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影片《断背山》电影剧本赏析一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7-18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断 背 山
文/〔美国〕拉里 middot;麦克默特里  戴安娜 middot;奥萨纳   译/ 李二仕
  外景  怀俄明州高速路  夜晚( 差
不多天明了)  1963年
一辆运牲畜的卡车 ,车上并未载货 ,
正独自行驶在西部荒原的高速路上。3
东方露出了黎明时第一道微弱的曙
光。在荒原的另一端 ,大约20英里开外 ,
闪烁的灯光像落在大地上的星星般地在
广袤漆黑的荒原上闪烁。
卡车轰鸣着继续前行。
内景  怀俄明高速路  卡车车厢  
夜晚  时间同前
此时天色微亮 ,但是大部分荒原仍
被笼罩在漆黑的天色里 ,前面大约5英里
处 ,西格纳尔镇的灯光显得更近了 ,也比
较清楚了。
我们看不清司机 ,此时他鲁莽地让
卡车疾驶。
我们看到了这位卡车的乘客:他就
是恩尼斯middot;德尔马 ,大约20岁 ,无论是外
貌、秉性还是举止都不怎么张扬外露 ,但
是能让人很快察觉到 mdash;mdash;mdash;他是那种因成
绩不佳而辍学的高中生 ,是在艰难和穷
困的环境下长大的农村孩子 ,所以他的
言谈做派举止都显出粗糙和野性 ,而对
于喜怒哀乐等人之常情也不溢于言表。
他那身褪色的牛仔衬衣已显得不合体 ,
衬衣的袖子已经嫌短了 ,只好让袖口的
扣子松开着。
恩尼斯直盯着前面镇子上的灯。
外景  西格纳尔镇  大街  白天
(稍后)
随着一声急刹车 ,卡车停下来 ,停在
了一家服务站的门前。
恩尼斯走下卡车 ,没有带行李箱 ,只
33  译自《断背山:从故事到剧本》(美国纽约
斯克莱布诺 ,2005年10月) 。mdash;mdash;mdash;编者断  背 山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5
是提着一个普通的大麻布袋 ,里面装着
他的另一套衬衫和利维斯牌牛仔裤。就
在他的双脚刚刚跳到地面上的那一刹
那 ,卡车再次开动 ,扬尘落到他的身上。
恩尼斯身材瘦高 ,他那身肌肉和柔
韧的躯体 ,天生就是当牛仔和擅长打斗
的料。这会儿他舒展了一下身体。
西格纳尔镇街上空无一人。过了一
会儿 ,恩尼斯提起那麻布袋 ,向前走去。
外景  西格纳尔镇  拖车  白天
阳光洒满大地 ,但时间仍是清晨。微
风轻拂 ,吹出一些响动。
恩尼斯靠在一个邋遢的拖车式的房
子旁边 ,门上有一块弧形的标牌 ,上面写
着:农牧场雇用处。他抽着烟 ,等着。
他看见一辆破旧的敞篷小货车轰隆
隆地开过来 ,恩尼斯这才注意到这辆车
不仅消声器不好 ,而且还有很多毛病。当
它驶进雇用处那沙砾铺就的停车场时 ,
车身跌跌撞撞 ,有好几个部件ldquo;劈啪rdquo;作
响 ,随后又像死了一般声息全无。
司机在驾驶员的座位上歇了片刻 ,
然后走出来 ,以一种厌恶的情绪ldquo;砰rdquo;地
撞上了车门。
他叫杰克middot;特维斯特:也像恩尼斯一
样 ,一副没受过良好教育 ,粗犷的乡下男
孩的模样;但在外貌和神态上却有些不
同:在情感的流露上他不是那么无动于
衷 ,而更像一个充满渴望和梦想的年轻
人。他很容易展现出笑容 ,因而显得更有
亲和力 ,也更有吸引力。他也是20岁左
右 ,不如恩尼斯高 ,身子更为结实精瘦 ,
黑头发 ,留有短而粗的胡须。他穿着牛仔
裤 ,褪色的衬衣 ,系着牛仔用的宽皮带 ,
戴着牛仔帽 ,脚上的靴子也快破了。
起先他没注意到恩尼斯。待他注意
到时 , 又显得有些矜持。他望着恩尼
斯 mdash;mdash;mdash;然后又望向别处。俩人都自顾自
待着 ,完全漠视对方的存在。
外景  西格纳尔镇  拖车  白天
(稍后)
现在是早上8点。风力明显有些增
强。杰克正尝试着利用车窗旁的后视镜
修脸刮胡子 ,他拿着一只锡制的杯子 ,里
面放着一把老旧的金属片剃须刀和一些
水。他正在刮去脸上的须茬 ,这种作法似
乎有些别扭 ,但他仍继续刮着。
外景  西格纳尔镇  拖车  白天
(稍后)
一辆旧的旅行车驶来 ,呼啸着进入
停车场 ,车后面扬起一阵沙尘。恩尼斯跳
起身来让路 ,这辆旅行车就停在了距拖
车办公室一侧两英尺的地方。
旅行车的司机名叫乔middot;埃圭尔 ,一个
健壮结实的高个中年人。他显得很精明 ,
头发呈烟灰般的灰白色。他从车上走下
来时 ,我们看见车内的后视镜下悬挂着
一个塑料做的赌博骰子。他刚下车 ,然后
又上去取一只超大的咖啡杯子。
乔往拖车办公室门口走的时候 ,先
是盯着恩尼斯 ,接着又看看杰克。
恩尼斯和杰克却一动不动。
乔进到办公室。门ldquo;砰rdquo;地关上了。恩
尼斯那双粗大的手还插在裤子口袋里。
杰克却摘下帽子 ,显得有些迟疑。
乔middot;埃圭尔(头探出门外) :你俩想找
活干 ,就不要傻愣着站在外面 ,快点儿。
恩尼斯抓起他那包衣物 ,瞅了一眼电影剧本专辑
6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杰克 ,朝屋里走去。杰克也跟着进去了。
门ldquo;砰rdquo;地一声关上了。
内景  西格纳尔镇  拖车办公室  
白天(稍后)
这是一间布满了灰尘 ,让人有一种
窒息感的拖车办公室 ,窗上歪歪斜斜地
挂着软百叶帘。桌子上杂乱地放着些纸
张 ,烟灰缸里塞满了烟蒂 ,只有一把多余
的椅子。埃圭尔办公桌后面墙上的钉子
上 ,悬挂着一副双筒望远镜。
恩尼斯和杰克都站着。
乔middot;埃圭尔坐在他的旋转椅上 ,宣布
他的要求 mdash;mdash;mdash;
乔middot;埃圭尔:在断背山 ,林业局划出
了一块地方 ,用作宿营地。这营地离放牧
区有三四英里远。晚上若没人看守 ,羊群
就会被野兽吃掉。(停顿) 所以我现在(望
着恩尼斯) 需要一个人来看守。你就呆在
林业局规定的地方看管营地。而牧羊人
hellip;hellip;(指着杰克) 你得单独搭个帐篷 ,跟
羊群呆在一起 ,而且睡也要和羊群在一
起。睡觉就在山上睡。早晚饭可以回营地
吃。但夜里必须和羊群一起睡。一定不准
生火 ,不准留下宿营痕迹。每天清早要把
帐篷收起来 ,以防林业局来巡查。
电话铃响了。乔抓起话筒 ,听电话 ,
皱起了眉头 mdash;mdash;mdash;
乔middot;埃圭尔(继续) :什么事 ?不行 ,不
行 !你这辈子都别他妈指望。(挂上电话 ,
继续) 带上牧羊犬 ,猎枪 ,你就睡在山上。
乔middot;埃圭尔(继续) :去年夏天我的羊
群损失了近四分之一 ,今年我不希望再
损失。你嘛 hellip;hellip;(指着恩尼斯 mdash;mdash;mdash;把他也
算进来) ,每礼拜五中午在桥下候着 ,带
上所需用品的清单和驮货的骡子。到时
送货的人会开着他的敞篷小货车在那里
等你。
乔抓起一只廉价的小闹钟 ,掷向恩
尼斯 ,后者稳稳接住 ,乔颇感意外。
乔middot;埃圭尔(继续) :明早我会开车送
你们出发。
乔点燃一支烟。他抓起电话 ,停顿了
一会儿。狠狠地盯着恩尼斯和杰克。
恩尼斯和杰克有些尴尬 ,他们意识
到自己该走了。
他们离开这
间办公室。
外景  西格
纳尔镇  拖车  
白天  (稍后)
拖车办公室
的门又在他们身
后ldquo;砰rdquo;地一声关
上了。杰克走下门
外的三级台阶。恩
尼斯停在最下面断  背 山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7
一级台阶上 ,环视周围荒凉的景色。杰克
笑了 ,伸出手来 mdash;mdash;mdash;
杰克:杰克middot;特维斯特。
恩尼斯(握着杰克的手) :恩尼斯。
停了一会儿。
杰克:你们家就姓恩尼斯 ?
恩尼斯(过了一会儿) :姓德尔马。
杰克:很高兴认识你 ,恩尼斯middot;德尔
马。
恩尼斯只顾看着埃圭尔给的钟表。
外景  西格纳尔镇  街上  白天
杰克和恩尼斯走在西格纳尔的主要
街道上 ,他们朝酒吧走去。杰克在前面引
路。
内景  西格纳尔镇  早晨
酒吧的房间宽大而又有纵深感。所
有的椅子都倒过来叠放在桌上。酒吧里
除了招待和一位女侍应 ,没有别的人。
恩尼斯和杰克坐下 ,都端着长颈玻
璃啤酒瓶喝酒。
恩尼斯从酒瓶上撕下商标。杰克面
前的吧台上已摆放了好几个空瓶。
杰克:我是第二次来这儿。去年下了
一场雷雨 ,闪电霹死了42只羊。(摇着头)
我想 ,羊尸的臭味都会让我窒息。埃圭尔
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好像我是管打雷闪
电的(喝酒) 。但是回家为我老爹干活 ,怎
么干都不能让他高兴 ,一点辙都没有。所
以我才参加牛仔竞技比赛。(自豪地敲打
着他身上的竞技牛仔皮带扣) 你有没有
参加过 ?
恩尼斯(言简意赅) :你知道 hellip;hellip;我
的意思是 ,偶尔会参加。如果我口袋里有
钱买入场券的话。
杰克:是吧。你家有农场吗 ?
恩尼斯:以前有。
杰克:你爹妈撒手不管你了 ?
恩尼斯(僵硬地) :不 ,他们撒手人寰
了。他们以43英里的速度在一个弯道上
行驶 ,结果从弯道上掉了下去 ,俩人都丧
命了。银行收回了农场。我基本上是由哥
哥姐姐带大的。
杰克:老天 ,真够苦的。
外景  断背山  怀俄明州  小道的
起点  白天  1963年
两辆运羊的大卡车和一对马拉的拖
车正在通往断背山的小道上卸货。这里
的山道位置已经很高了 ,但仍掩映在山
中的树林下面。四处弥散着羊群的叫声。
巴斯克正在教恩尼斯如何在骡背上
装载货物。恩尼斯在一边看着 ,巴斯克熟
练地把骡背两边驮的包裹勾连在一起。
杰克已经骑到马背上了。几只牧羊
犬在圈羊。
巴斯克:不要让羊走丢了 ,不然老乔
要你们好看。惟一要提醒你们的是 ,物品
清单上不要写汤料。(吐了口唾沫) 装汤
料的盒子很难打包。
恩尼斯:我从不喝汤。
杰克骑在马上 mdash;mdash;mdash;那马开始蹦跳。
恩尼斯(继续) :当心 ,那匹马看上去
很容易受惊。
杰克(过于自信地) :还没有马能把
我从背上掀下来。快上路吧。除非你想一
整天都这么无谓地消耗掉。
外景  断背山  白天
一千只羊、几只牧羊犬、马匹、杰克
和恩尼斯 ,以及驮着背包的骡子 ,慢悠悠电影剧本专辑
8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地穿行在树林中 ,随后进入山林里一大
片开满鲜花的草地。
外景  断背山  山中小道的起点  
白天
一组羊群移动的蒙太奇段落 mdash;mdash;mdash;
好壮观的场景:羊群在吃草 ,牧羊犬
在睡觉 ,恩尼斯和杰克照看着羊群。羊群
扩散到没有树丛的开阔地上 ,除了天地 ,
一望无垠 ,而且天高云远。
11两个人吹着口哨 ,他们一边赶羊 ,
一边吆喝着狗。
21羊群正在爬山 ,杰克救起一只落
水的羊。
31他俩继续赶着羊群进到山里去 ,
牧羊犬驱赶着掉队的羊。
41我们看见他俩各自呆在自己的营
地里 ,都抽着烟 ,陷入了沉思。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黄昏
我们看见恩尼斯和杰克都在安排营
地:锯木头 ,生火 ,搭帐篷。杰克从小溪里
打了一桶水。马鞍收起来了 ,马匹在休
息 ,它们被拴起来了。杰克把食物放到高
树上 ,以免熊可以够得着。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黄昏
远处传来羊的叫声。
杰克吃完了早餐。
杰克(抱怨) :他娘的 !真想快点拿到
工钱。这样就不用再受老乔这个家伙的
窝囊气了。
恩尼斯:我要攒钱买房子。等我下山
后 ,阿尔玛和我就准备结婚。
杰克站起来 ,伸展了一下身子 mdash;mdash;mdash;
杰克:妈的 ,又要和羊睡在一起 ,又
不准生火 ,什么废话。埃圭尔凭什么让我
们言听计从。
外景  断背山  恩尼斯的营地  白
恩尼斯坐着吸烟 ,看着杰克上马。
杰克离开。
外景  断背山  白天  黄昏
山中薄暮。
杰克起身 ,手中抱着一只羊 ,他靠着
一个木桩小睡 ,旁边是一只牧羊犬。
外景  断背山  杰克的营地  晚上
杰克借着月光 ,坐在漆黑的营地里 ,
遥望着恩尼斯和他身边的篝火 ,那是广
袤的黑沉沉的山林中的一点亮光。
内景  断背山  恩尼斯的营地  黄
恩尼斯在自己的帐篷里削着木头模
型。他看着外面的雨。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白天  清晨
杰克在树下给马装上鞍子。山中雾
气缭绕 ,那开阔而且长满青草的平地一
时看不见了。恩尼斯在火旁洗碟子。
杰克骑上一匹棕红色的母马。它蹦
跳了一阵。杰克很好地控制住了它。
杰克:别再煮豆子了。
杰克策马走了。恩尼斯看着他离去。
外景  断背山  白天
杰克现在和羊群站在一起。他举着
来福枪 ,瞄准了一头硕大的丛林狼。
他开枪了。没打中。
杰克:他娘的 !该死 !
外景  断背山  桥  中午
恩尼斯让两头骡子驮上大背包。他
退后几步 ,凝视着骡子 ,然后摇摇头。
巴斯克注视着这一切 mdash;mdash;mdash;断  背 山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9
巴斯克:有啥问题吗 ?
恩尼斯:里面怎么没有奶粉和土豆 ?
巴斯克:我们只有这些了。
恩尼斯把订货清单递给巴斯克 mdash;mdash;mdash;
恩尼斯:这是下礼拜要的。
巴斯克审阅着恩尼斯的清单。
巴斯克(低头看着清单) :还以为你
不喝汤呢 ?
恩尼斯:豆子都吃腻味了。
巴斯克:这么快就吃腻味了 ,夏天还
长着呢。
恩尼斯没有理会巴斯克的回应。
恩尼斯骑上了他的那匹高大 ,四肢
瘦长的土黄色的马 ,然后牵着两头骡子
回山上去。
外景  断背山  白天
恩尼斯坐在马上 ,牵着两头骡子沿
山路前行。看得出来 ,他很喜欢骑在马上
的感觉 ,也沉醉在山林的静寂氛围里。
在一个拐弯处 ,恩尼斯的马突然止
步不前 ,惊得立了起来:小溪对面的山路
中出现了一头小黑熊。恩尼斯被重重地
摔在地上 ,又在岩石上打了好几个滚。
黑熊慌忙窜入了灌木丛。马也跑开
了 ,消失在山林的小径上;两头骡子也跑
了。当它们穿过丛林和灌木时 ,背上驮的
货物袋子也被撕开 ,食物撒得满地都是。
面粉袋也裂了 ,空中飞着白云状的粉末。
恩尼斯坐起来。他的太阳穴被划破
了 ,鲜血不断涌出 ,并且顺着脸颊直流。
他爬起来 ,直直地立在那里 mdash;mdash;mdash;
恩尼斯 (非常气恼地) :回来 ,死畜
生 !
他沿着小路踉踉跄跄地跑去追赶马
和骡子。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黄昏
杰克放牧回到营地 ,饥肠辘辘 ,想找
东西充饥。而恩尼斯却不见了踪影。杰克
向帐篷里一望 ,里面空空如也。
杰克:见鬼 !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晚上
营地的篝火在杰克的脸上闪烁。他
扫视着周围的森林。恩尼斯不是那种不
负责任拖拉迟延的人 ,杰克开始担心 ,而
且越来越不安。他喝了一口威士忌 ,抬头
看见恩尼斯骑着一匹名叫ldquo;雪茄rdquo;的马回
到营地来了。他下马 ,因为天色的漆黑 ,
看不清他的脸。
杰克看上去不是生气 ,而更多的是
担忧。但他尽量掩盖自己的关切之情 ,表
现出某种愤慨 mdash;mdash;mdash;
杰克:你死哪儿去了 ,恩尼斯 ?我在
山上看了一整天羊 ,回来饿得要死。结果
又是吃煮豆子。
恩尼斯 (筋疲力尽) :碰到一头熊。
(指着他的马) 这该死的马受惊乱窜 ,骡
子也跑了。把食物撒了一地。(稍顿 ,继
续) 。现在只有豆子可吃了。
杰克把水壶递给恩尼斯 ,他把它推
开了。
恩尼斯(继续) :有威士忌吗 ?
杰克抓起威士忌酒瓶 ,递给恩尼斯。
他抓过酒瓶 ,喝了一大口。
杰克解下系在颈项上的大手帕 ,把
它折起来 ,接过恩尼斯手上的威士忌 ,倒
了一些酒在手帕上。然后 ,想给恩尼斯擦
拭额上的伤。杰克似乎有些迟疑 hellip;hellip;显
出某种尴尬窘迫 hellip;hellip;把手帕递给恩尼电影剧本专辑
10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斯。
恩尼斯接过手帕 ,小心地擦拭伤口。
因伤口很痛他的手又缩了回来。
杰克:好了 ,咱们得想办法改善一下
伙食才行。干脆宰只羊来吃得了。
恩尼斯:要是被埃圭尔发现了怎么
办 ?我们是来看羊的 ,不是来吃羊的。
杰克:你真是死脑筋。这里有上千头
羊哪 !
恩尼斯:我还是吃豆子得了。
杰克:我才不吃哪。
外景  断背山  草地  白天
一声来复枪响:恩尼斯把枪放下。
一只双角的雄鹿应声倒地。
杰克高兴地笑着 ,大声喝彩叫唤 ,他
站在恩尼斯身后望向伙伴刚才开枪的方
向 mdash;mdash;mdash;
杰克:喔 ,喔 !
恩尼斯:实在受不了你那臭枪法
杰克:我们赶紧撤吧。因为这头鹿 ,
让动物保护协会逮着了可不爽。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黄昏
杰克和恩尼斯围坐在营地篝火旁 ,
默默地吃着鹿肉。
我们所能听见的声响是他们的剁肉
和咀嚼声音 ,以及篝火燃烧的爆裂声。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傍晚
杰克骑着他的棕红色母马慢跑过
来 ,然后下马。他径自朝篝火走去 mdash;mdash;mdash;
杰克(郁闷地) :我每天都要跑上四
个来回。早上回来吃早饭 ,然后回去看
羊;晚上伺候它们睡下后 ,再下山来吃晚
饭 ,然后又得回去看着。半夜还要起来提
防那些野狼。(他又拿了一瓶啤酒 ,打开)
埃圭尔凭什么让我遭这份罪。
恩尼斯(递给杰克一个盘子) :想跟
我换工的话 ,我不介意到山上睡的。
杰克(接过盘子) :不是这问题 ,问题
是我俩应该在这里过夜。山上那个该死
的帐篷有股猫尿味 ,甚至比猫尿更难闻。
恩尼斯(重复) :我不介意去山上。
杰克(看着恩尼斯) :我很乐意跟你
换工 ,但话说在前头 ,我的厨艺可是很糟
的(稍顿 ,继续) ,我开瓶盖倒是很在行。
恩尼斯(吃着东西) :那你也不会比
我糟到哪儿去。
外景  断背山  恩尼斯的营地  深
恩尼斯把一些饼干盒和一罐咖啡打
包捆在马背上 ,然后骑上马。
杰克:在山上可没安稳觉睡的 ,这一
点我要提醒你。
恩尼斯沉默无言 ,策马走了。
  外景  断背山  恩尼斯的营地  晚
杰克削着土豆 ,在准备晚餐。
恩尼斯只穿着牛仔裤和靴子 ,上身
裸露没穿衬衣。他就着一大盆热水刮脸。
恩尼斯:昨晚干掉了一头狼。个头真
他妈大。胯下那俩蛋大的跟苹果似的。看
那架势 ,好像能吃掉整头骆驼。(往脸上
拍点儿水) 你要不要来点热水 ?
杰克(咧嘴笑 ,摇头) :都是给你的。
恩尼斯脱掉靴子 ,袜子 ,然后脱下他
的牛仔裤 mdash;mdash;mdash;里面没穿内裤。他用毛巾
在腋下 ,然后是两腿之间擦洗。
暮色中杰克搞定了晚饭 ,只见他叼
着的香烟的火光在来回晃动。断  背 山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11
杰克的神情有些冷漠。
外景  断背山  恩尼斯的营地  深
恩尼斯坐着吃完了晚饭。他背靠一
根木头 ,靴子放在篝火旁 ,旁边是两个空
的豆子罐头盒 ,里面还放着两把勺 ,还有
一些吃剩的烤土豆。
杰克刚小便完 ,在系裤子。
恩尼斯边抽烟 ,边喝威士忌。
杰克走上前来 ,用手指拨弄着他做
竞技牛仔时赢来的皮带上的大扣子。然
后在恩尼斯的对面坐下。
旁边的溪水汩汩地流淌。
恩尼斯:我很少参加牛仔竞技。就算
在马背上坚持八秒又怎样 ?
杰克:可以赚到钱啊。
杰克终于扣好了他的皮带扣 ,坐到
恩尼斯的身旁 ,并且抓过威士忌酒瓶 ,喝
了一口。
恩尼斯(露出他们相遇以来第一次
笑容) :确实如此。如果被马踩倒 ,是吗 ?
杰克:我爹曾是个骑牛士。在他那个
时候可以说是叱咤风云。但他对这类事
总避而不谈。从来没教过我什么 ,也从来
没去看过我比赛。
他伸手去拿豆子罐头盒 ,开始搜刮
盒底剩余的豆子。
杰克(吃着 ,继续) :你大哥大姐对你
还好吧(把罐头盒扔进火里) ?
恩尼斯:我父母死后 ,他们都尽心尽
力地照顾我。要知道 ,爹妈给我们留下
的 ,也就咖啡罐里的24块钱。
稍顿。他的话匣子突然打开了 mdash;mdash;mdash;
恩尼斯:我开着一辆破车上了一年
中学。车子坏了就再也没上学。后来我姐
嫁给了一个粗汉 ,搬到卡斯帕去了。于是
我和哥俩人 ,就跑到了沃兰附近的一个
农场干活。我19岁那年 ,他也结婚了。家
里也没有我呆的地方。所以就跑到这儿
来了。
沉默。杰克看着恩尼斯 ,笑了。
恩尼斯(继续) :怎么了 ?电影剧本专辑
12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杰克:伙计 ,你这两礼拜说的话加起
来都没刚才说的多。
恩尼斯笑了 ,这是他第一次笑出声
来 mdash;mdash;mdash;
恩尼斯:老天 ,我一整年的话也没刚
才多。(想起什么) 我老爹的套绳功夫不
错。但他也不怎么参加比赛。他觉得竞技
牛仔都是群傻蛋。
杰克:他们真他妈的是那样 !
他站起来 ,在篝火旁开始表演起骑
牛的竞技比赛来 ,又是跳又是扭 mdash;mdash;mdash;
杰克(继续) :吔 mdash;哈 ,吔哈 !我要激
发出它的癫狂 !朝看台上的姑娘们招手 !
狂牛四脚乱踢 ,但就是拿我没辙。没辙 !
吔哈 !
恩尼斯:我老爹说的没错。
他们都大笑 ,几乎喊出声来了。
外景  断背山  深夜
恩尼斯骑着马 ,引着骡子 ,驰入晚风
中。
外景  断背山  白天
恩尼斯和杰克 ,牧羊狗以及羊群 ,他
们往高处的山林走 ,迁往新的牧地。他俩
都骑在马背上。杰克还牵着驮着背包的
骡子。恩尼斯和牧羊犬在给羊群开路。
外景  断背山  傍晚
他俩在营建新的露宿地 ,这次他们
的工作更是粗陋。杰克和恩尼斯显得更
友好 ,彼此也更为熟悉了。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夜幕降临
帐篷有点倾斜 ,但毕竟搭建起来了。
恩尼斯还在努力调节一个支撑帐蓬的杆
子。杰克坐在篝火旁 ,轻声吹奏着一只破
口琴 ,时而吹出几句竞技牛仔的曲调。他
身边放着一个威士忌酒瓶。
恩尼斯:帐篷搭得有点问题。
杰克停止吹奏 ,望着恩尼斯和眼前
的帐篷。
杰克:甭管了 ,凑合就行啦(又吹奏
起来) !
恩尼斯(逗乐了) :那口琴声音听起
来怪怪的。
杰克:有一次我从马背上掉下来 ,不
小心给压坏了。
恩尼斯:是吗 ?你好像说过 ,没有马
能把你掀翻的。
杰克:那是一匹走运的马。
恩尼斯:要是我走运的话 ,那口琴就
该一分为二了。
俩人都笑了。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晚上(太阳
落山)
杰克喝醉了 ,他唱着一首圣灵降临
节的歌曲 mdash;mdash;mdash;《流水伴随耶稣》,这是一
首哀怨 ,如同挽歌般的曲调 ,引起远处野
狼的嚎叫。
杰克(唱) ldquo;: 末日将近 ,你我相见 ,流
水伴随耶稣 ,带我同行 hellip;hellip;rdquo;
恩尼斯:唱得不错。
杰克(稍顿) :我老妈很信ldquo;圣灵降
临rdquo;这种事。
恩尼斯:是吗 ?那到底什么是圣灵降
临 ?(稍顿) 我的意思是 ,我爹妈都是卫理
公会的信徒。
杰克:圣灵降临嘛 hellip;hellip;(意识到自己
对此一无所知) 我不懂 ,我也不知道是什
么 hellip;hellip;老妈从来没给我解释过。(稍顿)
我猜就是世界末日来临时 ,比方像你我断  背 山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13
这样的人 ,都要直接下地狱。
恩尼斯:噢 ,噢 ,说你自己好了。你也
许是个罪人 ,但我还没捞着那个机会。
他们又都开怀大笑 ,情绪高涨激昂。
外景  断背山  晚上(稍后)
月亮已经升上来了 ,时间大概是夜
里两点了。
恩尼斯已经醉醺醺了 ,摊开四肢 ,仰
卧在地上 ,但是扔挣扎着站起身来。
恩尼斯:该死 !现在要上山看羊去。
杰克:你站都站不起来了 ,现在回去
也太晚了。
恩尼斯:还有多余的毛毯吗 ?我今晚
就在这儿打个小盹。明天天一亮就走。
杰克扔给他一条毯子。
恩尼斯把毯子裹在身上 ,然后在篝
火旁躺下。
杰克(怀疑地) :火一灭 ,非冻掉你屁
股不可。你还是到帐篷里睡吧。随你便吧
(站起来) 。
杰克踉踉跄跄地走进帐篷 ,脱掉靴
子 ,就在地铺上躺下睡着了。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晚上(稍后)
夜晚最冷的时候。火已经熄灭了。
恩尼斯冻得瑟瑟发抖 ,牙齿打战。
杰克望着外面 mdash;mdash;mdash;
杰克(有些生气 ,睡意未醒的样子) :
恩尼斯 !
恩尼斯:干吗 ?
杰克:别瞎折腾了。快进帐篷来吧。
恩尼斯实在无法抵抗寒冷 ,站起身
来 ,蹒跚着钻进了帐篷。
内景  断背山  营地  帐篷  黎明
前的黑暗
俩人挤在杰克的被窝里备感温暖。
杰克此刻完全醒了。恩尼斯仰躺着 ,
半睡半醒。杰克试探性地抓住恩尼斯的
一只大手 ,把它从被子外面拉回被窝 ,又
把它放到自己的腹股沟处。
恩尼斯睡意全无 ,意识到自己的手
的位置 hellip;hellip;突然 ,他把手撤走 ,像是触到
火一样。
恩尼斯:你干嘛 ?
杰克移近恩尼斯 ,开始脱他的外套 ,
并且试图解开他的裤子。
恩尼斯把杰克翻过身来 ,也开始松
开他的皮带 ,并且用一只手把他的裤子
褪下 ,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把杰克掀起 ,让
他伏在地上。
杰克没有反抗。恩尼斯在手掌心吐
了口唾沫 ,然后开始让自己兴奋起来。
他们默默无言地行动着 ,只听见几
声粗砺的喘气声。
恩尼斯开始颤抖。接着他完事了 ,躺
下来 ,两个人都睡着了。
内景  断背山  营地  帐篷  里面
通亮
恩尼斯醒来时 ,朝霞升起。杰克还在
熟睡中。恩尼斯感到头痛欲裂 ,他从被窝
里爬出来 ,裤子还绕在膝盖上。他拉起裤
子穿好 ,然后走出帐篷。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白天  早晨
(稍后)
恩尼斯刚刚上马。
杰克系上裤子的扣子 ,正好从帐篷
里走出来。
杰克:等你回来吃晚饭。
恩尼斯点点头。电影剧本专辑
14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恩尼斯骑马离开。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早晨
恩尼斯骑着他黄灰色的马 ,沿着山
脊前行。
头脑里像有什么东西在啃啮着他。
外景  断背山  草地  白天
恩尼斯在草场放牧。牧羊犬奔跑着
向羊群吼叫。羊群在吃草。有一只牧羊犬
叫声渐响。恩尼斯骑马过去 ,发现一只被
撕碎的羊 ,很明显是野狼干的。
恩尼斯的脸上掠过一阵羞辱感。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白天
那天天空突然变得晦暗。虽然还是
夏天 ,但是风透着一股凉意。
杰克只穿着靴子 ,正在洗衣服。他的
身子在发抖。他蹲在溪水边 ,认真地洗着
恩尼斯的一件衬衣。这是一件粗斜纹棉
布翻领的西部样式的衬衣。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傍晚
杰克斜躺在地上。眺望着远处正在
吃草的羊群。恩尼斯走上前。站住 ,同样
把目光眺望远方 mdash;mdash;mdash;
恩尼斯:那事以后不要再发生了。
杰克:这只是我俩的事。
恩尼斯:你知道我不是ldquo;同志rdquo;。
杰克:我也不是。
两个人都把目光望向远处,沉默无言。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帐篷  晚上
落日的余晖把天边染成了橘黄色和
紫色。恩尼斯独自一人坐在篝火旁。远处
传来野狼的吼叫。杰克呆在帐篷里。
恩尼斯沉思着 ,他望向帐篷 ,打定主
意 mdash;mdash;mdash;
他站起来。朝帐篷走去。
内景  断背山  帐篷  晚上  时间
接前
杰克坐在铺盖上 ,光着身子 ,他的衬
衣搭在自己的大腿上。他抬头看着恩尼
斯进来。
恩尼斯忐忑不安地探身进入帐篷。
杰克向他伸出手。
恩尼斯抓着杰克的手。杰克把他拽断  背 山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15
进来。
杰克温柔、真切地用手捧着恩尼斯
的脸 mdash;mdash;mdash;
杰克:没关系的 hellip;hellip;没关系的。
杰克吻了吻他。
他们躺下 ,拥抱 ,接吻。
外景  断背山  白天  双筒望远镜
视点
我们通过一个双筒望远镜看着断背
山上营地的主要区域。
镜头摇摄营地。镜头里有马、牧羊
犬 ,然后有些虚焦。
焦点突然异常清晰:两个男人在彼
此拽扯衣服 ,他们嬉戏、奔跑、逗笑。
外景  断背山  白天  时间接前
我们看到是乔middot;埃圭尔的望远镜。他
骑在马背上。
我们看见乔middot;埃圭尔在注视什么。
他举 起 望 远 镜 mdash;mdash;mdash;再 看 了 一 会
儿 mdash;mdash;mdash;然后放下望远镜。
从他的表情 ,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知
道 ,他不喜欢自己看到的场景。根本就不
喜欢。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下午
杰克正用斧头劈生火用的木头。
埃圭尔骑马过来。
他生硬地盯着杰克 mdash;mdash;mdash;
乔middot;埃圭尔:特维斯特 ,你叔叔哈罗
德得了肺炎住院。医生认为不见得会康
复(停顿) 。你老妈叫我给你捎个信。我这
就来了。
杰克:真是坏消息。不过 ,我在这也
帮不上什么忙。
乔middot;埃圭尔(目光严厉) :下了山也不
见得就能帮上忙。除非你会治肺炎。
埃圭尔盯视着杰克。他举起望远镜
瞄向草场 ,那是恩尼斯呆的地方。
我们看见:恩尼斯骑在马背上 ,一副
地道的牧羊人的样子 ,一只生病的羊羔
躺在他的马鞍上 ,后面跟着牧羊犬。
埃圭尔放下望远镜 ,再次严厉地看
着杰克。看了一阵 ,转头 ,骑马走开了。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深夜
风越刮越猛。恩尼斯和杰克收拾碗
碟、毯子 ,并且竭力抓抢自己的衣物 ,以
免被风刮跑了。帐篷的四周开始摇晃 ,像
是要倾斜倒坍的样子。冰雹从天而降。
杰克:噢 ,老天 !
他俩都挣扎着跑进帐篷里 ,拉下门
帘。但风仍把门帘吹开了。帐篷此时摇晃
得更厉害了 ,看上去要被风刮跑了。
恩尼斯(望向外面) :今晚我不回去
的话 ,羊群都会稀里哗啦散了伙。
杰克(待在门口) :这么大风 ,没准连
你都会从马上刮飞 ,还是保命要紧。赶快
拉起帐篷 !
外景  断背山  白天
一个天色晦暗、气候寒冷的早晨。
恩尼斯和杰克都骑在马上 ,牧羊犬
也高度警惕。他们脸色阴郁 ,看着团团打
转的一大群羊。
大约20英尺外 ,有两个说智利语的
牧羊人 ,他们看着眼前一大堆错落混杂
的羊群 ,神情阴郁 ,动作也显得十分狂乱
无措。
恩尼斯:我们这下怎么办 ?
杰克:只能快点儿 hellip;hellip;把我们的羊
一只只挑出来 ,和智利人的羊分开。电影剧本专辑
16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外景  断背山  白天
恩尼斯骑在马上 ,杰克在地上走 ,牧
羊犬和那两个智利人 ,都忙碌着;尘土飞
扬 ,羊群相混 ,真是杂乱不堪。他们竭力
把混在一起的两拨羊区分开来。
杰克(抓着一只羊 ,试图看清楚羊身
上的标记 ,但是记号已经模糊不清了) :
该死 ,半数的记号都不见了。
恩尼斯(竭力想把一群可怜的小羊
从主要的羊群里分出来) :尽力而为吧 ,
至少我们要把数目弄对 ,这样才好向埃
圭尔交待。
杰克:去他娘的 !
恩尼斯(绝望地 ,还想强调什么) :怎
么 ,你要和埃圭尔对着干 ?我们暂时还要
靠他吃饭的。忍一时之气吧 ,杰克。
杰克没回应 ,他弯下腰 ,继续检查羊
的标记 ,然后把检出的羊拖到一边。
恩尼斯也只能艰难地把属于自己看
管的羊分检出来。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傍晚
杰克和恩尼斯努力把他们的羊群分
检出来了 ,这会儿加上牧羊犬的帮助 ,羊
群变得有序了 ,而且开始沿着断背山的
山坡向上爬行。
杰克恢复了情绪 ,开始吹奏口琴。
恩尼斯(强忍着 ,笑了) :再吹的话 ,
你就会把羊全给吹跑的。
杰克继续吹奏。
外景  断背山  清晨
恩尼斯从小帐篷里爬出来 ,冻得全
身发抖。平原上铺上了一英尺厚的积雪 ,
风光煞是漂亮。
恩尼斯在帐篷外面深一脚浅一脚地
跑着 ,试图让自己身上暖和一点。
外景  断背山  清晨
恩尼斯骑在马上 ,大步慢跑到营地
来。不过这片营地只有个别的地方才能
看到积雪的痕迹。
杰克正忙着给衣物打包。
恩尼斯:你这是干嘛 ?
杰克:埃圭尔又来了。说我叔叔又没
事了。(稍顿) 埃圭尔让我们把羊赶下山
去。
恩尼斯(不敢确信自己听到的话) :
把羊赶下山 ?为什么 ?现在才8月中旬。
杰克:他说还会有一场暴风雪 ,它正
从太平洋逼过来。(稍顿 ,继续) 比昨晚的
还厉害。
恩尼斯下了马 mdash;mdash;mdash;
恩尼斯(面色阴沉) :昨晚那场雪下
了不到一小时。而且 ,那混蛋扣了我们整
一个月的工钱。真是没天理。
稍顿。
杰克:你要是缺钱的话 ,伙计 ,我可
以借你。下山回西格纳尔后 ,我就给你。
恩尼斯皱起眉头 mdash;mdash;mdash;
恩尼斯:我不要你的钱。我不去那破
房子 hellip;hellip;
杰克:没关系的 hellip;hellip;
恩尼斯仍小声咒骂着。
外景  断背山  营地  早晨
他们的帐篷收起来了 ,帐篷里的各
种东西堆得老高。他们开始打包准备下
山:杰克勒紧他的马鞍 ,然后抬头看自己
的伙伴 mdash;mdash;mdash;恩尼斯独自一人坐在一个小
山包上。
杰克抓起他的绳套索 ,朝恩尼斯坐断  背 山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17
着的小山丘走去 mdash;mdash;mdash;
杰克:该上路了 ,牛仔。
杰克开始挥舞着他的绳套 ,试图把
绳套甩到恩尼斯的脚下 ,那绳套勒住了
他的脚后跟 mdash;mdash;mdash;几乎将他拽倒。
恩尼斯:嘿 ,这可不是竞技牛仔表
演。
杰克收回绳套 ,然后又甩一次 mdash;mdash;mdash;
这次套住了恩尼斯的脚 ,他把恩尼斯的
脚拉起来。恩尼斯倒在地上。杰克笑了。
恩尼斯拽住绳子使劲地拉 mdash;mdash;mdash;杰克
被拖过来也摔倒了。他俩开始扭打。恩尼
斯也是半真打半开玩笑。
杰克也不是真的要打架 ,但是当恩
尼斯要躲闪 ,摆脱被擒时 ,他的情绪突然
变得异常激烈。杰克失手一拳打在了恩
尼斯的鼻梁上。鲜血涌出 ,两人身上都溅
上了血。恩尼斯跳了起来。杰克立刻靠
近 ,试图用自己衬衣的袖口去擦恩尼斯
的鼻子。恩尼斯趁势还击 ,重重地打在杰
克的下颚上 ,杰克向后踉跄 ,一屁股跌坐
在地上。
杰克抬头看着恩尼斯 ,用手揉着下
颚 ,他被打懵了 ,一时无言以对。
恩尼斯俯视着杰克 ,同时用自己那
件粗斜纹布衬衫的袖口擦着血迹。这种
暴怒的情绪是突然发作的 ,一时激起他
俩更复杂的心绪 ,久久不能平静。
恩尼斯踉跄着走开了。
外景  断背山  平地  白天
他们赶着羊群沿着山路下山 ,山下
的树林边有卡车在等着他们。
恩尼斯感觉自己浑身无力 ,他抬手、
跨步都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镜头 ,只有
他的头是向前探着 ,无可奈何地往山下
走着。他俩并肩骑着马 ,心里都有很多话
想说 ,但又无法启齿。
外景  西格纳尔镇  羊圈  白天
乔middot;埃圭尔板着脸 ,一副严厉而不满
的样子 ,俯视着眼前混乱的羊群。
恩尼斯和杰克倚靠在羊圈栅栏旁。
乔middot;埃圭尔(走过来) :有些羊真是有
去无回啊 !(稍顿 ,神色严厉) 我也没指望
能全数回来。你们两个农场流浪汉 ,别想
有啥作为。
他俩很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身子 ,
也没回应什么。
外景  西格纳尔镇  街道  白天
风狂乱地刮着。
杰克回到他的那辆破旧的敞篷小货
车里 ,试图发动引擎。
恩尼斯把头伸到车前盖下面 ,用手
指拨着化油器 mdash;mdash;mdash;
恩尼斯:踩油门。
小货车有了动静。
恩尼斯继续拨弄化油器。
杰克咬着牙 hellip;hellip;小货车启动了。恩
尼斯关上车盖。
杰克调整引擎 ,然后把车挂在空挡
的位置 ,接着拉下紧急刹车。杰克走出车
厢 ,他被恩尼斯拳头击中的下颚上有很
大一块瘀青。
恩尼斯在自己的行李袋里翻找着自
己的衣物和其他一些日用品。
恩尼斯(继续 ,自言自语) : hellip;hellip;我竟
然把衬衫丢在山上了 hellip;hellip;
稍顿。一阵风卷起了尘土 ,然后又刮
来一些扬沙。电影剧本专辑
18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杰克(斜着眼睛 ,有
些忐忑) :明年夏天你还
回来吗 ?
恩尼斯 (停下来) :
也许不回了。(稍顿) 我
说了 ,11月份我就和阿
尔玛结婚了。所以 hellip;hellip;
我可能 会找个 农场 做
事。(稍顿) 你呢 ?
杰克: 这冬天我可
能会到我老爹那里帮忙。(耸耸肩) 要是
当不了兵的话 hellip;hellip;(试图挤出笑容) 我也
许还会回来。
一个空的食品袋被风吹着沿街跑 ,
直到滚到杰克的货车底下 ,停下来。
恩尼斯:那么 ,我想 ,还能再见。
杰克:会的。
恩尼斯转身走了。
杰克坐进他的敞篷小货车 ,调整了
一下后视镜。开车走了。
我们看见杰克透过后视镜注视着恩
尼斯。恩尼斯手插在裤袋里 ,看着杰克的
车走远。他一直这样站着。杰克的敞篷小
货车很快就从视线里消失了。
恩尼斯沿着街道踱步 ,但是才走了
不到半个街区 ,离别的痛惜冲击着他:好
像有什么人在不断揪他的心 ,只分别了
一会儿他就痛苦得难以自制。
恩尼斯踉跄着跑进一条巷子 ,跪倒
在地。他跪在那里 ,一动不动 ,任由痛苦、
思念、孤寂的情绪不断冲击自己的心
灵 mdash;mdash;mdash;这种对于另一个人的情感从来没
有这么强烈过 ,而且使他精疲力竭:此刻
是他有生以来最为痛苦、最为纠缠混乱
的时候。同时一种矛盾的感受也交织其
间 mdash;mdash;mdash;他恨自己 ,因为所有发生过的一
切 ,也因为这会儿所产生的一切感受。他
用双拳没命地击打墙壁 ,鲜血顿时从手
关节上涌出。
一个牛仔经过巷子 ,停下来 ,看着恩
尼斯。
恩尼斯(瞪着他) :你他妈瞅什么 ?
那个牛仔走开了。
内景  雷弗顿  怀俄明州  教堂  
白天  1963
恩尼斯和阿尔玛在一起 mdash;mdash;mdash;她是一
位娇小、美丽、长相甜美的年轻女孩 ,此
刻正陶醉在婚礼的喜悦之中 mdash;mdash;mdash;他们双
双站在教堂的圣坛前。
出席婚礼的还有一些牛仔 ,恩尼斯
的兄长和姐姐 ,阿尔玛的瘦小的父母 ,以
及阿尔玛的外婆。
恩尼斯穿着新外套 ,系着饰扣式领
带 ,他有些紧张 ,不时整一下自己的衣
领。
阿尔玛穿着一套时尚的婚纱 ,十分
幸福。
牧师穿着格子花呢的运动装。断  背 山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19
牧师(念祷文众人聆听) : hellip;hellip;请宽
恕我们的过失。就如我们宽恕别人对我
们犯下的过失。请让我们远离诱惑 ,远离
邪恶。因为主永远是圣国 ,是神力 ,是天
国的荣誉 ,阿门。
阿尔玛:阿门。
牧师(欢快地) : hellip;hellip;我以主赐予的
权利 ,宣布你们结为夫妻 hellip;hellip;你可以亲
吻新娘了 hellip;hellip;(眨着眼睛 ,微笑) hellip;hellip;不
然我可就吻了 hellip;hellip;
在场的每个人都笑了。恩尼斯和阿
尔玛既紧张又害羞 ,他们笑了 ,然后亲吻
对方。
外景  怀俄明州  山上  冬天  白
天  1964
恩尼斯和阿尔玛坐在平底雪橇上 ,
在山坡上准备滑雪。
他们开始往山下滑 ,阿尔玛兴奋地
大叫起来;恩尼斯也大声叫喊。
滑到坡底下的时候 ,雪橇翻了 ,他们
互朝对方扔雪。
外景  怀俄明州  公路  春天  白
天  1964
恩尼斯戴着一顶帽子 ,跟在一辆自
动装卸卡车后面铺沥青。汗水浸透他的
圆领衫。公路两旁长满了高高的山艾树 ,
在滚热的风中摇摆。
恩尼斯的同事蒂姆 ,中年人 ,胖胖
的 ,戴着眼镜 ,话也特别的多。他一边和
恩尼斯一起工作 ,一边说起了笑话。
蒂姆(谈笑风生) :我老婆想要我辞
掉这份工作 ,她担心我在铲沥青时 ,会闪
了腰。(自己不以为然) 我告诉她 ,我们家
的人都是硬腰板 ,软心肠。她竟然觉得这
话不好笑。(笑) 我跟她说 ,让她保持我的
硬腰板。
恩尼斯神情冷漠 ,似乎没什么反应 ,
他吐口唾沫 ,又把额头上的汗擦去。继续
铲沥青。
外景  雷弗顿  怀俄明州  汽车电
影院  白天  1964
我们看见恩尼斯和阿尔玛坐在汽车
里一起看电影。他们正吃着爆米花。
银幕上放映的是一部名叫《冲浪聚
会》的电影。
阿尔玛把头靠在恩尼斯的肩上。恩
尼斯一手搂着她。阿尔玛靠的更紧了。
她已经怀孕了 ,而且体态已经丰满
起来。她感到胎儿在动 ,于是她抓着恩尼
斯的手 ,放在她的腹部。
外景  西格纳尔镇  怀俄明州  汽
车电影院  白天  1964
杰克驾驶着他的小货车驶过镇上 ,
他的车比过去更难控制、更多噪音了。
杰克留意着人行道和一些已经荒废
的店铺 ,仿佛是在寻找什么人:他在找恩
尼斯。
杰克把车停在有ldquo;农牧场雇佣处rdquo;标
牌的拖车房附近脏兮兮的停车场上 ,尘
土和沙石立刻像冰雹一样敲打着他的车
窗玻璃。
内景  西格纳尔镇  拖车式房子  
白天  1964
乔middot;埃圭尔坐在屋里 ,脚架在桌子
上 ,翻着报纸 ,嘴里叼着牙签。一支香烟
在烟灰缸里闷烧着。他听见了敲门声。
乔middot;埃圭尔:谁啊 ?
杰克走进来 ,门ldquo;砰rdquo;地一声在身后电影剧本专辑
20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关上了。
埃圭 尔 抬 起 头 , 有 些 生 气 的 样
子 mdash;mdash;mdash;
乔middot;埃圭尔(继续读报) :嚯 ,是什么
风把你吹来了 ?
杰克:您好 ,埃圭尔先生。(很不自然
的停顿) 我是来看看你今年夏天需要帮
手吗 ?
乔middot;埃圭尔:别在这儿浪费你的时间
了。
杰克:怎么 ,你没活要干吗 ?
埃圭尔眼皮也不抬一下。
杰克(继续) :断背山上没活干了 ?
乔middot;埃圭尔(从报上把目光移上来) :
我没活给你干。
埃圭尔冷酷地盯着杰克。一句多余
的话都没有。
一阵尴尬:杰克用手指抚弄着帽子
边沿 ,看上去还想说什么。他开始向门口
挪动。又停下来 ,转向埃圭尔 mdash;mdash;mdash;
杰克:恩尼斯middot;德尔马是不是又来
过 ?
埃圭尔的盯着他的眼神变得更为冷
酷。风在拖车房外猛刮 ,像是把一大堆垃
圾从垃圾车里倾倒下来似的 ,让沙石肆
无忌惮地乱飞。过了好一阵风势逐渐减
弱 ,最后才止住 ,周围暂时沉寂下来。
乔middot;埃圭尔:看来你们俩在山上玩得
挺欢的嘛。
杰克看了他一眼 ,这时又看见了埃
圭尔脑袋后面墙上的钉子上悬挂着的硕
大的双筒望远镜。
乔middot;埃圭尔(继续) :特维斯特 ,我雇
你们来 ,不是让你们放狗去看羊。你俩却
跑到一边去浪漫玩耍。(稍顿 ,严厉地瞪
着杰克) 现在给我出去。
外景  怀俄明州  德尔马的农场  
白天  1966
远处广袤的农场 ,地平线上有一座
小房子。它如此孤独地耸立着 ,如同坐落
在世界的边缘一般。料峭的风不停地刮
着。
阿尔玛正从晾衣绳上取下衣物。我
们看见恩尼斯的小货车 ,后面拽着马拉
的拖车 ,慢慢驶近 mdash;mdash;mdash;远远看去那就像
是长长路上的一个小黑点。
阿尔玛虽然穿着随意 ,但看上去还
是漂亮的 ,她神情有些孤独。
内景  怀俄明州  德尔马农场的房
子  白天
阿尔玛站在厨房洗涤槽边 ,用搓衣
板洗衣服。我们听见收音机播放的节目
夹杂着婴儿的啼哭声。
恩尼斯进屋来 mdash;mdash;mdash;
恩尼斯:我的闺女们好吗 ?
阿尔玛:还好 ,不过珍妮还在流鼻
涕。
恩尼斯朝后屋走去。
外景  德尔马农场的房子  婴儿室
 白天
恩尼斯走到摇篮边 ,珍妮躺在里面 ,
喘着 ,咳着 ,哭闹着。
恩尼斯抱起她 ,拍哄着她。
两岁的小阿尔玛 ,流着鼻涕 ,从她的
小床上下来 ,蹒跚着走到父亲身边 ,拽他
的大腿 ,希望正哄着珍妮的恩尼斯和她
玩。
阿尔玛(在厨房里喊) :恩尼斯 ,你可断  背 山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21
以给小阿尔玛擦擦鼻涕吗 ?
恩尼斯:要是我有三只手 hellip;hellip;
恩尼斯安抚着婴儿 ,同她说话 ,不停
地哄着她。同时他也哄着小阿尔玛 ,尽力
逗她开心。
内景  德尔马农场的房子  卧室  
晚上
此时阿尔玛以一种可爱和极妩媚的
姿态靠近恩尼斯 ,她坐在恩尼斯身旁 ,用
娇柔的胳膊搂住他。
阿尔玛:女儿们都没事吧 ?
恩尼斯(点头) :珍妮不咳嗽了。这周
末我该带她们进城去。给她们买个冰淇
淋啥的。
阿尔玛:恩尼斯 ,我们搬到城里去 ,
好吗 ?(稍顿 mdash;mdash;mdash;揣摩着他的意见) 我厌
倦了农场寂寞死板的日子 ,小阿尔玛都
没有小伙伴可玩。况且 ,我很担心珍妮。
她要是哮喘再发作的话就糟了。
恩尼斯:但是 ,城里的房租太贵了。
阿尔玛:在雷弗顿 ,有间靠近洗衣店
的房子。我敢肯定 ,可以把那里布置得漂
漂亮亮的。
恩尼斯:如果你愿意 ,你肯定也可以
把这里布置得漂漂亮亮的。
阿尔玛:恩尼斯 ,我知道你也想要那
种生活的。一个真正的家 ,女儿们也有玩
伴。不用再像你那样孤独地长大。你也不
希望她们孤单的 ,不是吗 ?
恩尼斯抚摸着她的乳房 ,然后手向
下滑去。
恩尼斯:现在也并不算孤单 ,不是
吗 ?
阿尔玛变的兴奋起来 ,同时也把他
抱得更紧了 mdash;mdash;mdash;
阿尔玛:你肯定女儿们真睡觉了 ?
恩尼斯:睡了。
恩尼斯此刻在阿尔玛的身上。他们
亲吻。她在他身下蠕动。
恩尼斯把阿尔玛翻过来 ,让她趴在
床上。
阿尔玛: hellip;hellip;恩尼斯 hellip;hellip;
外景  得克萨斯州  小镇的竞技场
更多小品剧本电影剧本,尽在中-国剧本联盟:http://www.juben68.com
上一篇:好莱坞经典电影剧本《无间道风云》赏析三 下一篇:奥斯卡最佳影片《断背山》电影剧本赏析二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