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情感生活剧!关于亲情的话剧剧本《父母心》

2016-02-29 15:3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人物:

张大爹:五十五岁,农民。

张大妈:五十岁,农民。

张元:从学生到干部,独生子。

王冰:医生,儿媳妇。

送信人:同村学生。

解说员:大学生。

说明:

序幕用普通话在幕后解说。第一二场人物对话用方言。第三到五场张大爹和张大妈继续用方言,张元和王冰说普通话。尾声张大爹读信用方言。


序幕搞笑小品

解说员:也许,你没有这样的经历,还不懂得孝敬父母;也许,你已经走过这片泥泞的水草地,还未来的及孝敬父母。但是,无论怎样,你都要永远记住,父母始终是我们生命航线上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


第一场

[场景布置:桌子一张,椅子两把]

(张大爹上场,气喘不止,手拿烟袋,满脸愁容)

张大爹:哎,娃子今年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了,听人说这个学校好,牌子也亮,就是不知道出来是干啥地。你说,光学费就上万了,这还把人给愁住了。(转身蹲到桌子前抽烟)

(张大妈上,手拿鞋底针线,小碎步走止张大爹跟前,接过烟袋并指责)

张大妈:你这个死老汉,就知道一天抽烟,娃子就开学了,没有钱儿可咋办哩。(在头上抿一下针)你一点也不愁,看你抽烟能抽出上万块钱么,你倒是想个办法上(抹泪)

张大爹:(边吸烟边说)我说老婆子,你着急有啥用,天塌下来还有我撑哩。先借借看吧,再把那几个猪卖了,粜点粮食。(略沉思)哎,老婆子,我听人说到医院卖血也能卖点钱,明天我卖点血再凑凑看。

(张大妈扔下鞋底疾步走到张大爹前,并啼哭)

张大妈:老汉,你可不能去卖血,我们再想想办法,你咋能卖血哩,我们一家人都靠你,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们咋活哩(痛哭)我们说啥也不能让你卖血。

(张元上场)

张元:(跑步扑到爹的怀里并哭)爹,你可不能去卖血,我们再想想办法,拿通知书去看看能不能贷上款。

张大爹:(摸着儿子的头)你这娃子,我就说说,不会真的去卖血,快去睡觉吧。(张元下)

(张大妈继续纳鞋)

张大爹:(站起身走前)我就不相信是个啥事,那几年我穷成那样都支撑过来了,现在比那时侯到底好多了,只要我的娃子能考上学,我砸锅卖铁都供,我明天再去借借看。(转身坐下抽烟)

张元:(手持贷款高高兴兴上场)爹,妈,款贷上了,贷了三千,加上你们借的,这下就不愁上不了学了。

(张大爹和张大妈急忙跑出来看)

张大妈:哎,这下可好了,老汉,你还想啥哩,不早了,睡觉吧。

张大爹:(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元钱)给你,老婆子,这是卖了豆子的几个钱,明天给娃子买上双皮鞋,迟了,睡觉吧。(二人下场)


第二场

播放音乐gt;

(张元提一大包,张大妈手提一袋煮好的鸡蛋,张大爹跟在最后)

张大妈:娃,这几个鸡蛋你到车上吃,到学校不要怕花钱,一定要把肚子吃饱,天冷了,把衣服穿厚,不要冻病了(抹泪)

张元:爹,妈,你们回去吧,我到学校就给你们写信,车来了,我走了。(张元下场,张大妈恋恋不舍)

张大爹:我说你这个老婆子,娃子是到外面见世面,睁眼睛哩,我们就高兴地很,你哭啥哩,没出息,快走吧。

张大妈:我也不知道咋了,就是舍不得娃子,忍不住。(两人转身到桌子前坐下)

解说员:四年以后

送信人:张大爹,你们家的信。(张大爹接过信)

张大妈:(快步走过来)老汉,娃子来信了吗,快看看。娃子说了个啥,你快说说。

张大爹:娃子说,他分到北京工作了,还找了个女朋友,过几天他们来看我们哩。

张大妈:(特别兴奋)老汉,女朋友就是娃子的媳妇子吧,太好了。

张大爹:(不慌不忙)可能吧,反正过几天就来了。搞笑小品剧本

张大妈:老汉,你看我们这个家这样,人家大地方来的丫头可和我们这里的不一样,我们得把房子收拾收拾,可不能给娃子丢脸。

张大爹:我们就这个样子,不管怎样,儿子还是我们的儿子,他还能忘了本么,来了杀个鸡,炒几个自己种的菜就行了,我就这个家。


第三场

放音乐《常回家看看》

(张元提一个大包,王冰肩挎小洋包,挽着张元出场,高高兴兴走到家门口)

张元:爹,妈,我们回来了,这是王冰,是一家大医院的眼科医生。

张大妈:(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上下大量王冰)娃,你们坐了几天的车,也累了吧,先坐坐,我和你的爹做饭去(转身喊)老汉,快走杀鸡走哦。(二人下场)

王冰:(四下打量,有点不愉快)张元,我今天身体有点儿不舒服,让大妈别做ji肉了,吃点别的吧。(嫌鸡没洗干净)

张元:那好,你休息休息,我去给爹妈说。

王冰:(取出手机打电话)喂,妈妈,我是冰冰,我们已经到了,他爹妈对我很好,就是这儿的条件有点差,我想少呆几天就回去,妈妈,再见。(张元上)

张元:冰冰,你不舒服吗?

王冰:哎,张元,我们少呆几天就回去吧,我身体有点不适。

张元:冰冰,不是说好要多呆几天吗,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回家,爹妈会有想法的,爹妈还没去过北京呢,我们和老人这次一起去吧,老人家也去北京逛逛吧。

冰冰:(沉思)这事等以后再说吧。

张元:好好好,不说这事了,我陪你去看看我们农村的景色吧。(二人下场)

(二老上场,很高兴的样子)

张大妈:老汉,我们娃子的那个媳妇子还长的俊的很,人家到底是大地方的,脸又白,说话又好听。哎,这就行了,我们总算没白熬,再苦再累也值得。就是我们的娃子说话不像了。

张大爹:我说,我们这个娃子也是个二流子,到家里来就说我们的话,不要让村里人说是你一年土,两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这可人家笑话哩,明天我给他说。

解说员:又过一年后

送信人:张大爹,你的信。

张大妈:(急忙出门)老汉,是娃子的信么?信里说的啥。

张大爹:娃子说,他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想让我们到北京去逛逛,顺便去看看他们的家。

张大妈:(高兴激动)老汉,这下可好了,我这辈子做梦也没想过还能去北京,到北京就能见到天安门和毛爷爷的像了,我们收拾收拾就走。

张大爹:我说,你先不要太高兴,就我和你这个样子,啥也不知道,跑到北京去干啥哩,安稳就在这个穷窝窝里过吧,尽了当娘老子的责任和义务就行了。

张大妈:你听你这个老汉说的,我们拉扯儿子也不容易,一把屎一把尿地,他现在有个家我们还不能去吗。说好了,我们把那几个猪卖了,过几天就动身。

张大爹:唉,你要是硬去我也没办法,那就走吧。

第四场

(漂亮圆桌一张,沙发,电视机。王冰和张元看电视)

王冰:哎,张元,你爹妈真的要来呀,我这段时间很忙的,可能抽不出时间陪他们逛。

张元:(看看表)冰冰,时间到了,我去接爹妈,回来再说吧。

(张大爹和大妈各提一个包,张元提一个,三人走到家门口)

张元:冰冰,爹妈来了。

王冰:(不冷不热)爸,妈,你们来了,坐这儿吧。(王冰去洗水果)

张元:(倒水)爹,妈,你们喝水。

(张大妈端杯子不小心捏出了水,用袖子去擦,这时冰冰上水果看到乜斜了一眼,被张元看到了)

张大爹:我说老婆子,你吃个橘子吧,快不要喝水了,那个杯子是一次性的,不能使劲捏。

冰冰:没事,你们吃橘子。(张元拉冰冰过去,二老吃橘子)

张元:冰冰,我看你有点不高兴,我爹妈一辈子呆在农村,很难一下子适应我们的生活,你就在这段时间讲究着点吧,他们既然来了,我们应该孝敬孝敬才对,明天我们一起陪老人家去逛逛吧。

王冰:不是我不愿意,我明天真的没时间。

张元:可是冰冰,爹妈会有想法的,你抽点时间吧。

王冰:明天再看吧,我尽量抽时间。

张元:那我告诉老人家,明天一起去。你先去做饭。(冰冰下场)

张元:爹,妈,你们都坐了一天的车了,吃过饭就休息,明天我和冰冰陪你们去天安门逛逛。

张大妈:娃子,我们蹲几天就走,你可不要为了我们和你的媳妇子闹别扭。

张元:妈,看你想到哪儿去了,她那人就那性格,不喜欢说话。

张大爹:娃子,我能在你们这个家抽烟袋吗。

张元:爹,你尽管抽吧。(王冰上场,二老正要下场,听到张元和冰冰的谈话,站住了)

张元:冰冰,这都十几天过去了,你总是说有事,爹和妈说明天就回家去了,你难道就不能把手头的工作统筹统筹吗,何况,你还有休息天呢?

王冰:张元,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真的是很忙的,再说,你不是已经陪他们逛了吗。

张元:那不一样,老人家会有想法的。

王冰:怎么想就怎么想吧,说实话,张元,你知道我有洁癖的,你爹妈的有些习惯我真的看不惯。

张元:(很生气)好,我知道了,原来是这样,那你想想,这么短的时间让他们适应我们的生活,可能吗?你就不能忍着点,克服几天吗?冰冰,你怎么能这样,你也有父母,凭心而论,我对他们怎样?你是知道的,我是土生土长的,父母拉扯我容易吗,他们为了供我上学,父亲差点去卖血,到处借钱,贷款,他们做梦都想过上好日子,可你,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哪。(转身走,冰冰拉住她)

王冰:张元,有什么事好好商量不行吗?(正欲下场,这时听到二老说话,二人止步倾听)

张大爹:老婆子,你看咋样,我说不来,你非要来,张元的媳妇子不高兴了,人家这个家这么好,我们在农村蹲习惯了,生活习惯又不好,倒让张元的媳妇子每天把我们盖的被子拿到阳台上晒,房子里还天天消毒,我这个烟袋也不敢抽,尿个尿也不方便,一点也不自由。你又不会收拾人家这个家,就算你收拾了,人家回来还得从里到外再收拾一遍,我们快收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