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年会话剧!趣写东北人过年的话剧剧本《东北一家人》

2016-08-01 16:3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时间:一个临近除夕的傍晚

地点:牛永贵家客厅

人物:

牛永贵,东北某国企退休钳工

牛大妈,东北某棉纺厂退休女工,牛永贵老伴

牛继红,牛永贵大女儿,幼儿教师

牛小伟,牛永贵儿子,达达杀猪菜饭馆老板

牛小玲,牛永贵小女儿,无业青年

孙明,牛继红的前夫,小生意人

朱婷婷,牛小伟的爱人

军军,牛继红和孙明的儿子,小学四年级学生


第一幕


牛永贵一家正在客厅里闲聊,窗外偶尔传来零星的爆竹声,客厅里弥漫着浓浓的节日气氛。搞笑小品

牛小伟:(悄悄地,讨好地,用胳膊肘捅捅朱婷婷)婷婷,过完年,我想把这杀猪菜饭馆盘出去,然后吧,在南城那疙瘩买上一套两居室,咱们也过上一段两人世界的浪漫生活。

朱婷婷:(撇嘴)你拉倒吧。就你那破饭馆,死不死活不活的,谁要哇!(一转脸)真要卖啊,可得先给我买一只钻戒,我的同学都有,咱也不能比别人差,不是吗?

牛永贵:(不耐烦地打断话头,瞪着牛小伟)嗨、嗨!我老人家还没去见马克思呢,你小兔崽子就想单干呀!(摇头、摆手)不行,不行。生意好坏总是份买卖不是?一千个不行,一万个不行!咋,卖了饭馆,你俩喝西北风呀,难道还指望我和你妈养活你们不成?

牛大妈:(不屑地)就你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大小姐,还想过什么两人世界的浪漫生活。不出三天就得回来蹭吃蹭喝,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出息。

牛小玲:我哥吧,他才舍不得这个安乐窝呢,对不?他肯定又憋什么坏主意呢。哎,对了。前几天,我听我在汽车城当促销员的一个姐们说,她在汽车市场上好几次碰见我哥。(转向牛小伟)哥,你不是想卖了饭馆买车吧,那可得老鼻子钱了。哎,到时候可别忘了带我到我的朋友面前显摆、显摆啊!

牛小伟:一定、一定。希望牛小玲老妹儿大力支持我。

朱婷婷:我说你这阵子晚上睡觉,又是脚瞪又是手抓,我道是闹猫呢,敢情都是在练车技呢。咳!我的钻戒又成泡影了。

牛大妈:小伟,你可快别买车了,钱不够不说,那家伙嗖嗖的,贼快!可不安全啦。我看还是坐公交车比较安全。

牛小伟:(小声嘟囔)钱不多,买奥拓,再不行买二手的过把瘾也行。安全嘛,咱开慢点不就结了。

牛永贵:烧的你,看我不先在你身上过把瘾再说(撸袖子伸巴掌来打牛小伟)。

牛大妈:(扭头向门口)军军上补习班咋还不回来呢。

牛小玲:我姐不是去接了吗?妈,你就别瞎操心了。

牛小伟:肯定调皮捣蛋又让老师留下了。

牛永贵:不会吧?寒假班还留学生?老师也要置办年货不是,军军肯定又和一帮小犊子放鞭炮去了。

“嘀嘀”门外传来汽车喇叭声,大家都扭头向门口。


第二幕


军军(闯进来把书包往茶几上一扔,一挥手,神气活现地向大家):你们猜我今天放学是咋回来?

孙明(手里转着一串汽车钥匙进来):爸、妈,今晚我们就在这吃晚饭了。(从包里取出一小包东西)来来,都尝尝,这是我在南城买的花生米,和咱北城的味道就是不一样。贼香!

牛小伟(嘲笑地):你跑二十多公里,就买一包这,光倒车也折腾死人了。

孙明:不倒,我……

牛继红(拎着大包小包上):今天放学我去接军军,刚离开校门吧,就有一辆车在我屁股后面可劲摁喇叭。

军军:我还以为哪个大款想调戏我妈呢。

牛小玲:那大款眼神也特差点。

牛继红(一挥手):去!我仔细一看,崭新的一辆车,开车的是孙明。

牛大妈:孙明,你也玩上车了,小伟是不是你教唆的。

牛小伟(陶醉状):香车、美女是每一个男人的追求!

朱婷婷:(撇嘴)德行!

军军:哎,对。男人的追求。

牛继红(做势要打军军):去,有你什么事,小破孩。

牛小伟(鄙夷地向牛永贵):除了你姥爷——牛永贵同志。

牛永贵(自豪地竖起大拇指):我?想当年,我年轻时,也是有车一族,我玩车时,小伟还玩尿泥呢?

大家异口同声:啊!真的?

牛永贵:嘿嘿,就是我自行改装的28永久。

同上全体:咳!自行车啊。

孙明:这也不是我买的车,这是我新加入的公司的车,我们公司的老板是我小学同学,我借他的车来给咱老牛家长长脸。

牛继红(失望地):原来是借的呀。

牛小伟(巴结地):借的也行啊,我这驾照拿两年了,净蹭人家小货车开了,这回也借个光,让咱玩一把轿车呗。

孙明(面有难色):就你那二把刀技术,还不把车直接开修理厂。

牛小伟:我小心点还不行,改天我给你上个血肠,啊,不,酸菜汆白肉。

牛大妈(不放心地):孙明,别借他,他那冒失鬼,能有个好?

牛小玲(鄙夷地):孙明,开开又开不坏,瞧你那小抠样,到底是借的玩意。

孙明(咽口水不情愿地):开慢点,早去早回。

递过钥匙

牛小伟:好嘞!(抢过钥匙跑出门外)。

军军、牛小铃(同时挤在门口):我也去。

孙明刚到门口,门啪地关上了,孙明一仰脖楞在那儿。

牛永贵:玩物丧志呐!家门不幸呐!(背手转身回屋)

牛大妈(模仿牛永贵):教子无方呀,上梁不正下梁歪呀。

“开上我的私家车,我把世界来周游。”模仿阿凡提主题曲手机铃声响起。

孙明(掏出手机,兴奋地指者):这是我,啊,不,这是我们全家毕生的追求。(接电话):“好,恩呐,我马上就到。”

抓起一把花生米吃着,在屋里团团转

牛继红(撇嘴):嘻,还不知和那个狐狸精的毕生追求呢。

孙明(无奈地看着牛大妈):妈,你看继红。

孙明(挂上电话向里屋):爸、妈,我晚上不在这吃啦。牛小伟咋还不回来呢。爸、妈,我打的先走了,有急事!小伟回来,就把车停咱窗户根下,车门窗关好、锁好啊!对回来的票找小伟报销啊!

孙明(出门后又从门缝里探回头):车门窗关好,锁好啊!

牛继红:走吧!走吧!丢不了!

朱婷婷(嘲弄地):小气样,不就是一辆破车吗。

牛继红瞪了朱婷婷一眼。

“嘀嘀”门口车喇叭响,随后“哇哇、哇哇”传来汽车门锁警报器的响声。


第三幕


军军(从门口上):得劲。

牛小玲:贼得劲。

牛小伟:那家伙,是相当得劲。

军军(大人模样指着牛小伟):车嘛,挺得劲,我老舅那手艺,那家伙是相当差劲。

牛小铃(笑得捂肚子):起步三点头,拐弯猛加油,哥,你那执照别是花钱买的吧。

牛永贵(显摆地):那是油门和离合器配合的不好。(坐在沙发上做开车状,脚来回乱动)。得这样才行,一上一下的配合。

牛小铃、军军(惊奇地):您也会开车。

牛大妈:你姥爷吧,就开过两天咱厂里的破叉车,还把车间门叉了两个窟窿,大家都叫他牛大眼。

牛永贵(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傻笑):嘿嘿,嘿嘿,罚了半月工资,差点没饿死,饿死就没你姐仨了,更没军军了。

军军莫名其妙瞪眼睛。

牛小伟:(摊摊手):这主要是我长时间不摸。手潮手潮,我要是有车……

军军(没等他说完):不潮不潮,都湿透了,直滴水。

牛永贵一家边吃晚饭边聊有关汽车的事。电视里播放的也是介绍汽车的频道。

牛小伟:楼上大柱子刚买了车,我以前那小学同学,就咱厂的鼻涕虫都开上小车了。

牛继红:就是那个小矬个,拖两条清鼻涕,说话这样式的(模仿鼻音很重的样子),伟哥、伟哥,带我玩呗,就是他吧?

牛小伟:恩呐,就连我初中同学二丫,考试总得最后一名的,外号叫大冬瓜的也坐上进口车了。

牛小玲:我知道,女大十八变,人家现在贼时髦。去年,她嫁了个大款,贼有钱,穿金戴银的,吃香喝辣的。

牛永贵(白了牛小玲一眼)那,你也找一个去。

牛小伟:人家看得上他。

牛小玲:那些大款都没眼光,像我牛小玲,婷婷玉立,小家碧玉,善解人意的,哪儿去找?

牛大妈:是啊,我老闺女,那上、那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哇。

牛小伟;得了,听说顺子也张罗着准备买车了,我老妹有没有想法?

牛小玲:真?的他准备买什么车呀?

牛小伟:倒骑驴,还是二手的。

牛小玲:(做手势打牛小伟)妈,你看我哥。婷婷姐,你也不管管我哥。

朱婷婷:哎,你还有希望穿金戴银,吃香喝辣,我这辈子跟你哥算亏大了去了。

(唱二人转)小奴家的命咋这么苦啊!搞笑小品剧本

牛小伟:嫁给我咋了。亏着你了,你不看我一直在努力吗。面包会有的,啤酒会有的,车子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你就等着享福吧。

军军:等我老舅有了钱,左手拿个诺基亚,右手拿个摩托罗拉,坐奔驰,开宝马,天天吃龙虾,保姆雇上仨。

牛继红:男人有钱就变坏,可不能由着他们,你老舅那德性,是没有机会,一旦有机会,非变坏不可。

朱婷婷:姐,那孙明姐夫也没啥钱,咋变坏了呢?

牛继红:啊!那不一样。(转向军军)大人说话,儿童不宜。快做作业去!明天还要起早上补习班呢。

军军:老师说了,经常和家长交流,能提高写作能力。说不定我一不小心还创作出一个小品呢?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东北一家人》,到时候,你们各个都是主角。

大家哄堂大笑。


第四幕


牛小伟(指着电视):快看,这是奔驰最新款,跑起来快赶上飞机了。

牛永贵:吹吧,那玩意能赶上飞机,那公交车干脆用波音747。

牛大妈;那嗖一下,十几站不都过去了,从北城饶城一圈直达东城,西城、南城想下去,还得跳伞呢?

牛小玲:那得多少钱一张票哇,那么快,我还怕晕机呢?

牛小伟(一指牛小玲)我看你就像一只晕鸡。

牛永贵:看呐,老解放,中-国汽车的老祖宗。那家伙,相当抗造哇。(眉飞色舞地)想当年就是从咱东北这疙瘩开出去的,咱们厂还给它加工过配件呢!我也亲手做过!

牛小伟:(惊奇地)啥配件呀?

牛永贵:(自豪地)螺丝钉呗,那叫爱国车,一造就是三十年,雷锋叔叔当年就是开这车。

军军(不解地):雷锋叔叔,我咋没印象。比谢庭锋还酷吗?

牛继红:那是你雷锋爷爷,专门为人民服务的,他就在咱这疙瘩当兵,开的就是这老解放。

牛小伟:早淘汰了,现在几个月就推出一款新车,中外合资的世界名牌,贼拉拉的多。

朱婷婷:要买咱就买国产的,便宜。

牛小伟

:买合资的,进口的太贵,国产的太累,老得修,合资的最实惠。

牛小玲:哥,你咋崇洋媚外呢,得亏你没钱,你要有了钱,还不直接去日本提辆奔驰开回来。

牛大妈:就是,洋鬼子有啥好,净赚咱们中-国人的钱,还侵略过咱。

牛永贵:我打你个小汉奸,要在抗日战争年代,你早叛变了,我和你妈还得摊上个汉奸家属。

军军(哭笑不得):你们知道啥呀,奔驰是德国产的,不是日本出的,再说日本和中-国隔着大海,我老舅开得过来吗?又不是水陆两栖的。

牛小伟:你想憋死我呀,快回屋学习去,别乱插嘴。

军军做鬼脸,不情愿地回屋。

牛小伟:现在中-国都加入WTO好几年了,汽车市场已经开放了,谁还像你们那样闭塞,你们看的电视不是日本出的吗?你们咋不砸了它呢,砸呀,砸呀。

牛永贵(拿起茶杯向电视做势砸去):我砸,我砸。(又转身向牛小伟)我砸你这胡说八道的混蛋玩意。

牛继红:那咱中-国出口的东西也不少呀,报上都说了,咱中-国的产品物美价廉,老外要离开了咱中-国货呀,还就生活成本翻好几翻呢。咱中-国叫啥世界工厂呢,世界工厂啊,牛!(竖大拇指)而且永


远不贵,不像咱爸的大名。

朱婷婷: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世界工厂有啥了不起的,还不是给洋鬼子打工,就像去咱达达杀猪菜下馆子,硬菜、大菜都叫人家吃了,咱就落得个血肠啥的,粘粘荤腥罢了。

牛小玲:主要是没有知识产权,我听说知识产权那玩意老值钱了,改天,我也弄一个去。

牛小伟:什么呀?你就弄一个去。多少科学家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弄一个。你小嘴一撇就,我也弄一个,说得轻巧。

牛大妈:都快别说了,《空镜子》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还急着看我的偶像呢!

大家异口同声:偶像!谁呀?

牛继红:彭玉呗!咱妈说她和《空镜子》中母亲的扮演者彭玉长得贼像,象姐俩一样。咱妈是她的铁杆粉丝。

牛永贵:那不成铁丝了。

牛大妈(拳打牛永贵):老东西

牛小玲:我也觉得贼像。要不咱妈也来个模仿秀,和彭玉老师PK一下下。

牛大妈(站起来,模仿《空镜子》中母亲的动作造型、说话腔调)唱:这是一件最浪漫的事。

大家(一起摇动身子,齐唱):这是一件最浪漫的事。

突然门外传来“哇哇、哇哇”车锁警报器的响声。


第五幕


牛小伟(在嘴边竖起食指):嘘,好象有贼偷车。

牛大妈:有贼?

牛永贵(一挥手):快关灯。

全家跑到窗口往外看,一点声音也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

牛小伟:开灯

大家又都精神了,不困了,还是在聊汽车。

牛永贵:我就纳这个闷啦,无缘无故地这车咋就呜哇乱叫呢?

牛小伟:啥无缘无故,肯定是有人碰了车,警报器才响起来的,这叫感应,知道不?

朱婷婷:那也没有人过去感应呀。

牛继红:巴不成是小猫小狗碰的?

牛大妈:难道是鬼?

牛小玲:哎呀,妈呀,可别吓我了。

牛永贵:你们咋这么封建迷信呢?鬼啥样,谁见过,肯定还是有人捣鬼,别自个吓自个了。都回屋睡觉吧,明天我还要和你妈起早晨练呢。

时钟到12点了,大家伸懒腰、打哈欠,正要回屋睡觉时。“哇哇、哇哇”车锁警报器又响了起来。

牛小伟(哆嗦着):我去侦察侦察。

牛永贵(伸手拦住,做奋不顾身状):瞧你吓得那样。让我去收拾这这装神弄鬼的混蛋玩意。想当年,咱厂谁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外号叫牛大胆,不光叫牛大眼。我还怕这小蟊贼,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笑天下之大话。

牛大妈(从厨房里拿出一根擀面杖递给牛永贵):这个给你防身。

牛永贵雄赳赳执杖出门,大家都趴在窗口往外看。


第六幕


牛永贵(颤抖状,拿仗指着车):出来吧,小毛贼,我都看见你了。(左看右看,前看后看,又用手遮着向里看,嘟囔)黑咕隆咚啥也看不见。(正看着“哇哇、哇哇”警报器又闪灯又发声,吓得牛永贵往后一蹦,扔下擀面杖,捂着脑袋,连滚带趴跑回屋,手按胸口,背靠门)哎呀,妈呀,吓死我了。

牛小伟(故做镇定):没事,没事,遥控器可能有些毛病。

牛小伟拿出汽车遥控器,刚要摆弄“哇哇,哇哇”又响起来起来了。吓得他赶紧将遥控器扔到茶几上,警报器又响了。大家的目光一起集中在钥匙上的上。

牛永贵:我给修修吧,也叫你见识见识八级钳工的精湛技术,想当年,全厂没有我开不了的锁……

大家同时(惊愕):啊!

牛永贵(打嘴、挥手):是没有我修不了的锁!

牛小伟(不耐烦地):爸,你就别添乱了,这是高科技电子产品,你修得了吗。

牛永贵(摊手傻笑):嘿嘿,嘿嘿。

牛大妈:别是真有贼吧,故意“哇哇,哇哇”地骚扰咱,等咱失去警惕了,精神萎靡了,他们后半夜再做案。

牛小玲:这叫我退敌进,我进敌退,我疲贼偷。

牛继红:小伟,这可是孙明借的车啊!要丢了,他可拿什么赔啊?

牛小伟:同志们,镇静,镇静。

牛永贵:你们先去睡,咱们轮流值班,在窗口盯着。若有情况,摔杯为号,叫这小蟊贼葬身在老牛家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大家各拿家伙,神情激昂。

牛永贵(拿起一个塑料杯):不行。这家伙摔了也没声儿。快拿瓷碗来。

牛小玲赶忙去厨房拿了只瓷碗出来,递给牛永贵。

牛永贵(右手高举瓷碗过顶,做董存瑞状):你们都撤,我守阵地。

“哇哇、哇哇”车锁警报器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邻居甲(画外音):还让不让人睡了,谁整的这缺德玩意。

邻居乙(画外音):地球人都知道了,不就买个车吗。要是买架飞机还不得来轰炸呀。

邻居丙(画外音):我可有心脏病,你们要对一切后果负全部责任。

牛大妈:都是这缺德汽车惹得祸。

当当当,有人敲门,全家人挤在一起,一阵紧张。

牛小伟(哆哆嗦嗦去开门):谁呀?

紧跟着进来两个穿大衣,肩上斜挎大号手电筒,手拎电警棍的大个子保安:这车是你家的吗?

牛小伟:不是。

牛继红(与牛小伟同时):是。

保安大声:到底是不是?

牛永贵:是。

牛大妈(与牛永贵同时):不是。

保安(好笑地):好吧。既然你们都说不清楚,就跟我们一块儿到外面看看吧。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牛小伟,牛小伟缩身往后退。


第七幕


大家一起来到车跟前。保安拍了一下车,警报器“哇哇、哇哇”又响了起来,车灯也一闪一闪的。

孙明(摇摇晃晃地剔牙):都还没睡啊?我刚从大酒店回来,还没进院,就听见吵吵闹闹的。小伟,碰得怎样?

小伟向他挤眉弄眼向两个保安。

孙明弯下腰,用衣袖擦拭车前盖:我说得是车。

牛继红作势欲打孙明。

孙明(一回身看到俩保安)就你那臭技术,违章了吧?看看,把保安都招来了。哎,保安不该管这事啊,应该是交警来才对呀,这瞒不了我。我明白!

两个保安用手电筒在孙明的脸上照来照去,孙明挥着手遮住眼睛。

保安甲:你就是车主吧?

孙明:恩呐。

保安乙:你这车哇哇乱叫,深更半夜搅得四邻不安,赶快开到没人的地方哇哇去吧。

孙明(恍然大悟):咳!就这点小事,至于吗?兴师动众的。小伟,遥控器给我。

牛小伟转身回屋,拿了遥控器跑出来递给孙明:这破玩意咋玩呀,我试过了,都没辙!

孙明举起遥控器(显摆):这是高科技锁王,一般人不会玩。你看,这是开,一有动静就叫,灵敏着呐。(对着车使劲一按,“哇哇、哇哇”警报响起)。(远处又传来两声鞭炮声)

牛永贵(拍脑袋):敢情是放鞭炮做的孽,害得一家鸡犬不宁,提心吊胆的。

孙明:这是关。(对着车再使劲一按,“哇哇、哇哇”警报响起)。快看仔细了,这个是静音!(使劲又按一下)。

大家一齐争着上前去拍车。孙明伸开双手阻挡不及,差一点被撞倒。一点声音也没有,大家惊奇不异。

保安(甲乙齐声):莫名其妙。(转身下):

孙明(从包里掏出一沓的票给牛小伟):这是我刚才的的票,不多,统共三十,给姐夫报了吧?明天我还等着吃你饭馆的酸菜汆白肉呢!

牛小伟身子直往后缩,大家笑作一团。

(完)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