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德・皮特奥斯卡三项提名《末路狂花》电影剧本上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7-31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布拉德middot;皮特奥斯卡三项提名《末路狂花》电影剧本

美国〕凯莉middot;库里
蔡小松译
餐厅。午餐时间。侍者们走马灯似地穿梭往来。女侍路易丝middot;索耶身穿
白色制服 ,红头发上别着漂亮的白色发饰。她来到一位带着孙子的老太太桌
前 ,两人亲切地打了声招呼。
老太太 :请给我照老样子上菜。
路易丝为两个喷烟吐雾的小姑娘写菜单。
路易丝 :你们抽烟年纪还太小。这会像性一样上瘾的。
姑娘们意味深长地交换了一个眼色。
刚离开她们 ,路易丝就贪婪地深深吸了口烟 ,拨起了电话号码。
迪金森家。塞尔玛正在做早饭。电话铃响了。
塞尔玛 :我去接 ! mdash;mdash;mdash;她朝外面喊了一声 ,抓起话筒。
餐厅。路易丝背对着餐厅打电话。
路易丝 :怎么样了 ,家庭主妇 ?
大厅里人声嘈杂 ,令她无法交谈 ,她走进休息室 ,站在水箱前 ,看着鱼儿
游来游去 ,做了个鬼脸。
路易丝 :那你什么也没对他说 ? 塞尔玛 ,天啊 ! 他到底是你什么人 mdash;mdash;mdash;
丈夫还是父亲 ? ( 可以感到路易丝强忍着怒气) 你可真行 ! 你就说 ,我的神经
要崩溃了 ,需要休息。
迪金森家的厨房。
middot; 641 middot;
X 该剧本转译自俄罗斯《电影剧本》杂志 1994 年第 4 期 ,俄译者为格middot;克拉斯诺
娃。mdash;mdash;mdash;编者塞尔玛 :我倒不在乎达里尔怎么想。( 她听见丈夫的脚步声 ,脸上露出惊
慌的神情) 路易丝 ,你是从班儿上打的吧 ? 待会儿我给你打过去。
一个年轻的黑发男子冲进房间 ,看样子他赶着去上班。
达里尔 :见鬼 ,塞尔玛 ,为什么你老是大喊大叫的 ?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 ,
受不了你这么嚷嚷。
塞尔玛 :我怕你会上班迟到。亲爱的 hellip;hellip;( 塞尔玛看到丈夫在镜子前精
心修饰 ,欲言又止 ,达里尔却还等待下文) 祝你今天顺利 ,亲爱的 hellip;hellip;
达里尔 :我的天哪 ! mdash;mdash;mdash;达里尔扫兴地叫了一声。
塞尔玛扑到丈夫身旁 ,帮他扣上表链 ,一边讨好地望着他的眼睛。
塞尔玛 :晚上要不要做个特别的菜 ?
达里尔 :用不着 ,塞尔玛 ,晚饭吃什么我无所谓。也许我根本就不在家吃
饭呢。今天可是星期五 hellip;hellip;
塞尔玛 :可谁会在星期五买汽车呢 ? 眼看到周末了 ,大家都无心工作了。
达里尔 :幸好你不是经理 mdash;mdash;mdash;达里尔挖苦道。
房前的院子。达里尔走出家门。两名建筑工人正在用混凝土铺路。达
里尔身子一滑 ,摔倒在地。这让他勃然大怒。
达里尔 :霍梅尔 ,看你干的好事 ? 我要上班去 ,你却弄得一地烂泥。大清
早就不得安生 !
达里尔从车库里开出自己那辆红色轿车。
达里尔 :但愿你这家伙五点以前就离开这里。不 ,最好三点以前。
汽车呼啸着驶上公路。
饭店。电话铃响了。一位侍者拿起话筒 ,脸上露出调侃的笑容。
侍者 :午安。您要找路易丝 ? 对 ,她在班儿上。是塞尔玛吧 ? 小猫咪 ,什
么时候和我去约会呀 ?
路易丝一把夺下话筒。
路易丝 :快不了。这个周末她要和我约会 hellip;hellip;( 路易丝转过身 ,背对着
他 ,表示谈话已经结束) 我两点半去接你 hellip;hellip;
迪金森家。
塞尔玛 :咱们去哪儿 ?
餐厅。
路易丝 :进山。一定带几件暖和的衣服。那里可能很冷。待会儿见。
middot; 741 middot;路易丝脱下制服 ,走上街头。她坐进一辆老掉牙的蓝色ldquo;雷鸟rdquo;。
迪金森家。塞尔玛在屋里手忙脚乱。她仍然披着大褂 ,满头卷发器。她
打开衣柜 ,拿出几件夏天穿的连衣裙 ,又把一抽屉的内衣倒进箱子。两只手
指小心翼翼地拎出一只手枪 ,放到一大堆的东西里。
路易丝的房间。路易丝像士兵一样麻利地将物品收进一只小小的手提
箱里 ,然后走到桌前 ,把一张正在自动应答机前录音的男子的照片收起来。
仔细地打量房间之后 ,走进厨房 ,认真地擦洗一只玻璃杯。当路易丝在镜子
前试穿新夹克的时候 ,她的表情既专注又严肃。
迪金森家门口。塞尔玛已经守着一大堆行李 mdash;mdash;mdash;两个箱子 ,几只提包 ,
一盏灯 ,一副渔网和几根钓竿等候女友的到来。
路易丝 :你好 ,塞尔玛。灯咱们用不着。屋子里有电。
塞尔玛 :以防万一。要是那里突然有个疯子把电线割断了怎么办。到处
都有那么多白痴。
路易丝 :你的想像力可真丰富 mdash;mdash;mdash;带了这么多东西 !
塞尔玛 :不要紧 ,会用上的 hellip;hellip;
把塞尔玛的行李拖上汽车 ,路易丝甚至微微喘息起来。上车之前 ,她取
出一架自动成相像机。塞尔玛凑到女友身边。照片上映出两人的笑容。
这时可以清楚地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同之处。路易丝 40 岁左右 ,面庞紧
张而消瘦。大大的褐色的眼睛疲倦地、不信任地注视着世界。塞尔玛比她大
约年轻十岁。虽然个头很高 ,她看起来却异常柔弱。圆乎乎的脸蛋上可爱的
小酒窝无不显出她性情温和 ,胸无城府。
ldquo;雷鸟rdquo;在公路上疾驰。路易丝坐在方向盘后 ,聚精会神地盯着路面。塞
尔玛在书包里翻来翻去 ,取出手枪 ,递给路易丝。
塞尔玛 :路易丝 ,还是你来保管这支手枪吧 hellip;hellip;
路易丝看见递过来的手枪 ,吃惊地闪开身子。
路易丝 :为什么你老随身带着它 ?
塞尔玛 :你知道啦 ,现在到处都有变态狂、杀人犯 ,山里有熊 ,有蛇 hellip;hellip;可
是我不会用。所以还是你拿着吧。
路易丝 :把它扔到我的提包里 ,忘了它吧 hellip;hellip;
阳光直射在汽车上。塞尔玛脱掉上衣 ,只穿一件漂亮的白色吊带裙。
塞尔玛 :你倒是说说 ,那是谁的房子 ?
middot; 841 middot;路易丝 :是鲍勃 ,我们那个上日班的老经理的。他正在闹离婚 ,他妻子把
那套房子抢过去了 ,不过钥匙还在他手上。所以他让所有的朋友都过去玩。
塞尔玛 :我有多长时间没出过门了 hellip;hellip;
路易丝 :达里尔怎么会放你出来 ?
塞尔玛 :我什么也没告诉他。
路易丝从座位上跳起来 ,吃惊地望着女伴。
路易丝 :这就是了 ! 塞尔玛 ,他会打死你的 !
塞尔玛 :反正他也不会让我走。他哪儿都不让我去 ,从来不知道让我开
开心 ,就想我呆在家里。他自己老在外面胡混 ,谁知道都干了些什么。
路易丝 :那你回头怎么对他说 ?
塞尔玛 :我给他留了张字条 ,插在微波炉上了。他回来会看见的。
路易丝听到女伴的讲述 ,赞许地笑了。
塞尔玛好像感到有些无聊。她发现一包香烟 ,就拿出一支 ,装出抽烟的
样子 ,从镜子里打量自己。
路易丝 :塞尔玛 ,你在干什么 ? 你可是不抽烟的 hellip;hellip;
塞尔玛 :现在我自由了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找个地方歇一会儿吧 hellip;hellip;
路易丝 :不行。咱们出来得就晚 ,得趁天没黑赶过去。
塞尔玛 :这有什么区别 ? 咱们是来休息的。停一停吧 ,我好久没去过别
的地方了。
塞尔玛苦苦央求 ,路易丝同意了。
夜晚。大街小巷灯火通明。汽车驶离公路 ,来到一座小城 ,停在一幢灰
颜色的建筑物前。这是ldquo;银箭rdquo;餐厅。两人走进门。有几个男人边打台球 ,边
在柜台喝酒。路易丝小品剧本不喜欢这里。她戒备地环顾四周。
路易丝 :这种地方得克萨斯有的是。
塞尔玛 :这屋子怎么样 ?
路易丝 :嗯哼 hellip;hellip;
两人找到一张空桌子 ,一位年轻的女侍马上迎上前来。
女侍 :喝点儿什么 ,姑娘们 ?
路易丝 :不了 ,谢谢。
塞尔玛 :我可想喝点儿 hellip;hellip;来杯不加冰的威士忌和乌龟酒。
路易丝 :行了 ,塞尔玛 hellip;hellip;
middot; 941 middot;塞尔玛 :咱们到底是不是在度周末 ? 我想喝 ,就这样。
路易丝 :那好吧 ! 不过我看不惯你这副样子。平时你那么安静 hellip;hellip;
塞尔玛 :我可烦透了安安静静的。你自己说过 :找个地方 ,放松自己。我
就是在放松自己 ,所以你还是有个心理准备吧 hellip;hellip;
路易丝吃惊不已。而塞尔玛自我感觉好极了。她脱下上衣 ,理了理头
发 ,兴奋地左顾右盼。
路易丝 :好吧。我也喝。来杯ldquo;马格丽特rdquo;鸡尾酒和不加冰的威士忌。
一个样子蛮横 ,个头高挑的男子离开柜台 ,不请自来地坐到空椅子上。
他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塞尔玛身上。
哈伦 :两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在这里做什么 ?
路易丝 :这是我们的事。不该你管的少插手 hellip;hellip;
路易丝又点起一根香烟。看上去 ,这个没有礼貌的小伙子惹恼了她。塞
尔玛想缓和一下女友粗暴的态度。
塞尔玛 :我们打算轻松轻松。路易丝生男朋友的气 ,他是个音乐家 ,老是
和自己的乐队出去演出 ,把路易丝留在家里等他。我们来这里吃点儿东西。
哈伦 :那你们可找对地方了。你们喜欢吃ldquo;辣椒rdquo;吗 ? 这儿做的棒极了。
女侍 :你干嘛缠着姑娘们 ?
哈伦 :我没缠着她们。只想和她们套套近乎。
女侍 :她们最好别认识你 ,哈伦 hellip;hellip;
塞尔玛 :这么说 ,你叫哈伦 ? 和我叔叔的名字一样 hellip;hellip;
哈伦 :你的叔叔讨人喜欢吗 ? 如果他讨人喜欢 ,我们俩就更像了。
哈伦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塞尔玛的眼睛 ,一只手放到她的膝盖上。路易丝
看见他的动作 ,火冒三丈。她嘲笑地向哈伦脸上喷了一口烟。
路易丝 :我并不想无礼。不过我想和我的女朋友私下谈谈。
哈伦 :我明白 ,明白。我并不想打扰你们。只不过两位这样的美人儿坐
在一边冷冷清清 ,让人看不过去。可你( 对塞尔玛说) 走之前别忘了和我跳个
舞。不然我会生气的 hellip;hellip;
塞尔玛 :那当然啦。
路易丝( 责备地看着塞尔玛) :怎么 ,你没看出来他对你不怀好意 ?
塞尔玛 :这有什么 ! 你当了五年服务员 ,当然是刀枪不入了。放心吧 ,不
然我要发脾气了。
middot; 051 middot;路易丝 :好吧 ,好吧。
舞台上出现了一位抱着吉它的年轻歌手。一听见音乐 ,塞尔玛便从桌旁
跳起身 ,拍着巴掌 ,翩翩起舞。路易丝靠近她。
塞尔玛 :咱们去活动活动筋骨。要是达里尔现在能看见我该多好。
路易丝 :你怎么不让他滚远点儿 ?
塞尔玛 :你为什么不让吉米滚远点儿 ? 吉米回来会给你打电话 ,替你着
急 ,等你星期一一露面 ,他就乐得把你捧在手心里。现在我们可要放开了高
兴高兴 hellip;hellip;
她们准备去跳舞 ,这时女侍又在桌上放了一份酒水。
女侍 :这是哈伦送的。
塞尔玛明显活泼起来。她给自己和路易丝各倒了一杯酒。两人干了杯 ,
走向舞池。半路上哈伦轻巧地搂过塞尔玛 ,剩下路易丝孤零零站在一旁。
哈伦搂住塞尔玛的脖子 ,拉到身边。他们开始随着音乐起舞。塞尔玛喜
欢跳舞。她笑容满面 ,时不时从瓶中啜一口酒。一个客人拽住落单的路易
丝。但他笨拙的动作使他们的舞蹈更像是出洋相。哈伦和塞尔玛舞姿轻松
协调 ,仿佛每天一起练习似的。音乐换了新节奏 ,舞蹈变成了比赛。
终于 ,乐声沉寂。路易丝如释重负地离开笨手笨脚的舞伴 ,回到桌前。
塞尔玛并不急于回到女友身边。她与哈伦跳起了又一支舞曲。路易丝不耐
烦地走到两人身边。
路易丝 :喂 ,塞尔玛 ,我去趟洗手间 ,然后咱们就出发。
塞尔玛无所谓地挥了挥手。
塞尔玛 :我准备好了。
塞尔玛和哈伦跳着舞 ,转了几圈 ,突然无力地倒在他身上。她满头大汗 ,
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塞尔玛 :我头晕 ,我要坐一坐。
哈伦 :最好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
哈伦搂住塞尔玛的肩头 ,扶她向门口走去。
路易丝回到桌旁 ,没有看见女伴 ,向女侍寻问。
女侍 :他们在那边跳舞来着。
ldquo;银箭rdquo;餐厅门前。塞尔玛一边用手绢扇着风 ,一边走来走去。她感觉好
多了。哈伦抱住塞尔玛 ,把她放在车前盖上 ,开始拥抱她 ,吻她的脖子 ,抚摸
middot; 151 middot;她的大腿。
清醒过来的塞尔玛开始反抗 ,这越发刺激了哈伦。
哈伦 :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的身材可真棒 !
塞尔玛 :不 ,请你等等 ,我已经结婚了。
哈伦 :那有什么 ! 我也结婚了。
哈伦撕开塞尔玛的连衣裙。塞尔玛打了他一记耳光。哈伦扇了她几巴
掌 ,粗暴地将她推倒在车前盖上 ,掀起她的裙子;用颤抖的手指拉开自己裤子
上的拉链。
塞尔玛哭起来。
塞尔玛 :住手 ,请你住手。路易丝这就过来。
哈伦 :你和你的路易丝见鬼去。安静点儿 ,母狗 ! 住嘴 ,听见没有 ,住嘴 !
塞尔玛 :哈伦 ,我求求你 ,住手。别这样。
哈伦 :你这只倒霉的小母狗 !
路易丝走出餐厅 ,正好看到这一幕。她的手枪马上抵在哈伦的脑袋上。
路易丝 :放开她。
哈伦 :给我从这儿滚开 !
路易丝 :我跟你说了 ,放开她 ,否则让你脑袋开花。
哈伦放开塞尔玛 ,她从车盖上爬下来 ,低声抽泣着躲到旁边。
哈伦 :我不过想开开心罢了。
路易丝 :你这种开心的观念太奇怪了 ! 以后你记着 :如果一个女人哭成
这样 ,说明她根本不开心。
路易丝朝汽车的方向退了几步 ,手里的枪始终瞄准哈伦。哈伦已经从惊
吓中缓过劲儿来 ,恢复了常态。
哈伦 :你这母狗。就该从你下手。
路易丝 :你说什么 ?
哈伦做了个下流的动作。
哈伦 :我说你能让我舒服。
路易丝怒不可遏。她像梦游一般扣动了扳机。哈伦的尸体慢慢下滑。
塞尔玛惊恐地跑向汽车。
路易丝走到厚颜无耻的哈伦身边。
路易丝 :闭上你的臭嘴 ,老兄 mdash;mdash;mdash;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转身朝汽车走去。
middot; 251 middot;死去的哈伦背靠汽车的散热器 ,坐在地上。在他白衬衫上心脏正中的部
位 ,一个红色的污点渐渐扩散。
入夜。ldquo;雷鸟rdquo;在公路上疾驰 ,几乎撞在一辆大卡车上。
司机 :看着点儿 ,往哪儿开哪 ,笨蛋 ! mdash;mdash;mdash;他的车紧随其后。
塞尔玛开着车。路易丝坐在旁边 ,像石像一样纹丝不动 ,目不转睛地盯
住放在膝头的手枪。塞尔玛偷偷瞥了女伴一眼。塞尔玛的模样十分可怕 ,漂
亮的发型荡然无存 ,头发一绺一绺地耷拉着。嘴唇上还有干涸的血迹。
塞尔玛 :路易丝 ,路易丝 ,咱们该怎么办 ?
路易丝 :我不知道。别说话 ,让我想想 hellip;hellip;
塞尔玛 :要不 ,咱们上警察局 ? 把一切都告诉他们。
路易丝 :告诉什么 ?
塞尔玛 :说他想强奸我。
路易丝 :可你一晚上都在和他跳舞 ,又搂又亲的。谁会相信我们 ,塞尔
玛 ? 停车 hellip;hellip;快 hellip;hellip;
路易丝跳到路旁 ,大吐不已。她觉得轻松多了 ,便重新坐到驾驶座上 ,头
靠方向盘 ,一动不动地坐了片刻。塞尔玛低声啜泣。路易丝解下脖子上丝
巾 ,为她拭去脸上的血迹 ,好像塞尔玛是个受了委屈的大孩子。
路易丝 :咱们停车 ,去喝杯咖啡。等我有了精神 ,想想今后怎么办。一切
都会好起来的。
夜晚。公路。汽车停到一家小咖啡馆门前。
咖啡馆。两人坐在临窗的小桌旁。路易丝疯狂地吸着烟 ,塞尔玛一边喝
咖啡 ,一边试图使自己恢复正常。
路易丝 :关键是不能慌 ,不然我们就完了。没有人看见我们 ,没有人知道
是我们干的。眼下咱们的情况还没那么糟。最主要的是决定下一步怎么办。
塞尔玛的泪水夺眶而出。
塞尔玛 :不 ,你想想吧 ,咱们的假期成什么样了。我还以为能好好休息休
息呢 hellip;hellip;
路易丝扬起头 ,责备地直视塞尔玛的脸。
路易丝 :别想这件事了 hellip;hellip;你最好别开口。
塞尔玛 :怎么 ,难道这全是我的错 ?
路易丝没有回答 ,但她脸上的表情说明 ,她确实这么想。塞尔玛懂得她
middot; 351 middot;的意思。她颤颤巍巍地站起身 ,咖啡杯碰翻在地 ,发出一声巨响。塞尔玛泪
流满面。
路易丝仍坐在桌旁一支接一支地吸烟。团团蓝灰色的烟雾笼罩了她。
夜晚。迪金森家。窗外的月光使屋内的家具蒙上一层梦幻般的色彩。
塞尔玛临走时留下的纸www.juben68.com条引人注目地别在微波炉上。达里尔还没有看到。
ldquo;银箭rdquo;夜总会门前的马路。哈伦的尸体被装进塑料袋。
一晚上都在照应两个女伴的女招待 ,正在和警探哈尔middot;斯洛科姆交谈。
警车上的灯光映得周围忽红忽蓝。
哈尔 :你能认出她们吗 ?
女招待 :那当然。不过请相信我 ,那两个姑娘不是杀人犯。
哈尔 :你又不是专家 ,只不过是个证人 hellip;hellip;为什么肯定 ?
女招待 :亲爱的 ,你要是干上十年女招待 ,看人绝对不会看走眼的。哈伦
这种下场不过是迟早的事 hellip;hellip;不在酒吧 ,就在停车场。
哈伦 :你看是谁干的 ?
女招待 :你最好去和他妻子聊聊。她会告诉你很多事情 hellip;hellip;
哈尔 :那你的看法呢 ?
女招待 :推理 ? 也许 ,是他以前的某个女朋友 ,不然就是谁的丈夫。不关
那两个姑娘的事 hellip;hellip;那个年纪大点儿 mdash;mdash;mdash;个头儿矮一些的 mdash;mdash;mdash;给了我不少
小费呢。
哈尔 :你有没有注意到 ,她们开的什么车 ?
女招待 :亲爱的哈尔 mdash;mdash;mdash;这儿是夜总会 ,不是什么露天小酒馆 ,我可不上
外头去 hellip;hellip;
哈尔 :你可以回家了 hellip;hellip;
女招待 :这么说问完了 ? 你是不是该做东 ,请我喝一杯 ?
警探毫不理会她的提议 ,坐进汽车。
女招待 :听着 ,那两个姑娘都不可能杀人 ! mdash;mdash;mdash;她冲着开走的汽车喊道。
咖啡馆门前的街道。路易丝站在电话亭里拨号。
自动应答机的声音 :我是吉米。我不在家。
咖啡馆。洗手间。路易丝走到镜子前面整理头发。她专注地端详自己
的面容 ,发现腮上有一滴干涸的血迹 ,便拼命地用手擦去。然后走到卫生间
门口 ,不耐烦地敲了敲门。
middot; 451 middot;路易丝 :哎 ,塞尔玛 ! 快点儿出来。咱们该走了。
塞尔玛听话地跟着女友。
清晨。公路。路易丝开着车。塞尔玛漠然地坐在旁边 ,一副无精打采的
样子 ,看来她还没有从昨天的惊吓中恢复过来。
路易丝 :咱们需要钱。你有多少钱 ?
塞尔玛从口袋里掏出钱 ,正点钱的时候 ,一阵风从手里吹走了两张钞票。
塞尔玛 :本来有 62 美元 ,只剩下 41 了。
路易丝 :我们需要很多钱。
汽车旅馆的一个房间。路易丝刚刚洗完澡 ,湿漉漉的头发一绺绺的搭在
肩头 ,身上裹着一条大毛巾。她干练地在屋里走来走去 ,打开行李。塞尔玛
张皇失措地望着女友 ,然后躺到床上。
塞尔玛 :你干什么 ? 咱们不是睡一觉就走吗 ?
路易丝 :我必须决定 ,下一步怎么办。
塞尔玛 :那你有什么主意了 ?
路易丝 :你怎么回事 ? 难道这和你没关系吗 ?
塞尔玛 :当我的朋友打死人的时候 ,我能怎么办 ?
路易丝狠狠地盯着塞尔玛。
路易丝 :听着。我在想该怎么办 ,可你连动都懒得动 ,就知道躺着 !
塞尔玛坐起身 ,走上阳台。
塞尔玛 :我说去警察局 ,可你却说ldquo;: 不rdquo;!
路易丝沉下脸来。
路易丝 :咱们何必着急 ? 警察会找上门来的。
塞尔玛回到屋里 ,躺在床上 ,痛哭流涕。路易丝感到自己有些过分 ,便温
柔地摸了摸塞尔玛的手。
路易丝 :对不起。我还没有做好进监狱的准备。( 阳台下面的游泳池里 ,
平滑的水面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池水湛蓝湛蓝的。) 要不 ,你去游泳池游会儿
泳 ,散散步 ,我来想想 ,今后怎么办。
塞尔玛刚一离开房间 ,路易丝便拿起电话 ,一边拨号 ,一边步上阳台。看
见塞尔玛拖着一只大箱子 ,路易丝亲切地冲她挥挥手。塞尔玛坐下来 ,打开
衣箱 ,翻来翻去。路易丝把听筒凑近耳边。
路易丝 :吉米 ! 我可找到你了。
middot; 551 middot;吉米家。他是一个身材高大 ,像运动员一样魁梧的黑发男子。他看上去
焦急不安。
吉米 :你在哪儿 ,见鬼 ?
汽车旅馆的房间。
路易丝 :嗯 ,一切正常。你怎么样 ? 好久没见了。
吉米家。
吉米 :你的声音真奇怪 ,好像是从别的城市打来的 hellip;hellip;
汽车旅馆的房间。路易丝从阳台回到屋里 ,坐在沙发上。她的脸痛苦的
扭曲着 mdash;mdash;mdash;她想放声大哭 ,但却不得不拼命控制自己 ,竭力保持正常的语气。
路易丝 :是啊 ,吉米 ,我现在不在城里 hellip;hellip;我遇到大麻烦了 hellip;hellip;你简直想
像不到 ,我的麻烦有多大。
吉米家。吉米从椅子上站起身 ,抱着电话机 ,在屋里踱来踱去。
吉米 :也许你能说说 ,出什么事儿了 ? 我回来以后 ,谁都不知道你去哪儿
了。塞尔玛和你在一起吗 ?
汽车旅馆的房间里。
路易丝 :听着 ,吉米。我在银行里有 6 ,600 元钱。我没法把钱取出来 ,你
也不行。但我很需要钱。你能借给我这么多钱吗 ? 回头我就还你。
吉米家。
吉米 :路易丝 ,出什么事儿了 ? 你能解释一下吗 ?
汽车旅馆的房间。
路易丝 :反正出了一件不好的事情。我不能在电话里告诉你 ,不过事情
很糟糕。你会帮我吗 ? ( 路易丝沉默了一下 ,想了想) 吉米 ,你还爱我吗 ?
吉米家。
吉米( 有几分匆忙地) :是的 ,是的 ,我爱你 ,宝贝。
汽车旅馆的房间。
路易丝 :那就让这件事全都见鬼去吧。你帮我把钱汇到ldquo;维代尤尼rdquo;就行
了。在俄克拉荷马州 ,吉米。
吉米家。
吉米 :那你现在在俄克拉荷马了 ?
汽车旅馆的房间。
路易丝 :还没有 ,不过马上就去 hellip;hellip;
middot; 651 middot;吉米家。
吉米 :过一小时左右你再给我打电话 ,我通知你 ,钱汇到哪个银行。
汽车旅馆。游泳池。塞尔玛穿着一件带花边的轻薄的泳衣躺在游泳池
边的躺椅上。她手捂着脸 ,伤心地抽泣。
路易丝将车开到游泳池边。她冲到塞尔玛身旁 ,对她耳边大喊一声。塞
尔玛吓得一跃而起 ,发出绝望的号叫。等她明白过来 ,便抓起自己的箱子 ,向
汽车跑去 ,箱子盖儿都没来得及关上。
警察局。哈尔正在和上司交谈。
上司 :假如这两个女人不是杀人犯 ,最起码她们可能是目击者。你认为 ,
她们已经离开本州了吗 ?
哈尔 :完全可能。
上司 :那就通知侦查组 ,把情况通报联邦调查局。让他们也做点什么。
汽车在公路上飞驰 ,前方彩霞满天 ,蔚为壮观。路易丝开着车。塞尔玛
坐在旁边 ,心里很矛盾。终于她鼓起了勇气。
塞尔玛 :路易丝 ,你可千万别生气 ,咱们这是上哪儿 ?
路易丝 :俄克拉荷马。吉米会把钱汇到那里。
塞尔玛 :你已经和他谈过了 ? 什么都告诉他了 ?
路易丝 :我什么都没说。你要是给达里尔打电话 ,也不要多说。他老是
听风就是雨的。
塞尔玛 :我夜里四点给他打过电话 ,他不在家。所以我不明白 ,他凭什么
对我发火。应该我对他发火才是。
路易丝沉默了片刻。
路易丝 :我要去墨西哥。我需要两天半的时间 ,不过我会到的。我已经
走投无路了 ,你也一样。所以必须下决心。
塞尔玛惶惑地望着女友。她还不习惯自己拿主意。见到塞尔玛犹豫不
决 ,路易丝气不打一处来。
路易丝 :咱们一有麻烦 ,你就变得神志不清 ,要么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情况不同了。咱们的生活全都变样了。我一个人去墨西哥好了。
塞尔玛沮丧地低下脑袋。
汽车停在一个小镇里。路易丝马上走进电话亭打电话。
吉米家。他躺在沙发上 ,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话 ,神色忧悒。铃声一响 ,他
middot; 751 middot;马上抓起话筒 ,从沙发上站起来。
吉米 :路易丝 ,我还怕你不来电话了呢。钱我弄到了。支票刚刚兑付 ,因
为今天星期天。夜总会老板帮了大忙 ,我对他说准备买车。钱汇到ldquo;流浪者rdquo;
旅馆。地址是 :北 23 街 921 号。你就说ldquo;: 桃子rdquo;。
电话亭。
路易丝 :让我说什么 ?
吉米家。
吉米 :桃子。
电话亭。
路易丝 :这是什么意思 ?
吉米家。
吉米 :这是 mdash;mdash;mdash;暗号。我想你 ,我的桃子。
电话亭。
路易丝 :谢谢你 ,吉米。我非常感谢你。
商店。塞尔玛买了许多 50 毫升装的小瓶威士忌。售货员数不过来 ,提
议她买两大瓶 ,但她拒绝了。
路易丝走出电话亭 ,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路易丝
气鼓鼓地从他身旁走过 ,与拎着大包小包的塞尔玛撞个满怀。
路易丝 :去给达里尔打个电话( 塞尔玛脸上闪过一丝惊奇) 。你就说 ,你
过得很好。明天晚上就回家。
塞尔玛 :我回去吗 ?
路易丝 :我不知道 hellip;hellip;我自己不打算回去 hellip;hellip;啊 ,对了 ,买报纸。
路易丝向旁边的报摊走去 ,塞尔玛进了电话亭。
迪金森家。达里尔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 ,啜着啤酒 ,欣赏电视转播的
橄榄球比赛。电话响了。听见妻子的声音 ,达里尔从椅子上跳起来 ,在屋里
走来走去。
达里尔 :塞尔玛 ,你跑到哪儿去了 ?
塞尔玛 :我和路易丝在山上休息 ,我们钓了鱼 hellip;hellip;
达里尔 :你疯了吗 ? 我下班回家 ,你却不知溜到哪儿去寻开心 hellip;hellip;
塞尔玛 :我给你留了一张字条 hellip;hellip;
橄榄球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达里尔把妻子抛诸脑后 ,兴奋地加油助
middot; 851 middot;威 ,在电视机旁手舞足蹈。
达里尔( 橄榄球迷) :冲啊 ,冲啊 ,真臭 !
塞尔玛顺从地守候在电话另一端。终于 ,达里尔想起了中断的谈话。
塞尔玛 :我们还要在这里呆一天 ,去钓鱼 hellip;hellip;
达里尔 :不行 ,你今天回家。听见没有 ? 马上回来 hellip;hellip;赶快 hellip;hellip;
塞尔玛脸上现出坚定的神情。
塞尔玛 :达里尔 ,你毕竟只是我丈夫 ,不是我父亲 ,明白吗 ?
达里尔 :这全是路易丝的影响。要是你今晚不回家 hellip;hellip;你自己知道 ,会
有什么结果 hellip;hellip;
塞尔玛 :去你妈的 !
听到妻子的回答 ,达里尔大惑不解地看了看话筒 ,把它扔在电话机上。
塞尔玛走出电话亭 ,撞在一个坐在地上 ,背着绿色大书包的小伙子身上 ,
险些摔倒。小伙子跳起身 ,连连道歉。他非常年轻 ,彬彬有礼 ,穿着牛仔服 ,
金头发上戴一顶白色宽边帽。塞尔玛仍然回想与达里尔的谈话 ,匆匆扫了他
一眼 ,便上了汽车 ,抽泣起来。为了摆脱满腔愁绪 ,塞尔玛取出化妆盒 ,描了
描眼睛 ,又在后视镜里照了照。她注意到戴白帽子的年轻人 ,看看自己打破
的嘴唇 ,又抹了点儿口红。
这位名叫 D. J 的小伙子踏着坚定的步伐朝汽车走来。他敲了敲车门。
塞尔玛颇有兴味地打量着他。
D. J :对不起 ,小姐。能问问您去哪个方向吗 ? 我回大学迟到了。如果
您顺路的话 ,能不能捎上我 ? 对了 ,大家都叫我 D. J hellip;hellip;
塞尔玛 :照我的理解 ,我们要去俄克拉荷马。
D. J :差不多和我同路。我将会非常感激您的。
塞尔玛脸上掠过一丝疑惑。
塞尔玛 :您知道 ,这我决定不了。这辆车是我朋友的。我想 ,她不会答
应。不过可以问问她 ,反正也不会有更坏的结果。
路易丝手拿报纸走过来 ,嘴里嚼着巧克力。发现有陌生人在场 ,便毫不
客气地盯着他。
塞尔玛 :这个年轻人上大学迟到了。也许我们能带上他 hellip;hellip;
路易丝 :这可不是个好主意 mdash;mdash;mdash;她硬梆梆地答道。
塞尔玛还想劝说路易丝 ,但路易丝不为所动。看上去小伙子也并不介
middot; 951 middot;意。他客客气气地祝两位女士一路顺风。作为回答 ,路易丝一脚踩下油门 ,
汽车向加油站飞驰而去。
路易丝( 对加油工) :加满油。
塞尔玛 :也许可以带上那个小伙子 hellip;hellip;
路易丝 :你还是讲讲 ,达里尔说些什么吧。
塞尔玛 :他说ldquo;塞尔玛 ,你想休息多久就休息多久。只要你自己快活。你
和我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 ,是该歇歇了。我爱你 ,塞尔玛。rdquo;( 塞尔玛打开买
来的第一瓶威士忌 ,几乎一口喝光) 你说 ,咱们是不是快到你的墨西哥啦 ?
路易丝满意地笑了。
ldquo;雷鸟rdquo;沿着风景如画的公路行驶。路边一侧是松林 ,一侧是无边无际的
绿色的田野。
塞尔玛 :真可惜没带上那个小伙子。作个伴儿嘛 hellip;hellip;他的屁股可真棒 !
路易丝 :我可没空儿注意他的屁股。
塞尔玛 :瞧达里尔的屁股 ,都能放下一辆汽车了。
路易丝 :对不起 ,我可没情绪讨论这个话题 ,而且现在咱们并不需要车上
有年轻人。
轰隆作响的火车挡住了汽车前方的道路。两人不得不大声喊叫 ,好听见
对方的话。
路易丝 :拿着这张地图 ,找找从俄克拉荷马绕到墨西哥的路。挑小路 ,免
得引人注意。
塞尔玛 :我想 ,81 号公路正合适 hellip;hellip;咱们先到达拉斯 ,然后 hellip;hellip;
路易丝 :不 ,我不去得克萨斯。
塞尔玛 :你想绕过得克萨斯去墨西哥 ? 这不可能。
听到ldquo;得克萨斯rdquo;这个词 ,路易丝情绪有些激动。
路易丝 :塞尔玛 ,你非常清楚我对得克萨斯的看法。
塞尔玛 :我知道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总该通融一下吧。
路易丝无法控制自己。她像枪杀哈伦时那样怒火中烧。
路易丝 :我不去得克萨斯 !
塞尔玛 :为什么你从来没对我说过 ,你在得克萨斯出了什么事 ?
路易丝 :记得那个脱了裤子爬到你身上的男人吧。就这样。得克萨斯决
不该是咱们落到警察手里的地方。
middot; 061 middot;路易丝家。哈尔警探潜入房间。屋子里井井有条。哈尔用手指划过桌
面 ,想从灰尘的厚度判断 ,主人已经离家多长时间。然后走到摆满照片的小
桌前。其中有一张是年轻的路易丝 ,题词是ldquo;: 生日快乐 ,亲爱的。rdquo;
ldquo;雷鸟rdquo;在公路上奔驰。一架正在周围的农田上喷撒农药的飞机从汽车
上空掠过。两人跟着收音机里播放的歌曲唱起了二重唱。塞尔玛甚至随音
乐的节奏左右摇摆。
餐厅。哈尔来到路易丝工作的餐厅 ,正在与经理交谈。
汽车一如既往地向前奔驰。圆鼓鼓的风滚草在狂风中飞来飞去。塞尔
玛见到路旁一个戴着白帽子的孤单单的身影。她扮了个鬼脸 ,像小狗一样哀
哀叫了两声 ,路易丝投降了。
路易丝 :行 ,行 ,好吧。
汽车在小伙子面前停下 ,他爬上后座。塞尔玛感激地对路易丝笑了笑。
迪金森家。哈尔警探前来拜访达里尔 ,他仍然坐在电视机前。
哈尔 :昨天ldquo;银箭rdquo;夜总会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许多客人看见 ,有一辆
1966 年产的敞蓬ldquo;雷鸟rdquo;车曾经飞快地离开夜总会。这辆车属于路易丝middot;索
耶。我们有理由相信 ,您的妻子当时也在车上。
达里尔目瞪口呆 ,双手抱住头。
达里尔 :什么 ? 您说什么 ?
达里尔激动之中一脚踩到看电视时还狼吞虎咽的比萨饼上 ,警察不禁莞
尔一笑。
达里尔 :见鬼 ! mdash;mdash;mdash;他气冲冲地喊道。
汽车里。戴白帽子的小伙子大大咧咧地靠在后座上。塞尔玛转过身面
对着他 ,脸上的酒窝时隐时现。
D. J :塞尔玛小姐 ,请您解释一下 ,为什么您不要孩子 ? 要知道繁衍后代
可是上帝的旨意。
塞尔玛 :达里尔 ,我的丈夫说 ,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他说 ,他自己
还是个孩子。他甚至为自己的幼稚沾沾自喜呢。
路易丝 :他有什么可美的 ? hellip;hellip;
塞尔玛 :路易丝和他合不来。她认为他是牲口 ,是头猪。
路易丝 :还能是什么 ? 他就是一头猪。
D. J :塞尔玛小姐 ,您非常年轻就嫁人了 ?
middot; 161 middot;塞尔玛 :我结婚已经四年了。除了达里尔 ,我从来没有过其他男人。
D. J :也许您会生气 ,不过我还得说 ,照我看 ,您丈夫很不讨人喜欢。
塞尔玛 :我生什么气 ? 他确实又蠢又笨又讨厌。
D. J 注意地眺望前方。两辆警灯闪烁的警车迎面驶来。
D. J :您最好开慢一点儿 ,路易丝小姐 ,警察可就在旁边。
听见这番警告 ,路易丝离开公路 ,将车直接开上大草原 ,身后卷起滚滚尘
烟。一口钻井挡住他们的去路。井台上竖着几十根用于平原深层采油的机
械杠杆。汽车绕过油井 ,重新跃上公路。
D. J :要是您老这么兜圈子 ,大概会收到不少罚单吧 ?
路易丝 :一到俄克拉荷马 ,你就下车。mdash;mdash;mdash;路易丝粗暴地打断他。
警察局。哈尔侦探正在与联邦调查局的代表马克斯通电话。
哈尔 :我们在车前盖上找到了塞尔玛的指纹。另外 ,她丈夫说 ,她随身带
了枪和很多东西。不过最奇怪的是 ,她怕枪怕得要命 ,枪是她丈夫给她买的 ,
因为她总是一个人留在家里。她不但不会射击 ,连靠近它都不敢。枪已经买
了好几年了 hellip;hellip;
联邦调查局。
马克斯 :他们的枪什么型号 ?
警察局。
哈尔 :38 口径。
联邦调查局。
马克斯 :她们去哪儿啦 ?
警察局。
哈尔 :去山上一个朋友家。可是她们并没有在那里露面。
俄克拉荷马。路易丝下了车直接走进ldquo;维代尤尼rdquo;公司分部。
ldquo;维代尤尼rdquo;接待处。
路易丝 :我来取一笔给路易丝middot;索耶的汇款 ,或者代号是ldquo;桃子rdquo;。
侍者粗粗地翻了翻所有的单据 ,摇摇头。一个坐在角落读报的男子出人
意料地站起身 ,朝路易丝走来。这是吉米。
吉米 :是谁在念叨我那神圣不可侵犯的ldquo;桃子rdquo;?
路易丝喜出望外地看着吉米。
路易丝 :你在这里做什么 ?
middot; 261 middot;吉米 :来看看你 hellip;hellip;( 对侍者) 劳驾 ,请给我开间房。我用信用卡结帐。
路边。路易丝和吉米走到汽车旁。塞尔玛和 D. J 在后座上相拥相抱 ,刚
刚放开手。
塞尔玛 :天啊 ,吉米 ,你在这里做什么 ?
吉米 :别问我 ,这样我就不用撒谎了 hellip;hellip;
塞尔玛 :答得不错。
吉米询问地看着小伙子。
塞尔玛 :这是 D. J。他马上走。他是个大学生 ,我们顺路带他一程。
D. J 走下车。下起雨来。塞尔玛无限惆怅地望着他修长结实的背影。
塞尔玛 :看他走路的姿势 ! 真正的牛仔。
她目送着他 ,直到挡风玻璃上的雨水遮住了她的视线。
吉米 :塞尔玛 ,我帮你开了间房 ,去休息吧。
塞尔玛 :说到休息 ,我向来悉听尊便。mdash;mdash;mdash;塞尔玛嘲笑道。
塞尔玛和路易丝的客房。塞尔玛躺在床上。路易丝手里拿着满满一袋
钱 ,心事重重地踱来踱去。
路易丝 :这 mdash;mdash;mdash;就是我们的未来。mdash;mdash;mdash;她郑重地说道 ,把纸袋递给塞尔
玛。塞尔玛肃然起敬地看看钱 ,又把目光转向路易丝。
塞尔玛 :你对吉米怎么交待 ?
路易丝 :一字不提。我什么也不打算对他说。何必让他卷进来呢 ?
塞尔玛( 不无嘲弄地) :还用你来保护他 ?
路易丝 :我并没有请他来 ,说到底 ,他和别的男人没什么两样儿 ,只不过
他喜欢追我。
塞尔玛 :现在他不得不忘记你。
路易丝 :塞尔玛 ,你能不能不说话 ?
路易丝火冒三丈。有一刻她简直想挥拳向女友扑过去。但她很快便消
了气儿 ,心平气和地对待塞尔玛。
路易丝 :我求你一件事 mdash;mdash;mdash;你把这些钱藏好 ,万一有事儿 ,就往吉米的房
间打电话。
塞尔玛接过钱 ,想到自己肩负的责任 ,重重叹了口气。
塞尔玛 :要我等你吗 ?
路易丝走出房间 ,没有回答她。
middot; 361 middot;吉米的客房。花瓶里插着一枝鲜红的玫瑰。听见敲门声 ,吉米拿起玫
瑰 ,藏在衬衫下。开门后郑重其事地献给路易丝。两人走进房间。吉米倒了
一杯威士忌 ,递给路易丝 ,被她一口回绝。
吉米 :现在说说吧 ,出什么事儿了 hellip;hellip;
路易丝 :我什么也不会对你说。到时候你会明白 mdash;mdash;mdash;这是为什么 hellip;hellip;
吉米 :怎么 ,你爱上其他人了 ?
路易丝 :不 ,不是这种事。
吉米 :到底怎么回事 ? 你就这么扔下我 ,一走了之 ? 还是你杀了人 ?
路易丝( 吃惊地望着吉米) :够了 ,够了。我要走了 !
吉米靠近路易丝 ,抱住她的肩头 ,但她仍然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吉米
狂怒地砸起家具来。路易丝见此情景向门口走去。吉米挡住她的去路。
吉米 :我跑到这儿 ,就是为了送你一样东西 hellip;hellip;
路易丝 :我在呢 mdash;mdash;mdash;送吧 hellip;hellip;
吉米掏出一只黑色的小盒子 ,里面是一枚结婚戒指 ,路易丝拿起来 ,兴味
索然地在手中摆弄。
吉米 :怎么 ? 你不盼望这件礼物吗 ? 你要不要试一试 ?
路易丝 :为什么这么突然 ,吉米 ? 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
吉米 :我从你的声音里听不出一点儿激动。我坐飞机飞了两个州 ,就是
为了来见你。你是知道的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坐飞机。
路易丝慢慢盖上小盒子 ,始终没有把戒指戴在手上试一试。
路易丝 :多美的故事 ,只可惜对象不该是我。也许你还是把它送给别人
吧 ?
吉米 :我不是只为这个。我是不想失去你。可看来你已经决定离开我。
路易丝 :这不是结婚的理由 hellip;hellip;
吉米 :我以为你想结婚 hellip;hellip;
路易丝 :是的 ,我想结 ,但不是这样 hellip;hellip;
路易丝依然站在门口 ,随时准备转身离去。吉米扶起掀翻在地的家具 ,
然后坐在沙发的扶手上 ,神情忧郁地望着路易丝。
塞尔玛和路易丝的房间。塞尔玛刚洗完澡 ,湿淋淋的头发披在肩上 ,身
上穿着一件暴露的睡裙。她徒劳地想用牙起开一瓶威士忌。有人敲门。站
在她面前的正是 D. J 本人。雨水顺着他的白帽子流下来。塞尔玛疑惑地打
middot; 461 middot;量来者。
D. J :塞尔玛小姐 ,是我。意外的惊喜 ,不是吗 ? 刚才我站在这里等着顺
风车 ,可心里一直惦记着您 hellip;hellip;外面的雨下得又那么大。
几句话说得塞尔玛怀疑的神情无影无踪。她垂下头看着地板 ,窗外大雨
如注。
D. J :我真是个白痴 ,您不必为我倒胃口。再见 ,塞尔玛小姐。我这就
走。
一闻此言 ,塞尔玛笑逐颜开 ,牵着 D. J 的手进了房间。
吉米的房间。吉米和路易丝并肩而坐 ,严肃地交谈着。
吉米 :你以为 ,我喜欢偷空儿见面吗 ?
路易丝 :不过你我都明白 ,这一切只能这么结束 hellip;hellip;
吉米 :我想 ,你也许并不爱我。
路易丝 :不 ,我爱你。可眼下我决不能犯错。你求婚的时机不对 ,现在该
分手了。
塞尔玛和路易丝的客房。D. J 和塞尔玛坐在床头 ,玩小孩子们的打手心
游戏 :看谁躲得快。
D. J :不 ,这不公平。你手上的金属太多了 hellip;hellip;
D. J 从塞尔玛手上褪下手镯和戒指 ,放在一旁。塞尔玛含笑注视着他。
见到她赞许的目光 ,D. J 纵身像跳弹网似地在床上跳来跳去。
D. J :对我说 mdash;mdash;mdash;快长大 ,快长大。我是一名跳伞员。
D. J 重重躺倒在塞尔玛身边 ,当他转身的时候 ,背上的纹身清晰可见。
塞尔玛 :你不太像大学生。谁在大学里等你 ?
D. J :除了监察人员 ,没别人等我。我从他眼皮底下溜掉了。
塞尔玛 :什么监察人员 ? 怎么 ,你是个犯人 ?
D. J :不 ,我早就不是犯人了 hellip;hellip;我被保释了 ,所以我已经不是罪犯了。
听见这番话 ,塞尔玛张口结舌。眼睛里冒出兴奋的火花。
塞尔玛 :那你为什么坐牢 ? 抢银行 ?
D. J :不 ,我从不抢银行 ,只抢小地方 mdash;mdash;mdash;加油站啦 ,商店啦 hellip;hellip;
塞尔玛 :你是怎么干的 ? 快说说 , mdash;mdash;mdash;她不肯罢休。
D. J :首先找好位置 ,观察它。然后等待时机 ,迅速地解决问题。这可是
天生的本领 ,教也教不会。反正我不想再提那些事了 hellip;hellip;

更多年会小品剧本电影剧本,尽在中-国剧本联盟:http://www.juben68.com
上一篇:吴宇森携手尼古拉斯・凯奇《变脸》电影剧本下 下一篇:布拉德・皮特奥斯卡三项提名《末路狂花》电影剧本下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