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典励志《普通人》电影剧本原稿三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1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也没有说过

, 从头来吧

康拉德 清清他 的嗓 子 你好

, 我是康拉德

・ 贾瑞特

珍妮妮 的声音 我愿意

。 什 么时候

切到

, 内景 贾瑞特家

康拉德和卡尔文开车过来

, 旅行车顶上绑着一棵圣诞树

内景 起居室

卡尔文举着树

, 朝不 同的方向转动

。 他转身

, 看画外 的 反

从他的 角度拍贝思

站在楼梯上

, 打量这棵树

全景

卡尔文 畴 竺 我看不见你

。 你看怎么样

贝思 冷淡地 看来不错

卡尔文 他们今年太马虎了

, 劳林斯往年都淮备着整裸的大

苏格兰松

。 今年那里的树就象秃杆一样

康拉德拿着金属的树座 回到室内

康拉德 看着 贝思 晦

, 你看怎么样

贝思 非常好

卡尔文 意识 到她 的冷 友 怎么啦

贝思 怎么啦 你为什么不问问他怎么啦 这样你就用不着

靠卡罗尔

・ 拉泽 比告诉你 了

卡尔文 告诉什么

贝思 他退 出了游泳队

卡尔文 什 么

贝思 卡罗尔

・ 拉泽比以为我知道

。 说起来

, 为什么我不应该知道呢 这都是一 个月以前的事 了

卡 尔文 退 出 什 么时候

康拉德十分平静地站着

卡尔文 你每天晚上在哪里

康拉德 没有一定

。 哪里都去

。 多半是图书馆

卡尔文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康拉德 我不知道

。 我认为没有关系

卡尔文 你说什么

, 怎么没有关 系

, 当然有关系

, 我是说有

关系

, 你

贝思 ―这是冲我来的

, 卡尔文

卡尔文 跟你有什么关 系

贝思 主要还是想 法刺激我

, 对不对

康拉德 反过来说你没 有这样对待过 别人吗

卡尔文 等一等

, 这是千什么

贝思 我怎么刺激你 了 让你 在朋友面前小品剧本象个傻瓜吗 可怜

的贝思

, 她不知道她 的儿子已经到 了什么地步

, 他撒谎她还信以

为真

康拉德 我没有撒谎

贝思 你 撒 谎 了

。你每夭六点半一走进这个 家

, 你就编谎话

两手捧 住 头部 要是老来这一套

, 说谎

、 一走几个小时

, 回来

遮遮掩掩 ―

我不愿忍受这个 我受不 了这个

, 我 实在受不 了

康拉德 那就算 了 到欧洲去

, 你为什么不去呀 那是你想

去的地方

, 是不是 要不然你怎么不到地狱里去呢

卡尔文 康尼

康拉德 背过脸去 她只在乎一件事

, 她关心这件事的唯

一原因就是 因为别人先知道 了 , 她想李否在乎

。 她只想让我离她

一远点

。 好

, 我不打扰你

, 行 了吧 六点半回家

, 这应该使你高兴

了吧

卡尔文 别说 了

, 康尼

康拉德 叫她别说 了 你从来什么该死的事也不说她 我 明

白她为什么 那会儿不上医院去

, 她是想上该死的西班牙和该死 的

葡萄牙去

, 她根本不在乎我是不是 在那该死的 地方 让人吊了起

贝思 也许他们 在医院里坐在一起就是这样谈话的

, 可是我

们现 在不是 在医院里

康拉德 你从来没 有去过医院

, 你怎么会 知道 医院里 的事

卡尔文 她去过医院

, 康拉德

, 这你是知道的

康拉德 她从来没 有到医院里去看过我

卡尔文 她晕车 了

。 你母亲患 了流行 感 冒

。 我们 问那里 的医

, 他说你母亲如果得的是流行感 冒就不应该进去

康拉德 如果是布克在医院里

, 她就会到医院去的

, 如果是布

克在医院里

, 她就不会得什么

“ 流行 感 冒

” 了

贝思 急速地

, 高声 布克根本不会进医院

沉默

。 然后很快地

卡尔文 够 了 够 了

康拉德用愤恨 的 目光瞪着他们 两 人

。 然后他急速地上楼去

他卧室的门砰然关上

, 震耳欲聋

贝思和卡尔文 的双人近景

贝思背向卡尔文

贝思 可别

, 可别再这样 了

卡尔文 出 了什 么事 出 了什么该死 的事 了

一贝思扭过 身去

卡尔文 最好有人上去一趟

贝思 是 的 就是这 么一套做法

。 让他踩 在我们头上

, 然后

上去 向他道歉

。 你上去

, 我不去

卡尔文 我不是要去道歉

贝思 你 当然是 你一贯如此 里 他一 回家你就道歉

, 只是你

没有注意到

卡尔文 贝思

, 看在上帝的份上

, 算 了吧

, 好 不好

贝思 不要这样对我讲话 旦 不要象他 对你 讲话 那样 对我 讲

卡尔文 对不起 … …我 们不要吵嘴

他走向她

。 拥抱她

卡尔文 好吗 不吵嘴

, 好吗 稍停 我求你

, 我们上楼

去吧

贝思 挣开 你上去吧

。 让他去摆布你吧

, 卡尔文

停顿

, 然后卡尔文走 向楼梯

, 上楼去

贝思 的近景

她坐在长沙发的扶手 上

。 接着起身走开

内景 康拉德卧室

康拉德趴在床上

。 一只手捂着脖子

, 另一只手 无力地放在旁

。 卡尔文 进来

卡尔文 我想和你谈谈

康拉德 我要睡觉

卡尔文 就一会儿

康拉德的头 在枕头上一扭

。 他翻 身仰面 用胳臂遮住眼睛

康拉德 我不是那个 意思

。 我根本不是那个 意思

, 我很抱

一歉

。 求求你

, 不要生气

卡尔文 我没有生气

。 我只是想弄明白刚才在楼下是怎么回

康拉德 我也不 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对这一 切都很抱歉

。 我

本来没想 说那些话

, 请你 告诉她好吗 告诉她我很抱歉

卡尔文 为什么你 自己不去 告诉她呢

康拉德 不

, 上帝

, 我不

。 我不 能和她谈话

卡尔文 为什么了

康拉德突然坐起 身来

。 目光冷漠

。 神经质地抹抹嘴

康拉德 凝视 着窗 外 因为这不解决任何问题

。 这 改变不

了她看我 的那 副样子

卡尔文 康

, 她心烦意乱

。 你退 出游泳队刺激 了她

。 我 自己也

弄不 明白这事

康拉德 我不是 说现 在

, 你不 明 白我 的意思吗

, 我说 的不是

今天

卡尔文 那么是什么呢 对我 说说吧

康拉德 不

, 我没 法讲

。 什么事情对你都无所谓

, 爸

。 我没

法讲

, 你对什么事都视而不见

卡尔文 什么事情

康拉德继续凝视着窗外

, 身体轻轻前后摇晃

, 双臂抱膝

卡尔文 什么事情 我要你告诉我

。 你母亲并不恨你

康拉德的 目光飘过卡尔文 的脸

, 随 即闪开去

康拉德 粗 率而 于脆

, 没 有希望 好 了

, 爸

。 她不恨我

,

你说得对

。 现在请你走开

, 让我一个人呆着

他跳起来走 向壁橱

, 脱去衬衫

卡尔文 你对那个伯杰医生 的印象怎么样 你认为他对你有帮助吗

康拉德 爸

, 这不能怪伯杰 这 不是 他的过错

康拉德脱掉衬衫回 到床边

, 趴 在床上

。 卡尔文站在他旁边

,

无 可奈何地 望着他

。 我们突然听到 立体声 唱机的声音

, 内特

・ 科尔在唱一支圣诞歌 算火 上 烤着栗子 》 。

他们 留在房间里

, 康拉德趴 在床上

, 头陷在枕头里

。 卡尔文

听着音乐

, 最后转 身出门

, 关上 门

竹 内景 楼梯

卡尔文慢慢走 下楼梯

。 在楼梯 中间停住

, 看看图画

从 他的 角度看 贝思

她取 出盛圣诞树装饰物 的匣子

, 把一 串灯 泡解开

远距离拍摄

贝思看着卡尔文

贝思 托 尼

・ 贝内特唱 的圣诞歌 曲的旧唱片在哪里

卡尔文 打量 着她 我不知道

贝思 我一张也找不到 了

他站住凝视着她

, 然后 看着圣诞树

。 贝思伸手 在一 只 匣子 里

找什么

贝思 把 装饰物 递 给卡 尔文 你能修修这个夭使吗 她的

胳臂又掉 了

卡 尔文拿着天使

, 贝思又去弄那串灯泡

。 卡尔文看着夭使

房屋 的外景 黄昏

可 以听到内特

・ 科尔的歌唱

, 烟 囱冒着烟

内景 伯杰办公室 白夭

康拉德坐在椅子上

, 端详着他 的手

康拉德 我真不该那样做

, 这很无聊

, 没 有意义

。伯杰 说不定太有意义 了

。 效果强烈

。 现在你不让 自己承认

这个

。 星期二感觉很好

。 你去买 了一棵圣诞树

。 诸事顺心

, 我说

得对吧

康拉德 你是医生

伯杰 严峻地 不要用

“ 你是医生

” 这样的话来搪塞

, 好不

好 这使 我感到厌恶

, 稍停 在 你突然和你母亲吵嘴 以前一切

都很好

, 后来就 出 了麻烦

。 那么你有没 有想过要对你母亲讲清楚

康拉德 天啊

, 不

伯杰 为什么 呢

康拉德 我没法说

伯杰

, 真的吗

康拉德 是的

, 真的

伯杰 你试过 了吗

没 有回答

伯杰 要是还没有试过

, 你怎么能认为一定不行呢

康拉德 我说

, 你不 了解她

。 她 ―

简直拿她没办法

。 我并

不责怪她 ―

我不责怪她

。 我是说

, 她有理 由

。 再说

, 我把一切

都弄得一塌糊涂 ……

伯杰 你把什么都弄得一塌糊涂 呢

康拉德低头看他的手

伯杰 来

, 你至 少应 当能举出一个例子来说 明

。 而我不想听

你要 自杀 那个例子

, 这是老一套的废话 了

。 你最近干了些什么

康拉德 最近 听着

, 如果你 ……听着 她决不原谅我那件

, 决不会 的 我永远也摆脱不掉

, 你知道 我弄在她的地毯和那

该死 的毛 巾上我 的那些血迹 ……后来全扔了 甚至浴室的磁砖也

一重铺过

。 天啊

, 她辞退过一个该死 的女仆

, 就 因为她打扫不干净

起居室

, 如果你想我 曾经 ……她什么时候会原谅我呢 … …

起 身走向窗 口

康拉德 朝 窗外凝视 嘿

。 我想我明白了一件事

伯杰 明 白了什么

康拉德 就是我们彼此谁也不能原谅谁

沉默

。 康拉德回 身面 向室内

康拉德 我累 了

伯杰 是 的

, 嗯

, 这 可是你 自己心里天大 的秘密

康拉德 那 么

, 现在我干什么呢

伯杰 你 已经解决 了一个问题

。 发现她不是完人

。 你要承认

她的局限性

康拉德 你 的意思是

, 比如说她不能爱我

伯杰 比如 说她不能充分地爱你

, 也许是她不能用你喜欢 的

方法来表达这一点

, 有个视角的问题

。 懂得吗 也许是她害怕

,

也许她现在很难表示对你的爱

康拉德 她爱我父亲

。 我知道她也爱我哥哥

, 问题就在我

伯杰 啊

, 我们又 回到这讨厌的孩子气的老一套来 了

。 她不

爱你是 因为你并不可爱

。 你 父亲对这事是怎么样的呢 他根据什

么爱你的 你是个不 中用 的小伙子

。 他不知道这一点吗

康拉德 这不一样

。 他感到 自己有责任

。 而且他爱一切人

伯杰 噢

。 我 明白了

, 这位老兄没有鉴别 力

。 他爱你

, 可是

他错 了

。 让他也缓 冲一下

, 好 不好 让你母亲和父亲 放松一下

康拉德 你是什么意思

伯杰 我的意思是

, 也许你该原谅除 你母亲以外的什么人

,也许还有些 别的人对你 目前 的状况是有责任的

康拉德 我不 明 白你 的意思

伯杰 你 自己又怎么样 也许是你 自己陷人 了困境

康拉德 因为什 么 就 因为和她吵嘴 你的意思是 因为我想

自杀

伯杰 的 目光使 他无可逃遁

, 严峻 的蓝眼睛光芒逼人

康拉德不 自在地扭来扭去

康拉德 我不 明 白你的意思

, 我干 了什么

外景 湖滨 中全景 卡尔文

他在跑

, 斯隆和他 并肩跑

。 天气很冷

。 斯隆块头太大

, 直 喘

斯隆 喂

, 看涨以后又落回到一百一十二元两角五分

, 然后 持

, 在涨回到一百一十三元七角五分的时候

, 我发 出指示要买 四 千

, 当然按照行情

。 好啦

, 假使我以一百一十三元七角五分 的价 格

把那四千股买到 了手

, 那就有些不对头 了

。 然后我就搞试验性认

, 我先收买进一千股看看行情反映

。但是假如我在价值一百一十

三元七 角五分买的四千股里用一百一十四元买两千股

, 用一百一

十五元买五百股

, 剩余的用上面办法买进

, 那末最后的五百股我

就付 了一百一十五元五 角

, 这就是我买进那四千股的办 法

, 它能

使我知道在哪个特定时 间买进合算

斯隆跑远 了

, 但是他的声音还在卡尔文的头 脑里迥响

, 摄影机

跟拍斯隆

飞 卡尔文 的近景

他在奔跑

。 汗流 侠背

, 十分艰苦

卡尔文 的镜头

他在奔跑

, 疲劳

, 但激励着 自己

。 快些

, 他滑倒 了

, 膝盖和手着地倒下

。 他环顾四周

, 恐惧

, 拚 命喘气

。 他环顾四 周

, 象一 头 负

伤的野兽

, 内景 伯杰 的办公室 伯杰 的近景

现在他 身上的光线不 同 了

。 他处 在半 阴影 中

, 显得颇有戏剧

。 他 态度更严肃

、 更一本正经些

。 他坐 着

, 环视室 内

。 他在等

。 摄影机摇拍

, 可以 看到卡尔文坐在康拉德常坐的地方

卡尔文 我要弄清楚

伯杰 好

卡尔文 不 安地笑笑 我在车上一路想着要

“ 弄清楚

” 。 我想

这是精神分析 医生的特征

, 精确而清楚 ……当然

, 还 有 诚 实

稍停 我要对你开诚布公

。 我从来不是精神分析学 的虔诚信徒

伯杰 那没关系

卡尔文 我希望这对他起作用

, 这起 了作用

。 我 明白在这里

发生 的事情

, 只是你和他之间的事

, 我乐意这样

, 也尊重这点

他好些 了

, 我看得 出来

, 我不是要贬低你

, 我只不过是不相信精

神分析学是一 切人的灵丹妙药

伯杰 我也不相信

沉默

。 卡尔文环视室 内

, 然后低着头看他的手

。 他的手在膝

上握成拳头

。 突然笑起来

卡尔文 但愿我知道 我在这里搞什么鬼名堂

伯杰 你说过你想你能够帮助把事情弄清楚一 些

。 你讲这话

是什么意思

卡尔文 这个 ……实际上

, 我 自己也拿不准

, 我想我指 的是

康拉德

。 你知道

, 甚至在他 … …想要 自杀之前我就发现事情不妙

,

但是我总想 ……我是说

, 他 显然是很聪 明的

。 他从开始读书起就

是优等学生

。 白然我认为聪明人应该能 自己解决问题

。伯杰 你还认为你也够聪 明的

, 看 出 了那些迹象

, 对不对

卡尔文 总不能在发生这类意外以后感 到没有责任吧 里

伯杰 看 出那些迹象并不容 易

卡尔文 是的

, 我想是这样

伯杰 但是你还是感到内疚

卡尔文 我没有这样想

, 我不感到内疚

。 我是说我到这里来

并不是 因为我感到内疚

, 也许是有这个感觉的

, 你 认 为我 内疚

吗 我很幸运

, 我知道这一 点

, 他干 的时候我在场

。 我本来可能

在开会

, 我们两人可能都在开会

。 稍停 可是也许生活全凭运气

你抓住什么就算抓住 了

, 那你又怎么利用它

, 很难说你和谁是对

, 也很难说最 后的归宿是什么

他笑 了起来

伯杰 这话与其说是税务律师的哲学

, 还不如说是流浪者的

哲学

卡尔文 是啊

, 也许是那么回事

。 可是也许现在大 家都随波

逐流 了

伯杰 你打算怎么办呢

卡尔文 我不知道

。 停顿 我想还是听之任之吧

伯杰 那是你的作风吗

卡尔文 我现在才考虑

, 可能是的

。 我先前不认为是这样

有点随波逐流

, 有点骑墙观望

。 是啊

, 也许是这样

伯杰 那么

, 他们 的态度呢

卡尔文 我不知道

。 停 顿 你看

・ ・

一 停 顿

, 然 后 迅 速 地

・・

一你看

, 贝思不会轻 易原谅他的

伯杰 原谅他什么呀

卡尔文 噢

, 也许因为他幸存 了下来 不对

, 不对

, 不是那么回事

。 见鬼

, 我不知道

。 她并不单纯

, 你知道

。 当然

, 贝思特

殊 的地方就在这儿

。 这是她 的神秘之处

。 而她 总是那样

。 她是坦

率的

, 然而

, 她又是神秘莫测 的

。 她是个特 殊人物

。 绝对的特

。 沉默

, 然后 突然地 我不知道我见鬼胡说 了些什么

, 我不是

随大流 的人

, 我也不是骑墙派

。 我不是那样 的人

, 也许不过是个

令人讨厌的丈夫和 父亲罢 了

伯杰 唔

, 也许不 中用的儿子活该 有个令人讨厌的父亲吧

你儿子每星 期二和星期五都在告诉我

, 他是一个 多么不 中用 的孩

卡尔文 不对

。 不对

。 他不该这么说

。 上帝啊

, 这可真让我

伤心

伯杰 他似乎夭生就是那样 的

卡尔文 不过他从来也没得到过 ……我不愿意承认 … …可是

她没有

, 他 的母亲没有给过他很多温暖

。 我不是故意贬低她 ……

她是个非常出色 的女人

伯杰 她给布克很 多温暖吗

卡尔文 噢

, 上帝

, 她爱 布克

。 布克得夭独厚

, 你知道

, 我

认为她对他非常特殊

。 你想

, 头生孩子

, 可不一 般

, 是吗

伯杰 你呢

卡尔文 我 噢

, 我爱布克

伯杰 我指的是你妻子的爱

卡尔文 你指的是对我

伯杰 是的

卡尔文 噢

, 对 了

, 她是非常爱我的

, 她和我之 间毫 无 向

, 我们结婚将近二十一年

, 大家都爱贝思

。 不过对康拉德嘛

,

那是

, 呢 ……那是非常别扭的

。 他提起过吗 我们不知道他在这儿说过些什么

。 从来没提起过这 个问题

。 ……不过事 情就是那

。 这个地方都是私下谈话吧

伯杰 完全是私下谈话

沉默

。 卡尔文看着伯杰

。 后来他又看手表

, 然后又看伯杰

他们互相看着

。 伯杰等待着

。 终于

卡尔文 不 自然地 笑 你是不是以为我上这儿来为的是谈 自

伯杰 可能

卡尔文 我认为我谈 的是 自己

伯杰 可以嘛

。 为什么不可以谈呢

内景 贾瑞特 家的汽车房

门关着

。 漆黑一片

。 待 了片刻之后

, 门缓慢升起

。 这是黄昏

时分

。 一 辆克脱勒斯牌汽车迎面开来

。 它停 了下来

。 卡尔文在驾

驶座上

内景 克脱勒斯牌汽车 卡尔文

他没动弹

。 他看看仪表板

, 按 了一 下电钮

, 车房的门在他身

后降下

。 现在是黑洞洞的

, 汽车房里只留下一丁 点儿亮光

。 卡尔

文留在那儿

。 通向厨房的门开 了

。 贝思 出现

。 她围着一条围裙

她看看汽车

贝思 雌

卡尔文蜘

。 一 一 一

贝思 卡尔文

卡尔文抬头望她

。 然后 他打开门

, 从汽车里出来

皿 内景 汽车房

贝思在厨房门 口

。 卡尔文站在汽车旁边

贝思 怎么回事啊

一卡尔文 轻轻地 全都那么奇怪

。 停 顿 我要说 出来 的事 会

叫你奇怪 的

贝思 叮 了一跳 出什么事啦 到里 面来吧

卡尔文 我们谈谈布克 的葬礼好吗

贝思 什么

卡尔文 我知道这似乎是无关紧要 的

, 可这是我一桩心事

,

或者说 曾经是一桩心事

, 我 只不过想说说而 已

贝思 为什么

卡尔文 当我穿好衣服去 参加布克的葬礼的时候 ……

贝思 你是怎么回事呀

, 卡尔文

卡尔文 就让我把心事说 出来吧

贝思 难道布克葬礼的穿戴问题

, 和 这 会 儿还有什么关系

卡尔文 我穿了一 件蓝衬衣

, 你说该穿一 件 白衬衣和 另外一

双鞋

。 当时没 当一 回事 ……

贝思 你这是出了什么毛病啦

卡尔文 这件事总搁在我心上

, 我因为某种原 因想起了它

它使我想到 我穿什么样衣服去参加布克的葬礼

, 这又有什么关

系呢

贝思迅速地转过身去

, 走进厨房

。 卡尔文跟着她

卡尔文 听我讲完

。 你听听没坏处

内景 厨房

正在准备晚饭

。 贝思走到炉灶旁

, 关 了一个火

贝思 我不想听

, 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想听

卡尔文 我只不过想说 出耿耿于怀的事情

贝思 你提醒我这件事又是为 了什么呢卡尔文 因为我百思不得其解

, 我的穿戴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那夭我真是纳闷

, ……我们去参加儿子的葬礼

, 而你却关心我脚

上穿什么鞋

。 我知道这事对你是无所谓 的

, 可是这事总缠着我

,

我非得跟你说说不可

。 我倒不是埋怨你

贝思 很好

。 现在你 已经告诉我 了

她望着卡尔文

。 等了片刻

。 然后 向他走去

。 她楼他

。 他抱着

, 他们 站在一起

。 互相拥抱

。 她吻他的面颊

贝思 温 柔地 现在没事啦

她继续抱着他

内景 贝思 的汽车

她开车的时候

, 打开收音机

。 音乐

。 她找新 的电台

。 每个 台

只听 了一会儿

, 随后突然把收音机关掉 了

。 她很烦躁

。 又打开收

音机

外景 镇上 贝思

采购圣诞节的商 品

内景 百货公司 贝思

她在买东西

, 不去看别人的 眼睛

贝思和妇科医生的场面待写

内景 康 拉德 的卧室

他把一 条标语钉 到墙上

“ 生活是头等严肃的大事

”。 镜头摇

拍到墙上

, 可以看到墙上用 图钉钉 了一大堆冤集来的标语

、 杂志

上的照片

、 新闻剪报

, 等等

。 他 的墙上开始表现出一种新的面

康拉德 画 外音 布克 布克

, 坚持住

康拉德和布克 的镜头 在水里

湖上风暴的虚景

一这两个孩子抓住那艘打翻 了的帆船

康拉德 哭

, 尖 叫 布克 我不想一个人千 , 布克

布克 坚持下去

, 弟弟

, 我们能够顶得住

, 弟弟

, 这是个小

风浪

镜头 回 到康拉德的卧室 康拉德 的近景

他躺 在床上

, 沉沉入睡

。 梦魔

康拉德 睡 梦中 布克

内景 主要卧 室 卡尔文和贝思

他们睁开眼睛躺着

康拉德 画 外音 布克

沉默

。 他们躺 在床上听见 了

。 贝思闭上眼睛

。 卡尔文转身向

。 她转身躲开

听到一声枪响

内景 体育馆 游泳池 拍摄 角度偏 向游泳的人

正在进行潜泳 比赛

, 有拉泽比

、 斯蒂尔曼和特鲁安

。 他们在游

, 可以听 到群众的欢呼声

角度对 着看台

男孩子和 女孩子都在看游泳

。 女孩子们转 身整理衣服

, 把 围

巾和手套塞进大衣袖子里

, 瞪大眼睛看

。 男孩子们看比 赛

。 人人

都带着书

镜头偏 向康 拉德

他独 自坐在一群一年级学生的后面

, 矮个儿 的男孩

, 高个儿

的女孩

。 他把书放在腿上

比赛 镜头偏 向康拉德

他在看比赛

, 听前面的男孩说话

男孩 天啊

, 我们倒霉

, 我们真倒霉这种评论 徽乎刺痛 了康拉德

。 他转眼看着别处

加 从他 的 角度看人群

一片欢呼喝采声

。 人群生气勃勃

, 兴高采烈

镜头 回 到康 拉德

他在 看另一个方 向

从他的 角度看着教练

教练待在一旁

比赛尾声的镜头

内景 学校走 廊

康拉德 向那排低矮 的门 慢 慢地 走去

, 经过 通 向存物柜的楼

。 人群稀疏下来

。 他在楼梯上听到楼梯井传上来的笑声

。 康拉

德犹豫 了一 下

, 然后继续 向门 口走去

。 他把书挎在腰 下

外景 停车场 角度对准康拉德 白天

天色渐渐暗 下来

。 康拉德穿越停车场

。 在他 身后

, 一扇门被

撞开 了

, 传来喧 嚷欢笑声

镜头偏 向 康拉德的 另一个镜头

在后景里

, 可 以看到拉泽比

、 斯蒂尔曼

、 特鲁安和金瑟拿着

他们的 用具从门里 出来

斯蒂尔曼 亏你还 笑得出来

, 金瑟

, 可他妈的实在不是好玩

金瑟 啊

, 算啦

, 我们还不算太坏嘛

特鲁安 眼看着我们彻底完蛋 了

, 名誉扫地 了

金瑟 特鲁安

, 不是开玩 笑

, 我不 明 白你怎么还能听得进关

于布克 贾瑞特的演讲

康拉德 的近景

斯蒂尔曼的声音 我知道他是世界 上 最高 明的 游泳家

, 可

一是

, 夭啊

, 当他这么干的时候

, 真让我腻味死 了

特鲁安的声音 轻 声地 斯蒂尔曼

, 别说 了

・ ・

斯蒂尔曼的声音 你以为他这辈子还有不吻那家伙照片的那

天吗 一

拉泽比 的声音 闭上你 的狗嘴

, 行不行

突然的沉默

。 康拉德努力控制着 自己的怒气

镜头偏 向康拉德 距离拉远

其余 的人在后景 中

。 拉泽比走 到康拉德后 面

拉泽比 晦

, 康

, 要搭一趟车吗

康拉德 回转身去

, 对他淡然一笑

特鲁安 要不然今天就 用得着你 了

, 伙计

康拉德 我看我不行

拉泽比 他说 得对

。 今天没有人能帮我们 的忙

斯蒂尔曼 搞得怎么样呀

, 贾瑞 特

拉泽比 要坐车吗

康拉德 不

, 谢谢

斯蒂尔曼 听说这些 日子你 看上 了普拉特

康拉德没 有回答

斯蒂尔曼 你钻进她的裤子 了吧

康拉德 转 身 行 点好

, 尽量别那么叫人讨厌

。 我知道让

你办到这 点可不容 易

他们停下脚步

, 互相 阴森地看着

。 范

・ 伯兰赶 紧跟过来

, 意

识 到这儿 可能会出事

拉泽比 晦

, 小 伙子们 ……

斯蒂尔曼 哼

, 你才 叫人讨厌呢

。 象你这样的家伙

, 走来逛去

, 自以为是幸运之王

。 你弄得我屁股上都他妈 的好疼

, 就 因为你认为我们 欠了你什么吗

, 就 因为你去逛过什么地方吗

康拉德怒发冲冠

, 突然按捺不住

。 他飞快地冲向斯蒂尔曼

,

往他的睑 上猛挥一拳

打架的近镜头

手揪衣服

, 推来操去

, 拳打脚踢

, 摔在砾石地上

, 斯蒂尔曼

的胳臂勾住他的脖子

, 他用手捅

, 在他背上狠揍

斯蒂尔曼 ……你他妈的

, 贾瑞特

斯蒂尔曼一次又一次地打他

, 拉泽 比走过去

, 想 把 他 们 拉

拉泽比 康 康 康尼

斯蒂尔曼再次揪住康拉德

, 往出抡他

, 康拉德使劲揍他

, 你

来我往地越打越 激烈

拉泽比 别打 了

。 别打 了

康拉德 的心窝挨 了猛烈 的一拳之后

, 他拌然蜷曲了身子

。 拉

泽比这才抓住 了他

, 把他扶到一 旁

。 范

・ 伯兰和 另外几个人按住斯

蒂尔曼

, 斯蒂尔曼躺在地上

, 摊开两条腿

, 一 只胳臂弯着搭在脸

。 他拿着一块手绢

, 擦拭从鼻子和嘴里涌 出来的血

斯蒂尔曼 吼 叫 你疯 了

, 这家伙

。 这小子是 疯子

拉泽比和康拉德 的镜头

拉泽比把他搀 到一旁

。 康拉德疼得弯下腰

, 使劲透过这 口气

, 忍住辛酸和愤怒的眼泪

拉泽比 来吧

, 来吧

, 来吧

・ ・

他们走 到停车场 内一排汽车的后 面

。 康拉德捧着心 口

, 坐下

来粗声喘气

拉泽比 那家伙不是个东西

。 脑袋里没 货

。 从这 么一个全班

都公认是不成器的人 身上

, 还能盼出个好来吗 听着

, 你一直是

一了解他的嘛

, 康尼

。 从四年级开始

, 你就领教过

康拉德 那又怎 么样呢

拉泽比 所以

, 让他把你打成这样

, 就显得你傻 了

康拉德 这 么说

, 我象个傻瓜

。 就这个意思吗

拉泽 比 不

, 不是 的

。 停顿 你是怎么回事啊

, 老弟

。 我们

过去一直是 朋友嘛

康拉德 我们现在仍然是 朋友

拉泽比 是吗 瞧

, 我不 明白你为什么觉着这是你一个人的

, 我也想念布克嘛

康拉德抬头看

。 他有点出乎意料

, 然后又看着别处

康拉德 我办不到

。 和 你们在一起我太伤心 了

拉泽 比 布克也是我 的朋友

。 我们都是朋友

康拉德等 了一 会儿

。 然后他站起来

康拉德 我该走了

康拉德在那儿站 了一会儿

, 然后走开

。 他竭力伸直腰

, 控制

住 自己

。 拉泽比 目送他走

。 斯蒂尔曼在背景 中

, 还在 料 理 他 的

内景 康拉德 的房间

康拉德坐在房间一 角的椅子里

。 他象一名在两局 间歇中的拳

击手

, 面颊破 了

, 眼睛肿 了

。 他照照镜子

, 端详他的脸和破 了的

嘴唇

内景 小客厅 中景 贝思 的镜头 晚上

她盘腿坐在地上

, 周围是圣诞节的礼物

、 包装纸

、 缎带

、 剪

子和透明胶 条

。 她的 目光越过镜头往前看的时候

, 显得很漂亮

她脸上有一 种奇特的

、 慌乱的表情

贝思 你是什 么意思

, 去 见他的医生 我不知道你去 见 了那

一个医生

。 你为什么要去 见他的医生呢

幻 卡尔文和贝思 的双人镜头

卡尔文 我跟你说过

, 去谈谈康的情况

贝思 你为什么对我保密

卡尔文 因为怕惹你心烦

贝思 我心烦意乱是 因为你认 为我应该去 见那个医 生

。 今年

这个圣诞节就是这 么个劲头吗

卡尔文 是 我们一块去 见医生

, 贝思

。 一起去

。 不单是你

他认 为这可能 ……

贝思 卡尔文

, 你 别想改变我的主意

卡尔文 我不想改变你 的主意

贝思 别想用伯杰医生来影响我

。 你和康拉德可以去 见医生

,

互相拥抱 ……

卡尔文 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贝思 ……互诉衷肠

, 不过别把 我算在内

卡尔文 , 我们只不过聊聊这件事

贝思 聊什么呢 我就是 我

, 我在这件事上没 问题

。 我不需

要去看医生或请顾问

卡尔文 要是 我们一起谈谈

, 大家会不会轻松一些呢

贝思 我们谈什么呢 来个大变样吗 我们 的生活变动得还

不够吗

卡尔文 正好就要谈这件事

贝思 我不需要再变样 了

。 看上帝的份上

, 就让我们保持这

样吧

。 我们过去 曾经有过平静安逸 的生活

。 我们是个家

。 我喜欢

大家在一起吃饭

, 我喜欢我们 星期夭去教堂

。 要是我不能象你那

样同每个人都很亲近

, 那我承认我为人不是完美无缺的

・卡尔文 贝思

, 我不是要求你去和任何人亲近

。 去他妈的

,

你肯让我把要说的话说完吗

贝思 我有我的原则

, 卡尔文

, 就象伯杰医生有他的原则一

。 这是我的家

, 卡尔文

, 要是我们两人还有机会使这个家融洽

和睦的话

, 就必须说清楚要在家里解决我们家的私事

, 不是一碰

到问题就跑去请教什么专家

沉默

。 她低 下头

, 改变她 的声调

贝思 我知道你是好意 …… 她摸摸他 的 手 我希望过一个愉

快的圣诞节

卡尔文 我也一样

。 我希望大家都过得好

贝思 我们需 要呆在一起

, 卡尔文

。 你和我

。 我们应该 出去

走走

。 我不是指 伦敦

。 只是去过新年

。 我们 到休斯敦去

。 和我弟

, 还有奥德丽一起 消磨一段时间

, 玩 高尔夫球

。 我已经和母亲

说过 了

。 康拉德可 以和他们待在一起

, 请你 ……不用为他操心

为了他的缘故

, 不要娇惯他

她往前靠

, 把头靠在他 的膝上

。 她拥抱他 的时候眼睛往别处

。 他把手放在她的头上

。 她似乎 是受惊 了

贝思 我们需要呆在一起

, 好吗

卡尔文 好吧

贝思 我爱你

。 让时间去解决问题吧

内景 飞机 飞机 内 镜头偏向 贝思和卡尔文 圣诞 节 的

歌继续响着

贝思在看书

, 卡尔文往窗外看

, 沉思

。 他继续望着窗外

。 然

后他转过头来向贝思看

。 她继续看书

。 他环视机舱

, 看见一对夫

, 那个女的踌缩起来

, 靠在 自己的腿上睡着 了 其余的人

, 有

的在聊天

, 有的默不作声 , 有的聚在一起

, 有的独个儿呆着

。 他

一 万又 回过头去着窗外

。 沉思

。 贝思从眼 角瞧 了他片刻

, 随后又继续

看她的书

。 圣诞歌结束

外景 休斯教机场

镜头固定不动

。 一辆 白色的别克牌轿车开 出去

内景 白色别克牌轿车 华德

、 奥德丽

、 卡尔文和贝思

卡尔文和 贝思坐在后座

, 华德 贝思 的 弟弟 和他的妻子奥德

丽在前面

。 汽车从飞机场开 出去

华德 得 克 萨斯 的慢腔 调 这飞机场够可以的

, 呢 二万英

亩水泥地

。 我们到家以后

, 拿 出柯尔酒

, 欢迎客人

。 明天是个好

天气

, 你会美美地得一次七十一分

奥德丽 从他搬 到得克萨斯以来

, 就想打 中一次七十一分

你的气色挺好

, 你们俩都好

华德 我来一次八十一分吧 近来你的生意怎么样

, 卡尔

卡尔文 比早先好点

贝思 华德

, 你哪儿学来的慢腔慢调

奥德丽 他加人 了乡间俱乐部以后就学会 了

贝思 一年比一年糟

华德 看到你那么轻松愉快

, 我很高兴

, 丽沙 贝丝

奥德丽 康尼好吗 都安排妥 当了吗

贝思 他住在母亲那里

。 我怎么那么饿呀

华德 因为你在得克萨斯州

。 到家以后

, 我们就把牛排支在

烤炉架上

, 奥德丽拌她拿手的凉菜

, 我们就都有事可干 了

奥德丽 啊呀

, 你们这两个家伙

, 看见你们很高兴

。 卡尔文

好象累 了

卡尔文 飞机反应

。 这块地方实 在平坦得叫我受 不 了

一 王万

・华德 是啊

, 这儿实在是够平坦的

。 奥德丽和我决心要让你

们 爱上这个地方

奥德丽 他想让大家都搬到这儿来

。 你们再从头开始

华德 考虑一下吧

, 这主意不错

镜头偏 向贝思和卡尔文

他们各 自看两边 的窗户

内景 卡尔文 的汽车 康拉德 驾驶车 和珍妮妮 夜间

镇上僻静的地段

。 沉默 了片刻

, 然后

珍妮妮 突然 ……坦 率地 我是个鳖脚的投球手

康拉德 这没关 系

珍妮妮 才不是呢

。 你还没看 到过

。 要知道

, 我是个可笑的

投球手

康拉德 要是你不喜欢

, 我们就别去玩木球好啦

。 我也不是

木球迷

。 停 顿 你有多可笑呢

珍妮妮 咱们分成十级吧

, 我就是第十级 的

康拉德 真是够逗的

珍妮妮 呢 ―

康拉德 你可以正经点儿吗

珍妮妮 不

。 好吧

。 我想要说的

, 就是我不愿意第一次 出去

玩就 出洋相

。 晦

, 这次算碰上的

。 我们还是去玩吧

康拉德 我能想到的就是去玩木球

珍妮妮 我要玩木球 我要玩木球 好吗

康拉德 我们还可以玩些别的什么 呢 你玩什么在行 去看

电影好吗

珍妮妮 不好

, 不好

, 我要玩木球

。 行 了吧 我要玩木球

就这样

一康拉德 我保证不会让你 出洋相

珍妮妮 能保证吗

康拉德 保证

内景 木球场 珍妮妮和康拉德

珍妮妮上场

, 拿着球

。 当她的球弹起来碰到她的脚的时候

, 康

拉德缩了一下身子

。 她往下瞧 了瞧

, 球甚至没 动

。 她用脚拨 了一

, 球滚到槽里

。 她转过身去看康拉德

。 他拿起他们 的外套和 围

, 挽起她的手

, 他们走 了

内景 快餐棍斤

他们坐在餐桌旁吃饭

珍妮妮 我以为我会把球摔碎了

康拉德 你不会把球摔碎 的

, 在木球场里

, 什么都打不破

这就是我喜欢木球场的原因

。 你连记录都打不破

她向他微笑

。 他们 吃 肉饼和炸土豆条

珍妮妮 唔

, 肉饼和炸土豆 条

。 有时候

, 世界上所有的东西

, 我最信得过 的就是它们 了

康拉德 真的吗

珍妮妮 你信什么 呢

康拉德 哦

, ……墙纸

。 迈阿密海滨

。 弗罗西姆的鞋

她笑 了

。 他们 吃饭

康拉德 总而 言之 ……

珍妮妮 什么

康拉德 不知道

。 就说总而言之

。 这是一种话头

珍妮妮 小滑头

康拉德 这可叫你高兴了

。 为这个我练 了一天了

。 昨常严

肃 ……戏 , 性 地 总而言之

一 万吕 …他们两人互相欣赏着

。 她看着他

, 又看看他手腕上的伤疤

珍妮妮 疼吗

他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了

。 他对此没有思想准备

。 终于

康拉德 不

, 不疼

。 我忘 了

珍妮妮 对不起

。 你不愿意提起这件事吧

康拉德 我不知道

。 我从来不提起它

。 只对医生 说

, 对别人

都不说

。 你是第一个问起的人

珍妮妮 你为什么要那么千呢

康拉德 我不知道

。 就象掉进一个洞

, 洞越 来越大

, 你爬 不

出来

。 突然之间

, 洞跑到人里 面去 了

。 你 成 了那个洞

。 你陷进去 了

,

全都完 了

。 就是 那么一回事

珍妮妮 为什么有时候我们 伤害 自己

, 却又觉得这似乎是合

理 的呢

康拉德 我不知道

沉默

。 终于

珍妮妮 你相信人们 的所作 所为会受到惩罚吗

康拉德 你指的是上帝的惩 罚

珍妮妮 是的

康拉德 我 不相信上帝

珍妮妮 一点儿都不信吗

康拉德 这 不是程度的问题

。 是你或者信或者不信

珍妮妮 我才言仰上帝

康拉德 所以你 怕上帝会为什 么事而 惩罚你

珍妮妮 我干过很 多难以 为情的事情

他看着她

康拉德 你指类似 ……玩木球的事吗

一她笑了

。 他们俩都笑 了

舫 内景 卡尔文的汽车 晚上

康拉德和珍妮妮

, 汽车停在她的房子前面

。 他的手放在座位

, 不过没有楼她

。 这会儿稍稍往那边挪动 了一点

, 但是没有一

点准主意

。 她抬眼看 了看他

。 他向她微笑

。 现在他的胳臂伸出去

, 可是仍旧放在靠背上

, 没 有碰到她的肩膀

。 她比 他更大方

珍妮妮 唔 ……你在想什么

康拉德 好

。 很好

。 结果很好

。 你想再试试吗

珍妮妮 当然罗

康拉德 你有把握吗

珍妮妮 当然啦

康拉德 我 明夭给你打电话

, 行吗

珍妮妮 好的

他的手碰 到她的肩膀

。 动作很轻微

, 几乎看不 到

。 不过

, 她

向他挨近 了些

。 他们 互相看着

。 过 了好长时间

, 他们终于亲吻了

然后

, 互相拥抱

康拉德 当他 拥抱她 的 时 候

, 悄 声 ……认真地 谢谢

效 内景 外祖父母 的房子 外祖父母 的卧室

他们都睡 着 了

。 突然听 到一个深沉而响亮的声音

。 声音在房

子里 迥荡

。 他们俩都坐起来 了

, 吓 了一跳

。 他们 下 了床

, 外祖母

走在前头

。 外祖 父慢慢地跟在后面

康拉德 的卧室 在外祖父母 的房子 里

他的外祖母在房门口

。 康拉德站在镜子旁

, 他的外祖父也被

摄人背景

外祖母 康拉德

, 是你弄 出来的声音吗

康拉德 是的

, 外婆

一外祖母 出什么岔子啦

康拉德 没 有

, 外婆

, 没 出什么岔子

。 我挺好的

, 你知道

吗 这将会是最好的一年 ……

。 内景 外祖母的厨房 晚上

康拉德穿了一条灯 芯绒裤子

, 做 了一个特别大的三 明治

。 他

把它端到厨房的桌子上

, 看见桌上有一份报纸

。 他一面 吃三 明治

,

一面翻报纸

近景镜头 偏向报纸

他查 了一 下报上的他的星相

, 又开始翻报纸

, 可是在他翻过

这页之前

, 他看到下半版有一 个标题 《 女孩 自杀 》。

近景镜头 偏向那篇报道

当康拉德读报的时候

, 可以看到这些字

“ 一氧化碳 中毒 ……

十八 岁的斯考基市女孩 ……星期六清晨在她的汽车 内死亡

。 前一

夭晚上

, 她 的父亲雷蒙

・ 阿尔里奇 曾报告她 失 踪 ……卡 伦

・ 苏

・ 阿尔里奇

, 住在伊利诺州斯考基市赛来斯脱三一三三号 ……

在送 到斯考基市综合医院时死亡 … …从汽车后 窗接 出一 条管子连

到汽车的排气管上 ……

康拉德 的近景

天旋地转

。 他发抖

。 他再看看那篇报道

。 他看看 周围

, 似乎

要求救

。 可是那儿没有人

。 他看上去似乎要呕 吐

内景 康拉德的浴室

他站在盟洗池边

, 用温水洗脸

, 可是不关水龙头就走 进 卧

。 他 的脸和手仍然是湿 的

。 他在打哆嗦

康拉德 的特写

他站在那儿

, 越来越心神不安

。 他缩起肩膀

, 呼吸短促

。 然

, 回忆卡伦的声音 我认为你应该做的是相信 自己

, 了解 自己

。 成

为某种事业 的一部分 ……

, 今年将会是最好的一年

。 近景镜头

一只手腕上渗出一点血

。 用刀片割的

, 然后是 另外一 条 切

, 又另外一 条

, 血流 出来了

。 在血的涓流上

, 听到湖 面上的波

涛声

布克的声音 放下来 把该死的帆放下来

风浪中帆船的镜头

船在倾覆

康拉德的声音 布克 布克 ,

桅杆啪的一声折断 了 … …船翻 了

。 看到几只手要抓船壳的镜

, 浪花在脸上飞溅

, 哗啦啦地响

布克的声音 把你的鞋子踢掉

。 兄弟

, 这 回我们可是搞糟

。 这次爸爸可要 打屁股啦

布克面部的镜头

他在微笑

布克 你有什么主意吗

康拉德 这不是他妈的好玩 的

布克 抓住吧

, 兄弟

。 别把 自己累坏 了

。 答应我吗

康拉德 你也别搞累 了

。 你觉得我们 已经呆 了多久啦

布克 保重吧

, 伙计

,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康拉德 布克 ……布克 抓住 你在哪儿 听得见我说话

吗 布克

外景―湖畔森林街道 康拉德的镜头 晚上

他在奔跑

, 在寻找

。 声音继续

康拉德的声音 布克 布克公用电话间 康拉德

他泪流满 面

康拉德 我是康拉德

伯杰 的声音 被弄醒 什么事啊

康拉德 我需要 见你

伯杰的声音 现在是几点

康拉德 我不知道

伯杰 的声音 你在哪儿

康拉德 我不知道

伯杰 的声音 停顿

, 然 后 那就到办公室去吧

。 从后门进

。 要是我先 到的话

, 我会给你把门打开 的

伯杰挂上电话 ……

康拉德 害怕起 来

, 可是 已经 太 迟 了 我能好起来的吧

听到电话的蜂音

伯杰 的办公室 伯杰

他比以前更遭遏

。 没有刮胡子

, 由于睡觉头发乱成一团

, 穿

一件皮夹克

, 戴着防寒耳套

。 他摆弄着空调器

。 他听 到办公室外

间的门开 了

。 伯杰走到 门 口

, 把门打开

。 可以看到康拉德站在 那

, 含着眼泪

伯杰 进来

, 进来

, 进来

康拉德进去 了

, 走到沙发 那儿

, 坐下

。 伯杰又摆弄恒温器

伯杰 指 空调 器 你想

, 难道它也会预计到不时来个急诊吗

他不弄它 了

, 坐下来

, 仍然 穿着外套

, 摘下耳套

。 康拉德盯

视着地板

康拉德 用勉 强听得到 的 声音 谢谢

伯杰 出什么事啦

一康拉德 抬 眼看他

, 要 哭 出来 我需要点什么

伯杰 告诉我吧

康拉德 我说不 出来

。 开始哭泣 它老是 冒出来

。 我制止不

伯杰 不要去克制嘛

康拉德 我办不到 我受不 了 它老在我脑子里转

伯杰 什么东西老在你脑子里转呀

康拉德 抽 泣 我 不知道

。 我需要 点什么

伯杰 你需要什么呢

康拉德 我需要

, 我需要摆脱这个 困境

伯杰 什么困境

康拉德 突然一 面 哭泣

, 一 面 怒 不 可 遇 你知道是什么困

境 害怕起 来 很抱歉

, 很抱歉

。 我不是有 意发火

伯杰 你在船的那一 面

。 你们俩甚至互相看不见

。 他游泳比

你强

。 他 身体比你壮

。 他 耐力比你持久

。 这没有任何困境

康拉德 这就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伯杰 你认为你 当时能怎么办呢

康拉德 我 不知道

。 总该干 点什么

。 他为什么撒手 了呢

伯杰 可能他累 了

康拉德 布克从来不会累的

。 他 不会比我先累

。 他 叫我 不要

嫌累

, 他 叫我要坚持

, 然后他撒手 了

伯杰 可能你愿意坚持的时间比他长久些

。 也许他一 向比你

更容 易疲倦

康拉德 这是胡说

。 他有 更多 的理 由要 坚持

, 那样讲没意义

伯杰 你怎么判断什么事情对别人是有意义的呢 关键的问

题是事情发生 了

。康拉德 不是那么回事

。 这样说太 简单 了

伯杰 你需要简单 明了

。 让我给你讲个故事

。 一个十全十 美

的孩子的非常简单的故事

。 他有个弟弟

, 一个 不是那么十全十美

的弟弟

, 他们在一起长大

。 这个 不是十全十美的弟弟处处以他 那

十全十美的哥哥 为榜样

。 也确实很 见效

。 再说

, 他 们有许多相象

之处

。 那个不是十 全十 美的孩子是个很好 的演员

, 听我说 后来

,

发生 了这件航海事故

, 你在听我讲吗

康拉德 在听呐

伯杰 然后发生 了一件不可思 议的事

。 那个不是十全十美的

孩子脱险 了

, 另外 那个孩子

, 就是 那个他终生以之为榜样 的 孩

, 不那么走运

。 所 以

, 哪里有什么意义呢 哪里有正义呢

康拉德 什么都没有

伯杰 显然

, 正义就是让那个 不那么十全十美的孩子变成另

外一个孩子

, 变成一个十全十美的孩子

, 为每一个人

, 为他的父母

,

为他 的祖父母

, 他 的朋友

, 首先是为 自己

。 不过这是一个沉重的

义务

, 明 白了吧 终于

, 他决定

, 他承担 不起这个义 务

。 可是

, 又

该怎样推卸掉呢 没有办法

。 这是一个不能解决的问题

。 因为他

想不 出解决 问题 的办法

。 他决定消灭这个 问题

。 停 顿

, 身体 向

前倾 这对你没有任何意义吗

康拉德 我 不知道

, 什么东西都没意义

。 我害怕

伯杰 这是一种完全脱离实际 的保护 自 己 的 理 由

・ ・ ,

…康拉

, 明白了吗 你 明 白事实上你 自己就是你 自己

, 反而没事 了

康拉德 我连这是怎么回事也搞不明 白了

伯杰 暖

, 你会 明 白的

。 你的那个 自我竭力想 冒出来

, 他永

远 不会伤害你的

。 相信我吧

。 让他讲吧

。 把你的那个 自我从该死

的密室里放 出来

, 让他跟你说你干 的事有 多么糟糕

。 听着

, 你猜

一 ・他会对你说什么

。 他说

, 你坚持下来 了

。 就是这样

。 这就成 了你

的罪过

。 你能和你的那个 自我共存

, 能吗 你坚持下来 了

康拉德 为 了这件事

, 她 不喜欢我

伯杰 不要把她扯进去

。 你是为了你 自己把我从床上叫起来

, 不是为 了她

。 是你 你要万事从头起

, 你有了生机

, 不要说

你没觉察到

康拉德 就是觉着 不怎么样嘛

伯杰 噢

, 很好嘛

。 因为你 出色

, 漂亮

, 和 别人一样好

。 相

信我

, 我是你的朋友

, 我爱你

。 你是好 的

。 你活着

康拉德 又开 始抽 泣 我 是刚刚开始这么想 了

伯杰 后来发生 了什么事

, 这一切是怎么开的头呀

康拉德 哭

, 咬咽得说不 出话 来 卡伦

・ ,

二报纸上说

, 她 自

杀 了

伯杰 噢

, 夭啊

康拉德 不过她觉着挺好

伯杰 温 和地 不对

, 她没好

康拉德 含着 泪 她说她好 了

伯杰 她没好

康拉德 她已经回到 了学校生活里

, 快快活活地在排 《 土佬

成群

》的戏

, 她告诉我说好点儿 了

。 她是好点儿了

。 我相信她

。 这

是不公道 的

伯杰 对 了

。 这是不公道 的

康拉德 那么

, 这算什么

, 一个玩笑吗

他低下头去

, 嚎陶大 哭

。 伯杰瞧着他

。 康拉德抬 眼看

, 继续

, 然后半哭半笑地耸耸肩

, 表示他没法止住眼 泪

。 伯杰还看着

, 坐到他 身边

。 当康拉德不停地 哭的时候

, 他用胳臂搂着他

,

一拥抱他

康拉德 流 着泪 我知道 已经晚 了

, 你很累 ……可是我要

・ ・

一我要谈谈她

伯杰 好吧

。 我们谈谈她

康拉德 还有布克

伯杰 还有布克

康拉德 和所有的人

伯杰 所有的人

康拉德 我 真伤心

。 我害怕 ……伤心 …… 突然之 间炸常愤

怒 我也非常生气

伯杰 一切

, 什么都找上你 了

康拉德 还在哭 要是你不在的话

, 我真不知道我会干 出点

什么事来

伯杰 不用客气

康拉德继续哭

, 伯杰抱着他

康拉德 你是 真的爱我吗

伯杰 抱他 我爱你

, 我 的朋友

。 你可以指望我

伯杰 的大特写

他 的充满 同情和怜悯的脸

外景 第十 八个洞 休斯敦的 乡间俱乐部

卡尔文

、 贝思

、 华 德

、 奥德丽和两个僵来背高尔夫球棒 的小

。 天气寒冷而晴朗

。 华德在打球

, 当他轻轻击球 的时候

, 别人

都屏息静观

。 这是个长距 离球

, 球进洞 了

, 他们全都鼓掌欢呼

,

等等

华德 神 气活现地 全部都 叫华德

・ 迈凯包啦

镜头拍摄

一他们 全都走回 俱乐部

镜头偏 向卡尔文和贝思

她兴致勃勃

, 他穿 了一条黄色裤子

、 铁锈色 的衬衣

、 短上

, 戴帽子

。 奥德丽和华德在后景 中

贝思 第十五个洞打得 真漂亮

, 是吧 奥德丽干得真出色

,

你说是吗

卡尔文 她是打得很好

贝思 真遗憾

, 你没赢

。 这 回比赛华德可是有点儿反常

卡尔文 嗯

他们默默地走着

。 然后

贝思 我在想

, 咱们应 当在一起 多玩玩高尔夫球

。 也许我们

的下个假期光打高尔夫球

。 到潘赫斯特或者梅耳陶海滩去

卡尔文 潘赫斯特这个地方很好

贝思 或者到南美

。 南美的人也玩高尔夫球吗

卡尔文 也许我们能让康也对高尔夫感兴趣

他们继续走

。 过 了一 会儿以后

贝思 挽起他 的胳臂 条件反射吧

, 呢

卡尔文 什么意思

贝思 不管什么时候

, 我一提起咱们一起千点什 么事 ……就

得有他

卡尔文 对不起

。 你说的是假期

。 我 以 为 你把他也包括在

贝思 我说是一起

她放下他的胳臂

。 沉默

。 他们继续走

卡尔文 瞧

, 我不是想干什么

, 只不过想保持

・ ・

贝思 没什么可讨论

。 我们从来达不成协议

。卡尔文 我认为是有的可谈的

贝思 我 懒得说 了

。 总 而言之

, 尽管你们相隔两千英 里

, 他

还是在牵制你

她 回转 身去

, 招呼华德和奥德丽

贝思 我们 回去之前

, 先喝一点儿什么好吗

华德 在 后 景 中叫道

“ 喝

” , 好

, “ 一点儿

” , 不好

他们继续走

。 终于

卡尔文 不过

, 他总不是问题所 在吧

, 是吗

贝思 他不是吗

卡尔文 不是

贝思 这就是使你愁眉苦脸

, 灰心丧气的原因

。 你都 习以为

常了

。 自己半死 不活

, 把别人都跟你一起拖 垮

, 好象这样就 能解

决问题似的

卡尔文 你在说些什么呀

贝思 说去年 的事

。 去年春天

, 你接 电话

、 拆信都要起疑心

,

生怕从医院那儿传来更坏的消息

卡尔文 我怎么可能 不灰心丧气呢

贝思 而且 不管什么事都责怪我

卡尔文 唉

, 算 了

贝思 好吧

, 我跟你说吧

, 他竭 力装成病病歪 歪的

, 这是不

能原谅的

。 他想把我也杀 了

, 你是知道 的

, 他 冲着我说

“ 看哪

,

, 你让我干的什么啊

她提高了嗓门

。 奥德丽和华德也都注意到 了

贝思 我知道人们是怎么样捉摸着去摆布别人的

, 卡尔文

卡尔文 除开对你产生的影响之外

, 你还 能看 到别的事情吗

贝思 他想要我干什么呢 难道说他通过化学考试 了

, 我就得搂搂他 我办 不到

。 我 不能听 到谁说一句

“ 看呀

, 我刚完成

这件伟大 的事

, 为此来爱我吧

”我就照办

。 我 不干这个

。 这不是

我 的特性

, 难道要我去 装腔作势吗

卡 尔文 我 不认为 他需要这个

。 他所需要的

, 不过是要知道

你不恨他

贝思停下脚步

, 他们 己经走近俱乐部的房子了

。 奥德丽和华

德在后面 不远

, 能听 得 见他们说话

贝思 转 向卡 尔文 你从哪儿得 出这种 印象 他在楼 上房间

里告诉你 的就是这个吗 我怎么会恨他呢 做母亲的不会恨她们

的儿子

。 我 不恨他

。 瞧你

, 你毫 不怀疑地盲 目接受他的感情

。 你

对我可做不到这点

, 对吗

现在

, 华德和奥德丽走到他们跟前 了

。 贝思 看见他们

, 可是

除了卡尔文之外

, 她就象旁若无 人似的

贝思 我 不知道你还要从我这儿得 到什么

, 卡尔文

。 我 不知

道别人要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华德 亲爱的

, 没有人要从你那 里得到什么

。 我们只要卡尔

文和康拉德

, 还有所有的人

, 我们只 不过要使你们快活

贝思 快活 华德

, 你给我 下个 定义

, 好吗 可是首先

, 你

最好每天都查看一下你 的孩子

, 知道 他们安然无恙

, 没有从马上

摔 下来

, 没有被车子碰伤

, 没有掉进你那引以为荣的游泳池里

奥德丽 贝思

贝思 然后你再来告诉我怎样才能快活

。 不

, 我只能看到事后

对我产生的影响

, 除此而外

, 我看不到别 的

, 你也 看 不到

, 别人也

看不到

。 可能就 因为我比你们都更诚实

, 可能我 比较地愿意正视

我的所作所为

沉默

。 她站在那儿

。 然后转 身走 向俱乐部的房子

, 他们都一

・起慢慢地走

内景 飞机

贝思和卡尔文飞 回家

内景 乡间俱乐部 舞斤 卡尔文 和 贝 思 跳 舞 的近景

晚上

看来贝思和往常一样活跃

。 她和卡尔文跳舞的时候挨得很近

这是做 出来给别人看的

。 其他人双双对对地从她身旁跳过

, 在向

前移动之前都停 留片刻

, 简单地打个 招呼

贝思 巴尼

, 哈哆 ……我 以为这些 日子你要 闭门谢客哩

。 哈

, 埃利 ……星期四下午去基吉

, 是吗

埃利 菲利斯去

, 我上芝加哥

贝思 对万 人 贝弗利

, 你干得真漂亮

, 你星期二的演讲

我们会赢得这些年轻 人的

。 你 看着吧

, 就用 这种威胁

在这 当儿

, 贝弗利的丈 夫用胳臂搂着 贝思 的腰

, 他的手指头

“ 天真无邪地

”轻轻捏她的腰

贝思 你 在芝加哥要是看见马卡斯逊

, 告诉他

, 他答应三 月

份讲的

。 对一个把 手放在她 身上的 人 你 吃点素吧

, 弗雷迪

她推开他 的手

。 她和卡尔文继续跳舞

内景 蓝色 的克脱勒斯牌 汽 车 贝思和卡尔文 驾车回 家

晚上

他们默默地坐着

, 内景 贾瑞特的家 楼梯或门斤 康拉 德 的近景 晚上

内景 厨房 从他 的视点 晚上

卡尔文打开冰箱往里面看

, 贝思 翻阅桌子上的一堆信件

。 他

们仍然穿着晚礼服

。 卡尔文突然抬起头

。 从较远 的距离拍厨房康拉德站在房间的人 口

卡尔文 你 回来挺早啊

康拉德 我 累了

。 这个星期够难过的

卡尔文 怎么回 事 我们走 了以后

, 外婆弄得你 不好受吗

康拉德 不

, 不是那么回事

。 她很好

, 我 不过 ……你们回来

我很高兴

, 就这些

康拉德毫不犹豫地走到贝思跟前

。 他低 下头

, 用一只胳臂从

容地

、 笨拙地拥抱她

。 他吻她

康拉德 晚安

他的声音沙哑

。 他很快地走 出去 了

, 把脸转到一边

。 他没有

往回看

。 贝思没 动

。 她望着别处

。 卡尔文 目送康拉德

, 然后看看

贝思

, 她 的 目光 仍然是冰冷 的

、 视而不见

与 内景 贾瑞特夫妇的卧室

贝思躺在床上

。 她睁开眼睛

, 看到卡尔文 不在

。 她心神不定

地躺在那里

。 终于起来

, 走到门 口

, 看着走廊

。 没有他的踪影

康拉德的房间里也没 有亮光

引 内景 餐斤 拍摄 角度 向卡尔文 夜

卡尔文 的剪影

。 他聋拉着脑袋

卡尔文的近景

他在哭泣

镜 头转向贝思

她穿着长袍

, 站在餐厅外的角道里

。 她 看 了 他一会儿

, 然

, 心平气和地

贝思 卡尔文

较 远的距离

卡尔文没 动

。 贝思往里走 了几步

, 站在放着香烟 的 面 包 架旁

。 她拿了一支香烟

, 点烟

。 用打火机第一 下就把烟 点着 了

。 她

感到出乎意外

, 深深吸 了一 口烟

贝思 你为什 么哭啊

他还在哭

。 她吐 出烟 雾

, 看看房 间四周

, 看看他的脚

, 他穿

着没结带的网球鞋

贝思 给你拿点什 么好吗

卡尔文 我觉 得那么 ……

他耸耸肩膀

贝思 好

, 告诉我吧

卡尔文 温 和 地

, 声音听 不 见 我不

・ ・

他说 了点什么

。 但是听不清楚

贝思 凑近 你说什么

他继续哭 了好一会儿

贝思 卡尔文

, 你 说什 么

卡尔文止住 了眼泪

, 他抬头看她

。 打量着她

卡尔文 噢

, 你是 漂亮的 ……你是深不 可测的 ……不过你是

如此小心谨慎 ……意志坚决

。 但是

, 你知道吗

, 贝思 你并不坚

强 ……我不知道

, 你是不是真的给 ……跟我说说吧

。 你爱我吗

你是真心爱我吗

贝思 你喝 了酒啦

卡尔文 要是没有发生那件糟心的事

, 我们是 平安无 事 的

……可是你不会处理乱糟糟的事 … …你需要悠 闲

, 有条不紊

。 我不

了解

。 也许你谁都不爱

。 一切都是 布克

。 布克死 了以后

, 我认为

你把全部的爱连 同布克一 起埋葬 了

, 我就不能理解

, 我就是 不 明

。 也许你甚至连布克也不爱

, 可能只有你

, 可能最后你把你最

好 的东西都埋葬了

。 可是不管这些是什么

, 我不 了解你是 个什么

一 ・样的人

・ ・

一我不知道我们演什么戏 … …因 此 我哭了 …… 开始

哭起 来 因为我不再爱你 了

。 我不知道没有了这个我该怎么办

当他低下脑袋抽泣的时候

, 贝思盯着他看

。 有那么一会儿功

, 她觉得非常害怕

, 那个时刻很动人

。 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理

, 直 起身来

, 她看看身边的桌 子

, 看看烟 灰碟

, 捻灭 了香烟

她看了看那根难看的香烟

。 然后她 转 过 身子

, 走向楼 梯

。 走 上

内景 楼上 的走廊

贝思走向卧室

。 康拉德的门是敞开 的

, 康拉德站在那儿

康拉德 发生什么事啦

贝思盯着康拉德看

, 怒火 中烧

。 有那 么一 会儿她似乎要打康

拉德

, 可是她控制住 了

贝思 低 声 你父亲在哭

康拉德 为什么

贝思 问他去

。 他会告诉你 的

她走 向她 的房 门

, 停下

, 转向康拉德

贝思 今夭我要 出门

。 下午我要 回休斯敦

, 到奥德丽和你舅

舅那儿再住一 段时 间

康拉德 你什么时候回来

贝思 扰豫

, 然 后 我不知道

康拉德 为什么 出什么事啦

她盯 了他一阵子

, 然后走 进她的房 间

。 关上门

。 康拉德穿着

牛仔裤

, 经过走 廊向楼梯走去

万 内景 贾 瑞特失妇的卧室 贝思

她感 到震惊

, 木然地站在房 间正 中

。 她看看摆着家庭照片的

桌 子

, 那是 家庭里值得纪念的东西

。 她看看周 围所有的东西

。 如

一今

, 她在这里失去 了安全感

, 她要寻求保护

。 她开始哭

, 内景 楼下 的门斤

康拉德进入镜头

, 当他走向起居室时

, 镜头跟拍

。 他找他的

父亲

, 没有在那儿

。 他走向餐厅

, 看见卡尔文坐在靠墙的椅子 上

天快要亮 了

。 康拉德看看父亲

。 他父亲没有看见他

, 又开始哭

。 康

拉德走进餐厅时默不作声

。 当他父亲继续哭的时候

, 他坐在房 间

的另一边看着

。 然后他站起来

, 走 向卡尔文 身边

。 卡尔文抬头看

康拉德的眼睛

。 他们之间的这个光景

, 恰似伯杰和康拉德 曾经历

过的一样

。 康拉德伸出胳臂

, 拥抱他的父亲

镜头停留片刻

外景 房子 白天 早上

轻便货车慢慢地在街上行驶

。 一个 男人站在后 面

, 把一卷卷

晨报扔在汽车道上

。 货车开过贾瑞特家

, 报纸沿着柏油路飞转

轻便货车继续前进

, 分发报纸

, 开始听 到唱诗班唱这首赞美诗

合 唱

我们生长的上地

, 我们 向您发誓

,

在未来的年代 中

, 我们劳动生息

、 ,

当我们成年以后

, 我们将会继承

本族男男女女 的事业

天父热爱众人

,

倾听您 的子 民的呼吁

,

愿他们世世代代建立起

不可站污的传统

卡车消失不见 了

。 镜头停在房子 上

淡 出

据 年 月第二稿译 出


上一篇:美国经典励志《普通人》电影剧本原稿二 下一篇:小日本爱情电影《幸福的黄手帕》电影剧本上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