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黑泽明编剧《大海作证》电影剧本原稿下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8-03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鬼子黑泽明编剧《大海作证》电影剧本原稿下


阿吉 :可是 hellip;hellip;我越想越生气 ! 什么武
士 ,他真不是人 !
隐士 (笑了) :等等 ,话可不能这么说。
仔细想一想 ,头脑发热的不正是你们这些急
性子嘛。那个年轻武士可没什么恶意。
891 阿新的房间(夜)
蚊帐垂挂在被褥上方。
阿新脱去衬衣 ,钻进蚊帐。
良介躺在她旁边。虽然他脸上的神情
玩世不恭 ,却流露出一种哀伤 ,还带有些许
对阿新的渴望。
阿新和良介并排躺在那里。良介一言
不发 ,用依赖的目光定定地望着她。
阿新的胸脯小品剧本上下起伏着。
远处传来节日的喧闹声。
良介突然搂住阿新 ,急切地想要实现自
己的愿望。
对良介充满怜爱之情的阿新 ,不知不觉
地沉迷其中。
节日的鼓笛声高扬。
901 妓院 mdash;破晓时分
鸡鸣声。
911 阿新的房间(早晨)
阿新在鸡叫声中睁开眼 mdash;mdash;mdash;
良介不见了。
阿新起身看看四周。
蚊帐外 ,昏暗的角落里 ,良介用阿新的
衬衣盖在头上 ,低着头坐在那里。他的肩背
随着深深地叹息 ,弓得更厉害了。
阿新注视着良介 ,轻轻地走出蚊帐。
阿新 : hellip;hellip;我去倒茶吧。
良介拿开盖在头上的衬衣。从他的眼
窝到脸颊有一串泪痕 ,在黎明的微光中隐约
闪动着。
良介 :不用了 hellip;hellip;我要走了。
阿新 :但是 ,至少你应该让我知道你的
名字 hellip;hellip;
ldquo;良介。rdquo;他只说了这两个字 ,走了。
阿新追赶他。
921 二楼的走廊和楼下(天亮了)
良介从楼梯上走下来。
阿新一直送他到门口。
931 早晨的大海
波浪声。
鸟儿在枯树梢头歌唱。
941 苇屋板间
厨娘从厨房端着咸菜盆走进来。
菊乃、阿新、阿苑在一起吃饭。
角落里有一只猫也在吃食。
阿苑 :阿新恢复了健康 ,真让人高兴。
阿新 :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 ,实在对
不起。
阿吉走进来 mdash;mdash;mdash;
阿吉 :你用不着道歉 , (坐下) 唉 ,真后
悔 ,那个畜生 !
菊乃 :你怎么没完没了。
阿吉(使劲盯着菊乃) :怎么了 hellip;hellip;要是
从根上说 hellip;hellip;
菊乃 : hellip;hellip;什么 ?
阿吉 : hellip;hellip;哼 !
阿新担心地看着。
菊乃 :想说什么 ,就痛痛快快地说出来
嘛 !
阿吉(嘲讽的语气) :果然是在武士家长
大的 ,口齿伶俐。
菊乃 :你说什么 ?
阿苑放下筷子看着她们。
阿吉 :我想说的就是如果你真是长在武
士家的话 ,就应该看穿那个武士的心。
菊乃 : hellip;hellip;
阿吉 :说什么自己是正正经经武士家的
女儿 ,自己的丈夫是八百石 ①将军的继承
① 石 :大名、武士的俸禄单位。mdash;mdash;mdash;译者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87 人 ,哼 ! 别让人笑了。
菊乃 :那又怎么了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阿吉 :如果真是长在武士家的话 ,不管
怎么落魄 ,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跟我们
不同的。
阿新 : hellip;hellip;
阿吉 :只看你一个行礼的姿态我就清楚
了 hellip;hellip;但是 ,姐姐自己还不明白吧 ?
阿新 : hellip;hellip;
菊乃用力摔下筷子。那只猫被这个声
音惊得抬起头。
这时 ,门被拉开了 ,露出小佣的脸。
小佣 :阿新姐 ,有客人。
阿新站起身匆忙向外走。
951 二楼走廊
阿新和良介 ,走上楼梯。
阿新 :真高兴呀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
了呢。
961 阿新的房间
阿新和良介一进来 ,就从打开着的窗子
向外眺望。
远处是广阔的芦苇荡。
阿新 :听 ,能听见波浪的声音吧。涨潮
了 ,这个时候是很闷的。
说完取下良介的包袱 ,正要放到壁龛里
时 ,她摸到了里面的匕首。
阿新 :太危险了 ,这种地方也经常有保
安来查的 ,我来替你保管吧。
说着 ,把匕首放进衣橱的抽屉里。
良介一直看着她 mdash;mdash;mdash;
良介 :这儿可以喝酒吗。
阿新 :当然可以。
良介 :那好 ,你去给我拿来好吗。
阿新 :好的(说完出门) 。
良介打开衣橱的抽屉 ,想拿出匕首 ,突
然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971 阿新的房间
阿新和良介入坐 ,饭菜摆在正中。
阿新(倒酒) : hellip;hellip;你为什么不说话 ?
良介不语。
阿新 :我想知道你的事情 ,你 ,是个什么
样的人呢。
良介(粗暴地) :我 ? 我是个连蚂蚁都不
如的东西(喝酒) 。
981 窗框
风铃在响。
991 阿新的房间
良介靠着衣橱 ,对面坐着阿新 ,她低着
头。
阿新 : hellip;hellip;那么 ,你五岁的时候 ,妈妈死
了 hellip;hellip;后来呢 ?
良介 : hellip;hellip;一个小鬼能做什么 ? 只能要
饭。
几欲落泪的阿新注视着良介。
1001 小寺庙的廊子
衣衫褴褛的小良介 ,望着飘雪。
良介 : hellip;hellip;冬天太冷了 ,不过 ,和狗在一
起睡就暖和了 hellip;hellip;我抱着一只大狗就睡着
了。
廊子下面 ,良介和大狗依偎在一起。
1011 街道
寒风中 ,一只大狗像同伴一样 ,跟着正
在乞讨的小良介向前走。
良介的声音 : hellip;hellip;那只狗 ,好像一直在
保护我一样 ,跟在我后头。
1021 小寺庙的院内
参拜的人络绎不绝。
在这些人的脚下 ,我们看到良介和大狗
用一只有豁口的茶碗分着吃要来的食物。
良介的声音 : hellip;hellip;然后 ,要来的吃的 ,我
分给狗一半吃。
1031 阿新的房间
阿新(大声喊道) : hellip;hellip;别说了 hellip;hellip;不要
再说了(泪水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
电 影 剧 本
88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良介 :但是 ,我的不幸才刚刚开始 mdash;mdash;mdash;
阿新 : hellip;hellip;
良介 :六岁时 ,街上的看守爷爷收留了
我 ,送我到赤坂的酒馆做工 ;等我离开那里
时 ,已经十八岁了。但是 ,这些年挣的钱都
被爷爷骗去了。
阿新 : hellip;hellip;
良介 : hellip;hellip;那之后 ,我又被ldquo;松川rdquo;饭店
的老板收留 ,说好等我能下厨掌刀了就定工
钱。
阿新 :那也好呀。
良介 :根本不是这回事 hellip;hellip;我像奴才一
样给他们干了五年 ,但是当我提出该让我掌
刀时 ,他说 ,像你这样的蠢货根本不配做一
个像样的手艺人 hellip;hellip;于是 ,第二天早上 mdash;mdash;mdash;
1041ldquo;松川rdquo;饭店外(冬天的早晨)
被老板扔出来的包袱。
良介(画外) : hellip;hellip;我的行李被扔到了店
门外。
1051 阿新的房间
阿新默默望着良介。
良介 :我是傻瓜 ,太愚蠢了 ! 正因为我
笨所以我的命这么苦 hellip;hellip;畜生 ,我对自己说
我要疯了 ,动手干吧 ,就买了那把匕首。
阿新 :不行 ,我不会把它给你的。
良介(粗野地) :我说 ,酒 ,酒 ,给我酒 !
阿新 双 眼 噙 满 泪 水 , 同 情 地 看 着 良
介 mdash;mdash;mdash;
阿新 : hellip;hellip;可是 ,既然你有这样的身世 ,
就不该到这种地方来了呀。
良介 :钱 ,我手头还有一些 hellip;hellip;第二天 ,
我去找ldquo;松川rdquo;的老板 ,我只向他亮了一下匕
首 ,这老家伙就马上哆哆嗦嗦地拿出钱了。
不过 ,这比我五年辛苦挣的钱要少得多。
阿新 :什么 ! 你竟然做这种事 hellip;hellip;这不
是入户打劫的强盗吗 ! ?
良介 :真正的强盗 ,是那个老板。
阿新用一种悲哀的眼神望着良介。
1061 白天的大海
波浪轻轻地拍打着岩石。
1071 大河(傍晚)
薄暮中的微光在平静的河面上闪着 ,无
数的灯笼顺水缓缓漂去。
走上河堤的良介望着眼前的河 ,一动不
动地站在那里。
岸边 ,阿苑、阿吉、阿新在顺水放灯。
然后面对着顺水远去的灯笼合掌祷告。
良介 : hellip;hellip;
1081 苇屋菊乃的房间(傍晚)
露出雪白肌肤的菊乃躺在ldquo;榻榻咪rdquo;上 ,
幸福之情从双眼中流溢出来。
坐在旁边的赤身的隐士边轻轻地擦着
菊乃身上的汗水边说 mdash;mdash;mdash;
隐士 : hellip;hellip;怎么样 ,上次跟你说过的跟
我成家的事 ,不再考虑一下吗 ?
菊乃 : hellip;hellip;可是 ,像我这样的人 hellip;hellip;配
不上你。
隐士 :不不 ,你是个好女人 hellip;hellip;你吃的
苦太多了。应该对自己好一些了。
菊乃 : hellip;hellip;
隐士 : hellip;hellip;想好了吗 ,跟我一起过吧。
菊乃沉思着。
隐士起身穿上单衣 ,坐在窗前 ,摇着团
扇向外望 mdash;mdash;mdash;
隐居 :哦 ,姑娘们回来了。
1091 河堤的台阶(傍晚)
阿苑、阿吉从河堤上走下来。
与她们有一段距离 ,跟在后面并排走着
的是阿新和良介。
隐士(画外) : hellip;hellip;跟阿新一起走过来的
那个男人是谁 ?
菊乃 (画外) : hellip;hellip;又一个把她迷住的
人。
隐士 :就那么个男人吗 ?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89 1101 菊乃的房间
菊乃 :对。
隐士 :果然 ,离这么远都看得出他们的
亲密劲儿。
菊乃 : hellip;hellip;阿新本身就够苦的了 ,可是
一看到不幸的人她就可怜人家 hellip;hellip;马上就
像亲人一样对待 hellip;hellip;
隐士 :她心地善良 hellip;hellip;但是 ,千万不要
陷进去呀 hellip;hellip;不幸加不幸 ,结果只能是双倍
的苦难。
1111 二楼走廊(黄昏)
阿新拿着引火木条走上楼梯。
1121 阿新的房间(黄昏)
阿新进门后点燃了座灯的灯芯 ,坐在良
介面前。
阿新 : hellip;hellip;现在 ,你有什么打算吗 ?
良介 : hellip;hellip;像我这样没有一技之长的人
哪有什么正经的工作可以做 hellip;hellip;从我还是
孩子起 ,就被人骗 ,被人踩 hellip;hellip;我觉得 ,现在
该轮到我去报复了 ,你理解我的心情吗 ?
阿新 :我明白 hellip;hellip;
良介 : hellip;hellip;对这个世界我已经没有什么
可留恋的了 ,我只想把被抢走的夺回来 ,然
后就痛痛快快地离开这个世界。
把酒一饮而尽。
阿新(倒酒) :不要办傻事 ,千万不要办
傻事。我的哥哥当初也许就是你这样的心
情。
良介 :哥哥 ?
阿新 :是的 hellip;hellip;但是 ,这种话再也不要
讲了。我去添酒(提起烫酒壶起身) 。
良介 :你说的哥哥 ,现在怎么样了。
阿新(坐下) : hellip;hellip;去年死了。
良介 :他死了 ?
阿新 : hellip;hellip;跳河自杀了。
良介 : hellip;hellip;为什么 ?
阿新 : hellip;hellip;哥哥是木版雕刻工 ,干了六
七年之后 ,胳膊却再也抬不起来了。他经常
发脾气 ,过后又后悔 ,再接着哭 hellip;hellip;爸爸那
时因中风卧床不起 ,没有可能治好 ,哥哥感
到自己的前途也没有希望 ,只要活一天 ,就
拖累做为妹妹的我一天 ,也许他就是这么想
的吧 hellip;hellip;我很理解当时哥哥走投无路的心
情。
良介 :但是 ,这样一来 ,阿新 ,你辛辛苦
苦为他做的一切不是全都没用了吗 ?
阿新 :我可不这么认为。
良介 :不 ,你错了。即使不能雕刻木版
了 ,还有其他的事可做吧。比如说 ,打草鞋、
糊纸袋 ,也应该能生活下去的。说死就死 ,
太任性了。
阿新(盯着他) :阿良 ,你真是这么想的
吗 ?
突然爆发的情感让她无法抑制 ,她哽咽
着 mdash;mdash;mdash;
阿新 :你真认为打草鞋 ,糊纸袋也能生
活吗 ? 这也正是我要告诉你的呀 !
良介 : hellip;hellip;
阿新 :要是哥哥能活下去的话 ,那你就
更应该能活下去 ! 怎么 ? 不是吗 ! 你没有
拖累你的父母 ,你又这么年轻 ,身体也结实 ,
只要你想做 ,做什么都行。
她一边扑簌簌地流着泪水 ,一边抓住良
介的膝头 mdash;mdash;mdash;
阿新 :我求你了 ,让我们两个人再考虑
一下吧。要是现在用钱的话 ,我多少还有一
些。你就代替我死去的父亲和哥哥 ,收下
吧 !
良介 :别说这样的蠢话 !
阿新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说哥哥辜负
了我的一片苦心 hellip;hellip;那么 ,你就不应该再辜
负我了 hellip;hellip;你会考虑的 ,告诉我 !
良介默默地凝望着抓住自己膝头的阿
新。
电 影 剧 本
90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阿新 (声音嘶哑 ,呜咽) :求你了 hellip;hellip;这
是我一生的愿望呀 !
说完俯身倒在良介的膝上。
良介(扶起阿新) :阿新 hellip;hellip;
阿新紧紧抓住他。大声哭出来。
良介用力抱住她。
1131 楼下的走廊(夜)
一切又恢复了宁静。
1141 账房(夜)
菊乃边核对帐单边拨打着算盘。
菊乃 :六百文 hellip;hellip;四百文 hellip;hellip;六百文。
把零钱收进钱箱后 ,对阿新说 mdash;mdash;mdash;
菊乃 :你还是算了吧。会倒霉的。这种
人最后十有八九变成靠女人养活的情夫。
就是老板娘也不会把钱借给你的。现在是
你打起精神为自己考虑的时候了。
阿新 : hellip;hellip;
菊乃 :我想说的是 :女人哪 ,一听到这样
的话 ,心就软了 ,哪怕自己吃苦也无所谓。
尽管你现在为那个人受多少苦都心甘情愿 ,
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呀。阿新 ,这些转瞬就
会消失的。
阿新 :对于他最关键的正是现在。这也
是转瞬就会消失的 ,姐姐。
菊乃 : hellip;hellip;
阿新 :眼下 ,是走绝路还是回头 ,决定着
他是生还是死。那么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不
让他走到绝路上。仅此而已 ,姐姐 !
菊乃叹了口气。正在这时 mdash;mdash;mdash;
隐士(画外) :喂 ,我回去了。
菊乃走出去。
1151 走廊(夜)
菊乃 :你这就走吗。
隐士 :是的 ,明天 ,木材市场有一笔大买
卖。等办完了我再来(回头看菊乃) 。
菊乃注视着他。
隐士 : hellip;hellip;怎么了 ?
菊乃走近 ,把手搭在隐士的肩头 mdash;mdash;mdash;
菊乃 : hellip;hellip;一定呀。
隐士 :好 ,一定。
说完正准备出门的时候 ,看到银次依着
廊柱站在外面。
隐士吃惊地看着他 ,菊乃也盯着他。
银次面无表情地进了屋。
隐士走出门。
1161 外景(夜晚)
隐士站着沉思了片刻 ,走了。
1171 天空(夜晚)
云层间穿行着一轮让人恐怖的红月亮。
1181 妓院(夜晚)
热闹的景象 :女人们的打情骂俏声。
穿着无领外套的消防员 (权太) ,从大路
上走来。
对面的女人 :到这儿来 ,到这儿来 ! 权
太先生。
权太 :回头见 ,回头见。等回来的时候
去找你 ,你可要等着我呀 !
说着 ,做了个歌舞伎演员从花道上场时
的亮相 ,在女人们的掌声中 ,走进苇屋。
权太的声音 :我来啦 ! ! 酒 ,有酒吗 ! !
阿吉 :来了 ,来了 !
1191 二楼走廊(夜晚)
权太从阿吉的房间走出来。
权太 :大哥在哪儿呢 ,大哥。
说着拉开对面房间的拉门。
1201 菊乃的房间(夜晚)
正和菊乃喝酒的银次斜眼看着他。
1211 二楼走廊(夜晚)
权太(迅速地一躬到地) :对不起 ,失礼
了(拉上门) 。
阿吉从屋里出来 mdash;mdash;mdash;
阿吉 :笨蛋 ! 是门右边的屋子。
权太走到阿苑的房门前 mdash;mdash;mdash;
权太 :大哥 ,我进来了 !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91 1221 阿苑的房间(夜)
权太进门 mdash;mdash;mdash;
权太 :一起喝嘛。一个人喝太没劲了。
闹腾闹腾怎么样 ?
阿苑正侍候消防员文治喝酒。
文治 :好 ,来吧。
权太 :阿吉的三弦弹得好吧 ?
文治 :对 ,没错(站起来) 。
阿苑也端起酒菜方盘站起身。
1231 二楼走廊(夜晚)
权太、文治边跳边唱走出房间 mdash;mdash;mdash;
权太(唱) :ldquo;你说猫呀猫 ,小猫咪 ,可否
穿着木屐和条纹单衣 ! hellip;hellip;啊 ,一只 ,两只 ,
好轻佻 !rdquo;
1241 阿吉的房间(夜)
权太等进屋。
阿吉 :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的冒失鬼 ,你
们哪 ,没想到还是游手好闲的无赖汉 !
权太 :不对 ,我们可是镇消防队的消防
员。
文治、阿苑等人坐好。
权太(唱) ldquo;: hellip;hellip;红腰带也迷不住 ,是木
佛、木佛、铜佛、木佛、铜年会小品剧本佛、石菩萨 !rdquo;
文治(对阿吉) :喂 ,怎么还不弹三弦。
他们开始大吵大闹。
权太(唱) ldquo;: 啊 ,一只 ,两只 ,啊 ,一只 ,两
只 ,好轻佻 !rdquo;
1251 菊乃的房间(夜晚)
银次在饮酒。
菊乃 : hellip;hellip;这次 ,你说去什么地方。
银次 : hellip;hellip;八王子。
菊乃 :别开玩笑 ,我受够了 hellip;hellip;你不会
已经和人家说好了吧 ?
银次从钱包里取出包纸 mdash;mdash;mdash;
银次 :定金 hellip;hellip;拿去吧。
菊乃浑身颤抖 mdash;mdash;mdash;
菊乃 :你这种人 ! hellip;hellip;
银次(蹭到她身边) : hellip;hellip;那可是个好地
方哟 ,比哪儿都好的繁华驿站 hellip;hellip;怎么样 ?
冬天之前 ,给你赎身吧。
说着 ,好像要平息她的怒气似地去拉菊
乃的手 ,却被她甩开。
菊乃 :我死也不会和你去那种地方 ! 怎
么 ,你榨干我不算还要变本加厉 ! 我再也不
会听你摆布了 !
银次 : hellip;hellip;什么 ?
1261 阿吉的房间(夜晚)
众人狂欢作乐 ,气氛更加热烈。
齐唱ldquo;: 一只狗在远处叫 ,三弦琴弹出悲
伤歌谣 ,夜深深 ,夜深深 ,我们聊 ,夜深深 ,聊
到鸟啼天破晓 !rdquo;
1271 菊乃的房间(夜晚)
银次浮现出阴森的笑容 mdash;mdash;mdash;
银次 :嘿嘿 ,怎么突然翅膀变硬了 ,唉 ,
我说 hellip;hellip;你 hellip;hellip;不会是跟了那个老头子吧 ?
菊乃 :哼 hellip;hellip;我做什么决定 ,是我的自
由。
银次 : hellip;hellip;你胆子不小呀 ,臭婊子 !
饮菜被打翻在地。
1281 阿吉的房间(夜晚)
听见菊乃的惨叫 ,众人大吃一惊。
1291 阿新的房间(夜晚)
良介、阿新也听见了叫声。
1301 菊乃的房间(夜晚)
银次笑着双手合十 mdash;mdash;mdash;
银次 :嘿嘿嘿 ,是我不好 hellip;hellip;我不好 ,我
说过了 ,我不好。原谅我吧(逼近菊乃) hellip;hellip;
菊乃 :别 ,别 ! (对被她用力推倒又站起
来的银次) 不要 hellip;hellip;不要 !
银次一巴掌把菊乃打倒。
1311 阿新的房间(夜晚)
听到菊乃的惨叫 ,良介正要站起身 ,被
阿新拉住了。
1321 菊乃的房间(夜晚)
电 影 剧 本
92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菊乃 :不要 ! ! hellip;hellip;
银次骑在菊乃身上殴打她。
1331 阿新的房间(夜晚)
仍然听见菊乃的惨叫。
良介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拉开门。
1341 二楼走廊(夜晚)
银次粗野地拉开门走出来。
斜眼瞄着房间里的菊乃 mdash;mdash;mdash;
银次 : 想跟那个老头子成家 ? 真是可
笑 ,要是你们敢在一起 ,我让那老家伙吃不
了兜着走 hellip;hellip;(扔下一句威胁的恶语) 想必
你是生气了 ,可是 ,甭想跟我过不去 !
银次哼着小曲走下楼梯。
阿新和良介在楼道里看到了这一幕。
阿新快步冲向菊乃的房间。良介跟在
后面。
阿苑、阿吉、文治、权太也过来了。
1351 菊乃的房间(夜晚)
菊乃躺在地上。
阿新茫然地看着菊乃 ,走到她身旁坐
下 mdash;mdash;mdash;
阿新 :姐姐 hellip;hellip;你没事吧 (注视着她的
脸) 。
菊乃的口中流出血。阿新从怀里掏出
纸 ,正要为她擦时 ,菊乃把脸转向另一侧。
阿新只好站起来往外走。良介轻轻地
拉上门。
剩下菊乃一个人压低声音啜泣着。
1361 阿吉的房间(夜晚)
关紧的拉窗在ldquo;啪嗒啪嗒rdquo;地响。
好像起风了。
四个人进屋关门坐下。
阿苑 :他不是人 !
权太 :看到这种讨厌的事 ,真扫兴。
窗上透出闪电的白光。接着听到了雷
声。
阿苑起身拉开窗向外看。
风刮着雨点打进屋里来。
权太慌忙关上防雨滑窗。
滑窗在风中发出ldquo;嘎嗒嘎嗒rdquo;的声音。
权太 :ldquo;大风呼呼啦啦 ,大雨哗哗沙沙。
(坐下唱)雷声轰轰隆隆 ,闪电噼噼啪啪 hellip;hellip;rdquo;
阿吉随着他的歌声弹起三弦。
权太(唱) :ldquo;心上人挂上蚊帐 ,拖到地
上 ,拖到地上 ,昨晚的好事 ,昨晚的好事 ,再
来一回怎么样 hellip;hellip;rdquo;
1371 海面上刮起台风
清晨 ,倾盆大雨裹着狂风从天上倾泻下
来 ,芦苇在风中剧烈地摆动。
巨大的波浪拍打着岸边的岩石。
1381 妓院
暴风雨施展着淫威 ,苇屋似乎就要被它
揉碎。
1391 苇屋外景
权太和文治拉开窗向外看 mdash;mdash;mdash;
暴风雨愈加猛烈。
文治 : hellip;hellip;大桥很危险哪。
权太 :是呀 ,我们走吧。
阿吉 :伞(把伞递给他们) 。
权太 :这种东西根本没有用 !
  二人披上外衣向河堤那边冲去。
二楼的苇帘在风中摇曳翻卷 ,似乎要被
扯断了。
1401 阿新的房间
良介盘腿坐在掀掉蚊帐的被褥上 ,注意
观察屋外的天气 mdash;mdash;mdash;
雨点ldquo;啪嗒啪嗒rdquo;地拍打着滑窗。
阿新进来。
良介 :看来 ,我回不去了。
阿新 :你肚子饿了吧。饭已经做好了 ,
一起吃好不好 ?
良介 :那我就不客气了(起身) 。
阿新简单收拾了一下房间 ,走到走廊 ,
又正了正良介的衣领。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93   1411 妓院
不知什么地方的一盏挂灯 ,被风吹得飞
了起来。
一把雨伞在风雨中连连翻滚着。
女人们淌着水跑来跑去。
苇帘子被刮飞了。
1421 板间
房子发出ldquo;吱吱呀呀rdquo;的声音 ,好像什么
东西被风掀走了 ,又发出了ldquo;喀啦喀啦rdquo;的声
响。
女人们和良介围坐在饭桌旁 ,聆听着外
面的动静。
因为关上了滑窗 ,房间里一片昏暗。
阿吉听到外面的人声 ,便冲到账房里 ,
稍稍拉开滑窗探视外面的景象。
1431 妓院
风雨中 ,对面那家的女人们正在往货车
上装什物家具。
阿吉向外张望着。
1441 板间
阿吉(回来) :对面那家正准备逃走呢 ,
我去河边看看水势 ,就回来。
菊乃 :太危险了 ,不要去 ,这样的大风不
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阿吉全然不顾地跑了出去。
小佣抱着猫直发抖。
厨娘跪下来祷告。
突然 ,雨声变小了。
良介与阿新对视一下 mdash;mdash;mdash;
阿苑 :雨停了。
菊乃 :你们瞧 ,暴风雨停了。
1451 天空
一轮昏暗的日头在快速移动的乌云间
射下一缕缕阳光。
1461 妓院
正在准备逃走的人们、背着行李跑的
人 ,所有人都停下来抬头望着天空。正在这
时 ,地保梅吉跑来 ,对女人们大喊 mdash;mdash;mdash;
电 影 剧 本
94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梅吉 :喂 mdash;mdash;mdash;黑龙桥、八幡桥已经被冲
走了 ! !
女人们面面相觑。
梅吉冲到对面那家 ,对女人们说 mdash;mdash;mdash;
梅吉 :你们磨蹭什么呢 ! 洪水来了 ! 上
游的河水全都泻下来了 hellip;hellip;而且现在又在
涨大潮 ,大海那边也有危险 !
1471 狂暴的大海
大海翻滚着白色浪涛咆哮着。
1481 大河
湍急的激流打着漩涡扫平了芦苇荡 ,水
面在上涨。
1491 苇屋外景
警钟的声音一阵紧似一阵。
河堤上的台阶已被水淹没。
阿吉 着水 ,从堤上面跑下来。跌跌撞
撞冲进屋。
1501 楼下和二楼走廊
阿吉浑身湿透闯了进来。一言不发地
从良介等人中间挤过去跑上楼梯 ,也不顾脚
上的泥水。
阿苑在后面追她 mdash;mdash;mdash;
阿苑 :喂 hellip;hellip;喂 hellip;hellip;喂 ,怎么了 ! ?
阿吉一头冲进自己的房间。
1511 阿吉的房间
阿吉展开包袱皮 ,慌慌张张地开始收拾
行李。
阿苑追过来 mdash;mdash;mdash;
阿苑 : hellip;hellip;喂 !
阿吉一言不发 ,只顾收拾行李。
一声炸雷 ,吓得二人颤抖不已。
阿苑从这屋冲出去。
1521 二楼走廊
阿苑冲进自己的房间。
1531 楼下
阿吉背着大包袱 ,提着三弦 ,从楼上跑
下来。
阿吉(对菊乃) :再不快逃就来不及了 !
菊乃 :这个家托付给我了 ,我不能走 !
阿苑 :你说什么呢 ,还不快跑 !
说完抱着行李跑下楼梯。
小佣 :带上我一起走吧 !
菊乃叫住小佣 ,把怀里的猫递给她 mdash;mdash;mdash;
菊乃 :走吧。
阿苑、小佣、阿吉、厨娘都跑了出去。
1541 大河
大河已面目全非。
一望无际的浊流漫过河堤 ,漩涡滚滚 ,
像呲着牙的野兽般狂奔着一泻而下。那势
头仿佛要吞下一切。
1551 妓院
滚滚的雷声 ,像在为狂风暴雨助威。
暴风雨一反适才的平静 ,更加狂野地从
空中倾泻下来 ,在满是丢弃的行李的道路上
恣肆横流。
狂风掀翻了木板屋顶 ,形成了大的漏
洞。
涌过河堤的急流拍打着木板墙 ,飞沫四
溅。
对面那家房屋的屋顶裂开了 ,然后房子
崩溃倒塌。
1561 苇屋门口
看到这景象良介对菊乃和阿新说 mdash;mdash;mdash;
良介 :我们还是逃吧 !
菊乃 :你带着阿新走 !
良介 : 姐姐你也得走。能做的你都做
了。快 ,让我们准备吧 !
良介正要跑上楼梯 ,看到菊乃仍踌躇不
已 mdash;mdash;mdash;
良介(恳切地) :姐姐 !
菊乃看了一眼外面 ,终于下定决心 ,快
步跑上楼。
1571 阿新的房间
良介、阿新跑进来 ,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95 良介 :少带些 ,只带上随身用品 !
阿新 :好的(打开衣橱拿衣服) 。
1581 菊乃的房间
菊乃把藏在衣橱底部的零钱忙乱地装
进袋子里。
1591 阿新的房间
阿新和良介用包袱皮包衣服。
1601 菊乃的房间
菊乃把钱袋放到包袱里 ,系在腰上。
1611 二楼走廊
菊乃急忙向外走 mdash;mdash;mdash;
菊乃 :阿新 !
她正要下楼 ,却大吃一惊 mdash;mdash;mdash;
满身湿透的银次走上楼梯。
菊乃不由得倒退了两三步。
银次 :喂 ,跟我走吧 ,再不快点儿就来不
及了 !
看到银次抱着钱箱 mdash;mdash;mdash;
菊乃 :这不是老板娘的吗 ?
银次 :这个嘛 ,嘿嘿嘿 ,我是不会留在这
里的。怎么样 ? 我们拿着走吧。
菊乃 :把它给我。
银次 :太沉了 ,还是让年会小品剧本我保管吧 ,喂 ,快
点儿呀。别磨磨蹭蹭的 !
菊乃 :我不跟你走 !
银次 :什么 ?
看到房间里走出的阿新和良介 mdash;mdash;mdash;
菊乃 :我要跟他们走 ,把它给我。
银次 :闭嘴 ! 喂 ,我不也是来帮你的吗 ?
菊乃 :算了吧 ,把钱箱给我 !
银次拨开她的手。
菊乃 :老板娘把家托付给我了 (去抢钱
箱) !
银次 :闭嘴 ,够了 ! 好 ,拿上这个 ,跟我
一起走 !
菊乃 :到底是谁要走 !
良介分开二人站到中间 mdash;mdash;mdash;
良介 :喂 ,等等 !
银次 :干什么 ? 臭小子 !
良介 : 姐姐已经求你了。把钱箱还给
她。
银次(笑着) :你给我闭嘴 ! !
银次用力撞良介。良介一个踉跄 ,在楼
梯上失足踏空 ,滚了下去。
菊乃和阿新尖叫一声 ,良介倒在楼梯
下。
楼上 ,面目狰狞的银次虎视眈眈地向下
看着。
良介缓缓站起 ,一步一步走上来。
银次从怀中掏出了匕首。
良介径直从银次面前走过 ,进了阿新的
房间。
1621 阿新的房间
木板屋顶已被大风刮散 ,瓢泼大雨顺着
屋漏处落进来。
良介从衣橱抽屉里找出匕首 ,紧攥着
它。
1631 二楼走廊和楼下
银次对菊乃狞笑着 mdash;mdash;mdash;
银次 :你们就想跟着这个胆小鬼走 ,啊 ?
这时 ,阿新一声尖叫 ,银次大惊失色。
良介握着匕首走出阿新的房间。
阿新 :住手 ! hellip;hellip;住手 !
她正要跑向良介 ,却被菊乃抱住。
房子在咆哮的风中发出ldquo;嘎吱嘎吱rdquo;的
声响晃动着。大雨继续冲刷着屋里的一切。
手持匕首的良介站在落下的雨水中 ,怒
视着银次 ,默默地向他逼近。
菊乃和阿新屏住呼吸望着这一幕。
银次惊慌失措地跑下楼 ,却因一脚踩
空 ,把手中的钱箱掉在了地上 ,他慌忙向楼
上看去 mdash;mdash;mdash;
银次(色厉内荏地) :来呀 !
他已被吓得面无血色。
电 影 剧 本
96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良介扑过来 ,银次的后背撞上了门板 ,
紧接着他连滚带爬地冲向板间。
良介冲下楼 ,紧追不舍。
这里的屋顶也漏了 ,瀑布般的雨水倾泻
进来。
在雨瀑中被追击的银次拚命挥舞着匕
首。
良介向他猛扑。
屋顶被风雨打得七零八落。
菊乃和阿新面色苍白地走下楼梯。
风声、雨声、电闪雷鸣 ,还有房子不断发
出的坍毁声 ,交织在一起。
一阵狂风刮进厨房 mdash;mdash;mdash;
1641 厨房
这里的屋顶也漏了 ,雨水如注。
但是 ,良介和银次并没有在厨房 ,只看
见酒壶、茶碗、碟子的碎片散落一地 ,后门的
隔扇已经掉了 ,破烂的隔扇纸在剧烈的狂风
中舞动 ,发出ldquo;啪嗒啪嗒rdquo;的声响。
菊乃和阿新跑到后门的土间上站住了。
1651 面前的芦苇荡
风雨中 ,被狂怒的波浪拍打搅动着的芦
苇荡中 ,银次和良介手握匕首 ,气喘吁吁 ,神
情可怖地对峙着。
阿新在菊乃身旁哭叫。
银次持刀出击。良介却像怯阵似地踉
踉跄跄逃进芦苇荡。
紧接着 ,银次的身影也消失在芦苇荡
中。
阿新发出悲痛的呼喊。
过了一会儿 ,全身湿透的良介从芦苇荡
里走出来。
阿新、菊乃 : hellip;hellip;
良介站住 ,盯着手中的匕首。
阿新(冲上去) : hellip;hellip;阿良 !
良介一见阿新 ,便步履蹒跚地走过来。
阿新跌倒在水中 ,仍然抱住良介。
良介 : hellip;hellip;一切都结束了 hellip;hellip;我把那家
伙解决了。(说完把手中的匕首扔向芦苇
荡) 这种家伙 ,我绝对容忍不了 !
阿新(颤抖着嘴唇) :你说什么呀 ! hellip;hellip;
你以后可怎么办 !
良介 : hellip;hellip;我去自首 !
阿新 :阿良 ! !
她紧紧搂住良介。
菊乃看着二人 ,用斩钉截铁的口吻 mdash;mdash;mdash;
菊乃 :你 hellip;hellip;逃走吧 !
良介望着菊乃。
菊乃 :难道你要断送自己一生吗 ? hellip;hellip;
只是为了这个家伙 !
良介 : hellip;hellip;
菊乃 :逃吧 ,快点 hellip;hellip;逃到京都去 ,等风
头平息了再回来。我会照看阿新的 ,直到你
回来那一天 !
良介凝视着阿新。
菊乃跑上前 mdash;mdash;mdash;
菊乃 :快 ,你快走 !
说着把阿新从良介身边拉走。
阿新 :我会一直等着你 !
良介看着阿新 ,对菊乃说 mdash;mdash;mdash;
良介 :再见 ,姐姐 ,拜托您了 !
说完他走了。
菊乃拖着阿新 ,淌着水走回厨房。
1661 路上
良介在风雨中远去。
1671 芦苇荡里
在旋涡中。良介扔掉的匕首被水吞没
了。
1681 芦苇荡(傍晚)
几乎一切都被水淹没了。
雨停风住 ,水面上露出的芦苇尖在静静
地摇摆 ,天空被夕阳染红。
1691 妓院全景(傍晚)
所有房屋的屋顶都损坏了 ,破破烂烂地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97 露着天 ;木板、梁柱枝
枝杈杈地翘着 ,房梁
倾斜着 ,这景象荒凉
无比 ,感觉阴气逼人。
  1701 苇屋楼下
(傍晚)
水已 经 没 了 走
廊 ,漫到了楼梯上。
什物家具之类的
东西漂在水面上 ,菊
乃和阿新坐在楼梯
上 ,惊恐地低头看着
环绕着她们的水面。
菊乃 : hellip;hellip;我们
错过了逃生的机会。对不起 ,阿新 hellip;hellip;
阿新 :姐姐 ,你说什么呀 ,我只要和姐姐
在一起就安心了 hellip;hellip;只是 ,不知为什么 ,突
然静下来 ,总觉得好可怕。
菊乃 :河里的洪水已经止住了 ,不过 ,现
在海水还在慢慢地往上涨。
她站起来走下楼梯。
阿新 :姐姐 ,你去哪儿。
菊乃 :天马上就黑了 ,我去找些蜡烛来。
菊乃提着裙角ldquo;, 哗啦哗啦rdquo;地 着走廊
里的积水前行。
阿新坐在楼梯上 ,看到板间的水面闪动
着光亮 ,菊乃提着写有ldquo;晚上好rdquo;的提灯走过
来 ,上了楼梯。
1711 楼梯上(傍晚)
手持提灯的菊乃和阿新依偎在一起。
伴随着ldquo;嘎吱吱rdquo;的声响 ,整个房子都在
颤抖。
阿新紧紧抱住菊乃。
菊乃 :是墙被水冲倒了 ,没事。
1721 楼梯(傍晚)
灯笼被点燃。
水已经淹没了楼梯的三分之一。还在
上涨。
1731 二楼走廊(傍晚)
菊乃环视四周。她的身旁是带着惊恐
的表情的阿新。
菊乃凝视着屋外的大水。水已经涨到
了对面房子的屋檐下。
1741 菊乃的房间(傍晚)
被雷电劈开的柳树干砸进窗户 ,衣橱开
着 ,衣服、腰带和女人的用品散落一地 ,这就
是被暴风雨洗劫后的情景。
菊乃一进门 ,就把提灯放到衣柜上 ,开
始挑拣衣服和腰带 ,又抱起钱箱回到走廊。
阿新跟着她 ,用惊恐的声音问 mdash;mdash;mdash;
阿新 :哎 hellip;hellip;怎么了 ?
1751 妓院全景(傍晚)
水已经没到了一楼的房檐边 ,房屋发出
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1761 二楼走廊和阿新的房间(傍晚)
水涨到了二楼走廊的地面上 ,水面上飘
浮着女人的衣服和腰带。
菊乃和阿新站到楼梯上 ,用提灯的光亮
观察着水面。
菊乃跨过折断的柱子 ,抱着衣服和钱箱
在水中走过来 ,但是又站住了 ,抬头看看上
电 影 剧 本
98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面的房顶。
  阿新 :怎么了 ? 姐姐。
菊乃 :万不得已的时候 ,我们就从天窗
爬出去 ,爬到屋顶上。
说完走进阿新的房间。
阿新走到窗边 ,从被风吹落的滑窗的缝
隙向外看。
阿新 :水好像已经停了。
菊乃把钱箱放到衣橱上 mdash;mdash;mdash;
菊乃 :水只是涨得慢了 ,不过还在涨。
她把提灯交给阿新 ,拉开衣橱的抽屉 ,
在里面翻着 mdash;mdash;mdash;
菊乃 :小新 ,最漂亮的衣服是哪件。
阿新 :嗯 ?
菊乃 :我穿上这件怎么样 ? (拿着衣服
给阿新看) 小新 ,你应该穿上最好看的衣服。
阿新 : hellip;hellip;我们 ,是不是要死了 ?
菊乃 :别说混账话 !
阿新 :可是 ,你说穿上最好的衣服 ,那不
是穿寿衣吗 ?
大 海 作 证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99   菊乃 :胡说 ! 衣服要是被水泡了就没法
穿了 ,所以我才让你把最好的衣服穿上。
阿新 : hellip;hellip;
菊乃 :干吗哭哭啼啼的 ,你还要等良介
回来呢。要是不振作起来就完了 hellip;hellip;无论
如何 ,我们也不能死在这种鬼地方 !
阿新 : hellip;hellip;
1771 妓院全景(夜晚)
大片的水。水面上只隐约看见妓院的
几个房顶。
面前屋顶上还可以看到一盏灯。
1781 苇屋屋顶(夜晚)
菊乃手持写着ldquo;晚上好rdquo;的提灯 ,和阿新
依偎在一起 ,坐在屋顶的房脊上。她们身着
盛装。
这景象看上去更加不同寻常。
只有远处传来大海的波浪声 ,此外听不
到任何声响。
菊乃抬头望着星空 mdash;mdash;mdash;
菊乃 : hellip;hellip;你看 ,可以清楚地看到银河。
阿新抬头望着满天星斗。
菊乃(大声地) :波涛汹涌的大海呀 ,直
通向佐渡岛 ,那就是银河。
阿新 :姐姐不愧出身在武士家 ,什么都
知道呀。
菊乃 :哈哈哈。(她发出奇怪而又干涩
的笑声) hellip;hellip;那是骗人的。
阿新 :嗯 ?
菊乃 :什么ldquo;长在武士家rdquo;,我编了个弥
天大谎。
阿新 : ! ?
菊乃 :人要是沦落到这个地步 ,继续活
下去太难了 hellip;hellip;每一天 ,每一天 ,是那么痛
苦 hellip;hellip;要是没有一个精神支柱的话 ,根本无
法生存下去。什么ldquo;出自武士之门rdquo;,那是我
的支柱呀。
阿新盯着菊乃。
菊乃(笑了) :啊啊 ,这下好了 ,我终于解
脱了 ! 我可不想就这么带着谎话去死。
阿新 :你说死 ? 姐姐。
ldquo;嘎嘎嘎rdquo;mdash;mdash;mdash;房子剧烈地抖动了一下 ,
有什么东西散落到水中。
阿新 :姐姐 ! (用力抱住她) 姐姐 hellip;hellip;我
们还是得死吧 ?
菊乃 :不会的(把阿新搂在怀里) 。
1791 皎洁的圆月升起(深夜)
1801 苇屋屋顶(深夜)
月光照在包围着菊乃和阿新的水面上。
ldquo;喂 mdash;mdash;mdash;!rdquo;
远方传来呼喊声。
菊乃和阿新侧耳倾听 mdash;mdash;mdash;
ldquo;喂 mdash;mdash;mdash;!rdquo;
又传来了划水的声响。
菊乃和阿新站起来循声眺望着。
划水声越来越近。
人声 :喂 mdash;mdash;mdash;那边屋顶上的人 ,知道苇
屋的人在哪儿吗 ?
阿新一步迈出 ,却几乎跌倒在潮湿的屋
顶上。
菊乃好不容易扶住她。
阿新 (抱住菊乃) : 姐姐 ,是阿良。(大
叫) 阿 mdash;良 mdash;! !
良介的声音 :阿新 !
阿新 :阿良 ! ! 阿良 ! !
在屋顶间的水面上 ,可以看见一叶平底
小舟划来。
良介 :我这就过来 ! (拚命地划着船) 阿
新 ! 姐姐 !
菊乃 :阿新 ,这回你真钓到了如意郎君
呀 !
小舟越来越近了。
良介继续划桨 ,终于划过来了。
阿新 :阿良 ! hellip;hellip;阿良 !
阿新和菊乃手牵着手从倾斜的屋顶上
电 影 剧 本
100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走下来。
良介把小舟靠到屋檐边 mdash;mdash;mdash;
良介 :快 ,快上船。这船好像要沉了 !
说着 ,向外舀着船舱里的积水。
菊乃 :没关系吧 ?
阿新抓住菊乃的手上了船。
然而 ,菊乃刚把脚踏上船边 ,船和船里
的积水便一起摇晃倾斜 ,结果更多的水涌了
进来 ,船差一点儿就沉了。菊乃慌忙下船。
阿新差点儿在船上跌倒。
良介抱住她 ,控制小舟恢复了平衡。
菊乃茫然。
良介(向菊乃伸手) :快 ,姐姐 ,赶快上来
吧。
菊乃 :不行。这船要是乘三个人的话 ,
肯定会沉的。
良介 :那么 ,我把阿新送到对岸 ,马上回
来。
菊乃 :你好好听着 ,更重要的是 hellip;hellip;你
们已经安全无恙了 ,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事
了。这里的一切都将被大海吞没 ,消失得无
影无踪 hellip;hellip;我觉得 ,大海在看着你们 ,保佑
着你们。
良介、阿新 : hellip;hellip;
菊乃(笑着) :快 ,你们快走吧 ,以后你们
两个人要努力呀 hellip;hellip;想起来了 ,这个给你
们 ,费了好些日子攒起来的 ,沉甸甸的有好
多呢。
菊乃麻利地解下缠在腰上的包袱递给
阿新。
阿新 :可是 ,姐姐你也有用的。
菊乃 :哈 ,你是说给寄养在人家的孩子
生活费吗 ? 那也是骗人的 hellip;hellip;谎言一篇 ,泪
水涟涟 hellip;hellip;
菊乃唱着小曲沿着屋顶的斜面向上走
去。
阿新 : hellip;hellip;
良介 :那好 ,姐姐 ,我马上就回来接你。
菊乃(回头) :我怎么说你们才明白 ,再
磨磨蹭蹭船就沉了 hellip;hellip;我说让你们走 ,就赶
快走 ! 再不走我生气了(说着扬起手) ! !
良介无奈地划出小舟。
菊乃放下了举起的手。
阿新(哭泣的声音) :姐姐 ! !
菊乃毫不理睬 ,径自登上屋脊坐下来。
良介用力划船。
阿新 :姐姐 ! !
菊乃左右晃动着手中的灯笼。
良介一边拚命地划船一边回头看。
阿新 :姐姐 ! !
菊乃微笑着用灯笼在空中画了一个大
圆圈。
小舟渐渐远去。
阿新 : hellip;hellip;姐姐 !
目送他们的菊乃 ,把提灯放到钱箱上。
提灯上写着ldquo;晚上好rdquo;。
菊乃对提灯说 mdash;mdash;mdash;
菊乃 :晚上好 ! 现在 ,真的只剩我孤孤
单单一个人了 ! ! hellip;hellip;哈 ,心情更好了 ! !
说着 ,她仰望夜空 mdash;mdash;mdash;
被暴风雨洗干净的璀璨的星空。
两颗流星倾斜着划过星空消失在远方。
菊乃站起 ,仰视着天空 ,举出双臂 ,伸了
一个舒展的懒腰 ,脸上是爽朗的笑。
(完)
上一篇:鬼子黑泽明编剧《大海作证》电影剧本原稿上 下一篇:安吉莉娜・朱丽经典悬疑《换子疑云》电影剧本赏析上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