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经典爱情《网络情缘》电影剧本欣赏中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09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弗兰科在凯瑟琳面前挥舞有填字游

戏的报纸。

弗兰科:你知道这个东西的价值吗 ?

他从壁橱里拿了一个简易的空画

框 ,把有填字游戏的报纸放进去 ,放在打

字机旁边。

内景  一家日本餐馆里  夜晚

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用餐。

弗兰科:我在跟踪他的时候只是想 ,

最后能鼓起勇气跟他打声招呼。你知道 ,

不是像那种唐突的 ,或者低声下气的 ,下

三烂的追星族那样说话 , 顶多说说:

“喂 ,”“你好吗 ?”“你没想过卖袜子的柜

台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谁知他读没读过

我的作品 ,读过的话 ,我们就是朋友了 ,

我最后会把他介绍给你 ―――你知道他多

么热爱儿童读物嘛 ,在《相对论的笑》里

有一大长段涉及到《绿野仙踪》―――那

时 ,没准儿他会从隐居的地方出来 ,帮书

店一把。

凯瑟琳:你在说什么呢 ?

弗兰科:跟福克斯书店对抗。我是

说 ,如果事情到那份儿上的话 ,他可以召

集群众集会支持 ―――

凯瑟琳:绝对到不了那个程度。书店

挺好的。

外景  大街上  夜晚

他们饭后在街头散步。

弗兰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样

说 ?

凯瑟琳:我也不想那样说 ,不由自主

地话就脱口而出了。

弗兰科:够咱们对付一气的。

内景  电梯里  夜晚

他们乘电梯上楼。

凯瑟琳:我只是说 ,咱们很好。

弗兰科:你的意思不止是很好 ,而是

绝对的好。

凯瑟琳:咱们很好。

电梯门打开。

内景  温斯・曼希尼的公寓房里

夜晚

一个叫温斯・曼希尼的作者的新书

出版晚会。出席的人都是图书出版的界

内人士 ,记者和其他各种媒体的人士。

弗兰科:嗨 ,温斯 ,祝贺你。你认识凯

瑟琳・凯利。

温斯:你好吗 ?

弗兰科:你猜猜我在地铁里碰见谁

了 ?威廉・斯蓬激昂。

温斯:我以为他在墨西哥呢。

他们开始交谈起来。

在房间的另一头 ,乔和帕特里夏在

一起。她正向另外两个人讲她在出租车

里遇见拉比的事。乔隔着人群望着凯瑟

琳。他突然显得很难过 ,就换了一个姿

势。不让凯瑟琳看见他的脸。却偷偷地望

了那边一眼。

帕特里夏:你能不能给我再来一杯 ,

亲爱的 ?我的酒渴光了。(接着聊天) ,所

以当时拉比说“: 那是个让人冷静下来的

好去处。”这不是有病吗 ?

他们都笑了。乔走向吧台。

乔:只加冰块的。

在他等饮料的时候 ,凯瑟琳过来走

到他身旁。

凯瑟琳:请来一杯白葡萄酒。(非常

友善地) 啊 ,你好。

乔:你好。

凯瑟琳:在书店见过后 ,你就记住我

啦 ?

乔:当然 ,我记住了你。

凯瑟琳:你姑姑咋样啦 ?

乔:很好 ,她很好。(拿到他要的酒。)

我得送这杯酒去。我有一个非常饥渴的

约会对象。她跟头骆驼似的。

凯瑟琳笑了。

凯瑟琳:乔。你叫乔 ,是不是 ?

乔:你叫凯瑟琳。

乔 消 失 在 人 群

里。

内景  温斯・曼

希尼的公寓房里  稍

温斯: 我真不 能

相信你是在跟乔・福

克斯说话。

凯瑟琳:乔・福克

斯 ?就是在 ……

她没有能够说完这句话。

内景  温斯・曼希尼的公寓房里

接上一两分钟后

乔站在餐桌前 ,背朝屋里。

凯瑟琳:福克斯 ?你姓福克斯 ?

乔转过身子 ,看着她。

乔:F ―O ―X。

凯瑟琳:上帝 ,我竟然没意识到。我

以前不知道你 ……(她放低了声音)

乔:和谁在一起。(引用)“我不知道

你和谁在一起。”

凯瑟琳:怎么讲 ?

乔《: 教父》里的话。当制片人知道了

汤姆・哈根是维托・克莱昂的间谍后才知

道 ……

凯瑟琳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乔(接着说) : ……此前他竟然没有

料到 ,他的爱马的头颅会出现在他的床

头儿 ……

凯瑟琳:你暗中侦探我 ,是不是 ?你

很可能租用了那些孩子。

乔:你凭什么说我暗中侦探你 ?

凯瑟琳:我是你的竞争对手。你非常

明确这一点 ,否则你不会挂那个写着“就

在拐角”的牌子。

乔:我们店的进门处在街道拐角那

儿。没有别的说法。那不是说一家书店的

名字 ,而是说一个地点。你不能占有“街

道拐角”这个词吧。

凯瑟琳:你要用的下一个词儿就是

“闪烁灯”了。

乔:闪烁灯 ?

凯瑟琳:圣诞节时放光的小白灯 ,我

在橱窗里用它们照亮我的展品 ,好像你

没注意过似的。

乔:喂 ,我那次去你的书店的原因是

我带安娜贝尔和马修去那里消磨假期。

我每次见到他们的时候 ,我总要给他们

买礼物。因为我是一个用买东西收买亲

属家小孩的坏小子。在周围地区只有一

个地方可以买到儿童书 ,虽然不是总会

合意 ,那就是你的书店。你们一年大概卖

出价值两万五千美元的书 ……

凯瑟琳:你怎么知道的 ?

乔:我在售书业工作。

凯瑟琳:我在售书业工作 ……

乔:啊 ,我明白了 ,我们都是价格俱

乐部的成员。我们卖的不是3199美元10

加仑一桶的橄榄油 ,那种规格你家厨房

的柜子里放不下 ,我们卖的是廉价书。我

是一个间谍。(停顿了一下) 没错。我曾想

办法接触过一家书店销量的秘密数字 ,

虽然是断断续续但却很完整地知道了它

的优势 ,使我能够立即主动加以核算 ,不

然我就被它逐出售书业了。

凯瑟琳盯着他 ,一言不发。

乔(接着说) :怎么了 ?(避开她的脸)

怎么了 ?

凯瑟琳摇摇头。弗兰科转过来了。

弗兰科:嗨 ,我是弗兰科・纳瓦斯基

―――

乔: ―――乔・福克斯。

弗兰科:乔・福克斯 ?超级书店的投

资人 ,非畅销书书店的敌人 ,城市书店的

终结者 ―――你告诉我 ,你晚上睡觉怎么

样 ?

帕特里夏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帕特里夏:我服一种叫乌尔特拉斯

姆的神奇的非处方解酒药。不用吃整片 ,

只吃半片 ,最轻的宿醉都能解除。你是弗

兰科・纳瓦斯基 ,是不是 ?

弗兰科:是的。

帕特里夏:你在《独立评论》上发表

的那篇评论安东尼・鲍威尔的文章精彩

极了。我是帕特里夏・伊登 ,伊登书店的。

乔 ,这位是当今最重要的研究罗森堡夫

妇案件的专家 ……

乔:这是凯瑟琳・凯利 ―――

凯瑟琳注视着他。

弗兰科:你喜欢我写的文章。天哪 ,

你过奖了我了。你知道 ,你写了那些东

西 ,你以为会有人跟你提起它们 ,可整个

礼拜一晃就过去了 ,连电话铃都不响 ,你

想 ,啊 ,上帝 ,我是一个骗子 ,一个失败的

人 ……

帕特里夏:你知道 ,在罗森堡夫妇案

件里让我总难释怀的是 ,他们当时也就

是我们现在这个年龄 ,可是他们看上去

是那么衰老。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观察惊呆了 ,一

起扭头看帕特里夏 ,她朝众人笑笑。

帕特里夏(对弗兰科) :我很高兴终

于认识了你。我们要谈谈。你就没有想过

写本书吗 ?

弗兰科:啊 ,当然想过 ,想想而已。现

在有些事真是很像19世纪时英格兰的反

对机械化和自动化的运动。

与此同时:

乔:帕特里夏 ―――

凯瑟琳:弗兰科 ―――

内景  凯瑟琳的卧室  夜晚

凯瑟琳正和弗兰科一同躺在床上。

弗兰科:我真的很喜欢帕特里夏・伊

登。她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凯瑟琳没有吭声。弗兰科转身关了

灯。

弗兰科:就是缺少点儿教育。就是这

些。(沉默了一下。) 她完全被金钱和权利

驱使着 ,都没治了。但是 ,凡是熟悉我工

作的人 ,还是有治的。

凯瑟琳听了这话后 ,翻身扭过身去 ,

离开弗兰科 ,睁着眼睛躺在一边。

内景  乔的卧室  夜晚

乔正和帕特里夏一同躺在床上。布

林克利也在床上。

帕特里夏:我没想到弗兰科・纳瓦斯

基竟是这么平易近人。

乔没有吭声。帕特里夏关上灯。

帕特里夏:你读过他的东西 ,你会以

为他一定特别隐晦和深奥。

停顿了一下。

帕特里夏(接着说) :他总是谈到海

德格尔和福科那样的哲学大师 ,说真的 ,

我对那些一无所知。

乔起床 ,布林克利跟着他。

帕特里夏(接着说) :你要去哪儿 ?

乔:我其实不困。

内景  乔的书斋  夜晚

乔在电脑上写字。布林克利卧在他

身旁的地下。镜头在乔和电脑屏幕间切

换。

乔(画外音) :你没感到你已变成最

坏的一个了吗 ?潘多拉的盒子里最坏的

怪物 ―――你的傲慢 ,你的恶意 ,你的堕落

―――都跑出来了。有人激你生气 ,你不是

一笑了之 ,而是一一予以反驳。喂 ,这里

是“龌龊”先生。我相信你想不明白我在

说什么。

内景  凯瑟琳的电脑屏幕  夜晚

镜头从屏幕切换到下一个场面。

内景  凯瑟琳的卧室  白天

凯瑟琳读完乔的来信 ,然后回复:

凯瑟琳(画外音) :我知道你的意思 ,

并且充满妒意。我被激怒后只会说不出

话来 ,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一整夜在辗转

反侧地想 ,我当时应该说些什么。

内景  镜头在乔的电脑屏幕和他的

书斋之间切换  夜晚

他在回信。

乔(画外音) :假如我能把我的反驳

警句全都发送给你 ,那该有多么的好:我

就绝对不会举止不当 ,而你可能总是举

措失当 ,我俩岂不都很受用 ?相反 ,我必

须告诫你 ,当你认为你为了在应该的时

候说了应该说的话而感到高兴的时候 ,

悔恨和自责便会接踵而至。你认为咱们

应该见面吗 ?

内景  凯瑟琳电脑屏幕和卧室  白

凯瑟琳一动不动 ,凝视着电脑屏幕

上乔的来信。

凯瑟琳:见面 ?啊 ,我的上帝。

她看着那封信 ,坐在那里发愣 ,不知

该怎么办。

外景  在第75大街和哥伦布大街上

白天

大大小小的商店纷纷拉起铁格栅门

开业 ,就像电影一开头时一样:药店 ,眼

镜店 ,录像厅和美容店 ,一一闪现。最后

出现的是正在拉起的崭新的福克斯书店

的铁门。显然 ,它是百老汇大街上最气派

的铁格栅门。它是电动的无声启动大门。

门牌上写着:“营业日 ―――畅销书降价

35 %”。街上的行人纷纷注意到了。一个

人走进去 ,镜头跟上 ……

内景  福克斯超级书店里  白天

店里的装饰是漂亮的。洁净的楼梯 ,

咖啡柜 ,舒适的座椅 ,收银台 ,每个福克

斯员工都穿着灰色的鳄鱼皮上衣 ,传送

票据的绳索 ,7名收银员管着7台收银机。

当然 ,还有书 ,书 ,书 ,目光所及之处全都

是书。

淡入:

内景  同一场地  当天晚些时候

书店里挤满了人。乔与他父亲纳尔

逊 ,祖父斯凯勒和书店经理凯文。

乔:没有人墙 ,没有抗议。

凯文:街坊四邻喜欢我们。

纳尔逊:他们想知道这些年我们在

哪里呢。他们不知道没有书店他们是怎

么活过来的。

斯凯勒:火了。

他们夸耀他们的书店 ,走过一段楼

梯 ,准备到楼上去。

纳尔逊:儿童读物部分怎么样 ?

乔:还早呢。学校还没有放学。在附

近有一家儿童书店 ―――

斯凯勒:塞西利亚的那家吧 ……

乔:她女儿的 ……

纳尔逊:我们要摧毁它 ―――

斯凯勒:她特有女人味儿。

他们上楼时 ,好几个母亲领着孩子

跟在他们身后上楼。

外景  百老汇大街  早晨

一小群孩子打扮得像是朝圣去似地

从街上走过来 ,凯瑟琳正巧拐过街角买

早报。乔也在报亭那儿。她转过身去假装

看着墙壁 ,等他买完报纸离去。

凯瑟琳(画外音) :我想我们见面不

是个好主意 ……

内景  星巴克咖啡店里  另外一天

乔在往他的咖啡里放糖块。这时凯

瑟琳进来了。他假装没看见她。

凯瑟琳(接着说) :我珍惜我们的关

系。我的生活里每天发生着很多事 ,有的

很神秘 ……

内景  拐角书店里  夜晚

凯瑟琳和乔治下班前正在整理核对

销售收入。博迪用计算器算着最后的数

字。克里斯蒂娜在整理书架。有好些感恩

节礼品 ―――纸制火鸡 ,朝圣者 ,关于殖民

地开拓者 ,如迈尔斯・斯坦迪什等人的书

籍。

凯瑟琳(画外音 ,接着说) : ……我和

你同在的这个网络孤岛让人畏惧。所以

请你不要再约我了。

博迪:比去年的这个星期少了大约

200美元。

凯瑟琳:可能是个偶然的巧合 ,对

不 ?

他俩互相看了一眼。

博迪:不见得。

凯瑟琳:他们的书店是新开的 ,有些

新鲜感。可那早晚得过去。你们看我应该

在橱窗里放更多的闪烁灯吗 ?

博迪:这倒是个挺好的主意。

克里斯蒂娜:我们万一关门 ,我再也

找不到另一份业余工作 ,付不起房租 ,那

就不得不搬到布鲁克林住了。

乔治:租金管制的乐趣。6居室 ,月租

金450美元。

克里斯蒂娜:我们都知道了 ,你已经

说过一百万遍了。真不敢相信 ,到这个时

候你还提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博迪就

从来不吹嘘租房的事 ,她比你掏的钱少

多了。

博迪:是有10居室。可我只能在空荡

荡的屋子里走来走去。

凯瑟琳:嗨 ,伙计们 ,咱们不会关门

的。

店门开了 ,梅雷迪斯・卡特进来。她

就是乔治在他家楼前为之倾倒的那个女

人。她朝他走去时 ,乔治一动不动地站在

原地凝视着她走向自己。

梅雷迪斯:是乔治・帕帕斯吗 ?

乔治(已经魂飞天外了) :是。

梅雷迪斯(出示了一下她的警察徽

章) :第23区的侦探卡特。我来问你几个

问题。

凯瑟琳惊愕地看着一脸茫然的乔治

跟着梅雷迪斯走出书店。

凯瑟琳:乔治 ?你到哪儿去 ?

他走到门外。当他离开书店时 ,著名

儿童读物作家劳拉・马古利斯正走进店

里来。

劳拉:凯瑟琳 ,你们还活着呀 ?

凯瑟琳:劳拉 !我们都为你的新作品

激动呢。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给你安排

签名售书 ?

劳拉:啊 ,书1月份才出版呢。你们1

月份还营业吗 ?我真为你们担心。

凯瑟琳:我们很好 ,不是吗 ?

克里斯蒂娜:是很好呀。

博迪:怎么都一样。

劳拉:谢谢上帝。好了 ,你知道你可

以指望我。不论是支持 ,拉起人墙反对 ,

还是集会。我们能让《纽约时报》写写这

件事。或者让那个在《独立评论》写年会小品文章

的伙计 ……

凯瑟琳:什么《独立评论》的伙计 ?

劳拉:弗兰科・纳瓦斯基。这正是会

激怒他的那种事情。

她眼睛一亮 ,笑了。

内景  咖啡店里  白天

乔治和梅雷迪斯坐在一个隔间里。

梅雷迪斯:帕帕斯先生 ,我在调查你

所住楼房里被杀女子的那桩案件。你是

一个人住在那里吗 ?

乔治:我一个人住在那里吗 ?是的 ,

我是。那你是一个人住吗 ?

梅雷迪斯:是的。

乔治拉起她的一只手看着 ,仿佛在

看世界第八奇迹似的。他开始抚摸那只

手 ,揉着它 ……

梅雷迪斯把手撤回来。停顿了一会

儿 ,她又把那只手交给他。他接着抚摸那

只手 ,他俩互相爱恋地看着对方。他把她

的手指含在嘴里。

梅雷迪斯(不知所措了) :你在干什

么 ?

乔治:不知道。我也没想到。

梅雷迪斯:你必须停止做这种事。

乔治:我停不下来。

她轻轻地呻吟一声。

内景  乔治的公寓住所  稍后不久

的时间

他俩来到房间里。她一下扑进他的

怀抱。

外景  河滨大道公园  白天

克里斯蒂娜在跑步 ,想和每个跟她

迎面而过的男人的目光对接 ,但是没有

一个男人看她一眼。

内景  意大利菜肴馆的鹅鸭部  夜

这里的人里三层外三层 ―――通常 ,

在感恩节前总是很挤。凯瑟琳推着购物

小车尽量靠边走 ,穿过人群 ,当她挤过争

抢一块布里甘酪的3个人时 ,看见了乔正

走进商店。她赶快转

过身去 ,不让他看见

自己。她站在那里不

动。停了一会儿 ……

悄悄环顾四周 ,哪儿

也看不见他了。她伸

出脖子 ,四下看了看。

乔不见了。

内景  意大利菜

肴馆的现金支付柜台

接前

凯瑟琳这时戴上了一副墨镜 ,但是

尽量显出并没有掩饰什么的样子。她四

下看了看 ,便在一条排得较短的队尾站

住。就在这时 ,乔从香料部那里出现了 ,

并且站在她那条队伍的后面。吓坏了的

凯瑟琳赶紧站到另一排队伍上去 ,背对

着他。

内景  还在那个商场  稍后

收款员给凯瑟琳结账 ,凯瑟琳递上

她的信用卡。

收款员:我这台机器只能收现金。

凯瑟琳:什么 ?

收款员:只收现金。

凯瑟琳:我的上帝 ,我只有信用卡。

不行吗 ?

排在她身后的人:当然不行 ,那儿的

牌子上写着呢。

收款员:牌子写着呢。

排队的人(对排在后面的人) :她没

有现金。

“她没有现金”这句话就一直传到队

伍的后面了。乔转过来看出了什么事。

另一个人:女士 ,到另一个队排去

吧。

乔:啊 ,你好。

凯瑟琳:你好。

乔:你需要现金吗 ?

凯瑟琳:不 ,不 ,我不需要。谢谢你。

收款员:去另一个队排吧。

乔:嗨。(注意到她的姓名牌 ,满脸堆

笑) :柔丝 ,多好的名字。柔丝 ,这是凯瑟

琳 ,我是乔 ,那边是信用卡刷卡机。感恩

节快乐 !

柔丝只管看着他。

乔(接着说) :现在该你跟我说感恩

节快乐了。

柔丝:感恩节快乐 !

乔看着她 ,眨眨眼。

乔:密西西比是个很难拼写的词儿。

你怎么拼写它的呢 ?(满脸堆笑) 拿这个

信用卡去插进刷卡机 ,刷 ,刷呀。

完全被迷惑的收款员接过了凯瑟琳

的信用卡。

凯瑟琳瞠目结舌。

排队的人们表现出不耐烦 ,议论纷

纷。

乔:这样你就没问题了。

凯瑟琳:没问题了。

乔:感恩节快乐 !

凯瑟琳在赊款单子上签字后 ,收款

员开始恼火地把她买的东西扔进一个口

袋中。

内景  乔的父亲的公寓  感恩节

东区一所优雅的公寓。斯凯勒 ,他的

装扮得年轻的法国妻子伊维特 ,纳尔逊 ,

吉莲和他们的孩子马修 ,还有乔都坐在

一起听安娜贝尔唱《明天》。

安娜贝尔“: 太阳明天还会升起 ,孤

注一掷吧 ,明天太阳还会升起 ……”

乔亲密地和马修坐在一起。吉莲把

马修举起 ,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挨着乔坐

下。纳尔逊已经坐在沙发前的那把椅子

上 ,除非扭过头来才能看见她。在听唱歌

时 ,吉莲把自己的一只手放在乔的腿上。

乔悄悄地挪开一些 ,看了看周围 ,看见保

姆默林站在长沙发后面。他站起来让座。

她便坐下了。

内景  凯瑟琳的会客室  白天

一次不那么正规的感恩节聚餐。在

凯瑟琳的会客室里一张圆桌旁 ,一个碗

柜上有很多吃剩的东西。凯瑟琳 ,弗兰

科 ,博迪 ,克里斯蒂娜 ,乔治以及乔治的

新女友梅雷迪斯 ,还有两个朋友都站在

打开的钢琴周围。博迪在弹奏圣诞歌曲 ,

大家一起合唱。就在他们唱歌时 ,镜头切

向:

外景  福克斯超级书店外  12月的

一个白天

博迪途经这里的时候 ,圣诞装饰品

和闪烁灯正在搬进橱窗。她停下步伐看

看橱窗里 ,注意到一个牌子“: 1月10日最

佳畅销书作家劳拉・马古利斯签名售

书。”

外景  拐角书店外  12月的一个夜

凯瑟琳正在橱窗里从一个盒子里拿

出可爱的装饰品装饰一棵小树。两个人

扛着圣诞树回家 ,街上传来教堂的钟声。

凯瑟琳抬头正看见两个人从书店门口经

过 ,塑料口袋上写着“福克斯书店”。她打

开一对红宝石装饰鞋 ,开始挂到小树上

去。这时听见电脑的声音:

凯瑟琳(画外音) :这个圣诞节是这

样凄凉。我发现我已经没有母亲了 ,她已

经下世多年。纽约圣诞节承载着我们过

去的一切 ……

内景  纽约州大剧院 ―1972年  白

年幼的凯瑟琳身穿一件天鹅绒衣裳

坐在观众席里妈妈的身边 ,观赏芭蕾舞。

凯瑟琳(画外音 ,接着说) ……去看

《胡桃夹子》……

外景 洛克菲勒中央滑冰场 ―――

1972  白天

凯瑟琳(画外音 ,接着说) :在洛克菲

勒滑冰场我碰见一个6岁的狂热分子

―――

一个6岁的小男孩撞到她身上。

年幼的凯瑟琳:嗨 ,看着点儿 ……

6岁男孩:我看着点儿 ,你怎么不看

着点儿 ?我可没围着个小小孩儿转啊。你

以为我来这里就是找小小孩儿滑冰的

吗 ?

年幼的凯瑟琳惊得张着嘴 ,一时说

不出话来。

凯瑟琳(画外音) :我第一次经历了

说不出话的遭遇。

她母亲滑过来 ,牵住她的手。那个男

孩溜走了。

凯瑟琳(画外音) :我总是在圣诞节

那天失去妈妈 ,不过 ,只有这一次特别

糟 ,因为我今年最需要她的忠告。

又听到另一台电脑的声音。

内景  乔的书斋

他在回应凯瑟琳。

乔(画外音) :我妈妈也带我去过滑

冰场 ―――

外景  洛克菲勒中央滑冰场  白天

一个8岁的小男孩 ,他就是小时候的

乔 ,拉着另一个人的手滑冰 ―――

乔(画外音 ,接着说) :虽然我妈妈不

会滑冰 ,保姆会滑冰 ―――

出现乔的保姆 ,活脱脱一个年轻的

奥运会滑冰冠军。她突然玩了一连串的

后外钩点冰三周跳。乔的妈妈坐在一旁

的座位上心不在焉地读一本流行读物。

内景  林肯中心大剧院 ―1972  白

乔(画外音) :我在演《胡桃夹子》。

画面是在舞台上。年幼的乔在圣诞

节晚会中的孩子群当中。

乔(画外音) :我的另一个保姆也在

演出。

乔的保姆支着脚尖旋转着从他身边

经过。

乔(画外音 ,接着说) :是另一个保

姆。顺便说一句 ,我

很惊奇你不是一位

作家。虽然你有这个

天分 ,可是你自己不

知道。你是个作家 ,

我能不知道吗 ?

内景  乔的公

寓住所 ―1972  夜

年幼的乔和爸

爸坐在餐桌边上一

起吃饭。一个大场景

镜头: 宽大的房间 ,

一张大桌子 ,还有几

个仆人。乔在餐桌旁

喝他的汤的时候显

得是那么小。

乔 ( 画 外 音 , 接

着说) : 我10 岁时妈

妈去世了。我和爸爸

住在一起 ,他不以重

亲情著称。他告诉我妈妈去世的消息时

采取的方式是 ,跟我说妈妈今天不像平

时那样回来接我了。出了车祸 ,我不知道

她到哪里去了 ,是和谁去的 ,我假想我对

不起我妈妈的就是我总是想拿笑话掩饰

我对她的感情。一种有用的天赋 ,除非你

不想知道自己的感受。她非常漂亮。人们

对这个有些争议 ,可是妈妈就是漂亮。

这时镜头拉近餐桌 ,可以看见乔的

小脸蛋上滚下一滴泪珠。

内景  乔的书斋  夜晚

乔停止了打字。他惊奇地发现自己

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他一时都恍惚

了 ,不能置信地看到自己被自己感动得

流出了眼泪。他摇摇头 ,把那些感动都摇

掉 ,又开始打字。

乔(画外音 ,接着说) :久远的往昔

呀。那么 ,你需要什么样的忠告呢 ?我能

帮助你吗 ?

外景  凯瑟琳的卧室  白天

凯瑟琳躺在床上阅读笔记本电脑里

乔发来的信件。她打字回答他。突然 ,响

了一声大提琴的乐音 ,一封快信出现在

屏幕上。来自:纽约152号 ……

凯瑟琳的近景镜头。

屏幕上显现出了那个邮件:

乔(画外音) :我出自本能地知道你

这会儿也在网上。

内景  乔的卧室  白天

乔躺在床上面对笔记本电脑。镜头

来回在他俩的电脑屏幕之间切换。屏幕

几乎合而为一。

乔(画外音 ,接着说) :我可以给你一

个忠告。我就善于给人家忠告。

凯瑟琳(画外音) :我不认为你能给

我帮助。

乔(画外音) :是关于爱情的吗 ?

凯瑟琳(画外音) :是我生意上的麻

烦。我妈妈要在 ,会给我明智的忠告。

乔(画外音) :我就是一个很精明的

生意人。做生意正好是我的特长。你是做

什么生意的 ?

凯瑟琳(画外音) :没准儿 ,记得吗 ?

乔(画外音) :赔本的买卖 ,很难帮助

的。除非说“, 到垫子上去”。

凯瑟琳(画外音) :什么 ?

乔(画外音) :这是《教父》里的黑话。

意思是你准备战斗吧。

凯瑟琳的近景镜头 ―――看着电脑屏

幕。

凯瑟琳(自言自语) :教父 ?

她又开始打字。

凯瑟琳(画外音) :人们与教父是怎

么回事 ?

乔(画外音) :教父是秦始皇。教父是

智慧的总和。教父什么问题都能解答。我

的暑假该带些什么东西“? 放下枪枝 ,带

上大炮。”今天是星期几 “? 星期一 ,二 ,

四 ,三。”你的问题的答案是“到垫子上

去。”

镜头对着凯瑟琳 ―――想着他说的

话。

乔(接着说) :“你准备战斗吧”。“不

是个人之争 ,是商业之争。不是个人之争

是商业之争。”在你觉得自己的精神松懈

时 ,就念一遍这句话。我知道你担心的是

自己没有勇气。这一次是你的机会。战斗

吧。战斗到死。

内景  乔的公寓  白天

帕特里夏进屋时 ,乔正在等待凯瑟

琳的答复。

帕特里夏:看我带什么来了。

乔打完 Ciao(意大利语:再见) 后便

收笔了。抬头看见帕特里夏正在给他展

示一台普列克斯玻璃大烛台。

帕特里夏:我经过哥伦布大街上的

那家书店时 ,这个玩意吸引了我的注意。

乔:这是什么 ?

帕特里夏:一个大烛台。

乔:不像是大烛台。

帕特里夏:我知道不像。我不知道我

是怎么回事。连光明节都不过了。

内景  凯瑟琳的卧室  白天

凯瑟琳停止打字时 ,弗兰科进来了。

凯瑟琳:弗兰科 ,我已经决定“到垫

子上去”了。如果你为我们写东西 ,你看

会不会引发严重的利益冲突 ?

内景  拐角书店里  白天

1月份。书店里的人比从前更拥挤

了。弗兰科拿来几本《独立评论》,这时墙

壁上的挂式电话响了。

克里斯蒂娜和乔治巧妙地应付打来

的电话。博迪在读费兰科写的一篇文章。

博迪(念道) :“凯瑟琳・凯利和她的

母亲塞西利亚・凯利培养了你们的孩子。

如果这个宝贵的资源被福克斯书店冷酷

的金钱之兽扼杀了 ,那不仅是我们所知

道的西方文明的终结 ,也是更加宝贵的

东西、我们所知道的邻里之情的终结。拯

救拐角书店 ,也就是拯救你们自己的灵

魂。”弗兰科 ,这篇文章很感人。

弗兰科:你没觉得它说得有点儿过

头吗 ?

博迪:那也得谢谢你。

弗兰科:谢谢。

克里斯蒂娜(呼叫凯瑟琳) :2频道到

了 ,就在外面呢。

内景  书店后屋  同一时间

凯瑟琳对着墙上的一面小镜子打

扮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

凯瑟琳:马上就好。

乔治 (在另一间屋子里) 《: 乡村之

声》来啦。

凯瑟琳:啊 ,我的上帝 !

弗兰科伸进头来。

弗兰科(惊愕地) :是他。

凯瑟琳:谁 ?

弗兰科:上帝 ,是上帝。

内景  拐角书店里  接前

凯瑟琳走出书店库房。威廉・斯蓬激

昂正巧站在那里。

威廉・斯蓬激昂:我是威廉・斯蓬激

昂。

凯瑟琳:很高兴能见到你。我是凯瑟

琳・凯利。

弗兰科已经飘飘然了。

斯蓬激昂:我认识你母亲。虽然她只

知道我是 W。那家大书店很卑鄙。

弗兰科:我是弗兰科・纳瓦斯基。我

的钱包里随时带着你的照片。

他掏出钱包里的照片。斯蓬激昂看

看他 ,好像看一个疯子。

凯瑟琳:我们已经组织好人墙。13频

道在做专题节目。

斯蓬激昂:如果新闻界和你们关系

不错 ,我很乐意跟记者谈谈。他们想采访

我已经好多年了。

弗兰科:记者 ?我就是记者。

凯瑟琳:你能答应吗 ?为了我 ?为了

书店 ?难以置信。虽然不会拍照你 ,我仍

然尊重你的勇气。如果上电视 ,他们肯定

会在你脸上打上马赛克。

斯蓬激昂:不上电视。

克里斯蒂娜(指电视台的人) :他们

正在等你呢 ―――

弗兰科:我知道所有有关你的书。菲

洛克斯 ,专门在地底下保护珍物的小怪

物 ,一个不知从何处来 ,到何处去的小人

儿 ……“你从何处来 ?”“无处来。”“你到

何处去 ?不到何处去。”

斯蓬激昂:太冷了 ,我浑身都在起疹

子。(对凯瑟琳)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凯瑟琳:想不到威廉・斯蓬激昂还用

手机呢。

斯蓬激昂:Adios。(西班牙语:再见)

他微微挥了下手 ,就离去了。

弗兰科:这是历史性的会见。(停顿

了一下) 你们认识到我的作用了吗 ?你们

认识我写的那篇文章了吗 ?威廉・斯蓬激

昂因为我而卷土重来了。我都神了。

就在这时 ,电视台记者把头伸进了

店里。

电视台记者:凯瑟琳・凯利在吗 ?

凯瑟琳深吸了口气 ,才出门去。

外景  拐角书店外  几分钟后

2频道的记者:准备好了吗 ?凯利小

姐 ?

凯瑟琳:“卢卡・布拉希和鱼儿同

眠。”(这是电影《教父》里的一句台词)

2频道的记者:什么 ?

凯瑟琳:没什么 ,我准备好了。拍摄

吧。

内景  电视屏幕  当天夜晚

2频道的记者:我们现在正在拐角书

店前面 ,它是西区著名的儿童书店。现在

正濒临倒闭的边缘 ,因为距离它不过几

百码远的地方有一只大灰狼 ―――福克斯

书店 ,用大打折扣和烈性咖啡吸引顾客。

凯瑟琳:他们也只能用打折扣和浓

咖啡 ,因为在那里工作的人是从来不读

书的。

镜头后拉 ,显露出部分观众。

内景  健身房里 夜晚

走步机那边有5台电视机。乔和凯文

在相邻的两台走步机上边走步边看着电

视。

乔:她在电视上没有平时好看。

凯文:你见过她本人 ?

乔:有点儿难缠。

凯文:不论是在电视上还是在电视

下 ,她都没有说的那么有魅力。

乔:不对 ,她很漂亮 ,只是有点儿难

缠。

凯文:所以你摧毁她的生活根基时 ,

你的感受并不坏 ,更不用说她的祖业、她

的生计了。

乔:这和个人无关 ……

凯文:这是生意。

乔:对 ,正是这样。

他们抬头看电视。

内景  电视屏幕里  接前

乔以福克斯书店的高级领导人 ,乔・

福克斯副总裁的身份出现在屏幕上。

乔:我卖廉价书。起诉我吧。我卖廉

价书 ,结果是 ,看吧 ,确实很糟 ,能够买得

起书的人更多了。

镜头立即切回到新闻节目上。

乔和凯文的镜头。

凯文:你说什么来着 ?

乔(生气地) :我啥也没说。我说过

―――我不能相信那些流氓 ―――我说过我

们很了不起 ,我说过 ,人们可以来坐下读

书 ,几个小时都没有人打扰他们。我说过

我们的存书达到一万五千种 ,我给他们

看《纽约市》刊登的这个消息。我说过我

们就是一个他妈的有顶回廊 ,人们可以

在里面认识、来往、或者就是没事来待

着。

凯文:一个有顶回廊 ?

乔:我在打比方。妈的。那是不可避

免的 ,不是吗 ?人们将会把她想象成圣女

贞德 ……

凯文:把你想象成匈奴王阿提拉。

乔:不要老提个人之间的事 ,多提提

公司 ……

凯瑟琳(在电视屏幕上) :值此 ,我必

须说 ,我见过福克斯书店的主人、所有者

乔・福克斯。我听说他曾把他的书店比做

价格俱乐部 ,把书店里的书比做一桶桶

的橄榄油。

乔的反应镜头。

外景  拐角书店外

一小群人聚集在那里举着牌子 ,排

成人墙。凯瑟琳站在一个小的演讲台上。

她的旁边是布罗夫区的区长。

凯瑟琳:我妈妈过去经常教诲我说 ,

“你卖出的每一本书都是从心底送出的

一份礼物 ……”

外景  福克斯书店外  白天

20个孩子排队从书店门口行军般地

走过。他们排成人墙 ,手里拿着临时制作

的标语牌 ,唱着歌“: 一二三四 ,我们不要

这个超级书店。”

顾客们直接穿过这支队伍 ,进入书

店。

内景  福克斯超级书店里  白天

可以听见店外拦人的队伍的呼喊和

歌声 ,可店里人满为患。福克斯书店的

乔 ,纳尔逊和斯凯勒全都坐在咖啡柜前。

纳尔逊拿着一份周报 ,上面的头版大标

题下登着威廉・斯蓬激昂高中毕业时的

照片。下面写着“: 威廉・斯蓬激昂从隐居

处现身来支持书店。”

斯凯勒:这个斯蓬激昂是谁 ?

乔:一个作家。

纳尔逊:我从来没听说过。也没见有

什么人来到这里。

内景  一台电视  夜晚

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

主持人 ,她就是的希德尼・安・斯特隆金。

她正在主持一个叫做“内部消息”的谈话

节目。

希德尼・安:纽约文学界本周被震惊

了 ,J. D・塞林杰之后最著名的遁世作家

威廉・斯蓬激昂宣布 ,因为他忠实于曼哈

顿西区的一家小小的儿童书店 ,他即将

结束隐居 ,再度出山了。今天晚上和我一

起讨论这个问题的是我偶然想到的一个

人 ,我认为他是本市最被人忽视的资源

之一 ,那就是弗兰科・纳瓦斯基。

弗兰科:谢谢。

希德尼・安:这一切都由你而起 ,否

则 ―――

弗兰科:是的 ,我认识热爱儿童书的

威廉・斯蓬激昂 ,所以我写了一篇有挑战

性的专栏文章 ―――

希德尼・安:你的专长。

弗兰科笑了。希德尼・安也笑了。

弗兰科:发现并揪出了他。

内景  凯瑟琳的卧室  夜晚

她正和弗兰科一起看电视。

弗兰科(在屏幕上) :从技术上说 ,世

界已经失控了。就拿录像机来说吧。原来

设计录像机的思路是 ,使你能够在你不

在家的时候录下你可能错过的电视节

目。现在的问题是 ,你不在家就是为了不

看电视。收音机。这是时至今日我也不反

感的媒体。

希德尼・安(在电视上) :是的 ,我们

现在上电视了 ……你挺自在的嘛。

弗兰科(在电视上) :谢谢。

他们稍微停顿了一下。

希德尼・安(在电视上) :书店。跟我

们说说书店吧。

弗兰科(在电视上) :你打算收集收

音机吗 ?

希德尼・安(在电视上) :你认为我应

该吗 ?

弗兰科(在电视上) :拐角书店才是

纽约市真正的宝藏呢。

希德尼・安(在电视上) :你也认同。

我希望你能再来。

弗兰科(在电视上) :多会儿都行。节

目结束了吗 ?

希德尼・安(在电视上) :还早哪。

弗兰科(在电视上) :因为我只想说 ,

我最爱看的就是你的节目。

凯瑟琳(气愤地) :啊 ,我的上帝。

弗兰科:嗨 ,我当时只是出于礼貌。

好啦 ,我承认 ,我是有一点儿哈她。

电视节目还在继续。

外景  拐角书店外  夜晚

凯瑟琳把招牌翻到休息一面。

内景  拐角书店里  夜晚

乔治在对凯瑟琳和博迪说话。后者

正在收拾一周来的收据。

乔治:我不能决定肉酱里是搁酱油 ,

还是不搁。我上次做饭 ,卡特警官根本没

坐下来一起吃饭 ,因为 ……(他做了个手

势 ,表示是性事阻碍了他们吃饭) 并且 ,

昨天夜晚 ,我在搅拌器里做鸡尾酒 ,放了

冰块和 ……

博迪:饶了我们吧。

乔治走出门去。博迪看了凯瑟琳一

眼。

凯瑟琳:别告诉我了 ,知道了也不会

有什么两样。

博迪一时答不上话。

凯瑟琳(接着说) :怎么会这样呢 ?全

都这样公开了 ,一点儿都无动于衷吗 ?

啊 ,博迪 ,我该怎么办 ?老妈要是在会怎

么做呢 ?

博迪:我们去问问她。

她打开挂在脖子上的金质小匣。里

面有凯瑟琳妈妈的一张小照片。博迪把

小匣举到自己的眼前。

博迪:塞西利亚 ,我们该怎么办呀 ?

博迪把小匣贴在耳朵旁倾听。静默

了一会儿。

凯瑟琳:博迪 ?

博迪:嘘。(静听了一小会儿后 ,耸耸

肩膀) 她没有主意 ,但是她认为橱窗里的

摆设很可爱。晚安 ,亲爱的。

博迪笑笑 ,拾起她的购物袋 ,走出了

门。

外景  拐角书店处  夜晚

天开始下起雨来。凯瑟琳放下金属

格栅门 ,关门上锁了。当她转身离去时 ,

威廉・斯蓬激昂在暗影中站在她的去路

上。

凯瑟琳:啊 ,我的上帝 ,你好。你在这

儿做什么呢。

斯蓬激昂:昂首阔步。偷偷摸摸。昼

伏夜行。徘徊而行。

他笑了。她也笑了。突然 ,他从屁股

兜里抽出一把伞 ,撑开举在两个人的头

顶上。

斯蓬激昂(接着说) :你真好看极了。

凯瑟琳:谢谢你的夸奖。我可是倒霉

之人。

他突然摸了一下她的脸蛋。凯瑟琳

吓了一跳。他向自己的那只手上吹气。

斯蓬激昂:眼睫毛。没有了。

凯瑟琳松了口气。他们散步。

凯瑟琳:你是在写另一本书吗 ?

斯蓬激昂:正在赶写最后的部分。再

有6年多就能完成了。

凯瑟琳:我能打折吗 ?

斯蓬激昂:讲一个求知的男人碰见

了一个他不能抗拒的女人。

凯瑟琳:如果我打折的话 ,我就得解

雇某个人 ,因为我不能给书店的其他开

销打折 ,可是我解雇谁呢 ?我谁也解雇不

了。

斯蓬激昂突然把他的手伸进凯瑟琳

的头发中。她停下脚步 ,站在原地一动不

动。

斯蓬激昂:你具有你妈妈的头发。浓

密 ,疏散 ,内布拉斯加小麦的颜色。

他一把把她拉过去 ,想吻她。

凯瑟琳:你要做什么 ?放开我。

他把她按到一堵墙上。

凯瑟琳:住手 ,你疯了吗 ?

她踢了他小腿肚子一下 ,挣脱开 ,跑

走了。

斯蓬激昂(在后面叫她) :如果你改

变了 主 意 , 给 我 发 E ―Mail : Hermit @

AOL.com。

内景  电脑屏幕  夜晚

一封信“, 发往”,凯瑟琳继续打字:

“NY 152”。

接着打字:“复函:”,凯瑟琳继续打

字“: 劝告”。

外景  凯瑟琳的公寓  夜晚

天在下雨。

凯瑟琳(画外音) :我需要帮助。你还

愿意见我吗 ?

外景  乔的公寓住所外  夜晚

天在下雨。

可听见电脑的声音。

乔(画外音) :哪儿 ?什么时候 ?

内景  百老汇大街的坚果商店里

白天

乔治 ,凯瑟琳和克里斯蒂娜在店内。

凯瑟琳在买棒棒糖。

凯瑟琳:我们将在一个公共场合会

面。

克里斯蒂娜:好 ,不要跟他到任何地

方。甚至跟他完事后都不要走出那条街。

打电话叫一辆出租车 ,然后坐等车来接

你。

乔治:你跟弗兰科说了吗 ?

凯瑟琳:什么都没有说。

克里斯蒂娜:不 ,你跟他说了。

凯瑟琳:他走了。参加芝加哥7人案

32周年纪念活动去了。

乔治:他去的地方没有电话吗 ?你知

道那小子的名字吗 ?

凯瑟琳摇头表示不知道。

克里斯蒂娜:你是不是要跟他在一

个酒吧里见面 ?

凯瑟琳:不是在酒吧。那是第83街上

一个卖奶干酪的地方。

乔治:他会在他的上衣翻领上插一

朵花 ,你拿一本《安娜・卡列尼娜》,书里

夹一朵玫瑰花。

没人接他的话茬儿。

克里斯蒂娜:啊 ,上帝。不。

凯瑟琳:不是《安娜・卡列尼娜》,是

《傲慢与偏见》。

外景  福克斯书店外  夜晚

乔和凯文步出书店大门 ,走上大街。

凯文:我想她会拿一本书 ,书里夹着

一朵花什么的。

乔没有说话。

凯文:不是真的。

乔:是真的。

凯文:是简・奥斯汀写的哪本书 ?

乔《: 傲慢与偏见》。

凯文:可能只是个傻妞儿。

乔:我知道。看 ,我只待10分钟。打声

招呼。喝一杯咖啡就分手。我已经出来

了。

他看看凯文。

乔(接着说) :跟我去那儿 ,成吗 ?

外景  第83大街上  夜晚

两个男人走向第83西街上的一家欧

洲咖啡馆“CaféLalo”。

乔:万一她嗓门尖怎么办 ?我讨厌说

话声音尖的。它让我想起《灰姑娘》里的

那些耗子。

凯文:什么灰姑娘里的耗子 ?

乔:叽里咕噜 ,我只记得这个叫声

我干吗非得见她不可呢 ?我这不是正

在毁坏一件好事吗 ?

凯文:你不妨有所保留。我总是这样

做:我处理某种关系时就是这样 ,如果合

得来 ,我就再进一步 ,我让对方烦我了 ,

我走人完事。

乔:我不会待很久的。我已经说过 ,

我不能去。基督啊 ,我倒霉透了。

他们继续走。

外景  “CaféLalo”外  接上

乔停下脚步 ,看着凯文。

乔:凯文 ,这个女人是我接触过的最

让我痴迷的。假如她露出的真面孔像邮

筒那么难看 ,我会因为要不要豁出命去

娶她而疯狂。

凯文:可能只是个傻妞儿。

乔(真害怕了) :你去看看。

凯文:我 ?

乔:就到窗户那儿看看她来没有。

凯文:你好可怜哟。

凯文走窗户前 ,往里看。

外景  “CAFE LALO”外  夜晚

乔和凯文站在店前。凯文往窗户里

张望。

乔:看见她了吗 ?

凯文:倒是有一个美女 ,哇 ,一个特

美的美女。

乔:就是她。

凯文:可是没有拿书。让我再看看。

等等。书里夹了一朵花 ,一定是她了。

乔:她长得什么样儿 ?

凯文:一个跑堂的挡住我了 ,我看不

见她的脸。他在给她上茶呢。她往杯子里

一连搁了3块糖 ―――

乔:唔 ,那就是她了。

凯文:没有道理。难道她有低血糖

病。啊 ,他挪开了。

乔:你能看见她啦 ?

凯文:是的。

乔:怎么样 ?

凯文(清了清嗓子) :她非常漂亮。

乔:是她。我就知道她非常漂亮。她

必须漂亮。

凯文:她张望呢 ……我敢说 ,她有那

么一点儿像凯瑟琳・凯利。

乔:开书店的那个凯瑟琳・凯利 ?

凯文:不行吗 ?你说过你认为她很迷

人的。

乔:迷人不迷人又怎么啦 ?这与她何

干 ?

凯文:好 ,如果你不喜欢凯瑟琳・凯

利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你就别瞎耽误

工夫啦。

乔:为什么 ?

凯文:因为她就是凯瑟琳・凯利。

乔用胳膊肘把凯文拐到一旁 ,自己

看。

乔:啊 ,上帝。

停顿了好一会儿。

凯文:你在干什么呢 ?

乔:没事儿。

凯文:你让她在那儿等你的吗 ?

乔:对。让她等。让她在那儿等着。那

又怎么啦 ?

凯文:可是她写了很多信。

乔:晚安 ,凯文。咱们明天见。

他径自走开 ,把凯文丢下不管了。

凯文凝视着他的背影。然后 ,他也朝

另一方向走了。

内景  在“CAFE LALO”里  接上

凯瑟琳独自坐在一张两人桌旁喝着

茶。她有些觉到自己被愚弄了。她看手

表。一群喧嚷哄闹的人涌进来 ,在她旁边

的桌子旁坐下。他们大笑着。一个人要从

凯瑟琳所在的桌子旁拉过去一把无人坐

的椅子。

那个人:你不用吧 ?

凯瑟琳跳起来。

凯瑟琳:啊 ,用。我正在等人。

她把空椅子又拉回来 ,重又坐下。她

看着那群人争着抢菜单点菜。她又看了

一次手表。然后打开《傲慢与偏见》,读起

来。可是却神不守舍。一个男子走进饭

馆 ,她带着希望的眼神望去。可那人加入

到另外一群人里去了。

当他经过她身旁时 ,碰了一下那本

书 ,花朵落下 ,掉到了地上。

凯瑟琳:啊 !

她赶紧起身拾起书和那朵花 ,好像

它们是珍贵的瓷器似的。这时 ,在她身后

的橱窗里 ,乔出现了。

他看见她在重新整理书和花朵 ,便

又悄然离去。

过了一会儿 ……他走进了门。

乔:凯瑟琳・凯利 ,你好。多么凑巧 ,

我坐在这里你在意吗 ?

凯瑟琳:是的 ,我在意。我在等人。

乔拿起她的书看看。

乔《: 傲慢与偏见》。

凯瑟琳一把把书抢回来。

凯瑟琳:不在意吧 ?

她把书放回桌子上 ,把那朵玫瑰夹

进书里。

乔:我原来还真不知道你是一个简・

奥斯汀迷呢 ,并不是说这是件值得惊奇

的事。我敢说你每年都读一遍这本书。我

敢说你只喜欢达希这个人物 ,而且 ,你一

想到他和那个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她 ,最

终皆大欢喜的结局 ,你多情善感的心就

会狂跳不已。

凯瑟琳:你能离开这儿吗 ?

乔坐下。

凯瑟琳:你不能吗 ?

乔:你的朋友一来 ,我就离开。他迟

到了 ?

凯瑟琳《: 傲慢与偏见》的女主角叫

伊丽莎白・贝内特。她是有写作以来最伟

大最复杂的女性之一 ,不是你能理解的。

乔:实际上我已经读过这本小说了。

凯瑟琳:嗯 ,好样的。

乔:我想如果你能真正了解我的话 ,

你还会在我身上发现很多东西。

凯瑟琳:如果我真正了解你的话 ,我

知道我会发现什么 ―――不是头脑 ,而是

一个钱匣子;不是一颗心 ,而是一张盈亏

表。

凯瑟琳被自己说的话吓了一跳。

乔:那又怎么啦 ?

凯瑟琳:我刚才有所突破 ,谢谢你。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面对可怕而又不可

理喻的人时知道该说些什么 ,并且还说

了出来。

乔:我看你有这方面的天分。是诗意

和疯狂巧妙混合一体的天分。

凯瑟琳:疯狂 ?让我告诉你吧 ―――

乔:不要误解我的话 ,我是想要赞美

你呢。

他想拿起桌子上的书。凯瑟琳抓着

不放。

凯瑟琳: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

她把书夺了回来 ,玫瑰留在了乔的

手上。

乔:这是什么来着 ?一朵红的 ,不 ,是

粉红的玫瑰 ,夹在书里。你在一本书里读

到的 ,没错。在那些书里 ,有一本的封面

是一位穿睡衣的女士 ,就要跳下一座悬

崖。

她伸出一只手。

凯瑟琳(接着说) :把花还我。

乔把花搁在嘴巴和鼻子中间 ,好像

小胡子似的。

乔:开玩笑呢 ,是不是 ?全都是玩笑。

她捏住玫瑰花 ,放回书里。

凯瑟琳(接着说) :请你离开。请吧。

他起身离开桌子。走到紧邻的另一

张桌旁 ,背对着她坐下。这时饭馆的门开

了。凯瑟琳期盼地望了那儿一眼。一位满

脸喜气的男人马上跟另一位也是满脸喜

气的女人坐到了一起。凯瑟琳立时像泄

了气的皮球 ,又没了精神。她拿出她的小

挎包 ,对着小镜子照自己。她把镜子稍一

偏转 ,看在自己身后的乔。正赶上他在转

头看她。她用手帕擦拭唇膏。

乔:你知道这块手帕让我想起了什

么吗 ?我遇见你的第一天 ……

凯瑟琳:第一天你就对我撒谎 ……

乔:我没有对你撒谎 ……

凯瑟琳:你又撒谎 ……

乔:我没撒谎 ……

凯瑟琳:我才知道福克斯的人全都

这么有魅力。F ―O ―X。

乔:我在这一点上从没撒 ……

凯瑟琳“: 乔 ,就叫我乔”。好像你也

是那些22岁、没有姓氏的傻丫头似的。

“嘿 ,我是金波利”、“嘿 ,我是简尼斯”。她

们哪儿出毛病了 ?不知道自己该有个姓

吗 ?好像她们这一代人全都是鸡尾酒会

的侍者。

她停下不说了 ―――无意间突然离题

了。乔站起来又坐回到她的桌旁。

乔:我不是22岁的傻丫头 ……

凯瑟琳:那不是我的意思 ……

乔:我说价格俱乐部和橄榄油油桶

的事的时候 ,那也不是我的意思 ……

凯瑟琳:啊 ,你这可怜又悲惨的百万

富翁。我为你感到悲伤。

门开了 ,一个围着女人围巾的肥胖

异装癖者非常招摇地进来。

乔:我可要胡猜了 ,你等的不是这个

人 ,又不是。我想知道他是谁。我想 ,他不

是那个当今最伟大的研究卢森堡案件的

专家 ,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另外一个人。

难道你会庸俗到属意于他吗 ?开始时甜

言蜜语像块糖 ,像晴天霹雳似的 ,突然翻

脸不认人 ,恶语相向 ?

凯瑟琳:不会 ,我不会那样。因为今

晚要来这儿的那个男人跟你可完全两

样。那个男人和蔼风趣 ……有最好的幽

默感 ……

乔:可惜他没来这儿。

凯瑟琳:如果他不来 ,自有他的理

由。因为他在骨子里不是粗心和没有信

用的人。我不认为你能理解像他那样的

人。你只有一副好皮囊。

沉默了一会 ,乔站起来。

乔:我该走了。晚安。

乔离去了。

外景  凯瑟琳公寓大楼外  当晚晚

些时候

凯瑟琳从街上走来 ,随手把那朵玫

瑰花扔进垃圾箱里。

内景  凯瑟琳的公寓里  几分钟后

凯瑟琳进屋后 ,把书放在桌子上 ,脱

大衣 ,立即来到电脑前。她敲击“美国在

线”,着急地等着 ,热切地要看邮件箱图

标出现。

电脑显示 ,没有邮件。

凯瑟琳的大写镜头 ,一滴泪水滴落

在她的面颊上。她从袖子里抽出一块手

帕 ,擦泪 ,擤鼻。然后看了看手帕 ,顺手从

肩头丢到身后。她走到床前 ,把床放下 ,

脱去鞋子。穿着衣服躺在床上。伸手关

灯。

内景  乔的公寓里  夜晚

乔打开壁橱里的灯 ,把他的上衣挂

好。电脑在书桌上 ,桌上的灯亮着 ,照亮

了整个屋子。

帕特里夏在隔壁吃着逾越节无酵

饼。

帕特里夏(画外音) :所以我对她说:

“如果你认为我会跟你讨论向一位上一

本书被世人当做餐桌上的隔热垫的作者

预付稿酬的话 ,那你就是完全疯了。”

乔的面部特写镜头 ,几乎没有表情。

内景  福克斯超级书店里  白天

凯文和乔在书店里穿行。

凯文:可是在不相称的外表下面 ,她

很可能只是个 ……

乔: ……悍妇。咱们别说这个了。我

要回办公室去。肯定有事等着你做呢。

凯文:不一定。这里运转得好得不能

再好了。

外景  拐角书店外  白天

凯瑟琳刚拐过街角。克里斯蒂娜在

等她。

克里斯蒂娜:怎么样 ?

凯瑟琳:他压根儿没去。

克里斯蒂娜:他爽约 ?

内景  拐角书店内

凯瑟琳把她的提包放进抽屉里。

凯瑟琳:我看是出了事了 ,一件想不

到的可怕的事使他去不了了。

乔治走进店来。

乔治:怎么样 ?

凯瑟琳:他没能践约。

乔治:他让你白等一场。

凯瑟琳:他能出什么事呢 ?

乔治忽然显得很伤心。

凯瑟琳(接着说) :他为什么没来 ?也

许他来过 ,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克里斯蒂娜:不可能。

凯瑟琳:也许地铁里出事故了。

克里斯蒂娜:对对对。

凯瑟琳:地铁车厢翻了 ,他正好在车

里。

克里斯蒂娜:也没有电话。

乔治仍是一副伤心的样子。他开始

摇起头来。

凯瑟琳:要不就是车祸。那些出租车

司机都疯着呢。

克里斯蒂娜:撞上了什么东西 ,把你

拍到塑料隔离栏上。

凯瑟琳:他的胳膊可能骨折了 ,拨不

了电话。

克里斯蒂娜:也许他这会儿正躺在

医院用布帘隔成的单间病房里 ……

克里斯蒂娜和凯瑟琳(同时) : ……

没有电话。

他们望望乔治。他还在摇头。

凯瑟琳(对乔治) :怎么啦 ?

乔治交给她们一份《纽约邮报》。她

俩看见封面上的大标题“: 警察抓捕屋顶

杀手”。

凯瑟琳:你这是什么意思 ?

乔治:没准是这事。

可怕的沉默。

乔治(接着说) :他在奶酪店附近的

街区间被捕。

克里斯蒂娜:有照片吗 ?

还真有。被捕男子用上衣蒙着自己

的脑袋。他们全都看着那张照片。

克里斯蒂娜:这就是他来不了的原

因了。

乔治:他进了监狱。

克里斯蒂娜:可以打一次电话 ……

乔治: ……那肯定打给他的律师了。

克里斯蒂娜:也太巧了。

乔治:啥事都有可能。

凯瑟琳:你疯啦 ?这个男子不可能是

屋顶杀手。

克里斯蒂娜:记得你曾认为弗兰科

可能是个扔炸弹的吗 ?

凯瑟琳:那是两回事。

克里斯蒂娜:你一个人在那儿坐了

多久 ?

凯瑟琳:没多久。乔・福克斯就进来

啦。

克里斯蒂娜:乔・福克斯 !

凯瑟琳:我不想谈这个。(闭上眼睛)

咱们工作吧。

他们看了看周围。店里没有人 ,没有

工作可做。沉默了一会儿。

凯瑟琳:一定会有事做的。总会有事做的。

他们听见从前门传来玎玲玲的声

音。他们满怀希望地看过去 ,原来是博迪

来了。

克里斯蒂娜:他让她白等一场。

电脑的声音响起时 ,镜头定格在凯

瑟琳脸上。

凯瑟琳(画外音) :我一直在想你。昨

天晚上我去会你 ,你没有去。我想知道为

什么。我感到自己太傻啦。

内景  凯瑟琳住的公寓里  夜晚

她在打字。镜头从她的面部切换到

屏幕 ,同时有旁白:

凯瑟琳(画外音) :我等你的时候 ,出

现了另一个人 ,一个使我的职场生活很

悲惨的人。发生了一件令我吃惊的事

―――我生平第一次能够准确说出我想说

的每一句话。当然 ,事后我感觉很糟。正

像你说过我会的那样。

内景  乔住的公寓里  稍后

乔在读凯瑟琳发来的 E2mail。

凯瑟琳(画外音) :我昨天的话很刻

毒。而我以前从不刻毒。虽然不相信我说

的那些话能伤害那个男人 ―――在他眼里

我就是个应该碾死的害虫 ―――但那又怎

么样呢 ?不管他怎么伤害过我 ,我都没有

原谅自己的理由。反正 ,你是我亲爱的朋

友 ,我愿意对你说说心里话。我但愿你昨

天的缺席有一个好理由。可是如果你没

有的话 ,就算从今往后咱们再不联系 ,我

只是想告诉你 ,知道有你存在 ,对我来说

是多么的重要。

乔呆呆地坐了一小会儿 ,内心犹豫

不决。然后敲了一下菜单键 ,屏幕上信号

消失。

电脑:再见。

乔站起来 ,离开房间。电脑在原处。

电脑的特写。只听见他开关冰箱门的声

音。他经过书斋 ,并没有朝里面看一眼。

过了一会儿 ,他又回来 ,看了一眼电脑。

他改变主意 ,朝卧室走去。围着电脑徘

徊。仿佛是面对明知要命却又难以舍弃

的毒品。管它呢 ,他重又坐下 ,信号出现。

开始打字。

乔(画外音) :我在温哥华。

他停下来 ……敲击删除键 ,删去了

刚打的字。重又开始。

乔(画外音) :我当时在开会出不去 ,

而且那里也没有电话。

他按回车键 ,删去了“而且那里也没

有电话”这段文字。屏幕上只留着“我当

时在开会出不去”。

乔坐在那儿想了一会儿 ,然后又开

始打字。

乔(画外音 ,接着说) :当时楼里还停

了电 ,我被困在了18层 ,电话系统也失灵

了。

他停止打字 ,抬头看看电脑屏幕。又

开始打字:

乔(画外音 ,接着说) :真够邪门儿

的。

他停下来看自己打出的文字。然后

把整段文字全都删去了 ,坐在那里看着

一片空白的屏幕。

乔:真见鬼。

他敲击了一下“Yes box”,然后又开

始打字。

乔(画外音) :亲爱的朋友:我不能告

上一篇:法国经典爱情《网络情缘》电影剧本欣赏上集 下一篇:法国经典爱情《网络情缘》电影剧本欣赏下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