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韩国的《绑架金大中》电影剧本赏析下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08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李奉周 (朝语) :我看 ,一旦绑架了

金大中 ,就会演变成破坏韩日友好关系

的严重事件。

宋成民 (朝语) :而且 ,你们已经处

于日本警察的监视之下 ,如果认为你们

是现行犯 ,那就什么外交豁免权也无济

于事了。请立刻停止这一行动。

字幕 :韩国驻日本公使宋成民

金俊权(朝语) :我也认为这个计划

不太好 ,曾多次向上面提过意见 ,但没

有用。

宋成民(朝语) :是何缘故 ?

金俊权(朝语) :因为是最高命令。

“最高命令 !”李奉周和宋成民不约

而同地重复了一句。两个人的脸色变得

铁青。

金甲寿家・夜晚

金甲寿在满满的书架上找书。

门开了。

金甲寿回头一看 ,是母亲良枝。

良枝:我还以为是小偷呢。

金甲寿:我上中学时 ,父亲给我买的

那本字典放在哪儿了 ?

良枝:不是你说不想再学朝语嘛 ,就

给扔啦。找它做什么用呀 ?

金甲寿:要学朝语。

同・理发店

金甲寿准备出门。

店里的灯亮了。

良枝:你等一下 ,头发太长了。

金甲寿:没关系 ,我正留头呢。

良枝:别人会说 ,理发店家的孩子怎

么这样呀。

良枝硬把金甲寿按在理发的椅子

上 ,给他系上围布。

良枝用湿毛巾揉搓金甲寿的头发。

良枝:披头士是咱理发店的大敌呀。

金甲寿:三年前就散伙了。

大和调查所

富田从“所长室”里伸头对小品剧本大全女办事员

说 ―――

富田:你可以去吃饭了。

女办事员:那我先去啦。

女办事员离开了房间。

富田在一脸苦相的金车云对面坐

下。

富田:你说 ,要最后商量一次 ,是指

什么 ?

金车云:已经确认金大中8月9日在

自民党 AA 研究会发表了演讲。必须对

他采取强硬手段了。

富田: ……

金车云(朝语) :只能把他杀掉。

富田:真的吗 ?那你来找我 ……

金车云(朝语) :希望你能把他从藏

身之处引出来 ,以后的事就交给我们来

办。

金车云把一张支票放在桌上。

票面金额为2000万日元。

金车云(朝语) :去买辆车吧。有了车

工作也能方便些。

富田(朝语) :你是说 ,买辆车来干 ?

佐竹回来了。

富田: ……哦 ,咱们出去吃饭吧。

说着站起身。

行驶中的轿车(乳白色的奔驰牌轿

车)

驾车的是金车云。

坐在助手席的富田发现手刹旁一条

手绢下有支手枪。

富田:这是做什么 !想威胁我吗 ?

金车云(朝语) :不不 ,没有的事。只

是工作上的原因 ,我常带着它。

富田: ……

金车云(朝语) :让你担心了 ,很抱歉。

不过 ,子弹用光了 ,所以不起什么作用。

富田:没有作用 ,那不是很糟糕吗 ?

金车云:如果能起作用也很麻烦。因

为这里是日本。

美术馆前

金车云的车停在那里。

金车云(朝语) :花钱如流水 ,真让人

受不了哇。大儿子在美国上大学 ,二儿子

上的是圣玛丽学校 ,女儿在这儿的韩国

人学校读书。这孩子长得漂亮又可爱 ,不

像我。但她脸上有颗挺大的痣 ,我想让她

在结婚之前去美国做整容手术 ……要是

把刚才给你的那张支票放在我面前 ,我

呀 ,让干什么都行。富田先生 ,你现在可

是个大款啦。

富田(朝语) :我哪是什么大款。

金车云(朝语) :有孩子吗 ?

富田(朝语) :有过 ,但是 ……和我妻

子一起走了。

金车云(朝语) : ……如果暗杀金大

中失败 ,我会被杀掉的。还不止是我 ,我

的家人也会被杀的。

富田: ……

仙台坂下 ①的公用电话亭

一个男人一边拨打电话 ,一边瞧着

《东京夕刊》刊登的神川第二次采访金大

中的文章。

电影院

正在放映浪漫色情片《女郎的地

狱》。

只有稀稀拉拉几名观众。

第一排靠右的座位上坐着神川。

神川察觉到有个男人在他身后的位

子上坐了下来。

男人轻声说道 ―――

男人:请不要回头。你是神川先生

吧。

神川点点头。

男人:我从坂下的公用电话亭那儿

来 ……韩国中央情报部正在策划暗杀金

大中。

神川:什么方法 ?

男人:现在还不清楚。无非是先要抓

到金大中 ,眼下正在寻找机会。自卫队与

他们进行合作 ,有家“大和调查所”已经

发现了金大中的行踪。

神川:大和调查所 ?

男人 : 其实就是自卫队的秘密机

构。神川先生 ,您被人利用啦。大和调查

所的人就是跟踪您才找到金大中住处

的。

神川: ……

男人:如果金大中被暗杀 ,那就是你

的过失造成的。请你在刊物上把韩国中

央情报部的图谋揭露出来。

男人离开了放映厅。

银幕上一片喘息声。

《东京夕刊》社

① 仙台坂下是韩国驻日本大使馆 所 在

地。―――译者

深夜 ,神川伏案默默地写着新闻稿。

× × ×

神川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川原用稿件拍打着神川。

神川睁开了眼睛。川原把稿件丢在

神川的身上。

川原:你写的这些 ,只是没有确凿证

据的推测嘛 ,不能采用。

神川:但是有种种的迹象呀。

川原:有什么不是垃圾的确证呀 ?

神川: ……等到事情发生就晚啦。

川原:所谓新闻 ,就是要等到事情发

生之后才去写的东西。

神川:说到这儿 ,相关的广告还是增

加了嘛。

川原:吉永小百合的婚礼披露会 ,就

在3号。

说完转身走了。

神川:什么地方呀 ?

神川朝川原的背影喊道。

川原:京王饭店。

神川想把写好的稿件撕掉 ,但随后

又停手。

青山墓地

大和调查所的车子停在路边。

佐竹在驾驶席上 ,后面坐着内山和

富田。

内山:这件事不大妙。在日本这样的

法制国家 ,杀人就是杀人罪。自卫队没有

理由去干杀人的勾当。

富田: 田准将很清楚韩国中央情

报部的计划 ,因此才让我们开办调查所

的呀。

内山: ……

富田:我们奉命开了调查所。有客人

来 ,说帮着找个人 ,我们就去找了。以后 ,

找到的人又被杀了。充其量 ,也只能说我

们是给人帮过忙的协同者而已。

内山:不要再涉足更多了。

富田:可他们是真的要下手了呀。

内山:这些人也太小看日本的警察

啦。

富田(低声嘀咕) :是啊。10月21号 ,

安田讲堂和朝间山庄有机动队就够了 ,

用不着我们自卫队出场 ……

内山:总之 ,不要更进一步插手此

事。

内山下了车。

富田(对佐竹) :去一下仙台坂下。

大和调查所的车停在仙台坂下的公

用电话亭前

金车云出了大使馆的门 ,朝这边走

来。

富田下车迎上前去。

金车云:你说有事问我 ,是什么 ?

富田:你 ,有没有拷问过犯人 ?

金车云:没有。

富田:真的吗 ?

金车云:拷问犯人都是由南山的五

局和六局来干。我是七局的。

富田:那张支票 ,我接受了。

出租房・政美的房间・外

富田走来。

在门前停下的富田想敲门 ,但又犹

豫起来。这时门突然开了 ,门扇打在富田

脸上。

一身外出装束的政美走出门外。

政美:你的脸 ,没事儿吗 ?

127

富田:你要出去 ?

政美:我在烤肉店上班呀。

富田:那 ,送牛奶的工作呢 ?

政美:两边都在做。

富田把金车云给的支票递给政美。

政美:这是什么 ?

富田:拿上它去美国吧。

政美接过支票 ,瞧着上面写的数额。

政美: !

富田:美国的修复手术做得很好。

政美:是同情吗 ?

富田:不是同情。

政美:你不该同情。因为那是你的朋

友们给我造成的。

政美把支票还给富田。

富田: ……

政美:你的真名叫什么 ?

富田:富田满洲男。无论如何 ,你都

不能收下吗 ?

政美:我没有理由接受它。

富田: ……你让我和你上过床。

政美接过了支票。

政美:你也让我和你上过床。

政美又把支票放回富田手中 ,走了。

顺天堂医院・大厅

金大中和金甲

寿进入大厅。

金车云和戴着

墨镜的富田在大厅

的角落里。

金大中在电梯

门前停下。

金大中:你在这

里等我。

金大中对金甲

寿说罢进了电梯。

× × ×

大厅里 ,白哲现、刘永善和洪性震分

别在暗处监视着他们。

金车云(朝语) :金大中和别人见面

时 ,总是让保镖等在比较远的地方。

富田(朝语) :这不正好嘛。

金甲寿在椅子上坐下 ,拿出字典翻

看。

顺天堂医院对面的楼顶平台

韩尚石和柳春成正用望远镜窥视梁

宇东的病房。

金大中进入病房。

梁宇东从病床上起身迎接金大中。

顺天堂医院・走廊

金车云和富田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继

续监视。

金俊权来了。

金俊权走到金车云身旁 ,拿出一本

杂志让他看杂志的封面。

杂志封面上的标题“: 韩国中央情报

部谋杀金大中计划”。

金车云(朝语) :这是怎么回事 !

富田(朝语) :一定是内部有人向他

们走漏了消息。

金俊权(朝语) :今天的行动中止。

金大中从病房里出来了。

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分散于各处的

韩国中央情报部人员。

同・病房

金俊权进入病房。

金俊权(朝语) :先生 ,金大中刚刚来

过吧。如果您和反国家的头子金大中企

图搞什么阴谋诡计 ,那 ,就会被我们从金

浦机场直接送往南山。

梁宇东(朝语) :他和我说 ,回国去共

同战斗。你们不也说过让他回国的话吗 ?

金俊权(朝语) :你要回国 ?

梁宇东摇摇头。

金俊权(朝语) :你清楚南山的拷问

是怎么回事吧。金大中说过 ,中央情报部

没有干不出来的事 ,除了不能把男人变

成女人、女人变成男人。不过 ,中央情报

部却可以把男人弄成不男不女的人。

梁宇东(朝语) : ……我再劝劝他。

金俊权(朝语) :你们下一次见面的

时间 ,可以告诉我吧。

梁宇东(朝语) :这我可办不到。每次

都是他突然打来电话告诉我。

金俊权(朝语) : ……看起来 ,只能通

知外务部 ,让他们取消你的外交官旅行

护照啦。

梁宇东: ……

金俊权(朝语) :既然如此 ,我就去金

浦机场接你 ,然后一起到南山说吧。

金俊权往外走去。

梁宇东: ……

久保大厦

神川登上楼梯。

“大和调查所”的铭牌已经不见了。

神川推开房门。

神川: !

空荡荡的房间。

同・原“大和调查所”内

神川站在空无一物的房间里吸烟。

房门开启 ,富田走了进来。

富田:怎么啦这是 ?

神川:像是卷包而逃了。

富田: ……瞧着还真像。

神川:军队不像个军队。尽管如此 ,

也必须做出已经退役的样子 ,你真够可

怜的。

富田:那本杂志上的文章 ,是你 ?

神川:嗯嗯。

富田:你打算通过那篇文章 ,让韩国

中央情报部罢手 ?

神川:为什么你要帮韩国中情部的

忙呀 ?

富田:因为这是我的战争 ,是同共产

主义的战争。

神川:你为何对共产主义这么反感 ?

富田:我母亲在满洲被交给苏联兵

枪杀了。

神川:日本在中-国也干过同样的事

情呀。掠夺中-国的土地 ,建立所谓的满洲

国 ,还把你的亲人们送到那里去。要恨的

话 ,你应该憎恨日本才对。

富田:你是不是从失去特攻出击的

机会之后便开始赤化了 ?

神川:高呼天皇陛下万岁去死也好 ,

高呼其他口号去死也好 ……我已经不相

信什么美丽的辞藻 ,不会为了那些东西

去生、去死。

富田:如果只是活着 ,那和猫、狗又

有什么区别 ?有梦想有信念才算是人。你

呀 ,简直就是泡在和平主义的温吞水中

享受的猪。

神川:斯大林说要建立没有剥削和

阶级差别的和平世界 ,杀的人却也不少。

联合赤军也是打着革命的旗号杀死自己

的同伴。这样的事情 ,猫、狗、猪是做不来

的 ,只有人类才胜任愉快。

富田:正因为如此才要同共产主义

战斗。让狼活着 ,猪去死。

神川:还是让猪活着 ,狼去死吧。

神川嘟囔着走了出去。

富田: ……

原田公寓的地下吃茶店

金甲寿借助韩日辞典在翻译金大中

的诗文。

俊子在他对面坐下。

金甲寿抬起头。

金甲寿:好久没见了。

俊子:都一个月了 ……一个月不见

面 ,咱们还是第一次呢。

金甲寿:现在我给金大中当保镖。

金甲寿把手中的纸递给俊子。

俊子轻声地读着。

俊子:如果给我时间 ,我们还要相

见。在宽阔的广场上 ,我们高举旗帜欢呼

雀跃 ,我们兴高采烈地拥抱着 ……

金甲寿:一个月又一个月 ,我们的民

族 ,已经被分开二十八年了。

俊子: ……对不起。

金甲寿:你想说什么 ?

俊子:我 ,离家出走了。

金甲寿: ……

俊子:自己租了房子。

金甲寿: ……

俊子:我已经抛下了亲人。……你 ,

能抛下母亲吗 ?

“安宅”

金车云、柳春成、刘永善、洪性震、韩

尚石在场。

金车云(朝语) :是白哲现向金大中

通风报信的。

所有的人都板着面孔点点头。

×    ×    ×

韩尚石带着白哲现进入室内。

白哲现刚要回头 ,韩尚石突然捂住

了他的嘴。

柳春成和洪性震上去扭住了挣扎的

白哲现。

金车云把那本杂志拿到白哲现眼

前。

金车云(朝语) :叛徒 !

刘永善用浸了乙醚的毛巾捂在白哲

现的鼻子上。

白哲现很快瘫软下来。

金车云捏住白哲现的鼻子 ,扳开他

的嘴。

金车云(朝语) :安眠药 !

刘永善把一瓶药水倒入白哲现口中。

电影院

神川照旧坐在那个位子上。

电影放映完了 ,场内明亮起来。

神川转回身。

坂下的那个人 ①没有来。

① 此处指韩国使馆的人。―――译者

“安宅”・浴室

赤身裸体的白哲现躺在浴缸内。

只穿一条短裤、戴着橡胶手套的韩

尚石、刘永善和洪性震低头看着白哲现。

韩尚石用匕首切开白哲现大腿的肌

肉 ,露出了动脉血管。

韩尚石(朝语) :干吧 !

说着切断了动脉。

洪性震用止血钳夹住其中一边的动

脉 ,刘永善用管子接到另一边动脉的切

口上。管子的一头对准了浴池的排水口。

刘永善拧开水龙头。

血水注入了浴池的排水口中。

金车云计算着时间。

×    ×    ×

洪性震(朝语) :血流光了。

金车云(朝语) :已经 ××分钟 ,可以

分尸了。

刘永善和洪性震拿起锯子和菜刀。

柳春成把干冰装入大提袋中。

“大宫殿”旅馆・2212号房间

电话铃在响。

梁宇东拿起听筒。

梁宇东(朝语) :噢 ,是大中啊。明天

11点 ?明白了。

梁宇东把听筒放回电话机上。

梁宇东: ……

梁宇东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啤酒。

响起敲门声。

梁宇东:哪位呀 ?

声音:姓金。

梁宇东将啤酒喝光 ,打开了房门。

金俊权入内。

金俊权(朝语) :定好什么时间见面 ?

梁宇东(朝语) :你问这个做什么 ?

金俊权(朝语) :我们也想见见他。见

了面 ,我们会说服他回国的。

梁宇东(朝语) :只是谈话吗 ?

金俊权(朝语) :我是想 ,在中情部不

耐烦之前和他谈谈。

梁宇东: ……

“安宅”

在座的有金俊权、金车云、韩尚石、

刘永善、柳春成、洪性震。

金俊权(朝语) :让诸位久等了。明天

将实行抓捕金大中作战计划。

韩尚石(朝语) :梁、金要会面吗 ?

金俊权(朝语) :明天 ,就是8月8日上

午11时 ,金大中要到“大宫殿”去。

金车云指着贴在黑板上的“大宫殿”

二十二层的房屋平面图 ―――

金车云 (朝语) :梁宇东的房间 ,是

2212和旁边的2211 ,现在连成了一套。金

大中去见客人时 ,总是让保镖在大堂等

他 ,他一个人到房间去。会谈结束后 ,金

大中会独自走出房间。梁宇东年纪大了 ,

按理说不会送他到门外。因此 ,在走廊上

金大中只是一个人。作战计划的展开 ,这

两个房间是必不可少的。当金大中从梁

宇东房间出来之后 ,就要让他在2210里

变成去向不明的人。

金俊权 (朝语) : 必须确保2210 和

2215号房间。

“大宫殿”旅馆・2210号房间

光线暗淡的双人间 ,只开着床头灯。

按摩女在为穿着浴衣的金车云做按

摩。

按摩女:好啦 ,做完了。

金车云:多少钱 ?

按摩女:1600日元。

金车云起身到盥洗室 ,从上衣口袋

里拿出钱包。

金车云:谢谢你。不用找了。

金车云递给她两张千元钞票。

按摩女:谢谢。

按摩女转身离去。

按摩女刚刚出去 ,富田就进了门。

富田瞧着金车云的脸。

富田(笑了) :鼻子出血了。

金车云按住鼻孔。从浴室拿了些卫

生纸塞入鼻孔。

金车云看看表。

表针指向12点稍过。

字幕:8月8日

富田戴上手套。

河岸边的运动场

朝霞中 ,一身运动装的神川抱着几

个新纸箱走来。

神川把棒球用具放在长椅上 ,开始

独自整理运动场。

“大宫殿”旅馆・地下停车场

字幕:10时15分

一辆乳白色的“斯凯蓝2000”型轿车

驶入停车场。

开车的是刘永善。

柳春成、韩尚石和洪性震坐在后面。

同・大堂

字幕:11时

金大中和金甲寿朝电梯走去。

电梯门开了。

金大中:就在这里等我吧。

金甲寿:不 ,我送先生上去。

金甲寿也进了电梯。

同・电梯内

金甲寿把翻译好的诗拿出来。

金甲寿:这个 ,我翻译好了。

金大中读诗。

金大中(朝语) :翻译得不错。

金甲寿: ?

金大中:我说的是 ,翻译得不错。

电梯停下 ,电梯门开启。

同・电梯厅

金大中: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去下

面等我吧。

金甲寿:是几号房间呀 ?

金大中:2211号。

金大中朝走廊走去。

金甲寿一直目送金大中进入房间。

同・2210号房间

富田、金车云和韩尚石待在窗帘紧

闭、光线昏暗的房间里。

韩尚石打开一瓶新型体能饮料 ,递

给金车云。

金车云喝光饮料 ,把空瓶交还韩尚

石。

韩尚石将巴比妥片剂放入空瓶 ,然

后进了浴室。

敲门声。

富田把房门打开一条缝。

是客房服务员村田辉子。

村田:先生 ,现在可以打扫房间吗 ?

富田:现在正写东西呢 ,过一会儿再

来打扫吧。

村田:好的 ,知道了。

富田关上了门。

同・走廊

提着纸袋的金敬一与村田擦肩而

过 ,朝这边走来。

同・2212号房间

响起了门铃声。梁宇东和金大中朝

房门的方向转过头去。

金大中(朝语) :是谁 ?

梁宇东(朝语) :会是谁呢 ?

梁宇东摇摇头 ,过去开门。

梁宇东打开房门一看 ,放下心来。

金敬一(朝语) :让我买的书买到了。

字幕:韩国民主统一党国会议员金

敬一

金敬一(朝语) :有客人 ?

梁宇东(朝语) :他呀 ,和我是兄弟关

系 ,和你 ,是手足关系。

金敬一(朝语) :族长 !

金大中(朝语) :敬一君 !

两个人都抱住了对方的肩膀。

同・茶室

金甲寿在吃吐司、喝咖啡。

同・2210号房间

刘永善把手帕浸上乙醚。

金车云掏出手枪 ,退出原弹夹 ,将一

只新弹夹插入枪

内。

富田通过门

镜观察室外的状

况。

同・走廊

字幕:12时8

客房服务员

上野推着摆放着

菜 肴 的 小 车 走

来。

同・大堂

字幕:13时

金甲寿看了看手表 ,拿起红色电话

的听筒。

金甲寿:现在我们还在“大宫殿”呢。

先生后面的日程安排没问题吧 ?

金君雄的声音:赵先生不在 ,所以还

不太清楚。先生在哪个房间知道吗 ?

金甲寿:知道。

金君雄的声音:你可以往那里挂个

电话 ,让先生接听一下试试。

金甲寿:好 ,我试试吧。

同・2212号房间

金大中看了一下手表。

金大中(朝语) :梁兄、敬一君 ,差不

多我也该走啦。

梁宇东(朝语) :不是说可以见见金

俊权公使吗 ?

金大中(朝语) :没有必要见他。

金敬一(朝语) :族长 ,无论如何要多

加小心。我会去东桥洞告诉您家里所有

的人 ,您现在非常健康、充满朝气 ……

梁宇东穿上了外衣。

梁宇东(朝语) :敬一 ,咱们送他到下

面去吧。

金大中(朝语) :梁兄、敬一君 ,请就

此告别吧。下面还有个年轻人在等我。承

蒙款待 ,非常感谢。告辞了。

金大中走向房门。

梁宇东 (朝语) :敬一 ,请送他到下

面。

金敬一(朝语) :好的。

金敬一穿上外衣。

同・走廊

金大中走出了七八步。这时 ,金车

云、韩尚石、刘永善从2210号 ,柳春成、洪

性震从2215号房间冲出来 ,围住了金大

中和金敬一。

金大中(朝语) :你们是什么人 !哪来

的 ?

金车云(朝语) :我们是从汉城来的 ,

想和您好好谈谈。

韩尚石 (朝语) :就在旁边 ,不用担

心。

几个人强行将金大中推向2210号房

间。

富田已打开房门等待着。

金敬一则被带进了2215号房间。

正在2206号打扫房间的服务员村田

突然跑了出来。

同・2210号房间

金大中(朝语) :你们要和我谈什么 ?

金大中说着把手伸进上衣口袋。

富田冲上来抓住金大中的这只手。

富田(朝语) :噢 ,原来是烟斗。

富田把烟斗放到桌子上。

刘永善突然用手帕捂住金大中的口

鼻。

金大中瞬间失去了知觉。

富田(朝语) :那个家伙是谁 ?

金车云 (朝语) :金敬一。怎么是他

呀 ?

富田(朝语) :这可不妙。

金车云(朝语) :变更作战计划。改为

坐车走。

刘永善、柳春成抱起金大中。

金车云(朝语) :没关系 ,初期搜查会

比较慢。

同・走廊

五个人走向电梯。

客房服务员东从服务间出来 ,抬眼

看了看他们 ,走了过去。

五个人乘上了电梯。

金敬一走到2210号房间门外 ,逡巡

徘徊。

韩尚石和洪性震跟了过来。

韩尚石(朝语) :很快就完事。你如果

声张出去 ,就是咱们韩国人的耻辱。

金敬一返回了房间。

同・大堂

金甲寿在拨内线电话。

金甲寿:喂、喂 ,我是和金大中先生

一起来的。请让金大中先生接一下电话。

梁宇东的声音(朝语) :你赶快上来

(挂断了电话) 。

金甲寿: ?

同・电梯内

金大中被金车云、柳春成、刘永善、

富田裹在中间。

电梯在三层停住 ,一对情侣模样的

人进入电梯。

金大中抬起头。

电梯停在一层 ,情侣准备下电梯。

金大中:要杀人啦 ,帮帮我。

金大中的左右飞来一顿乱拳。

电梯门关闭了。

同・大堂

情侣边走边说。

女:有股稀料的味儿。

男:这种黑帮分子 ,死一个少一个。

那个女的原来是穿着女装的男人。

女:吃什么去 ?

男:咖喱。

金甲寿仍在打电话。

金甲寿:听上去不是先生的声音。因

为对方讲的是朝语 ,说的是什么我听不

懂。怎么办呀 ?

金君雄的声音:你等一下。

原田公寓

字幕:13时18分

赵勇俊:如果先生正在谈论重要的

事 ,去打搅他恐怕不太好。和木村敏男先

生约的是两点在赤坂的东急会馆 ,半小

时左右就能到吧。我看再等一等为好。

金君雄点点头 ,对着电话听筒说:

“喂喂 ,再等一会儿吧。”

“大宫殿”旅馆・外

字幕:13时19分

斯凯蓝轿车快速驶出停车场。

刘永善驾车 ,旁边坐着富田。后座上

是金车云和柳春成。

被毛巾盖住的金大中在他们脚下 ,

金车云用左脚、柳春成用右脚踩在他身

上。

从停车场又驶出一辆黑色的轿车 ,

似乎在追赶斯凯蓝。

同・走廊

金甲寿看着手表走出电梯。

正在2210号房间前打转的梁宇东和

金敬一。

金甲寿:我是和金大中先生一起来

的。先生呢 ?

金敬一:他被人带进这个房间了。

金甲寿敲了敲2210号的房门 ,然后

拧着门把手。

金甲寿:打不开 !

金敬一:叫服务员来大概能打开。

金甲寿跑向服务间。

服务员东和金甲寿说着话走来。

东:你们为什么要进别人的房间呀 ?

金甲寿:不是刚刚告诉你了嘛 ,他被

人强行带进去啦。

东:为什么要强行带他进去呀 ?

金甲寿: 嗦什么 !赶快打开 !

东打开了2210号房间的门。

同・2210号房间

金甲寿进入室内。光线昏暗。弥漫着

一股什么气味。一个人也没有。厕所里也

是空的。

在两张床之间的地上有个纸袋。金

甲寿打开纸袋 ,里面装着一只帆布包和

浴衣。

地下有团卫生纸 ,上面有血迹。

桌子上有个茶色的口袋。打开一看 ,

里面是个体能饮料的空瓶。

镜子的前面摆着烟斗。

金甲寿:这是先生的 !

紧接着 ,他发现了弹夹。

金甲寿: !

金甲寿一动不动地僵住了。

在东名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斯凯蓝轿

一辆黑色轿车尾随在斯凯蓝后面。

汉城・美国大使馆

美国驻韩国大使哈比卜、中央情报

局汉城地区负责人德纳多・格莱格 ,以及

政治参事官、武官和文化官员等在场。

哈比卜(英语) :金大中被绑架了。据

东京大使馆通报 ,此事很可能与韩国的

情报部门有关。请诸位立即搜集有关的

情报和证据。

字幕:美国驻韩国大使哈比卜。

高速公路服务区的厕所・外

停在旁边的斯凯蓝轿车。

同・内

金车云在小便。

富田入内 ,站在金车云旁边小便。

金车云:咱们去哪儿好呀 ?

富田:可以去大津。沿着琵琶湖走的

话 ,有好几家汽车旅馆呢。

金车云:好 ,就这样。

富田:你为什么要留下指纹。

金车云:这样保险呗。

富田:保险 ?

金车云:是为了对付成功后的灭口 ,

失败后的制裁。如果日本警方从指纹上

发现是我所为 ,我就不会轻易被杀掉了。

富田:外交官不是不留指纹核对记

录吗 ?

金车云:普通的外国人 ,要在日本滞

留一年以上的话 ,就必须进行外国人登

录并留下指纹核对记录。我以前作为记

者在这边工作时 ,进行过外国人登录。

富田:如果日本警方要求韩国使馆

交出你来 ,怎么办 ?

金车云:我国政府会予以拒绝吧。所

以 ,在日本我不会被捕 ,在韩国我不会被

杀。

富田:那 ―――这个也是必要的吧。

(拿出了那张支票) 你给过我了 ,如今我

是照做。

富田把支票放进金车云的衣袋。

金车云: ……

行驶中的斯凯蓝轿车

富田(朝语) :刘先生 ,咱们在大津出

口处下高速。

刘永善(朝语) :明白。

柳春成(朝语) :那辆车好像一直在

跟着咱们。

金车云回头望着车后。

跟在后面的黑色轿车。

金车云(朝语) :从哪儿跟上的 ?

柳春成(朝语) :刚才在加油站时我

还想过 ,它已经开到前边去了。谁知过了

一阵它又跟上来了。

金车云 (朝语) : 咱们这辆是白牌

车 ①,如果他们是警察 ,可以马上让咱们

停车。

金车云(朝语) :会不会是 CIA 呀 ?

柳春成(朝语) :要是中情局的 ,咱们

就不能动他了。

富田(朝语) :试试看吧。等会儿到大

津下高速 ,看它还跟不跟来。

斯凯蓝轿车从大津出口驶下高速公

① 日本的民用车使用白色车牌。―――译者

路 ,出了收费站

柳春成朝后看去。

柳春成(朝语) :跟过来了。

富田(朝语) :刘先生 ,去问问路。

在道路服务区停车场停下一辆车 ,

一个男人开门下来。刘永善把车开近男

人身旁 ,放下车窗。

刘永善:请问 ,沿这边一直走是哪儿

呀 ?

男人:一直走是大津。

刘永善又换了个方向询问。

男人:那边是去京都。

黑色轿车开了过去。

金车云(朝语) :安全起见 ,咱们还是

去“安宅”吧。

毛巾下面的金大中发出呻吟声。

金大中(朝语) :难受 ,腰痛。

金车云(朝语) :给我安静点。

斯凯蓝轿车调转头开走了。

公寓・外

字幕:神户・“流行色冈本”公寓

斯凯蓝驶入停车场。

同・停车场

四个男人(朴相夏、朴星一、金命基、

金起国) 和一个女人(领事馆打字员・金

凤美) 在等着他们。

斯凯蓝开了过来 ,停下。

金车云和柳春成把眼睛蒙着黑布的

金大中拖下车。

朴相夏(朝语) :还活着吗 ?

字幕:神户领事馆副领事・朴相夏

金车云(朝语) :被跟踪了。

朴相夏(朝语) :是警方吗 ?

金车云(朝语) :不知道。

朴相夏(朝语) :赶快进屋。

男人们抬着金大中走了。

金凤美瞟了一眼正从停车场入口朝

道路上观望的富田。

金凤美(朝语) :那个人是谁呀 ?

金车云(朝语) :自卫队的。是朋友。

富田回到这里。

富田:没有跟来。

金凤美(朝语) :称日本人是朋友 ,感

觉就不对劲。难道忘了日本殖民统治三

十六年的仇恨了吗 ?国家被分裂 ,不也是

日本殖民统治造成的吗 ?

金车云(朝语) :他是仇视共产主义

的人 ,所以这次作战 ,借他过来帮忙。

金凤美(朝语) :日本人根本不可信。

金车云(朝语) :此人可以相信。

金车云走到正在吸烟的富田身旁。

金车云(朝语) :走吧。

富田(朝语) :金先生 ,真想喝冰镇的

啤酒呀。

金车云(对金凤美 ,朝语) :去准备一

下啤酒和饭菜。

金凤美(朝语) :是。

“安宅”

金俊权进入室内。

桌子上还放着“大宫殿”旅馆的平面

图。金俊权将平面图拿到厨房 ,烧掉。

金俊权返回房间 ,拿起电话。

金俊权(朝语) :是庆子吧。你马上动

身去美国 ,申请投资移民。钱我给你寄过

去。取得永久居住权之后 ,就以家族移民

的方式为我和善明申请移民。对 ……拜

托了。

金俊权放下了听筒。

鸠尾港码头

斯凯蓝轿车停了下来。

金车云、柳春成和富田下了车。

金车云(朝语) :富田先生 ,能不能把

这个送到我家去 ?

金车云把写有地址的纸片和那张支

票递给富田。

富田(朝语) :我不能和你们一起上

船吗 ?

金车云(朝语) :你已经为我们做了

很多 ,后面的事就由我们自己来办吧。

富田(朝语) :日本人不是你们的朋

友吗 ?

金车云(朝语) :可以算是友军吧 ,朋

友 ,恐怕还称不上。

富田(朝语) : ……你是我的 ……第

一个朋友。

金车云(朝语) :富田先生 ,你也是我

的第一个日本朋友。

忽然 ,那辆黑色轿车驶来停下 ,几名

持枪的男人下车围住了斯凯蓝。

富田:这不是佐竹吗 ?

佐竹:富田三佐 ,接到命令 ,带你归

队。

富田: ……

佐竹:请不要抵抗 ,求你啦。

富田:从什么地方开始跟踪的 ?

佐竹:从“大宫殿”起一直跟着你们。

富田:果真如此啊。这件事 ,日本不

能做 ,自卫队也不能做。后面的事 ,真的

得靠你们自己去干啦 ,金先生。

富田从金车云手中接过地址和支

票。

富田:再见啦 ,金先生。再见 ,刘先

生 ,再见 ,柳先生。(对车内的金大中) 对 ,

还有这位金先生 ,再见啦。

富田走向黑色轿车。

大阪港

向“金龙丸”驶去的快艇。

金车云和柳春成在快艇上。

快艇靠上了“金龙丸”的船舷。

金大中和那只大提袋首先被送上

“金龙丸”。

朴秀烈(朝语)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

郑可吉(朝语) :真臭。

金车云和柳春成随后上了船。快艇

从原路返回。金大中被放倒在甲板上。

警视厅・外事科

金甲寿在讲述事情的经过。

小林:你在一层的小吃部吃吐司是

什么时间 ?

金甲寿:刚才说过了嘛 ,先送先生去

了二十二层 ,然后就去了那里。所以大约

在11点10分左右吧。

小林:那可真怪了 ,怎么就是查不到

你购买食物的票据呢 ?

金甲寿:我的确吃了呀。从一开始 ,

你们所关心的到底是些什么呀 ?别老是

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问我好不好 ,赶

快让我去找先生。已经告诉你们 ,先生被

一帮说朝鲜话的人绑架、带走了 ,你们却

还是只在旅馆的房间里看来看去。到底

干什么呢你们 !

桌子上放着金大中住过的旅馆以及

用假名签字的一览表。金甲寿一把抓起

这张表。

金甲寿:你们做的这叫什么事 ?既然

先生住过的地方你们都知道 ,为什么还

会让韩国中情部把他抓走了 ?你们和中

情部是一伙的吧 !如果先生被杀 ,就是你

们造成的 !

金甲寿拿起烟灰缸扔了出去。

小林:混蛋 !是你造成的 !就是因为

你没有保护好 ,才让他们得手的 !(朝语)

明明是个朝鲜人 ,却听不懂朝鲜话。你算

是什么东西 !

金甲寿: ?

小林:我是说 ,你明明是朝鲜人却听

不懂朝鲜话 ,算什么东西 !

金甲寿“哇”地大叫一声 ,扑上去要

抓刑警。

金甲寿被摔了出去 ,挨了几拳。

小林:你要是闹得太过分就把你关

在里面 !

金甲寿哭了起来。

大阪港外

字幕:8月9日 ,8时45分

“金龙丸”出港了。

汉城・青瓦台

韩国总理金钟泌和美国大使哈比卜

在对话。

金钟泌(英语) :有什么证据能说明

韩国政府参与了此事 ?

字幕:韩国总理金钟泌

哈比卜:请不要装模作样地说什么

你们没有参与。到底是谁干的我们已经

清楚了。

金钟泌: ……

哈比卜:美国人想让他活着。

金钟泌: ……

官房长官室

送话器的声音:官房长官 ,基辛格安

全助理的电话。

官房长官拿起了电话听筒。

官房长官(英语) :我是二阶堂。

基辛格的声音(英语) :我想了解一

下关于韩国中情部绑架金大中的事情。

官房长官(英语) :我们正在调查。此

事到底是不是 KCIA 干的 ,还不 ……

基辛格的声音(英语) :请马上派遣

自卫队的飞机去向工作船下达中止杀害

金大中行动的命令。

官房长官(英语) :这是怎么回事 ?

基辛格的声音(英语) :独裁政权与

美国的国家利益是背道而驰的。

官房长官(英语) :韩国会被抛弃吗 ?

基辛格的声音(英语) :我们希望日

本能替代美国做亚洲的警察。

官房长官(英语) :那就必须修改宪

法。

基辛格的声音(英语) :修改一下有

什么不好。

官房长官(英语) :现行的宪法就是

你们强加给我们的。

基辛格的声音(英语) :美国希望日

本修改宪法。

官房长官(英语) :我忽然觉得此事

很像去年您和中-国的交往一样呀。你们

不会瞒着日、韩去和北朝鲜打交道吧 ?

基辛格的声音(英语) :总之 ,我们已

经知道日本公安对绑架金大中事件采取

了一种听之任之的态度。消息还是共产

党透露的。

官房长官(英语) :稍等一下。请允许

我同总理大臣商量之后再 ……

基辛格的声音(英语) :自民党会因

任由国家主权被侵犯而面临失败的命

运。

电话挂断了。

面色苍白的官房长官。

“金龙丸”航行在夕阳下的濑户内海

“金龙丸”・船舱

被蒙着遮眼布、捆住手脚的金大中

倒在地板上。

柳春成进入船舱。

柳春成碰了碰金大中的脚。

金大中全身一震。

柳春成用手指在金大中的脚上写了

“放心”两个字。

金大中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 ,点头

似的动了动头部。

柳春成又画了一个基督教的十字。

这时 ,金车云、朴秀烈、郑万吉进了

船舱。

他们把金大中上身的衣服扒光 ,双

手扭到脑后捆绑起来。

金大中(朝语) :我想喝水。

郑万吉(朝语) :很快就会让你喝个

够啦。

几个人把一根包了布的木片让金大

中咬住 ,再把布从头后面系紧 ,又把他的

头部罩住 ,后背放上一块板子 ,然后用绳

子把金大中和那块板子一道又一道捆得

结结实实。

金车云(朝语) :要捆牢 ,丢下海之后

别松掉了。

朴秀烈(朝语) :把他包在被子里丢

下去就浮不起来了。

郑万吉(朝语) :鲨鱼会吃掉他的。

同・甲板

海面上黑  的。

林秀烈和郑万吉把用铁链拴住的大

提袋投入海中。二人用铁链的另一头拴

住倒在甲板上的金大中的右手和左脚。

金大中默默地祈祷。

金大中(朝语) :主啊 ,这是我第一次

请求您务必帮助我。我还有必须为国民

做的工作。如果鲨鱼来吃我 ,即使被吃掉

一半 ,也请保留我的生命。

金车云(朝语) :金大中先生“, 虎死

留皮 ,人死留名”。你的死 ,也会留下英名

的。好啦 ,柳君 ,抓住脚。

柳春成(朝语) :不能杀他 !

柳春成拔出了手枪。

金车云(朝语) :原来叛徒是你 !

金车云也拔出手枪。

对视着的两个人。

金车云 (朝语) :我

们是为了国家。

柳春成 (朝语) :是

为了朴正熙吧。

金车云 (朝语) :都

一样。

柳春成 (朝语) :不

一样。一个用鲜血和金

钱浸泡着的政治体制是长久不了的 ,也

是不能让它长久存在下去的。

金车云(朝语) :这种漂亮话 ,都是那

些有钱的家伙吃饱了没事干放的空炮。

我看 ,你是不知道“六二五”才这么说的。

柳春成(朝语) :如果你指的是朝鲜

战争 ,我当然知道。

金车云(朝语) :你个毛头小子知道

什么。我说的是 ,日帝统治三十六年所杀

的人 ,还没有朝鲜人民军杀的人多。

柳春成(朝语) :不放弃相互敌视的

态度 ,祖国怎么能够统一。

金车云(朝语) :意识形态的关系比

血更浓。所以 ,还谈什么统一呀。

空中突然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

朴秀烈(朝语) :飞机 !

日本自卫队的飞机降低了高度。

柳春成朝飞机的方向看了一眼。

金车云(朝语) :逆贼 !

金车云扣动了枪机。

柳春成中弹 ,栽下了船舷。

日机投下的照明弹爆炸了。

“金龙丸”加大马力向前驶去。

在“金龙丸”上空盘旋的自卫队直升

机再次投下照明弹。

照明弹在“金龙丸”上空爆炸 ,一片

雪亮。

金车云一边大叫着什么 ,一边胡乱

地朝飞机上的“日之丸”标志射击。

同・通讯室

接收到的自卫队战机发来的无线电

通话。

声音:立即中止杀害金大中的行动 !

防卫厅・一室

富田躺在简易床上盯着天花板。

响起拧门把手的声音。房门开了。

田和内山进入屋内。

内山:金大中没有被杀掉。

富田缓缓坐了起来。

内山:由于美方的活动 ,自卫队派飞

机去传达了中止杀害行动的命令。

富田:朴正熙搞的政变和独裁政权 ,

不就是受到美国支持的吗 ?我看朴正熙

的角色也快演到头了。哼 ,美国的所谓正

义 ,是根据美国的风向来定义的呀。

田:因为美国的军队是世界上最

强大的军队嘛。

富田:我们的自卫队 ,已经成为美军

的附庸了。不论日本和韩国 ,都不过是在

美国的手掌上跳来跳去的猴子罢了。

内山把手枪和长刀放在桌上。

内山:选择一种你喜欢的方式吧。

富田:把我当作“二二六”事件的野

田大尉了吗 ?

富田笑了起来。

富田:我不自杀。

富田起身准备离开。

内山:在大和调查所开业的前一天 ,

我们已经给你办理了退伍手续。你 ,好自

为之吧。

富田: ……

富田朝门外走去。

同・走廊

富田沿着走廊走去。

对面走来佐竹。

佐竹向富田行礼。

富田答礼。

町警察署・大门

门前竖立着一块标牌 ,上面写着“绑

架、监禁金大中事件搜查本部”。

仙台坂

一面红旗迎风招展。

旗帜上写有“交还金大中”几个字。

戴着头盔的金甲寿手持红旗跑下坡

路。金甲寿冲进了韩国大使馆。担任警戒

的警察们扑了上去。金甲寿被众警察死

死地按在大门上。

警察群殴金甲寿。

“金龙丸”劈波斩浪驶向前方

字幕:8月10日10时33分・ 门海峡

位于青山的住宅街

富田寻找着门牌地址走来。

富田进入一条窄窄的街道。

孤零零的两栋房屋连在一起 ,看上

去是比较便宜的老出租房。

两所房子的外面都没有名牌。

富田不经意间发现 ,右边那家的信

箱上用签字笔写了一个“金”字。

听到脚步声 ,富田转过身。一个背着

皮书包的女孩朝他走来。

女孩看着富田停下了脚步。

女孩的脸上有颗挺大的痣。

富田:你是金家的孩子 ?

女孩点点头。

富田:这个 ,是你爸爸托我带来的。

能帮我交给你妈妈吗 ?

说着把一个信封递给她。

女孩点点头接过信封。

女孩(英语) :您叫什么名字 ?

富田(朝语) :叔叔没有名字。

富田走了。

出租房・政美的房间・外

富田靠着房门在打盹。

政美回来了。

富田睁开眼睛。

同・内

富田: ……我没有地方可去 ,所以来

找你。

政美:能和我结婚吗 ?

富田: ……想得到婚姻签证 ?

政美:是因为我肚子里怀上了你的

孩子。

富田: ……?!

政美:受到拷打后 ,月经周期乱了。

不经意间就怀了孕。

富田: ……

政美:这是你的孩子。虽然有人看过

我的身体 ,但我能接受的人 ,只有你一

个。

富田: ……

政美:烫伤的疤痕 ,不会遗传吧 ?

富田:傻瓜。

汉城

非常戒严令下的深夜 ,一辆汽车在

疾驰。

行驶的汽车内

后座上 ,蒙住双眼的金大中被两个

男人夹在中间。

姜济宣(朝语) :这里离先生的家已

经很近 ,该让你下车了。下车后 ,请在原

地站立三分钟。

金大中点点头。

李辉润(朝语) :你的东西 ,还给你。

说着把什么东西放进了金大中的上

衣口袋。

汽车停下了。

李辉润帮金大中下了车 ,让他面朝

墙壁站立。

李辉润(朝语) :可以在这儿小便。

李辉润回到车内。

汽车发动 ,开走了。

金大中小便。

金大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金大中摘下蒙眼睛的布 ,观看四周。

金大中发现自己的位置是在大韩民

国基督教长老会东桥洞教会前。

金大中: ……!

金大中向前走去。

金大中敲自己家的大门。

字幕:8月13日22时20分。

麻布警察署前

俊子站在警署外 ,手中报纸的标题

是“金大中回到自己家”。

赵勇俊陪着金甲寿走出警察署。

河边的运动场

神川正领着孩子们练习打棒球。富

田走来 ,看着他们。神川发现了富田。他

把球棒交给别人 ,走近富田。

神川向富田要烟。

富田递过香烟 ,并为他点燃。

神川:有事 ?

富田:这儿不是要雇个教练吗 ?

神川:你会打棒球 ?

富田:我现在只能打棒球了。

神川:你的战争游戏呢 ?

富田:输了。

神川:有的战争没有胜利者。

富田:我想写点东西。

神川:写什么 ?

富田:特别搜查本部有没有说 ,在

“大宫殿”旅馆找到了特意留下的指纹 ?

神川:故意留下的指纹吗 ?

富田:应该是一秘留下的。

神川:按道理 ,外交官的指纹是无法

核对的呀。

富田:在入国管理局应该有他指纹

的存档。此人曾是韩国的新闻记者 ,说过

认识你的。

神川:记者当上了一等秘书 ?

富田:嗯。

神川:那你打算怎么办 ?

富田:在做战败之后的处理工作。还

有个人需要帮助一些钱。

神川: ……

富田:下一步 ,他们就该调查自卫队

如何参与绑架金大中事件了。

神川:与你有关吗 ?

富田:让我成立大和调查所的陆上

自卫队幕僚二部部长 田 ,和朴正熙是

同一所陆军学校的学生。

神川:原来如此啊。但 ,你现在不是

很危险了吗 ?

富田:他们已委托原自卫队军官开

的调查所到处找我。倘若我被叫到警署

的特别搜查本部去 ,反而保险了。

神川:保险 ?

富田:自卫队只愿意在不见阳光的

地方隐秘地生存。所以 ,除了救灾之外 ,

他们很怕自己的行动暴露在阳光下。

神川: ……

富田:我现在有了必须活下去的理

由。因此 ,为了保险起见 ,为了不让他们

简简单单地把我消灭 ,我要退入农村。

神川:想当猪吗 ?

富田笑了。

神川:你在什么位置 ?

富田:投手。

神川:好 ,投一个试试。

神川把手套和球递给富田。

富田走到投球点。

伫立在击球区的神川。

富田投球。

神川击球。

“啪”的一声 ,球棒折断了。

《东京夕刊》社

神川在写稿子。

川原伸头瞧了瞧神川。

川原:在写什么呢 ?

神川:写点额外的东西。

《东京夕刊》的封面

标题“: 绑架集团中的一员是姓金的

一秘 ?作为韩国记者曾来过日本”“, 绑架

事件背后是否有自卫队参与 ?现役自卫

队干部和朴正熙总统从陆军士官学校时

代就有联系”。

××新闻的头版

字幕:9月5日

标题“: 金大中事件与韩国大使馆人

员有牵连”“, 有直接犯罪的嫌疑”“, 警方

要求一等秘书接受传讯”“, 韩方拒绝了

传讯要求”

俊子的房间

电视播报的新闻。

众议院的会议。

在野党提出“本事件是明显地侵犯

主权的行为”。

田中首相态度强硬地回答:所谓侵

犯主权 ,一般是指 ,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

况下 ,在一个国家内部行使其他国家的

公共权力。这是问题的关键。根据目前搜

查阶段的情况来看 ,尚不能断定存在这

种现象。

金甲寿和俊子在看电视。

目白大街

出租车在田中角荣宅邸前停下。

从车上下来的是木村博之(新 县

议员、刈羽郡越山会会长) 和康秉禧(无

任所大臣) 。

康秉禧两手提着很大的纸袋。

田中宅邸・客厅

两人进入客厅。

田中首相抬起头来。

田中:哎呀 ,是你们。哦 ,坐吧。

木村:我们就站着说吧。

田中:嗯 ,没关系 ,坐下吧。

康秉禧指放在客厅门口的纸袋。

康秉禧:一点儿土特产 ,其中的一袋

请送给夫人。

田中:嗯 ,嗯。

康秉禧又拿出一只信封。

康秉禧:这是朴总统的亲笔信。

田中角荣一边点头一边读信 ,口中

念念有词。

田中:朴总统的身体好吧 ?用色纸给

他写回信行吗 ?

康秉禧:用色纸完全可以。那么 ,请

您多多保重。

康秉禧告辞离去。

田中站起来 ,过去瞧瞧纸袋。

田中:得给大平一袋。

田中咕哝了一声。

《东京夕刊》社

川原把放有钞票的封套

交给神川。

神川用小刀裁开封套 ,拿

出钞票放入衣袋。

河边的运动场

抱着三根崭新的球棒走

来的神川。

孩子们欢呼着朝他跑去。

××车站・候车室

字幕:11月2日

肚子已经有些鼓起的政美坐在椅子

上 ,望着窗外。

电视正在播放有关政治解决金大中

事件的新闻。

“并无公共权力的介入 ,完全是金车

云秘书个人的犯罪行为。已经申报对金

车云予以撤职处分。”

画面上 ,田中角荣在首相官邸与韩

国总理金钟泌握手。

政美看见富田正向这边走来 ,忙站

起身走出候车室。

同・外

政美来到候车室外。

马路另一边 ,富田朝她扬起了手。

政美也笑着向他招手。

富田横穿马路。就在此时 ,一辆汽车

对准富田冲了过去。

富田被撞得飞了起来。

政美: ! !

富田的身体在空中翻转。(溶暗)

在黑色的画面中 ,可以听到金大中

就任总统时的演讲。

金大中就任总统仪式

字幕:1998年2月25日 (溶暗)

移出片尾字幕。

(完)

上一篇:轰动韩国的《绑架金大中》电影剧本赏析上 下一篇:马丁・斯科塞斯《出租车司机》电影剧本一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