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第三帝国覆灭记》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0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第 三 帝 国 覆 灭 记

文 /〔德国〕贝恩特 ・艾辛格

译 /成  城

画面上一幅欧洲中部的动画地图。

一个象征战火的火圈自德国首都柏

林燃起 ,逐渐向四周扩大 ,几乎席卷整个

欧洲 ,并波及到北非与西亚大陆 ……

而后火圈开始回缩 ,最后复归到柏

林 …… (切换)

镜头切换到残余德军士兵顽抗据守

的柏林街头。

在处处硝烟战火、瓦砾、废墟的背景

下 ,映现出影片片名:  第三帝国覆灭记

11采访特劳德片断/ 内景/ 白天

特劳德・容格 ―――希特勒当年年轻、

漂亮的私人女秘书 ,如今已是一位白发

苍苍、饱经风霜的老妇人。但她皮肤白

皙 ,风韵犹存 ,此时回忆起60年前那段不

寻常的人生经历 ,依然难掩激动的神情。

特劳德・容格: ……我那时几乎还是

个孩子 ,稚气未褪 ,涉世不深 ,无所畏惧 ,

甚至连鬼魂都不惧怕 ……以至后来深陷

魔窟 ,无法自拔 ……至今我对那时孩子

气的作为感到愤懑 ……等到我有所认识

时 ,为时已晚。其实我并不是一个狂热的

纳粹分子。当我抵达柏林时 ,本不该到元

首司令部去 ,接受他的要求。但遗憾的

是 ,我竟没有说不 ,好奇心驱使我接受了

那个职位 ……没有想到 ,命运竟然把我

拖进一个深渊 ……至今我都很难宽宥自

己 ……

21林中小路/ 外景/ 夜晚

1942年11月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在夜幕掩映下 ,几个20多岁的年轻

姑娘在两个头戴钢盔 ,荷枪实弹士兵的

引领下 ,来到一个岗哨前。

一个士兵报告说:女士们到了。

经过严格的审查与确认 ,一个军官

下令“: 可以通过 !”

栏杆抬起 ,一行人通过岗哨。

姑娘们在士兵的带领下 ,又穿过一

片树林 ,在一阵狼狗的狂吠声中来到一

个警备森严的秘密建筑前 ,门前站立着

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银幕上映出一行字幕:东普鲁士 ,拉

斯腾堡 ,元首大本营“狼堡”。

31“狼堡”/ 等候室/ 内景/ 夜晚

姑娘们鱼贯进入那座地下建筑。

侍卫官林格(迎接她们) :女士们请

坐 !

5位姑娘紧张而又拘束地在靠墙的

一张长椅上坐成一排 ,等候元首接见。

林格:请稍候片刻 !元首正在喂狗 ,

很快就会出来。

这时坐在中间的一位姑娘难掩兴奋

的心情 ,像个小学生似地率先举起手 ,用

明显的柏林口音问道“: 对不起 ,我想问

一下 ,一会儿元首出来 ,我们该如何跟他

打招呼呢 ?”

林格(微笑着) :元首会首先跟你们

打招呼的 ,然后你们只需说“元首万岁 !”

就行了。

紧接着特劳德・容格问道“: 我们不

必行希特勒礼吗 ?!”

林格:女士们 ,这就不必了。要知道 ,

元首在你们当中要招募的不是新兵 ,而

是一位女秘书 ……

听到这话 ,姑娘们都会心地点了点

头 ,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林格(继续) :你们不必拘束 ,最好自

然一点 ……现在我去看看 ,元首是不是

已经有时间了 ……

说完他转身敲了敲身后的一个房

门 ,并推开一条缝 ,对里面说:“元首 ,应

聘的女士们到了。”

然后他跨进房门 ,转身立正 ,挺直身

子 ,站在门扉前 ,等待元首走出。

坐在长椅上的姑娘们一起转头 ,紧

张而又好奇地朝屋子里面张望。

看到元首从办公室里走出 ,她们一

下子全都站起身。 (切换)

希特勒慢慢地从办公室里踱步走

出 ,右手握住左手腕 ,极力掩饰他那不住

颤抖的左手。他上身着灰色军装 ,上面缀

着一级铁十字勋章与一枚金色党徽 ,下

身是一条黑色裤子 ,给人一副衣着严整

的印象。

他几乎面无表情 ,却用犀利的目光

扫视了一下此时虔诚地站立在他面前的

姑娘们。

希特勒:女士们 ,感谢你们在深更半

夜来到这里。在战争期间 ,我们有时无法

成为时间的主人 ……

然后他走向站在左手边的第一个姑

娘 ,眼睛直视对方 ,向她伸出手 ―――

希特勒:请问您的芳名 ?

出于紧张 ,那姑娘竟有些结巴地答

道“: 我叫玛格丽特・劳伦茨 ……万岁 ,我

的元首 !”

希特勒:来自什么地方 ?

玛格丽特:我来自富尔达。万岁 ,我

的元首 !

希特勒(随后转向第二个姑娘) :那

您叫什么名字呢 ?

第二个姑娘:我叫乌尔苏拉・普特卡

玛 ,万岁 ,我的元首 !……

希特勒(面露微笑地打断她) :这您

尽可以省略了 ……请告诉我 ,您来自何

处 ?

乌尔苏拉:我来自美因河畔的法兰

克福 ,我的元 ……

希特勒此时已经转向中间的那位姑

娘。

这位姑娘激动地给希特勒行了一个

屈膝礼 ,然后主动地用她标准

音做起自我介绍“: 我叫汉娜

・波托洛夫斯基 ,我是土生土

长的柏林人 ,住在潘考夫区

……”

希特勒对这个人热情

的自我介绍并没有明显的

反应 ,随后便转向第四个姑

娘“: 那您呢 ?”

第四个姑娘:我叫海德

薇茜・勃兰特 ,来自施瓦本 ……

希特勒随即又转向站在最后的那位

姑娘 ,同样地握手 ,一样地直视对方“: 那

么您叫什么呢 ?”

这位姑娘自我介绍说:我叫特劳德・

胡姆斯 ①,我来自慕尼黑 ……

希特勒显然对这位来自慕尼黑的漂

亮姑娘产生了特殊的兴趣 ,他重复了一

句“: 唔 ,您来自慕尼黑 ……”

他沉思了一下 ,又环视一眼其他几

位姑娘 ,随后目光又回到特劳德身上。

希特勒: ……胡姆斯小姐 ,那就让我

们试试吧 !

随后转身进了他的办公室。

胡姆斯小姐对元首的决定颇感意

外 ,她惊愕而又惶惑地看着旁边同来的

姑娘 ,直到看见林格向她示意的手势 ,才

跟随希特勒 ,走进他的办公室。

林格遂将办公室的门关上。

41“狼堡”/ 希特勒办公室/ 内景/ 夜

希特勒走向蜷伏在办公室一角的布

朗蒂 ,他一边抚摩着爱犬 ,一边回过头对

特劳德说“: 我的布朗蒂不咬人 ,它十分

理智 ,比人要聪明多了 ……”

说完亲吻了一下那只狗。

安抚爱犬过后 ,希特勒走到一张放

置打字机的办公桌前 ,打开台灯 ,把椅子

从办公桌下拉出 ―――

希特勒:请您放松些 ,不要紧张。我

在口授的时候 ,可能会出些错误 ,您可别

让它们出现 ……

特劳德双手微微有些发抖地将一张

空白打字纸放进打字机里 ,调准位置 ,回

过头 ,等待元首的指令。

希特勒走到他那张大办公桌后面坐

下 ,拿起一副老花镜 ,然后用手理了理头

发。

他没有马上开始口授 ,却对特劳德

说“: 您很年轻啊 !”然后又问:“您多大

了 ?”

特劳德:22岁 ,我的元首。

希特勒听后点了点头 ,戴上那副老

花眼镜 ,从文件夹上拿起一张纸 ,开始口

授那上面手写的内容:“我的德意志公

民 ,党员同志们 ……”

特劳德开始紧张地敲击键盘 ,全神

贯注地追随着希特勒口授的速度。

希特勒: ……我认为 ,一个人在20年

过后又能走到他的拥护者面前 ,而且在

这20年时间里 ,对他的纲领无须做出任

何修改 ,这是极不寻常的 ……

希特勒中断口授。

特劳德随之也打完了这两句话。

希特勒走到她的身后 ,看她打出的

几行文字 ……然后 ,满意地看着特劳德

有些惊慌失措的眼神 ―――

希特勒(友好地) :好 ,让我们再试一

次 ―――

51“狼堡”里的等候室/ 内景/ 夜

希特勒办公室那高大的双重门扉复

又开启。

特劳德从里面走出。

林格随后将门关上。

等在门外长椅上的那几个姑娘都好

奇地向她投来探询的目光。

特劳德走到等候室中间停下脚步 ,

她那原本因为紧张而绷紧的面孔 ,突然

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

特劳德(喜出望外) :我成功了 !他聘

用了我 !

在那“焦虑等待的片刻”过后 ,其余

几位姑娘听到她这句话 ,都跳起来 ,欢呼

着朝特劳德跑去 ,拥抱她。

61福斯大街/ 新帝国总理府的入口/

外景/ 清晨

清晨 ,天刚破晓。位于福斯大街的帝

国总理府前面的广场上 ,此时杳无人影 ,

一片荒寂。放眼望去 ,大街两侧处处可见

被炸毁的楼房 ,连昔日威严显赫的新帝

国总理府都被炸得面目皆非 ,失去了往

日的神采。所有的窗户几乎都被炸毁 ,街

道上到处是瓦砾堆与弹坑。

字幕:

两年半以后。柏林 ,1945 年4 月20

日 ―元首希特勒56岁生日

从帝国总理府对着的街面上走来4

个头戴钢盔 ,肩挎冲锋枪 ,全副武装的党

卫军士兵。他们两个人一组 ,分别抬着一

人多高 ,但没有多少厚度的木制包装箱 ,

老远看去 ,像是两件巨幅的“画像”。但是

人们很快便会觉察出 ,那木箱里不可能

是什么“画像”,因为里面装的东西要比

通常的画像大得多。两个包装箱显然重

量不轻 ,4个士兵走到大街的中间便不得

不把箱子放下 ,喘口气 ,歇息一会儿。这

时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飓风般的声响 ,

士兵惊恐地把包装箱丢弃“, 画像”扑通

一声倒在脏乱不堪的街道上。随后一枚

炮弹在前面不远处落地爆炸 ,顿时一股

巨大的烟柱升腾 ,冲上天空 ……

71元首地下避弹所/ 特劳德的房间/

内景/ 夜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 ,里面紧紧巴

巴地排列着几张床铺。

随着外面一连串激烈的榴弹炮弹的

爆炸声 ,住在房间里的特劳德、盖尔达・

克里斯蒂安(约30岁) ―――希特勒的另一

位私人秘书 ,还有曼齐娅莉小姐 ―――希

特勒的女厨师 ,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 ,都

坐起身子。

特劳德:这是在打炮啊 !

盖尔达:别胡说 !哪儿来的大炮 ?

这时 ,又一颗炮弹的爆炸声使房间

都震颤了。

曼齐娅莉小姐(带着浓重的奥地利

口音) :胡姆斯女士 ,你说的对 ,这不是空

投炸弹 ,是大炮的声音 ,是俄国人送来的

了不得的生日礼物 !

81元首地下避弹所/ 希特勒办公室

前室/ 内景/ 夜晚

希特勒依然穿着那件灰色军装和黑

色裤子。他没有刮胡子 ,脸有些浮肿 ,左

手也抖的更加厉害 ,仅仅两年时间 ,他一

下子竟苍老多了。

他冲进前室 ,一副心烦意乱的神情。

马丁・鲍曼(45岁) ―――一个个子不

高 ,颈项粗壮 ,身穿冲锋队褐色军服 ,胳

膊上戴着 #219;字臂章的人 ,与布克道夫将

军(49岁) ―――国防军的首席副官 ,站在

那里等候着他。他们看上去也像是刚刚

离开睡榻 ,赶过来的。

布克道夫将军刚打完电话 ,正把电

话机放回堆满文件的办公桌上。

希特勒:布克道夫 ,发生了什么情

况 ?这射击声从何而来 ?

布克道夫:我的元首 ,首先请允许我

祝贺您的生日 !

然而 ,迎接他的却是希特勒充满蔑

视与愤怒的目光。

鲍曼心中窃笑 ,他恨布克道夫这个

家伙。

布克道夫:我的元首 ,柏林市中心现

在处于敌人大炮的射程之内 ,密集的炮

火已经打到勃兰登堡门、帝国大厦、弗里

德利希大街车站 ……

希特勒:炮火来自何处 ?

布克道夫:我的元首 ,我们到现在还

没有得到报告 ,我刚给科勒打过电话。

希特勒用手理了理头发 ,对布克道

夫说“: 科勒 ……给我接科勒 !”

布克道夫挂电话之际 ,总参谋长克

莱勃斯(47岁) 快步走了进来。进屋之前 ,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

布克道夫接通电话后 ,将听筒递给

了希特勒。

希特勒(对着话筒) :科勒 ,你知不知

道 ,柏林现在已处于敌人炮火之下了 ?

科勒(电话中传出) :不知道。

91维尔德野生动物园空军基地/ 内

画面切换到科勒将军(空军参谋长)

处。

此刻他正在位于维尔德野生动物园

的空军基地视察。 (交叉剪接)

希特勒:你说 ,你听到炮击了没有 ?

科勒:没有 ,我现在在维尔德空军基

地呢。

希特勒:城里已经极度不安 ……据

说俄国人控制了奥得河上的铁路桥 ……

科勒:敌人没有在奥得河铁路桥上

布置炮兵 ,这不可能是远程炮火 ,据动物

园地区高炮指挥所报告说 ,这只是些10

至12厘米口径的火炮。俄国人的炮兵驻

扎在马尔岑附近。

希特勒(难以置信地) :从那儿到市

中心只有12公里 ,难道俄国人已经这么

近了吗 ?

鲍曼、布克道夫与克莱勃斯听到这第三帝国覆灭记

话 ,都惊愕地面面相觑。

希特勒(突然地) :真该把空军的头

领全都绞死 !

然后愤怒地摔下电话 ―――

希特勒(愤怒地) :真是闻所未闻 ,俄

国人竟然已经到达距离市中心只有12公

里的地方了 ……这还是我问出来的 !

克莱勃斯:我的元首 ,也许这真是远

程炮火 ……您刚才不是提到奥得河上的

铁路桥 ……

希特勒(没好气地) :胡说 ……

101新帝国总理府/ 大厅/ 内景

画面上是总理府内的一间高大的厅

堂 ,许多地方都已炸坏 ,一块天花板垂落

下来 ,还有几扇窗户已被炸飞 ,只好用纸

板临时钉住 ……

此时 ,大约50位军政要员聚集在此 ,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碰面。

前来祝贺的有:希姆莱、鲍曼、国防

军的高级将领 ―――约德尔、凯特尔、克莱

勃斯、布克道夫 ,以及身穿冲锋队制服的

重要党政头目。

他们三三两两地站在那里 ,喝着香

槟酒。 (切换)

希姆莱与菲格莱因 ―――他是希姆莱

派驻希特勒身边的长任代表 ,站在一旁。

菲格莱因个子瘦高 ,虽然衣着笔挺 ,

举手投足间却难掩一股女人气。

希姆莱推了推他的金丝眼镜 ,掏出

一块白色手绢 ,擦了擦鼻子上的汗。

(切换)

镜头转向布克道夫与鲍曼 ,他们二

人此时正斜着眼睛朝希姆莱看去 ―――

鲍曼:希姆莱真是个傲慢的小丑 !

布克道夫:到处是些舞弄权势的家

伙 ,看到他们就令人作呕 !

说完 ,他举起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切换)

镜头回到希姆莱与菲格莱因 ―――

菲格莱因:据说 ,元首要在今天发布

“克劳塞维茨命令”……

希姆莱挥了挥手 ,阻止他继续说下

去 ―――

希姆莱:柏林现在已经成了前线 ,这

座城市肯定守不住了 ,柏林要完了 ,如果

元首留在这里 ,那么整个帝国都得跟着

他一起完蛋。我们必须劝他离开这里。您

去跟赫威尔谈谈 !

希姆莱指了指一位50岁上下 ,衣着

笔挺的先生。与在场其他人不同 ,这个人

没有穿军服 ,而是一身“外交官礼服”打

扮。他就是供职于外交部的赫威尔。

希姆莱:元首喜欢赫威尔 ,他是目前

唯一还能对他施加影响的外交官。

菲格莱因:赫威尔已经做过各种努

力 ,请您相信我 ,这没用 !

希姆莱:那您去跟您的大舅子说说 !

菲格莱因叹了口气。

希姆莱:为什么不呢 ?您同爱娃・布

劳恩的妹妹结了婚 ……您就成了元首的

亲戚 ……现在必须全力做出努力 !你还

年轻 ,你不久就要做父亲了 ……您难道

想留在这座城市跟着一起完蛋 ?

菲格莱因:当然不。

这时 ,侍卫官林格走进大厅 ,宣布:

“先生们 ,元首到 !”

希特勒面色阴沉地从后门走进大

厅。

所有在场的人都向他行希特勒礼 ,

高呼“万岁 !”

111长廊/ 第8层/ 内景/ 白天

申克医生(40岁上下) 沿着大楼的过

廊走来。

他惊奇地发现 ,一些士兵正从几个

相邻的房间里把成捆的卷宗拖向过廊的

窗户 ,然后从那里抛到院子里。

申克教授转身问他的副官穆勒 ―――

申克:这些人在干嘛 ?

穆勒没有停下手头的工作 ,仍在继

续把一个个莱茨标牌 ①的文件盒扔进院

子里。

穆勒(简单地) :打包:扔 !

申克从窗户往外一看 ,一个个莱茨

标牌的文件盒被扔进院子里 ,还有办公

室家具 ……

申克:哼 ……

穆勒“: 克劳塞维茨命令”已经发出 ,

各部委与军事领导机关都在撤离 ……

申克:如果全都跑了 ,那谁来组织军

民的给养呢 ?

穆勒(耸了耸肩) :教授 ,您最好问我

一些容易回答的问题 !

申克:真是荒唐 !

他快步走下楼梯。

121内院/ 外景/ 白天

党卫军士兵往一堆已经点燃的卷宗

上倾倒汽油 ,火苗蹿得老高 ,一股黑色的

呛人浓烟升起 ,直冲天空。

申克朝台勒曼与他的士兵走去。

台勒曼看见申克走了过来 ,率先与

他打招呼 ―――

台勒曼:啊 ,教授先生 !

申克走到台勒曼面前停下脚步 ,直

截了当地说:“不许将我的管理机构撤

离 !”

① 莱茨是德国文件夹的著名品牌。―――译者第三帝国覆灭记

台勒曼平静地直视他的眼睛 ―――

台勒曼:唔 ,唔 ……您不允许 ……

申克:柏林的食品供应将会彻底崩

溃 ……

台勒曼踮起脚尖 ,晃了晃身子 ―――

台勒曼: ……一个好士兵总会找到

给养的 ……

申克(气愤地) :不错 !可是当一个城

市处于战斗状态时 ,士兵会把什么人的

膳食夺走呢 ?那肯定是平民百姓了 ! ……

我不能对此负责 !

台勒曼(喊道) :这是元首的命令 !

申克(鼓足勇气) :作为一名官员 ,我

接受党卫军与希姆莱的领导 ,可是作为

医生 ,我是国防军的成员 ,现在国防军还

没撤离 ,请注意这一点 !

台勒曼打量他好一会儿 ,最后终于

说“: 那好吧 ,教授可以留在柏林 ,马上给

他开具相应的全权证书 ……上车 !”

说完 ,他倏地转身离去。

随后一长列装满货物的载重汽车开

动了。

131新帝国总理府/ 大厅/ 内景

告别会。

纳粹党政要员与军队高级将领站成

长长一排。

希特勒从他们面前一一走过。他极

力保持一种庄严的姿态 ,然而却有些力

不从心。

他漫不经心地 ,甚至带有一种蔑视

的神情 ,与在场的每位要员逐一握手。

后者在握手时几乎都结结巴巴地向

他说些表示效忠的话。

希特勒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党部领导人甲:一切为了德国 ,万

岁 ,我的元首 !

党部领导人乙:我的元首 ,我 ……万

岁 ,我的元首 ! (切换)

特劳德与曼齐娅莉站在稍远一点的

地方 ,注视着眼前这一场面。

特劳德:这些人可能根本想不到 ,他

们最终会离开这里。 (切换)

党部领导人丙:万岁 ,我的元首 ……

(切换)

曼齐娅莉:我最反感这种阿谀奉承

了 ! (切换)

党部领导人丁:只要信任您 ,必然会

坚信我们的最终胜利 ! (切换)

曼齐娅莉(继续) :这些人当面说“万

岁”,转身就会说“舔舔我的屁 ……”

说到这里 ,两个女人都不禁哧哧地

笑了起来。 (切换)

希特勒走到站在队列最后的希姆莱

面前 ,热情地向他伸出手。

希姆莱赶忙双手握住元首伸出的

手 ―――

希姆莱:我的元首 ,我请求您尽快离

开柏林 ,事不宜迟 !

希特勒:事不宜迟 ?!

希姆莱这时挥了下手 ,把站在近旁

的赫威尔招呼过来 ―――

希姆莱:赫威尔 ,您过来一下 ,亲爱

的赫威尔 ……您不是也认为 ,我们该与

同盟国建立某种接触 ……跟他们打打政

治牌 ……

赫威尔:是的 ,实际上 ……我们应该

跟他们搞搞政治 ……

希特勒(厌倦地) :政治 ?我不想再搞

什么政治 ,我厌倦政治 ……等我死后 ,你

们再去搞你们的政治吧 !

希姆莱(略微口吃) :我的元首 ……

希特勒(眼睛有些湿润) :好了 ,我亲

爱的希姆莱 ,忠实的海因里希 ,好了 ……

你只管去吧 ……

说完 ,希特勒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后

转身离开大厅。

希姆莱目送他离去。

141地下车库/ 新帝国总理府/ 内景

出发前的气氛。

宽大的轿车排成一长列 ,随着马达

启动 ,响起打招呼与告别的话音 ……

党政军头目一个个匆匆忙忙登上各

自的汽车。

菲格莱因走向希姆莱的轿车。

希姆莱:只是咱俩谈谈 ,别外传 ……

这个人完了 ……

菲格莱因(笑着) :是啊 ,对一个既不

抽烟 ,又不喝酒 ,而且还素食的人 ,你还

能有什么可指望的呢 ?!

希姆莱(抓住菲格莱因的手臂) :菲

格莱因 ,现在咱们说点儿真格的 ,我想接

手 ……(密谋地) 柏林将会陷落 ,这不过

是几天的事儿 ,如果元首死了 ,您想想 ,

他们同盟国跟谁谈判啊 ?

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菲格莱因:您总这么有把握 ,同盟国

会愿意同您谈判吗 ?

希姆莱:西方要恢复战后秩序 ,还需

要纳粹国家与我的党卫军。我已经和他

们进行了初步接触 ,同艾森豪威尔谈了

一个小时 ,他的看法与我一致 ……

菲格莱因:您可得小心点 ,这可是叛

国罪啊 !

希姆莱(毫不在意) :啊 ,菲格莱因 ,

我担心的倒不是这个 ,而是 ……您说 ,我

该跟艾森豪威尔行希特勒礼呢 ,还是该

跟他握手 ?

这时一辆汽车开进车库 ,停了下来。

阿尔伯特・施佩尔(40岁) 身穿一件

笔挺的皮革大衣 ,走下车 ,打量了一下周

围 ,不时地应答着与他打招呼的人。

施佩尔走向希姆莱与菲格莱因。

菲格莱因: ……看 ……(转向施佩

尔) 真是来的早的 ,不如来的晚的 ……

施佩尔(对希姆莱) :先生 ,您已经准

备动身了吗 ?我正要跟您谈谈呢。元首已

经下令摧毁所有平民设施 ……

希姆莱(打断他) : ……很遗憾 ,亲爱

的 ,我得走了 ……有机会到胡恩吕咸来

看我吧。我现在要跟我的参谋部开赴帝

国北部 ,以便从那里支援柏林附近的战

斗。

说完他向菲格莱因告别 ,钻进了汽

车。

车队缓缓启动 ―――这是权倾一时的

人物上演的一场现代“出埃及记”。

施佩尔看着车队离去。

151新帝国总理府/ 大厅/ 内景

希特勒俯下身 ,以便能够透过《日耳

曼尼亚》①沙盘模型上的凯旋门看过去。

① 历史上象征德意志帝国的妇女形象。―――

译者第三帝国覆灭记

他今天像是换了个

人 ,情绪不错。

希 特 勒: ……施 佩

尔 ,其实空袭我们的城市

也有好处 ……到时候我

们只需把瓦砾清除就行

了 ,那可比我们自己把一

切都拆除 掉 , 要容 易 多

了。等 我们赢 得这 场 战

争 ,就能马上开始建设了 ……

他激动地朝施佩尔看去 ,而后者却

试图躲避他的目光。

希特勒(若有所思地) :我们两个在

这些精美的模型上花费了多少时间啊 !

施佩尔 ,您不愧是个伟大的天才 !

希特勒看着他。而施佩尔却不知如

何回答。

希特勒(继续) :的确 ,的确 ……只有

您我知道 ,第三帝国是难以设想的 ……

站在希特勒身旁的还有赫尔曼・菲

格莱因与瓦尔特・赫威尔。

爱娃・布劳恩端着香槟酒杯 ,还有特

劳德与盖尔达也都在观看着《日耳曼妮

娅》沙盘模型。

除了几个做清理工作的通讯兵 ,整

个大厅显得有些冷清。

希特勒(继续) : ……这里将建成大

商厦和工厂 ……而这里则是摩天大楼与

酒店 ……我们的第三帝国将是一个延续

千年的艺术与文化的宝库 ……我们眼前

将看到的是古希腊雅典那样的卫城 ,看

到中世纪的城市 ,看到它们的大教堂 ,并

且 ,需要一个中心区 ……对 ,施佩尔 ,这

不仅曾经是我的幻想 ,也始终是 ……

希特勒充满爱心地抚摩着沙盘上那

些穹顶建筑的模型。

菲格莱因:我的元首 ,如果您要实现

这些计划 ,那您就应该离开柏林。爱娃 ,

你也说说 ……

爱娃・布劳恩:他是元首 ,他知道该

怎么做 ……

特劳德(对希特勒) :现在每个人都

在说 ,您务必离开柏林。俄国人已经几乎

把我们完全包围了 ……

希特勒(突然厌倦地) :啊 ,孩子 ,这

我做不到。我现在就像是个旋转转经筒

的喇嘛 ,我必须留在柏林 ,做出决定 ,或

者灭亡。施佩尔 ,您认为呢 ?

施佩尔:当大幕落下时 ,您该留在舞

台上。

希特勒看着施佩尔。

161高炮阵地/ 外景/ 白天

在一条被炸得疮痍狼藉的宽阔大街

上 ,竖立着一门高炮。

空袭警报响起 ,人们慌不择路地四

下逃散。

高炮四周聚集着大约十来个身穿军

服的希特勒少年 ,他们有的搬运炮弹 ,有

的在加固防护沙袋 ……一个很年轻的中

尉站在高炮旁指挥。

男孩彼得・克兰茨(13岁) 和一个名

叫英格的女孩(16岁) 也在其中。

英格头顶钢盔 ,穿着裙子 ,显得很不

协调。

这时 ,一个40岁上下 ,面容消瘦、刚

毅的男人 ,威廉・克兰茨 ―――彼得的父

亲 ,朝这边走来。他在不远处停下脚步。

威廉由于在战争中负伤 ,右臂被截

肢 ,因此右边的袖筒始终插在上衣口袋

里。他静静地注视了一会儿眼前的一幕 ,

然后走到高炮近前。

彼得转过身 ,以一种挑衅的目光注

视着他的父亲 ―――

彼得(喊道) :走开 ……别打搅我 !

其他几位少年停下工作 ,看着彼得

与他父亲的对峙。

威廉转向其他的孩子 ,逐个同他们

说起话来。

威廉:喂 ,你多大了 ?……12岁 ?那你

呢 ?……14了 ?你呢 ?……你们在这儿干

什么 ?你们想玩战争游戏 ?……回家去 !

玩点别的什么去 ……

中尉:您是什么人 ?您想干什么 ?

威廉的声音也挺冲 ―――

威廉:我想要我的儿子 !而且要活

的 !

中尉:您应该为您的儿子骄傲 ,他已

经击毁了两辆敌人的坦克 ,元首今天将

亲自为他授勋呢 ……

威廉打量了中尉一会儿 ―――

威廉:啊哈 ,您这么年轻 ,在哪个前

线打过仗啊 ?

中尉(有些尴尬) :我 ……我 ……还

没有过这种荣幸呢 ……

威廉(平静地) :您还没有经历过战

役 ,那是您的幸运 ……现在请您理智地

让这些孩子都回家去 !

英格:不 ,我们要坚守阵地 ,战斗到

最后一个人 !

威廉(看着这位姑娘) :什么阵地 ?

他看了看这个三面围起来的场地。

威廉(继续) :这不是什么阵地 ,而是

一个陷阱 !俄国人将从两面夹击你们 ,到

那时你们就跑不掉了 !

英格:我们将会还击。

威廉:你们用什么还击 ?

中尉:我们用高炮 ……

威廉又一次长时间地注视着面前这

位年轻的中尉。

威廉:俄国人好几个集团军正在坦

克与大炮的配合下向前推进 ……你们也

许不相信 ,你们顶多只能抵抗5分钟。

英格:我们已经向元首宣过誓。

威廉:难道你们还不明白 ,我们已经

输掉了这场战争 ,已经完了 ……

彼得(轻蔑地看着父亲) :懦夫 ……

然后他跑开了。

威廉并没有马上去追赶儿子 ,他仍

盯着年轻的中尉看了一会儿。

威廉:赶快滚 !等俄国人来了 ,你们

还呆在这儿 ,那你们全都得完蛋 !

然后 ,他转过身 ,步履沉重地走了。

171形势分析室/ 元首地下避弹所

画面上是一幅巨大的德国地图 ,上

面用红色箭头标着西方同盟国与苏联红第三帝国覆灭记

世界电影

军推进的路线。这幅地图给人的印象是:

大局已定。

分析室里聚集着约德尔、凯特尔、戈

培尔、戈林、布克道夫、科勒等高级将领 ,

以及多名副官。还有两个速记员在场。

希特勒坐在铺展着那张大地图桌子

的中心位置。

他的对面是肥肥胖胖的戈林。他显

得焦躁不安 ,不时擦拭着头上冒出的汗。

其他的人围站在桌子的四周。

凯特尔:第9集团军必须后撤 ,不然

将会被包围 ,被全歼。我们必须马上 ……

希特勒(打断他的话) :第9集团军不

能后撤。告诉布瑟 ,他必须坚守住。

约德尔:我的元首 ,那第9集团军可

就完了 ……

希特勒:我们将从北部、东部两个方

向 ,给予向前推进的苏军以全力、无情的

反击 ……

约德尔(不解地) :用什么力量呢 ,我

的元首 ?

希特勒:让施坦纳的部队从北面发

起进攻 ,并与第9集团军会合。

说完 ,希特勒的手用力在地图上一

挥。

克莱勃斯:第9集团军现在已经无法

向北部转移 ,敌人的兵力是我们的10倍。

希特勒:那就让温克率领他的第12

集团军给予增援。

约德尔 (目瞪口呆) :可是 ,我的元

首 ,第12集团军正在开往西部 ,朝易北河

方向进发。

希特勒气恼地将拳头打在铺着地图

的桌子上 ―――

希特勒(大声地) :那就下令让第12

集团军马上撤回来 !

约德尔:那样我们的西线可就完全

暴露了。

希特勒(喊叫) :您难道怀疑我的命

令吗 ?我想 ,我的意图已经表达得够清楚

了 !

戈培尔:西方各国迟早会看出 ,只有

我们能够阻截布尔什维克 ,我们是抗击

亚洲乌合之众的最后堡垒。我们必须保

住柏林 ,只须几天时间而已 ,然后我们就

同美国人“碰杯”。

希特勒从他的杯子里喝了一口水。

蒙克走进来。

戈林边擦汗 ,边看了一眼他那昂贵

的钻石手表。

希特勒:啊 ,蒙克 ……您来了 ……

蒙克:我的元首 ?

希特勒:今天我已经发出《克劳塞维

茨命令》,柏林成了前线 ,您被任命为司

令官 ,接管保卫政府区域的任务。

蒙克:我的元首 ,如果柏林打起仗

来 ,我们必将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可

是 ……城里还有 ……三百万平民 ,必须

把他们撤离才成啊 ……

希特勒:蒙克 ,我理解您的顾虑。但

是我们必须无情 ……现在已经顾不了那

些所谓的平民百姓了。

蒙克:我的元首 ,请允许我冒昧地提

出个问题:妇女和儿童怎么办 ……?还有

好几千伤兵和老人又该怎么办 ?

希特勒:在这样一场战争中没有什

么平民 ……

于是 ,没有人再敢说话。

181元首地下避弹所的前厅/ 过道

过道上站着我们已经熟悉的几位高

级将领 ―――约德尔、凯特尔、布克道夫、

克莱勃斯、菲格莱因。他们抽着烟 ,喝着

白酒 ……

凯特尔:元首已经完全失去了对现

实的判断能力 ……

约德尔:他把已然不复存在的师团

在地图上推来摆去 ……施坦纳集团军已

经溃不成军 ,自顾不暇 ,他却命令他进

攻 ……纯粹是发疯 !

菲格莱因:那为什么您不把情况对

他说明呢 ?

凯特尔:他已经听不进去了 ……这

一点您应该跟我一样清楚。

菲格莱因: ……那也不能听之任之

啊 ……

凯特尔:您疯了 ?!那他还不把咱们

给轰出去 ,就像对待伦特施台特与古德

里安那样 ……

菲格莱因:那就只能这样了吗 ?

约德尔:我们是军人 !我们已经对元

首宣过誓了。

菲格莱因:宣过誓就不能独立思考

了吗 ?

布克道夫(发怒) :真没想到 ,这样的

话竟然出自您的口中 !真是一个机会主

义者 ……一个肆无忌惮的野心家 !

菲格莱因:你说什么 ?!

191总理府后花园/ 白天/ 外景

黑色浓重的硝烟阻碍了视线 ,从不

远的前线不断传来隆隆的大炮轰鸣声。

希特勒在戈培尔、施佩尔、赫威尔、

龚舍与鲍曼的陪同下 ,走出地下避弹所。

希特勒把军大衣领子竖起来。军帽

下是他那张灰白色的脸。

10个希特勒少年身穿褐色军装 ,站

成一排。

帽子下面是一张张疲惫、苍白的脸。

彼得满头是汗 ,气喘吁吁地跑来 ,赶

紧站进队列中。

希特勒青年团的头头(不满地看着

他) :你跑到哪儿去了 ?

彼得:这跟你有屁相干 ?

青年团的头头(转身面向希特勒) :

我的元首 ,柏林希特勒青年团最出色的

坦克狙击手列队完毕 ,请指示。

希特勒从少年面前逐个走过 ,与他

们一一握手 ,直直地看着他们的眼睛。

然后 ,他从副官端来的一只放满勋

章的托盘上 ,拿起一枚枚铁十字勋章别

在孩子们的军装上 ,然后拍了拍他们的

肩膀 ―――

希特勒:我为你们骄傲。

那位希特勒青年团头头在一旁介绍

说“: 我的元首 ,这个少年一个人用反坦

克弹击毁了两辆俄国人的坦克 ,他叫彼

得・克兰茨。”

希特勒:哦 ,你叫彼得。我多么希望 ,

我的将军们能像你一样地勇敢无畏 ……

希特勒微笑地看着彼得 ,爱抚地拧

了一下他的面颊。

希特勒走到行列的尽头站住。

突然 ,他好像因疲惫而有气无力、声

音干涩地说“: 好 ,好 ……历史会记住你

们的。当《日耳曼妮娅》从一片废墟中升

起的时候 ,你们就是英雄。你们万岁 !”

然而神情疲惫的孩子竟没有一个人

做出回应。

201元首地下避弹所/ 阶梯/ 内景

希特勒慢慢地走下长长的通往地下

的阶梯 ,他显然已经虚弱不堪 ,不得不时

而扶着墙往下走。鲍曼、戈培尔、施佩尔、

赫威尔与龚舍跟在他的身后。

211元首地下避弹所/ 特劳德的房间

特劳德、盖尔达与曼齐娅莉坐在床

上 ,她们抽着烟 ,喝着咖啡 ,轻声地聊天。

炮弹强烈爆炸的声音使房间剧烈颤

动起来。

盖尔达:我不知道你们的感觉如何 ,

我反正很难受 ……我倒觉得空袭似乎还

要好一点儿。

特劳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

曼齐娅莉:昨天他曾经对我说 ,如果

我离开这里 ,他会理解的。

特劳德:可是 ,曼齐娅莉小姐 ,现在

大多数人都抛弃了他 ……我们不能就这

样全都走掉啊。

盖尔达:我想 ,我也不会这样做。

特劳德:我根本不知道 ,自己该去哪

里 ……想当初 ,我父母 ,所有朋友都告诫

我 ,别与纳粹靠得太近 ……如果我现在

对他们说 ,我又回来了 ,我错了 ,我现在

认识到错误了 ……那 ……

曼齐娅莉:嗨 ,走着瞧吧 !

221庭院/ 外景/ 夜

庭院里的那幢大楼如今已然人去楼

空 ,兀立在那里 ,备显寂寥。

墙上映现出炮火的火光。

一些散发着煳味的纸片在夜空中随

风飘舞。

申克与穆勒两人望着空中的炮火。

穆勒:您想什么呢 ,上校 ?

申克:我们该走了。

穆勒:去哪里 ?

申克:我也不知道 ,去需要我们的地

方呗 ……

231元首地下避弹所/ 过道/ 新帝国

总理府/ 希特勒办公室

爱娃・布劳恩、特劳德与菲格莱因、

赫威尔排成一队 ,跑过通往地下避弹所

前厅的过道 ……爱娃一边跑 ,一边使劲

鼓动昏昏欲睡的军官、通讯兵、女秘书和

几个护士 ,一起加入 ―――

爱娃:现在大家都到上面去 ……让

我们庆祝一下。我已经在上面布置好了 ,

大家都来 ,都来 ……来吧 ,孩子们 ,我们

今天应该乐和乐和 ……

当这群人穿过前厅 ,而后穿过通往

新帝国总理府的地下通道 ,来到一个大

厅时 ,人越聚越多。

241元首地下避弹所/ 希特勒办公室

希特勒使劲用手掌拍着桌子 ―――

希特勒:无论敌人打到哪里 ,都应让

他们面对一片荒漠 ……

施佩尔:可这样等于也给德国人民

判处了死刑。没有电、没有煤气、没有清

洁的饮用水、没有煤、没有交通工具、所

有的轨道设施、运河、船坞、船闸、船只、

机车 ……当这一切都被破坏之后 ,我们

的国家将后退到中世纪 ……这一命令的

结果是 ,剥夺人民的一切生存机会。

希特勒(坚定而无情地) :当战争失

败 ,我们也就失去了人民 ……这时也就

没有必要再去考虑维持德国人民最低生

活所需的基础。相反地 ,倒不如由我们自

己把这些东西统统破坏掉 ,因为当人民

证实自己是弱者时 ,她就应该被铲除 ,这

也是一种自然规律 ……

施佩尔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

施佩尔:可她是您的人民 ……您是

她的元首啊 !

希特勒:这场战争过后 ,能够存活下

来的只能是些低劣者 ,因为优秀的都已

经为国捐躯了 ……

251新帝国总理府/ 大厅

大厅里点燃蜡烛 ,留声机正放着流

行歌曲《血红的玫瑰带给你幸福 ……》

(这是当时所能找到的唯一一张唱片) 。

此时已有大约上百个男男女女聚集

在此 ,其中有女秘书、身穿军服的护士、

通讯兵、副官们、各种级别的军官 ……人

们喝着香槟酒 ,高声笑谈。

爱娃穿过一堆堆的人们 ,高声招呼

着 ―――

爱娃:请 ……请过来 ,大家跳舞吧 !

外面不时传来的炮弹爆炸声与大厅

里的气氛极不协调。

爱娃的眼里闪烁着亢奋的光亮。

赫威尔邀请她跳舞。

她与赫威尔跳起来 ,并鼓励大家一

起跳。 (切换)

特劳德站在一旁观看 ,不时与盖尔

达碰杯。两个人此时都有些醉意 ,有些歇

斯底里 ―――

特劳德与盖尔达:干杯 ! (切换)

菲格莱因站在一旁 ,看了一会儿爱

娃与赫威尔共舞 ,走到他们面前 ,低声地

对赫威尔说“: 对不起。”

赫威尔:请。

菲格莱因把爱娃拉向一边。

爱娃(不解地) :什么事 ……?

菲格莱因:必须离开柏林 ,爱娃 ……

你必须得说服他 ……要不你跟我走 ……

爱娃 ,不然你会死在这儿的 !

爱娃直直地看了他一眼 ,然后从他

身边脱身走开了。

菲格莱因:你会死的 !……(切换)

这时 ,巨大的爆炸声把整个大厅都

震动了 ,窗户掉了下来 ,留声机的指针滑

落到唱片的结束位置 ,发出“喀拉喀拉”

的单调重复的声音 ……在场的人顿时都

惊愕无言 ,大厅里一片寂静。

爱娃(极力打破沉默) :谁能奏乐 ?我

要跳舞 !

一个军官(自告奋勇答道) :我 !

爱娃(继续) : ……跳舞 !

那位军官:您想跳支什么曲子 ?

爱娃:摇摆舞 !

那位军官走到钢琴前坐下 ,开始弹

奏起来。

爱娃索性跳上桌子起舞 ,并鼓动大

家 ,跟她一起跳。

在场的人受到感染 ,又都跟着跳了

起来。

桌子上的酒瓶与酒杯“哗啦哗啦”掉

落地上 …… (切换)

特劳德看着忘情跳舞的爱娃 ,突然

感到眼前的景象竟渐渐地模糊起来 ……

站在她旁边的盖尔达关切地问她:

“特劳德 ,特劳德 ……”

特劳德:我怎么觉得眼前这一切那

么不真实啊 ……犹在梦中 ……我努力想

清醒过来 ,却办不到 ,盖尔达 ……我不舒

服 ……

特劳德感到有些恶心。

这时 ,突然到处都响起剧烈的爆炸

声 ,灰尘与污物在大厅里狂飞乱舞 ,一股

巨大的烟尘冲过大厅 ,将大多数的蜡烛

倏忽吹熄 ,人们陷入一片惊恐之中 ……

特劳德和其他人跌跌撞撞地跑回到

地下避弹所的入口处。她无力地靠在过

道的墙壁上 ,她的身后又响起一连串的

大炮的怒吼与炮弹落地爆炸的声音。

盖尔达:特劳德 ,快过来 ,快 ……

她们跌跌撞撞地跑进地下避弹所内

灯光暗淡、长长的过道。

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 ,她们简直不

敢相信是真的。

261柏林街头/ 地下指挥所/ 白天/ 外

景/ 内景

大街几乎被炸得面目皆非。

各种口径的炮弹呼啸着打过来 ,落

地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一股股硝烟

飞向天空 ,几乎遮蔽了阳光。其中还夹杂

着“咯咯咯”的机关枪与冲锋枪声。

一辆带跨斗的摩托车朝指挥所驶

来。司机跳下车 ,跑进大楼。

士兵:妈的 !

赫尔 穆特・魏德林 将军 (大 约52

岁) ―――一个典型的普鲁士军人 ,在一片

废墟上建立起一个临时的指挥所。

魏德林将军注视着外面的恐怖景

象 ,同时用报话机大声地与外界联系。

副官与士兵试图在一片混乱之中保

持战斗状态。

魏德林(对着报话机喊) :我的指挥

所没有转移 ……什么 ,转到西边 ?……为

什么要转到西边 ?……我距离敌人只有

一千来米 ……

突然一个士兵喊叫“: 炮弹来了 ,快

隐蔽 !”

副官扑向魏德林将军 ,以便保护他。

所有的人都扑倒在地。

副官:将军 ?!

这时一颗炮弹把掩体的一侧给炸飞

了 ,报话机被甩在一边。

魏德林将军从尘土里站立起来 ,试

图再接上通话 ,然而 ,电话没了声音。

魏德林:喂 ,喂 , ……

他看到两个士兵被炸死了 ,尸体被

搬到一边。

魏德林(对副官) :应该死的是我 !

副官:什么 ?……为什么 ?……

魏德林:有人认为 ,应该把我的指挥

所从敌人的东南方转到西边的多布里

茨。

副官:这样也许是理智的 ,将军先

生。

魏德林:跟我来 !

魏德林戴上帽子。副官犹豫一下 ,跟

着他走了。

271“橡树下”街党卫军总部/ 内景/

白天

从一间办公室里传来电话铃声。

申克快步走向办公室 ,抓起电话。

(切换)

281新帝国总理府的地下指挥所

这是一个颇具规模的地下野战医

院 ,其出口位于福斯大街。

医护人员照料着病床上不断呻吟的

伤兵 ,一片忙乱景象。

医院旁边就是蒙克的指挥所。

蒙克正在打电话 ―――

蒙克:喂 ,我是蒙克。我现在在福斯

大街新帝国总理府的地下指挥所。元首

任命我为政府区的作战司令。我需要您

的支援 …… (切换)

申克:这恐怕很难 ……这里只有我

和我的副官 ,其他人都撤走了。(切换)

这时 ,越来越多的伤兵与惊慌失措

的妇女、儿童与老人涌进地下指挥所。

从外面传来激烈战斗的枪炮声。

蒙克:喂 ,您是医生吗 ? (切换)

申克:是 ……内科医生。 (切换)

蒙克:请您听着 ,请您赶快弄辆汽

车 ,把您能够找到的一切药物、吗啡、盘

尼西林、包扎材料都给我送来。(切换)

申克:看吧 ,不知道能弄到什么。

(切换)

蒙克:谢谢 ,请您快一点儿 !

蒙克放下电话。 (切换)

这时我们在拥挤的人群中看到魏德

林 ,他身后跟着他的副官。他们正穿过杂

乱的人群朝这边走来。

291新帝国总理府/ 地下指挥所/ 前

厅与通道

魏德林和他的副官走过宽大的掩体

工事与低矮狭窄的通道 ,那里聚集着许

多做好战斗准备的士兵与军官。

301新帝国总理府/ 通往地下避弹所第三帝国覆灭记

的隧道

魏德林和他的副官穿过一条很长的

隧道 ―――一条将新帝国总理府的地下

指挥所与元首的地下避弹所前厅连接起

来的通道。

311新帝国总理府/ 地下避弹所

不知什么时候 ,他们已经下到了地

下的第二层。

两个站岗的党卫军士兵拦住了魏德

林和他的副官。

魏德林向他们出示证件。

士兵拿着仔细研究一番 ,又对照看

了看面前的魏德林。

魏德林:我必须见元首。

党卫军士兵甲:有什么事情 ?

魏德林:我该被枪毙 ……

卫兵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不知他所

说何意。

这是一个令人十分尴尬的场面 ―――

党卫队士兵甲:在这儿等着 !

他走下楼梯 ,不见了。

党卫军士兵乙:请交出武器 !

魏德林的副官显然感到很不自在。

魏德林想点支烟抽 ,但卫兵却阻止

他 ―――

党卫军士兵乙:这儿不能抽烟 !

魏德林只好把烟扔掉。

党卫军士兵甲又出现在下面。

电话铃声响起。

党卫军士兵乙:明白 ……将军先生。

魏德林终于被放行。他走下阶梯。

副官想跟在他的身后 ,却被党卫军

士兵乙拦住 ―――

党卫军士兵乙:你不能进去 !

(切换)

克莱勃斯与布克道夫在下面的通道

上等着魏德林 ,他们的神情冷淡而矜持。

克莱勃斯与布克道夫:希特勒万岁 !

魏德林:希特勒万岁 !这儿怎么了 ?

为什么我应该被枪毙 ?!

克莱勃斯:您知道元首的命令 ,向西

方妥协是绝对禁止的 ,如果有哪个军官

不是无条件地遵循这一命令 ,就将被捕 ,

马上处决 ……

魏德林:您在说什么啊 ?……我的部

队连续多少天一直在进行艰苦卓绝的战

斗 ,我的指挥所离前线只有一公里的距

离 ……

克莱勃斯与布克道夫看着他。

布克道夫:说下去 ……

魏德林指着他胸前佩戴的那颗橡树

叶形骑士勋章 ―――

魏德林:看见这个了吗 ?……我不允

许用这种傲慢无理的腔调和我说话 ……

现在就请做您们所不允许的事情吧 !

布克道夫与克莱勃斯交换眼色 ―――

布克道夫(对魏德林) :我想 ,您还是

应该自己向元首报告。请跟我来 !

三人一起朝希特勒的房间走去。

321植物园大街/ 外景/ 白天

几名德国士兵手持双筒望远镜仔细

观察着前方。

大炮的轰鸣声与机关枪的“咯咯”声

从植物园的后方传过来。

申克与穆勒开着一辆小型空载的军


士兵:上校先生 ,您不能再往前走

了。

申克用手指了指旁边的野战医院大

楼 ―――

申克:我受作战司令蒙克的委托 ,到

这里的野战医院取些包扎材料与药品。

士兵:野战医院里已经没有人 ,全都

撤光了。

申克:那伤兵呢 ?

士兵:那您自己看吧 ……

申克转向穆勒 ―――

申克:我进去看看。

他朝着野战医院方向走去。

穆勒:上校先生 ……

申克:您留在这儿等我。

士兵:您可得留神 ,这一带到处都有

俄国人出没 ……

士兵用手指着一辆坦克的炮筒 ―――

士兵(继续) : ……您看 ,这里可以说

是咱们帝国的终点了。后面就是俄国人

的地盘了 ……

申克小心翼翼地悄然穿过一片广

场 ,朝野战医院方向走去。

穆勒:我可以用用吗 ?

穆勒拿过士兵手中的望远镜 ,朝申

克望去。

穆勒:这个顽固的家伙 ,为什么不让

我跟着去呢 ?

331野战医院/ 内景

申克在医院阴暗的过道里穿行。

野战医院看起来像是杳无人迹。

申克:喂 ?

他穿过一道门 ,朝里面看去 ,冥暗之

中他看到的是堆放在一起的尸体。

他继续往前走 ,打开走廊尽头的一

道房门。

341地下室/ 内景

这是一间很大的拱形地下室 ,里面

灯光昏暗 ,密密麻麻地放置着大约40张

病床 ,上面躺着上了年纪的老妇人。

当申克出现在门前时 ,她们立即惊

恐万状 ……

当看出他是德国人后 ,才放心。

申克吃惊地看着面前这些令人绝望

的被遗弃的人们。

351元首地下避弹所/ 中部

在元首地下避弹所的中部 ,鲍曼、布

克道夫与克莱勃斯坐在一张桌子旁 ,喝

着白酒。三个人都把军服上衣的扣子解

开了。桌上放着几个空酒瓶。他们看起来

醉醺醺的 ,一个个红头涨脸。

桌子的另一边坐着魏德林 ,他无聊

地不停地看手表。

魏德林:我该回部队去了。您们肯

定 ,元首还需要我吗 ?

克莱勃斯把斟满酒的酒杯推给他。

克莱勃斯:干了它 !……

布克道夫:这是元首的命令 !

说完 ,三个人哄堂大笑。

只有魏德林保持着沉默。

鲍曼:您今天会对元首有一个很深

刻的印象 ……

克莱勃斯:可是您不相信 ,施坦纳明

天会进攻 ……我说的对吗 ?

魏德林:我虽然怀疑施坦纳有足够第三帝国覆灭记

的兵力发起进攻 ,但是按照您们所讲述

的情况 ,我认为您们肯定要比我更清

楚。

布克道夫:如果施坦纳不进攻 ,那柏

林可就真的完了。

这时 ,凯特尔疲惫地走上阶梯。

布克道夫、克莱勃斯与魏德林都站

了起来。

凯特尔走到魏德林面前停住脚步。

凯特尔:我祝贺您。您的报告给元首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任命您为柏林

的防卫司令。

魏德林:如果他下令把我枪毙 ,那反

倒好些 ,那我就能免除这小品剧本大全场灾难了 ……

361柏林街头/ 白天

隆隆的炮声 ,到处是炮弹落地的猛

烈爆炸声。

空气中弥漫着黑色的硝烟 ,目光所

及 ,全然是一幅人间地狱景象。

德国士兵试图用机关枪阻击苏军的

进攻。

苏联士兵跑步向前推进。

一些妇女、孩子与老人战战兢兢地

躲在门口 ,看着面前发生的惨烈战斗。

在一个战壕里 ,我们看到手持反坦

克弹的彼得 ,在他的身旁是一个头戴钢

盔上了些年纪的士兵。

突然 ,在战壕拐弯处出现两辆苏式

T34坦克。

彼得起身跃出战壕 ,但那位上了年

纪的士兵一把抓住他的军服 ,把他拽了

回来 ―――

中年士兵:沉住气 ,小家伙 ……那家

伙离咱们还太远。

一辆 T34坦克的炮筒瞄准德军机枪

阵地 ,开火。

德军机枪射手立时毙命。

坦克继续前进。

彼得再也按捺不住 ,他挣脱中年士

兵 ,向前跃起。

那位中年士兵正欲抓住他的腿 ,这

时一颗子弹打来 ,正中他的头部 ,仰身倒

在战壕里。

在彼得的身边 ,一排机关枪子弹把

地上的泥土溅起老高。他已无法再滚回

战壕 ,他喘着粗气 ,痉挛地匍匐在地上 ,

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371元首地下避弹所/ 外景/ 内景/ 白

两个士兵跑进地下避弹所 ,在他们

身后爆炸的炮弹扬起一股烟尘。

两人疾步跑下阶梯。通往会议室的

过道上站满了人:军官、副官、通讯兵、女

秘书等。

可以清楚地听到外面炮火的声音 ,

有些榴弹炮炮弹几乎就近在咫尺炸开。

到处是讨论局势的声音“: 俄国人到

什么地方了 ?”……“他们是否已经突破

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 ?”……“施坦纳开

始反攻了吗 ?”……

特劳德与盖尔达也在场。

士兵:请往前走 ,女士们。

她们两人转向龚舍 ―――

特劳德:这是咱们大炮的声音吗 ?

龚舍(耸了耸肩) :我想 ,不是吧 ……

盖尔达:可是施坦纳的进攻应该启

上一篇:乔治・卢卡斯经典喜剧《美国风情画》电影剧本下集 下一篇:希特勒《第三帝国覆灭记》电影剧本赏析中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