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根据子弟书《乡城骂》改编的快板书《娘俩斗》

2016-08-22 21:52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竹板一打真清脆,说一段快书给你听。

世间的婚配命中生,岂容旁人不答应。

两家的娶聘门对门,一生的荣辱在此行。

小女总想傍大款,婚后争吵另有因。

贫贱夫妻百事哀,富男俊女有苦情。

且说那乡里的妈妈要进城,他老头儿备驴送一程。

笤帚扫帚捎两把,青豆黄豆装几升。小品

过吊桥晃晃悠悠人心乱,进城门暴土扬场眼难睁。

好不容易来到了女儿家,这当妈的下驴上前认门庭。

大门楼对缝磨砖清水脊,堂主的大名金字填蓝门上钉。

门扇乌黑瓦亮地似宝墨,铜制的门环闪闪发光如金星。

往门洞瞅,两条德国的黑背大狼狗,

从门缝看,鱼缸后面碧绿绿的八扇大屏风。

还有只京八汪汪叫,像是说大姐你妈进了城。

小佳人正在房中生闷气,忽听得狗咬门来驴嘶鸣。

再细听,是母亲的声音在门外,门环的响动哗楞楞。

开开门她母亲拉着毛驴往里走,到院中搬下了行李才消停。

进屋来边坐边说家常话,一身的衣裳被土蒙。

今儿个风大走的苦,沏壶好茶润润娘的嗓子行不行?

你婆婆没在家中哪去了?是不是隔壁家牌局又缺东?

你公公怎么也没见?是不是哪家的酒席把他请?

姑爷想必是往学堂去了,也许是军训去了兵营。

那老婆儿一边胡想一边四下瞅,落地的窗户挺干净。

满堂的珠光和宝器,头顶上五盏莲花节能灯。小品剧本

床上是雪白的褥子绸缎料,家具一水的实木樟子松。

这老太太正在瞎踅摸,院子里边有人喊,说谁家的驴呀乱哼哼?

小佳人赶忙出去冲外喊,街逢啊,是俺的老娘进了城。

回到屋里继续把嗑唠,老妈说今年荒旱闹蝗虫,没有时间常进城。

这阶段你要是对姑爷有不敬,少调失教的我可要担承。

佳人说你一提他我心烦,这家伙像沾了土的豆腐想扔却都不能扔。

养的他奸懒滑馋都占齐了,连搬几个煤球都不能。

一身的懒肉鬼抽筋,一脑袋的头发乱蓬蓬。

西服成年累月地不知洗,一片片油渍麻花硬绷绷。

好吃懒做出了名,又怕雨来又怕风。

说他我都说破了嘴,他是死皮赖脸骂不羞来打不疼。

老妈一听把眼瞪,说活该你就这个命。

嫁去的女儿泼出的水,谁叫你当初不听话来把眼蒙。

女儿说,谁瞎了眼了谁知道,还不是你图了人家的聘礼和定金?

当妈的怒气上来劈头盖脸就是一掌,这女儿顺手还了个乌眼青。

这一拳也是重了点,打得老太太嗳哟嗳哟地叫不停。

那女儿横眉立目地大声喊,看你还敢耍威风。

当妈的正要回骂忽听院中有咳嗽,推门走进了亲家公。

赶紧拉架两分开,问为何母女起斗争?

女儿说,我妈的脸上落了一只大苍蝇,怎么赶都赶不赢。

当妈的说,我让她帮我轻轻打一下,没想到弄了个乌眼青。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