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赞美廉政之风的情感话剧小品剧本《二妈》

2016-06-05 19:47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人物杨婆朱总经理

[某公司朱总经理办公室。除设有办公室桌椅沙发外,墙壁上悬着朱与市某领导的大幅影照,十分醒目。

[幕启朱说民谣,拭照片。

朱苕窝子的山,苕窝子的水,苕窝子的人啊苕得象个鬼。吃肉怕滑肠子,吃鱼怕刺嘴。啃起老红苕,越啃味越美。

[杨背老式书包,擦地板上。

朱杨婆,您家的本职工作是守门,怎么又打扫卫生呢?

杨朱总经理耶,我坐狠了腰疼。

朱您家呀,就是闲不住!(接过洗把)来,我们谈谈心。

杨哎!(进办公室,坐沙发,速站起,拍身上灰,再坐)

朱(递水)听说您家得了大奖啊?

杨对对对!我得了蛮大蛮大的奖!(伸出五指)

朱五万?五千?五百?

杨五十!搞笑小品

朱五十块?这是么大奖啊?

杨政府发的大奖!一个月五十,十个月五百,一年就是六百块钱呐!(笑)嘿嘿……(欲倒)

朱(扶住)看您家嘞,六百块钱,眉毛笑开了,嘴巴笑歪了,人都差点达(跌)拜(跛)了。

杨朱总耶!六百块钱还少哇?我们苕窝子里的人,种苕,卖苕,风里走,雨里跑,一年到头,看不到几根鬼毛。

朱那也是的。

杨(从包中拿出用红布包的钱,一层层展开)这三百,是中央发的;这一百五,是省里市里发的;这一百五,是县里发的。还给我办了存折、银行卡,用钱就去取,就去刷。

朱杨婆!从中央到地方都给您家发奖啊!

杨这叫做农村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金!

朱哦!您家先前计划生伢,所以现在政府就把奖金发。

杨对!今年我刚满六十岁,一直要发到我眼睛闭。

朱杨婆,这大的喜事,您家不接我吃东西的?

杨朱总,你不说我还忘记了,我给你炕了两个老红苕。(从包中拿出苕)

朱我的个鼻子蛮灵光,早就闻到红苕香。(拿哈密瓜)杨婆,你看!这是么东西?

杨哈密瓜。

朱我请你吃瓜。

杨我接你啃苕。

朱我用老红苕解馋。

杨我拿哈密瓜咽饭。

朱咽饭?这是水果,不是蔬菜。您家没有吃过这种东西吧?

杨头起,我的苕丫头亲自送回两个,我用盐一码,用大火一扒,蛮下饭。

朱哈密瓜咽饭,我头回听说。

杨朱总耶,哈密瓜当水果是吃,当菜也是吃,节省一分是一分,节省一厘是一厘。

朱杨婆,可不能太克自己!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只管对我提!

杨不困难,不困难。政府发了六百块,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我亲家的住院费一下子就凑齐。

朱还是有困难嘛。(取出一扎钱)这钱,您家先拿去花。

杨这…..这钱…..

朱是你这个月的工资。

杨我….我才在这里上了七八天班,就….就….就发这么多工资?

朱特事特办嘛。本公司决定,您家月工资一千,年薪一万二!(递钱)

杨真的?(握住朱的手)

朱不是蒸的还是么煮的?杨婆,一万二是个什么数?那是政府一年发你六百块的二十倍啰!

杨(接钱)天咧!我这个从苕窝子里出来的卖老红热苕的苕老太婆,被你这个大公司的大经理请来看大门,赚大钱,发大财,我….我….好大的福气啰!

朱杨婆,好好干,本公司绝对不会亏待你老人家的。

杨那还兴说,天底下有本事的人少饱了?你独独用我这个只会吃苕饭,说苕话,做苕事的苕老婆子,发这苕高的工资,你,你真是我心中的一个苕……

朱啊!我是苕?

杨嘿嘿,苕大苕大的活菩萨。

朱我用你,那是因为你先进嘛。

杨我还先进?

朱你带头计划生育呀!

杨真话啊!象我这把年纪的人,三十多年前只要一个伢的少得很。这回,我是经过了村里、乡里、县市三榜公示,政府才发给我奖金,我硬足得很!

朱所以,我们不用别人,只用你!我再说一句,你老人家可要发挥余热啰!

杨从今往后,我每天把屋里屋外、楼上楼下的走廊拖几拖,楼梯抹几抹,门窗洗几洗,玻璃擦几擦,院子扫几扫,墙壁刮几刮,厕所冲几冲,痰盂刷几刷,这看门护院、烧水送茶、清清捡捡、收收发发、疏沟排渍、铲土除渣、植树种果、养草养花我哈包了。

朱杨婆,我怎么能让你老人家做这种事情呢?

杨我又么样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呢?

朱你呀,要高些。(示轮椅)

杨(登上椅)站高些。http://www.juben68.com

朱(推椅)看远些。

杨看远些。

朱前面是什么?

杨公路。

朱公路通向哪里?

杨市里。

朱(扶杨下椅)为了公司的发展大计,你老人家要帮我把重担挑起。

杨重担?往日我挑苕,一挑两百斤;如今我年纪大了些,百把斤苕我还能挑得起跑。

朱您家啊,怎么老是说苕啊苕呢?

杨嘿嘿,这叫三句话不离本行。

朱今天,我不是要您家种苕、挖苕、挑苕、卖苕,我请您家搭桥!

杨搭桥?往日我搭过独木桥。

朱今天,请你老人家搭钢桥、铁桥。

杨朱总咧,我一个苕老 婆子,扁担一横,晓得是个一字;两腿一张开,两只胳膊一抬起来,还晓得是个大字,就这么丁点文化水平,我是么样能搭起钢铁大桥呢?(摆成大字)

朱别动,别动!这就是一座桥。

杨这是桥?

朱你的两腿是桥墩,两只胳膊是桥面。桥这头是我们公司,桥那头是市政府。

杨你的话我听不懂。

朱来来来,(指壁上照片)这是哪个?

杨耶!这是我的苕丫头咧。

朱现在是市里的领导。

杨我晓得。他当再大的领导,我们苕窝子里的老人还是喊他苕丫头。

朱嗬嗬?

杨头起,他回苕窝子看我,老远就喊,二妈,苕丫头接您家进城享几天福呐!我说,你都当领导了,怎么还叫苕丫头呢?他说,我当再大的领导,还不是你老人家用苕把我度大的舍。

朱亲民,有情啊!

杨那还兴说。往日,他屋里穷得胖鸡屎臭,为了让他有劲读书,我天天往学校里给他送三个大红苕。耶,他和你照了像的啊?

朱在市里开会的时候,我叫人——抢拍的。

杨挂这大的像片,晓得要用几大一堆苕钱啰。

朱这也是为了提高我……公司的形象嘛。

杨:哦,是提高你……公司的形象。(背介)我说他为么事要用我舍,原来是为了拍他!

朱我请你老人家在我们公司和他之间搭桥。

杨哦,是这样搭桥。(一手搭朱肩,一手搭照片)

朱我这里有一份文件,请你老人家亲自送到他手上。(递文件袋)

杨就这点小事?

朱务必请他收下。

杨好,我这就去。(转身回头)喂,这是么文件呐?我是不是先瞄哈呢?(欲撕)

朱别撕,别撕!这里头有我……公司的机密。

杨机密?那你就亲自送去口沙,又不是不认得。

朱我送…….不太方便。

杨噫,(示袋)这里头怎么飞出个苍蝇呢?

朱苍蝇?

杨飞到你脸上了。

朱(打脸)没有啊。

杨在这里……在这里!(拍照片)这苍蝇幸好是歇在你的脸上,要是歇在我苕丫头的脸上就拐了啰。

朱你说我逗苍蝇?

杨你就是只苍蝇唛。(坐沙发)

朱你……(气极又缓)真会开玩笑。

杨(拖鞋拍灰)如今有些人往领导身上塞坨子,(将鞋伸到朱的鼻子)美其名说是送文件。莫以为我不晓得,我还冒苕脱节。(将一扎钱放桌上)

朱你这是……

杨跟你说,我们苕窝子后头是云虎山,老祖宗讲:苕窝子靠云虎,代代出知府。可是从盘古到瘪鼓,知府没出一个,出了苕大堆寡妇。今天,刚刚冒出了一个知府级的领导,你就让我把他拖下水?

朱这……

杨我不守你的门,也不搭你的桥,我还是去卖老红苕。(指桌上)这是你的一千块,收好。(欲下)

朱站到嘞!这只六百块钱呢?

杨(转身)拿来嘞!这是政府的奖金,是贴心钱。(放怀中)你的钱…..(从包中掏出)黑心钱!(放桌上)还有这哈密瓜,甜蛋!(扔瓜,下)

朱二妈!二妈!莫走!你就看大门,不搭桥好不好呢?

杨(上)二妈是你喊的?那是我的市里的那位领导喊的口沙!(指朱)体面苕。(下)

[切光。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