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达蒙编剧《心灵捕手》电影剧本赏析下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7-24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马特middot;达蒙编剧《心灵捕手》电影剧本赏析下集

兰姆伯: 不管怎么说, 我的同事们和我交换过意见, 现在这黑板上有一个
疑难问题, 它花费了我们两年时间才得以证实。现在你们也来试试吧; 挑战已
经发起。全体教员已经应战, 靠的是信心和魄力。 切至 
内景, 麻省理工学院走廊, 晚上。
兰姆伯和汤姆走出他的办公室并锁上门。当他正要转身走向走廊时, 他
站住了。听到微弱的ldquo;卡嗒rdquo;声, 他转身走向走廊。
兰姆伯和汤姆走到一个拐弯处。他们的视点: 见到一个人的剪影, 引人注
目地在做黑板上的论证。他身旁有一只拖把和提桶。兰姆伯走近一些时, 看清
这是穿着工友制服的威尔。他眼中的神态是专心致志、高度集中。
兰姆伯: 请原谅!
威尔抬头, 立即拔脚要走。
威尔: 噢, 对不起。
兰姆伯: 你在干什么?
威尔(走开): 我很抱歉。
兰姆伯: 你叫什么名字? (稍顿) 别走。这是我们的工作, 你不可以在这里
乱涂乱画。
威尔: 嗨, 去你的。
兰姆伯(激动地): 好hellip;hellip;我要和你的主管谈谈。
威尔走了出去。兰姆伯去ldquo;整理rdquo;那个论证, 细看黑板上有什么被威尔搞
糟了的地方。他停了下来, 再次审视黑板, 显露惊喜之色。
兰姆伯: 天啊。
传来过道里的关门声。他转身找威尔, 已不见踪影。 切至 
外景, 坎布里奇的弓箭酒店, 当天晚上。
人头攒动的哈佛酒吧, 威尔和我们那伙人走过一行几个哈佛学生的队
伍, 等着核对证件。
摩根: 出什么事了? (稍顿) 被炒鱿鱼啦?
威尔: 是的, 摩根, 我被炒鱿鱼了。
摩根(笑了起来): 丢掉这么一个烦人的呆板工作有他妈什么可惜的呀?
推一把扫帚有多费劲呀?
查基: 你不是也被开除过吗, 你这下三滥。
摩根: 是呀, 那可不一样, 我是属于行政上的调整mdash;mdash;
middot;80middot;比利: mdash;mdash;是呀。调整那些为他们干活干得慢的人。
摩根: 去你的, 你个胖猪。
比利: 至少我有一份糊口的工作。 (对威尔) 你为什么被解雇?
威尔: 调整管理工作。
笑声。
查基: 我的叔叔很可能把你安排在我的唱片组里。
摩根: 这叫什么事呀? 我昨天才求过你给我找份工作。
查基: 我昨天对你说过不行!
两名学生在看门人(凯西) 那里验过证件后, 我们的小伙子排队跟进。
全体(一个挨一个): 近来可好, 凯西?
凯西稍微点了一下头, 抬手让他们进去。第五个小伙子, 一个哈佛学生想
跟着进去。他被凯西伸出去的有力胳臂挡了驾。
凯西: 证件呢?
内景, 弓箭酒店mdash;mdash;连续镜头。
查基从小伙子那里敛钱去买酒。全体人员中除了摩根外都掏出几张揉皱
的钞票。
查基: 这是哈佛酒吧, 呃? 我以为墙上该有方程式之类的胡说八道。
内景, 弓箭酒店后部, 过后不久。
查基回到威尔、摩根和比利已经舒舒服服地坐下来的桌子旁。他看到一
起坐在酒吧尽头的两个年轻动人的哈佛女郎。查基大摇大摆地向她们走过
去, 并在酒吧座上坐了下来。他咧嘴笑了一下, 尽量掩饰他的波士顿口音。
查基: 嗨, 你们好吗?
莉迪亚: 很好。
斯基拉: 很好。
查基: 你们二位小姐在这儿上学?
莉迪亚: 是的。
查基: 是啊, 我觉得咱们一起上过课。
此时, 有好几拨人开始注意这里。摩根、比利和威尔力求不显山不露水地
置身于听力范围之内。一个穿着哈佛长曲棍球运动衣、个头相当大的学生克
拉克, 22 岁, 注意到查基。他走到莉迪亚和斯基拉身边, 像保护人似的豪迈地
在她们身边#65533;达。这可引起威尔、摩根和比利的注意。
middot;81middot;斯基拉: 上的是什么课呀?
查基: 唔, 我想是历史课吧。
斯基拉: 噢hellip;hellip;
查基: 真的, 这个学校还不错hellip;hellip;
克拉克(再也忍不住, 介入了): 刚才你说的是什么课?
查基: 历史课。
克拉克: 你喜欢历史吗?
查基: 挺好, 挺不错的。
克拉克: 历史? 单纯是ldquo;历史rdquo;? 那么它肯定是个概论课程。
查基点头。克拉克注意到查基的衣着。威尔和比利交换眼色后便狡黠地
往那边挪。
克拉克: 范围相当广泛。是世界史吗?
查基: 嗨, 老弟, 我们一天到晚都在上课。 (少顷) 哈佛有一件事始终令我
惊讶不已, 就是人们总在谈论学校的事。
克拉克: 我是在这个酒吧里最不爱谈论学校的人了。可是由于你在这里,
我要ldquo;抓住rdquo;机会向你提一个问题。
比利把他的啤酒罐倒到左手, 威尔和摩根看见了。摩根瞪圆双眼, 似乎在
说:ldquo;别再hellip;hellip;rdquo;。
克拉克: 噢, 想必你的历史学得不错。
克拉克看两个姑娘是不是注意听。她们没在意。当克拉克回头看查基时,
斯基拉扭头对着莉迪亚转眼珠子。她们笑了起来。威尔瞥见了, 也乐了。
查基: 实话对你说, 我并不常常去上课, 这种课的内容相当粗浅。
克拉克: 粗浅?噢, 我相信。我记得这种课mdash;mdash;只安排在休息和午饭之间。
威尔和比利走过来, 站在查基后面。
查基: 好吧, 想找点难题吗?
克拉克: 没有什么难题。我只不过希望你能对我讲讲早期殖民地市场经
济的演变过程。我认为: 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经济形式, 尤其是在南方殖民
地, 最能够恰当贴切地体现出前资本主义土地所有制的特点, 而且hellip;hellip;
威尔在这个节骨眼上挪到查基身边, 忍不住也参加谈话。
威尔: 当然, 这是你的论点。你是一年级学生。你刚读完一些马克思主义
历史学家, 也许是波特middot;加里森的书, 所以不奇怪, 这就是你所信的, 到下个
middot;82middot;月你读到詹姆斯middot;莱蒙的著作时, 便会信服弗吉尼亚和宾夕法尼亚在 17 世
纪 40 年代已经有强大的企业化规模和资本的积累, 这个课程会上到你第二
个学年, 然后你会在这里反复思考戈登middot;伍德对革命前的乌托邦和军事动员
对资本的形成所产生的作用。
克拉克(吃了一惊): 那好, 事实上我不会这样的, 因为伍德极端低估hellip;hellip;
威尔: mdash;mdash;伍德极端低估了基于财富, 特别是继承财富的社会差别hellip;hellip;
你准在维克的《在埃塞克斯县的调查》里看到这些小品剧本的, 98 到 102 页, 对吧? 但
是你对这个问题有没有自己的见解? 要不然你只能为我抄整本书?
克拉克惊得一时语塞。
威尔: 瞧, 别把自己装扮成智者, 为了打动姑娘们而涮我的朋友。
克拉克现在败下阵来了, 想找一个体面的退路, 不管怎样都行。
威尔: 可悲的是: 大约用 50 年的工夫, 你才可能开始做独立思考的事, 那
时, 你会领悟到生活中只有两件事无可置疑。
克拉克: 是吗? 哪两件。
威尔: 第一, 别干那种事。第二, 你花 15 万美元教育费所得到的东西, 满
可以在公共图书馆为过期还书补交的 115 美元的费用中得到。
威尔捕捉到斯基拉的眼神。
克拉克: 不过我会有个学位, 而你那时会在我们去滑雪的路上, 在外卖窗
口给我的孩子们拿炸薯条。
威尔(微笑): 可能吧。不过我至少不会成为没有独到见解的人。(少顷) 如
果你对此有问题, 我猜想我们能到外面去如此这般地讨论一下。
当威尔事实上瞧扁他的时候, 克拉克决定不接受威尔的建议。
威尔: 如果你改变主意, 我就在酒吧那头。
他转身走开。查基丢给克拉克一瞥趁势离开。摩根转向一位就近的小姐。
摩根: 我的朋友绝顶聪明。
内景, 弓箭酒店, 酒吧柜上, 晚些时候。
威尔和摩根在酒吧柜上兴致勃勃地看查基和比利玩酒吧篮球游戏, 玩家
们把小型篮球投进小篮里。我们偶尔听到查基得分的时候在后景中高声叫
嚷:ldquo;拉里! rdquo;斯基拉离开人群走向威尔。
斯基拉: 你这个会奉承人的家伙。
威尔: 什么?
middot;83middot;斯基拉: 我已经在那边坐了 45 分钟等着你过来和我说话。可是我现在累
了, 必须回家, 我不想继续在那儿等你。
威尔: 我叫威尔。
斯基拉: 我叫斯基拉。顺便说说, 那边的小伙子是地道的庸俗之辈, 我只
不过想让你知道, 他不是和我们一起来的。
威尔: 我也有这种印象。
斯基拉: 好, 你看, 我必须走了。不得不早早起来浪费我那高昂的教育费。
威尔: 我刚才不是针对你的。听我说, 也许hellip;hellip;
斯基拉: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斯基拉拿出一张叠好了的纸交给威尔。
斯基拉: 也许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喝杯咖啡?
威尔: 好极了, 也许我们能到哪儿去吃一把块儿糖。
斯基拉: 什么?
威尔: 当你想到它的时候, 它只不过和一杯咖啡那样随便。
斯基拉(哈哈笑): 好吧, 说的不错(转身)。
威尔: 5 分钟。
斯基拉: 什么事?
威尔: 我刚才是想法缓一缓劲儿。 (指指钟) 我原想在 12 点 15 分走到那
边和你说话的。
斯基拉: 瞧, 这是我听了一辈子的瞎话。再过 5 分钟我必须听到你最提神
的话。
威尔: 块儿糖就是我的提神话。
斯基拉(少顷): 我很高兴到这儿来过。 切至 
外景, 弓箭酒店mdash;mdash;晚些时候。
我们的小伙子们走出酒店, 互相取笑酒吧篮球的战绩。马路对面有另一
家带玻璃门面的酒吧。摩根看见克拉克和几个朋友坐在窗内。
摩根: 那边就是那个哇啦哇啦的家伙, 去他的什么滑雪ldquo;旅行rdquo;。咱们该踢
这花花公子的屁股。
威尔: 呆着别动。
威尔穿过马路, 走向那扇厚玻璃窗, 站在克拉克对面, 二人之间只隔一层
玻璃。他敲敲玻璃以引起克拉克的注意。
middot;84middot;威尔: 嗨!
克拉克扭头对着威尔。
威尔: 你喜欢苹果吗?
克拉克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威尔: 你喜欢苹果吗?
克拉克: 什么呀?
威尔把斯基拉的电话号码拍在玻璃上。
威尔: 我得到她的电话号码! 你对这些苹果的兴趣如何?! !
威尔的朋友们爆发出一阵笑声。侧面拍克拉克: 他泄气了。
外景, 街道, 晚上。
小伙子们挤在查基的汽车里, 一起欢声嬉笑着打道回府。
外景, 查尔斯街桥, 破晓。
汽车快速开过查尔斯桥, 超越一列红线火车。
外景, 查尔斯镇的马路, 破晓。
在查尔斯镇狭窄的马路上走了一程, 经过邦克山纪念碑。
外景, 威尔的寓所, 白天。
到了威尔的家, 他下车。 化入 
内景, 麻省理工学院, 管理区办公室的车库, 白天。
兰姆伯走进一个小型简易车库。这里存放了一些修整草坪用的机械和各
种工具。一位年龄稍长的男子特里, 58 岁, 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波士顿先驱
报》的体育版。兰姆伯显然以前从未到过这里。他望着这个环境, 觉得有点不
舒服。怕把衣服弄脏了。
兰姆伯: 对不起。这里是管理区办公室吗?
特里: 是的, 能为你效劳吗?
兰姆伯: 我想知道一个在这里打工的学生的名字。
特里: 没有学生在这里打工。
兰姆伯: 你能给查一下吗? 因为那个年轻人在我的办公楼里工作mdash;mdash;
特里: 你在哪个办公楼?
兰姆伯: 二号楼。
特里在他的办公桌上查一张名单。抬头。
特里: 唔, 假如有什么东西被盗, 我应当知道。
middot;85middot;兰姆伯: 不, 不是这种事。我只需要他的名字。
特里: 除非你有所指控, 不然我不能告诉你他叫什么名字。
兰姆伯: 求你了, 我是这里的教授, 这件事很重要。
特里: 唔, 他今天没来上班hellip;hellip;
特里歇了会儿, 拿着全部卡片。
特里: 你看, 他通过他的假释官得到这份工作, 所以你可以给他打电话。
特里在办公桌上翻阅一摞纸, 他拿出一张卡片, 递给兰姆伯。兰姆伯茫然
看着这张卡片, 上面写着: 假释雇用说明书。
内景, 法庭, 白天。
威尔站在马隆法官(40 岁) 面前, 等候审讯。场面非常随便。法庭里几乎
是空荡荡的, 只有威尔和检察官。兰姆伯从后面入场。
威尔: 有一个久远的法律判例, 阁下。回顾到 1789 年, 因由是一名被告可
能自称是自我防卫, 反抗一名政府代理人, 而这种行为表现出来是被告反抗
专制, 一个有关自由的辩护mdash;mdash;
法官打断了他, 对检察官说话。
马隆法官: 西蒙斯先生, 是麦克尼利警官签发的诉讼, 他现在没在我的法
庭上, 是什么原因呀?
检察官: 他膝盖受伤住院了, 阁下。我从别的警官那里得到口供证明。
威尔: 亨利middot;沃德middot;比彻在他 1887 年的《普利茅斯格言》里宣称,ldquo;每一
名美国公民从出生起就是这个国家的一个盟誓的官员, 每个男子都是一名警
察。rdquo;和别的警官们一样, 连威廉middot;康格里夫都说过:ldquo;第一个喊lsquo;不许偷窃rsquo;的
人往往就是那个盗窃钱财的人。rdquo;
检察官: 阁下mdash;mdash;
威尔加快速度。
威尔(对检察官): 我们的宪法给予我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先生。同样的文
献保证我对自由的权利。ldquo;自由rdquo;, 万一你们已经忘掉, 是ldquo;人们呼吸的权利, 当
它不能做一次深呼吸的时候, 便是法律束缚得太紧。没有自由, 人就要昏厥。rdquo;
(少顷对法官) 出处同上。阁下。
检察官: 人就要什么?
middot;86middot;威尔: 裘利斯middot;凯撒①宣称mdash;mdash;虽然他已受伤mdash;mdash;ldquo;保障公民权利、自由
的法令hellip;hellip;rdquo;
法官打断他。
马隆法官: 孩子。 (稍顿) 轮到我说了。
法官打开威尔的案史。
马隆法官(读): 1993 年 6 月, 斗殴; 1993 年 8 月, 斗殴hellip;hellip;1994 年 2 月,
重大汽车偷窃案hellip;hellip;
稍顿, 法官读详细介绍。
马隆法官: hellip;hellip;显然, 你在那里为自己辩护, 使这个案子被打乱, 引用了
1798 年ldquo;马和马车的置闲资产权利rdquo;hellip;hellip;
兰姆伯忍不住笑, 对年会小品印象颇深。法官摇摇头。
马隆法官: 1994 年 3 月, 在公共场合酗酒, 当众赤身裸体, 斗殴。1994 年
10 月, 故意暴力行为。1994 年 11 月, 斗殴。1995 年 1 月, 模仿警官, 故意伤害,
偷盗, 对抗mdash;mdash;反复mdash;mdash;
法官稍停片刻。看了威尔一眼。
马隆法官: 你现在是在我的法庭里, 我了解你的前科。(少顷) 我也知道你
是个孤儿。你去过几个收养孤儿的家庭。因为受到一连串的人身虐待, 州政府
从你 3 岁起就让你离开家。
法官定睛看威尔。威尔低下头。
马隆法官: 另一位法官可能注意到。你打了一个警察, 你参加了。(稍顿)
申诉驳回不予受理。
法警走过去把威尔带出法庭。
马隆法官: 继续准备你的争辩吧, 孩子。为审判给你一句忠告: 要说正理,
别说歪理。
当威尔被领出法庭时, 兰姆伯向法官走过去, 后者正走下法官席。
兰姆伯: 请原谅, 阁下。 (伸出手) 我叫杰拉尔德middot;兰姆伯。
尴尬的间歇。兰姆伯等待对方的反应。
兰姆伯: 我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 (稍顿) 教组合数学。
middot;87middot;
① 裘利斯middot;凯撒(公元前 100 至 44 年) , 罗马将军, 皇帝, 政治家, 历史家。mdash;mdash;
译者法官仅仅淡漠地看了一眼。
马隆法官: 噢。幸会。
兰姆伯: 能给一点时间吗? 切至 
内景, 米德尔萨克斯县监狱, 拘留区域, 时间同上。
走廊里, 一名看守带着威尔走向几台电话机。
看守: 只可以打一次电话, 打给律师。 (稍顿) 打一次。
看守恶狠狠地看了威尔片刻。然后走开。
威尔: 多少?
威尔拿起话筒, 拨号。
威尔: 你好, 斯基拉?
内景, 斯基拉的宿舍, 白天。
斯基拉: 是谁呀?
威尔: 是威尔, 你在酒吧里遇到过的那个十分漂亮有趣的人?
斯基拉: 对不起, 我不记得见到过任何一个适合你所形容的人。
威尔: 好吧, 我输了。是个难看的招人讨厌的没牙的失败者, 他喝醉了, 整
晚缠着你不放的那个。
斯基拉: 噢, 威尔! 我正纳闷你什么时候才会打电话来呢。
威尔: 是的, 我原来估摸着这星期咱们能去喝点咖啡吃点块儿糖。
斯基拉: 挺不错嘛, 你现在在哪儿呢?
威尔: 你不是, 碰巧是法律预科学生吧, 你是吗? 切至 
内景, 米德尔萨克斯县监狱, 审问室, 晚些时候。
兰姆伯坐在那里等候。威尔被带进来, 被看守戴上镣铐。
兰姆伯: 你好。我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杰拉尔德middot;兰姆伯。
威尔: 你他妈的要干吗?
兰姆伯: 我和法官谈过, 他同意在我的监督下释放你。
威尔(怀疑): 真的?
兰姆伯: 真的。有两个条件。
威尔: 什么条件?
兰姆伯: 咱们每周见两次面mdash;mdash;
威尔: 为了什么?
兰姆伯: 继续你曾经证明的定理, 再进一步涉猎组合数学, 有穷数mdash;mdash;
middot;88middot;威尔: 听上去真像猫头鹰叫。
兰姆伯: 另一个条件是你去看医生。
威尔: , 拉倒吧。
兰姆伯: 法官对此非常明确: 你要在一周内两次来见我和医生, 我负责对
这些会见写报告。假如你不遵守这些条件, 法官对我说你必须服刑。
威尔: 如果我同意, 我能立马就走吗?
兰姆伯: 完全正确。
威尔: 我愿意做那件工作。我不要去看医生。
兰姆伯: 瞧, 威尔, 这并不像听上去那么可怕。 (稍顿) 我已经同一位医生
说过了, 他的名字叫亨利middot;利普金, 是我的朋友。他写过四本书, 广泛地被看
好, 是他那领域里的一颗明星。 (少顷) 我敢肯定这比蹲监狱好。 切至 
内景, 娱乐场, 白天。
威尔和查基登上一个有围栏的蹦床。比利和摩根倾向于把它用作表演他
们自己的ldquo;摔跤发烧友rdquo;场地。当威尔和查基走过来的时候, 比利正压在激动
的摩根身上, 并抓住他的脑袋。威尔和查基观望了一会儿。比利愈抓愈紧。
比利: 认输! 兔崽子! 认输! 兔崽子!
摩根(被憋住了): 舔我的屁股吧。
比利: 噢, 摩根。
当他们等待这场打斗结束时, 查基心怀叵测地转身对着威尔。
查基: 你会得到什么呢? 得到宽大?
威尔: 缓刑, 劝告, 每周几天。
查基: 你真他妈的无赖。
威尔微笑。
查基: 服输算了, 摩根。他都抓住你的脑袋了。
摩根(对查基): 滚你妈的!
内景, 威尔的寓所, 晚上。
威尔坐在他的单间寓所里看书。镜头推近, 看到他读的是一本自我帮助
的心理学书籍。威尔大约每秒钟翻阅一页。他微笑着摇摇头。看完这本书之
后, 他把书扔进身边的废纸篓里。镜头推到书背面, 那上面印了一张笑容可掬
的心理学家的照片。
内景, 心理学家的办公室, 连续镜头。
middot;89middot;威尔: 听上去真像猫头鹰叫。
兰姆伯: 另一个条件是你去看医生。
威尔: , 拉倒吧。
兰姆伯: 法官对此非常明确: 你要在一周内两次来见我和医生, 我负责对
这些会见写报告。假如你不遵守这些条件, 法官对我说你必须服刑。
威尔: 如果我同意, 我能立马就走吗?
兰姆伯: 完全正确。
威尔: 我愿意做那件工作。我不要去看医生。
兰姆伯: 瞧, 威尔, 这并不像听上去那么可怕。 (稍顿) 我已经同一位医生
说过了, 他的名字叫亨利middot;利普金, 是我的朋友。他写过四本书, 广泛地被看
好, 是他那领域里的一颗明星。 (少顷) 我敢肯定这比蹲监狱好。 切至 
内景, 娱乐场, 白天。
威尔和查基登上一个有围栏的蹦床。比利和摩根倾向于把它用作表演他
们自己的ldquo;摔跤发烧友rdquo;场地。当威尔和查基走过来的时候, 比利正压在激动
的摩根身上, 并抓住他的脑袋。威尔和查基观望了一会儿。比利愈抓愈紧。
比利: 认输! 兔崽子! 认输! 兔崽子!
摩根(被憋住了): 舔我的屁股吧。
比利: 噢, 摩根。
当他们等待这场打斗结束时, 查基心怀叵测地转身对着威尔。
查基: 你会得到什么呢? 得到宽大?
威尔: 缓刑, 劝告, 每周几天。
查基: 你真他妈的无赖。
威尔微笑。
查基: 服输算了, 摩根。他都抓住你的脑袋了。
摩根(对查基): 滚你妈的!
内景, 威尔的寓所, 晚上。
威尔坐在他的单间寓所里看书。镜头推近, 看到他读的是一本自我帮助
的心理学书籍。威尔大约每秒钟翻阅一页。他微笑着摇摇头。看完这本书之
后, 他把书扔进身边的废纸篓里。镜头推到书背面, 那上面印了一张笑容可掬
的心理学家的照片。
内景, 心理学家的办公室, 连续镜头。

更多年会小品剧本电影剧本,尽在中-国剧本联盟:http://www.juben68.com
middot;89middot;
上一篇:马特・达蒙编剧《心灵捕手》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下一篇:莱昂纳多经典《革命之路》电影剧本赏析一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