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水门事件《弗罗斯对话尼克松》剧本欣赏中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2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61A%外景,太平洋别墅的庭院,白天

(1975)

尼克松送别弗罗斯特、卡罗琳和伯

特等人走出房子。

尼克松:那就……再见了,(握手)

弗罗斯特先生,库欣小姐。

尼克松看到卡罗琳带着一部相机。

尼克松:您想要照几张相吗?

卡罗琳:是的,我非常希望跟您合影

留念。

尼克松抬手把马诺洛叫过来,然后

与弗罗斯特和卡罗琳等人一起摆好姿势

拍照。“啪”,照相机闪光灯闪亮。

尼克松:等洗印出来,你们可以把它

挂在你们在纽约的公寓里,你们那些自

由派的朋友就可以把它当做投飞镖的靶

子了。

卡罗琳:不过,实际上我现在的家是

在蒙特卡洛。

尼克松:是吗?

卡罗琳向外面走去。尼克松目送她

走开,然后把弗罗斯特引到一旁。

尼克松:听听我的意见,你应该与这

位女士结婚。

弗罗斯特:是的。很可爱,不是吗?

尼克松:更重要的是,她住在摩纳

哥,那里是不用缴税的。

尼克松嘿嘿一笑。

尼克松:再见。

弗罗斯特:再见。

尼克松和布伦南目送弗罗斯特、卡

罗琳和伯特离去。尼克松向客人挥手。停

了一阵之后……

尼克松:我敢肯定是的。

布伦南:什么?

尼克松:那笔钱是他自己出的。你知

道,他始终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布伦南:据我所知,电视网络公司都

不是轻易能够上钩的。电视网不接受,广

告公司就问也不会问。依我看,这件事很

可能根本做不成。

尼克松:是吗?那么他花二十万美元

就只能见我们这一次面了?

布伦南:不错。

尼克松:早知这样,我该招待他一杯

茶的。

布伦南哈哈一笑,两人看着弗罗斯

特坐进汽车。

尼克松:你注意到他穿的鞋了吗?

布伦南:没有。

尼克松:意大利鞋,不系带的。你看怎

么样?我家人老想让我穿一双这样的鞋。

布伦南:我认为男鞋应该是系带的,

先生。

尼克松:你这样认为?

布伦南:是的。就我个人来说,我认

为那种意大利皮鞋过于女气了。

尼克松清了清嗓子,似乎有些失望。

他显然喜欢那种鞋。

尼克松:或许是的。

尼克松转身向房子里走去……

61B% 内景,全国广播公司(NBC)办

公室,白天

公司负责人坐在写字台后面。

负责人:我们美国的电视公司干吗

要聘用一个一点儿关系都搭不上的外来

人呢?而且,据说他在自己家的节目都被

取消了的……

62%内景,洛杉矶国际机场,白天

弗罗斯特在一部公用电话上通话。

他脸上的笑容忽然收敛……

弗罗斯特:好了,我听明白了。我很

遗憾您这样考虑问题。我认为您犯了一

个极大的错误。

弗罗斯特挂断电话。

弗罗斯特:NBC,这家也回绝了。几家

都回绝了。

伯特:噢,亲爱的。好了,这就全都完

结了。我真难过,戴维。

弗罗斯特:别忙着下结论。

弗罗斯特眼神一闪。显然已经产生

一个新的主意。

弗罗斯特:你那份冒险家精神跑到

哪儿去啦?

63%删除

64% 内 景 ,饭 店 内 ,纽 约 ,白 天

(1976)

纽约第五大道,广场饭店。弗罗斯特

坐在转椅上转动着身体,抽着雪茄……

弗罗斯特(画外音):……我的想法

是,我们自己出资制作这个节目,然后自己

销售播映权。根本甩开电视网络公司……

65% 内 景 ,饭 店 内 ,纽 约 ,白 天

(1976)

弗罗斯特在电话上跟他在伦敦的贷

款人说话……

弗罗斯特:以前从没有过的做法。历

史性的创新。

伯特走进房间,向弗罗斯特示意结

束他的通话。有两个人站在门口。弗罗斯

特说完最后几句话。

弗罗斯特:……对你的付出我绝对

会有相应的回报。一美元也不会白用你

的。我就是为你想出这个办法的。你好好

考虑一下,然后回电话给我。

他挂断电话。

伯特:戴维,请你见见吉姆・赖斯顿

和鲍勃・泽尔尼克两位。这是我们未来的

助手。

弗罗斯特:很高兴见到二位……

鲍勃・泽尔尼克有四十出头,一头黑

发,态度热情。

伯特:鲍勃近十年来一直为公共广

播电台担任驻华盛顿通讯员。今年准备

转到 ABC。

泽尔尼克:总的来说,我因为搞的

是广播,把我这副风流小生的容貌都浪

费了。

吉姆・赖斯顿面庞瘦长,两只精灵

的小眼睛,一副城府很深、意志坚强的

样子。

伯特:吉姆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教书,

现在正在写作一本揭露尼克松腐败、欺

诈、偏执和滥用权力的书。(停顿了一

下)这是他关于这个题目的第二本书。

赖斯顿:是第四本了。

弗罗斯特:欢迎你们二位参加我们

的工作。

弗罗斯特同泽尔尼克握手。但赖斯

顿在伸出手之前先清了清嗓子,片刻的

尴尬……

赖斯顿:其实,我决定参加不参加这

项工作之前,非常希望先了解一下,您指

望在这次访谈中得到什么?

弗罗斯特放下手来,露出一个疑惑

的笑容。

弗罗斯特:我指望得到什么?

弗罗斯特和伯特对视了一下……

弗罗斯特:吉姆,我同我们当代最引

人注意的、最富于争议的政治人物约定

了十二个工作日,将近三十个小时的录

像访谈,这还不够吗?

赖斯顿:我觉得这不够。我宁愿耗费

我一年的光阴――抛开我的家人――去

做一项重大的课题,意义远远超过您的

想象。而且做这件事并不是想要我个人

得到什么――对我个人来说是不可想

象的……

弗罗斯特:那么你想做到的是什

么呢?

赖斯顿:我想让理查德・尼克松接受

一次他没有受到的审判。

弗罗斯特:噢……是的,我们当然会

向他提出一些难于回答的问题。

赖斯顿:难于回答的问题?这个家伙

在他的任期内断送了一万五千名美国人

的生命,屠杀了上百万印度支那人民。

只是因为福特的赦免他才逃过了坐牢

的命运……

弗罗斯特:是的,但是同样,如果不

假思索地,把他当做一个大坏蛋……那

不是反倒只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同情吗?

赖斯顿:在现在的情况下,我认为

对尼克松一点儿也不会产生同情的感

觉。他亵渎了总统的职位,让投了他一

票的所有人大失所望。美国人民现在需

要一个是非的判断。简单明了。我们的

政治体制和民主观念全都取决于此。如

果过若干年以后人们回顾往事,认为通

过这次访谈让尼克松洗清了他自己,那

将是最大的犯罪。您是否知道迈克・华

莱士正在做这个题目,而在国会山和乔

治敦区的茶楼酒肆里这件事已经成了

一个笑柄?

一阵难堪的沉默。然后……

弗罗斯特:好了,感谢你的提醒,吉

姆。你是否可以留给我们几分钟时间呢?

泽尔尼克露出“我也吹了”的疑惑

表情,两人一起退出。

65A%内景,房间外的走廊,白天

赖斯顿和泽尔尼克从房间里走出来。

泽尔尼克从牙缝里发出气呼呼的嘘声。

泽尔尼克:你这是干什么哪?让我跟

你一块儿倒霉,把你那偏激的屁话藏在

肚子里好不好!反正我是很想得到这份

工作的。

赖斯顿:我也很想。但是它必须干得

正确。方特勒罗伊小爵爷9在此,岂可同

情尼克松?

65B%内景,饭店房间,纽约,时间同前

室内只剩下弗罗斯特和伯特二人。

弗罗斯特:迈克・华莱士也在做这个

题目吗?

伯特:显然是。

弗罗斯特:你怎么没告诉过我?

伯特:那跟咱们没有关系。

弗罗斯特:从什么角度说?人家显然

认为,一个英国谈话节目主持人,善于对

付女明星,未必对付得了硬邦邦的美国

总统?

伯特:一般人是这么想。

弗罗斯特:对。所以很难没有一点儿

受到伤害的感觉。

弗罗斯特穿起上衣,然后……

弗罗斯特:鲍勃显然是干这一行的,

可那个赖斯顿咱们应该怎么办呢?

伯特:这人是个书呆子。过于感情用

事。把他打发掉算了。

弗罗斯特:不过,我倒觉得他应该

留下。

伯特:怎么?

弗罗斯特:我欣赏他那种……激情。

伯特:他会把我们都搞得失去理智。

弗罗斯特:可能。不过偶尔让你脱离

一下常轨也许并不是坏事。人们这样说。

“砰”,弗罗斯特打开了一瓶香槟。

弗罗斯特:把他们叫进来。

伯特出去把泽尔尼克和赖斯顿请回

来。弗罗斯特往杯子里斟上香槟。

弗罗斯特:预祝对理查德・尼克松审

判成功!

赖斯顿:认定有罪。

泽尔尼克把眼睛一闭。

弗罗斯特:完全正确。让理查德・尼

克松认罪。

弗罗斯特举起酒杯。几个人不太肯

定地碰了碰杯。

66% 内景,休斯敦的一家饭店,夜晚

(1976)

休斯敦一家五星级饭店内的舞厅

里。从外面的一个牌子上我们得知,这

是得克萨斯州牙科正畸医师公会的一

次聚会。

尼克松一身正装,系着领带,正在做

一次餐会巡回演讲,说得满头大汗(而

且看得出他对这一切都非常厌烦)……

尼克松:……不管怎样,我在毛夫人

旁边的位子面对宴席坐下来。总统生涯

中的挑战之一就是无尽无休的鸡尾酒

会,各种应酬、宴会……了解我的人都知

道,聊闲话决不是我的强项,何况我更不

懂中-国话……所以,毛夫人和我……我

们就……我们就那么面面相觑地坐着。

桌子对面,尼克松夫人和毛主席……他

们也是那么面面相觑……挨过去是基辛

格博士和他们那边的外长……也是……

总之,你们从照片上都能看到。不管怎么

说吧,那一次盛大宴会,我不记得按中共

的规矩是庆祝什么日子……是什么蒙古

集体农庄的成立纪念……

67% 内 景 ,饭 店 内 部 通 道 ,夜 晚

(1976)

呼啦一下子,尼克松和布伦南,还有

两名便衣保安,一起从弹簧门里出来,走

进一个不对外开放的通道。尼克松怒气

冲冲,周围一片黑暗,有些吓人。

尼克松:我真受不了这个,杰克!把

执行总统职务贬低到只是一连串俗气不

堪的轶闻趣事……我觉得我就像是马戏

团的一个动物,演把戏给人家看!我以为

我早已明白告诉他们,我不会接受任何

有关水门的提问。真该死!一到提问时

间,这些狗娘养的总是要问到水门事件!

就好像除了这个,我所做过的一切成绩

都不存在了。

布伦南:好了,不久你就有机会好好

谈谈你的成绩啦。

尼克松:怎么?

尼克松停住脚步。

布伦南:弗罗斯特办妥了,他搞到了

经费。

尼克松:什么?

布伦南:我听说,大部分是借到

的――朋友们帮了他的大忙。不管怎么

说,三月底我们就可以开始录像了。

尼克松:真的?

尼克松的怒气立刻烟消云散,脸上

露出笑容……

尼克松:这可太棒了,水门事件占多

少时间?

他们穿过一道门,走进……

68%内景,饭店厨房,夜晚(1976)

饭店内的厨房。厨师们都停下手中

的活,朝他们观看。原来,尼克松被引到

后部的一个秘密通道,从饭店后门出去

走到停车场。

布伦南:……百分之二十五,四场九

十分钟访谈中的一场。

尼克松:其他三场是……?

布伦南:外交、内政和尼克松其人。

尼克松停住脚步。

尼克松:尼克松其人?那么反过来是

什么?难道是尼克松作为一匹马?

布伦南:我猜想……这就是讲一些

生平经历的部分吧。

尼克松(不寒而栗):我明白了。这

就该说什么失去的童年啦,怎么被父亲

毒打啦,兄弟姐妹怎么夭折啦,丢下我一

个自愧苟活……饶了我吧。而且,这样一

说就成了好事还是不呢?

布伦南:总统先生,这是绝好的机

会,弗罗斯特跟您比智慧,决不在一个档

次上。您可以左右谈话的走向,挽回您的

声望,您要是问我……

尼克松:什么?

69% 外 景 ,饭 店 外 停 车 场 ,夜 晚

(1976)

尼克松和布伦南来到停车场,便衣

保安察看周围的安全……

布伦南:如果一切顺利,先生,如果

有足够多的人看到它,改变他们的看法,

您就可以回到东部去,这是比我们原来

预期要快得多的办法。

尼克松:你这么认为?

布伦南:我确信是的。

尼克松:唉,杰克……我喜欢克利门

蒂,确实是的。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

方。但是我仍然希望回到我们能大干一

场的地方。我胸中还满腔强烈的渴望呢。

尼克松显然激动起来,当他们走到

汽车旁时才慢慢平静下来。

尼克松:你猜想最后一切还是归结

到水门吗,啊?

布伦南:完全不必担心,这又不是有

什么新的披露。那些材料早被新闻界和

国会议员们翻腾了无数遍,不是至今没

人能往您身上栽上什么吗。

尼克松:不过,自我公开说明此事,

已过去了一段时间。我得开始做一些准

备工作。最好能了解他将要采取什么策

略。他住在什么地方?

布伦南:住在贝弗利山希尔顿饭店。

尼克松:你说是贝弗利希尔顿?

尼克松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阵……

尼克松:我有几个家伙的电话号码

的,他们可以潜入那里。几个古巴人,受

过中情局的训练……

尼克松抬头看到布伦南那副惊愕的

表情。

尼克松:天哪,杰克!我只是开个玩笑。

布伦南认真打量了他一阵,才露出

了释然的笑容。二人钻进汽车,在摩托车

骑警的护卫下离去。

70% 内景,长波电视台办公室,白天

(1982)

约翰・伯特在给一组纪录电影摄制

人员讲述。

伯特: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对安全

问题采取了十分审慎的态度。

71% 内景,贝弗利希尔顿饭店,白天

(1976)

伯特、赖斯顿和泽尔尼克一起在一

些表格上签字……

伯特(画外音):我们每个参加这项

工作的人都要遵守严格的保密规定。

72% 内景,贝弗利希尔顿饭店,白天

(1976)

伯特把一个装着研究资料的盒子交

给饭店工作人员,那人随即把这个盒子

锁进饭店的保险柜。

伯特(画外音):从第一天开始,我

们就租用了一只保险柜,保存我们的全

部资料。

73%内景,一家餐馆,白天(1976)

一连串不同的镜头,展示赖斯顿、泽

尔尼克、伯特和弗罗斯特用了许多周的

时间坐在餐馆里研究这次访谈的策略,

桌子上堆满了各种文件,纸张……

伯特(画外音):由于前总统的名

字太引人注意,我们只好在电传中称他

为“事主”,而在餐馆里交谈时就把尼

克松叫做威廉・霍尔登或者查尔顿・赫

斯顿。

74%内景,大学图书馆,白天(1982)

赖斯顿接过话茬……

赖斯顿:我们怎么工作?在几个月时

间里,我们把它分成三个方面。

75% 内景,贝弗利希尔顿饭店,白天

(1976)

伯特、泽尔尼克和赖斯顿衣着随便、

不拘礼节地在那里讨论提问的策略。角

落里有一台电视机开着。

伯特:……好吧,那咱们怎么开这个

头呢?第一个问题应该问什么呢?

赖斯顿(画外音):伯特主张提越战

问题。鲍勃主张先攻外交和内政问题。我

则认为一上来就直奔水门事件和滥用权

力的问题,戴维说什么呢?我们实际上不

太常见到戴维。

泽尔尼克:第一个问题应该使对方

放松警觉。比如说这段时间很难过啦,表

示一下对尼克松夫人的关心啦,她不是

最近犯了一次病吗……对总统本人则可

以问问他的静脉炎啦,还可以问问隐退

以后怎样安排自己的生活,等等。

伯特:那你就等着听全国四千万电

视观众一起咔嚓一声关掉他们的电视机

吧,鲍勃。

这时屋角的电视机忽然播出一条特

别新闻:又有人企图刺杀福特总统……

赖斯顿(眼睛看着电视):哟!这就

是赦免尼克松的代价!

76% 内景,ABC公司摄 影 棚 ,白 天

(1982)

鲍勃・泽尔尼克继续他的讲述……

泽尔尼克:也许因为我年纪最大,也

许因为我的头发颜色最黑,在我们的模

拟演练中,就让我来扮演尼克松。

77% 内景,贝弗利希尔顿饭店套房

内,白天(1977)

在一间到处散放着各种文件、档案、

研究资料的房间里,赖斯顿、泽尔尼克和

伯特在进行模拟演练,泽尔尼克单独坐

在一边。

泽尔尼克(画外音):伙计们将会向

我猛提各种问题,而我则要根据我多年

观察和写作尼克松传记的经验,设想他

会采取什么办法来应对……

伯特:关于白宫的录像系统?

泽尔尼克(充当尼克松):使用录像

系统并不是我这一届政府的首创。林登・

约翰逊任内,白宫就设有录像系统。肯

尼迪任内就有的……

赖斯顿:那么,关于非法滥用权力问

题……?

泽尔尼克(充当尼克松):老实对你

们说,往届政府远比我们更严重……

伯特:还有,对柬埔寨狂轰滥炸的问

题……

泽尔尼克(充当尼克松):那是得到

了柬埔寨亲王秘密同意和支持之下干的,

目标是侵入他的国家的敌对势力……

伯特:只当开玩笑,说说约翰・肯尼

迪吧。

泽尔尼克(充当尼克松)立刻沉下

脸来。

泽尔尼克(充当尼克松):这个人把

一切能活动的东西都搞死了。他操纵大

选,他使我们陷入越战!可是美国人偏

偏喜欢他这样!我夜以继日地为他们服

务,可他们却讨厌我!瞧,我干得汗流浃

背!妈的!可肯尼迪却总是那么玩得漂

亮!那么受人宠爱!女人们都对他着迷!!

房门打开。弗罗斯特和卡罗琳走进

来,弗罗斯特穿着礼服的裤子,上衣和领

结却拿在手里。卡罗琳拿着一张报纸。

弗罗斯特:好啦!美国报界终于有

了一个咱们的朋友!

弗罗斯特示意卡罗琳读那张报纸。

卡罗琳:杰克・安德森在《华盛顿邮

报》上发表评论,说“如果理查德・尼克

松指望在即将举行的戴维・弗罗斯特对

他的访谈中能够轻松过关,他可就大错

特错了。弗罗斯特组成了一个‘刁钻的

调查研究班子’,目标就是迫使他承认

他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东西。”

伯特:“刁钻的调查研究班子”?

赖斯顿:我会是“刁钻的”人吗?

泽尔尼克 (睁大眼睛):我可能是

“极其刁钻的家伙”吗?

几个人一起哈哈大笑。电话铃声响,

伯特去接电话。赖斯顿走到弗罗斯特跟

前,把他引向旁边。

赖斯顿:戴维,我在为我最近那本书

做调查研究时,非常肯定尼克松在 6 月

23 日以前的某个时候跟他那个最秘密

的亲信查尔斯・科尔森见过一次面,但我

不知道这次见面的确切日期,所以找不

到记录。你能否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再

去联邦法院图书馆查查。

弗罗斯特:一个星期?天哪,你要这

么长时间不在这里,我们小品剧本可不行……

赖斯顿:咱们要想在这次访谈中把

他拿下,就必须给他下一个套儿,打他一

个措手不及。

弗罗斯特(拍拍赖斯顿的后背):别

发愁。咱们一定能把他拿下来。

这时伯特用手捂着电话,向弗罗斯

特招手。

伯特:杰克・布伦南的电话,听口气

有些激动。

弗罗斯特走到隔壁房间(卡罗琳跟

着过来),拿起电话。

弗罗斯特:杰克!

布伦南在他圣克利门蒂的办公室里

生气地踱着步子(下面将在这两个地点

之间交叉剪接)。

布伦南:水门,听到吗?

弗罗斯特:是,杰克。

布伦南:我们的律师团要求就这个

字眼达成一致定义。

弗罗斯特:我想那是华盛顿的一家

大饭店和写字楼,杰克。

布伦南: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在这

次访谈中,我们希望使用“水门”这个

题目作为一个总的项目,包括所有负面

的东西。

弗罗斯特走到阳台上。

弗罗斯特:什么……那就是说,所有

内政方面的其他指控……布鲁金斯学

会、管子工小组、敌手名单……都包括在

“水门”这一项下?

布伦南:对。

弗罗斯特:那不可能。那直接违反了

我们共同商定的访谈条件。

布伦南:好,那么你认为“水门”应

包含什么?

弗罗斯特:就是它所包含的那些。

6 月 17 日的水门闯入,随后的掩盖和

调查。

布伦南:好,如果这样,这次交易就

算取消了。

弗罗斯特:好,那你们就等着我们起

诉你们两千万美元以上的违约赔偿吧。

布伦南:原来议定的条款明确规定

水门问题不超过百分之二十五的访谈

时间!

弗罗斯特:是的,但是也没有说其余

百分之七十五时间就由着他瞎侃,吹他

的总统政绩。

布伦南吃惊得差点儿呛住……

布伦南:“瞎侃”,我的天哪!哪儿还

有一点儿对他的尊重?要记住你这是在说

谁哪。你们这些媒体人,你们也太狂妄、太

自以为了不起了。其实你跟我一样清楚,

尼克松在他任内的作为,百分之六十都是

正确的,百分之三十可能最后证明是失

误,但当时他也是认为正确才去做的。

弗罗斯特:即便如此,也还有百分之

十是错的,而且明知是错的。

布伦南:我对你说清楚,如果你朝我

们这百分之六十开刀,我就会想法把你

毁了,即使以我的后半生为代价也在所

不惜。

弗罗斯特挂断电话,显然有些心神

不定,不知所措。他走回房间里,从椅子

上拿起礼服上衣穿上。

弗罗斯特:看我怎么样?

卡罗琳:很好,戴维。很好。

弗罗斯特偕卡罗琳走出去。

赖斯顿:他干吗穿得这么整齐?

伯特:有一个电影首映式他得去参加。

赖斯顿:什么?就在我们录制开始的

前夕,还要参加这种活动?什么电影?

伯特:《水晶鞋与玫瑰花》。

泽尔尼克:灰姑娘的故事?

伯特:戴维是这部片子的制片人!

泽尔尼克:就是有理查德・张伯伦哼

那个小调的那部电影?

赖斯顿:你不认为咱们的采访者应

该好好养精蓄锐,集中精力准备当前这

件事吗?

伯特:不必担心。戴维是个素质极高

的表演者,以前经历过多次压力很大的

情况,时候一到,他的灵气就来了。

伯特走出去。赖斯顿转向泽尔尼克。

赖斯顿:他说的是“表演者”吗?

泽尔尼克:是

赖斯顿:他用的就是这个词儿?

泽尔尼克:是的。他是说的“表演者”。

赖斯顿:而不是“记者”?或者“采

访者”?

泽尔尼克:不是,他说的就是“表演

者”。

赖斯顿:完了……你此刻觉得怎样?

你心里觉得如何?

泽尔尼克:我在设想我会被华盛顿

政界的同事抛出圈外,我会面对一片迷

雾,一片昏暗,无限痛苦和无限孤独。

78%外景,宽银幕电影院门前街景,

夜晚(1977)

弗罗斯特的高级轿车驶抵电影院门

前,周围挤满大呼小叫的人群。弗罗斯特

和卡罗琳走出汽车,立刻被一片闪光灯

的闪光和记者的提问包围。

79%删除

80% 内景,太平洋别墅,尼克松的办

公室,夜晚(1977)

尼克松坐在太平洋别墅他的书房

里,正和他的团队为访谈做准备。这个团

队里有:肯・卡奇吉安、雷・普赖斯、弗兰

克・甘农和戴安娜・索耶……

卡奇吉安:……只要一有机会,就尽

量往外交政策方面拉,往毛泽东、赫鲁晓

夫这些方面拉。

甘农:尽量往正面拉!

有人敲门。布伦南急匆匆走进来。

布伦南:先生,我想你该看看这个。

布伦南打开电视。

电视上:弗罗斯特偕卡罗琳出席电

影首映式,被一片闪光灯所包围。弗罗斯

特面带微笑向镜头挥手致意。有一名记

者高声说……

记者(在电视上):新闻界有人认为

您不适合做这次采访。认为您过于温和,

对付不了那位总统。如果他采取回避拖

延的态度,您会怎么办呢?

弗罗斯特(在电视上):我将会坚持

地说下去……不过我现在要说的是,我

不认为他会采取回避拖延的态度。我希

望这将是一次直言不讳的交心。

记者(在电视上):“直言不讳的交

心”?理查德・尼克松会这样?您以为他

能对您这样?

弗罗斯特(在电视上):不是,我想

这只是我对您的回答。

尼克松看着电视,仔细打量着弗罗

斯特……

尼克松:这家伙真古怪。

甘农:您知道,他是喜剧演员出身?

尼克松:是吗?

索耶:而且还娶了迪亚汉・卡罗尔。

尼克松:那是个什么人?

甘农:一个歌手。

尼克松:她是黑人吗?

甘农:所有情况都在我们收集的材

料里,这正是我们的准备工作的一部分。

甘农指指摊在桌上的材料。尼克松

继续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

尼克松:好了,咱们接着工作吧。

布伦南关掉电视机,“嚓”的一下,

弗罗斯特消失不见了。

淡出至全黑

81%内景,贝弗利希尔顿饭店大堂,

次日早晨

赖斯顿、泽尔尼克和伯特在那里等

待着。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穿着正装,

夹着文件夹,焦急地踱着步子。

“啪”,电梯门打开,弗罗斯特和卡

罗琳一起走出电梯,弗罗斯特同她吻别,

卡罗琳独自走开。弗罗斯特向他的同事

们走来。

弗罗斯特:咱们走吧?

但这时泽尔尼克、伯特和赖斯顿却

都伸长了脖子望着卡罗琳走去。

弗罗斯特:诸位……?

他们出了饭店,走向自己的汽车。

弗罗斯特:说实话,我倒是打算按约

翰的想法劈头就向他提出:“您为什么

没有把录音带销毁呢?”

泽尔尼克:不,千万不要这样。这样

会造成大麻烦,不到约定的时间就提前

把整个水门事件的话题打开。如果我们

一上来第一个问题就把原来的约定打

破,那么我们当初约定不同时段分别谈

不同问题又有什么意义呢?

伯特:因为这是战斗,不是吗?挑战

已经发出了。

弗罗斯特:我喜欢这主意。这样……

会很有气势。

伯特:从战术上来说,这样一下子就

让我们占了优势。

弗罗斯特和伯特坐进汽车前座。赖

斯顿和泽尔尼克互相对视了一下,坐进

了后座。

82%外景,圣克利门蒂,太平洋别墅,

白天(1977)

便衣保安人员耐心地等候着。一溜

儿汽车都遮着窗帘,总统车队嘛。引擎都

发动着待命。

甘农、索耶、卡奇吉安和布伦南全都

钻进了各自的汽车。

最后,尼克松一身深蓝色的正装,走

出太平洋别墅,向等着的车队走来。

他正要坐进他的汽车,忽然传来一

声呼唤……

帕特・尼克松:等等,迪克!

尼克松转身面对他的妻子。帕特・尼

克松顺着甬道向他走来。

她走近他,二人四目相望。她的眼神

里露出一丝紧张。她手里拿着一方白手

帕,她把手帕整齐地放进他的上衣胸前

口袋。

两人再度相望。她把他上衣的前领

抚平,然后转身向房子里走去。

83%外景,帝王湾,史密斯宅邸,白天

(1977)

弗罗斯特的车驶抵访谈拍摄地点门

外。门前停着好几辆大轿车。技术人员在

忙着搬运灯具,准备餐点,调整发电机,

拉展电缆线。

弗罗斯特刚一露面便被聚集在门外

的摄影记者和电视工作人员包围起来。

(赖斯顿和泽尔尼克走进宅邸。)

忽然人群外面传来一阵兴奋的喊

叫:“他来了!”尼克松的车队驶进了这条

车门打开,便衣保安

跳下车,人人戴着耳机,拿

着对讲机,腰里挎着手枪,

威风凛凛,气势逼人。

最后,一辆车门打开,

一双穿着正规黑色皮鞋

(系鞋带的) 的脚踏在了

柏油碎石路面上。尼克松

走下汽车,弗罗斯特迎上

前去,二人握手。

84% 内景,帝王湾,史

密斯宅邸,白天(1977)

镜头从房屋内开始拍

摄。赖斯顿呆呆地望着,他

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尼克松本人。

赖斯顿:你知道,我已经出了四本写

他的书,可这才第一次亲眼看到他本人。

赖斯顿像中了魔似地看着尼克松在

外面摆姿势让记者们拍照,然后向房屋

这边走来。

赖斯顿:他比我原来想象的更高些,

也黑些……

泽尔尼克:你准备跟他握手吗?

赖斯顿:你这是在嘲弄我吗?他做了

那么多损害咱们国家的事,我还……?

弗罗斯特和尼克松走进房屋,后面

跟着尼克松的随行人员。弗罗斯特转向

赖斯顿。

弗罗斯特:请允许我介绍,这位是吉

姆・赖斯顿,我的一位研究人员。

尼克松:很高兴见到你,赖斯顿先生。

尼克松伸出手来。赖斯顿呆呆地望

着,随后不知怎的,不由自主地慢慢伸出

了自己的手。

赖斯顿:总统先生。

赖斯顿和尼克松握手。尼克松和他

的随行人员向前走去。赖斯顿目瞪口呆

地望着。泽尔尼克走到他身旁。

泽尔尼克:真有气派,真把人镇了。

你知道,我看他未必能这样挺过去。

赖斯顿:去他的吧。

泽尔尼克、赖斯顿和伯特相视微笑,

然后一起走向弗罗斯特一方的 “观察

室”(原来是一间卧室,现在则摆了好几

台电视监视器,随时播放现场传过来的

画面)。

他们快要走进那个房间时,才发现

对方的顾问人员布伦南、卡奇吉安、索耶

和甘农也正向他们的“观察室”走去。

双方团队停下脚步,互相对视了一

阵,然后各自走进房间。

85% 内景,帝王湾拍摄现场,白天

(1977)

弗罗斯特和尼克松留在现场,在水

银灯光照射下。发型师、化妆师和录音技

师做着开拍前的最后调整。

弗罗斯特:拍摄开始之前,我首先想

对你说,我们为尼克松夫人的康复感到

高兴。

马诺洛・桑切斯用总统专用茶具给

尼克松端来一杯茶。

尼克松:噢,谢谢你。她确实好多了,

现在又开始忙着答复那些明信片了。你

猜她收到的明信片有多少?

弗罗斯特一副茫然的表情……

尼克松:十万多张。

弗罗斯特:了不得。

尼克松:多半是小学生寄来的。这很

有意思吧?(稍顿)从我这方面来说,我

应该对你说,我对你所做的这一切准备

工作感到很高兴。

弗罗斯特:谢谢。

尼克松:我清楚这是很吃力的事。

弗罗斯特:是……我……

尼克松:这用了多少钱?你不介意我

问你吧?说说看,只在你我之间。

弗罗斯特:好吧……两百万。

尼克松:两百万?我没想到,这简直

是在拍一部《宾虚传》哪。你已经全都筹

集到了?

弗罗斯特:还没有筹齐。不过没有问

题。大家都很支持,都同意宽限支付。

尼克松:不完全是人人如此。

尼克松冷冷地笑了一下。然后拿出

一块手帕。

尼克松: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这个

手帕放在这里。是不是不会进入镜头?按

照约定……我想……我们曾经约定,在

回答每一个问题的时候,我可以擦擦我

的上嘴唇,你们在最终剪辑的时候要把

这个动作剪掉……

稍顿。

尼克松:你大概听说过我出汗的故

事吧。

弗罗斯特:您是指 1960 年您跟约

翰・肯尼迪那场电视辩论的事吗?

尼克松:有人说就是因为我上嘴唇

的汗让我输掉了那次总统竞选。在广播

上收听那场辩论的人都认为我必胜无

疑。可是电视,特写镜头,却害了我。所以

这次他们坚持让我带上手帕,而且一定

要描描眉。

一阵沉默……

尼克松:你不描眉吗?

弗罗斯特:不。

尼克松:你当然不需要。你是白皮

肤、蓝眼睛的。大概不存在出汗的问题,

我猜想?

弗罗斯特:大概不吧。

尼克松:你看来天生就是适合上电

视的。

一位女化妆师为尼克松的容貌做最

后的修饰。

导演:大家注意了。60 秒准备……

尼克松清了清嗓子。他低头看了看

脚下。

尼克松:你那双鞋。是意大利产的吧?

弗罗斯特:我的鞋……?我想是吧。

尼克松:有意思。

稍顿。

尼克松:你不觉得它太女气吗?

弗罗斯特:不。

尼克松:我想,在你们这个……行当

里,穿这么一双鞋可能比较好混。

尼克松带着羡慕的眼光看着那双

鞋,这时,现场监督戴维斯高声倒计时。

戴维斯:5,4,3……

尼克松与弗罗斯特聚精会神地等待

着,就像两名运动员等待着起跑的枪声。

最后,戴维斯示意弗罗斯特:“开始!”

弗罗斯特:总统先生,我们在这次访

谈中将要详细讨论许多问题,但是作为

开场,我想完全抛开事情的来龙去脉,首

先向您提出这样一个……肯定是每一个

美国人乃至全世界的人最希望我们向您

提出的问题:“您为什么没有把录音带

销毁呢?”

尼克松像受了电击似的突然一愣。

86%内景,尼克松随行人员观察室,

白天(1977)

布伦南眼睛盯着监视器,嘴里嘟哝

了一声……

布伦南:这狗娘养的……

87% 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白天(1977)

泽尔尼克急切地盯着监视器上尼克

松面部的特写镜头。

泽尔尼克(嘟哝着):这该死的……

88% 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尼克松显然有些迟疑,他注视着弗

罗斯特。紧接着,在他眼神中有一丝不易

察觉的闪动……

尼克松:弗罗斯特先生,您的问题令

我非常惊讶,因为我们曾经约定,我以为

是正式的议定,就是:我们将在最后一次

访谈中讨论水门问题。不过,如果您的

“观众”真的那么关切这个问题,那么我

不妨现在就来做个简单的回答……

尼克松把两腿交叠起来,身体向后

一靠。

尼克松:大约很少有人知道,白宫的

录音装置是我的前任约翰逊总统下令安

装的,部分原因是为了免得每次开会都需

要一位秘书来做记录,另一方面也是为了

保证任何一项口头议定的事情――不管

是当场决定的,还是临时提出的――都

能保持记录在案。最初我进入白宫的时

候,我是主张拆除这套装置的……

89% 内景,圣克利门蒂,布伦南的办

公室,白天(1982)

杰克・布伦南面带满意的微笑回顾

当时的一幕。

布伦南:在拳击场上,往往会有这样

的一刻,就是你从对手的脸上感到那么

一种变化。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了强手出

拳的力量。这是令人难堪的一刻,在这一

刻里,他们发现所有那些激励的劝告叮

嘱,长时间的心理调适,全都是白费。你

从弗罗斯特的脸上就能看到这个。如果

说他在访谈开始前还不知道他将要面对

的这个人的分量,那么,这头一条回答就

让他知道了深浅……

90% 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弗罗斯特的面部特写:他望着尼克

松。显然受到了震动。

尼克松:……我始终不喜欢这个主

意,但是约翰逊总统一再地说,他觉得这

套装置是把白宫重要事务留给历史的最

佳方法,拆除它该是多么愚蠢……

91% 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白天(1977)

泽尔尼克研究盯着监视器,心情一

下子变得沮丧。

泽尔尼克:这就是我们的“精彩”开

弗罗斯特对话尼克松

局……

尼克松 (在电视上):可是你们知

道,最重要的意见往往带有一定的机密

性质,现在录音带是公开的,人们在白宫

讨论问题时,说话就不会那么无所顾忌

了……就不一定能够畅所欲言,这样,归

根结底受到损害的是整个政治体制,乃

至整个国家……

赖斯顿:嗨,戴维,赶快叫他闭嘴!改

换进攻路线!

神奇的是,弗罗斯特仿佛听到了赖

斯顿的话……

弗罗斯特(在监视器上):那么您是

什么时候做出决定,什么时候确信您必

须辞职的呢?

伯特:问得好。

92- 93 %删除

94% 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尼克松:噢,这个我记得很准确。那

是 7 月 23 日的事。当时我们确知,仍然

反对弹劾的南方民主党人受到了众院议

长对他们施加的压力。当天晚上我对黑

格10 说:“到此为止吧,总统是当不成

了。”当然从黑格那方面来说,他是极力

劝说我放弃的……

95% 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时间同前(1977)

尼克松继续谈到杰拉尔德・福特怎

样怎样。赖斯顿转向伯特,一副乞求的

样子……

赖斯顿:约翰,想些什么办法!这简

直令人绝望。只这第一个问题就已经用

了 23 分钟?

伯特:对的,咱们来个暂停。该换一

下录像带了。

伯特站起来,走出观察室去到现

场……

96% 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伯特走出来,喊了暂停。灯光亮起。

尼克松从椅子上站起来,但立即被发型

师、化妆师围住。伯特把弗罗斯特引向

一旁。

伯特:你在干吗哪,戴维?你得阻止

他东拉西扯。

弗罗斯特:没有问题――这只不过

是开场的几句寒暄。

伯特:可是这一场录制总共才两个

小时,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一半。你这是在

浪费宝贵的材料。他决定辞职的那个时

候。咱们应该咬住致命的东西……

弗罗斯特:你说我现在就转到越战

问题?

伯特:不!你应该从他决定辞职的那

个晚上挤出点儿重要的东西。那是尼克

松的最低潮。彻底垮掉的时刻。跪下来了

吧?向基辛格求救了吧?就这样问。用这

个材料就能把他打垮。

与此同时,在另一角落里,尼克松也

正在与布伦南、甘农、卡奇吉安和戴安

娜・索耶一起估量形势。

尼克松:回答得还行吧?

甘农:这是所能设想的最好的开场。

尼克松:我不显得傲慢自大,或者只

从自己的角度说话吧?

布伦南:一点儿也不。您显得很克

制、很公允,很有政治家风度。就照这样

往下走。每个回答要把话说充分,要控制

住话题,不要让他插进来……

双方随行人员分别进入各自的观察

室。弗罗斯特和尼克松回到各自的座位。

97% 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现场监督戴维斯高声倒计时,“5,

4,……”尼克松用手帕擦擦脸上的汗。

弗罗斯特拿起水杯喝水。现场监督示意

戴维开始。

弗罗斯特:读到有关那极不寻常的

最后几天的报道时,令人感觉您最动感

情的时候是您同亨利・基辛格推心置腹

的交谈。那是不是您的政治生涯中最动

情的时刻呢?

尼克松:是的,那大概是我生平最动

情的时刻……

尼克松稍稍迟疑了一下――一个

富于戏剧性的哑场……

尼克松:……不过,当然很难说什么

是最动情的时刻,因为每一次情况都是

不同的。我回想起艾森豪威尔去世的那

天……

98% 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白天(1977)

赖斯顿眼睛盯着监视器,心立刻沉

了下来。

赖斯顿:噢,天哪,可别这样……

尼克松(在电视上):还有我把我

的大女儿特里西娅送上婚礼圣坛的那

一刻……

泽尔尼克:天哪,不要这样……

99% 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尼克松继续说着。

尼克松:还有在弹劾听证的那一天,

我的小女儿茱莉来到我的办公室,张开

双臂抱住我,一面亲吻我。一面哭泣。她

向来很少哭的。她说,爸爸,你是我知道

的最好的人。

100%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白天(1977)

赖斯顿张大眼睛看着,简直不敢相

信……

赖斯顿:“爸爸,你是我知道的最好

的人?”

尼克松(在监视器上):不管你做什

么,我都支持你。只不过这次你要多坚持

一下,经受住烈火的考验。

101%内景,尼克松随行人员观察室,

白天(1977)

甘农和布伦南如释重负地露出笑

容……

布伦南:真漂亮!

102%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弗罗斯特深陷在他的椅子里……

尼克松:……然后就是这一次,基辛

格和我,我们坐在林肯的起居室,抿着拿

破仑干邑,一起回忆我们参与过的那些重

大决策的时刻。中-国,苏联,越战的和平解

决,当然还有内政方面,消除种族隔离方

面大刀阔斧的措施。然后他说,总统先生,

我希望您能了解,您的离职将是一种犯

罪,将是对您协力建成的世界和平格局的

损害。历史将会记录下这样一笔:“您是

一位伟大的总统。”这时他的语声开始哽

咽。现在我变得不忍看见任何人哭泣了。

(赖斯顿:你马上要看见我哭泣了。)

尼克松:所以我也开始哭了,不过我

所说的“哭”,并不是呜咽、抽泣或者怎

么的。不过是像我们当时那样,两个成年

弗罗斯特对话尼克松

的男人,两个见过大世面,经历过当代重

大危机的人倾心交谈。我用手搂住他的

肩膀,对他说,让我告诉你我从未告诉过

任何人的一个秘密。每当我需要做出艰

难的决定时,我便到这个房间来做祷告。

如果你不介意,我们是不是可以静默地

祷告一下呢?于是我们跪下,面对林肯曾

经签署过《解放宣言》的那张桌子……

弗罗斯特抬眼望望正在那里拿不定

主意的现场监督戴维斯……

弗罗斯特:有什么问题吗?

现场监督指了指他的手表。

戴维斯:时间到了。我们已经超过两

小时了。

尼克松:真的?那么快?

弗罗斯特:是的。好了,总统先生。我

看咱们的时间到了……

尼克松:可惜。我刚刚开始感觉来了

兴致……

布伦南满面笑容地走过来。

布伦南:简 直 太 棒 了。两 位 都 好

极了。

伯特、泽尔尼克和赖斯顿走出来,满

脸沮丧的样子。技术人员取下装在弗罗

斯特和尼克松身上的麦克风。

尼克松:真好笑。我还以为会问到越

战问题。我们还为此做了准备,是不是,

杰克?

布伦南点点头,仿佛是说:“当然是

的。”

弗罗斯特:不错,我原本也是这样准

备的……

尼克松:大概咱们刚才只顾得怀

旧了。

弗罗斯特:真是的……

尼克松向弗罗斯特伸手……

尼克松:那么,就是后天?十点整。

弗罗斯特:是的,是的。

弗罗斯特与尼克松握手,然后尼克

松和他的随行人员离去。

103%外景,帝王湾,白天(1977)

尼克松从房子里走出来,立刻陷入

摄影记者接连不断的闪光和记者们争

先恐后的提问的包围之中。尼克松满面

春风。

104%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与尼克松的风光场面形成强烈对

比,弗罗斯特一行人留在房子里,面面相

觑,一片死寂。

弗罗斯特:现在什么话都不要说……

泽尔尼克:戴维,这简直是一场灾难!

弗罗斯特:那倒未必。基辛格的情节

有一些我们可以利用……不过,当然,我

对今天的结果也很失望……

弗罗斯特举起双手做了一个防卫的

姿势。

弗罗斯特:可是我说不好……也许

我们暂时不必急于议论得失。我不是说

要把我们的失误尽量缩小,我只是觉得

我需要回一趟洛杉矶去找“灭草灵“的

人谈谈。

弗罗斯特走出去,泽尔尼克转身望

着伯特,伯特却躲避他的目光,低头看自

己的笔记。

泽尔尼克:“灭草灵”?

伯特:是的,我确信他是这么说的,

泽尔尼克:“灭草灵”是干吗的?

伯特:我想那是一家……(用嘴作

出一种嘘声) ……制造园艺用品的公

司。是我们的赞助单位之一吧。

赖斯顿:“灭草灵”?就像施乐公司、

通用汽车或是国际商用机器公司那样的?

伯特:我想……蓝筹股并没有全部

到位。(强调好的一面) 不过我们还有

“阿尔波”。11

赖斯顿:狗食?

泽尔尼克:我们才刚刚开始录制。你

说什么?资金已经出了问题?

伯特:你瞧……这个问题你最好去

问戴维。

赖斯顿:资金出了问题?

伯特清了清嗓子。

伯特:我想大概有百分之三十。

赖斯顿:还差百分之三十?还是只落

实了百分之三十?

伯特:你看,你真的要去……谈谈。

只落实了百分之三十。

赖斯顿:天――哪。

泽尔尼克:我还以为咱们已经搞定

了全部资金!

伯特:是搞定了的。但是资金能否到

位始终取决于广告销售的情况。而谁也

没料到广告的销售……会糟到这样。

泽尔尼克:广告靠的是什么呢?

赖斯顿:靠的是选题的可信度。广告

销售还能靠别的什么?

一阵沉默。伯特望着赖斯顿和泽尔

尼克,然后开口说。

伯特:瞧,你们的焦虑我很能理解,

但是,我是不是也可以要求你们,这几天

对戴维稍稍放松一些,考虑到他所承受

的巨大压力。要知道现在实际上是他自

己在支付这一切。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他

不仅押上了他的名声,而且是投入了全

部家当。

泽尔尼克:我们不也是这样吗?

105%外景,“灭草灵”公司所在地,

白天(1977)

弗罗斯特的车快速驶来。他跳下车,

匆忙走去,把车留在了禁止停车的地方。

弗罗斯特(画外音):……不过我认

为你们是做过坚定承诺的……

106%内景,“灭草灵”公司办公室,

白天(1977)

弗罗斯特跑上楼梯。

弗罗斯特(画外音):我实在不能理

解……为什么会这样突然改变主意?

107%内景,“灭草灵”公司办公室,

白天(1977)

弗罗斯特独自一人坐在一家简陋的

不太有气派的公司的会客室里,神情疲

惫,眼光迷茫。

弗罗斯特(画外音):那么,你们那

是根据什么人的预测呢?

108%内景,“灭草灵”公司办公室,

白天(1977)

弗罗斯特与“灭草灵”的几位态度

冷漠的高管交谈,极力向他们推销他的

这次访谈。场面十分令人尴尬。那些人显

然毫无兴趣。

弗罗斯特(画外音):可是……那简

直是胡闹!要知道这是理查德・尼克松!

这项访谈将会吸引 30 年代出生的那部

分观众,至少是……

几位高管无动于衷,他们的姿态显

出他们早已很不耐烦。

109%内景,弗罗斯特在贝弗利希尔

顿饭店的套房,夜晚(1977)

卡罗琳打扮停当准备出门。她等待

弗罗斯特对话尼克松

着戴维。透过半开的房门,她看着弗罗斯

特在一团雪茄烟雾中打电话。

弗罗斯特(对着电话说):吉米,不

招人待见的戴维……又来给你添烦,你

知道,我极不情愿向老朋友提这种要求,

而且我知道你已经付出的比我希望的多

得多……

镜头推近卡罗琳的脸。她的语声在

不知不觉中插入……

卡罗琳(画外音):让人觉得奇怪

的是……任何常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停

下来……或者索性放弃……

卡罗琳注视着,眼睛里闪过一丝忧

伤。然后她走开,把门关住。弗罗斯特没

有理会,继续打他的电话。

弗罗斯特(对着电话说):……我只

希望你参与得再稍深一步……现在正是

我最困难的时刻。

110%内景,卡罗琳在洛杉矶的家,白

天(1982)

卡罗琳在接受一组拍摄纪录片的人

员采访……

卡罗琳:……不过那就意味着承认

失败。而戴维是永不失败的。

111% 外 景 , 史 密 斯 宅 邸 , 白 天

(1977)

弗罗斯特与卡罗琳一起来到帝王湾

录制现场,一下车便陷入摄影记者的一

片闪光之中。弗罗斯特挥手致意,满面笑

容,信心十足,气派十足。

卡罗琳(画外音):失败是别人的

事……

卡罗琳也是满面笑容。但我们感觉

到开始有些不同了

112% 内景,史密斯宅邸,化妆间,白

天(1977)

弗罗斯特坐在化妆间,临阵磨枪地

抓紧阅读材料。约翰・伯特站在他身后。

伯特:我看了一下昨天的录像。

赖斯顿和泽尔尼克站在外面走廊

里。忧心忡忡地窃听他们的谈话。

弗罗斯特:怎么样……?

伯特:让我直说吗?你太过于温和

了,戴维。

弗洛斯特:接着说。使劲打我一顿,

约翰。用棍子打我吧!

伯特:我是认真的,戴维。你应该让

他觉得更加难受才是!往前坐!更有力

地进攻!一旦他开始绕弯子,你就劈头

给他插进一个问题。不要听他那些笼统

的大道理,要抓具体的问题。最主要的

是,不能让他那么自说自话地胡吹二十

多分钟。

弗罗斯特:是的。

伯特:再有就是,在录制开始以前也

要跟他保持距离,他昨天就是想要耍弄

你。说什么《宾虚传》啦,怎么筹钱啦等

等。别理他那一套。那都是心理战术。不

要忘记,你在这儿对付的可是一个特别

老奸巨猾的家伙。

弗罗斯特:我懂了。

113%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弗罗斯特已经入座等候。这时,尼克

松率领他的总统班底来到现场。尼克松

径直向弗罗斯特走过来,满面笑容,信心

十足。

尼克松:啊,伟大的审判者。

弗罗斯特报以一个审慎的微笑。

弗罗斯特:不,只是您的一个友好的

知心邻居。

尼克松与弗罗斯特握手。然后准备

各自就座。

这时“砰”地一声响,同时有一两个

人发出惊叫,总统的便衣保安立即冲进

房间。

便衣保安:平安无事吗?

尼克松保持冷静,仍然站在那里。现

场监督高声回应:

戴维斯:没事,只是一个灯泡烧了。

尼克松微笑地看着惊恐的弗罗斯特。

尼克松:周围有这么些保安人员,这

里完全不必担心。当了总统,你就得习惯

这类事情。

尼克松与弗罗斯特分别就座。

尼克松:昨晚度过得愉快吗?

弗罗斯特:是――的。谢谢。

化妆师和录音师做完最后的调整。

尼克松:跟人做爱了吗?

弗罗斯特(显然被这一问问得不知

所措):您说什么?

(在观察室里:伯特不由得闭起了

眼睛:“唉,可不要这样。”)

现场监督戴维斯开始倒计时:“5,

4,3……” 然后给弗罗斯特一个开始的

手势,而弗罗斯特这时还在尽力克服刚

才的懵懂状态。

弗罗斯特:总统先生,您在就任前曾

经许诺实现和平,可是在您入主白宫后,

美国在越南却陷得更深了,而且战争的

延续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您是否觉得

您背叛了选举您当总统的选民呢?

尼克松:您知道,弗罗斯特先生,我

是一个性情平和的人,但是让我再恼火

不过的就是听到人们把越战的责任推到

我的身上。越南战争不是我的过错。那是

我从别人手里接过来的遗产。当然,我可

以甩掉这个包袱,把责任归罪于我的前

任,及早撤出军队,很可能还会因此获得

一个诺贝尔和平奖之类的。但是这件事

是对美国的可信度的一次重大考验。全

世界都在盯着看我们有没有勇气对这件

事负责到底。我是坚持以大局为重的,但

有时候你所坚持的却是一条更为艰难的

路径。或许可以说,我是越南战争的最后

一个牺牲者……

114%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白天(1977)

伯特向前探着身子。

伯特:……那么柬埔寨呢?接着问,

戴维。

弗罗斯特(在监视器上):……那么

柬埔寨呢?

115%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时间同

前(1977)

尼克松的眼神里微微一闪……

尼克松:是的,还有柬埔寨。

弗罗斯特:所有人的意见都是反对

这次入侵。整个五角大楼和中情局全都

认为入侵必定招致失败。您为什么还非

要那么干不可呢?

尼克松:呃,首先,我们那次入侵柬

埔寨的结果是,缴获了属于北越的两万

二千支步枪、一千五百万发子弹、十五万

枚火箭和炮弹,如果不是我们缴获了,那

么这些武器都会直接落到美国士兵或南

越无辜平民的头上。现在我说不准这拯

救了多少人的性命,但我知道这次行动

的结果是我们的伤亡大大减少,而且得

以迅速撤军。

上一篇:美国水门事件《弗罗斯对话尼克松》剧本欣赏上集 下一篇:美国水门事件《弗罗斯对话尼克松》剧本欣赏下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