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家庭伦理话剧,搞笑话剧剧本《儿逼着亲娘去上访》

2014-11-03 10:3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时间:2009年冬天

地点:衡水市桃城区某城中村

人物:

娘:70多岁,简称娘。

儿子:孟百万,45岁,简称儿。

儿媳妇:45岁,简称媳。

拆迁干部:女,35岁,简称拆。

布景:娘家,一张桌子,三把椅子,一杯水,一个药瓶,一袋面包,一根拐杖,一袋奶粉礼物。

【儿子上

儿:(走进娘的屋门)娘,娘!(无人答应,发现面包提起放下)嘿,还天天有面包吃,日子过得真不赖!(自言自语)哎,老家伙干什么去了?

娘:老家伙在里屋呢?(拄着拐杖缓缓出来,咳嗽着)你还记得我这个家啊?

儿:娘,看你说的,我这不来看你了吗?

娘:前几天,我托人叫你带我去医院瞧瞧病,唉,你呀——(强烈咳嗽打断)

儿:这几天我一直忙着打麻将,哪顾得上啊?你那哮喘病这么多年不都挺过来了吗?

娘:一时半会死不了。(咳嗽)

儿:娘,明天咱就去!

娘:不用啦,药我已经有了。

儿:谁说带你去看病啦?咱到市里转转,散散心。

娘:人老啦,不愿动弹。留着那点孝心伺候你那好媳妇吧。(咳嗽)

儿:娘,这事啊,必须得您去!

娘:说了半天,啥事啊?

儿:您还不知道吧,咱村要拆迁了。

娘:这我知道。

儿:我们一伙人全都不同意,琢磨着去见区领导。

娘:为啥?

儿:嫌赔得少呗,想多赚点。

娘:有意见就好好给拆迁干部反映呗。

儿:不管用!娘,这事非您去不可,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我们都已经做好了白条幅,明天一早就动身。

娘:(无奈地)唉!反正我不去,老了,不中用了!

儿:中用!娘,你去了就能解决大问题!

娘:嘿,好儿子,说得这么热闹,我去能干啥呀?(咳嗽)

儿:等到了区里,你往大门口一坐,就赶紧犯病,口吐白沫,两眼发呆,浑身再一哆嗦,那就成了!

娘:(生气地)成个屁?你是不是盼着我早点死啊?

儿:娘,不是让你真死。

娘:真死了我倒心净!

儿:娘,你就去吧。

娘:不去。

儿:你真不去?

娘:说不去就不去!

儿:你要不去,那,以后这每个月50块钱可就给不了你了。

娘:什么?你想断了娘的生活费?

儿:这可是你儿媳妇说的,我又做不了她的主。

娘:好,好儿子,孝顺,孝顺啊!(咳嗽,扭头回屋)

【儿媳妇上

媳:(大声喊)唉,孩他爹,老东西答应了没?

儿:(往里屋一指)小点声,她不同意。

媳:这几年,光吃饭不干活也就算了,现在用得着她了,她摆什么谱啊?

儿:唉,她就这倔脾气。

媳:倔脾气?她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没告诉她,扣她生活费的事?

儿:我说了,不管用。

媳:你呀,真没出息!今天让她见识见识老娘的厉害!(发怒,要冲进里屋)

儿:(拉住媳妇)媳妇你别着急呀,再把你气病喽!

媳:(挣脱)瞧你这熊样!哪像个老爷们!(对里屋喊)哎!在屋里藏着抽什么风啊?

【娘从里屋走出来,手里端着水,拿着药,咳嗽着

娘:哟,儿媳妇来啦!我孙子呢?我孙子来了吗?(往门外看)

媳:(笑成一朵花)娘——

儿:(惊奇)

媳:娘,你身体又不好,就别惦记这个那个的了。不过,你儿子这几天为拆迁这事,愁得一宿一宿睡不着觉。

娘:啊?那会愁出病来的。

媳:可不是吗?娘,可眼下咱日子过得这么紧吧,又不能不发愁啊!

娘:唉,我一心盼着你们发家致富,可惜呀,他天天打麻将,也不干点正经事。

媳:娘,现在只有您能帮我们发财!(给娘开瓶取药,喂婆婆)明天早晨,我亲自来接您,顺便到市里逛逛公园,听话啊,娘!(边说边给婆婆喝水)

娘:我不能去呀!

媳:(猛拍桌子)你去不去?(吓得娘把水吐了出来)

儿:(赶紧安慰媳妇)媳妇,你别发火。(责怪地)娘,你就不能让着她点!

娘:媳妇,我真去不了哇!

媳:又不是让你走着去,咱坐拖拉机!

娘:这多不合适啊!

媳:我问你,从今往后,还想不想要每月那50块钱了?

娘:当然想要,我全指望这点钱呢。

媳:那不就得了吗?瞧瞧,这日子过得,整天介还有面包吃!(拿起面包就咬一口)

娘:哪儿呀?昨天区领导来家慰问了,送来了蜂窝煤,新棉裤(指自己的裤子),还有这袋面包。

媳:这么大岁数吃面包也不怕噎着!(收拾起来递给儿子)拿着,回家给咱儿子吃。(又咬一口面包)

娘:行啊,孙子吃了好,孙子吃了好。

媳:(感觉不对劲,急切地)少啰嗦,你到底去不去?

娘:要我说,咱谁都不要去!

儿:娘,要是逼着政府答应咱这条件,就能多赔5万块钱。

娘:孩子,咱做事得凭良心啊!

媳:什么良心不良心的?你要不去,我就跟你儿子离婚!

儿:(旁白)那才好呢!

媳:你信不信?我今天就去民政局打离婚。

娘:媳妇,你先别急,让我再想想,再想想。(咳嗽)

媳:今天我把话儿搁这儿,明天只要你有口气儿,就必须得给我乖乖地跟着!要不,咱走着瞧!哼!!!(一把夺过丈夫手里的面包,气呼呼地下)

娘:你——(生气地咳嗽不止,似要晕倒)

儿:娘,你怎么样?(扶娘坐下)

娘:这阵子,胸口特别闷得慌,前几天还吐了一次血。

儿:娘,这么厉害,你怎么不早说呢?

娘:说了有什么用?唉,还是多亏了那个好心人啊,好人啊!

【拆迁干部手提礼物上

拆:(热情地)大娘在家吗?

娘:(惊喜地)哎,闺女,快进来吧。你看,说菩萨菩萨就到了!

拆:大娘,您身体现在怎么样?好点了吗?(扶着大娘一起坐下)

娘:(和气地)好,好!多亏你上次陪我去了医院,大夫给我开的药挺管事,好多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拆:大娘,您别客气,还是您老的身体要紧。瞧,我给您带来了老年奶粉,您呀,补补身子。(发现儿子)哎,这位是——

儿:(犹豫着)啊啊,我是她的——

娘:(抢先说)一个邻居。

拆:哦,看得出大哥也是个好心人。(叹气)唉,大娘无儿无女,身体又有病,生活真不容易呀!

儿:(欲言又止)我——唉

拆:大娘,您看,我们大家都在关心您,您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娘:是啊,还有社区的青年志愿者,也经常来陪我聊天。我呀,比那些有儿有女的都幸福!

儿:不是,娘——

娘:(制止)叫大娘!

儿:大娘!(突然感到失言)不,娘,我是您的儿子。

拆:对,我也是您的女儿,您也是我的娘。

娘:唉,我要是有你这么好的女儿该多好啊!这年头,养个儿子不如养个闺女贴心啊!闺女,这些日子,为了俺村的拆迁,可把你忙坏了,这协议签得怎么样啦?

拆:大娘,大部分老百姓都很支持我们,只是个别群众一下子还拗不过弯儿来,我们还需要把工作做细点。

儿:同志,你对大娘这么好,就是为了让大娘签协议吧?

拆:大哥,这是两码事,做人都得有个良心。拆迁是工作,必须要干好;关心老人是本分,难道你尊敬老人还有什么企图吗?

儿:(被话噎住)这——

拆:大娘,您老有什么困难尽管说。

娘:没困难,没困难,村里的乡亲们都夸你们这些干部瞧得起老百姓,体贴人,心眼好。

儿:(小声地,悄悄说)娘,您别叫人家给忽悠了。

娘:闭嘴!闺女每次来看我,都给我讲三年大变样,我在电视上也看到了,市里路宽了,道顺了,环境好了,有的村还搬进了回迁楼,这可是党和政府给老百姓做的大好事啊!

拆:是啊,区委、区政府围绕群众的切身利益,科学地制订了拆迁补偿标准,目的就是不让咱老百姓受损失。

娘:我算是看清了,如今,改变城中村的落后面貌有指望了!想不到,我也赶上了好时候。

拆:大娘,环境越漂亮,咱们的日子就越顺当。城中村改造是功在当今,利在万代,拆迁辛苦一阵子,幸福生活一辈子啊。

儿:(仔细聆听,若有所思,微微点头)

娘:唉,可惜的是,有的人啊,他偏要昧着良心瞎胡来,我死不瞑目呀,唉——

拆:大娘,您别唉声叹气,要保重身体。

儿:是啊,娘,保重身体。

娘:保重不了啊,明天我就要口吐白沫,两眼发呆,浑身哆嗦了。

拆:大娘,您真会说笑话,您这不好好的吗?

娘:闺女,我说的是真的,明天上午我必须得口吐白沫,两眼发呆,浑身哆嗦。

拆:大娘,您老别乱说,不会的!

娘:不行啊,闺女,我要不那样,非出大事不可!

拆:(走过去握住大娘的手)大娘,看您说的哪里话。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

儿:对,娘,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

娘:(对儿子)算了吧,你又做不了你媳妇的主。

拆:大娘,这是怎么回事?

娘:让他自个说吧!

拆:大哥,咋回事啊?

儿:同志,我实话实说吧,她是我亲娘,我就是她老人家不孝的儿子。(惭愧地)看到您对我娘这么好,我这脸都没处搁呀。

拆:哦,是这样。大哥,您有困难尽管说,咱们大家一起想办法。

儿:唉,我们一起打麻将的这一伙,想趁着政府搞拆迁多捞点钱,合计着明天逼着我娘一块去区里上访。

拆:(突然想起)大哥,您就是九号胡同的孟百万吧。

儿:嗯,是我。

拆:我听指挥部主任提起过您。其实,这补偿标准都是区领导认真研究制定的,符合咱老百姓的根本利益!

儿:唉,可我们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拆:大哥,你说要是大家都这么想,政府承受得起吗?拆不动就建不成,建不成就改善不了环境。

娘:要我说,赶上三年大变样,是福啊!这破村庄几十年不变样,坑人不浅啊。(深情地)记得百万小时候,那年冬天下着大雪,他半夜里发高烧,又赶上他爹不在家,我背起他就往医院跑,大街上坑坑洼洼,我一连摔了好几个跟头,到现在,我的膝盖上还留着一块大疤瘌。

儿:娘,您别说了!(跪在娘前,抓住娘手)儿对不起您啊!这些年,是我,是我冷落了您老人家!娘,儿不孝顺啊!(用手捶打自己胸膛)。

娘:(用袖子抹眼泪,把儿子扶起)孩子,看看这些年你都做了些什么呀?天天打麻将,孩子没空管,这可不是个长法呀!如今,你挑头抗拒拆迁,这是造孽呀!

儿:以前,我不相信拆迁是为老百姓好,今天,看到大妹子这样的好党员、好干部,我凭什么再怀疑政府、跟政府做对呀?我明白了,(对观众宣告)党和政府才是咱老百姓的贴心人啊!

拆:是啊,城市改造是当前全区的一项重要工作,长期以来,区领导日夜操劳,废寝忘食,广大拆迁干部更是忘我工作、亲民爱民,这一切为了啥?就是为了要把我们桃城建设好,发展好,让全区的老百姓都过上幸福的好日子!

娘:百万,快给闺女表个态!明天上访这事咋办?你们千万不能再给区领导添麻烦了!

儿:大妹子,你放心,这事是我组织起来的,我也一定能把大伙的工作做通了,保证让他们支持政府的拆迁工作。

拆:大哥,要不这样吧,目前您正好没工作,不如临时到我们拆迁办上班,这样既能协助我们工作,又能解决眼前的就业问题。

儿:太好了!这事就委托大妹子跟领导说说。俺们村钉子户的工作我全包了!

娘:你这混账小子,终于开窍了!哎,你媳妇那头咋办?千万可别真闹离婚哪!

儿:离就离呗!我还怕她呀,等我住上回迁楼,还怕找不到个年轻的小媳妇儿?

娘:你他娘的敢?(挥舞拐杖追打儿子)

拆:(劝解)大娘,大哥开玩笑呢!

(三人鞠躬谢幕)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