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达蒙编剧《心灵捕手》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7-24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马特middot;达蒙编剧《心灵捕手》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X
〔美国〕
 马middot;达 蒙
本middot;阿弗莱克
  重 丞译
淡入:
外景, 南波士顿, 圣帕特里克节日游行①, 白天。 切至 
内景, 南波士顿L 街烧烤酒吧, 黄昏。
酒吧里脏脏的, 一派衰败不景气的模样, 似乎从来没有当班的掌勺, 眼下
也没在店里。我们摇过几张空桌的时候, 几乎可以闻到地面上隔夜的啤酒和
被踩碎的椒盐饼的恶味。
查基: 啊, 天哪, 我诚心要告诉你们一件最扯淡的事。
镜头向上拉的时候, 我们看见四个年轻人围坐在靠里面的一张桌旁。
全体: 天哪。开始了。
开口说话的人是查基middot;沙利文, 20 岁, 是这伙人中个头最高的。他举止
招摇, 大呼小叫的, 天生是个爱闹乐子的人。他身边是威尔middot;亨廷, 20 岁, 漂
亮而有自信心, 是个说话温柔的领头人。坐在威尔右侧的是比利middot;麦克布赖
德, 22 岁, 大块头, 不爱说话, 是那种你肯定不想同他争斗的人。最后一个是
摩根middot;奥马利, 19 岁, 比其他人矮小, 又犟又性急, 他听查基讲他的故事时显
得特别反感。
middot;70middot;
X
① 圣帕特里克是爱尔兰的保护神, 主张和平。爱尔兰人在国庆日举行化装游行, 佩
戴白花酢浆草、穿绿色衣服、制绿色糕点纪念他。爱尔兰移民把这个传统带到美国, 成
为 3 月份第三个星期天的一个节日, 是日人们穿戴绿色衣帽, 栽花种草, 有的城市(尤
其是东部) 也举办盛大游行。mdash;mdash;译者
译自《心灵捕手》剧本(纽约, 亥伯龙出版公司, 1997)。mdash;mdash;编者这四个小伙子都操着浓重的波士顿口音, 这里是粗鲁的爱尔兰工人阶级
聚居点, 这些孩子便是这地方的产品。
查基: 你们都认识我的堂兄米基middot;沙利文吧?
全体: 认识。
查基: 你们知道他喜欢动物, 对吧?不管怎么说, 上星期他开车往家走(大
笑) hellip;hellip;
全体: 怎么啦? 快说呀!
查基(忍不住笑): 对不起, 因为你们都认识米基, 这个讨厌鬼喜欢动物,
而你们最不愿意他会发生这种事。
威尔: 查基, 到底碰到什么麻烦事呀?
查基: 好啦。他正开着车, 这只该死的猫跳到他的汽车前面, 于是他撞了
它mdash;mdash;
查基现在可真的是哈哈大笑起来了。
摩根: mdash;mdash;这没什么可乐的mdash;mdash;
查基: mdash;mdash;他说,ldquo;倒霉鬼! 去你妈的! rdquo;他望望后镜, 看到这只猫mdash;mdash;对不
起mdash;mdash;
比利: 讨厌的查基!
查基: 于是他看到这只猫想穿过马路, 它的模样不妙。
威尔: 这么说它走得相当慢。
摩根: 你们这帮人真恶心。
查基: 因此米基说,ldquo;真倒霉, 我必须让这家伙脱离痛苦。rdquo;于是他从工具
箱里抄起一把锤子mdash;mdash;
威尔、摩根、比利: 噢!
查基: mdash;mdash;开始追那只猫, 并且用锤子使劲砸它。你们知道, 他是想让那
东西脱离苦海,
摩根: 上帝啊。
查基: 他不停地对那只猫道歉:ldquo;对不起rdquo;, 砰! ldquo;对不起rdquo;, 砰!
比利: 就好像它能明白似的。
查基: mdash;mdash;这时有个萨摩亚小子从他的房子里跑出来说:ldquo;你这混蛋, 你
要把我的猫怎么着哇! rdquo;米基说:ldquo;对不起, rdquo;mdash;mdash;砰! mdash;mdash;ldquo;我的汽车撞了你的
猫, 我正想法让它脱离痛苦rdquo;mdash;mdash;砰! 那只猫一命呜呼。于是米基说:ldquo;你干吗
middot;71middot;不来看看我卡车的前面呢。rdquo;因为那个人已全神贯注在mdash;mdash;
威尔: 看他的猫被砸碎的脑袋。
摩根瞪了威尔一眼, 可是威尔只是笑笑。
查基: 是的。因此小品剧本他说:ldquo;看看我卡车前面, 我可以证明我撞了它, 因为那
里可能还有血或者别的什么东西。rdquo;mdash;mdash;
威尔: mdash;mdash;或者是一条尾巴mdash;mdash;
摩根: 威尔!
查基: 就这样, 他们走到他的卡车前面hellip;hellip;还有一只猫在那里受折磨。
威尔、摩根、比利: 不! 呃!
查基: 是不是莫名其妙? 他砸死了一只无辜的猫! 转暗 
片头字幕在一系列城市画面上展现, 显示真正在那里居住和工作的人们
的日常生活。
外景: 南波士顿, 白天。
我们看见南波士顿的全貌。
内景, 威尔的寓所, 白天。
威尔坐在他的寓所内, 四面墙全然是光秃秃的, 一张床, 一只小床头柜,
一只空废纸篓就是房间的摆设。床边有一摞大约二十来本图书馆的书。他正
在翻阅一本书, 大约每秒钟翻一页。
外景, 威尔的寓所, 白天。
查基站在威尔房子的门廊上。他那辆奥斯摩比尔汽车在马路边并没有熄
火。威尔走出来, 他们登上汽车。
外景, 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园, 固定镜头, 白天。
我们从拥挤的大学校舍到了商业区。最后, 我们越过那条河, 望到巨大的
水泥圆屋顶建筑, 这样才组成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园。 切至 
内景, 麻省理工学院课室, 白天。
课室里挤满了毕业班学生, 还有助教汤姆, 33 岁。兰姆伯教授, 52 岁, 他
正在授课。他身后的黑板上写满了定理。
兰姆伯: 下个月请读完麦金利的书。你们有不少人可能已经在中学的实
数分析课上读过, 复习一下没什么坏处。我也将在大走廊的黑板上出一道有
关傅立叶理论的习题mdash;mdash;
大伙儿哄然。
middot;72middot;兰姆伯: 我希望你们中某一位能在期末之前把它证出来。第一名完成的
人不仅能得到我的赞赏, 而且可以把他的成就纪录备案, 把名字印在幸运的
《麻省理工学院科技》上。
兰姆伯举起一本题为《麻省理工学院科技》的薄刊物。大伙儿都笑了。
兰姆伯: 以前的获奖者包括获诺贝尔奖的学者, 举世闻名的宇宙物理学
家, 菲尔德奖章获得者和平凡的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更多的笑声。
兰姆伯: 好吧, 就到这儿。
零星的掌声。学生们收拾书包。 切至 
内景, 游乐室, 晚些时候。
这是可以玩各种游戏的娱乐场。威尔, 查基, 摩根和比利依次排开, 各占
一个击球位。威尔的发球机发不出球, 便把球扔给查基。这几个孩子喝过酒。
威尔投一个球给查基, 高而有劲。练习场边有几只空啤酒罐。
查基: 威尔!
另一记投球, 是个偏内坏球。
查基: 你该去充电了!
威尔: 你以为你是谁, 你个大傻瓜? 是你的站位不对。
威尔又投一球, 还是偏内坏球。
查基: 你还想让我退到哪儿去!
威尔: 本来就是你的站位不对嘛。
查基哈哈一笑并后退一步。
查基: 凯西在哈佛的一家酒吧里当治安员, 咱们什么时候该去瞧瞧。
威尔: 咱们去那儿干吗呀?
查基: 谁知道, 也许弄几个机灵鬼玩玩(又后退一步)。总比玩你强吧。
威尔: 去你妈的吧。
威尔往查基头上扔一个球。查基蹲下去躲过它, 他站起来用棒球防护帽
抽比尔。 切至 
外景, 南波士顿房顶, 下午早些时候。
肖恩middot;麦圭尔, 52 岁, 穿戴得一本正经的, 坐在他公寓房顶上的一把破
旧的细麻布椅子上。他体魄健壮, 留着漂亮的小胡子, 茫然地望着城市。
他的大腿上放着一份打开的请柬, 上面写着: 麻省理工学院 72 班联欢
middot;73middot;会。当肖恩在静谧的午后安静地坐着的时候, 他脸上的神态却告诉我们他遇
到过不顺心的难题。这是一个久经坎坷而且仍将会奋斗终生的男子。从他孤
独的凝神注目中, 我们mdash;mdash; 切至 
外景, 麻省理工学院校园草坪, 白天。
草坪上举行毕业 30 周年的联欢会。一群穿着讲究的人在一面旗帜下徘
徊, 旗帜上写着ldquo;欢迎 72 班返校rdquo;的字样。我们看见兰姆伯教授端着一杯饮料
站在那儿环视人群。他被走过来的一名学生打断了。
学生: 对不起, 是兰姆伯教授吗?
兰姆伯: 是的。
学生: 我是你应用理论课的学生, 我们都在数学和科学楼里。
兰姆伯: 今天是星期六。
学生: 我知道, 只不过我们等不到星期一就想弄明白。
兰姆伯: 弄明白什么?
学生: 是谁证出了那条定理。 切至 
外景, 南波士顿汤姆弗利公园, 下午。
在露天看台上, 我们看到我们的小伙子们, 他们边喝酒边抽烟。威尔ldquo;嘭rdquo;
的一声打开一罐啤酒。看得出来, 小伙子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好一会儿了。
比利看到什么引起他兴致的东西。
比利: 她是谁? 她的屁股很漂亮。
他们的视点: 一个穿着弹力裤的女郎正和一个肌肉发达的意大利小伙子
(卡迈因middot;斯卡帕利亚) 说话。
摩根: 不错, 是个漂亮的屁股。
查基: 可以在上面修一座游泳池。
比利: 她在跟谁说话呢?
摩根: 那个讨人嫌的杂种, 威尔认识他。
威尔: 是的。卡迈因middot;斯卡帕利亚。上幼儿园时, 他经常把我揍得屁滚尿
流的。
比尔: 他的个头挺大。
威尔: 没错。他现在的块头和他在幼儿园的时候一般大。
摩根: 讨厌, 咱们去弄点吃的吧hellip;hellip;
查基: 怎么了, 摩根, 你不打算和她说说话?
middot;74middot;摩根: 去她的。
小伙子们站起来走下看台。
威尔: 我现在可不怵个头大的。
摩根(若无其事地): 咱们去凯利吧。
查基: 摩根, 我不去凯利牛排店, 就因为你喜欢那个管外卖的姑娘。要走
15 分钟的路程呢。
摩根: 咱们没事可干, 难道还腾不出 15 分钟来?
查基: 好吧, 摩根, 很好。我会告诉你为什么不去凯利。因为那管外卖的臭
妞是个他妈的白痴。很遗憾你喜欢上她, 可是她笨得像根木头柱子, 从来没有
把我们要的东西弄对, 一次也没有过。
摩根: 她可不笨。
威尔: 她机灵得像颗弹子。
查基: 咱们不去。 (稍顿) 我根本不喜欢凯利的东西。 切至 
内景, 麻省理工学院, 过道, 晚些时候。
兰姆伯仍然穿着那身在聚会时穿的整齐衣服, 拿着一些文件向过道走
来。一群学生聚在黑板前。当他走向黑板的时候, 他们自动分开, 让出一条路。
他对照着手中的文件核对论证。感到心满意足, 他转身对着学生。
兰姆伯: 这是正确的。谁做的?
鸦雀无声。兰姆伯转向一名印度学生。
兰姆伯: 内梅许?
内梅许(诚惶诚恐地摇摇头): 不可能。
兰姆伯擦掉论证, 开始写下一道新习题。
兰姆伯: 好吧, 不管是谁, 我敢肯定这道难题足够让你证实自己今后将会
有所建树。就是说, 如果你能做出这个的话。
内景, 查基的汽车在南波士顿驰骋, 连续镜头。
当我们的小伙子们前往百老汇大街, 街上很拥挤。他们放下车窗, 在车流
中缓缓而行。查基一边开车一边翻检凯利牛排店专门装外卖食品的大口袋。
摩根: 双份汉堡。
查基仍在查对袋里的东西, 威尔则为他把住方向盘。
摩根(同样语调): 双份汉堡。
查基拿出自己那份薯条, 把威尔那份递过去。
middot;75middot;摩根: 我hellip;hellip;我要的是双份汉堡。
查基: 闭上你的臭嘴, 我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我又不聋!
摩根: 那你为什么不把我的三明治给我呢?
查基: 你的三明治, 什么意思呀? 是我买的。
摩根(讽刺): 是吗, 好吧hellip;hellip;
查基: 你有多少钱?
摩根: 我对你说过, 我只有零钱。
查基: 那好, 把你见鬼的零钱交给我, 我们可以分期付款买你那份该死的
三明治。
摩根: 你为什么非要用放屁代替说话, 查基?
查基: 我认为你该提高信用等级。
查基笑了起来, 又回过头去翻纸袋里的东西。
查基: 噢, 臭妞儿hellip;hellip;
威尔: 她没有再弄错吧, 不会吧?
查基: 天啊。差远了去了。
摩根: 她做好我的双份汉堡了吗?
查基: 不, 她没有做好你的双份汉堡! ! 全都是他妈的文鳐鱼排! !
查基扭头扔一份鱼排三明治给摩根, 扔另一份给比利。
威尔: 天啊, 真糟糕。你们有谁要过文鳐鱼排吗?
查基: 没有, 可是咱们有四份了。
比利: 你们准是跟我开玩笑。咱们干吗还要去她那儿呀?
查基: 因为讨厌的摩根迷上了她, 我们才常到那里去。可是当我们走到窗
口的时候, 他又从来不跟她说句话, 他甚至从来都不下车, 她又从来都没有弄
对我们要的东西。因为她是个他妈的缺心眼。
威尔: 她今天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hellip;hellip;
摩根: 我没有迷上她hellip;hellip;
镜头推向威尔, 他在注意画外的什么东西。
威尔的视点: 卡迈因middot;斯卡帕利亚和他的朋友们在街上走。他们中的一
个人漫不经心地把一只瓶子扔进金属丝做的垃圾箱里, 瓶子碎了, 有些碎玻
璃碴溅到一个路过的女子身上。她虽然没有受伤, 可是挺不高兴。
查基: 我们有什么主意没有?
middot;76middot;威尔: 我还不知道呢。
威尔的视点: 那女孩对卡迈因说了点什么, 他回了嘴。从她的神情看, 有
点不愉快。
摩根: 算了吧, 威尔。hellip;hellip;
查基: 闭嘴。
摩根: 要是你想过要揍他的话, 刚才干吗没在公园里动手? 现在我不去,
我正吃饭呢。
威尔: 那就别去。
威尔下了车, 慢慢蹭近卡迈因middot;斯卡帕利亚。比利也下车, 随着威尔, 一
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查基: 摩根, 咱们上。
摩根: 我是认真的, 查基。我不去。
查基打开门, 离开汽车, 要跟上。
查基(原地转身): 你得去。你要是在两秒钟内不到那里去, 我收拾完他们
就收拾你。
留下这句话, 查基便跨出车门。 切至 
外景, 人行道, 连续镜头。
威尔慢慢走向卡迈因middot;斯卡帕利亚, 隔着马路便高声喊。
威尔(笑嘻嘻的, 挺和蔼): 嗨, 卡迈因middot;斯卡帕利亚! 我和你一起上过幼
儿园, 对吧? 在玛格利特修女的班上hellip;hellip;
卡迈因被这冷不防的惊扰弄得手足无措, 而且一时间搞不清威尔的意
图。当威尔表示出好像卡迈因可能记起他的时候便猛击一拳, 开始了mdash;mdash;
打斗场景, 有 40 幅M 1 盖伊式的ldquo;咱们打rdquo;的画格。
威尔的锐气和颇为可观的力量足以把孤立无援的斯卡帕利亚打得昏头
昏脑。
威尔刚上手揍卡迈因的时候, 卡迈因的朋友们便群起对付威尔。比利跳
进圈子, 把一个家伙掀翻在地。这两个人在人行道上你来我往地打成一团。
威尔顶不住劲了, 往后倒脚, 躲闪着飞来的拳头, 力求别被打得太惨。当
他攻击一个小伙子的时候, 另一个得了个脱手的机会, 便一拳砸到威尔的头
上。威尔站不住, 眼睛也看不清了。当另一个人要挥拳的时候, 查基给他冷不
防的一击, 把那个人打得像带滑轮的雪撬似地ldquo;飞rdquo;了起来。
middot;77middot;查基回头看到威尔仍然寡不敌众。威尔充其量只能站稳脚, 此时, 摩根从
车盖上往下踢了斯卡帕利亚的一个人。和我们的想像相反, 摩根是个不错的
打手。他赏那小子一通阵雨般的拳头。这场斗殴龌龊、丑陋且混乱, 大部分拳
头都是乱打一气, 有的还打空了; 头撞到水泥地上, 还有人扔瓶子。结局是我
们这伙人还站得住, 卡迈因的朋友们则退缩了。查基和摩根回头看威尔, 他还
在失去知觉的卡迈因middot;斯卡帕利亚身上不停地挥拳。
斜拍威尔: 残酷、丑恶、凶暴, 恶狠狠地。他内心肯定汹涌着无名恶气, 他
把它们发泄在卡迈因middot;斯卡帕利亚身上。他连连狠揍那个无助的、已经失去
知觉的斯卡帕利亚, 眼里直冒火。查基和比利把威尔拉开了。
警察终于到达现场, 只能证实威尔在凶残地袭击斯卡帕利亚, 他们把他
抓走了。
外景, 人行道, 连续镜头。
一群旁观者聚拢起来。查基向他们打招呼。
查基: 嗨, 多谢你们走出来。
威尔: 是呀, 邀请你们全体到摩根家里享受一块补偿性的鱼肉三明治。
警察把威尔推到一辆汽车前盖上。
威尔(对警察): 嗨, 尽管不是法国油煎饼, 不过是免费的。
警察抓住威尔, 把他的脸撞在汽车前盖上。另一名警察用警棍把威尔逼
进汽车。威尔的眼神是怒气冲冲的。
威尔: 把那混帐的东西拿开!
威尔反抗。另一名警察走过来。威尔踢他的膝盖, 把他踢翻。一时挣脱后,
威尔同那三名警察大吵大闹起来, 更多人围住威尔mdash;mdash;他即使勉力挣扎mdash;mdash;
也挨了一顿好揍。 切至 
外景, 肖恩的房顶, 日落时分。
肖恩仍和我们原先见他时那样坐着, 只是他的领带松开了, 身边有一只
爱尔兰威士忌的空瓶子。他眺望城市。一个总管模样的女房东从门洞里出来,
走到房顶上。
女房东: 肖恩?
肖恩没有回答。
女房东: 肖恩? 你没事吧? 天凉起来了。
肖恩: 是的。
middot;78middot;女房东(稍顿): 天凉起来了。
过了会儿, 她便返身下楼去。肖恩一动也不动。 化 
外景, 查尔斯河, 介绍性镜头, 早上。
河面上闪耀着金光灿烂的晨曦。 切至 
外景, 法院, 次日早晨。
威尔从法院出来。查基在他的卡迪拉克汽车里等着, 手里拿着两杯邓金
甜饼店的咖啡。他递一杯咖啡给威尔。就像平时一样。
查基: 什么时候提审?
威尔: 下星期。
查基把车子开走。 切至 
外景, 麻省理工学院校园, 介绍性镜头, 早上。
学生们纷纷拿着书包去上课, 较多的学生似乎都走向一个特定的教室。
内景, 麻省理工学院教室, 早上。
教室里比上回我们见到时更拥挤。充满激动兴奋的气氛。当兰姆伯脾气
极好地、夸张地侃侃而谈时, 汤姆做记录。
兰姆伯: 这是我的幻觉呢还是我的学生已大大地成熟了?
一阵笑声。
兰姆伯: 我望着你们这些年轻人, 有的是我的学生, 有的不是, 甚至还有
我的同事。就是我的想像力再成问题, 我也知道你们不是来听我讲课的mdash;mdash;
更多的笑声。
兰姆伯: mdash;mdash;可是, 还没有确认是谁, 我们尊敬的科技杂志不得不称他为
ldquo;神秘数学魔术师rdquo;。
他举起一本《麻省理工学院科技》杂志, 上面有一个装饰着一个大问号的
人物剪影。标题是《神秘数学魔术师再次冲击》。
兰姆伯: 不管你是谁, 你已经解答了我给学生们出过的最难定理中的四
条。干脆站出来吧, 沉默的淘气鬼, 接受对你的奖励。
学生们屏息静气地等待。一个学生在座位上移动了一下, 弄出响声。
兰姆伯: 好, 很遗憾让我的观众失望。说明今天没有人在这里露出庐山真
面目。我并不要求你们当中并未选修本科目的人现在就走开, 可是, 接下来的
三个小时我们将探讨特征向量的宇宙质量。
一些人开始收拾他们的东西离开。兰姆伯拿起一枝粉笔在黑板上写着。

更多小品剧本电影剧本,尽在中-国剧本联盟:http://www.juben68.com
上一篇:印度阿三最有诚意的电影剧本《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欣赏--下 下一篇:马特・达蒙编剧《心灵捕手》电影剧本赏析下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