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水门事件《弗罗斯对话尼克松》剧本欣赏下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2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弗罗斯特:但是,您提出的实行入侵

的主要理由,是认为那里设有指挥越南

南方越共军事行动的总部,即所谓“竹

林五角大楼”,而事实证明根本不存在

这样的总部。

尼克松:呃,你等一下……

弗罗斯特:而且派遣 B52 轰炸机对

一个国家实施地毯式轰炸,把大片平民

区域夷为平地,这样一来,您就把一些本

来温和的人推向极端,使他们因反美情

绪而联合起来,从而产生了红色高棉这

样的邪恶势力,后来发展到全面内战和

屠杀平民……

116%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白天(1977)

伯特对着对讲机说:

伯特:很好,现在开始放录像……

117%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录制现场摆放的几台监视器里播放

出令人惨不忍睹的新闻片片段:被战火

摧毁的柬埔寨村庄、攀挂在美军直升机

起落橇上逃命的南越士兵……

尼克松看着监视器。等录像资料播

完,他立即转向弗罗斯特,语气强硬地、

不容反驳地……

尼克松:你看……美国的政策决不

是要去屠杀平民。只有敌方才是那样干

的。你如果问我,对于双方在战争中的伤

亡是否感到歉疚?当然,是的。我经受过

真正的难堪的时刻,你知道的,在一些大

学,或是别的什么地方。1970 年底,有一

次我参加弗吉尼亚州威廉斯堡的一个司

法方面的会议,当我走进会场去发表演

讲时,一个小姑娘,我看顶多不过十五六

岁的样子,挤出人群走过来,朝我脸上啐

了一口,啐了我满脸唾沫,她说“你是一

个杀人犯。”当然,我擦干唾沫,走进去

讲我的话。当时我就想,她本是那么可爱

的一个小姑娘,可是在这一刻却显得那

么凶恶,恰恰是战争使她变成那样。因为

这件事,我失眠了好多日子,那种烦恼,

那种承担责任的感觉,我跟你说,足以把

你击倒。但是。每当我怀疑自己的时候,

我就想起费城的一位建筑工人,他走到

我面前,对我说:“先生,在那个柬埔寨

问题上我对你只有一条意见:

如果你下手稍微早一些,你可

能就把三个月前打死我的孩子

的那杆枪收缴走了。”因此,要

回答你问我是不是后悔入侵柬

埔寨的问题,我说:不,我本该

进入得更早些,更坚决些。

这时,现场监督走过来,宣

布“时间到!”灯光亮起,尼克

松和弗罗斯特站起来。双方随

行人员从各自观察室里走出。

布伦南得意洋洋地走过来

同泽尔尼克和伯特热烈握手。

布伦南:热烈祝贺,真是棒极了!我

们留下了非常了不起的资料!

伯特和泽尔尼克都不知该说什么。

他们瞪大眼睛,毫无表情,面色苍白,不

知所措。

118% 外景,帝王湾,史密斯宅邸,白

天(1977)

尼克松及其随行人员从房子里走出

来,立刻招来闪光灯的一片闪亮。尼克松

满面笑容向记者们打着招呼,说笑着。

119%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白天(1977)

完全相反,弗罗斯特、伯特、泽尔尼

克和赖斯顿却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一言

不发。技工们在他们周围收拾东西。

弗罗斯特:好了一点儿?

伯特:是的。毫无疑问,好了一点儿。

弗罗斯特:我按照你说的,采取了一

个更具挑战性的姿势。更加有意识地运

用我的肢体语言。向他提出了我觉得更

尖锐的问题。而且没有容他长篇大论地

夸夸其谈……

赖斯顿:不过他的回答还是太长。二

十分钟的话应该只给他十分钟就行了。

有的你该打断他的地方,你没有打断他。

弗罗斯特脸上露出非常恼火的表情。

弗罗斯特:咱们能不能说成 “咱

们”?啊,吉姆?咱们在该打断他的地方

没打断他,是不是?我想这样讨论问题

更有帮助……

泽尔尼克:还有关于柬埔寨问题,那

是一桩在道义上很说不过去的、显然没

有道理的战事,可是你却让他说个不停,

没有一点儿反驳,使得他的一些辩解倒

显得蛮有道理似的。

赖斯顿:直到现在,对于一个思想正

直的美国人来说,那依然是一件非常痛

苦的回忆。就像是眼看着一个死人又活

过来了。

弗罗斯特:好了,这还是刚刚开头。

下面该说什么啦?

伯特:外交问题。

弗罗斯特径自离去。

泽尔尼克:嗬,天哪。这可是重头戏,

啊?俄国?中-国?中东?

伯特:是的。那怎样呢?

泽尔尼克 (以为弗罗斯特已经走

了):如果说在越战问题上他都把他驳

得哑口无言,那么轮到他真正的政绩,他

又该怎么得意呢?

但弗罗斯特只是刚刚走到门口,把

泽尔尼克的话一字不漏地全听到了。

119A% 内 景 , 大 学 图 书 馆 , 白 天

(1982)

赖斯顿在接受拍摄纪录片的人员的

采访。

赖斯顿:答话更加有了底气。看着都

让人痛心。

120%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尼克松在接受访谈。他面色红润,神

采飞扬,信心十足,一派政治家风度。与

之相反,弗罗斯特则萎顿地深陷在座椅

里,神情迷茫,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尼克松:……当时赫鲁晓夫给我来

电话要求我出面干预……看出他与毛不

和,而且他知道,毛会同我谈……而不是

别人……我是毛当时惟一信任的一个

人……能够坦诚相见的人……

121%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白天(1977)

弗罗斯特的随行人员无奈地静听尼

克松似乎在给人上一堂有关地缘政治和

外交手段的大师课。

赖斯顿(画外音):我记得在研究各

场录制内容的顺序时,我始终主张把外

交问题这一场放在最后。

尼克松(在监视器屏幕上):……缓

和,如我所理解的,或者说现代外交,或

者叫政治友谊,是这样一种做法,就是大

国领导人通过直接交往而互相结识,就

有可能用外交手段解决争端,也就是通

过协商,避免冲突……

赖斯顿 (画外音):我的道理很简

单。谈到外交问题,尼克松一定会兴高

采烈,而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他把这

种信心十足的情绪带进最重要的滥用权

力问题的那场录制里去。

122% 内 景 , 大 学 图 书 馆 , 白 天

(1982)

赖斯顿在接受拍摄纪录片的人员的

采访。

赖斯顿:而事情的发展恰恰正是这

样。当戴维试图向他展开攻击的时候,尼

克松把他反驳得体无完肤……

123%删除

124% 外景,帝王湾,史密斯宅邸,白

天(1977)

弗罗斯特、伯特、赖斯顿和泽尔尼克

一起从房间里走出来,一面争论着一面

向海滩走去。

泽尔尼克:什么“革命”,戴维?你竟

然容许尼克松说我们国家处于一种革命

的状态,抗议的人群向警察“投掷炸弹”

和“猛烈攻击”?可是,我看情况不是这

样。我所看到的是,人民以和平和合法的

方式举行抗议,反对越战……

弗罗斯特向海滩走去……

赖斯顿:说到最后,休斯顿计划 12倒

显得像是一种很合理的反应了。

弗罗斯特:噢,我很遗憾你会有这种

感觉。不过我没法同意你的看法。

泽尔尼克:哪方面看法?

弗罗斯特:一切方面,坦白地说。我

认为今天有很大的改进。

赖斯顿:你糊涂了吗?让我告诉你

今天的情况有多么糟糕。录制结束后,

我听到两个工作人员说……他们从来

都没有支持过他。但是如果现在他重新

出马竞选,他们却肯定会投他一票。老

实对你说,是你使得他更像个总统了!

你还趁早别提那些细节!你说尼克松出

访欧洲的时候还要带上白宫的床,有谁

会在乎这个?

弗罗斯特:我就在乎。

赖斯顿:可是,那是无关紧要的,不

过是一种庸俗不堪的轶闻趣事,只能让

一个谈……

赖斯顿突然住口,不再出声了。

弗罗斯特:让一个什么?

一片沉默。

弗罗斯特:你是要说,只能让一个谈

话节目主持人拿来说事?

赖斯顿:是的。

一片沉默。

弗罗斯特:瞧,无论我怎样向你们解

释都无济于事。坦白地说,我一点儿也不

能赞同你们那种悲观失望和惊慌失措的

情绪,而且,我认为,你们那种莫名其妙

的抱怨只能破坏大家的情绪……甚至有

可能毁掉我们这个节目。我想,如果哪一

位的确失去信心,认定我们会失败,那他

最好现在就退出,免得影响别人。

一阵沉默。一群海鸥在他们头顶上

方盘旋,不时猛地扎入水面捕食鱼儿。

弗罗斯特:没人想要退出?那好。现

在我建议,与其无聊地泡在旅馆里熬过

未来的五天时间,不如个人自由安排,好

好地过一个复活节。不过,在大家离开以

前,卡罗琳和我想要请大家和我们一起

在帕特里克・特雷尔 13的新店享受一次

小小的庆祝晚宴。

弗罗斯特转身向房子走去。泽尔尼

克忍不住仰面大笑……

泽尔尼克:庆祝什么,戴维?事实不

是这个节目就要完蛋?我们大家不是都

要另寻出路了吗?

弗罗斯特扭过头来,满面怒容。

弗罗斯特:庆祝我的生日,鲍勃。我

愿意约几个朋友给我过生日。

弗罗斯特说着转身向汽车走去。此

时音乐悄悄响起:我们听到欢庆节日的

歌声。

125% 内 景 , 烟 雨 楼 餐 馆 , 夜 晚

(1977)

我们现在走进了贝弗利山这家远近

驰名的餐馆。餐馆内高朋满座,一派生意

兴隆的景象。

在一个狭小的厢座里,赖斯顿和泽

尔尼克挤在两个好莱坞美女中间,就像

是两个走错了地方的小学教师,既兴奋

好奇,又不知所措。不时有衣着非常暴露

的女人从旁走过,赤裸的躯体就在眼前

晃来晃去……

泽尔尼克:那人是休・赫夫纳14吧?

赖斯顿:我想是的,和迈克尔・约克

在一起。你看那边,钢琴旁的是尼尔・戴

蒙德15和萨米・卡恩。

在另一角落里:

这两位著名的演艺界人士正唱着一

首二重唱,借用现成曲调配上祝贺弗罗

斯特生日的歌词。

戴蒙德 / 卡恩 (借用 《爱情与婚

姻》的曲调):弗罗斯特 / 尼克松,弗罗

斯特 / 尼克松,一个厉害一个凶……

在另一角落里:

约翰・伯特陪伴着卡罗琳和戴维。

卡罗琳:……认真想想这件事,戴

维,真的是很了不起,还没有别人能够做

到呢……

伯特:而且这次访谈将会小品剧本长久流传,

成为后世的学者、政治学家们宝贵的研

究资料……

弗罗斯特:那么严重吗?

弗罗斯特脸上闪过一丝无可奈何的

表情,然后抬眼看着两位嘉宾,脸上露出

灿烂的笑容。

弗罗斯特:是啊,要看是谁说了!亲

爱的,你今天真漂亮!

伯特和卡罗琳忍俊不禁。这时,二重

唱的歌声达到了最高潮:

戴蒙德 / 卡恩:弗罗斯特 / 尼克松,

弗罗斯特 / 尼克松,两人一台大好戏,要

给后世留美名……

镜头对准戴蒙德弹钢琴的手……

切至

126%内景,太平洋别墅,尼克松的办

公室,白天(1977)

另一双手在钢琴键盘上飞舞……

我们现在是在太平洋别墅,那一双

手是尼克松在弹钢琴的手,时间是前场

的次日。

一曲弹罢,杰克・布伦南、戴安娜・索

耶、肯・卡奇吉安和雷・普赖斯热烈鼓掌。

帕特・尼克松:亲爱的,好一派喜庆

的气氛哪。

尼克松夫人走进来。她走路的样子

看得出有些跛足。男客们赶紧从座位上

站起来。

帕特・尼克松:请不要站起来。看得

出来,访谈进展得很好?

布伦南:非常地好,夫人。让对手无

法招架。截至现在为止,总统是十一比零

领先。

帕特・尼克松:真的吗?

尼克松夫人向丈夫投去亲切的目光。

帕特・尼克松:这是最让人高兴的

事。(脸上现出有礼貌的笑容) 一切都

按计划进行,这样就好。

尼克松夫人转身,走出房间。众人复

座,期待着前总统再弹一曲……

但是,尼克松表情却阴沉下来,陷入

了沉思。

127%内景,弗罗斯特的旅馆房间,夜

晚(1977)

弗罗斯特坐在他的旅馆房间打电

话。声音很低,有些压抑、失落、不知所

措。卡罗琳站在镜子前穿着打扮。

弗罗斯特(对着电话说):我明白。

我们没有办法可想吗?

倾听,沉默。

弗罗斯特(对着电话说):真的吗?

弗罗斯特脸色阴沉下来……

弗罗斯特(对着电话说):对的。好

的……谢谢你告诉我。

弗罗斯特挂断电话,情绪十分低落。

弗罗斯特:消息确实了。澳大利亚的

节目中止了。

卡罗琳:噢,戴维……

弗罗斯特:他们觉得我应该重新考

虑一下眼前事情的轻重缓急。我的制作

人急于要让伦敦的节目接续下去。而我

已经把我的一切都投在了这里。可是到

现在也不能保证它何时能够面世。我这

是干了什么事?我原来怎么考虑的呢?怎

么没人阻止我呢?他们应该直接动手来

拦住我才是啊。

卡罗琳眼睁睁地注视着他,完全被

他感动了,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

帮他一把。她走过来拥抱他,但他冷冷

的,没有回应。

卡罗琳:这样吧,今晚咱们哪儿也

不去。我到下面维克餐馆去买些东西上

来。你想吃鱼还是牛排,啊?(稍顿)戴

维……?

但弗罗斯特心不在焉,没有理会。卡

罗琳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他又一次陷

入了痴痴的状态。

卡罗琳:我到了餐馆再给你打电话。

卡罗琳又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出去,

留下弗罗斯特独自一人。

弗罗斯特继续在房间里不停地踱来

踱去。然后他站在房间中央,一副完全泄

了气的样子。

这是一个完全独处的时刻。他的脸

拉得很长,眼睛有些浮肿,充满倦怠的神

情。他的精神第一次现出了崩溃的样子。

正在此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弗罗斯特呆呆地注视了一阵,仿佛

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最后,他终于拿起

听筒,用低低的、无精打采的声音说:

弗罗斯特:我来一份干酪汉堡吧。

然而电话另一端模糊传来的却并不

是卡罗琳的声音。

声音(在电话中):嗯,听起来很不

错。我原来也喜欢吃干酪汉堡,可是伦德

格伦医生让我不要吃它,改吃农家鲜乳

酪加菠萝。他把这叫做为我特制的夏威

夷汉堡。可是那味道一点儿也不像汉堡,

吃起来就像泡沫塑料。

弗罗斯特呆住了。他立刻听出这是

尼克松的声音,从圣克利门蒂打来的。

128%内景,圣克利门蒂,尼克松的书

房,夜晚

尼克松在圣克利门蒂他的书房里。

(以下我们将视需要在这两个地点之间

交叉剪接。)

尼克松:我……嗯……但愿我没有

打扰你吧。

弗罗斯特:没有,没有。

尼克松:现在是周五晚上。你那里大

概在招待什么……客人吧……

弗罗斯特:没有,没有。

尼克松:那么你在做什么呢?

尼克松一边说话一边翻阅着他写字

台上的一份材料。我们可以看到其中有

许多弗罗斯特的照片。

尼克松:一个人才出众的年轻人,一

个条件优越的单身汉,大好的周末,却是

独自一个人?

弗罗斯特:您要知道……我正在为

咱们最后的一场录像做准备呢。

尼克松:哦,这是重要的一场了。

弗罗斯特:是的。

尼克松:“水门事件”。

尼克松继续翻看着手上的材料。我

们看到一些有关弗罗斯特早年活动的报

纸标题。

尼克松:让我稍感慰藉的是,这个问

题在这两天里就像曾经是挂在我脖子

上的磨盘那样如今挂在了你的脖子上。

因为,据我猜想,你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将会决定整个这次访谈的成败。用得着

我担心吗?

弗罗斯特:是,我会努力把它做到最

好。

尼克松:完全正确。放手去做,放手

去做。你知道,说起来有些古怪,我们两

个人面对面坐在那里,一谈就是几个小

时,这样接连好几天,可是好像我还是

不了解你。我这里的一个人……嗯……

为给这次访谈做准备,给我搞了一份关

于你的材料,可是我很抱歉跟你说,直

到今晚我才抽空看看它。里面有一些很

有意思的东西。

尼克松看着几张弗罗斯特的旧照

片:童年,出身寒微……

尼克松:卫理会的家庭背景,清贫的

家境,后来竟然进了名牌大学,同学都是

富家子弟,是哪个大学?牛津?

弗罗斯特:剑桥。

尼克松:那些纨绔子弟们对你也是

看不起的吧?

弗罗斯特:我……我……

尼克松:显然是这样。这就是我们的

可悲之处,你说是不是,弗罗斯特先生?

不管我们做到多高,人家还是看不起我

们……

弗罗斯特:我……说实在的……我

不太明白您这是要说什么……

尼克松:不,你当然明白,你知道得

非常清楚。不管你得过多少奖,或者,有

多少文章赞扬你,或者,像我这样被选到

多么高的高位上,这都还不够,我们仍然

觉得自己是小人物,是人家所说的失败

者,是不是?绝对是这样。大学里那些自

以为是的家伙们,那些身居高位的人,那

些出身高贵的人。我们恰恰渴望得到这

些人的尊重,做梦都想得到他们的认可。

不正是为了这个,我们才那样努力奋斗?

那样坚持不懈地向前走?不顾一切地向

上攀登,不管面对的是小丘还是高山,我

们永远不知疲倦。当任何稍有理性的人

都会停下来,都会罢手的时候,我们仍然

能够找到力量和理由继续向上。

在尼克松翻阅的那份材料里,我们

看到有几篇评论弗罗斯特在美国遭受挫

折的标题:他的电视联播节目被取消

……

尼克松:如果我们采取老实的态度,

如果我们扪心自问一下,如果我们容许

自己稍稍窥视一下我们叫做灵魂的那个

隐秘角落,我们现在所做的不正是这个

吗?我们两个人,不是都在寻求再度辉

煌的路径,指望回到公众注目的中心,回

到弧光灯下,回到赢家的领奖台上吗?因

为我们已经感觉到它的消失。我们两个都

曾经被人推向泥潭。那些傲慢的家伙一直

在说那才是我们应得的下场。让我们失尽

颜面,忍受屈辱,恰恰因为我们曾经不惜

一切地努力过。可是,让这一切都见鬼去

吧。我们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我们两个

都是如此。我们就是要做给那些自以为了

不起的人看看,让他们看着我们再度成

功,持续辉煌,仍然不断赢得褒奖、权力和

荣耀,让那些坏蛋们活活气死。我说的对

不对?

弗罗斯特:您说的很对。不过我们两

个之中只能有一个人得到这样的胜利。

尼克松:那我就是你最无情的对手。

我将会使出一切解数来对付你。因为胜

利之光只能照耀到我们两人中的一个。

而对另一个来说则将是无限的凄凉,两

手空空,形影相吊,只有那些呼声留在我

们的记忆中。

一阵沉默。尼克松微微挥了一下手。

尼克松:你也许以为我……我喝了

一点儿,不是很多,只有一两杯。不过请

你相信,当战斗的时刻到来时,我会集中

精神,全力以赴的。

弗罗斯特:这正是我所期待的。

尼克松:好了,祝你夜安,弗罗斯特

先生。

弗罗斯特:夜安,总统先生。

尼克松挂断电话,消失在黑暗中。恰

在此时,房门打开,卡罗琳走了进来。

卡罗琳:你要带干酪的还是不带的?

她举着两袋快餐。

卡罗琳:我买来了汉堡。

她抬眼看到弗罗斯特的表情。

卡罗琳:戴维……?

弗罗斯特为刚才的电话深深震动,

嘴唇失去了血色。

弗罗斯特:我得工作了。

129%内景,弗罗斯特的卧室,夜晚

弗罗斯特在工作。写字台上满是笔

记、便条、A4 规格的白纸、书籍、记录以

及他的团队为他准备的各种材料。

有关妨碍司法的各种宪法文件和

法规。

弗罗斯特的眼睛在一份文件上快

速地移动。特写镜头显示他的笔把一些

重要的词语、重要的语句圈出来。

弗罗斯特在听录音带。我们听到尼

克松总统同科尔森、埃利希曼和霍尔德

曼谈话的声音。

弗罗斯特迅速地翻阅着记录,用笔

圈出一些句子,例如“让他们蹲五年牢

也在所不惜……”。

弗罗斯特修改要提的问题,重新安

排问题的次序,给每个问题标上序号;

研究他的团队对尼克松可能采取什么

策略的预测,考虑他如何回应。

弗罗斯特有些困倦了:他用笔继续

在一些日期上画圈,例如:6 月 20 日。忽

然,他的眼光停留在一个人的名字上:

查尔斯・科尔森。

弗罗斯特啜了一口咖啡。眼睛继续

盯着那个人名“科尔森”和那个日期“6

月 20 日”。这可抓住了一根稻草。

他看了看表,然后拿起电话,拨了号码。

130%内景,华盛顿,赖斯顿的家,白天

吉姆・赖斯顿拿起电话。此时他正

在自己家里与妻子和怀抱的婴儿在一

起。室内满墙都贴的是政治招贴画,画

上人物身上或是标着和平的标记或是

打出一些弹孔。

弗罗斯特:吉姆吗?我是戴维。你还

在华盛顿哪?还记得你猜想尼克松在 6

月 23 日之前曾经和查尔斯・科尔森会

过面?

赖斯顿:噢,是的。我正想再去一趟

联邦法院图书馆呢。

弗罗斯特:那好,我给你找到了一

个日期:6 月 20 日。

131%外景,贝弗利希尔顿饭店,两天

后的清晨(1977)

一辆出租车驶来。赖斯顿走下汽

车,手里拿着纸袋和公文包。

132%内景,贝弗利希尔顿饭店,弗罗

斯特的卧室,白天(1977)

弗罗斯特正在酣睡――他面前的

写字台上摆满各种笔记和纸张。门铃声

响起。

弗罗斯特走过去开门。门外走廊上

站着吉姆・赖斯顿。

弗罗斯特:怎么样……?

133%内景,太平洋别墅尼克松的卧

室,时间同前(1977)

马诺洛・桑切斯把尼克松的衣服取

出来摆在他的卧室里。透过半开着的房

门,我们看见:

尼克松正在原地跑步,正如他在他

全部职业生涯中每天早晨必做的那样。

134%内景,贝弗利希尔顿饭店大堂,

白天(1977)

伯特和泽尔尼克在饭店大堂里汇

合。伯特焦急地看他的手表。半了,怎么戴维还不

下来?鲍勃,你今天见到他了吗?

泽尔尼克:还没有。

忽然,弗罗斯特、赖斯顿和卡罗琳一

起从电梯里走出来。

弗罗斯特:早晨好。

弗罗斯特看着泽尔尼克和伯特。

弗罗斯特:来吧,咱们走吧。

弗罗斯特、赖斯顿和卡罗琳向汽车

走去。泽尔尼克和伯特面面相觑:他们被

弄得茫然不知所措。

伯特:这是怎么回事?

135% 外景,帝王湾,史密斯宅邸,白

天(1977)

帝王湾史密斯宅邸门前,弗罗斯特

的汽车驶来。整十点,弗罗斯特、赖斯顿、

泽尔尼克和伯特走下汽车。

尼克松的车队缓缓驶来。伯特看了

看手表。

伯特:这是他头一次迟到了。

车门打开,尼克松走下汽车。他戴着

太阳镜,径直走向宅邸,保持缄默。没有

同弗罗斯特交换眼神,也没有说话,没有

打招呼,没有开玩笑。

弗罗斯特同赖斯顿交换了一下眼

色,随着也走向宅邸。

双方随行人员打了个照面,但都避

开眼光,默默地跟在尼克松和弗罗斯特

后面。

136%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弗罗斯特和尼克松面对面走近。技

工人员对各种器械做最后的调试。

弗罗斯特:总统先生。

尼克松:弗罗斯特先生。

两人握手,然后分别就座。

弗罗斯特:好了,如果今天这最后一

场能够像咱们通电话时那样,那会是爆

炸性的一场了。

尼克松:什么通电话?

弗罗斯特:您把电话打到我的旅馆

房间哪。

这次轮到尼克松被弄得一派茫然了。

戴维斯:5,4,3……

137% 内景,流动摄影车内,白天

(1977)

导演向前探身,然后说:

导演:给戴维手势……

138%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现场监督向弗罗斯特打了个手势。

弗罗斯特:回顾您任期的最后一年,

您是否觉得您有过妨碍司法或者说参与

掩盖犯罪和妨碍司法的行为?

尼克松抖擞精神。

尼克松:没有,我没有过。我倒想知

道……您使用了“妨碍司法”这个词,

可是您也许没有读过有关妨碍司法的

法规。

弗罗斯特:偏巧我是读过的。

尼克松:您说您读过?好,那您就该知

道它规定的不只是一个行为,它还规定必

须有一个特定的、不正当的动机。而我在

这件事情上没有不正当的动机。我的所作

所为完全是出于政治控制的需要。

弗罗斯特:即便就算是那样,但您的

行为的直接后果将会是,使那两个被控

有罪的盗贼能够逃过刑事追究。这怎么

能不是进行掩盖,或者说妨碍司法呢?

尼克松:我以为,弗罗斯特先生,记

录证明,我不但没有妨碍司法,相反,我

是在积极协助司法。当联邦调查局的帕

特・格雷在 7 月 6 日给我打电话时,我对

他说:“帕特,你尽管放手调查好了。”没

有什么事情你能说成是妨碍司法的。

弗罗斯特:就算是那样。但是现在我

们确切知道。在 7 月 6 日以前的两个星

期里,您一直是在极力设法限制或者说

阻挠调查的。

尼克松:现在您就咬定……

弗罗斯特:妨碍司法就是妨碍司法,

不管它是一分钟还是五分钟。而且,说您

的计划没能成功也不是辩解的理由。比

如说,我打算抢银行,但是没得逞,这并

不能成为辩护的理由。我毕竟还是要抢

这家银行来的。

尼克松:等一等,弗罗斯特先生。没

有任何证据证明……

弗罗斯特:……没有证据是因为十

八分半钟同鲍勃・霍尔德曼的谈话录音

从整个六月份的录音带里莫名其妙地抹

去了。

尼克松:那是一次不幸的失误。但是

鲍勃・霍尔德曼做事非常严谨,对所有事

情都有真实的笔记。他的笔记就在那里,

人人都能查阅。

弗罗斯特:不过,我们找到了一些比

他的笔记更有用的东西。

弗罗斯特拿出了赖斯顿的笔记。

弗罗斯特:这里有一段同查尔斯・科

尔森的谈话,我想是从未公开发表过的。

尼克松:从未发表过的?

弗罗斯特:是的,不过我的一位研究

人员从华盛顿把它找了出来。它就放在

那里,任何人都可查阅的。

139%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的观

察室,白天

赖斯顿紧张得屏住气息。

赖斯顿:对,宝贝儿,这就开场了。

赖斯顿指着电视监视器说。

140%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尼克松:噢,我还不知道我们是不是

看到过……

弗罗斯特:不单是看到过,总统先

生,那是您亲口说过的话。

尼克松的脸明显地抽动了一下。

弗罗斯特:您一直坚称您是在 6 月

23 日才第一次得知那次闯入的。可是这

份比那早三天录下的录音却清楚地证

明那是说谎。在这段录音里,您对科尔

森说:“除非那七个人有一个开口,整个

这项调查就会自动停止。这就是问题的

所在。”

尼克松:我们说“那七个人有一个

开口”,那是指什么?

尼克松此时显然已陷入慌乱。他伸

手去拿旁边小桌上的手帕。

弗罗斯特:再来看您在次年 3 月 21

日同约翰・迪安的谈话。单是在这一份文

字记录本上,我就找出了:一、“你可以

拿到一百万美元,你可以即刻拿到现金。

我知道在哪儿能搞到这笔钱。”二、“你

需要控制住的最主要的就是亨特。”三、

“我们是不是需要研究一下亨特的情况

呢?”四、“收下那一百万。我觉得那是值

得的。”五、“你不认为你最好赶快解决

亨特的问题吗?”六、“你的第一件事就

是亨特的问题。这是必须解决的。”七、

“钱可以交到手。埃利希曼可以想出交

付的办法。这是办得到的。”八、“除了那

十二万美元,我们对亨特别无选择,要么

还能怎样呢?”九、“哎呀,把我们现有的

钱全都花出去。”

弗罗斯特抬眼看看尼克松。

弗罗斯特:请看,一个人在掩盖什么,

恐怕不能比这说的更明白了,是不是?

尼克松:等一下!让我打断你的话。

你这种做法我决不赞成,在整个这次访

谈中我也决不会这样做。你这是对我的

话断章取义。

弗罗斯特:您始终坚称您在 3 月 21

日之前对此一无所知。但是在二月份您

的私人律师就来华盛顿开始筹集准备

付给那两个盗贼的二十一万九千美元

封口费。您当真指望我们会相信您一无

所知吗?

尼克松:我就是不知道。我当时以为

那笔钱是用做善款帮助那两个穷人进行

辩护的。

弗罗斯特:这笔钱的交付方式是用

假名放在电话亭的顶上,以及由戴手套的

人送到机场。这绝对不是支付律师费的正

常方式啊。

尼克松:是的,关于这点我早已做过

声明。那些都是霍尔德曼和埃利希曼干

的。我毫不知情。

弗罗斯特:好,既然霍尔德曼和埃利

希曼是真的责任者,而您是事后才发现实

情的,那么您为什么不召来警察将他们逮

捕呢?这岂不是另一种的掩盖行为吗?

尼克松艰难地喘着气,脸色变得非

常难看。

尼克松:也许我应该那样做。也许我

应该把联邦调查局官员召到我的办公

室,说:“把这两个人抓起来,让他们按

下手印,然后把他们投入监狱。”但是我

恰恰没有那样做,这两个人,霍尔德曼和

埃利希曼,我认识他们的家人,在他们还

是小孩子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们。而且,我

始终认定,他们所做的――我们所有人

所做的这些事情,并不是犯罪。当你在总

统的位子上,你总要做许多这样的事情,

从最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来说,这些并不

合法。但是你必须去做,因为这更符合国

家的利益。

弗罗斯特:等一下……我没听错吧?

您真的是说,在有些情况下,总统可以决

定什么最符合国家的利益,从而可以去

做某种不合法的事情?

尼克松:我是说,既然总统这样做,

那就意味着这不是不合法的。

弗罗斯特:对不起……?

尼克松:这就是我的信念。不过我知

道别人不会同意这种观点。

弗罗斯特向前探身。

弗罗斯特:那么,既然这样……您是

否承认……为彻底消除任何误解……您

是否承认您参与了掩盖活动,您触犯了

法律?

尼克松面部特写:他呆呆地凝视着。

141%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白天(1977)

赖斯顿、泽尔尼克和伯特全都倾身

向前,聚精会神地注视着监视器屏幕。

赖斯顿:哎呀,我的天,我们这下逮

住他了!

142%内景,尼克松随行人员观察室,

白天(1977)

布伦南、甘农和卡奇吉安聚精会神

地注视着荧屏。

布伦南:咳,糟糕!他要吃不住

劲了!

143% 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

白天(1977)

尼克松两眼发直,神情沮丧,

嗫嚅着正要开口……

布伦南:好了,我们现在休息

一下!

杰克・布伦南走进现场,叫了暂停。

144%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白天(1977)

伯特、赖斯顿和泽尔尼克猛地挺直

身体,大吃一惊。

泽尔尼克:干吗!他这是要干吗!

赖斯顿:这家伙要干什么!怎么可

以这样?

伯特猛地站起来,抓起他的文件

夹,跑了出去。泽尔尼克紧随其后。

145%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伯特跑进现场……

伯特:你要干什么?

泽尔尼克:凭什么暂停?!你疯了吗?

弗罗斯特放下手中的书写板,显然

十分恼火。

弗罗斯特:好了,换带子吧。

趁着这一阵混乱,尼克松站起身悄

悄走进他的化妆间。

布伦南:戴维,我们可以稍微商谈

一下吗?

泽尔尼克:你这是在干什么,杰克?

他已经要开口认罪了,你明明知道这个!

布伦南:伙计们……这是他一生中

最关键的时刻……

伯特:凭这个我们可以去告你!

泽尔尼克:你蓄意破坏这次访谈。

布伦南和解地举起双手。

布伦南:你们瞧……咱们大家都是

一个目的……我肯定咱们能得出一个

双方都满意的解决办法……

他说着跟随尼克松走出去。

泽尔尼克(向着他身后喊叫):我们

有什么可商谈的?要什么解决办法?这

是在进行访谈。

泽尔尼克被甘农、卡奇吉安和雷・普

赖斯劝解着拥向一边。

146%内景,帝王湾,尼克松的化妆

间,白天(1977)

尼克松的化妆间里。布伦南走进来,

随手把门关上。尼克松在较暗的角落里

踱来踱去……

尼克松:你这是干什么?替我解围?

可怜我?

布伦南:我只是觉得……假如您要

做某种……感情冲动的流露……那咱

们得好好考虑一下……斟酌一下。我只

是想提醒您,这是一个多么至关重要的

关键时刻……如果没有考虑周到,一时

冲动的流露,那会带来多么不可收拾的

后果。

尼克松:我知道。但是事情总要进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尼克松陷入思

考,艰难地做出抉择。

尼克松:我感谢你的好意。

他握住布伦南的手……

尼克松:谢谢你,杰克。

尼克松转身走回录制现场。

147%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录制现场,弗罗斯特与伯特和泽尔

尼克一起等待着。

赖斯顿:他出来啦!

泽尔尼克:小心些,戴维。他们也许

会有什么花样。

伯特:没问题,戴维。接着刚才的话

题继续追下去。

弗罗斯特注视着尼克松重新走回

他的座位。

148% 内景,流动摄影车内,白天

(1977)

导演看着弗罗斯特和尼克松分别

回到自己的座位。

导演:好了,注意了!十秒准备……

149%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白天

(1977)

弗罗斯特面对尼克松坐下。两人都

没有说话,只是互相注视着。

戴维斯:5,4,3……

现场监督向弗罗斯特发出一个手

势。特写镜头显示弗罗斯特凌厉进逼的

姿态,接续刚才中断的话题。

弗罗斯特:总统先生,我们刚才谈

到 3 月 21 日至 4 月 30 日这一个阶段,

关于您所犯的错误以及其它等等。不过

我觉得您是否能够不只限于错误二字

呢?这个词儿似乎不足以让人们得到准

确的理解。

尼克松:那么你认为应该用什么词

儿呢?

弗罗斯特:好,既然您这样问我……

弗罗斯特放下他手中的书写板。

弗罗斯特:……美国民众希望从您

口中听到的大概是这样三点:一、这里

的问题大概比错误要严重得多,这是不

当的行为,是的,甚至可能是犯罪的行

为。二、我滥用了我作为总统所握有的

权力。三、我让美国民众经受了两年的

痛苦折磨,我要为此道歉。我知道,承认

这点对于任何人都是极其困难的

事――尤其是对于您。但是我觉得,如

果您不承认,您会后悔终生的。

尼克松面部特写:他的眼睛里闪过

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

尼克松:的确,我犯了错误,而且是

极其可怕的错误,是一个总统决不该犯

的错误。这些错误完全违背了我自童年

起就一直向往的完美标准。但是你如果

记得,那正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时刻。我

被迫应付“五条战线的战争”,要应对

充满敌意的媒体,应对充满敌意的国会

众院,充满敌意的欧文委员会……

但尼克松突然意识到不妥,不再罗

列下去。

尼克松:但是的确,我应该承认有一

些时候我做的不完全与我所担负的责

任相符……我确实卷入了你们所说的

“掩盖活动”。对于所有这些错误,我深

深感到懊悔。我仍然坚持,这是判断的

错误,而不是用心的错误……但这毕竟

是我的错误,我不怨任何别人。我自己打

倒了自己。我给人家提供了武器,于是人

家就用来对付我,幸灾乐祸地折磨我

……不过我想,如果我处在他们的位置,

我也会这样做的……

弗罗斯特:而对美国民众来说呢?

尼克松:我辜负了他们。我辜负了我

的朋友们。我辜负了这个国家。最糟糕的

是,我损害了我们的政府体制,伤害了所

有那些原来希望进入这个政府的年轻人

的美好理想,他们现在会认为这个政府

太腐败了。我辜负了美国民众,我将在我

的整个余生背负这个重担。我的政治生

命已成过去。

弗罗斯特睁大眼睛望着尼克松,不

敢相信他刚刚见证的这一切。

149A% 内 景 , 大 学 图 书 馆 , 白 天

(1982)

赖斯顿在接受拍摄纪录片的访谈。

赖斯顿:电视这个东西首要的和最

大的毛病,就在于它把什么都给简单化

了……

150%内景,帝王湾录制现场,时间同

149(1977)

摄录人员们,所有那些对一切早已

司空见惯的技术人员们,都睁大眼睛注

视着,无法相信他们刚刚看到的这一切。

赖斯顿(画外音)……都给缩简了。

重大的、复杂的思想……

151%内景,弗罗斯特随行人员观察

室,时间同150(1977)

伯特、赖斯顿和泽尔尼克全都聚精

会神地、一声不响地注视着观察室内设

置的监视器屏幕。

赖斯顿(画外音):大段大段的时间

……

152%内景,尼克松随行人员观察室,

时间同150(1977)

布伦南、索耶、卡奇吉安和普赖斯也

都聚精会神地、默无一语地注视着他们

观察室内的监视器屏幕。

赖斯顿 (画外音):一个人的一

生……

153%内景,流动摄影车内,时间同

150(1977)

导演、图像混录人员、编辑和制片人

也都在注视着各自面前的监视器,无法

相信他们刚刚看到的这一切。

赖斯顿(画外音):都被缩简成了一

个抓拍镜头。

154% 内 景 , 大 学 图 书 馆 , 白 天

(1982)

吉姆・赖斯顿在接受拍摄纪录片的

访谈。

赖斯顿(画外音):起初我简直无法

理解,为什么鲍勃・泽尔尼克在访谈结束

后会那么兴奋。

155%外景,帝王湾史密斯宅邸,白天

(1977)

鲍勃・泽尔尼克同布伦南和甘农热

烈握手。这时有人砰地一声打开一瓶香

槟,又给每个人手里递来一支雪茄。

赖斯顿(画外音):为什么伯特要激

动得甩掉衣服冲进大海。

欣喜若狂的伯特脱掉衣服,跑过沙

滩,一直跑进海水里。

赖斯顿(画外音):直到后来,我才

明白了这个结局的巨大力量。

156%内景,大学图书馆,白天(1982)

赖斯顿继续他接受纪录电影采访的

谈话。

赖斯顿:因为戴维终于在最后一天,

在险些错过的一刻里,得到了任何一位

记者、任何一位检察官、任何司法委员

会、任何政敌都没能得到的东西……

157% 一幅电视屏幕占满整个画面

(1977)

电视上映出的是尼克松面部的特写

镜头。

赖斯顿(画外音):理查德・尼克松

有些浮肿的脸呈现着孤独、懊恼、失落的

沮丧神情。

尼克松 (在电视上):我辜负了他

们。我辜负了我的朋友们,我辜负了这

个这个国家……

一连串短促镜头快速剪辑:全美国

各地,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到处的电视

机都在播放这个镜头。

赖斯顿(画外音):这次访谈的其它

部分以及那些失误和不当,不仅全被忘

掉,而且简直就是根本不存在了。

158%外景,帝王湾,白天(1977)

尼克松在访谈结束后疲惫地走出来。

他神色茫然地走到邻家的一只小狗面前,

躬下身来拍拍那只狗,嘴里喃喃地说:

尼克松: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达克斯

猎獾狗吗?

狗跑回到它主人身边去。尼克松看

了一阵,然后走向他的汽车。

镜头拉大,展示出站在窗前向外观

看这一幕的弗罗斯特。

室内,完全是一派欢腾的景象,只有

弗罗斯特一人除外。

他的脸上甚至显出某种忧伤:获胜

的歉疚,满心的怜意。他注视着便衣保安

拉开车门,尼克松坐进车里,然后离去。

159%外景,街头报摊,白天(1977)

《时代》杂志和《新闻周刊》都以弗

罗斯特的照片做封面。

伯特(画外音):《尼克松 / 弗罗斯

特访谈记》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创造了

美国电视有史以来一项新闻节目的最高

收视纪录。戴维上了《时代》杂志和《新

闻周刊》的封面……

160%外景,洛杉矶贝弗利希尔顿饭

店,白天(1977)

弗罗斯特和伯特回到饭店,那里已

经有一些记者和摄影记者等着他们,我

们可以从其中认出有几个人就是早些时

候给弗罗斯特很大难堪的人。

伯特(画外音):……而且使得曾经

像毫不留情的杀手一样对待他的那些政

治书籍出版社多半都赶忙给他发来致歉

和祝贺的信件。

161%内景,长波电视台摄影棚,白天

(1982)

伯特在结束他对纪录电影采访的

答问。

伯特:我确知戴维事后又同尼克松

前总统见了最后的一面。他在返回伦敦

之前驱车到圣克利门蒂向尼克松道别。

162%外景,圣克利门蒂,太平洋别

墅,白天(1977)

海鸥在头顶上盘旋鸣叫。弗罗斯特

和卡罗琳来到太平洋别墅门外。弗罗斯

特手里拿着一包东西……

尼克松从远处走近,一身高尔夫装

束。两人亲切握手。

尼克松:弗罗斯特先生,库欣小姐,

请原谅我……呃……这身高尔夫打扮。

这其实是我们这些退休者的正式服装。

他露出局促不安的微笑。

尼克松:那么说……你们要打道回

府了?

弗罗斯特:是的。

尼克松:去迎接新的事业的曙光,迎

接新的挑战……

弗罗斯特:但愿是这样。

尼克松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

神色。

尼克松:祝你顺利。我们两个中间毕

竟有一个继续处于聚灯光下。

一阵沉默。

尼克松:我……呃……没有看到访

谈的播出,不过听人说,获得很大成功。

我发现……呃……评论好像对你很赞

扬,对我可就不太客气……

弗罗斯特:是的,这……使我感觉很

遗憾……

尼克松:不必说宽慰我的话。我已

经修炼到不指望那些婊子养的能说别

的了……

尼克松转向卡罗琳。

尼克松:请原谅,库欣小姐。我本想

说那些人是“狗娘养的”,但是我们的马

诺洛是热爱犬类的人,坚决反对我说动

物的坏话。

马诺洛・桑切斯恰在此时走来,像一

贯的那样无可挑剔,一身鲜艳的大红上

衣,一脸灿烂的笑容。

马诺洛:让我给各位奉上点儿什

么吗?

尼克松:喝点儿茶?要么来点儿香槟

怎么样……戴维?我还有一些鱼子酱,是

伊朗国王派人送来的……

弗罗斯特:不必了吧,谢谢您。

尼克松:真的不想来点儿吗?一点儿

都不麻烦。

弗罗斯特:真不必了,我们该……

尼克松伸出手来。

尼克松:那好,谢谢你来看我。你是

一位好对手。

弗罗斯特:再见吧,总统先生。

两人握手。弗罗斯特转身待要离开,

然后又……

弗罗斯特:噢,我差点儿忘记了。我

给您带来了一件礼物。

弗罗斯特将一个盒子递给尼克松。

弗罗斯特:这种鞋,您曾经夸奖过

的。我给您弄来一双。

尼克松打开盒盖,往盒子里一看,原

来是一双古奇牌16休闲鞋。这有点儿令

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感动……

尼克松:噢,谢谢你。我很受感动。

弗罗斯特准备偕卡罗琳离去。

尼克松:祝你们一路平安吧。

弗罗斯特和卡罗琳转身走去。还没

走出多远,这时……

尼克松:噢,戴维,还有一件事。

卡罗琳示意她一个人走到前面去

等。弗罗斯特独自折回,向尼克松走过来。

尼克松:你们的那些聚会,我从报上

读到一些。老实说,你真的喜欢那样吗?

弗罗斯特微微一笑,一时不知如何

作答……

弗罗斯特:是的,当然。

尼克松:真的?你从未想到过,那给

你带来多大幸运。

尼克松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捉摸的

神色。

尼克松:热情待人,也被人热情对

待。你有这种与人融洽相处的本领。那

么轻松,那么讨人喜欢。我没有这个本

事。从来没有过。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

选择这样一种需要讨人喜欢的生活道

路。其实我更适合于一种需要思考,需要

争论,需要知识分子精神的生活。说不定

咱们两个恰好搞颠倒了。说不定你倒是

应该成为一个政治家,而我成为一个严

厉的访谈者。

弗罗斯特:说不定。

他正待要转身离去,这时……

尼克松:那天晚上我真的给你打过

电话吗?

弗罗斯特:是的。

尼克松:我们谈到了什么要紧的事

情吗?

弗罗斯特想了一下,说:

弗罗斯特:说起干酪汉堡。

尼克松:干酪汉堡?

尼克松望着弗罗斯特转身走入夕阳

的炫目光辉,走向他的汽车和等在那里

的卡罗琳。

赖斯顿(画外音):理查德・尼克松

再没有担任任何公职,尽管 1994 年去世

时享受到了极其隆重的葬礼。

尼克松举起手臂向驱车离去的弗罗

斯特挥手致意。

赖斯顿(画外音):他留给人们的最

久远的遗产是,如今发生的任何政治丑

闻都会立刻被称做什么什么“门”。

163%外景,加州一条高速公路,白天

(1977)

弗罗斯特和卡罗琳驾着一辆敞篷汽

车沿太平洋岸边高速路返回洛杉矶。

赖斯顿 (画外音):戴维怎么样了

呢?纽约、伦敦和悉尼全都对他张开双

臂热烈欢迎。他甚至在萨迪餐厅重又定

下了他的专座。

弗罗斯特面含微笑。卡罗琳的长发

在风中飘拂。

164%内景,贝弗利山某俱乐部,华灯

初上时分(1977)

弗罗斯特和卡罗琳步入贝弗利山一

处高级俱乐部。立刻引起那里饮酒和用

餐者的注意。人们纷纷站立起来,热烈鼓

掌,围拢在弗罗斯特周围,向他祝贺……

赖斯顿(画外音):他的照片时时出

现在报章上。他接连不断地出席这个或

那个聚会。向他频送飞吻的人群包括政

治家、演艺界和上流社会的阔佬,在这里

已经分不清政治和娱乐的界限。

卡罗琳被晾在一一边。他看着弗罗

斯特在这个圈子里如鱼得水,暗自微笑,

他真的很帅。她悄悄走开……

赖斯顿(画外音):也许问题的关键

正在于此。政治和娱乐,说到底也许并没

有什么区别。戴维对此理解得比谁都深。

165%外景,太平洋别墅,时间同前

(1977)

尼克松坐在室外。他打量着那个鞋

盒,打开它,拿出那双古奇休闲鞋。

尼克松向左右张望了一下。周围没

有人窥视。他试着穿上这双鞋,站起来

小心翼翼地走了几步。

从他那试着走步的样子,从他脸上

的表情,我们可以看出……

他喜欢这双鞋。

这不禁令人心碎。

尼克松继续走着――走进他的花

园,走向海边,走进夕阳斜射下来的长

长阴影……他的轮廓渐渐模糊,隐去。

淡出至全黑

上一篇:美国水门事件《弗罗斯对话尼克松》剧本欣赏中集 下一篇: 昆汀・塔伦蒂诺处女作《落水狗》电影剧本赏析上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