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黑泽明编剧《大海作证》电影剧本原稿上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8-03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鬼子黑泽明编剧《大海作证》电影剧本原稿上


文 / 〔日本〕黑泽明
译 / 冷茹冰
  11 波光闪闪的大海
电影标题ldquo;大海作证rdquo;。X
21 江户深川 ①( 季节为九月份)
远处的河水粼粼流淌 ,可以看见鳞次栉
比的房屋、寺院、火警了望台、深川八幡神
社 ②高高的屋檐 ,以及寺院内的树丛的树梢。
字幕开始。
那一带聚集着很多家饭馆和私娼的窑
屋(幕府时期未经官方承认的私娼妓院) ,是
深川最繁华的场所。而同这里只有一沟之
隔的河堤下面 ,有夹路而建、同一样式的八
间房子 ,然而却给人一种与世隔绝的偏远感
觉。
这里也是一处私娼的窑屋。
ldquo;苇屋rdquo;是最前面的一家 ,名副其实 :屋
后与大海之间是一大片芦苇荡和湿地。
熙熙攘攘的景象。可以听见招呼客人
的女人们娇滴滴的声音。
31 月亮升起(夜晚)
字幕结束。
41 妓院前的道路(夜晚)
虫声细碎。夜阑人静的路上 ,很多屋子
前面的挂灯已经熄灭 ,外面仍零星地站着几
个女人 ,很是冷清。
51 苇屋外景(夜晚)
透过格窗可以看见三个女人。
其中一人(菊乃) 在读书《( 曾我物语》) ,
另外两人(阿吉、阿苑) 听她朗读。
菊乃(读) ldquo;: 就是那晚 ,九月十三的月光
洒满大地 ,兄弟们在庭院玩耍 ,五只相连的
大雁向南飞去。rdquo;
站在外面的姑娘(阿新) ,隔着格窗侧耳
倾听。
阿新身边的门上挂着一盏灯笼上写着
苇屋二字。
菊乃(读) :ldquo;大雁共有五只 ,一只是父
亲 ,一只是母亲 ,三只是孩子。你是弟弟 ,我
是哥哥 ,虽然母亲是亲生的母亲 ,但曾我君
并非亲的父亲 hellip;hellip;rdquo;
阿新目视前方 ,入神地听着。
ldquo;阿新 hellip;hellip;rdquo;门口传来了老板娘阿峰的
声音。
阿峰 :收拾收拾关门吧 hellip;hellip;今晚看来没
X
② 八幡 神 社 : 以 应 神 天 皇 为 主 神 的 神
社。mdash;mdash;mdash;译者
深川 :日本地名。mdash;mdash;mdash;译者
译自黑泽明的剧本《大海作证》(索尼电影
娱乐株式会社/ 日活株式会社等提供) ,原作山本
周五郎 ,导演熊井启。mdash;mdash;mdash;编者
电 影 剧 本
70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什么客人了。
  阿新 :是。
阿新正要熄灭灯笼的烛火 ,这时身后传
来了匆忙的脚步声 ,她不由得回头一看 mdash;mdash;mdash;
河堤下面黑影中 ,一个年轻的武士小跑
过来。
对面屋子里的女人跑上前搭讪 mdash;mdash;mdash;
女人 :喂 ,风流的武士 (抓住他的手腕) ,
可真是个小俊哥。到这儿来找乐子吧 ,怎么
样 ,到这里来吧 ,就这么走了太无情了嘛 !
年轻的武士甩开她的手 ,跑向阿新。
对面的女人 ,轻蔑地咂着嘴 ,好像生气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71 的样子折回屋。
武士(走近阿新 ,喘息未定) :我能进去
吗 hellip;hellip;今晚我想住下。
阿新 :对面那位不是你的相好吗 ?
武士(忐忑不安的样子) :我是第一次见
到她。
阿新盯着武士看。
武士好像有什么东西刺眼一样地避开
她的目光。他的神态纯真无邪 ,多少带着孩
子气。
阿新 :请吧。
阿新走在前面进了门。
61 苇屋中(夜晚)
武士站在门口的土间 ①上 ,睁大眼睛看
着探头出来的阿吉、阿苑 ,然后四下里打量
着屋子。
阿新(对账房的菊乃大声说) :请进。姐
姐 ,请多多关照 ,有人要住在这里。
菊乃 :欢迎光临。
阿新让小佣把武士脱下的木屐收拾好。
阿新 :这边走。
说着 ,走在前面 ,踏上楼梯上到二楼。
二楼走廊两侧共有四间屋子。
阿新走上来 ,拉开了最里面屋子的拉
门。
阿新 :请进。
71 阿新的房间(夜晚)
房间里的家具和日用品一应俱全 ,不过
阿新和武士一进来 ,这间只有四席 ②半的小
屋就显得很拥挤。
阿新把手伸向一进屋就四下打量的武
士 mdash;mdash;mdash;
阿新 :把刀给我。
武士取下腰里挎着的刀递给阿新。
他的手在颤抖。
阿新把刀放进壁龛 mdash;mdash;mdash;
阿新 :我去端茶 ,不过 ,真对不起 ,先付
酬金好吗。
武士 :酬金 ?
阿新 :就是ldquo;花儿钱rdquo;。
武士(莫明其妙) : ?
阿新 :首先是进门钱 ,如果过夜的话 ,还
有过夜钱。
武士慌忙从怀中取出钱包 mdash;mdash;mdash;
武士 :多少钱 ?
阿新 :四百文。
武士从钱包中取出钱 ,用怀纸 ③包好递
给阿新。
阿新扫了一眼 mdash;mdash;mdash;
阿新 :天呀 ! 这太多了。
武士 :没关系 ,拿去好啦 hellip;hellip;实际上 ,因
为打架现在有人正在抓我。可能会有人来
搜查 hellip;hellip;到时就 hellip;hellip;
阿新 :明白了。
她把放在壁龛的刀又藏到壁橱中 mdash;mdash;mdash;
阿新 :这里灰多有些脏 ,请多包涵。
说着从壁橱中取出被褥 ,那上面还放着
睡衣和腰带。
阿新把睡衣和腰带递给了武士 mdash;mdash;mdash;
阿新 :快 ,请把这个换上吧。
说完 ,走出房间。
81 二楼走廊(夜晚)
阿新打开怀纸 ,数了一下钱 ,一半放在
自己的腰带中 ,剩下的一半用怀纸包好后走
下楼梯。
91 门口(夜晚)
菊乃正在关门。
阿新走过来 mdash;mdash;mdash;
③ 怀纸 :带在怀里备用的白纸。mdash;mdash;mdash;译者
席 :块 ,草席的数量单位 ,日本房间面积
的计算单位。一席约合 116 平方米。mdash;mdash;mdash;译者
土间 :房间里没有铺地板的土地。mdash;mdash;mdash;
译者
电 影 剧 本
72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阿新 :老板娘呢 ?
菊乃 :已经睡下了吧。
阿新 :这个 ,交给姐姐保管吧。
说着把怀纸包递给菊乃。
阿新 :这是刚才那位客人的酬金 hellip;hellip;还
有 mdash;mdash;mdash;(从腰带中拿出钱 ,压低声音) 这是赏
钱 ,大家分了吧 hellip;hellip;他说因为打架有人正在
捉拿他 ,要是有人来搜查的话 ,拜托了。
菊乃收好钱。
阿新 :就说这位客人是我的相好 ,是木
匠叫泰次。
101 妓院。全景(夜晚)
挂灯熄灭后 ,一片静谧。
更夫番太(打着梆子) :小心灯火。
可以听到远处大海的涛声。
111 阿新的房间(夜晚)
武士咕嘟咕嘟喝干了茶碗中的水。
阿新 :快 ,赶快换衣服。
说完急忙收拾水壶和茶碗。
武士站起身开始换裙裤。
以下为阿新为武士换睡衣 ,收拾卧具这
段时间的对话 mdash;mdash;mdash;
阿新 :那么 ,你在哪儿打架了。
武士 :八幡前的茶饭馆 hellip;hellip;我本来是跟
同一藩 ①中的武士们一起喝酒来着 hellip;hellip;
阿新 :是跟朋友打架了吗。
武士 :不是 hellip;hellip;当时我已经醉得什么都
不知道了 hellip;hellip;我以前不怎么喝酒 hellip;hellip;能记
得的就是朋友紧抱住我不放 ,刀已经从手中
被夺掉 hellip;hellip;
阿新 :这么说 ,你伤人了 ?
武士 :好像吧 hellip;hellip;啊 ,想起来了 ,我和隔
壁的客人吵了起来 hellip;hellip;那屋里也有很多人
在喝酒 hellip;hellip;我和其中的一个人打了起来。
阿新 :那人也是武士吗 ?
武士 :让我想想 ,不过 ,我也不知道他是
谁 hellip;hellip;就砍了。
阿新 :那个人死了吗 ?
武士 :不 ,好像没死 hellip;hellip;不知是谁大声
喊着ldquo;今晚不要回公馆 ,大家分头逃吧rdquo;hellip;hellip;
然后 ,我就从那个茶饭馆 ,不知怎么就跑到
这里来了。
阿新 :不好 ,这可糟了。
说着把武士的衣服揉成一团 ,塞到壁橱
的行李下面 ,又拿出一件带条纹的衣服 ,用
竹衣挂撑好挂到墙上 ,她才长吁了一口气。
但是 ,当看见垂着头的武士的顶髻时 ,又慌
忙起身从梳妆台中拿出剪刀 ,走到武士的背
后 ,剪断了他的顶髻。
武士 :你干什么 ?
阿新 :一看你的发式就会知道你的身
份。
边说边把武士的头发挽成了手工艺人
的发式 mdash;mdash;mdash;
阿新 : hellip;hellip;你是我的相好 ,是木匠叫泰
次。是穿那件衣服来的。
指着竹衣挂上的那件条纹衣服。
121 妓院(夜晚)
提灯的两个男人和地保梅吉从河堤上
跑下来。
梅吉 :喂 ,把门打开 !
更夫番太跑过去 mdash;mdash;mdash;
番太 :是 ,这就来。
梅吉 :快点。
木门打开 ,梅吉等人冲进来。
梅吉 :这边。
又去敲对面妓院的门 mdash;mdash;mdash;
梅吉 :喂 ,开门 !
131 阿新的房间(夜晚)
阿新急忙脱掉衬衣。
阿新 :快 ,赶快躺下。不管谁来 ,你都要
装作熟睡的样子。
① 藩 :江户时代的诸侯国。mdash;mdash;mdash;译者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73 武士犹豫着钻进被窝。
震耳的敲门声。
人声 :喂 ,开门 !
阿新 :怎么 ,听声音是梅大哥。
武士 :是官差吗 ?
阿新 :这儿的地保 ,如果他在的话 ,按理
说不会有外人进来 ,要是小品剧本他带着什么人来 ,
应该能关照我们的。
阿新急忙钻进被中。
武士本能地避开她 ,转向被褥的另一
侧 ,姿势僵硬 ,抖个不停。
阿新 :我又不会吃了你 ,再往我这边靠
一靠 !
141 门口(夜晚)
菊乃开门。
梅吉与那两个年轻骠悍的提着ldquo;八番
组rdquo;灯笼的镇消防员走了进来。
梅吉 :喂 ,有没有武士住在这里。
菊乃 :没有。
梅吉朝对面屋子的方向翘翘下巴 mdash;mdash;mdash;
梅吉 :我可问过那家的女人才来的 ,听
说有个武士进你们屋了。
菊乃 :啊啊 ,那个武士嘛 ,是个只看不买
的主儿 ,打量了我们一眼马上就走了。
阿吉和阿苑出来了 ,惴惴不安地观望
着。
梅吉 :嗯 hellip;hellip;那么 ,有没有其他过夜的
客人 ?
菊乃 :有一个 ,在小新的屋子里。
八番组的男人甲 :让我们看看那个人。
菊乃 :不过 ,他可不是什么武士。是小
新的相好阿泰 ,打柜子的木匠。
151 阿新的房间(夜晚)
阿新钻进被窝 ,趴到武士身上把脸凑过
去 ,笑着说 mdash;mdash;mdash;
阿新 :放松 ,要是不自然就完了 ,别太紧
张 ,你得装得像是我的相好一样。
161 门口(夜晚)
八番组的男人乙 (对梅吉) :无论如何 ,
我们都得看看那个人。
梅吉等一行人跑上楼梯。
菊乃朝着二楼大声喊 mdash;mdash;mdash;
菊乃 : 小新 ! 小新 ! 有人搜查了 ! 小
新 !
171 二楼走廊(夜晚)
梅吉等从楼梯跑上来。
梅吉 :这边 !
181 阿新的房间(夜晚)
阿新和武士闭着眼。
梅吉的声音 :喂 !
191 二楼走廊(夜晚)
梅吉 :我开门了 !
201 阿新的房间(夜晚)
拉门打开后 ,梅吉和八番组的两个男人
窥视着房间 ,并迅速地用灯笼照亮房间 ,目
光锐利地环视四周。
阿新 :什么事呀 ,梅大哥。
她的脸仍枕在看上去沉睡的武士的胸
脯上 ,睡眼惺忪地看着梅吉等人。
八番组的男人甲 :我们在搜查一个人。
抱歉 ,让我们看看他长什么样。
阿新 :哎 ,起来 ,是查人的。
梅吉 :听说是你的相好 ?
阿新 :对 ,是木匠叫阿泰。
梅吉 :能不能把他叫醒。
阿新 :好吧。
说完 ,衣衫凌乱地起身。从墙上取下套
在竹衣挂上的条纹衣服 ,扔到武士身上 mdash;mdash;mdash;
阿新(一边发出撒娇的声音一边去推武
士) :快点 ,起来呀 hellip;hellip;我说 ,快起来 ,把这个
换上 ,你快起来嘛。
武士 :去 ,烦死了 !
说着把扔过来的衣服盖到头上。
阿新 :阿泰 hellip;hellip;阿泰 ! (对走廊的男人
电 影 剧 本
74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们) 一醉了就这副德行 hellip;hellip;没见过这么吊儿
郎当的人(拍打他) ,阿泰 !
她毫不害臊地连同他头上的衣服紧紧
地抱住他 mdash;mdash;mdash;
阿新 :泰 hellip;hellip;泰 hellip;hellip;泰 !
男人们面面相觑 mdash;mdash;mdash;
八番组的男人甲 :算了 ,够了 ,在这么热
的地方看人卖弄 ,真受不了。
八番组的男人乙 :嘿 ! 真不害臊 ,走吧。
阿新转头瞪着他们 mdash;mdash;mdash;
阿新 :什么话。不是你们说让我叫他起
来吗 !
八番组男人甲 :行了 ,我们哪敢 hellip;hellip;哼 ,
真是倒了大霉。
说完走出去 ,梅吉把门拉上。
他们一走 ,阿新便精疲力尽地瘫软下
来。
211 雾中的芦苇荡
早晨。
221 苇屋外景
晨雾飘渺。
武士走出门。规规矩矩地站住 ,对阿新
鞠了一躬。
阿新也鞠躬。武士转身走了。
阿新目送他走远。
武士消失在晨雾中。武士的背影已看
不见了 ,阿新仍然在望着。
231 一楼的走廊(早晨)
菊乃拿着火种走出厨房。看见走进门
的阿新 mdash;mdash;mdash;
菊乃 :那个武士回去了吗。
阿新 :是 ,刚走。
菊乃 :是吗 hellip;hellip;到我屋来吧 ,刚沏好的
茶。
阿新 :我好困 ,现在想打个盹。
二人走上楼梯。
241 二楼走廊(早晨)
二人走上来。
菊乃 :昨晚真是意想不到的灾难呀 hellip;hellip;
那么 ,然后你们做什么了。
阿新 :那个人整整齐齐地穿好衣服 ,两
手支地道了谢 hellip;hellip;说完就一直跪坐着。没
办法 ,我回了礼后也跪坐着。
菊乃 :一直到早上 ?
阿新 :对。
菊乃(笑了) :哎呀 ,天哪 hellip;hellip;好吧 ,休息
吧。
说完进了自己的房间 ,把火种投进火
钵 ,又添些火炭 ,突然停下来想着什么 mdash;mdash;mdash;
251 阿新的房间(早晨)
窗子打开了 ,静静地站在窗前的阿新。
窗外是雾气弥漫的芦苇荡。
菊乃(画外) :阿新 hellip;hellip;有事跟你说。
菊乃拉开门走进来。
阿新回头 mdash;mdash;mdash;
阿新 :什么事 hellip;hellip;姐姐 ?
菊乃 :那个武士很本分 ,看上去是个人
品不错的小伙子 ,可是 hellip;hellip;你要是喜欢上他
可不行 ,他不是可以和你相爱的人。
阿新 :这一点 ,我清楚 hellip;hellip;最关键的是 :
他不会再来了。
菊乃 :这样就好 hellip;hellip;好 ,你休息吧。
说完关上门走了。
阿新目送她出门后 ,仍然眺望窗外 ,静
静地站在那儿。
波涛声。
261 妓院前的道路(接近正午)
卖风铃的小贩来了。
蔬菜、水果、凉水 ,日用品商们对着女人
们大声吆喝着。在这些女人中也有昨晚我
们见过的对面和隔壁屋子的女人们。
风铃摊前 ,苇屋的小佣在挑选。
阿吉 :哪个好 ?
小佣 :这个。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75 说着拿下一个。
阿吉 :好。老板 ,我们要这个。
271 苇屋老板娘的房间
围坐在长火钵两侧的是老板娘阿峰和
颇有隐士风度的商人 mdash;mdash;mdash;被苇屋的人称为
ldquo;隐士rdquo;的善兵卫。
老板娘喝茶 ,那隐士拿出烟杆 ,边吸边
说 mdash;mdash;mdash;
隐士 :这么说 ,她的相好 ,就是常来的那
个不三不四的男人吗 ?
老板娘 :对 hellip;hellip;我对她说那样的男人还
是早点儿断了好 hellip;hellip;不过 ,好像很难呀。
281 菊乃的房间
一个外貌倜傥的男人(银次) 正准备走。
菊乃把随身物品递给银次。
老板娘的声音 : hellip;hellip;菊乃为这个男人可
没少受苦呀。
291 老板娘的房间
老板娘 :本来是在吉原 ①,后来不停地
换地方做工 ,挣的钱全被那个男人搜刮走
了 ,最后沦落到这种地方 hellip;hellip;那个男人还说
什么菊乃这种女人要是离了我就活不了 ,真
是说大话。
隐士 : hellip;hellip;
老板娘 : hellip;hellip;
话音未落 ,银次从菊乃屋里出来。
银次 :那么 ,我回去了 hellip;hellip;这个 ,拿去吧
(递过来装钱的纸包) 。
老板娘 :承蒙每次关照。
老板娘边把纸包揣到胸前边走出门。
屋里只剩隐士一个人。
301 门口
菊乃依门站立。
被老板娘送出门的银次对菊乃说 mdash;mdash;mdash;
银次 :好 ,你考虑一下吧。
说完 ,朝着老板娘满脸堆笑地鞠躬 ,然
后走了。
老板娘 :让你考虑一下是什么意思 ?
菊乃 : 又是换地方。我说我已经受够
了 ,很干脆地拒绝了他 ,可还是 hellip;hellip;
门开了 ,招揽客人的阿吉走进来。
阿吉 :这位客人说他想进来 hellip;hellip;
在阿吉的身后可以看见一个戴斗笠的
武士。
老板娘(对阿吉) :说什么呢。还不赶快
把客人请进来。
阿吉 :他说他要去二楼左面最里头的姑
娘的房间。
老板娘 :那不是找阿新嘛 hellip;hellip;但是 ,阿
新的妹妹来了 ,两个人出去还没回来 hellip;hellip;这
怎么办。
小佣 :刚才 ,我在小桥那儿看见她们了。
菊乃 :我去叫她们回来 ,领客人上楼等
吧。
菊乃穿上木屐 ,对戴斗笠的武士稍稍鞠
躬 ,就小跑着走了。
老板娘(对武士) :快 ,快 ,请进。
311 妓院前的道路
菊乃快步拐向小巷。
321 河上的小桥
这条河将商业区与妓院分开。
菊乃快步走过小桥后停住脚步。
桥边是阿新和衣着寒酸的妹妹。
阿新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 ,塞到妹妹的
手里 ,
阿新 :现在感冒的人很多 ,要注意呀。
ldquo;阿新 !rdquo;菊乃喊了一声 ,向阿新招手。
菊乃急匆匆赶过来 mdash;mdash;mdash;
菊乃 :阿新 hellip;hellip;有客人。
阿新的妹妹向菊乃低头行礼。
菊乃对阿新的妹妹点点头 ,回过头问阿
新 mdash;mdash;mdash;
① 吉原 :日本地名。mdash;mdash;mdash;译者
电 影 剧 本
76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菊乃 :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
阿新 :这回妈妈病倒了。
菊乃 :你爸爸病了那么久 ,刚刚过世 ,现
在又 hellip;hellip;你怎么受得了。
阿新(欢快地) :没关系 ,我还年会小品剧本年轻 ,可以
挣很多钱。
菊乃 : hellip;hellip;
331 苇屋二楼走廊
端着茶盘 ,阿新上楼 ,走向自己的房间。
341 阿新的房间
戴斗笠的武士 ,打开窗向外眺望。
阿新端茶进屋。
阿新 :您好 hellip;hellip;
武士转身 ,正是那个年轻的武士。
阿新盯着武士。
武士(坐下) :上次太感谢你了 (低头行
礼) 。
阿新也坐下 ,仍然默默地注视着他 ,茶
盘打翻到地上。
武士急忙取出怀纸 ,擦拭被茶水打湿的
草席。
阿新 :对不起。
说着 ,伸出手 ,可一碰到了武士的手 ,又
慌忙收回。
武士把擦水的怀纸团好和翻落的茶碗
一起收拾到茶盘里 ,递给阿新。
阿新慌乱接过茶盘拉开门往外走。
351 二楼走廊
武士对走出门的阿新说 mdash;mdash;mdash;
武士(画外) :要是倒茶的话就不用了。
菊乃端着饭菜走上楼 ,看见了这一幕。
阿新赶忙进屋 ,又把门拉上了。
菊乃站在那儿看着阿新进屋后 ,也走进
自己的房间。
361 阿新的房间
阿新和武士一直面对面坐着。
371 菊乃的房间
隐士坐着喝酒。
他对深思的菊乃说 mdash;mdash;mdash;
隐士 : hellip;hellip;怎么了。
菊乃 (苦笑着) :没什么 ,只是 hellip;hellip;阿新
对她的客人有点意思 hellip;hellip;
隐士 :什么样的客人。
菊乃 :是个年轻的武士 hellip;hellip;阿新这样年
轻的姑娘 ,很轻易地就会喜欢上自己的客
人。
隐士 : hellip;hellip;是呀 ,这样的客人年岁正合
适 ,像我这样 hellip;hellip;一把年纪 ,从来就不担心
被人看上。
菊乃 :哈哈哈。
隐士 :不好 ,连你也笑我 ,还有 hellip;hellip;再和
那个男人这样下去 ,可不行呀 hellip;hellip;我说 ,怎
么样 ,跟我成家吧。我有一个房子正合适。
菊乃 :哈哈哈。
隐士(注视着她的脸) :别这样 ,我说的
可是真心话 hellip;hellip;又被你当笑话了 hellip;hellip;哈哈
哈。
菊乃笑了笑 ,提起烫酒壶。
隐士端起酒盅 ,菊乃斟酒。
381 阿新的房间
武士与阿新相对而坐。
武士 : hellip;hellip;这样一来 ,动刀伤人的事情
传开了 ,父亲与我断绝了关系 hellip;hellip;其实 ,现
在 ,我住在伯父家里。我从他家偷偷跑了出
来 ,马上就得回去了。(拿起斗笠) 要是不戴
上这东西的话 ,连门都出不了 hellip;hellip;不过 ,以
后我会常到这儿来的 hellip;hellip;还有 ,我想知道你
的名字。
阿新 : hellip;hellip;阿新。
武士 :是吗 hellip;hellip;我叫井原房之助。
阿新默默地看着起身出门的房之助。
阿新 :不行。不许你再到这种地方来。
房之助 :阿新 hellip;hellip;多好听的名字呀。
阿新追赶房之助。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77 391 二楼走廊
房之助边戴斗笠边下楼梯。
阿新追着他在楼梯上叫喊 mdash;mdash;mdash;
阿新 :不行 hellip;hellip;不许你来。就是来了 ,
我也不让你进门 !
菊乃打开拉门 ,和隐士一起看着阿新。
其他房间的门也拉开了 ,阿吉和她的客
人 ,还有阿苑 ,众人都惊讶地看着阿新。
阿新 :不行 ,不许你来 !
边喊边追下楼梯。
401 楼下
阿新把武士送走后走上楼梯。
411 冬天的河岸
枯苇横生的河岸上 ,一个头发干枯的年
轻人(良介) 走过来坐下 ,表情迷茫地眺望着
芦苇荡和流淌的河水。
他衣着寒酸 ,草鞋破烂 ,脚旁是褪色的
红木棉包袱。
良介突然发出精疲力尽的一声叹息。
421 芦苇荡(黄昏)
夕阳像一团火逐渐西沉。
431 苇屋外景(又一天)
大雪飞舞。
良介从河堤的方向走来 ,瑟瑟发抖地抬
头看看天空。
笑声使他不禁停下脚步向屋里张望。
441 苇屋的前厅
围着小火钵蜷缩身子的菊乃、阿新、阿
吉、阿苑 mdash;mdash;mdash;透过稍稍打开的格子窗可以看
见这一情景。
菊乃在朗读《曾我物语》。
菊乃ldquo;: hellip;hellip;分开草丛 ,看见水晶花的花
蕾 ,有一串落在地上 hellip;hellip;rdquo;
良介凝视着阿新。
菊乃 :ldquo;十郎拾起花蕾 lsquo;, 五郎 ,你看 ,这
是为何 ,花开了长在藤上 ,然而花苞却落在
地上。黄泉路上无老少 ,并非今日始 hellip;hellip;rdquo;
阿苑ldquo;: 黄泉路上无老少rdquo;是什么意思 ?
良介仍注视着阿新。
菊乃 :就是人死不是按年纪大小的顺
序 ,(继续读)ldquo;吾辈逝去之际 ,老母尚在世间
亦然 hellip;hellip;rdquo;
阿苑ldquo;: 亦然rdquo;是什么意思 ?
阿吉 :就是一样的意思 hellip;hellip;你真烦 ,闭
嘴听着吧。
阿苑 :可是 hellip;hellip;
老板娘的声音 :姑娘们 ,到这儿来 hellip;hellip;
阿吉等人进到里屋去了。
良介目送着她们 ,然后又走入漫天飞雪
中。
451 账房
老板娘阿峰 ,在长火钵旁边准备茶水。
菊乃等进屋。
老板娘 :这种天不会来什么客人了 ,钻
进被炉 ,消遣一下吧。
说着把倒好茶水的杯盘递给菊乃。
菊乃把茶盘放到地炉上面 ,众人把脚伸
进被炉。
ldquo;嗨呦 ,嗨哟rdquo;,门外传来轿夫抬轿的声
音。
阿吉 :这种天来的人 ,肯定是个大色鬼。
众人笑。
461 苇屋外
竹制的双人轿被放下 ,穿着十德 ①的
ldquo;隐士rdquo;先生下轿。
隐士 :好了 ,你们辛苦了 (伸腰) ,啊 ,好
疼 hellip;hellip;(抬头看天) 啊啊 ,真冷。
471 账房
开门声。
小佣(画外) :欢迎光临。
大家对视。
① 十德 :江户时代学者、医生、画家做礼服
用的袖根固定的一种短身和服。mdash;mdash;mdash;译者
电 影 剧 本
78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小佣(进来) :菊乃姐姐 ,是隐士先生。
众人齐声大笑。
菊乃起身相迎 mdash;mdash;mdash;
菊乃 :欢迎光临 !
和隐士一起进屋。
姑娘们(到门口迎接) :您来了 !
隐士 :今晚让我在这ldquo;喝点rdquo;酒吧 ,河堤
上太冷了 ,一直冻到我骨头里去了。(送上
点心盒) 瞧 ,我给大家买了点心 ,请用吧。
老板娘 :好 ,那我们赶快去烫酒。
菊乃出去了。
老板娘 :这样的天气可真难为你了。
隐士摘下一直包到头上的围巾 ,把脚伸
进被炉 mdash;mdash;mdash;
隐士 :真是讨厌 ,我家不是住在大河边
上嘛 ,夏天凉快还好 ,冬天可冷得受不了。
而且 ,我的家里没有别人。一个人呆呆地守
着火钵烤火的时候 ,忽然想着到这儿来。我
想今天大家都没事吧 ,可以一起闲聊天 ,就
来了 hellip;hellip;让我在这儿过夜吧。
老板娘 :欢迎欢迎 ,您坐 hellip;hellip;
菊乃拿来了烫酒壶 ,放进长火钵的铜壶
中。
隐士 :快 ,快吃吧。
阿苑打开点心盒。
阿苑 :哇 ,看上去很好吃 !
阿吉 :那么我失礼了。
阿苑 :我也先吃了。
隐士 :还有 hellip;hellip;(说着转向阿新) 刚才我
在木场的大道上碰到了那个武士。
阿新盯着隐士。
隐士 :不对不对 ,说是碰见 ,其实不过是
擦肩而过。
阿新 : hellip;hellip;
阿苑 : 那个人后来又来了好几次。不
过 ,阿新说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支走。
阿吉 :真可惜。
隐士 :哈哈哈 hellip;hellip;但是 ,让我们考虑一
下。不 ,从武士那方面来讲 ,这样或许最合
适 hellip;hellip;不管他多喜欢阿新 ,还是阿新多喜欢
他 ,两个人都不能结婚成夫妻 ,因为身份不
同。
阿新默默地走出去。
阿苑 :身份 ? 菊乃姐姐本来不也是武士
家的吗。
菊乃 :别说这些了。
开门声。
阿新逃一样地进来 ,对菊乃说 mdash;mdash;mdash;
阿新 :是他 ,姐姐把他打发走。
阿新坐在房间的角落里一动不动。
众人鸦雀无声。
菊乃注视着阿新的举动 ,和老板娘交换
一下眼色 ,走出门去。
481 门口
房之助站在门口 ,他拂去斗笠上的雪 ,
对走出来的菊乃说 mdash;mdash;mdash;
房之助 :我想进去 ,到阿新的房里。
菊乃 :对不起 ,阿新房里有客人。
房之助 :我想这种天不会有客人才来
的。
菊乃 :这 hellip;hellip;
房之助盯着菊乃。
房之助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为什么 ?
菊乃 :没什么 hellip;hellip;对不起 ,
房之助直视着菊乃好一阵 ,默默地离开
了。
开着的门。
菊乃站到土间上 ,目送房之助 ,然后关
上门。
491 账房
坐在房间一角的阿新。众人看着她 ,都
不作声。
菊乃走进来 mdash;mdash;mdash;
菊乃 : hellip;hellip;回去了。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79 阿新站起身小跑着出去。
菊乃等纷纷追出门。
501 苇屋外景
铺天盖地的雪。阿新向前跑。
菊乃、阿吉、阿苑跑出门站在那里。
511 妓院前的道路
阿新继续跑。
521 雪地
阿新继续跑。
531 落满雪的紫桥
房之助站在桥上。
跑向他的阿新的小小的身影。
房之助停下脚步回头。
二人面对面地站着。
房之助 : hellip;hellip;
阿新 : hellip;hellip;
541 苇屋门口
菊乃、阿吉、阿苑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
老板娘(出来) :站着做什么 hellip;hellip;还不快
去把伞送过去。
菊乃拿着伞走了。
551 账房
老板娘坐在长火钵前 ,说 mdash;mdash;mdash;
老板娘 :不过 hellip;hellip;这可难办了。
隐士 :没错 hellip;hellip;
阿吉 :不是挺好的嘛 hellip;hellip;明明喜欢 ,偏
要装作讨厌的样子 ,真没办法。
阿苑 :是呀 ,人活着就应该享受。
阿吉 :对 hellip;hellip;我们也是人 !
说完 ,和阿苑一起大口大口地吃起隐士
带来的点心。
561 妓院。全景(黄昏)
雪。
571 清澈的大海(几天后)
广阔的芦苇荡那边的海。
可以看到对面的从上总 ①绵延到安房 ②
的山丘。
房之助(画外) : hellip;hellip;今天好暖和呀。
581 阿新的房间
敞开的窗 mdash;mdash;mdash;拉门上反射的阳光令人
眩目。
迎着射进来的阳光 ,房之助凭窗而立 ,
边眺望着远方边对阿新说 mdash;mdash;mdash;
房之助 :已经不像是冬天了。
阿新 :是呀。
阿新注视着房之助的背影 mdash;mdash;mdash;
阿新 :我 hellip;hellip;有件事想问你。
房之助 :什么 ?
坐到阿新的对面。
阿新 :房之助先生 ,现在住在哪里 ?
房之助 :还住在伯父家里 hellip;hellip;父子关系
还没有恢复。
阿新(面带愁容) :如果这样的话 ,你到
这种地方来就不合适了。
房之助 :这不好吗 ,我一定要见到你 ,因
为看见你我很高兴。
阿新 : hellip;hellip;但是 ,我们身份不同。
房之助 :我不在乎这些 ,难道只有武士
是人吗。如果 ,父亲固执地坚持和我断绝父
子关系的话 ,我宁愿放弃武士的身份。
591 二楼走廊
阿苑站在走廊里听着。
房之助(画外) :哪怕开私塾也能养活自
己。
601 阿新的房间
阿新 : hellip;hellip;可是 ,我的身子不干净。
房之助 (画外 ,提高声音) :那也不是你
的过错。
611 二楼走廊
阿吉站到阿苑的身旁。
房之助的声音 :又不是你愿意这样 hellip;hellip;
② 安房 :日本地名。mdash;mdash;mdash;译者
上总 :日本地名。mdash;mdash;mdash;译者
电 影 剧 本
80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只不过是你的命不好罢了。
621 阿新的房间
阿新 :但是 ,已经被玷污的身体 ,怎么能
再纯洁呢 ?
房之助 :会的会的。人的身体 ,你听我
说 ,人的身体总是在变化的 ,比如说 ,就像头
发、指甲一样 ,一直在生长 ,剪掉了还会再
长 hellip;hellip;阿新你也一样 ,如果不再做这个生意
的话 ,用不了多久 ,你的身体就会纯洁了 ,肯
定会的。人的身体 ,就是这样 hellip;hellip;
房之助滔滔不绝地说着。
631 二楼走廊
房之助 (画外)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 ,就
太过份了。
听到这番话 ,阿吉、阿苑感动得掉下泪
来。
641 共用间
夕阳把关闭着的窗户上的窗纸照得分
外明亮。
阿新对镜梳妆。
阿吉 :小新 hellip;hellip;有事跟你说。
阿吉 ,阿苑和稍后赶到的菊乃走过来。
阿吉冷不防把梳妆台上的镜子盖上了。
阿新吃了一惊 ,抬头看着阿吉。
阿吉(坐下) :不要再这样化妆了。
阿新 : ?
阿吉 :实际上 ,我们听见了那个武士的
话。就是如果你不做这个生意 ,脏了的身子
就能干净那些话。
阿苑 :对 ,就应该这样嘛 ,就像他说的那
样 ,如果不能这样的话 ,那太不公平了 !
阿吉 :而且我们还跟姐姐商量好了 ,我
们三个人决定支持阿新。
一直站着的菊乃正要说什么。
阿吉 :阿新你再也不要接客了 ,你的客
人我们可以接下。
菊乃 :这对你正合适 ,反正你喜欢做这
个买卖。
阿苑 : 我也可以呀 hellip;hellip;听了那个人的
话 ,我哭了 hellip;hellip;我愿意助你们一臂之力 ,对 ,
我要竭尽全力。
阿新 :可是 hellip;hellip;这怎么行。
菊乃 :没关系 , (坐下) 阿新你也可以有
自己的安排。
阿新 : hellip;hellip;
阿吉 :我明白你的想法。我们接阿新客
人挣的钱 ,还会给阿新的 ,这样可以吧。
阿新 :但是 hellip;hellip;
阿苑 :这件事我们已经和老板娘说好
了 ,就对你的熟客说你病了。
阿吉 :而且 ,最重要的是 ,那个人是真心
的。
阿苑 :是呀 ,要是我们姐妹中有人做了
武士的夫人 ,那该有多神气啊 ! (对菊乃) 姐
姐 ,这种心情你最清楚吧。因为原来你也做
过武士的夫人。
菊乃 : hellip;hellip;
阿新 : hellip;hellip;可是 ,我这样太连累大家了。
阿吉(激动地) :阿新 ,这么花哨的衣服 ,
不要再穿了 !
阿苑 :就是 !
阿新噙着眼泪注视着她们三人。然后
双手合十祈祷。
透过窗纸的落日余晖映着阿新的身影。
651 苇屋外景(傍晚)
天刚擦黑 mdash;mdash;mdash;街上的人已寥寥无几。
喝醉的良介 ,情绪颓唐 ,他抓住阿苑纠
缠着。
阿苑 :是找阿新吗 ,她上个月生病回家
了。我跟她比怎么样 ,要是觉得我可爱的话
就给你吧。
良介甩开她的手。
阿苑(气势汹汹地) :你是要等到阿新的
病治好吗 ? 那就等着吧。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81 说完不做声地笑了。又朝着路过的年轻男
人跑过去 mdash;mdash;mdash;
阿苑 :哎呀 ,小哥 ,好俊哪 ,等一下 !
年轻男人 :去 ,离我远点儿 ,谁要你这丑
八怪 !
阿苑 :你说什么 ,也不看看你的穷酸相 !
661 走廊(傍晚)
一只猫似受到惊吓般地跑过去。
671 菊乃的房间(傍晚)
凌乱的被褥中 ,后背刺着纹身的银次半
卧着 ,他倒了一碗茶 ,
一饮而尽 ,然后对背
朝着他的裸身的菊乃
说 mdash;mdash;mdash;
银次 : hellip;hellip;听隔
壁的女人说 ,你们接
下了阿新的客人 ,还
把挣到的钱给阿新是
吗 ?
菊乃在穿汗衫。
银次 (令人生厌
地) : 喂 喂 喂 hellip;hellip;最
近 ,怎么一说话你就
哭哭啼啼的。
菊乃默默起身缠
好腰带 ,坐到梳妆台
前。
银次的目光一直
盯着她。
银次 : 不过 hellip;hellip;
为那个黄毛小喽罗和
阿新 ,你能吃这么多
苦 ,可是我一求你 ,就
给我看脊 梁 骨 hellip;hellip;
这 ,有点不对劲儿吧。
话中带着恐吓的
语气。
然而 ,菊乃只是无精打彩地梳着头发。
银次 :嘿嘿 hellip;hellip;说点什么行不行 !
直勾勾地盯着菊乃的背影 ,然后靠近
她 ,从后面紧紧抱住她。
银次 :喂 hellip;hellip;
菊乃 :放开 hellip;hellip;
尽管她用力反抗 ,还是被他拖倒在地板
上。
菊乃任凭银次摆布。
银次扯掉她的红色贴身裙 hellip;hellip;
电 影 剧 本
82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银次(突然哀求道) : hellip;hellip;求你啦 hellip;hellip;是
呀 hellip;hellip;我真没法子 hellip;hellip;不管怎么说 hellip;hellip;得
用你攒的钱 hellip;hellip;喂 ,听见了吗 ?
菊乃 : hellip;hellip;
681 楼下(傍晚)
银次和菊乃走下楼。
银次 : hellip;hellip;喂 hellip;hellip;那你 hellip;hellip;同意了吧。
送他下楼的菊乃用毫不妥协的神态回
敬他的威胁。
这时 ,房之助进来了。
小佣 :欢迎光临。
菊乃 :您来了 ,快请进。
房之助上楼。
菊乃走进里屋。
691 厨房(傍晚)
穿着朴素的衣服 ,外面还套着围裙 ,阿
新正在擦地板。
菊乃走过来 mdash;mdash;mdash;
菊乃 :阿新 ,是房之助先生 ,我已经让他
上楼了。
阿新满面笑容站起身。
菊乃 :去时当心 ,别被其他客人看见。
阿新 :是。
猫目送阿新回房间。
701 阿新的房间(傍晚)
房之助 :实际上 ,最近父亲好像要和我
恢复父子关系了。
阿新满心欢喜地看着房之助。
房之助 : hellip;hellip;然后 ,我要到各处拜访一
下 ,最近这段时间恐怕来不了 ,今天我来就
是要告诉你这个。我马上还得去探望一个
亲戚。武士家的老规矩真是麻烦 hellip;hellip;再见。
说着站起身。
阿新失落地坐在那里。
阿新 :对不起 ,我不能出去送你了 hellip;hellip;
被人看见就麻烦了 hellip;hellip;其实我现在装病 ,已
经不接客了。
房之助 :好呀 hellip;hellip;那可太好了 ,我真高
兴 !
房之助蹲下来 ,抓住阿新的两肩。阿新
用深情的目光望着房之助。
房之助 :我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 ! !
他晃动着阿新的肩头 ,
房之助 :再见。
阿新 :再见。
房之助走出门。阿新两手抱住刚才被
抓住的肩头 ,静静坐在那里。
711 樱花烂漫
春意盎然 ,樱花盛开。温暖的阳光令人
眩目。河堤上 ,樱花树成排 ,花瓣随风散落。
721 同一时间 mdash;河堤
正午 mdash;mdash;mdash;河堤上的青草郁郁葱葱 ,春意
正浓。
房之助穿着与从前截然不同的折线笔
挺的外褂和裤裙 ,气宇轩昂地走在路上。
河堤下面 ,良介坐在草丛中玩弄着芦苇
叶。注意到房之助 ,便一直注视着他。
房之助走在绿荫路上。
731 苇屋外景
房之助走下河堤 ,进了苇屋。
741 门口
房之助走进屋。
小佣(拿着抹布) :欢迎光临。(朝着共
用间) 姐姐 !
姑娘们出来一看到房之助 ,马上叫起
来。
阿吉 :哇 ! ! 好气派 ! !
阿苑 :阿新 ! ! 阿新 ! !
从里屋走出的阿新也不由得睁大双眼。
房之助 : 忙得我连信也没写一封。今
天 ,我马上就要回去了 ,但是 ,我无论如何也
要让大家分享我的快乐。
阿吉 :快请进。
姑娘们簇拥着房之助走上楼梯。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83   阿新踏上楼梯 ,偷偷地用袖子擦拭着泪
水。
751 阿新的房间
房之助和阿新等人走进屋。
房之助看着窗外明媚的风光 mdash;mdash;mdash;
房之助 :已经是夏天了。(把刀递给阿
新 ,然后坐下) 这是我在河边采的。
说着从袖兜里取出带白色花蕾的一束
花儿 ,放到草席上。
菊乃 :这是 hellip;hellip;
阿吉 :是水晶花花蕾。
阿吉(用手拾起) :不知怎么 ,好像《曾我
物语》说的那样 hellip;hellip;ldquo;开放的花儿在藤上 ,花
蕾却散落在地上rdquo;hellip;hellip;这样可以吗。
说完把一串水晶花花蕾像插簪子般地
插到阿新头上。
阿新欢喜不已。
房之助 :父亲终于和我恢复父子关系了。
众人发出欢呼声。
阿苑 :太好了 ,阿新 !
阿新看着房之助
两眼奕奕生辉。
房之助 : 我想 ,无
论如何也要让大家早
点知道这个消息。
阿苑 : 酒 ,大家一
起喝酒吧 !
阿吉 : 好主意 (就
要起身去取) !
房之助 : 不用了 ,
恐怕喝不成了 ,我只能
在婚礼上喝酒了。
菊乃 :谁的婚礼 ?
房之助 :当然是我
的。
姑娘们的脸色一
下子变白了。
房之助 (并未发觉
这个变化) :新娘是二
等将军的女儿。两年
前 ,我们订了婚 ,那时
她十七岁。
阿新 : hellip;hellip;
房之助 :隔这么久
再见 ,她已经出落成大
家闺秀了。我本以为
发生了这种事 ,婚约会
电 影 剧 本
84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被解除 ,然而并非如此。我也觉得很意外。
今天晚上 ,将为我们举行家族内的婚礼。
姑娘们像变成了化石都呆住了 ,只有没
涂口红的嘴唇在颤抖着。
房之助终于注意到了她们的神情 mdash;mdash;mdash;
房之助(看着姑娘们) :你们怎么了 ?
阿吉突然张开嘴哈哈哈地笑出声。那
声音异常凄厉 ,近似于悲嚎。
阿吉 :你(说完就扑了过去) ! !
房之助 : mdash;mdash;mdash;?
阿吉 :你 mdash;mdash;mdash;你还是人吗 ?
阿苑 :放手 !
菊乃 :胡说什么 !
阿吉 :我要说 ,要说 ,我就是要说给他听 !
菊乃捂住她的嘴。
阿吉 :放开我 !
菊乃和阿苑抱住阿吉 ,拚命拽她起来 ,
三个人扭打着去走廊了。
阿吉(画外) :畜生 ,不是人 !
菊乃(画外) :冷静点 !
房之助圆睁双眼瞪着她们 ,又看着阿新。
阿新面色铁青 ,终于说话了 mdash;mdash;mdash;
阿新 : hellip;hellip;你走吧 !
阿吉仍在叫喊。
房之助来到走廊里。
761 二楼走廊
老板娘跑上楼梯 ,朝房之助招手。
老板娘带着难以琢磨的表情走近房之
助 ,和他耳语着。
听完老板娘的话 ,房之助神色惊愕地盯
着她 mdash;mdash;mdash;
房之助 :怎么会 ,她们竟然认为我和阿
新 hellip;hellip;这怎么可能。
回头看阿新的房间。
阿新捧着房之助的刀恍恍惚惚地走出
来。
房之助 (走近阿新 mdash;mdash;mdash;) : 太让人吃惊
了 hellip;hellip;我 , 只是 hellip;hellip;和你在一起 , 就很开
心 hellip;hellip;感到很安全 hellip;hellip;甚至忘了自己是被
赶出家门的人。
阿新默默地把刀递给房之助 ,进屋拉上
门。
房之助想去拉门。
老板娘跑上前 ,一把拉住他的手 ,拽他
下了楼。
771 厨房
阿吉 :放开我 ! ! hellip;hellip;
失去理智的阿吉狂喊乱叫 ,死死抱住她
的菊乃和阿苑被带得踉踉跄跄。
781 苇屋外景
远去的房之助。
791 厨房
精疲力尽 ,瘫倒在地的菊乃、阿吉和阿
苑。
801 二楼走廊
阿新房间门前 ,水晶花的花蕾悄无声息
地落在地上。
811 夏日的大海
海边芦苇荡里的芦苇随风摆动。
821 妓院
鳞次栉比的屋顶上压着积雨云。
家家门口挂着祭祀的灯笼。
远近都可听到夏日祭祀活动的鼓声、笛
声。
831 苇屋共用间
四面镜子并排摆放。
穿着单衣的菊乃、阿苑、阿吉坐在镜前
梳妆。
阿新走进来 ,坐在菊乃旁边的镜子前。
菊乃看见了 mdash;mdash;mdash;
菊乃 :这可不行 ,别勉强自己。
阿新 :没事 ,我已经好了。
阿新面色憔悴 ,瘦了许多。
菊乃 :可是你的脸色很不好 ,要是再病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85 倒的话 ,那可就糟了。
阿新 :真的没关系 ,我什么事都没有。
菊乃 :那好吧 ,不过 ,千万不要硬撑着。
阿苑 :哎 ,今年真倒霉。先是你沾上个
大麻烦 ,然后 ,阿新病倒 ,老板娘的身体也不
好 ,又得去温泉疗养。
阿吉 :不能饶了那个畜生 ,那家伙是瘟
神。
菊乃(留心阿新的情绪) :够了 ,这种话
到此为止吧 !
阿吉 :呦 ,口气不小 !
菊乃 :老板娘把家交给我 ,我就是老板
娘 ,我是按老板娘的做法行事。
阿苑 :是是 hellip;hellip;ldquo;要让客人痛快 ,不要对
他迷恋。rdquo;
阿吉ldquo;: 哪怕客人对你爱恋 ,你也不要深
陷 ,只要不少一文钱 ,什么都好办rdquo;(做出舞
蹈的手势) hellip;hellip;咚咚锵。
菊乃 : hellip;hellip;
841 妓院前的道路
众多的年轻人抬着神轿 ①,排成队缓步
前进。他们一起唱着雄壮的号子。
妓女们用提桶和水瓢把盆和桶中的水 ,
使劲地往轿夫们身上泼。
阿吉、阿苑等在拍手欢呼。
可能是听到的欢呼声过于兴奋 ,有的小
伙子便直接走出队伍消失在妓院里了。
正当女人们痛快淋漓地把水浇向这些
抬轿子的小伙子身上时 ,也有人径自上前 ,
抓住其中一个轿夫的手 mdash;mdash;mdash;
女人 :到这来 ,年轻的小伙子 ,别走嘛 ,
我不会要你很多钱的(用力向自己这边拽) !
年轻人 :好疼 hellip;hellip;手腕子要拧折了 !
菊乃和小佣仍在门前站立、拍手。
851 妓院(夜)
远处 ,江户的街道和夜空被绽放的焰火
映得五彩缤纷。
祭祀的提灯和挂灯已被点燃 ,街上是穿
着节日盛装的川流不息的人群 ,祭祀的鼓笛
声更响了。
861 苇屋外景(夜)
阿吉送客人出门。
客人 :哈哈哈哈 ,回见 ,等盂兰盆会 ②结
束我再来。
阿吉 :告诉你 ,我可等着你呀。
客人 :哈哈哈哈 ,好好。
说着上了轿。
阿吉 :要是撒谎 ,小心阎王拔你舌头。
客人 :是 ,是 hellip;hellip;
阿吉(目送着) :这些花和尚 ,从来没这
么得意忘形。
871 门口(夜)
隐士善兵卫和阿吉走进来。
小佣 :欢迎光临。
隐士 :晚上好
881 账房(夜)
隐士一进门 mdash;mdash;mdash;
隐士 :老板娘呢 ?
阿吉 :老板娘现在不在 ,去温泉疗养了。
病了好久 ,现在怎么样了还不清楚。
俩人坐在长火钵前。
隐士 :是吗 ? 那可真糟糕。
说着抱起猫 ,又把礼物递了过去。
阿吉 :多谢。
隐士 :那么 ,现在 ,阿新想怎么办 ?
阿吉一边沏着茶一边说 mdash;mdash;mdash;
阿吉 :阿新今天开始接客了。
隐士 :哦 ,是吗 ? 这样也好 ,大家都放心
了。
② 盂兰盆会 :农历七月十五佛教徒为超度
祖先之亡灵举行的仪式。mdash;mdash;mdash;译者
上一篇:柏林银熊奖《八个女人》电影剧本赏析下 下一篇:鬼子黑泽明编剧《大海作证》电影剧本原稿下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