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岷植、孙艺珍韩国经典《醉画仙》电影剧本赏析下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07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师弟(从窗户探出头) :师兄 ,海善师父

正在找你。

大家回头看着师弟。

府台宅院里・外景・日

1861 镜头从大门外移到门内 ,侍从跑过

来迎接府台 ,府台还带着自己的儿子。

1871 中景 ,院内站着许多来客 ,迎候府

台。府台走到他们中间。

中介人 :海善师父曾两次为王室作画 ,

这位就是海善柳淑师父 ;这位是冬川赵淳浩

先生 ,这是宇农李钟默先生 , (指着张承业)

吾园张承业先生。

府台走上廊檐台阶 ,回过头看着向自己

敬礼的张承业。

府台 :早就听说你的名字 ,也经常看到

你的画。

1881 远景 ,镜头左移 ,对着在廊檐下围

桌而坐的来客。

1891近景 ,张承业坐在桌边拿起壶倒

酒 ,然后拿起酒杯 ,换一种坐姿 ,低头苦想着

什么。待他喝完杯中的酒 ,抬起头 (镜头转

向梅香) ,看到了对面坐着吹笙的梅香。梅

香边吹笙 ,边注视着张承业。(镜头转向张

承业) 他高兴地朝梅香笑了一下 (镜头再次

转向梅香 ,音乐已结束 ,梅香放下笙 ,看了一

眼张承业) 。

府台廊檐下・小屋内・外景・日

1901 远景 ,镜头对着炕上放着的一些画

具及画纸。镜头移向坐着的海善师父和弟

子们 ,其中也包括张承业。镜头正面对着海

善师父。

海善师父(对坐在自己两旁的弟子们) :

为庆贺府台的寿辰 ,我们以松鹤为主题祝他

长寿。

1911 近景 ,府台和他的儿子坐在一旁的

炕上 ,旁边有一男侍从和一女侍从。

男侍从 (低头向着府台) :他们要画“松

鹤”,您看怎么样 ?

府台 :画一幅“加官进爵图”吧 ,我想让

吾园先画。

男侍从点头退下 ,走向海善师父。他面

对海善师父及弟子 ―――

男侍从 :府台要你们画“加官进爵图”。

海善师父点点头。

男侍从(看着张承业) :吾园 !

张承业 :是。

男侍从 :你先画 !

张承业 : 什么 (看着海善师父及师兄

们) ?

海善师父惊讶的表情。

张承业把脸凑近男侍从前 ,低声地 ―――

张承业 :但是 ,我的师父在坐 ,弟子怎能

先于师父 ?

男侍从 :这是府台大人的命令 !

1921 近景 ,张承业的师兄们生气地在一

旁喝着酒。

1931 远景 ,张承业坐在长长的画纸前 ,

右手握笔 ,低头思考着。他身后坐着海善师

父及弟子 ,还有很多侍从站在旁边。张承业

脱掉上衣 ,一侍从过来接过去。他开始作

画。

1941特写镜头 :画纸上娴熟作画的毛

笔。

1951 远景 ,艺妓们在旁边奏乐助兴 ,其

中也有梅香。

1961 特写镜头 :画出公鸡的头。

1971 远景 ,府台走到张承业身边 ,站在

那里低头看画。

1981 特写镜头 :画出了鸡的身子。

府台的儿子(画外) :父亲 ,什么叫“加官

进爵”?

1991 中景 ,镜头对着坐在张承业身旁的

府台和儿子。

府台(看着儿子) :意思是做更大的官 ,

成为“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的高官 ,也就是

做除了皇帝最高的官职 ,就像宰相一样。

2001 中景 ,镜头对着张承业身后的海善

师父 ,他们都聚精会神地看着。

张承业画完 ,起身向师父行礼。

侍从(画外) :下面是海善师父 !

师兄和张承业坐到一旁。张承业背对

着海善师父 ,回头看了一下正坐到画纸旁的

师父。

师兄丙 :画画有一定之规 ,你画在中间 ,

师父怎么办 ,你考虑过师父吗 ?

2011 中景 ,海善师父看了看纸上的画 ,

又在纸的一角开始画。特写镜头 :艺妓们仍

在奏乐 ,海善师父画的是牡丹。

府台(指着画 ,对儿子) :牡丹象征着荣

华富贵 ,蟠桃象征长寿 ,螃蟹因为身上有甲

壳象征高中状元 ,又因螃蟹能前能后 ,所以

也象征男子汉大丈夫能曲能伸激流勇退。

2021 海善师父慢慢走出屋 ,身后跟着弟

子们 ,张承业坐在酒桌前喝着酒。

2031 特写镜头 :依次展示画中的公鸡、

蟠桃、牡丹 ……

海善师父的画舫・外景・日

2041远景 ,张承业背着包走进画舫大

门。

2051 远景 ,张承业走到海善师父家院子

里 ,面对站在廊檐下的师兄 ―――

张承业 :师父在吗 ?

师兄不理睬他。他便走到廊檐下 ―――

张承业(看着大家) :大家好 !

师兄甲 :不许上去 ,把你那脏脚拿开。

师兄乙 :海善师父再也不会见你了。虽

然是府台命令你 ,你也得先让海善师父画 ,

按照古人之法 ,应该谦让三次。

师兄丙 :师父在旁边 ,你怎么可以先动

笔画 ? 不会礼让的人 ,简直禽兽不如 ,你把

师父害苦了 ,再也不要来这里 !

海善师父家・外景・夜

2061 中景 ,佣人推开门 ,张承业跪在海

善师父的门前。

佣人 :师父说不想见你 ,你走吧。

2071 中景 ,凌晨 ,街市的房屋。

2081 中景 ,海善师父门前 ,张承业还跪

在那里 ,海善师父推开窗户 ―――

海善师父 (看着窗外的张承业) :起来

吧 ,这不是你求我宽恕你的事。证明世人对

你的评价已经高于我了 “, 青出于蓝而胜于

蓝”没有蓝也就没有青 ,你以后也要成为甘

做“绿叶”的人。

艺妓家・外景・夜

2091 中景 ,一艺妓推开窗户 ,向里边喊

着 ―――

艺妓 :梅香 ,吾园师父找你。

2101 屋里的几名艺妓整理衣衫 ,往外看

着。梅香走到屋外站在张承业面前。

2111 特写 ,长镜头 :天上的月亮。

张承业 :自从你失踪以后 ,我到处找你。

我无法不见你 ,就千里迢迢找来了。

2121 镜头推近 ,梅香和张承业走在山路

上。

梅香 :在汉城很危险 ,我只好到处流浪 ,

最后才到这里落脚 ,您这就回汉城吗 ?

张承业 :没准儿 ,许多人求我作画 ,至少

还要在这里呆一个月 , (回头看着梅香) 你有

钟情的人吗 ? 这里才华出众的郎君也不少。

梅香有些不好意思 ,急忙转过头 ,找了

块石板坐了下来。

张承业(慢慢走到梅香跟前) :这里到处

是腐败的官僚 ……

2131 中景 ,两棵树随风摇曳。

梅香 :看你作画时 ,我忘了人世间所有

的烦忧 ,你说奇怪不奇怪 ?

张承业 :从画中得到安慰 ,再从画中给

予慰藉这就是画家。

远景 ,张承业赤膊坐在草丛中 ,看

着怀里的梅香 ―――

张承业 :咱们能一起生活吗 ?

2151 近景 ,梅香在他怀抱中 ,笑了。

张承业 :你这人 ,笑什么 ? 怎么了 ? 难

道不行吗 ?

梅香 :要是我被抓 ,他们会杀了我的。

张承业 :那 ,我们就在这里过日子 ,好

吗 ?

梅香 :好像有个衙役认出我了 ,总来纠

缠 ,我看这里也不是久居之处。

金炳文先生家・内景・日

2161 远景 ,金炳文的侍从站在屋中屏风

旁 ,双手举起一个画轴。张承业坐在一边 ,

和侍从一起慢慢展开画轴。镜头从上至下

展现画幅。

2171 中景 ,金炳文坐在对面 ,看着正在

展开的画。

金炳文 :构图 ,构思都不错。你的技巧

可谓炉火纯青 ,完美无缺。

2181 中景 ,金炳文和张承业对坐着 ,张

承业背对镜头。

金炳文(看着张承业) :既然你的画技已

到达如此高的水平 ,就该自己独立创作了 ,

创作自己喜欢的画。

2191 近景 ,镜头对着张承业。

张承业 (近乎抽泣) :我也很想改变 ,也

想日日进步内 ,一直以来想改变 ,经常夜不

能寐 ,热血沸腾。为了那些求画的人 ,循规

蹈矩地画我并不喜欢的画 ,这种被逼无奈的

心情 ,您能理解吗(声音高了起来) ?

金炳文 :你不喜欢画 ,或画不出来的时

候 ,就可以扔笔扬长而去。

2201 近景 ,镜头对着金炳文。

金炳文 : 你怎能以这种藉口搪塞呢 ?

(对张承业喊) 你应该抛弃名利 ! 为迎合名

利而作画 ,与写挽幛没什么区别。

外景・日

2211 远景 ,张承业站在幽绿的树林中。

2221 近景 ,张承业坐在河边 ,低头苦想

着。

酒店・外景・日

2231 远景 ,酒店院内 ,已喝醉的张承业

和一酒客撕打着。

张承业 :你这混蛋 !

酒店老板娘出来阻拦 ,拉开张承业 ―――

老板娘 :他只不过是问你最近为何不画

了 ,难道不对吗 ?

张承业左臂一挥 ,便把老板娘推倒在一

旁 ,然后继续打着酒客 ,酒客跑到一边的树

后藏着 ,张承业拿起小桌向廊檐下的酒客们

扔去。他站了一会儿 ,又歪歪斜斜地转身看

着藏在树后的那个酒客 ―――

张承业 :你这个白痴 ,看什么 ?

2241 远景 ,张承业走在酒店外面的小路

上。他歪歪倒倒地拿起路旁的一块大石头 ,

向路边的大缸砸去 ,大缸被砸破了。

2251 远景 ,张承业劈开两腿 ,跨在屋顶

的房脊上 ,对着酒瓶喝酒。喝了一口 ,用尽

全身的力量 ,像疯子一样 ,对天大吼 ―――

张承业 :呀 ! 你们这些混蛋 !

2261 远景 ,一画商站在院子里 ,背着手 ,

看着房顶上的张承业 ―――

画商 :张承业 ,瓦都让你踩碎了 ,要是上

房顶就能画出好作品 ,我也早上房顶了。

2271 远景 ,镜头从门外推进门内。天下

着鹅毛大雪 ,张承业坐在院内石板上吹箫。

他以前收养的小男孩石锁来到大门口 ,倚在

门上看着院内的张承业。孩子身上背着一

个布包 ,他慢慢走进门 ,来到张承业面前。

2281 近景 ,石锁看着坐在面前的张承业

笑着。

张承业 :你怎么又回来了 ?

酒店・外景・日

2291近景 ,张承业和石锁一同走进酒

店。

张承业 :给这小孩来盘烤牛肉 ,给我来

瓶酒 !

老板娘 :哎哟 , (边给他们拿吃的) 你给

的钱都已经花光了。你到底要赊到什么时

候 ?

张承业 :少说废话 ,赶紧给我拿酒 !

老板娘 :我这儿可不能天天养着你们这

些人。

张承业(回头看了一眼) :找死 !

2301 特写镜头 :老板娘生气地往桌子上

放了一碗牛肉。

2311 近景 ,张承业看着狼吞虎咽地吃肉

的石锁。

2321 近景 ,镜头掠过张承业的后背 ,对

着用双手抓着牛肉吃的石锁。

张承业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

石锁不回答 ,继续吃 ,张承业倒酒 ―――

张承业 :在这儿和我一起过吧。

石锁(边吃边说) :我只在这儿过冬 ,到

了春天就回去种地。我知道这是先生最不

喜欢的 ,但是 ……先生 ,你还是给我画张画

吧 ? 草图也行。想先生了 ,就看您的画 (低

下头) 。

镜头对着张承业 ―――

张承业 (看着石锁) :最近我也没画画 ,

哪来的草图 ?

石锁 :为什么 ?

张承业喝掉碗里的酒 ―――

张承业 :因为我想改头换面。

石锁 :为什么 ? 你的笔能画出花鸟、肖

像、山水等 ,你画得非常好 ,为什么要改 ?

张承业 :可是人们要的画 ,并不是我想

画的画。虽然我并不欣赏的那些画 ,他们却

硬是能从中挑出他们认为好的东西。人们

只知道自己希望从我的画中得到些什么 ,但

是长此以往地画下去 ,我只能永远成为他们

的奴隶。

张承业家・内景・日

2331 近景 ,镜头从上至下移动 ,张承业

弯着腰在一块木板上铺了纸乱画一通。画

了一幅 ,认为不喜欢就撕掉 ;再画 ,再撕 ;张

承业周围堆满了画废了的纸。最后他干脆

把毛笔摔掉 ,躺在那木板上。他发现苍蝇在

眼前飞 ,就用双手去扑打 ,没打着 ,又起身抓

起一块小木板冲苍蝇打过去。

2341 特写镜头 :一支笔在干净的画纸上

画着。突然 ,那毛笔狠狠地涂抹着已画好的

画。

2351近景 ,张承业瞑思苦想的痛苦表

情。

2361 远景 ,张承业坐在画纸堆里 ,低着

头还努力把身子缩进画纸堆里。不一会儿 ,

他又纵身倚着墙倒立着。

2371 中景 ,张承业洗着画具 ,石锁走过

来 ,蹲在张承业旁边 ―――

石锁 :纸店的老板说 ,不赊纸给你了。

(看着地上的南瓜汤 ,端起) 您先吃碗南瓜汤

吧 !

张承业 (生气的表情) :这姓曹的家伙

(站起身冲向门外) !

石锁仍蹲在那儿一动不动 ,外面传来张

承业摔倒的声音 ,石锁探身向门外看着。

2381 外景 ,镜头掠过整个村庄的屋顶。

屋顶上的雪融化了在屋檐上形成了冰凌。

2391 中景 ,石锁躺在炕上睡觉 ,他的身

后 ,张承业正聚精会神地在长长的画纸上画

着。画完 ,张承业起身 ,扫视一下整幅画 ,然

后就地躺下 ,拉过身旁的被子盖到身上。

2401 中景 ,众画商从门外走进屋 ,围着

炕中间摆着的画坐下(那画即张承业给石锁

画的“双鹰图”) 。

2411 特写镜头 :镜头从上至下掠过整幅

“双鹰图”。

画商甲 :好传神的鹰 ! 他的笔锋从不颤

抖 ,太出类拔粹了 ! 他在重铸自己 ,突破自

己 ,超越自己。

画商乙 :凭这张画能买幢好房子 (镜头

转向几位认真看画的画商) 。

2421 特写镜头 :画中的两只鹰。

2431 中景 ,下雪天 ,张承业和石锁在院

子里烧掉画废了的纸 ,张承业身边堆着一堆

废画纸。石锁在废画纸里边找出认为比较

好的画 ,才想收起来 ,张承业突然起身推了

石锁的头一下 ,把他推倒。张承业抢过石锁

手中的画纸 ,撕完便放进火里。

2441特写镜头 :张承业在已经完成的

“双鹰图”上落款。

2451 中景 ,张承业坐在画前 ,把毛笔放

到笔架上 ,石锁跪坐一旁双手支在地上 ,看

着地上的画。张承业打开印章盒。

石锁 :先生 ,以前你画画从不落款 ,今天

为什么落款 ?

2461 特写镜头 :张承业把卷起来的“双

鹰图”放进画筒里。

2471 近景 ,石锁走近张承业 ,看着他手

中的画筒。

张承业把手中的画筒扔给石锁 ,抬头看

着他 ―――

张承业 :要是你这样的小孩拿着这幅画

到处去招摇 ,谁会相信那是我画的 ? 拿去 !

快点儿拿走 ,你这家伙。

石锁慢慢低下头 ,双手放到膝盖上 ,给

张承业又磕了一个头 ,然后慢慢拿起面前的

画筒。

2481 远景 ,石锁左肩背着画筒 ,右边背

着布袋 ,走在巷子里。他停下来 ,回头看了

一下 ,然后径自向前走去。

2491 中景 ,几位画师围坐在一起赏画。

张承业从右边入画 ,众人起身施礼。

2501 近景 ,张承业引众人来到廊檐下 ,

他居中蹲下 ,用手指向前方 ―――

2511 近景 ,青草落叶间有一块青石。

张承业 :大家到这儿来。看到那块青石

没有 ? 你们说它是静静地躺着的 ,还是活动

着的呢 ?

2521 近景 ,张承业蹲着 ,其他人站在身

后毕恭毕敬地聆听 ―――

张承业 :在画家的眼里 ,不起眼的石头

也是有活力的。石头若是活动的就是活石 ,

无活力的则是块顽石。(转向身后的众人)

顽石永远不能使你妙笔生花。

2531 特写镜头 :托盘上放着一块黑亮的

青石。

2541 近景 ,张承业侧躺在炕上 ,眼前放

着那块青石 ,身后石锁背对镜头在收拾东

西。

张承业 :石锁呀 ,过来一下。

石锁转过身 ,凑近张承业的身旁 ,看见

青石 ―――

张承业 :瞧瞧这块青石 ,哦 ,这就是产自

南汉江的墨青石。看上去多像我国的山川

景象啊。

石锁 :既然得到了这么珍贵的小品剧本奇石 ,那

您就得马上给画一幅呀。(不满地) 收了那

么多的吃的、穿的 ,一个多月以来您却一幅

也没画 ,净做那些毫不相干的事 ,我都快被

他们逼疯了。

张承业 (向石锁挥挥手) :你过来一下。

石锁又凑近一些 ,张承业对着他的脑门就是

一拳。

张承业 :没有冲动 ,怎么作画 ,臭小子 !

一画商(画外音) :吾园在家吗 ?

2551 近景 ,石锁起身开门 ,迎进画商。

镜头左移 ,画商将张承业扶起。

画商 :哦 ,他说不太满意 ,请您另画一幅

花鸟 ……

张承业 (抠着耳朵 ,不满地) :到底想怎

么着 ?

画商 :他还让我传话 ,说您的花鸟也不

精湛 ,这次请您再画幅山水。

张承业 :喂 ,到底是哪个臭家伙这么令

我生厌 ? (低头) 是不是那个叫郭成民的小

子(一把拽过画商) ?

郭成民家・屋外・外景・日

2561 近景 ,张承业突然闯进郭成民家 ,

把正在干活的佣人吓了一跳。

张承业(怒气冲冲地) :我来找你家老爷

石爱先生。去传 ,告诉他张承业来见他。他

不是号称出身名门世家 ,通晓诗书之礼吗。

2571 中近景 ,郭成民从炕上坐起来 ,镜

头左移 ,张承业从左边急匆匆进入镜头。

郭成民 :谁说话如此难听啊 ?

张承业 :想请教就来找我直说嘛。(指

着对方 ,郭成民从廊檐间慢慢走下来) ,让我

画这画那的 ,偷艺也没这种偷法啊。

郭成民 (整整衣襟) :为了见吾园 ,我这

玩 笑开得有点儿过份了 ,请您多多海涵。

(左手往里一指) 来 ,这边请。

2581特写镜头 :抬进一大盆乳白色米

酒。

郭成民(画外) :吾园先生 ,我这一辈子 ,

论肖像画也算是一代名师了 ,然而说到您的

神来之笔那我就不能同日而语了。

2591 近景 ,镜头右移 ,佣人抬着酒经过

一幅老人的肖像画。

张承业 (画外) :郭老先生的肖像画 ,我

也难以企及啊。

2601 近景 ,张承业与郭成民并排坐在酒

桌前 ,张承业端起一大碗酒一饮而尽 ,旁边

的郭成民以羡慕的眼神望着他。

郭成民 :我说 ,吾园兄 , (指着挂在墙上

的画 ,特写镜头) 您的《芭蕉图》,寥寥几笔就

将芭蕉叶的舒展和敦厚 ,描摹得淋漓尽致。

您是如何运笔呀 ?

郭家大门・外景・夜

2611 近景 ,佣人开门 ,张承业搀着喝醉

的郭成民走进门 ,镜头右摇 ,佣人和张承业

一起将郭成民搀到炕上。醉了的郭成民倒

在炕边 ,张承业顺手拍了一下郭成民。

张承业 :你才喝了多点 ,就让我背你。

想学画不是嘛 ,那就得再多喝一些。喂 ,快

醒醒 ,你这小子。

2621 特写镜头 :墨汁滴到画纸上。

2631 中景 ,从半开的门缝间镜头对着张

承业秉烛作画的侧影。

2641 近景 ,深夜张承业赤着上身作画。

2651 近景 ,张承业背对镜头 ,伏地画画。

远景 ,窗外 ,熙熙攘攘 ,人头攒动 ,张承业回

头舀了一碗酒 ―――

张承业 :石锁 !

石锁(从右入画 ,跪在张承业前) :哎。

张承业 :我的《双骏图》呢 ?

石锁 :已经交给黄画师了。

张承业 (冲石锁 , 怒吼) : 交出去了 ?!

喂 ! 你这蠢猪 ! 我说过要重新画的嘛 !

石锁(委屈地) :您没说过呀。

市街・外景・夜

2661 近景 ,张承业从右急入画 ,一队日

本兵与张承业擦肩而过 ,由远及近 ,近景 ,一

头黄牛拉着柴禾 ,上坐一男孩 ,从左向右走

过。

2671 近景 ,张承业由右边进入装裱铺。

张承业 :我的《双骏图》呢 ?

裱匠 :已经裱好了 ,(指着里屋) 在那儿。

近景 ,张承业拿起《双骏图》,端详着。

画商(画外音) :瞧瞧 ,清军松松跨跨 ,而

日军则纪律严明啊。

2681 近景 ,张承业把画靠到门框上 ,面

对画商 ―――

画商 :您来了。

张承业 :这幅画我要重新画 ,今天得拿

回去。

画商 (着急地) :不行 ,开什么玩笑 ! 金

进士伸长了脖子 ,等都等不及了。我向他发

誓五天之内一定交给他。

2691 近景 ,画商急得哭丧着脸向张承业

哀求着。张承业推开画商 ,拿过一把铲刀将

那幅画破坏得面目全非。然后他急匆匆地

从右边出镜。一位画师站在画商身边指着

张承业的后背 ―――

画师 :瞧那德性 ,真是其人不如其画呀 !

画商 :嘿 ! 我觉得那画还不错嘛。

近景 ,张承业走在街上 ,看到布店前两

个艺妓在选绸缎 ,便停住脚。

店老板 :这是从大清国运来的上等货。

颜色多漂亮 ,您看看。这个价钱也一样 ,您

再瞧瞧这种颜色。

2701 近景 ,面容姣好的香兰起身 ,对店

老板告辞 ―――

香兰 :下次再来买吧。

店老板 :哦 ,不买也没关系 ,走好。

2711近景 ,香兰和同伴迎面走向张承

业 ,俩人相视。

路人甲 :长得可真漂亮。

路人乙 :听说是“一枝春”新来的艺妓。

2721 近景 ,香兰见张承业盯视自己 ,便

回眸一笑 ,羞涩地低头走开。张承业目送香

兰。远景 ,一队差人由远及近。

领队 :让开 ,闵参判驾到。

2731 中景 ,街市路中央 ,张承业大摇大

摆若无其事地走着 ,其他人则在路的两边跪

拜叩头。这时领队急匆匆地走到张承业的

跟前。近景 ,张承业好像若有所醒 ,略低下

头 ……

领队 :喂 ,你 ! 你这个无赖 !

2741 近景 ,张承业微低着头。

领队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竟敢不

下跪 ?

2751 近景 ,闵参判坐在轿子上 ,周围有

护卫队保护着。

闵参判 :他是干什么的 ?

2761 中景 ,领队面向闵参判禀报 ;远景 ,

张承业微低着头 ,双手抱拳。

领队 :禀报大人 ,他是画师吾园张承业。

闵参判 :再才华出众也不能目无国法

呀 ?

2771 中景 ,张承业当众被打 ,其他人跪

着 ,胆战心惊。

张承业家・内景・夜

特写镜头 ,装有黄色液体的碗由右入

镜。

2781 近景 ,几位朋友来看望张承业 ,张

承业躺在床上。中景 ,石锁端碗由右入画。

石锁 :师父 ,这是满月孩儿的尿 , (将碗

递近张承业) ,听说对重伤淤血有奇效。

张承业 (将碗打翻在地) :臭小子 ,你自

己喝吧 !

画外音 :请问 ,在家吗 ?

众人(向张承业告辞) :请您多保重。

2791 近景 :众人退下 ,一中介人由右入

画 ―――

中介人 :事情办得很顺。

张承业 :那好嘛。

近景 ,张承业勉强坐起来 ,中介人坐到

他身边 ―――

中介人 :嘿 ,吾园兄想办的事 ,哪有不成

之理啊 ? 不过 ,那家老人极想请你画幅 12

折的花鸟屏风。(猜疑地) 至少也得一个月

吧。

艺妓馆・内景・夜

2801 近景 ,12 折屏风 ,炕上铺有褥子。

画外音 :都说这个屏风画得好 ,您稍候 ,

马上就让她进来。

2811 近景 ,屋门轻开 ,香兰迟疑一下 ,进

屋。

2821 近景 ,张承业从火炕上起身 ,坐正 ,

香兰由左入画向张承业施礼。

香兰 :向您有礼了 ,小女名香兰 ,听说您

酒量过人 ,今天怎么滴酒不沾呢 ?

张承业 (笑着) : 叫什么香兰 , (收起笑

容) 那本名叫什么呀 ?

香兰 :扬州赵氏 ,孝道的孝 ,仁义的仁 ,

赵孝仁。

2831 近景 ,香兰镜头。

张承业 :哦 ,我认识一个跟你长得相似

的人 ,她姓李 ,你今年多大了 ?

香兰 :十八岁。

张承业 :十八了 ,十八了。

2841 近景 ,香兰和张承业对坐 ,张承业

面向镜头 ―――

张承业 :你父母是干什么的 ?

香兰 :在山沟种地呗。

张承业(若有所思地) :那你怎么流落到

这种地方的 ?

2851 近景 ,香兰非常不屑的表情 ―――

香兰(瞟着张承业 ,看不起地) :少说官

冕堂皇的话 ,快 ,入房吧。昨晚被他们折腾

得一点也没睡好。

2861中景 ,众人在夜色中的廊檐下聊

天。

金炳文 :这不是吾园吗 ? 他是画家吾园

张承业 ,给你介绍认识一下。

2871 近景 ,张承业向众人扭过头来。

2881 金炳文和其他画师们看着张承业 ,

他由右前入画 ,施礼。

金炳文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高钧金玉

钧先生 ,守旧派都很惧怕他。

金玉钧 :到如今尚不得闲 ,连欣赏吾园

的画的闲暇都没有。

2891 近景 ,张承业严肃地听着 ;中远景 ,

艺妓们在周围来回走动。

金玉钧 :待天下太平之时 ,我定向您求

画。

2901 近景 ,金玉钧示意其余人 ,众人随

金玉钧由左前方退下 ,只剩下张承业一人。

金玉钧 :我们走吧。

山林溪水边・外景・日

2911 远景 ,溪水边 ,众画师聚坐饮酒。

近景 ,满目霜红枫叶 ,镜头下摇到众人喝酒

处。

画师甲 :画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 ,在名

贵唐绢上画好的屏风 ,就这么给浪费了。连

那小女子的手都没摸一下 ,太可惜了 ,太傻

了。

画师乙 :听说 ,屏风已转手到佳惠洞富

商崔大人的家 ,以后 ,大家谁也没有这个眼

福了。

2921 近景 ,溪旁 ,石锁坐在岩石上研墨。

2931特写镜头 :用石头砸扁荆条的端

头 ,荆条破散开来。

2941 特写镜头 :在宣纸上用砸扁的荆条

作画。

2951 特写镜头 :宣纸上用砸扁的荆条画

着画师们聚会喝酒的场景。

2961 特写镜头 ,荆条沾着一种红色的液

体在树枝上添画枫叶。

画师 :以荆条为笔 ,泡菜汤为颜料 ,画出

的却是如此之上乘之作 ,可谓一绝啊 !

2971 近景 ,众人欣赏张承业的新作 ,张

承业以碗舀酒狂饮。

张承业 :难道只有用动物的毛做的才是

笔吗 ? 最近作画难有得意之作 ,这不过是胡

乱涂抹而己。

画师 :承业兄 ,你太谦虚了 ,你的画已到

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画师 :这幅画我收下了。

张承业 :拿什么拿 ,给我 ! 快给我 !

2981 中景 ,张承业抢过画走到溪边 ,气

A急败坏地将画撕成碎片扔进水里。然后自

己也跳入溪中。石锁赶紧跑到溪边 ,另有两

个画师跳入溪中救张承业。

石锁 :师父 ! 师父 ! 快救救他 !

2991 近景 ,篝火旁 ,张承业一丝不挂地

背对镜头吹起洞箫。石锁将他的湿衣凑近

篝火烤干。

石锁 :您刚才真想一死了之吗 ? 听说你

抓住了岩石 ,没有放手。

镜头渐暗 ,闪回结束 ,接第 35 镜头。

街市・外景・日

3001 中景 ,右上角打出白色字幕“1882

年”镜头由右向左摇 ,在街上清军和日军擦

肩而过。

3011 中景 ,金炳文由人搀着跟在金玉钧

身后 ,走出家门 ,两人相互告辞。

金玉钧 :您得及早康复 ,眼下还有很多

要事等着您来做 ,我很担心啊 !

金炳文 :很快就会好的 ,您尽管放心。

3021 近景 ,金玉钧坐在轿子上 ,张承业

手提礼物走到轿前 ,向金玉钧行礼。

金玉钧 :我们又见面了

3031 近景 ,金玉钧坐在轿上。切换镜

头 ,张承业聆听 ―――

金玉钧 :据说 ,近日长安没有超过吾园

张承业的画师 ,看来你的画带给人不少的安

慰 ,甚至人们议论 ,没有收藏吾园的画 ,就不

配作居士大夫。哈哈 ,恭喜恭喜啊 !

3041 中景 ,金炳文、张承业向轿行礼。

张承业又向金炳文行礼。金炳文的妻子出

门迎接 ,张承业和金炳文夫妇回屋。

张承业 :我刚刚得知您生了一场大病 ,

也刚刚知道您搬到了这里 ,实在是抱歉。

金炳文 :走 ,进屋吧。

金夫人 :快请进来。

张承业 :这是补品。

3051 近景 ,金炳文靠在枕头上 ,张承业

坐在旁边聆听 ―――

金炳文 :人们盛传吾园张承业擅长人

物、花鸟、山水 ,无所不精 ,被奉为神笔 ,是否

被这些传言搞得飘飘然 ,连自己的创造力和

生机也都丧失殆尽 ?

张承业 :就像古人所云“日日新 ,又一

新”,我也很想总以新风貌出现 ,不想局限在

自己的小框框里。

金炳文 :还不错 ,有自知之明嘛。朝鲜

山水画的根基是实景。不过 ,你的山水画不

是实景而是仙境 ,是超过了朴素现实的一种

夸张 ,脱离了客观现实。你能不能把这个世

界上的人间疾苦如实地反映到画里 ?

3061 近景 ,张承业面对着金炳文 ―――

张承业 :平常老百姓已对现实绝望到了

极点。既然超越实景的仙境 ,能给他们更多

的慰籍 ,那我认为这就是画师的天职。画只

能是画而已 ,它跟开化党要改变天下是完全

不一样的。

3071 近景 ,张承业气呼呼地站起来 ,碰

了一下小饭桌上的药碗 ,由右向左走出画

面 ,金炳文一人仍靠在枕头上。

3081 中景 ,金炳文家门口 ,天下着大雨 ,

张承业走出大门 ,侍从和金夫人跟出来 ―――

侍从 :这么大的雨怎么走啊 ? 等雨停了

再走吧 !

金夫人 :说得是呀。

3091 近景 ,窗外雨声很大 ,镜头从窗移

到炕上 ,金炳文和张承业并排躺着 ,张承业

起身。

3101 近景 ,张承业穿着薄内衣从屋里走

到雨地里。他时而仰天 ,时而走到路边的小

水沟里 ,伸手去玩水。

3111 近景 ,张承业坐在廊檐下 ,在雨声

里挑灯作画。

3121 近景 ,金炳文凝视着。切换镜头 :

墙上挂着张承业的水墨山水新作。

3131 近景 ,张承业坐着吃早饭。中景 ,

金炳文仍然看着墙上的画。

金夫人 :这是松子粥。

金炳文 :看了这幅画 ,心里舒坦多了。

也许是我上了年纪的缘故吧。等你有空闲

再给我上些彩色。

3141 特写镜头 :零落的树木中间 ,有一

间孤独的亭子。

金炳文 :在那草亭顶上加了黄色会是什

么效果呢 ?

3151 近景 ,石锁推门而入 ,行礼。

石锁 :有人在家吗 ? 我来接吾园先生。

3161 中景 ,张承业走出门 ,坐听石锁传

话。

石锁 :宫里来人 ,请师父赴任宫廷画院。

宫廷・内景・日

3171 近景 ,宫廷画院的门敞开 ,奏起礼

乐 ;张承业在引路官带领下进入画院。

引路官 :这里就是宫廷画院。

3181 近景 ,众画师正在画有松林鹤鹿等

图样的宫廷画 ,镜头上摇对着主画师。

3191 中景 ,张承业换了官服。切换镜

头 ,中景 ,引路官坐着对张承业说 ―――

引路官 :这下你可是出人头地了 ,正六

品监察 ,可以陪侍在皇上左右了。虽说是临

时赐给的武官 ,但作为画师未曾在宫廷画院

做事 ,就这样直接赐官 ,那还是属罕见的特

例。

3201 近景 ,伴随着宫廷音乐 ,张承业接

过乌纱帽戴在头上 ;切换镜头 ,张承业进入

宫廷画院 ;切换 ,女主管引着侍女端酒进入

张承业的卧室 ,张承业仰卧在床上。

女主管 :你到底要这儿呆多久 ?

3211 近景 ,张承业举起酒壶 ,对着壶嘴

直接饮酒 ;切换镜头 ,他不满意地扔下酒壶 ,

(女主管蹲下 ,捡起酒壶) 对女主管 ―――

张承业 :原来这是米汤啊 ,我这个人 ,没

有酒和女人 ,手软得连拿笔的力气都没有。

女主管 :我说你这个人呀 ,皇上有令 ,一

天不能喝过三杯嘛。

张承业(不满地把头转过去) :凭什么把

我的画献给这些人 ?

3221 中景 ,张承业懒散地坐在门前的台

阶上。他站起身观赏宫内美丽的秋景 ;切换

镜头 ,池水岸边红色的枫叶林。

3231 中景 ,张承业在扫池边的落叶 ,女

主管匆忙上前 ,拉张承业进屋。

女主管 :我说吾园 ,落叶我来扫 ,你就进

屋作画吧。

3241 近景 ,张承业被女主管推着进屋 ,

倒在炕沿上。

女主管 :我说吾园 ,袁世凯 ①将军的生

日就要到了 ,你怎么还不开始作画呢 ?

张承业 :你说什么 ? 袁将军是谁 ?

3251 近景 ,女主管对张承业解释着 ;切

换镜头 ,张承业愣愣地听着 ―――

女主管 :袁将军是清军统领 ,他武艺高

强 ,可以射落飞雁 ,他还是号令天下的北洋

大臣李鸿章的左膀右臂 ,这么声名赫赫 ,你

都不知道 ? 真是孤陋寡闻。

张承业(不满地把头转过去) :凭什么把

我的画献给这些对我们国家百害无益的

人 ?!

3261 中景 ,宫门前有侍卫把守 ;张承业

从宫中出来 ,侍卫追上去。

侍卫 :您去哪里 ?

张承业 :我的颜料用完了 ,马上就回来。

侍卫 :那可不行。宫中有颜料 ,够您用

的。

① 袁世凯 (1859 ―1916) ,中-国清末军机大

臣 ,北洋军阀首领。袁世凯于 1881 年投靠淮军统

领 ,次 年 随 军 到 朝 鲜 ; 1885 年 任 驻 朝 通 商 大

臣。―――编者

张承业 :嘿 ,你这个白痴 ,有专供给我的

颜料店 ,如果因没有颜料 ,延误了皇上的画 ,

你还敢嘴硬吗 ?

酒馆・内景・夜

3271 中景 ,镜头由左摇向右边 ,侍女从

客人那里挣脱出来 ,一回头 ,看到了张承业。

那侍女羞涩地躲开了。这时店主迎上前来 ,

与张承业握手 ―――

店主 :嗨 ,这是谁呀 ? 不是承业吗 ? 稀

客呀 ……听说被召进宫当了大画师 ,您这是

怎么回事呀 ? 真让小店蓬荜生辉呀。真没

想到你会这么出息啊。

张承业 :是不是 20 年没见着您了 ?

男店主 :有了。

张承业 (转向别处 ,指着) :哎呦 ! 您一

点也没有变 !

3281 中景 ,老板娘上前给张承业施礼 ,

指着身边的侍女 ―――

老板娘 :您不认识她了 ? 她就是从前您

很疼她的春心啊 !

3291 近景 ,张承业仔细打量着春心 ;切

换镜头 ,中景 ,春心躲到妈妈的身后 ;切换镜

头 ,近景 ,张承业若有所思。

老板娘 :出嫁以后 ,偏她命不好 ,丈夫死

得早 ,就从婆家回来了。现在她就帮我打理

这个店。

画外音 :喂 ,承业吗 ?

3301 中景 ,一画商走近张承业 ,俩人并

排坐在酒桌前。

画商 :太好了 ,您还记得我吗 ? 我是吴

天石啊 !

张承业 :当然记得。

画商 :最近的行情吗 ? 带有故事情节的

春宫画书卖得好 ,如果吾园您来画的话 ,肯

定能卖出高价 ,您瞧瞧 (拿出画册给张承业

看) 。

3311 特写镜头 :翻开的黄色线装书左页

为春宫画 ,右页为文字。

店主 :真有意思 ,嘻嘻 ……

3321 近景 ,官差坐到张承业身旁 ;切换

镜头 ,近景 ,张承业笑着抬起头 ,恰遇官差的

目光 ;画商吓得忙站起身。

官差 :为了抓你 ,我们找遍了汉阳都城 ,

整整有一个来月了 ! 你藏得也真够深的。

这可是皇上的命令 ,跟我走 !

3331中景 ,张承业推开官差冲到店门

口 ,一群侍卫拥上前 ,堵住张承业的去路 ,官

差从身后打了张承业一闷棍 ;他立刻倒下。

张承业 :放开我 ,放开我 !

宫廷・内景・日

3341 近景 ,张承业的画室 ,镜头由左向

上摇 ,张承业半坐半卧正在画画。他听到外

面的嘈杂声 ,便打开窗户召人询问 ;俩侍从

进来 ―――

张承业 :喂 ,来人啊 ! 外边怎么回事 ,这

么吵 ?

侍从 :皇上要搬到景宇宫去住。

张承业 :为什么 ?

另一侍从 :日本人支持的开化党夺了

权 ,对守旧派大开杀戒。

张承业 :看来天下大乱了。哦 ,对了 ,你

们不想看一看我画的“神仙图”吗 ?

侍从 :想 ……

3351 中景 ,俩侍从走到张承业跟前 ,上

炕 ;切换 ,张承业下炕。

张承业 :你们走近点儿看吧。

侍从 :那好。

特写镜头 :张承业用勺子将门反锁 ;切

换 ,远景 ,张承业带着衣物行李经过回廊匆

匆离去。

市街・外景・日

3361 近景 ,日军仓皇逃窜 ;近景 ,张承业

爬墙进入一人家。

3371 近景 ,清军和宫廷侍卫正抓捕一官

员 ,官员欲挣脱。画面右上角出现白色字幕

―――“1884 年甲申政变”①。切换字幕 :“开

化党借日本人之势发动政变”。切换字幕 :

“明成皇后请清军介入 ,政变未遂。”

官员 :放开 ! 你们这帮家伙 ! 我会自己

走的 ! 放开 ! 放开我 !

3381 中景 ,张承业小心翼翼地回到自己

家 ,切换镜头 ,中景 ,学生和画师们见到他露

出惊疑的神色。张承业由右侧入画 ,众人起

身 ;学生接过张承业的行李。近景 ,张承业

和众人坐下。

学生 :宫廷官差来找您 ,都找了五天了 ,

我们正急得团团转。

画师甲 :开化党的行动终于因清军的介

入而失败 ;仅维持了 3 天的新政府立即宣告

倒台。

画师乙 :洪英植、朴英桥已被处死 ,金玉

钧、朴泳孝、徐在弼正准备逃往日本。

3391 近景 ,张承业思考片刻 ―――

张承业 :金炳文先生没有消息吗 ?

画师 :金炳文先生好像躲到了边远地

区 ,若被抓到 ,也是必死无疑了。

3401 中景 ,张承业来到金炳文先生家门

外 ,到处贴着“禁”字封条 ,院内还挂着“大逆

罪人 ,严禁出入”的字样 ;镜头从左跟摇。近

景 ,张承业四处扫视了一番 ,见没人便翻墙

入院 ;切换 ,近景 ,他用小棍将封条挑开 ,打

开房门进入 ;切换 ,近景 ,室内空空荡荡的。

看见墙上挂着自己画给金炳文的山水画 ,张

承业从画具袋子里取出笔墨 ,给画中的亭顶

着上了黄颜色。特写镜头 :着好颜色的亭

顶。

山脚下・外景・日

3411 远景 ,山脚亭阁 ,传统音乐起。切

换 ,近景 ,侍女泡茶 ;切换 ,中景 ,众画师围坐

一起赏画。一位官员的儿子拿起一幅“松树

图”,放到父亲眼前。

儿子 :这是一幅气势非凡、栩栩如生、每

一笔都出神入化的佳作啊 ,父亲大人您怎么

认为 ?

官员 :松林间好似有松涛声和阵阵凉风

袭来啊 !

3421 近景 ,官员父子并排而坐。

官员 :吾园 !

张承业 :在。

官员 :我在官场有七个结义兄弟 ,在这

幅画上 ,你给我添上七只鹤。

3431 近景 ,张承业眯着的眼 ,有些看不

起的表情。

张承业 :这幅画中有山有水 ,您就想像

山水间有七只鹤不就行了嘛 ,哈哈哈 ……

3441近景 ,张承业说完一副藐视的表

情 ;切换 ,官员的儿子拿出另一幅画 ,展示给

张承业。

官员的儿子 :这是我在作官时收的礼

物 ,很多人都说是赝品 ,既然您来了 ,就请您

鉴别其真伪。

3451 近景 ,张承业仍旧是一副不屑的表

情 ;切换 ,特写镜头“: 神仙图”。

张承业 :最近许多流传在民间的画 ,说

是我画的 ,但绝大部分是假的。这幅画也是

假的。

远景・村里的小路上・黑夜

3461 镜头由远及近 ,张承业和师兄在村

里的小路上走着。

师兄 :我每次看你的画时 ,哪怕是一条

竖线 ,我都能知道这条线是疾驰而下 ,还是

踱着方步缓缓而来 ;是坐着画的 ,还是站着

① 1884 年(高宗 21 年 ,即甲申年) 金玉钧、

朴泳孝、洪英植等开化党借日本的势力 ,为打败依

附清朝的朝鲜王朝而发动政变。后因清军出兵镇

压而失败。甲申政权仅存三天 , 故称“三日政

权”。―――译者

画的 ,连运笔的意向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 我

还真弄不明白 ,今天看的“神仙图”明明是你

画的 ,为何说是假的 ?

张承业 :原来是我送给很亲密的朋友

的 ,是我作为寿礼送给他父亲的 ;谁知他却

用来行贿 ,那就是赝品。

在十字路口师兄停了下来 ―――

师兄 :等一会儿 ,这里是什么地方来着 ?

3471 近景 ,张承业和师兄坐在炕上 ,两

位艺妓进来 ;张承业和师兄抬头看了她们一

眼 ,俩艺妓慢慢坐下来 ―――

艺妓甲 :她原先跟您要找的那个人一起

住过。

爱月(另一艺妓) :我叫爱月。那位姐姐

离开这里快三年了。

张承业 :她没有说去哪里吗 ?

爱月 :不知道 ,那是个寒冷的冬天 ,有官

兵追来 ,她没穿多少衣服 ,就跑了。艺妓端

来了酒和菜 ,放到张承业面前。

爱月 :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 ,她又溜回

来了。拿了件衣服又跑了 ,是她最喜欢的衣

服 ,她每天都那么细心地缝。原来是为你缝

的。

3481远景 ,张承业和石锁走在田间路

上。

石锁 :古阜郡有那么多的土地 ,却不能

填饱农民的肚子 ,腐败的官府反而丰衣足

食 ,那么多的粮仓到底有什么用啊 ?

张承业骑在马上望着一望无际的田野 ,

天上突然出现黑压压的一大片小鸟 ,张承业

和石锁停步望着天空。突然传来凄凉的音

乐 ,张承业忧郁地望着天空 ,那些小鸟缓缓

飞过 ……

3491 近景 ,镜头从左向右移 ,画师们和

官员们津津有味地欣赏着音乐 ;张承业和府

台坐在上座。艺妓给张承业倒酒 ;艺妓们舞

着扇子边歌边舞 ,身后还有乐师和三位伴唱

的艺妓。有个佣人进来 ,向坐在张承业左边

的府台耳边说了些什么。府台听完急忙站

起身 ,大家也都跟着站起来 ―――

府台 :对不起 ,打扰大家的雅兴 ……

那府台向前走了几步 ,回头面对着张承

业 ―――

府台 :吾园 ,我在闵永焕先生家里见过

你的画 ,画的是一群小鸟飞往芦苇丛中 ,要

是能再看到那些飞在天上的小鸟 ,忙于公务

的我心里也会轻松些 ……

张承业走到府台面前微微鞠躬 ―――

张承业 :谢谢你的厚爱 ,那是我 10 年前

画的 ,怎能再画 ? 作为画家 ,重复是致命的。

听了张承业的话府台转身就走。

官员甲 :叫你画就画 ,哪来那么多废话 ?

另一位官员走到张承业面前 ―――

官员乙 :你冷落他 ,是不是因为他是古

阜郡的府台 ? 他很有权势 ,你得罪了他 ,以

后有你好受的

3501 近景 ,铺在地上的画纸上画有很多

被鹰追逐的麻雀。

艺妓(画外) :这些被鹰追逐的麻雀让我

伤心 ,让我想起古阜受苦受难的百姓 ……

张承业在认真地作画。

艺妓 :看着成群结队飞向鹰的麻雀 ,仿

佛看到了百姓们的愤怒 ,感到非常痛快。

张承业回头看着身后的艺妓 ―――

张承业(拿起酒碗) :古阜郡府台是什么

人 ?

艺妓 :他是皇亲国戚 ,是个无恶不作的

贪官。

张承业放下酒碗 ,看着艺妓 ―――

张承业 :你这个胆大包天的丫头 ,小小

一个艺妓怎敢说府台的坏话 ?

艺妓 :身边有您这样连皇上的话都当作

耳旁风的英雄作陪 ,我还怕谁啊 ?!

张承业不可思议地笑着 。石锁坐在一

旁 ,看见张承业一把抓住艺妓 ,石锁忙起身

退下 ,把门关上 ,

3511 近景 ,长镜头 :张承业和艺妓赤裸

着身子同床共枕 ……

3521 近景 ,过了一会 ,有很多人点着火

把闯了进来 ,将赤裸着身子的张承业从室内

拉出来 ,张承业摔倒在自己的画上。石锁急

忙跑过来用衣服将他的身子盖住 ―――

石锁(面向义军哀求) :就给他穿上衣服

吧。

义军将房主抓了出来。

义军 :古阜府台藏在哪里 ?

房主跪在地上 ,抬头望着义军首领 ―――

房主(胆怯地) :我不知道 ,他没到过这

里。

义军首领 (冲着房主喊) :与府台勾结 ,

欺压百姓 ,该当何罪 ! 把你的同伙交出来 !

(房主害怕地看着义军) 别跟我耍花招 ,给我

狠狠地打 ,打到他说实话为止 !

村子里一片混乱 ,义军将张承业也拖到

那首领面前 ―――

义军 :这里还有一个 !

石锁急忙在张承业旁边跪下来 ―――

石锁(望着首领) :饶了他吧 ,他是著名

的画家张承业 ,他

到汉阳来 ,就是为

了画画 ,就饶了他

吧 ……

首领 : 他是吾

园张承业 ? 那就放

了他 ,杀了这样的

天才 画 家 太 可 惜

了 !

3531 近景 ,将

张承业的画扔进火

堆里 ,火焰越来越

旺 ;石锁搀着张承

业走出大门。

义军(画外) :跟在贵族屁股后面的寄生

虫 ! 唯财是命的小人 ! 人渣 !

3541 近景 ,夜 ,张承业和石锁走在村子

里 ;石锁突然停步 ―――

石锁 :师父 !

张承业停步 ,回过头 ―――

石锁 :师父 ,我决定留在这里。我早就

知道想成为像您这样伟大的画家 ,以我的鄙

薄之才实在是遥不可及啊 , (看着张承业) 我

服侍你 ,只因为喜欢与你作伴 ,看到那些起

义的人 ,我仿佛找到自己的位置了。若能为

改变这世界出一份力 ,我愿与他们同舟共

济。

张承业走到石锁面前 ,从他肩取下自己

的包 ,又轻轻拍了拍石锁的肩 ,慢慢离去。

石锁望着张承业离去的背影 ,跪下来给

他磕了个头。

石锁(抬头) :您去哪里 ? 师父。

张承业头也不回 ,慢慢地离去 ―――

张承业 :生命如浮云 ,我想去哪儿 ,就去

哪儿 !

远景・夜

3551 很多人举着火把 ,大声喊着“保国

安民 ,除暴安良”。

远景 ,张承业冒着风雪在海边走着 ,画

面右上角打着白色字幕 ―――

“1894 年爆发动东学道农民运动 ①,以

推翻古阜府台为契机 ,被压迫的朝鲜民众发

动了大规模起义 ……”

3561远景 ,淤泥地里有位老人在捡东

西 ,张承业回头看了看 ,马上扔下自己的包 ,

径直走向那老人。老人也向张承业走来 ,原

来他是金炳文先生。

张承业 :先生 ,先生 ……

张承业跑到金炳文跟前 ,在淤泥里跪了

下来 ,他抓住了金炳文的脚。满头白发的金

炳文慢慢搀着张承业站起来 ―――

金炳文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

张承业 (握着金炳文的手 ,流着泪) :我

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你了 !

金炳文用沾满淤泥的手轻轻拍着张承

业笑着。两个人都笑起来 ……

3571远景 ,张承业慢慢跟着金炳文走

着 ,他四处张望。

金炳文 :这里的人们心地很善良 ,我教

十几个学生画画 ,就这么悠闲地生活 ……

3581 近景 ,金炳文进屋将泥地里捡来的

海螺放在地上 ,又拿起水壶放到炉子上。

张承业坐下 ,金炳文背对着张承业也坐

了下来。

张承业 :您现在就回汉阳吧 ,现在日本

人当权 ,对改革派的镇压也少了。

金炳文仍背对着张承业 ,擦着杯子 ―――

金炳文 :我觉得这里很好啊 ,改革 ,那只

是南柯一梦。我们只有靠自己取得革命的

胜利才是最可靠的 ,在日本人帮助下夺取政

权 ,民族的出路又在何方 ?

张承业 :听说起义的农民遭到了残忍的

屠杀 ……

金炳文“: 保国安民”也是白日梦。必须

选对时机 ! 而这次起义只能让外国人趁势

进入我国。我们要有自己的实力。

他打开柜子 ,拿出画卷 ,摆在张承业面

前 ,学生们陆陆续续来上课了。

金炳文 :我现在还藏有你的画。这幅画

令人感到国家的生命力依然旺盛。

他打开了那幅山水画 ―――

金炳文 :真是栩栩如生难得的杰作呀 !

近景 ,张承业看着金炳文。

3591 远景 ,寒风呼啸 ,张承业慢慢走在

雪地上 ,突然身后传来枪声 ,很多日本兵正

在追杀起义军。张承业赶快爬下 ,有很多义

军倒下了 ,有一个倒在张承业身边 ,日军士

兵将爬在雪地上的张承业揪起来 ……

街上・远景・日

3601 很多日本军人押解一名义军首领

走在大街上。有很多村民在街上围观 ,

翻译(画外) :义军首领因亲信出卖被

捕 ,朝鲜王朝看来就要行将就木了。

翻译和张承业站在围观者中 ,张承业将

双手拢在袖子里。

翻译(看着张承业) :只有您的画才是这

个濒临灭亡国度唯一剩余的最耀眼的亮点。

镜头由近及远 ,义军首领慢慢出画。张

承业咳嗽着 ,街对面的梅香听见咳嗽声不由

自主地循声望过来 ―――

3611 近景 ,张承业满脸沧桑 ,满头白发。

他认出了梅香 ,两个人面对面走到一起。

3621 镜头推近 ,张承业和梅香彼此凝望

着 ……

3631 近景 ,张承业双脚泡在盆里。

① 1894 年(高宗 31 年) 从全罗道古阜郡开

始传播的东学道(韩国的一种宗教 ―――天道教) 农

民起义 ,奋起反抗腐败政府及外来势力 ,是一场主

张政治改革的运动 ,又称甲午农民运动。―――译

梅香(画外) :现在对天主教徒的迫害减

轻了 ,我回到汉阳没多久。

3641 中景 ,张承业坐在炕上 ,梅香弯下

腰给张承业洗脚。

梅香 :既然我是艺妓 ,也没有别的本事 ,

在那个岛上 ,我也只能从这家做到另一家 ,

继续过着漂荡不定的生活。那里的府台喜

欢我 ,我就跟他回汉阳了 ,不久他就去世了 ,

幸好托他的福 ,我开了这个小酒馆。

3651 近景 ,梅香拿着剪刀帮张承业剪着

指甲。

梅香 :现在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 ,你就

尽管在这儿安心作画。

梅香拿出自己亲手缝的衣服 ―――

梅香 :我想 ,总有那么一天 ,你一定会回

来找我 ,所以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梅香让张承业穿上衣服 ,张承业看看这

身新衣服 ;切换镜头 ,近景 ,梅香端坐着 ,看

着穿上新衣服的张承业。

梅香 :总算找到衣服的主人了。

张承业弯下腰 ,抚摸梅香的脸。

3661 中景 ,梅香拿出张承业当年给她画

在绢上的梅花 ,将画展放到炕上 ―――

梅香 :你认得出吗 ? 我们初次见面时你

给我画的 ,我想让你再画一幅给我 ,可以吗 ?

张承业坐在梅香对面 ,点点头 ,咳嗽着。

他指着梅香身后展架上的坛罐器皿 ―――

张承业 :你从哪里找来这些坛坛罐罐 ?

梅香 :那是用愉悦之情和平和之心烧制

成的 ,看上去好像不是成品 ,但是让人觉得

有种敦实而安稳的感觉 ,你说对吗 ?

3671 远景 ,侍女在院子里对梅香说 ―――

侍女 :洗澡水准备好了。

梅香从屋内走出。侍女向她行礼 ,梅香

走进另一间屋。

3681 近景 ,炕上摆着一幅画和梅香给张

承业做的衣服。

3691 近景 ,梅香洗完澡来到张承业的屋

子里 ,她环视四周 ,一副失落的神情 ……

3701 远景 ,梅香拿起旁边那幅画看着。

3711 近景 ,梅香的眼里充满泪水 ,泪水

夺眶而出。她呆呆地望着远方。

瓷窑・外景・日

3721 远景 ,张承业蹒跚地走到一瓷窑 ,

走到正在干活的窑主身旁 ,低头问道 ―――

张承业 :我是个流浪画家 ,能在这儿呆

一宿吗 ?

窑主(站起身) :在日本瓷器的充斥市场

的情况下 ,能够维持生计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无力再收容你们了 ?

张承业 :那我可以给你们画画。

窑主 :现在不是有好画就能卖好价钱的

年月。

张承业仔细听着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3731 远景 ,窑主和他的窑工一起在一块

黄泥上光脚踩着和泥。

3741 近景 ,踩在黄泥上的脚 ,泥上有规

律地睬出的脚印。

3751 特写镜头 :一双手转动着的泥坯。

3761 近景 ,张承业右手托着额角 ,无精

打采地看着 ―――

3771 特写镜头 :窑工的双手拿着已做好

的瓷器毛坏 ,让它在有颜色的浆里转动着 ,

毛坯上染上了青灰色。然后把它放到一边

的架子上。

3781 近景 ,张承业右手拿着毛笔 ,左手

托住瓷器 ,认真地画着。

3791 特写镜头 :张承业用颤抖的手握着

笔 ……

3801近景 ,张承业对坐在身边的窑工

说 ―――

张承业 :我画坏了 ,替我洗一下。

一窑工起身冲出门外 ―――

窑工 :看他的手都抖成那样了 ,还想画

画 ? 疯了 !

张承业斜倚在墙上 ,咳嗽着。

3811 近景 ,一把稻草在碳火上被点燃 ,

镜头左移 ―――

3821 近景 ,窑主把点燃的稻草送向烧瓷

器的窑里 ,那里面已放好了很多的木柴。

窑工把火点燃 ,然后退后 ,对着窑口叩

拜。

窑主 :愿老天保佑我们风调雨顺 ,烧出

好瓷器。

3831 近景 ,张承业站在一边呆呆地看着

虔诚叩拜的窑主。

3841 近景 ,窑工不断地向窑坑里添柴 ,

里面的火烧得非常旺。

3851 远景 ,张承业站在火洞口观察洞里

的旺火。洞口另一边是两个窑工 ,他们坐在

那里吃喝。

3861 近景 ,张承业走近洞口 ,蹲在那里

静静地凝视着里边的火焰。

3871 近景 ,窑坑内红红的火焰。

3881 近景 ,张承业的头向前探了一下 ,

他皱着眉。

3891 近景 ,洞内在熊熊烈火中的瓷坯。

3901 近景 ,洞内烧红的木炭。

3911 远景 ,洞口 ,一窑工走到张承业身

边 ,坐下来 ―――

窑工 :请原谅我的无知 ,您不是普通画

家。

张承业笑笑 ,拍着那窑工的肩。

张承业 :你希望能烧出什么样的瓷器 ?

3921 镜头推近 ,对着火红的碳火。

窑工(画外) :像您这样的画家 ,一定会

希望粘上去的铁粉不化掉 ,上面的画能活生

生地烧出来 ;我们则希望自己做的是最好

的 ;窑主希望有一两件杰作 ,但我们谁都做

不了主 ,那要靠火候呀。

3931 近景 ,张承业微笑着点了点头 ,低

下头 ,把手中的干粮放进嘴里 ,继续凝视着

窑洞。

3941 近景 ,两个窑工。一窑工起身 ,转

过来。

窑工(画外) :您还在这儿呆会儿吗 ? 我

去睡了。

3951 旁白 :1897 年吾园消失得无踪无

影 ,有人说他归隐于钻石山 ……

3961 特写镜头 :窑内熊熊的火焰 。

3971 镜头前移到张承业脸上 ,张承业呆

呆地看着 ―――

3981 远景 ,张承业爬进火窑 ,随后洞口

冒出滚滚浓烟 ……

3991 近景 ,洞口冒出熊熊大火 ……

4001 近景 ,窑工从窑坑内取出瓷器 ,递

给窑主 ;窑主拿着瓷器向前走去。

4011 近景 ,窑工从窑洞内取出张承业画

的瓷器 ,轻轻地放在一边的台子上。

4021 特写镜头 :镜头推近 ,对着瓷器上

张承业的画。画中一人站在小船头 ,漂荡在

海上。 (渐黑)

伴着音乐声 ,银幕上黑底白字依次出现

演员表及职员表。 (完)

上一篇:崔岷植、孙艺珍韩国经典《醉画仙》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下一篇:美国经典剧情片《死亡诗社》电影剧本赏析一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