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水门事件《弗罗斯对话尼克松》剧本欣赏上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2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水门丑闻(Watergate Scandal,1972~

1975) 指美国共和党在职总统尼克松的

政府在 1972 年总统竞选运动中的非法

活动暴露后的政治丑闻。水门是华盛顿

的一座写字楼、公寓和饭店综合大厦。

1972 年 6 月 17 日有 5 个人因闯入大厦

内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被捕。被捕

后数日内,这5人连同前白宫助理小亨

特和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总顾问利迪即

被指控犯有盗窃罪和窃听罪。1973年 1

月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地方法院首席法官

赛里卡主持审讯7名被告。从被捕到受

审的几个月内,尼克松总统及其助手否

认政府中有任何人与此案有牵连,而新

闻界,特别是《华盛顿邮报》则坚持做出

相反的报道。在7名被告中有5人认罪,

另外2人由陪审团定罪。

1973 年 3 月 23 日宣判时赛里卡法

官宣读了被告之一麦科德的一封信,信

中指控白宫掩盖它与闯入水门的关系。

麦科德还说白宫曾对 7 名被告施加压

力,要他们认罪并保持缄默。在白宫显然

有牵连的情况下,尼克松总统于 1973年

4月 17日宣布他已开始一轮新的调查。

4 月 30 日尼克松公开声明他对卷入此

案的白宫工作人员的行动负有责任。他

接受了顾问霍尔德曼、埃利希曼和迪安

以及司法部长克兰丁斯特的辞职,但他

一口咬定他对政治谍报活动以及掩盖错

误的企图毫不知情。同一天理查森接替

克兰丁斯特任司法部长。他选择哈佛大

学法学教授考克斯为水门事件的特别检

察官。但到5月调查中心转向参议院,该

院总统竞选活动特别委员会 (1973 年 2

月成立,由代表北卡罗来纳的民主党参

议员小欧文领导) 开始举行由电视转播

文/ [英国] 彼得・摩根 译 / 富 澜

的公众听证会。欧文委员会获得证词,确

定白宫和竞选委员会成员应负责任。然

而只有迪安一个人证明尼克松总统直接

卷入掩盖活动。

1973年 7 月 16 日前白宫工作人员

巴特菲尔德揭露,在总统办公室的谈话

都秘密地录在磁带上。考克斯和欧文委

员会立即(7月 23日)发出传票命令交出

录音带。尼克松以行政特权和国家安全

为由拒绝交出。当10月赛里卡法官命令

尼克松交出录音带和美国上诉法院表示

支持这一命令时,尼克松提出可以提供

有关录音带的文字提要,但以不再索取

总统文件作为条件。考克斯拒不接受这

个建议。10月 20日总统命令司法部长

理查森解除其特别检察官的职务。理查

森和副部长拉克尔肖斯宁愿辞职也不执

行这个命令。最后考克斯的职务由顺从

的司法部副部长博克解除。群众抗议的

怒涛迫使尼克松于 12 月 8 日交出了录

音带。但赛里卡要的是9盘,而他只交了

7盘。白宫声称另外两盘根本就不存在。

1974 年 5 月 20 日赛里卡法官命令

尼克松向特别检察官贾瓦斯基提交另外

的录音带。7月24日最高法院一致裁决

尼克松必须交出录音带的文字本。7月

27~30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3条弹

劾案。8月5日,总统提交3盘录音带的

文字本,这些文字本清楚表明总统与掩盖

活动有关,因此尼克松在国会里失去了最

后的支持者。他于8月8日宣布辞职,次

日上午 11时 35分离开白宫。1974年 9

月8日继任总统福特给予尼克松以无条

件的赦免,不受进一步惩处。*

――代编者按

1 一阵电视机调换频道的吱吱嘎

嘎声

……最后终于锁定在本地的华盛顿

特区夜间新闻节目上。时间是 1972 年 6

月 17 日。主持人面对镜头说话……

主持人:……我们刚刚收到的消息:

设于华盛顿水门饭店的民主党全国委员

会总部今晚遭人闯入……

2 一道炫目的白光

拍摄电视的灯光全部亮起。我们正

处在一座摄影棚里(尽管我们只能看到

它的局部)。

音响师和电工技师正在忙碌地布置

灯光、安装麦克风、拉电缆。

3 电视新闻资料镜头

一名地方电视台记者站在华盛顿特

区法院门外……

记者:……我现在是在联邦法院门

前,今天开始在这里审判闯入民主党总

部被当场抓住的七名窃贼……

4 回到电视摄影棚

摄像师戴上耳机,对摄像机做最后

的检查。电工和木工对布景做最后的修

饰……

场面中央是一张普通的办公桌。

5 电视新闻资料镜头

一条联播的新闻节目。一位资深主

持人在报告新闻……

* 将《不列颠百科全书》“水门丑闻”词条照

录于此,为的是方便读者了解关于水门事件的真

实情况。这部根据同名话剧改编的电影不是纪录

片,故此,剧情中会有与史实不相吻合之处。――

主持人:……在今天欧文委员会 1

听证中更加富于喜剧性的进展是,白宫

顾问约翰・迪安提供证词表明总统本人

知晓对水门事件的掩盖活动……

6 外景,电视台流动摄影车,夜晚

一片明亮的灯光。导演、编辑和拍摄

人员在摄影车内做最后的检查。

7 电视新闻资料镜头

新闻联播主持人继续报告水门事件

的进展……

主持人:……随着尼克松主要助理人

员约翰・霍尔德曼 2 和鲍勃・埃利希曼 3

以及白宫特别顾问查尔斯・科尔森的被

捕,现在看来任何保住总统职位的最后

努力都已失败……

埃利希曼、科尔森和霍尔德曼的影

像占满整个屏幕。

8 内景,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夜晚

一名技师正在往办公桌上安置麦克

风。办公桌的上方,悬挂着总统徽记……

我们发现这并不是在摄像棚里,而

是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

9 电视新闻资料镜头

一位新闻主持人面对镜头说话……

主持人:现在马上就到九点了。我们

预计总统随时有可能向全国发表讲话宣

布辞职……

10 内 景 , 电 视 摄 影 棚 , 夜 晚

(1974)

技师往办公桌上安放麦克风,然后

直起身来,准备走开……

一个声音:也许该请你来讲。你的样

子比我精神得多。

技师抬头一看,美国第 37 届总统理

查德・尼克松就站在他的面前。技师连忙

向后倒退……

“嚓”地一闪,白宫摄影师拍下了这

个镜头。

尼克松:够了吧,奥利。我让你拍得

太多了,别的摄影记者们要生气啦。(抬

眼观望,努力倾听)什么?好吧……再拍

一张。

尼克松摆出一个姿势。“嚓”,又拍

了一张。尼克松抬眼向一排电视摄像机

和那一群摄像师看了一眼。(在那群人

中间,我们看到尼克松的新任办公厅主

任杰克・布伦南)……

尼克松:你带了备用的照相机,防备

灯光灭掉吗?(又一次强做出微笑)一句

玩笑,一句玩笑。

这就像是一个受刑人向行刑人在开

玩笑。“嚓”,又是一张。尼克松扭转身……

尼克松(生气地厉声说):好啦,奥

利,走开吧!

一声威严的怒吼。一次爆发,一阵盛怒。

尼克松:我的朋友奥利总想多拍些

我的照片。恐怕他把我怎么挖鼻子也给

拍去了。大概不会印出来吧,会吗,奥利?

一种威胁的意味。奥利赶紧摇头,战

战兢兢地说:

奥利:不会,先生。

导演:最后 15 秒,总统先生。

几名女化妆师围着总统忙碌着,给

他做最后的修饰。

尼克松:我看你们尽管使用你们的

扑粉吧。有人大概告诉过你们……我这

人……呃……好出汗。

一名摄像师用测光表测光。

尼克松:是在测光?据说长得白的人

比长得黑的更上相,或者是恰好相反?

弗罗斯特对话尼克松

11 内景,大学图书馆,白天(1982)

小詹姆斯・赖斯顿 (三十多岁),身

兼学者、作家、报人、一副不修边幅自由

派知识分子的派头,正在拍摄一部他接

受采访的纪录片……

赖斯顿:如今人们已经忘记,不过在

1972 年夏,理查德・尼克松可是如日中

天。他设法结束了越南战争,取得了与俄

国人的外交突破,成为了第一个访问中-国

的西方领导人。他的政敌没有一个人敢于

对他说三道四。他的支持率比得上肯尼

迪。他看来将要以近年来最大的压倒优

势当选连任,可是忽然……他却决定对

一场极度拙劣的盗窃千方百计加以掩盖。

12 内景,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夜晚

(1974)

拍摄现场监督高声倒计时读秒……

现场监督:5,4,3……

灯光亮起,尼克松转身直对镜头。

立刻响起他深沉的、十足总统气派的声

音……

尼克松:晚安。在这间曾经做出多

次有关我们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决策

的办公室里,我现在第 37 次向你们大

家讲话……

13 内景,长波电视摄影棚,伦敦,

白天(1982)

一位年近 40 的人,文质彬彬的样

子,戴着眼镜,留着长发,微微带出一点

儿英国默西赛德郡的口音,对拍摄纪录

片的摄制组成员说话……

伯特:我和大家一样在家里观看了

整个水门事件这一出好戏。我整晚整晚

一次不落地盯着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听

证。现在终于得出了这个……

14 内景,椭圆形办公室,夜晚

( 1974)

尼克松的讲话在继续……

尼克松:……为此,我将辞去总统职

务,从明天中午开始生效。

15 内景,大学图书馆,白天(1982)

回到詹姆斯・赖斯顿接受采访的场

景……

赖斯顿:但是,我不但没有感受到我

预想的那种满足感,相反我越来越感觉

气愤。因为他没有认罪,没有道歉……

16 内景,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夜晚

(1974)

尼克松:在任期未满的情况下离任

是绝对违反我的本性的。我从来不是轻

言放弃的人。但我现在心安理得地辞职,

因为我深知今天的美国比我五年半以前

就任时变得更为美好,今天的世界比我

五年半以前就任时变得更加安全了。

17 内景,美国广播公司(ABC)摄

影棚,纽约,白天(1982)

鲍勃・泽尔尼克(40 岁),是一位正

当中年的、温文尔雅的东海岸学者、知识

分子和政治记者。

泽尔尼克: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有一

天我会参加这个促使他认罪的班子。

18 内景,椭圆形办公室,夜晚

(1974)

尼克松:……在这间办公室里工作

使我亲身体会到跟每一个美国人的亲近

感。现在当我要离开这里的时候,我要祈

求上帝永远赐福给你们。

19 内景,ABC摄影棚,纽约,白天

(1982)

泽尔尼克微笑地继续接受采访……

泽尔尼克:更想不到这班人马是由

一位最不可能的仗义者来率领,一个没

有政治信念、毕生从来没参加过投票的

人。但是他有着超越我们所有人的一大

优势。(稍稍停顿)他懂得电视。

20% 内景,澳大利亚悉尼电视摄影

棚,夜晚(1974)

灯光旋转闪动。我们现在是在遥远

的澳大利亚一处小小的,业余性质的电

视摄影棚里。一名现场监督举着一块牌

子,上面写着:鼓掌。喇叭里传出弗罗斯

特谈话节目的主题音乐,弗罗斯特本人

(近 40 岁)从拉门里快步走出。身穿色

彩鲜艳的夹套衫和宽松的休闲裤。留着

大鬓角和吹得整整齐齐的头发。

弗罗斯特:大家晚上好,正当全世

界的目光都注视着美国白宫的时候,在

澳大利亚这里,窃贼闯入布里斯班肉联

厂,盗走一吨猪肉香肠,昆士兰警方正

在搜寻几名驾驶一辆狭长型汽车逃跑

的嫌犯……

现场监督特别夸张地哈哈大笑,引

领现场观众发出笑声……

弗罗斯特:今晚我邀请的第一位嘉

宾是来自新南威尔士的一位小姐,她在

铁皮棚屋里长大,五岁时就拿着一块木

板对着墙壁打网球。几周前,她成为赢得

温布尔登冠军的第一位澳洲原居民。她

也刚刚订了婚。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

欢迎伊翁娜・古拉贡。

女网球运动员上场与弗罗斯特握

手,台下观众热烈鼓掌……

弗罗斯特:您可不能改姓,我们不能

允许您那样做,古拉贡现在是全澳大利

亚最响亮的姓氏。还有什么别的理由?您

还有什么不想告诉我们的?您丈夫的名

字不是叫“金刚”吗?

现场监督又夸张地哈哈大笑……

20A% 内景,太平洋别墅,办公室,白

天(1982)

杰克・布伦南坐在他的办公室面对

镜头谈话……

布伦南:我们随从尼克松的人不大

了解戴维・弗罗斯特,只是听说他是一个

英国谈话节目主持人,主持过什么花花

公子一类的节目,曾经来美国做过节目,

得过什么奖,但是没上全国联播,后来就

撤出了……

21%内景,电视摄影棚,夜晚(1974)

节目接近尾声。音乐、灯光、掌声。弗

罗斯特看到“完毕”的信号,走下舞台,

边走边脱下夹套衫……

他从技师和摄像师身旁走过时,人

们纷纷向他祝贺:“节目成功”,“干得

不错”。弗罗斯特向化妆间走去……但

他忽然停下脚步,看到……

办公室里一群人挤在一个电视监视

器前观看。弗罗斯特决定看年会小品剧本个究竟。

电视里传来我们熟悉的尼克松的男

中音……

尼克松(在电视上):……我不禁

想起了我的父亲。他起初是一名电车司

机……后来成了农民……后来有了一处

种植柠檬的果园……

弗罗斯特走近那群人,人们让开,他

走到电视机前观看尼克松讲话。这位卸

任的总统站在一处高台上,周围是他的

家人……

尼克松(在电视上):……那是加利

福尼亚州最可怜的柠檬园。他卖掉了它,

可是后来人家在那里发现了石油……

弗罗斯特向他的导演看了一眼……

导演:尼克松,他向白宫工作人员作

告别讲话。

尼克松(在电视上):不会有人为我

的母亲写一本书。可我的母亲真可以说

是一位圣徒。

弗罗斯特:什么?这是直播吗?

导演:是的。

弗罗斯特注视着电视。

弗罗斯特:华盛顿现在是几点?

导演(看着手表想了一下):早上九点。

弗罗斯特:他为什么不等一会儿再

讲呢?现在西海岸才清晨六点。有一半他

的听众还在睡觉。

22%内景,白宫东侧厅,白天(1974)

尼克松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向挤满大

厅的白宫工作人员、安全保卫人员以及

他的家人,包括夫人帕特在内,发表告别

讲话。

尼克松:……因此我要对你们所有

的人说,应该为你们所做的一切感到自

豪。继续做出你们最好的贡献。绝对不要

灰心,不要气馁。

空气像充了电般地紧张。人群情绪

激动,有人已经毫不掩饰地哭泣。在人群

中,我们看见板着面孔的布伦南。

尼克松:永远记着,有人会仇视你,

你不为所动,他就奈何不得,你一旦仇视

他,你就自己把自己打败了……

23%内景,电视摄影棚,夜晚(1974)

弗罗斯特看着电视里尼克松走向等

候在白宫草坪的直升机……

弗罗斯特:查一下这个收视人数好

吗?全世界范围。

电视上,尼克松转过身打出一个胜

利的手势……

导演:好,我叫人去查一下。

24%外景,直升机,白天(1974)

直升机内部是隔音的,舱内设施豪

华舒适,内壁用米色灯芯绒贴面,有好几

部电话,扶手椅上都带有总统的徽记。看

起来更像是一架私人座机。

尼克松,一个痛苦的侧影,凝神注目

窗外。看着白宫渐渐远去,越来越小,直

至消失……

坐在尼克松对面的,不是帕特・尼克

松,而是尼克松的办公厅主任杰克・布伦

南上校,这是一名 45 岁的前军人,满头

黑发,身材魁梧,一副运动员的姿态。

布伦南:那纯粹是在演戏,先生。

尼克松望着舷窗外。

尼克松:好了,一切都过去了。这次

不会再有个回头了。

布伦南:您可别说得那么绝对,总统

先生。您现在第一需要的是休息。至于以

后,谁知道呢?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尼克松:不,杰克。这次不会了。

尼克松的目光凝视着窗外。

布伦南凝视着尼克松……

布伦南(画外音):我记得他那张

脸。充满着无限的痛苦。只是凝视着窗

外……

26% 内景,圣克利门蒂,布伦南的办

公室(1982)

布伦南极力控制着他的怒气……

布伦南:……而在他的下方,自由的

美国在欢呼胜利!在幸灾乐祸!那些赶

时髦的人!那些嬉皮士!那些逃避服兵

役的家伙!那些半吊子政治家!他们终

于甩脱了理查德・尼克松,这个让他们

不舒服的人。可是他们找了个什么人来

代替他呢?(稍顿)杰拉尔德・福特和吉

米・卡特。

27% 外 景 ,伦 敦 周 末 电 视 ,白 天

(1974)

伦敦市中心泰晤士河南岸的一座高

大建筑――长波电视台……

28% 内景,长波电视摄影棚,白天

(1974)

《周末世界》的录制即将完毕。这是

一档实力强大的时事评论节目,敢于碰

硬,不留情面。

主持人:谢谢部长先生。下周节目将

发自伯恩茅斯,报道工党代表大会开幕。

欢迎到时收看,再见。

节目结束。节目的监制人,蓄长发,

戴眼镜的约翰・伯特走进录像场地,把刚

才那个主持人叫到一旁,对他提出意见。

伯特:你怎么搞的?你已经掐住他的

喉咙,可你却把他放了!

主持人(挠挠自己的耳朵):我的麦

克开着。你什么都没说。

伯特:根本就用不着我说什么。他违

反了法律。你应该彻底把他击垮!

这时一名助理拿来一部电话,交给

伯特。

助理:弗罗斯特先生找您。

伯特:喂?戴维?

29%内景,伦敦街头,宾利轿车内,白

天(1974)

戴维・弗罗斯特坐在他的宾利车的

后座上。他已经从电话里听到了伯特对

那人的批评。他嘿嘿一笑……

弗罗斯特:狠狠地打他们,约翰!拿

棍子打他们!老天知道,我到现在还忍受

着我的伤疤。喂,今天你打算上哪儿吃

饭?辛普森记还是卡普利斯?我在两家都

订了座。

伯特:对不起。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

间。这顿饭只能在场里的食堂吃了。

弗罗斯特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弗罗斯特:食堂?

30% 内景,长波电视台,食堂。白天

(1974)

当弗罗斯特跟随伯特走进拍摄场附

设的简陋食堂时,他不禁恐怖地张大了

眼睛。食堂里烟雾弥漫,挤满了场里的技

工,各摄制组的人员等等。

伯特: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么迫不及

待。非得今天不可。

两个人取了盘子,站在很长的队伍

里慢慢向前移动。

弗罗斯特:我冒出了一个想法,约

翰。一个相当大胆的想法。做一个访谈。

在一个如此……的时刻,诚然,有点儿晚

了……事情已经过去……我给他的办事

人员打电话提出了这项建议。现在……

如果这位对象说“行”,那他就不会无准

备而战……这毫无疑问,所以我很希望

有一个亲密的朋友,我熟悉的、能干的制

片人给我从旁协助。

伯特:你说的是谁?

弗罗斯特:理查德・尼克松。

伯特:理查德・尼克松!

弗罗斯特:你不要那么大惊小怪好

不好。

伯特:你能要我怎样?我昨晚整晚都

在看你对“比吉三兄弟”4的访谈。

弗罗斯特:是不是很能镇住人的?

伯特:可不……这又是怎样的访

谈呢?

弗罗斯特:全面地。完整地回顾他的

一生,他的政绩。

伯特:以及……

弗罗斯特:以及什么?

伯特:得了吧,戴维,对于理查德・尼

克松来说,最能让所有人感兴趣的惟一

一点就是全面地,无保留地认罪……

弗罗斯特把手一扬……

弗罗斯特:没错,这一点我们也能

做到。

伯特:让理查德・尼克松?

弗罗斯特:瞧着吧,约翰,你只要想

想收视率有多高吧。你知道他的白宫告

别讲话有多少人收视吗?四个亿!

31% 内景,长波电视台,伯特的办公

室,白天(1982)

伯特微笑着回忆……

伯特:可是结果,我们什么回音也没

收到。尼克松刚一回到加利福尼亚就因

静脉炎急性发作被送进了医院。

32% 内景,圣克利门蒂,医院,白天

(1974)

突然插入的镜头:尼克松躺在轮床

上被人推着,穿过弹簧门,急速进入医

院。人们提高嗓门喊叫着。

医生、护士和特工人员围着轮床忙

碌着。

伯特 (画外音):恰好就在这个时

候,急于摆脱水门事件的影响,恢复正常

运作的新任总统杰拉尔德・福特,对尼克

松宣布了完全彻底无条件赦免……

33%内景,圣克利门蒂,医院(1974)

尼克松刚刚做过手术,身上插着好

几条管子,尚处在昏迷状态中。尼克松夫

人、女儿和两名护士在床旁守护。监视器

上显示着跳动的曲线。特工人员在房门

外把守。一片肃穆的气氛。这时传来了一

个声音……

福特(在电视上):……我凭了我的

良知决定对理查德・尼克松及其妻子家

人做出正确的处置。

电视上显示白宫官员霍尔德曼、埃

利希曼、迪安、科尔森等人因他们各自在

水门事件中所担任的角色而入狱……

福特(在电视上):他们的悲剧是美

国的悲剧,我们每个人在其中都有一份

责任……

泽尔尼克(画外音):这就是说,这

个犯下美国政治史上最大重罪的人是不

会受到审判了。

34%内景,医院护士站,白天(1974)

护士站,一台电视机上正在播放杰

拉尔德・福特的赦免讲话。没人特别注意

观看,每个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福特(在电视上):……因此,我,合

众国总统杰拉尔德・福特,按照宪法第二

条第二款赋予我的赦免权……

泽尔尼克(画外音):在那一周里,

全世界像我们这样相信美国仍然保有健

全的民主传统的人,情绪相当低落。

35%电视新闻资料镜头

民众抗议的镜头。美国公众被福特

的赦免决定所激怒,纷纷走上街头。国家

呈现分裂状态……

福特(画外音):就理查德・尼克松

对合众国所犯下的所有罪行,对理查

德・尼克松给予完全的、无条件的、彻底

的赦免……

36%内景,弗罗斯特在伦敦的家,夜

晚(1974)

弗罗斯特在家里工作,正拿着电话

听筒。眼睛看着伦敦电视节目中民众抗

议的镜头。

我们推近弗罗斯特的脸。他在注视

着电视节目。

37%外景,太平洋别墅,黄昏(1974)

黄昏,美丽的日落景象。在俯瞰海滩

的高处,海岸警卫队一处哨所旁,有一座

古老的西班牙风格的建筑。这就是被称

为“太平洋别墅”的那座房子。在花园的

低处,尼克松坐在轮椅里。独自一人。在

渐渐恢复元气。一副深受伤害的样子。一

个侧影。注视着远处的大海。

淡出至全黑

38% 内景,尼克松的办公室,白天

(1975)

尼克松坐在轮椅里,右腿向前伸出,

他正在他的书房同弗兰克・甘农和戴安

娜・索耶进行他的回忆录的写作。有人敲

门。尼克松的男仆马诺洛・桑切斯清了清

嗓子。

马诺洛:总统先生,“快手”拉扎尔

来了。

甘农和索耶起身想要离开。

尼克松:不,不,别走!你们正好见识

见识这位。他是我的出版代理人,在好莱

坞做事。有古怪的洁癖。

这时,“快手”拉扎尔走进来。身高大

约刚够五英尺,一身无可挑剔的定制套装。

“快手”:总统先生,很高兴见到您。

尼克松:这位是欧文・拉扎尔,戴安

娜・索耶,弗兰克・甘农……

互相握手致意。弗兰克看到“快手”

每和一个人握过手后立刻掏出手绢擦擦

手……

尼克松:我正要告诉我这两位助手,

你是怎么得到“快手”这个外号的。

“快手”:一个下午替汉弗莱・鲍嘉

谈成了三笔生意。那时他甚至还不是我

的客户。

甘农和索耶哈哈大笑,然后离去。

39%外景,太平洋别墅,白天

“快手”陪着尼克松慢步走向凉亭。

马诺洛・桑切斯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前总

统……

“快手”:您最近感觉怎么样?

尼克松:好些。但还不能去打高尔

夫。感谢上帝,我不喜欢这项运动。拉扎

尔先生,千万不要退休。在我看来,那些

在海边消磨日子的人,在法国南部,在棕

榈泉,棕榈滩,纽波特等等,是世上最没

有乐趣的人……每天晚上参加聚会,每

天下午打高尔夫,此外就是酒喝得太多,

话说得太多,而动脑子思想得太少。退休

了,也就没有了目标。要让生活过得有意

义,就得有个目标,有个目的。要战斗,要

斗争。即便你不能取胜也罢。你知道,当

我的医生宣告我因病不能在水门案件中

出庭作证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我得到

了解脱。其实他们都想错了。这是我最不

希望得到的结局。

“快手”:那太好了。如果您喜欢接

受一场挑战,那么现在就有这样一件。二

百万美元,准确些说,是二百三十万,看

您怎么花这笔钱吧。这就是我为您的回

忆录所争取到的数目。

尼克松:多谢了。

“快手”:这比我预期的可能略少一

些,但我敢向您保证,这比他们原来设想

的要高出一大块。

尼克松:我们正在搞的这本书,对我

来说特别重要。这也许是我仅有的一次

机会,把我所做的一切澄清事实真相,并

且告诉人们,尼克松执政的年代并不是

一无是处的……

40%外景,凉亭,白天

“快手”陪尼克松进餐,桌上是整套

的总统餐具……

“快手”:您知道,如果您想要澄清

事实真相,那么我至少可以同一个人谈

一谈。

尼克松:什么人?

“快手”:戴维・弗罗斯特,一个英国

谈话节目主持人。

尼克松抬起眼睛来,一副好奇的

表情。

尼克松:我干吗要跟这个戴维・弗罗

斯特对谈呢?

“快手”:前不久他写来一封信,要

求进行一次访谈,我们还没有答复他。坦

白说,我们并不认为他“很合适”。不过

如果您想要把您对这件事情的说法传达

出去,他倒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路子。

尼克松:我以为,我们不是在同哥伦

比亚广播公司商讨这件事吗?

“快手”:是的,不过我设想跟弗罗

斯特来做可能要比跟迈克・华莱士 5 做

要容易得多。

尼克松:或许是。但可信度可能也要

差些。

“快手”:是的。不过我们也许能拿

到更好的报酬。

尼克松抬起眼来,露出感兴趣的

表情。

尼克松:是吗?

“快手”:您看,我们跟哥伦比亚谈,

一般总能拿到三十五万。如果我能让弗

罗斯特付得更多,而且其他条件更好的

话,那我们就不应该错过。要设法了解的

是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41%外景,悉尼港口,白天(1975)

远处可以看到悉尼歌剧院。弗罗斯

特身穿色彩鲜艳的夹克衫,系着领带,

正在监督着把一个被捆住手脚的人沉

入水下。

弗罗斯特:我们把他捆在铁道路轨

上,他及时逃脱了!我们把他活埋在土

里,他又若无其事地走出来!今天,我们

把脱身术大师德里克・哈里森沉入水下,

看他能不能再一次奇迹地逃过死神的手

心!各位观众晚上好,欢迎收看“脱身奇

术”节目,我是戴维・弗罗斯特……

弗罗斯特周围是电视摄制组的工作

人员。其中有一位头戴红色贝雷帽的金

发碧眼的女制片助理特别引人注目……

41A% 内 景 ,“快 手” 的 家 ,白 天

(1982)

“快手”拉扎尔坐在他洛杉矶的家

里。棕榈婆娑,阳光明媚。他正在回答一

组拍摄纪录电影的人员的访谈。

“快手”:要谈成任何一宗项目,你

必须了解你的对手的极限。然后决定,

你可以在深夜或是周末打电话。人家如

果接你的电话,那就说明他已经撑不住

了,从这一刻起,你知道你已经控制了

局面……

42 内景,弗罗斯特在悉尼的房间,

夜晚(1975)

叮零零……电话铃声响起,弗罗斯

特打开灯,拿起电话。他的脸因为睡觉而

泛着一层油光。(我们可以看见,在他身

旁睡着一个女人。一头金发。床角还放着

一顶红色贝雷帽。)

“快手”:弗罗斯特先生吗?我是欧

文・拉扎尔。

弗罗斯特:哪位?

“快手”:“快手”拉扎尔,尼克松总

统的代理人。

睡着的那个女郎在床上坐起来。

贝雷帽女郎:这会儿几点?

43% 内景,代理公司办公室,白天

(1975)

“快手”:时间不合适?

弗罗斯特:噢,不,不,很好……

“快手”:我是想商谈您提出要采访

的事情。我要告知您,我的委托人经过考

虑以后,对这个建议不一定反对。

弗罗斯特:是吗?那太好了。

44%内景,“快手”的办公室,白天

(1975)

“快手”在给尼克松打电话。

“快手”:我谈妥五十万美元。

尼克松:这可以了吗?

“快手”:总统先生,这就是半个百

万美元哪。一次新闻采访付这么多报酬,

这是没有先例的。

尼克松:不会有风险吗?

“快手”:跟弗罗斯特?绝对不会。这

是实打实的一宗大生意。一份大礼。这家

伙为能得到这个机会感激不尽,他会马

上四处吹风,会乖乖地拿出五十万,换取

这样特殊的机遇。

一阵沉默。然后……

尼克松:你不是认为能搞到五十五

万的吗?

45%内景,“快手”在好莱坞的家,白

天(1982)

“快手”在自己家里向一组纪录电

影工作人员谈话。

“快手”:我搞到了六十万。任何

一宗项目,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人家付钱,你收下,赶下一班火车立刻

走人。

46%外景,希思罗机场,白天(1975)

伦敦,世界最繁忙的机场。拍摄全景。

47%内景,希思罗机场,验票处,白天

(1975)

约翰・伯特和戴维・弗罗斯特从旋转

门走进来,穿过航站楼大厅。

伯特:你怎么搞定的呢?

弗罗斯特:什么?

他们所经之处,人们都回头注视。弗罗

斯特在他的本国显然是一个大名人。

伯特:六十万美元,这是一大笔钱

呢,戴维。无担保贷款可以贷到二十万?

弗罗斯特:钱的问题不用发愁。

二人来到验票处,掏出护照。弗罗斯

弗罗斯特对话尼克松

特向女服务员微笑致意,女服务员立刻

涨红了脸。

伯特:美国人多半认为他应该进监

狱,而你却让他发大财。

48%内景,希思罗机场,白天(1975)

伯特和弗罗斯特顺利地通过并不存

在的机场安检 (噢,那可是 1970 年代

哦)……

伯特:再说,你出高价把别人排除,

你可就把电视新闻网得罪了……

弗罗斯特:他们不过是嫉妒。

伯特:人家已经放话谴责拿钱买新

闻的做法了。要是新闻网反对你,要想发

通稿就会非常麻烦,不发通稿就没有多

家播出,没有多家播出就没广告,没广告

就没钱……

49%内景,希思罗机场,登机口,白天

(1975)

弗罗斯特和伯特沿着一个走廊走向

登机口。

伯特:而且,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

你干吗要做这个节目?你并不需要。你现

在人气正旺,这个节目一下覆盖三大洲,

可能损害别的节目。我听说澳大利亚 9

频道希望你下一年度继续做你的谈话节

目,是吗?

弗罗斯特:是的。

伯特:还有伦敦?

弗罗斯特:是的……不过那只是伦

敦和澳大利亚啊。这可是……

伯特:……什么?

他们排到了等待登机的队尾。

弗罗斯特:你不会理解――你从来

没参与过纽约的节目,那可是没法形容

的。在美国获得成功,跟在任何别的地

方都不一样。而且,事过之后你的那种怀

念……一想到也许再不会有这样的机

会,你那种难过。纽约……有一家餐馆,

名叫萨迪餐厅。普通凡人想订张桌子都

办不到,可是,约翰,那里却有我的专座。

伯特:你知道,我倒更想听听你对这

次访谈有什么设想,或是别的计划……

突然有一个崇拜者来到弗罗斯特面

前,手里拿着一张 10×8 的弗罗斯特在

“一周奇事”节目中的照片,弗罗斯特给

他签了名。

伯特:……可是没有。我只看到你做

这件事似乎只是为了能给你制造头条新

闻或是把你推上显要地位。这就是我忧

虑的地方。非常的忧虑。

弗罗斯特:你的“忧虑”也来得那么

漂亮。

崇拜者(模仿弗罗斯特的开场白):

“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

崇拜者满意地走开。弗罗斯特目送

他的背影……

弗罗斯特:你知道,我实际上没说过

这些。

弗罗斯特和伯特向空姐出示登机

卡,走进飞机。

50%外景,跑道,白天(1975)

载着弗罗斯特和伯特的 747 在跑道

上疾驶,腾空而起,向上爬升。

51%内景,747,白天(1975)

飞行途中。伯特在睡着。弗罗斯特在

翻阅《金融时报》,嘴里抽着一支硕大的

雪茄。一名空姐拿着一瓶香槟走来,给弗

罗斯特的杯里续满酒。

弗罗斯特隔着中间通道看见那边有

一个非常漂亮的黑发女人在专心地读

书。她面前的香槟酒杯还没有动过。

弗罗斯特犹豫了片刻,然后……

弗罗斯特:您不喜欢香槟吗?

卡罗琳:在飞机上不喝。

弗罗斯特:是的。它会让人干渴。要

是伴着一杯水就好了。就像在维也纳上

咖啡的时候那样。

卡罗琳:我没去过维也纳。

弗罗斯特:你会喜欢那里的。就像巴

黎一样,只是没有法国人。

一阵沉默。弗罗斯特抬起眼来……

弗罗斯特:一本好书吗?

她扬起书的封面,是一本《米德尔

马奇》6

弗罗斯特:《米德尔马奇》。据说书

中的小镇是以我童年居住的地方作为原

型的。

卡罗琳:什么地方?

弗罗斯特:肯普斯顿,属贝德福德

郡。不过,其实我小时候住过许多地方。

我父亲是一个牧师7

卡罗琳:是吗?哪个党的?

弗罗斯特:卫理公会的。

卡罗琳哈哈一笑。一个非常诱人的、

有感染力的笑。

弗罗斯特:您怎么称呼?

卡罗琳:我叫卡罗琳。

弗罗斯特:我叫戴维。

卡罗琳:噢,我知道了,戴维・弗罗斯

特。(忍不住微微一笑)“各位晚上好。

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

卡罗琳起身走开。弗罗斯特收起了

笑容,起身尾随她而去……

52%内景,747,白天(1975)

机上酒吧。弗罗斯特和卡罗琳找座

位坐下。

卡罗琳:不久前我从无线电里收听

过一次您主持的访谈节目。您是在您的

劳斯莱斯的后座上……

弗罗斯特(纠正她):……是宾利车。

卡罗琳:用手机播出的!有人说您是

左右我们当今时代的人物。

弗洛斯特:是吗?

卡罗琳:您,还有维达・沙宣8

弗罗斯特的脸立刻拉长了。

卡罗琳:您跟别人不同的地方,据说

是您不需要任何特别的本领就获得了巨

大的名声。

弗罗斯特:是吗?

卡罗琳:说是您长年地飞来飞去。

弗罗斯特:那倒是。

卡罗琳:为什么要这样呢?

弗罗斯特:我愿意让自己忙些。

卡罗琳:为什么呢?

弗罗斯特:我觉得忙些总比闲着有

意思。

卡罗琳:为什么?

弗罗斯特:因为……等我死了以后,

有的是时间让自己闲着。

卡罗琳:您说的真奇怪。

卡罗琳注意打量着弗罗斯特……

卡罗琳:您有一种忧郁的眼神。

弗罗斯特:是吗?

卡罗琳:以前从没有人跟您说过?

弗罗斯特:没有。

卡罗琳:您是不是一个忧郁的人呢?

弗罗斯特:还是让我们谈谈您吧。

卡罗琳:当然可以。您觉得提问对您

更习惯些。

弗罗斯特:您真说对了。请问您上洛

杉矶干吗呢?

卡罗琳:我的男朋友住在那儿。

弗罗斯特:可惜。

卡罗琳:跟他的新女朋友在一起。

弗罗斯特:那还有希望。

卡罗琳:我是去收拾我的东西,然后

把它们运回家。

弗罗斯特:运回伦敦。

卡罗琳:运回蒙特卡洛,我的前夫住

在那里。

弗罗斯特大为扫兴……

弗罗斯特:您的情况可真够复杂的。

卡罗琳欣然一笑,把这话看做是对

自己的恭维。

卡罗琳:谢谢。那您怎么样呢?

弗罗斯特:是说我的情况复杂不

复杂?

卡罗琳:您是单身吗?您想问的不是

这个吗?

弗罗斯特:是的……我是……(含

糊其词地) ……从实质上说……我是

的。喇叭里传来机长的的声音。

机长: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现在我

们马上要到达洛杉矶,飞机就要开始降

落了。请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系好安全

带……

一名空姐走过来请弗罗斯特和卡罗

琳回到自己的座位。

53% 内景,747 舱内的 楼 梯 ,白 天

(1975)

弗罗斯特和卡罗琳走下楼梯……

卡罗琳:还没说您哪?您来这儿干吗呢?

弗罗斯特:会见理查德・尼克松。

卡罗琳:真的?人家说他脑袋特别

大。不过他的声音特别性感。他现在在哪

儿?在一个阴暗的地下洞穴里?舔自己的

伤口?

弗罗斯特:其实并不是那样。他住在

他相当漂亮的加利福尼亚海滨别墅里。

卡罗琳:理查德・尼克松?住在海滨

别墅里?跟人们的想像差得太远了。

弗罗斯特:是的。那里叫做“太平洋

别墅”。人家说他还能驾驶高尔夫球车,

球车上还保留着总统的徽记呢。

卡罗琳:真有意思,看来要让某些东

西消失还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们走回自己的座位,这时伯特也

正醒来……

弗罗斯特:您也可以来嘛,要是您

愿意?

卡罗琳:去见尼克松?

弗罗斯特:怎么不可以?

卡罗琳:您确定吗?我倒真的想去。

指示灯啪地闪亮,要求乘客系好安

全带。

弗罗斯特:我的办公室明天一早就

给您打电话!然后派一辆车接您。带上

手机!

54- 57%删除

58%外景,太平洋别墅,白天(1975)

一辆蓝色梅赛德斯开到总统住所

前。若干特工处的便衣保安人员在

旁边密切监视。

59% 内景,太平洋别墅,白天

(1975)

尼克松从百叶窗的缝隙里看着

弗罗斯特走下汽车。

尼克松仔细打量着弗罗斯特那

身最新款式的装束,那轻松的笑容,

还有身边挽着的美丽女郎。

尼克松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笑意。

60%外景,太平洋别墅,白天(1975)

尼克松、布伦南和“快手”拉扎尔从

房中走出。

尼克松:一路顺利吗?

弗罗斯特:是的,谢谢您。

尼克松:很高兴见到您,弗罗斯特

先生。

弗罗斯特:我也很高兴,先生。允许

我介绍卡罗琳・库欣。

尼克松:库欣小姐……

尼克松上下打量,看到卡罗琳没有

穿鞋……

卡罗琳:这房子,太漂亮了。又那么

浪漫。

尼克松:你愿意稍微浏览一下吗?做

了很长时间的车,先舒展舒展脚腿?

卡罗琳:噢,我当然乐意。

卡罗琳把鞋穿上。尼克松显然早已

陶醉,高兴地引领卡罗琳四下观看。弗罗

斯特和伯特快速地对视了一下:开局开

得不错。

他们发现便衣保安正密切监视着他

们,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61% 内景,太平洋别墅,尼克松的办

公室,白天(1975)

尼克松引领弗罗斯特、伯特和卡罗

琳观看房间。杰克・布伦南和“快手”拉

扎尔陪同。

尼克松:……这间办公室就是勃列

日涅夫和我举行高峰会谈的地方,勃列

日涅夫坐在那里,葛罗米柯坐在那里,

多布雷宁坐在那边。我们连续谈了九个

小时。

弗罗斯特仔细观看装在镜框里的尼

克松与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照片。他向卡

罗琳微微一笑,然后发现布伦南正在注

视着他。

尼克松:会谈之后,作为这次访问的

纪念品,我们专门制造了一辆林肯,深蓝

色,樱桃木,真皮,全部豪华装饰。我们坐

进去让摄影师们拍照。勃列日涅夫和我,

然后,他就发动了引擎。

伯特观看尼克松的写字台,上面散

放着一些书,哲学的,经济的,还有一些

回忆录。黄页拍纸簿,便笺。上面有一些

工整的手写字迹。

尼克松:现今政治生活中的第一条

规定就是,决不能让一位总统坐在驾驶

座上。永远如此。我们不能自己动手去做

任何事情,哪怕是开车。而这位主席,从

他把脚踏下去的那个姿势看来,我猜他

以前在乌克兰的土豆地里开过拖拉机。

卡罗琳向窗外看去――看见花园里

一位女士在跟管理人员说话,那是尼克

松的夫人帕特・尼克松。

尼克松:不管怎样,他把车开了出

去,穿过整个园子。最后我们一直开到

了最远处的海边,面向着大海,他关掉了

引擎,我们继续在那里谈,足有两个小

时。许多政治家早年都曾有过不幸的经

历。我的两个兄弟死于肺结核。而他亲眼

看着他的父亲因在炼钢厂患上的癌症而

死去。他是一个很伤感的人。但是是一个

好的谈判对手。

尼克松转过脸来面向弗罗斯特、伯

特和卡罗琳。他们已经把这座房子转完

了一遭。

尼克松:不过我可不愿意当俄国的

领导人。他们永远不能知道,什么时候他

们会被录下音来。

一阵令人难堪的沉默。尼克松转身

看着弗罗斯特……

尼克松:那么,说定了三月份。我期

待着这一天。

弗罗斯特:多谢总统先生,我也期

待着。

尼克松:我还从来没有接到过决斗

的挑战。我想这次恐怕就是了。

弗罗斯特:哪里,实际上……

尼克松:当然是的,我喜欢这样。

尼克松拉起弗罗斯特的手,突然有

力地一握。弗罗斯特觉得像是被钳子紧

紧夹了一下。

尼克松:没有任何约束……没有任

何约束。

弗罗斯特紧张地一笑,收回了他的

手。他正要转身离去,突然被“快手”叫住。

“快手”:噢,弗罗斯特先生,在您走

之前……还有一个小小的手续……

“快手”做了一个签支票的手势……

弗罗斯特:当然。请您原谅。

他掏出支票簿,拿出笔在上面写……

弗罗斯特:二十万美元……

尼克松从弗罗斯特的举止里发现了

某些异样。

尼克松:但愿这笔款项不是由您的

腰包里出的吧。

一个尴尬的微笑……

弗罗斯特:老实说,先生,我的腰包

要是能那么厚实那倒好了。(改变话题)

支票开给……?

“快手”(立刻接口):“欧文・保

罗・拉扎尔”。

尼克松:开给“理查德・M.尼克松”。

尼克松接过支票……

“快手”:您把这张支票交给我好

吗,先生?

尼克松:你说什么哪?这张支票是开

给我的……

“快手”:我知道,但我是您的代

理呀。

尼克松显出一副不解的神情……

“快手”:按照惯常程序必须交

给我。

尼克松:那没有道理……我可以马

上把它存起来……把它存入银行……

“快手”:总统先生,这事由我来办。

尼克松:可是……

“快手”:请您把它交给我!

“快手”几乎是强硬地从很不情愿

的尼克松手中夺下那张支票。尼克松则

是一副非常困惑的样子……

上一篇:西恩潘经典犯罪《21克》电影剧本赏析三 下一篇:美国水门事件《弗罗斯对话尼克松》剧本欣赏中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