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搞笑的校园话剧剧本《有一种爱叫做》

2014-08-05 15:5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爱可以分为两大种,异性爱、亲情爱。就是小编还没有看该剧中的爱叫做什么,随着小编一起去看看吧!搞笑的校园话剧剧本《有一种爱叫做》献给大家,请大家欣赏!



女主人:顾相宜
男主人:吴树夏
女主人公的闺蜜:李佳琪
:医生
(傍晚)
相宜:你可不可以出来陪我一下,好冷,真的好冷,家里的门被我不小心锁住了,我没带钥匙。(顾相宜瑟瑟发抖的走来走去)
树夏:我在吃饭呢。(吴树夏心不在焉的说着)
相宜:哦,那我等你。你 吃完后就来陪我,好吗?(她恳求到)
树夏:好(他回答到)
hellip;hellip;
(天黑了)
相宜:你吃的什么饭啊?都几个小时了,你知道不知道真的好冷?(她的脸越来越苍白)
树夏:在和朋友喝酒呢。(他觉得她有点烦,来专门来试试她的耐心)
相宜:那你还来不来?(其实她知道结果,还是忍不住问)
树夏:hellip;hellip;(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觉得她有点烦了,这么点小事都要来找他)
相宜:哦,呵!我明白了。我觉得自己好傻,还相信你会来,在这里傻傻的的等了几个小时。算了,你和你朋友喝酒吧,我不会再打扰你了。(她狠狠的说完这句话,心里很痛。说完便挂了电话。)
相宜:头痛得厉害,身体没有力,想睡觉,我这是怎么了?唉!可能是肺炎复发了吧,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还是打电话给佳琪吧。(她无力的想到,也无力地坐在了地上)
相宜:佳琪mdash;mdash;(她心里其实在暗在庆幸自己还有个最好的朋友,在佳琪面前她可以卸下自己的坚强一面)
佳琪:相宜,你怎么了?声音怎么听起来好弱啊?(佳琪发现了相宜有点不对)
相宜:我头痛,门关了,我没带要钥匙,进不去,在外面站了好几个小时了,你可不可给我送几件衣服来。我很冷。(相宜坐在地上无力的说到)
佳琪:你怎么没有给他打电话呢?(佳琪满脸的疑惑)
相宜:佳琪你不要说他了,我不想提他,我现在真的好冷。(她的声音弱弱的,好像马上就要睡过去一样)
佳琪:哦,相宜你等着我,我马上就过来。(佳琪急了,心里肯定觉得相宜发生了什么事)
(几分钟后,佳琪拿着衣服急忙赶来了)
佳琪:你脸色怎么这么白?哎呀,好烫 !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个样子了才给我打电话?他呢?为什么没来?(佳琪摸了摸她额头,着急的说到)
相宜:我不想提他了,头很痛。(看到佳琪的到来,她放心了许多,便沉沉的睡了下去,好像谁也不能把她给叫醒) (傍晚)
相宜:你可不可以出来陪我一下,好冷,真的好冷,家里的门被我不小心锁住了,我没带钥匙。(顾相宜瑟瑟发抖的走来走去)
树夏:我在吃饭呢。(吴树夏心不在焉的说着)
相宜:哦,那我等你。你 吃完后就来陪我,好吗?(她恳求到)
树夏:好(他回答到)
hellip;hellip;
(天黑了)
相宜:你吃的什么饭啊?都几个小时了,你知道不知道真的好冷?(她的脸越来越苍白)
树夏:在和朋友喝酒呢。(他觉得她有点烦,来专门来试试她的耐心)
相宜:那你还来不来?(其实她知道结果,还是忍不住问)
树夏:hellip;hellip;(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觉得她有点烦了,这么点小事都要来找他)
相宜:哦,呵!我明白了。我觉得自己好傻,还相信你会来,在这里傻傻的的等了几个小时。算了,你和你朋友喝酒吧,我不会再打扰你了。(她狠狠的说完这句话,心里很痛。说完便挂了电话。)
相宜:头痛得厉害,身体没有力,想睡觉,我这是怎么了?唉!可能是肺炎复发了吧,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还是打电话给佳琪吧。(她无力的想到,也无力地坐在了地上)
相宜:佳琪mdash;mdash;(她心里其实在暗在庆幸自己还有个最好的朋友,在佳琪面前她可以卸下自己的坚强一面)
佳琪:相宜,你怎么了?声音怎么听起来好弱啊?(佳琪发现了相宜有点不对)
相宜:我头痛,门关了,我没带要钥匙,进不去,在外面站了好几个小时了,你可不可给我送几件衣服来。我很冷。(相宜坐在地上无力的说到)
佳琪:你怎么没有给他打电话呢?(佳琪满脸的疑惑)
相宜:佳琪你不要说他了,我不想提他,我现在真的好冷。(她的声音弱弱的,好像马上就要睡过去一样)
佳琪:哦,相宜你等着我,我马上就过来。(佳琪急了,心里肯定觉得相宜发生了什么事)
(几分钟后,佳琪拿着衣服急忙赶来了)
佳琪:你脸色怎么这么白?哎呀,好烫 !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个样子了才给我打电话?他呢?为什么没来?(佳琪摸了摸她额头,着急的说到)
相宜:我不想提他了,头很痛。(看到佳琪的到来,她放心了许多,便沉沉的睡了下去,好像谁也不能把她给叫醒)
佳琪:相宜,你怎么了?不要睡,千万不要睡。走,我们去医院。(佳琪顿时慌了,扶着她去了医院)
相宜到了医院,高烧不退,陷入昏迷
佳琪:你在干什么?相宜都hellip;hellip;都hellip;hellip;(佳琪给树夏打电话,说话吞吞吐吐的)
树夏:相宜她怎么了?(他发现了情况不对,着急的问到)
佳琪:她在门外站了几个小时,实在是挺不住了,才给我打电话。给你打电话,她却不肯,她的肺炎复发了,现在高烧不退,正在抢救。你们到底是怎么了?(佳琪急急的问到,她很想马上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
树夏:什么?我马上就来,快告诉我哪个医院?(听到这,他顿时从椅子上跳起来,他也急了)
佳琪:XXXX医院(佳琪把地点告诉了他)
(几分钟后,吴树夏赶来过来)
树夏:相宜现在怎么呢?她在哪儿?她在哪儿?(他抓紧佳琪的衣服急急的问到)
佳琪:她还在里面抢救,冷静点。你们怎么呢?(佳琪现在冷静了许多)
树夏:都怪我,我开始接到她电话时,她说她冷,门关了,叫我去陪她,当时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还觉得她有点烦,就继续 和朋友们喝酒了。(他慢慢蹲下身去,手还狠狠的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他深深的自责)
佳琪:唉!你们啊,要我说什么好啊。(佳琪也无奈了)
树夏:都怪我,相宜你千万不要有事,你一定要好好的。(他用手捶着自己的头)
佳琪:你也别太难过,相宜她不会有事的。(佳琪阻止了他,安慰到)
树夏:对,她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的(他自我安慰的说)
hellip;hellip;
树夏:医生,她现在怎么样了?怎么样了?(见到医生出来,他抓着医生急急地问到)
医生:不要激动,生命暂时没有危险,烧还没有退,我们已经尽力了。会不会醒过来,一切都要看她自己了。(医生无奈的摇摇头)
(他紧紧握住她的手,陪在她身边)
树夏:相宜,求求你睁开眼看看我,我是树夏啊。只要你能醒过来,骂我打我都可以。对不起。相宜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你不要玩我了。快醒来看看我,我再也不会让你等我了,再也不会了。求你不要离开我。(他坐在床前苦苦哀求着)
(一颗泪滴在她手上,她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一个大男人哭成了泪人。)
树夏:你要是醒不过来,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也不会原谅你。你醒来后我们马上就去结婚,我不会再让你等我了,一定不会了。(还是哀求,但现在还带着一点大男子主义)
(几天过去了,她还没醒来,他却时刻陪在她身边。可医生却突然说要是她再醒不过来,就永远也醒不过了。听到这,他慌了hellip;hellip;他突然想到自己以前用手指轻轻刮她鼻头时,为他唱的一首歌)
树夏:雨的气息是回家的小路,路上有我追着你的脚步,就像冰雹保存着昨天的温度,你抱着我就像温暖的大叔;雨过了就有路像那年看日出,你牵着我,穿过了雾。将我希望看就在黑夜的今初。你牵着我,穿过了雾,将我希望看就在黑夜的今初。你牵着我,穿过了雾,将我希望看就在黑夜的今初,在心中有你陪我hellip;hellip;(唱的很深情)
(这时她的手指动了一下,他感受到了,手握的更紧了)
树夏:有你陪我看每一个日出(深情的继续唱完)
树夏:丫头,你醒醒,你不是说过用这首歌就可以把你挽回的吗?你骗我,你骗我。(他握着她的手泪流满面的说到)
(相宜微微的睁开眼睛,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树夏)相宜:树夏(她心里其实很高兴)
树夏:相宜,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我去叫医生(他喜不自禁的,高兴的要死)
相宜:树夏,不要,不要离开我,陪我(她紧紧抓住他,请求到)
树夏:我陪你,只要你没事,我永远都会陪着你。相宜,你能原谅我吗?(他嘴角露出了一点点微笑)
相宜: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都忘了吧。(她听到他说的那些后就便原谅了他)
树夏:恩,忘掉那些不开心的,我们重新开始。(他亲吻着她的头发,轻轻的说)
相宜:树夏,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她心里有一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她,她觉得自己一定要问明白)
树夏:什么事?你说。(他有点意外)
相宜:如果我永远都醒不过来了,成了植物人,你会放弃我吗?(她满脑子的疑惑,但却轻轻的问)
树夏:这个我到没有想过,不过我始终记得一句话: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果你真的醒不过来,那我只能说我终是幸福的,因为我永远守在你身边,执起你的手直到地老天荒。(他始终抱着她)
(相宜听后,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的靠在他胸前。就这样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声)
这一切的语言都在这一刻停止了,只有一种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静静地绽放。


精彩的话剧剧本,尽在中-国剧本联盟: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