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影院的搞笑小品剧本《一流电影院趣事》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8-14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是人们常去的玩耍的地方。该剧中是发生在电影院中,弄出了许许多多的搞笑的事情。请大家欣赏!关于电影院的搞笑小品剧本《一流电影院趣事》





作者:杨永明
人物:
老曹mdash;mdash;男,30多岁,公司老板,性格粗放,大大咧咧,不拘小节。(曹)
老文mdash;mdash;男,30多岁,曹友,文员,言行检点,文质彬彬,略含幽默。(文)
小范mdash;mdash;女,20多岁,电影院工作人员,端庄秀丽,忠于职守,不卑不亢。(服)
夜晚。电影院前门侧。电影散场,传来一阵观众涌出的嘈杂。老文上,又回头招手。
文:老曹,老曹!这来,走这侧边不打挤些。
(曹上)
曹:(松口气)哎呀,挤得要命,这门小了,还该修大点才要得。
文:这门够大的了,主要是出场的人太多了。
曹:真没想到看电影的人这么多,我原以为现在电视普及了人们都不看电影了哩。
文:看电视哪能代替看电影。
曹:那倒是,今天我是真真实实地体验到了,看电影比看电视舒服多了。我好多年没看电影了,没想到这电影院修建得这么堂皇、新潮,坐在里面看电影简直就是一场高级享受。
文:走,我们吃夜宵去。
曹:不,我要先到我老婆那儿去hellip;hellip;
(小范匆匆追来)
范:先生,请您留步。
曹:我,留?
范:对,先生,我是这电影院的工作人员,姓范,我们经理说,请您不忙走。
曹:留我有啥事?
范:对不起,经理没给我说。只是叫我请您留下。
曹:(不情愿地)啥事啊?我都还有事哩。
范:那,(抱歉地)耽误您了,请原谅,先生。(下)
(二人站住,继续摆谈)
曹:这,留我干啥呀?真是!我要快到我老婆那儿去hellip;hellip;
文:哈,你这么舍不得老婆呀?迟点去又不是看不到。
曹:老文,你不晓得,我去有事。
文:有事就先给打个电话噻。
曹:呵,对。(拨电话)喂,老婆吗,怎么样,赢回来没有?hellip;hellip;啥,不顺利?!怎么搞的?hellip;hellip;等会再说?喂,喂,hellip;hellip;(失望地)哟,关机了。
文:她总是正忙嘛,就等会再打。哎,你不是专门请了一个经理在搞管理么,咋还这么忙,今天约你出来看电影你都不大愿来。
曹:(带着神秘)嘿,我有我的事。
文:(好奇地)啥事哦?对我还保密?!
曹:嘿,耍的事:玩麻将,我这阵子都玩起瘾了。
文:嗬,那你就当翘脚老板了哟,这么有闲情逸致!
曹:(自嘲地)是呀,过过老板瘾噻。
文:你,这不是在浪费人才吗!你一个大学本科生,这样不觉得被埋没了?
曹:埋没啥,我本身就算不上什么人才,不就是多读了几年书嘛,但我这阵不知道咋的,平白无故对啥知识呀学问的没有兴趣了。
文:你以前在学校成绩可不屁哟,为啥会变成这样?
曹:唉,没办法,大概跟环境有关系mdash;mdash;我老婆就是个麻将迷。
文:哦,是遭你老婆改造了。帕耳朵!
曹:(尴尬笑)嘿嘿,其实,主要还是我自己的想法不同了,觉得都已是奔四十的人了,还殚精毕力地去追求个啥。
文:那你的公司呢,你不想把它办得更大些,找更多的钱?
曹:想当然想,不过我看得开:顺其自然,尽力而为,反正现在吃不愁,穿不愁,要用钱包包有,人生苦短呀,何不及时行乐mdash;mdash;今朝有酒今朝醉,该潇洒时就潇洒。
文:你咋个潇洒,就打麻将?
曹:是噻,老文呀,你不打麻将不知道,玩麻将确实很好耍的哩,特别赢了钱那滋味,心头就会油然而生一种成功感。给你说,我现在正跟老婆一起在钻研麻将术哩。
文:哟,怎么钻研起那玩意了?
曹:那天我遭输了两万多,回来跟老婆一摆,我俩个就情不自禁地研究起来,共总结出了五条经验,准备今下午去实践检验,把我输的钱全捞回来。
文:这么说来,这麻将还真有学问可钻研?
曹:嘿,倒说不上好大个学问,但我觉得在麻将的打法上是可找到一些窍门的。
文:也有规律可循?
曹:当然也应该有,我跟老婆都有一些实际体会。
文:那你两口子今后打牌肯定要赢大钱。
曹:但愿吧。所以我急着去老婆那儿,不是看赢多少钱,主要的还是看我们总结的是否管用。
文:那我今天还真不该估倒约你来看电影。
曹:不过也没啥:牌反正天天有得打,可我们两却难得碰倒耍一回。我老婆的牌技又比我精,她一个人去也同样能赢钱,hellip;hellip;
文:可她刚才怎么说不顺利?
曹:是呀,不晓得是咋回事,未必出现了啥意外情况?可惜没能问清楚。不过,我相信我们那五条肯定是有道理的hellip;hellip;
文:那,还怕是你老婆逗你、跟你开玩笑的哟。
曹:不,听那口气倒不像,反正一去就晓得了。hellip;hellip;哎,这电影院怎么老把我留着?(左右看)这服务员呢?(喊)服务员!服务员!
(范急上)
范:先生,我在这,有什么事?
曹:哎,你喊我不走究竟是为啥?有事又不快说。
范:先生,因为,我们经理还没回来。
曹:那要我等到多久?我还有事哩!
范:那请再等等,先生。
曹:再等到何年何月?
范:先生,对不起了。
曹:光说对不起有屁用!能抵消了我所耽误的时间!一寸光阴一寸金,你们能赔偿得起?!
范:先生,这,hellip;hellip;对、对不起了。
曹:又是ldquo;对不起rdquo;!我可没耐心再等了。(要走)
范:先生,请不要走吧,这可是我们经理交给我的任务。
曹:你们经理算啥,能管了我?哪有这样对待观众的经理!平白无故把我留这么久倒,给你们经理说:有事到我公司来找我。老文,我们走。
范:(硬拦,严肃地)先生,我再重申:请您不要走。
曹:(冒火)我为啥不走?让开!hellip;hellip;让不让?谨防我一个手指头就打得你哭爹喊娘!
范:那,你,你真要走,我,我就喊保安。
曹:喊保安!保安又能把我怎样?!
范:保安就比您有气力!
曹:有气力未必就敢强制我、限制我人身自由?!你们敢违法?
文:(劝曹)好,老曹,你先别说了。(对范)小妹,这位先生确实忙着有急事,你看到的,我们已在这里等很久了,究竟留下他有什么事?
范:我,我也是不晓得。
文:那,你是不是去请你们经理马上到这来一趟。
曹:对,马上去把你们经理叫到这来。
范:可是,我,不晓得他hellip;hellip;
曹:你都不晓得他,还留我在这干啥。
文:小妹,只有这样,你想办法去把他找来嘛。
范:(犹豫)那,好吧。可这位先生就请不要走了哟。(下)
文:(调侃)你老兄也是,咋忍心向这小妹儿发火?
曹:好气人嘛,她还要喊保安,好像我是坏人似的!
文:她是忠于职守、认真负责嘛。她人长得这么乖,像朵娇艳鲜花hellip;hellip;
曹:哟,你把她看上了!
文:嘿,看上又能咋样,我又不是没有老婆的人。不过,我确实是看上了她的人品,你看她语言得体、和气,彬彬有礼,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反映出她训练有素,职业道德好。从她身上可看出这个电影院的工作作得很不错。
曹:还不错哩!无凭无故把我留在这,害得我心头像猫抓一样hellip;hellip;(手机响,接)喂,啥?!你进了派出所?遭抓了赌!hellip;hellip;哎呀,这,这怎么?喂,审问时可千万不要说出我呀hellip;hellip;还有,喂,你刚才说不顺利吗,是咋回事?hellip;hellip;啥?输光了!遭那三个人ldquo;抬了轿子rdquo;,哎哟,他妈的,这些混蛋!喂,喂hellip;hellip;哟!
(范急跑来)
范:先生,你的东西hellip;hellip;
曹:(正在气头上)啥东西!你喊的经理呢?
范:先生,您有东西掉没有?
曹:谁掉东西!问你喊的经理在哪里?
范:经理,我们经理去医院了。
曹:他去了医院,关我屁事,简直乱弹琴!(要走)
范:先生,请您检查下您的钱包,是不是掉了?。
曹:我钱包?(一摸)哇,我钱包,真没有了!咋个的呢?我放在这,还专门拿锁针把外面锁好了的嘛。电影散场的时候我都还摸着在的哩。
范:就是在电影完出场打挤的时候扒手用刀把您包划烂了。
曹:那我的钱包呢?
范:(亮包)在这。
曹:对,对,那就是我的包。(要伸手接包)
范:(缩回手)慢点,经理说,必须得先搞清情况。先生,您包里有些啥东西?
曹:这个hellip;hellip;,里面有钱,不多,大概千多钱吧。还有一张银行卡,也不多,不过只有二、三十万。主要的是还有一张180万的借条,是上午陈新才写给我的。
范:对,先生,您说的完全正确,这包您就拿去吧。(还包)
曹:(充满失而复得的喜悦)哎呀,太谢谢你了,小妹,小范同志,真是太谢谢您了。
范:不,您该谢我们经理,是他看到扒手掏您的包,因正拥挤他没法通知保安,只给近处的我说了声就追那个扒手去了,结果遭扒手捅了两刀,hellip;hellip;
曹:(感动)呀!那,他,他是为了我受的伤,我hellip;hellip;
文:好呀!一个动人的故事!
曹:那,我,我得马上去看他。
文:对,你是该去好好慰问他,感谢他!
曹:也感谢您啊,小妹!(愧疚)我,我刚才,态度不好,真对不起。
范:没有啥,因为我说不出留您的原因,您有事当然着急嘛。
文:(感叹,树拇指)好哇,小妹,你们经理勇斗歹徒,顶天立地!你也这么热情宽厚,善解人意,好样的。你们电影院ok,堪称一流!
幕急落


精彩的小品剧本,尽在中-国剧本联盟:http://www.juben68.com
上一篇:关于保健品的搞笑小品剧本《保健品风云风波》 下一篇:发生在食品加工厂的搞笑小品剧本《今天突击检查》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