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韩国的《绑架金大中》电影剧本赏析上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08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绑 架 金 大 中

X

文 / 〔日本〕荒井晴彦

译 / 洪  旗

黑色的画面 ,传出播音员的声音

―――

“上午11时左右 ,五名右翼分子模样

的男人冲入位于市谷的自卫队驻地。X

“作家三岛由纪夫 ①等人占领了市

谷的自卫队东部方面总监部 ,将益田兼

利总监劫为人质。”

行驶中的自卫队吉普车

字幕:1970年11月25日

驾驶吉普车的是菊村军曹。

在后面的座位上坐着身穿军服的富

田满洲男三佐(陆上自卫队陆上幕僚监

部第二部 ,35岁) ,脸上显出焦急的神色。

车上的收音机传出播音员紧张的语

音“: 三岛由纪夫站在阳台上开始发表演

说。演说的内容似乎是号召自卫队奋

起。”

行驶的出租车

车内《, 东京夕刊》的记者神川昭和

(45岁) 抖着腿在吸烟。

车载收音机播报的新闻“: 三岛由纪

夫等五人冲入该处时 ,用日本刀砍杀了

上前制止他们的自卫队军官。”

行驶的自卫队吉普车

播音员的声音“: 在自卫队军人们激

烈的呼喊与怒吼声中 ,三岛由纪夫三呼

‘天皇陛下万岁’之后 ,从阳台上跳了下

去。”

富田: ……

飞机的轰鸣声。

天空飞过新闻单位的直升机。

陆上自卫队市谷驻屯地・记者见面

警视厅工作人员:从两个人 ……当

时的状况来看嘛 ,像是自杀。这是根据总

监室的报告做出的判断。

新闻记者:目前他们是伤重不起呢 ,

还是已经死了 ?

工作人员:死亡了。已经死亡了。

新闻记者:两个人都死了吗 ?

X

① 日本小说家 ,右翼分子。1947年毕业于东

京大学。20世纪40年代后期开始从事文学创作 ,主

要作品有《虚假的告白》、《潮骚》、《金阁寺》、《忧

国》《、丰饶之海》等。60年代开始大量发表宣扬军国

主义的政论文章 ,并组织了右翼团体“ 之会”。

1970年11月25日煽动军队武装政变失败而年会小品自杀身

亡。―――译者

工作人员:两个人都已死亡。至于另

外的三个人 ,情况嘛 ……我看是被斩首

的。

记者们发出一片交头接耳和叹息的

声音。

工作人员:哦 ―――署长在12时23分

已经进入总监室进行了确认。

“听说没有头 ……是这样吗 ?”

记者当中有人喊道。

工作人员:头还是有的。主要 ……那

个 ……头是与身体分离开的状态。

新闻记者:两个人的头 ……都是这

样吗 ?

工作人员:是的 !

又是一阵叹息般的嗡嗡声。

神川轻手轻脚地离开了这里。

同・总监室前

神川从警察们的身边钻了过去 ,把

照相机的镜头伸进破碎了的窗玻璃中 ,

向总监室内部拍照。

神川被警察拽回警戒线外。

富田走来。

富田将一束菊花摆放在总监室的门

口 ,合掌默哀。

神川朝富田按下了照相机快门。

富田注视神川。

富田走近神川 ,挥手一拳打去。

神川倒了下去。

富田转身走了。

青瓦台(大韩民国总统府)・一室

字幕:1971年4月28日 ,汉城

银幕上 ,在野党第七任总统候选人

金大中 ,正在奖忠坛公园举行的百万人

集会上发表演讲。

一动不动看着银幕的男人的背影。

李厚成进入室内。

字幕:韩国中央情报部 ( KCIA) 部

长・李厚成。

李厚成(朝语) :阁下、阁下 ,压倒性

的胜利 !祝贺您三选成功。

背对镜头的男人站起身来。

字幕:韩国第六任总统・朴正熙

金大中的声音弱化。

朴正熙(朝语) :票数 ?

李厚成(朝语) :6 ,342 ,828票。

朴正熙(朝语) :金大中呢 ?

李厚成(朝语) :5 ,395 ,900票。

朴正熙: ……

李厚成(朝语) :相差946 ,928票。

朴正熙: ……

李厚成(朝语) :我们尽了一切努力 ,

包括收买、威胁有权者 ,伪造选票 ,收购

弃权者的选票 ,把选金大中的票当作弃

权者的废票、无效票处理 ,等等。

朴正熙(朝语) : ……花了这么大力

气 ,只多出94万张选票 ?投票站有9401

处 ,也就是说 ,一个投票站才多出了100

张选票嘛。

朴正熙凝视着银幕上的金大中。

朴正熙(朝语) :也许 ,尼克松会抛弃

我 ,转而选择金大中了。

李厚成(朝语) :阁下 ,有件事不知该

不该告诉您 ……

朴正熙: ……

李厚成(朝语) :这里的警备部队的

选票 ,绝大部分投给了金大中。

朴正熙转身 ,向放映员示意。放映机

停下来。银幕上金大中消失了。

朴正熙走出室外。

昏暗中 ,三辆轿车朝光州机场的方

向疾驰

字幕:1971年5月25日

一辆出租车从后面超了上来。

出租车里的乘客们一边挥手一边呼

喊“: 金大中 !金大中 !”出租车插入了打

头的金大中轿车和跟在其后的警卫车之

间。

金大中车上的秘书(朝语 ,向无线对

讲机) :怎么回事 ,那辆车 ?

警卫车中的警卫(朝语) :是出租车。

金大中车上的秘书(朝语) :会不会

是中央情报部的 ?

警卫车中的警卫(朝语) :前边有两

个人 ,后边是三个 ,看上去像是乘客。

金大中车上的秘书(朝语) :你们开

到出租车前面来。

警卫车中的警卫(朝语) :明白。

这时 ,另一条车道上出现了一台大

型卡车。突然朝金大中的轿车撞去。

金大中的司机猛踩油门。

卡车先撞上了金大中车的后部 ,随

后狠狠地与出租车撞到了一起。金大中

的轿车被撞飞然后翻倒在田地里。

东京帝国饭店・某房间

字幕:1972年10月17日

金大中面对电视机坐下 ,注视着屏

幕。

在他身边是金铜忠。

电视新闻是 NHK驻汉城特派记者

播报的 ,可以看到不时从画面前驶过的

装甲战车 ,以及许多新闻社、电视台的记

者和大学生。在混乱的场面中 ,站立着一

些佩戴“戒严军”臂章的武装士兵。

金铜忠(朝语) :很像1961年发生五

一六政变时的情形。也许得到了美国的

支持。

金大中(朝语) :作为美国 ,恐怕不能

说这样不行吧。

汉城・南山脚下两栋7层的白色建筑

字幕:韩国中央情报部( KCIA) 第五

局、第六局 ,通称“南山”

同・一室

从地下室传出的拷打声和惨叫声。

李厚成(朝语) :你真是总统的同学 ?

田(朝语) :我是陆军士官学校的

54期生 ,冈本和朴总统是57期的。

字幕:陆上自卫队幕僚二部部长

田昭一

李厚成(朝语) :那 ,我就是你的朋友

啦。看样子 ,总统也得来问候你呀。

田(朝语) :这可不敢当。

惨叫声。

田(朝语) :这里挺热闹嘛。

李厚成(朝语) :抓来了差不多6000

人 ,不过尽是些小鱼小虾 ,大鱼却在东京

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呢。

田(朝语) :你说的是金大中 ?

李厚成(朝语) :打算等他出门时找

机会抓他。到时候 ,希望能多多协助。

田(朝语) :嗯。我看 ,一味地紧跟

美国也靠不住啊。

李厚成(朝语) :是啊。一旦那位标榜

要与亚洲盟国并肩战斗的尼克松 ,把驻

韩美军撤走 ……如果釜山飘起了共产主

义的红旗 ,那么 ,日本也要跟着遭殃的。

田(朝语) :在元寇忽必烈的时代 ,

神风为我们而劲吹 ……

李厚成(朝语) :美国人可是只顾自

己的呀。

田(朝语) :倘若大东亚战争我们

能够取胜的话 ……

李厚成(朝语) :韩国仍旧做日本的

殖民地 ,是吗 ?

田: ……

韩国俱乐部“无窥花”

字幕:1973年4月

佐竹春男(三等陆军尉官・陆上自卫

队幕僚监部二部・特别行动队) 在唱卡拉

OK。

佐竹(唱) :你我常来这家店 ,一边喝

茶一边聊。学生吵闹的厅堂里 ……

富田和女招待在舞池跳贴面舞。

富田:这小子 ,又不是刚高中毕业 ,

唱什么《学生街的吃茶店》呀。(对佐竹)

跳着贴面 ,松尾和子的歌也会唱 !(唱) 人

人都说他不好 ,但对我总是很温柔。

富田一边唱一边用力抱紧女招待。

“口红 !”女招待低声叫着把头移开。

富田低头瞧着白衬衣的胸部。

衬衣上的口红印。

富田:哎呀。

女招待(朝语) :妈

妈桑 ,叫政美来。

同・洗手间

政美在洗衬衣上的

口红印。

赤裸着上身的富田

看着政美。

政美:冷不冷呀 ?马

上就洗好。

富田:你在哪儿学的日语 ?

富田对着镜中的政美问道。

政美:我在日语学校上学呢。

富田: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

政美:1月。

富田:为什么不离开这儿 ?

政美: ……

政美用毛巾把衬衣上洗过口红处的

水渍擦干。

富田:你长得挺不错 ,比刚才那个女

招待漂亮。

政美拿着衬衣走到富田身后。

富田把胳膊伸进袖子。

政美转到富田前面 ,为他扣上纽扣。

富田:喜欢日本吗 ?

政美:日本和日本人都让我讨厌。

政美扣好了最上边的纽扣。

富田忽然抬起政美的脸 ,亲吻她。

政美挣扎着。

富田的嘴离开了政美的嘴唇。

政美推开富田。

政美(朝语) :所以我讨厌日本人。

政美朝外走去。

富田(朝语) :谢谢。

政美走了。

同・外

女招待们走出大门。

富田站在入口处吸着香烟。

政美和一名男员工一起出了门。

政美拒绝了男员工的邀请 ,独自往

前走去。

富田不紧不慢地跟在政美身后。

富田(朝语) :一起吃饭好吗 ?

富田在政美身后开了腔。

政美回转身。

富田(朝语) :刚才很抱歉。

拉面馆的摊位

在吃拉面的富田和政美。

政美:你怎么会说朝鲜话呀 ?

富田:战争失败后 ,从满洲溃逃时我

才10岁 ,走在路上就不行了 ,有位姓金的

朝鲜人收留了我。他对我说 ,你得扮成个

朝鲜人的孩子才行。

政美:那你的家里人呢 ?

富田:都死光了 ,就是死在溃逃的途

中 ……说得重一点 ,是关东军没能保护

好我们。而我得到的帮助 ,却来自本该憎

恨日本人的朝鲜人。

政美:有这样一句话你听说过吗:和

痛苦说再见吧 ,和金钱说再见吧。

富田(摇摇头) : ……

政美:我不知道有什么日本人呼吁

过要把朝鲜人当作同胞一样看待。

富田: ……

政美:富田先生 ,你喜欢自己的国家

吗 ?

富田:喜欢 ,但不是现在的日本。

政美:我 ,非常讨厌现在的韩国。

富田: ……

出租房・外

富田和政美在接吻。

富田:屋子里有男人在等你吗 ?

政美摇摇头。

同・政美的房间

富田环顾室内。

政美:别这样看啦 ,怪让人难堪的。

富田:如果不去做女招待 ,生活能够

维持吗 ?

政美:我还在当教朝鲜话的家庭教

师呢。

富田:教几个人 ?

政美:一个。

富田:这管不了多大用。

政美:但我得到了很高的报酬。

富田:从一个学生那里 ?

政美:是从常来我们店的一个姓张

的客人那里得到的 ,这个工作就是他介

绍给我的。

富田:那个人为什么要学朝鲜话 ?

政美:他说 ,他是在日本的韩国同

胞 ,为了回国旅行时能讲朝语。

富田:可是 ,那个张先生怎么不教

他 ?

政美:他有口音。

富田:哪里的 ?

政美:不知道。反正 ,既不是釜山的 ,

也不是光州的。

富田:张先生的真实姓名叫什么 ?

政美:叫张正男。是不是真实姓名 ,


我 ……

富田:那个先生的名字呢 ?

政美:叫申明哲。我怎么觉得像是被

审问一样呀。

富田: ……

政美:富田先生 ,你结婚了吗 ?

富田:曾经结过。

政美:现在是独身 ?

富田:你和那个张先生好 ?

政美摇头。

富田:和申明哲呢 ?

政美摇头。

富田站起身。

富田:我回去啦。

富田朝房门走去。

政美:我和任何人都没有上过床。请

看看吧。(朝语) ……谁也不会拥抱这样

的身体 ,谁都不会来抱我的。

政美脱下了衣服。

富田: ! ?

政美的身上有几处严重烧伤留下的

疤痕。

富 田 ( 朝

语) :这是怎么搞

的 ?

政 美 ( 朝

语) :去年10月17

日 ,我因为参加

抗议非常戒严令

的游行 ,被抓到

了中 央 情 报 部

里 ……他们扒光

我的衣服 ,把我

的头发绑在拷问

台上 ,问我是不是北朝鲜间谍。我说不

是 ,他们就用掺了兴奋剂的水灌我 ,然后

轮奸了我 ……但我还是不承认。他们便

用烧红的烙铁 ……我昏死过去。他们又

用水把我泼醒 ,接着给我注射 ……

富田脱下上衣披在政美身上。

政美抱住富田抽泣着。

政美(朝语) :未婚夫跑了。连父母也

说我是一辈子嫁不出去的女儿 ……按

说 ,我是个当不了女招待的人 ,我是个无

法出卖肉体的女人。

富田: ……我要你。

富田抱住政美倒在床上。

政美:我不要你的钱。

政美为富田解开纽扣。

大楼・空置的房间

佐竹瞄着装有望远镜头的照相机取

景器。

富田在吃方便面。吃完之后 ,把地上

的电水壶里的开水冲入另一只碗内。

富田端着冲好的方便面 ,拍拍佐竹

的肩膀 ―――

富田:能吃啦。

富田替换下佐竹 ,盯着照相机的取

景器。

照相机中的景象・政美的房间

政美在教申明哲朝语。

大楼・空置的房间

在吃方便面的佐竹往窗外望去。

佐竹:哎 ,那辆车是中央情报部的 !

富田把照相机镜头转向道路。

道路

一辆轿车车头朝着出租房停在那

里。

出现了一个骑自行车而来的男人。

佐竹的声音:张正男来了。

停着的轿车引起了张正男的注意。

他径直从车旁骑了过去。

佐竹:哎哟 ,笨蛋 !那帮家伙没发现

他。

又开来了一辆车 ,在轿车的后面停

下。几个穿西装的男人下了车。

富田的声音:是金车云。

照相机拍下的男人

字幕:韩国驻日本大使馆一等秘书

金车云

大楼・空置的房间

富田离开了照相机。

富田:这帮人要惹事。替我盯着。

他一边向佐竹交待一边朝门外跑。

政美的房间

五名韩国中央情报部人员闯入室

内 ,用乙醚手帕捂住政美和申明哲的口

鼻 ,将他们强行押走。

出租房・外

金车云等人架着有些瘫软的政美和

申明哲走出屋外。

富田跑了过去。

金车云:富田先生 ?

富田:佐藤 ,你打算把这两个人怎么

样 ?

金车云:有些事要问问他们。

富田:这里是日本 ,不是韩国。你们

这样做是在犯罪。

金车云:他们两个人和那个姓张的

北边的间谍 ,正在策划暗杀朴总统。

富田:你不能把那个女的送回她的

房间吗 ?如果可以 ,我就当什么也没看

见。

金车云:能不能给我点儿面子 ?

富田:那个女的是同我们合作的人。

所以 ,你们所有的行动我们都通过对面

楼上的照相机拍下来了。是否把拍下的

东西交给外事科 ,就看你们下一步怎么

做了。

金车云: ……明白了。(对部下) 把那

个女的送回房间去。

两个男人架着政美返回了出租房。

大楼・空置的房间

盯着照相机取景器的佐竹。

中央情报部的人把政美放倒在地

上 ,随后返身出门。

政美坐了起来 ,似乎是想打电话 ,但

又作罢。

富田回到空置的房间。

佐竹:嘿 ,看上去 ,乙醚对那个女的

简直就没起多大作用。

富田瞄着照相机取景器。

取景器中的景象

政美恐惧的面容。

河岸边的运动

草丛。身穿棒球

服的神川和一群孩

子在草丛中找寻棒

球。

“找到啦 !”一个

孩子举起的手中拿

着棒球。

神川: 那好 ,回

去。

黄昏时分 ,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

新 ・某处海岸

深夜。

张正男拾起两块石头 ,相互敲击了

几下。出现了两名北朝鲜的特工人员。

三个人刚要走 ,这时 ,隐藏在附近的

一只橡皮舟乘着波浪冲了过来。

好几只手电筒的光柱射向三个人。

持枪的金车云等人已将三个人包

围。

张正男:你们是外事警察吗 ?

金车云(朝语) :是韩国中央情报部

的。

张正男一口吞下了藏在戒指里的氰

化钾。特工人员也吞下了氰化钾。

三人高呼“祖国统一万岁 !”后倒了

下去。

电车中

富田在看报纸。

报上一条小小的新闻记事“: ××海

岸边发现身份不明者的溺水尸体。”

银座第一酒店・客房的走廊

提着挎包的神川走来 ,在一扇房门

前停下 ,敲门。

神川:我是《东京夕刊》的记者神川。

房门开了 ,但仍挂着锁链。金铜忠出

现在门内。神川把名片递了进去。

金铜忠接过名片 ,将门关上。

房门再度打开。

金铜忠:我叫金铜忠 ,是和金大中一

起长大的朋友。请进吧。

同・会客厅

神川在沙发上坐下 ,从挎包里拿出

照相机。

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 ,拖着一条行

动不太方便的腿从里面的房间走出

来。

神川赶忙站起身。

神川:我是神川。

金大中:我是金大中。初次见面 ,请

多关照。

金大中的日语讲得十分流利。

神川:拍照片 ,可以吗 ?

金大中在沙发上坐下 ,点燃了烟斗。

神川开始给金大中拍照。

神川:您是清楚我们杂志的性质才

打来电话的吗 ?

金大中:是什么性质的杂志呀 ?

神川:也许 ,该称为弱者的杂志吧。

哦 ,说得好听点儿 ,就是供劳动者阶层阅

读的新闻性杂志。

金大中:我看 ,是强者的杂志吧。因

为你们敢于刊登对我的采访。

金大中说着露出了笑容。

金大中:也给“朝日”、“每日”等报刊

社打了电话 ,不过他们都是些周刊杂志 ,

属于新闻这一方面的只有你们一家。

神川:哎 ,是整个一方面吗 ?

两个人笑着。

×    ×    ×

神川的采访。

神川:在美中建交、日中恢复邦交、

中止越战等一系列亚洲紧张事态趋于缓

和的情况下 ,朴总统反而宣布实行非常

戒严令、解散国会、修改宪法。对此 ,您有

什么看法 ?

金大中:美国的做法不行。自诩为自

由、民主之国的美国对于亚洲诸国 ,不管

是多么独裁的国家 ,是多么腐败的政权 ,

只要他们唱起反共的高调 ,就给他们送

去金钱和武器。于是 ,这些武器便被用来

镇压要求自由与民主的国民 ,而金钱则

流入了他们私人的腰包。这就是美国和

独裁政权继续制造所谓共产主义威胁的

理由。一直在叫卖“自由”、“与共产主义

战斗”的韩国政府 ,如今却因决心实行军

事独裁而自行抛弃了这些用以招徕顾客

的“商品”。北朝鲜有面包但缺乏自由。可

是韩国既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 ,而且紧

随着独裁统治而来的就是政治上的腐

败。实情如此 ,还侈谈什么与共产主义决

战 ?它只能使南边从内部开始崩溃。

《东京夕刊》的标题

《朴政权叛逆者勇敢地断言:“如此

下去南北无法统一”・有“韩国的肯尼迪”

之称的金大中对本刊记者的谈话》。在上

述标题的旁边又写着“黑马在此”。

麻布附近・“安宅”①

一栋民宅对着寂静的街道。

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急步走来。他悄

悄地窥视了一下四周 ,然后进入民宅。

同・内

墙板上贴着大幅的金大中正面和侧

面的照片。

迟到的柳春城进来后向金俊权低头

行礼 ,然后在末位落座。

金俊权开始点名。

字幕:韩国驻日本大使馆公使金俊

权。

在每位被金俊权点了名的人面部旁

都显示出字幕 ―――

字幕:参事官尹学英、二等秘书韩尚

石、神户领事馆副领事李台健、横滨领事

馆副领事刘永善、二等秘书柳春成。

金俊权(朝语) :诸位就是秘密情报

机关对金大中实施作战的部队 ,指挥官

是金车云。我则作为公开场合上的人进

行工作。

金车云(朝语) :要我们做什么事 ?

金俊权(朝语) :策动某些政治家 ,以

达到促使金大中归国的目的。

金车云(朝语) :但总统希望得到的

是金大中的首级吧。

① “安宅”即“安全住宅”,是情报机关为了进

行秘密活动而征用的民宅。―――译者

李台健(朝语) :公使 ,在日本这样干

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如果金大中在东京

消失 ,就会让人联想到“东柏林事件”,当

时西德政府发出了断绝外交关系的威

胁。结果还不是把绑架的那十七个人送

回去了嘛。

金车云(朝语) :日本有什么资格对

此事吵吵闹闹、说三道四呀 ,当年明成皇

后被侵入王宫的日本公使杀死后还受到

凌辱 ,而且遗体都被烧掉了。那是皇后

啊。西德的那件事嘛 ,因为还牵连到汉

城 ,所以成了国际事件。最好是把金大中

杀掉 ,或者让他逃到北边去 ,然后将此作

为煽动宣传的材料也不错。

李台健(朝语) :金公使 ,请给我1亿

韩元的工作资金。

金俊权(朝语) :要做什么 ?

李台健(朝语) :可以用“豺狼”①的

方式对付他。

金俊权(朝语) :你是说雇用杀手 ?

金车云(朝语) :不行 ,下达的是给我

们的命令 ,是至高无上的命令 ,我们只能

执行。

金俊权(朝语) :使馆内部知道本次

作战行动的 ,只有现在在座的人。当然也

不会让大使本人知道。诸位要外松内紧。

今后 ,没有得到我的允许 ,任何人不得随

意行动。

柳泽宅

穿着和服的柳泽三郎和李台健坐在

朝向庭院的宽阔的日式房间里。

柳泽:我们黑社会之间的争斗 ,即便

是杀了对方的人也能很快出狱。但如果

杀的是外国的政治家 ,恐怕要判死刑吧。

李台健:难道不能不让他们抓到吗 ?

柳泽:小看日本警察的就是傻瓜 ,还

是加紧进行政治活动为好。不过 ,如果只

是把人搞残废 ,或者弄瞎 ,那倒是下面的

小子们就能干得了 ……

① 基于历史事实拍摄的英国影片《豺狼的日

子》中 ,法国极端组织“秘密军”为了刺杀法国总统

戴高乐而雇用的职业杀手名叫“豺狼”。―――译者

李台健: ……残废 ……弄瞎 ……

李台健叹了口气。

电影院

银幕上 ,北大路欣也把手枪插入口

中。扣动了枪机。

一声枪响 ,北大路欣也仰面倒下。

随着音乐声出现了字幕“: 昭和三十

年5月29日 ,山中正治自杀。”

同・外

《不义之战・广岛死斗篇》的电影宣

传画。

金甲寿和高岛俊子出了电影院。

金甲寿吹起了口哨 ,是刚才影片中

山中正治所吹口哨的旋律。

他们两个人都穿着立领镶黑边的学

生装和肥大的裤子。金甲寿停下了脚步。

金甲寿:士官。

俊子:什么士官 ?

金甲寿盯着两个学生模样的人。

金甲寿仍在吹着口哨。

学生 A :看什么看 !

俊子:走吧 ,金君。

学生B :金君 ?

学生 A :嘿 ,这个高丽棒子 ,居然还

带了个日本妞。

学生 B :大姐 ,让高丽棒子干过 ,身

上就会有股蒜臭味儿。

俊子:我不是日本人。

金甲寿不由得侧头看着俊子。

学生 A :是朝鲜人 ,就该穿你们朝鲜

的衣服呀。

学生B :这家伙还吹什么《预科生锻

炼之歌》。

学生 A :你们这两个高丽棒子 ,赶快

滚回朝鲜去唱你们的《阿里郎》吧 !

金甲寿:妈的 ,我揍你 !

金甲寿上去便打。

两个学生一下子就被金甲寿用柔道

的手法和脚法扔了出去。看热闹的人聚

了过来。一片喧闹之声。

“士官 !”“士官来啦 !”

准备逃跑的金甲寿在人群中找寻俊

子。

金甲寿:高岛 ,快跑 !

这时 ,十几个手持木刀的士官生分

开众人冲了过来。

“就是这个混蛋 !”“宰了他 !”

金甲寿受到木刀的攻击。

俊子:别打啦 !

突然 ―――

“打死这帮士官生 !”“揍这伙混蛋 !”

几十个拿着铁链、铁锹的朝鲜人中

学生冲入人群。

一场混战。

传来警车的警笛声。

金甲寿和俊子从混乱的群殴旋涡中

跑了出来。

情人旅馆・一室

黑暗中传来的雨声。

俊子的声音:下雨啦。

金甲寿的声音:饿了。

金甲寿起身准备开灯。

俊子的声音:等一下 ,现在还不能

开。

金甲寿:没关系 ,我不看就是了。

金甲寿穿上短裤 ,然后开了灯。

俊子慌忙把皱成一团的浴衣披上。

金甲寿拿起桌子上的点心便吃。

俊子:没人吃这些东

西。你一直没告诉我要到这

种色情的房间来。

俊子沏上了茶。

金甲寿:你 ,真的和我

一样 ?

俊子:什么 ?

金甲寿:你说你不是日

本人。

俊子: ……你讨厌日本人吗 ?和日本

人上床不行吗 ?

金甲寿:咱们住到一起吧。

俊子:我不喜欢“同居时代”。

金甲寿:那就结婚 ,可以吧。

俊子: ……可是 ,我父亲说 ,把我养

大 ,不是为了让我去给朝鲜人当媳妇的。

金甲寿:你爸爸,不是在大学里专门研

究当年日本人如何强行带走朝鲜人的吗?

俊子:咱们私奔吧。

金甲寿:去哪儿呢 ?

俊子:哪儿都行。

电话铃响了。

俊子:到时间啦。

金甲寿:再延长时间吧。

俊子:没钱呀。

金甲寿拿起了电话听筒。

俊子开始穿衣服。

防卫厅・陆上自卫队幕僚二部・部长

穿制服的 田用朝语说了声“明白”

之后挂上了电话。

田:内山二佐 ,要给别动队搞个店

面。

字幕:陆上自卫队幕僚二部别动队

队长、二等陆军佐官内山洋二

内山:那 ,您说是叫调查所好 ,还是

叫法律事务所好呢 ?

田:我看就叫调查所吧。任务是协

助韩国的中央情报部。

内山:属于特殊性质的工作吧。

田: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呀 ?

内山:我觉得 ,富田三佐比较合适。

他在调查学校学过朝语 ,能够熟练掌握。

田(点点头) :对方那些人好像很

着急 ,就尽快开店吧。

内山:是。

同・楼梯

着便装的富田登上楼梯。

同・楼顶平台

富田从楼梯间走上平台。

内山正在等他。

内山:听说你想辞官 ?

富田:总是在不能见人的地方做隐

秘的事 ,让人难以忍受。

内山:你是光荣的防卫大学一期生

吧 ,难道忘了吉田茂 ①在毕业典礼上的

① 吉田茂:日本政治家。1946年任首相 ,1946

至1954年间曾五次组阁。―――译者

训话了吗 ?

富田“: 你们这些即将工作在隐蔽战

线上的诸君 ,就是国民与日本之幸。请多

多忍耐。”

内山:不错。

富田:但我现在想做日光浴了。

内山:算了吧 ,会被太阳灼伤的。

富田: ……

内山:帮我开家调查所吧。

富田:真实的工作是什么 ?

内山:是你的专长 ,监视和调查朝鲜

人。

富田:这是命令吗 ?

内山:是的。

富田:不能穿军装、战斗服的自卫队

员到底算是什么呀 ?

内山:就是隐蔽战线中的隐形人呗。

高田马场・原田公寓

在1107室门前 ,一个年轻男人正在

挂一块写有“韩国民主制度统一问题研

究所东京事务所”的牌子。

字幕:韩国青年同盟副委员长金君

金甲寿和赵勇俊在打扫约十四平方

米的西式房间。

字幕:韩国民主团结会东京本部总

务部长赵勇俊

赵勇俊:你真的学过柔道 ?

金甲寿:是啊。

赵勇俊:几段 ?

金甲寿:三段 ,不过 ……

抱着朝鲜米酒的金铜忠和端着一盘

朝鲜泡菜的金君雄进来了。

金铜忠:这是我老婆秘制的玛格力

酒 ,拿来庆祝事务所开业吧。

× × ×

赵勇俊在读一封韩文写的信 ―――

赵勇俊:我是一个非常尊敬金大中

先生的同胞。韩国中央情报部想要置先

生于死地 ,如果先生到日本来 ,在街上散

步时、乘车时或者住在饭店里 ,都请加倍

小心。稍有不慎 ,就可能发生严重事态。

先生肩负着韩国未来的希望 ,千万不要

发生任何的意外。衷心地希望您多多珍

重。

金君雄:能和我们一起给先生当保

镖吗 ?

金甲寿:对手是韩国中央情报部吧 ?

金铜忠:没错。他们很可能都有武

器。

金甲寿:得穿防弹衣吧 ?

金君雄:是用血肉之躯保卫先生。

金甲寿: ……你是说 ,用生命 ?

赵勇俊点点头。

金甲寿: ……让我考虑一下。

金甲寿的家

一家小小的理发店。

在与店面相通的日式客厅里 ,电视

机发出声音“: 8点啦 !全体集合”。

电视屏幕上 ,加藤茶朝观众瞪大眼

睛、撩起衣襟。

加藤茶:你一定喜欢我的节目。也许

只有那么一点点 ,但肯定会喜欢。

金甲寿和母亲良枝在吃饭。

两个人笑了起来。

良枝收起了笑容。

良枝:甲寿。

金甲寿:什么事 ?

良枝:你 ,不是真的想和那个叫高岛

的女孩结婚吧 ?

金甲寿:现在恐怕还不行。

良枝:你们还是分手的好。

金甲寿:连收入也没有 ,所以我说恐

怕还不行。

良枝:你找个蓝眼睛的也好 ,黑皮肤

的也行 ,就是绝对不许找日本人。

金甲寿:高岛可没有杀害母亲的哥

哥呀。

良枝:反正都是日本人。

金甲寿:是不一样的日本人。

良枝:混蛋 !

良枝一把推翻了桌子 ,走进旁边的

房间 ,把门重重地关上。

金甲寿: ……

金甲寿收拾起散乱在地的食具。

饭田桥・久保大厦

一层是卖萝卜油豆腐汤和烤鸡肉串

的店铺。

端着满满一盘烤鸡肉串的五木军

曹 ,登上了两边挂着红灯笼的楼梯。

在第一扇门前 ,一个男人正往房门

上贴什么东西。

五木:佐竹中尉 ,对不起 ,开一下门。

佐竹:混蛋 !不许再称军衔。

两个人进了房间。

大门关上了。

大门上挂着“大和调查所”的铭牌。

大和调查所・室内

调查所刚开张 ,富田正在室内收拾

整理。

醉酒的佐竹睡在沙发上。

富田摇晃佐竹。

佐竹醒了过来。

富田:你不是新婚燕尔吗 ,快回家去

吧。

佐竹点上了一支烟。

佐竹:美女连看三天也看腻了 ,丑女

连看三天就看惯了。

富田:你属于哪一类呀 ?

佐竹:我可还没看腻呢。

富田:这个傻瓜。

佐竹:富田三佐 ,你不回家吗 ?

富田:没有人等我。我就睡在这儿。

佐竹:那 ,我先走了。对不起。

佐竹行了个礼 ,走了。

富田把瓶里剩下的酒倒入纸杯中 ,

端了起来。

富田: ……

晨曦中 ,富田走下了坡路

政美的出租房・外

富田走来。

富田仰头望着政美的房间。

富田点燃了一支香烟。

富田把抽完的烟蒂丢在地上 ,用脚

踩熄 ,随后返身离去。

坡路

富田走上坡路。

一辆送牛奶的自行车从他身边驶

过。

骑车的女人整个身体站立在脚蹬子

上奋力蹬车。

可能是女人的力量已达到极限 ,自

行车眼看就要停住。

富田未加思索 ,跑上去推着自行车

后的货箱。

女人: ?(并未回头)

富田“嘿、嘿”地用力推自行车。

自行车到了坡路的顶端。

放开手的富田长出了一口气。

自行车又向前走了一小段路后停

下 ,政美回过头来。

政美: ?!

富田: !

政美把自行车支好 ,拿了一瓶牛奶

走到富田面前。

政美打开牛奶瓶盖 ,递给富田。

富田接过牛奶。

政美:你欺骗了我。

富田: ……

政美:不过 ,你也帮了我。

富田: ……

政美:我对麻醉剂一类的东西不敏

感。我装做失去了知觉 ,其实什么都听到

了。

富田: ……

政美:我并不知道张是北边的间谍。

但你肯定认为我和他都一样 ,我是在用

色情手段从你身上获取情报吧 ?

富田: ……

政美:现在这么早 ,难道我也是在从

事什么间谍活动吗 ?

富田:我总想 ,你在做什么呢 ?

政美:在送牛奶。

政美骑上自行车走了。

富田喝牛奶。

富田一口气将瓶中的牛奶喝光 ,擦

了擦嘴。

原田公寓・1107室

赵勇俊、金君雄和金甲寿把杂志、报

纸塞进穿在身上的衬衣下面。

金铜忠进入房间。

金铜忠:准备出发吧。班机 ×时到达

羽田机场。

金甲寿:让先生穿上防弹背心吧。

赵勇俊:如果瞄准的是头部就没有

用。肯尼迪就是被击中头部的。

金君雄“: 豺狼”瞄准的也是戴高乐

的头部 ,但他却侥幸脱险。

金甲寿:是怎么回事 ?

金君雄“: 豺狼”射击时 ,戴高乐恰好

向人低头致意。

金甲寿:是吗 ?看起来 ,还是经常动

着点才好。

赵勇俊:总在动就很难瞄准。如果老

是在一个地方不动就很危险。

金铜忠:这里是咱们的大本营。先生

每个地方住两天或三天就得换一家旅

馆。

金甲寿“砰砰”地拍着塞了杂志的腹

部。

金甲寿:这东西对付匕首大概没问

题 ,不知道子弹打上去怎么样。

大家都沉默了。

疾驰在首都高速公路上的轿车

驾驶汽车的是金君雄 ,金甲寿坐在

助手席。轿车后部的座位上 ,赵勇俊和金

铜忠分坐在金大中的两边。

赵勇俊(朝语) :朴正熙“五一六”军

事政变夺取政权时 ,美国对他只是消极

支持的态度 ,但在他派兵去越南和缔结

“日韩条约”后就变为积极支持了。不过 ,

目前美国正在调整亚洲政策 ,朴政权与

美国的关系急剧冷却了下来。

金大中(朝语) :美国有舆论认为 ,由

于现在美国被水门事件搞得无暇他顾 ,

假如明天韩国发生了反对独裁统治的斗

争 ,美国也不能不表示支持。我要看一看

情况究竟如何。

坐在助手席的金甲寿低声问金君雄

―――

金甲寿:他们在说什么呢 ?

金大中(对金甲寿) :你一定要好好

记住自己民族的语言和文字。

金甲寿:是。

《东京夕刊》・文化社会部

神川在办公桌上打开自己的记录

册 ,开始抄写。

部长川原走到神川桌旁。

川原:神川 ,你去采访一下吧。

神川赶快收起了记录册。

川原:山口百惠是从“明星诞生”节

目出身的主力新星。

神川:那个“天使”叫什么来着 ?

川原:那是樱田淳子。

川原把写好了采访时间、地点的记

事簿放下后离开。

神川又拿出记录册端详着。

新宿的金街・某酒馆

墙上贴着安迪・沃霍尔拍的照片《毛

泽东》。

神川和某周刊主编麻生在饮酒。

麻生:你帮我们对贾利特莱进行的

采访很不错。神川 ,能不能当我们杂志的

固定撰稿人呐 ?

神川:也许 ,等我退休以后可以吧。

麻生:他妈的 ,那时候我不也退休了

嘛。不过 ,你采访金大中的文章真是语惊

四座呀。

神川“: 今日勤王、明日佐幕”,登那

个东西 ,不过是我们杂志社一时的心血

来潮罢了。

麻生:我们杂志还不是一样。只要卖

得好就行 ,读者是上帝嘛。

店门开了。

老板娘惠子朝结伴进来的渡边和水

野打招呼。

惠子:欢迎光临。

渡边:我们包的出租车在外边等着

呢 ,就喝一杯 ,行吗 ?

惠子:请吧。

渡边(瞧着酒架) :只有白的 ?

惠子:是的。

渡边:要两份兑水的。

渡边打量着店内 ,目光停留在神川

身上。

神川(对麻生) :来事儿了。

说着站起身。

惠子:怎么啦 ?

渡边:嘿 ,这不是神川吗 ?是早稻田

的神川吧。从支援东宝工潮 ,噢 ,不对 ,是

从全国学生联合会成立大会之后 ,咱们

就一直没见过面吧。

神川: ……

渡边说着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神川接过名片 ,也拿出自己的名片。

麻生(瞄着渡边的名片) : ××新闻

社政治部部长 ,嗬 ―――

渡边:你在《东京夕刊》呀。没加入记

者俱乐部 ,工作不好干吧 ?

神川:哎呀 ,是啊。

水野:就写点职业摔跤、赌马之类的

东西 ,加不加入记者俱乐部无所谓嘛。

神川:就 ―――是。

渡边:这儿是你的据点吗 ?蛮不错的

馆子。好不容易碰上了 ,得喝呀。妈妈桑 ,

拿一瓶酒来。

惠子:客人先生 ,您包的车还在外边

等着您呢。

渡边:没关系 ,让他等着吧。

惠子:其实 ,我们这家店是会员制

的。不过 ,您结账就行了。

神川:算啦 ,我要回去了。金街的其

他馆子没有会员制吧。

惠子:也有呀。

神川和麻生出了门。

顺天堂医院・外

金俊权进入医院。

同・病房

梁宇东换上了睡衣。

字幕:韩国民主统一党党首・梁宇东

响起了敲门声。

金俊权推门入内。

金俊权(朝语) :我是驻日本公使金

俊权。特来问候梁宇东先生。

梁宇东(朝语) : ……专程来访 ,非常

感谢。

金俊权(朝语) :先生 ,请问您是否已

同金大中先生约好见面了 ?

梁宇东(朝语) :金大中在东京吗 ?

金俊权(朝语) :难道您不是清楚这

种情况才到东京来的吗 ?

梁宇东(朝语) :我是为了检查糖尿

病来住院的。

金俊权(朝语) :但是 ,已经决定要和

金大中见面了吧。

梁宇东(朝语) :我想不想见金大中 ,

和你们没有关系。

金俊权(朝语) :那倒也是。不过 ,先

生别忘了 ,您是答应为了让金大中不在

国外说韩国的坏话 ,劝他返回汉城 ,才得

以按外交官待遇出来的。

梁宇东(朝语) :即使是想和他见面 ,

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如果你知道 ,能

告诉我吗 ?

金俊权: ……

大和调查所

进入调查所的金车云。

佐竹:喂 !……你是谁呀 ?

金车云:我叫佐藤。所长在吗 ?

用屏风隔成的“所长室”里 ,富田伸

头朝这边望过来。

富田:哟 ,是佐藤呀。

× × ×

“所长室”里的接待处。

桌上放着金大中的照片。

金车云:他应该是在日本。主要的秘

密据点是京王饭店 ,但又总在东京的旅

馆中换来换去。不过说实话 ,我们一次也

没能确定地看到他本人。

富田:如果找到他 ,打算怎么办 ?

金车云:金大中不时往返于美国和

日本 ,打着反朴、反独裁的旗号 ,实际上

是与金日成串通一气 ,策划搞什么“高丽

联邦共和国”。他到日本来 ,是为了飞到

北方去商讨对策的。那家伙的企图并不

是什么统一 ,而是与北方的赤化合并。所

以 ,作为韩国政府 ,这是绝对不能允许

的 ,无论如何也要予以制止。

富田:打算怎么制止呢 ?

金车云:我们想和他好好谈谈 ,但不

知道他住在哪里 ,所以希望你们提供帮

助。

原田公寓旁的一条单向车道

一辆私人出租车驶入车道。

金车云的声音:金大中好像藏匿在

他的朋友金铜忠家里 ,就是高田马场的

原田公寓。

富田把车停在公寓停车场的入口

处。

佐竹和另外两名调查员(五木军曹

和菊村军曹) 下了出租车。

富田:佐竹 ,你在车里盯住停车场出

入口 ,五木盯住大门。菊村和我一起来。

富田和拿着写生用具的菊村 ,进了

原田公寓后面的一栋楼内。

大楼・楼顶平台

可以看见原田公寓1107室的大门。

菊村支好画架 ,开始写生。

仙台坂下的公用电话亭

从公用电话亭前驶过的轿车。明亮

的光线透过车窗 ,可以看到车内一个正

在打电话的男人的背影。

声音(朝语) :韩民统 ①预备会的地

点还是改变一下为好。

原田公寓・停在路旁的出租车

司机和田:这可是桩吃力的买卖呀 ,

甭管夏天的大太阳底下还是冬天的大雪

天 ……是不是哪位社长包养了女人 ,太

太委托你们进行调查呀 ?

佐竹:嗯 ,就是这么回事。

富田从公用电话亭返回。

富田:正在移动中。今天可能是在上

野的财富酒店。叫他俩过来。

佐竹:怎么搞的 ?

佐竹去叫五木和菊村了。

公民会馆

正在举行韩国民主统一阵线日本本

部成立大会的预备会议。

金大中的演讲。

金大中(朝语) :如今支配着南方的

朴政权 ,其实是并无统一意志的政权。那

么 ,眼下最为重要的 ,就是要先建立一个

在实力上做好相应的准备 ,进而能够同

北方进行对等谈判的民主政权。南方国

土要民主化 ,这是统一的大前提。即“, 先

恢复民主 ,后实现统一”。有一部分人主

张“先统一 ,后民主”,而我们现在必须达

成一个共识 ,那就是“先民主 ,后统一”。

全体人员起立鼓掌。

财富酒店・外

富田让调查员在能够监视出入口的

地点就位 ,然后自己进入了酒店。

大和调查所

富田与金车云。

富田:我不清楚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情报 ,但都是些没用的垃圾。

金车云:实在抱歉。我们这边也是全

力以赴了。还有件事想求你。

金车云把金大中采访记录的复印件

放在桌子上。

金车云:我想问一下 ,你知不知道做

这个采访的记者住在什么地方 ?

富田:现在搞这种事情 ……

金车云:如果再给一份额外报酬的

话 ,能否为我们工作 ?

富田瞧着复印下来的《东京夕刊》。

① 即“韩国民主统一阵线”。―――译者

121   《东京夕刊》社

神川在打电话。

神川:好的 , ××点就在堀端的 ……

好 ,我明白了。

神川放下电话听筒。

年轻记者:神川 ,这儿有你的电话 ,

是位叫金田一的先生。

神川:金田一 ?那是谁呀 ……?

神川接过听筒。

神川:喂 ,我是神川。

金大中的声音:我是金大中。

皇居・堀端一带的长椅

坐在长椅上的富田眺望着皇居。

神川走过来。

富田:在你正忙的时候把你约出来 ,

对不起。

神川突然打了富田一拳。

富田摆出防备的姿势。

神川:这一拳是我还给你的。

说着在长椅上坐下。

神川:那些自卫队员们都在阳台上

瞧三岛由纪夫的热闹 ,为什么唯独你却

给他供上菊花 ?

富田:那个人 ,曾和我们情报系统的

军官们策划为修宪进行军事政变。但是

司令官认为时机尚不成熟。他不想让我

们像“二二六”事件的军人那样行动 ,然

后像他们那样死去 ……他说 ,自卫队那

样做违反宪法 ,你们自然也就违反了宪

法。……他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

神川:你认为改变宪法是件好事 ?

富田:军队不像军队的样子 ,你不觉

得可笑吗 ?

神川:那就是说 ,不仅要修改宪法的

第九条 ,连第一条也得修改啦 ?

富田:他这样认为。他总是想:为什

么要把天皇变成一个凡人 ,所以 ……

神川:神也罢 ,人也罢 ,象征也罢 ,我

们都不需要。你们所憧憬的日本军队 ,就

是从属于天皇的、秉承天皇意志的、为天

皇尽忠的军队。所以 ,你们当年为了保留

天皇制 ,把战争结束的时间一拖再拖。如

果停战的圣断早一点下达 ,就不会发生

冲绳、广岛和长崎的惨剧 ,苏联也不会出

兵满洲了。

富田: ……

神川:昭和二十年①的3月 ,飞行队长

把我们集合在飞机库前训话说:热切企

盼特攻出击的人写上“双人机”,有出击

愿望的人写上“单人机”,不愿意特攻出

击的就什么都别写。有个叫水田的身经

百战的军曹小声对我说 ,你什么也不

要写。他自己写的是“单人机”。虽

然我并不想去死 ,但不知怎么却

写了“双人机”,交上去之后真后

悔。水田出击冲绳一去不返 ,留下

了一把吉他和一本笔记。在笔记

本里 ,他抄写了不少不同于军歌

①即1945年。―――译者

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有《汤岛的白梅》《、伊那的

勘太郎》《、谁不思故乡》《、新雪》……

富田 :你到底想说什么 ?

神川 :生命是最宝贵的。

富田: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特攻

队员们是为了保卫它而 ……特攻队员们正

是为了那样的日本才去死的。

神川 :那样的日本 ,算了吧。

富田 : ……(要发作的样子)

神川 :不过 ,有什么事要我办呀 ?

富田拿出了《东京夕刊》。

富田: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一下金大中?

神川 : 你们自卫队找金大中干什

么 ?

富田把写有“大和调查所”的名片

递给神川。

神川 :你退役了 ?

富田 :我有个熟人 ,是一家公司的

社长 ,经营着十几家弹子房。他读了你

写的采访录 ,说无论如何也要向金大中

提供行动资金。

神川 :我也想再采访一次金大中 ,

可是总也抓不着他。

富田 :是吗 ?

行驶的轿车内

开车的是金君雄。

坐在后座的金大中正往笔记本上

写什么。

写完之后 ,金大中把笔记本递给坐

在助手席的金甲寿。

金大中 :这是为了让你学习朝语写

的 ,请翻译出来。

金甲寿 :是。

金甲寿瞧着本子上的朝鲜文字。

《东京夕刊》社・外

神川走出杂志社楼外。

监视他的富田尾随其后而去。

银座第一酒店・大门前上下车的地

金君雄驾驶的轿车停下。

门童上前拉开后面的车门。

金甲寿从助手席开门下车。

金大中下了车。

金甲寿护卫着金大中进入酒店。

同・大堂

金大中一边登上自动扶梯一边对

金甲寿说“: 你就在这里等我吧。”

同・二层的大厅

正在扶梯旁等待金大中的神川上

前几步。

神川 :许久没有问候了。

金大中笑着伸过手去。

握手的两个人。

二人乘上电梯。

富田和金车云在注视着他们。

金车云 :那是金大中吧 ,没错。还是

第一次见到他本人。这么给我面子 ,都

是托了富田先生的福哇。

他说着向富田伸出手去。

金车云 :实在是太谢谢你啦。

同・外

在金车云的指挥下 ,一群穿西服的

男人分别在可以监视各个出入口的位

置上就位。韩国中央情报部人员已将酒

店完全包围。

同・一层

神川下了自动扶梯。

在不远处监视着自动扶梯的金车

云和富田。

金车云 :金大中哪儿去了 ?

刘永善朝此处跑来。

金车云也三步并做两步迎了上去。

“富田 !”

神川走近富田。

神川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

金车云和刘永善朝饭店外跑去。

富田 :我来见个人。

神川 :就是刚才那个人 ?

富田 :啊 ?嗯。神川 ,你来做什么 ?

神川伸出小手指朝他晃了晃。

富田 :哦 ,是大白天的情事 ?

神川 :刚才那个人 ,我好像在哪儿

见过 ……他是日本人吗 ?

富田 :为什么这样问 ?

神川 :他很像日韩斗争那会儿 ,从

韩国来的一个记者。记得他是姓崔。

富田 :那个人叫佐藤。好吧 ,我先走

了。

富田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

富田 :哎 ,对啦 ,你和金大中先生联

系上了吗 ?

神川 :噢 ,还没有。

富田 :是吗 ?前两天和你谈到的那

位想出钱资助金大中的社长 ,由于他老

婆表示反对 ,说 :如果那样做的话 ,韩国

的亲戚们会怎么看呀。结果 ,这件事只

好就算啦。

离去的富田。

神川 : ……

同・逃生通道内的楼梯

金大中尽可能快地走下楼梯。

警察厅・长官室

高井把三张照片放在金俊权面前。

字幕 :警察厅长官高井

金俊权 : !

是李台健、尹英学等人在酒店实行

监视行动时被拍下的照片。

高井 :这不是让我为难吗。不管你

手下有多少秘密警察 ,也不能让他们跑

到别的国家来围追堵截呀。

金俊权 :这并不是我的工作。

高井 :你可是我们请来专门负责韩

国中央情报部在日事务的。金公使 ,如

果再发生类似事件 ,就会严重影响日韩

之间的友谊啦。请务必停止。

“安宅”

金俊权和金车云。

金俊权(朝语) :简直就像小孩子玩

的抓特务游戏 ,还让日本警方拍下了照

片。这都是你的责任。

金车云(朝语) : ……把班子成员调

换一下吧。那个李台健说过雇杀手来

做 ,恐怕这家伙自己没什么干劲。不能

疏忽大意 ,换别人吧。

金俊权(朝语) : ……换成白哲现一

秘吧。用谁换尹英学呀 ?

金车云(朝语) :让洪性震一秘替换

他。

韩国驻日本大使馆・大使办公室

金俊权进入大使办公室。

金俊权惊讶地看着等候在此的白

哲现。

李奉周(朝语) :我听到了非同寻常

的传闻。是真的吗 ?

字幕 :韩国驻日本大使李奉周

金俊权(朝语) :是什么传闻 ?


上一篇:美国经典剧情片《死亡诗社》电影剧本赏析三 下一篇:轰动韩国的《绑架金大中》电影剧本赏析下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