头,从来没考虑过员工的感受,自大狂。rdquo;林木哼了一声,把一块脆骨放进嘴里狠狠地嚼着,脸颊侧面的青筋突起。
黄茜挑了挑眉毛,点了点头。
ldquo;你别和别人说啊,我就发个牢骚。rdquo;林木夹菜的手停下来,看着黄茜,黄茜把筷子放下,端起水来:ldquo;哎呀我不会乱说的。rdquo;
林木点点头,看向窗外。透明的玻璃窗外有来来往往的人,一对中年的夫妻走进了林木的视野,丈夫把妻子的手揣进自己的衣兜里,妻子笑着依偎在丈夫身旁。林木楞出了神,黄茜抬头看到林木看窗外,她也跟着看。
黄茜微微皱着眉头,说:ldquo;在看什么呢?rdquo;
窗外的夫妇已经走远,林木把头扭回来说:ldquo;没什么,吃菜吧。rdquo;

9. 夜 林木家 内
林木打开家门,把公文包放到旁边的鞋柜上,摸索着把灯打开。
房间里面非常整洁,林木把眉头皱起来,愣了两秒,猛地打开鞋柜的门,鞋柜里面只有几双皮鞋。
林木还穿着西装,鞋也没换,他大步奔进卧室里。

10. 夜 卧室 内
拉开衣柜的门,衣柜里只剩下一些皱巴巴的衬衣,他蹲下拉开底下的抽屉,抽屉里什么都没有。
林木慢慢的站起来,倒退了一步,身子一瘫,坐在床边上。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林木从裤子兜儿里掏出来,马上接了起来。
ldquo;你怎么走了,不是说好我们再商量商量的么,财产怎么分,孩子怎么办你都想好了么,我明天不能去法院。rdquo;林木皱着眉头说。
ldquo;可是我这个月都请了好几次假了hellip;什么叫我不知道哪个重要hellip;我不是hellip;rdquo;林木被噎了好几句,一时连话都说不清楚。
ldquo;这都要离婚了你说的是人话么,你把我放在过最重要的地方么,不管你明天来不来,这婚已经没商量了。rdquo;林木的脸不小心碰到了扬声器,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ldquo;我怎么没hellip;rdquo;林木一边声音越来越大一边站起来,刚想说什么,电话里传来ldquo;嘟嘟rdquo;的声音。
林木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他的胸腔扩张和收缩的频率加快,他不由自主的点开了通讯录ldquo;黄茜rdquo;的名字。
ldquo;我家里实在有事,拜托你明天上午帮我总经理请个假,我办完事儿就回公司,谢谢。rdquo;
点了发送键,林木把手机扔在一旁,他在原地盯着空空的衣柜和抽屉,楞了好久。

11. 日 办公室 内
办公室的指针指向16:10
黄茜皱着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手机,突然听到有同事喊:ldquo;黄茜,总经理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顺便带杯咖啡!rdquo;
黄茜探着头大声地说:ldquo;知道啦,谢谢。rdquo;她把手机放下,端起自己的杯子,接了一杯咖啡,朝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12. 日 总经理办公室 内
林木气喘吁吁的赶到总经理办公室,打开门,黄茜端着杯子正要往出走,他对着黄茜笑,黄茜径直走了出去。
林木收起笑容,快步走到总经理面前,微笑着说:ldquo;总经理您找我?rdquo;
ldquo;老林,我不和你兜圈子了,你最近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我念在你以前在公司做的好,给了你很多机会,你现在连假都不请,公司有太多的人有争议,所以,还是你自动向我请辞吧。rdquo;总经理站起来,慢慢走到林木旁边。
林木瞪大眼睛,扭头看总经理的脸,ldquo;我给黄茜说了,您可以问黄茜的。rdquo;林木把手放在胸前,扣着自己的指甲。
总经理叹了一口气,慢慢走向阳台点了一支烟。
林木低着头看着地毯,缓缓抬起头,眯着眼只能模糊的看到站在阳台背过身去的总经理,林木鞠了个躬,说:ldquo;谢谢公司待我这么多年,也谢谢您。rdquo;
总经理扭过身去,林木已经默默的关上了门。

13. 夜 公司大厦 外
公司大厦外人来人往脚步匆匆,保安捂着嘴在门口打着哈欠,保洁的大妈提着空桶站在靠近门的角落里。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公交车私家车为了抢道相互按着喇叭。
林木抱着纸箱站在公司大厦外,他抬起头看了看这座高高的大厦,叹了口气扭过头,重新报好箱子,慢慢往前走。

14. 夜 街道 外
夜色降临,商铺都亮起了灯,人们脚步匆匆,有人招手拦出租车,有人奔跑着往公交车站赶公交回家。
林木的脚步很慢,他时不时重新抱一下箱子,喘着粗气,走着走着听到一阵嘈杂音乐声,他抬起头看了看,原来是间酒吧。林木双手抱着箱子在门口站着,手一滑,箱子掉了下来,他低下身子赶忙去拾起箱子里的东西,统统塞进箱子里。
他抱着摔破底盘的箱子,又抬头看了看酒吧LED灯闪烁的牌子,走了进去。

15. 夜 酒吧 内
酒吧里很昏暗,只有彩灯在不停地闪烁,舞池里有很多男男女女在跳舞,吧台上还有几个空余的位子,林木探着头看了看,抱着箱子小心翼翼的往吧台方向走,他环顾四周,人们拥挤的让他在人群中只能看到一个头顶。
酒吧里的彩灯让他难以适应,他抱着箱子,跌跌撞撞的往前走,一不小心碰到几个拿着酒的年轻男子,立马扭过头去对对方道歉。
林木把箱子放在自己脚边,坐在吧台旁,酒保走过来非常礼貌地问他需要点什么。
ldquo;就这个吧。rdquo;他眼睛瞟着别处,指了指旁边一个身穿黑色长风衣男人点的酒。
ldquo;好的,马上就来。rdquo;酒保微笑了一下。

16. 夜 酒吧 内
旁边穿风衣的中年男子在酒保走后盯着林木的侧脸,林木对着吧台对面摆放高脚杯的台子默默发呆,穿风衣的中年男子把头探了过去,拍了拍林木的肩膀,说:ldquo;兄弟你是心情不好么。rdquo;
ldquo;还好。rdquo;林木扭过头去礼貌的说。
ldquo;是不是工作上或者家庭上出现问题了?rdquo;旁边的男子哼了一声,看着地上箱子里凌乱的各种物件,笑着继续问。
ldquo;没hellip;没有。rdquo;林木低着头斜眼偷偷瞟这旁边的男子,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酒保把林木点的酒送到面前,林木用手扶着杯子的最底端。
ldquo;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你我走出这个酒吧大可以谁都不认识谁,都是来这儿消愁的,憋着做什么。rdquo;旁边男子用自己的酒杯碰了林木的酒杯一下,笑着抿了一口酒。
林木看着面前蓝色的酒,猛地端起酒杯,闭上眼睛ldquo;咕咚咕咚rdquo;喝了两大口,一不下心呛到了,咳嗽了几声。
ldquo;这酒后劲大,慢慢喝。rdquo;旁边的男子拍了拍林木的后背。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沉默了半个多小时,林木酒杯里的酒已经下去了一大半,他的脸颊红扑扑的,双肘支撑在吧台上,半眯着眼看着旁边的男子。
ldquo;你知不知道,我失业了,我都快五十了,怎么能失业呢,我辛苦工作了这么久,不就是因为我请假么,我请假怎么了,我把我半辈子的钱都赔给我老婆了,我现在一无所有,一无所有hellip;rdquo;林木猛的抓着旁边男子的肩膀摇晃着,旁边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林木收回手,准备继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ldquo;你不能再喝了!rdquo;旁边男子皱着眉头夺过林木的酒杯,看着把头伏在臂弯里趴在吧台上的林木,小心翼翼的环顾了四周的人,从风衣的内兜里透出一小包粉末,快速的道尽了林木的酒杯里,然后眼睛看着别处,晃了晃酒杯,粉末很快消失了。
中年男子喝了一口自己的酒,把酒杯放在林木面前,晃了晃他的肩膀。
林木抬起身子来,使劲的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正在举杯对着自己。
ldquo;干了吧兄弟,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rdquo;中年男子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林木举起酒杯愣了楞神,把酒杯放在嘴边,中年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木的嘴。突然林木把酒杯一推,拎起自己的公文包,疯狂的朝门口门口跑去,酒杯倒在吧台上。

17. 夜 酒吧 外
放着嘈杂音乐的音响在酒吧门口摆着,旋转的玻璃门背后有一群进进出出的客人,林木一边用身体冲撞着,一边拨开酒吧门口的人,皱着眉头在人来人往中四处张望着,他快速的下了台阶,睁大了眼睛,站在台阶下远远地看着一辆车。
街道对面不远的停车处,黄茜和总经理亲昵的搂在一起,黄茜穿着短裙,拎着名牌包,坐进了总经理的车里。
车很快开走了,林木一直愣愣的盯着总经理的车远走,他的表情纠结在一起,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公文包快要从他的手指尖滑落,他捂着胸口喘着粗气,蹲在地上。

18. 夜 酒吧 外
一群便衣警察在酒吧对面的街道上候着,一个带头的中年男警官一手按着无限耳机,一手招呼后面的同伴跟上,他们从蹲在地上看着皮鞋的林木脚边快速走过,直直地冲进酒吧。
带头的中年男警察忽然走在门口停了下来,招呼其他人先进去,他扭过头去,皱着眉头看着蹲在地上的林木的侧脸,刚想走过去,突然他按着耳机测过身去,仔细的听着什么,然后快步走进酒吧里。

19. 夜 酒吧 外
酒吧外,林木蹲在台阶下低头看着自己的皮鞋,皮鞋上蒙了一层薄薄的灰,他的手还捂在自己的胸口上,他斜着眼睛瞟了一眼进去的中年男人,又把头扭回来。忽然环绕在身边播放的嘈杂音乐声戛然而止,他拿起放在脚边的公文包,缓缓地站起来,转过身去往酒吧门口的方向走,还没走到最上面的台阶,就看到一窝蜂的客人狂奔着涌了出来。
林木一边睁着眼睛踮起脚尖,探着头往门里面看,一边慢慢往人群里面挤,想要进酒吧拿自己的箱子,但被涌出来的人群不小心碰倒,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把手肘部分的衣服划破了一个洞。
他坐在地上,一手捂着手肘,一手打开公文包在里面摸索,手伸出来,发现是一个装有白色粉末得小塑料袋。林木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白色的袋子吸了口气,赶紧扔到一边去,他抓着自己的头发,深呼吸了几口气。
一个年轻的男生跑过来低下身来扶他,他吓了一跳,挣扎着往后退,说:ldquo;这个不是我的,不是我的。rdquo;男生扶起他并快速拾起刚刚丢掉的粉末装进自己衣兜儿里,小声的说:ldquo;赶紧走,条子来了,别回去拿东西。rdquo;林木站起来,看到酒吧的门已经被警察封锁,赶紧拎起公文包,深一脚浅一脚的跑了。
20. 夜 地铁站 外
地铁站的出口和入口处亮着白色的灯光。

21. 夜 地铁站 内
地铁站里的的时钟显示22:14分,大厅里的灯亮得刺眼,询问处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还在工作,很少有人在自助购票处排队买票,等地铁的人夜寥寥无几。
林木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坐在地铁门旁的凳子上,佝偻着背,把公文包放在腿上,把手臂扭过来,看到被划了口子的西装,里面白色的衬衣有一丝丝血迹渗了出来。他抬起头,一束光在玻璃门内闪过,地铁来了,门开了。
林木拍了拍衣服上的土,走进了地铁,在门口找了个座位坐下。

22. 夜 地铁 内
整个地铁车厢空荡荡,只有不到十个人在车厢里零零散散的坐着。
地铁的车门在即将关闭的时候忽然跑进来一个人,林木没有注意到,只是看了看车厢上方这趟地铁的路线图,然后身子一瘫,斜靠在座位上。
林木倚在座位背后的靠背上,半眯着眼睛休息,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睁开眼睛定睛一看,原来是在酒吧门口他看到的那个中年男人警察。他立即把身体坐得笔直,把手放在鼻子上吸了吸,小心翼翼的深吸了一口气说:ldquo;你是?rdquo;
ldquo;总算找到你了。rdquo;中年警察说着要拉他的胳膊。
林木猛地抽回自己的胳膊,结结巴巴的说:ldquo;我,我,我不是,那个hellip;rdquo;
ldquo;就是你啊,在酒吧门口那个。rdquo;警察坐到了林木身边,林木想要挣扎,却把公文包掉在了地上。
中年警察盯着林木,又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公文包,弯下腰伸手去捡,林木抢先一步把公文包拾起来,拍了拍,放在远离警察身体的另一侧。他们两个同时直起腰,相互看着对方,林木眼神四处乱转,不知该看向哪里。

23. 夜 地铁 内
ldquo;我是康康啊,你大学时期的上铺,怎么忘了吗?rdquo;中年警察突然站起来指着自己的脸,笑着大声嚷嚷。
林木瞪大眼睛,表情纠结在一起,盯着中年警察的脸,假装笑了笑。
ldquo;我刚刚在酒吧门口看着就像你,但当时有任务,就没和你说话。rdquo;中年警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ldquo;你们刚刚什么任务?rdquo;林木点点头,小声地问。
ldquo;缉毒,我自从毕业以后就当了缉毒警察,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肯定比我好吧。rdquo;中年警察笑着说。
ldquo;我还可以,就那样呗。rdquo;林木悄悄收了收自己被划破的衣袖。
ldquo;谁信呐,当年你在咱们班那可是风云人物,我一直嫉妒你,直到有一次足球比赛,我不小心把脚踝崴了,你背起我就往医院跑。
ldquo;都是当年了,你还记得。rdquo;林木看到警察眼睛里充满亮晶晶的眼泪。

24. 日 足球场 外
(林木大学时期)
绿色草坪的足球场上,一个身穿红色球衣的人在地上抱着腿打滚,很快大家都奔跑过来,把伤者围成一个圈。
林木从球门的地方跑过来,拨开人群,开着倒在地上表情痛苦的康康,用自己的大腿地垫起他的头部,询问他伤势的情况。康康只是捂着腿喊疼,一句话也不说。林木急了,在其他同学的帮忙下把他抬到自己的背上,往校门外跑。

25. 日 医院 内
(林木大学时期)
医院里排队挂号的人排起了两条长的长的队伍,林木背着康康,用手勾住康康的腿弯。他一边和旁边人说明情况,一边在急诊处探头探脑。

26. 夜 地铁 内
ldquo;后来医生说,再晚送过来一会儿,说不定脚就hellip;rdquo;中年警察低下头看着林木放在腿上的手。
林木冲着中年警察笑了,他看着眼前的中年警察穿着便衣,耳朵里还塞着耳机,两鬓也有些许白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两鬓。
ldquo;XX站,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rdquo;车厢里传来报站的声音。
ldquo;我还有任务,我该走了。rdquo;中年警察站起来,紧紧地拥抱了林木。
地铁门开了,林木看着地铁玻璃门外的中年警察一直冲着自己笑,林木挥了挥手,眼看着地铁门关上,中年警察的身影慢慢不见。

27. 夜 地铁 内
地铁上温柔的报站声音还在响,刚刚坐在斜对面的女学生也已经不见了身影,地铁的玻璃上倒映出林木的样子,他在打开公文包,掏出自己的手机,解了锁看到电话上没有任何短信和来电的未接,他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把手机放回上衣的口袋里。
ldquo;你好,请问你是林木么?rdquo;林木微微抬起头看到一个大概40多岁的贵妇正坐在他的对面和他打招呼,林木皱着眉头,盯着这个妆容精致,双腿并拢穿着长靴的贵妇,点了点头。
ldquo;你好,你是?rdquo;林木微笑的看着对面的贵妇,忽然张大了眼睛和嘴,指着贵妇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话。
ldquo;我是刘晗,你还记得么。rdquo;贵妇抿着嘴笑了。
ldquo;对对对,我刚刚就想说来着,你笑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看。rdquo;林木一拍大腿,随后把自己被划破衣袖的胳膊往身后藏了藏。
ldquo;都已经是个老太婆啦,我能坐到你旁边么?rdquo;刘晗伸手指了指林木旁边的位子,林木笑着点了点头,把公文包移到身体的另一侧。
两个人坐在一排,相互看着彼此,林木低头看到了刘晗手上好看的紫宝石戒指,他指了指戒指,看着刘晗的眼睛说:ldquo;戒指真漂亮。rdquo;
ldquo;这个是我丈夫送我的。rdquo;刘晗愣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手,双手重新重叠在一起放在腿上。
ldquo;哦,是么,那个,那个孩子还好么?rdquo;林木扭过头去看着车门方向。
ldquo;嗯,她很好,现在比我都高了。rdquo;刘晗笑得眼睛弯了起来。
ldquo;这样啊,那就好。rdquo;林木用手指擦了擦鼻子,悄悄把自己的脚往座位底下收了收。

28. 日 卧室 内
(林木大学毕业后)
黄色的木桌子上有一大团粉色的毛线和几根银色细长的毛衣针,毛线团的一头是一只已经织的差不多的婴儿脚大小的小袜子。毛线团的旁边放着一本一本母亲与婴儿 的书和一本户口本。
林木站在桌子的左边,他从下往上地看着桌子对面站起来,穿着白色贴身线衣,小腹微微隆起的年轻的刘晗,瞪大了眼睛。
刘晗轻轻地抚摸自己的小腹,另一只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纸放到林木面前。
林木低头拿起来,是张医院的化验结果,呈阳性,签字人,刘晗。他的手越来越抖,林木把化验单丢在桌子上,拎起放在旁边的麻袋包,不敢直视刘晗的眼睛,低着头说:ldquo;对不起。rdquo;
林木拎起大包绕开桌子旁边碍事的小椅子的时候碰掉了放在桌子上的毛线和书,他打开门,刘晗看着林木的背影,冷冷的说:ldquo;再见。rdquo;
林木再打开门的瞬间愣了一下,微微扭过头去,看到地上的粉色毛线袜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29. 夜 地铁 内
地铁飞快地向前开,玻璃外黑洞洞一片,林木和刘晗并排坐在车厢里的座位上,彼此沉默着。
ldquo;她上个月结婚了。rdquo;刘晗看着前方,笑着说。
林木一顿一顿的扭过头看着刘晗的脸,瞪大眼睛说:ldquo;真的么?rdquo;
刘晗从包包里掏出一张结婚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子穿着洁白的婚纱,手捧鲜花。
ldquo;真漂亮啊,笑起来的时候和你真像。rdquo;林木拿着照片的手轻微的颤抖着,手指小心翼翼的抚摩照片上女孩子的脸。
ldquo;你看你现在也不像当初那样不靠谱了。rdquo;刘晗侧过头笑着说。
林木苦笑着叹了口气,眼神一直没离开过照片。
地铁门开了,有乘客下了车,刘晗看着打开的车门,对低着头看照片的林木说:ldquo;那,我就在这里下车了。rdquo;
ldquo;能见到你我很高兴。rdquo;林木把照片双手递给刘晗。
刘晗把带着戒指的手放在林木的手上,轻轻地握着,她看着他的眼睛,笑着说:ldquo;我走了,你要保重。rdquo;
林木点点头,小声说:ldquo;你也是。rdquo;
ldquo;再见。rdquo;地铁门关上的一刹那,刘晗对着林木一边挥手一边说。
刘晗笑着挥手的脸在车门关闭的门缝中渐渐不见。

30. 夜 地铁 外
地铁在飞速的行驶。

31. 夜 地铁 内
林木双手合十,把手放在小腹处,低着头看到自己粗糙的手,他把头椅在座位后面的靠背上,侧着身子,瞪大眼睛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偶尔闪过一道光。
ldquo;林先生,好久不见了。rdquo;林木听到声音转过身来,面前站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女和一位年轻的女人。
ldquo;真是好久没见了。rdquo;林木站起来和两人说话,年轻的女人微微地鞠了一躬,他赶忙托住她的肩膀。
ldquo;那个时候真的多谢您了。rdquo;年轻女人直起身来。
ldquo;不不不,您之前已经谢过很多次了。rdquo;林木说。
ldquo;叔叔好。rdquo;女学生双手挽着年轻女性,抿嘴笑着和林木打招呼。
ldquo;你好。rdquo;林木看了看女学生,伸出手指着她,睁大眼睛看着年轻的女性。
ldquo;嗯,现在都十五岁了。rdquo;年轻女性看了看女学生脸,笑着说。
ldquo;真的是认不出来了。rdquo;林木笑的眼睛弯起来,把两颗虎牙都露了出来。

32. 日 工厂 外
天空是一片灰蒙蒙的土黄色,工厂上方巨大的烟囱里还冒烟,大雨倾盆,街道上空无一人。
林木白色的车停在工厂门口,他穿着土黄色的风衣,抱着一本厚厚的文件,打着一把黑色的打伞从工厂里面大步的跑出来,地上的泥点子溅在了皮鞋上还有衣服上,他打开车门,把文件还有公文包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关上车门,林木缩着肩膀一手打着伞一手攥成拳头,在车头前停下了脚步,他眯着眼睛皱着眉头四处张望,看到了一辆停在不远处的黑色面包车。

33. 日 面包车 外
车前的挡风玻璃已经被雨水冲刷的模糊不堪,林木站在黑色的面包车前什么都看不到,他一边警惕的环顾四周一边小心翼翼的走到车的另一边,看到车后座的侧拉门开着,留出一个空隙。
他俯下身子从门缝里看,一双被绳子绑着的脚在不停的乱踢。林木瞪大眼睛,把雨伞丢在一边,猛地拉开车门。

34. 夜 地铁 内
林木和母女二人坐在一排位子上。
ldquo;犯人好像在那过了很久之后才抓到的吧。rdquo;林木把公文包放在大腿上,双手合十,自然垂到公文包上。
ldquo;半年后才抓到。rdquo;年轻的女人看了看身边的女儿说。
ldquo;我觉得那是我人生最精彩的时候。rdquo;林木微笑着点点头,扭过头去看对着自己微笑的女学生。

35. 日 工厂 外
孩子的双脚依然被绳子绑着不能乱动。
林木抱着孩子往自己车的方向跑,他的眼睛因为雨水而半眯着,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了脑门上,怀里的孩子还被绳子绑着手腕,身子一晃一晃的蜷缩在他的胸膛前,闭着眼睛。

36. 日 汽车 内
ldquo;我现在带你去警察局,别害怕。rdquo;林木瞪大眼睛抓稳方向盘,踩了脚油门。
孩子在车后座半躺着,手上的绳子也没来得及解开,她一边哇哇大哭一边抬起头看时不时扭过头来和她说话的林木。
林木的的衣服变成了深深的土黄色,雨水和汗水从他的额头顺着脸颊不停地流,他的面部抽搐起来,张着嘴说不出来话。

37. 日 街道 外
汽车飞速的开着,在街道上溅起一道道水花。

38. 夜 地铁 内
ldquo;那个时候觉得自己像电影里的英雄。rdquo;林木看着女学生的母亲,摸了摸自己两鬓的的几根白发。
ldquo;对于这个孩子现在来说,您一直是个英雄。rdquo;年轻的女人拉了拉靠在身边的女学生,女学生歪着头抿着嘴看着林木。
ldquo;对我这样落魄的人hellip;rdquo;林木低下头叹了口气。
ldquo;她总说结婚要找一个像叔叔这样的人。rdquo;年轻女人拉着女学生的手,不停地抚摸。
ldquo;妈妈!rdquo;女生学小声的说。
ldquo;有什么嘛,我说的是实话呀。rdquo;林木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女俩开心的笑成一团。
地铁车门开了,有两名乘客下了车。
ldquo;叔叔,这个送你rdquo;女学生拿出一小束包好的雏菊双手递给林木,林木接过来,看着雏菊,抬起头对即将关闭的车门外的母女说谢谢。
女学生挽着母亲的胳膊,很开心的冲林木挥手。


39. 夜 地铁 内
地铁车门关闭,林木挥着的手停了下来,他低头双手捧起雏菊,雏菊开放的正好,花瓣全部展开,黄色的花蕊和浅色的花瓣。
林木看着雏菊发呆。
空荡荡的地铁上只剩下林木一个人。
林木闭着眼睛把头靠在身后的靠背上,突然把眼睛睁开,慢慢的眨了几下,又闭上了眼睛。
车窗外黑漆漆,偶尔有一道光闪过。

40. 夜 地铁 内
地铁车厢内发着刺眼的白色的光,林木一个人坐在车厢,歪着头靠在身后的靠背上闭着眼睛,他的对面坐着康康、刘晗、还有被救的母女。
每个人都坐直身子,看着闭着眼睛的林木微笑,忽然,他们都不见了,只剩下空荡荡的座位。
林木两鬓的几根白发贴在皮肤上,闭着眼睛,嘴角有一丝丝的上扬。

41. 夜 地铁 内
ldquo;终点站到了,请还没下车的乘客下车,这辆地铁马上hellip;rdquo;地铁内温柔的报站声音响了。
林木两鬓的已全是白发,他靠在后背上,缓缓睁开眼睛,扭过身子看了看玻璃窗外的站牌,环顾四周已经没有一个人。
ldquo;睡过头了。rdquo;林木拎起公文包,拿起雏菊走出了地铁车门。


42. 夜 地铁站 内
地铁站里很多灯都关闭了,林木拎着公文包依靠着车厢内明亮的光,跌跌撞撞的走出地铁门口,他皱着眉头左右环顾了下,朝着地铁出口的方向小跑着。


43. 夜 地铁站 内
一个穿着制服的地铁工作人员,一边带好自己的帽子,一边小跑进地铁车厢内。

44. 夜 地铁 内
车厢里的灯依旧明亮,在车厢靠门的地方,有一个人半个身子趴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一个工作人员走到这个人旁边,伸出手又缩了回来,另一个工作人员从车厢的另一头赶来,气喘吁吁的说:ldquo;已经报警了。rdquo;
两个工作人员站在边上看着这个已经死了的人,稍微往后退了退。
ldquo;他有多大年纪了?rdquo;
ldquo;这个样子谁能看出来呢,好像做了个很美的梦啊。rdquo;两个工作人员看着躺在座位上的人,摇了摇头。
躺在座位上的林木脸上有很多深深的皱纹痕迹,他满头凌乱的白发,微张着嘴。他穿着深蓝色的棉大衣,很多处地方都有棉花和白色的线头漏出来,他的手又黑又粗糙,指甲里面全是黑色的泥,裤腿上的土已经掩盖了裤子原有的颜色,鞋子前面已经开了胶,鞋跟也被磨平了。
他就这么躺着,半条腿还在地上耷拉着。
一个工作人员说:ldquo;我们先把他抬出去吧,这样倒在这里,车也不能往回开了啊。rdquo;
两个工作人员一个抬着胳膊,一个抱着大腿,小心翼翼的把这个趴在座位上的人抬出了车厢。
在这个人的身子底下,有一束包装好的雏菊,静静放在座位上。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