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适合高中生的幽默搞笑话剧剧本《高职年代》

2016-07-15 21:5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主要人物:陈超然  李志   萧丽娟


该剧结构:共六幕戏


1.车站遇故知


2.抉择


3.自卑自弃自怜


4.梦醒了


5.追梦


6.话别


剧情简介:陈超然由于高考失误而名落孙山,后被一所高职学院录取,迫不得已,他念了高职。但他不甘心,在现实与理想中,他痛苦的挣扎着,曾一度以最放纵的方式演绎他的生活。后在朋友李志,同学萧丽娟的帮助下,他又找回了原来的自己,开始了他的新生之路,终学有所成。




第一幕车站遇故知搞笑小品


场景:某公交站台,人们在等车,人很多,很挤,很吵。时不时传来车声,喇叭声。

话外音:生活中总是充满着太多偶然的因素,在一个很平常的日子,一个陌生他乡,一个无名的站台,超然遇上了他初中时的同学萧丽娟——一个漂亮,大方的姑娘。

丽娟:嗨!陈超然!(惊喜的,激动的,大声的)

超然:萧丽娟!(惊喜的,激动的,大声的)

(见人们都在看他俩,丽娟象个孩子似的吐吐舌头,和超然相视一笑,转身被过人群)

丽娟:老同学,真是巧啊!在这里遇上你。(看着超然,开心的笑着说道)

超然:啊?巧!是啊,真是巧!(有点羞涩)

丽娟:哎!你现在在哪里念书?

超然:(吃了一惊)哦?我——我——在武水。(低声的说)

丽娟:(惊喜的)武水?好地方啊!(故作生气)怎么?怕伤我自尊啊!还吞吞吐吐的——超然:(辩解道)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呢?你在哪个学校?

丽娟:我?在华农,没你们学校好,荒山野岭的。(羡慕的说)

超然:别这样说,其实我——丽娟:(抢断)算了,别说这些了,哎!你有其他同学的消息吗?

超然:(脸上露出一丝难色)我——我没跟别的同学联系过。

丽娟:这也难怪,你的学校好嘛!(带一丝嘲笑)

超然:丽娟,别这样说,其实我——丽娟:(抢断)哎,别说了,我知道。你还记得胡诚吧,初中时,你们经常抢着回答问题的,听说他现在在西北工大。

超然:哦。(深深的吸了口气,似在回忆)

丽娟:你还记得赵兰吧。

超然:哦,她!(有点惊喜)那个经常向老师告我的状的小女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丽娟:对呀,你可别小看她,知道吗?她现在在哈工大,听说还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呢!

超然:哦,是吗?不错嘛。(用手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很不自然)

丽娟:(有点意外)怎么?你不知道吗?你们曾经不是死党吗?(不由的笑了起来)

(滴滴滴!车声响起)

丽娟:580来了!超然,我要走了。哦,快!告诉我你的号码,今后好联系啊!(有点急)

超然:哦,好。(说着掏出笔写下号码,递给丽娟,丽娟也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号码)

丽娟:超然,我走了,要和我联系啊!(下)

超然:(目送着丽娟,微笑的说)我会的。(见丽娟下,心中有点沉痛和伤感,抬头迷茫的看了一眼人群,招手拦车,也下)。幕落。


话外音:和丽娟意外的相逢后,超然除了一丝惊喜外,更多的则是伤感了。曾经的同窗老友,如今都已各分东西,只留下一个他,一个心灰意赖的他!


第二幕抉择话外音:2000年的夏天,对于超然来说,是漫长的、焦躁的。他的同学陆陆续续都收到通知书了,高考招生工作快要结束了,他仍未收到通知书。

场景:一间客厅里,一张长条沙发摆在客厅的后墙,沙发前摆着一张茶几。几上一杯浓茶正冒着热气。超然的爸爸坐在沙发上很严肃的看着报纸,超然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看着电视。妈妈正在收拾碗筷。(丁铃铃——门铃声响起)

(妈妈停下,转身看向房门)

超然:有人敲门,我来开门。(迅速站起,去开门)

(一邮递员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封信。)

邮递员:这里是陈超然同学的家吗?我是送录取通知书的。

超然:(一惊,转而喜)我就是!

邮递员:恭喜你啊!考上武汉水利电力大学了,现在合并了,也就是武汉大学了。

超然:(欢喜,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吗?(从邮递员手里接过信)谢谢你啊,大热天的,进来坐会儿吧!

邮递员:哦,不必了,我还要去送信呢。(转身下)

(超然随手关门,迫不及待的拆开信,看起来,爸妈闻讯也围了上来。超然陡的脸色凝固了)

超然:(失落的)是高职。(把信递给爸爸,默默的走到沙发旁,坐下,无神的样子)

(爸妈站在一起看着通知书)搞笑小品剧本

爸爸:(缓慢的念起来)陈超然,你被我院电厂运行专业录取,学制三年,恩?(抬头向超然问道)那不是专科吗?(超然默默的看着电视,没做声,爸爸见超然无语,继续念道)武汉水利电力大学高等职业技术学院。恩?(抬头望着超然)武水合并了,那现在不就是武汉大学了吗?(超然无语,爸爸见状,停下发问,把信递给妈妈,妈妈关切的看了超然一眼,又仔细看起信来,爸爸默默的走向茶几,喝了口茶。)

超然:(抬头看着爸爸,严肃的)爸,我想复读!

爸爸:(手里拿着茶杯,惊愕的转向超然)什么?

妈妈:(惊疑的)你要复读?(说完关切的走过来坐到超然身旁)

超然:(面向妈妈)高职和专科差不多,毕业了,只能拿个专科文凭,现在这种形势,读出来有什么用呢?我不如去复读,来年考个差点的本科也比这强!

(爸爸放下茶杯,坐到超然对面)你想复读?我听说明年高考将施行3+X考试制度,好多东西,你都得重新学,你能接受这个挑战吗?还有,在村里,和你一届的都去念大学了,你去复读,能承受外界的压力吗?

超然:(不知所措的)我——爸爸:(语重心长的)超然,我和你妈都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我们并不怪你,当然,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你有权利去选择你的生活,这我们理解,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命运并不取决于一小时的决定,而是建立在深思熟虑的基础上的!

妈妈:(关切的)是啊!超然,我们并不怪你,你自己要想清楚啊!

超然:(抬头看看爸妈)爸、妈,我知道了。(低调的说)

话外音:在余下的日子里,超然内心奔腾不已,他想起了高中朝夕相处的同学,想起了负于他厚望的老师,想起了满含期待的亲友,也想到了他含辛茹苦的父母。毕竟逝去的时光是在也找不回来的了,在超然心中突的那些美好的过去也变成了痛苦的回忆,似乎所有的一切“轰”的一下子全变成了灰色。痛苦、悔恨、迷茫整日交织在超然的心中,终于,他向命运屈服了。——第三幕自卑自弃自怜场景:男生寝室,几个男生政在打扑克,很吵闹。一个男生在旁观,突的,“滴滴滴滴”电话响起。旁观男生去接。(这是一幕独角戏)

男生:喂?找谁?哦,你等一下,(转身向牌桌)超然,电话!(放下电话,走到牌桌前)

超然:(起身,把牌递给男生)来,帮我挑一盘。

(拿起电话)喂?哦,丽娟,是你啊!找我有什么事?

(突的一笑)我不是那个意思。

(吃惊的)你要到我们学校来玩?这——这——不好吧。

(急切的)别——别误会,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顿了一下)你真的想知道吗?(很沉重)那好,我告诉你,我念的是武水高职,并不在武水。其实上次我就想告诉你的,可是没有机会。

不,你不用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

(不耐烦了)好了,不要在安慰我了,这些道理我都懂。

(牌友们在喊)超然,快点!快点!这盘我们又赢了!

超然:(把电话从耳边拿下)好了,来了!(又拿起电话)算了,我现在很忙,不跟你聊了,Byebye!(说完放下电话,又回到牌友中)


话外音:超然就这样麻痹着自己,他还跟同学一起抽烟,喝酒,通宵上网玩游戏,看录象——他就用这种最放纵的方式来抚慰那颗沉痛的心。从这次以后,萧丽娟打电话就再也找不到超然了。



第四幕梦醒了场景:一男生寝室,一桌,桌上散乱的放着几本书,两椅子放在桌旁,一床。

超然懒散的睡在床上,嘴里叼着一支烟,看着一本不知名的杂志。突的,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超然:找谁呀?(不耐烦的起来,去开门)

门外:请问陈超然是这个寝室吗?

超然:(一惊,急切的打开门)是你啊!李志。(激动的)

李志:啊!超然。(激动的,见超然嘴里叼着烟,一幅很颓废的样子,边和超然往里走边问到)高考后就没了你的消息,是丽娟告诉我你在这里的,怎么?是不是把我这个朋友忘记了?(看着超然,开玩笑的说)

超然:(脸色收敛些)你说什么笑话呢?你呢?你现在在哪里?

李志:(收起笑容,很平静的说)我在中南大学,念交通运输。(顿了一下)你过得还好吧。

超然:好什么?我念的是武水的高职,(顿了一下,看着李志)高职你知道吧,在别人眼里最差的那种,连专科都不如,它主要是以技能为主,专门培养技能人员的,就是人们常说的蓝领,我还有什么脸面与你们联系呢?

李志:(一幅很难过,很痛苦的样子,低声的说)超然,你为什么要这样想呢?

超然:(固执地)本来就是这样嘛!

李志:(疑惑地)超然,我觉得你变了。

超然:(笑着,略带一丝嘲讽)人总是要变的嘛!(带一丝自豪的口气)告诉你,我现在会抽烟,也能喝酒了,上次把一个家伙灌得烂醉,哎!我们现在都开始玩传奇了,你们呢?

李志:(沉痛地)超然,你变了,你真的变了,你还记得你的理想吗?

超然:哼!(嘲笑地)理想?见鬼去吧!还什么理想,我现在什么也不想,我只知道我是陈超然。

李志:(沉痛地)超然,这还是你吗?这还是那个刚强、有毅力、充满自信、胸怀大志的陈超然吗?你太让我失望了!

超然:(胸中一震,一时不知所措,重复道)让你失望?

李志:(双眼看着超然,平静但诚恳的说)超然,你还记得我们同桌的那段时光吗?我是记得的,并且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我之最大理想就是实现自己的理想,尽管会很孤独、艰辛,但你决不会放弃的”你忘记了吗?

超然:(低下头,无语)我——李志:我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人是应该有点精神的,生命短暂,我们不应虚度,不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应该去尝试,去经历,去追求,即使我们一败涂地,一贫如洗,也不枉此生”这难道只是随便说说的吗?你忘记了吗?

超然:(屏住呼吸,愧疚与自责涌上心头)李志,别——别说了——李志:(激动地)不!我要说。这些你不记得了,但我还记得,我知道,你高考考得不好,但是你努力了呀,我们的情谊便是明证,结果呢?你考得不如意,读了高职,但你可以无愧于心啊!

超然:(争辩着)这些只不过是安慰人的话——李志:好!就算你念高职,学校比别人差,但这并不等于你就可以自暴自弃,就可以放纵自己、麻痹自己而放弃掉自己那曾经炽热的理想,并不等于你现在就可以混日子而什么也不学啊!

超然:(朋友中肯的真言,深深的触动了他的心)是——是的——李志:超然,知道吗?我在学校里经常给别人讲,在高中,我有一个同学是多么的优秀,对我有多么大的启发,包括在我的父母面前,我都时常说起你跟我的事,他们都称赞你而羡慕我,而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超然:(更加愧疚)对不起!对不起!我连我自己都感到失望——李志:(心痛,但又要让老友觉醒,语言更加贴心)超然,你还记得“龙腾”这两个字吗?我还记得,我永远也忘不了你在我的课本上写下这两个字时的庄严与自信。上次看电视剧《黑洞》,上面也有个“龙腾”,我突的就想起你来,想起你对我说的理想,我当时是多么的想见到你啊!多想和你促膝而谈。你难道连这也忘了吗?

超然:(心里最底层的伤疤也被揭了起来,更加沉痛,但很肯定)不!没有,我怎么会忘呢?

李志:(语气平和了一些)当然,我有时也很无奈,相信吗?在那无聊的夜晚,我还打过一次骚扰电话,(两人不由的相视一笑)我都搞不懂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无事可做,高中时的志向啦,斗志啦,不知都跑哪去了,但一想到还有你这样的朋友,就让我不敢懈怠。我这人,也讲不好什么理论,不会说话,只想把你伤疤全翻出来,让你再添一添,让你不再去逃避那段时光,而是为着你的理想,尽力去做你该做的事。

超然:(能有这样的知心朋友理解自己,心里有一种由衷的坦然,

紧紧握住李志的双手,看着李志的脸,发自内心的)谢谢!谢谢!我会的,我会的!

超然:(转过身,面向观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雨泉的《怎么能够》想起)

(感悟的说)我并不是刻意要错过,可是我一直都在这样做,错过了花满枝丫的作日,又要错过今朝!(顿了一下)我怎么能够错过今朝?我怎么能够虚掷光阴,浪费生命?我又怎么能够放弃自己的理想?——(音乐达到高潮)。幕落。

第五幕追梦话外音:离毕业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近了,超然却一天比一天买力的学着,考英语,报计算机,一种从未有过的力量驱使着他,鞭策着他,使他不敢懈怠,不敢停留,只是一路猛冲,在这期间他还学会了驾驶。或许这就是一种沉默后的爆发吧。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中飞快的流逝,终于招聘的日子到了。这天超然穿上了他最好的衣服,还打了领带,看起来意气风发,此时的超然显得特别自信,因为他相信自己的汗水不会白流,自己的心血不会白费。

(幕起)招聘现场,两位面试人员坐在桌前,招牌上写着“广东核电公司”字样。一位男生正在面试。

面试甲:这位同学,这样吧,把你的简历留下,有机会,我们在和你联系。

男生:(无奈的)好吧。(垂头丧气的下)

面试甲:现在的大学生啊,自以为有了个大学文凭就了不起了,就目中无人,眼高手底,怎么能要这种人呢?

面试乙:恩,是的(应和着,边翻看一叠履历,突的一阵惊喜,把履历递给甲)你看这个陈超然怎么样?

面试甲:让我看看,(抑扬顿挫的念道)陈超然,英语,六级,计算机,二级,会驾驶,喜欢写作——哎,这个同学的条件不错!

面试乙:那就“百闻不如一见”吧!(和甲相视一笑)

面试甲:下一位,陈超然!(很洪亮的叫道)

(超然听见叫他的名字,一阵狂喜,很快的又平静下来,自信的走上来。)

超然:(很热情,很大方,很坦然的)两位老师好!

面试甲:恩,好,你就是陈超然?

超然:我就是。

面试甲:哪个学校毕业的?

超然:武水高职学院。(很坦诚的)

(甲乙两人不由同时一惊,很快就被一种认同代替)

面试甲:你很自信!

超然:(微微一笑)谢谢!我很自信是因为我相信我现有的能力加上我的努力学习和不懈的进取能够胜任贵公司的工作。

面试甲:你是高职毕业,但能与那么多的本科生竞争,说明你是有勇气的,那你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

超然:低下头,顿里顿,抬头注视两位面试人)我认为高职、本科都只不过是一个名称而已,不能拿来作为评判一个人的主要依据,在现实社会中,我们更应该重视的应是“以人为本”,应是一个人的真实能力,就如同我们不能单靠一身服饰就评判一个人是高贵或是庸俗一样。我承认,高职与本科有着很大的区别,但这并不表示本科生能做的事情高职生就不能做,幸许高职生会做得更好。(顿了顿,似有所思,接着很诚恳的说道)就拿我来说吧,在三年的高职生活中,我迷茫过,也自暴自弃过;失意过,也后悔过;但终究还是战胜了我自己,我拼命的学习,考外语,报计算机,学驾驶,有时甚至是夜以继日的看书,因为我相信我的汗水不会白流,我不该把自己在两个名称中搞得失去了方向,毕竟,我们还有将来。结果我过得很充实,也学得了许多知识,甚至觉得比本科生还要学得多,学得好。

面试乙:(很满意的微笑着,饶有兴趣的问道)要是我们不录用你,你会怎么想?

超然:(稍作迟疑,即刻又平静下来)我今天参加这场面试,当然希望能被贵公司录用,就如同伽利略所说的一样,只要给我一个环境,我将开创一片天地;若未被贵公司录用,我会感到很遗憾,为我们大家感到遗憾,不过我相信贵公司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两位面试人员都为超然的自信、坦诚与稳重所打动,心里也不由的佩服起这个小伙子来,随后又向超然问了几个专业问题,超然都能对答如流,显示出很强的专业功底,两位面试人彼此由衷的笑了)




第六幕话别场景:男生寝室,一桌,一椅,超然正在打电话。在旁边,一女生寝室,丽娟正在接电话。

(轻音乐《the one you love》响起)

超然:喂,是丽娟吗?

丽娟:哦,是你啊!

超然:(很平静的说)丽娟,我被广东核电公司录取了。

丽娟:(惊喜的)是吗?那恭喜你了!(俏皮的)可要请客哟!

超然:没问题!(很平静的)丽娟,我在这里要谢谢你。

丽娟:(迷惑的)谢我什么呀?

超然:谢谢你曾经对我的安慰和鼓励。

丽娟:哦,是这样子啊,那可不关我的事哟,全是你自己努力奋斗出来的结果,我只不过是做我该做的事罢了,我说过的,在我眼里你是最出色的!

超然:谢谢!

丽娟:(装生气的样子)哎,你罗不罗嗦呀!

超然:(一笑)很罗嗦吗?谢玩了你,我还要去感谢我的我的老师和所有曾经给过我帮助的同学。(声音很低的说)丽娟,你知道我现在最想感谢的人是谁吗?

丽娟:谁?

超然:(很肯定的)李志!(平静的说)我现在才理解到真挚友情的可贵,我认为,一个人,可以没有很多钱,也可以没有权利地位,但绝对不能没有几个真挚的朋友,他可以给你安慰,给你支持,给你鼓励,更重要的是,他可以使你更清楚的看清你自己,否则,你是很难进步的。

丽娟:恩,听起来,蛮富哲理的,不过很有道理。(很真诚的说)超然,我觉得你比以前成熟多了。

超然:(一笑)谢谢!其实,这不应算作是一种成熟的,而是一种经历过后的平淡,任何人都可以有的。(突的,低声的说)丽娟?

丽娟:恩?

超然:(深沉的)明天我就要去广东了。

丽娟:(吃惊的)这么快!

超然:车票都买好了,我是向你道别的。

丽娟:哦,(有一丝伤感,很快又开心的说)那就祝你一路顺风,事业有成!

超然:谢谢!

http://www.juben68.com

。剧终。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