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医院话剧!幽默搞笑的话剧剧本《一张处方单》

2016-07-27 20:2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处方

第一幕.

(实习生正在闲谈)

A:哎,实习老师都快来了,科主任也不跟咱透个信儿。这白大夫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最重要的是一张嘴能吐出几滴墨汁来,咱是一点也不知道。

B:我听三大班的说,他们的实习老师长得可帅了,风流倜傥、火树银花、昏天黑地、日月无光……(被C打断)

C:花痴啊你,连老师都敢惦记!老白是援藏回来的,怎么也应该是“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老树皮”……(被B打断)

B:那可不一定~听说人家白大夫才三十几岁,没准真的英姿飒爽,风度翩翩呢……(被A打断)

A:哎,主任来了。年会小品

(众实习生停止聊天,主任上场)

众实习生(讨好地):主任好!(不要齐声,自然一些)

主任:白大夫一会儿就到,人家以前可是咱们学校的高材生,年年都是一等奖学金,读完硕士直接保送博士,毕业后直接申请去支援西藏,一干就是几年,各方面反映都相当好。你们以后要想成为合格的大夫,就要好好的向他学习。(看表)你们准备准备(边说边下场)

众实习生(合):知道了主任。

C:什么博士支援西部,谁没见过似的,还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名声!

B:那可不仅仅是名声啊(声音拉长,提高)那是“钱”啊!工资是这儿的好几倍啊!(两眼放光)工资、房子、职称,什么不围着他转啊……

A:在那种鬼地方赔上几年青春还不值这点东西呢!管他是红脸的关公,还是白脸的曹操,咱只看他的technique and experience。

C:博士生,听着多响亮啊,就怕是“庙里的菩萨,满肚子的稻草”~

(众实习生一起笑)

C:嘘~来了来了。.

(主任和白大夫一起上场,两人相互谦让)

(众实习生张望,窃窃私语,表现出急于见到白大夫的心情)

主任:这位就是白大夫。

(众实习生鼓掌,不要齐声,毕竟鼓掌只是形式而已。实习生要表露出见到年轻大夫的高兴的心情)

主任:从今天起,由白大夫带大家实习,以后你们要……(手机响起,主任做接电话状向外走)……啊?……怎么搞的……我马上到……(向回走几步)有个急诊病人,我得马上过去,你们……(示意)互相熟悉一下。(匆匆下场)

(众实习生围上白大夫问东问西,白大夫先是有点不知所措,随即和蔼地和实习生交谈)

B:白大夫,现在藏饰可流行了,您有没有带点回来啊?

C(打断B):人家白大夫是男的,对这些藏饰不感兴趣。(对白大夫)您在西藏呆了这么长时间,一定去过很多地方吧。

B(抢着说):啊,对,对!布达拉宫、大昭寺、玉龙雪山都特出名,肯定特美!您有照片能让我们看看吗?啊~西藏,神秘又圣洁的神的故乡,啊我的梦啊!……(被A打断)

A:您别理她,她就是一花痴,什么流行就崇尚什么。您还是给我们讲讲西藏的风土人情吧。

白大夫:不好意思,你们刚才说的这些我都没见过……(被打断)

众实习生(失望地):啊?!

白大夫:但是我去过喜马拉雅山……(又被打断)

众实习生(喜出望外):真的?

白大夫:的脚下的小山村……

众实习生:嗨~(不屑的表情)

白大夫:你们都对西藏有着美好的憧憬,你们刚才所说的这些东西,等你们有机会去援藏的时候也许有机会可以看到的。

B:啊?才只是~也许~有机会?

白大夫:对,因为你们以后的机会是去援藏的,不是去旅游的。也许你们没有机会看到这些东西,但是你们到了那里就是圣洁的神,救助那些正在疾病中饱受煎熬的藏民。如果有机会援藏,你们会去吗?

B:不去,多累啊~哎,工资待遇高不高啊?

白大夫:一个月二三百块钱吧……(被B打断).

B:这么少啊~傻冒才去呢(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老师,对不起,我去下洗手间。(出门)

AC(对白大夫做抱歉状):等一下,我也去。(追出门去,一边下场一边窃窃私语“没意思”“真没劲”“真是个老土”……)

(白大夫叹了口气,缓步下场)

(灯光暗下,第一幕结束)



第二幕

(实习生在办公室里边聊天边等待白大夫的到来)

C:我就说嘛,这博士生不一定就经验丰富,你看他,小小的头疼感冒都要琢磨半天才能开出个处方来。

B:我看没那么简单,就算是他年轻,可是作为咱们的实习老师,也不能因为个头疼感冒就算计半天啊。

A(示意同伴聚拢):来来来,我感觉啊,咱们这个白大夫有精神病——上次有位病人高烧不退,我劝白大夫让病人住院,可是他死活不同意,还说什么“为病人节省开支” !(开始是小声说,最后一句声音提高)

(实习生一起笑出来)

B:哎哎~都别笑了,谁知道他今天找咱们来有啥好谈的?还神秘兮兮的说什么“进一步敞开心扉” ,不会是搞什么“个人新闻发布会”吧……

(实习生再次笑出来)

C:哎哎,来了来了。

(实习生们屏住笑容,白大夫上场)

白大夫(奇怪地):都这么严肃干什么?今天找大家来就是聊聊天,谈谈个人这一个月来的感受,都坐啊,坐下聊。

(实习生各自搬椅子坐下)

B:老师,您今天找我们来到底想聊点什么啊?

白大夫:我带你们实习一个月了,我感觉你们都很用功,可是一直不知道你们对我是怎么看的。(实习生都低下头去)怎么?都不敢说?那好,我先来说说我自己,上次见面的时候咱们也没多说什么,估计你们对我也还都不了解;首先说吧,我当初报医科大学不是自己情愿的。.

B(突然有了精神):真的?(A、C也抬起头来看着白大夫)

白大夫:当然是真的。中学时,我的理想是当一位富于幻想的诗人。可是由于我写字潦草,任课老师都对我有意见。记得当时班主任说过一句话,他说“我看你的字就像大夫开的处方,你就适合当大夫。”不曾想,我还真就报考了医科大学,还一直读完了博士。

A:那您现在怎么看?对学医还是不情愿?

白大夫:不,我已经经过了一个转变。(顿一下)你们可能在私下议论我,说我一个博士生去援藏就是为了名声为了钱(B、C再次低下头,白大夫停顿一下),这一点我不否认。(B、C有点吃惊的抬起头,白大夫接着说)我从学校毕业的时候医院不景气,大家都挂不起专家号,我这样高学位的进了医院只能当个普通大夫,领导岗位还都被老资历的医生占着,所以我就想去支援西部,混点名声回来直接走上领导岗位。(停顿一下,看看实习生的反应然后接着说)可是当我真正到了西藏,当我看到那些正在疾病中饱受煎熬的藏民,我被深深的触动了。你们可能想象不到,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贫困,他们的医疗条件是多么的落后。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条件。生病了,就是喝碗姜糖水,拔个火罐儿,再有就是咬紧牙关硬扛了。至于那些赤脚医生,更是迷信加偏方,治死人不偿命……现在城里的医院,当大夫顶多是做个诊断、开个方子让病人抓药,可是在边远的乡村,你做一个诊断、开一个处方,就有可能拯救一条生命!

(全场突然沉默)

白大夫:你们可能很奇怪,为什么我给病人开药都那么便宜。为什么?因为吃药就是为了治病,可就是这治病救命的药,有的家庭他负担不起!我来这边一个月,最贵的处方没有超过一百元,而我在西藏开过的最贵的处方是70元……(停顿一下)但是,就是这70元,却让那位老乡的孩子不得不辍学!!(语气越来越激动,最后哽咽)

C:老师……(欲言又止)

白大夫(平静一下):哦,我有点激动了。我就是想告诉你们,医生是个很神圣的职业。(停顿一下)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吗?我说到了西藏我们就是圣洁的神。实际上,只要我们能够对每个病人负责,不只是在西藏,在哪里我们都是圣洁的神。有一句话,叫“病人就是医生的上帝”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们就是维护上帝健康的神。(看表)哦,时候不早了,该吃饭了。

(场外声音:白大夫,急救室有个手术需要您赶紧过去!)

白大夫:知道了,马上去。(紧跑几步,突然回头)你们赶紧去吃饭吧。(跑下场)

(三个实习生站起来,面面相觑)

A:真没想到老师有过这么复杂的经历……如果以后有机会去援藏……(被B打断)

B(看表):哎呀!再不走就没饭吃了!快走!(拉着A紧跑几步,突然回头对C喊)哎!快点啊!(拉着A跑下场)

(C一直沉默不语,听到B的喊声才抬头,紧走了几步,步伐又慢下来,若有所思地走下场去)

(灯光暗下,第二幕结束)

.


第三幕

(办公室里,白大夫正在给几个实习生讲解病历,李大夫匆匆收拾东西准备下班,走到门口时碰上一个病人)

病人甲:大夫……

李大夫:这马上就下班了,下午再来吧!(想走被病人拉住)

病人甲:大夫求求您先给俺瞧瞧,您看俺大老远过来一趟不容易,下午还赶着回去呢。俺家里……(被李大夫打断)

李大夫:得了得了,真罗嗦!(走回办公桌坐下)哪难受啊?

病人甲:俺就是觉得这个心里堵的慌,没劲,啥活也干不了。俺家的地还指望着俺呢……

(病人一边说,李大夫一边写单子)

李大夫(扯下一张单子给病人): 先去做个心电图!

病人甲:大夫,俺从进了医院到处都要钱,这个啥心电图还要钱不?

李大夫:这不废话吗,二十五块钱。快点啊,我急着下班呢。

(病人迟疑着不走)年会小品剧本

李大夫:干吗呢?还不去做心电图?!我这还等着下班吃饭呢!

病人甲:大夫,俺不去行吗?您就简单给俺瞧瞧……

李大夫:叫你去你就去,哪来这么多事!

病人甲:俺就还有40块钱,还得给娃儿买书呢……

李大夫:书重要命重要?没钱看啥病啊!(提高声音)

(李大夫收拾东西准备走,实习生们都看过来,病人尴尬地站在那里,想走又犹豫不决。这时候白大夫给实习生讲完病历抬起头来)

白大夫:老乡,等一下我来给你看看?

(李大夫有点吃惊地回头看着白大夫,表情随即转为不屑)

李大夫:正好,白大夫,那就你来看吧,我有点事先走了。(匆匆下场)

(几个实习生闪到一边,白大夫收拾一下病历,对病人招手示意)

病人甲(走到白大夫前):大夫,太谢谢您了!

白大夫:没事,没事。老乡,你坐这儿(示意一下),我给你检查一下。你哪里不舒服啊?

病人甲:大夫,俺没念过书,也说不上个啥来,就是觉得这心里头哇……

白大夫:哦,老乡,我给你听听(做听状,放下听诊器)老乡,平时休息怎么样啊?最近家里农活是不是挺多的啊?

病人甲:恩,可是俺就是没劲干活,大夫您看俺得的这是啥病啊?要紧不?

白大夫:老乡,别着急,你呀,就是干活累着了,休息两天,调理一下就没事了。我给你开点药……

病人甲:刚才那个大夫说要做啥心电图,要25块钱,俺身上就40块钱,要坐车回家,还要给娃儿买书……

白大夫:老乡,你这病回家多休息休息,吃点药就好了,不用做心电图。(把处方和钱给A,示意他带老乡去拿药,耳语几句)

A(小声对白大夫):老师,这药费哪能让您掏……

白大夫(摆摆手示意不要声张):快带老乡拿药去吧。

(实习生A带着病人甲下场)

(病人乙气冲冲地上场)

病人乙:你这大夫是怎么开的药!三十块钱的药能治病吗?!糊弄谁呀!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啊?!

白大夫:我是大夫,肯定会对您负责的。

病人乙:就这么点药,叫什么负责!

白大夫:治病不在于药的多少贵贱,在于效果,您应该相信我。

病人乙:相信你?相信你什么?上次我得个流感还花了200多块钱,这次听你说得挺严重,到头来就拿三十块钱的药蒙我啊!

B:能治好病就得了呗,多花


那冤枉钱干嘛!

C:老师,他不是愿意花钱吗?您就给他多开药, 反正药多了吃不死人。

病人乙:怎么说话呢你,什么态度!你还有没有医德啊?!

C:你自己愿意花钱买罪受,还怨别人,真是无理取闹!

病人乙:你说谁无理取闹!有你们这么对待病人的吗?拿假药次药糊弄我还说我无理取闹!我找你们领导去!(气冲冲下场)

C:你爱找谁找谁去!(转头对白大夫)老师,您别生气。像这种人,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

白大夫:我不生气,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贫困,不愿意花钱看病;有的人却偏偏怕看病少花钱……

(A匆匆跑进来)

A:老师,刚才有个病人吵着要找主任,我就带她去了……可是我没想到那个病人是找您的麻烦……她在主任那儿大吵大闹,说什么您不负责,还说您没有医德(声音越来越小,突然提高声音)可是主任竟然就听信那个病人的话!她……她让我来叫您到她办公室去……(声音再次低下去)

(白大夫还没有说话,C抢着发言)

C:这祸是我闯下的,我去找主任!(向外走,被白大夫拉住)

白大夫:主任要找的是我,我是你们的实习老师,出了事情应该由我负责。(走向门口,突然转过头来)你们在这里再研究一下病历,我一会儿就回来。(心情沉重地下场)

(A、B、C沉默不语)

C(突然爆发):你们为什么不拦住他!

A:老师的脾气你也清楚……

C:不行,我得去看看!(冲下场)

(A看了B一眼,跟着冲下;B犹豫了一下,也冲下场)

(灯光暗下,第三幕结束)



第四幕

(主任办公室里,主任和病人乙面对面坐着。主任正在和另一位大夫说话,白大夫走了进来)

白大夫:主任,您找我?

病人乙(指着白大夫):就是他!就是他开假药糊弄我!

主任:您别生气,我好好批评他。(转头对另一大夫)小张,带这位小姐去做一下全面检查。

(张大夫应声带着病人乙下场,实习生A、C同时上场,看到病人吃了一惊,闪到一旁。病人和张大夫下场后,A、C走到门外,C要进门被A拉住)

主任(对白大夫):坐下来谈吧。(白大夫坐下)你也看到了,刚才那位病人对你很不满意。当然,他的态度不是很好,可是这件事情的影响不好啊。

白大夫:主任,我工作中有什么不足,您多批评指导。可是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错在哪。

(C听到这里就冲进门里)

C:主任,这件事不是白老师的错,那个病人纯粹是无理取闹!

(白老师诧异地回过头,主任非常恼火)

主任:这没你的事,出去!

(C还要争辩,被白老师用眼神制止)

白大夫:主任在和我谈事情,你回去吧。回去再把病历好好看一下。

(A进门把C拉走,随手关上门,对C耳语几句,一起在门外偷听)

白大夫:主任,对不起,我没管好学生。

主任(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好了,先不说学生的问题。你看看这些,(递给白大夫一些信件)不光是今天这个病人,不少病人对你都有意见。

(白大夫惊讶地看着信)

主任:有些病人要求住院,可是你居然死活不同意。

白大夫:他们的病根本不用住院。

(实习生B上场,走到A、C身后想说什么,A示意B不要出声,三个人一起在门外偷听)

主任:可是病人是这么要求的,你不这么做他们就不信任你。

白大夫:这……(被主任打断)

主任:我也知道,你是为病人好,可是病人不能理解啊,人家就认为贵的药就是好药。病人就是我们的上帝,现在别的医院别的科室都使劲的把病人捧上天,什么药贵就给用什么,什么检查贵就给做什么检查。你现在在这里搞特殊化,搞的病人都不敢来了,咱们科室还怎么经营?院里的评优指标咱们怎么完成?你总得为咱们的利益考虑考虑吧。

白大夫(犹豫):别人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这也有点……太违心了吧……

主任:小白啊,你的技术、你的责任心我都是肯定的,可是这件事情你怎么就不开窍呢?

白大夫:主任,这样的事我开不了窍。我是援藏回来的,那边的生活多艰苦您可能想象不到,那些藏民……(被打断)

主任(站起来):藏民!藏民!又是你的藏民!是,他们是贫困,他们是没有好的医疗设施,他们是值得同情!可是这里是城市,不是你的西藏乡村!你知不知道你在这里少开点药,医院要减少多少收入!你少开了药,病人们少花的钱就能支援到你的西藏乡村去?!你知不知道院里的同志都怎么说你~人家都说“援藏,援藏,援出个白疯子!”(语气越来越激动)

(随着主任的话,白大夫也越来越激动,终于一下子站起来)

白大夫:对!我是疯子!我不收回扣,不收红包,我自己掏腰包给病人付药费,在这个社会,我就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全场一下子静下来).

(C一下子冲进门里)

C:主任,什么时候还有援藏的名额,我报名!

A(冲进门里):我也报名!

B:还有我!

(全场再次陷入沉静,灯光暗下,剧终)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