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恩潘经典犯罪《21克》电影剧本赏析一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2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内景

, 克丽斯汀娜的卧室

, 白天

一个男人和 一个女人的衣服散落在

卧室里

, 卧室装饰得很有品位

, 能看 出主

人属于中上阶层

。 一件皮夹克随意地扔在

椅子上

, 一条蓝色裙子躺在地板上

克丽斯汀娜 岁

, 瘦瘦 的

, 皮肤

细腻

, 脸朝 下躺着

, 裸体

, 被单盖着半个身

, 一丝微弱的光线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她 身 边 的 保 罗 岁

, 裸 体

, 健

, 深 邃 的眼 睛

, 乱 蓬蓬 的头 发

, 坐在

床边

, 抽 着烟

, 忧伤 地 看着她

他 的手指缓缓地在她背上滑动

, 眼

神一直 盯着她

。 克丽斯汀娜换 了一个睡

姿

, 没有醒来

他坐起身

,用手摸着 自己的眼眉

, 擦

了擦前额

, 仍然沉思地看着她

。 渐 隐

内景

, 冷饮店

, 晚上

渐 显

, 冷饮店

, 画 面 上 是 白墙 和 红

色 的高靠背椅

。 墙上悬挂着三种产 品的

宣传画 奶 昔

、 苏打 水 和汉 堡包

迈 克 岁

, 穿着随便

, 表情愉快

而放松

, 和他的两个女儿坐在桌前

, 劳拉

, 凯 蒂 岁

, 两 人 看 起 来 很 受 娇

劳拉用 吸管

“ 吱吱

”地 吸着巧 克力

奶 昔

迈克 甜心

, 别出声

劳拉 为什 么

迈克 这声音听起来真恶心

劳拉 爸爸

, 但这下面的最好吃 了

她又开始出声地吸起来

。 迈克温和地

摇了摇头

迈 克―快 点

, 妈 咪 正 等着我们 呢

凯蒂 开始朝她 的吸 管里吹 了一 口

, 吹出了一个泡泡 , 一

凯 蒂 看

, 爸 爸

, 火 山 … …

迈 克 你 的火 山真 可 爱

, 但赶 紧 吃

完你 的奶昔

, 我们 好去看妈咪

她不再 吹 了

, 开始舔净从玻璃杯边

上溢 出来的奶昔

。 父亲宽容地笑 了

内景

, 翻修过的一 间屋

, 白天

一群人 围坐成一个 圆圈

, 这是一个

典型的为瘾君子治疗的小组活动

克丽 斯 汀 娜 坐 在 其 中

, 她 非 常 紧

, 看起来好像经历 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

, 最后才找到平静的方式

。 她在大家

的关注下讲述

克丽斯汀―娜 昨晚我与两个女儿一

世界电影岁冠

起 看《灰 姑 娘 》

, 突然

, 劳拉

, 大 的那 个

孩子 问我

, 为什么 不管灰姑 娘还是美人

, 还 是 阿 里 尔 ①

, 都 没 有 妈 妈 该 死

, 她说的还真不错

, 迪斯尼童话中就是

没妈妈

。 而且孩子们知道外祖母的事

, 知

道我 以前是一个没妈的孩子

。然后她们开

始害怕死亡

, 担心她们会 失去我

, 可我不

知该对她们说什 么

。 因 为我

, 他妈 的

, 很

害怕

。 稍顿 我 怕控制 不住 自己

, 怕再

进 医院

, 怕吸食过度而死去

。 沉思几秒

。 显然很痛苦

, 但还没哭 出来 我想我

妈妈

, 我那 阵特别难受

, 癌症吞噬 了她

当我最需要她的时候

, 她 离开 了我

。 现在

我看着两个女儿和迈 克

, 他们爱我

, 我也

爱他们

, 我知道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 我就

是不能 ……

她不说话 了

。 看得 出来她还想 说点

什么

, 但只 是痛苦地 笑 了笑

内景

, 宗教 中心

, 白天

杰克 岁 是一个强壮

、 结实的男

, 有一张精心修饰过 的脸

, 狼一样 的体

。 他 穿着蓝色 牛仔 服

, 短袖衫

。“ 耶 稣

爱你

’健句话刺在他的左前臂

, 他的右手

上刺着汉字和北欧古文字

, 一颗星星的图

案刺在他的右手背上

。 一颗小的心形图案

刺在他的脖 子上

他坐在木椅上

, 卧室里挂 了一张廉

价的耶稣复活的复制画

。 角落里有一台旧

冰 箱

他对面坐着一位瘦瘦 的

, 黑头发 的

小伙子 岁

, 也有文 身

。 他们 在桌上

玩 积木塔游戏

杰克从用积木堆成的塔状物里抽 出

了一块

, 放到塔顶

, 积木塔开始微微倾斜

杰克 想想你该抽哪一块

男孩 我一直在想

, 哥们 儿

杰 克 不

, 你 没 有

。 他 们 这 次 没拘

留你是因为你还不满 岁

, 但是下次

, 你

就会被关进去

, 操你妈的

。 该你 了

。 男孩抽

了一块

, 积木就倒 了 看

, 你没想吧

男孩坐下

, 在想他为什么会输

。杰克起

, 从冰箱里拿 出橙汁

, 倒在两个玻璃杯

, 给男孩一杯

杰 克 偷 东―西 倒是 能让 你得到钱

,

你还能拍拉拉队长的马屁

, 炫耀你的车技

和你喷过色 的雷 鸟车

。 但是告诉我

, 如果

你朝一个孕妇或老人开 了枪

, 我操

, 你会

怎 么 样 犯 罪感 会把 你 吸 干

, 吸 到骨 头

。 他 喝 了点橙汁

, 又看 了看这 男孩

,

男孩 正 听 他 说

, 他有 点生气 不

, 偷车

,

不值得这么干

, 相信耶稣是 … … 指 了指

手上 的刺青

“ 耶稣爱你

” , 然后站起 身来

走 到 窗前 过 来

男孩走到他面前

。 杰克指 了指一辆新

、 双洲缠的

、银色的福特罗泊车

, 车停在宗

教中心旁边一条工人阶级居住的街上

杰克 看见那辆卡车了吗 言很漂亮

,

不是吗

男孩 是 的

, 很酷

杰 克掏 出钥 匙

, 德 响 了警报键

。 卡

车 开 始 鸣笛

, 并 且 开 始 闪灯

杰克 我在沃尔玛抽奖抽 中的 … …

男孩 不 是 放 屁

杰克 不 是放屁

。 但这不 能算运气

,

这是耶稣希望我得到它

男孩 挖 苦 大屁 话 我 敢 打 赌

,

是你 偷 的

杰 克 是 救 世 主 耶 稣 给 的 我

, 是

, 他 给 予然 后 索 取

男 孩 对

, 他 可 没 给 我 什 么 狗

屎 … …我敢打赌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存在

杰克 上 帝甚至知道你头上每根发

世界电影丝 的动 向

内景

, 特护病房

, 白天

保 罗

, 胡子 没刮

, 头发 有 点 长

, 穿

着 白色长袍

, 倚坐在中级诊所特护病房的

床上

。 他戴着氧气面罩

, 静脉注射针头扎

进左臂

, 胸前连着各种 电线

, 心脏监视器

屏幕上的绿线不连贯小品剧本地跳动着

保 罗 旁 白 这 就 是 等 死 病 房

这些可笑的管子

, 这些针头

, 把我 的手都

弄肿 了

。 看 了看周 围

。 这儿躺着一些和

他一样行将就木的病人

, 多半都处在死亡

边沿 我在这个死尸预备队俱乐部里干什

么 我跟他们在一起干嘛 看 了一眼一

个肥胖 的老太太

, 她呼咏呼味地喘着气

,

把 自己身旁的橡胶气球时而吹鼓

, 时而吸

瘪 跟她躺在一起 癌细胞把她的肚子都

弄烂 了 … … 转 了转身

, 看着一个头上包

着纱布的年轻人 或者跟他 那个喝醉 了

酒从三楼 窗户跳 下来 的人 他紧 闭双

眼 我 不 知道这 一 切是什么 时候 开始

睁 开 双眼 什 么 时候 结束 转过来看

了看这些病人 人们说

, 我们都会在死去

的那一瞬间失去 克的重量

。 每个人都会

失去 克

, 也就是 枚 分镍 币的重量

, 或

一 只蜂 鸟 的重 量

, 一块 巧

克 力 的重 量

。 凝 视 那 位

失去意识的妇女 岁 」

谁会是第一个失去这重量

的 人 呢 她

, 这 个 昏迷 不

醒 的人 呆 呆 地 看 着 这

临 死 前 的 景 象 或 者 是

内景

, 公路边 的汽

车旅店

, 卫 生 间

, 白天

克丽斯 汀娜

, 穿一件

黑色短 恤

, 站在乱七八糟

的卫生间里

。 一个沾满 了苍蝇粪便的灯泡

悬挂在屋顶下

。 我们听见马桶里持续的流

水声

。 一面破镜子挂在脏水槽的上方

。廉

价的布帘隔开 了淋浴区

她打开背包

, 抽 出一个包着可卡因

的小纸卷

。 她挑 了点出来

, 狠狠地吸 了一

。 她坐在马桶盖子上

, 双手捂住头吸食起

内景

, 体检房

, 妇 科 大 夫 办 公

, 白天

玛丽 岁

, 有一双精力充沛的甜

甜的眼睛

, 躺在妇科大夫的诊床上

, 一条

腿叉开放在橙子上

。 妇科大夫身旁站着一

个护士正在给她做检查

。 检查完毕

, 他看

着她的眼睛

妇科大―夫 你 可 以穿上衣服 了

内景

, 妇科大夫的办公室

, 白天

玛丽坐在妇科大 夫面前

, 这是 一 间

布置得很精致但绝不奢华的办公室

。 大夫

看着儿份 图表

妇科大夫 你计划怀孕有 多长时间

玛丽 一 年半 担 心地

, 哪儿 出毛

病了吗

世界电影歹毛

大夫看着她

, 犹豫了一会

妇科 大 夫 我很担 心

。 你―的子 宫和

输卵管的机能严重受损

, 看来是你不小心

被感染 了

。 稍顿 之前你做过检 查 吗

玛 丽 他们 提 醒 过 我

, 但 … … 看

起来很苦恼

, 转过脸去看着大夫 我还 能

生孩 子 吗

妇 科 大 夫 我 们 可 以做 手 术 试 一

, 但 可 能性 很 小

玛 丽低 下 头

, 很失望

。 大夫起 身坐

在桌子旁

妇 科―大 夫 抱 歉 问你这些

, 但 你 必

须告诉我实情

, 你是不 是 以前堕过胎

玛丽 想着该 怎么 回答

, 然 后慢慢

地 承 认 了 是 的

妇科大夫 什 么 原 因

玛丽又陷入痛苦之中

玛丽 我跟 丈夫分 手 后―, 发现 自己

怀 孕 了

, 我想 … …

妇 科 大 夫 感 觉 很 别 扭 我 指 的

医 学上 的原 因

玛丽低下头

, 很害羞

玛 丽 咕 味 着 我 丈―夫快 死 了

妇科大夫 我很抱歉

玛 丽 保 罗

, 我 丈 夫

, 他 快 死 了

,

我想要一个他 的孩子

玛丽茫然若失地发呆

。 大夫坐在她

身 边

妇科 大夫 我们 可 以给你 做手 术

,

希望你能在三 四个 月 内怀 孕

玛 丽 嘲 讽地 一 笑 他 最 多还 能

活 一 个 月

大夫无言地看着他

外景

, 宗教 中心 门前

,

白夭

杰克和男孩在宗教中心 门前挥手道

, 看来这儿 以前曾是一所小学

。 男孩跑

去和一群年轻人玩篮球

神职人 员约翰 岁

, 肤色 红润

,

红头发

, 长长 的络腮 胡子

, 但没有唇鬓

,

身穿皱 巴 巴 的黑色夹克

, 朝杰克走去

。 杰

克正看着那个 男孩

约 翰 怎 么样

杰克看着那 男孩玩球

, 摇摇头

杰 克 不 怎么 样

。 这个孩 子打算―在

监狱 中度过余生

约 翰 耐心 点

, 只 要你 能拯 救 羊群

里 的一 只 就好

他们 朝 出 口 走 去

, 走 到 门边

。 一个

长头发的胖男人赶上他们

。 他从后面拍了

一 下杰 克

, 他们 停住脚

胖男人 刘约翰 下午好

, 大人 … …

〔对 杰 克 嘿

, 沃 尔 夫

, 你 还 准 备 在 周

三 开 生 日派对 吗

杰克 是的

, 在我家

胖 男人 酷

这个胖 男人 离开 了

, 杰 克和约翰朝

外 走 去

外景

, 宗教中心附近

, 接前景

杰克 再见

约翰 再见

他们握 了握手

。 杰 克朝他 的小卡车

走 去

, 用遥 控器解除 了警报

, 钻进 车里

外景

, 杰克家

, 白天

杰克的福特罗泊车停在一所 比较寒

酸的房子前面 这所廉价的房子坐落于工

人阶级 的街区

。 几个孩子在马路边玩耍

,

杰 克 的孩 子 弗雷迪 岁 和 吉娜 岁

也在其 中

。 他 的妻子玛丽 安 岁

, 体

格健 壮

、 头脑 机 敏

, 善于 处理此类 街 区

的复杂 问题

。 这会 儿

, 她 正 坐在 白塑料

椅上看着孩子们

杰 克从车里 出来

, 弗雷迪朝他跑过

世界电影 ,去 ―弗雷 迪 爸 爸

杰 克把他抱起 来

, 亲 了亲他

。 玛丽

安带着吉娜朝他走去

, 吉娜显得更矜持一

, 搂着父 亲 的脖子

玛 丽 安 酶

, 亲爱 的

他们亲吻着 问好

弗雷迪 爸爸

, 我们 能买只 小狗吗

玛丽安 弗雷迪

, 我们不是说过不养

狗吗

弗雷迪 为什么 不 你 说 过如 果我

的成绩好你就给我买一只 … …

玛 丽 安 你妹妹有气喘病

, 狗 毛对

她有害 ……

弗 雷 迪 对 她 有 害

, 不 是对 我

, 给

我买一只吧

・ , ・

杰 克 不

, 这件 事到此 为止

弗 雷迪 好 吧

, 可 是至 少 要给 我一

只仓鼠 … …

杰克 我们会看 … …

弗 雷 迪 答 应 了

, 啊

杰 克拍 了拍他 的头

, 搂着玛丽安朝

屋 里 走 去

外景

, 汽车旅店游泳池

, 白天

保罗坐在一张花纹交错的旧塑料游

泳椅上

, 脸上布满 了灰尘和汗水

, 显得脏

兮 兮 的

他 出神地盯着空荡荡的泳池

, 池底

覆盖着树枝

、 树叶和尘土

。 他身后是沙漠

汽车旅店的客房

,

刻门能听到远处哀鸽 ②

的咕 咕叫声

克丽斯汀娜 同场景 中她吸可卡因

那场 的穿着一样 看到保罗朝她走来

, 站

到她面前

。 保罗把手放到眼睛上方遮挡着

阳 光

克丽 斯 汀 娜 你 去哪 儿 了

保罗没回答

。 他拔 出腰 间的左轮手

, 打开枪膛

, 倒 出三枚空弹壳

, 并把它

们放在有锻铁桌腿的玻璃桌面上

克丽 斯汀娜 你把他杀 了

保 罗 点 点 头

。 克丽 斯 汀 娜 伸 开 手

, 用左手招 了抨 头发

。 两人都没说话

内景

, 监狱走廊

, 白天

杰克在两名看守的陪同下沿着一所

大监狱的走廊往前走

。 很多囚犯挖苦的声

音从牢房 的铁栅栏里传出来

囚犯 甲 怎么 了 耶 稣不再喜 欢你

囚犯 乙 酶

, 沃尔夫

, 又 回来 了

, 狗

娘 养 的

杰 克 并 不 在 意

, 他 严 肃

、 专 注

、 凝

重的 目光与他们的胡言乱语恰成对照

他们到 了一 间牢房

。 一名看守打开

房 门

, 示意杰克进去

看 守 甲 欢迎 回来―, 烂人

杰 克怒视着他

, 他走进去后他们关

上门

内景

, 游泳池

, 晚上

泳池里有三 四个人在游泳

。 第四条

泳道上

, 克丽斯汀娜在全速游泳

。 第三条泳

道上

, 比她稍慢的是她妹妹克劳蒂亚

, 她身材苗条

, 很像克丽斯汀娜

克丽斯汀娜 我赢了

克劳蒂亚也脱掉泳帽

, 瞪着眼

克劳蒂亚 你不过是走运罢 了

。―

克丽斯汀娜把水溅到她的眼里

克丽斯汀娜 别像一个灰心丧气―的

输 家

她 笑 了

, 充满 自信

。 手 机 响起 来

,

她看了看显示屏

, 把手机放到一边

。 克劳

蒂亚追上她坐在她旁边

克劳蒂亚 你想 去洗―按摩浴吗

世界电影劳三 口

克丽 斯汀 娜 不行

, 迈 克和 孩 子们

肯定已经在等我了 … …

克 劳 蒂 亚 好 吧

, 再 见

克劳蒂亚走到游 泳池 的一旁

, 克丽

斯汀娜 围上浴 巾

, 抓起健身包

, 正要走 的

时候

, 克劳蒂亚把她 叫住 了

克劳蒂亚 克丽斯汀娜 ―… …

克丽斯汀娜转过身来

内景

, 宗教中心 的会议厅

, 下午

一群看起来需要拯救

、 罪孽深 重的

男女正参加由约翰主持的宗教庆典

, 杰克

和他的家人站在其间

。 他们的穿戴同第

场杰克回家时一样

大厅里没有宗教器物

, 也没有 教堂

的长椅

, 只有 张金属椅子靠墙放置

, 两

三个老妇人坐在那里

大厅里 的人众 口一声地重复着约翰

的话一约翰 耶稣是我们 的希望 … …

众人 耶稣是我们 的希望 … …

约翰 耶稣是我们 的光明 … …

众人 耶稣是我们 的光明 … …

约翰 耶稣宽恕我们 … …

众人 耶稣宽恕我们 … …

约翰 耶稣是我们止渴的甘露 … …

众人 耶稣是我们止渴 的甘露 … …

杰 克面带激情地重复着

, 玛丽安看

着他

, 她有些恼怒

, 只是有 口无心地重复

着那 些 言辞

内景

, 卧室

, 保 罗的公寓

, 下 午

保罗躺在床上看 电视

, 正播放一 则

公 寓 的消息

, 该 公 寓配 置 完备

, 装饰 朴

。 看起来他非常瘦

, 约 比正 常人 的体重

轻 磅

。 他 穿着不整

, 脸色苍 白

他正在吸氧

, 氧气管子连接在轮椅

上 的一个绿罐子上

他 费力地坐起 身来关掉 电视

。 他 系

紧长袍

, 小心翼翼地站起 身

, 生怕那些管

子缠到一起

。 他走进浴室

, 让罐子拖在身

内景

, 浴室

, 保 罗 的公寓

, 白天

傍晚

他锁上 门

。 镜 子前 面是几张小孩 的

照片

, 水槽上面有一只橡胶鸭子

。 保罗看

了看

, 然后把它放 回了原处

。 他弯腰打开

水槽下 面 的柜子

, 在卫生纸卷

、 肥皂

、 洗

发精瓶中间仔细搜查

, 直到找到一只塑料

小管子

。 他打开它

, 坐在坐便 器上

。 里 面

放着一支烟和一个打火器

。 保罗拔掉氧气

, 点燃 了香烟

。 他深深 地吸 了一 口

, 然

后非常享受地呼 出来

一 阵嘈 杂声

。 保 罗竖起 耳朵

, 长 长

地吸了一 口 香烟

, 然后打开窗户

, 把它弹出

玛丽 画 外 宝 贝

, 我 回来 了 … …

他试 图用手把烟扇 出窗外

内景

, 起 居室

, 保 罗 的公 寓

, 接

前景

玛丽 同场 景

, 去看妇科大夫时的

穿着 把 一个公文包和几 页纸放在起 居

室 的桌 上

保 罗 画 外 酶

玛丽吓得跳了起来 ―

世界电影玛 丽 上帝

, 你 吓着我 了

保罗 笑 了

, 费力地 喘着气

, 瞒姗地

走过来

玛 丽

她迎

他 ―

保罗 嘲讽地 非常好

玛丽找不到可笑的话来回答

, 注意

到他身上有什么东西

, 凑近 闻了闻

玛丽 你 又抽烟 了 ―

保 罗耸了耸肩

。 她很沮丧

玛丽 再别他妈这么干 了

,―保罗

。 如

果他们 发现你在抽烟

, 他们会取消你的

移 植 申请

。 你 明 白了吗

保 罗喘着粗气

, 不 以为然

。 玛丽 开

始在 沙 发 的坐 垫 下找

, 什么 也 没 找到

她 在 另一 个 沙发 下 面找 到 一个 塑料 管

, 跟保 罗在浴室里打开 的那个一模 一

保 罗 再不抽 烟我就疯 了

。 我在这

儿都被 关 出病来 了

玛 丽 疯 总 比死 好

。 把 香烟 册 碎

还给他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搞到这些该死

的 东 西

内景

, 监狱走道

, 白天

所 有 的牢房 都空着

, 门大开

, 杰 克

的卧室除外

。 他坐在小床上

, 目光呆滞

牢头巡视牢房

, 转过身对 一个属下

说 ―牢 头 他还 不 想 出来 吃 饭

看 守 三 天来

, 他 只 喝 水

, 我 该 给

他带点什么吃 的东西吗

牢 头 不

, 让 他 饿 死

内景

, 汽车旅店的客房

, 夜 黎明

保 罗躺 在汽车 旅 店客 房 的地 板上

与克丽斯汀娜在第 场吸食可卡因时的

情 景 相 同

, 他 的胸 口 中 了枪

。 他光 着

, 脚 底 沾 满 了玻璃 碎 片

, 淌 着血

, 衬

衫浸 在血 泊 中

克丽斯 汀 娜 弯下腰

, 企 图唤醒他

杰 克站 在 卧 室 的 另 一 端

, 左 前 臂被 划

, 血块凝在 上 面

。 他 的脸 和 身子都挨

了打

,

去对

护―车

杰 克一动不 动

, 傻在那 儿 了

克 丽 斯 汀 娜 尖 叫 快 叫 救 护

车 该 死 的

杰克仍傻站着

。 看到杰克什么 也做

不 了

, 克丽斯 汀娜拉起 保 罗

, 把他 的手

臂搭在 自己 肩上

, 把他拖 出卧室

, 地板

上 留下一道血 印

杰 克好像这才从麻木 中惊醒过来

,

跑 去 帮她

外景

, 汽车旅店 的停车场

, 接前

外景

, 克丽斯汀娜 的家

, 白天

保罗站在坐落于中上阶层社区的克

丽斯汀娜的家门口

。 他反复按着 门铃

, 但

没人开 门

。 他退后两步注视着整幢房子

,

然后离开

外景

, 高尔夫球场

, 白天

几个球童坐在高尔夫球场边的高尔

夫 推车上 闲聊

杰 克背着高尔夫球包走过来

, 他跟

别人一样穿着 白色衣服

, 只是衬衫的袖子

很长

杰克把包重重地放在旁边的一个小

车上

。 一个球童开他的玩笑

球 童 甲 怎么 回事 你还―觉得 高尔

夫球 棍重啊

杰克笑 了笑

, 突然抓他的胯下

杰 克 就 它 重

, 来 帮我 一起 扛 ―吗

其他人咯咯地笑 出声来

, 一个人指

着保温箱

, 啤酒 正 从里 面溢 出来

世界电影吏

球 童 乙 还 有 一 瓶 冰 的

他走到保温箱跟 前

, 费力地从 啤酒

下 面掏 出一 瓶可 乐

。 他举起 可 乐

, 自饮

自酌

另一个球童也走到保温箱前

, 取 出

啤酒

, 打 开 盖 子

, 举起

球童 丙 敬世 界上所―有 的烂 人

阿尔 岁

, 一个粗 壮 的 男人

, 朝

他 们 走 来

球 童 丙 嘿

, 阿 尔

, 想 要 啤 酒 吗

他使劲地摇 了摇头拒绝 了

, 然后朝

杰克走去

, 站在他面前

阿 尔 老 板 找 你 谈―话

内景

, 球童管理员的办公室

, 白

杰 克坐 在布 朗 岁

, 球童 头 目

面 前

。 他 戴着 一 副深 度 眼镜

, 系着 一 条

廉 价 的领 带

, 穿一件 蓝 衬 衫

, 衬 衫腋 窝

处 有 汗 渍

杰克 垂头丧气 我知道我现在还

不是球童

, 但我 为此努 力工作

。 我 正 在

, 布 朗

, 我 发 誓

, 我 不 会 让 你 难

堪 … …

布 朗 问题 不 在 这 儿

, 杰 克

, 问题

是有些会 员抱 怨你 的文 身

杰 克 指给他看 自己 的长袖衫 我

已经穿上 了长袖衫

, 你不可能看到它们

布朗站起身来指 了指杰克脖子上 的

刺青

布―朗 这有什 么办法 吗 你 的衬 衫

能把它也盖住吗 还 是你准 备在脖 子上

戴条 围 巾呢

布 朗看着 窗外

, 指着几个玩高尔夫

球的人

布 ―朗 看

, 杰 克

, 这 个 俱 乐 部 是 为

那 些 不 同 于 你 我 的人 开 的

, 你 是 明 白

, 对 吗

看来杰克受到了伤害

杰 克 布朗

, 我不 喝酒―, 不偷东西

,

为什 么你要解雇我

布 朗 我 知道你 是清 白的

, 这 就 是

当初 聘 你 的 原 因

。 但 这 项 决 定来 自上

, 我 如 果 不 执 行

, 他 们 也 会 这 样 对

, 我 操 稍 顿 我 给 你 一 张 数 目还

说 得过 去 的支票

, 就算 了结

, 你可 以到

出纳 员那里 去领

杰 克很震惊

。 他用手指抨 了一 下头

, 站 起 身来

, 装 得 很镇 静

。 布 朗握 住

他 的手

, 杰 克用充满 了蔑视 的眼 光看着

布 朗 试 着 理 解 一 下

杰克突然从墙角的包里抽 出一个高

尔 夫球短棍

, 好像要去击碎 那些过气 的

高尔夫球星 的画像

布朗恐惧地站在那里

, 等着他发泄

怒 火

。 然 而

, 杰 克 并 没 打 碎 这 些 画 像

,

他 把 短 棍 扔 到 一 边

, “ 砰

”地 关 上 了 身

后 的玻 璃 门

, 走 了

。 还 好

, 玻 璃 门没 有

内景

, 洗衣房

, 克丽斯汀娜家

,

白天

克丽斯汀娜一个人坐在洗衣机前抽

, 泪 流 满 面

, 还 不 时 地 喝 口 伏特 加

洗衣机 上有 两只 大 口 袋

她 抓 起 一 只 口 袋

, 深 深 地 叹 了 口

, 然 后 打 开

。 她把 女儿血迹 斑 斑 的衣

服拿出来

, 也就是凯蒂在场景 中穿的那

。 她 展 开 衣 服

, 痛苦 地 看 着它

, 然 后

放 到洗衣 机里

她 继 续 取 出凯 蒂 的衣 服

, 每 拿 出

一 件 衣服

, 她 都好似 要 昏倒

, 但 她 没有

哭 泣

。 电话 铃 声 响 起 来

, 她 没 有 注 意

世界电影到

。 最 后

, 拿 出一 双 系红 鞋带的 蓝色

运 动 鞋

, 看 了很 久

, 然 后 把 它 们 放 到

一 边

, 她 用 左 手 蒙 住 了脸

。 电话 铃 声

继 续 响 着

外景

, 腐殖质土处理场

, 白天

沙漠 中一个大的腐殖质土处理场

,

杰 克推着黑 土倒到沙里

。 黑色的灰尘遮

住 了镜 头

, 杰 克全 身很脏

。 几个 工 人 在

杰 克周 围推 黑土

, 好像没看到他

内景

, 医院病房

, 下午

保 罗躺 在 病 床 上

, 身上 什 么 也 没

, 胸 前 从 二到 下 有 一道 不 寻 常 的伤

大夫罗斯伯格 岁

, 精力充沛

,

红头发

, 正给他做体检

。 他身边站着护

士 多洛 雷 斯 岁

, 一个 有深 蓝色 眼

睛 的 女 人

, 丰 满

, 具 有 母 性

罗斯伯 格 哪 儿感觉疼 痛

保 罗 头 痛

罗斯伯 格 这 是 正常 的

, 你 的血 压

。 给你 打 一针 让你 舒服 点

护 士 拿 出注 射 器

, 准备注 射

罗斯伯格 我带来寻 了你想要 的东

西

他从箱子里拿 出了一个玻璃瓶

, 里

面泡着一颗人 的心脏

。 保罗迷惑地看着

这个玻璃瓶

保 罗 这―是我 的心 脏

罗斯伯格 点点头

, 把瓶 子交给他

保 罗默默地凝 视着

。 他摇 了摇 瓶 子

, 心

脏碰着瓶壁

, 在瓶 子里缓缓地倾斜

内景

, 保罗的车里

, 腐殖质土处

理场

, 白天

保罗和克丽斯汀娜沿着沙漠广阔的

边缘驱车而来

。 远 处停着几辆卡车

、 有

几个 工 人

, 杰克也在其 中

, 他 把成袋 的

腐殖质土搬上卡车

克丽斯 汀娜 哪 个 是

保 罗 白衬 衫 的那 个

汽车驶过他身边 时

, 克丽斯汀娜盯

着 杰 克看

外景

, 公路一端

, 接前景

杰克看着保罗的车驶过身边

, 他 的

眼神与克丽斯汀娜的眼神相遇

, 克丽斯

汀 娜 正 狠 狠 地 盯着他

。 他 看 着 他 们 离

, 然 后抓起 一袋 腐殖质土

, 把 它搬上

卡 车

内景

, 保罗的车里

, 沙漠

, 接前景

保罗加速经过卡车

。 克丽斯汀娜张

大嘴紧张地喘着气

保罗 你没事吧

她转过脸去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 说

不 出话 来

克丽斯汀娜 我要杀 了他 … …我要

杀 了他

保 罗朝前 开 了一 段

, 停车

, 拥抱着

克丽斯汀娜

, 轻轻地爱抚着她

。 她顺从

地接 受他 的爱抚

, 但仍大 口 喘气

克丽 斯 汀 娜 低 声 哭 泣 我们 得

杀了他 … …求求你 … …

内景

, 杰克家

, 白天

杰克家 比较寒酸

。 起居室里几乎没

有什么摆设

, 从沃尔玛超市买来的廉价

画一一花瓶

、 小船之类的图案一 都悬挂

在 一张很大的彩色照片 四周

, 照片上杰

克和他的家人正在沃尔玛超市前面接受

世界电影 钧叨日上克

福特公 司馈赠 的福特罗泊车钥匙

一 台破 电风扇放在 卧室 的一角

, 屋

子 中间放着一 台旧 电视机

, 是第一代遥

控 产 品

杰克和家人坐在餐厅里

, 他在祷告

的时候

, 大家都把 双手 抱 在 胸前

杰 克 主 啊

, 感 谢 你 让 我 们 团聚

,

感谢你使我们 内心 充满爱

, 感谢你赐予

我们食物

。 阿 门

众 人 阿 门

他们松开抱在胸前 的手

, 玛丽 安开

始准 备盛 食物

杰 克 对 玛 丽 安 我 被 俱 乐 部解

雇 了

玛丽安拿着饭勺停住 了

玛 丽 安 这 合 乎 常 理 吗―

孩子们开始打闹

吉娜 别 拿 我 的 面―包

杰 克 对玛丽安 也许 吧

玛丽 安 现 在我们 怎么 办呢

杰 克 我 会 找 到 工 作 的

孩 子 们 还在打 闹

。 突 然

, 弗雷迪 打

了一下吉娜的手臂

, 她 马上告状

吉娜 妈 咪

, 弗 雷迪 打 我 的―手

玛 丽 安 弗 雷 迪

, 别 闹 了

吉 娜 妈 妈

, 我 疼

杰克把他手中的叉子和勺子放在桌

, 非 常 恼 怒

杰 克 哪只手

吉 娜 这 只

杰 克 举起你 的另一 只 手

玛 丽 安 杰 克

, 别 这 样

杰 克 举起 你 的另一只 手

, 让 哥 哥

打你

玛 丽 安 杰 克

, 别

杰 克 〔对 玛 丽 安 谁 打 了 你 的右

, 你就把左脸也伸过去

。 对还在犹豫

的小女孩 伸 出手

她听话地伸 出了手

杰 克 对 弗 雷 迪 打 她

。 男 孩

犹 豫 着 我 说

, 打 她

男孩 打 了她

, 吉娜疼得 哭 了起 来

玛 丽 安 把 自己 的椅 子 往 后 挪

, 站 了起

。 她 很 生 气

。 她 朝 女 儿走 去

, 抓 过 她

的 手

, 放 回 原 位

弗雷迪 害怕 了

。 杰 克盯 着他

, 狠 狠

打 了一下他的后脖梗

杰克 这个家里不―许打架

。 他又 打

了他 一 下 听 懂 了没 有

他 转 回身来继续 吃他 的意 大利 面

内景

, 保 罗的卧室

, 夜晚

保 罗躺在床上

, 吸着氧气

, 他 打 开

床 头灯 读一 本杂志

。 玛 丽 背对 着他

, 脱

去 衣 服

, 穿上 睡 衣

, 坐 在镜 前梳 头

, 她

放下梳子面向保罗

玛丽 下 周五 晚―上 让 卢普 过 来

, 我

回不来

, 我约 了公 司主 管共进 晚餐

保 罗 我 已经炒 了卢普 的鱿鱼

玛丽 你 炒 了她 为什 么

保 罗 她 让 我感到 自己 像个废 物

玛 丽 该 死 的

, 保 罗

, 现 在 谁 给

你做饭呢 谁替你清洗呢 谁来照顾你

保罗 我能 自己照顾 自己

玛 丽 闭 上 双 眼

, 很 恼 怒 我 再

也受不了了

, 保罗

, 我受不了了

玛丽把手放到前额上搓 了搓

, 很痛

。 他 费力地站起 身来

, 朝她走去

。 挨着

她 坐下

, 拥 抱 她一 下

, 她还 是 呆呆 地

过 了一会

, 他开始顽皮地吻她 的脖

, 解 开 她 的胸 罩

, 抚 摸 她 的双 乳

世界电影玛丽 你干什么

保 罗 它 感 觉 如 何

玛丽 推开他的手 你会伤到 自己

再 说

, 我 需要 你 … …

她沉 默 了几 分钟

, 陷入沉 思

。 她抓

住他 的头

, 看着他的眼睛

玛丽 我去 了生育诊所―。

保 罗 不满地叹 了口 气 又说到大

夫 玛 丽

, 我 们 谈过 这 个 话 题 了

玛丽 不

, 这是个专家

。 他说

, 如果做

手术我可 以在 个 月内怀孕

。 你得捐献你

的精子

, 然后 … …

保罗从她手 中挣脱

, 站起 身来

保罗 玛丽

, 不

。 ―

玛丽 我 能照顾他 … …

保 罗 但是我不 能

。 不

, 玛 丽

, 这有

什 么 意义呢

他们 俩 都不说 话 了

。 玛丽 抬起手

,

抓住保 罗

, 让 他靠 近 自己

玛丽 这是我在这个世 界上最想要

。 为了我

, 求你了

保 罗 为什么 你想要我 的孩 子

, 我

都快 要 死 了

玛丽 求你 了

保罗把手放在额上

, 一句话也没说

外景

, 克丽斯汀娜 的家

, 白天

保 罗把 车停在 克丽斯 汀 娜 的家 门

。 天气 特 别 热

, 保 罗 流 着汗

, 她 没 有

出现

。 他 从 车 里 出来

, 擦着 前额 的汗

他稍不 留意

, 克丽斯汀娜 已走 出 了

家 门

。 她 沿着 马路溜达

, 路 过鲁 西 奥 身

边 团岁

, 这是一个瘦瘦 的萨尔瓦 多男

, 正 在 打 理 花 园

鲁 西 奥 早 上 好

, 夫 人

克 丽斯 汀 娜 早 上 好

, 鲁 西 奥

保 罗看着克丽斯汀娜沿街走去

外景

, 街道

, 接前景

保 罗在几码外谨慎地跟着她

。 她走

进 一个便 利店

, 保罗随着进去

内景

, 便 利店

, 接前景

她从冰箱里拿起几罐酸乳酪

, 穿过

通 道

, 又拿 了一瓶伏特 加酒

。 保 罗小心

翼翼地注视着她

克丽 斯汀娜 去收银 台排 队等着付

, 保 罗拿起 一 袋雪糕站在她 身后

。 他

仍 在 打 量 她

, 看 她 的后脖 颈

, 后 背

, 头

发 和 手

轮到克丽斯汀娜交钱 了

, 收银员打

印购物 单

收银 员 夫 人

, 你今 天 买 到所 需要

的东西 了吗

克丽斯汀娜点 了点头

收银 员 总共 美元 分

克丽斯汀娜付完款

, 拿着她 的酸乳

酪 走 了

。 保 罗看着她 走远

收银 员 对 保 罗 你 买 到 所 需 要

的 东 西 了 吗 先 生

外景

, 街上

, 稍后

保罗拿着他 的购物袋走 出便利店

,

看 着 克丽 斯 汀娜 走 远

。 他 拿 出一 支 香

, 点着

, 看 着她 消 失在远 处

外景

, 杰克家 的起居室

, 晚上

玛丽安在起居室里

, 几个客人围着

, 他们 中有 出狱 的罪犯 场 景 里 的

那 个 胖 男人

、 上 门卖 货 的推 销 员

、 阪

依 了上帝的年轻人

, 染过头发 的女人们

和神职 人员约翰

桌上有一瓶苏打水

、 薯片

、 椒盐卷饼

,

但没有酒

。 卧室里惟一吸烟的人是一个肮

脏的

、 面色苍白的女人

。 这房间太小

, 好像

容不下这 么 多客人

, 看来玛 丽安不太舒

, 她离开人群走到一边

, 不与人交谈

。 控

世界电影 协心 任州峙亏艳

制住情绪后

, 她走进 了厨房

内景

, 厨房

, 接 前景

三个人在里面聊天

。 苗条 的特蕾西

岁 站 炉 子前 面

, 她 穿一 条牛仔裤

,

配 黑 恤

, 正在一只 大锅 里搅汤

特蕾西 准备好 了

玛丽安拿起一个勺子尝汤

特蕾西 我 弟弟准备什么 时候才 出

玛丽 安 他 说 八 点左 右 回来

其他人都走 出了厨房

, 只有特蕾西

和 玛丽 安还在这儿

特蕾西看 了看 周

, 发 现 没 人 注 意 她 俩

。 她 迅 速 俯 下

, 从 水 槽 下 面 拿 出一 瓶 打 开 了 的 啤

, 举起来给玛丽安看

特 蕾西 百 分 百纯度―的科 罗纳 酒

她 递 给玛 丽 安

, 后 者背对 着 门

, 猛

喝 了 一 口

, 差 点被 呛着

玛 丽 安 还 是 热 的 呢

特蕾西 你准备一晚上 都靠 喝柠檬

水 打 发 呀

玛丽安满意地笑 了笑

, 假装要递还

给她

, 接着又喝 了一 口

。 她俩都笑 出声

内景

, 克丽斯汀娜家的前厅

, 夜

克丽 斯汀娜拿着健身包

, 身穿运动

, 头 发 是湿 的

。 卧 室 里 很 舒 适

, 砖 墙

上 挂 着迈 克

、 孩 子们 和她 自己 的 肖像

,

还摆 了几株植物

。 她停在楼梯前

克丽斯汀娜 我回来 了 … … ―

没 人 回答

。 她 放 下包 上 楼

内景

, 克丽斯汀娜家

, 接前景

她走下来回到前厅

, 提高嗓 门

克丽斯汀娜 凯蒂

、 劳拉

, 你们在―哪

还 是没人 回答

。 她 打 开 房 门

, 我们

能看 见女儿 的卧室

引 内景

, 克丽斯汀娜家

, 女孩 的卧

, 接 前景

她走进 卧室打开她 的手机听 留言

,

同时开始收拾 女 儿 的东西

, 清理 卧室

父亲 画 外 亲爱 的

, 我 打 电话 来

看看

, 你下 周是不是有时间和 我一起 吃

饭 … …给我回电话吧 … …

她按了一下按钮听下一则留言

迈 克 画 外 亲 爱 的

, 我 们 正―在

回家路上

。 如果想要我捎点什么东西

, 给

我打 电话

听 留言的时候

, 她在 卧室里走 了一

, 把各 种 东西 放 好

。 她 停在 刚放 好 的

玩具娃娃跟前

。 手机里传 出

劳 拉 画 外 爸 爸

, 爸―爸

・ ・ ・ ・ ・

只猫 … …

迈 克 画 外 别 碰 它 … …劳 拉

,

放 开 它 … …好 吧

, 到 家再 见

克 丽 斯 汀 娜 按 了几 下 键

, 挂 断 电

, 离 开 卧 室

内景

, 克丽斯汀娜 家 的厨房

,

接前景

她走进厨房

, 打开运动袋

, 拿 出毛

巾和 泳 衣 在 第 场 中穿过 的那件

,

放 到椅 子 上

她打开橱柜取 出 个盘子

, 在厨房

的桌子上准 备 份餐具

电话响起来

, 克丽斯汀娜一边摆放

盘 子

, 一边 回答

克丽斯汀娜―你好 … …请说话 … …

听着听着她脸上的表情变 了

克 丽 斯 汀 娜 什 么 在 哪 儿―

内景

, 神职 人员约翰的车里

, 晚

世界电影约翰驾驶着 年 出的老款庞蒂亚

克车

。 玛丽安坐在他身旁

。 他俩都不说话

,

有点难受

在警车车灯的亮光下我们能看见远

处一群好奇 的旁观者

他们慢慢地开着车路过出事现场

但这群人挡住 了他们的视线

, 什么 也没

看 见

, 只有 小女孩 的一只鞋躺在几尺开

外 的地 方

约翰把 车往 前开 了一 段

, 停下

, 他

开车门

约翰―呆 在 这 儿

, 我 很 快就 回来

他下车

, 玛丽 安呆在车里

, 紧张地

喘 着 气

内景

, 医生办公室

, 下午

保 罗看起来 很糟糕

, 坐在轮椅 上

,

拖着 一个氧气罐

, 他挨着玛丽坐在妇科

大 夫 面 前

妇科大 夫 你们确 定 要做 吗

玛 丽 回答 得很快 确 定

妇 科大夫 就 算手 术成功 了

, 人 工

授精 也不见得可靠

玛 丽 这 没 关 系

, 我们 想 试 试

大夫指 了指那扇 门

, 转过身去对保

罗说

妇―科 大 夫 请 这 边 走

玛丽亲 了亲保罗

, 他坐着轮椅进 了

那 扇 门

,

内景

, 小卧室里

, 稍后

保罗 自己驾着轮椅进 去了

。 大夫很

严 肃地看着他

妇 科 大 夫 这 事 关 系 着 孩 子

, 保

, 你 的身体条件 … …要 知道

, 你 可 能

根本就见不着他的面

保 罗 生 命 需 要 延 续

, 对 吧

妇科大夫不赞同地叹 了口气

。 他打

开抽屉拿出一个塑料容器和一双乳胶手

, 然 后 递 给他

妇 科 大 夫 你 得 戴 上 手 套

, 以 防

弄脏样本

。 要确定所有 的精子都进入容

他从壁橱里拿 出花花公子的杂志递

给保罗

妇科―大夫 万一你需要 点儿 灵感

大夫调皮地 笑 了笑

, 走 了出去

。 保

罗觉得很窘迫

。 他拉开裤子拉链

, 翻阅杂

沙士自、

内景

, 医院前台急诊室

, 深夜

克丽 斯汀娜走进 医 院

, 冲 向前 台

,

站在接诊员面前

克丽斯汀娜―我丈夫和 女儿 出了车

, 他们 告诉 我 来这 儿

接 诊 员 他们 的名 字是

克丽斯汀娜 迈克

、 凯瑟琳和劳拉

,

我 姓 贝克

克丽斯汀娜很紧张

, 不耐烦

。 接诊员

往 电脑里 输入 名字

, 看 了会儿监视器

,

犹豫地

斯汀

。 ―

她朝一间用毛玻璃隔开的办公室走

, 克丽 斯汀娜 的视线 一直跟 随着她

,

看着她在给某人打 电话

界电影克

克 丽 斯 汀 娜 的 父 亲 岁

, 高

高的个子

, 留着胡子

, 灰 白头发

, 满脸皱

, 有 一 点 点像 克丽 斯 汀娜

, 带着 克 劳

蒂 亚 赶 到

。 克丽 斯 汀 娜 拥 抱 了一 下 父

父亲 发生什么事 了

克丽斯 汀 娜 我不 知道

, 他 们没 告

诉我

克劳蒂亚走过来拍拍她 的头发

克 劳 蒂 亚 会 好 的

。 ―

接诊员回来了

接诊员 外科主―任琼斯大夫说会来

见见你

。 请 在 四楼 的候 诊室等他

克丽斯汀娜使劲抓着她 的胳膊

克丽 斯汀 娜 我 的家人 怎么 样 了―

接诊员心虚地看着她

, 指 了指候诊

室 ―接诊 员 请等 等 琼 斯 大 夫

克丽斯汀娜想 说什么

, 但父亲用胳

膊肘 推 开 她

, 把她 带 到 了候 诊 室

内景

, 杰克家 的起居室

, 晚上

客人们在杰 克家里走来走去

。 一个

胖子被一小群人围在当中

, 他在开玛丽安

的玩笑

, 玛丽安靠着厨房 门框站着听他

胖男人 你知道什么是安全性爱中最

重要的一点吗 稍顿 你老公什么时候回

来呀

几个客人咯咯地笑 出声来

。 玛丽 安

应 付着笑 了笑

。 响起 了汽 车 的声音

, 玛

丽 安走 进 厨房

内景

, 杰克家的厨房

, 接前景

特蕾西凝视着 窗外

, 看见杰 克的福

特罗泊停在外面

特蕾西 他的―高头大马总算回来 了

玛丽安在特蕾西身旁也往外看 ―

玛 丽安 来看看他会 找什 么借 口

她 从 窗边 移 开

, 走 到 炉灶 跟前

, 点

着一个火眼

, 把油锅放在火上

玛丽 安 他 在那 里 干 吗 呢―

特蕾西 我不知道

, 他就坐在那儿

玛丽安走到门边准备出去

玛 丽 安 对特 蕾 西 别 让―米 饭烧

糊 了

外景

, 杰克家外的车道

, 接前景

卡 车 开 着 前 灯 停 着

。 玛 丽 安 敲 了

敲 车 窗

, 杰 克摇 下 窗户

, 他 整个 人 都蔫

玛丽安 点 了

, 你准备编个什么理

由 堵 车 布 道 去 了 教友 们 已 经 等 了

你 足 足两个 小 时 了

。 这 是你 的聚会

, 想

起 来 了吗

他仍然 盯着仪表盘不回答

。 玛丽安

靠近他

, 非常生气

玛 丽 安 你 怎―么 了 你 喝 酒 了

杰克摇 了摇头

。 玛丽 安俯下 身离他

更近 ―玛 丽 安 你 又 喝酒 了

杰克做 了一个 吞咽 的动 作

, 开始平

静地说

杰 克―我 碾 了一个 男人 和 两个 女

玛 丽 安 目瞪 口 呆 你 在骗 人

, 对

杰 克 我路上 开得 很快

, 想赶 紧 回

家吃饭

, 转弯 的时候太快 了

, 他们 正过

马路

, 然后 … …

杰 克 硬咽 住 了

, 不 能继续说下 去

她朝 引擎 盖走去

, 它被撞 凹 了

, 还 有血

迹 在 上 面

玛丽 安用右手的食指擦 了擦血迹

,

把手举到 眼 前

, 想确认 一 下 这 是真 的

世界电影她 用 手 指去触摸

, 突然 感到 害怕

, 朝杰

克转过 身来

。 杰 克几乎隐没在 黑暗 中

内景

, 保 罗的车里

, 夜晚 黎 明

杰克紧张地开车

。 每 当拖车或卡车

驶过 时

, 他 就猛踩 油 门

克丽斯汀娜坐在后座

, 保罗的头枕

在她 的腿 上

, 他的胸前染满 了血

。 她不

时地拍打他 的前额

内景

, 医院术后观察室

, 晚上

保 罗正 坐下

, 他光着 身子

, 身上接

着几个 电极

。 罗斯伯格和 多洛雷 斯站在

他 前 面

。 玛 丽 拉着他 的手

罗斯伯格 深呼吸 … …

保罗照着做

, 罗斯伯格看 了看监视

罗 斯 伯格 好 的

, 你 做 得 很 好

, 肺

部 很清 晰

罗斯伯 格正 在本子 上 做记 录 的时

, 多洛 雷斯走 到保罗跟 前

, 取 下这些

电 极

保罗 我 的新心 脏 以前 是谁 的

罗斯伯格停住笔

, 看着他 ―

罗斯伯格 我 不能告诉你

, 这 是医

院的惯例

, 就像捐献者的家人也不知道

你 的名字 一样

保 罗 我 想 知 道

, 真 的

罗斯伯 格 用 不 着这 么 做

, 现 在 是

你 的心 脏 了

, 这 才 是 对 你 来 说 最 重 要

, 好 吗

多洛雷斯 如果你实在想

, 可 以写

一封 匿 名信通过捐 献 组织转给他 的家

玛丽转过身来看着他

玛 丽 你看

, 还 是 不 知―道 的好 吧

保罗转过身凶狠狠地看着她

内景

, 候诊室

, 晚上 ―

克 丽 斯 汀 娜

、 她 的 父 亲 和 克 劳 蒂

亚 无 言地 等待着

。 莫利 纳医 生 岁

穿着 外 科 大 夫 的 大 褂

, 琼 斯 大 夫

岁 穿着 白大褂

, 宽松裤

, 系一条领带

他们 在 一 个护 士 岁 的陪 同下走过

他 们 一 到

, 克丽 斯 汀 娜 就 站 起 身

琼 斯 大夫 贝克女 士

克丽 斯 汀 娜 紧 张 地 我 的家 人

怎么 样 了

琼斯大夫做手势

, 请他们坐下

琼斯大夫 你 的丈夫和 女儿被车―撞

。 我们 给你 的丈夫做 了紧急治疗

他转过身面向莫利纳大夫

莫利 纳 大 夫 你 丈 夫颅 骨―多处 碎

, 我 们 己 经 清 除 了大 脑 里 的一 些 血

‘ 他处在非常危 险 的境地

。 我们 担心

他 已经停止 了大脑反应

克丽斯汀娜被这个消息震惊 了

。 她

深深地吸 了一 口气

克 丽 斯 汀 娜 他―还 行 吗

世界电影克

莫利纳大夫 我们 己经尽力 了

克丽斯汀娜 我 女儿 怎样 了

大 夫们 相 互看 了一 眼

, 都不 说话

,

琼斯大

丽斯

的时―候大

出血

, 很 严 重

, 她 抢 救不 够 及 时

琼斯大夫感到很难说下去

, 克丽斯

汀娜 的颗骨微微地打颤

。 琼斯大夫好像

又获得了一点勇气

琼斯大夫 两个―女儿都在车祸 中丧

生 了

, 我 很 抱 歉

克丽斯汀娜紧咬牙关

, 但突然崩溃

, 用手捂着脸大声哭 出来

克丽 斯汀 娜 这 不 是真―的

, 不

, 不

她的父亲不知道 是否该抱着她

, 还

是 让 她 哭

克丽 斯 汀 娜 不

, 不

, 不 … …我 女

儿在 哪 儿 我 想看 我 的女儿

琼斯 大 夫 她 们 的遗体在这 儿

, 你

想看可 以

, 但是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 …

大夫的话显然不太对路

, 他说了一

半停住 了

克丽 斯汀娜 不

, 不

, 不 … …

琼斯大夫 我很抱歉

。 对她父亲 如

果你 同意

, 我们得回去看看贝克先生了

大夫们起身离开了

, 他们示意护士

留 下

克丽斯汀娜忍不住哭泣

, 她搂着她

的妹 妹

内景

, 杰克家的起居室

, 晚上

起居室里胖男人开始唱起来

胖男人 我们

, 要

, 吃

, 饭

, 我们―, 要

,

, 饭

其他客人也跟着唱起来

, 约翰也在

其中

众―人 我 们

, 要

, 吃

, 饭 ……

特蕾西在厨房里 看着他们

, 然后又

看 看 外 面

外景

, 杰克家

, 晚上

玛丽安站在卡车前面

, 卡车还开着

前灯

。 特 蕾西仍在 窗里 看 了看他们

, 然

后走 出来了

特 蕾西―发 生什 么 事 了

玛丽安呆呆地看着蛾子在车前灯附

近飞舞

玛丽―安 杰 克开车压 了一个 男人和

两个 小女孩

。 他 觉得 自己 杀死 了他们

特蕾西 哦

, 上帝

, 不

玛 丽安 请神父 约 翰别走

, 请别让

别人注 意到

, 让其他人 都散 去吧

特 蕾 西 但 是

, 然 后 怎 么 办 呢

玛 丽 安 先 照 我 说 的做

内景

, 运动俱 乐部 的小吃店

, 下

克丽斯汀娜毫无生气地脸朝上漂在

游泳池里

。 保罗在小吃店里喝着一杯牛

, 透 过 窗 户一 直看 着她

内景

, 游泳池 里

, 接前景

克丽斯汀娜从泳池里 出来

, 拿起 一

条浴 巾擦干 身子

内景

, 运动俱 乐部 的小吃店

, 接

前景

保 罗 出神地看着 她

内景

, 高尔夫俱乐部球童房

, 晚

杰 克站在一排锁柜前 与他在场 景

中对 玛 丽 安 坦 白车 祸 时 的穿着 一

。 他 脱 下 衣 服和 其 他 物 件

, 然 后 把

它们放 到行李袋里

球童 甲坐在长椅上

, 看着他

球童 甲 我认 识 维 斯塔 里 尔―高 尔

夫俱乐部 的球童 头儿

, 我可 以推荐你去

世界电影他那儿 … …

杰 克 不

, 谢 谢

, 伙 计

。 我 会 自行

解决的

杰克―关上他的柜子

, 走 到另一个球

童跟前

杰克―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

, 我会

在附近再 见到你们 的

球童站起身来

, 他们 互相对打 了一

外景

, 停车场

, 稍后

太 阳开始落下去 了

。 一些黑鸟朝树

上 飞去

。 杰 克走 向他的卡车

他 打 开车 门

, 把行李袋扔进去

。 远

, 布 朗认 出他

, 走 了过来

布 朗 啦 … … ―

杰 克转过 身

, 用 怀疑 的 眼 神 看 着

布 朗 你 在 这 儿 干嘛

杰 克 我来 办 点事

杰克准备进车

, 布朗靠在 门上

布 朗 不 是我要 炒 你

, 杰 克

。 如―果

我能做主

, 我决不会炒你鱿鱼 … …

杰克深深地吸 了口气

, 怀疑地看着

他 ―杰 克 你 向上 帝 发 誓你 什 么 也 没

布 朗 我不信上帝 … …

杰 克 你 该 … …

布朗解开他 的领带

。 杰克还是警惕

地 看 着 他

布 朗 来 吧

, 我 替 你 买 瓶 啤酒

杰 克 我 不 再 喝 啤酒 了

布朗笑了笑拍拍杰克的后背

布 朗 你 该 … …来 吧

, 就 两 瓶―就

一会

, 也 就我们现 在聊 天 的功夫

杰 克没有 回答

布 朗 走 吧

。 我一直在想给你 找 个

工 作

, 我们 能合伙 干

。 你 看 怎么 样

杰克想了几秒钟

杰克 好吧

, 走 吧

。―

内景

, 医院里安静的病房

, 夜晚

两 个 妇 女 压岁 走 进 候 诊 室

。 丽

, 有一双 善意 的眼睛

, 镇静地朝他 们

走来

。 克丽斯汀娜坐在她父亲和妹妹克

劳蒂亚 中间

, 他们在安慰 她

丽兹 夫人 … …

他们三人抬起 头来看着她

, 这位妇

女在他们身前的椅子上坐下

。 他们期待

地看着这位 妇女

丽 兹 贝 克太 太

, 你 失去 亲 人

, 我

很抱歉

。 要知道

, 大夫们 尽 了一切 力量

来挽救你丈夫的生命

, 但是他的大脑 己

经失去任何反应 了 … …

丽兹吸 了一 口气

, 看来她想说点什

, 但 又没有勇气说 出来

。 克丽斯 汀 娜

禁 不住哭泣

。 丽兹 又 吸 了一 口 气

, 好 像

找到 了勇气

丽 兹 贝―克太 太

, 我们 来 帮你做一

个 必 须 做 的最后 的 决定

。 稍 顿 我 们

得确定你理解我们所说 的话

。 我们来回

答你提 出的一切 问题 … …你知道你的丈

夫法律上 已经死亡 了吗

克丽斯汀娜垂着头

, 一副不相信的

样 子

丽 兹 我知道这不 合适

, 但有个决

定必须 马上做 出

。 我们有一个严重 的患

。 稍顿 我 来 向你 说 明 关于器 官移

植 的相关信息

。 你愿意你的丈夫捐 出他

的心 脏 吗

克劳蒂亚 很生气地打断 我们 能

换个时间再谈吗

丽 兹 恐怕不行

。 我们 会给你时间

世界电影 任州八了牛

做 决 定

, 但 这 决定必 须赶 快 做 出

, 否 则

他 的器 官就再也 不能用 了

克丽斯汀娜推开她的父亲狂怒地看

着这个女人

克丽斯汀―娜 你他妈的在说什么 呢

我丈夫还在呼吸

, 你却想让我同意你破开

他 的胸膛

克劳蒂亚 你能让我们 单独待会儿

丽兹 当然

, 放松 点

, 考 虑一 下

克丽斯汀娜把她的脸藏到父亲的胸

, 他 向大 夫使个眼色

, 表 明他会 说服

, 内景

, 保 罗 的 家

, 夜晚

保罗和玛丽正在睡觉

。 突然 一 阵尖

锐 的

、 持续 的铃 声响起 来

她 醒 了

, 警

觉地转 向闪光处

玛丽 保罗

, 保罗一称的 机

・ ・

保 罗睁 开 眼

, 睡 眼 惺 松

, 还 没 明 白

过来 发 生什 么 事 了

。 玛 丽 急切 地 找

, 她 挪 开 几 本 书

, 掀 起 衬 衫

。 她 找 到

, 按 了几 个按钮

, 看着 屏幕

玛丽 保罗

…保罗 … …是医―院 … …

她 走 到 电话前

, 拨 了号码

, 等 了一

会儿

玛―丽 夫人

, 我替保 罗

・ 里夫斯打 电

稍后

。 玛丽看起来非常担心

玛 丽 是的

, 夫人

, 我知道 了―。 我 把

他 带 到 哪 儿 去 好 的

, 是

, 我 明 白 了

她挂断 电话

, 转身对保 罗

玛 丽 走 吧

, 他 们 有 颗 心 ―脏

内景

, 医院 的前厅走廊

, 夜晚

两个男护士推着躺在床上的保罗过

。 玛 丽走 在他 旁边

, 握 着他 的手

他们到 了手术室 门 口

, 拉开来 回移

动 的大 门

, 等着玛丽对 保 罗告别

玛 丽 祝你 幸运

, 我 的爱人

她 弯 下 身亲 了亲他

, 他们 分开 了

,

她 勉 强笑 了笑

护 士推着保 罗进去

, 大门在他们身

后 关上

。 玛 丽 一 个 人站 在走 廊 上

, 然 后

她 转 身

, 走 了

内景

, 医院的候诊 室

, 夜晚

她 朝 候 诊 室走 去

。 在 她 身 旁 几 尺

, 克丽斯汀娜在父 亲和 克劳蒂亚的搀

扶 下 朝她走 来

玛丽看着他们 从身边经 过

, 然后坐

在克丽斯汀娜刚才听到噩耗时坐的那张

沙 发 上

内景

, 运动俱乐部的小吃店

, 下

克丽斯汀娜坐在桌前喝橙汁

。 保 罗

同第 场他看她从泳池 中出来时的那

身 穿着 一 样 朝 她 走 来

保 罗 你 好

克丽斯汀娜茫然不知地转过脸来看

着他一克丽 斯汀 娜 傲 慢 地 你 好

保 罗指着她 的左肩

保罗 你 的肩 疼吗

克 丽斯汀 娜 为什 么

保 罗 你 拍水 时手 臂张 得太 开

。 如

世界电影果你往后划 的时候把它们收紧 模仿这

个动 作 你 能游 得 更快些

克 丽 斯 汀 娜 身上 己经 干 了 谢

谢 你 的建议

保罗指了指椅子

保 罗 我 可 以和你―坐 一 桌 吗

克丽斯 汀 娜 我 正 准备走

服 务 员走过 来把三 明治放 在她面

保 罗 就 一 小会 儿

, 等你 吃 完它

克 丽 斯 汀 娜 不

, 下 次 吧

保 罗 很 失 望 好 吧

, 再 见

・ ・

回来

害肾―脏

克丽斯汀娜禁不住笑起来

, 保罗低

下 头 自我解 嘲

, 然后离开

外景

, 街上

, 晚上

迈克和女儿们 其穿着 同场景 在

街 走

, 他拿起手机拨号

迈 克 晦

, 亲 爱 的

, 我―们 正 在 回 家

路 上

。 如 果想 要我捎点什么 东西

, 给 我

打 电 话

劳拉站在几尺远的一只 白猫前

劳 拉 爸 爸

, 爸 爸

・ ・ ・ ・ ・

一 只 小―猫

・ “ ”

两个 女孩朝它靠近

迈 克 没 有 关 手 机 别 碰 它

们 … …劳拉

, 让它 … …

小猫急匆匆地跑 开

, 孩子们转过身

去 看着它

迈 克 好 的

, 亲 爱的

, 我 们 一会 儿

回 家见

他挂断电话

。 鲁西奥在扫草坪里 的

树 叶

。 迈 克和 女 儿们跟他 一起 穿过 小

鲁 西 奥 晚 上 好

, 贝 克 先 生

迈 克 晚上 好

, 鲁 西 奥

。 顺 便 说一

, 别忘 了周 六 打 扫 院子

鲁西奥 不会的

, 先生

, 我不会忘的

迈克和女儿们沿着这条路继续往前

。 劳拉一直看着朝她微笑 的鲁 西奥

内景

, 医院前厅 走廊

, 夜晚

门开 了

, 保罗走 了出来

。 他穿着医

院的长袍

, 拖着个三脚架

, 上 面挂着连

到 他 手 臂 的静脉注 射 液

。 他 穿过 空 荡

、 静 悄 悄 的前 厅

内景

, 护士 台

, 接前景

保 罗走 到 空无 一 人 的护 士 台前

他看 了看两边

。 没人

。 他走进去

, 打开卷

宗柜

, 查看卷 宗

。 看来什么 也没找到

。 他

合上 它

, 打 开 另一个抽屉

。 他 正 找的 时

, 听见一 个女人的声音在他身后 响起

多洛雷斯 画外 这是三月份在这所

医院出生的孩子的记录

保罗转过身来

, 撞到 了多洛雷斯护

多洛雷斯 另一个抽屉里 是八月出

生 的孩 子 的记录

保 罗好像被 当场抓住似的

, 一动不

动地站在 那 里

多洛 雷 斯 给 你 点 建 议 稍 顿

别再来翻 了

, 相信我

, 替你 自己省点麻烦

保罗 要是我 自找麻烦呢

多洛雷斯 寻找真相 的人最后都会

因为所 寻之物受到惩 戒

, 你肯定是不想

在这所 医 院里 受 到 惩 罚 吧

。 稍 顿 现

在去 睡 觉 吧

, 你 需要 休息

保罗从护士台出来

, 有点不好意思

内景

, 克丽斯汀娜的家

, 夜晚

上一篇:小日本爱情电影《幸福的黄手帕》电影剧本下 下一篇:西恩潘经典犯罪《21克》电影剧本赏析二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