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恩潘经典犯罪《21克》电影剧本赏析三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2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台之 间

。 保 罗喝着 红 酒

, 克丽 斯 汀 娜拿

着一杯加冰 的伏特加 酒

, 她看来有点醉

。 桌子 上 是他们 吃剩 的甜 点盘子

克丽斯汀娜 高等数学 你教这个

保 罗 是 的

, 就 是 这 个

克丽斯汀娜拿 了一只大杯来盛伏特

加 酒

。 他 看 着 她

克丽斯 汀娜 那你 教他们什么 呢

保 罗 那些 数 字 并 不是 冷 冰冰 的

,

这些数字表现着生命

。 有 时它们 是有序

, 有 时它们 是杂 乱 的

。 它 们 隐藏 在 生

命 的一举一动 中

, 隐藏在 宇宙的每一个

表征 中

, 有一个数字尖 叫着想告诉我们

点事

。 这 个数字 … …

保 罗说话越来越激动

, 突然他停下

来看着克丽斯汀娜

保罗 我让 你厌―烦 了

克丽斯 汀娜 没有

, 一 点也不 … …

保 罗 我教他 们

, 数字 是 一扇 通往

神秘之所 的 门

, 它超 越 了我 们

, 没 有 比

两个人 的相遇更神秘 的事 了

。 你知道谁

是 尤戈 尼 奥

。 蒙特 鸡 吗

克丽斯 汀娜 不知 道

, 他是谁

保 罗 我最喜欢 的一位委 内瑞拉诗

, 他有 一首诗说

地球转动使―我们 靠近

它 自转又转动我们

直到最终将我们共 同带进 同一

个梦里

他很 严 肃

, 沉 思 冥 想

。 他 转 过 来看

着她

保―罗 要经历很 多事情才 能使两个

人 相 遇

。 停 顿 这 就 是 数 学 讲 的 事

保 罗拿 出一支烟

, 点燃 它

。 几 乎 同

, 服务员朝他们走来

服 务员 抱歉

, 先生―, 这是禁烟 区

保罗指 了指飘到窗户外面的烟

保 罗 但 是这 些烟 从 窗户 出去 了

,

再 说

, 又 没 人 在 这 儿

服 务 员 抱 歉

, 先 生

, 你 只 能 在 阳

台上 抽 烟

保罗 对克丽斯汀娜 你介意我们

换一 张桌子 吗

克丽斯汀娜 不介意

他们把酒拿过去

, 移 到 了阳 台边 的

一 张桌 子前

, 面 对着大 街

。 服 务 员又 一

次打断了他们 ―

世界电影服 务 员 我很抱歉

, 先 生

, 但 州 法

令禁止在阳 台上喝酒精饮料

保罗 闭上双 眼 好像在说

, “ 你不 是

在 开 玩 笑 吧

” 。

保 罗 对 克丽斯汀 娜 有 些 禁令

太过神秘

, 以至于数学不 能做出解释

他把脸朝别的桌子转过去

, 喝了一

口 葡萄酒

, 然后又转回来在阳台上吸 了

一 口 烟

。 克丽斯汀娜被他逗 乐了

, 笑起

外景

, 餐厅

, 白天

他们朝保罗的车走 去

。 当他准备打

开车 门时

, 克丽斯汀 娜制止 了他

克丽斯汀娜 不介意一起 散步吗

外景

, 街上

, 稍后

他 们 沿着街道 散步

。 天 阴沉沉 的

,

克丽斯汀娜把手揣在外衣里

保 罗 你游泳多长 时间 了

克丽斯 汀 娜 很 多年 了

保罗 没让 你厌烦

克丽斯汀娜 没有

, 它 让我感 觉 良

。 不 游 泳 的 日子我会 觉得 缺 点什么

,

如 果不 游 泳 … … 稍 顿

, 想 了想 我 想

我会 发 疯 的

她 转 过 脸 来看着他

, 忧 郁地 笑 了

。 保 罗换 了个话题

保 罗 你参加 比赛―吗

克丽斯汀娜 是的

, 当我确定我会赢

的 时 候

他俩都笑 了

。 他们走到 了她家门 口

保 罗 再 见

克丽斯汀娜 谢谢你的午餐

他们挥手道别

。 克丽 斯汀娜正准备

走进去时突然转身朝 向保罗

克丽斯汀娜 你想进来吗―我把你的

夹 克还 给 你

内景

, 汽车旅店的卧室里

, 白

, 清展

保罗穿上衣服

, 坐在床沿上看着克丽

斯汀娜睡觉

。 她的穿着同场景 中喝特

奎拉酒时的黑短裤和圆领衫

。 他抚摸她

,

但她没醒来

保罗站起身来

, 看见 了特奎拉酒的

空瓶子放在床头柜上

。 他又看了看熟睡

的 克丽 斯 汀 娜

, 拿 起手 枪

, 藏 在裤 袋

, 然 后 走 出 去

外景

, 保 罗的汽车里

, 公路边

的汽车旅店

, 稍后

保罗的车停在旅店 的停车场里

, 面

朝着 客房

。 从 车外看

, 可 以看 到保 罗正

开着车 窗抽烟

, 满 身是汗

。 他 的腿上放

着 点 口径的史密斯和 维森手枪

, 他打

开枪膛

, 检 查 了一下 是否 有子 弹

, 又 关

上 了

。 他透过前风挡看见杰 克离开 自己

的卧室

, 就迅速 把 枪放 回腰 间

, 等杰 克

又 走 了儿 步

, 他 下 车

外景

, 沙漠公路

, 接前景

杰克从路边走过来

。 保罗距离 码

远尾 随着他

, 他突然加 快 了脚步

, 掏 出

, 瞄 准 杰 克 的头

杰克受到惊吓转过 身来

保罗 走

他指 了指通往沙漠 的一条小路

。 杰

克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 保罗把枪放在

杰克眉心

保罗 ―我说走 又指了指那条小路

把手放 在头 上

外景

, 沙漠 中的一块 空地

, 接

前景

他们走到一块僻静的空地上

。 杰克

用手抱着 头

, 向前走

。 保 罗 用 枪指着杰

, 示意他站到两棵牧豆 树之 间

。 他 俩

世界电影 叭克

神情 非常紧 张

保罗 站到那儿去

杰克 我没有钱

保 罗 闭上他妈 的臭嘴

杰 克咽 了一 口 唾沫

。 太 阳从灌木丛

中射 出光芒

杰 克 你想 杀死我吗

指着

, 闭

的脸

他 妈―的臭 嘴

稍 顿 跪 下

, 脱 下 你 的 鞋

保 罗看起来好像要开枪

。 但手枪在

他 手 上 晃 动

。 他 大汗淋 漓

, 脸色 苍 白

杰 克 我该跪 下 还 是 脱 鞋

杰 克脱下一 只鞋

, 保 罗示意他把鞋

放 到一边

。 杰 克照做

, 保 罗抓起 鞋扔 到

一边

。 杰 克 开 始脱 另一 只 鞋

保罗 不是这只

, 这只别脱

。 跪下

, 把

手放头上

杰克照做

保 罗 你不 能这 么 做 该 死 的 你

,

, 能 … …

杰克往上看

, 保罗还指着他

杰 克 我 做 了什 么

保 罗 别 看 着 我

他 很 紧张

, 好像 马上就 要 开 枪 了

杰克低下头

杰 克 你―想要什 么

保 罗没有回答

。 杰克抬起 头看着他

的眼睛

。 保 罗更紧张 了

保罗 闭上你的眼睛―… …闭上

, 该死

杰 克没有 闭眼

。 保 罗蹲下

, 抓 了一

把土

, 扔到他 的眼 里

。 杰 克很 费劲 地 睁

开 双 眼

保罗 我说过 闭上眼睛

突然 保罗伸 直 手 臂

, 开 了三 枪

内景

, 杰克家的卧室

, 下午

杰克穿着场景 中从监狱回家的

那 身衣 服坐在床沿 上

。 玛丽安在他身前

低 下头 与他接 吻

。 她往后退 了退

, 脱 下

宽 松 外 衣 和 胸 罩

。 她 的左 肩 有 一 个 刺

她 开始解 开他衬衫的扣子

, 有点焦

虑地 吻他 的脖子

玛 丽 安 我 想你

, 我特别 想你 … …

她 慢 慢 地 激 动 起 来

, 杰 克 不 再 冷

, 他 转 过 身 来

, 脱 去 玛 丽 安 的裤 子

他把玛丽 安 的脸按下 来

, 开始粗鲁地做

, 丝 毫 没 有温 情

。 她 达 到 了 高潮

突然杰 克停下来

, 从后 面抱着她 开

始 哭 泣

。 她 转 过 来亲 吻他

, 但 他 没有 停

」 哭泣

杰 克―几乎泣不能语 她睁眼看着

玛丽 安 你在 说什 么

杰 克 我 杀死 的一 个 女孩

, 她 睁眼

看 着 我

, 想 跟 我 说 什 么

, 但 我 没 有 帮

她 … …

他哭泣着用力地抱 了抱她

, 好像要

把 她撕 碎

, 她 也 陪着 他 哭

内景

, 克丽 斯 汀 娜 家 的起 居

, 白 天

保 罗和 克丽斯汀娜走进起居 室

, 他

有 点不好意思

克丽斯汀娜 你想 喝点什么

保罗 不 了

, 谢谢

克丽斯汀娜 怎么也得来点红酒吧

保罗 我要 点咖 啡吧

克丽 斯汀 娜 加糖 吗

保 罗 是 的

, 两块糖

克丽斯汀娜走 出 去了

, 保 罗看 了看

起居 室 的摆 设

。 他看见桌子土迈 克与 克

世界电影丽斯汀娜抱着女儿的合影

。 他拿起照 片

仔 细 端详

, 盯着迈 克 的脸 看

他 叹 了一 口 气

, 把照 片放 回原 处

很显 然

, 看照 片使他 很伤心

克丽斯汀娜手里拿着咖啡和一杯伏

特 加 酒

, 走 回 来

。 她 发现 保 罗 脸 色 苍

, 坐 立不 安

。 她把 饮料放在桌上

克丽斯汀娜 你还好吗 ―

保罗 我有点晕

克丽斯汀娜 你需要什么

保罗站起身来卜一

保 罗 抱歉

, 我 感 觉 不 太 好

。 我 还

是告辞 吧

。 我 需要躺 下

克丽斯汀娜 有点窘迫 好吧

克丽 斯汀娜 的举止 又 开始 傲慢起

。 保 罗 的突然 告辞好像破坏 了气 氛

内景

, 克丽斯汀娜 家 的入 口

,

接前景

他俩站在门前

保 罗 我们 能再见面 吗

克丽斯汀娜 略带进攻地 为了什

保 罗紧张地咽 了一 口 唾沫

, 看着她

的眼睛

保 罗―我很 喜欢 你

, 克丽 斯 汀 娜

我很久没这么喜欢过一个人 了

克丽斯汀娜有点不好意思

。 她垂下

, 很难 为情

克丽 斯 汀―娜 我 已经 结婚 了

保罗 我猜到 了

保罗准备抬起手摸她的下 巴

, 但克

丽斯汀娜躲闪开了

克丽斯汀娜 再―见

保罗不知道说什么好

, 现在轮到他

觉得窘迫 了

保 罗 再―见

他们没有握手

, 只微微地点了一下

。 保 罗 转 过 身

, 离去

内景

, 宗教中心

, 晚上

这个集会聚集 了一群人

, 正在举办

庆 典

。 杰 克和他 的家人 也在 里面

约翰 耶稣 是光 明 … …

众人 耶稣是光 明 … …

杰克时不时地嘟浓着这些语句

。 其

他会员就像场景巧中那样不时地 自发地

说 着

“ 阿 门

” 。

会 员们 阿 门 … …阿 门 … …

约翰 耶稣就 是希望 … …

众人 耶稣就 是希望 … …

一 些集会 的会 员转过头来看着杰

, 互相 之 间 小声耳语

。 他 用眼睛扫视

了一下 四周

, 看到 了场景 中跟他一起玩

游戏的小伙子正面带挖苦地看着 自己

约翰 耶稣 是解 渴 的甘 露

众 人 耶 稣 是 解渴 的甘露

会 员们 阿 门 … …阿 门 … …

约 翰 耶 稣 是 宽 恕

众 人 耶 稣 是 宽恕

杰克用眼角看 了看他们

, 然后开始

心 不在焉地祈祷

医生办公室

, 晚上

玛丽坐在医 生办公桌前

, 医生看着

, 感 觉 很 勉 强

妇科 大 夫 你想清 楚 了吗

玛丽点点头

妇科大夫 你丈 夫 同意吗

玛丽被刺痛 了

, 情绪上调整 了一会

儿才回答

玛 丽―是 的

妇科大夫 手术安排在周四的早上

。 记住

, 头天夜里 别 吃东西 … …

他开始写药方

,

世界电影克

妇科大夫 手术前每隔 个 小时吃

一 片

他把药方递给她

。 玛丽机械地接过

药 方

, 放 到衣 袋 里

内景

, 公路边的汽车旅店

, 夜晚

克丽斯汀娜穿着 恤和短裤睡觉

, 传

来咳嗽声和 急剧 的呼吸 声

。 克丽 斯汀娜

醒 了

, 起 身坐 在床上

, 突 然 意识 到浴 室

的灯 还亮 着

内景

, 公路边汽车旅店的浴室

, 接前景

她站起身去浴室

, 看见保罗靠着墙

面 的瓷砖 坐在地 上

。 他在剧 烈地咳 嗽

,

呼 吸 困难

, 脸 色苍 白

, 软 弱 无 力

克丽斯汀娜挨着他蹲下

, 很担心 的

样子

克―丽斯汀娜 出什么事 了

保 罗舔 了舔嘴唇

, 说话很 费劲

保 罗 我感 到很难受

。 ―

克丽斯汀娜关心地擦拭他前额 的汗

, 她看见便池里 有三个烟 头

克丽斯汀娜 你抽得太多 了

, 对你的

心 脏 不好

保 罗 这 不 关 抽 烟 的事

克丽斯汀娜继续抚摸他的前额

, 神

情焦虑

。 她拿起他 的一只 手

克丽斯汀娜 我带你去看―医生 … …

她看来 内心很痛苦

, 不停地充满爱

意地亲吻他 的前额

。 保罗拥抱着她

保罗 会过去的

他们相拥着坐在浴室 的地板上

内景

, 杰克 家

, 晚上

杰 克

、 玛丽安和 弗雷迪在起居 室里

看 电视

, 吉娜 在咖 啡 桌 上画 画

玛 丽 安 对 杰 克 布 朗打 电话 来

说他帮你在 俱乐部找 了份工作

, 当球

杰 克 我 明天 给他打 电话

他们继续看 电视节 目

。 吉娜画完画

给爸爸看一一

吉娜 爸爸

, 你看

, 我画 了一个动物

杰 克看 了看画

, 女儿站 在他 身边

吉娜 这 些 是斑 马

, 这 些 是狮 子

弗雷迪 你 从没 去 过 动物 园

, 怎么

能 画 出来呢

吉娜 我在 电视 上看过

杰克 酶

, 别吵 了 … … 对吉娜 画得

很 好

吉娜回到桌子跟 前继续画

玛丽安 律师也打来 电话提醒你周

一 去签 字

杰克对 电视特别入迷

, 边看边点头

玛丽安抓起他的手打了一下

玛 丽 安 想 让 我再 陪 你―去教 堂 吗

杰 克拒 绝 了

。 他换 了几 次频 道后

,

停在 一个有关动物的纪录片节 目上

吉娜眼睛一直看着她 的画

, 脸也不

抬地 问她爸爸

古娜 爹地―, 学校 的 同学 说你 杀 了

两个女孩和她们 的爸爸

。 是真的吗

父母两人 同时做出相反的回答

玛丽安 不是

。 ―

杰克 是 的

两人对视 了几秒钟

, 弗雷迪 不再看

电视节 目

, 看着他俩

弗雷迪 是 的

, 他―杀 了他们

儿子 的话深深地刺伤 了杰克

, 好一

阵子他甚至不知道说什 么好

玛丽安 这是个意外

, 亲爱的

杰克很难受地看着她

。 吉娜想 了几

秒 钟

, 继 续 画 她 的 画

。 没 有 更 多 的慌

世界电影乱

, 杰 克站起 身来 回到 了他 的卧室

玛 丽 安看着弗雷迪

, 他低下 了头

内景

, 保罗公寓的卧室

, 夜晚

保罗和玛丽在睡觉

。 突然一阵响声

,

两人迷迷糊糊地醒了

。 保罗起身开灯

, 在

衣服里翻找

, 最后掏出手机

保 罗 你 好

。 ―

没 有应答 声

保罗 你好 … …

克 丽 斯 汀娜 画 外 保 罗

保 罗 是我

, 你是 哪 位

克 丽 斯 汀 娜 画 外 克 丽 斯 汀

保罗很 困惑地走 出卧室

内景

, 保 罗公 寓的起居 室

, 接

前景

克丽斯汀娜 画外 我吵醒你了吗

保 罗 没 有

, 没 事

玛丽走过来

, 靠在墙上听他说话

克 丽斯 汀 娜 画外 你 能到 我 家

来 吗

保 罗 发 生什 么 事 了

克丽 斯汀 娜 没事

, 我只 是想你来

一趟 … … 稍顿 如果你能来 … …如果你

想 来 的话

保 罗看 了看墙上的挂钟

, 凌晨 点

保 罗 我 这 就 来

他挂掉 电话

, 把手机拿在 手 上

, 往

屋 里 走去

。 玛 丽紧跟 着他

幻 内景

, 保罗公寓的卧室

, 接前景

保罗抓起衣服

, 穿上

玛丽 现在是凌晨 点

。 你在跟谁说

话 什么事非去不可

保 罗 我不会呆很久

他穿好 衣 服

, 拿起夹克

, 朝 门 口走

。 玛丽挡在他前面

玛丽 你去哪儿 ―

保 罗 我 说 了不会很 久

玛 丽 说清 楚去哪儿

, 和 谁 见面

保罗不 回答

, 她面 向他 ―

世界电影克

玛丽 我觉得你移植心脏之后变了

保罗 我也觉得你准备怀孕后就 变

。 但 是看看 吧

, 我们 都没变 … …我 很

快 就 回 来

保罗什么也没说

, 绕开玛丽就走 了

科 内景

, 杰克 的卧室

, 夜晚

玛 丽 安睡着 了

, 杰 克靠床站 着

, 穿

着蓝色牛仔裤和皮夹克

。 他低头吻 了一

下玛丽 安 的前额

, 她动 了动

。 他看 了她

几秒钟

, 拿起 门边 的 小箱 子

, 走 了

,

内景

, 杰克家 的起居室

, 接前

杰 克把箱 子放在 地上

, 黑 夜 中

, 他

凝视着 自己得到卡车钥匙 的那张照片

他转过 身去

, 走 向后 门

。 他 打 开后

, 走 出去

, 又 拿着仓 鼠笼子走进 来

内景

, 杰克家孩 子 的卧室

, 接

前景

杰 克走进屋里

, 把仓 鼠笼子放在两

张床之 间的床头柜上

。 他朝 吉娜 的床走

, 看见她 没有盖被 子

, 便 给她 盖上被

, 亲 了亲她 的脸 颊

。 然 后

, 同样 亲 了

亲 弗雷 迪

, 离 去

外景

, 杰克家

, 接前景

杰 克带着小箱子离家 出走

外景

, 乡村诊所

,

夜晚 黎明

杰 克把车停 到急诊室的标志前

, 他

下 车打 开后 门

。 保 罗浑 身是血躺在 克丽

斯汀娜 的腿 上

一个很年轻的医生和夜间守卫朝他

们 走 来

杰克 请 帮帮我们 … …

年轻医生 吓坏 了 发生什么事 了

杰克 他胸部 中枪 了 … …

年轻 医生 多久 了 … …

克丽斯汀娜从车里探 出身来

, 祈求

着 ―克 丽 斯 汀 娜 他 妈 的

, 混 蛋 原 因

他快死 了 … …

医生看见保罗濒临死亡

年轻 医 生 我 马上 抬担 架―来

医生跑进 医 院

, 夜 间 守卫看 了看车

。 克丽 斯 汀娜看着他什么 也 没说

, 她

抚 摸 着保 罗的 头

。 保 罗 的呼吸 很艰 难

,

剧 烈地 喘气

突然

, 杰 克转身面 向夜 间守卫

杰 克 我 开 枪 打 了他

。 ―

夜间守卫取下枪对准杰克

夜 间守卫 转过 身去

, 把你―的手放

到 脖 子 后 面

杰 克照做 了

, 克丽斯汀娜 吃惊地看

着杰 克

。 警卫拿 出无 线 电步 话 机

, 枪一

直没离开过杰克

夜 间 守 卫 ―呼 叫 警 局 注 意

, 基

地 … …呼叫警局 … …紧急情况 … …呼叫

警局 … …

外景

, 克丽斯汀娜家

保 罗按 门铃

, 克丽 斯 汀 娜打 开 门

,

她 有些微 醉

。 看 见她这个 样 子

, 保 罗有

点吃惊

。 她 穿一条蓝色裙子

, 同场 景 中

的 穿着一 样

克丽斯汀娜家的入 口

, 接前景

保 罗走进去

, 关 上 门

。 他 俩互相端

详 着

, 没 说话

。 她 的表情非常焦虑

保 罗 酶 ―

克丽斯汀娜没 回答

。 千 言万语在她

的头脑里翻滚着

, 但她 不 知 道 怎么 说

保 罗 你 还好 吗

她 看着他 的眼睛

, 垂 下 头

, 然 后 又

看了一下他

克丽斯―汀 娜 要知道

, 我想 了一 整

。 我 几 个 月 都 没 跟 人 讲 话 了

, 而 你

,

世界电影 ,我基本上可 以 说不 了解你

, 却要 向你倾

诉 … … 稍 顿 有 些 事 我 越 想 越 不 明

, 你究竟为什 么跟我说你喜欢我

他 靠近 她

, 抚摸着 她 的头发

, 她 闪

开 了

克丽斯汀娜 回答我

, 因为我根本

不喜欢你那么 说

看来克丽斯汀娜快崩溃 了

, 她 的动

作很不连 贯

, 眼神游移不定

克丽斯汀娜 你不可能走―过去对一

个基本上不认识的女人说喜欢小品剧本

。 你一

不一能

。 不 知道她 的过 去和 她 的感受

克丽斯汀娜停住

, 闭上眼睛

。 她 开

始 嘟 味 一 些 很 难 听 懂 的 话

。 保 罗 靠 近

, 再一 次抚 摸着她 的头发

。 她 没有挣

, 睁 开眼直视着他

克丽斯汀 娜 要知―道 我没有婚姻

,

我在这世界上什么也不是

, 我什么 都不

克丽斯汀娜无法再控制情绪

, 她拥

抱着他

。 保 罗抚摸着她 的头

, 试 图使她

平 静 下 来

。 她 抬起 脸 靠 近 他

。 她 看 着

, 举 起 手

, 开 始 吻他 的双 唇

保罗不知道是否该接受她 的吻

, 怎

么 接受

。 他 们 的接 吻越 来越投入

接吻后他俩开始抚摸

, 他们继续接

, 靠在墙 上 开始相互抚摸

克丽斯汀娜绝望地吻着他

, 有 点失

去控 制

。 保 罗稍稍退 后

, 拿起 她 的手

克丽斯汀娜准备吻他

, 但他制止 了她

保罗 克丽斯汀娜

, 我得告诉你点事

克丽斯汀娜还是非常激动

, 想靠近

, 但保罗又一次制止 了她

保 罗 克丽 斯 汀 娜

, 听 我―说

克丽斯汀娜往后退 了退

, 准备听他

保 罗 我用 的是迈 克的心脏

克丽斯汀娜 目瞪 口呆地看着他

保罗 我 月 日在圣乔治医院接受

的心脏移植 … …

克丽

开始

得冷酷

。 ―

保罗想抓起 她 的手

, 但 她抽 开 了

保罗 克丽斯汀娜

, 我 … …想 … …

她狂怒地看着他

克丽斯汀娜 你还―敢来这儿

, 出去

保罗还想说点什么

, 但克丽斯汀娜抓

起右手边的一个十字架朝他扔过去

, 他没

能避开

。 她还想再打他

, 但他抓住了她的

手 ―保 罗 我来是为 了 … …你难道没看

出来 吗

克丽斯汀娜粗暴地打断他

克丽斯汀娜 你 为什么 以前―不告诉

我 该 死 的

, 为 什 么

保罗面对着她

保罗 克丽斯汀―娜 … …你 … …

她把他推出门去

克丽斯汀娜 他妈―的

, 马上滚 出去

你让我恶心 滚

她一直推他

, 保 罗用手护着 自己

他打 开 门

, 出去 了

克丽斯汀娜猛地甩上 门

, 靠在墙上

沮丧地 哭泣

内景

, 当地县属替察分局

, 夜

杰克坐在县警察分局办公室的一把

金属椅子上

。 他 戴着手铐坐 在警长

岁 面 前

, 两 名看 守站 在 一旁

警 长 枪 击 发 生在 什么 时候

杰 克 下 午 点左右

警 长 你跟 保 罗

。 里 夫 斯先 生 是什

世界电影克

么 关 系

杰 克 我不 认 识他

。 他来威胁要 杀

死 我

警长 你做 了什么

杰克 什么也没做

, 后来他就走 了

警 长 然 后 呢

杰 克 我就 去 找他

警长 为什么

杰克 想趁他还没杀死我之前先 杀

死 他

警 长 然后 你就 朝他 开枪 了

杰克 是的

, 先生

警官站起身来看了看几页材料

警 长 你 的陈述 与 克丽斯 汀娜―威

廉斯 夫人 的相反

杰 克看 着他

, 一句话 也 没说

内景

, 克丽斯 汀娜 家 的 卧室

,

早上

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

, 克丽斯汀娜

醒 了

。 她 穿着蓝裙子 睡 觉

, 也就 是场 景

中她把保罗赶走时穿的那条裙子

她懒洋洋地坐在床边看 了看钟 早

上 点零 分

。 她搓 了搓前额

, 好像醉 了

一宿没清 醒 过 来似 的

。 她站起 身 来

, 走

到窗前准备拉上窗帘

。 她看见保罗的车

还停 在她 的房子前面

外景

, 克丽斯汀娜家

, 稍 后

克丽斯汀娜光着脚走 出去

, 她还 穿

着那 条蓝 裙 子

, 脸 色 憔悴

, 眼 睛 浮 肿

她朝保 罗的车走去

, 透过窗户她看

见保 罗睡在里面

。 她往 回走 了几步好像

要离 开

, 然 后又返 身回去朝 里看

她敲 了敲 窗户

。 保 罗没 有醒

, 她坚

持敲

。 保 罗揉 揉眼睛 开 了锁

。 他脸 色更

差 疲惫

, 脏兮兮的

。 她打开 门坐了进去

内景

, 保 罗车里

, 接前景

保罗 早晨好

克丽斯 汀 娜还 是 很 生气

, 很 混 乱

,

一副受到伤 害的表情

。 她沉默 了很长 时

间 ―克丽斯汀娜 你为什 么来找我

保 罗 因 为 我 需 要 你

她感觉有 点别扭

, 看着他

克丽 斯 汀娜 你 不 知 道

, 他―妈 的

,

我多么痛恨被人同情 … …

保罗 不

, 不 是这样 的

克丽 斯 汀娜 那 是 为什 么

他们沉 默 了一 阵

保罗 我病了

, 克丽斯汀娜

。 很严重

,

我快要死了

, 直到迈克给了物自脏

, 他救了

我 的命

他停 了停

, 从仪表盘上 的储物箱里

拿 出一包 香烟

, 从 里 面 抽 出一 支

, 点燃

。 他 打 开 窗 户

, 把烟 吹 到早上清新 的

空气里

保 罗―我想尽 办法 找 出是谁给 了我

心 脏

, 我甚至 雇 了一个 私人侦探

。 后 来

我知道 了他是谁

, 知道 了他和你 女儿是

怎 么 死 的

。 稍 顿 知 道 我 的心 脏 是 从

哪 里 来 的之 后

, 很痛 苦

他又 陷入 了沉思

, 克丽 斯汀娜安静

地 倾 听

保罗 我无法入睡

, 我无法停止思索

,

我应该怎样去 回报这颗心脏

。 我来找过

, 按过几次你家的门铃

。 我只是想帮助

, 想感谢你给予我的生命

。 但我找不到

。 稍顿 我看到你的那天就被你深深地

吸引住了

。 我再也无法离开你 … …我真的

无法 ……

他动 了动

, 她看 了一 下地板

, 然 后

又看着

丽 斯―汀 娜 你 吓 着我 了

, 你 知道

世界电影 口吗 玛丽安 好好想想

, 别用手指头数

保 罗 没什 么 可怕的 … … 他指 了 吉娜不再用手指计数

, 但很 明显还

指 胸 口 我得 到 了一 颗好心脏

。 在找什么 东西 来计数

他心不在焉地笑 了笑

。 他们沉默 了 电话铃响 了

, 玛丽安去接 电话

很 长时 间

。 玛丽安 你好 … … ―

保罗 拿起 克丽斯汀娜的左手放到 没有应答声

。 收音机里播放 的墨 西

他 的胸 前

, 开玩 笑地 这 颗心 脏 从 来 哥音乐开始 响起

没有 停 止 过 爱你

。 忧伤 地 笑 了笑 我 交叉镜头

, 内景

, 公路边汽车

也 很 害 怕

。 旅店 的门斤

, 接前景

克丽斯汀娜很惊讶地看着他

, 他的 杰克拿着电话

, 站在汽车旅店 的接

言行那么奇怪

。 她伸开手掌去摸他 的心 待处

。 这 是一个很 简陋 的大厅

, 沙 发是

, 过 了一 会儿又把耳朵贴在上 面听

。 坏 的

, 墙 上挂 的临摹画 也很鳖脚

她听 了一阵开始低声哭泣

, 保罗搂 一个染了头发的极瘦的妇女 压岁

住他温柔地 亲吻她 的前额

, 然后低 下头 坐在另一个角落的长椅上听收音机

吻她 的嘴 唇

。 玛 丽 安 画 外 你 好

, 你 好

・ ・

内景

, 保 罗的公寓

, 晚上 杰克 玛丽 安 一

玛 丽 独 自一 人忧伤地 坐 在起居 室 玛 丽 安 画 外 杰 克

, 你在 哪 儿

, 她 在沉 思

。 她 站 起 身来 打 开壁 橱

, 杰 克 在 我 该 待 的地 方

拿 出装保 罗心脏 的瓶 子

。 她把它举到灯 玛 丽安 画 外 你还 好 吗

, 心 脏 碰 着玻璃 瓶 壁

。 沉默 了很长时间

。 杰克才回答

内景

, 克丽斯汀娜的卧室

, 白天 杰克 我不 能用这种眼神来看我―的

保罗和克丽斯汀娜裸体坐在床上接 孩 子

, 我也不 能用这种眼神来看你

。 椅子上 放着他 的皮夹 克

, 地 上 是克 玛丽安 画外 杰克

, 孩子们爱你

,

丽 斯汀 娜 的蓝裙 子 跟场 景 一样

。 我爱你

。 你到哪儿我们就到哪儿

她看着他 的眼睛

, 抚摸着他 的脸

。 杰 克 不

, 已经 发 生 的事情必 然要

他们 开始做爱

。 她 紧紧地抱着他

, 开始 发生

, 将 要发 生 的事必定会发 生

叫 喊

。 她 叫 喊 着

, 颤 抖 着

。 玛 丽 安 画 外 什 么

保罗注 意到她 的喊叫

, 他退后一 点 杰 克 上 帝写 下反对我们 的言辞

,

看着她

。 他想 说 点什么

, 但她把他拉近 我们根本涂抹不掉

, 我们不 能逃避 … …

亲吻他

, 叫喊声伴 随着他们 做 爱

。 我们不能 … …

杰克家的餐厅

, 晚上 电话那 头传来 了哭泣声

玛丽安在餐厅里辅导孩子做家庭作 玛丽安 画 外 杰 克

, 你 在 说什么

。 呀

玛丽 安 对 吉娜 乘 以 等于 多 杰 克 上帝在嘲笑 我们

, 并用他无

少 所不能的手操纵我们 ・“ “

吉娜 开始册着手指计算

。 玛丽安 杰克

, 求你 了

世界电影克…

杰克 是他的手

, 而不是我的

飞 内景

, 乡村公益诊 所的 门厅

,

夜晚 黎明

一个条件简陋 的诊所里

, 克丽 斯汀

娜坐在一排橘色的塑料椅上

, 周围还坐

了几 个人

。 一个穿着 白大褂 的女医 生朝

她走来

医生―你是保罗

・ 里 夫斯 的家属吗

克丽斯汀娜站起身来

克丽斯汀娜 他 现 在 怎―么 样 了

医生 我们作 了一切努力来挽救他

的生命

, 还 叫了救护 车把他转移 到大医

院 去

。 稍 顿 现 在 我们 需 要 型 血

克丽斯汀娜 我是 型

, 可 以吗

内景

, 乡村公益诊 所 的小 隔

, 稍 后

克丽斯汀娜坐在一个小隔 间里

, 把

她 的左胳 膊 伸给 护 士

, 准 备抽 血

护士 你患过类似肝 炎和 艾滋病之

类 的传 染病 吗

克丽斯汀娜摇 了摇头

, 她看着护 士

把止血带绑在她的胳膊上

护士 你 是否正在服 药―或有什 么不

能献 血 的禁 忌

克丽斯汀娜犹豫 了一会

。 看到这种

情 况

, 护 士 停止 了操 作

, 抬 起 头来 看着

她 的 眼 睛

克丽斯汀娜 没有

护 士 肯 定 吗

克丽 斯 汀 娜 是 的

护 士 放松

、 然 后捏 紧拳 头

, 做 几

克丽斯汀娜照做 了

, 护 士把针头扎

进她 的静脉血管里

, 瓶子里逐渐装满 了

她 的血 液

克丽斯汀娜的家

, 同场景

, 白

保 罗和克丽斯汀娜躺在床上

, 他们

的衣物 同场 景 一样

, 扔 得满 屋都是

保 罗醒 了

, 看 见克丽斯汀娜依然熟

睡 在 身边

。 他起 身坐 在 床 上

, 点燃 一支

。 他 看 见 一 本 书 放 在旁 边 的床 头 柜

, 还有 一 个 眼镜 盒 和一 只 男士 手 表

很 显 然

, 这 是 迈 克 的 床 头 柜

。 他 拿 起

, 是 萨 姆

・ 谢 波 德 ③写 的《漫 游 伊 甸

园 》

。 他翻 书时发现 一 张迈 克和 克丽斯

汀娜拥抱微笑的宝丽来快照

保 罗仔细地看 了看

, 然后把它夹回

书 中

, 然 后 合 上 书

, 拿 起 眼镜 盒

, 取 出

眼 镜

, 打 开眼 镜

, 举 起 来 看 了看

, 然 后

又把它 放 回去

他打开床头柜的抽屉

, 里面有装可

卡因的小塑料袋

, 旁边还有几片

一 的药

。 他舔 了一下手指

, 抹 了一 点可卡因在

牙床上

, 咀嚼

, 然后又把袋子放回抽屉

他转身面向克丽斯汀娜

, 悲哀地看着

她裸露的后背

。 他用一根手指在她的背上

轻轻地刮着

, 一直看着她

克丽斯汀娜换 了一个姿势

, 依然没

。 保 罗吐 了一 口 烟

, 把 自己 的手忧 心

忡 忡地放到前额上

内景

, 警察局

, 晚上

杰 克 坐 在 一 张 空 桌 子前

。 警 长 到

, 坐 下

, 把 几张纸摊 在 桌上

警长 由于证据 不 足

, 你 被―无罪释

放 了

杰克 但我 自己承认 了

警 长 你 的说法 没 被证 实

。 它 与 我

们 的调 查和 克丽斯汀娜

。威廉斯夫人 的

陈述 正 好 相 反

他把文件递给杰克看

警长 在这儿签字

。 ―

世界电影 彻映杰 克接过文件

, 签 了字

杰克 要是我真的有罪呢

分局局长 这种事可不是第一次发

。 你 自由 了

, 可 以走 了

内景

, 克丽斯汀娜家 的餐

, 白 天

克丽斯汀娜

、 克劳蒂亚与父亲在吃

, 气氛很紧张

父 亲 对 克 丽―斯 汀娜 你 能把 土

豆泥递过 来吗

克丽斯汀娜把土豆泥传过去

。 克劳

蒂亚拿起碗

克劳蒂亚―对父亲 我来给你盛吧

克劳蒂亚面带责备地看 了一眼克丽

斯汀娜

, 然后 给父亲盛 了些 土豆 泥

父亲 我上周去看了场电影

克劳蒂亚 怎么 样

父亲 一般

。 我在电影院里看见丽兹

, 她 向我打 了招呼

克劳蒂亚 哪个丽兹

父亲 我单位 的朋友

。 还记 得吗

克丽斯汀娜对谈话心不在焉

, 抬起

眼睛看着父亲

克丽斯汀―娜 讥讽地 你 的朋友

父 亲 很 丧 气 她 仅 仅是朋 友 而

克丽斯汀娜 她如此经常地睡在你

的 卧 室 里

, 仅 仅 是朋 友

。 她 和 … …

“ 性

伴侣

”这词 是 怎么 说来 着

克劳蒂亚 别这么 对爸爸说话

克丽 斯 汀娜 我 只 是在 说 真话 而

克劳蒂 亚 妈妈去世 了

, 只 剩他一

, 这 不 是 他 的错

父亲 克劳蒂亚

, 别再说了

克丽斯汀娜 你是说我身上所发生

的一切是我 的错

克劳蒂亚盯着她

克 劳 蒂亚 不

, 不―是 你 的错

。 也不

是爸 爸 的错

。 是杰 克

。 乔 丹 的错

, 他是

一切 的罪 因

, 他 明天就要 出来 了

, 好像

这并不让你难 受

克丽斯汀娜 我不太在乎他

克劳蒂亚 你会在 乎的

, 如果你知

道这个妹子养的那天晚上都做 了什么

克丽斯汀娜 烦躁地 你在说什么

克劳蒂亚 你知道 我在 说什 么

, 如

果你读 了鲁西奥的陈词

, 那个打扫花 园

的人

, 他 是惟一 的证 人

父亲 够 了

, 克劳蒂亚

克丽斯汀娜 当时没有证人

克劳蒂亚 没有 你还想把 自己关

起 来

, 继 续沉迷 在酒精和毒 品 中

, 直 到

真理像潮气一样渗进你的生活把你撕成

碎 片

父亲 别说 了 … …够 了 … …

克丽斯汀娜发愣

。 克劳蒂亚严厉地

看着克丽斯汀娜

, 她意识到在这场酝酿

己久的战争 中

, 她 终于赢得 了胜利

内景

, 保罗公寓的起居室

, 下午

保 罗走 进 屋 子

, 他 的 穿着 同场 景

去克丽斯汀娜家时一样

。 他看见一只

箱子在起居 室里

, 东西摆得 到处都是

,

听 见卧室里有声音

, 他便走进去看

伍 内景

, 保 罗的卧室

, 下午

保罗站在 门边

, 看见玛丽把衣物收

到另一只箱子里

。 她很快地转身看 了一

眼 保 罗

, 然后 继续 收拾 东西

保罗 你在干什么

玛 丽 没 回答

, 专 心 致 志 地 干 她 的

。 她叠好外衣后转过身来看着他

玛丽 把我 的东 西拿回我 的公―寓

世界电影克

稍顿 你失踪 了好几天 了

, 你没想过吗

你这个混球

保罗看着床上 的衣服

, 他考虑该如

何回答

, 然 后转身看着她

保罗 我不想打架

, 玛―丽

, 我想好好

解决这件事

玛丽 你认 为好好解决 的方式就 是

失踪 几 天 稍 顿 你 只 想 等你 病 好 点

了告诉我滚 蛋

保罗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玛丽 真的

玛丽走到壁橱前拿 出一堆衣服

, 叠

也不叠就放到箱子 里

玛丽 如果你有 了孩子

, 一切就不一

样 了

保罗 这不是 问题所在

玛丽转身

, 挑战般地看着他

玛丽 当然 是

, 但 我会 用 自己―的办

法来解 决这个 问题

。 我会做 手术

, 会怀

上你 的孩子

, 有没有你都不是 问题

保罗 为什么

玛 丽 因 为 我 想这 么 做

保 罗 玛 丽

, 我 不 会 授 权

玛 丽 哦

, 不 授 权 你 己 经 授 权

。 我有一份你签署 的精子使用授权书

的 复 印件

她关上箱子

, 提到 门 口

玛丽 能让一下吗 ―

保罗不想让她过去

保罗 你想 要什么 ―

玛 丽 我得 到 了我想 要 的

, 来不 来

找我 由你 决定

她通过 门 口

, 保罗一侧身

, 她走 了

外景

, 街上

, 下 午

鲁西奥在整理花 园

, 克丽斯汀娜走

来站在他旁边

, 他转过身来打招呼 ―

鲁西奥 下午好

克丽斯汀娜没有 回应他 的问候

, 只

是盯着他

克丽斯―汀娜 鲁西奥

, 你 目睹 了那起

车 祸 吗

鲁西奥 是 的

, 克丽斯汀娜女士

克 丽斯 汀 娜 你 为什 么不 告 诉我

鲁 西 奥 我 以为你 知 道

, 我把 所看

见 的一切都告诉警察 了

鲁西 奥 很紧张

克丽 斯 汀 娜 怎么 发 生 的

鲁西奥硬咽 了一下

, 然后对着地面

鲁 西 奥 他们 正准 备过 马路

, 一 辆

卡 车 … … 停住

, 很难 往 下 说 那 个 人

重重地撞倒 了他们

, 然后他下车来看 出

什么 事 了

。 他在那 儿站 了一 会 儿

, 看着

你 的家 人们

, 什 么 也没做

, 然 后 跑 回车

, 把他们 抛 弃在大街 上就 走 了

这刺伤 了克丽斯汀娜的心

, 她难 以

呼 吸

鲁西 奥 然后 我 跑过 去想 帮他 们

,

贝克先 生和凯蒂还 活着

。 我想 帮凯蒂

,

但她开始非 常可怕地呻吟起来

。 我大声

喊人 帮助

, 但 一个 人也 没有

。 然后 … …

我做 了我能做 的

, 我发誓 … …

他 的下 巴颤抖着

, 克丽斯汀娜伸 出

双手

, 轻轻 地抚摸 他

, 然 后转过 身去 强

忍着泪 水 离开 了

外景

, 冷饮店

, 下午

克丽斯汀娜走到冷饮店 场景 中

迈 克和 女儿 们 最后 一 次去 的那 家冷 饮

店 的那 条街 上

。 她 停在 入 口 前

, 把 手

摇成环状 罩住眼睛往里看

旅 内景

, 冷饮店里面

, 接前景

一半 的座位 空着

, 只 有 几个顾 客

世界电影这与事故发生那天晚上的喧 闹形成强烈

的 对 比

外景

, 冷饮店

, 接前景

克丽斯汀娜非常沮丧

, 她离开入 口

,

看 了看街上

, 继续往 前走

外景

, 大街转 角处 车祸 发生

地 点

, 接 前 景

克丽斯汀娜走到她家人出事的那个

转 角 处

, 看 了看 路 两侧

, 走 到路边

, 蹲

在人行道上

。 她温柔地用手摸 了摸人行

, 然 后 闭上 眼睛

, 把 下 巴抵 到胸 前

她站起身来睁开眼睛

。 人们在她身

边 走动

, 一 个 男人牵着狗

, 一个祖 母拉

着 孙女 的手

, 车辆在 身边 穿行

内景

, 克丽斯汀娜家的 卧室

,

晚上

克丽斯汀娜坐在她卧室的床上

, 拿起

手机

, 按一下按钮

。 留言传出来

父亲 画外 亲爱的

, 我打―电话来看

看下周你有没有时间和我一起吃饭 … …

给我回话 … …

她按另一个钮听下一则留言

迈克 画外 亲爱的

, 我在回家―路上

,

如果想要我捎点什么东西

, 给我打手机

劳 拉 画 外 爸 爸

, 爸 爸

, 一 只

小猫 … …

迈 克 画外 别碰 它 让它 走

, 好

, 亲 爱 的

, 回 家 见

克丽斯汀娜深深地吸 了一 口 气

, 按

了一下按键又听 了一遍

克丽斯汀娜低 下头―, 把手机放在大

腿 上

, 静 静 地 哭 泣

内景

, 公路旁汽车旅店杰克 的

房 间

, 下 午

杰克 穿着 同场景 中保罗对他

开 枪 一 场 坐在 床 沿 上

, 很 孤 独

, 醉 醇

蘸地

、 很痛苦地拿着瓶子喝廉价 的朗姆

他周 围摆设 了几件物 品 孩 子的照

, 玛 丽 安 的照 片

, 一个 小十字 架

, 一

副沾满灰尘 的眼镜

他把酒瓶放在桌子上

, 看着镜子 中

的 自己

。 看见 自己 左 前臂 的刺 青

“ 耶稣

爱 你

” , 他 端 详 了很 长 时 间

他 拿起 一把 刀

, 打 开

, 深 深地吸 了

一 口 气

, 开始用刀 刮刺青

, 想 把它去 除

。 他 流 了很 多血

, 但 并 没 住 手

, 直 到

他 的前臂血 肉模糊

。 他把刀 扔到 一边

,

伸 展 左 臂

, 让血 滴 到地 板上

外景

, 公路旁汽车旅 店的走

, 白夭

杰 克手臂流着 血

, 从走廊那头走过

内景

, 克丽斯汀娜家的卧室

,

白天

保 罗和 克丽 斯汀 娜 赤裸着躺在床

, 他睡着 了

。 她 已经醒来

, 时不 时地看

看 半开 的衣橱

, 迈 克 的衣 服在 里 面 衬

、 蓝 夹 克

、 一 双 鞋

、 一 件绒 面夹 克

她情绪很低

, 但还是温柔地亲 了亲

保 罗 的脸 颊

内景

, 克丽斯汀娜家 的厨房

,

下午

保 罗在水槽 里洗手

保罗 你想吃点什么 我会做意大利

面 条和沙拉

克丽斯汀娜没有 回答

, 保 罗把手擦

干走 出厨 房

飞 内景

, 克丽斯汀娜家 的起居室

,

接前景

他走进起居室

, 看见克丽斯汀娜正

在打开咖啡茶几上 的可卡因的包装

世界电影 协叨只义克

保 罗 克 丽 斯 汀 娜

, 别 这 样

, 请

你 ……

克丽斯 汀 娜 不 理他

, 吸 着可 卡 因

她又弄开另外一包

, 保罗走过来抓住她

的肩膀

保 罗―克丽 斯 汀 娜

, 别这样 … …

克丽斯汀娜抖 了抖肩膀

, 从保罗的

手上挣 开

。 她又 弯 下腰开 始吸 另一袋

,

保罗制止了她

保罗 你 不―需要这个 … …

克丽斯汀娜 你他妈的怎么 知道我

需 要 什 么

她 吸着 可 卡 因

, 闭上 眼睛

, 过 了一

会 儿

, 站 起 身

, 走 了

内景

, 乡村诊所

, 白天

克丽斯汀娜坐在候诊 室里

。 在场 景

中给她抽血的护士来看她

护士 抱歉

, 夫人

, 能 占用―你 一分钟

克丽斯汀娜非常疲 惫

, 迟缓地 同意

。 护 士 挨 着她 坐 下

克丽斯 汀娜 保 罗 怎么 样 了

护 士 不

, 现 在 还 不 知 道 … … 稍

顿 威廉 斯夫人

, 我们 不 能把 你 的血输

给 他

克丽斯汀娜 为什么

护士 我们发现你血液里违禁 品的

含量很高

, 我认 为你在 冒很大 的险

克丽斯汀娜用充满挑战的眼神看着

她 ―克丽 斯汀娜 这 是我 的 问题

, 不 是

护士 照你 目前的情况

, 我建议你别

再用 这些东西 了

克丽斯汀娜 你在说什么 呢

护 士 你怀 孕 了

, 你不 知道吗

克丽 斯汀娜 烦 躁 不 安 你确 定

护 士 化 验 的 结 果

克丽斯汀娜把手放在额上

, 护 士站

起身

, 怜悯地看着她

护士 你得好好照―顾 自己

, 夫人

。 里

弗斯先 生一 离开 手 术室我们 就 会通 知

护士走开 了

。 克丽斯汀娜独 自一人

待在 原处

, 忧郁 地 盯 着地板

内景

, 克丽斯汀娜 家的厨房

,

晚上

黄 昏

。 克丽斯汀娜坐在厨房 的桌子

旁边

, 撑 着胳 膊 肘

, 把 脸埋 在 双 手里

保 罗走进 来

, 靠着她 坐 下

。 他 看着

, 一 句 话 也 不 说

, 伸 开 手

, 抚 摸 她 的

太 阳 穴

克丽 斯汀 娜 从他 的爱抚 中挣 脱 出

, 眼 睛 盯着某 一 点

, 开 始 耳 语 般 地 说

话 ―克丽斯汀娜 凯蒂本来 是可 以活过

来的 … …

保 罗 好像 没 明 白她 说的是什 么 意

思 ―保罗 你说什么

克丽斯汀娜 凯蒂本来可 以活过来

, 但 他 把 她 扔 在 那 儿

, 躺 在 大街 上

,

他把他们三人像动物一样丢在街上 ……

她开始轻轻地哭泣

, 保 罗试 图减轻

她 的痛 苦

, 用 手抚摸着她 的头发

, 但她

又一次避开了

克丽 斯汀―娜 凯 蒂本应该 在这 儿

,

和我在一起 … …至少她该在这儿

, 和我

在 一 起

, 但 那个 娥 子养 的把 她抛弃 了

,

让她死在大街上 … …我还不能进他们 的

卧室

, 我还 不能 … …

她 倒 在 桌 上

, 保 罗 不 知道 该 怎 么

世界电影办

克 丽 斯 汀 娜 我 现 在 生 活 在 地 狱

, 那 个 妹 子养 的 却 在 大街 上 招 摇 过

市 … …

保 罗 他 己经 被放 出来 了

克丽斯汀娜没有回答

。 她把手放在

额 上

, 没有抬起头

, 开始低 声说话

克丽斯汀娜 我要杀 了他

。 ―

保罗 很惊讶 什 么

举起

个―杰克

乔丹 … … 提 高嗓音 我要 杀 了这个妹

子养的 … …

保罗抓住她的双肩

, 让她安静

保 罗 别这样 说

, 慢 点

, 慢 点

, 你―这

会正在 … …

她把他的手抖落

, 变得暴躁

克丽斯汀娜 我这会儿怎么 了―, 啊

我这会儿 怎么 了

保 罗不知道说什么好

, 克丽斯汀娜

愤怒地看着他

保 罗 放松点 … …

克丽斯汀 娜 , 放松 我丈 夫和 女儿

死 了

, 要我放轻松 稍顿 这种痛苦足

以把你打翻在地

, 永世不得翻身 … …永

。 我爬 到哪 儿去 减轻这 份痛苦 告诉

, 哪 儿

保 罗试着拥 抱她

, 安慰 她

, 但她躲

开 了

, 并用她 的食指指着他的心脏

克丽 斯汀娜 我们得杀 了他

。 你―欠

迈 克 的情

, 你 得到 了他 的心脏

, 你在他

卧室里搞他老婆

, 坐在他 的椅子上 … …

你得杀 了他

, 你欠迈克的 ……

保罗 不

, 克丽斯汀娜

, 别这样

・ ・

克丽 斯汀 娜 怎么 样

她使劲搓着头

, 然后看着他 ―

世界电影 州叭罗乞

克丽斯汀娜 凯蒂死 的时候还系着

红 鞋 带

保罗 不知所措 什么

克丽 斯汀娜 她 讨 厌 红 鞋 带

, 她 一

直要我给她买蓝色鞋带

, 但我却从没给她

, 她就 穿着红色鞋带被人碾死 了 … …

她死 的时候还 系着他妈 的红鞋 带

。 她

崩溃 了

, 开 始绝 望地哭 泣 我们 得杀 了

, 求 你 了

, 我 们 得 这 么 做

。 面 对 着 痛

, 我再 也站不起来 了 … …

保 罗 抱 着她

, 轻 轻地 好 了

, 好

・“

’ “ ’

外景

, 沙漠

, 白天

从广角镜 中我们看见保罗和杰克在

沙漠 中

, 同场景

。 杰 克跪在地 上

, 保

罗瞄准他的头

保罗 你不―该这么做 该死 的上帝

,

, 不

, 该 … …

杰克抬头看 了看

, 保罗还指着他

杰 克 做 什 么

保 罗 别 看 着 我

他很紧张

, 几乎快开枪了

。 杰克低下

头一

一一

杰 克 你 想 要什 么

保罗没 回答

, 杰 克抬起头看着他 的

眼睛

。 保 罗更紧张 了

保 罗 闭上你 的眼―睛 … …闭上 … …

该死的

杰 克没有 闭上

。 保 罗蹲在地 上

, 抓

了些土

, 朝杰 克的眼 睛扔 过去

。 杰 克很

费劲地 睁开眼

, 然 后 又 闭上

保罗 我说过 闭上眼

保罗把枪朝杰克伸 直

, 杰 克微微低

着 头

, 等 待 死 亡

保罗朝着旁边开 了三枪

, 杰 克浑 身

发 抖

, 很 害 怕

, 呼 吸 加 速

保罗 杀人犯

, 你把两个小女孩丢在

大街上 ……你让她们像狗那样死去 ……我

该杀了你 … …

保 罗 非 常 紧 张

, 极 度激 动

, 也极度

害 怕

保罗 现在马上消失

, 别回汽车旅馆

拿 东 西

杰 克 如果我 不照做 呢 你 会 杀 了

我 吗

保罗 不

, 但别人 会杀你的

如果 他

不 杀你

, 总有人 会 杀你

。 马 上 消失

他放 下 手枪

, 转身离 开

, 留下 杰克

一 人跪 在 沙漠 里

。 杰 克开始 哭泣

外景

, 沙漠 接第 场

, 稍后

保 罗走 着

, 手 里 拿着枪

。 他 面色很

难 看

, 停 下来 用 手捂住 心脏

, 疼 得 全 身

抽 动

。 他试 着朝 前 走 了几 步

, 但 又 停 下

来 了

。 他 呼 吸 艰难

, 试 图继 续往 前走

,

但 怎么 也走 不 动

。 突然 他 开始呕 吐

, 吐

得非 常剧 烈

内景

, 医院病房里

, 白天

玛丽忧 闷地坐在病床上

, 穿着 白色

的手 术 服

两个护士推着轮床进 来

护士 甲 准备好 了吗

玛丽 点点头

, 护士 乙指着轮床

护 士 乙 请 躺 上 去

。 ―

玛 丽起 身

, 走 向轮 床

玛 丽 手 术 会 持 续 多久

护 士 乙 差 不 多 个 小 时 … … 稍

顿 谁 来 接 你

玛 丽 叹 气

, 稍 顿 没 人

, 我 自

己 来 的

护士看着她

, 比划着手势让她躺到

轮 床 上

。 玛 丽 走 过 去

, 躺 下

。 护 士 打 开

, 把 她 推 出 去

世界电影内景

, 乡村诊所 的候诊室

, 晚

黄 昏

。 几个农夫在候诊室里

。 克丽斯

汀娜站在窗户旁看外面的沙漠

杰 克的前臂包扎着绷带

, 他走进候

诊 室

, 犹豫地朝 克丽斯汀娜走去

。 克丽

斯 汀娜继 续 望着窗外

。 他不 说话

, 挨着

她 站着

‘ 他们沉默 了几分 钟

杰克 我很抱歉 … …

她转 过 身看着他

, 不 说话

杰克 请你原谅我 ……

她看 了他几秒钟

, 然后又转过头看

着沙漠

。 杰克又朝前迈 了半步

杰克 不止一个晚上

, 不止―一个

, 我

睡 不着

, 没有 一分钟 我不想他们

他 的声音中断 了

。 克丽斯汀娜转过

身来看着他

, 眼里充满僧恨和愤怒

克丽斯 汀娜 你把他们 扔 下

, 让―他

们躺 在街上死去

杰 克 我 吓 坏 了

, 真 的 吓 坏 了

很 绝 望

, 差 点 哭 出 来 了 请 你 原 谅

。 如果 可 能

, 我愿意用我 的生命 与他

们交换 … …

克丽斯汀娜开始无声地哭泣

克丽斯汀娜 你的生命对我来―说没

, 没 用

。 稍 顿 把 你 的 生 命 拿 到 别

处 去吧

, 如 果对你来说还有用的话

杰 克 请原谅我 … …

克丽斯汀娜转过去看着他

克丽 斯汀娜 你 原谅你 自―己 吧 我

跟你之 间没什 么可 说的

。 我甚至不想再

见 到 你

杰 克还想再说点什么

, 但她转过身

, 只 留下他一个人暴露在农夫们怀疑

的眼 神 中

内景

, 公路边 汽车旅店的浴室

接 场 景

, 白天

克丽斯汀娜在浴室里

, 穿着黑短裤

和 恤衫

。 她打开背包

, 拿出一小袋可 卡

。 她用指 甲从里 面挑 出一 点

, 开始 吸

起来

。 她坐在 坐 便器 的盖 子上

, 吞 咽 了

一 下

, 然后 把 头埋在双手里

她叹了口气

, 站起身

, 走 出浴室

外景

, 汽车旅店

, 接前景

克丽 斯汀娜沿着公路走 过来找保

。 她很远就看 见 了他

, 他 正坐在 旅店

空荡荡 的游 泳池 前 的一把老 式塑料椅

。 我 们 很 远 就 能 听到 哀 鸽 咕 咕 的 叫

她朝保罗走去

, 站在他面前

。 他抬起

, 手搭在额上

, 挡住对面射来的阳光

克丽斯汀娜 你去哪儿了

保罗没 回答

。 他把左轮手枪从腰 间

取 出

, 打 开 枪膛

, 倒 出三 个 空 弹 壳

。 把

它们放在铁桌的玻璃面上

。 克丽斯汀娜

很迷惑地一个个检查

克丽斯汀娜 你 杀―了他吗

保 罗 点 点头

。 克丽 斯 汀 娜 脸 色 变

, 用 左 手 抨 了 抨 头 发

, 他 们 都 不 做

克丽斯汀娜 你为什么 不 叫醒我

保罗没 回答

, 看着远处的地平线

克丽斯汀娜 尸体怎么 办

保罗 没人会发现 尸体 … …

克丽斯 汀娜 我想看看他 的尸 体

,

我想看看这个狗娘养的死脸 … …

克丽斯汀娜 的下 巴在打颤

。 保罗一

句话也没说

, 站起 身走 开 了

。 克丽 斯汀

娜一个人呆在那里

, 面对着空荡荡的游

泳池

, 几 乎哭 出声来

, 内景

, 汽车旅店 的卧室

, 稍后

保 罗走 进 卧 室

, 坐 在床 沿上

。 他脸

世界电影克

色 苍 白

, 呼 吸 急促

。 他 抓 起 一盒 烟

, 掏

出一 支

, 点着 它

, 焦 虑 地 抽 起 来

。 他 突

然 咳 嗽 起 来

, 闭 上 眼 睛

, 又 抽 了一 口

克丽 斯汀娜走进来

, 挨着他坐 下

,

拥抱他

克 ―丽 斯 汀 娜 我 很 抱 歉

, 我 爱

你 … … 吻 他 的双 唇 我 们 回家 吧

。 让

我 们 离开这 儿

保 罗 摇 着 头 不

, 我现在感觉很

糟 … …

他 咳嗽 着躺到床 上

。 她 抚摸着他

,

忧 心 忡 忡

, 内景

, 汽车旅店 的卧室里

, 深

夜 黎明

保 罗在 熟 睡

, 克丽 斯 汀娜醒 了

, 她

盯着 房 顶看

, 直 直地 看 着

。 有 人 敲 门

克丽斯汀娜 吓 了一跳

, 她摇着保罗的肩

把他叫醒一一

克丽斯汀娜 耳语般地 有人在外

保 罗醒 来

, 又 听 见一 阵敲 门声

。 他

做 了个 手势让 她 别说 话

。 他 呼 吸 急促

,

拿起 手 枪

, 小心 翼翼地 走到 窗户 边

。 他

看 了看 外 面

, 没 人

。 他 打 开 门看 了看一

, 没 人

。 他 正 准 备看 另 一 侧 时

, 有 人

把他推进来

。 这股推劲掀得他踉踉跄跄

地撞到桌子上

, 玻璃瓶从桌上掉下来摔

碎 了

, 保 罗 的脚 扎 破 了

杰 克突然冲进屋 他的穿着与场景

中他用 刀 把前臂刮得鲜血淋淋时相

杰 克 充满 挑 战地 你想 杀 了我

,

我操你妈

克丽 斯汀 娜打 开灯

杰 克 冲 着保 罗 喊 没 人 敢 威 胁

, 你 这 个 裱 子

。 又 推 了一 下 保 罗

朝 我 开 枪 呀

, 臭 娘 们 … …来 呀

, 开 枪

呀 … … 又 推 了一 下

, 然后 充满挑 战地

举起他 的手臂 来 杀我呀 … …

克丽斯汀娜开始朝着保罗尖叫

克丽 斯 汀娜 你 怎么 不 杀 了他―为

什 么

保 罗转过来看着克丽斯汀娜

, 杰 克

又推 了他一下

杰 克 杀 了―我呀

, 屁 眼

克丽 斯 汀娜 杀 了他

, 杀 了他 … …

杰 克 你 这 没 胆 的

, 裱 子 养 的

克丽斯汀娜 杀 了他 … …

杰 克从保罗手 中卸下枪

, 用手推着

他 的脸

, 把他按 到地 上

。 又 转过 身对着

克丽斯汀娜一一

克丽斯 汀 娜 你杀 了我 全 家

, 你这

个 凶 手

杰 克 我就在这 儿 … …

他 反抗式地举起手

。 克丽斯汀娜抓

起 身旁 的灯 朝他扔 去

。 杰 克伸 展手 臂

,

从容地挨 了一下 打

克丽斯汀娜更加愤 怒

, 抓起被撞倒

的装 饰烟 囱的拨火棒 开始 愤 怒地抽 打

杰克忍受 了第一下

, 但第二下 打到

了他的头上

, 他晃 了晃

。 保罗想站起身

, 但

站 不起来

。 他朝 克丽斯 汀 娜喊

保罗 不

, 克丽斯汀娜

, 不

, 你―快把他

打死了 ……

克丽斯 汀 娜 你这 个 裱 子养 的

, 妹

子养的 … …

保 罗 住 手 … …

保 罗脸 色苍 白

, 非 常虚弱

, 呼吸 变

得更加 困难

, 他看着克丽斯汀娜愤怒地

殴打 杰 克

, 杰 克 已经 跪到地 上 了

世界电影保 罗 不

, 克丽斯 汀 娜

, 不 … …

克丽斯汀娜看来准备给他的头上致

命一击

。 保 罗大 口 地喘着粗气

, 好像快

要 憋死 了

。 他脸 上 的表情很痛 苦

, 好 像

奄奄 一 息

, 快 要 死 了

他想大声喊克丽斯汀娜

, 但再也没

有 力气 了

。 他躺在地板上

, 看着她拿起

棍 子准备打 死杰 克

。 他抓过 手枪

, 费力

地放 到 自己 胸 口 上

, 开枪 了

子弹进入他心脏形成一股很强的冲

击 力

, 他 向后 摔 倒

。 克 丽 斯 汀 娜 住 手

, 呆 呆地看着保 罗躺在地 板 上

, 不 知

所 措

。 突然 间很 安静

, 她放 下棍 子朝 他

跑 去

。 她 弯 下 身想抱起 他

杰 克挺直身子

, 充满敬畏地呆呆地

看着这个场景

。 克丽斯汀娜像在场景

中那样扭过头

克丽 斯 汀―娜 对 杰 克 快 叫辆 救

护 车

杰 克一 动 不 动

, 傻在 那 儿

克丽 斯汀娜 尖 哟 快叫辆救护

车 该 死 的

杰克仍一动不动

。 看到杰克什么 也

做 不 了

, 克丽 斯汀娜拉起 保 罗

, 把 他 的

手 臂搭在 自己肩 上

, 把他拖到 门 口

杰克好像这才从麻木中醒来

, 跑过

去帮 她

内景

, 车 里 接场景

, 深

夜 黎 明

保罗睁着眼睛

, 头躺在 克丽斯汀娜

的腿上

。 车全速前进

。 他的胸部染满了鲜

。 噪音逐渐远离

, 周围的声音也变得遥

。 眼 前的一切都失去 了焦点

。 渐隐

内景

, 乡村诊所的特护病房

,

白天

保罗又像场景 那样躺在特护病房

, 周 围还是那些奄 奄一息 的病人

保罗 我们活了多少次 我们死去多

少次

他看 了看周 围

。 他看见那个女癌症

患者和一个绑着绷带 的男人 盯着他

, 他

害怕了

保罗―当我们死的时候都会失去

克的重 量

内景

, 冷 饮 店 同场 景

, 夜

迈克站在款台前付款

, 凯蒂挨着他

,

拉着他的手

, 劳拉朝 门口走去

迈克 劳拉

, 呆在里面

, 亲爱的

小女孩朝父亲笑了笑

, 走回来了

保 罗 旁 白 克能有 多重

外景

, 酒吧 同场景

, 夜晚

杰克在酒吧 门口 同布朗道别

。 他来

到福特罗泊车 旁

, 用遥 控 器 开锁

, 打 开

车 门

, 上 车

内景

, 银 色的福特 罗泊车

, 接

前景

杰克关上车 门

, 点着引擎

, 开走 了

保 罗 旁 白 失 去 了多少 重 量

内景

, 室内游泳池 同场景

,

夜晚

克丽斯汀娜裹上浴 巾

, 拿起她的健

身 包

克丽 斯 汀娜 对 克劳 蒂亚 我会

给你打 电话

她正准备离开 时

, 克劳蒂亚在游泳

池的那头喊她

保 罗 旁 白―我 们 什 么 时候 会 失

去 克

克劳蒂亚 克丽斯汀娜 … …

克丽斯汀娜转过身

克劳蒂 亚 没 事

, 别―提 了 … …

世界电影克 阅口

克丽斯汀娜笑 了笑

。 她妹妹给她做

了一个 飞吻然 后走开

保 罗 旁 白 有 多 少 东西 随这

克而走

外景

, 杰克 家

, 夜晚

杰克胡子拉碴

, 浑身是灰

, 穿着 恤

衫和 牛仔裤走到他家 的门 口

, 他把手放

在 小毯 子 下

, 拿 出一把 钥 匙

, 打 开 门

,

走 进 去

内景

, 杰克家的卧室

, 接前景

杰 克走 进 去

, 站 在 门框 下

。 玛 丽 安

正在读书

, 她抬起双眼看见他正看着 自

。 他们 两人 互 相对 视 着

保罗 旁 白 得到 了多少

内景

, 人工受精的手术室

, 白

玛丽把腿放在橙子上

, 身体躺在床

。 妇科大夫从场景 中的瓶子里取 出

精液

, 放 到 玛 丽 的 阴道里

内景

, 克丽斯汀娜家的走廊

,

下午

克丽 斯汀娜站在女儿卧室的门前

,

她 微 显 怀 孕

, 打 开 门

, 走 进 去

内景

, 克丽斯汀娜家女儿们 的

卧 室

, 下 午

女儿们卧室里 的布置跟她们去世的

那 天一模一样

, 几个洋娃娃躺在她们 的

枕 头 上

。 克丽 斯 汀 娜 走 过 去 坐 在 床 沿

, 位 置就跟 杰克撞 人那天他坐在孩子

们 的床沿上 一样

克丽斯汀娜拿起 一个洋娃娃

, 盯着

看 了很长 时 间

保罗 旁 白 得到了多少

内景

, 乡村诊所 的特护病房

,

白天

保罗看着墙上 的钟

, 点 分

, 然

后看 了看一个失去知觉 的年轻女人

保 罗 旁 白 克 … …五枚镍 币

的重 量

, 一只 蜂 鸟的重量

, 一块 巧 克力

的重量

, 稍顿 克到底 有 多重

他微 微 笑 了笑

, 闭上 了眼 睛

, 警报

声响起

, 护 士 们赶 紧朝他走 来

世界电影外景

, 沙漠公路

, 白天

警报 声在空旷的沙漠公路上 响起

杰克沿着公路走来 穿着 同场景 他 向

克丽 斯汀娜道歉一场

, 他 的胳膊上 还

绑着 绷 带

没有 车经过这里

, 远 处

, 他看 见 兀

鹜在吃路上被撞死的动物

他走近看见它们在狼吞虎咽地吃一

只 野 兔

。 他把 兀鹰 赶走

, 然后蹲 下来看

着这只 野兔

。 他把 手放 在它 的胸 前

, 拍

打 它

, 凝 视 很 长 时 间

杰克抓起野兔 的一条腿

, 把它放在

公路 边上

, 一直 看着 它

。 他突 然 听见灌

木丛里传来响声

, 他转过身来看见一只

郊狼

, 他 们 的眼睛 对视 了几秒钟

, 直 到

狼 小跑着离开

杰 克看着它消失在灌木丛中

渐隐

, 完

注 释

① 莎 士 比亚 戏剧 中的一 个 淘气 的精

―译 者

② 北美的一种野鸽子

―译者

⑧萨姆

・ 谢波德 是

美国 年代先锋派戏剧的代表人物

, 其作

品在戏剧情境的设置

、 结构

、 语言以及 舞

台手段方面都较好地体现了先锋派戏剧的创

作特征

, 揭示 了现代生活的突发和不可预

料性

, 以及现代美国人表面轻松欢快而 内

心孤寂困惑的情感世界

―编者


上一篇:西恩潘经典犯罪《21克》电影剧本赏析二 下一篇:美国水门事件《弗罗斯对话尼克松》剧本欣赏上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