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本爱情电影《幸福的黄手帕》电影剧本下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2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农民家

, 屋 内

就寝前一小时

, 老父亲在看电视

农 民伏在饭桌上写东西

穿着睡衣 的女 孩子们和朱美围着火炉愉快地唱着歌

光 着上半身的钦也 出现在楼梯 口

钦 也

“ 洗 了一个澡

, 太感谢啦

说完便走上楼去

昭 二楼

, 姑娘们的房间

铺好两套粗糙 的被褥

, 勇作躺在其 中一套上

只穿着一条裤叉 的钦也

, 从女孩子 的桌上拿起一面镜子

, 边

哼着歌边拢头发

・ 之勇作

“ 喂

钦也

“ 啊

勇作

“ 你喜欢那个姑娘吗

钦也

“ 怎么说呢

勇作

“ 如果是真心喜欢

, 那 就 应 该 很 好地 向她反复表示

钦也很难为情地 回答说

钦也

“ 哎呀

, 谈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

, 怎么说呢 也就是

在一起玩玩罢 了

。 ”

勇作瞪他一眼

, 钦也有些发慌

钦也

“ 我想对方对这点也是理解的

, 可是还要抵抗

。 再说

长得也没啥了不起

。 当然

, 我 自己也长得不怎么样

, 啊哈哈 户

勇作听到这话感到嚷心

勇作

“ 你都说些什么呀

, 你这个蠢货

钦也

“ 什么

勇作

“ 你也算是九州的人 你父亲是怎样教育你的 岁数

也老大不小的 了

, 还胡话连篇

。 ”

钦也膛 目结舌

勇作

“ 想过没有

, 朱美是一个女孩子

。 女孩子终归是弱小

。 正象盛开 的花朵那样很脆弱

, 很容易被毁掉

。 男人就应该去

保护她

, 珍爱她

。 ……喂

, 你听见没有

钦也

“ 听着啦

。 ”

勇作

“ 可是你今天都干 了些什么 还算个男人 车子问题

是 因为你去解手引起的

, 你却大发 牢骚

。 一会儿扯开嗓子跟人家

, 一会儿又象发情的狗一样去搂 人家

, 九州的人能干 出这种事

吗 依我看

, 你就象一个不负责任的捧球捕手

。 你知道吗

, 你实

‘在太不像话 应该 用凉水浇浇头冷静地想 想

。 这个蠢货

勇作翻 了一个身

, 闭上眼睛

钦也听 了勇作的斥责哑 口无言

, 瞒珊地站起来

, 关上 电灯钻

进被窝

。 牛在窗外啤叫

十胜平野

红色汽车在广阔田野 的道路上 奔驰

汽车内

朱美哼着歌

钦也紧握方 向盘

, 一言不发

勇作 向他搭话

勇作

“ 喂

钦也

“ 啊

勇作

“ 到 了广带让我在车站前下来

, 我乘火车去

。 ”

朱美看看钦也

朱美

“ 真要下车吗 还是把你送 到适 当的年会小品剧本地方吧 生 对吧

, 阿

钦也

“ 勇作先生

, 你到底去哪儿了”

勇作思索片刻

勇 作

“ 去 夕张

。 ”

朱美

“ 噢

, 你是 在夕张煤矿工作呀

。 那么

, 都到夕张去不

好吗了”

勇作

“ 不

, 不

, 我下车

。 ”

钦也

“ 朱美

, 快到广带 了

。 喝点咖啡吧

, 咖啡

。 ”

朱美

“ 对

, 勇作先生 喝点吧

・ ・带广市内

红色汽车开到繁华的地方

停车场

红色汽车开进停车场 的一角

, 旁边停着一辆漂亮的外国车

钦也擦着汗从车里下来

, 厌恶地瞥了车子一眼

钦也

“ 没见过车子这种停法

, 土包子

说 着用脚踢车门

, 车里睡着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

, 蓦地坐 了

起来

钦也 吃了一惊

那个流里流气的人打开车门走 出来

流氓式 人物

“ 你这小子

钦也连忙抚摸被他踢过的地方

钦也

“ 对不住

, 实在对不住

流氓式人物

“ 这个土包子

冷不防地给钦也几个耳光

朱美吓得大叫

钦也连连低头认错

, 腹部又被踢 了几脚

勇作走过来

勇作

“ 喂

, 住手

流氓式人物

“ 你是千嘛的

勇作

“ 人家已经 向你道歉

, 为什么还打

流氓式人物

“ 这个伤痕怎么办

勇作

“ 车子有点伤痕就那么心疼

。 那好

, 你也用你那狗头

撞他的车几下怎么样了”

・突然按住流氓式人物的头

, 向红色汽车的车盖上磕 了几下

流氓 式人物痛得大叫起来

, 一声呼啸飞奔而去

勇作

“ 上车

催促钦也和朱美赶快上车

红色汽车开 足马 力冲出停车场

汽车 内

脸上 做 了一个痣 ①的钦也开着汽车

朱 美精神振奋

朱 美

“ 真带劲

。 喂

, 阿钦

, 你这 回痛快 了吧 我早就在想

,

勇先生 打起架来一定很 有两下

。 简直象看了一场 电影

。 啊

, 真高

勇作绷着脸一言 不发

狩胜峰

山峦起伏

, 蜿蜓连绵

, 一座 白茫茫的大雪山屹立在远方

红色汽车驰骋在车辆 稀少的高速公路上

汽车 内

汽车又快要开进城市

朱美翻 阅地图

朱 美

“ 下一个地 方是富良野吧 芦别

、 赤平

、 岩见泽

, 再

一 直走就是札幌

, 从岩见泽往左拐是 夕张

。 ”

钦也

“ 老勇

, 就坐这车到 夕张去吧

。 你 是 因为我才没赶

火车的

。 ”

、月甲、八进州、沪、产、入尹 , 六沪‘产‘尹、尹 、尹、沪、 八 、、产 声

勺 六 , 、产 、户钾 、产 、 、,

① 北海道土著阿依拿族的一种面饰

, 他们以做痣为美

。勇作

“ 好

。 ”

朱美

“ 这样的话 … …

勇作

“ 不

, 不去 夕张也行

, 就跟你们一起到札幌去

。 ”

朱美

“ 怎么

, 你不是在夕张工作吗全”

勇作

“ 已经不千啦

。 ”

朱美

“ 这么说

, 不去也行罗了”

朱美似乎很不理解

钦也

“ 怎么回事 一齐出动啦

。 ”

巡逻车停在车的前面

, 警官阻止车辆通行

朱美

“ 噢

, 大概 因为那件事

, 今天早上 电视里说

, 某处发

生了抢劫

, 犯人正在逃跑

。 ”

钦也

“ 那我得赶快跑

。 ”

开玩笑地说着

, 把车停下来

警官向车里张望

警官

“ 出了点事情

, 请你们协助

。 是东京的车牌呀

, 看一

看驾驶执照

。 ”

钦也交出驾驶执照

警官

“ 那位妇女是你的朋友 ’

朱美

“ 我们是朋友

。 ”

警官

“ 坐在后边的那位

, 是 同伴吗

勇作

“ 是的

。 ”

警官

“ 有证件吗

勇作

“ 没有

。 ”

警官

“ 叫什么名字

勇作

“ 岛勇作

。 ”

警官

“ 住哪儿了”

・ ・勇 作

“ 没有固定住址

。 ”

警官

“ 请下来一下

。 ”

勇作从车上下来

警官

“ 你跟他们是熟人吗

勇作

“ 不是

。 只是搭他们的车

。 ”

警官

“ 打哪 里来

勇作

“ 网走

。 ”

警 官

“ 从 网走坐车到这儿有什么事 了”

勇作 闭 口 不答

警官

“ 在 网走做什么工作了”

勇作低声回答

勇作

“ 在监狱呆过

。 ”

警官脸色骤变

勇 作继续说下去

勇作

“ 因犯杀人罪

, 被判六年三个 月徒刑

。 前天才出狱

。 ”

警官

“ 到这儿来一趟

。 ”

朱美和钦也不禁哑然

, 目睹勇作被带走

叮 富良野 的大街

巡 逻车在大街上奔驰

警官开着红色汽车跟在后面

富良野警察署内

勇作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

刑事在打 电话

午休时间大 家都悠然 自得地 在休息

。中-国菜馆的一位新来的女侍者

, 拎着提盒走来

警 官把她叫住

警宫

“ 什么事 了”

女孩子

“ 刑事科要的饭菜

。 ”

警官

“ 谁要的

女孩子

“ 忘 了问名字

。 ”

警官

“ 送 的是什么饭 了”

女孩子

“ 韭菜炒肝尖和 米饭

。 ”

警官

“ 那一定是渡边要的

。 ”

朝门口喊 了一声

警官

“ 渡边科长

画外音

“ 干嘛了”

警官

“ 科长

, 是 你要 了韭菜炒肝尖吗

画外音

“ 是我要的

。 ”

一位五十来岁满面胡植的科

长走 了出来

勇作象是得救 了似的直勾 勾地看着他

科长

“ 辛苦了

, 送到这边来吧

。 ”

一眼颤

勇作

, 大吃一惊

勇作弯腰鞠躬

科长

“ 不是老岛吗 怎么到这儿来啦

勇作

“ 前天刑期己满

。 那阵子受到您很多帮助

。 ”

科长

“ 啊

, 出狱啦

, 恭喜恭喜

勇作

“ 渡边先生

, 你调到这里工作啦了”

科长

“ 是呀

, 先是去留萌

, 后来回到岩见泽

, 然后又 调到这

。 我经常想起你 的事

。 对啦

, 你夫人好吗 那位美丽的夫人

。 ”

勇作

“ 不瞒您说

, 已经离了

。 ”

。,科长

“ 离 了

一哦

。 看来还是因为那个吧 ’

… 那你怎么

会到这少

泌来的了”

刑事

“ 噢

, 那是 因为 ……

科长

“ 我对他比较 了解

, 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在夕张

。 ”

刑事

“ 是吗

。 这次是 因为

・ , ・

科长

“ 我去付一下饭钱

。 ・ ・

…是三百六十元吧了”

女 孩子

“ 四百元

。 ”

科长

“ 怎么

, 又涨价啦

, 真他妈的

。 ”

从 口 袋里掏出一个破 旧的钱包

同上

,

’丁

红色汽车停在那里

, 朱美和钦也心 神不定地站在车旁

科长和勇作从 门 口 出来

科长

“ 给你添 了麻烦

, 受到意外的牵连

。 咳

, 警察就是这

么 回事

, 请 多原谅

。 ”

勇作

“ 不

, 不

, 您帮了我很大的忙

, 非常感谢

。 渡边先生

,

那 我就在这儿告辞 了

。 ”

科长

“ 好

。 可能还会遇到不顺心的事

, 要忍耐

, 只要忍一

下就一定会好转的

。 ”

勇作

“ 渡边先生

, 请 多保重

。 ”

科长

“ 嗯

。 我再扑腾也不过如此 了

, 再就等着退职了

。 好

在儿子还不错

, 总会有办法

。 ”

送饭的那个女 孩子气喘吁吁 地跑过来

女 孩子

“ 科长先生

, 找给您钱

。 ”

科长

“ 啊

, 辛苦了

。 ・

一喂

, 告诉你们掌柜

, 下次再涨价

就不吃你们 的了

。 ”女孩子

“ 是

。 ”

赶快跑开

科长

“ 有什么困难

, 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 ”

勇作

“ 是

。 ”

科长

“ 再会

。 ”

摆摆手

, 转身往回走

勇作来到钦也和朱美的身旁

勇作

“ 怎么

, 一直在等我呀 我从这里坐火车去

。 多蒙你

们帮忙

说完就向车站走去

两人茫然 目送勇作离去

钦也催促朱美上车

透过挡风玻璃看到正在走去的勇作

朱美用一种很不以为然的表情望着勇作的背影

钦也瞥了朱美一眼

, 轻声地说

钦也

“ 我倒挺愿意把他捎上

。 ”

朱美喜形于色

钦也开动汽车

距离勇作愈来愈近

, 车刚一停下

, 朱美就跑出车外叫喊

。 勇

作吓了一跳

, 转过身来

朱美和他交谈

钦也点着一支烟

, 凝视他们两人

过 了不久

, 勇作和朱美向汽车走来

汽车内

汽车正在行驶

, 钦也和朱美倾听勇作的谈话

・沉默寡言的 勇作

, 打开 话匣以后

, 便把 自己的过去一点一滴

地倾吐 出来

太阳已逐渐西斜

勇作

“ … …我不是第一次进监狱

。 以 前都是为 了无谓 的斗

殴坐牢

, 那时才二十一

、 二 岁

, 蛮不讲理

, 进监狱不 当回事

, 反

尹 而觉得光荣

, 出狱以后走起路来还那么趾高气扬

, 在九 州的 乡村

里逍遥 自在地混 了一阵

。 可是

, 年过三十有了分辨能力以后

, 就

对 自己的那种生活感到厌烦 了

。 ……

钦也和朱美被勇作的话所吸引

勇作

“ 我 意 识 到再这样下去可不行

, 这 会 毁 掉 我 的一

。 ……这样一想就坐不住 了

。 由于不景气

, 筑丰矿继续停产

,

于是就跑到北海 道来

, 决心重新做人

。 ……

窗外的空知川沐浴着夕阳的余晖

勇作

“ 但是来到 夕张一看

, 冬夭是那样冷

, 既没 有朋友

, 工

作又很艰苦

, 每天实在无聊 … …如果不是遇到那个女人

, 我这五

年 多也许尽千坏事了

。 … …

勇作眺望窗外的薄暮景色

无人 管理 商店 夏夭

夕张市 内一家规模不大 的无人管理商店

。 光枝打着收款纪录

, 把物 品装进袋里

, 忙得满头大汗

黄 昏

, 店 内顾客拥挤不堪

从广播里传来

“ 世界博览会进行 曲

” 。

勇作抱着洗衣肥皂和食品

, 把它放在光枝面前

光枝马上打 出收款纪录

, 把东西装在袋子里

, 对勇作微笑

光枝

“ 谢谢您啦

一勇作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 急步走出阳光普照的店门口

汽车内

红彤彤 的夕阳即将沉入地平线

桔红色的光束照射在勇作的面部

勇作

“ 我只有这么一个女人

, 只 有和她在一起才能再次获

得幸福

。 ……从初次见面有了那种想法

, 到我和她交谈

, 足足经

过半年时间

。 ”

, 无人管理商店 冬天

店前的道路上

, 屋顶上都积满 白雪

阴沉沉的冬 日天空

光枝在给商品标价

, 看到顾客进来

, 赶快回到收款台

穿着夹克的顾客正是勇作

光枝和往常一样打着收款 纪录器

光枝

“ 一千二百八十元

。 ”

说着把商品装进纸袋

, 收过钱来

, 一边找钱

, 一边忽然问道

光枝

“ 今天您休息

这一突如其来的问话

, 使得勇作慌张起来

勇作

“ 不

, 是大夜班

, 现在就要 回去睡觉

。 ”

光枝

“ 您的太太生病啦了”

勇作

“ 啊

光枝 不好意思地

“ 可不是

, 总是你来买东西嘛

勇作

“ 我还是单身汉呢

。 ”

光枝羞惭地笑着

光枝

“ 是这样

, 那可真对不起

。 ……这是找您的钱

。 ”

尹勇作把找的钱 装进 口 袋

, 想攀谈几句

, 欲言又止

, 最后还是

鼓起勇气开 了 口

勇作

“ 嗯

・ ・

…你 已经结婚 了吧 了”

光枝窘迫地小声回答

刃 光枝

“ 还 没有 … …

勇作

“ 我太 冒昧

, 请原谅

。 ”

低下头来表示歉意

, 然后走出店门

光 枝想知道他的行踪

, 离开收款处

, 视线转向门外

勇作把买东西的提兜抛起

, 用轻快的步伐走在积雪的道路上

汽车内

勇作呆呆 地眺望窗外的暮色

札幌的餐斤

两人在 闹市的一家餐馆二楼用餐

勇作笨拙地吃着炸猪排

光枝微笑地看着他的动 作

火车内

气笛长鸣

, 火车在黑夜 中奔驰

乘 客不 多

, 勇作和光枝坐在车痛 的一个角落里

光枝把头 靠在 窗上己经睡 着

勇作不时地看着她的表情

坡道 夜晚

两人行走在雪花纷飞的道路上

苏光枝突然滑 了一交

, 轻轻地喊 了一声

。 勇作抱住她

, 冷不防

、 猛烈地 同她接吻

。 光枝拼命挣扎

, 甩开勇作的手跌跌撞撞地

从雪路上逃走

汽车内

勇作

“ 我是抱着一种求援的心情

, 可是我这个人很笨

, 心

里想的事情不能很好表达出来

。 ……

光枝的家 春天

光 枝从破 旧的煤矿住宅区走 出来去上班

, 目不旁视地一个劲

往前赶路

在拐角处等候她的勇作

, 追上前去同她搭话

光枝不加理睬地匆忙躲开

公共汽车站

公共汽车到站停下

光枝上车

勇作一声不响地看着她进入车内

公共汽车开走

勇作在后面追赶

一边跑一边叫喊

光枝隔着窗户望着勇作 的举动

勇作的身影逐渐消失

勇作的住处

位于煤矿住宅 区角落里 的一间一望便知是 单身汉居住的简陋

一 ・的房 间里

, 勇作抱 着酒瓶躺在那里

。 窗外狂风骤雨吹得窗户咔哒

作响

。 一阵风吹进屋来

, 勇作猛然抬头一看

, 光枝站在门口

勇作慌忙起身走到她的身旁

光枝坐在入 口处的门框上

, 用一种难以开 口的表情向勇作倾

光枝

“ 我是结过婚的呀

勇作

“ ……

光 枝

“ 结过婚的你也愿意吗

勇作的脸上浮现 出深为感动的神情

一阵疾风骤雨

汽车内

天色 已昏暗

, 汽车里 的兰个 人

住家的灯火从车窗外掠过

勇作

“ 我和她 的结合简直近乎强迫

, 毫不考虑对方的心境

,

一味进攻

。 ”

, 勇作的新居

晴朗的天空

敞 陋的矿 区住宅沐洛在清晨的阳光下

穿着工作服的勇作

, 精神抖擞地在庭前一根粗大 的 挂 鲤 鱼

旗 ①的柱子上钉钉子

勇作

“ 光枝

, 晒衣服 的架子做好啦

系着围裙的光枝喜笑颜开

① 一种风俗习惯

, 用布或纸做成鲤鱼形旗帜

, 用以庆税男孩节

。光枝

“ 哎呀

, 这根旗竿还真顶用

, 我一直嫌它碍事呢

勇作把晒衣服 的竹竿架好

, 得意地点点头

, 从光枝手里接过

饭盒和水壶

, 走去上班

光枝

“ 路上注点意啊

勇作回头观望

勇作

“ 喂

光枝

“ 什 么全”

勇作

“ 有了孩子就在那根旗竿上挂起鲤鱼旗啊

笑呵呵地大踏步走去

加油站

黄昏时刻

。 红色汽车停在一 条小路上的加油站前

朱美走 向从车上下来的勇作

朱美

“ 勇作先生

, 以后怎样

, 你很幸福吧了”

勇作不好意思地笑 了一笑

勇作

“ 因为有了孩子嘛

。 ”

勇作的家

, 门前

绿色 的群山

矿 区住宅的庭院里鲜花盛开

同上

, 屋 内

工作服装束的勇作正在穿鞋

坐在他身后 的光枝跟他谈事情

光枝

“ 我今天得去看医生

。 ”

勇作惊讶地回过头来

・ ・勇作

“ 看医生 哪儿不舒服了”

光枝低下头来

勇作

“ 有热度吗了”

勇作想用手去摸 前额

, 被光枝推开

光枝

“ 没有热度

。 ”

勇作

“ 那是什么地 方不舒服

光枝

“ 哪 儿也没不舒服

。 ”

勇作

“ 那干嘛要去看医生 既然哪 儿 都 没 有 病

, 那 又 何

必 ……

勇 作忽然恍然大悟

, 急忙 问道

勇作

“ 光枝

, 你

, 有 了孩子 了 是 怀孕 了吗

勇作的喜悦溢于言表

同上

, 门前

勇作拿着饭盒纽忙从 门内走出

, 忽然又停下来

, 转身跑回去

向光枝说

勇作

“ 光枝

, 今晚喝一杯

, 我买 点酒回来好吗全”

光枝

“ 还不知道怎么样哩

, 也许到 医院去人家说不是 的

。 ”

勇作

“ 那 … …好吧

, 我给医院挂个 电话

。 ・ ・

一不

, 不

, 那

样也不合适

。 有什么办法 能让我很快知道呢 了”

光枝微笑地 回答

光枝

“ 我看这样办吧 ……

勇作

“ 怎样办

光枝

“ 如果真是 的话

, 就在这 根 竿 子 上 挂 一 个 什 么 记

。 … …对啦

, 挂上黄色的手 帕

。 从酒店一拐弯就可 以看见

。 你

只要一看见黄手帕就去买酒祝贺

。 ”勇作

“ 好

, 就这样办

。 你可是一定要把手帕挂上

, 不挂可不

答应你

。 ”

光枝笑容可掬

煤矿坑道

勇作坐在坑道 的角落里吃着盒饭

。 向过往的伙伴打招呼

勇作

“ 阿忠

, 你的儿子几 岁啦了”

阿忠

“ 今年上小学啦

。 咳

, 淘气得很

, 别提多淘啦 工 你 有

什么动静了吗了”

勇作

“ 还没有

。 ”

端起水壶咕嘟咕嘟地喝水

坑道进出 口

勇作戴着头灯

, 与伙伴们一起走 出坑道

公共汽车站

公共汽车到站

, 勇作跳下车来

, 向伙伴们招手

, 跑向酒店的

拐弯处

隔着煤坑屋顶远远望见 高出一节的旗竿顶上孤零 零 地 挂 着

一块黄色小手 帕

勇作笑逐颜开

, 拼命向家里跑去

日 汽车内

载重汽车的灯光冲破黑暗

, 从车旁开过

勇作

“ 父亲是在战争 中死去的

。 也许因为我是在没有 父 亲

的情况下长大的

, 所以一听说 自己有了孩子

, 简直高兴得无法形

・容

。 就象一步登夭似的

, 恨不得跑上 夕张的大街大声喊道

, 我有

孩子啦 因此

, 当我知道她流产 了的时候

, 顿时眼前一 片漆黑

,

竟然勃然大怒

。 以后的事情

・ ・

一以后的事情那就没法说啦

。 总之

,

我太糊涂 了

夕张 的街道

勇作在跑

汗流侠背

, 拼命跑上 坡道

, 医院诊 室

光枝脸色苍 白

, 躺在诊 察台上

勇作茫然若失地坐在一张小椅子上

隔着 白色 窗帘

, 夕阳照进令人窒息 的室内

,

医生和护士大声说着话

, 从走廊走来

, 大模大样地走进诊室

勇作慌忙站起来行礼

医生

“ 怎么样

, 不难受吧

光枝

“ 挺好

。 ”

医生

“ 能走路就可以回家去休养啦 生”

光枝

“ 好

。 真是给您添 了不少麻烦

艰难地坐起来

医生转 向勇作

医生

“ 你是她的丈夫吗

勇作

“ 是

。 ”

医生

“ 这次虽然很遗憾

, 但是还有下一次呢

。 ‘看手里拿着

的病历 夫人

, 你上 次流产是几时

光 枝吞吞吐 吐欲言又止

。勇作

“ 不是第一次吧

光枝

“ 嗯 … …是在五年前

。 ”

医生

“ 看来是 习惯性流产

, 下次再怀孕要特别注意

。 如果还

出血的话

, 就再来看

。 ”

医生说完走出房间

闷热的屋里只剩下勇作和光枝一声不响地坐在那里

, 彼此都

避开对方的视线

勇作的家

, 屋 内

勇作在闷热的房间里独酌

蚊子在他的周围嗡嗡地飞 叫

光枝站在厨房里做饭

, 显得疲倦不堪

她端来酒菜坐在勇作身旁

, 把饭递给勇作

光枝

“ 吃饭吗了”

勇作不响

光枝

“ 我不好受

, 躺一会

。 ”

躺在已铺好的被褥上

, 不停地 煽扇子

勇作心情烦躁

, 不停地拍打蚊子

光枝

“ 下次一定注意

, 一定把孩子生下来

。 这次请原谅

。 ”

勇作一言不发

, 继续喝酒

光枝

“ 你这是怎么啦

, 是因为我以前流过产生气吗了… …是

不是为这个

勇作用生硬的语调回答

勇作

“ 我最讨厌 隐瞒事情的女人

光枝感到十分委屈

光枝

“ 你没有问过我嘛

, 我认为说不说无关紧要

。 难道不是 这样

勇作气冲冲地打断她的话

勇作

“ 除此以外

, 还 媳瞒过什么

, 是不是别处还有小孩

变得狂暴的勇作

, 象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酉似的

, 两眼凝视

前方

他忽然推翻小饭桌

, 气呼呼地站起来夺门而 出

碗盘之类的餐具滚在地上

, 光枝听到勇作粗暴地打开玻璃门

跑 出门外的脚步声

饭 馆一条街

勇作低着头走着

两个阿飞 式青年喝得酩盯大醉从一家酒馆里跑 出来

, 撞在勇

作身上

阿飞青年破 口大骂

, 猛撞勇作

勇作揪住那个 阿飞青年

, 对他 拳打脚踢

, 并按倒在地

, 把他

的头往洋灰地上猛烈磕撞

另一个 同伴想 了一想

, 走来把勇作拉开

, 仔细看了看被打倒

在地的伙伴

, 忽然象疯 了似地大声喊 叫

某城镇 的旅馆

一家用钢筋混凝土构筑的不起眼的旅馆

, 兰人站在门前

一 位五十岁上下

、 面无笑容的老板在接待他们

老 板

“ 两 间房间了你们不是三个 人吗 一间就够了

。 这里是

四人一间

, 有八张蔗子那 么大

, 还有壁完

。 ”

钦也

“ 要两间不行吗

老板

“ 其 他房 间都住满啦

。 ”钦也看看勇作和朱美

两人点头表示 同意

钦也

“ 那就一间吧

。 ”

老极

“ 行啦了喂

, 阿菊

钦也

“ 还有

, 晚饭 … …

老板

“ 不行啦

, 都什么时候啦

。 要汤 面吃吧 … …兰个人一

共是六千六百元

, 先付款

。 洗 澡到十点

。 阿菊 真没办法

。 ”

嘴里嘟嚷着走到后面去

三人各 自从 口袋里掏 出钱包

旅馆的一间屋里

一间狭小 的房间

, 墙壁因漏雨留下斑驳的痕迹

。 兰人刚吃过

扬面

, 悠闲地吸着烟

勇作坐在窗边一张破 旧的椅子上

, 眺望不断驶过的卡车的灯

老板走来

老板

“ 客人

, 又空出一间房间

, 已经替你们铺好两套被褥

就 在对面

, 就是那间叫做君影草的房间

。 洗澡可是到十点啊

老板不耐烦地走出去

三人没有回答

朱美毅然 向勇作提出问题

朱 美

“ 我再向一个问题行吗了”

勇作

“ 什么问题了”

朱美

“ 你夫人为什么要离婚 应该等待你回来嘛

钦也眼睛看着地

, 含糊地点点头

朱美

“ 生活可能会苦一些

, 但 是这点苦难道都受不了全 再

称说

, 你又 是那样爱她

。 对吧了”

勇作

“ 她不是那种女人

。 提 出离婚的不是她

, 是我

。 ”

朱美惊愕地望着象是发怒的勇作

勇作

“ 本来是我硬要和她在一起 的

, 我也确实过 了几 年幸

福的生活

。 但是要考虑以后的问题

。 她还年轻

, 长得也不错

, 与

其等我

, 莫如找一 个比我 更好的男人

, 这样会幸福一些

。 …… 我

在监狱 的冰冷的被窝里苦苦想 了好几个夜晚

, 才决定那样做的

。 ”

监狱

, 会见室

隔着铁丝 网勇作和光枝相对而立

光枝手里拿着勇作的信悲切地说

光枝

“ 我准 备一直等到你回来

。 ”

勇作

“ 傻瓜

, 还得等六年

,

这六年怎么过呀 从这里出去

以后

, 我仍然是一 个杀 过人的人

。 你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会有什么

前 途

光枝

“ 可是

, 你可以重新做人

, 只 要改 了今后还是 ……

勇作

“ 你想一想

, 再 过六年你多大啦 乘现在还年轻

, 如

果愿意也许能找到一个好对象

, 你们在一起再生 下一个孩子

, 不

是挺幸福吗 ’

・ ・

… 象我 这样的人没什么可取的

。 我的那种流氓性

格是改不 了啦 我 自己最清楚

。 ”

光枝流下 了眼 泪

勇作

“ 喂

, 你想通没 有 就 那么办吧

。 ”

光枝点了一 点头

, 不禁掩面啼哭

勇作

“ 在我 的名字下面写上你的名字

, 盖上 图章

, 把它送

到市公署去就行啦

。 这样

, 我和你就断绝关系了

。 ……

”旅馆的房间

朱美流着眼泪

朱美

,

…真够可怜的 你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

, 可是对

你 的夫人未免刺激太大

。 ”

勇作

“ 但是我只能这样做

。 这样做可以替她 了却一桩心事

本来就因为跟我在一起才出现这种情况

。 其实她心里一定也有点

后悔

。 ……

勇作的脸上忽然流露 出悲伤的神情

勇作

“ 为什么我生来就是流氓的性格

。 一生起气来

, 自己

就控制不住 自己

, 马上变成一个乱来的混人

。 正 因为这样

, 一辈

子都倒相

。 ・ ・ ,

勇作把话停下来

, 用手抹着流到脸上 的眼 泪

朱美和钦也低着头

, 被一种强烈的思绪所 困扰

载重汽车鸣着尖音喇叭从窗外驰过

勇作揩净泪水从椅子上站起来

勇作

“ 明天去札幌

, 从那里就该分手了

朱美

“ 今后打算怎么办了”

勇作

“ 找点工作做

, 在札幌找不到就到东京去

。 … …休息吧

勇作说 完走 出屋去

朱美揩着眼泪

朱美

“ 找工作可是不容易

。 ……阿钦

, 你刚才怎么一 句话

也不说呀 你这人真不怎么样

, 无动于衷

。 ”

钦也咕哆一声躺下

, 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

朱美愕然

朱美

“ 哟

, 哭起来啦 ’

・ ・ …对不起

, 阿钦

。 ”

猛然扑到钦也的身上

, 在他的眼睛上和脸上连 连亲吻

。钦也伤心地抽泣着

汽车内

汽车行驶在赤平

、 歌志内

、 砂川附近的煤矿地带

钦也

“ 到岩见泽是三十五公里吗了”

朱美

“ 从那儿到札幌是五十公里

。 需要三 四个小时

。 ”

朱美看着地图回答

勇 作呆呆 地望 着窗外

一座座煤 山和住屋从窗外掠过

某煤矿街

煤烟迷 漫的一 条街道

, 小广场上聚拢来一群人

。 由兰人组成

的民间歌唱队

, 手持乐器明快活泼地 唱着歌

红色汽车停在路旁

, 钦也走进商店购买纸烟

。 朱美和勇作走

下汽车隔着人群注视那三 名歌手

广场上荡漾着姑娘 的僚亮歌声

多么可爱的姑娘哟

她 是康康舞姑娘

穿着红色宽衫和 皮凉鞋

份 立在银座的街头

面带笑容

,

眼 望时钟

,

神 情不 安

你 在等谁呀

这就是银座 的

康康舞姑娘

。兴致勃勃地在欣赏歌舞的家庭主妇

、 老人和孩子们

规模不大 的一座神社

机器已经停止开 动的煤矿设备

人影稀疏的煤矿住宅

沐浴着明朗的阳光 的静悄悄的街头

, 传来一片歌声

朱美

、 勇作和钦也心不在焉地浏览着一切

过 了一会儿

, 汽车开到前面

女 孩子

“ 请大家一起来唱

。 ”

这就是银座 的

康康舞姑娘

这就是银座 的

康康舞姑娘

朱美合着歌声唱了起来

汽车餐馆

, 门前

大型载重汽车发出呜呜的巨响在广阔的马路上奔驰

勇作坐在一家粗俗的汽车餐馆 门前

钦也和朱美从餐馆走 出来

钦也

“ 走吧 这 回一直开到札幌

。 ”

朱美

“ 老勇

, 走吧

, 走吧 ’

…你怎么啦了”

勇作心神不定

勇作

“ 很对不起

, 我从美歌车站坐火车去

。 ”

朱美和钦也感到莫名其妙

朱美

“ 为什么了”

钦也

“ 离札幌已经不远 了呀

勇作

“ 不

, 我去夕张

。 ”

一钦也

“ 夕张

两人面面相觑

朱美

“ 去 夕张干嘛

, 找工作吗了”

勇作

“ 不

, 不是

。 只是想顺便弯一弯

, 去家里着看

。 ”

朱美试探性地提 问

朱美

“ 你不是跟你夫人离婚了吗

勇作用一小 块木片掘着地面

, 腼腆地回答朱美的提 向

勇作

“ 心 里还是有点恋恋不舍

, 所以 出狱那天写 了一张 明

信片给她

。 ”

两人吃了一惊

勇作慢条斯理地 继续说下去

勇作

“ 在那张 明信片上我是这样说的 以后要到 夕张 去一

, 如果

, 如果你现在还是独身生活

, 在等着我

, 那就请你在房

前 的竿子上 ―

我家旁边有一根挂鲤 鱼旗的很 高的竿子

, 那是 以

前住在那里 的人竖起 的 ―

在那根竿子上挂起黄色的手帕作为记

, 如果看不到 手帕

, 我就立刻离开

, 从此不再到 夕张去

。 ”

朱美和钦也十分 感动

朱美

“ 那你去 夕张 的 目的就是看看有没有那个记号锣了”

钦也

“ 送你去

, 老勇 夕张离这里很近

, 我们也一起去

。 ”

勇作

“ 不

, 不必啦

, 我坐火车去

。 ”

朱美

“ 没关系

, 走吧

勇作象是一名罪犯被押解着坐进汽车

汽车内

朱美精神振奋地 谈论着

朱美

“ 那 个黄色的手帕

, 我想绝对会有

。 放心吧

, 你夫人

・一定会等你的 你的心情夫人不会不理解

。 是吧

, 老勇

勇作

“ 不

, 那可说不一定

。 而且她现在是否住在那里

, 还

是 问题呢

。 ”

钦也

“ 在郑里

, 夫人一定还是一个人住在那里

。 ”

朱美

“ 你瞧

, 左边就是 夕张

。 ”

通往夕张的指示牌渐渐迫近挡风玻璃

道路

红色汽车离开干线道路

, 开 向夕张的山路

汽车内

三人都各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道路

向夕张 山路行进 的红色汽车

握着方向盘的钦也

坐在旁边的朱美神色有些不安

勇作一声不响地注视着窗外

他 被一种强烈的不安所袭扰

, 终于探起身子敦促钦也停车

勇作

“ 喂

, 停一停

。 ”

钦 也

“ 怎么

勇作

“ 我让你停下来

钦也把车开到路边停下

两人惊讶地回过头来望着勇作

, 勇作似乎很有把握地说

勇作

“ 回去吧

, 去也没用

钦也

“ 老勇

, 前面不远就到 夕张啦

。 ”

一 ・朱美

“ 马上就可以和夫人见面 了呀

勇作

“ 对不起

, 照我的话做

。 我怎么想都觉得她不可能还

是一个人

。 她是一 个好女 人

, 谁都想娶那样一个好女人做妻子

肯定她 已经和谁一起生活 了

。 啊

, 回去吧

钦也

“ 老 勇

, 你太窝囊废啦 无论如何也应该去证实一下

, 看看黄手帕到底挂上没有

朱美

“ 就是嘛

勇作

“ 别 哆嗦啦 我不是告诉你们没用吗尸

钦也

“ 已经来到这里 了

, 别再伍恤呢泥 的 了 哎呀

, 你上次

不是还一 本正经地说服过我吗兮”

勇作 用可怕 的眼光瞪 了钦 也一眼

勇作

“ 你这小子

, 不听 我的话吗 让你开回去

钦也

“ 好

, 好

, 开 回去

。 ”

道路

红色汽车象是发脾气似地调转头来向刚才来的路上急驰

汽车 内

钦也 闷闷不乐地握着方 向盘

朱美往后面座位上瞅 了一眼

只见 勇作头靠窗户双 目紧闭

朱美低声 向钦也搭话

朱美

“ 喂

, 停车

钦也

“ 干嘛

, 撒尿吗

朱美

“ 不是

。 你这傻瓜

钦也 的车停在路旁

。朱美和蔼地劝说勇作

朱美

“ 也许是象你想象的那样

。 不过还 有个万一呀 万一

你夫人还惦记着你

, 至今还一个人过活

, 那又怎么说呢 老勇

,

你不愿 回到家门口

, 那就让我替你去看

。 如果竿子上什么 也 没

, 我就什么也不说回到札幌去

。 ・ ,

一怎么样

, 这总可以 了吧分

・ ・

阿钦

, 走

有些犹豫的钦也

, 也被说动了

钦也把头伸出车外注意后面

, 开 动车子调转方向

勇作仍然双 目紧闭

, 一语不发

车子开足马 力向前急驰

夕张市

红色汽车从 夕张煤矿那块大招牌面前驶过

, 奔向市区

客 夕张市区

红色汽车开进坡路很多的市区

汽车内

汽车开过桥进入商店街

朱美隔着车窗读着商店的招牌

朱美

“ 号

, 、 商店

, 老勇

, 是一直走吧 户

勇作冷静地看看窗外

, 点 了一下头

他流露出无限感慨的神情

钦也

“ 前面是岔 口

, 过岔 吗

勇作点点头

户 户岔

车子开 过岔 口

, 从无人管理商店侧面拐个大弯

汽 车内

一 厂 汽车从车站旁边通过

朱美

“ 已经到 夕张车站啦

, 还 一直走吗

勇 作

“ 对

。 ”

勇作低头 闭着眼睛

他的额头上渗 出汗珠

从车窗里可以看见 夕张煤矿的庞大建筑物

区住宅

山腰上一排排矿

只 街

红色汽车来到 夕张郊外的一 条清静的商店街

汽车内

朱美回过头来问勇作

朱美

“ 现在到 了 汉 公共汽车站

, 还往前走吗

勇作头也不抬

, 想 了一 会儿回答说

勇作

“ 再往前走一点

, 右边有个岔 口

, 过那个岔 口

。 ”

朱美

“ 阿钦

, 说是过那个岔 口

。 ”

钦也转动方向盘

, 越过岔 口

朱美

“ 已经过 了岔 口

, 再怎样走

, 顺着路下去了”

勇作低着头 回答

勇作

“ 从 工业公司的门前 向左拐一大弯

, 再走不远 就

是坡路

。 ”

一钦也挂上大档

车子即将进入坡路

赶过放学回家的孩子们

, 缓慢地开上坡路

, 走了一程停下来

两人慌忙观察

, 但什么也没看到

钦也

“ 说不定 ……

朱美

“ 啊

钦也

“ 说不定已经搬走了

。 ”

朱美

“ 是呀

, 很可能

。 ・ ・

一老勇

, 从理发馆那里能看得见

勇作

“ 前面往左拐有一家澡堂

。 ”

车子又开 动

, 赶过上街买菜的主妇

, 然后拐个大弯

, 开进煤

矿住宅 区的一条马路

正面可以看到澡堂的建筑物

孩子们在儿童乐园玩耍

朱美和钦也抱着既惶恐不安而又满怀希望的复杂心 情

, 紧张

地左顾右盼

钦也

“ 是那个吧

, 澡堂子

朱美

“ ……好象是

, 可能已经搬走 了

, 那可没办法 了 ……

红色汽车停在澡堂门前

, 钦也忐忑不安地走下车来

看得见操堂后面有一种黄色的什么东西

钦也

“ 老勇

, 在哪 个方 向 现在己经到澡堂 门前 了

。 ”

话音未落便一眼看到那黄色的东西

, 钦也神情骤变

朱美

“ 怎么回事

说着跑到钦也身旁

, 顺着他看的方向望去

, 不 由得吸 了一 口

朱美

“ 哎呀 看那个 … …

・一种 细长的黄色东西 ―

那是从挂鲤 鱼旗的高竿上垂下来的

一块接着一块 多达几十块的黄色手帕

钦也激 动得叫喊起来

钦也

“ 朱美

朱美

“ 太好啦

朱美扑 向钦也

, 两人搂着肩膀跑到勇作身旁

, 用手猛烈敲着

车窗玻璃

钦也

“ 老 勇

, 你看 喂

, 你看呀 生”

勇作抬起头来

, 朝着二人指的方 向望去

正在这时一阵清风吹来

, 黄色手帕宛 如桅杆上 的舰旗

, 哗啦

哗啦地迎 风飘扬

。 勇作被 这种情景所吸引

, 他走下车来

, 茫然瞩

目凝视

钦也从车里取 出提包交给勇作

, 三人象是有话想谈

, 但又 不

知从何说起

勇作伸出一只手

, 钦也和朱美紧紧握住他 的手

勇作嘴唇蠕动着想说什么

, 钦也和朱美象是说

“ 快去

” , 推 了

他一把

勇作就此 迈步 向前

。 不时 回过头来招手

。 钦也和朱美面部抽

搐着也 向他 招手

两人坐进车里

, 一面倒车一面 向勇作挥手

勇作朝着挂有黄手 帕的旗竿走去

一位抱着洗攫的衣服 的妇女从旗竿附近 的家门走 出

, 她就是

光 枝

勇作急步 向她跑去

光 枝愕然

, 手里拿着洗 的衣物

, 不知所措地泞立在那里

勇作站在光 枝 身旁 倾吐 衷肠

。 光 枝用 围裙捂着脸抽 泣起来

・勇作敦促光枝同他一起进人家门

汽车内

钦也流着两行热泪紧握方 向盘

朱美泪流满面

, 大声抽泣着

钦也伸出一只手紧握朱美的手

朱美把脸偎依在钦也的肩头

红色汽车越过岔 口

, 拐个大弯向前驰去

道路

一 条远离夕张街区通向广阔田野 的道路

全速急驰而来的红色汽车

, 忽然急煞车

。 一辆从它旁边越过

的卡车

, 司机身旁坐着一个青年人

, 探出身子大声地嘲弄他们

汽车内

朱美和钦也在亲吻

两人互相搂住肩膀

, 闭着眼睛柔情地接吻

勇作的家

环抱山岗屹立着一排黑乌乌的煤矿住宅

在它的最前端

, 一 串黄色的 旗帜迎 着五月的骄阳

, 随凤飘

上一篇:小日本爱情电影《幸福的黄手帕》电影剧本上 下一篇:西恩潘经典犯罪《21克》电影剧本赏析一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