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库萨克经典电影剧本赏析《傀儡人生》上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8-02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约翰middot;库萨克经典电影剧本赏析《傀儡人生》上集

文 / 〔美国〕查理middot;考夫曼
译 / 赵祥龄
  【译者前言】 《傀儡人生》(Being John Malkovich ,又译《做约翰middot;马尔科维奇》创意独特 ,
情节离奇 ,编派巧妙 ,完全超出常人的想像 :主人公克莱格middot;施瓦茨是纽约街头一位身怀绝技
的木偶表演艺人 ,可是在恶劣的经济环境中 ,他的表演艺术毫无用武之地 ,只能陷入穷困潦
倒 ,走投无路的境地。与妻子洛蒂的十年婚姻也变得索然无味。妻子屡劝他另谋生计 ,终于
他在一家公司找到一份检索文件档案的工作。这家奇怪的公司设在纽约一座大楼的七层半 ,
只有半层高 ,员工们每天须弯着腰走动。一天 ,克莱格在挪动文件柜时偶然发现柜后墙上有
一道小门 ,打开门发现里面是一条幽黑黏滑的管道。他试着往里爬时突然被一股力量吸了进
去 ,原来这是一条通到美国当红影星约翰middot;马尔科维奇脑颅的秘密通道。一旦进入其中 ,你就
可以完全跟马尔科维奇一样感受世界 ,15 分钟后再被吐出来 ,掉在公路旁的壕沟里。克莱格
把这个秘密告诉给他为之心仪却屡遭拒绝的女同事马克辛 ,她认为这是个生财之道 ,于是两
人决定卖票 ,让那些梦想改变人生的人们有机会花 200 美元去当 15 分钟的马尔科维奇。洛
蒂知道后非要一试为快 ,从而引发出夫妻关系、朋友关系、社会关系等一系列令人难以逆料的
变异 hellip;hellip;
作者查理middot;考夫曼 1958 年出生在美国东海岸的长岛 ,曾先后就学于波士顿大学和纽约大
学。剧本写成于 1999 年 ,是查理middot;霍夫曼的成名之作 ,使他一夜之间由一个普通的电视剧作
者成为美国公众广泛认可的ldquo;天才rdquo;电影剧作家。其独辟蹊径的ldquo;奇思异想rdquo;,以及所表现出来
的ldquo;大胆rdquo;ldquo;、独创rdquo;和ldquo;超现实的喜剧想像力rdquo;,得到影评界的普遍赞赏。它的成功不仅在于其
离奇的构思非常投合好莱坞近年来追求超越常规、超越自然的口味 ,而且在于他这种近乎荒
诞的故事所折射的现实 ,在许多方面却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十分贴近。2000 年 ,美国著名导演
斯派克middot;琼兹成功地将它搬上银幕 ,当年便获得最佳导演、最佳剧本和最佳女演员三项奥斯卡
奖提名。
【作者自序】 他们要我为这个剧本写篇序言。我告诉他们 ,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们对我
说 ,没关系 ,写点就行。他们说 ,学着写剧本的人常买这类书 ,都希望能看到作者的话。他们
告诉我 ,我欠读者一点东西。我说那就试试吧 ,我宁愿不欠人什么。这不 ,今晚我就坐在这里
试着写。现在是凌晨三点钟。我已经好几个星期没睡好觉了 ,整个人都在崩溃。身体是有些
问题 ,也许是酒喝得太多 ,一位我曾经视为朋友的人这样提醒我。关键是事情乱得很。这阵
子我离开家住在汽车里 ,处于过渡之中。以前一直住的老地方已不再是我的选择。人们都很
怪 ,不能相信他们。所以我就呆在汽车里 ,车子停放在一位熟人 ,一位失业演员门外的车道
上 ,他正在帮助我解脱困境。我本来是可以住旅馆的 ,就是说 ,我本来是住得起旅馆的 ,但没
有去住。我需要一个熟悉的地方 ,不然我会忘掉脑子里还记得的东西。我熟悉我的车 ,过去
5 个月里 ,车内扔的快餐包装纸一点都没有动过 ,它们像朋友一样。今天怎么样啊 ,麦当劳 ?
那上面又是什么 ,星巴克杯子 ? 早晨呢 ,我在演员家的浴室里冲个澡 ,待遇可谓不坏。他有个
漂亮的女朋友 ,她有时会冲我笑笑 ,并无挑逗之意 ,没有那回事 ,然而这却帮我渡过了一些艰
难的日子。如今我有了地方 ,租了一间不大的公寓房 ,足够我在里面弄明白需要弄明白的事
情。可是 ,住进去又有些与世隔绝 ,也让我付出了一些代价。我思路不清 ,工作受到影响 ,有
些不妙的想法。我的对门住着一位可怜的老人 ,他有时邀请我过去喝杯茶 ,我总是拒绝。然
后又觉得过意不去 ,甚至难为情。不过 ,还没有到要过去跟他喝杯茶的地步。这可是跑题了 ,
正题是一篇序言。我能就ldquo;傀儡人生rdquo;说些什么呢 ? 几年前我平白无故地写了这么个剧本 ,也
不知为什么选中了约翰middot;马尔科维奇。我也不知道这个念头是怎么产生的。我回答不了这些
问题 ,没有答案。我是个没有答案的人 ,他略带戏剧性地说。有的时候 ,在天色很晚很黑很静
的情况下 ,我甚至是个不想问题的人。一种失却了好奇心的麻木感爬满全身 ,我就坐在那里 ,
两眼盯着墙壁上那块奇怪可疑的污渍 ,什么也不想。管它宇宙是怎么回事。这时候 ,一个小
小的问题会慢慢地钻到我的脑前来。这个问题就是 ,我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处境 ? 我到底是个
什么人 ,居然可怕到人们不得不如此残忍地加以对待 ? 是的 ,残忍 ,一种精神上的残忍。我是
人呀 ,当然有自己的弱点。我的不安分 ,我的欲望。可是我有这样做的权利。不允许任何人
对我说我不可以这样。因此 ,如果活此一生的代价是遭人鄙弃的话 ,我想那就是我该付出的
了。不过 ,我倒不必像小玛丽阳光(Little Mary Sunshine) 那样忙乎。也许我不该跟你 ,跟一个
刚刚无辜地购买了这本书的陌生人说这些。也许这并不是你想要读到的 ,也许你想要知道的
是关于好莱坞或关于写作过程等等之类的无聊话题 ,也许你想要读到的是片中某位演员的风
流韵事 ,或者想知道谁和谁睡过觉 ,或者希望我会见机行事 ,告诉你莱斯特这个角色的原型是
我中学时代的几何老师 ,但是我没有那种才分跟你讲这些。我讲不出任何精明、闪亮和深刻
的东西。我是一个可怜的孤独者 ,没有令人感兴趣的轶事。我唯一可以一谈的 ,也是我此刻
唯一牵挂于心的就是 :人是可以成为奸诈之徒的。有时候他们会对你说他们爱你 ,关心你 ,也
许他们并非如此。意识到这一点不是很可怕吗 ? 当然 ,这也有它的道理。没有人会真的喜欢
我 ,我是说以前从未有过。我卖出一个剧本 ,忽然间有人就喜欢上我了。这纯系偶然 ,对吧 ?
对 ,是的。如果说在这篇序言里 小品剧本,我能就剧本的写作说点什么的话 ,那就是必须写所了解的东
西。我是对什么都不了解 ,连对自己一生的每一分秒都不了解。我生存在充满混乱、不安、妒
忌和孤独的迷雾之中。对门的老人自己那么困难 ,还伸出手来要给我以安慰 ,或许他是带着
某种愚蠢的希望 ,希望我能报之以对他的慰藉。但我是不会接受他的邀请的。他又不是一位
俏丽的佳人 ,因为在一家专业报纸的文章里看到我的名字而想跟我上床。我对他毫无用处。
我就装病。哎呀 ,太阳都升起来啦 ,街上也有了行人车辆。活生生的人走向实实在在的工作。
那该是怎样的景象 ? 我听得见老人在他房里四处敲击的声响 ,他那茶壶水开的哨声像在嘲笑
我。我却毫无进展 ,没能想出这篇序言 ,或别的什么。我能就我所知的电影剧本写作过程告
诉你一些什么呢 ? 假如你在独自构思 ,那么来了灵感抓住它就是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
思。灵感 ? 灵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 你就坐在那里等吧。我就是这么做的 ,坐在那里等。等
什么我也不知道。让它更好些 ? 它是什么 ? 你告诉我好吗 ? 你来写一篇序言寄给我。也许
你知道 ,也许你能告诉我点什么。为什么非得顺着一个方向 :作者给读者 ? 也许你有那么一
个让我耳目一新的点子 ,一个在我冷峻、偏执、周而复始的思考过程中未曾想到过的点子。有
没有这样一种东西 ? 有没有可能将一个人具有转变力的想法传给另一个人呢 ? 这就是我在
这篇序言里应该提供给你的东西吗 ? 一种能够启动你走上成功的电影剧本写作生涯的东西
吗 ? 我若认为自己有这种能力 ,那未免过于狂妄。你若期望得到它 ,则未免过于天真。嘿 ,要
叫我说 ,真实的情况是一团糟 ,这个世界浑浑噩噩。人们都很鄙俗、孤独、不知所措。没有谁
弄得明白。有的人装作他们行 ,别信他们。有的人装作喜欢你 ,你别当真。如果你打算写一
个电影剧本 ,尽量掌握在 110 页左右。
查理middot;霍夫曼  
于加州洛杉矶  
  废话一篇。就这样大功告成了 ? 什么也不是 ,简直像开玩笑。算句噱头话吧 ,也不够档
次。真不好意思。就交给你吧 ,说不定是个有气量的人。也许你喜欢这部电影 ,想读读剧本 ,
了解一下作品和作者。而我现在就在我舒适的居室里 ,一味地孤芳自赏 ,全不把你求知的渴
望当回事 ,却要将自己污秽暴躁的心灵劈头盖脸地喷泄给你 ,就像是充满病毒的喷嚏一样。
我向你 ,向所有跟我打过交道的人赔礼道歉。我起码欠着你一个东西 ,那就是我对剧本写作
技巧的干净而真实的想法。现在我明白了。不然的话 ,我永远无法原谅自己。不然的话 ,我
就是一个十足让人讨厌的家伙。那样可不行 ,不行。所以你瞧 ,讲点实实在在的东西是不容
易的。我认为 ,在作品中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讲真话。我认为是 ,我认为就是这么
回事。可是 ,我为什么要讲真话呢 ? 也许这样做 ,我会作为一个讲真话的哥们儿而闻名于世。
也许不过如此 ,在诚实的幌子下更加自吹自擂罢了。这是我的绝招。好吧 ,我来做这个讲真
话的人。也许这么一来有的人会爱上我 ,也许有的女人会觉得那样很性感。我是说 ,单凭长
相我是得不到这些东西的。于是就做这个诚实人。嘿 ! 你们瞧我 ,我绝对实话实说 ,不计任
何后果 ! 多么了不起的英雄。对不起 ,我觉得那样未必就达到了我预期的目的。要知道 ,我
不过是一个想出人头地的小人物。我想受到人们的热爱和敬仰。我想叫女人觉得我性感 ,哪
怕是男人 ,也行。我想叫所有的人都觉得我才华出众。而且 ,我想叫所有的人都觉得我对
(钱) 那玩意儿一点儿都不在乎。你又要问了 ,我是什么人 ,趁我现在尚未改变自己胆怯的想
法 ,还是跑一趟格林代尔的金科镇把这个东西电邮给法伯尔 mdash;法伯尔公司为好。
查理middot;霍夫曼  
电 影 剧 本
于加州洛杉矶  
最后 ,我要感谢所有为把这个剧本拍成电影而勤奋工作的人们。这是一个艰辛的过程 ,
目睹每一位参与者的创新精神和不知疲劳的工作 ,是至为愉快的。
查理middot;霍夫曼  
于加州格林代尔  
  外景,纽约市街道( 蒙太奇) ,白天
蒙太奇在片头字幕背后映出。纪录
片式的用镜 ,给人以真实感。
我们看到克莱格 ,30岁 ,在不同的地
点 ,不同的时间 ,换着不同的服装 ,试图
在街头表演木偶戏挣点钱。他的表演是
用一个提线木偶(一个精心制作的、酷似
他本人的小木偶) 亦步亦趋地跟在过路
行人的背后 ,并模仿他们的表情和步态。
克莱格艺技惊人 ,他的木偶能把人模仿
得惟妙惟肖。然而 ,被他学样的行人不是
无动于衷 ,匆匆走过 ,就是大声喝斥他滚
开 ,莫讨人嫌。他那只收钱的杯子还一直
空在那里。
外景,纽约市地铁入口,晚上
这组镜头的最后一景是克莱格晚上
走进一个地铁入口 ,提线木偶无精打采
地耷拉在他的肩头。 (渐转暗)  
画外音:克莱格 ,亲爱的 ,该起床了。
(切换)  
内景,克莱格和洛蒂的卧室,早晨
克莱格在床上猛然醒来 ,一只非洲
灰色鹦鹉正立在他的胸上 ,眼睁睁地瞅
着他。
鹦鹉:克莱格 ,亲爱的 ,该起床了。
洛蒂 ,30岁 ,正穿戴整齐准备去上
班 ,听到声音忙走进来 ,一把将鹦鹉从克
莱格胸上拽开。
洛蒂:对不起 ,亲爱的 ,我不知道奥
林middot;哈奇从笼子里出来了。早上好(俯身
在克莱格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
克莱格:早上好。
洛蒂:对不起 ,我得走了。一大早喂
动物的虫食就要运到了。
克莱格:祝你开心。
洛蒂:克莱格 ,听着 ,亲爱的 ,我一直
在想 ,要是你能找到一份工作什么的 ,也
许会觉得好一些。
克莱格:不是说过了吗 ?可眼下经济
这么萧条 ,谁还要一个耍木偶的 ?
洛蒂:喏 ,我是说 ,也许在木偶这一
行全面好起来之前 ,你可以先做点别的
什么。
克莱格(怨忿地) :伟大的曼迪尼才
不需要打短工呢。
洛蒂(叹息) :克莱格 ,不是所有的人
都能成为德瑞克middot;曼迪尼的。(稍顿) 好
了 ,虫食等着我呢。能帮个忙吗 ?
克莱格:什么事 ?
洛蒂:照看一下伊莱贾好吗 ?它今早
有点不舒服。
克莱格:哪一个是伊莱贾来着 ?
洛蒂:那只小猩猩。
克莱格:好的。 (切换)  
内景,克莱格和洛蒂的储藏室,早晨
里面乱七八糟 ,从便宜的音箱里传
出巴托克吵人的音乐。靠房里头搭着一
个小型舞台 ,台上打着灯光。木偶ldquo;克莱
格rdquo;正在台上走来走去 ,双手极其灵巧地
扭动着。朝舞台的后上方看去 ,我们可以
看到克莱格。他在操纵着木偶 ,手指的动
作快极了。木偶开始跳起舞来 ,跳的是一
段很优美但难度很年会小品剧本大的芭蕾舞片段。不
一会儿 ,木偶腾空翻跃起来 ,做出令人难
以置信的动作。真克莱格的额头出汗了 ,
他的手指快捷灵活似闪电。木偶克莱格
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动作越来越快 ,最后
跌倒在舞台上。它捧着脸哭泣。克莱格挂
起木偶 ,从舞台后面走下来。他喘息着 ,
关掉音乐 ,拿起一罐啤酒痛饮。(切换)  
内景,克莱格和洛蒂的起居室,白天
房间里到处都是关着的和没关的各
种动物:一条蛇 ,一只美洲蜥蜴 ,鹦鹉 ,狗
和几只猫。克莱格坐在沙发上翻阅报纸 ,
翻到了招工广告版。背景处电视机开着。
小猩猩伊莱贾坐在他身边 ,捂着肚子轻
声哼哼着。
电视里 ,德瑞克middot;曼迪尼正从一座水
塔顶上操纵一只60英尺高的提线木偶 ,
聚集的人群看得出了神。
电视播音员:当德瑞克middot;曼迪尼这位
堪称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木偶大师 ,在
无与伦比的查尔斯middot;尼尔森middot;赖利的导演
下 ,用他那只60英尺高的木偶艾米利middot;狄
金森表演《阿姆赫斯特的美女》时 ,观众
们简直如醉如痴。
查尔斯middot;尼尔森middot;赖利乘着热气球从
高塔旁飘过。
查尔斯middot;尼尔森middot;赖利:漂亮极了 ,漂
亮极了 ,妞妞。
克莱格:耍鬼把戏的混蛋 !(伊莱贾
又哼哼起来 ,克莱格瞥了它一眼) 你不知
道作个猴子你有多幸运。我要是个猴子 ,
我将是最幸福的人。谁也不会指望我做
什么 ,成天坐在沙发上哼哼就行了。这就
是生活。
伊莱贾抬头看着克莱格 ,莫名其妙。
克莱格瞪着它 ,试图把它吓住但想想又
作罢了。 (切换)  
外景。华盛顿广场公园,白天
克莱格搭起了一个轻便的木偶戏
台 ,正在表演。不多几个人在看。戏台一
旁的架板上写着《: 埃比拉德和赫洛伊斯
的悲剧》。一只帽子里放了一些硬币。戏
台上的布景是两间中世纪的房间 ,中间
隔了一道墙 ,每一间各有一张写字桌。克
莱格同时操纵着两只木偶 ,一个扮作中
世纪的修女(赫洛伊斯) ,另一个扮作修
道士(埃比拉德) ,各自坐在桌前写着。一
只低音喇叭放出埃比拉德和赫洛伊斯的
声音 mdash;mdash;mdash;
赫洛伊斯:在我们享受心神不安的
爱的乐趣并沉醉于私通的时候 ,却没有
受到上帝的严惩 hellip;hellip;
一个男人领着他的小女儿走过。
小女孩:爸爸 ,木偶戏 !
埃比拉德:别说了 ,求求你 ,别再有
这样的抱怨 hellip;hellip;
父亲(看着手表) :就一分钟 ,孩子 ,
我们还得去见妈妈。
两人停下来 ,小女孩高兴地一直跑
到戏台跟前 ,父亲在一条长凳上坐下。
赫洛伊斯:即使是在做弥撒 ,当我们
的祈祷本应更加纯洁的时候 hellip;hellip;
赫洛伊斯从桌边站起来 ,走到将她
和埃比拉德隔开的墙边。埃比拉德走到
墙的另一边。
赫洛伊斯: hellip;hellip;对于这种快乐的淫
荡的憧憬是这样地控制了我那悲苦的灵
魂 ,以致我满脑子全是淫欲的放纵 ,而不
是我的祈祷。
两个木偶开始彼此做爱 ,就像没有
那道隔墙似的。一直没有留意的父亲抬
头看过去 ,恰好看到两个木偶越来越露
骨的性交动作。
赫洛伊斯:有时候 ,只要肢体一动我
的这种念头便会暴露无遗 hellip;hellip;
父亲为之瞠目 mdash;mdash;mdash;
父亲:他妈的 !
他冲向木偶戏台 ,打翻纸板布景 ,踏
碎一只木偶。他挥拳朝克莱格脸上打去。
(切换)  
内景,宠物商店,傍晚
洛蒂身穿工作服正在里面喂鱼。随
着门铃声 ,一个人走进来。洛蒂抬头望
去 ,是克莱格。他嘴唇肿得老厚 ,鼻子还
在流血 ,身后拖着他的木偶 ,木偶的头部
已被踩坏。洛蒂气喘吁吁地朝他跑过去。
洛蒂:哎呀 ,宝贝儿 ,又出事儿了 !
唉 ,亲爱的 ,你怎么样 ?
克莱格耸耸肩膀 ,洛蒂把他紧紧拥
入怀中。
洛蒂:克莱格 ,你这是怎么弄的 ?
克莱格(厚肿的嘴唇嗫嚅着) :我正
演着木偶戏。
洛蒂望着他 ,眼里盈满泪水。
(切换)  
内景。克莱格和洛蒂的储藏室,早晨
克莱格坐在他的工作台前 ,手里拿
着已被踩坏的木偶脑袋 ,审视着它 ,身旁
放着要用的工具。他叹了口气 ,又把木偶
脑袋放进了抽屉。 (切换)  
内景,厨房,早晨
一张打开的报纸的近镜头。镜头拉
开 ,我们看到克莱格坐在厨房桌旁看招
工广告。他在木偶戏一栏下查找 ,没有。
一则框在方框里的广告的粗笔标题ldquo;寻
找一名快手男子rdquo;,吸引了克莱格的目
光。他读道ldquo;: 为快速查阅文档 ,需要一名
手指异常敏捷灵活的矮个头文档工。机
会均等的雇主rdquo;。他抄下地址。
外景,默廷 mdash;弗莱默大厦,白天
克莱格身穿休闲上衣 ,打着领带 ,沿
着第十一街一边走 ,一边寻找地址。
(切换)  
内景,写字楼门厅,白天
克莱格站在列有公司名称的标示板
前 ,找到莱斯特公司 ,它在七层半。他按
了电梯钮 ,等在那里。一位女士走来 ,停
在他身旁等电梯。电梯门打开 ,克莱格和
那位女士一起走进电梯。
内景,电梯,稍后
那位女士按ldquo;9rdquo;。克莱格看了一遍按
钮 ,没有ldquo;7 quot;- rdquo;。
女士:七层半 ,对吗 ?
克莱格:嗯 ,对。
女士:我带你去。
女士拣起靠在电梯角落的一根撬
棍 ,看着楼层号一个接一个闪过。她在
ldquo;7rdquo;刚闪过ldquo;8rdquo;还没出现时 ,揿下紧急制
动钮 ,电梯猛然停下。她用撬棍撬开电梯
的两扇门 ,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处规范的
写字楼走廊 ,所不同的是 ,从地面到天花
板只有四英尺左右 ,因此这里的全部设
施都相应地按比例缩小。电梯对面墙上
标的层号正是7 quot;- 。
女士:七层半。
克莱格:谢谢你。
克莱格爬到七层半上。 (切换)  
内景,七层半,稍后
克莱格猫着腰沿着走廊寻找莱斯特
公司 ,他与一位迎面走来的躬腰驼背的
男人擦肩而过时 ,彼此点头致意。克莱格
看到一扇门上标有:ldquo;莱斯特公司 mdash;mdash;mdash;
1922年以来一直满足美国文件管理需要
的公司rdquo;。他走了进去。 (切换)  
内景,莱斯特公司的接待区,稍后
为适应这个低矮的空间 ,室内所有
的家具都相应缩小了。一些人坐在那里
阅览杂志。端着文件盒子的雇员们匆匆
走过。克莱格朝接待员弗洛里斯走去。
弗洛里斯:欢迎来莱斯特公司。有什
么文档工作要我们代劳吗 ?
克莱格:没有。哎 ,我叫克莱格middot;施瓦
茨 ,是来见莱斯特先生的。
弗洛里斯:请坐 ,胡
阿雷斯先生。
克莱格:施瓦茨。
弗洛里斯:什么 ?
克莱格:施瓦茨。
弗洛里斯:对不起 ,
恐怕我听不懂你在说些
什么。
克莱格: 我叫施瓦
茨。
弗洛里斯:你要刷子 ?
克莱格:算了(克莱格挨着其他求职
者坐下) 。
弗洛里斯(隔着房间叫道) :什么酸
了 ?(电话铃响起 ,弗洛里斯拿起电话 ,然
后朝克莱格) 胡阿雷斯先生 ?
克莱格:叫我吗 ?
弗洛里斯:你怎么 ?
克莱格:我问是不是叫我 ?
弗洛里斯:你什么意思 ?听好了 ,我
可没时间听你们这些口齿不清的求职人
瞎咕噜。何况 ,莱斯特博士现在要见你。
内景,莱斯特的办公室,稍后
克莱格走进来。莱斯特 ,一位高大的
老人 ,躬身坐在他的小椅子里。
莱斯特:请进 ,胡阿雷斯先生。我应
该站起来 ,可是 ,喏 ,你瞧。
克莱格 (伸出手) :其实 ,我叫克莱
格middot;施瓦茨 ,莱斯特博士。
莱斯特(拨动内部对讲机的开关) :
保安。
克莱格:不用 ,先生 ,没关系的。只是
跟你的秘书搞混了。
莱斯特:她不是我的秘书 ,她是人们
所称的行政联络员 ,而且我和她没有那
种关系 ,如果那是你言外之意的话。
克莱格:一点儿也没有这个意思 ,莱
斯特博士。是我说错了。
莱斯特:告诉我 ,施瓦茨博士 ,你觉
得你能给莱斯特公司带来什么 ?
克莱格:是这样 ,先生 ,我是一个很
出色的文档管理员。
莱斯特(狡黠地) :是吗 ,呃 ?(他抽出
两张索引卡片 ,想了一想 ,然后在每一张
卡片上写了点什么) 好的 ,哪个字母应在
前面(他举起两张卡片 ,右手的卡片上是
字母ldquo;Mrdquo;,左手的卡片上则是一个从未
见过和难以辨认的符号) hellip;hellip;这一个 ,还
是这一个 ?
克莱格:左边的符号不是个字母 ,先
生。
莱斯特:嘿 ,你真行。我还想骗骗你
呢。好吧 ,你把这些按顺序理理好。
他递给克莱格一摞索引卡片 ,克莱
格以惊人的速度灵巧地把它们全部排列
好。莱斯特看着 ,眼睛睁得老大。(拨动内
部通话的开关) 弗洛里斯 ,接吉尼斯电
话。
弗洛里斯(画外) :成吉思汗的画 ?
莱斯特:算了。
弗洛里斯(画外) :什么酸了 ?
莱斯特(关掉开关) :不错的女人 ,弗
洛里斯。我不知道她怎么受得了我这说
话的毛病。
克莱格:你说话没毛病呀 ,莱斯特博
士。
莱斯特:恭维可以使你走遍天下 ,孩
子。可是在这个问题上我恐怕还得相信
弗洛里斯。要知道 ,她师从凯西middot;韦斯顿 ,
得到她的语言障碍学博士学位。你也许
读过她的回忆录《我谁也听不懂》吧。
克莱格:没读过。
莱斯特:太遗憾了。它实话实说。这
就是为什么东方(也就是犹太) 出版公司
碰都不愿意碰它的原因。这是该书封皮
上的一句话 ,对了 ,是乔治middot;威尔的。(稍
顿) 我说的话你要是一点也听不懂 ,我很
抱歉 ,施瓦茨博士。
克莱格:不 ,我全听得懂。
莱斯特(哽噎地) :多谢你好心地故
意说谎。要知道 ,在我这座与世隔绝、语
言难懂的孤塔里 ,我一向是很孤独的。
好 ,你被录用了。有什么问题吗 ?
克莱格:就一个 ,这层楼为什么这么
低矮 ?
莱斯特:顶限低嘛 ,孩子 ,我们把省
下的钱都用到你们身上了。(开怀大笑)
但是说真的 ,情况介绍会上会讲到这些
的。 (切换)  
内景,七层半,白天
克莱格沿门厅走廊走去 ,走进情况
介绍室。
内景,情况介绍室,白天
这是一间会议室 ,里面散坐着一些
人。克莱格坐下。他朝四周望去 ,眼睛停
在马克辛身上。她二十八九岁 ,剪得很短
的黑发 ,眼睛暗暗的 ,脸上没有表情 ,一
副冷漠的面孔。看来她是在把情况介绍
室当作休息室 ,一边抽烟 ,一边阅览一份
杂志。克莱格看呆了 ,马克辛抬头看了他
一眼 ,然后继续看她的杂志。灯光渐暗 ,
放录像的荧屏亮了起来。 (切换)  
外景,写字楼,白天
镜头自下而上掠过大楼。
音乐:气势昂扬的工业电影音乐。
字幕:七层半
解说(画外音) :欢迎光临默廷2弗雷
默大厦的七层半。既然各位将要整天在
这里工作 ,那么了解一点关于这个著名
楼层的历史是很重要的。 (化入)  
内景,七层半,白天
两个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唐和温蒂蹲
伏在厅廊里聊天 ,一人端着一杯咖啡。
温蒂:你好 ,唐。
唐:你好 ,温蒂。
温蒂:唐 ,不知你是否知道我们工作
的地方天花板为什么这么低 ?
唐:这是个有趣的故事 ,温蒂。许多
年前 ,在19世纪末 ,一位正在寻找投资给
我们伟大国家未来的爱尔兰船长詹姆
斯middot;墨廷来到这个小镇 ,他决定在这里竖
起一幢写字大楼。 (切换)  
建筑工人们劳动的电影资料片段。
唐(画外音) :他把这座大楼叫做默
廷2弗雷默大厦 ,是以他自己和另外一位
当地传说叫弗雷默的人的名字命名的。
(切换)  
内景,19世纪的办公室,白天
扮演默廷的演员坐在桌旁用鹅毛笔
书写着。他一脸络腮胡子 ,看上去十分严
肃。
唐(画外音) :有一天 ,默廷船长接待
了一位不速之客(有人敲门) 。
默廷:进来吧 ,倘若你有勇气的话
(一个纤小的女人走进来) 。
小女人:默廷船长吗 ?
默廷:有何贵干 ?小姑娘 ?
小女人:我不是小姑娘 ,默廷船长 ,
而是长得矮小的成年女子。
默廷(大吃一惊) :可不是吗。不过 ,
你长得矮小并非我的过错。因此 ,你若为
施舍而来 ,那就给我滚开 ,你这个讨厌的
精灵 !
小女人:我不求施舍 ,求的是一位心
地高尚仁慈的男士听我一言。
默廷(叹了口气) :好吧 ,有话请讲。
小女人:默廷船长 ,我其实像你一
样 ,是一个敬畏上帝的女基督徒。可是 ,
天哪 ,这个世界在建造时恐怕没有考虑
到我 ,门的把手太高 ,椅子过于笨重 ,顶
篷高高的房间像是在嘲笑我的矮小。我
还没有结婚 ,船长。毕竟 ,有谁愿意娶我
这样的矮人呢 ?因此 ,我不得不为每周几
个辨士去做一个配镜师。为什么不能有
个地方让我安全舒适地工作呢 ?
默廷抹去眼角的泪水 mdash;mdash;mdash;
默廷:这位女子 ,谁的故事也没有像
你的这样打动我。我自己的妹妹就生得
极其矮小 ,后来死了。因此 ,我要娶你为
妻。我要在我的大楼里 ,在第七层和第八
层之间 ,建造一个压缩尺寸的楼层。这
样 ,从今以后 ,在上帝的绿色地球上 ,你
和你不幸的同类至少有一个能够平安生
活的地方 hellip;hellip; (化入)  
内景,七层半走廊,白天
唐和温蒂蹲着交谈。
唐:这就是七层半的故事。由于租金
低得多 ,那些迫于这种或那种原因而不
得不节俭的公司 ,就选中了这一层。不管
怎么说 ,顶限就低嘛。哈哈哈 !
温蒂:哈哈哈 !
字幕:完。 (切换)  
内景,情况介绍室,白天
荧屏暗下去 ,灯光亮起来。克莱格朝
马克辛望去 ,她站起来 ,从他身边走过。
克莱格:动人的故事。
马克辛:不幸地是 ,那是瞎编的。
克莱格:真的吗 ?
马克辛:傻瓜才信呢 ,不是吗 ?
克莱格:你好 ,我叫克莱格middot;施瓦茨 ,
刚来莱斯特公司上班。你在哪里上班 ?
马克辛:做 mdash;mdash;mdash;一位名人 mdash;mdash;mdash;是多
么沉闷 ,像青蛙那样 mdash;mdash;mdash;在整个六月
mdash;mdash;mdash;将自己的名字 mdash;mdash;mdash;告诉宠爱它的泥
淖 ,是多么开诚布公 !
克莱格(骄傲地) :艾米丽middot;狄金森的
诗。
马克辛(走开) :不知道。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厨房 ,晚上
洛蒂在切洋葱。一只鹦鹉蹲在她的
头上。站在一旁的克莱格在炉子上的锅
里搅和着。一只小猩猩从柜子顶上跳到
冰箱顶上 ,又跳到厨房桌上。狗盯着猩
猩 ,大声朝它叫着。
鹦鹉:别叫了 !别叫了 !别叫了 !
克莱格:别叫了 !
洛蒂 (对克莱格) :对不起 ,亲爱的
(狗继续叫着) 。
鹦鹉:对不起 ,亲爱的。对不起 ,亲爱
的(画外响起邻居敲墙声) 。
邻居(画外) :别叫了 !
洛蒂(喊道) :对不起(把鹦鹉从头上
抓下来 ,走出房间) !
鹦鹉(画外) :救命 !她要把我锁进笼
子了 !
洛蒂(又进来) :厉害吧 ?我教它的。
克莱格:真行。他们几时到 ?
洛蒂:七点左右。
克莱格:咱们今晚得早睡。
洛蒂:他们会理解的。另外 ,明天早
上我还要见伊莱贾的精神医生。我们就
要刨到它胃酸的根子上了。
克莱格(心不在焉) :噢。
洛蒂:她认为这是一种幼年的精神
创伤 ,可能是作为一只幼猩猩有先天不
足的感觉。有意思 ,嗯 ?
克莱格:嗯。
洛蒂(稍顿) :哎 ,亲爱的 ,你有没有
再考虑考虑要孩子的事儿 ?
克莱格:你知道 ,眼下这么困难 ,经
济上 ,还有其他方面。看看职业问题怎么
样再说吧。
洛蒂半心半意地点点头。门铃响了 ,
狗叫起来 ,鹦鹉尖叫 ,邻居敲墙。
(化入)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餐室 ,晚上
餐室的桌子已经摆好。克莱格和洛
蒂跟他们的朋友彼得和格洛丽亚坐在那
里用晚餐。他们之间的谈话一时陷入明
显的冷场 mdash;mdash;mdash;
彼得:菜很好吃 ,洛蒂。
洛蒂:谢谢 ,克莱格还帮了忙呢 ,你
知道吗 ?
彼得:是素食 ,对吧 ?
洛蒂:对呀 ,全是素的 ,一贯如此。
彼得:真不容易。
谈话再一次冷场 ,每个人都在吃东
西。
彼得:七层半那件事 ,你不是蒙我们
吧 ,克莱格 ?
克莱格:不蒙你们 ,彼得。
格洛丽亚:太妙了。听起来简直像是
幻想的。(稍顿) 像是故事。(稍顿) 像是神
话。(稍顿) 太妙了。(稍顿) 哎 ,洛蒂 ,你说
全素食 ,就是说全部都是素菜了 ?
(切换)  
内景 ,出租车 ,晚上
格洛丽亚和彼得默默地坐在车里。
格洛丽亚:洛蒂告诉我 ,爱斯基摩人
说雪有很多个词。
彼得:多少个 ?
格洛丽亚:我想是23个 ,不 ,27个。
彼得: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
格洛丽亚:因为他们有很多的雪呀。
挺有意思 ,是吧 ?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厨房 ,晚上
克莱格洗碗盘 ,洛蒂擦干 ,谁也不看
谁一眼。 (切换)  
内景 ,莱斯特公司办公区 ,早上
克莱格身着米色西服套装 ,用手推
车推着文件 ,把它们分发到人们的桌子
上。弗洛里斯在门廊
处观看。
弗洛里斯:你真
棒。
克莱格转过身
来 mdash;mdash;mdash;
克莱格(一板一
眼地) :谢谢你 ,弗洛
里斯。
弗洛里斯耸耸
肩膀 ,摇了摇头 mdash;mdash;mdash;
弗洛里斯:你跟我们以前雇的男工
都不一样。即便这样 ,你讲话我还是听不
懂。不过 ,你的软腭共鸣极好 ,而且你从
不收缩你的会厌部位。
克莱格:我是个训练有素的演员。
弗洛里斯(神魂颠倒地) :你说话真
好听 !不管你说什么。你说呀 ,说呀 ,说
呀 !我了不起的朋友 ,你说呀 ! (切换)  
内景 ,早餐室/ 七层半门厅 ,白天
克莱格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马克
辛端着空怀子走过来。
克莱格:又见到你了(为她往杯子里
倒咖啡) 。
马克辛:对。嗯 hellip;hellip;
克莱格:哎 ,我一直在琢磨你昨天的
话 ,你说介绍情况的电影故事是瞎编的。
我想你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马克辛:要让女孩子脱裤子 ,还得再
绕50句舌才行。
克莱格:不 ,说真的。
马克辛:要知道 ,即使有一天你得到
我 ,也不会懂得怎么跟我来事儿的。这就
是问题所在 ,罗密欧(走开) 。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储藏室 ,晚上
克莱格坐在他的工作台前 ,正在为
一个新木偶上最后一道油彩。它很漂亮 ,
是马克辛。我们看到他已经修好了木偶
克莱格的脑袋。它身上的油漆未干 ,坐在
一张报纸上。洛蒂从门口静静地看着这
一切。一只像洛蒂的木偶挂在钩子上 ,肢
体缠在一起 ,满是灰尘。
洛蒂:新的木偶 ?
克莱格为这突然的问话而窘迫 mdash;mdash;mdash;
克莱格:噢 ,我这是随意想到的。
洛蒂:她很漂亮。
克莱格(耸耸肩) :随意想到的。(把
木偶挂起来 ,站起身 ,关上灯) 走吧 ,睡觉
去。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卧室 ,夜晚
房间里没开灯 ,洛蒂轻轻打着呼噜。
克莱格睁着眼躺在那里。他悄悄地爬起
来 ,走出卧室。洛蒂看着他走出去。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储藏室 ,夜晚
克莱格立在木偶戏台上方 ,他同时
操纵克莱格木偶和马克辛木偶 ,两人表
演了一段优美雅致的双人舞 ,结束后彼
此激情拥抱。
克莱格(轻声地) :我也会懂得怎么
跟你来事儿的。 (切换)  
内景 ,莱斯特公司办公区 ,上午
克莱格索检文件 ,弗洛里斯在门口
看着他 ,莱斯特博士则从橱柜后面看着
弗洛里斯。
弗洛里斯:哇 ,瞧那些手指能给恰当
的ldquo;密室rdquo;带来多么神奇的变化。(抚摸克
莱格的脖子) 按字母顺序排一排我呀 ,宝
贝儿。别忘了ldquo;, Irdquo;(我) 得排在ldquo;Urdquo;(你) 的
前面。
弗洛里斯大声长笑 ,笑声特长 ,声音
特大。
克莱格:弗洛里斯 ,你很不错 ,可是 ,
我怕是已经爱上别的人啦。
弗洛里斯(受挫地) :我怕是 hellip;hellip;不
知道你在说什么 hellip;hellip;你这个混蛋 !
弗洛里斯跑出房间 ,莱斯特从柜子
后面伸出脑袋。
莱斯特:你不要调戏弗洛里斯 ,施瓦
茨。哼 ,我要是年轻80岁 ,早扇你两个耳
光了。
克莱格:我没有调戏她 ,先生。我只
是 hellip;hellip;呃 ,你多大啦 ?
莱斯特:105岁。靠喝胡萝卜汁。(稍
顿) 多极了的胡萝卜汁。我发誓 ,简直不
值钱哪。我连尿都是黄的。咳 ,还不得不
坐着尿 hellip;hellip;就像他妈的小女孩似的 ,每
隔15分钟一次。但是 ,谁也不想死呀 ,施
瓦茨。
克莱格:噢 ,是这样 ,先生。
莱斯特:别先生先生的 ,叫鲍勃。我
不死 ,可是我越来越老 ,满脸皱纹 ,就像
先前的梅子变成了你眼前这皱皱巴巴的
梅子干。唉 ,要是能再变年轻 ,也许弗洛
里斯就会答理我了。
克莱格:老年人在很多方面可以做
贡献 ,先生。他们是我们联系历史的纽
带。
莱斯特:去你的 ,我可不想当你们他
妈的什么纽带。我只想感受弗洛里斯裸
露的大腿跟我的贴在一起。我想体验激
情 ,让我的身体激起那个美丽而复杂的
上一篇:希区柯克式悬念惊悚片《U形转弯》电影剧本原稿三 下一篇:约翰・库萨克经典电影剧本赏析《傀儡人生》下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