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发生在抗战时期的故事,话剧剧本《交通站》

2014-12-22 20:3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作者:爱佳浓

时间:1940夏天

地点:咸亨客店

人物:钱祥(掌柜的,胆小怕事,见钱眼开,但富有正义感,痛恨日本人)

郑前(伙计,真实身份是中共地下党,隐藏在此收集情报)

吴富贵(汉奸,侦缉队队长,贪生怕死,欺软怕硬)

赵二满(铁杆汉奸,日本司令警备队队长)

李云洪(武工队队长,精明干练,善伪装,令日本人闻风丧胆)

王小三(要饭的,真实身份是情报输送员)

张明轩(算卦的,人称张半仙,骗人糊口)

小泉纯五郎(日本驻北平最高司令长官)

侦缉队员、警队队员、八路若干

事件:


北平德胜街因靠近德胜门而取名,曾是北平最繁华的街道,没有之一。街道东边有一客店,名曰咸亨客店,建筑规模宏大,分前后两院,前院是饭店,供人饮食,饭店分上下两层,下层是大厅,摆了几张桌椅招待散桌的客人,上层是雅间,供喜欢清静之人跟达官贵人饮食之用。后院是客店,供人休息,客店也分两层。后来生意惨淡,便将后院租给了外人,饭店的雅间改装成了客店,但客房经常是空着的。门外左右各有一尊石狮子,嬉笑迎人,既显威严又不失和蔼。门内左右各有一根朱红色的柱子,直顶房梁,上挂一副对联,上联:喜待东西南北客献出兄弟姐妹情。下联:美味招来天外神清香引出洞中仙。门框正上方挂有一匾,上书四个金灿灿的大字:咸亨客店,落款非咸丰皇帝莫属。门内左侧是个扇形柜台,放着算盘、账本等物,左墙面掏出一个方形的洞,里面放着烟酒。再往里走,三个台阶下来就进了大厅,地面全部都是用磐石砌起来的,是咸丰五年客店第一任掌柜在安徽灵璧县的磐石山上花大价钱找人专门开采的,而后又找了能工巧匠把它铺在店里,各种颜色相间辉映,甚是美观。大厅共放着三张老式的深红色桌凳,正对门一张,左右略靠后各一张,四把长条凳围着桌子整齐的放着。大厅右边是用木板隔断出来的雅间,郑前为了讨好日本人特意把装饰改成日本风格的,为此日本人还特贴欣赏他。雅间门是左右推拉开的,屋里正中央内放着一张小矮桌子,周围放了四个蒲团,方便他们跪着,墙上贴着日本武士、相扑以及女人的壁画。左墙有一门框,没有门,没有对联,只有一个老旧的横批还贴在上面,仔细一看,原来写着与现在极不符合的四个字:生意兴隆。因为这个门是出入后院以及上菜上茶的唯一通道,所以没有将它堵死,而是扯了一块花布挡住了人们的视线。

咸亨者,寓大家皆发财之意。果不其然,自咸丰皇帝始建起,店内生意隆隆,门庭若市,享誉北平,清代多位皇帝以及文人雅士慕名前来,提书写字,此事暂且不提。咸亨客店生意鼎盛时期,老板仅在北平城就开了三家分店,但不知何故,唯有德胜街这家老店生意鼎沸,其他三家分店远没有这家好。但好景不长,自1937年日寇侵占北平后,原本繁华的德胜街逐渐冷清起来,咸亨客店的生意也是每况愈下。日寇也取德胜之祥意将宪兵司令部定在了德胜街。自此日本人、伪军、汉奸经常出入咸亨客店,且从不结账,以致原本支不胜出的咸亨客店更是雪上加霜,随着其他几家分店都被日本人吞并,老掌柜终于气急而亡。老掌柜与其妻孙上香并未子嗣,于是客店便交给了他的大徒弟钱祥打理,亏得钱祥经营得当,才使摇摇欲坠的咸亨客店支撑到了今天······

开幕时舞台全黑,隔十秒钟,随着一阵骂声,舞台渐明。

【开幕时,吴富贵坐在长椅上,右脚蹬在长椅一侧,右肘搭在右膝上不停地摇着折扇,时不时拿袖子擦一擦,嘴里碎催的骂着。

【吴富贵大约三十七八岁的样子,神气傲慢,留着八字胡,中分,面色红润,体型略瘦,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好像时刻在保持警惕,观察着一切可能对自己造成危险的人物。他总是笑着的,给人造成一种不安,也许他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和蔼可亲的。他很贪婪,任何便宜都占,但尽管这样他胆子不大,是个欺善怕恶的主儿。他从来不穿军装,总是穿着黑丝绸貌似唐装的衣服,敞开胸膛,露出里面白色的背心,斜跨着一把王八盖子,他觉得这样威风。

【他被人们称之为汉奸,因为他是日本特封的侦缉队队长,换句话说,他是在为日本人办事儿。平日里欺负欺负老百姓,奉承奉承日本鬼子。他没有什么信条,对谁都不忠诚,包括给他饭吃的日本人。近四十的人了还没有结婚,日本人没人嫁给他,中-国人没人喜欢嫁给他,所以烟花场所是他经常去的地方,纵欲过度的他有些肾虚,稍一运动就会流汗。好大喜功的他可以说没有什么优点,但对于八路来说他有一个不是优点的优点,那就是墙头草随风倒。他是很聪明的,总是游走于日本人跟八路之间,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岔子,这也是八路军不杀他的原因,他有利用价值。


吴富贵:他妈的,这是他妈什么鬼天气?真他妈的热死我了。大夏天的怎么 他妈这么热?掌柜的,掌柜的!

钱祥:来了。


【钱祥大约四十岁的样子,一脸和气,他体型比较胖,从小就这样,一直立志减肥,减到了四十多岁还是这样,他特别喜欢贫嘴,这是他所理解的幽默,但从来都不过分,让人听着既可笑又可气。他喜欢穿肥大的长衫,因为这样可以遮住他的肉,尽管如此,他跑起来的时候还是能看到他那上下蠕动的肥膘的。他的头脑还是很好的,咸亨客店在他的经营下残喘至今,也算是对得起师傅,只是有些胆小,这个胆小并不是他不敢做什么,而是出于多方面考虑,不能做什么,也就是他不会得罪人,对谁都是恭恭敬敬的。由于他师父的原因,他恨死了鬼子汉奸,但迫于他们的势力,却又不敢怎么样,虽然嘴上陪着笑脸,心里却咬着牙。其实他知道汉奸吴富贵坐在这里,只是不想搭理他迟迟没有露面,自己站在侧门后骂了好长时间,这时听到吴富贵叫他,他跑了出来。胸前的肥肉颤动着,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故意装不知道,从左侧门小跑进来。


钱祥:一句话能说出这么些个他妈的,不用问,准是您吴队长,真是不好意思, 怠慢了。您这是要···结账?

吴富贵:结他妈什么账?老子坐在这里半天了,连口水都没给我上,你这店是不 是不想开了?

钱祥:瞧您这话说的,不开我吃什么呀?不开···您去哪儿赊账啊?

吴富贵:也对!(反应过来)拐着弯儿的骂我是不是?

钱祥:哪有啊?真是对不起吴队长,后院那条黑狗它不听话,老叫唤,我正教 训它来着,把您给忘了。

吴富贵:是狗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钱祥:您别拿自己跟狗比呀,您跟它没得比。

吴富贵:少他妈废话,那狗不是老叫唤吗?

钱祥:是啊!从早上就开始,这耳根子就没清净过。

吴富贵:正好,杀了,给我解解馋。

钱祥:那可不行,那条狗他咬人。

吴富贵:我还没见过比我还横的主儿,走,老子崩了它。(起身,拿枪)我看看 它敢不敢咬我的子弹!

钱祥:别别别,(让他坐下)那条狗它有后台,杀不得。

吴富贵:狗也什么后台?

钱祥:现在干什么能没后台呀?

吴富贵:那你倒给我说说,它有什么后台?

钱祥:您不知道,这条狗是老掌柜留下的。

吴富贵:那老王八蛋已经死了呀!

钱祥:(不乐意)您听我说完呀,那条狗可是赵队长送给老掌柜的。

吴富贵:赵二满?

钱祥:是啊!您要把它杀了不就得罪赵队长了吗?

吴富贵:你当老子还怕他不成?别说他不在这儿,就是他在这儿···(语气软下 来)那我也得给狗一个面子是吧?

钱祥:哎。

吴富贵:行,我就看在狗的面子上不跟赵二满这狗汉奸一般见识。

钱祥:是是是。

吴富贵:那你他妈倒给我上点儿吃的呀,你没看到我都饿瘦了。

钱祥:您还别说,我这一瞅,还真瘦了。

吴富贵:是吧。

钱祥:您这衣服是真瘦了,赶紧换了吧!

吴富贵:嘿,掌柜的,你这是变着法儿的寒掺我呀!

钱祥:没有没有,这样好不好?您等一会儿。我让厨子给您做点儿吃的。

吴富贵:赶紧的吧!

钱祥:郑前,郑前,给吴队长做点儿吃的。我给您拿壶水去,您···


【狗叫声传来······


钱祥:嘿,这条黑狗你说可恶不可恶?别叫了,再叫打断你的狗腿子!

吴富贵:嗯?

钱祥:我没说您,我说狗呢!您先坐着,我去厨房给您看看。


【郑前——客店的伙计,隐藏在咸亨客店的地下党、情报收集员。约莫有三十出头,他的身材魁梧,两颊向里凹,浓密的眉毛下面有一对异常锐利的眼睛,好像能洞悉一切,让人看了总是不寒而栗的。但他总是喜欢笑的,一方面这让他给人的感觉稍稍好了一点儿,另一方面还可以掩饰身份。他是八路军,却总是明着做让日本人高兴的事儿,这让很反感日本人的钱祥对他很是不满,也曾暗示过,但郑前却装傻充愣,因为他有自己的底线,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这样做无非是更好的弄到情报,对于这一点,钱祥是不知道的。他不但说话圆滑,处事也很圆滑,这也许是多年的地下工作练就出来的吧,谨言慎行这个词在他这儿把握的很得当。郑前常常是吴富贵与赵二满两个对头的和事老,所以,上面两位队长对他都是很好的。他穿着一件灰色的褂子,右肩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打扮的很普通。

【郑前一手端着咸菜,一手拿着大葱从侧门走进来,与正要走出去的钱祥相遇,钱祥回头看了看吴富贵,向咸菜里催了一口吐沫。


钱祥:呸,这狗汉奸!端上去吧!

郑前:吴队长,您的饭菜,(把咸菜跟大葱放到桌子上)您慢用。(走)

吴富贵:等等,这是什么?

郑前:咸菜呀!

吴富贵:这个呢?

郑前:不是吧,您连大葱都不认识?

吴富贵:谁他妈说我不认识?

郑前:您认识还问我?

吴富贵:我是问你为什么只有这个?连点儿荤腥都没有!

郑前:我都三天没吃荤了。吴队长,不瞒您说,店里就这么点儿东西了,菜都 没了,更别提荤腥了,我横不能把那苍蝇打下来给您吃吧!

吴富贵:那你们不会出去买呀?

郑前:我倒是想着,可这两天城门不是戒严了嘛!只许进他不许出,再这么弄 下去。恐怕这客店就得关门了。

吴富贵:不能关门。

郑前:对嘛!

吴富贵:关了门我去哪儿赊账去呀?

郑前:啊?您就为了这个才不让关门的呀?

吴富贵: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实话告诉你吧,还就是这个原因!

郑前:咳!(看了看四周,没人,把包子拿出来)吴队长,我这儿给您预备了 点儿吃的,您要不要尝尝?

吴富贵:包子?

郑前:啊。

吴富贵:什么馅儿的?

郑前:面馅儿的。

吴富贵:啊?这不就是馒头嘛!

郑前:我在里面放了糖。

吴富贵:好吃吗?

郑前:好吃。

吴富贵:好,听你的,放下,我都尝了。

郑前:好嘞!(看看四周,坐下,小声)吴队长,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儿呀? 弄的还得关城门戒严。

吴富贵:你打听这个干嘛?

郑前:咳,这不是店里都没菜了吗?要再不添置点儿,下次您来了还是咸菜, 大葱都没了。

吴富贵:(看了四周,没人)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

郑前:您说。(仔细听)

吴富贵:前两天皇军运往前线的物资被八路劫了,前线的皇军都三天没饭吃了,天天靠做梦活着呢!哎呀,一个个饿的跟葡萄干儿似的,都没法打仗了。

郑前:是吗?

吴富贵:可不是嘛!这不是这两天有弄了点儿物资,准备运到前线去。

郑前:那赶紧运呐,关城门干什么?

吴富贵:问题就出在这儿了,没人敢运呐!都被八路打的吓破了胆了。运,没人 敢运,不运,放在城里怕抢,太君正在为这件事儿发愁呢,想来想去只 好先把城门关了,免得八路来抢,现在知道为什么关城门了吧!(吃)

郑前:哦。那老这么关着城门也不是办法呀?皇军到底什么时候把这批物资运走啊?

吴富贵:就这两天了,皇军又想来想去,决定让我去找张半仙。

郑前:找一算卦的干什么呀?

吴富贵:让他帮忙算算什么时候运物资合适?

郑前:军事行动靠一算卦的拿主意?

吴富贵:(鄙视)要不怎么说这是一群猪脑子呢!

郑前:吴队长,说话留神。

吴富贵:(反应过来)皇军这不是没辙了嘛!

郑前:哦,咳,您给我说这个干嘛呀?我又不懂。

吴富贵:这不是你问的吗?

郑前:我就是想问问您,怎么样才能出去买到菜?再这样下去您连咸菜都没的 吃了。

吴富贵:想出城买菜?

郑前:您有办法?

吴富贵:我是谁呀?侦缉队大队长,能没有办法吗?

郑前:哎哟,您这可算是把我们小店救了。什么办法?

吴富贵:办法是有,只不过这······

郑前:懂,您放心只要您能让我买到菜,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叫您白吃一天。

吴富贵:一天?

郑前:两天。

吴富贵:两天?

郑前:那您说几天呀?

吴富贵:怎么着也得···十天呀?(伸九说十)

郑前:(惊讶)十天?行,只要能买到菜,就叫您十天白痴!

吴富贵:白吃十天。

郑前:白痴!

吴富贵:还是你小子会办事儿。(拿出一张特别通行证)有了这个你想去哪儿就 去哪儿。

郑前:谢谢您。(刚要拿,吴富贵又收了回去)您这···

吴富贵:记住,一张通行证只能出去一个人。用完了还我。

郑前:放心吧您!(把证接过来)

吴富贵:行了,吃完了。(起身走)

郑前:您走啊吴队长。

吴富贵:嗯,去找张半仙。

郑前:(送到门口)您常来。

吴富贵:放心吧,买了菜我就来。(扇着扇子由中门下)

郑前:哎。


【钱祥端着茶水进来,看见吴富贵的背影。


钱祥:(把茶水放在柜台上)汉奸去哪儿了?

郑前:(回头看见钱祥)去找他的大树了。

钱祥:白瞎了我这一壶吐沫水了。

郑前:掌柜的,你可真够缺德的。

钱祥:我没给他烧壶尿就不错了。看日本人走了,他嘚瑟什么?

郑前:您放心,日本人是秋后的蚂蚱,且蹦跶几天呢。

钱祥:行了,我去把茶水放起来,你把桌子收拾一下。

郑前:您还放它什么呀?倒了算了。

钱祥:倒了不白费我这几口吐沫了吗?等他下次来,我还给他上。(由侧门下)


【郑前看了看通行证,心里想着怎么样才能把情报送出城去,这时一个要饭的走到了门口。


王小三:行行好,给点儿吃的吧!


【王小三——情报输出员,主要任务是把北平城的情报送出城去。他化装成乞丐掩人耳目。他的年龄不大,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很小,很机灵,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干练与成熟以及超出人想象的坚定意志力与信念感。组织上一开始并不接受他,原因是他年龄小,在他的一再请求下,才允许他加入。因为他是新面孔,组织上经过慎重决定,把他委派到北平城作为郑前的联络员,接替已经暴露身份的老周,他之前与郑前没有见过面,只是看过他的相片,听到过他的一些事迹,知道他在哪儿什么身份,心底里佩服这位老地下党员。而郑前却不认识王小三,两人互相识别身份只有靠暗语。

【郑前回头看看,原来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叫花子,他虽然富有同情心,但店里确实没有什么吃的了,再加上心里牵挂着怎样把情报送出去,他知道老周的身份已经暴露,没有办法联系组织,所以心急如焚,脾气难免大了点儿。


郑前:哎哟,怎么是个要饭的呀?没有没有,赶紧走吧!(向外赶)

王小三:门前有狗不能打。

郑前:这儿哪有狗···(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王小三:门前有狗不能打。

郑前:皇城街道满是仙。

王小三:郑前同志。

郑前:你······

王小三:什么你你你的?叫同志!我是你的上级。

郑前:(轻抚了一下他的头)你个小毛孩子,快进来。(郑前把他带进来,看了 看周围,是安全的)老周呢?

王小三:老周同志已经暴露了,组织上派我来接替他。

郑前:那老周······

王小三:放心吧,老周同志已经到了根据地,没有什么危险。组织上对老周同志 的工作还是肯定的,如果不是他及时的把情报送出城,鬼子那批物资也 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到了咱们武工队的手上。

郑前:嗯。

王小三:最近有什么事情没有?

郑前:有,自从上次那批被劫了以后,鬼子有弄了一批,就放在北平城里。

王小三:太好了,那他们打算什么时候运出城去?

郑前:这个不知道,不过就这两天的事儿。鬼子让吴富贵去找张半仙了。

王小三:找他干什么?

郑前:选良辰吉日把这批物资运出去。

王小三:看来鬼子真是黔驴技穷了,居然让一个算卦的拿主意。等着吧,光明就 要来了。

郑前:嗯。

王小三:行了,我走了。

郑前:你去哪儿?

王小三:把情报送出去呀!

郑前:你怎么出去呀?城门正戒严呢!

王小三:这我还真没想过。

郑前:(笑了,把通行证拿出来)给你。

王小三:通行证?从哪儿弄的?

郑前:吴富贵给的。

王小三:真不愧是老地下!走了。

郑前:哎等等,你这样出去怎么行?鬼子还以为你是偷的呢!(拿了一件衣服 给他)把这个换上,就说是咸亨客栈出去给皇军买菜的。

王小三:得咧。

郑前:给你点儿钱。(把钱拿出来)

王小三: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为组织服务那是应该的,多少啊这是?

郑前:想什么呢?我是让你买点儿菜回来。

王小三:真买菜呀!

郑前:废话!(拿了几张给他)够了。

钱祥:(画外音)郑前,郑前!(走进来)

郑前:(掩饰)嘿,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啊?我说了没吃的,赶紧走!

王小三:没吃的你叫我进来干嘛?

郑前:谁让你进来了?你自己进来的。赶紧出去!一会儿掌柜的该打人了。

王小三:走就走!哼!(出门)

钱祥:你怎么就这样让他走了?

郑前:咱们没吃的给他。还有跟大葱,人家也不要呀!

钱祥:我是说他把咱的衣服拿走了。

郑前:您放心,他肯定会送回来的。

钱祥:你疯了吧?拿走了还给你送回来?

郑前:真的,您要是不信,那我也没辙。

钱祥:行了行了,你赶紧去老太太那儿看看,正找你呢!

郑前:老太太找我干嘛呀?

钱祥:本来是找我的,我这不是安排你去嘛!

郑前:哎,掌柜的······

钱祥:快去!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郑前:得嘞!(拿了咸菜盘,大葱,侧门下)

钱祥:唉,这生意是真冷清呀!哪怕来个不正经的也行啊!

赵二满:谁又不正经了呀?

·······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