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卢卡斯经典喜剧《美国风情画》电影剧本上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09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美 国 风 情 画

文 / 〔美国〕乔治・卢卡斯、葛洛丽娅・卡茨、维拉德・海克

译 / 郝一匡

收音机。

在黑乎乎的银幕上泛着一片琥珀色的

散光 ,同时听到电器发出的“吱吱”声。那片

散光逐渐增加了亮度 ,最后显露出一个大大

的“11”字。一个红色的垂直带状物在银幕

上神秘地横向移动 ,隐隐发出声音。

这一画面慢慢后退 ,我们才看清那个闪

着光的带状物是在琥珀色的光屏上左右来

回移动 ,所经过的地方显出 70 …80 …110 …

130 等数字。同时 ,我们开始听到更多的声

音 ―――歌曲声 ,含混不清的交谈声 ,以及飘

忽不定的音乐片段。

画面继续向后退 ,我们才看出刚才占满

整个银幕的琥珀色光原来是汽车上的收音

机 ,听到的声音是从这个收音机里播出的节

目。收音机的调台针 ,即那个红色的垂直带

状物 ,这时在一个地方停住 ……突然响起调

大了音量的摇滚乐。它那爆裂似的重音把

人们带回到 1962 年的金色周末收音机大

赛。那时的一切还那么简约 ,音乐也比现在

的好。

这时 ,收音机里传来一阵狼嚎 ,那是传

奇的狼人杰克的声音穿越时间的阻隔传到

此处。他那沙哑的声音在音乐的铿锵声中

显得特别凄厉、刺耳 ……

狼人 :呜呜呜 ,嗷嗷嗷 ! 我就播一支你

小子点的老歌儿吧 ……嗷嗷嗷 !

他的嚎叫声在《摇它一个昼夜》歌声的

干扰之下 ,显得像是女鬼在叫魂。

梅尔免下车饭馆 ,黄昏。

当太阳落到远山背后时 ,这家免下车饭

馆的霓红灯在它那宽阔的停车场上投下长

长的影子。画面前景是一个发出“嗡嗡”声

的大霓虹招牌 ―――“梅尔免下车饭馆”;这

时 ,在背景处 ,一辆 58 型黑斑羚版镶红边的

白色雪维 ①小汽车驶进了这家免下车饭馆 ,

同时车里那台装饰得很漂亮的带槽收音机

传出乐曲《摇它一个昼夜》宏亮的噪音。与

此同时 ,银幕上显现出演职字幕。史蒂夫・

博兰德尔停车后走出他的靓车。他环顾了

一下周围 ,然后走到车前面 ,靠在火红色的

前车盖上。史蒂夫 18 岁 ,相貌堂堂 ,身着保

守的纽扣扣到脖颈下的短袖衫。他极有可

能继任毕业班的班主席。就在他观看空荡

荡的免下车饭馆时 ,忽然听见一声短促而悦

耳的鸣笛声。一辆意大利产的黄蜂牌摩托

车转瞬间已开进停车场。一个年轻小伙子

向他挥手 ,直到摩托车快歪倒时 ,那小伙子

才赶紧伸手去握住车把。不是摆弄不准车

的位置 ,就是甩不掉沾在车轮上的杂物 ,特

里・菲尔兹“( 蛤蟆”) 扭来扭去过了好一阵才

把他的摩托车挨着史蒂夫的雪维车停住。

特里好像没有睡醒似地朝史蒂夫咧嘴笑了

笑。他 17 岁 ,个子矮小 ,穿着却很花哨 ,既

让人叫好 ,又叫人称奇 :粉红与黑色相间的

衬衫 ,利维牌牛仔裤和白袜子。他的样子有

点儿滑稽可笑 ,但他总认为自己浑身散发着

一股无人可及的潇洒劲儿。史蒂夫看着特

里脑后闪亮的鸭尾式发型 ,和垂在前额梳理

得很好的刘海儿。他解开一个纽扣 ,往下拽

了拽裤子 ,让自己更像个硬汉。

特里走向火红色汽车并靠着它 ,模仿史

蒂夫 ,也做也爱搭不理的样子。在这个过程

中 ,背景音乐一直是狼人伴着音乐的嚎叫

声。当音乐结束时 ,狼人杰克就开始一串串

插科打诨的幽默言辞。狼人是这两个小伙

子不在现场的同伴。在计分的机智问答节

目中表现出的机智和渊博 ,使他成了这两个

小青年最好的朋友、知心人和守护天使。

这时 ,一辆灰色的、甲壳虫状的雪铁龙

车慢慢开进了停车场 ,在停车场的另一侧停

下。史蒂夫和特里看见库尔特・亨德尔逊从

车中出来 ,站在他的小车旁。他 17 岁 ,是一

个卷发、戴眼镜的小胖墩儿。他在暑假里长

出了小胡髭 ,在他的百慕大短衫里塞着一本

平装书。库尔特自认为已经看破红尘 ,实际

上 ,他是一个不可救药的耽于幻想的人。他

朝那两个小伙伴走去。

特里 :嗨 ,你说什么呢 ? 是说库尔特吗 ?

昨儿晚上在城里 ,你们是不是想离开前去试

一试 ?

史蒂夫 :哥儿们 ,友爱互助会找了你一

整天。

史蒂夫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 ,递给库尔

特 ,一句话也没说。库尔特慢慢打开信封 ,

抽出一张支票。

库尔特(讥讽地) :哟 ,真不少哇 ……

特里 :什么 ? 什么 ? (耸起双肩) 呜 ―――

两千美元。两千啊 ―――!

史蒂夫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库尔特 ;库尔

特似乎显得挺愧疚。

史蒂夫 :詹宁先生不认识你 ,才托我把

信交给你。他说给你给晚了 ,挺对不起的 ,

但这是友爱互助会发的第一份奖学金。啊 ,

对了 ,他说他们都为你感到骄傲。

库尔特把信封还给史蒂夫 ―――

库尔特 :呵 ……呵 ,你为什么不在你那

儿多搁一些时候呢 ?

史蒂夫 :这不是跟你有关吗 ? 这是你的

呀 ! 拿走 ! 我不要。

特里 :那我可要了啊。

库尔特 :史蒂夫 ……呵 ,我看咱们还是

谈一谈吧。我已经 ―――

突然响起的汽车鸣笛声使三个人都扭

过头去。劳丽・亨德尔逊把车开进停车场 ,

向他们挥手。她开的是家用 58 型爱泽尔

车。

史蒂夫 :你妹妹叫你呢 ,咱们以后再谈

吧。

库尔特 :现在就谈 ,让她等等吧。

史蒂夫 :好吧 ,说短点儿 ,轻点儿声。

库尔特 :也行 ,那 ……听我说(清一清嗓

子) 我 ……我明天不想去了。

史蒂夫 :什么 ! 说 ,你在说什么呢 ?

库尔特 :我不知道。我原来以为我怎么

也得等上一年 ……才能进城 ―――

劳丽已经按了两次喇叭。史蒂夫不理

她。晾了她较长段时间 ,弄得库尔特挺难受。

史蒂夫 :这个小丫头 !

库尔特 :等等 ,你听我解释 ……

史蒂夫 :你现在不能退出了 ! 咱们毕竟

经过奋斗才被录取的。咱们终于就要离开

这个鸟城了 ,你却又要爬回巢里去 ―――啊 ,

我跟劳丽说几句。(把支票交还给库尔特)

拿着 ,咱们上午走 ,成吗 ?

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轰响声。他们扭

头看见一辆 32 型黄色福特车一停一拐 ,一

下就闯进了停车场。在发出名车常有的那

种低沉的刹车声后 ,它停在了这家饭馆的后

面。22 岁的大个儿约翰・米尔纳坐在他的

福特车里 ,大口大口地吐着“骆驼”牌香烟烟

圈 ,表情冷漠、强横。他穿着一件白 T 恤

衫 ,小平头分向两边形成鸭尾式发型。坐在

这辆黄色福特车中的是一个头脑简单、感情

用事而又自以为是的牛仔。

史蒂夫 :你想最后变成像约翰这个样子

吗 ? 你不会永远是 17 岁。

库尔特 :我只是希望有一些时间再想一

想。急什么 ? 我明年去也来得及。

史蒂夫 :咱们以后再谈吧。

史蒂夫走向劳丽的爱泽尔车。劳丽同

时走出车外。她穿着一件校服 ,在一边的肩

部印有“62 级”的大彩字。史蒂夫走向她 ,

两人相遇、相拥。

那台收音机放的音乐正好播完 ,接着又

传出狼人的絮叨 ―――

收音机(画外) :这里是狼人 ,狼人杰克 !

一个女人 (画外) :嗨 ,让我们摇呀 ,滚

呀 ,摇滚到死。你在收听狼人杰克的节目 !

梅尔免下车饭馆 ,夜里。

收音机播放着歌曲《十六支蜡烛》,画面

上显出“伯杰美食城”活跃的夜景。高速行

驶的车辆流水般不断地涌进停车场 ,结清停

车费后 ,又开回大街。饭馆的送餐员踏着四

轮旱冰鞋在其间穿来穿去。库尔特和约翰

还在那辆黄色福特车前打闹。一声鸣笛响

起 ,他俩回头看见载着三个姑娘的 60 型福

特车正在慢慢靠近他们。一个姑娘把身子

探出车窗外 ,笑道 ―――

姑娘 :嗨 ,约翰 !

当她们的车驶过时 ,车里的姑娘们尖叫

了一声。

约翰 :不太好吧 ?

库尔特 :怎么来这儿的姑娘都这么丑

哇 ? 她们有男朋友吗 ? 我找了一辈子的佳

人在哪儿呢 ?

约翰看着炎热夜晚在街上川流不息的

车流。

约翰 :我明白你的意思。挑选的余地真

的是越来越小了哟 ,在全面萎缩啊。喏 ,你

也知道 ,记得五年前我带着你转了两个小

时 ,费了满满一罐汽油 ,只是为了兜一个大

圈子寻觅佳人。那次还真是那么回事。

突然 ,在远处 ,传来令人胆战心惊的尖

声 ,是马达发出的让人难以置信的声音。在

免下车饭馆的人全都安静下来倾听。

库尔特 :嘿 ,约翰。城里新来了个人。

约翰 :哈哈。

库尔特 :你要去找他吗 ?

约翰 :嘿 ,听着 ,假如教授他找不着我 ,

那他就没有资格和我赛车 ,对不 ?

库尔特 :说得对 !

在停满汽车的停车场的另一边 ,史蒂夫

同劳丽坐在他的雪维车的前座上。布达・麦

克雷 ,一个汽车送餐员 ,托着一个餐盘来到史

蒂夫车的车窗前 ,同时向他显示她的紧身罩

衫。

布达 :樱桃香草点心和一座巧克力山。

您还要点儿什么 ,史蒂夫 ?

史蒂夫摇摇头。

布达 :如果你来了 ,就立马让我知道。

只要按按车喇叭 ,我就是您的了。

她掖了掖她的罩衫 ,向史蒂夫投去热情

的眼光 ,又去拿另一个餐盘 ,然后绕到这辆

车的另一侧 ,把餐盘举进劳丽所坐座位的窗

口。

布达 :快抓住 ,是炸的 ,我快托不住了 !

她给了劳丽一个情敌似的脸色后走开。

史蒂夫不禁乐了。劳丽也笑了。她 17 岁 ,

非常漂亮 ,眨着天真的大眼睛 ,留着蓬蓬松

松的短发型。她把围在肩头比她大好几个

号码的史蒂夫校服的两支袖子推开 ,露出挂

在脖颈上的项链。项链上坠着的是闪光的

史蒂夫获得的优秀生指环。劳丽甜蜜、温

柔 ,貌似软弱 ,但内心却是讲究实际的 ,很知

道自我保护。

史蒂夫 :我说到哪儿了 ?

劳丽 :呜 ,你不觉得高中的那些浪漫事

够糊涂的吗 ? 我们开始聚到一起时仅仅是

因为你觉得我伶俐、好玩儿 ,可是你后来才

突然觉悟到自己坠入了我的情网。事情严

重了 ……哈 ……哦 ,你一直往前走直到事情

闹大了。

史蒂夫 :瞧你说的 ,好像是你在记我的

口供似的。喏 ,说正经的 ,我的意思是 : ……

嗯 ……既然咱俩彼此都这么在乎对方 ,既然

咱俩都应该把自己看做成人了。那么 ,我 ,

嗯 ……我再要两份炸食吗 ?

他们透过雪维车的挡风玻璃看见特里

从车前跑过 ,他正在追布达・麦克雷。布达

穿着旱冰鞋逃跑。

特里 :别跑 ,别跑 ,布达 ……

史蒂夫看着他们 ,回头看看劳丽 ―――

史蒂夫 : ……我说到哪儿了 ?

劳丽 : ……应该把自己看做成人 ……

劳丽做出喜欢炸食的样子 ,其实显然是

别有所求。

史蒂夫 :对 ……对 ……对 , ……我原以

为也许我离开以前 ,咱们还能 ……达成共识

……我不在乎认识其他人 ,又不会受到伤

害 ,你知道吗 ?

劳丽没有抬起头来 ,但情绪改变之大犹

如换了一副面具 ―――

劳丽 :你是说和别的人约会 ?

史蒂夫 :我认为那样会加强咱俩的关

系。咱们肯定知道咱俩相爱着 ,没有任何疑

问。

史蒂夫笑了 ,但看了劳丽一眼后 ,不笑

了。他俩听着收音机里的音乐度过这一关

键时刻。劳丽强忍住眼泪。显然 ,她只是勉

强扭过脸来对他微微一笑。他想不到她的

反应会是这样 ,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也回应

了她一个微笑。

劳丽 :我想你是对的。我只是说 ,我们

不再是小孩子了 ,认为分开三千里后谁都不

许认识别的人、不许出门。这么想太愚蠢

了。

劳丽从她脖颈上取下挂在项链上的那

枚指环 ,放进她的坤包。

史蒂夫 :劳丽 ,你先听我说。我没有跟

你要回那个东西。我想 ……

劳丽 :我知道 ,我只是想那是小毛孩儿

的玩意儿。我将把它放在家里保存。它现

在没那么辉煌了。

史蒂夫 :你不想戴它了 ?

劳丽 :我可没那么说啊。我理解 ,我还

没乱了方寸。我是说 ,我希望你在离开以后

不会去当僧侣什么的。

史蒂夫看了她一眼 ,点了点头。狼人的

嚎叫引出乌鸦乐队唱的“Gee”序曲。车子外

面 ,特里围着免下车饭馆追赶布达 ,嘴里不

停地和那个正在送餐的性感送餐员耍着贫

嘴 ―――

特里 : ……我有一个货真价实的录音精

品选。我甚至还有约翰尼・埃斯的《典当爱

情》。无论如何 ,你会爱上要和玛丽莲・加托

尔私奔的尼尔逊的。因为他诋毁过你 ,我们

有可能 ……

布达 :他没有诋毁我 ,你这个小笨蛋。

嗨 ,史蒂夫 !

她的语气立即就变了。特里吃醋地望

了一眼 ,转向正在下车的史蒂夫。布达扭着

屁股朝史蒂夫去了。

特里 : 她有点傲气 ―――这人不懂开玩

笑。

史蒂夫 :听我说 ,我来这儿就是来跟你

谈谈 ……

特里 :多会儿谈都行 ,哥儿们 ,我是你的

兵。我就喜欢跟一个哥儿们一块儿嚼口香

糖。你说吧 ,我听着呢 ,而且是洗耳恭听啊。

说呀。

史蒂夫 :闭嘴。

特里 :当然 ,当然。

史蒂夫 :特里 ,我想让你在我们不在时

照看我的车 ―――起码照看到圣诞节。恐怕

我不能带走它 ……

史蒂夫注意到特里没有听他说话 ,就转

过身去。特里僵立不动了。

史蒂夫 :你哪儿不对啦 ?

特里想说话 ,像一个在战场上被炸弹震

昏了的老兵 ,张了张嘴 ,只发出一种“咯咯”

声。

库尔特站在雪维车旁 ,正在和他妹妹劳

丽说话。劳丽还在为史蒂夫刚才对她说的

话心烦。

库尔特 :嘿 ,小妹 ,你咋啦 ?

劳丽 :没咋。

与此同时 ,他们看见史蒂夫向特里交待

照看他的车的事 ―――

史蒂夫 :听着 ,我写的轮胎压力和缓冲

垫上的材料 ,都放在车的小贮藏柜里。你听

见了吗 ?

另外那两位只看见特里机械地摇头。

库尔特 :咋啦 ? 他在哭 !

一滴眼泪果然滚下特里的面颊。

特里 :我简直 ……不相信 ……(走到汽

车前 ,轻轻抚摸着车上的漆) 我不知道该说

什么。我会爱护 ……和保护好这辆车 ,尽职

尽责。(围着车绕了一圈) 这是辆超级好车。

可能比达里尔・斯塔伯德的月亮鸟都好。确

实比达里尔・斯塔伯德的车好。

劳丽望着特里 ,意识到自己也像那辆车

一样被丢下 ,成为一个美好的回忆。她回头

看了一眼史蒂夫 ,他也正在看着她呢。两人

互相看了一会儿 ……

布达拿着一个空盘子经过。特里看见

她 ,抹去眼泪 ,朝她走去。他脸上的表情有

些异样 ―――

特里 :布达 ,愿意和我去汽车影院吗 ?

这个建议太慷慨了 ,慷慨得让她一时说

不出话来。她看了看其他周围的人 ―――

布达 :你这是在骗人 !

特里 :我能拿这样的事骗你吗 ? 我想让

你知道我今天晚上遇到的事将会改变一切。

我得到一 ……

约翰悄悄走到特里的背后 ,小心翼翼地

使劲扒开勉强挂在特里胯上的牛仔裤的屁

股兜。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特里迅速提起他

的裤子 ―――

特里 : ……一辆小汽车 ! 哎 ,是谁 ―――

(他转身看见是约翰 ,换了口气) 哟 ,是约翰

呀 ―――太好玩儿了(和别人一起笑) 。

约翰 :嘿 ,她这样扒过你吗 ?

史蒂夫 :咱们都走吧 ,好像咱们在这个

停车场过了大半辈子。

特里 :喂 ,库尔特 ,咱们把这个地方炸

掉 ,我好跑跑我的新车 !

库尔特 :我愿意 “, 蛤蟆”。可是我得同

史蒂夫和劳丽去舞会。我得让你先冷静下

来。

特里 :行 ,今天晚上将会大不一样。

约翰 :嘿 ,等等 ,你们是要去舞会吗 ? 欢

送大一新生的舞会 ?

库尔特 :是。

约翰 :啊 ,别去了吧 ,哥儿们 ,那是小孩

子去的地方。你俩刚刚离开那地方 ,就别回

去啦。

库尔特 :你就没有一点点怀旧之情吗 ?

特里 :我们会记住往日的好时光 ,我们

就是要去怀旧。

约翰 :是的 ,好吧 ,去吧。

库尔特 :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呢 ?

约翰 :别废话了 ,哥儿们 !

库尔特 :来吧 ,为了旧日的好时光。

约翰 : 好啦 ,好啦 ……哦 ,听着。你先

去 ,小毛孩儿库尔特。你去那儿去吧 ,去记

住你将不再有的好时光。我才不去什么狗

屁大学呢。我就呆在这儿。像往日一样的

快乐着。

约翰气冲冲地走向他的汽车 ,开门进车

后“砰”地关上车门。库尔特看看其他人 ,耸

耸肩。

特里 :天哪 ,米尔纳 ,你今天晚上的脾气

可真大。

库尔特走过去 ,站在那辆黄色福特车的

旁边 ―――

库尔特 :你怎么啦 ,约翰 ? 我说错什么

了吗 ? 对不起。

约翰 :啊 ,哥儿们 ,没事儿。

库尔特 :好 ,那咱们呆会儿见 ,好吗 ?

约翰 :好。

库尔特 :咱们一会儿一块儿做点儿事。

你知道 ,得在史蒂夫走之前。

约翰怀疑地看了他一眼 ―――

约翰 :行啊 ,等一会儿。那你现在还不

走吗 ?

库尔特 :我不知道。

约翰摇摇头。收音机里狼人正在接一

个听众的电话 ―――

听众(画外) :你是狼人吗 ?

狼人 :您是哪位 ?

听众 :我是小石城的乔 ,就是大峡谷南

边的小石城。

狼人 :您是从加州的小石城打来的 ,是

吧 ?

听众 :是长途电话。

狼人 :我的、我的、我的 ……这位听众 ,

您在那个小城有什么样的娱乐 ?

听众 :我们所有的娱乐就是听你的节

目。

约翰发动他的黄色福特车 ,马达发出巨

大的吼声 ,然后鸣着喇叭开出免下车饭馆。

特里和库尔特目送他绝尘而去。

主要街道 ,莫德斯托的夜。

白天 , G 大街上到处是二手车专卖车

场、小店铺、陈旧的百货公司和低级小饭馆。

入夜 ,这里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小伙子

们开着火红色的、低矮的和改装过的小车 ,

穿过似乎没有成年人的、吸毒吸昏了头的小

城 ,从这条单行道的街上源源不绝地汇集而

来。

警车闪着警灯巡逻 ,气氛压抑。在停车

处 ,在闪闪的车头灯光中 ,可以看见小品剧本大全情人们

互相亲昵着。在 56 型雪维车中 ,表情颇酷

的小伙子坐在舒适的矮矮的座位上 ,一直都

可以听见狼人的节目。这时 ,正播送德尔・

香农的《私奔》。

约翰驾车随着车流前行 ,看见旁边一辆

车中几个混小子用水枪向外喷水玩。约翰

轻松地开着他的黄色福特车。他朝身旁的

一辆车望去 ―――

约翰 :喂 ,祖都。

一个汗淋淋的小伙子扭过头来 ,隔着车

窗向他点头。

佩祖都 :嘿 ,米尔纳。

约翰 :嘿 ,小子。你的平头怎么啦 ?

佩祖都 :什么 ?

约翰 :你的平头怎么啦 ?

佩祖都 :啊 ,去你妈的 !

约翰 :什么 ?

佩祖都 :去你妈的 ! 嘿 ,我们正说你呢。

约翰 :是吗 ?

佩祖都 :是。有一辆特破的 55 型雪佛

兰车等着你呢。

约翰 :是嘛 ,我知道了。

佩祖都 :注意在杰里樱桃二手车专卖店

停车场中的警察。

约翰 :好的。没事儿 ,谢谢。

约翰点头示意后 ,两辆并行的车便分道

扬镳了。

史蒂夫的白色 58 型雪维车在 G大街上

行驶。

“蛤蟆”特里一路听着震耳的摇滚乐 ,一

边哼哼一边驾车漫游。他坐得很低 ,东瞧西

望 ,容光焕发 ,正在体验乘坐一辆真正好车

的新奇感受。在这个一时失意的少年 17 年

的生涯中 ,这是他遇到的最大的事。他在一

个街角拐弯时 ,另一辆车开到他跟前。一个

小伙子向车窗外望着 ―――

小伙子 :嘿“, 蛤蟆”。

特里回头一看 ,淡淡一笑 ,更为自己开

的新车感到得意了。

小伙子(探出车窗来) :你开的车真漂亮

啊。(特里微微点点头) 唉 ,可惜了的这么好

的车。

他说完这话立即开车离去。特里立刻

收敛了微笑 ,从自负变成狂怒。但是他很快

就忘记了这件事 ,又高高兴兴地开起漂亮的

雪维车了。当他沿街缓缓驶车时 ,又一辆车

靠上前来 ,与之并行 ―――

一女子 :嘿 ,小伙儿。

特里朝这辆靠上前来的车望过去。车

的后座上 ,一个小伙子扒下裤子 ,把他的光

屁股贴在侧窗上 ―――一张用屁股压着的经

济学士文凭。特里把目光移开 ,纳闷自己怎

么还会碰上这种事情 ,甚至在他的新车里。

劳丽的 58 型爱泽尔车在 G大街上行

驶。

库尔特坐在后座上 ,凝望着车窗外这个

农业小区黑暗的主要街道。坐在前座的劳

丽和史蒂夫在悄悄地说着话。劳丽坐在窗

旁 ,好像是史蒂夫劝说劳丽坐得离他近一

些。劳丽便坐了过去。史蒂夫伸出一支手

臂搂住她 ,她则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当狼人

在收音机里戏弄某个人时 ,库尔特笑了。狼

人在接一个电话 ―――

狼人(画外) :我们在接另一个电台外的

电话。你愿意接它吗 ? 喂 ,接电话呀。

接话人(画外) :我是平基的皮萨。

狼人 :喂 ,听着 ,你还有更多的特工用的

侦察仪器吗 ?

接话人 :是在听诊器上听流行歌曲曲目

吗 ?

狼人 :不是 ,不是 ,是特工用的侦察仪

器 ,先生。它观察月球 ,天空和行星 ……和

极小极小的太空人。

接话人 :您一定打错电话了 ,先生。

狼人 :拜拜 !

狼人突然唱起《傻瓜们为何落入情网》。

坐在车后座位上的库尔特一直笑着听永远

是现在时的流行音乐节目。史蒂夫放慢车

速 ,最后将爱泽尔停在下一个红绿灯旁。库

尔特瞥见一辆白色的 56 型雷鸟车 ,马上坐

直了身子。在那辆雷鸟车中坐着一个姑娘。

是个金发女孩儿 ,很美丽 ;在一处二手车售

车场的灯光映衬下 ,她的头发好像在燃烧 ,

使她宛如天仙。库尔特一下都不敢动弹 ,好

像是怕把她吓跑似的。她淡淡一笑 ―――然

后说了句什么 ,声音轻微得几乎听不见 ……

库尔特 :什么 ?

库尔特恨不能马上把车窗摇下来。她

又重复了一遍 ,可是他还是没有听见。她笑

了笑 ,开走了。

库尔特(大叫) :什么 ! ! ! 什么 ! ! !

史蒂夫 :我们没说什么。

库尔特 :快 ! 快追 !

史蒂夫 :为什么 ? 为什么 ?

库尔特 :斜刺里拐上 G 大街 ,我刚才看

见一个尤物 ! 她是一个女神。你一定得追

上她 !

史蒂夫 :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劳丽 :我们不会为你花一个晚上的时间

去追姑娘。

库尔特 :我告诉你们 ,这是我见过的一

个最最完美的、令人目眩的尤物。

史蒂夫 :她已经走了 ,忘了她吧。

库尔特 :她对我说话了。她隔着车窗对

我说话了。我想她说的是“我爱你”。

库尔特看着坐在前座上的史蒂夫和妹

妹。他们对他的浪漫遐想表现得很不耐烦。

库尔特 :你们俩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是一

件事吗 ? 你们没有一点儿浪漫、没有一点儿

激情吗 ? 她 ……那个人 ,她需要我 ,在大街

上开车游荡的那个她 ,需要我啊 ! 在拐角处

你们能停一下车吗 ?

劳丽回头看了他一眼 ,十分怜悯他这充

满诗意的幻想。库尔特坐在后座上摇着脑

袋。

停车场。

大个子约翰将他的黄色福特车倒着开

进“鼎盛掉队车隐蔽公司”的停车场。这是

全城看女人的主要地方。一个戴着大墨镜

的小伙子的车正好和他挨着。他们看见一

辆史蒂贝克车驶过 ,车中有一群嘻嘻哈哈的

姑娘。

约翰 :哦 ,哦。我回头再来。

小伙子 :是“鳄鱼”呀。

约翰打开车灯 ,把他的福特车三下两下

驶进街上的车流 ,紧跟在史蒂贝克车后。约

翰加速 ,与之并行。坐在前座的姑娘把车窗

摇下 ,约翰咧嘴笑笑 ,向满车的美妞儿们打

招呼 ―――

约翰 :嘿 ,你们是新来这儿的吧 ? 你从

哪儿来 ?

姑娘甲 :特洛克。

约翰 :特洛克 ? 你认识一个叫弗兰克・

巴特利特的小伙儿吗 ?

姑娘甲 : 不认识。他在特洛克上高中

吗 ?

约翰 :啊 ,那是过去的事了。他现在去

泽西城了。

姑娘甲 :你也是去泽西城吗 ?

约翰 :对啊 ,当然了。

姑娘甲 :喂 ,对了 ,你认识小伙子菲利普

斯吗 ?

约翰 :对啊 ,当然认识了。我曾跟他是

一个班的。

姑娘甲 :他现在可了不起了。

约翰 :你愿意跟我乘车去兜一会儿风

吗 ?

姑娘甲 :对不起 ,不行。我有主儿啦。

约翰 :喂 ,跟他算了吧 !

姑娘甲 :那可不成。

约翰 :你是和一大群女孩儿一起兜风。

嘿 ,车上别的人 ,谁愿过来 ? 谁愿过来和我

去兜风 ?

姑娘们唧唧喳喳地笑着。其中一个姑

娘在车的后窗伸出一个乳罩 ,车中的姑娘们

爆发出一阵疯笑。姑娘们想超车 ,可是约翰

紧紧地 着她们的车行驶。

从唧唧喳喳的议论声中 ,发出一个细嗓

声 ―――

卡罗尔 :我走 ,我走 ……我这儿有的是

地方。那么多人坐在一辆车里太危险。警

察看见了 ,就有你们好看的了。你们不用害

怕 ,我像小猫一样无害。

姑娘甲 :喂 ,朱迪的妹妹愿去你那边儿。

行吗 ?

约翰(笑着) :行啊 ,当然行。朱迪、他妹

妹、他妈 ,谁过来都行。我统统拉。听着 ,咱

们再往前 ,开到前面的那个红绿灯时停车。

等咱们开到那里时准是红灯。成不成呀 ?

姑娘甲笑笑 ,点点头。约翰对她使了一

个眼色。

约翰 :你整天老跟他一个人在一起 ,难

道不觉得厌烦吗 ? 我可要下手抢了啊。

两辆车在红绿灯处停下。从史蒂贝克

车上跳下一个姑娘 ,从后面跑向约翰的黄色

福特车。在变灯之前 ,她就打开车门匆匆上

了约翰的车。史蒂贝克很快开走了。约翰

换挡 ,回头向上他车的人笑笑。这时 ,收音

机里播送的是狼人杰克的节目《将会成为胜

利之日》。

约翰 :这么说 ,你是朱迪的小妹妹喽。

卡罗尔・莫里斯摇摇头。她才 13 岁 ,人

见人爱。她身穿蓝色牛仔裤 ,脚踏帆布运动

鞋 ,一件绘有“杜威・维伯冲浪板”的 T 恤衫

垂到膝盖。约翰似乎微微吃了一惊。

约翰 :哦 ,妈的 ―――你多大啦 ?

卡罗尔 :很大了。你呢 ?

约翰 :比你大多了。

卡罗尔 :你没那么大。

约翰 :听着 ,听着 ,我想你最好还是回去

和你姐姐坐在一起去。喂 ,嘿 ? 她们都哪儿

去啦 ? 她们都回去了 ? 这只是说着玩的 ,对

不 ? 因为我没带你兜风 ,所以只是开个玩

笑。

卡罗尔 : 但是是你叫我过来的。怎么

啦 ? 我长得太丑了吗 ? (眼泪都快掉下来

了) 朱迪她不愿让我跟她在一起 ,现在你也

不想让我在这里。没有人想要我 ……连我

妈妈和爸爸都讨厌我。人人都讨厌我。

约翰 :没有 ,没人讨厌你。我没有讨厌

你。只是我觉得 ……你太小了。

卡罗尔 :我不小 ! 如果你轰我出去 ,我

就尖声大叫。

约翰 :好啦 ,好啦 ,乖乖呆着吧。这里不

需要尖叫声。我们想点儿别的事情。(看见

她在擦眼泪) 找到你姐姐用不了太长时间。

突然 ,就在他的车旁响了一声汽车的鸣

笛声。约翰朝那辆车看去 ―――

画外音 :嘿 ,约翰 ,你今晚哪儿去了 ?

约翰 :哦 ,妈的 ,喂 ,快蹲下 !

约翰揪住卡罗尔的脖子 ,把她按到自己

的膝盖上 ,不让人看见她。约翰向从他车旁

驶过的另一辆车里的人微微挥手 ―――

约翰 :嘿 ,够酷的 ……

卡罗尔的头被按在他的膝盖上 ,她扭头

看他。

卡罗尔 :喂 ,这就是人们说的撞上警察

的感觉吗 ?

约翰跳起来 ,松开了她 ,好像被烫了一

下似的。

约翰 :不 ,不。决不是。再不要说这样

的话了。天哪 ……

他这时已然出汗了。

卡罗尔 :你叫什么名字 ?

约翰 :要是有人瞅见了你 ,可就糟了 !

史蒂夫的 58 型雪维车在 G大街上行

驶。

特里继续在主要街道上开车 ,他懒散地

低坐在刚得到的这辆车里 ,表情冷漠。狼人

念他的歌曲名单的时候 ,他理了理垂到眼前

的几绺卷发。特里驾车经过一辆正起动的

汽车。在它翘起的前盖周围围着一群口吐

脏话的小伙子。特里开车和一辆拉着两个

姑娘的福特车并列行驶。为了引起邻车中

的姑娘们的注意 ,他故意让马达发出响声。

果然 ,他刚一这么做 ,那辆汽车的车窗就摇

了下来。他们却抛给他一个下流手势 ,他只

好让他们开过去了。

特里在红绿灯处停下来。挨着他的是

一辆 56 型福特车。不但车能与其媲美 ,开

车的小伙子也比特里年轻。

特里 :你哪儿弄的这车 ,小伙儿 ?

小伙子 :反正比你会弄。

特里弄响马达。福特车也弄得很响。

双方在斗气。这时 ,向左拐的绿灯亮了 ,特

里另一侧的小车开走了。等他反应过来时 ,

他的车已经闯过红灯蹿到了十字路口当中 !

特里赶快换挡 ,退回原来的位置。那个司机

冲他咧嘴笑笑。特里脸红了 ,很是尴尬 ,又

发动了两次他的雪维车 ,集中注意红绿灯的

变换。

绿灯亮了 ! 那辆福特车先开进了十字

路口。特里猛踏油门 ,却发出一声碾碎东西

的声音 ;他赶紧让车向后退 ,又撞到了一辆

大型别克车。特里蒙了一会儿 ,才想起自己

忘了换挡了。他慌忙去推成第一挡。在看

过车的损坏情况后 ,一位相貌堂堂的先生来

到他的车窗前。特里本想逃逸 ,可是在惊慌

中车子熄火了 ,他拚命地启动车。

那位年长者 :对不起 ,我想咱们出了事

故了。

特里 :啊 ,他妈的 ,我这次不告你 ,但你

下一次可得注意点儿了啊。是不是 ?

特里怒气冲天地吼叫着开车跑了 ,丢下

那位先生站在路中间满脸沮丧。在他身后

被堵的车开始又是鸣喇叭 ,又是叫骂。

二手车售车场。

特里在一个二手车售车场前把车停下 ,

跳下车去查看史蒂夫这辆雪维车的损坏程

度。他擦拭着后挡泥板上的一个小伤痕 ,但

伤痕并不消失。他往上啐了口唾沫。这时 ,

一个腆着肚皮的精明的汽车推销商小步跑

过来。

汽车推销商 :你这辆车 ,我会实际上按

一辆新柯威特车的价格给你 525 美元 ……

这是这种车的最高价了。以后你就会知道

它比这种漂亮的柯威特车的最低价格还低

百分之十呢。我说的是只低了 98 美元 ,是

每个月 98 美元。我怎么才能让你接受这个

令人难以相信的报价呢 ? 实话跟你说吧 !

我是被迫要尽快把停车场上所有花里胡哨

的车全部卖掉。这是老板的命令 ! 他不想

要这些车了。我认为这样做不对 ,可是我又

能怎么办呢 ?

自打这个推销员看中他这辆雪维车 ,特

里就担心了。当推销员硬拽他去看一辆柯

威特车时 ,他更是吓坏了。特里最终挣脱开

推销员的纠缠 ,跳进自己的车里。当他开车

逃走时 ,那个推销员还在没完没了地唠叨

着。

高中的体操馆 ―――“舞会”。

穿着红色夹克运动衫的赫尔比乐队和

啦啦队把他们的杰作以通俗的形式表演出

来 ―――

乐队和啦啦队 : 一、二、三、四 ……一、

二、三、四 ……啪、啪、啪、啪 ……

啪、啪、啪、啪 ……

啪、啪、啪、啪 ……

啪、啪、啪、啪 ……

这就是舞场 !

镜头从乐池后拉 ,人们看到的是杜威中

学高中部的体育馆 ―――篮球筐上的球网带

着饰物在来回摆动 ,场上的灯从高处降到只

有人的半身高 ,声音嘈杂 ;打了蜡的地板上

蹦跳着穿长袜的长腿。一群热情似火的青

年正在进行一项古老的仪式 ―――跳舞。

当乐队在凸起的台子上奏响时 ,这成百

的人舞着、摇晃着。在木制看台上的小伙子

们只看见场内一大片东西在旋转和盘旋 ,其

中有马尾辫和鸭尾发型 ,开领很低的衬衫和

牛仔衫 ,还有在背后带小皮带的羊毛衫。

在女盥洗间 ―――

劳丽站在一面镜子前。她身后站着一

队女孩儿。她理了理头发 ,十分沮丧地呆看

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身边的女子是佩格・富

勒。她是一个靓丽的啦啦队队长。

佩格 :嘿 ,你怎么这么不高兴啊 ? 不出

一个星期你就会把他忘掉的。听我的 ,等你

当选了校花 ,保管会拥有成队的追求者 ―――

劳丽 :我不愿和任何人一起出去了。

佩格 :劳丽 ,我知道那种难过劲儿 ,但是

你不能 ……还记得伊芙林・切尔尼克的事

吧 ? 当麦克去当海军时 ,她神经崩溃了 ,行

为怪异 ,跑得比公共汽车还快。

劳丽 :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和他在一起。

佩格 :劳丽 ,嘻嘻 ……算了吧。

男盥洗间 ―――

一排洗手池的俯视镜头。男孩子们同

女孩儿们一样 ,也在专心致志地做他们的发

型。有的人在整理鸭尾式头发 ;有的在把直

垂式发型弄得油光发亮 ;为了头发不变形 ,

还有人正往平板的发型上涂发蜡。

史蒂夫 :那是什么 ?

埃迪的一只手往下一哆嗦 ,藏起了一件

东西。

埃迪 :什么那是什么 ?

史蒂夫转身拉起埃迪的那只手 ―――

史蒂 夫 : 嘿 , 治 青 春 豆 的 化 妆 药 膏 !

(笑) 等等 ,我告诉大家伙儿 ,嘿 ,埃迪他 ……

埃迪 :唉呀 ,史蒂夫 ―――别。别说出去

呀。

他抢回化妆药膏 ,史蒂夫还在笑。他慢

慢停下来 ,又看看镜中的自己 ,发现自己脖

子上有什么东西 ,便扭头看了看 ―――

史蒂夫(平静地) :让我看看那玩意儿。

埃迪递给他那管东西 ,史蒂夫用它往脖

子上轻轻搽了搽。

埃迪 :你明天就走吗 ?

史蒂夫点点头。

埃迪 :你和劳丽订婚了吗 ?

史蒂夫 :没 ,但是已经明确了。我们今

后仍会在一起 ,但是谁都可以和别的人约

会。

埃迪 :你可要抓紧 ―――我听说大学里女

生都被分光啦。

突然 ,一个声音大叫“一、二”。他俩循

声望去 ,看见在每个厕所隔间都有一个男生

在喊“三”时 ,敲一下抽水马桶。随后就听见

抽水的声音。忽然 ,又听见水管破裂有水漫

到地上的声音。坏了 ! 那些小伙子全部冲

向每个隔间的门口 ,笑着互相打逗。

高中体育馆。

小伙子们乱哄哄地冲出厕所的大门 ,突

然全都冷静下来了。一个一脸严肃的教师

轻轻颠着脚跟儿无言地看着他们。男生们

四下散去。史蒂夫和埃迪碰到从女盥洗间

出来的劳丽和同她在一起的佩格。他们瞅

着在赫尔比乐队演奏的《她是如此美丽》的

低沉乐声中跳舞的人们。

史蒂夫 :过来。

劳丽 :过来干嘛 ?

史蒂夫 :一起跳舞。

劳丽 :我不跳。

史蒂夫 :劳丽 ,我想跳舞。

劳丽 :谁阻拦你跳啦 ?

埃迪和佩格在一旁听着和看着。史蒂

夫冲他俩笑笑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他

瞪着眼睛盯着劳丽 ―――

史蒂夫 (压低声音) :劳丽 ,我想这是三

个月中咱俩在一起的最后一夜了 ,你真的不

想和我跳舞吗 ?

劳丽 : 多么多情啊。你圣诞节就回来

了。

史蒂夫 :我不等圣诞节 ,现在就想跳。

他去拉她的胳膊 ,她挣脱开 ―――

劳丽 :别把你的虱子传给我。

埃迪和佩格在一旁关注着他们的一举

一动。史蒂夫再次冲他们笑笑 ,然后向前俯

身对劳丽耳语 ……

劳丽 :一边儿去 ,离我远点儿 ,你碰到我

脸了。哪怕体育馆里只剩下你一个人 ,我也

不和你跳舞。

埃迪 :嘿 ,佩格 ,我想咱俩可以一起跳

舞。

佩格 :不 ,这会儿不合格吧。

劳丽 :埃迪 ,我和你跳。你不在乎吧 ,佩

格 ?

她拉起埃迪的一只手 ,让史蒂夫去跟佩

格生气。

佩格 :乔学院罢课了。

史蒂夫虚情假意地应付了她一下 ,然后

就看着埃迪和劳丽笑着跳起《散步舞》。整

个体育馆在协调一致地“散步”,好像和着某

支陌生的军乐起舞。

高中部走廊。

《散步舞》的音乐从体育馆飘到空荡荡

的校园大厅里。库尔特双手揣在口袋里一

路走来。他最后走到排满上了锁的柜子的

昏暗的走廊 ,慢慢找到 2127 号锁 ,然后停下

脚步。他笑了一下 ,然后开始核对这把锁的

号码 :向右 ,然后又向左 ,再向右。库尔特敲

击柜门。门开不开。已经换过锁了。他耸

耸肩 ,走出了走廊。

高中体育馆。

远处是正在行走的库尔特。在他前面

有一队小伙子在拍手喝彩。有一对男女夹

在他们中间跳着《散步舞》。这时 ,库尔特听

见有人喊他 ―――

沃尔夫先生(画外) :嘿 ,库尔蒂斯 !

于是库尔特转身走向一位年轻的教师。

这位教师就是沃尔夫。他正被一群爱慕他

的(和想升级的) 女学生包围着。沃尔夫穿

着一身长春藤名校服装 ,年约二十四五岁 ,

比他的学生大不了几岁。

沃尔夫 :库尔蒂斯 ,过来 ,帮帮我怎么

样 ? 我被包围了。

一个姑娘 :您不跳舞吗 ? 跳吧。

沃尔夫 :不会 ,我特想跳 ,可是我真的不

能跳。我是说 ,如果辛普森老先生正好路过

这里 ,看见我和你们当中的一个性感的小东

西 ―――哦 ,失言了 ……你们中的一位女士在

一起 ,他非打我屁股不可。

众女生 :哈 ! 哈 ! 哈 !

姑娘们咯咯地笑了。沃尔夫先生冲库

尔特耸耸肩 ,然后走向一扇门。库尔特跟上

他 ,两人走进黑夜 ,甩开了那群女生。

体育馆外。

库尔特和沃尔夫走出体育馆。沃尔夫

看见有两个男生躲在黑暗的地方偷偷吸烟 ,

还在笑。音乐已换为《九月见你》。

沃尔夫 :嘿 ,沃伦。别抽了 ,二位先生 ,

回屋里去吧。掐了烟 ,一块儿走吧。

库尔特 (微笑着从口袋中取出一盒香

烟) :小伙儿们 ……来一支吗 ?

沃尔夫 (抽出一支烟) :行啊。嘿 ,我还

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库尔特 :没 ,还没有走。(找火柴) 我没

带火柴。

沃尔夫拿出一盒火柴 ,把两个人的香烟

点燃。他们走过一道链式篱笆 ,经过教室没

有灯光的百叶窗。

沃尔夫 :哥儿们 ,我怎样才能让人别找

我跳舞 ? 你能给我点儿忠告吗 ? ……你要

回东部去 ,是吗 ? 哥儿们 ,记得我走的那天

晚上 ,走之前喝得昏天黑地。正是 ―――

库尔特 :烂醉如泥。

沃尔夫 :烂醉如泥。的的确确。第二天

一整天都在火车上呕吐。

库尔特(咧嘴笑) :该 ! 太活该了。你又

到哪儿去了 ?

沃尔夫 :佛蒙特州的米德尔斯伯里。拿

了一个奖学金。

库尔特 :只上了一个学期。

沃尔夫(笑着点点头) :是一个学期。一

上完我就回来了。

库尔特 :为什么 ?

沃尔夫 (耸耸肩) :显然 ,我是那种没有

竞争力的人。我不知道 ……也许我是被吓

坏了。

库尔特 :哦 ,你知道 ,很可能我也会发现

自己是一个没有竞争力的人。

沃尔夫 :你这是什么意思 ?

库尔特 :唉 ,我真不知道我会怎样。

沃尔夫 :嘿 ,现在 ―――就别犯傻了。去

吧。去体验生活。挺有趣儿的 ,库尔蒂斯。

这时从阴影中传来一声呼叫 ―――

简(画外) :是比尔吗 ?

他们回头看见一个姑娘从一个门洞里

跑出来。沃尔夫先生认识简。她是他的学

生 ,可是他什么话都没说。

简 :唔 ,是沃尔夫先生啊。我可以跟您

谈几分钟话吗 ? (朝库尔特笑笑) 嗨 ,库尔

特。

库尔特 :简 ……

他看了一眼沃尔夫。沃尔夫似乎有点

儿尴尬。沃尔夫伸出手 ―――

沃尔夫 :总之 ……祝你好运 ,库尔蒂斯。

库尔特 (跟他握握手) : 嘿 ,以后再见。

多谢多谢。

库尔特返身走回体育馆。他中途回头

望了望沃尔夫 ,看见他和那个姑娘站在阴影

中悄悄说着话。库尔特回身走开了 ,但在就

要走到体育馆时 ,他又突然停下了脚步。他

看见在停车场上一排排小汽车当中有一辆

白色的雷鸟。他朝那辆车走去 ,走了几步后

又变成了跑步。在那车的前面坐着一个金

发女郎 ,她正在探出身与一个小伙子说话。

库尔特探过身体去看那个自己的梦中人。

但是当那个女郎转过脸时 ,他才知道自己认

错了人。那女郎的男友瞪了他一眼 ,把他当

成了窥视女人的小流氓。库尔特强作笑容 ,

失望地离去。

32 型黄色福特车在主要街道上行驶。

这辆黄色福特车平稳地行驶在大街

上 ―――一盏盏街灯在它上了漆的前盖上闪

过 ,它优雅地几乎擦着每个拐角驶过。在车

里 ,卡罗尔瞥了一眼约翰 ,笑了笑。狼人还

在收音机里嚎叫 ―――

狼人(画外) :现在是狼人的专题节目。

喂 ,是一帮叫“沙滩男孩儿”的新人乐队唱的

歌。我预言他们要成功还得走很长的路。

这支歌叫《冲浪游》。

卡罗尔口中不停地说着自己小时候和

小朋友们经历过的冒险故事 ,约翰根本就没

听进去。

卡罗尔 :这样我们第二天就发现了他们

存车的地方 ,带上弹药去了。

约翰 :你们没有家庭作业吗 ?

卡罗尔 :不用你操心 ―――我妈妈做呢。

总之 ,他还以为他得手了。他发动了车 ,却

不能够透过挡风玻璃窗看见前方 ……于是

就晕头转向地径直开进了灌溉渠 ,这就热闹

了。(约翰奸笑了一声) 我还得到了点儿东

西 ,也就不想再拿什么了。

她拿出一个罐装的压缩剃须膏 ,朝着他

的鼻子一喷。他抹掉喷在鼻子上的剃须膏

沫 ,情急之中碰响了车喇叭。

约翰 :嘿 ,看着点儿 ! 天那 ! 太谢谢你

了。(怒视着她) 嗨 ,开车可是件严肃的事。

我可不想因为你出车祸。

卡罗尔吐了一下舌头 ,便缩到她坐的那

个角落。

约翰(看了她一眼) :算了 ,算了 ,别让我

不高兴就行。我警告你。

卡罗尔 :饶了我吧 ,凶手。

他瞪了她一眼 ,她马上闭上了嘴。收音

机里还在播放《冲浪游》。卡罗尔随着乐曲

扭动身体 ,约翰关掉收音机。

卡罗尔 :你干嘛 ?

约翰 :我不喜欢什么狗屁冲浪。自打巴

迪・霍利死后 ,摇滚乐就一直走下坡路。

卡罗尔 :你不认为“沙滩男孩儿”很了不

起么 ?

约翰 :你才认为呢 ,你这个丑陋的小讨

厌。

卡罗尔 :丑陋 ? 你这个大香肠 ,我要是

有男朋友 ,他准会揍你一顿。

约翰 (看着后面的反光镜) : 行啊 ―――

哈 ,嘘 ,霍利斯坦 !

她回头看见后面跟着一辆警车 ,警灯在

车顶闪闪发光转着。

卡罗尔 :好 ,警察。我要告诉他说你要

强奸我。

约翰放慢车速 ,停下 ―――

约翰 :啊 ,别 ,别 ,可别。

卡罗尔 :已经过了我的宵禁时间。我要

告诉他我才多大 ,我父母不知道我外出 ,而

你想强奸我。小子 ,你吃不了兜着吧。

约翰(看着她) :嘿 ,哈 ,真的什么也不要

说。

卡罗尔 (看着他) :那你得说“我是一个

色鬼。卡罗尔不丑陋 ,她很美。”

那个警察敲着约翰的车窗。约翰抹了

一把脸。

卡罗尔 :说呀 ,不然我就跟他说啦。

约翰(轻声地) :我是一个色鬼。卡罗尔

不丑陋 ,她很美。

卡罗尔 :很好 ,我会考虑这点。

正开过去的车里传来《江洋大骗子》的

歌声。约翰摇下车窗。他看看那个傲慢的

警察。

霍利斯坦 :你去哪儿啊 ,米尔纳 ?

约翰 :回家 ,先生。

霍利斯坦 :你刚才去哪儿了 ,米尔纳 ?

约翰 :刚才么 ,看电影去了 ,先生。

霍利斯坦 :米尔纳 ,你八点钟时并没有

在第十二大街和 G大街呀 ,是吧 ?

约翰 :是的 ,我刚才不是说我看电影去

了吗 ?

霍利斯坦看着他 ,然后走到后面去看他

的车。霍利斯坦只比约翰大两岁 ,但是仅仅

几年 ,那身制服就把他们隔离开了。

霍利斯坦 :喂 ,米尔纳 ,我拦下你的理由

是因为你车牌右边的灯没了。(打开违章记

录簿) 我得记录下你的这个问题。米尔纳 ,

你开的这辆车的前端好像低了一些。

约翰 :不 ,不低 ,先生。12 英寸半。正常

的尺寸。已经检查过多次了。你愿意的话 ,

可以再查一次 ,先生。

霍利斯坦瞪了他一眼 ,俯身从车窗看了

看里面。

霍利斯坦 :你看你看 ,米尔纳。

约翰 :是的 ,先生。

霍利斯坦 :喂 ,米尔纳 ,你不能拿法律开

玩笑啊。

约翰 :是的 ,先生。

霍利斯坦 :我们知道今天晚上出事的就

是你。我们有你这辆车的详细描述。我本

来可以立即追上并让它停下。但我没有那

样做。你知道为什么吗 ,米尔纳 ? (约翰摇

摇头) 因为我想抓你个现场。我这么做 ,你

就没法抵赖了 ,那是对你好。生日快乐 ,米

尔纳。

霍利斯坦把违章罚款单从窗口丢进车

里 ,掉在约翰的膝盖上。他返身回到他的巡

逻车里。在他的车走远后 ,约翰才敢说 ―――

约翰 :谢谢你 ―――饭桶。

卡罗尔(看着他) :你是一个标准的法学

博士。

约翰 :这个 ,放在那边的 C. S. ①字母下

的文件里。

卡罗尔拿起罚款单 ,打开车内的小贮藏

柜。

卡罗尔 :C. S. ? 什么意思 ?

约翰 :鸡屎的简称 ―――对 ,就是这个意

思。

卡罗尔 :哈 ,哈 ……

当她打开小贮藏柜看见里头已经有了

一大堆乱糟糟的罚款单时 ,显然吃了一惊。

那辆警车又开到他们车旁。约翰轻叫了一

声 ,一踩油门 ,把车开进马路上的车流中跑

了。

史蒂夫的 58 型雪维在主要街道上行

驶。

特里张望着 ,体会着自己拥有这辆车的

感觉。他挂上慢挡 ,在红灯前停下。一辆样

子十分难看的 55 型黑色雪佛兰车徐徐靠近

他的车旁。开车的鲍伯・法尔法身边坐着他

的嚼着口香糖的女友。她几乎坐在了他身

上。特里踩油门 ,故意挑逗那辆 55 型雪佛

兰车。鲍伯・法尔法连看都不看这边一眼。

他也踩响油门 ,发出好像是一架波音 707 飞

机在发动的巨大声响。特里大吃一惊 ,立即

停止发动他的车 ―――感到败阵了。他朝那

边望去 ,正好看见法尔法女友脸上洋洋得意

① 即公职服务。―――译者

t的表情。

女友 :他是不是最好的 ?

特里不说话 ,鲍伯・法尔法从那边向他

瞪着眼睛 ―――

法尔法 :嘿 ,你认识这儿一个开一辆破

黄色福特车的 ―――一个赛车好手吗 ?

特里 :你说的是约翰・米尔纳吗 ? (法尔

法慢慢地点点头) 嗨 ,谁也比不过他 ,伙计。

他是跑得最快的 ―――

法尔法 :我也天下无双 ,笨蛋。是不是 ?

特里 :是 ……

法尔法 :嘿 ,你见到米尔纳的话 ,告诉他

我正在找他呢。听见没有 ? 告诉他我要把

他的驴子挤到马路外头去。

女友(又露出一副傲慢的笑容) :他是不

是最好的 ?

特里什么话也不说。法尔法突然发动

车走了 ,又一次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响 ,

留下特里在原地瞠目结舌地看着他绝尘而

去。特里启动他的 58 型雪维车 ,以常速开

走。

收音机里传出《几乎长大》,特里将车缓

缓驶过亮着灯光的商店。坐在他漂亮的新

车里 ,睁大眼睛 ,恨不得把一路上看到的东

西全都收入眼中。他在一个十字路口绕过

一个追尾事件。当时那里有两个小伙子和

两个姑娘在呼叫。

这时 ,他突然看见一个步行的单身姑

娘。他吃惊地张着嘴 ,车速慢得有如爬行。

一头金发的德比 19 岁了。她穿着蓝白相间

的意大利面条式花纹的连衣裙 ,正沿着马路

边漫步。特里踩响油门 ,可是她对此毫无反

应。他加速从她身边经过。

特里 : 多俏丽 ……多么俏丽的美妞儿

啊 ……“狼人美妞儿”,她是我的一切。

特里提速超过她 ,把车开过一个街角停

下 ,又开始想办法。他迅速抽出口袋里的小

梳子 ,理了理发型 ,然后气定神闲地坐在座

位上。好像在说“好么 ,小妞儿 ,我就在这儿

呢 ―――詹姆斯・迪恩又活了 !”

他一踩离合器 ,连着发动了两次马达 ,

全都失败了。德比正在他后面走着 ,她前方

有几个面目可憎的摩托车手把车停在马路

边沿。在特里先经过他们时 ,一个特别邪恶

的车手甚至扭头看看他。特里踩响油门绕

过了这群人。

特里 :洁身自好啊 ,小妞儿 ,别让这群臭

虫沾染上你。狼人 ,请不要让这群臭虫沾着

她 ……请。

德比从那些摩托车手前面走过时 ,他们

按响车喇叭 ,起哄 ,发出猥亵下流的叫声。

从嘘声和德比的反应里似乎可以知道 ,她在

许多男孩子中已是一个“著名”的姑娘了。

她根本不理那些摩托车手 ,继续走她的路。

特里的车尖叫着再一次拐出街角。他的车

跟着她走 ,再次与她的步行同速行驶着。他

们俩一会儿她走在前面 ,一会儿他走在前

面。如此几回 ,但她根本就不抬头看他一

眼。

特里 : 嗨 ! ( 他 压 低 嗓 音) 嘿 , buenos

noches ?①不需要送一段吗 ? 夜色这么好 ,散

散步好吗 ? 你知道约翰・米尔纳吗 ? 库尔

特・亨德尔逊呢 ? 你真的不想坐车去哪儿兜

兜风吗 ? 有人告诉过你长的特像康妮・史蒂

文斯吗 ?

这句话让她停下脚步。她转过身 ―――

特里刹住闸 ,车“嘣嘣”响着停住。

特里 :真像 ! 我说对了 ! 太像康妮・史

蒂文斯了。我见过她一次。

德比 :你真的见过她 ?

特里 :真的。在迪克・克拉克主持的一

个节目里

德比慢慢朝他的车走来 ―――

德比 :你真的觉得我很像她吗 ?

特里 :太他妈 ……对不起 ,我的意思是

我决不是光给你说好听的。你就是像康妮・

史蒂文斯。你叫什么名字 ?

德比 :德比。我一直认为我长得像桑德

拉・迪伊呢。

特里 :哇 ,是呀 ―――你也很像她。

德比 :这是你的车 ?

特里 :对。我叫特里 ―――他们都叫我老

虎特里。

德比 :这车的样子真的挺酷。

特里 :你在哪个学校 ?

德比 :杜威 ―――这车能加速吗 ?

特里 :啊 ,能 ,它有一个带六个斯特龙伯

格的 327 雪佛兰引擎。

德比 :呜 ―――能折叠并卷起。我就喜欢

布料那种能叠卷起来的感觉。

特里 :你喜欢吗 ?

德比 :喜欢。

特里 :那好 ,你过来进去 ―――我让你感

受感受那种感觉。我是说 ,只要你愿意 ,你

就可以摸 ―――(他立即意识到由于紧张说走

了嘴) 我是指布料啊。

德比 :对呀。

特里欢欣鼓舞。他从车里出来 ,德比侧

身趁势坐到司机旁的座位上。特里又进入

车里 ,坐在她身边 ,并“砰”地一声关上车门。

他俩并肩坐在一起 ,好像真是一对情侣。特

里有一点点紧张。

德比 :快走吧。

特里 :什么 ?

德比 :快走吧。我喜欢小伙儿开快车。

特里点点头 ,扳动离合器 ,发动马达 ,汽

车发出高频叫声 ,然后启动了。车轮扬起尘

土 ,尖叫着 ,弹射似地驶去。车尾晃动着 ,差

些擦着另一辆二手车 ;瞬间便消失在主要街

道上。

高中体育馆 ,舞会。

在舞台上 ,乐队处在五分钟的休息时

间。见有女生在场 ,他们全都摆出硬汉的冷

淡表情。学生会秘书长在麦克风前宣布声

明 ―――

秘书长 :那支大乐队来自斯托克顿 ,请

给我们演奏一回吧。

话音未落 ,就响起了掌声。

秘书长 :我们还要感谢达比・朗登 ,是他

为我们做了这么漂亮的装饰。

又是一阵掌声。史蒂夫和劳丽站在人

群中。两人正在生气。

劳丽 :你现在就离开 ,我都不在乎。

秘书长 (对着麦克风) :现在宣告 ,下一

个舞将是滚雪球舞 ,领先起跳的是去年的班

主席史蒂夫・博兰德尔和今年的啦啦队队长

劳丽・亨德尔逊。

又是一阵掌声。人群中发出欢呼。舞

台照明灯的蓝色光柱在舞台上寻觅 ,然后停

在史蒂夫和劳丽身上。他俩当时正在发生

争论。

史蒂夫 :你怎么能这样 ! 你也太不像话

了 ……

劳丽被舞台照明灯晃了眼 ,才知道大家

正在看着他俩。

劳丽 :啊 ,天哪 ! 过来。

史蒂夫 :怎么啦 ?

劳丽 (朝舞池里拉他) :啊 ,史蒂夫 ,请 ,

大家都在看着呢。笑一笑 ,或者 ……

他俩起舞。

当劳丽把他拉到舞池中时 ,史蒂夫苦笑

了一下。留声机的唱针先发出“刺拉”声 ,然

后便传出《烟迷了你的眼睛》,这时史蒂夫和

劳丽已在舞池中央跳舞了。但只有他们这

一对舞伴。其他人在静候 ,正在生成的薄雾

很快就会把这对少年舞伴隔开。而正在跳

舞的史蒂夫和劳丽还在争吵着 ,不过是在小

声地争吵。

劳丽 :你以为我很在乎你离开。你以为

我会号啕大哭。你想得倒美 !

史蒂夫 :别说了 ,小点声。我不知道我

为什么没首先约你出去。

他拉住她搁在他下巴上的手 ,把它拉到

自己身后 ,然后紧紧搂住她的腰。

劳丽 :你约我出去 ? 我们第一次相见的

时候 ,你连垃圾都忘记倒了 ……是我约你出

去的 ,记得吗 ?

史蒂夫 :你说什么呢 ,是你约我出去的 !

劳丽“: 落后节”那天 ―――记得吗 ? 是我

等你来约我 ―――过了俩星期你都没给我打

电话。

史蒂夫 :我那时太忙。

劳丽 :你是胆怯。这是戴夫・奥博勒告

诉我的。后来你约我出去过三次 ,但你为什

么一次也没有吻我。

史蒂夫 :这个 ……我 ……

劳丽 :你胆怯了。是吉米・凯勒告诉我

的。我甚至问我爸爸你没有吻我的原因。

史蒂夫 :你老爸 ! 你也太过分了。

劳丽 :他说他认为你很聪明 ,也许你是

想过一会儿再吻我。(他痛苦地呻吟) 你当

然不是了。我必须说。你记得那次野餐吗 ?

史蒂夫 :在峡谷的那次么 ?

劳丽 :好哇 ,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 就

是头一次 ,在湖上的那一次。就是在那儿 ,

你头一回吻了我。

史蒂夫(平静地) :我记得。

他俩继续慢慢地跳舞。劳丽忽然哭起

来 ,又恨自己太软弱。史蒂夫松开搂抱 ,看

着她。

史蒂夫 :怎么啦 ?

劳丽 :倒霉。

他把她抱得更紧 ,在舞池中只有他俩旋

转跳舞 ,其他人在静静地看着他们。体育馆

里回响着《烟迷了你的眼睛》的乐声。

体育馆外的停车场。

库尔特倚在停车场上一辆汽车上。他

抬头望着星空 ,听着从体育馆里飘来的音乐

声。

温迪 :你干什么呢 ? 偷车盖儿呢 ?

温迪是一个黑头发的漂亮姑娘。她悄悄

靠近了库尔特 ,也倚在那辆车身上。出现片

刻间尴尬的沉默。这是两个曾经亲密的人在

感情发生变化后 ,重逢时常会出现的局面。

库尔特 :嘿 ,你好 ,温迪。

温迪 :你过得还好吗 ?

库尔特 :好 ,很好。你过得怎么样 ?

一声汽车喇叭声 ,温迪朝就向左近的一

辆德国大众车转过身去。

温迪 :我来是等一位密友的 (又朝库尔

特转过身来) 。她有自己的车了。嘿 ,我还

以为你上学去了呢。

库尔特 :嗯 ,也许罢 ……也许。

温迪 :还是原来的老样子 ,库尔特。咱

们从前一起处了那么长时间 ,你竟然全不知

道自己在做什么 ……好了 ,我要走了。

库尔特 :嘿 ,温迪 ,你去哪儿呀 ?

温迪 :没地儿可去。

库尔特 (朝她笑着) :那 ,你在乎我跟你

一起去吗 ?

温迪(动情地) :好吧。

库尔特 :好吧。

他们一起奔向那辆德国大众 ,进到车里。

体育馆里面。

舞会即将结束 ,照明灯都已降下。史蒂

夫和劳丽互相抱着 ,几

乎不动了。他吻她 ,长

时间吻着她 ,然后继续

跳舞 ,直到一个矮个子

秃顶的教师进来捅了

捅史蒂夫才停下来。

克 鲁 特 先 生 : 好

啦 ,好啦 ,博兰德尔 ,歇

一会儿吧。你应当知

道规则。你和你跳累

了的女友想干什么 ,去

别处干吧。

他厌恶地瞅了他俩一眼 ,走了。

史蒂夫 :嘿 ,克鲁特 !

那位教师回过头来 ,很惊讶他没有叫他

“先生”。

史蒂夫 :你为什么不去吻一只鸭子 ?

克鲁特睁圆了眼睛 ,返身走回来 ―――

克鲁特先生 : 什么 ? 你刚才说了些什

么 ?

史蒂夫 :我刚才说去吻一只鸭子 ,花岗

岩脑袋。

克鲁特呆住了 ,其他人也停下跳舞来看

着。

克鲁特先生 : 博兰德尔 , ……你小心。

你星期一不要来了。滚蛋吧 !

史蒂夫 (大笑) :我上个学期已经毕业

了。

情况在瞬间完全变了。克鲁特先生勃

然大怒 ,但又无可奈何。他最后只好怒气冲

冲地一走了之。史蒂夫 ,劳丽和在场的人全

都笑了。

史蒂夫 (对劳丽) :穿上你的鞋 ,趁还没

被人家赶走 ,咱们自己走吧。

体育馆外的停车场。

史蒂夫和劳丽走向她的爱泽尔车。背

上一篇:法国经典爱情《网络情缘》电影剧本欣赏下集 下一篇:乔治・卢卡斯经典喜剧《美国风情画》电影剧本中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