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塔伦蒂诺处女作《落水狗》电影剧本赏析中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3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国电影演员, 多在西部片演反派角色。 ――译者) 的大影迷, 对吧?我也是。我

不知道你们那些哥们儿怎么样, 反正我的心跳得很快。(略停) 好啦, 你们这些

家伙, 跟我走。

金色先生从椅子上一跃而起, 向门口走去。

其他两个男人只是用眼光跟随他。

白色先生: 跟你去哪儿?

金色先生: 上我的车。

白色先生: 为什么?

金色先生: 给你一个惊喜。

金色先生走出去。

13 外景 仓库―白天

三辆汽车停在大门口。金色先生径直朝自己开的那辆车走去。白色先生

和粉红色先生跟在他的身后。手持摄影机跟随在他们后面。

粉红色先生: 我们得离开这儿。

金色先生: 我们就坐在这儿等着。

白色先生: 等什么, 等警察?

金色先生: 等“好小子”埃迪。

粉红色先生:“好小子”埃迪? 你怎么想到“好小子”会来这儿而不是正在

坐飞机去哥斯达黎加的半路上?

金色先生: 因为我刚刚和他谈过话。他正在来这里的路上。在他到这儿之

前, 谁也不能离开。

白色先生: 你和“好小子”埃迪谈过话了? 那你他妈的干嘛不早说?

金色先生: 你没问啊。

白色先生: 去你妈的。他都说了些什么?

金色先生: 站好了。好吧, 哥儿们, 看一看我给你们带来的惊喜吧。

金色先生打开自己汽车的行李厢。行李厢里蜷缩着一个身穿制服戴着手

铐的警察。

金色先生: 那么在我们等待“好小子”埃迪的同时, 是不是可以找点乐子,

查一查谁是那只老鼠。

插入字幕:“金色先生”。

14 内景 乔・卡勃特的办公室―白天

・87・我们是在乔・卡勃特的办公室里。乔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接电话。

乔: (对电话) 塞德, 我要告诉你别为这事操心。你这两个月不顺。这种事

儿常有。(停了一停) 塞德, 塞德, 塞德……行了, 你让我为难了。我用不着别人

来告诉我我已经知道的事情。你这几个月不顺, 你遇到的事情是全世界每一

个生意人都会遇到的事情。我不管他是唐纳德・特朗普还是裁缝欧文。你必

须扛过去。

有人在敲卡勃特办公室的门。

乔: 请进。

卡勃特的打手之一, 泰蒂, 打开房门走了进来。卡勃特用手捂住耳机向泰

蒂望去。

泰蒂: 维克・维加来了。

乔: 叫他进来。

泰蒂离去。

乔(对电话): 塞德, 我来了一个朋友, 我得挂了。 (停了一停) 好的, 再见。

他挂上耳机, 站起身来并且绕过桌子走到前面。

泰蒂打开办公室的房门,“牙签”维克・维加走了进来。

“牙签”维克・维加就是我们的金色小品剧本先生。他身穿一件七十年代款式的黑

色长皮夹克。

乔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面, 双臂张开。

二人相互拥抱。泰蒂离去, 在身后带上房门。

乔: 孩子, 自由的滋味怎么样? 他妈的不错吧?

维克: 别有一番滋味。

乔: 没那么严重。喝“罗姆・马丁”?

维克: 当然。

乔: 请坐。

乔向自己的酒柜走去。维克坐在乔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乔(在斟酒的同时): 你的假释官是谁?

维克: 一个名叫科恩斯的家伙。克莱格・科恩斯。

乔: 他怎么样?

维克: 他妈的笨蛋, 不让我离开教养院半步。

乔: 你总是逗我。他妈的小兔崽子跑出去为了二毛五分钱割了一个老太

・88・太的脖子。他妈的黑鬼让桃乐赛・戴 (1897―1980, 美国女作家, 社会活动

家。 ――译者) 当了假释官。可是像你这样的好小伙子却扎了一根刺。

乔绕过办公桌, 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维克咽了一口罗姆酒。

维克: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乔, 我多么感谢你在里边使的劲。

乔: 你原来以为我会怎么样? 干脆把你忘了?

维克: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他们的确够意思。

乔: 我所能做到只有这些, 维克。我希望我还能做得更多些。(乔朝维克咧

嘴一笑) 维克,“牙签”维克, 说给我听听, 你的计划是什么?

维克: 嗯, 我打算重操旧业。可是这个科恩斯总是盯住我的屁股。他不让

我离开教养院半步, 除非我找到一份他妈的工作。我的计划始终是和大家合

伙儿干。

有人敲门。

乔: 请进。

房门打开, 乔的儿子“好小子”埃迪走了进来。维克把自己的椅子转了过

去, 看到了他。

埃迪: (对维克) 我看到你坐在这里, 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维克从坐椅上站起身来, 拥抱埃迪。

埃迪: 你怎么样,“牙签”?

维克: 目前很好。

埃迪: 对不起哥儿们, 我应该亲自去接你出来。这一个星期真是忙疯了,

一天到晚忙得四脚朝天。

维克: 听你这么一说真是有意思, 我和你父亲正在谈这个事情。

埃迪: 谈我应该去接你?

维克: 不是。谈你四脚朝天。我刚一进门就听乔说:“维克, 你回来了, 感谢

上帝。终于有人他妈的清楚自己是干什么的了。维克, 维克, 维克, 我儿子埃迪

算是他妈的完了。”于是我说:“好, 乔, 我也正想告诉你呢。”“我算是毁了! 他

毁了我! 我儿子, 我爱他, 但是他抢了我的生意, 把我的生意全都冲进了他妈

的抽水马桶! ”(对乔) 我讲的可不是学校里的故事。你跟他说吧, 乔。你自己跟

他说。

乔: 埃迪, 我真不愿意这么跟你说。但是当维克问到我生意怎么样时, 嗯,

・89・你不能对一个刚刚为你蹲了四年大狱的人撒谎。

埃迪直点头。

埃迪: 哦, 真的, 真是这么回事?

埃迪向维克扑去, 二人滚在地板上。

这两个朋友笑着, 相互咒骂着, 在乔的办公室里打闹着。

乔站起身来向二人大喊。

乔(大喊): 好啦, 好啦, 够了, 够了! 游戏时间过了! 你们要想在地板上打

滚, 就去埃迪的办公室, 别在我这里闹!

两个男人罢手。他们全都衣衫不整, 头发零乱, 衬衫扯到外面。可是当两

个人又凑到一起时, 又继续东拉西扯起来。

埃迪: 你看见了吧?

乔: 什么?

埃迪: 他把我按在地上, 想操我。

维克: 那是你他妈的愿意。

埃迪: 你别在我父亲的办公室里操我, 你这狗杂种。听着, 维克, 不管你在

自己家里私下里想干什么, 你尽管去干。但是别想操我。我想你不会, 我是说,

我非常喜欢你――

维克: 埃迪, 如果我要是一个海盗, 我可不会把你交给水手们。

埃迪: 不, 你会把我留着给你自己。不过……, 等你见了娘儿们以后当然

会情不自禁。

维克: 我会把你敲碎的,“好小子”, 但我会把你留着和我的狗配对儿……

埃迪: 现在可没那么惨, 爸爸。进监狱的时候是个白人, 出了监狱说起话

来像个黑鬼。都是让那些黑人弄的……那些东西一直渗到了他的脑子里, 然

后又从嘴里冒了出来。

乔: 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 埃迪, 你进来的时候我们正在谈一些正事。我

们有一个大问题需要解决。好了埃迪, 你能不能坐下来帮我们解决解决, 或是

你们两个还想相互尿个没完?

玩笑时间已经过去, 维克和埃迪明白了这一点。因此俩人都在乔的办公

桌前坐了下来。

乔: 好, 刚才维克告诉我, 他有个假释的问题。

埃迪: 真的? 你的假释官是谁?

・90・维克: 克莱格・科恩斯。

埃迪: 科恩斯? 哦, 他妈的。我听说他是个混蛋。

维克: 他是个混蛋。他不让我离开教养院, 除非我他妈的找到一份工作。

埃迪: 你想回来为我们干活, 对吗?

维克: 我是想, 可是我必须先向这个笨蛋证明我找到了一份正正经经的

工作, 然后他才能让我自由行动。我没法一方面为你们这些家伙干活, 一方面

又得提心吊胆地想着十点钟宵禁以前必须回去。

乔(对埃迪): 我们能不能想想办法?

埃迪: 真是太糟了。我们可以给你许多合法的工作, 让你在长滩当个轮班

的码头工人。

维克: 我可不想去扛箱子。

埃迪: 你不会去扛箱子。你其实不是真的在那儿工作。但是为了记入档

案, 你必须去。我给马休打个电话, 他是那儿的工头儿, 告诉他给他派了个新

伙计。把你排在排班表上, 会给你一张打钟点的卡, 是每天上班下班打卡用

的。到了周末你还会有一份工资。你知道码头工人是份不错的工作。这样一

来你就可以搬到教养院较松快的地方, 用不着科恩斯去想“那小子在干什

么?”而且科恩斯如果真的想来个抽查, 你那天就去装装样子。那天我们就把

你送到图斯丁。我们弄堆狗屎在那儿让你在那儿卸货。你去塔夫特简易飞机

场取一堆狗屎并把它带回来。你的部分工作就是跑来跑去――我们到处都有

关系。

乔(对维克): 我不是跟你说了不用担心吗? (对埃迪) 维克刚才还在担心。

埃迪: 明天我和你开车去趟长滩。我会把马休介绍给你, 告诉他应该怎么

办。

维克: 太棒了, 伙计, 非常感谢。 (略停) 你们什么时候需要我动手真干活

儿?

乔: 嗯, 现在正是个微妙的关头。事情有点儿――

埃迪: ――不好办。我们打算在拉斯维加斯开个大会。我们现在已经准备

得差不多了。

乔: 让“好小子”先把你在长滩安排好了。给你点钱, 把那个他妈的科恩斯

先甩了, 然后我们再和你谈。

埃迪: 爸爸, 我有一个主意, 也是刚在外面听说的。我知道你不喜欢用小

・91・伙子去干那些活儿, 但是从技术上讲, 维克是和那些小伙子一伙的。他已经一

去四年。谁的名单上也没有他。你知道他能管住自己, 你知道你可以信任他。

乔看着维克。

维克一点儿也搞不懂他们是在谈什么。

乔: 你带五个人去抢一回怎么样?

维克: 这活儿怎么个干头?

乔: 两分钟的事, 最多。但这可是艰难的两分钟。得沉住气, 白天, 营业时

间, 和一堆人打交道。但你可以让手下的人和人群打交道。这是一家珠宝店。

他们准备在某一天进一大批南非钻石。有点像火车站的活儿。第二天取货并

送到汉堡。只要一跨进门, 你就知道上哪找名贵的宝石。伙计都是不错的, 我

和“好小子”挑的, 谁也不认识谁, 谁和谁都没联系。干这种活我从来不用相互

有联系的人。

维克: 怎么分成?

乔: 多汁, 哥儿们, 真的多汁。

“牙签”维克笑了。

“好小子”埃迪也笑了。 切至――

15 内景 “好小子”埃迪的汽车(行驶中) ―白天

“好小子”埃迪正开车向那个约定的集合地点赶去, 同时用手里的移动电

话交谈。汽车收音机正传出七十年代的歌曲, 埃迪森・莱特豪斯演唱的《我的

罗丝玛丽走到哪儿, 爱情就跟到哪儿》。

埃迪(对电话): 嘿, 道夫, 我们这儿有件大事。 (停了一停) 我知道你知道

了, 我得先和爸爸商量商量, 看他想干什么。

闪接――

16 内景 仓库―白天

那个警察站在仓库中央, 双手背后, 戴着手铐。白色先生、粉红色先生和

金色先生围绕在他四周, 正在往死里打他。声带上响起《爱在增长……》这首

歌。

17 切回到“好小子”埃迪

埃迪(对电话): 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维克告诉我的。他说那地方他妈的

成了射击场。他抓了一个警察作人质, 刚刚他妈的逃了出来。

闪接――

・92・18 仓库

那三个男人将那名警察打倒在地。

19 切回到埃迪

埃迪(对电话):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他把那警察塞进汽车的行李箱到处

他妈的乱跑。(略停) 我不知道是谁干的。我不知道货在谁手里, 如果有谁拿到

了货的话。谁死, 谁活着, 谁被抓了, 谁没被抓……我会知道的。实际上我正朝

那儿赶, 但是关于爸爸的决定我应该怎么跟那些家伙说? (停了一停) 你肯定

他是这么说的? (停了一停) 好吧, 那我就这么跟他们说。 切至――

20 外景 仓库―白天

仓库外面停放着属于其他伙计的三辆汽车。

埃迪开车来到仓库。他钻出汽车, 看了看停在外面的那些汽车。

埃迪(自言自语): 他妈的笨蛋。

埃迪径直朝大门走去, 砰地一声撞开大门, 一脚跨进仓库。

21 内景 仓库―白天

众抢劫犯将那名警察捆绑在一张椅子上, 同时仍旧在殴打他。

“好小子”埃迪走进, 众人转身。

埃迪: 这是在搞什么鬼?

粉红色先生和白色先生异口同声地。

粉红色先生: 嘿,“好小子”, 我们弄到一个警察。

白色先生: 你在问搞什么鬼? 乔他妈的在哪里?

“好小子”看到了橙色先生。

埃迪: 真他妈的, 这家伙他妈的算是完了!

白色先生: 还他妈的没有。如果我们不替他想点办法, 他会死在我们手

里。

粉红色先生: 我们中了圈套, 警察早就等着我们了。

埃迪: 什么? 谁也没有想给谁设套。

粉红色先生: 警察确实在那儿等着我们了!

埃迪: 放屁。

粉红色先生: 嘿, 去你妈的, 哥儿们。你当时没在那儿, 我们在那儿。而且

我来告诉你, 警察把那家商店围个严严实实。

埃迪: 好的, 大侦探先生, 谁干的?

・93・粉红色先生: 你他妈的以为我们已经商量好了?

埃迪: 那你们的答案是什么? 是我? 你们以为是我给你们下了套?

粉红色先生: 我不知道, 反正有人下了套。

埃迪: 没人下套。你们这帮笨蛋把那家珠宝店搞成了一部疯狂的西部片,

而且还在纳闷怎么冒出警察来了。

金色先生: 约瑟夫在哪儿?

埃迪: 我一直没跟他通话。我和道夫通过话了。道夫说他马上就到这儿

来。他急了。

粉红色先生(对白色先生): 我跟你说过他急了。

白色先生(手指着橙色先生): 你们准备拿他怎么办?

埃迪: 上帝啊, 你他妈的让我喘口气。我自己还有几个问题, 你是知道的。

白色先生: 你死不了, 可他会死。

埃迪: 我会找人来。

白色先生: 谁?

埃迪: 一个玩蛇的。你他妈的想什么呢? 我会找一个医生来照顾他的, 把

他治好。哦, 棕色先生和蓝色先生在哪儿?

粉红色先生: 棕色死了。我们不知道蓝色怎么样。

埃迪: 谁也没看到蓝色先生的情况?

金色先生: 嗯, 他要么死了要么还活着要么警察抓住了他要么警察没有

抓住他。

镜头移动成警察的中景。

埃迪(画外): 我懂了, 这就是你们这些畜牲所告诉我的一切。 (指那个警

察) 你们为什么要打他?

粉红色先生: 让他说出来是谁他妈的给我们下的套。

埃迪: 你们能不能停止这种狗屎行为! 你们把这个混蛋打够了, 他就会告

诉你是谁放的芝加哥大火。没必要这样做。好啦, 正事最他妈的重要, 货在哪

儿? 请告诉我有人拿了什么东西。

粉红色先生: 我拿了一包。我把它藏了起来, 等我搞清楚了这个地方不是

警察局以后再说。

埃迪: 那好, 我们去把它拿来。我们还得把那些汽车都处理掉。外面就像

是个贼窝停车场。(手指着金色先生) 你留在这儿照顾橙色和那警察。(粉红色

・94・先生和白色先生) 你们两个每人开一辆车, 我跟着你们。你们把车毁了, 我把

你们接回来, 然后我们再去取那些宝石。在我跟你们走的路上, 我会为我们的

朋友安排一名医生什么的。

白色先生: 我们不能把他交给这家伙。

指金色先生。

埃迪: 为什么?

白色先生指着金色先生――

白色先生: 因为这家伙是他妈的一个心理变态。而且如果你认为乔会跟

我们急, 那么什么也比不上我跟他急了, 我和这畜牲不共戴天。

金色先生(对埃迪): 你都看到了, 我已经忍了又忍。我刚才一进门就挨了

他一拳了。我跟他讲了你要我们赶紧行动, 可是白色先生却掏出他的枪, 直指

着我的脸, 同时开始大叫“你这个混蛋, 我要一枪崩了你。”

白色先生: 他就是使珠宝店变成了射击场的罪魁祸首。 (指粉红色先生)

你怎么了, 一个沉默的同伙? 你他妈的跟他说啊。

粉红色先生: 他现在看起来还正常, 但是在珠宝店的确疯了。

白色先生: 这就是他当时的所作所为。

白色先生表演金色先生在珠宝店见人就开枪的情况。

金色先生: 我告诉他们不要碰警报器。他们还是碰了。我就把他们打成了

筛子。如果他们没有做我禁止他们做的事情, 现在还能活着的。

白色先生: 这就是你大开杀戒的借口吗?

金色先生: 我讨厌警报器。

埃迪: 这和谁守着这名警察有什么关系?我们不会放他出去的。他已经见

到了我们每一个人。你首先就不应该把他从你的汽车行李箱弄出来。

粉红色先生: 我们是想弄清楚他是否知道圈套的情况。

埃迪: 他妈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圈套! (埃迪果断地决定) 听着, 就这么定

了, 金色, 你留在这儿, 看好这两个人。白色和粉红色跟我走, 因为如果乔来到

这儿看到外面停了他妈的这么多汽车, 他一定会像我一样对你们大发雷霆

的。

埃迪、白色先生和粉红色先生一边说话, 一边走出仓库。

22 内景 仓库―白天―金色先生和警察

金色先生在他们身后关上门, 然后缓缓地向警察转过头来。

・95・金色先生: 终于就剩我们两个了。

警察: 我跟你说了, 我不知道任何关于任何他妈的什么圈套的事情。我当

警察刚刚八个月, 没人告诉我任何事情! 我什么也不知道! 你要是愿意你可以

折磨我――

金色先生(画外): ――谢谢, 你不介意我折磨你。

警察: 你们的老板甚至也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圈套。

金色先生(画外): 先说清楚, 我没有老板。这一点你听清楚了吗?

他打了警察一记耳光。

金色先生(画外): 我在问你一个问题。这一点你听清楚了吗?

警察: 听清楚了。

金色先生(画外): 现在我不跟你废话。我其实根本不管你知道什么和不

知道什么。不管怎么说我要给你点儿厉害尝尝。我不想了解什么实情, 但是打

一个警察可以给我解闷。有些话你不能说, 有些事你不能做, 但是求饶除外。

他将一条毛巾塞进警察的嘴里。

警察的视点。

金色先生从警察身边走开。

金色先生: 让我们听听凯―比利的《七十年代超级之声》是怎么唱的。

他打开收音机。

扬声器里传出斯蒂勒・韦尔的流行歌曲《混在你们中间》(整个这一段落

以音乐的长度的为准)。

金色先生慢慢向警察走去。

他打开一把大折刀。

他抓过一把椅子, 把它放在警察面前, 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

金色先生直瞪瞪地看着警察的脸(镜头) , 手里拿着那把折刀, 嘴里随着

音乐歌唱。

突然, 他像一条眼镜蛇一样伸出手去。

警察脸上挨了一记耳光。

警察(镜头) 猛地一晃。

金色先生还是直瞪瞪地看着警察的脸(镜头) , 合着那首七十年代的流行

歌曲歌唱。

他突然伸出手去割掉了警察(我们) 的耳朵。

・96・警察(镜头) 猛烈摇晃。

金色先生举起那只耳朵让警察(我们) 看。

金色先生站起身来, 一脚将自己刚才坐的那把椅子踢到旁边。

23 内景#246;外景 仓库―白天―手持摄影镜头

我们跟随金色先生走出库房……走向他的汽车。他打开行李箱, 提出一

大桶汽油。

他又走回仓库……

24 内景 仓库―白天

……金色先生手提着那桶汽油。

金色先生将汽油浇在警察身上。警察求饶。

金色先生还是合着斯蒂尔・韦尔的歌声歌唱。

金色先生划着一根火柴, 唱道:

金色先生:“大王小王站在我的左边, J 站在我的右边。我就在这里, 混在

你们中间。”

他向警察走过去……

……这时一颗子弹在金色先生的胸口爆炸。

手持摄影机一下子向右甩, 我们看到是那个血淋淋的橙色先生开的枪。

镜头在中弹的金色先生和开完枪的橙色先生之间来回切换。

金色先生倒地死去。

橙色先生爬到警察身边, 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他爬到警察的脚下, 抬头向他看去。

橙色先生(虚弱地): 你叫什么名字?

警察: 杰弗里。

橙色先生: 杰弗里什么?

警察: 杰弗里・安德鲁斯。

橙色先生: 听我说, 杰弗里・安德鲁斯。我是一名警察。

杰弗里: 我知道。

橙色先生(吃惊地): 你知道?

杰弗里: 你的名字叫弗雷迪什么的。

橙色先生: 弗雷迪・奈文迪克。

杰弗里: 弗兰基・费彻蒂为什么我们做过一次介绍, 大约是在五个月以

・97・前。

橙色先生: 放屁, 我一点也记不得了。

杰弗里: 我还记着。 (略停) 我的样子如何?

橙色先生的视点特写镜头, 小伙子血肉模糊的脸。脑袋侧面原来长着那

只耳朵的地方现在变成了一个洞。

橙色先生: 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说。

杰弗里开始哭泣。

杰弗里: 他妈的那个畜牲! 那个他妈的疯子畜牲!

橙色先生: 杰弗里, 我要你挺住。外面布置了警察, 正等着冲进来。

杰弗里: 那他们还他妈的等什么?那个混蛋已经把我的耳朵割了下来! 他

把我的脸都打烂了! 我被破了相!

橙色先生: 可我都奄奄一息了。他们不了解这情况。他们所知道的就是要

等乔・卡勃特出现时才能行动。我是被派进来卧底抓卡勃特的。你刚才都听

他们说了, 他们说他正向这里赶来。你现在不要坏了我的事, 杰弗里。我们就

坐在这儿流血, 一直等到乔・卡勃特把他妈的他的脑袋伸进那个门来。

切至――

插入字幕:“橙色先生和白色先生”

25 内景 快餐店―夜

一个名叫“躲远点”的长相粗鲁的黑人男子, 他留着一撮“马尔科姆 X”式

的小胡子, 头戴一顶绿色的毛式帽子, 上面还有一颗红五星, 身穿一件军用迷

彩服。他正在啃一块火腿汉堡包, 独自一人坐在一个车厢座里, 正在等什么

人。就在等人的过程中, 他实际上已经吃完了一整瓶配炸薯条的番茄沙司, 并

不是无意的――这恰恰是他的爱好。

我们看到现在名叫弗雷迪・奈文迪克的橙色先生身穿一件印有字母的

学生装走进这家快餐咖啡店。他一眼就看到了“躲远点”, 就朝这里走来。“躲

远点”看见弗雷迪向自己走来, 脸上马上堆起了鳄鱼式的笑容。

摄影机快速沿过道移动, 成“躲远点”的中景镜头。我们把弗雷迪框在画

面外。

弗雷迪(画外): 跟里边的某个混蛋打声招呼。卡勃特正在打算干一件活

儿, 好好猜一猜他想拉谁入伙?

“躲远点”: 最好不是什么弗雷迪式的玩笑。

・98・低角度镜头。

仰拍弗雷迪, 此时他正站在桌子旁。

弗雷迪: 这不是开玩笑。我会去的。我要咬住他的屁股。

切至“躲远点”――

“躲远点”呆呆地看了自己的这位学生片刻, 然后笑了。

“躲远点”: 祝贺你。

26 外景 快餐店―夜

我们透过餐厅的玻璃窗看到弗雷迪挪进车厢座, 坐在“躲远点”的对面。

弗雷迪滔滔不绝地讲着, 但是我们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27 内景 快餐店―夜

“躲远点”的定位镜头。

镜头定在“躲远点”的中近景上, 他正在听弗雷迪讲话。我们听到餐厅里

的嘈杂声和弗雷迪的画外音。

弗雷迪(画外):“好小子”埃迪告诉我乔想见见我。他让我在自己的公寓

里等电话。我他妈的等了整整三天电话, 他终于在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 说乔

准备见我, 而且他会在十五分钟以后来接我。

固定镜头结束。“躲远点”突然开口说话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躲远点”: 到底是谁来接你?

从此开始至本段落结束, 镜头来回切换。

弗雷迪:“好小子”。等我们到了那家酒吧……

“躲远点”: ……哪家酒吧?

弗雷迪:“加德纳的靴子和袜子”酒吧。等我们到了那儿以后, 我见到了乔

和一个名叫“白色先生”的家伙。这是一个化名。我的名字叫“橙色先生”。

“躲远点”: 你以前是否见过这个混蛋?

弗雷迪: 谁, 白色先生?

“躲远点”: 是的。

弗雷迪: 没有, 我不了解他。他也不是卡勃特一伙的。他肯定是从城外来

的。但是乔非常了解他。

“躲远点”: 你怎么会知道?

弗雷迪: 从他们两个人相互谈话的口气中, 你可以听出他们是哥儿们。

“躲远点”: 你们两个人谈话了吗?

・99・弗雷迪: 我和白色先生?

“躲远点”: 是的。

弗雷迪: 谈了一点。

“躲远点”: 谈什么了?

弗雷迪: 啤酒。

“躲远点”: 密尔沃基的啤酒?

弗雷迪: 是的。他们前一天晚上刚刚赢了钱, 他狠宰了他们一刀。

“躲远点”: 嗯, 如果这混蛋是个啤酒迷, 那他可能是从威斯康辛州来的。

而且我要警告你要留心狡猾的乔。在密尔沃基, 警察给白色先生这个混蛋记

了一屁股账。我要你把这伙人的底都摸清楚, 包括这个有持枪抢劫记录的密

尔沃基家伙。记下他的特征。

“躲远点”咬了一大口手中的汉堡包。

“躲远点”(嘴里塞得满满地): 乔・卡勃特都问了你一些什么问题?

弗雷迪: 我是哪儿的人, 我认识谁, 我怎么认识“好小子”的, 以前干过没

有, 一堆乱七八糟的。

“躲远点”已经说够了, 现在专心吃他的汉堡包。他示意弗雷迪讲详细些。

弗雷迪: 他问我以前是否干过持枪抢劫。我向他历数了自己的功绩。我抢

过几家加油站和商店, 卖过大麻。我告诉他最近我和一个家伙在波特兰赌牌

时拔过枪。

镜头从弗雷迪的中近景推成特写。

“躲远点”(画外): 你讲了那个厕所的故事了吗?

弗雷迪: 没治了。我讲得绘声绘色。

28 内景 男厕所―洛杉矶火车站―夜

弗雷迪和“躲远点”像往常一样在许多碰头点中的这一个碰头点会合。

“躲远点”身穿一件超大号的圆领衫。弗雷迪坐在一个洗脸池上, 身上还是穿

着他那件学生服, 眼睛望着成叠的纸巾。

弗雷德: 这是什么?

“躲远点”: 这是一场戏。要记在脑子里。

弗雷迪: 什么?

“躲远点”: 一名卧底警察必须像马龙・白兰度一样。要干这份工作, 你就

必须是一名出色的演员。你必须表现自然。如果你不是一名出色的演员而是

・100・一名蹩脚的演员, 而蹩脚的表演就是这份工作中的狗屎。

弗雷迪(指着那堆纸): 可是这是干什么的?

“躲远点”这是毒品交易中的一段有趣的小插曲。

弗雷迪: 什么?

“躲远点”: 你在工作中遇到的一点儿有趣的事情。

弗雷迪: 我必须把这一套都记住吗?

“躲远点”: 就像是一个玩笑。你记住重要的地方, 其余的全靠临场发挥。

临场发挥的唯一方式是不停地说, 说, 说, 再说, 再说。

弗雷迪: 这个我能做到。

“躲远点”: 你要记住的是细节, 只有细节才能使你的故事打动人。现在这

个故事就发生在这间男厕所里。因此你必须清楚这间男厕所的细节。你必须

知道这里干手用的是吹风机而不是纸巾。你必须知道每一个隔间都有门。你

必须知道这里用的是固体还是液体肥皂, 有没有热水。因为你干活儿的时候

要讲述自己的故事, 要使人人都信以为真。如果听你故事的人真的在这间男

厕所里撒过尿, 而且你讲的一个细节他们还记得, 那么他们就会对你深信不

疑。

29 内景 弗雷迪的公寓―白天

弗雷迪来回踱步, 进进出出画面。他正在排练那段插曲。他朗诵得相当流

畅, 但是还离不开书面的提示, 不时地会停顿下来。

弗雷迪: ……那是在 1986 年洛杉矶大麻短缺的时候。我当时还有一些进

货的关系, 但是已经全乱套了, 因为在哪儿都找不到大麻。不管怎么说, 我和

圣克鲁斯的那个嬉皮士娘儿们有关系。我的朋友都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们给

我打电话, 说“嘿, 弗雷迪, 你买货了吗, 你能不能也替我买点儿?”他们知道我

也抽那东西, 所以他们求我自己买货的时候也替他们买一点儿。所以我每一

次买大麻的时候都是替四五个不同的人买。最后我说,“去他妈的”。我让那条

母狗发了大财, 她坐收进账, 然而甚至连这些人的面都用不着见。活儿他妈的

全是我干的。所以我找到她, 对她说,“嘿, 我玩够了这堆狗屎。我跑到这儿为

大家进货, 可从来没人为我进货。因此要么我告诉我所有的朋友, 让他们另找

货源, 要么你为我供货, 由我来卖给他们, 我把钱给你, 提成在百分之十以下,

我自己抽的那一份免费。”就这样。我干了一阵……

弗雷迪走出画面。 节至――

・101・30 外景 停车场―白天

另一个空镜头, 只是显然这是在室外。弗雷迪从前一镜头中出画的同一

方向入画, 接着说完他的句子。当镜头拉开以后, 我们看到弗雷迪正在一个停

车场上向“躲远点”表演自己的独角戏。“躲远点”盘腿坐在自己那辆破汽车的

车盖上。弗雷迪走来走去, 表演着自己的故事。

弗雷迪: ……可是后来就觉得不对劲儿。人们他妈的一天到晚打电话叫

我。我看一盘租来的录像带都会被六个电话打断。“嘿, 弗雷迪, 你下一次什么

时候进货?”“混蛋, 我正在看《迷失的男孩》, 等我有了货, 会通知你的。”再往

后这些小里小气的人就来了――我的朋友和货都到了。我的货进来的时候全

是六十美元一份的, 哼, 可他们不想要六十美元的。他们要十美元的。把货再

分成小份真他妈的费事, 我甚至都不知道十美元的货到底有多少。“嗯, 操, 哥

儿们, 我可不想买那么多。如果我买那么多, 我会一下抽光的。”“嘿, 如果你们

这些家伙无法控制自己, 那可不是我的问题。你们这些混蛋已经抽了五年了,

办起这种事来应该像个大人。”最后我干脆告诉自己的那个关系, 我不干了。

可是情况表明, 我是她手下最出色的伙计, 而且她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我的生

意。可是我对这活儿还是烦透了。她竭力劝我不要罢手。这时的情况非常微

妙, 因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 1986 年时的情况, 当时他妈的货奇缺。什

么都没有。人们靠松香活着, 抽的是烟斗里的木头, 一抽就是几个月。然而这

娘儿们有货, 而且求我帮她卖。因此我告诉她我不再瞎忙了, 我会进一点货卖

给我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她同意了, 而且说我们以前的协议仍然有效, 百分

之十和我那份免费, 条件是那个周末我得帮她一次忙。她当时有一笔货要卖

出去, 可她不想一个人去和买主见面…… 切至――

31 内景 “靴子和袜子酒吧”―夜

弗雷迪、乔、“好小子”埃迪和白色先生都围坐在一个点着红灯的吧台旁。

弗雷迪仍在继续讲自己的故事。那帮坏蛋听得津津有味。

弗雷迪: ……以前都是她弟弟跟着她去, 但是这一次他临时有事出去了。

白色先生: 干什么去了?

弗雷迪: 交通罚单成了拘捕令。他们因别的事截下他的车, 可是发现拘捕

令上有他的名字, 所以就把他关了进去。她又不愿意一个人带着那包大麻出

去。嗯, 我也不愿意干这活, 我有点不祥的预感, 可是她不停地求我, 不停地求

我, 最后我说好吧, 因为我都听烦了。嗯, 我们计划在火车站与这家伙碰头。

・102・乔: 你们在火车站和买主接头? 你身上还带着那包大麻?

弗雷迪: 是的, 那家伙催货催得紧。别问我是为什么。于是我们去了火车

站, 而且是我们等那家伙。这时我提着一只装着那些大麻的手提包, 我想去尿

泡尿。于是我告诉我的关系, 我马上就回来, 我要去一趟小玩意的房间……

切至――

32 内景 男厕所―火车站―白天

费雷迪的中近景

他走进门来, 肩上挎着那只手提包。他进门以后停下脚步。镜头向前移动

推成特写。

弗雷迪(画外音): ……就这样我走进厕所, 你们猜谁站在那儿?

定格镜头。

弗雷迪面前站着六位洛杉矶警察和一条德国牧羊犬。他们的眼睛全盯着

弗雷迪。每一个人都呆住了。

弗雷迪(画外音): ……六名洛杉矶警察和一条德国牧羊犬。

“好小子”埃迪(画外音): 他们在那儿等着你呢?

弗雷迪: 不, 他们是一伙碰巧凑在一起在厕所里聊天的警察。我进门的时

候, 他们全都停下了刚才谈论的话题, 望着我。

33 切回至酒吧

白色先生的特写。

白色先生: 这可要命了, 哥儿们。这可是个他妈的要命的局面。

34 切回至厕所

德国牧羊犬的特写镜头。

狂吠。

弗雷迪(画外音): 那条德国牧羊犬开始狂叫。他是冲着我大叫。我的意思

是说它显然是冲着我狂吠。

摄影机在厕所里围着弗雷迪转了 360 度。我们可以听到那条狗的叫声。

弗雷迪(画外音): 每一条神经都麻了, 我的每一个感官, 我血管里的血,

我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大叫,“快跑, 哥儿们, 快跑吧, 他妈的快跑出去! ”惊慌

的感觉就像是一盆凉水把我从头浇到脚。首先是惊呆了――表情就在我的脸

上! 当时我就是那样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

慢动作。

・103・镜头摇过一个个警察的面孔。

弗雷迪(画外音): 每一个警察都盯着我, 而且他们知道。他们能闻得出

来, 肯定像那他妈的那条狗一样能闻得出来。他们能闻出我身上的味来。

定格。

回到前面弗雷迪站在众警察面前的同一定格镜头。镜头突然活动起来,

而且速度加快。那条狗在狂吠。弗雷迪向右走出画面。镜头仍停在众警察身

上。一个警察对狗大叫。

警察甲: 住嘴!

狗安静了下来。警察乙接着讲自己的故事。有一两个警察向画面外的弗

雷迪扫了一眼, 但是随着警察乙接着讲下去, 他们又把注意力收回到警察乙

身上。

警察乙: 就这样我把枪拔出来了, 对吧? 我用枪瞄准他。我对他们说,“别

动, 别他妈的动一下。”那个小白痴看着我点头直说“是”, 还说“我知道……我

知道……我知道”。可是与此同时, 他的右手向他的手套盒摸去。因此我冲他

大叫,“蠢货, 你最好现在定住不动! ”可他还是望着我, 说“我知道……我知道

……我知道”, 而右手仍旧向那个手套盒摸去。

摄影机从众警察身上摇开, 落到弗雷迪身上。他站在小便池前, 一动不

动, 装作要尿尿。

警察乙(画外): 我对他说,“伙计, 如果你的手不离开他妈的那个盒子, 我

现在就向你的脸上开枪。”而这家伙的女朋友, 一个真正性感的东方婊子, 开

始冲着她大叫,“查克, 你疯了吗?按警官说的话去做, 把手放下。”这时那家伙

像没事一样把手抽了回来, 随随便便地把手放了下来。

弗雷迪假装撒完了尿, 从一位警察的身边走过, 向洗手池走去。摄影机跟

随他摇拍。一位警察正坐一个洗手池上, 他低头看着弗雷迪洗手。

警察甲: 他想干什么?

警察乙: 拿他的登记卡。他妈的蠢货, 他一点也不明白差一点就吃了枪

子。

弗雷迪洗完手。他去干手, 但是这里只有干手机。弗雷迪打开干手机, 现

在他听不到警察们在说些什么。干手机的声音压倒了语声。

以下镜头为慢动作。

弗雷迪的特写镜头。


上一篇: 昆汀・塔伦蒂诺处女作《落水狗》电影剧本赏析上 下一篇: 昆汀・塔伦蒂诺处女作《落水狗》电影剧本赏析下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