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根据神话故事而写的话剧剧本《天上人间》

2016-07-18 21:14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唱)

再道一次珍重,你就能走得匆匆

虽然我还能强颜欢笑,却挡不住泪的涌

再道一次珍重,你就能走得匆匆

虽然我还能强颜欢笑,却挡不住泪的涌

见到你又有什么不同

无非是天上一道注定消散的虹

怕见到你就躲不开,分离的痛

只好避免相互的靠拢

第一回合 都有一颗躁动的心

董:老婆

灰:什么事儿,老公

董:今天吃什么?

灰:还和昨一样

董:哦小品

灰:老公!

董:什么事?

灰:没什么,吃饭

董:好,吃饭

灰:按理说,我灰姑娘和董永结婚这几年,生活比原来好多了,可怎么就觉得没成亲那会有意思呢!那时,饭都吃不饱,后娘也管的严,总希望嫁个人比董永有钱,就千方百计地把我们阻拦。我们就躲躲藏藏,提心吊胆。可越偷偷摸摸,就越觉得好玩,好几次,他轻轻拉我的手,我心里美的,简直就好象被皇上接见,我恨不得。。。

仙:拽着他的手我就不撒了。

灰:可我抽出了手说:你真讨厌!

仙:这叫欲擒故纵,是女人恋爱常用的手腕。

灰:接下来,每一次触他的脸,像是爱抚世上最珍贵的古玩,每一次见面,都恨时间太短,每一次分开时,又默默无言。其实,心里地滚天翻。

仙:天哪!万一他和别人好了,这么合适我的人就再也碰不见。

灰: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仙:老想往他被窝里钻。

灰:可我,怎么能让他觉得我这么轻浮,让周围的人说我不够腼腆。美好啊,那种纠纠缠缠。

仙:被窝里,暖和!

灰:可爱情真的就那么短暂。你试试,你试试,几年下来,天天都被皇上接见,日日都摸着古玩,谁还会觉得稀罕啊!

仙:什么东西最不值钱?到了手得东西最不值钱。

灰:吃饭,吃饭。来,老公,喝!

董:好,老婆,喝。看,酒可以顿顿喝,菜可以天天换。可生活怎么这么乏味、平淡。还不如没吃没喝的时候浪漫。那时候,灰姑娘跟我讲,董永啊!瞧你那傻样,你真是我的傻骆驼。我虽然肚子里头饿。

王:可我心里头甜,我手里头就更。。。

董:但是我没动地方,我傻笑,表现得很憨。她又问我会爱她多久,我不打壳拨,爱你一万年。

王:男要哄,女要骗。女人最爱听真实的谎言。

董:她果然嘴里说你坏你坏,但眼睛里已是泪水涟涟。于是我借机捧起了她的脸,不哭不哭了,我为你把泪擦干。

王:其实,我是为了顺势亲她的脸,然后,然后。。。不为了实惠,谁寒暄啊!

董:可现在,她傻骆驼不说了,我一万年也不讲了。爱这个字不知不觉已经离我们太远了,太远了。那天,她那个我从没见过面的姐姐来了,叫了声灰姑娘,她答应了,“哎”!

哎哟,我听清这个字,我他妈打了个冷战。

王:科学家说了,爱是一种最长超不过四年的病态。我跟你说,要不你就跟她好,要不你就跟她一刀两断。

董:哎。吃饭,吃饭,来,老婆,喝酒。

灰:好,老公,喝。那天,我那讨厌的同父异母的姐姐领了一个英俊小生,白脸白马白披风,体面周到,谈笑风生。嘿,他还竟然不顾羞耻地趁我那个丑姐姐不注意,向我抛来几拨风情万种。我当时气的。。。但你说人这东西吧,我真搞不懂,一个身体此时会做出两种不同的反应。我这边脑子里骂他下流无耻。

仙:我这里小心脏却怀春般扑通扑通。

灰:不能,不能,我不能日子过的平静了就瞎折腾,虽然他比董永有钱,也比董永年轻,可那种男人是看的,不是嫁的。我的董郎憨厚老实,踏实肯干。

仙:行了,黑白的就是黑白的,再怎么着也没彩电看的舒服。

灰:那英俊小生也就那么回事,其他还说的过去,就是有点谢顶,说话的声音缺少磁性,骑的马尾巴上的毛都开叉了,右后臀上方三分之一处,还有一块皮肤病,可见,主人也不是很有钱有势。生活水平也就中等,中等。

仙:恩,彩电还不够大,黑白的还不值得扔。

灰:对董永不满,还不能这么跟他再见,万一等不来一个人更帅更有钱,多不划算。

仙:是的,憋不着大和还是别冒点炮的风险。

灰:哎,要是有一天我碰上一王子那样的男人,我该怎么办?

仙:白雪公主,人鱼公主,睡美人。为什么世间最好的女子最后都被王子一个人霸占?因为王子长的英俊潇洒,又会讲蜜语甜言。嫁了他就永远告别了贫穷和白眼,嫁了他,平白无故就成了富婆大款,嫁了他,轻而易举就成了天下瞩目的焦点。关键,他还天生的不愁吃穿,不用上班,不上班,他哪还有机会婚外恋,想不到吧,嫁个王子比嫁个俗人还安全。身边的凡夫俗子,往往是有钱的不安全,安全的不浪漫,浪漫的又没钱。知道了吧,为什么王子每天开着奔驰宝马在女人的梦里转,因为身边尽是这样的董永在苦哈哈的吃拉面。

灰:吃饭,来,老公,喝!

董:好,老婆,喝。灰姑娘的姐姐,那皮肤白啊,就像上等的白面,那脸蛋嫩啊,就像煮了八层熟,刚刚剥了壳的鸡蛋,小手嫩的,就像直溜溜的小葱啊,头发盘的,一辫子大蒜。

王:知道什么叫秀色可餐了吧!这叫什么啊,再丰盛,过了期也是粗茶淡饭。

董:我怎么这么想啊,论身材,灰姑娘也是风华绝代,对我又好,整天为我这糟老爷们柴米油盐围着锅台乱转。

王:可谁又不想啊,休闲的时候,城外头有别墅,过日子的时候,城里头有单元。

董:他姐姐也就一般,眉毛有点短,胸前可能还垫了海绵,你看她走路的样子就知道,缺乏锻炼,身体不好,这样的女人怎样能奶孩子做饭,围着锅台转。

王:可别墅再差也是别墅啊,不信,你摆一个给我看看。

董:除非是仙女下凡啊。

王:田螺、织女、白蛇,为什么男人自古就喜欢和女妖女仙的搞在一起。为什么人家要把钩魂的女人叫妖精。因为只有妖精才能够一辈子年轻貌美,一辈子身材不变。而且,田螺要打扫屋子做饭,织女生了一女一男,还得下地种田。白蛇,晚上陪许仙睡觉,白天还要和坏人打架保卫家园。何况和仙女好上了,就等于靠上了大势力,男人不愁事业有成,甚至还可以一步登天。而现实中的女人又怎么样,她们怎么能够保证家里家外独挡一面,又怎么保证一辈子年轻貌美,让男人看了永远不烦。所以男人总盼着天上的仙女失足下凡。

董:吃饭,来,老婆,喝酒。

灰:好,老公,喝。

董:干。

灰:哼,就是我那姐姐,你看看在我面前那优越感。哎哟,不得了了,有什么啊!不就是有两臭钱买化妆品,把那脸整得年轻些,多买漂亮衣服,粉饰那败絮其中的门面。有钱了不起啊,俗!

仙:我要是有了钱,我买这个,我买那个。可我什么时候能有钱啊。

董:可凭什么,那些漂亮的女人怎么都归了骑白马那孙子。他不就比我潇洒一点,比我有钱一点,比我有地位一点。有什么啊!

王:有地位呗!

董:讨厌。等我有了地位。

王:我非弄她那姐姐一样的美女,天天给我!

董:奶孩子,做饭!

灰:来,老公,干!

董:干!

灰:我要是仙女就好了。

董:你说我怎么就不能是个王子呢?

灰:那嫁一王子都算是下嫁。多有优越感!

董:那娶一仙女还不成了家常便饭。

灰:不想当仙女的女人不是好女人。

董:不王子,毋宁死!

灰:来,老公,干!

董:干!

众:王子驾到咯,仙女下凡哦。

神仙下凡罗,神仙下凡哦。

第二回合 就这样被你征服

王:灰姑娘,灰姑娘,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灰:谁闲的没事,非办个舞会,让我见着真的王子。白面白马白披风,王子干吗长得无可挑剔。头发乌黑茂密,说话也有磁性,那白马也没皮肤病。哎哟,他干吗只和我一个人跳舞,让别人嫉妒眼红,让我诚惶诚恐。干吗对我那么好,温文尔雅,体贴周到,让我如沐春风。

仙:古人道:风动旗动,实则心动。赖别人没用。

灰:她比我姐姐领来的那英俊小生强一百倍,哪个姑娘见到那样的男人没有非分之想呢?她就是火坑

仙:我要要蹈火赴汤;

灰:他就是刀山,

仙:我也要他做我的床;

灰:他就是流氓,

仙:我心甘情愿地往他的怀里躺。

灰:何况他还不是流氓呢!是白马王子。哎哟,我拿什么扛啊?

仙:胸膛。

灰:哎哟,我这不才是流氓吗!所以我怕,我逃,我躲,我逃命。今晚的浪漫就让它珍藏心底,供我一生的美好回忆,而我的身体,只属于既定的轨迹。

仙:廊桥遗梦啊你这是!

王:灰姑娘,你在哪里?灰姑娘,你在哪里?

仙:富在深山有亲人,穷在闹市无人管,比咱过的好的,没人看的起咱。今天终于有这富人来攀咱这穷亲戚,咱干吗不让别人看的眼馋!

灰:对,王子的眼光证明了我这才是最美丽的面孔和最丰满的身躯。我为什么不去炫耀自己,为什么不让别人妒忌。

仙:人就怕比,人就爱比,人就要比。比掉别人,才是人类进步的伟大动力。

灰:出发,舞会的音乐是专门为我奏响,灯光仅仅为我一人点亮;出发,所有的目光都在等我到场,没有我的舞会会莫名神伤;出发,王子的爱情我可以阻挡,但我阻挡不膨胀。

董:仙,仙女,她竟然站在路的中央,和我梦里想象的一模一样啊!白,白,白面,白面,鸡蛋,鸡蛋,小葱,小葱,大蒜,大蒜。

王:香啊,和国宴一般!

董:灰姑娘的姐姐,和这个相比,她简直就是

王:早点!

董:关键是这姑娘还直和我抛媚眼,抛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哎呀,灰姑娘要是和她比起来,是又冷淡又寒颤啊!

王:干脆,让灰姑娘滚蛋!

董:可是她这么好看,又怎么会看上我啊!她那么抛媚眼,那可能就是一种习惯。我呀,还是少冒风险,当什么都没看见。

王:改革,是要有阵痛的,也许还没到非改不可的那一天。

董:要不我再看,我再看一二三四,就看一二三四眼。

王:哎,别光看不练啊!

董:不行,我看都不看了,看了也白看!哎哟,我走,我走,我大步走,我大步走。

王:可万一是天上掉馅饼!

董:美女怎没了?(仙由另一边上,董撞到她)哎哟,天,又是一身汗!最具弹性的肌肤,最完美的曲线,飘飘欲仙,我的意志力它老人家,怕是已经摸到了棺材板的边缘。

仙:大哥。

董:大姐。

仙:大哥。

董:大姐。

(两人对视)

董:哎哟!

王:为什么还不赶紧冲啊?

董:冲上去,然后呢?

王:然后再说以后的!谁叫她长的那么出众呢!

董:花瓶她中看不中用啊!

王:管她什么花瓶不花瓶,仅此一件,谁舍得把手松啊!

董:不松,不松还不累死我啊!养活她这种人,我得多做多少工啊!

王:累死也值,俏姑娘给咱擦一把汗,胜过丑婆娘连做十天饭!

董:俏,俏还危险呢!西门庆就专门勾引潘金莲。

王:那就先来个一夜情,再看以后的发展。就像,就像改革的试点。

董:对,便宜大,罪过小啊!

王:收放自如政策宽!

董:可这不沾就不沾了,这一沾它就没完了。

王:那你就不能忍着点,说一晚上就一晚上。

董:那我也得坚持的住啊!

王:也是啊!真住惯了别墅,谁还回的去单元啊!

董:没办法,闪!要不我再看,我再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眼。真不看!我掉头,我闭眼,我坚定不移地走!坚定不移地走,我不看,我再看是小狗,是小狗。

王:可她万一是个忠贞的潘金莲呢?

董:诶,美女,美女怎没了?是碰上淫贼了,淫贼你给我滚出来,我要把你的命根子剪断;是虎豹出现吗?抓住你,我要生吃了你的肝胆。

王:我要表现!

董:我要生吃了你的肝胆,(撞仙)哎哟!出汗,上天啊上天,为何要让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这样撞来撞去,我已经受不了这爱的熬煎。对不起,大姐,我又撞了你一把!

仙:这位大哥,自古道大路通天,各走各边,可你一连撞了我两把,是不是有意非礼啊?

王:分明是你非礼,我有意,咱心心相惜。

董:大姐,你断不可这样埋怨在下,我本安善良民,断不敢有如此邪念!大姐多多包涵,我以后注意就是了。

仙:看你倒真的是本本份份,忠厚老实。不像是会说谎的样子。

王:夸奖就意味着可以发展。

董:大姐夸奖,在下。。。

王:发展就意味着要一切向

前看!

董:大姐,

仙:大哥

董:大姐

仙:大哥

董:大姐,哎哟!

王:诶,你有病吧!

董:她也不是没有缺点。你看她那眉毛,是不是有点。。

王:柳叶眉,杏合眼,樱桃小口一点点,分明是贤惠善良的好青年。

董:胸,胸!

王:不大不小特别圆,能奶孩子能做饭,走起路来也康健,穿绫罗,戴金簪,不是玉皇大帝的闺女也是个女大款,女大款。

董:我能改头换面。

王:对,凭什么好的东西你有我没有,凭什么你用进口的我就得用国产的,凭什么你能住别墅,我就得一辈子住单元?

董: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王:今天白来一别墅,大爷凭什么不搬进去住?

董:大爷。。。哎,最好是让她先表白,将来万一有什么麻烦,我也好说是被别人蒙骗。

仙:大哥,我爱你!

王:哇靠,什么叫好人一生平安哪!

董:大姐,我也爱你!爱,爱,爱,我爱你一万年。

王:男人嘛!就得坏坏坏,一坏为红颜!

董:难,难,难,难于上青天!

仙:大哥,什么事让你如此为难?

董:我不是为难,我是恨,恨、恨、恨!

仙:你恨什么?是恨我嘛?

董:没有男人不后悔早结婚!

仙:原来大哥,你。。。大哥,大哥!

董:哎哟,大姐啊!你简直是难为死我了,要你,她骂我混蛋,要她,我心不甘!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灰姑娘,当初你干嘛死皮掰脸地跟我喜结良缘啊?讨厌!

王:为什么总有旧的生产关系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呢?

董:我怎么办怎么办?

王:建新房是不是就得拆老房,搞传销是不是就得坑下线?要想利益最大化,伤别人的心是不是总是难免的?

董:没办法,我还得闪。

仙:大哥!

董:大姐,

仙:大哥,大哥。

董:大姐,大姐

仙:(哭)

王: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女人一哭,男人就变成了一滩烂泥。

董:大姐,求你了,别再哭了。

王:男女就是祸水与烂泥的辨证关系。

董:求你了,莫要哭了,莫要哭了。

仙:大哥,大哥。

(两人拥抱)

王:铁的事实证明,发展是硬道理!

仙:大哥,我们要相爱到永远!

董:不,不,不,你给我个砸乱旧世界的理由先。

仙:大哥,我还是走吧!

董:大姐

仙:我不忍看你这样为难。

董:大姐,大姐,你别再感动我了!我要是让你走了,我就死了算!

仙: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

董:死又死不了,躲也躲不开,怎么办?

仙:怎么办?

合:怎么办?

(音乐起)

董:哎哟,闹鬼啊?谁?谁?

王:我是树!观音树!

董:什么树也不能开口说话啊!

王:我本千年树精,在此听的你和这位大姐心心相印却又吞吞吐吐!心里实在着急,所以才特地前来,给你们做媒的!

董:你是说,我能跟这位大姐成亲了?

王:当然,你与大姐成婚配,老树前来做红媒。

董:这事真希奇,哪有哑木把话提?

王:你的真情惊天地,老树像吃了兴奋剂。

董:没想到草民也能随心意,我怎么这么有福气啊!

王:因为你一贯为人和善,憨厚老实又仗义,为了向灰姑娘负责,你才过早地和她登了记。虽然是壮志不已你肾不虚,但是你一直是安分守己,自愿压抑!上天认为这样的典型该树立,于是选了个仙女赐给你!

董:可我觉得,十分对不起我的妻。

王:和七仙女的相爱,证明灰姑娘时代的过去,就像油灯劈柴早晚让位给电灯煤气;钢精水泥一定取代毛草土坯。世界潮流,不进则退,谁让她落后啊,落后者——咎由自取。没进步成仙女的,就让他退回到单身去,要与时俱进啊!如果你还回去和灰姑娘将就过,无异于抱残守缺搞复辟,那她就永远无法进步,不知进取。那是害她啊,既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自己。

董:可我该怎么面对,别人会说我背信弃义。

王:问这个问题真多余。凿一块石碑,就可以说自己是真皇帝,拿着了圣经,就可以抢印第安人的土地,告诉你这事是天意,老天还大不过你的妻?你若还想流氓假仗义,我们就把别人来考虑了。

董:愿意愿意我愿意,有了条件,男人谁不想换妻?

王:有了坡还不下驴,不是上帝就是傻波伊。

董:大姐

仙:大哥

(音乐起,《夫妻双双把家还》)

灰:王子。

王:姑娘。

仙:(咳嗽)

灰:仙姑,仙姑。你慢走,仙姑,多谢你让我明白,有了坡还不下驴,不是上帝就是傻。。的道理,有了神仙罩着我,刀山火海我也敢闯!

仙:不过历来都是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内,男人负责扩张,女人负责守卫,所以男人可以不顾不管,女人可得计算盈亏。

灰:那。。

仙:我的下凡,的确可以给你送温暖,给你立牌坊,但你究竟当不当。。。还得仔细思量。

灰:仙姑你是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仙:对,如果拿不了第一,咱就得考虑要不要吃兴奋剂;如果黑不着大钱,咱就得考虑做不做黑心棉。

灰:不见兔子不撒鹰

仙:不见鬼子不拉雷

灰:不把一切搞稳妥

仙:绝不展翅飞。(奸笑)真黑。

灰:王子

王:姑娘,仙姑对你说了那么多,难道你还在犹豫吗?

灰:不,王子,你莫生气,因为一直在天堂一样的地方生活,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你不懂得,

王:什么事情?

灰:男人容易头脑发热,女人懒惰,需要稳定的男人保证生活。女人 ,可以只管哪个男人最关心她,而不管她是否真的爱过;只关心哪个男人为她付出最多,因为女人要——

王:要什么?你说,你说。

灰:要。。。要。。。(焦急地看着仙女)

王:你说,你说。

仙:爱情城可贵,实惠也重要,权衡性价比,道义。。。。呸

灰:抛不抛,抛不抛?

仙:抛。她是足够有钱,真的有钱,真他妈的有钱。至少具备了给她当情人的中等条件。

灰:我要说我要的不多,无非是眼光中有你有我。

王:姑娘,我爱你。

灰:王子,我爱你。

王:姑娘,

(做要拥抱状)

仙:不过。他只是通过了游戏的第一关:足够有钱关。

灰:那还要什么啊?

仙:天下没有白来的午餐,不为赚钱来的也绝不会掏钱。他是不是真的爱你,还得经的起考验,下面进入我们的考察男人的第二关:真实可靠关。

灰:对,人怎么会不在乎门当户对,高低贵贱?你是个王子,我只是个普通人。你朋友欺负我怎么办?你父母看不起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

王:哎呀,门第根本不是爱情的路障。你将会得到所有你应该得到的,和我的家人一样,如果他们哪个敢欺负你,我宁愿放弃王子不当。

仙:哎,别介啊,我图什么啊?通过。

灰:王子,我好感动啊!

王:姑娘,我爱你。

灰:王子,我

仙:不过,

灰:哎

王:姑娘,你又怎么了

:仙:现在男人都是嘴巴里一套,裤子里一套。他万一哪天对你也这么一脚,想换他做老公,得让他做保证,绝不和别的女人好。

灰:我懂了,虽说是剪不断,理还乱。

仙:但要钓大鱼,放长线。

灰:露水夫妻,蜻蜓点水,姑娘不干,要干就是百年大计,长治久安。

仙:要不然,谁叛变哪!要是知道日本人只能撑八年,中-国肯定少一半汉奸。

灰:王子,我还是有点担心。女人选择错了男人,就会陷入恶性循环,需要不停地开始新生活。女人是弱者,她们能被动就被动,能不选择就不选择。我担心:你是王子啊,随时随地都会接触各式各样的女人,怕是新鲜感一过,就把我冷落。

王:你这么想是在冤枉我,甚至是在侮辱我,我会哭的。透过我这不能自拔的目光,难道你感觉不到在我胸中会永远为你燃动世界上温度最高、持续最久的爱火。

仙:哦哦,MY GOD!通过。

灰:王子,我爱你。

王:姑娘,我爱你。

灰:王子。

王:姑娘。

仙:不过。

灰:您说。

王:姑娘,你还要怎么样?

灰:别着急,乖啊。仙姑,这还不够吗?

王:他才刚刚通过了游戏的第三关,爱到永远关。

灰:那还要什么啊?

仙:下面这一关可是他能不能当老公的必要条件,如果他不能过关,我劝你还是考虑再三。

(耳语)搞笑小品剧本

灰:王子

王:姑娘

(仙拉灰,再拉)

王:姑娘,你这是想折磨死我吗?

仙:折磨男人是女人最大的乐趣。

(灰挑逗王,追追跑跑)

仙:两情若想久长时,一定要躲躲藏藏。

(王与灰追跑,仙把王脉)

仙:男追女跑,身体要好。如果气喘心跳,那就要谨慎了。夫妻生活不好,孩子孕育不了,总得花钱买药,关键还得花工

夫伺候他了,他要是一辈子半死不活,你就得永远断屎断尿,什么都享受不了。这个人通过了十二分跑,体格不错。

王:姑娘,你,你不会是还没拿定主意吧?

灰:我,等等,仙姑

仙:该选手最后一关,身体健康关,通关顺利。

(两人击手):耶

灰:王子,我怎么会不爱你,我爱你一万年。

王:姑娘,我会爱你到永远。

灰:王子

王:姑娘

(灰与王拥抱)

仙:既幸福浪漫,又腰缠万贯,为了新生活,叛变。

王:不要再顾虑重重了,人会老,花会残,与其稳妥着一律千篇,何不趁早争奇斗艳,多活几种人生,多有几种体验。

灰:对,我要叛变,哦,不,我要激情,再也不要平淡。

仙:要金钱,再也不要白眼。

王:人就活这几十年,没尝试过的,你哪知道有多灿烂,其实你正含苞欲放,面前是一个又一个的春天。

灰:对,我要春天,最浪漫的春天。

仙:金钱,最实惠的金钱。

王;姑娘,让我们共同呼唤春天。

仙:让我们共同叫喊

灰:我们呼唤

仙:我们叫喊

灰:我们叫(小声):春天

王:我们叫(小声):春天

仙:啊!

灰:我们叫:春天

王:我们叫:春天

仙:啊!

王、灰:我们叫:春天!

(音乐起)

第三回合 伤心总是难免的

灰:董郎

董:灰姑娘

合:你对我不好了!

灰:董郎,你怎么什么都看不上眼。

董:娘子,在你眼中我怎么浑身上下都没有一点优点?

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董郎,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仙:你就是有别的女人了!

董:没。。。没有

灰:真的没有?

仙:就是有。

董: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灰:董永,你这个人撒起谎来眨眼睛。做了坏事腿就硬,骗不了我,男人嘛,天生的一根色骨头,见

女人漂亮就增生。没关系,告诉我,我不在意。

王:女人说他不在意,等于拿着小本做笔记。哥们,挺住。

董;没有,真的,我真的没有。

灰:不,董郎,你是骗不了人的(欲哭),那个人是谁?(大哭)

仙;对付男人,我们女人有三件宝。

灰: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

仙;一哭二闹三上吊。

灰;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恨死你了。

王:软而不硬,硬而不挺,挺而不坚,坚而不射,射而不远——大多数男人都有的生理缺陷。倦而不烦,烦而不怨,怨而不厌,厌而不弃,弃而不坚——所有人都有的心理缺陷。埋怨旧体制容易,迈开新步伐,难!(对董)咱只能让对方迈出破绽!

灰:董郎,你就忍心让我们几年的感情几天之内就化为泡影?

仙:叙旧有时是为了挽回感情,有时是为了刺探敌情。

灰;想想我们当初,月亮走,我也走,我送阿哥到村口。多美啊!月朦胧,鸟朦胧。

董:是啊,可怎么挡得住东方红,太阳升。

灰:你!拿开你的臭手,让我觉得恶心!当年,同样是这双手,把我抚摩得神魂颠倒,拥抱得我热血沸腾;同样是这双眼睛,把我注视得面红耳赤,撩拨得我不能自控。可现在这双手却让别人神魂颠倒,让别人热血沸腾,这双眼在让别人面红耳赤,让别人不能自控。天!

仙:盗版,侵权!用我的专利赚你的钱!

灰:当年,为了得到你,我摇尾乞怜。

仙;研究。

灰;为了照顾你,我起早贪晚


仙:开发。

灰;为了留住你,我梳洗打扮。

仙:维护。

灰:为了独占你,我吃醋翻脸。

仙:保安。

灰:我对你那么好,你却恩将仇报,穿戴好我为你做的衣,吃饱了我给你做的饭,却向别人挤眉弄眼,去和别人鱼水之欢。

仙:我这大半辈子,简直就是给别人当陪审点啊。我,我,我一定饶不了那个盗窃犯。

灰:勾搭你的小妖精是谁?她比我年轻,比我漂亮,比我能干?

王:比你新鲜!

灰:没完!爱偷人东西的,我非剁了她的手,爱把自己往外送的,我剪了他的头。

董:是。。。是我不好,我也想不干来着,可有一棵老树说话了,说我该和她成亲。

仙;嘿,你还抢先玩我的把戏。

灰:借口,胡说,骗人,放屁!

董:是这样的,我没撒谎,这是天意,天最大嘛!不赖我,真的不赖我。你打我骂我都好,天意难违,我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灰:我这么大的痛苦,这么大的侮辱,就值三个字,对不起。你们男人,真是太无情无意了!

王:人就是一种无情的东西,建立一段感情是为了利益,消灭一段感情同样是为了利益,这叫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都是人活一世,凭什么我受人歧视遭人扁,凭什么我安贫乐道傻奉献,有本事你也情调高雅、腰缠万贯,也国力雄厚、炮利艇坚哪!都是离强大的近,离弱小的远,嫌贫爱富,见异思迁。利益驱动的哲学是:有奶的便是娘,奶少的,滚蛋!

董:要不我滚蛋,咱好合好散啊!

仙:砸了我的饭碗,还想好和好散,也不打听打听,这年头还有没有人无私奉献,我告诉你,我要的我的精神损失费,我要我的身体磨损费,我要他用我东西的使用费,我要我下半辈子的赡养费。

灰:把你榨干、剥皮、磨成灰,你这个叛徒、败类。看我不收拾你,血债要用血来偿,加倍!

董:我已经说了,犯错误纯粹不得已。事已至此,我就实话实说了吧,这次我泡的是仙女,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仙:哟,大势力呀。能拆人家的官邸,查人家的核武器,人家惹不起!

灰;我就那么的不如人吗?多年的感情就那么不之前吗?(哭)

王:行,姐们挺给面啊,咱也得给人搭一台阶,别坏了江湖规矩。

董:这样吧,你开个价!

王:哎,打了你了,掏点医药费有什么关系,诈了你了,大不了再给你点救济,有什么啊,大爷有钱,敢在江湖上叫板,凭的是实力,钱,是最好的止痛剂。

灰:你。。。

仙:1234567,7654321,听上去条件还不错,可以,咱正愁找不到离开他的根据,他主动送上门来。还捎带一份厚礼,知足吧,老大的便宜。

董:嘿,你说个数,我让她们家补给你!怨怨相报何时了,忍气吞声尽开颜。

仙:嘿,他还勾火呢!像所有的霸权那样讨厌。

灰:钱怎么着,有钱也能往我脸上吐痰,没门,死也要找回我做人的尊严。

仙:诶,算了吧,要不咱们忍了,现在的潮流是和平与发展,谁让咱现在弱小呢?咱只能是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看将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咱扬眉吐气的一天。

灰:我凭什么让他走得那么潇洒、顺利,主动不要是放弃,被人抢走那抛弃,不蒸馒头,我,我也要争口气。

仙:可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你还想把他怎么地?

灰: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反正我不服不服我就不服,你让我心堵,我就让你吐,你如果想赢,我就绝对不输!我不舒服,咱们,谁也别想舒服!

仙:明白了,巴以冲突,来龙去脉不顾,只是一味报复。我觉得没有意义,没有前途。

灰:掏两破钱什么都可以万事大吉,那人间还有没有正义?我们之间已完全不是什么财产的问题。论财产,人家王子一点也不比你——

董:王子算什么东西,什么,王子!

王:可让我逮着机会了。

仙:惹事吧!让你多此一举,人间本来就没有正义。

董:说,看我怎么都不顺眼,说,跟王子怎么了?

灰:没什么。

王:没怎么我也要把你说成怎么了!

灰:没什么,我能和王子怎么了!啊,你既然不爱我了,我也不爱你了,你和别人好去吧,我成全你。你去吧,啊,你自由了!

王:女人不放任自流,绝不会给男人自由。

董:自由归自由,王子归王子,我这人轴,弄不清楚怎么回事,我不走,你也别走,谁也别想走!

王:小样,我整不死你!我看你峥嵘岁月里你还不惧风流。

灰:董郎,真的什么都没有。

董:你别叫我董郎,娘子,不,灰姑娘,呸,你个大灰狼。你是那个人吗?是那个和我生活了好几年的人吗?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为什么,为什么,几天前还是慈眉善目。转眼间就变成了狼心狗肺。

仙:变心的时候,人未必有野兽慈悲。

灰:别说了,好吗,咱们好合好散,不是挺好的吗!

王:真打的下去谁和平谈判,没出问题,谁好和好散哪!

董:你想好和好散,不行。不说清楚,我现在就去杀了那个畜生。

(灰竭力阻拦董)

灰;别,别去

董:别拦我,我现在就去了,别拦我。

王:对付女人,我们男人也有三件宝。

(灰,哭)

王:我们根本对付不了女人。

董:说,你给我好好说。

灰:别这样,董郎,哦,对不起,董先生。别激动,别激动,我是被人追得太紧。

王:和我一样啊!

灰:加上一个仙姑说,上天允许我!

王:哎哟,我不也一样嘛!

灰:所以我就,我才。。。我这是没办法啊!

王,哎哟,我不也一样吗!

董:肮脏、淫荡。

王:我不也一样吗!

董:别以为有着纯洁美丽的外表,心里就没有一点肮脏。

王:别以为有着清澈见底的双眼,晚上就不看黄色录象。

董:平常忠贞不渝的,未必不上别人的床

王:平常老实巴交的,一样会撒弥天的谎。

董:我就知道,在这间屋子里头,犯错误的绝不只我一个。

灰:哎哟,董郎。

董:你给我闭嘴闭嘴闭嘴,你看看你的嘴唇,圆润的,温柔的,我曾忘情的,认真的,幸福的,我傻逼似的把它吻得又红有润,它却带着我的体温又贴上了别的男人,翻动他的舌头,交换你们的唾液,让我想起来就恶心;你再看看你的身体,温暖的,雪白的,柔软的,让我像感激上帝一样的感激它,感激它刚刚给我了世上最舒服的筋疲力尽,谁知道它却又迫不及待地钻到别人的身子下面,发出同样的呻吟。

王:吃的是英国的饭,花的是英国的钱,坐的是英国的船,到了美洲你就想当美利坚;送你子弹,帮你训练,谁知赶走了苏联人,你却开着飞机把我们家最高的楼拦腰斩断,没完,没完,我跟丫没完!

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秃子好心眼你就赏他顶绿帽。我告诉你们,谁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谁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谁占了我的给我退出来。

灰:董郎,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有你,直到现在我都还是犹犹豫豫的。

董:还犹豫呢?这证明她对我还有一定情谊。

王:喂,醒醒吧!什么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拉不下脸来喝不着汤,什么叫不破不立,你对她还有用吗?没用的,玩去!

董:真的,哎哟,果然哪!他妈的。这女人用嘴撒个谎,怎么就跟用嘴吹口气一样。

王:咳,都吃五谷杂粮,哪有不撒谎的!咱不也一样吗!

董;行了,擦擦你的鳄鱼泪吧,

仙:起码的礼貌总得有吧,谁让我骗了你的,饶你点眼泪算是小费。

董:好了,收起你这一套吧,我现在已经完全懂得了,女人只会为自己流泪。即使为别人流泪也是因为患得患失,担心自己受罪。女人不可能为别人流泪,为别人流的只可能是水。

王:我要送全世界女人一句千古绝句——

董:请——节——约——用——水!

王:对,得理不饶人,痛打落水狗!

董:幸亏我发现的早啊,你是不是准备了毒药要给我下毒啊!你这个朝三暮四的潘金莲。

仙;沉默就是懦弱,忍耐就是麻木。反守为攻最有效的战术就是挑对方的态度。

灰:你不会好好说啊!跟你说吧!这么多年了,就你这脾气,我能忍过来就不错了。要是别人,还能忍到今天?

董:你还敢顶嘴?

灰;怎么着!真是忍无可忍了,别以为你是什么好人。你这招花引蝶的西门庆。

董:你是潘金莲

灰:你是西门庆。

董:潘金莲

灰:西门庆。

董:潘金莲

仙:两人是一对吧!

灰:你

董:你

(两人对峙,《十面埋伏》起)

王、仙:莎士比亚早就说过,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力气问题。

灰:各位亲戚朋友,我有证据,是他先有了外心。

董:各位街坊四邻,我也有证据,是他先偷的野汉。

仙、王:两口子建立的家庭要拆散,朋友合作的事情要清算,原来的盟国要翻脸,各种冲突之前,都要搜集别人的污点。

灰:各位街坊朋友,什么叫屁者先知,什么叫贼喊捉贼,听吧,看吧,这个人正在给你表演。

董:各位亲戚朋友,想知道什么叫混淆视听,想知道什么叫大言不惭,您就只管往她那个方向上眼。

仙、王:总能发现和异性合影的照片,总能找到违规操作的复印件,总能搜集到策划911的录像片。

灰、董:各位亲戚朋友,街坊四邻,证据,看!

(对峙,音乐《黄飞鸿》起)

灰:他还以为他怎么样——挣那点钱,只够打一壶醋。

董:她以为她怎么样——吃那么多,腰那么粗!

灰:什么憨厚啊,纯属不解风情的另一种粗鲁。

董:什么贤惠啊,纯属不知进取的另一种麻木。

仙:打架之前一定要先把对方搞臭,说他身上没有一点好处,全是错误。

王:一定要拼命讲对方的不足,让旁人忽视自己的错误,当然了,就更顾不上想咱真正的企图。

灰:当初跟他恋爱就是个失误。

董:当初跟她结婚就是个错误。

灰:我屈啊,他这个骗子,品质那么差,当时却哭着喊着要娶我,错过了多少好小伙,就像是陆游的词:

错,错,错!

董;我冤了,当初可是她先死皮赖脸地要嫁我,害得我——得,我人老实,我也不会说个话,我也背不出个唐诗宋词的,搓火,搓火,搓火。

仙、王:战争的文化是:说完了别人的错误,该摆自己的辛苦。说得要像在一起的时候全是痛苦,所以卷入了这场战争,我最无辜,其实,是为了分家的时候捞最大的好处。

灰:我亏啊,要不是因为他,我就和隔壁大妈的儿子好了,论老实,人家可比他老实多了,肯定不会让我半老徐娘遭人抛弃,我得多分东西。

董:我赔了,要不是将就她,我早就和邻居大婶的女人好了,论本分,人家可比她本分多了,肯定不会让我鸡飞蛋打白费了好几年力气,我得多得利益。

(音乐起)

灰:我得多分。

董:我得多得。

灰:我得多分。

董:我得多得。

灰:拿来,这是我的。

董:拿来,这是我的。

仙:我要夺回我的东西。

王:我要抢回我的东西。

灰、仙:我要夺

王、董;我要抢

灰、仙:我要夺

王、董;我要抢。

第四回 生命不能承受之

灰:老公

王:什么事,老婆

灰:没什么,吃饭

王;哦,吃饭

董:老婆?

仙:什么事,老公

董:我们吃什么饭

仙;还和昨一样

董:哦

灰:海誓山盟,蜜语甜言,帅哥美女,地位金钱,

董:什么好吃吃什么,什么好玩玩什么,什么好穿穿什么,什么也不缺了,可怎么还是

灰、董:厌倦了。人哪,最想的是如愿,最怕的也是如愿。

王:恋爱使人进步,婚姻使人落后。

仙:知足使人落后,不满使人发展。

王:没听过那句话吗?

王、仙:生命在于折腾。

董、灰:还折腾,哎哟,可麻烦了。

仙:可不折腾,你不也厌倦吗?

王:这就背着抱着一边沉,歇也麻烦,闹也麻烦。

灰:那还能折腾出什么啊?还有谁能比王子更帅更富更体面。

董:你说都仙女了,还有谁能更小葱更大蒜,背后还有靠山。

仙:王子,你看那样,充其量也就是个彩电的料,人家有的已经上家庭影院了,苯,懒。

王:仙女,就她这样的别墅,顶多了一大个单元,根本就不知道往庄园那发展。

灰:那谁还能满足我的心愿呢?

王:反正人外有人。

仙:山外有山。


董:憋不着大和,咱就冒点炮的风险。

王: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仙;不活到老,追到老

王;你哪里知道

王、仙:面前是一个又一个的春天。

董、灰:可我也没有伤害人的道理啊!

王、仙:世界潮流,不进则退,落后者咎由自取。

仙:错一律都是别人的错。

王:我一切都是为了顺着我。

仙、王:只要咱不知足,就是别人最大的过错。

董、灰:折腾了这么半天,还是繁琐难求节节好,一旦如愿又平常啊!

王:狗改得了吃屎吗?

仙:人变得了膨胀吗?

王:难道你忘了,自己险些被别人抛弃的下场吗?你忠诚,别人可能早就变了心肠。

仙:你不伤害别人,别人可能早就预备好了伤害你的猎枪。

王:都想情调高雅,腰缠万贯。

仙;都想国力雄厚,炮利艇坚。

王:都离强大的近,弱小的远。

仙:都嫌贫爱富,见异思迁。

王:你为什么知足。

仙:你凭什么知足?

王:只要是人你就逃不出恶性循环。

仙:人心可畏啊!

王:你不去争,有别人去争。

仙:你不去抢,有别人去抢

乱成一片:拿来,这是我的。拿来这是我的。

这是我的,这是我的!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抢椅子,桌子)

仙:人之初,性本贱。

王:人之初,性本贱

仙:人之初,性本贱

王:人之初,性本贱

仙:人之初,性本贱

王:人之初,性本贱

(笑声,灯暗)

灰:我的

董:我的

灰:我的

董:我的

灰:我的

董:我的

(声渐弱,音乐起)

谢幕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