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典励志《普通人》电影剧本原稿一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1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普 通 人

电影 剧本

〔美国〕艾

・ 萨金特

林思 铮译

淡人

了 内景 中学 礼堂

二十五人的学 生合唱队

全景 从 礼堂后面向前拍摄

合唱队分成四行排在舞 台上

, 面对摄影机

。 一个短小精悍的

指挥站在合 唱队 对面

歌声 啊

, 祖国

, 我们 向您宣誓

, 全心全意地永远忠于您

特写镜 头 合唱队员的脸

摄影机缓慢地移过合唱队 员的面部

, 向我们显示 了这些精神

焕发 的美国人的面貌

歌声继续着

教导我们时刻不忘

洁身 自好

、 严以律己

,

若无必要决不残害他人

或作无谓牺牲

从合唱队背后拍的镜头

歌声在继续

。 我们看到

。 藏在裤子后兜里的梳子

、 手帕 忐忑不安的手

, 镇定的手

, 触摸着别人的手

。 一 只脚在小腿肚子上

搔痒 一条已经打上 了石 膏的断腿

, 石膏上面还有朋友的签名

地上杂乱无章地放着吃剩 了一半的三 明治

、 一罐汽水

、 书籍

、 外

、 拳 击手套

、 运动鞋

、 钱包

、 以及心不在焉乱涂乱画 的笔记

歌声 教导我们要乐于简朴

,

充满欢乐而永无愁苦

对着合唱队的镜头 偏 向康拉德

・ 贾瑞特

康拉德十七 岁

, 留着怪里怪气的平顶 头

, 刚开始准备蓄发

我们也注意 到 了珍妮妮

, 她站在康拉德下面一行 的左方

, 是一位

单纯 而非常美丽 的姑娘

外景 芝 加哥铁路车场 晚六时

一列火车正在开 出车场

, 背景是芝加哥黑黝黝的钢架和砖头

的建筑物

, 内景 贾瑞特 的住房 贝思

・ 贾瑞特 的特写镜头 白天

贝思三十九 岁

, 身材是典型的美国上层 家庭善于保养的优美

体型

。 镜头在她 身上停留 了片刻

, 她俯视着什么东西

, 突然

, 她

转身走 出了镜头

。 电冰 箱的镜头

冰箱的门敞 开着

。 在冷冷的

、 刺 目的灯光下

, 我们看到冰箱

内贮存丰富

, 井井有条

。 贝思进入 画 面

, 她把一碗盖着塑料薄膜

的水果色拉放进 了电冰箱

, 关上 了电冰箱 的门

从较远处 拍贾瑞特 家厨房

窗明几净

, 一尘不染

。 贝思走过去在便条本子上面写 了些什

么 购货单子

。 接着 向案板走去

, 拿起一杳折叠整齐的毛 巾

。 她

衣着随便

, 身材苗条

, 动作优美

、 矜持

。镜头对着楼梯 口

贝思手 里捧着毛 巾走上楼梯

。 楼梯平 台上方有个小窗 户

, 阳

光照进来

, 窗前花架上放着一盆花草

。 贝思在它面前停下来看看

,

轻轻地把它挪动 了一 下

, 观 察 着它 的位置

, 然后继续向楼上走

内景 二楼 的走廊

贝思穿过走廊

, 经过两间关着门的房间

, 进入 他们 的卧室

内景 贾瑞特失妇的卧室

贝思捧着毛 巾走进 了浴室

, 然后空 着手 出来 了

换一个 角度拍卧室

贝思走 向壁橱

, 拉开 了滑 门

, 里面有 几件网球运动衣

, 她 伸

手去拿其中的一件

, 突然住 了手

。 她记起 了什么事

, 就转身走开

贝思 的镜头

贝思走到放在屋 角的一张古色古香的书桌旁

。 她从一个放着

各式各样漂亮铅笔的铅 笔盒里拿出一枝铅笔

, 在便笺本上记 了些

什么

, 然后就走开 了

特写镜头 记在使笺上的那一 句话

“ 在圣诞 节的名单 上添上汤普森家

。 ”

贝思 的镜头

在壁橱旁

。 她取 出了网球运动衣

突然

, 她听到楼下有什 么响声

。 开 门 的 声 音

, 门 轻 轻 关

上 ……

内景 在上下班 的火车上

火车在行驶

。 车厢 里大部分乘客是商人 公事提包

, 晚报

卡尔文

・ 贾瑞特

, 四十岁

, 正通过车厢通道

。 他是个中产阶级 商人

, 看起来仪表堂 堂

, 聪明机智

, 和蔼可亲

。 他看见一个熟人

一个过去的女 同学 ―

米琪

。 她捧着不少大大小小的包裹

卡尔文 米琪

米琪 卡 尔文

卡尔文 一切都好吗

米琪 好

, 非常好

卡尔文 巴特好吗 夏夭怎么过的

米琪 我们去 了穆利尼 尔

。 姬波居然摔坏 了胳膊

。 下个月我

们要搬家 了

卡尔文 往哪儿搬

米琪 搬到威斯兰那边

。 你一定要带贝思来玩

。 她的网球打

得怎么样 了

卡尔文 还是那样

米琪 请代我 问她好

卡尔文 好的

, 也 问巴特好

米琪 你气色 真好

卡尔文 姬波 的胳膊摔坏 了

, 我很难过

米琪 哟

, 我知道

。 我真想知道为孩子们花那么多时 间是否

值得

她突然住 口

, 两人相对而视

。 米琪感到很窘

卡尔文 我懂

。 你凡事要小白

卡尔文转过脸去

米琪 卡尔文

卡尔文转 回 身来

米琪 我们对那一切心里都感到难过

卡尔文 微微一 笑表 示理解 谢谢你

, 米琪

。卡尔文继续往前走去

。 最后坐到一群准备打牌的人中间

。 他

们都是商人

, 也都是老车友 了

。 他们 把座位转 了过来

, 面对面地

,

以便玩牌

。 他们 的膝盖上放着一张大大的许立兹啤酒广告牌

, 把

它充当桌子

。 一个人在发牌

, 卡尔文拿起 了牌

。 他们这样干 已经

连续好多年 了

听到

某 甲 这个礼拜天我得去换副新车胎 了

某 乙 是不是到山姆

。 奥伏那儿去呀

某 甲 他那儿我还没有试过呢

。 我跟他打交道合算吗

外景 上下班 火车在行驶 中 白天

驰过那些生活上比芝加哥来得搞笑小品安逸的地方

外景 网球场 贝思

她把网球往地上拍了一下

, 看 了看她的对手

, 把球往上抛起

,

准备发球

外景 普莱豪斯剧院 夜

一家本地剧院的大门罩上的字

“《 高产量 》 ―

埃里克

・ 雷诺

兹的最新闹剧

剧院散场

, 观众慢悠悠地从剧院 出来走到街上

偏向卡尔文和贝思 的镜头

卡尔文和 她手挽着手和另外一对夫妻布赖斯和鲁思一起 在人

行道上走

卡尔文 这 出戏怎么样

贝思 我爱看这 出戏

。 我认为贝夫

・ 沃尔许太棒 了

鲁思 我都喜欢

布赖斯 打 着呵大 它挺逗的

, 这是一出喜剧吧

, 是不是

基本上是吧了

夕鲁思 尽管这样

, 我们还得面对现实

, 克莱德 班纳越来越

胖 了

, 他不应该侧面对着观众

卡 尔文 咱们大部分 人都不应该让 人看到侧 面

内景 酒吧 间

这是一个装饰 得有点过分的酒吧 间

, 有一 闪一闪的彩色 灯光

,

钢琴手

, 而所有的座 灯都是劣等货

。 他们 四人都在酒柜跟前

, 女

人们在一起 聊天

, 男的在一起闲扯

。 男人们 已经 很疲劳 了

贝思 似乎那个角色的思想不是 … …唉

, 她 不 可 能那么机

南希 对

, 她太机灵 了

, 她不会那 么做的

, 她会吗

雷伊 晦

, 我偶然碰见 了比利 怀特

。 他说鲍勃

・ 麦克林丢

了饭碗

卡尔文 他现在打算上哪儿去

雷伊 他也不知道

卡 尔文 天啊

贝思 靠着卡 尔文 可惜这 人不知道发生 了什 么事

, 因为他

呼呼大睡 了

卡尔文 不

, 我没 有睡着

, 我是在思索

贝思 你还打蔚呢

卡尔文 我刚想告诉你一件事

, 可是现在却忘 了

南希 我 可知道我要告诉你们什 么

。 鲁宾逊家 的房子要搞成

一万三 千平方英尺

卡尔文 打 着呵欠 英尺

雷伊 一万三千平方英尺

, 我得去看 看

南希 布赖斯要是再老一点

, 他 每 家 人家的房子都要去 看

。雷伊 那房子不值钱

卡尔文 有多少个壁炉

南希 你怎么能说那房子不值钱呢

雷伊 因为我知道安迪

・ 鲁宾逊一辈子没有搞过一笔好 的投

, 至 少他没有给我搞过

南希 对侍者 你们有花生米吗

内景 在蓝色的克脱勒斯牌汽车里 卡尔文和 贝思

卡尔文在开车

。 贝思仰靠在车座上闭 目养神

一系列的镜头

在他们驾车回家时

, 可以在汽车 内仔细地观察他们

。 他们 的

、 珠宝饰物和衣着

, 以及过 了一天以后脸上显 出的皱纹

卡尔文 的声音 怎么会那样 的呢

贝思 的声音 你说什么呀

卡尔文的声音 鲍勃

・ 麦克林失业的事

汽车在红灯前停了下来

。 卡尔文瞧着 贝思

, 靠过去吻 了她的

面颊

。 她闭着眼睛莞尔一笑

, 吻吻 自己的手指尖

, 再用手指触摸

着卡尔文的脸

内景 车库

车库的 门落下

, 关 了

。 克脱勒斯牌汽车引擎灭 了火

内景 厨 房 夜

贝思在桌子旁

便笺本的特写镜头

购货单子

。 她在单子上添上 了

“ 蛋黄酱

”几个字

钥匙在匙孔 中的镜头

钥匙在转动

。 一系列其他的锁也都锁上 了

, 整幢房子安顿下

来过夜

。报替器 的镜头

报警器也打开 了

。 一扇扇门的门栓都拴上了

内景 楼梯 走廊

贝思走上一级级的楼梯

。 她直接走 向走廊尽头的卧室

换一个 角度拍楼梯

卡尔文走上 了楼 梯

。 他经过走廊

, 看到康拉德的灯还亮着

卡尔文在康拉德门 口 的镜头

他轻轻地 叩了叩门

。 没有 回答

。 他转动 门把手

, 朝里看

以看到康拉德坐在床沿上

。 康拉德漠然地看着卡尔文

卡尔文 你没有事吧

康拉德 没事

卡尔文 睡 不塌实

康拉德 嗯

卡尔文 真的

康拉德点点头

卡尔文 你睡着了吗

康拉德 嗯

卡 尔文 轻 叩 自己 的 脑 掌 开夜车 了吧

康拉德微微一笑

, 点了点头

卡尔文 睡 吧

他 关上 了门

, 等 了一会儿

, 又 把门打开

, 再次往里瞧

卡尔文 你打不打算去看那个医生

康拉德 没想过

卡尔文 这个 月快过去 了 ……我想我们应该 坚持计划

康拉德 计划 的 出发点是 假如我需要去看他的话才去

卡尔文 好吧

。 不必再为那个操心 了

, 去睡吧

。 顺 便 告 诉你

, 我现在正在做那些密执安州的计划

他顺着嘴发 出卡嗒卡 嗒 的 声 音

, 然 后 眨 眨 眼 睛 关 上 了

内景 康拉德的房间

他坐在那里

, 镜头对着他

。 镜头 向前推得更近 了

, 他 的呼 吸

更重

, 身上 冒汗

。 他伸手 把灯关掉

, 继续坐在床沿上

内景 过道

卡尔文缓慢地走 向他们的卧室

内景 贾瑞特夫妇 的卧室

贝思 早 已上床

, 侧 身躺着

, 似乎 已经睡着 了

。 她 的床头 灯 已

熄灭

, 卡尔文 的床头灯还亮着

。 卡尔文走近 看着她

, 开 始 脱 衬

内景 康拉德 的房间

康拉德的剪影

, 他还坐在床边

内景 贾瑞特夫妇的卧室

卡尔文穿着睡裤上 了床

, 关上床头灯

, 挪到 贝思身边

, 紧紧地

靠着她

。 她转过身来

, 伸出了胳膊

。 他们拥抱

、 亲 吻

, 并 将 行

外景 贾瑞特家的车道 白天 晨

扔进他家的一份报纸啪的一声落在车道上

, 发 出 很 响 的 回

早餐桌子 的镜头

垂直向下拍摄

。 餐桌布置得色调 明快

, 都摆好 了

。 最后放上

三杯桔子汁

内景 厨房

贝思正在做炸面包片

。 卡尔文在读晨报

。卡尔文 在读报 大家来瞧瞧这些人吧

, 和我一 起长大的人

全上了报

。 乔埃

・ 乔治拉已经成为特立尼蒂队的足球教练 了

。 关

于密执安 州的计划要和简

・ 奥尔茨 核对一 下

, 你办 了没有

贝思 把 炸 面 包片放在碟 里 她会和约翰谈这件事的

。 康尼

哪儿去 了

, 面包片要冷 了

卡 尔文 叫唤 康

内景 康拉德 的卧室

他还躺在床上

, 冒着汗

, 吓得要 命

卡尔文 的声音 康尼

他心惊 肉跳

, 没有回 答

。 过了一 会儿

卡尔文 的声音 更近 了 康拉德

康拉德 敏捷 地从床上坐起 好

, 我马上就来

他坐在床沿上

。 他站起 来

, 对 自己心 中无数

。 他 喘 着 气

,

走 向门边

, 开了 门

, 然后又回 来从桌子上取 了几本 书

。 照 照 镜

, 把平顶头发往后拢 了一下

, 向室外走去

。 他的臀部把 门撞 了

一下

楼梯的镜头

康拉德往下走

。 现在他

“ 心情偷快

” … …

“ 信心十足

”。

内景 厨 房

卡尔文吃着炸面包片

, 喝着咖啡

。 康拉德进入厨房

, 他尽 量

使 自己显得很正常

卡尔文 情绪很 高 他来 了

康拉德 早上好

贝思 满脸 笑容 早上好

卡尔文 睡 着 了吗

康拉德 鼓足 了劲 睡着 了

。卡尔文 饿吗 了

康拉德 饿吗 ……暖 … …

贝思把炸 面包片放在康拉德面前

。 他端详着碟子

贝思 这是炸 面包片

康拉德 暖

, 暖

贝思 这是你最爱吃的

卡尔文 伙计

, 你记得早餐是最要紧的 那顿饭吧 要 有 能

。 来吧

, 吃得胖一 点

康拉德 为什么 我是合唱队的

卡尔文 你是一个游泳运 动 员

康拉德 对 …… 耸耸肩 》

・ ・

…但是我不饿

贝思 要是你不饿就算了 ……

贝思拿起碟子朝着洗涤槽走去

卡尔文 笑嘻嘻地 等一等

, 他会吃的

。 康 这是炸面包片

贝思把碟子里 的面包片刮到垃圾通道里去

贝思 康拉德

, 你从学校里回家时给 你留着新鲜水果

她打开 了垃圾处理机

卡尔文 笑嘻嘻 地 你千什么

贝思 炸面包片是留不住 的

。 她瞧 了瞧钟 唉 哟

, 我 得 走

。 我们约好在九点打球

她伸手把垃圾处理机关上 了

贝思 亲爱的

, 关于百叶窗的事还是请你打个电话给赫曼先

, 我真是拿他没办法

她走 出去

卡尔文 在她 身后 嚷道 你得 讨好赫 曼先生

, 使 他 喜 欢 才

。 你讨好他没有 对康拉 德 她从来不喜欢去讨好赫 曼先生

。静默无言

。 康拉德和卡尔文还坐在桌子旁

。 康拉德在看书

,

喝着桔子汁

卡尔文 你得吃东西

。 我们要你壮起来

, 胖一 点

康拉德 爸

, 我 不饿

卡尔文 端详 着他 你没有病吧

康拉德 没 有

, 我很好

他又开始看书

, 手里拿一 只杯子

卡尔文 怎么啦 要测验啦

康拉德 是读书报告

卡尔文 什么书

康拉德

《 微贱 的朱迪 》。

卡尔文 这本书怎么样

康拉德 迟疑 了一会儿

, 耸耸肩 晦涩难懂

他喝完了桔子汁

, 瞧 了一眼钟

, 合上书

, 站 了起来

康拉德 继 续说 得走 了

。 拉泽比来接我

卡尔文 噢

, 那太棒 了里

康拉德 走开 有 什么棒 的

他走 出 了厨房

卡尔文 大 声叫喊 很久没有见拉泽比 了

。 我惦着这伙老来

玩 的人 ……

卡尔文 继 续嚷嚷

, 声音更 高 了 … …为什么不把他们带来玩

玩 菲尔

、 唐和狄克

・ 范

・ 伯兰

。 我们可以在草地上玩玩橄榄球

康拉德 再见

桌 旁 只剩下卡尔文

。 沉 默

。 接着 他手里拿着报纸站 了起来

卡尔文 再次大喊 康

我们听到前门关上了

。 卡尔文还站在厨房里

。外景 贾瑞特家的房子

康拉德站在房角的灌木丛边

, 几乎被灌木丛遮住 了

。 他呆呆

地站在那里

从他 的视 角看到 ―

一辆红色大产牌旅行车

车子正从街上开来

。 它在康拉德家房子跟前放慢 了速度

, 响 了

几声喇叭

。车里是几个十 几岁的青年 拉泽比

、 斯蒂尔曼和范

・ 伯

。 开车 的是拉泽比

, 他 身旁坐 的是斯蒂尔曼

镜头回 到康拉德 身上

他向画外望去

, 但没有移动

镜头对准汽车

斯蒂尔曼把脑袋伸出车窗 叫喊

斯蒂尔曼 贾瑞特

, 咱们走吧

, 已经晚 了

内景 大产 牌旅行车 车在开动

康拉德和范

・ 伯兰坐在后座

。 范

・ 伯兰抽着香烟

。 康拉德在

看书

。 收音机的声音很响

。 斯蒂尔曼神经质地不停地 在 调 换 电

。 车里气氛十分紧张

, 车里还放着书

、 活 页本

、 篮球

、 旧的包

装纸和一 两只纸 口 袋

斯蒂尔曼 我们晚 了

。 这是 因为小狄基的母亲得给她儿子拾

掇 午饭

・ 伯兰 只花 了两分钟 天哪

, 你 到我家 的时候就晚 了

我熬 了个通宵

, 拼 命准备政治学 的考试

斯蒂尔 曼 这家伙还想对它来个该死的个人分析

。 你是怎么

从废话堆里找 出有意义的东西的

拉泽比 斯蒂尔曼

, 你也读这

“ 废话

”。

・ 伯兰 那你说说

斯蒂尔曼 拉泽比

, 要有点现 实感

, 好不好 妈的

, 我们每天游 泳游 得都快累死 了

, 哪有时 间学 习 朝 后 瞧 着康拉德 贾瑞

, 你在读什么

康拉德 哈代 的书

・ 伯兰 初级英语

斯蒂尔曼 今年开的都是初级班吗 他们 不能让你们学 点别

拉泽比 他们 不让

, 除非你通过 了期末考试

, 不然那个垃圾

堆 是不让你闲着的

。 斯蒂尔曼

, 你应该 知道

斯蒂尔 曼继续调 换 电台

・ 伯兰 斯蒂尔曼

, 你 能不能不拧 那调频旋钮 了

, 找点别

的千干

, 不要 再碰它 了

斯蒂尔曼把收音机开得更响 了

。 康拉德内心感到压 力加大

我们听到火车 的声音

。 汽车停 了下来

透过汽车的挡风玻璃看到的上下班 火车的镜头

火车在摄影机前 面飞驶

, 使人感到颠簸震动

的 公墓大 门的镜头 从汽车的 角度拍

汽车朝大门驶去

引 镜头回 到上下班 火车

火车驶过去 了

。 看见 了眼前道 路的景色

外景 中学 白天

拉泽 比的汽车开进 了停车场

。 珍妮妮

・ 普拉特朝着学 校大楼

走去

。 她很吸 引人

。 但是还有甚于 吸 引人 的东西

肠 内景 车里

斯蒂尔曼对珍妮妮 的反 应

斯蒂尔曼 哟

, 普拉特来 了

, 让我 出去

, 我要跳 出去

他们都在 看

。珍妮妮的镜头 从他们的视角看

镜头回 到原景

他们都在朝外看

・ 伯兰 瞧那头发

拉泽比 不要对窗外说 脏话

, 好不好

斯蒂尔曼 贾瑞 特

, 那就是所谓的

“ 非常逗人 的屁股

”。

学校人 口 处的 内景和外景

康拉德进 了门 口

, 消失 在拥进门去的一群学生 中间

。 铃 响

。 他们都走得更快 了

, 康拉德也一样

内景 走廊

康拉德站在他的存物柜前

。 他打开存物柜

, 往里瞧 了一 眼

,

不是 为了别的

, 只是为 了能逃避 人群

貂 内景 教室 康拉德 曼伦小 姐 学生们

曼伦小姐 康拉德

, 你对朱迪

・ 弗劳利有什么见解

,

康拉德 什么

曼伦小姐 微微 一 笑 你认为 他在环境的支配之下是无能 为

力的

, 还是能够 自拔的

康拉德 我不知道 ……无能为力 ……我猜想他以为 自己是

这样 的

他茫然地瞧着她

。 然后坐 在教室 另一边 的一个学生乔尔说

乔尔 他是一个怪人

, 他鬼迷心窍

, 要做合乎道德 的事情

, 这

有什么意思

曼伦小姐 注视 着乔 尔 这话说得太轻率 了吧

, 乔尔

康拉德这会儿暂时松 了一 口 气

内景 教室 事后

教室里除曼伦小姐和康拉德以外已空无一人

。 他 俩 站 在门旁

曼伦小姐 你不要 为 了报告感到有压 力

。 你要不要缓交

康拉德 不要

。 我 能交 出来

他退 出门去

曼伦小姐 真的吗 用不着给 自己增加 压 力

康拉德 已 在 门外 不

, 我很好

, 我 能交

内景 走廊 康拉德

他很快走开

外 景 学校 的操场

康拉德独 自一人坐 在露天 看台上吃午餐

。 他垂着头

, 他的三

明治只咬 了一 口

内景 体育馆的更衣 室 电 话间

康拉德在打 电话

, 他说得很轻

伯杰 的声音 喂 ……

康拉德 伯杰医生

伯杰的声音 对

, 什 么事

康拉德 我是康拉德

・ 贾瑞特

, 你 的电话号码是希尔斯博罗

医院的克劳福医生给我 的

伯杰的声音 现 在我 有病人

, 你能不 能在两点十五分再给我

打电话

康拉德 那时候我没有空

伯杰 的声音 那就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

。 今 晚 我 给你回 电

话 … …喂

康拉德 那不用 了

, 还是我想办 法再给你去电话 吧

, 对 不

, 谢谢

他挂上电话

, 站在那里

。内景 网球场 白天

贝思和她的对手正在进行一局网球

。 长时间的来回抽杀到现

在还没完

。 贝思控制着比赛

。 她是一个强健的

、 聪明的网球手

她 的对手 的特写镜 头

一个难度很大 的回球

贝思 回球的镜头

贝思咬 紧牙关奋力把球抽回 到网对面去

球网上传来 了呼呼的球声

每 当贝思击球时

, 她脸上都 显得表情坚定

对手 的声音 打得 漂亮

贝思绷紧的脸松 弛 了下来

, 转为亲切诱人 的微笑

。 她朝毛 巾

走去

。 她的动作

“ 熟练

” 。 拿起 了毛 巾

, 但没有用它

内景 游 泳池

四 名游泳者跳 入池 中

, 康拉德是其 中的一 名

。 当男孩子们 向

前游时 康拉德落 在两个 人的后面

, 教练 的镜头

注视 着游泳 的人

康 拉德 的镜头

到达 了比赛道的尽头

教练 的镜头

教练 施加 压 力 推着边转身 贾瑞特 了 推着边转身

镜头转 到康拉德的转 身

。 他推着边转 了身

内景 学校的走廊 康拉德

他砰地关上 了存物柜 的门

, 把它锁上 了

内景 贾瑞特 家的 餐厅

康拉德

、 贝思

、 卡尔文在吃晚餐

一贝思 鱼太干 了吧

卡尔文 不算太干

贝思

“ 西埃斯

”来 了一个新的技工

康拉德 小哈里 怎么 了

贝思 我 不知道

。 我想他在斯考基找到了土作

。 这个新来的

人很不熟练

。 康尼

, 你那衬衣是不是撕破 了 把它放在大厅里的

长凳上吧

卡尔文 对 康拉德 你在医院认识 的那个女孩子是不是住在

斯考基 她 叫什么名字

贝思站起 身来

, 开始收拾桌子

康拉德 嗯

, 叫卡伦

贝思 朝屏房走 去 康拉德

, 要不要我给你报名参加俱乐部

的循环淘汰赛

康拉德 我 已经一年没玩 了

贝思 可能现 在该开始玩 了

内景 厨房

贝思从电冰 箱里 取 出奶酪饼

贝思 喊道 卡尔文

, 星期 六晚上我们得到默里家去

。 这事

我推 不掉

, 外景 贾瑞特 家的房子 夜

贝思 画 外音 星期六是克拉克的生 日

。 我给他买 了一本关

于法 国酒 的书

卡 尔文 画 外音 别去默里 家

, 行不行

贝思 画 外 音 上次我 们就没有去

卡尔文 画 外音 是的

, 那不是很好吗

镜头继续对着房

。 寂静

。 在一 扇窗户上透 出了电视机的蓝

一光

, 内景 贝思的浴室 夜

她穿着睡袍

。 她的头 发系 了起来垂在脑后

。 她俯身在大 理石

脸 盆上轻轻地用水泼脸

。 然后她擦干 了脸

, 下一个程序是把手指

伸进一罐擦脸膏

, 取 出了一 点点

, 象做 电视广告似的

, 仔细地把

擦脸 膏抹在脸上

, 再把它抹匀

卡尔文的镜头

在小客厅里

, 他握着一杯酒在看电视

。 他伸手一把抓住 自己

的肚皮

, 揪住 肚皮上的脂肪

, 眼睛仍盯着电视

。 他 的手放开 了肚

。 他 的眼皮聋拉下来

。 他打呵欠

外景 房子 拂晓

晨光照耀着房子

。 突然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声音

, 从睡梦 中惊

醒 的恐怖 的声音

内景 康拉德的卧室 康拉德的特写镜头 晨

康拉德在床上翻来复去

康拉德 纯真地 布克

他坐 了起来

, 又迷惘 了

, 又 害怕 了

外景 办公大楼 镜头对准康拉德 白天

这是一幢 古老的

、 饱受风雨剥蚀的大楼

。 他抬头看拱道 口 上的

, 依稀可辨认出几个刻着的字

“ 伊文思顿专业大楼

康拉德走进大楼

内景 办公大楼

狭 窄而有霉臭味

。 康拉德看着房 间姓 名指示牌

。 在指示牌和

墙之 间贴 着一张 白卡片

, 上 面写着

“ 我爱你

, 行吗

, 耶稣

・ 基

。 ”他按 了一下 电梯 的按钮

, 然后等着

。 他转身看看四 周

, 没有

。 电梯 的门开了

, 走出一个拿着文件夹的持有执照的会计师

康拉德进了电梯

内景 电梯

他瞧着按钮

, 按 了一下写着伯杰 罗斯曼字样的按钮

。 电梯

的门缓慢地关上 了

, 就象一 张嘴合上准备吞噬东西一样

。 当电梯

上升时

, 康拉德做 鬼脸

。 他嘟嚷着

。 电梯猛地一震就停止 了

。 他

走进 了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外间

办公室 的外间

两扇 门

、 两个 电铃

。 他按 了一个 电铃

, 站 在门前等着

, 另外

一 扇门却开 了

。 一位衣着很不讲究

, 大腹便便 的人 出现 在门 口

他就是 伯杰

, 医学博士

, 将近五十 岁

伯杰 没事

, 两扇门都一样

康拉德端详着这个穿着 旧的套头毛衣和 衬衫

、 太短 的牛仔裤

和短袜

、 凉鞋的家伙

。 他还戴着眼镜

, 手指 甲都是牙齿啃过的

伯杰 贾瑞特吗

康拉德 是的

伯杰 进来

, 进来

康拉德走进办公室

, 伯杰跟着进来

, 随手关 上了门

故 内景 伯杰 的办公室

办公室很 旧

。 房间相 当大

, 角落里放 了一张很大的办公桌

窗 户上挂着窗帘和百 叶帘

。 墙上挂着画

。 伯杰把一张桌子 的抽屉

拉出一半

, 从一 条萨兰姆牌香烟里拿 出来两盒

伯杰 坐下

康拉德坐 在椅子上细细地察着着这个地方

。 墙角里放着一 件

满是尘土的很 旧的雕塑品

。 这一定是伯杰爱慕的人的作品

, 不然不会有人保留它

伯杰 这个地方不难找吧

康拉德 不难 ……不算难

伯杰转过 身去

, 想 了想什 么

, 拿着 口香糖

、 香烟和火柴朝 自

己的座位走去

。 他坐在一把 陈 旧不堪 的椅子里

, 他虽然肥胖

, 但

还有一 定的风度

。 他从一沓信封

、 维生素丙

、 老香牌刮脸水和 电

话机的旁边

, 拿起 了一个小的档案卡片箱

伯杰 在寻找档 案卡 片 贾瑞特 ……贾瑞特

・ ・

他找到 了那张卡片

, 瞧 了一 眼

, 接着瞧着康拉德

伯杰 你离开医院有多久 了

康拉德 一 个半 月

伯杰 感到压抑吗

康拉德 没有

伯杰 觉着象众矢之 的吗

康拉德 对不起

, 听 不太懂

伯杰 人们和你相处是不是有点紧张不安 对待你就象你是

个危险人物似的

康拉德 是的

, 我想他们 多少有一 点这样

伯杰 你 自己觉得 有点危险吗

康拉德 我不知道

康拉德 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家伙

, 打量着这 间办公室

。 伯杰注

视着康拉德

, 康拉德也回 看伯杰

。 伯杰 的 目光锐利

, 但是令人感

到温暖

。 最后

伯杰 你在医院里呆 了多久了

康拉德 四个 月

伯杰 那是为 了什么呢

‘ 夕 ‘康拉德 我企图 自杀 手指卡 片

。 那不是写 在那儿了吗

伯杰 但是没 有说你用的是什么方法

康拉德 迟疑 了一会 用吉利牌 刀 片

伯杰 你回家感到怎么样 家里人都乐意见到你吗

康拉德 是的

, 当然锣

伯杰 你的朋友也都是这样吗

康拉德 当然

伯杰 好啦

, 看起来一切都很好

, 那你 为 什 么 还 到这里来

康拉德 我想更好地控制 自己

, 掌握 自己的生活

伯杰 为什么

康拉德 这样别人就不用再 为我担心发愁 了

伯杰 谁 在为你担心发 愁呢

康拉德 主要是我父亲

。 我到这里来也是他的主意

伯杰 你母亲呢

, 她不发愁

康拉德 我不知道

。 喂

, 既然你是克劳福医生 的 朋友 你这

人也许还可以

, 但是我要和你直话直 说

, 我 已经不喜欢你这地方

伯杰 为什么

康拉德 我不知道

, 我不知道

伯杰 你只要直话直说就行

康拉德 你对我 了解 多少 你和克劳福谈过没有

伯杰 他给我打过 电话

。 他告诉我你的姓名

, 要我 去找你

他还 说你哥哥死 了

。 小船失事

, 是不是

康拉德 对

康拉德瞧着 窗户

, 然后又瞧那古怪的雕塑 品

, 最后视线又落

一在伯杰身上

伯杰 你想告诉我他的事吗

康拉德 我们在湖上航行

。 他淹死 了

伯杰 什么时候

康拉德 两年前的夏夭

他不往下说了

。 看着书架

。 这些书架上堆得满满的

, 但是没

有 贝思的书架整齐

伯杰 我想你和克劳福在医院里谈过这件事

康拉德 对

。 谈得很 多

伯杰 结果怎么样

康拉德 没 引起什么变化

伯杰 你要改变的是什么 呢

康拉德 我 已经告诉过你

, 我想更好地控制 自己

, 掌握 自己

的生活

伯杰 为什么

康拉德 我也告诉过你 了

。 为了不使别人为我担心发愁

伯杰 好吧

, 我告诉你

。 我和你坦率谈

, 好不好

康拉德 当然好

伯杰 我对控制什么的不感兴趣

, 不过

, 反正是你 出钱

康拉德 那就是说

・ ・

伯杰 那就是说

, 我 遵命 仲 手去 拿预 约薄

。 星期二和星期

五怎么样 同一时 间

康拉德 每星期 两次吗

伯杰 控制 自己是个难题呀

康拉德 我每天晚上都得练习游泳

伯杰 嗯

, 那倒是个 问题

。 我们怎么解决呢难堪 的沉默

。 皮球 现 在踢到了康拉德那边

康拉德 我 想那只 能每 周减少两次练 习

, 这可不太容易

很长时 间的沉默

, 最后

伯杰 这得 由你决定

沉默

。 康拉德十分 紧张

康拉德 我不喜欢上这里来

。 我必须告诉你

, 我不喜欢上这

里来

镜头对着抽屉

那 有三只 套餐 巾用的小环

。 贝思的手伸进抽 屉往 银色小环

中放入 了三条餐 巾

。 我们还能看到 贝思 窄窄的结婚戒指和 小小 的

订婚钻戒

。 抽 屉合上 了

内景 餐厅 全景 康拉德

、 卡尔文和贝思

卡尔文和康拉德坐在餐桌边

。 贝思 在后景 中的厨房里

。 勉强

能听 到他们 说话的声音

卡尔文 我碰见 了莫特

・ 斯旺尼

。 他的姐姐死 了

贝思 那个爱达荷人

卡尔文 那个开餐厅的人

贝思 她是不是死 在爱达荷

卡 尔文 我想是的

。 你为什么会想 到这个

贝思 他说过她老 是到处旅行

。 我只想知道她是不是死 在爱

达荷

卡尔文 我不知道

。 她可 能是死 在爱达荷

。 笑 也 可能是死

在堪萨斯城

贝思开 了洗碗机

康 拉德 我去看了伯杰 医生

卡尔文 伯杰 真的 嗯 好 望 你说下去呀

。 好


上一篇:英国女皇的传记电影《女王》电影剧本赏析三 下一篇:美国经典励志《普通人》电影剧本原稿二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