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典励志《普通人》电影剧本原稿二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1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康拉德 我去 了

卡 尔文 好

。 什么时候

康拉德 今夭

贝思 走近 了餐厅 的 门 我不知道你 已经 预约 了时 间

卡尔文 那么结果怎么样呢

康拉德 如果花钱太多

, 我就不必去 了

、 这 不 是 非去不可

的 … …

卡尔文 不要为钱 发愁

, 那没 有问题

康拉德 一小时要五十元

, 每 周两次

卡尔文 吃 了一惊

, 但是 行呀

。 这是必要的

。 你说了些什

么呢

康拉德 不多

。 只是些 ……废话

贝思 康拉德

, 求求你

, 不要用那种腔调说话

康拉德对贝思的话起 了反应

, 他有点紧张了

。 贝思回 到厨房

,

走到洗涤槽倒 了一杯水

卡尔文 你时 间怎么安排的 行不行

康拉德 我得减少游泳练 习

贝思 他的办公室 在哪儿

康拉德 在海 兰公 园

镜头停在他们三人 身上

。 背景 中的音响是洗碗机 的声音

内景 小 客斤 夜

这是万圣节前夕

。 在进行下列谈话之间

, 化 了装的儿童 曾数

次来敲门讨吃的东西

贝思 伦敦就象狄更斯 小说里所描写的那样

。 我们从来没有

在伦敦过圣诞节

卡尔文 也许我们根本不该打算出去

穿 。贝思 可是我们 曾经说好

, 并且 已经作 了决定

卡尔文 我知道

。 但是这 件事越说我越觉得时 间选择得似乎

不合适

贝思 我们从来没 有为时 间发愁过

。 时 间的选择就是那么回

, 不用管它

。 该是我们过正常生活的时候了

。 我们总是在圣诞

节时出门的

。 我 想康尼就象我们一样需要 出门

。 这对他有好处

卡尔文 他刚刚开始找这个医生看病

贝思 那就让他误上三个星期

卡尔文 为什么要打断 他看病

贝思 就是为 了我们都能松 弛一 下

。 你是知道 的 我们都需

要松 弛一下

卡尔文 对

, 可是 … …假如他现在不开始治

, 他可能会改变

主意

贝思 他不会改变主意的

卡尔文 我们花 了很大的 力气 才使他走坦屋子

, 你有什 么办

法能使他去 伦敦呢

贝思 就象 人们要 别人做 他们认为 别人不想做的事那样

卡尔文 微 笑地转 向 贝 思 我做 了什 么你要我做而我又不想

做 的事

贝思 买 下这所你所喜欢的房子

卡尔文 打从我们搬进来的那天起我就喜欢这幢房子

。 当初

我只是对抵押借款买房有点顾虑

贝思 喂

, 结果很好

,

是不是

卡尔文 嗯

, 嗯

贝思 好啦

, 去 伦敦也会这样

卡 尔文 我让你做 了什么你不想做的事呢贝思 砍倒了那些榆树

卡尔文 那是些病树

贝思 那些树看起来不象有病

。 我仍然认为那些树是 可 以救

活的

。 我还听到过病树可以不死 的说法

。 卡尔文

, 我不过是 比你

更有信心

。 可能孤儿更难有信心

。 她吻 了他 的 额 所以你对我应

该有信心

卡尔文 温 柔地 我确实对你有信心

。 我也是想 出门的

。 但

是 我知道现在时 间不 合适

。 我们可以 在春天 出去

。 到什 么地方去

都行 … …为什么你不能对我的直 觉有点信心呢

他搂住 了她

。 她一动也不 动

, 也没有 回答

内景 游泳池 近景

游泳比赛

。 划水 的胳膊

, 教练的近景

教练在叫嚷

教练 金瑟

, 把左胳膊伸直 了

。 我真懒得再对你说 了

镜头对着教练和康拉德

教练在池边 面向着游泳 的人

。 康拉德站在教练面前

, 背向着

游泳的人

。 他穿着游泳衣

, 浑 身湿池谁地站在那里发抖

。 教练注

视着比赛

, 然后又 看着牙齿打寒战的康拉德

教练 我 都瞧见了

。 我看出来你 在打呵欠

。我瞧见你迟到 了

我看出来你并不 觉得这儿有什 么乐趣

。 你睡眠够不够了

康拉德 够

教练 你觉得这儿 有什么乐趣吗

康拉德 乐趣

教练 如 果没 有乐趣就没有 意义 了 ……对不对

康拉德 我想是这样

。教练 你想

。 大 声叫嚷 狄更生

, 脑袋低下去

, 把脑袋低下

他继续瞧 了一会

, 然后 又转过来 对康拉德

教练 贾瑞特

, 你是在服药治疗 吃镇静剂了 还是别的什

康拉德 没有

教练 我以前问过你没有 他们 在 那 里 给你做 了电击疗法

康拉德 是的

教练 什么是的

康拉德 垂下 了他 的 眼睛 是的

, 你以前问过我

。 是的

, 他

们做过

教练注视着康拉德

,

赞成

, 最后

教练 停 了一会儿

,

着池底 把屁股往下沉

他们往我脑袋里过 电

接着摇了摇他的脑袋

, 他顺着嘴表示不

向远 处看去 拉泽比

贾瑞特

, 我不是医生

,

不要瞧我们 看

但是我决不会让

内景 学校走廊 拉泽比

、 斯蒂尔 受

、 范

・ 伯兰

、 康拉德在

走着

・ 伯兰 萨兰是个 该死 的

、 好吹毛求疵的家伙

。 他搞得我

手足无措

斯蒂尔曼 一切事情都使你手足 无措

, 范

・ 伯兰

, 你要不对

别人说这 个世 界是 多么糟

, 就一天也不得过

, 对吗 你 怎 么 想

, 贾瑞特 丹诺夫和埃奇看起 来很 不差

, 对吧

康拉德 他们看来都很好

・ 伯兰 萨兰对你厉害吧 了拉泽比 他对谁都厉害

他们在学生布告栏附近停 了下来

。 盖尔

・ 努南和珍妮妮进人

了镜头

。 他们 向布告板走去

。 盖尔正要往布告板上钉什么

盖 尔 喀

, 康

康拉德 晦

盖尔 在布告栏上 为她 的三 英寸 长五 英寸 宽的卡 片找 块 空 地

方 你们这几个小伙子 有没有需要单簧管的

斯蒂尔曼 有要的

。 范

・ 伯兰想玩单簧管

, 范

・ 伯兰

, 对不

・ 伯兰 谁 出卖单簧管

盖尔 找 到 了一 块地方 我 的兄弟

。 他需要一辆摩托车

镜头以康拉德为 中心

。 珍妮妮靠近他站着

。 她 的 目光和他的

相遇 了

珍妮妮 我觉着在合唱的时候我 站在你的前面

康拉德 是吗 是你吗

珍妮妮 你真是精 力充沛

康拉德 是吗

盖尔 〔准备走 了 来吧

, 我们走吧

珍妮妮 我 的名字叫珍妮妮

・ 普拉特

康拉德 噢

, 嗯 … …

他迟疑不决

盖尔 康拉德

, 你是

“ 康拉德

・ 贾瑞特 ,’

康拉德 一捻 手指 发 出 声音 对 谢谢你

珍妮妮 再见

康拉德 对

, 再见

盖尔和珍妮妮 走开 了

。 康拉德看着她们离开

。康拉德的特写镜头

他向画外看

, 斯蒂尔曼进入画面

斯蒂尔曼 向远 处 看去 畴

, 那怎么样 你可能会成功的

引 外景 贾瑞特的房子 全景 下午

贝思 的汽车驶进 了车道

。 收音机播放着音乐

。 她一 直听完

关掉引擎

, 疲 乏地坐在那儿

内景 贾瑞特的房子

贝思缓慢地上楼梯

, 肩上挂 着挎包

, 手里拿着一包东西

。 她

进 了康拉德 的房 间

, 把包着一件新毛衣的那个包放在他 的床 上

这间屋 子又脏又乱

, 使她发休

。 她关上 了门

, 走入过道

, 在布克

的门外站住 了

。 她瞧 了瞧 门

, 又 向她 自己 的房 间走去

。 她 又站住

, 转过 身来

, 走向那扇关住的门

, 把门打开

, 往里瞧了瞧

。 她

呆 了一会儿

, 才慢慢地 走进房间

内景 布克的房间

贝思站在房间当中

。 房间整洁

。 书籍

、 照片

、 三 角锦旗还都

。 她在床边坐 下

, 闭上眼睛

康拉德突然 出现 在房门 口

。 贝思睁开 了 眼睛

, 倒吸 了 一 口

康拉德 对不起

贝思 严 厉 地 别这样 说

康拉德 对不起

贝思 站起 来 我投 想到你在这儿

康拉德 对不起

。 我 刚回来

。 我 不知道你在这里

贝思 我没有玩高尔夫球

。 天气太冷 了

康拉德 你高尔失球打得怎么样

贝思 我 没有玩球

。康拉德 今天真是有点冷

贝思 不

, 我 的意思是作为今年来说是冷 了一 点

康拉德 是的

贝思离开房 间

, 带上 了门

内景 走廊

贝思 你游泳 了吗

康拉德 嗯嗯

, 对不起我吓 了你

贝思 转 身走 向 卧 室 今儿游得怎么样

康拉德 很好

。 今天我游得很好

贝思 那就好

。 要坚持下去

康拉德 就我个人来说

, 我想我 可以 参加 五十米的比赛

,

只要我的速度再快一点就好 了

。 目前 我 比我 原来的 速度稍慢一

贝思 好

, 一定要坚持下去

她在她的卧室 门 口

, 想要进去

康拉德 我三 角测验得 了七十四 分

贝思 正要 进入 卧室 七十四分

康拉德 嗯

贝思 我 的三角糟透 了

康拉德 你也学过三角

贝思 我想是的 … …我学过没有呢

她踌 躇了一 下

, 耸耸肩

, 走进 了她的房间

。 康拉德在过道里

站 了一会儿

。 他转身回 到 自己的屋 里

。 他关上 了门

内景 康拉德的房间

康拉德坐 在他床边

。 他突然转过 身来

, 双臂 交叉

, 压在腰

。他倒 下来仰卧在床上

。 他凝视着夭花板

。 他闭上了眼睛

, 抑

制着不让 自己哭出来

。 他睁开 了眼睛

内景 卡尔文的汽车 车在行驶 贝思和卡尔文

卡尔文穿着颜色协调 的裤子和运动衫

。 贝思穿着一套白色针

织上衣 和裤子

, 黑色 的长袖衬衣

, 用一条 黑绸巾 把头发结在脑

卡尔文 今晚还有谁 到那里去

贝思 唱 着歌 , 噢

, 有默里两 口子

、 凯恩两 口 子和根瑟两 口

, 还我们老两 口

卡尔文 我不知道 为什么讨庆默里这 两 口子

盯 镜头对着车 窗里的 贝思

她转过来

, 朝外看去又转回过来

贝思 他们喜欢你

从她的视 角看 到

在角上有一幢漂亮的维 多利亚式老房子

, 在草地上 有块

“ 出

”的牌子

内景 汽车

贝思 那幢 古老 的圣克莱尔房子要 出卖 了

她又对房 子瞧 了一 眼

, 想要 它

, 然后再往前看

卡尔文 我们还是去看电影吧

贝思 不要言而 无信

卡尔文 这不 叫言而无信

, 这 叫估计不足

。 来吧

, 我们真的

去看场 电影

停 了一 会儿

贝思 好吧

卡 尔文 真的

一 ・贝思 真的

。 快点

。 我们找什么借 口 呢

卡尔文 贝思要去看电影

贝思只得笑 了

拍 外景 默里家 的房子 俯拍

卡尔文的车子驶人 了车道

。 已经 有几 辆汽车停 在那里 了

。 一

辆卡迪拉克牌

, 一 辆别克牌

, 还有一辆新 的双人美洲虎牌赛车

贝思 画 外音 现 在要笑容满 面

, 但是不要 多喝马提尼酒

瞧 那儿

, 马德琳买 了辆美洲虎牌赛车

内景 默里家的前门

萨拉

・ 默里站在门 口

, 身着女 主人穿的长裙

, 微笑着

萨拉 才隔着 三条马路却最后才到

从拱门道看进去

, 可以见到其他 的客人

宴会的一系列镜头

十六位 客人和一 名端着一盘松饼 的怕羞 的西班 牙 女 仆

。 菲

・ 默里在酒水柜台那儿

。 麦克

・ 凯恩在卡尔文 的身边

, 卡尔文

拿着一杯马提尼酒

。 另外一 个 叫丹尼斯的也喝着同样的酒

。 背景

中是布赖斯和鲁思以及贝思和其他人

麦克 你参加 了律师的邀请赛

卡尔文 我 不够资格

麦克 有一 年你 曾经赢过

, 是不是

卡尔文 开玩 笑

, 你知道玩高尔夫球的律师有多少

另一个镜头 ―

斯隆和麦克

在一个角落

斯隆 如果我能够以每股一百一十三元七 角五分买到四千股

的话

, 我知 道有不对头 的地方 了 ……我就搞试验性认购

, 以便看看

市场的反映

, 但是考虑到买那四千股定货时

, 价格是 ……另一个镜头 餐桌 贝思和琳达

琳达 你们 还想去伦敦过圣诞节吗

贝思 我 还不能肯定

, 很可能改到 明年春天去

。 你们 在那里

的时候住在什么地方了

琳达 勃 朗旅馆

贝思 勃朗

, 我听 说他们 的茶好极 了

斯隆和丹 尼斯的镜头

斯隆 我 以一百 一十四元一股 的价格 买进 了二千股

, 一百一

十 四 元五 角的价格买进 了五百股

, 以后价格逐步上升

, 所以最后

的五百股

・ ・

菲尔 的镜头

他拿了一双新 的 牛仔靴走进房 间

。 他朝埃德走去

菲尔 大家看

, 很棒吧 我是在圣安东尼订做 的

。 这种皮靴

在全国不会超过六双

南希和卡尔文的镜头

贝思处于后景

。 卡尔文拿着马提尼酒

, 目光 有点呆滞

。 他站

在炉边

, 感到太热 了

, 但是南希拿着酒步履轻盈地 走到 他的身

南希 替我转告贝思

, 她真走运

, 行吗

卡 尔文 天真地 笑 着 为什么

南希 因为你属于 她

, 而且你永远也不会使她伤心

卡尔文 嗯

, 一个人一 生 中难免会犯点错误 的

, 南希

南希 耳语

, 她 已 经 喝得醉酸嗽 的 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

,

等他把她玩腻味 了甩掉

, 我连知都不知道才好呢

卡尔文 其实你们 的婚姻现 在是更巩 固了

, 南希

南希 你别信这一 套

, 要是你作过调查 的话

, 就会发现人们宁可要幻想而不要现实

, 十比一

。 甚至 是二十比一

。 你要有不同

看法

, 我敢和你争论

, 伙计

她走开 了

。 卡尔文转身看看安妮

, 她独 自待在壁炉旁边

卡尔文 你 的孩子最近干什么呢

, 安妮

安妮 谁知道呢

。 他们谁也不对我说

。 康拉德怎么样

卡尔文 他很好

安妮 我问过唐纳德

。 可是他说他们两人没说过几句话

, 我

说他可能就是 有点不好意思

卡尔文 噢

, 不

, 不

, 不

。 海兰公 园有个医生

。 他每星期去

找他两次

。 你知道

, 这就 占掉 了他的业余时间

, 不过他很好

安妮 真的吗 他还有什么 不对劲 的地方吗

卡尔文 不

, 不

, 不

, 不是这么 回事

。 只 不过是找个人 谈谈

而 已

。 把那些不痛快的事忘掉

贝思突然出现

贝思 你好吗

, 亲爱的 把 卡 尔文 的 头发 向 后 拢 拢 看 着

安妮 他冲着你打磕睡 了吗

安妮 没有

, 他挺有趣

卡尔文 唱

“ 有趣先生 ―

就是鄙人 ―

” 。

他拥抱 贝思

, 她笑着

, 安妮 对他们 两人微笑

内景 卡尔文的汽车 正 在行驶 夜

贝思开车

。 卡尔文半睡半醒

卡尔文 提起菲尔

・ 默里 … …他真是个讨厌鬼

, 又一桩骗子

手律师的丑 闻

, 活该我倒 霉

贝思不作声

。 卡尔文发现有些不妙

卡 尔文 看 着她 嘿 微 笑 晦

贝思 你在晚会上喝得太多 了

, 卡尔文

。卡尔文 我没喝醉

贝思 你为什 么告诉安妮

・ 马歇尔说康拉德在看精神分析医

卡尔文 我不知道 … …怎 么 了

贝思 因为我认为 人家听 了这种事情不会觉得好受

卡尔文 哎

, 去他 的

, 有 的人以为这是一种有 身份的标志

,

就跟去欧洲那么时髦

贝思 我认为你把这事这样脱 口而 出是很不得体的

卡尔文 我认为没什么不得 体

贝思 不用 说这还泄露 了个人 的私事

沉默

。 他们继续开车

。 最后

卡尔文 谁 的私事

贝思 我们 的私事

。 我们 家庭 的私事

。 我认为这是不宜宣扬

的私事

他点点头

。 继续开车

。 谁也不 说话

。 最后

长尔文 也许你说对 了

内景 贾瑞特家 夜

卡尔文和 贝思 已经关 了灯

。 她登上楼梯

。 卡尔文跟着

, 上衣

搭在 肩上

楼梯顶端 的镜头

贝思继续 向卧室走去

。 卡尔文往前看

。 在康拉德的门底下看

不 见灯光

内景 贾瑞特失妇 的卧 室 镜头对着贝思

她披散着头发

, 坐在床上

内景 浴 室

卡尔文

, 穿着睡 裤在刷牙

一 ・内景 贾瑞特失妇的卧室 偏向贝思

她在等待着

。 卡尔文关掉浴室 的灯

, 走进室 内

。 他上 了床

贝思伸手关上床头灯

, 然后伸手 过去抱着他

。 他们在黑暗 中行房

内景 康拉德 的浴室 康拉德 的大特写 夜

他光着身子

, 坐在浴缸边上

, 双腿 交叉放 在镜 子前面

。 他拿

着铅笔和速写 簿

, 用细线画 一幅 自画像

。 可以 看到他画的是 自己

奇形怪状 的姿势 他闭着左眼

, 拧 着眉毛

, 睁 着的那只 眼睛 里闪

出锐利而苦闷 的 目光

镜头回 到贾瑞特失妇的卧室

卡尔文面向贝思躺着

。 动手动脚的

。 他 的脸贴 着她 的后脖颈

,

他躺 了很长 时间

, 吻她 的头发

。 她不动

, 卡尔文 睁 开 一 只 眼

卡尔文的近景

他的 目光望着画外

。 开始传来过去 的声音

, 两个 男孩子

, 一

场精力充沛的争论

康拉德的声音 这是我的毛衣

布克的声音 这事真麻烦

, 八成是 霸 占

。 晦

, 爸

, 什么叫霸

外景 后院 白夭 卡尔文的回 忆

康拉德和布克

, 十几岁

, 厮打着

康拉德 霸 占就是 叫你这个傻瓜变成 穷光蛋

, 还 给我

布克 我不

, 我已经穿上 了

康拉德 脱下来

, 布克

, 爸爸

, 叫他脱下 来

布克 好吧

, 伙计

, 把我 的袜子

, 护 身和我 的滑雪靴拿来

别忘 了滑雪靴

他们突然笑 了起来

, 真有意思

。镜头 回 到卡尔文

他静静地

、 忧伤地躺着

。 笑声消失 以后

, 孤孤单单地躺在那

镜头从 另一个 角度偏向贝思

卡 尔文转 向她

, 盯着她 看

卡尔文 温 柔地 晚安

贝思 晚安

内景 伯杰 办公室 伯杰和康拉德

康拉德这次在认真地打量房 间

, 房间又脏又乱

, 实际上除伯

杰以外

, 他哪儿都看遍

。 有心 迥避伯杰

康拉德 你是怎样掌握事态发展线索 的

伯杰 你想组织我 的生 活还是 自己的生活

康拉德 别这样说

。 你的生活看起来 和我 的一样糟

, 你知

伯杰 可 是我并不难过

长时间的停顿

康拉德 我觉得我只要求别去想它 ……也许我需要某种镇静

。 我总觉得心神不安

。 我睡 不着觉

伯杰 什么事情使你这样不安呢

康拉德 我不知 道

。 稍停 你 的天花板脏 了

伯杰只是望着他

康拉德 啊

, 上帝

, 我觉得我 只是想要一切事情都停顿一下

连早晨起床都费劲得要命

伯杰 也许你 的课程表太重 了

, 也许你想做 的事情太多 了

也许 你应该减掉一两 门课

康拉德 不行

。伯杰 为什么不行

康拉德 因为我已经落后 了

伯杰 落后于什么 了 落后于太空的大 日程表吗

长时间的停顿

。 接着

康拉德 也许我再也不想游泳 了

。 我 的记录糟透 了

。 有两个

家伙游五十米比我好

。 再说我 也不在乎那些家伙

, 他们是一帮讨

厌鬼

, 我受不 了他们

, 他们是狗养的杂种

他住 了 口

, 害怕 自己发火

伯杰等待着

伯杰 你考虑过退 出吗

康拉德 你叫我退 出

伯杰 没 有

康拉德 那样面子上不好看

伯杰 不要去管面子

, 你觉得怎么样吧

康拉德 去年就干过一次 了

。 我今年就干 了这么一 回蠢事

伯杰 你现在还和去年一个样吗

康拉德 我不知道

伯杰 这就是你需要镇静剂的原 因吗

康拉德 你说呢

伯杰 要 由你来决定

康拉德 每小时五十美元

。 你还 不能决定我是不是应 当吃药

你是医生

。 我应该 自我感觉得好一些

, 对不对了

伯杰 不需要

沉默

。 康拉德 闭上眼睛

康拉德

・ ・

一有时我心 中无数

, 你知道

, 闹不清我应 该干什

, 我早晨拿不定主意应 该穿什么

。 这使我感到害怕

。伯杰 小伙子

, 我想这倒真是个问题

, 真正的问题有真正解

决的办法

, 懂 不懂

康拉德 呻吟 听起来象是针对着我来的

伯杰 好 了

, 好 了

。 最后 一个 问题

。 你和 别人谈过你的感觉

康拉德 不好开 口 呀

伯杰 有好开 口 的地方吗

康拉德 医院

伯杰 为什么

康拉德 人们 在那里什么都不隐瞒

伯杰 你在那里和什么人谈过吗

康拉德 嗯

伯杰 我是说除 了克劳福医生

康拉德 嗯

川 内景 冷饮店 康拉德和卡伦

在一个小 隔 间里

, 她欢快热情

。 她对他微笑

, 但她显然心神

不宁

, 一阵令 人窘迫 的沉默

卡伦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康拉德 八 月底

, 稍停 看见你 真高兴

卡伦 看见你我也高兴

。 看表 对不起

, 我不 能久 留

。 我在

学校有一个聚会

。 我们的戏剧俱乐部正要上演

《 土佬成群

知道 这出戏 吗 我们正忙着设法排练

。 今年我 当秘书

, 可能这就

是我们特 别忙乱的原 因

。 ・ ・

康拉德 那末

, 别让我耽搁了你

卡伦 不

, 不要紧

。 我 真想见见你

。 虽然 我有点害怕

。 从电

话里听起来你好象很消沉

。康拉德 很快 的 啊

, 嗯

, 那天天气不好

, 其实

, 一 切都很

。 我 回到学校 了

, 我在游泳 ……

卡伦 噢

, 真的吗

, 我很高兴

康拉德 我们还没比赛过呢

, 我可 能整年都得坐冷板凳

卡伦 啊

, 不

, 你会搞好 的

, 我敢肯定

。 你家里 的人也会 高

兴的

侍者端着他们 的饮料来 了

。 他放下 可 口 可乐

, 走开

。 康拉德

盯着他

, 然后凑近卡伦

康拉德 指侍者 肯定他今天情绪不好

卡伦咯咯地笑

, 康拉德对她微笑

。 然后他喝饮料

, 端详 着

康拉德 你 很漂亮

卡伦 你也是

康拉德 你没有去吗

卡伦 没有去哪儿

康拉德 医院

卡伦 是 的

康拉德 连 明诺夫先生和金 角的把戏也不看了

卡伦 笑 噢

, 天啊

康拉德 你那天 真高明

, 你 把所有 的人全支使 了

, 连法官在

卡伦 我都没想到我会那样办

康拉德 你办到 了

。 我永远也忘不 了

。 后来我们溜进厨房谈

了一夜

, 还记得吗

卡伦 是 的 … …噢

・ ・

康拉德 是的 … …

一卡伦 那末后来呢 你找过医生吗

康拉德 找过

。 我找 了一个 真正 的牛皮大王

。 你怎么样

卡伦 克劳福医 生给我介绍 了一个 人

, 我去 了一阵

, 可是后

, 我就没主意 了

。 最后 我认定这 对我没什么好处

。 他告诉我 的

事其实我 自己也 能弄 明 白

。 不管怎样

, 那是我爸 说的

, 爸 相 信

, 我知道他是对的

。 唯一 真正 能够帮助我 的人 是我 自 己

, 这

家伙在埃尔克

・ 格罗夫村

, 贵得要死

。 我并不是说一 点好处也没

, 假如你需要 的话

, 我 的意思是说对有些 人可能很不错

。 假如

对你有用

, 康拉德

, 那就值得

康德拉 噢

, 真的

, 我 不知道我还要 坚持多久

, 我就是给卷

了进去 … …我父亲 ……

沉默

。 最后

卡伦 你 的头发长好 了

康拉德 你一直 画画吗

卡伦 不

, 我不干 了

, 它们 太稀奇古怪 了

, 我 是说 那些 画

康拉德 你不该放弃它

。 你教给我好 多东西

, 你让我 不再画

直 线

。 你教我用蕃茄酱 画画

她笑 了

康拉德 继 续 记得 吗 如果我们 卖不掉

, 我们就吃掉它

笑得更厉 害 了

。 然后沉默

卡伦 你母亲好吗

康拉德 我母 亲 好

。 好极 了

卡 伦 那好

康拉德 是的

。 稍 停 那末你 不再 用蕃茄酱画画 了

, 啊

卡伦 是 的

, 可是我参加 了教堂唱诗班

。康拉德 嘿 我 在学校也参加了

。 很有趣

, 是 不是

卡伦 是的

, 很有趣

康拉德 唱

“ 我有一头驴

, 名字叫萨尔

。 在埃瑞运河上

,

一走十 五英里

。 ”我是 个男 高音

卡伦 挺好听 的

稍停

。 她从杯子里拿 出几块冰

。 康拉德盯 着她

, 她开始嚼冰

卡伦 他们都挺好

, 你 知道吗

康拉德 谁

卡伦 咱们的父母

。 他们懂的 比我们 多

康拉德 懂什么呢

卡伦 噢 ……怎样克服 困难啦

, 怎样成名啦

, 我 想 是 这 些

康拉德 就象

《 沃尔顿家的 人》啊

她嚼着冰块

康拉德 你还是喜欢冰块

卡伦 啊

, 天啊

, 对不起

, 这是个可怕的习惯

康拉德 畴

, 满不错

, 我不在乎

。 我喜欢这样

, ‘它能使我想

起你

稍停

。 她用 力嚼着冰块

, 发 出很大的声 音

, 两个人又笑起 来

康拉德 我不知道

。 我有时候还挺怀念医院 的

卡伦 我 知道

, 康尼

, 但是情况是要 改变的

康拉德 可是在医院里

, 有多少 有趣的事啊

卡伦 但 是现在 我们不在那里 了

, 现 在应该过不 同的生活

那儿并没 有真正的生活

。康拉德 是的

, 我想你说得对

她看看她 的表

卡伦 我真得走 了

。 我在学校里有个聚会

。 我们的戏剧俱乐

部正要上演

《 土佬成群 ”。

康拉德 我知道

, 你 对我说过 了

卡伦 啊 我说过

・ ・ …好了

, 我得快一 点

康拉德 是的

, 好

, 谢谢你来看我

, 卡伦

卡伦 康尼 ……让我们过一次一生 中最美妙的圣诞节吧

。 我

们能办 到

, 你知道

, 我们 可以过一 个好年

。 它可以成为最好的一

康拉德 是的

, 好吧

卡伦 站起 舟来 你还 来 找我吗 我喜欢看见 你

。 真的

,

我是 当真的

。 你愿意吗

康拉德 我很愿意

卡伦把她 的上衣披在肩上

。 她有点尴尬

卡伦 我真想 多呆一会儿

。 看见你真好

, 康

, 真的

康拉德 看见你也是

卡伦 再 见

康拉德 再见

卡伦扬长而去

, 连头也没回

。 康拉德坐在那里

, 手里来回搓

动 可 口 可乐 的空瓶

, 脸上现 出失望 的神色

外景 穿过树木拍到贾瑞特家的后院 白天

寒风凛冽

, 康拉德穿着一件太大的旧军大衣

。 他在一张 躺椅

上半睡半醒

贝思 的镜头

在起居室 的门 口

, 从玻璃 窗向外 望着康拉德

。 她拿着几本书和一块抹布

。 后景中

, 地板上和咖啡桌上还堆着别的书

。 屋里还

有一 架金属小梯子

从她的 角度拍康拉德

他在躺椅上睡着了

镜头回 到贝思

她通过玻璃 门向外看

了 贝思 的近镜头

, 她带着怜悯的神色端详着 他 使人感到她

想走近 他

康拉德 的镜头

他好象被什么东西打扰

, 醒 了过来

, 他坐起来

, 环顾 四 周

,

象是一只小鸟

, 弄 不清惊扰他的是什么

贝思 的镜头

她还在看着康拉德

, 然后开门出去

, 走 到他跟前

康拉德和 贝思的场面 待写

内景 起居室 书架 贝思 的近 景

她在擦书

, 把书放到书架上

。 她突然转身

, 吃 了一惊

从 她 的 角度看康拉德

他在房间的一端

, 正注视着她

另一个 角度

贝思 啊

康拉德 你好

贝思 我 以为你在外面呢

康拉德 我冷

贝思 噢 … …唉

, 小心不要咳嗽

康拉德 书够脏的

, 嗯

贝思 我正按字母顺序把它们摆好

。康拉德 我 以为它们本来就是这样摆的

贝思 原来是这样摆 的

, 可是大家就是不按次序放回去

他盯着她

, 等 待

, 最后

康拉德 我能帮你的忙吗

贝思 不用

, 我行

。 我快弄完 了

。 我跟你说

, 告诉你能干什

么 你可以清理一 下你的壁橱

他慢慢地走 向贝思

康拉德 我能按字母排好

贝思 故作径松地 我知道你能按字母排

。 你向来是我们

家的大拚字家

康拉德 来

, 让我帮忙

贝思 你要想帮忙

, 还是帮我打 扫你的房 间

, 你的壁橱简直

不象话

, 我真不知道你那里都放 了些什么

康拉德 手放 在她 的胳 臂上 来

, 你递给我书

电话铃响

贝思 往 下 爬 这是简尼丝

・ 摩根来的电话

康拉德把手放在她的肩上

贝思 康拉德

, 我得 出去接 电话

康拉德 抱住她 唔

贝思 康拉德 ―

康拉德 妈妈

她挣脱开

, 走 向电话

贝思 对话 筒 哈 罗 ……啊

, 你好

, 我正 占着手离不开

怎 么样 … …不

, 没什么

, 我不过是在整理 书

康拉德盯着她

, 她继 续 交谈并且笑起 来

, 康拉德慢慢走开

,

听着贝思讲话 … …她 的热情活泼的笑声

。康拉德 的近景

外景 码头 夜 康拉德 的回 忆

康拉德在雾雨 中出现

, 裹着一条海滨救生 员的毛毯

。 他向摄

影机走来

。 一个海滨救生 员出现在他旁边

, 两人都 向 摄 影 机走

, 贝思入画

。 卡尔文在后景

。 摇拍表现 贝思看见康拉德时的 面

部表情

, 她看见那是康拉德以后

, 目光 里流露 出来的那一 线希望

似乎破灭 了

。 康拉德见到她的 目光

, 不 由得表示反感

】 镜头回 到现在的康拉德

脸 上带着和在码头 时一样 的那种表情

内景 游泳池 翻腾 的水面 》

康拉德在游泳

。 拚命地游

。 到 了池子 的尽头

, 转 身

, 游回

很卖力气

。 他吃 力地换气

。 看来 他已经训 练 了好长时 间

】 从 另一个 角度拍康拉德

他离开游泳池

。 他用一 条毛 巾擦着头

。他经过教练办公室

, 隔

着玻璃 窗可以看到教练坐在桌旁

。 康拉德继续走到通 向更衣室 的

楼梯旁

康拉德在楼梯上的镜头

他开始下楼时听 到笑声和

斯蒂尔曼的声音 拉泽比

, 天啊

, 你怎 么这样胆小怕事

, 不

过说声

“ 是

”或者

“ 不是

”嘛

内景 更衣室 拉泽比

、 斯蒂尔曼

、 金瑟

、 范 伯兰

、特每 安

他们在穿衣服

拉泽比 那 可是 费钱啊

, 就这缘 故

。 为 了三块钱

, 我真愿意

知道我看见 了什 么

。 伯兰 那是一部该死 的法国色情片

, 你还想知道什么

拉泽比 好 了

, 好 了

。斯蒂尔曼 我带你搭车

拉泽比 我招呼一下贾瑞特怎么样

铭 康拉德的镇头

在楼梯上

, 他站住 了

, 把毛 巾缠在脖子 上

。 倾听

斯蒂尔曼 的声音 你千什么事能丢 开贾瑞特呀

拉泽比 的声音 我只不过想 我们应 当招呼 他

, 凯文

, 行吗

斯蒂尔曼的声音 你知道你和怪人在一起混会怎么样

, 你也

会变成怪人的

拉泽 比 的声音 伙计

, 你 留点神

, 他可是我的朋友

斯蒂尔曼的声音 他是个怪物

康拉德的大特写

他转 身走上楼梯

内景 体育馆办公室 双人镜头 康拉德和教练

康拉德站在教练的桌 前

教练 你要什么 我不知道还要 为你做些什么

康拉德 我 并不要求你做什 么

教练 你和我开玩笑

。 我可不 明白

。 我免去你每 周 两 次 训

, 好让你去看什么精神分析 医生

。 我为 了你的方便在该死 的晚

上陪着你练习

, 现在见 他妈的鬼

, 还要让我为你做什么

康拉德 不做什么

教练 象你这样一个伶俐 的小家伙

, 事事都要去请教他

。 我

不 明白

。 你为什么要把你的生活搞得一 塌糊涂

康拉德 我想不会 因为我不游泳 了就会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塌

糊涂

沉默

。 教练注视着他

。 最后

教练 好吧

。 就这样

。 你现在是个大孩子 了

, 你 自己去考虑行动的后果

。 我再也不收你 了

。 你记住

康拉德 是的

, 先生

, 我也不来求你 了

, 先生

内景 学校走廊 康拉德和拉泽比

下课 了

。 其 他的学生

。 康拉德站在他的存物柜前面

。 拉泽比

走来

拉泽比 怎么回事 萨兰说你退 出了

康拉德爱理 不理地点点头

拉泽比 接 着说 为什么

康拉德 我 自愿的

, 我腻味 了

拉泽比 好 了不起 的理 由

康拉德不答

。 在存物柜 内翻找什么

拉泽 比 你倒是怎么了

康拉德看着他

。 微笑

, 耸肩

, 回头翻存物拒

, 找 出一本书

,

关上存物柜

拉泽比 惑 到 为难 嗯

, 来

。 对我说说好吗

康拉德看着他

康拉德 游泳让人腻味

, 就是这么回事

他沿着走廊走去

。 拉泽 比跟着他

拉泽比 我和萨兰谈过 了

。 我对他说麻烦 出在你 有 点 神 经

, 你应 当有空去 ……

康拉德 急速 转 身 你少议论人

, 别惹我好不好

拉泽 比 哼

, 讨厌

, 见你 的鬼去吧

铃响的时候

, 康拉德转过墙角

, 拉泽比朝 另一 个方 向走去

内景 伯杰的办公室 白夭

伯杰坐在书桌后面

, 康拉德无精打采地坐在书桌前面的椅子

。伯杰 那么你爸爸怎 么说 了

康拉德 我 还没有告诉他呢

伯杰 怎么搞的

康拉德 我 不知道

。 时机不 合适

。 他什 么都要刨根 问底

。 他

会担心 的

。 他们 觉得我是个游泳能手

。 这是祖传的

伯杰 那么你 没有对任何人说

康拉德 没 有

伯杰 你母亲呢

康拉德 我母 亲和我互不通气

。 你没有听说吗 我告诉过你

。 不管怎么说

, 一个人和母亲能有什么共 同点呢 肤浅 的废话

刷牙呀

, 打扫你的房 间呀

, 考好分数呀

, 哈锣

, 母亲

, 哈锣

, 康

拉德

, 吃烤面包呀

, 我们上外婆家呀

, 又开 了一家新面包房呀

,

比 尔

・ 斯特茨减肥 了呀

。 比尔

・ 斯特茨胖得要死又干我屁事 看

,

我今天什么感觉也没有

。 我想应该回 家 了

伯杰 我觉得你 的感觉挺丰富嘛

康拉德 几点钟 了

伯杰 你忙什么

康拉德 今夭我 是 白费钱

。 我什么感觉也没有

。 好吧 … …对

不起 … …

伯杰 记得我们 签订的合 同吗 你需要更多的 自我控 制

。 可

能 在控 制与没有感觉之 间有点联 系

康拉德 我没有说 我对事情从来没有感觉

。 我能有感觉

伯杰 我 记得你告诉我你不喜欢兜 圈子

康拉德 我不喜欢

。 我 也 没兜 圈子

。 我不知道你要怎样

伯杰 那末

, 我来告 诉你我要怎样

。 我要你把

“ 我不知道

”和

那些杂志一起 留在外边桌上

, 行吗 了

卫召康拉德 你从哪里弄来这些杂志的呢 有人 自愿给你留下 的

吗 我如果没有感觉又怎么样 你要我 装出什么感觉吗

伯杰 是的

, 那倒 不错

。 现 在就给我装一次吧

, 说说你怎样

想表 白 白己

、 倾吐衷肠

, 而结果 还是以压倒优势证 明你心里边什

么 感觉也没有

康拉德 我从来也没说过我没有感觉

伯杰 一 会儿你有感觉 了

, 一 会儿你没有感觉

, 你怎么 自圆

其说呢

康拉德 你何必和我争辩 你何必惹我生气

伯 杰 你生气 了吗

康拉德 没有

伯杰 那末你心里 想什么

康拉德 哪方面的

伯杰 少说废 话

, 你气得要命

, 可是你不喜欢被人惹火 了

,

那么你 为什么不表现 出来呢

康拉德 滚开吧

, 你 见鬼去吧

伯杰 真妙

, 感情 多么丰富 你上次 真正发脾气是什么时候

康拉德 我没有发脾气

。 发脾气需要 时 间和精力

伯杰 你 想过 没有

, 象你这样闷声不响又需要多少精 力呢

康拉德 我为什么要发脾气呢 我发脾气的时候感觉厌烦极

伯杰 也许你有时需要 感到厌烦

, 这样你反倒会好受一点

关于感觉的一 点小小建议 别以 为感觉 总 是 让 你 不 舒 服 的 东

西

康拉德 发火 你以为我不知道 吗 了 我说

, 伙计

, 你以为我

不知道 只 天呀

一内景 康拉德 的房间 白天

康拉德坐在靠窗的椅子上

, 脚搭在窗台上

, 腿上有一本速写

簿

, 他穿着牛仔裤

, 旧衬衫

, 没有穿鞋

。 他望着庭院

。 他在生气

,

火气很大

肠 住宅 外景 庭院

卡尔文在花盆里种花草

。 贝思在后门出现

贝思 你看见我的钳子吗

卡尔文 没有在工具抽屉里 吗

贝思 我敢打赌康拉德用 了

。 钳子 应该在专用抽屉里

, 但是

那里没有

, 我存不住工具

。 我存不住铅笔 ……什么都找不到 ……

内景 康拉德 的房间

康拉德坐在窗前

, 卡尔文进去

卡尔文 你母亲的钳子没 有在这里吧

康拉德

, 嗯

卡尔文 一 笑 你母亲的钳子不见 了

。倒霉

, 倒霉 ―

,

康拉德 我没有用过

卡尔文 嗯

, 说不定在什么地方

, 对 不对

康拉德 画 速 写 人人都在什么地方

卡尔文 等一 会去投几个篮吧

康拉德 我不想去

, 不过

, 谢谢

卡尔文 你用车吧

, 你想 用就用

康拉德 我很好

, 真的我很好

卡尔文 审视房 间 吸

, 老房间象个样子 了

。 看起来又有生

气了

。 向 窗外 看 漂亮的景色

。 从你 的窗户总能看到 漂亮的景色

他向窗外看

, 他轻松地抚着康拉德的背部看他在画什么

, 但

是康拉德合上 了速写簿

。 卡尔文往 出走

。卡尔文 哼

, 我还得找那大名鼎鼎的钳子

。 笑 了一 下 你知

, 如果东西不各就各位 的话

, 你母亲会闹得人心烦意乱的

顿 了一 下

, 然后

康拉德 没 有转 身 你为什么不把这话告诉她呢

卡尔文 什么话

康拉德 她 闹得人心烦意乱

。 去告诉她嘛

沉默

。 卡尔文走出去

,

。 康拉德近景

他显得很反感

内景 卡尔文 的办公室

一 间陈设考究

、 装饰得体的办公室

。 年长 日久

。 家庭 的照片

一幅是康拉德和布克 另一 幅是 贝思在海滨愉快地招手

, 身穿比

基尼浴装

, 看上去很漂亮

。 还有一 幅贝思雍容华贵的 肖像照片

卡尔文坐在办公桌前

, 面前摊着要干的工作

。 雷进人

, 他是卡尔

文的 同事

。 四十一 岁

。 穿着衬衫

, 面带倦容

。 手里拿着一杯苏格

兰威士忌

雷 我们这里要的是一位每周能够记录三封信以上的秘书

我们到底为什么要雇她 雪利 怎 么能有人给人起名叫做

“ 雪利

卡尔文 嗯 ……起码她有个 男朋友在上西北大学

他们 笑 了

, 然后沉默

。 雷看着卡尔文

, 卡尔文凝视着空 间

最后

雷 那末最近你在干点什么呢

, 伙计

卡尔文 嗯

雷 你最近有点神 出鬼没的

, 你 自己不觉得吗

卡尔文 不是天天在这里嘛

, 从九点到六点

一雷 喂

, 我认识你二十年 了

, 你想想

, 你 出了事我能觉不出来

吗 了 康尼怎么样 一

卡 尔文 康尼很好

。 确 实很好

。 他 很好

雷 你看

, 对不起

。 我是多管闲事

。 不过你过分操心 了

, 你

为他提心 吊胆的时候太长 了

。 现在成 了瘾 了

, 你有时候少往心 里

去一 些

卡尔文 我没 有为他提心 吊胆的

雷 事情是

, 再过一 两年他会离开你们 的

, 到密执安或哈佛

或者随便什么他 一心 要去的鬼地方

。 也许他决定到 欧 洲 去 转一

, 学也不上 了

。 谁知道呢

卡尔文 我不想为

“ 谁知道呢

”进行争论

雷 我这不过是经验之谈罢 了

卡尔文 谢谢

雷 我是说

, 比如瓦莱莉吧

, 事情比她搬 出家去生活还要严

重些

。 她走 了

。 自谋生路

, 有她 自己的朋友

。 假 期里忽然回来待

上几夭 ―

女孩子也许要不 同些

, 我不知道

。 或者也许是她对于

南希和我之 间发生 的事情太清楚 了

。 但是孩 子们 是要走掉的

, 卡

。 所有那些担心全是废话

, 白 白浪 费精力

, 所以我 们怕失去我

们的孩子

。 到 头来 无论如何还是会 失 去他们 的

。 那末又有什 么意

义呢 …… 到明年三 月南希和 我在一起 就二十三年 了

。 孩子 总要

走的 ……天啊 ……为 了避免痛苦我们得忍受多少痛苦啊

沉 默

。 镜头静止

内景 火车 偏向卡 尔文 傍晚

他靠着车窗

。 车厢里坐满乘客

。 他 向外凝视

。 可以看 到他的

反应

。 他的报纸摊开来落在他 的腿上

。 他戴着眼镜

。 他看上去老

了一些

, 倒 显得聪 明了

。 他取下眼镜 ……想起

一外景 大学生联谊会的晚会平台上 回 忆

卡尔文和 贝思年青的时候

。 他们正随着乐 曲《 晦

, 那边 … …》

跳舞

。 这是一 个非常浪漫 的回 忆

。 他们继续跳舞

, 靠得更 紧 … …互

相爱慕 … …直到我们听见

男人的声音 湖滨森林站

引 内景 火车 卡尔文近 景

列车 员的声音 湖滨森林站

, 湖滨森林站

卡尔文看着乘客把他们 的公事包和报纸收拾起来

。 卡尔文回

过头来看窗外

外景 后院 回 忆

贝思 向外走

, 穿着家常服装

, 系着围裙

。 她茫然地走着

, 手

里拿着一把抹刀

。 她看着在风 中摇摆的 旧秋千 她抱着它开始哭

。 卡尔文跟 出来在她后面

, 他拥抱她

, 但是她挣开 了

, 他继续

跟 着她

, 最后她抽泣得更厉害了

贝思的声音 勉 强 听 到 布克

刀 内景 贾瑞特夫 妇的卧室 夜

哗啦一声 巨响

。 卡尔文站起来时想抓住床头柜

, 床头柜倒 了

,

贝思坐起来

。 笑声

贝思 怎么回 事

卡尔文 没什么

, 我从床 上掉下来 了

。 从地板上坐起 来

, 笑

着 我没事

, 真奇怪

, 我从床上掉下来

, 我从来没从床上掉下来过

外景 外祖父母 家正 门 白天

康拉德走 出来

, 他的外祖 父用胳臂搂着他

。 他们在谈话

。 其

他的人跟在后面

, 大家都穿得暖暖和和

, 全家站在一起请外祖母

照相

, 康拉德挨着贝思和外祖母照相

外祖母 好

, 现 在轮 到卡尔和贝思拍

。康拉德走开

, 只有卡尔文和贝思

。 外祖母拍照

, 卡尔文用 力

吻 贝思 的面颊

卡 尔文 康拉德

, 你和你母亲拍

贝思 不

, 外公来吧

, 我给你们三个 男人拍 ……

卡尔文 等一 等

, 先拍完这张

, 康拉德

, 别动

卡 尔文 从外祖母手 里接过相机

, 后退取景

康拉德和贝思 的镜头

彼此挨着

通过相机看见康拉德和 贝思

卡尔文的声音 好 我的又一 张得奖作品

。可 以上

《 湖滨森林

报 》头版

贝思 拍吧

叮 卡尔文 的特写

望 了一 下然后看镜头

。 他按动快 门

卡尔文 再拍一张

, 我动 了

贝思 卡尔文

卡 尔文 注意

贝思 卡尔文

卡 尔文 笑一笑

贝思停止摆姿势

, 向卡尔文走 来

贝思 来

, 给我相机

卡尔文 我还没 有拍呢

她想拿过相机

贝 思 卡尔文

, 给我相机

康拉德 勉 强 听到 爸

, 给她相机

卡尔文 我要给你们 俩拍一张好照片

。贝思 爹

, 到台阶上去

。 卡尔文

, 到爹和康拉德那儿去

。 康

拉德搀着你外公

。 伸 手要 相机 亲爱 的

, 给我相机

康拉德 叫喊

, 发怒 爸

, 给她那个该死 的相机

刹那间一切都停顿 了

。 卡尔文 不动

, 贝思踌躇 了一下

, 然后

若无其事地拿过相机

。 卡尔文 看看康拉德又看看贝思

, 她正在摆

弄相机

。 康拉德站 在一棵树旁

贝思 去

, 卡尔文

, 到那边去

外祖母转身进入房子

外祖母 我一会 儿就回来

。 我要去准备一点夹 肉面包

贝思 我马上就去

她把相机调好

卡尔文的近景

他望着贝思

, 困惑不解

内景 外祖母的厨房 贝思 和外祖母

在做三 明治和汤

贝思 我想他 在学校里并不高兴

, 我想 别人不会愿意和他呆

在一起

。 他讨 人嫌

。 他 可不是好相处 的

外祖母 也许 你说 得对

, 也许他应 该 出 门去读书 …… 稍

一由谁来做这个决定呢

贝思 我不知道

。 我想是他的那个医生吧

外祖母 一 面 活 这个家又不是他作主

, 他能作主吗

贝思 当然不能

外祖母 你和那位医生谈过吗

贝思 没有

, 我们有什么要谈 的 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

。 这

只 盘子坏 了

外祖母 细 看裂纹 你也许应 当和那个医生谈谈

, 他 叫什么名字

她拿着盘子

贝思 伯杰

。 ’

外祖母 犹太医生

贝思 我不知道

, 我想他可能是个犹太 人

・ ・ , …也许只是个德

国人

外祖母 唔

, 也许你应该跟这个人谈谈

, 看看现在是不是要

考虑他 出门读书

。 这可能对他有好处

。 当初对你的弟弟华德就有

好处

沉默

外祖母 卡尔对这件事情怎么看了 你 能和他谈这件事吗 卡

尔认识这个医生吗

贝思 不认识

她端详着破盘子

贝思 看着洗碗池 那边 你能 补好吗 那个碎片还找 得 着

内景 学校音 乐室 合唱队

声音 唱 我 主全知全能

, 恩宠无边

哈里路亚

, 哈里路亚

哈一 里一路一亚

内景 音乐室 新的镜头

合唱队解散

。 人们从梯级上 下来

, 拿起各人的书

, 等等

康拉德在 前景

他环视全室 找寻珍妮妮

。 他在等待时机

珍妮妮在前景

她用眼 角漂着康拉德

。 显然他们都在等待时机设法接近

。 珍妮妮 向门 口走去

。 康拉德看见她走向门 口

, 便尾随着她

内景 学校走廊

学生们正在课间休息

, 珍妮妮在前景

, 康拉德在她后面十英

。 珍妮妮在一个饮水器前停住

。 康拉德擦 身而过

。 她喝完水

,

在他后 面走

, 他们继续走着

, 最后

, 珍妮妮走 到他旁边

珍妮妮 你是唯一 能跟上调 的男高音

, 你真应该在那首俄国

曲子里担任领唱

他微笑

, 接着他 笑 出声来

康拉德 你真滑 稽

, 你 实在滑稽

珍妮妮 我是 当真的

, 你唱得好

。 我认 出你的声音 了

康拉德 你一边唱怎么还能听到我唱呢

珍妮妮 我并不总在唱

。 有时候我光听

。 玛西娅

・ 布莱尔一

个音符也唱不 出来

。 珍妮特

・ 福克斯光念词不 唱音符

康拉德 点点头 侦探

外景 公共汽车站 康拉德和珍妮妮

珍妮妮 你喜欢哪种音乐

康拉德 耸耸肩 我不知道

。 现代爵士

、 民间摇摆

・ ・

一玻璃

杯上的羹匙 ……

珍妮妮 玻璃杯上的羹匙

。 汤匙

康拉德 茶匙

, 汤匙

, 随便

, 没 有关系

珍妮妮 我 怎么净 问些傻事 我不过是在卖弄 自己

。 第一次

和人谈话

, 为什么总是这样费劲

康拉德 你在开玩笑吧 我可掉 了五磅 肉

他们笑 了

。 公共汽车开过来

珍妮妮 该走 了

。 上 车 谢谢你的谈话

。 还有

, 你真是个 了

不起的男高音

。康拉德 用 高音 啊 ―

, 这是你说的

车门关好

, 车开走 了

。 康拉德盯着它走远―。 然后

, 非常平静

地 唱着

康拉德 用勉 强可 以 听 到 的 声音 哈一里一路一亚 …… 他

开始走

。 边走边轻径地唱 哈里路亚 ……

内景 康拉德 的房间

康拉德进来

, 关好 门

, 把书扔到床上

。 他走 到书桌跟前

, 桌

上有许多漫画 和速写

。 他坐 了一会儿

, 然后起来开门

内景 门斤

康拉德在放电话 的小几前

, 翻 电话簿

电话薄里 名单的镜头

“ 普莱特

镜头 回 到康拉德

他记下号码

。 回 到 自己 的房 间

, 关 上门

内景 康 拉德 的房间

他走 到书桌边

, 又坐下 了

。 他看着记下来的号码

。 但他的 目

光落 到记在一张漫画纸上的另一个号码上面

” 镜头移近

写着

“ 卡 伦

”的名字

, 一个号码和

“ 格伦考

”字样

。 他把这张纸

拿过来

。 在康拉德犹豫的时候

, 镜头 向后拉

。 然后他站起来

, 向门

口走去

, 开门

, 进入门厅

, 拿 了电话机走回来

。 关好门

。 他拿着

电话机站在桌前

他拨号

。 等候

女人的声音 通过 话 筒 喂

康拉德 卡伦在家吗

女 人的声音 你是谁康拉德 我是

・ ・ ‘

…我是她的朋友

。 在希尔斯勃 罗

女人的声音 希尔斯勃罗

。 稍停 噢

, 现在她不在家

, 她在

学校

康拉德 请您告诉她我来电话 了

。 我 叫康拉德

。 请告诉她我

很好

。 向她问好

女人的声 音 我会告诉她的

康拉德 谢谢您

电话挂断 了

。 康拉德坐在床边

。 想 了一会儿

, 然后他睁着眼

睛躺在床上

康 轻 轻 地唱 哈一里一路一亚 ……

他突然起 来走到书桌前

, 拿起写着

“ 珍

・ 普莱特

”的那张纸

他陷人了沉思

康拉德 你好

, 珍妮妮

, 我是康拉德

・ 贾瑞特 … … 稍低 的

声音 你好

, 我是康拉德

。 更低 的 声音 你好

, 珍妮妮

, 我是康

拉德

。 很低 的 声音

, 法 国腔 的 唯

, 冉妮

, 吾似康拉德

。 顿 了

一 下

, 然 后 突然 用 比 米老 鼠还 高的 声音 你好

, 我是康拉德

。 很

快地 唱 康一拉一德一老一 鼠

他拿起话筒

, 拨号

珍妮妮 的声音 喂了

康拉德 你好

, 我是康拉德

・ 贾瑞特

珍妮妮的声音 噢

, 噢

, 你好

康拉德 听着

, 我在琢磨你有没有兴趣找个时间和我 出去

珍妮妮 的声音 你说我和你 出去 象赴约会那样

康拉德 是的

。 噢

, 不必象真正的约会

。 可以不算约会

。 走

着瞧

, 到时候再说

珍妮妮 的声 音 好吧

, 就算是碰上的

。 我 同意 了

, 就算我什么


上一篇:美国经典励志《普通人》电影剧本原稿一 下一篇:美国经典励志《普通人》电影剧本原稿三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