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塔伦蒂诺处女作《落水狗》电影剧本赏析上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3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水 库 狗

〔美国〕昆・塔伦蒂诺

奚 虞译

1 内景 “鲍勃大叔饼屋”―晨

八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吃早餐。他们是“白色先

生”、“粉红色先生”、“蓝色先生”、“金色先生”、“橙色先生”、“棕色先生”、“好

小子”埃迪・卡勃特和大老板乔・卡勃特。多数人刚刚吃完饭, 正在边品尝咖

啡边闲聊。乔在翻看一个小小的通讯录。粉红色先生正在滔滔不绝地讲一个

关于麦当娜的故事。

粉红色先生:《犹如处女》这首歌说的是一个女孩干了一个大生殖器的家

伙。整首歌完全是一个关于大生殖器的隐喻。

蓝色先生: 不, 不是的。它唱的是一个女孩非常愿意而且她已经干过好几

回了。后来她遇上了某个真正动心的……

粉红色先生: ……哦……哦……出了格林湾, 向旅游者去说这套废话吧。

乔(眼睛看着自己手中的通讯录): 托比……托比是他妈的谁? 托比……

托比……让我……想一想……想一想……

粉红色先生: 讲的根本不是什么一个好姑娘遇见了一个动了心的小伙

子。《真正的蓝色》唱的是什么, 这一点现在能完全肯定了吧, 没有争议了吧。

橙色先生:《真正的蓝色》是哪一首?

“好小子”埃迪: 你记不得《真正的蓝色》了? 那是他妈的麦当娜红得发紫

的一首歌。他妈的, 我虽然没听懂那首《通俗之最》, 可我至少听说过《真正的

蓝色》。

橙色先生: 听着, 笨蛋, 我没说没听说过这首歌。我是在问这首歌到底怎

么样? 原谅我不是全世界最热心的麦当娜歌迷。

棕色先生: 我讨厌麦当娜。

・67・蓝色先生: 我喜欢她刚出道时的歌。你们知道, 就是《幸运之星》、《边界

线》――可是当她一进入《爸爸不要说教》阶段, 不管你们认为有没有歌, 反正

我再不听她的了。

粉红色先生: 嘿, 去他妈的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吧。我是要说明一个问

题。你们快把我的思路搅乱了。

乔: 哦操, 托比是那个中-国小姑娘。

白色先生: 怎么回事?

乔: 我从自己当小玩闹的时候不常穿的一件上衣口袋中找到了这个旧通

讯录。托比是怎么回事? 他妈的她姓什么来着?

粉红色先生: 我说到哪儿了?

橙色先生: 你说《真正的蓝色》唱的是一个好姑娘遇到了一个动了心的小

伙子, 可《犹如处女》却是对大生殖器的隐喻。

粉红色先生: 让我来告诉你们《犹如处女》唱的是什么。它唱的是某个成

了性机器的淫妇。我的意思是说从早到晚, 早晨、白天、夜里、下午、生殖器、生

殖器、生殖器、生殖器、生殖器、生殖器、生殖器、生殖器、生殖器、生殖器、生殖

器。

蓝色先生: 一共是多少个生殖器?

白色先生: 好多。

粉红色先生: 后来有一天她遇见了他妈的约翰・霍尔姆斯。就是这么回

事, 哇小子。他妈的这个家伙就像是《胜利大逃亡》中的查尔斯・布伦森。他在

打洞。此时她真的棋逢对手, 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痛。

乔: 周? 托比・周? 不是。

粉红色先生: 那玩意儿伤人。它伤着她了。其实是不应该伤人的。她那东

西到了这时候本应该不亦乐乎, 可是当这一回那小子使她痛不欲生, 就像是

初次。这种痛苦使一台性交机器想起了处女是什么样子。因此,《犹如处女》。

众人笑。

乔: 王?

粉 红 色 先 生: 去 你 的, 没 错 (英 语“王”(W ong) 和“错”(W rong) 谐

音。 ――译者)。我说得没错! 你他妈的知道个屁?你还在听“杰里操瓦尔”呢。

乔: 不是错, 笨蛋。是王! 你明白, 是中-国人的姓。

白色先生一把从乔手中夺过那本通讯录。二人夺来夺去, 可是并没有真

・68・正动火。

白色先生: 把他妈的这东西给我。

乔: 你他妈的想干什么? 把通讯录还给我!

白色先生: 我他妈的听腻了, 乔。等我们走的时候再给你。

乔: 你是什么意思, 等我们走的时候再给我? 现在就还给我。

白色先生: 已经整整十五分钟了, 你一直在唠叨这些名字。“托比……托

比……托比……托比・王……托比・王……托比・张……他妈的查理・

陈。”我右耳朵刚刚听进去麦当娜的大生殖器, 左耳朵又来了个什么托比・嘉

普。

乔: 你想听什么?

白色先生: 等你急疯了, 我什么都想听。

乔: 把通讯录还给我。

白色先生: 那你就把它收起来?

乔: 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白色先生: 那好。我恐怕得留着它了。

金色先生: 乔, 你想不想让我一枪把他毙了?

白色先生: 放屁, 你在梦里把我毙了吧, 等你醒了最好还得向我道歉。

“好小子”埃迪: 你们这些家伙谁听过七十年代周末的 KB ILLY 的超级

之声?

粉红色先生: 听过, 他妈的真的不错, 是吧?

“好小子”埃迪: 你能相信他们演奏的那些歌吗?

粉红色先生: 不, 我不能相信。你们知道那天我听什么了吗? 小托尼・德

弗兰科和德弗兰科家庭乐队的《心跳――是爱在跳》。从他妈的五年级以后我

就没听过这首歌。

“好小子”埃迪: 当初我来这儿的时候, 她正在演奏这首歌。《佐治亚夜沉

沉》唱红了, 可当那首歌唱得正红时我却不听了。我听了有成千上万遍。今天

早上我还在听, 当时我第一次意识到那位女士唱的原来正是小品剧本这首歌, 就是害

死了安迪的那个女的。

蓝色先生: 你原来不知道是维基・劳伦斯害死了那家伙?

“好小子”埃迪: 我以为是那个不忠的老婆开枪打死的安迪。

金色先生: 他们在歌里是这么唱的。

・69・“好小子”埃迪: 我知道。我听过。每次还没等唱到那一部分时, 我就完全

明白了。我想当她唱妹妹那一段时, 她是在讲自己的弟妹, 那个不忠的妻子。

乔: 不, 是她自己杀的。她还杀了那个不忠的妻子。

粉红色先生: 你们知道“吉卜塞人、流浪汉和小偷”那一段, 她说“要是爸

爸知道他干的勾当, 早就一枪把他崩了”。我永远也想不出他到底干了些什

么。

全桌的人都笑了。女招待向桌子这边走来, 手里拿着账单和一壶咖啡。

女招待: 哪位还想加点咖啡?

乔: 不, 我们差不多了。我来付账。

她将账单交给他。

女招待: 给您。请到收款台付账,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乔: 没问题。

女招待: 祝大家一天愉快。

众人七嘴八舌地嘟嚷了一些同样的话。女招待退下, 乔站起。

乔: 这账我来付。你们这些家伙出小费。(对白色先生) 等我回来的时候,

我想要回我的通讯录。

白色先生: 对不起。它现在是我的通讯录了。

乔: 金色, 请你一枪毙了这个臭狗屎。

金色先生用手指作出枪击白色先生的手势。白色先生也做出开枪的动

作。乔走出画面。

“好小子”埃迪: 好了, 大家都为那个小妇人掏点儿吧。

人人都掏出一美元甩在桌子上。也就是说大家都这样做了, 唯有白色先

生除外。

“好小子”埃迪: 得了, 扔一美元吧。

白色先生: 呜―呜, 我可不付小费。

“好小子”埃迪: 不付小费, 你是什么意思?

白色先生: 我不信这一套。

“好小子”埃迪: 你不信小费这一套?

粉红色先生(笑): 我喜欢这小子, 他是个疯子, 这家伙。

金色先生: 你知道这些女士到底挣多少钱吗? 她们挣一堆狗屎。

白色先生: 别跟我来这一套。她挣不到足够的钱, 她可以辞职嘛。

・70・众人笑。

“好小子”埃迪: 我想甚至连一个犹太人也没勇气说这句话。那么我们明

说吧, 你就从来都不付小费?

白色先生: 我不付小费是因为全社会说我应该付小费。我付小费是因为

某人值得付小费。如果有人真的强迫我, 那他们也还值得多得到点儿什么, 而

且这种小费是自愿的, 对这些鸟就得玩儿这个。据我所知, 他们仅仅完成了自

己的工作。

蓝色先生: 为我们服务的那姑娘人不错。

白色先生: 为我们服务的那姑娘还可以, 可她没有做什么特别的。

金色先生: 你想要什么特别的, 把你带进厨房嘬你的家伙?

众人皆笑。

“好小子”埃迪: 那我出百分之十二的小费。

白色先生: 听着, 是我叫的咖啡。我们他妈的在这儿已经呆得时间够长的

了, 可她只给我添过三次咖啡。我要是叫咖啡, 我就要她添六次。

金色先生: 如果她忙不过来怎么办?

白色先生: 在一个女招待的词典里不应该有“忙不过来”这个词。

“好小子”埃迪: 对不起, 白色先生, 可是你最后一次想要的东西不过是添

一杯咖啡。

众人皆笑。

白色先生: 这些女士并没有饿得要死。她们挣得工资太少, 然而如果我挣

的工资太少, 只能说我自己不走运, 没有找到一份社会认为该给大钱的工作。

“好小子”埃迪: 噢, 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了。这不仅是因为他是个一钱不值

的畜牲――

橙色先生: ――而且还因为――

“好小子”埃迪: ――而且还因为他找不到一份侍者的工作。你的话听起

来像是个没人搭理的洗碗小工:“去他妈那些贱货和她们的小费。”

金色先生: 所以你根本不在乎她们是否在靠你的小费过活?

白色先生将自己的两根手指搓在一起。

白色先生: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世界上最小的小提琴, 专门为那些女

招待而演奏的。

金色先生: 你自己都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这些人忙得四脚朝天。这是份

・71・苦差事。

白色先生: 在麦当劳店里干活也是份苦差事, 可你就没觉得该付小费。他

们为你端吃的, 你就该付他们小费。可是事情不是这么回事, 是社会说在这里

要付这些家伙小费, 然而在那里就不必要付那些家伙小费。这完全是一堆狗

屎。

橙色先生: 他们比麦当劳的那些人干得辛苦。

白色先生: 哦是的。我没看见他们打扫炸锅。

棕色先生: 这些人交纳的所得税中包括自己挣的小费。你虽然塞钱给他

们, 可是也让他们多支出了金钱。

金色先生: 在这个国家, 对于没上过大学的女人来说, 当女招待是头号职

业。它基本上是每一个妇女都可以得到的一份工作, 而且活得过去。其原因就

在于小费。

白色先生: 去你妈的吧。

众人皆笑。

白色先生: 嘿, 政府对他们的小费征税, 对此我深表遗憾。这他妈的是胡

来, 但这不是我的过错。看起来女招待仅仅是定期遭政府鸡奸的众多人群之

一。如果你给我看一篇文章, 说政府不应该这样做, 我肯定签名。如果把它公

之于众进行投票。我肯定投票赞成。可是我不会付这笔钱。而且你刚才跟我

说的一大堆关于上没上过大学的废话, 我只用一句话来回答:“学会操他这一

套”。因为如果你们指望我来帮忙掏钱, 那你们可就会感到一次他妈的大大的

意外了。

橙色先生: 他把我给说服了。把我那一块钱还给我。

大家笑。乔回到桌旁。

乔: 好了, 诸位大闲人, 该活动活动了。等一等, 谁没掏钱?

橙色先生: 白色先生。

乔(对橙色先生): 白色先生? (对白色先生) 为什么?

橙色先生: 他不付小费。

乔(对橙色先生): 他不付小费? (对白色先生) 你不付小费? 为什么?

橙色先生: 他不相信这一套。

乔(对橙色先生): 你不相信这一套? (对白色先生) 你不相信这一套?

橙色先生: 是的。

・72・乔 (对橙色先生): 住嘴! (对白色先生) 吐点儿血吧, 你这一毛不拔的畜

牲。我连你们该死的早餐的钱都付了。

白色先生: 因为你付了这顿早餐的钱, 所以我准备付一次小费。一般情况

下我是不付的。

乔: 不管怎么说, 你扔点儿钱。我们走吧。(对金色先生) 看见我怎么对付

这里的雏儿吧。我他妈的要治一治这些雏儿。

八个男人起身准备离去。白色先生的腰部处于前景中。当他扣大衣纽扣

的时候, 有那么一瞬间我们看到他佩戴着一支枪。众人相互交谈着走出“鲍勃

大叔饼屋”。

2 “鲍勃大叔饼屋”―白天

片头字幕段落:

字幕段落完, 银幕转黑。

在黑色的银幕上我们听到某人痛苦的尖叫声。

在这尖叫声中, 我们听到马路上一辆汽车刹车的声音。

透过尖叫声和车流声, 我们听到――

另一个人(画外音): 坚持住, 伙计。

某人(停止惊叫, 画外音): 对不起, 我不敢相信她竟开枪打我。谁他妈的

会想到出这种事? 切至――

3 内景 飞驶逃窜的一辆汽车―白天

尖叫的那个某人原来是橙色先生。他躺在后座上, 腹部中弹, 全身鲜血淋

淋, 后座上也是血。

那另外一个人是白色先生, 他正紧握方向盘, 自如地以每小时 80 英里的

速度疾驶, 在车流中左躲右闪。虽然连他自己的性命也维系在他那双紧握方

向盘的手上, 但还是不断地与后座上的伤者说话。

汽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白色先生: 嘿, 现在暂时把这件臭事放一放。你受伤了。你伤得他妈的不

轻, 但还不至于丢了性命。

橙色先生(哭喊着): 这么多血把我的屎都吓出来了。我要死了。我明白。

白色先生: 哦请原谅, 我刚才忘了你得过医学的学位。你是医生? 你是医

生吗? 请回答我, 你是医生吗?

橙色先生: 不, 我不是!

・73・白色先生: 哈, 这么说你承认你不明白自己在说些什么。因此如果你已经

把你的业余想法说完了, 那就请你躺好了听听新闻。我现在把你送到集合地

点去, 乔会给你找一位医生, 那医生会治好你的伤, 而且你会没事的。好, 现在

跟我说, 你会没事的。说呀: 你会没事的。

橙色先生没有反应。白色先生开始用手敲打方向盘。

白色先生: 他妈的跟我说: 你会没事的。

橙色先生: 我没事。

白色先生(柔声地): 没错。

4 内景 仓库―白天

摄影机旋转 360 度, 摇拍一座空旷的仓库。此时大门砰地打开, 白色先生

抱着血淋淋的橙色先生走进来。

橙色先生仍旧为他的枪伤大叫不止。

白色先生把他放在地板上的一块垫子上。

白色先生: 忍一忍, 伙计。挺住, 我们等一等乔。我该做的都做了, 只有等

乔来了, 他马上就到, 他可以帮助你。我们就先在这儿坐一会儿, 等一等乔。我

们等谁?

橙色先生: 乔。

白色先生: 你这个可爱的笨蛋算是说对了。

白色先生从橙色先生身前直起身来, 开始在库房中踱来踱去。

橙色先生(大叫): 不要离开我!

白色先生再次俯下身来, 握住他的手。

白色先生: 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儿。我不会离开你。

橙色先生: 拉里, 我吓坏了, 请你抱着我。

白色先生非常轻柔地拥抱着浑身是血的橙色先生。他轻摇着这位年轻

人, 向他低语――

白色先生(低语): 没事, 吓坏了就吓坏了吧, 你一整天都很勇敢。现在只

要求你放松一点。你不会死的, 你会没事的。等乔到了以后, 他会让你百分之

百地复原。

白色先生将橙色先生放倒在垫子上, 但仍旧握着他的手。橙色先生抬眼

望着自己的朋友。

橙色先生: 听着, 我本不想坏了大家的事, 可是如果救我的人不能很快到

・74・来, 我就去找一个医生。我可他妈的不在乎蹲监狱, 我只是不想死。

白色先生: 你他妈的不会死的, 行了吧?

橙色先生: 我不是昨天刚刚出生, 我是受伤了, 我伤得厉害。

白色先生: 这样不好……

橙色先生: 嘿, 你尽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我刚才是吓坏了, 可现在我镇

定下来了。目前的情况是, 我肚子中弹了, 没有医疗救护, 我会死去的。

白色先生: 我可不能把你送到医院去。

橙色先生: 去他妈的蹲监狱! 我可他妈的一点也不在乎蹲监狱。但是我不

能死。你用不着送我进医院, 你只要开车把我送到大门口, 把我扔在马路边。

我自己管自己。我对他们什么也不说。我向他妈的上帝发誓, 我绝不向他们说

任何事情。看着我的眼睛, 直看着我的眼睛。(白色先生照此吩咐做) 我―绝―

不―向―他们―吐―一个字。你是安全的。

白色先生: 躺好吧, 尽量――

橙色先生: 我要死了! 我需要一位医生! 我求你了, 带我去看医生。

橙色先生将自己的头向后靠在垫子上, 刚才的发作已使他精疲力尽, 现

在只能低声地自言自语――

橙色先生: 带我去看医生, 带我去看医生, 求求你了。

突然, 仓库的门砰然撞开, 粉红色先生走进来。

粉红色先生: 是不是他妈的中了圈套?

粉红色先生看见躺在地板上身受枪伤鲜血淋淋的橙色先生。

粉红色先生: 哦, 他妈的, 橙色倒霉了。

在以下整个段落中, 我们一直听到橙色先生在呻吟。

白色先生: 枪打的。

粉红色先生: 哦, 真他妈的太棒了! 棕色在哪儿?

白色先生: 死了。

粉红色先生: 他妈的, 真他妈的! 他怎么死的?

白色先生: 你他妈的想什么呢? 警察开枪打中了他。

粉红色先生: 哦, 糟透了。真是糟透了。 (指橙色先生) 伤得厉害吗?

白色先生: 同“很好”正相反。

粉红色先生: 这真是他妈的糟透了。有人彻底玩了我们一把。

白色先生: 你真的认为我们中了圈套?

・75・粉红色先生: 你就连一点怀疑都没有?我不认为我们中了圈套, 我清楚我

们中了圈套! 我说话当真, 认真地。那些警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啊? 一分钟

以前还没有呢, 刚过了一分钟就全冒出来了。我连一声警笛都没听到。警报器

响了, 好的, 好的。如果警报器响了, 你一般也有四分钟的反应时间。除非当时

正好有一辆警车在那条街上巡逻, 在警察真正开始反应之前你还有四分钟的

时间。可是仅仅一分钟时间就冒出了十七个穿蓝制服的小伙子, 都是全副武

装, 而且全都准确地知道自己他妈的该干什么。他们一下子全都出现在那儿!

还记得开着车冲上来的第二冲击波吗? 那些才是冲着警报器来的反应, 而别

的他妈的那些人早就在那儿了。他们早就等着我们呢。(停了一停) 你就没想

到这一点?

白色先生: 我还来不及想。首先我得他妈的想办法逃出来。等我们逃出来

了, 我又得弄他。

粉红色先生: 那好, 那你最好开始想一想这个问题。因为我操他妈的一直

在想这件事。实际上, 我想的只有这事。我刚一开车逃出来就得出了这个结

论。谁给我们设的圈套, 谁知道这个地方。没准儿警察就坐在这儿等着我呢。

据我全部所知, 警察们现在正驾车向这儿飞驰呢。

白色先生: 我们去旁边的房间……

摄影机沿墙缓行, 来到一个墙角。我们绕过墙角, 看到下面有一个大厅。

5 内景 卫生间大厅―白天

大厅的另一端是一间卫生间。卫生间的门半掩着, 挡住了我们的视线。粉

红色先生处于镜头之外, 但白色先生位于画面之中。

粉红色先生(画外): 我他妈的来这儿干什么? 我觉得这活儿干得真是蹊

跷。其实当我刚一感到不对头的时候就应该说“不, 谢谢”, 然后甩手走掉。可

是我他妈的就是从来不注意。每回我急着找人干活儿, 我总是知道这家伙靠

不住。我能感觉出来。可是我希望相信他。要是他没有跟我撒谎, 那就是我真

的大麻抽多了, 坏了事。可是这回绝不是大麻坏的事, 而且我一直在说, 如果

我觉得这活儿有问题, 我就一走了之。可是我感觉到了, 我却没有一走了之。

全是因为他妈的钱这东西!

白色先生: 事情已经出来了。我需要你冷静。你冷静吗?

粉红色先生: 我冷静。

白色先生: 在你脸上洒点水, 深吸一口气。

・76・我们听到水龙头流水的声音, 粉红色先生往自己脸上洒了一点水。

白色先生: 我去拿我的烟。

白色先生打开卫生间的门, 穿过大门, 走出画面。我们看到粉红色先生背

对着镜头, 身子俯在洗脸池上。他抓了一把纸巾擦干脸上的水。白色先生手拿

着一盒“彻斯特菲尔德”牌香烟走进画面。

白色先生: 想抽一支吗?

粉红色先生: 干嘛不抽?

两个男人点烟。

白色先生: 好啦, 现在我们来回忆一下事情的发生过程。我们到了那地

方, 一切如常。后来警报器响起来的时候, 我转身看见那些警察全都在外面。

你说得对, 就是这样, 砰! 我只是眨了一下眼, 他们就在那儿了。大家一下子就

炸了窝了。这时金色先生先开了枪――

粉红色先生: ――不对。

白色先生: 哪儿不对?

粉红色先生: 警报响了以后警察并没有马上出现。只是到了金色先生开

始乱开枪以后警察才出现的。

白色先生: 可我刚一听到警报就看见警察了。

粉红色先生: 我告诉你吧, 没那么快。只是到了金色先生开火以后他们才

冒了出来。我不是说他们当时没在那儿, 而是说他们早就在那儿了。然而在金

色先生发疯以前他们一动不动。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我们中了圈套的过程。你

能明白这一切吗, 白色先生?

白色先生: 听着, 我听够了这句“白色先生”, 放屁――

粉红色先生: ――别告诉我你的真名。我不想知道! 我他妈的也决不会告

诉你我的名字。

白色先生: 你说得对。那样不好。 (略停)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粉红色先生: 一路开枪闯出来的。每一个人都在狂射, 我就一路射击跑到

这来了。 切至――

6 外景 熙熙攘攘的闹市街道―白天

粉红色先生正在人来人往的闹市人行道上狂奔。他一只手拎着一只帆布

手提包, 另一只手握着一支 0. 357 口径的MAGNUM 手枪。如果有行人挡

道, 他就把他们一把推倒。摄影机以相同的速度在他的一侧跟拍。

・77・四位警察在追赶粉红色先生。摄影机跟随他们移动拍摄。

摄影机跟随一位穿旱冰鞋的姑娘。穿旱冰鞋的姑娘正在听一台“随身

听”, 我们听到她把音量开到很大。她打着转, 随着音乐的拍节向后倒滑。

滑旱冰的姑娘绕过一个街角, 与粉红色先生撞个正着。这一男一女双双

倒在地上。

粉红色先生跑上车道, 冲到一辆行驶中的汽车前。汽车尖叫着刹车, 差一

点从他的身上辗过。

7 内景 汽车(停下) ―白天

摄影机位于汽车的后座上。开车的是一个吓了一跳的妇女。粉红色先生

从车前的保险杠上直起身来, 摇摇晃晃地用枪指着这位开车的人。

粉红色先生: 下车! 快他妈的下车!

被吓坏的妇女开始惊叫。

粉红色先生企图拉开司机那一侧的车门, 但门是锁着的。

粉红色先生: 快他妈的开门!

司机一侧车窗的大特写。

粉红色先生迎着镜头一拳将玻璃打碎。

8 外景 大街―白天

摄影机跟拍快步追来的警察。

粉红色先生一把将吓坏了的妇女拖下车。

警察赶到那个街角, 举枪瞄准。

粉红色先生用汽车作为盾牌, 向警察开了三枪。

行人纷纷卧倒在地或惊散。

粉红色先生钻进汽车。

警察开枪。

9 内景 汽车(行驶中) ―白天

摄影机位于后座。粉红色先生低俯着身子, 驾车在街上狂奔。警察在后面

开枪。 切回至――

10 内景 卫生间―白天

粉红色先生和白色先生仍旧在卫生间中交谈。

粉红色先生: 让几个警察跟上了。你杀没杀人?

白色先生: 就几个警察。

・78・粉红色先生: 没有无关的人?

白色先生: 哦, 只是警察。

粉红色先生: 你信任金色先生吗?

白色先生: 他可是我见过的最他妈的神经的人。乔怎么会用了这么个混

蛋?

粉红色先生: 我可不想杀任何人。可是当我从那门里走出去, 如果你挡我

的路, 不管是怎么挡住的, 你必须为我让路。

白色先生: 我也是这么想的。在一个十年老手和一个他妈的某个笨蛋之

间, 根本用不着选择。我可不是疯子。乔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可不能与金色这

样的家伙共事。那个混蛋靠不住。你怎么认为? 你是不是认为他着了慌或你

认为他只是太激动了?

粉红色先生: 我认为他是个他妈的地地道道的疯子! 他没把我们搭进去

真算是我们他妈的走大运, 当时他用枪乱打一气, 我他妈的就差这么一点点

儿―― (竖起两根手指, 示意其间的缝隙) ――让他给玩完了。大家当时都慌

了。事情一紧张, 大家都慌了。大家。我不管你姓什么叫什么, 你会不由自主

发慌的。这是本性。然而你慌的是内心。你脑子慌了。你可以让自己慌上一

两秒钟, 然后你就得沉住气, 对付局面。你不能做的是到处乱开枪, 见人就杀。

白色先生: 你应该做的是拿出一个他妈的行家里手的架势来。心理变态

的人可成不了行家里手。你不能和一个心理变态的人共事, 因为你不知道这

些不正常的笨蛋会干出什么事来。我是说, 上帝啊, 认为那个黑人娘们有多大

了? 二十, 也许二十一了?

粉红色先生: 你还看到其他人的情况了吗?

白色先生: 我和橙色先生跳上了汽车, 棕色先生躲在车里。再往后我就不

知道了。

粉红色先生: 就是在这时候大家都各自逃命了。至于金色先生和蓝色先

生, 我可是再了解不过了。我一旦逃了出来, 连头也不回一下。

白色先生: 你怎么看?

粉红色先生: 我怎么看? 我想警察抓住了他们, 或是已经杀了他们。

白色先生: 难道他们连一次冲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你还找到了一个逃命

的漏洞呢。

粉红色先生: 是啊, 那可真他妈的是个奇迹。可如果他们真的逃了出来,

・79・现在他妈的他们在哪儿?

白色先生: 你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当中有一个人拿到了那些钻石, 然

后玩了一个――

粉红色先生: 不可能。

白色先生: 你怎么就这么一口咬定?

粉红色先生: 我拿到钻石了。

白色先生: 在哪儿?

粉红色先生: 我拿到了, 行了吧?

白色先生: 在哪儿? 你把它放在车里了?

粉红色先生: 没有, 它们不在车里。不, 我没带着它们。你想跟我一起去取

钻石? 好吧, 我们现在就可以去。但是你首先听好了我要对你说的话。我们他

妈的中了别人的圈套! 有人串通了警察。我们当中有一个犹大。而且我在想

我们应该先在这儿躲一躲, 让他妈的脑子清醒清醒。

白色先生: 原来就计划好的, 我们在这里碰头。

粉红色先生: 那其他的人都跑到哪儿去了? 我是说一旦我们发现房子里

进了一只老鼠, 计划就成了空话。金色先生和蓝色先生到底怎么样了, 我们他

妈的毫无所知。他俩可能都死了或被抓起来了。警察现在可能正在局子里撬

他们的嘴呢。虽然他们一个名字也说不出来, 可他们可能会供出这个地方。我

的意思是: 这就是现在可能发生的一切。正当我们在这儿说话的时候, 警察可

能正开着车向这儿赶来。

白色先生: 我向上帝发誓我倒了大霉了。

粉红色先生: 什么?

白色先生: 在前面两档子活儿当中, 有一档子是四个人的活儿, 结果我们

发现其中有一个人是卧底的警察。

粉红色先生: 没坏了事儿?

白色先生: 感谢上帝, 我们及时发现了。我们干脆洗手不干这件活儿了。

躲得远远的。

粉红色先生: 那么这回谁是那只老鼠呢? 蓝色先生? 金色先生? 乔? 这是

乔的主意, 是他设计这一切。也许是他使了计中计。

白色先生: 我不同意。我和乔认识很久了。我可以跟你直说, 乔肯定和这

堆狗屎不沾任何边。

・80・粉红色先生: 噢, 你和乔的交情很深。我从小就认识乔, 但是我要说乔如

果跟这事儿完全不沾边那也是无稽之谈。我只是说我肯定没和这事沾边, 因

为我清楚自己干了些什么或没干什么。但对其他任何人我都不能打保票, 因

为我根本不清楚。据我所知, 你就是那只老鼠。

白色先生: 据我所知, 你才是那只老鼠。

粉红色先生: 现在你开始动脑筋了。据我们所知, 他才是那只老鼠。

粉红色先生指了指画外的橙色先生。白色先生的表情变了。

白色先生: 上帝啊!

11 内景 仓库―白天

二人向橙色先生跑去。橙色先生已经昏迷。摄影机俯拍整个过程。粉红

色先生最先跑到橙色先生身边。

粉红色先生: 他死了?

白色先生一把推开他, 用手去摸橙色先生颈部的脉搏。

粉红色先生: 他是死了还是怎么的了?

白色先生: 他没有死。

粉红色先生: 那是怎么了?

白色先生: 我想他只是昏过去了。

粉红色先生: 他可把我吓出屎来了。我还以为他死了呢。

白色先生站起身来, 向一张桌子走去。

白色先生: 如果我们不送他去医院, 他肯定活不了。

粉红色先生: 我们不能送他去医院。

白色先生: 不进行抢救治疗, 这个人活不过今天晚上。那颗打进他肚子的

子弹是我的错。现在虽然你他妈的不当回事, 可我决不能坐视不管。对他我可

不能见死不救。

粉红色先生: 那好, 人命关天, 你呆在这儿别动。我去安排一下。

白色先生: 你想怎么干, 我们去饭店开一个房间?我们眼前的这个家伙腹

部中弹, 根本动不了。他血流得像开了膛的猪。要是他醒过来, 又会痛得大喊

大叫。

粉红色先生: 你要是有什么主意, 那就直说吧。

白色先生: 乔能救他。如果我们能和乔联系上, 乔就可以给他找一个医

生。乔可以派一个医生来看看他。

・81・在粉红色先生以下谈话的过程中, 镜头缓慢推成白色先生的特写。

粉红色先生(画外): 如果我们可以信任乔, 我们又怎么同他取得联系呢?

他本应该来这里碰头的, 可是他没有来, 这就让我呆在这儿都提心吊胆的。即

使乔没事, 他也许会对我们不满意。乔本来是策划一桩抢劫案, 结果现在弄得

一滩血。警察死了, 抢劫的人死了, 路上的行人也死了……上帝啊! 我简直怀

疑他对我们的请求是否还有多少怜悯之心。如果我要是他, 我会尽量远远躲

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白色先生: 在你来之前, 橙色先生曾要求我把他送到医院去。我并不想把

他交给警察, 可我们如果不这样做, 他就会死掉。他求我们这样做。我告诉他

忍一忍, 等乔来了再说。

粉红色先生(画外): 哼, 乔不会来这儿的。我们得靠自己。现在我他妈的

不知道有谁能够救他, 如果你有人, 那你就去打电话吧。

白色先生: 我也没有人。

粉红色先生(画外): 那好, 我想我们就把他扔在医院, 反正他对我们也一

无所知。我是说, 这是他自己决定的。

白色先生的视点――

粉红色先生的特写。

白色先生(画外): 嗯, 他多少知道一点儿我的情况。

粉红色先生: 你没告诉他你叫什么吧?

白色先生(画外): 我告诉了他我的名字, 和我是哪儿的人。

一段漫长的沉寂, 粉红色先生面无表情, 片刻之后大叫――

粉红色先生: 为什么!

白色先生(画外): 几天以前我对他讲了我是哪儿的人。那只是一次闲聊。

粉红色先生: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你的名字, 你明白这里的规矩。

白色先生(画外): 他问起来了。

粉红色先生看了白色先生一眼, 好像刚刚才认识他。

白色先生(画外): 当时我们刚刚从警察手里逃出来, 他中了枪。他之所以

中弹他妈的全是我的错。他血流得没完没了――他在大叫不止。我向上帝发

誓, 我当时真的以为我肯定会死在那儿了。我尽量安慰他, 告诉他用不着担

心, 他会没事的, 我会照顾他的。于是他就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是说, 这个人将

要在我的怀抱中死去, 我他妈的应该对他说什么,“对不起, 我不能告诉你这

・82・方面的内容, 这是违反规矩的。我还不十分信任你”?也许我应该这样说, 可我

说不出口。

粉红色先生: 哦, 我不怀疑这非常美――

白色先生(画外): 别他妈的吹捧我。

粉红色先生: 有一个问题: 他们是否发过你的通缉令, 你告诉了他你是哪

儿的人?

白色先生(画外): 当然。

粉红色先生: 嗯, 那就对了。我是说, 我早就怀疑警察局的档案里已经有

通缉照片了。然而现在他知道: 11 你长得什么样, 21 你叫什么名字, 31 你是

哪儿的人, 41 你专干哪路活儿。他们用不着让他看一大叠照片就可以把你挑

出来。肯定是这样。你没有告诉他任何可以缩小甄别范围的情况吧?

白色先生(画外): 如果为了双份保险起见我还得对你再说一遍, 那我和

你可就没完没了了。

粉红色先生走出特写镜头, 背对着白色先生。白色先生的视点镜头摇至

粉红色先生。

粉红色先生: 我们不能送他去医院。

白色先生(画外): 如果我们不送, 他就会死掉。

粉红色先生: 对此我也很伤心。但是有的哥儿们走运, 有的就得倒霉。

白色先生(画外): 去他妈的吧!

白色先生的视线射向粉红色先生。

粉红色先生急忙转回身来, 正好结结实实地在嘴上挨了一拳。

视点镜头结束。

白色先生和粉红色先生非常野蛮而实在地打了起来, 俩人像一对野猫一

样撕打着。

白色先生一边挥拳出击, 一边大叫:

白色先生: 你这个小混蛋!

粉红色先生也一边打一边叫喊:

粉红色先生: 你想跟我玩玩?! 你想跟我玩玩?! 我来告诉你你是在跟谁

玩!

两个男人在地板翻滚撕打着。

白色先生抱住了粉红色先生的脑袋。

・83・粉红色先生伸手去掏衣袋里的手枪并把它拔了出来。

白色先生看到了这一切, 立即放开粉红色先生, 同时伸手去掏自己的武

器。

两个男人都从地板上直起身来, 跪蹲着, 手里的手枪直指对方。

白色先生: 你想开枪打死我, 你这个小混蛋? 开枪吧!

粉红色先生: 去你妈的, 白色! 这事不是我挑起来的, 我只是应付局面。你

的表现就像是个刚他妈的干了一年的小偷。我是按行家里手的规矩办事。他

们抓住了他, 他们就会抓住你, 他们抓住了你, 他们就会接近我。不允许发生

这样的情况。而你, 你这个混蛋, 就这样看着我, 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没告

诉他我叫什么名字。我没告诉他我是哪儿的人。我没有告诉他我所知道的情

况, 这总比你告诉他要好。去他妈的, 十五分钟以前, 你差一点告诉我你自己

的名字。你, 伙计, 你已经给自己找出麻烦了。因此你要是想瞪谁, 就去瞪瞪镜

子吧。

粉红色先生放下自己的枪, 向白色先生走去。

粉红色先生: 所以说如果你想开枪打谁, 那就把这支枪插进自己的嘴里

打死你自己吧。

这时从画外我们听到:

声音(画外): 你们这些孩子不要玩野的。总有人会哭起来的。

12 内景 仓库―白天―金色先生的中近景

那声音属于那个名声并不怎么好的金色先生。

金色先生坐在一个柜台上, 喝着一杯快餐可口可乐, 吃着一只热狗。

粉红色先生: 金色先生! 你没事吧? 我们还以为你会被抓起来了呢。出了

什么事?

金色先生没有回答, 他只是从那个柜台上跳了下来, 在库房里走了起来,

同时查看着四周的情况。

他既不看粉红色先生, 也不看白色先生。他只是吃自己手里的热狗, 嘬一

口自己的可乐。

这一举动使粉红和白色紧张得不得了, 还是粉红色先生先开口努力打破

僵局。

手持摄影机跟随金色先生在库房里走动。

粉红色先生: 真的, 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84・金色先生走到顶层。沉默。

粉红色先生: 我是怎么回事你都看到了。我找到一个漏洞, 逃了出来。

沉默。

粉红色先生: 蓝色先生在哪里?

金色先生向那个卫生间里张望。

粉红色先生: 我们刚才还指望你们俩在一起呢。

金色先生向窗外望去。

粉红色先生: 对我们来说这可是一个大问题。蓝色先生和你后来怎么样

了?

金色先生从窗口走开。

粉红色先生: 我们刚才担心警察抓到了你们。

金色先生向橙色先生弯下腰去。

粉红色先生: 他腹部中弹了。他还活着, 但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白色先生: 够了! 你最好开口和我们说话, 笨蛋, 因为我们遇上了麻烦, 我

们需要谈谈。我们已经乱了套了, 我们需要你也像我们一样火烧屁股似地乱

了套。

金色先生看了看自己的两个犯罪伙伴, 然后向他们走去。

金色先生: 那就聊聊。

白色先生: 我们认为房子里进了一只老鼠。

粉红色先生: 我敢担保我们房子里进了一只老鼠。

金色先生: 你们怎么会这么想?

白色先生: 是不是有点可笑?

粉红色先生: 我们认为这地方不安全。

白色先生: 这地方再也靠不住了。我们准备离开, 你应该和我们一起走。

金色先生: 谁也不准离开这儿。

屋子里一片沉默。金色先生停下了脚步。

片刻之后, 沉默被打破了。

白色先生(对粉红色先生): 不要理这块大粪, 我们得离开这儿。

白色先生转身欲离去。

金色先生: 不要再向前迈一步, 白色先生。

白色先生试探着, 举起自己的枪, 指向金色先生。

・85・白色先生: 去你妈的, 疯子! 我们惹上这样的麻烦全他妈的是你的错。

金色先生冷静地坐下, 看着粉红色先生。

金色先生(指白色先生): 这家伙有什么问题?

白色先生: 我有什么问题?是啊, 我有问题。我有一个大问题, 一个一触即

发的疯子几乎让我死在枪下!

金色先生: 你在说些什么?

白色先生: 珠宝店中的那场他妈的枪战闹剧。

金色先生: 去他妈的, 是他们按动的警报器。他们活该。

白色先生: 你差点杀了我, 笨蛋! 如果我早知道你原来是这样一种家伙,

我决不会同意与你共事的。

金色先生: 你想翻老帐, 小狗杂种, 你是不是要咬人?

白色先生: 你说什么? 对不起, 我没听懂, 请你再说一遍。

金色先生(慢慢地): 我说“你想翻老帐, 狗杂种, 你是不是要咬人。”

粉红色先生: 你们两个笨蛋都他妈的到此为止。冷静一点!

白色先生(对金色先生): 这么说你想尝尝滋味, 啊?

粉红色先生: 都他妈的住嘴, 我们不是他妈的在玩游戏! (略停) 我根本不

相信一堆废话, 你们两个都跟了我十年了, 只有我办事才像个行家里手。你们

这些家伙的行为就像是一群他妈的黑鬼。你们和黑鬼们干过活儿吗? 他们就

和你们两个一样, 总是打个没完, 总是说要杀了对方。

白色先生(对粉红色先生): 你自己说过的, 想把他弄出去。

粉红色先生: 那好, 那个时机已经过去了。现在, 金色先生是我可以完全

信任的唯一一个人。他见了警察就难以自控。

白色先生: 你站在他那一边了?

粉红色先生: 去他妈的哪一边!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点点同舟共济。有人

在我们的屁股上贴了一块火红的烙铁, 而我们要找出是谁的手扶在烙铁的把

手上。现在我知道我不是一块狗屎……(指白色先生) 而且我十分肯定你是一

个好小子……(指金色先生) 而且我他妈的敢说你也差不多。因为我们来想想

到底谁是那个坏小子。

白色先生镇静下来, 把自己的枪收了回去。

金色先生回到我们初次见到他时的状态, 即当初谈论麦当娜时的神态。

金色先生: 嗯, 这话中听。(对白色先生) 你是个李・马文(1929―― , 美

上一篇:美国水门事件《弗罗斯对话尼克松》剧本欣赏下集 下一篇: 昆汀・塔伦蒂诺处女作《落水狗》电影剧本赏析中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