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塔伦蒂诺处女作《落水狗》电影剧本赏析下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3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他的双手的特写镜头, 搓来搓去等着吹干。

交谈中的警察们的镜头。因为干手机的声响我们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

么。

干手机的特写镜头。

坐在洗手池上的那个警察的中近景镜头。他抽着烟, 用眼角瞄着弗雷迪。

德国牧羊犬的特写镜头。

干手机被关掉。 切至――

35 内景 办公室―白天

白色先生头像的特写镜头。

弗雷迪(画外): 就是他, 这个就是白色先生。

警察局内线处的一间位于楼上的办公室。

弗雷迪和“躲远点”的双人镜头。

二人看着头像。

“躲远点”: 劳伦斯・迪米克。我们来看看咱们都掌握他哪些材料。

电脑屏幕的特写镜头。

“迪米克, 劳伦斯”的名字被敲入。

特写镜头: 输入键被按下。

一位电脑操作员的特写镜头, 她的名字叫朱迪・西格尔。

朱迪: 这就是你的生活, 劳伦斯・迪米克!

电脑打印机的特写镜头。

正在打印。打印机发出很响的噪声。朱迪的手进入画面, 将纸从打印机上

扯下。 切至――

36 内景 “躲远点”的办公室―白天

“躲远点”坐在自己办公桌的后面。弗雷迪坐在办公桌的桌沿上, 正在吃

一块双层吉士三明治。二人向镜头看。

我们听到画外传来朱迪的声音。

朱迪(画外): 劳伦斯・“拉里”・迪米克。还叫劳伦斯・雅克布斯和艾尔

文・“艾尔”・雅克布斯。这家伙是货真价实的持枪抢劫犯, 是个职业罪犯而

且以逍遥法外为荣。

朱迪的中近景镜头。

摄影机缓慢移动成特写。

・105・朱迪: 他仅被两次定罪, 但对于一个以犯罪为生的人来说这点量刑根本

算不了什么。一次是因为持枪抢劫, 当时他年仅二十一岁, 地点是在米尔沃

基。

弗雷迪的特写镜头。

弗雷迪: 抢的是什么地方?

朱迪的镜头。

朱迪: 一家木材场的财务室, 一级攻击罪――他坐了十八个月的牢。直到

三十二岁时第二次进监狱, 当时是警察进行一次突然搜查, 一次例行的搜查。

他们检查到那家酒吧, 正好这小子劳伦斯也在那里, 而且打倒了几个警察。他

没跑了, 当时身上带着一把非法的 0145 口径的自动手枪, 显然那是他喜欢用

的武器。另外, 他的手上还戴着一枚一年以前从一家珠宝店抢来的钻戒。这一

回他进去呆了两年。

“躲远点”和弗雷迪的双人镜头。

弗雷迪皱眉。

弗雷迪: 该死的, 这回可不好对付。

朱迪。

朱迪: 至此为止, 他只有这些纪录。

“躲远点”的特写镜头。

“躲远点”, 当年进行例行检查的那个笨蛋是在米尔沃基吗?

朱迪。

朱迪: 不。那个警长当时是在洛杉矶。他从 1977 年开始就在洛杉矶了。

摄影机从左到右在“躲远点”的办公桌后面移动拍摄。

弗雷迪: 他这一次的纪录是什么时候?

朱迪: 从 1983 年一直到 1986 年底。我还发现了另外一些东西, 应该引起

你们的注意。大约一年半以前, 在萨克拉门托, 有一名卧底的警察, 约翰・多

伦茨, 打入一桩银行抢劫案。显然在动手抢劫以前, 他们发现了他是警察。当

时的情况是: 那天是多伦茨的生日, 一帮警察在他的公寓里等他, 准备给他来

一个惊喜聚会。门打开了, 大家大叫一声“惊喜! ”站在门口的是多伦茨和另一

个家伙。那家伙用枪顶住多伦茨的胸口。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 那个陌生人一

枪就把多伦茨打死, 并同时开始用两只 0145 口径的自动手枪向人群乱

扫。

・106・“躲远点”: 结果怎么样?

摄影机移动至朱迪的背后。

朱迪: 一片狼藉。警察们中弹, 妻子们中弹, 女朋友们中弹, 他的狗也中了

弹。人们脸上都是碎玻璃。死了三个人, 伤了六个人。

弗雷迪: 难道他们从那些银行抢劫犯中就找不出一点线索来?

朱迪: 他们试了, 但是没有确凿的身份证明, 而且那些家伙用的全是化

名。除此之外, 我们对他们根本一无所知。我们有一个已经死去的家伙的证

词, 谈的是抢劫案。银行这案子他们一直没有任何线索。

移动摄影转完了一圈。

弗雷迪: 拉里・迪米克是其中之一吗?

朱迪: 他可能是其中之一。

镜头落到“躲远点”身上。

“躲远点”: 你对自己的伪装有多大把握?

摇至弗雷迪的特写镜头。

弗雷迪: 今天他们可能知道一点事情, 明天可能知道另外一点事情。但是

昨天他们还不知道任何事情。

白色先生头像的特写镜头。

弗雷迪(画外): 下一步怎么办?

“躲远点”(画外): 按他们对你说的去做, 坐在家里等他们打电话给你。我

们会在外面布置好人, 在他们接你的时候跟踪你们。

37 内景 弗雷迪的公寓―白天

电话机的特写镜头。

电话铃响起。弗雷迪接电话, 镜头跟着耳机落在他的脸上。

弗雷迪: 喂。

“好小子”埃迪(画外, 由话筒传出): 是时候了。你穿上衣服……

38 内景 “好小子”埃迪的汽车(停车) ―白天

“好小子”埃迪的特写镜头, 他正在对着移动电话讲话。

埃迪: ――我们的车就停在外面。

弗雷迪(画外, 由话筒传出): 我马上就下来。

我们听到咯#65533;一声弗雷迪挂上电话。“好小子”将手机放回底座上。

埃迪: 他马上就下来。

・107・39 内景 弗雷迪的公寓―白天

摄影机跟拍弗雷迪在公寓里跳来跳去捡自己需要的东西。他穿上外衣,

蹬上运动鞋。

摄影机快速移动至大门把手。弗雷迪的一只手进入画面, 抓住把手, 然后

又松开了, 镜头升至他的脸部。

恐惧。

弗雷迪(对自己): 现在不要吓唬自己。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知道个狗

屁。(略停) 不会伤你一根毫毛的。你他妈的只是个小混混。他们对此深信不

疑, 因为你非常冷静。

他走出画面。镜头停住, 我们听到画面外门被打开, 然后又被关上。

40 外景 弗雷迪的公寓―白天

警察的视点。

从街对面停放的一辆没有标志的汽车内, 两个警察注视着弗雷迪走出大

楼, 向停在外面的埃迪的汽车走去。

警察甲(画外): 我们的小伙子去了。

警察乙(画外): 我发誓, 干卧底这一行的家伙脑袋里, 准有坚不可摧的石

头。

警察甲(画外): 你也想来一块?

警察乙(画外): 是啊, 借我一个胆。

弗雷迪钻进汽车, 汽车汇入车流。

警察甲发动车子跟上。

41 内景 “好小子”埃迪的汽车(行驶中) ―白天

“好小子”埃迪坐在方向盘后面。粉红色先生坐在乘客座上, 弗雷迪和白

色先生坐在后座上。

粉红色先生: ……嘿,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 黑女人和白女人不一样。

白色先生(讥讽地): 是有一点儿不同。

全车的人都笑了。

粉红色先生: 你们就笑吧, 你们知道我的意思。一个白人婊子能忍受多

少, 一个黑人婊子连一分钟都忍不了。他们有一条界线, 如果你越过了界线,

那就是他们操你了。

埃迪: 我和粉红色先生干过这事。我亲眼看见的。

・108・白色先生: 好的, 专家先生。如果这真是事实的话, 那么为什么我所认识

的黑鬼都把自己的女人当作一堆狗屎?

粉红色先生: 我和你打赌, 就是这些当众脱裤子的该死的黑鬼, 当他们回

家以后, 他们的老婆会把他们干到四肢冰凉。

白色先生: 这些家伙不是这样。

粉红色先生: 不, 这些家伙也是这样。

埃迪: 我给你们大家讲一个故事。在我爸爸的一个俱乐部里, 有一个名叫

艾路易丝的黑人鸡尾酒女招待。

白色先生: 艾路易丝?

埃迪: 是的, 艾路易丝。E 加Lois。我们叫她 E 女士。

白色先生: 她是哪儿的人, 康普顿?

埃迪: 不。她来自拉多达高地。

粉红色先生:“黑人的贝弗利山”。我曾经见过这位来自拉多达高地的女

士。 (模仿黑人女性的嗓音)“嘿, 我来自拉多达高地, 那是‘黑人的贝弗利

山’。”

埃迪: 那不是黑人的贝弗利山, 那是黑人的帕洛斯弗迪斯。不管怎么说,

这个婊子, 艾路易丝, 是个狐狸精。我打赌, 每一个见过她的人至少为她脱过

一次衣服。你们知道她长得像谁? 克里斯蒂・勒夫。还记得那个电视节目《寻

找克里斯蒂・勒夫》吗? 女主角是个黑人女警察, 她总是说“你被捕了, 心肝

儿。”

粉红色先生: 演那个节目的时候我正上六年级。我被它搞得神魂颠倒。演

克里斯蒂・勒夫的那个婊子他妈的叫什么名字来着?

埃迪: 帕姆・格里尔。

粉红色先生: 不, 不是帕姆・格里尔。帕姆・格里尔是另一个人。帕姆・

格里尔是拍电影的。《克里斯蒂・勒夫》有点像帕姆・格里尔的电视节目, 但

是帕姆・格里尔没有参加演出。

粉红色先生: 那个婊子他妈的叫什么名字? 哦, 真是太妙了, 我现在他妈

的真是绞尽脑汁了。

埃迪: 嗯, 不管她是谁, 艾路易丝长得像她。因此有一天晚上我走进俱乐

部, 艾路易丝不在。当时的酒吧招待员是个墨西哥非法移民, 他是我的一个朋

友, 名字叫卡洛斯。于是我问他,“嘿, 卡洛斯, E 女士今天晚上去哪儿了?”嗯,

・109・显然 E 女士已经嫁给了这个真正的狗屎。我是说一头真正的畜牲, 而且显然

他对她会竭尽全力的。

弗雷迪: 竭尽全力? 他都干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把她弄个落花流水?

埃迪: 谁也不完全清楚他都干了些什么。我们只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不

管怎么说, 艾路易丝表现得真不错, 一心等着下一次这个狗杂种喝醉的时候。

就这样, 一天晚上那家伙喝醉了, 倒在一张沙发上。趁这家伙烂醉如泥, 她把

他剥光了, 然后用一些特别厉害的胶水把他的那玩意儿粘在了他的肚皮上。

全车人都意识到这一招有多么可怕。

埃迪: 我他妈的说的全是真的。她在他的玩意儿上抹了一些胶, 又在他的

肚皮上抹了一些胶, 然后把它们粘到一起。最后不得不请医生来把它们切开。

全车的人为之一震。

白色先生: 上帝啊!

弗雷迪: 人有时是会干出这样疯狂的事来的。

埃迪: 我不知道他对她都干了些什么, 但是她扯平了。

白色先生: 他是不是服了?

粉红色先生: 你要是一位丈夫, 每次小便的时候你心里会有什么感觉?

全车人大笑。

42 外景 仓库―白天

“好小子”埃迪把车停在仓库外面。四个男人钻出汽车, 随埃迪走进仓库。

43 内景 仓库―白天

四个男人走进室内。

在库房的另一端, 金色先生、棕色先生、蓝色先生和乔端坐在椅子上。

我们是从头顶拍摄这一段落的, 俯拍众人。

乔(对大家): ……我们刚才在聊他们是怎么甩掉自己老婆的, 法国人说:

(以蹩脚的法语)“我所要做的就是掏出我的小宝贝, 哇, 她马上就从床上跳下

去。”

切回到乔。

乔: 而意大利人说:

乔的特写镜头。

乔 (以地道的布鲁克林口音):“这没什么, XXXXXXXXXXX, 她从床上

跳起两英尺高。”而我们来自波兰的朋友则说(用含糊的声调):“当我和我的

・110・索菲娅做那事的时候, 我 XXXXXXXXXX, 你知道怎么样, 她跳到房顶上去

了! ”

乔像疯子一样狂笑。

乔: 哈, 哈, 哈, 哈, 哈, 哈!

我们听到画外哄堂大笑。

乔: 这算不算杰作? 笨蛋他妈的波兰人, XXXXXXXXXX。

乔用眼神向新来的人打招呼。

乔: 你们来了, 太好了!

乔走出特写镜头。

现在原来在“鲍勃大叔饼屋”那场戏中的同一伙人又重新聚在一起。有的

人坐在折椅上, 有的人站着。乔坐在他们前面的一张桌子的桌沿上。右侧是一

块黑板, 上面画出了那家珠宝店的示意图。

摄影机围绕众人转 360 度拍摄。

埃迪: 我们本来想早来点, 可是我们在拉贝利亚和皮科给耽误了。

乔: 不用着急。(对众人) 好啦, 我们来互相认识一下。除了埃迪和我自己,

你们已经认识了, 你们用的都是化名。无论任何情况下, 你们都不得告诉他人

自己的真名, 或自己的任何情况。其中包括你是哪儿的人, 你老婆叫什么名

字, 以前在哪儿干过活儿, 或是你可能在圣彼得堡可能干过的一桩银行抢劫

案。你们这些家伙对自己的身份、去过哪儿和干过什么, 绝对不能吐半个字。

你们可以谈论的唯一的事情就是你们下面将要干的事情。这样一来, 知道你

们老底的只有埃迪和我。而且这就是我喜欢的方式, 因为万一你们之中有人

被警察逮住了, 我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而且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到

此为止还没发生过, 你们用不着着急。你们不知道任何名字。你们知道我的名

字, 你们知道埃迪的名字, 对此我并不在意。你们拿不出证据, 我毫不担心。除

此之外, 这样一来你们就信任我了。我喜欢这样。这次行动是我设计的, 而且

是我亲手挑的人。不是你们来找小品剧本我, 是我把你们找来的。我了解你们。我了解

你们干过的活儿。我了解你们的名声。我了解你们是条汉子。这个家伙除外。

乔用手指着弗雷迪。

弗雷迪一愣。

乔: 但他还行。如果他不行, 他也来不了这儿。好吧, 让我来给大家相互介

绍一下。但是再说一次, 为了预防累赘, 我哪怕是听到有人用教名称呼或代指

・111・另一个人……(乔寻找适当的词句) ……到时候你会后悔的。好了, 快一点。

(逐一指着每一个人, 同时说出一个个名字) 棕色先生、白色先生、金色先生、

蓝色先生、橙色先生和粉红色先生。

粉红色先生: 为什么我是“粉红色先生”?

乔: 因为你是娘娘腔。

众人笑。

乔: 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挑选颜色?

乔: 我试过一回, 但是不行。你会有四个家伙为了谁当黑色先生而打起

来。因为谁也不认识谁, 所以谁也不让谁。因此干脆由我来决定。你得感谢我

没让你当上“黄色先生”。

棕色先生: 是啊, 可是“棕色先生”? 这和“狗屎先生”也差不多。

众人笑。

粉红色先生: 是啊,“粉红色先生”听起来像是“小猫先生”。我告诉你, 让

我当“紫色先生”吧。这个名字我听起来顺耳。我是“紫色先生”。

乔: 你不是“紫色先生”, 有个干另外一桩活儿的人叫“紫色先生”。你是粉

红色先生。

白色先生: 谁在乎你叫什么名字? 谁管你是叫“粉红色先生”、“紫色先

生”、“小猫先生”还是“狗……”

粉红色先生: 哦, 你说得倒轻巧, 你是“白色先生”。你有了个挺酷的名字。

那么你告诉我, 白色先生, 如果你认为“粉红色先生”算不了什么, 你愿意不愿

意换一换?

乔: 谁也不许交换名字! 听着, 这里不是他妈的该死的市议会! 你听好了,

粉红色先生。我们这儿有两条路, 我的路和马路。走哪条路全由你自己决定。

怎么样, 粉红色先生?

粉红色先生: 上帝啊, 乔, 去他妈的算了吧。这是小看我。我就当粉红色先

生吧。接着说吧。

摄影机从众人身上拉开, 扫到那块画有珠宝店示意图的黑板上。

乔(画外): 好吧伙计们, 我们看一看这个。 切至――

44 外景 露天看台―白天

弗雷迪和“躲远点”坐在一座小型棒球场的某一露天看台上。

“躲远点”: 好吧, 我们会在“卡琳娜精美珠宝店”的街对面布置一些人。但

・112・是给他们的命令是, 除非这桩抢劫案完全失控了, 他们不得行动。你要保证他

们不必介入。你在里边要保证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我们在作为集合地点的仓

库外的一个街区布置好人。他们可以一清二楚地看到仓库外部的情况。只要

乔・卡勃特一出现, 我们就采取行动。

弗雷迪: 那你们怎么掌握仓库里边的情况?

“躲远点”: 里边的情况我们毫无办法。我们不能冒险靠得太近, 那样他们

会发现我们。

弗雷迪: 这是废话, 吉姆。我他妈的冒这么大的危险, 而你们这些家伙躲

在我的屁股口袋里却不能给我一点安全。

“躲远点”: 怎么回事, 奈文迪克?你是不是认为这工作太难了?没人骗你。

你始终清楚我们会守在外边等待乔・卡勃特出现。

弗雷迪: 哦, 这太好了。你们不对我进行他妈的任何保护, 可你们却向我

表明了态度。

“躲远点”: 一个卧底警察什么时候有过保护?弗雷迪, 你是睁大自己的双

眼加入进来的, 所以现在不要像瞎子一样乱喊乱叫。我理解你很紧张。我希望

那座仓库有更多的可以观察的窗子, 但是它没有。我们必须打我们应该打的

牌。

弗雷迪: 我没有说我不去干这件事。我只是说我清楚这个局面有多糟!

“躲远点”: 我的本意并不想对你残忍, 但是我发现在这种情况下严酷的

爱才是最有效的。我们必须在这群强盗人赃俱获的时候逮捕乔・卡勃特。其

他的杂种我们不管, 我们会提出很好的条件让他们出庭作证指控卡勃特。

弗雷迪: 这种冒险是不是太过火了?

“躲远点”: 什么?

弗雷迪: 让他们拿着赃物跑掉。

“躲远点”: 这次行动的中心思想是当场抓住乔・卡勃特。我们抓住了这

些受雇的家伙, 我们还是扫不清狗屎。让他们拿着东西跑掉是一种冒险, 可是

卡勃特的工作就非常好做了。我们派人把那个地方包围起来。我们派一个弟

兄和一个姑娘打进去, 假装是一对来买戒指的情侣。我们可以用警察换下店

里的店员, 但是我们得冒放他们跑掉的风险。

弗雷迪: 这不行。他们清楚上每一个班次的人的长相。

“躲远点”: 这些家伙都是行家里手。我们也是行家里手。这是一次冒险,

・113・但是我认为这是一次算计好的风险。

45 外景 卡琳娜精美珠宝店―白天

我们看到这家珠宝店外部的各种镜头。

顾客们进进出出。透过橱窗我们看到店员们在接待顾客。

在我们看到这一切的同时, 我们还听到白色先生和弗雷迪在画外的交

谈。

白色先生(画外): 我们开始吧, 你在哪里?

弗雷迪(画外): 我就站在外面, 守着大门, 阻止任何人出入。

白色先生(画外): 棕色先生呢?

弗雷迪(画外): 棕色先生呆在车里。他的车停在街对面等我的信号, 然后

他把车开到商店的大门前。

白色先生(画外): 金色先生和蓝色先生呢?

弗雷迪(画外): 控制人群。他们对付柜台前后的顾客和店员。

46 内景 白色先生的汽车(停车状态) ―白天

白色先生和弗雷迪坐在停放在珠宝店街对面的汽车中, 监视着珠宝店。

白色先生: 我和粉红色先生?

弗雷迪: 你们两个对付后面的经理, 让他把钻石交给你们。我们来这儿是

找这些石头的。仅此而已。不要他妈的抢柜台, 不要弄响警报器。我们两分钟

以后出来, 一秒钟也不多呆。如果那位经理不肯交出钻石怎么办?

白色先生: 当你下手抢这样一家商店时, 他们肯定吓得要死。他们既不会

投降也不会抵抗。如果你遇上某位顾客或店员认为自己是个英雄, 你就用枪

柄敲瘪他的鼻子, 把他撂倒在地板上。人人都会吓得惊慌失措, 他倒在地上,

大叫着, 鼻子上血如泉涌。在这以后, 不会有人再敢放一个屁。也许有某个婊

子会和你废话, 但你只要瞪她一眼, 好像你准备下一个就在她脸上猛击两拳。

你看着吧, 她马上就会他妈的闭嘴。然而如果其中有一个经理, 那情况就不同

了。经理比那些混蛋懂得多。如果他对你很镇定, 也许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个

真正的牛仔。因此你要做的就是把这个狗娘养的打成两半。如果你想知道什

么情况可他却只字不吐, 那就把他的一根手指垛下来。小拇指。然后你告诉他

下一个是大拇指。这之后他会告诉你他是否穿着女士内衣。我饿了。我们去

买一份墨西哥玉米饼。 切至――

47 外景 小巷―白天

・114・这是抢劫案发生的时候。小巷中空无一人。

我们听到远处一切都乱了套。枪声, 人们的喊叫声, 警笛声, 玻璃的破碎

声……

一辆汽车转过街角, 冲进小巷。

车门砰地打开, 弗雷迪和白色先生跳出。

弗雷迪打开司机一侧的车门。血淋淋的棕色先生惊叫着倒了出来。

棕色先生(惊叫着): 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 我看不见了, 我他妈的看不见

了!

弗雷迪: 你没瞎, 只是你的眼睛里流出了血。

白色先生为他的两把 0145 口径自动手枪装子弹。他跑到小巷的另一端,

这时正有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白色先生的两只 0145 英寸手枪同时开火, 把巡逻警车中的每一个人都

射杀在血泊之中。

弗雷迪抱着奄奄一息的棕色先生, 吃惊地望着白色先生进行的攻击。

棕色先生抬起头, 眼睛里满是鲜血。

棕色先生: 橙色先生? 你是橙色先生吗?

当弗雷迪转回头来看他时, 棕色先生已经死了。

弗雷迪没有回答。他无法回答。

白色先生: 他到底死没死?

弗雷迪, 吓呆了。

弗雷迪: 你说什么?

白色先生: 什么? 快把他扔下!

白色先生一把抓住弗雷德的衣领, 一边跑一边推搡着弗雷迪。

二人跑出小巷, 逃到大街上。

一位妇女驾车向这两位男人开来。

白色先生跨前一步拦住她的去路, 拦下汽车。他用自己的手枪指着她。

白色先生: 给我滚出来!

白色先生爬进后座。

弗雷迪开始向车里钻。

那位女司机从自己的车座下面抽出一只手枪。

白色先生: 这婊子有枪!

・115・她向弗雷迪的腹部开火。

与此同时弗雷迪举起自己的手枪, 向她迎面开枪。

弗雷迪的特写镜头。

当他倒下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出了什么事和都干了些什么。慢动作。

白色先生一把将死去的女司机从汽车上拉下。他将弗雷迪推上后座, 开

车驶离。

48 内景 逃亡的汽车中(行驶中) ―白天

弗雷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 痛弯了腰, 同时不停地呻吟着。

我们是在回放前面出现过的弗雷迪和白色先生驾车逃跑的场面, 只不过

这一次镜头始终落在弗雷迪身上。

白色先生(画外): 坚持住, 伙计。

弗雷迪: 对不起。我简直不敢相信她竟向我开枪……

镜头从后座上的弗雷迪切至――

49 内景 “好小子”埃迪的汽车(驾驶中) ―白天

粉红色先生坐在方向盘后边。“好小子”埃迪坐在乘客座位上, 正在翻看

一小包钻石。白色先生坐在后座上。汽车正在向仓库疾驶。

埃迪(眼睛看着钻石包): 你们知道, 所有因素都考虑在内了。比较成功。

白色先生: 我真不敢相信你竟说这种话。

埃迪: 不, 是乱了套, 但你意识到你拿到了多少? 这里的钻石价值两百万

美元以上。

粉红色先生: 我喜欢这家伙。

埃迪: 嘿, 该干的都已经干了。我们现在可以坐在一起大哭一场, 或者我

们可以应付目前的局面。

白色先生: 目前的局面不是他妈的这包钻石。你和乔必须对你们手下的

人负责。

埃迪: 嘿, 我可是尽力而为了。

白色先生: 可那个人他妈的快死了。

埃迪: 我跟你说过, 邦妮会照顾他的。

白色先生: 他需要的是一名医生, 而不是一名他妈的护士。

埃迪: 你问问我给多少医生打过电话。你会觉得难为情的, 问问我给多少

医生打过电话。

・116・白色先生: 显然不够。

埃迪: 去你妈的! 都快够一小本通讯录了。如果不信, 你听着。我给三位

医生打电话, 一个也没他妈的打通。现在时间就是生命, 所以我叫上了邦妮。

一个又甜又俊的注册护士。我他妈的给她编了个故事, 结果她说让我们把他

送到她的公寓去。

白色先生: 如果他死了, 我要追究你个人的责任。

埃迪: 去你妈的伙计! 好吧, 如果你想这么玩, 我个人对邦妮这件事情负

责。我想她不会报警, 但是我不能完全肯定。只有我这样的好心人才甘愿冒这

个险。我他妈的不干了。(抓起自己的手提电话)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邦妮, 告诉

她算了。你自己照顾你的朋友吧, 既然你懂得这么多。

粉红色先生: 该死的, 你们这些家伙永远也长不大!

埃迪: 我用不着长大, 我的朋友, 我已经是大人了。我是负责任的, 我管好

我的生意。

白色先生: 放屁! 我想你根本就没打电话给任何人, 除了某个你曾经操过

的婊子, 她碰巧干的是整形外科这一行。而且我不认为这足以照顾好一个受

了枪伤的人。

埃迪: 是啊, 我才他妈的不管你怎么认为呢!

粉红色先生(对白色先生): 听着, 他没说要让这个婊子给他动手术。在找

到一名医生以前, 她照顾得会比我们好。谁也没忘了找医生。乔马上就会找一

名医生来。这是我们与此同时正在做的事情。我认为你们两个的行动就像是

一对笨蛋。

埃迪: 是的, 说得对。我安排了一个护士, 我把自己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

我是一个笨蛋。

50 内景 仓库―白天

大门的中景镜头。“好小子”埃迪、白色先生和粉红色先生走进门来。他们

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我们看到了他们的所见。金色先生躺在地上, 身中数弹。那位警察瘫在自

己的椅子上, 血肉模糊。橙色先生躺在警察的脚边, 手捂着自己的伤口。埃迪、

白色先生和粉红色先生走进镜头。

埃迪: 这里到底他妈的出了什么事?

埃迪跑向自己的朋友金色先生#246;“牙签”维克。

・117・白色先生(对橙色先生): 出了什么事?

橙色先生(非常虚弱地): 金色疯了。他打烂了那警察的脸, 割下他的一只

耳杂, 还要活活烧死他。

埃迪(大叫): 谁在意他对这只他妈的臭猪干了些什么?

埃迪拔出自己的手枪并向警察开枪。警察连同椅子一起翻倒。埃迪站在

警察上方继续射击。

埃迪(对橙色先生): 你刚才说他疯了? 是像我这样吗? 比这更好还是更

坏?

橙色先生: 听着, 埃迪, 他想放火。他要杀了这个警察和我。而且当你们这

些家伙进门的时候, 他准备把你们轰上天, 然后独吞那些钻石。

白色先生(对埃迪): 哦, 哦, 我跟你说什么来着? 这堆臭狗屎是个地地道

道的心理变态。

橙色先生(对埃迪): 你本可以问问那警察, 如果你没有把他打死的话。他

会告诉你金色先生为什么要剐他。

埃迪: 我不相信这一套。这说不通。

白色先生: 对我来说, 这他妈的再清楚不过了。埃迪, 你没看见他干活儿

时候的表现, 我们看见了。

粉红色先生走到警察身体的上方。

粉红色先生: 他说的耳朵确有其事。耳朵被切掉了。

埃迪(对橙色先生): 让我大声地说出来, 把我心里的话直说出来。根据你

的说法, 金色先生想要先杀掉你, 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再杀掉我们, 然后卷了那

些钻石跑掉。这就是你的故事? 我说得没错吧, 对吗?

橙色先生: 埃迪, 你可以相信我也可以不相信我, 但这是事实。我向我妈

的永恒的灵魂发誓情况的确如此。

镜头推成“好小子”埃迪的特写。

漫长的沉默, 他在琢磨橙色先生的话。最后――

埃迪: 你他妈的撒谎。现在你为什么不扔掉他妈的这个童话故事, 告诉到

底是怎么回事?

白色先生(画外): 他已经向你说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你不敢面对事

实。

橙色先生(画外): 好吧, 你说得对, 我是在撒谎。即便我他妈的现在快死

・118・了, 那我也要多分一份。干掉金色, 我们就可以分掉他那一份――不, 话不是

这么说的, 我杀了他, 因为我不喜欢他的发式。我还不喜欢他穿的鞋。如果仅

仅是他的头发, 我也许, 正如我可能说过的, 还让他活着。可是发式和鞋子加

在一起, 他就死了。

埃迪: 你杀的这个人刚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他是在一家装满俏货的公

司仓库里被抓的。他本可以把自己摘清楚, 他所要做的只是说出我父亲的名

字。但他却闭嘴不言, 甘心坐牢。他曾经为我们坐了四年牢, 而且表现像条汉

子。我们非常感谢他。因此, 橙色先生, 你却告诉我, 我这个非常要好的朋友,

他为我父亲坐了四年牢, 他在这四年中从来没出卖过任何人, 无论他们怎样

诱惑他: 而你现在却告诉我, 现在这个人在自由了以后, 在我们正准备对他报

恩的时候, 他却决定, 他妈的横下一条心, 要甩掉我们?

沉默。

埃迪: 橙色先生,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实情况是怎么回事?

语声(画外): 为什么? 那样会更加糟糕。

埃迪跨出他的特写镜头, 我们看到乔・卡勃特站在库房的门口。他走进

室内。

乔(手指着橙色先生): 这个人给我们下了套。

摄影机围绕着众人移动一周。

埃迪: 爸爸, 对不起,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乔: 没关系, 埃迪, 我知道。

白色先生(对乔): 你他妈的在说些什么?

乔(手指着橙色先生): 这个狗杂种, 是为警察工作的。

白色先生、粉红色先生、埃迪: 什么?

乔: 我说了这个狗杂种是为洛杉矶警察工作的。

橙色先生的视点。

从地板上仰看众人。

乔俯视着橙色先生。

乔: 对吗?

橙色先生(画外): 我他妈的一点也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白色先生(非常镇定地对乔): 乔, 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你知道, 你错了。

乔: 我大错特错了。

・119・白色先生(非常镇定地): 乔, 这一次请相信我, 你犯了一个错误。他是一

个好小子。我理解你急了, 你他妈的真的急了。我们大家的情绪都很冲动。但

是你咬错了人。我了解这个人, 他不会那样做的。

乔: 你知道个屁。, 我才了解他呢。这个可恶的畜牲勾来警察, 结果害死了

棕色先生和蓝色先生。

粉红色先生: 蓝色先生死了?

乔: 和迪林杰差不多了。 (约翰・迪林杰, 1902――1934, 美国土匪头目,

多次结伙抢劫银行, 1933 年被联邦调查局宣布“头号公敌”, 后被诱捕击

毙。 ――译者)

埃迪: 这混蛋杀死了维克。

白色先生: 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乔: 他是我唯一一个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的人。我本应该在没有百分之百

把握的时候好好去检查一下我他妈的脑袋, 然后再行动。可是他看起来像是

个好小伙儿, 而且我有点性急了, 太贪了, 所以这一切把我给毁了。

白色先生(大叫): 这就是你的证据?

乔: 你有直觉的时候就不需要证据。以前我忽视了这一点, 以后再也不会

了。

他抽出一支左轮手枪, 用它瞄准橙色先生。

白色先生掏出自己的 0145 手枪对准乔。

埃迪和粉红色先生被这一突然剑拔弩张的架式吓呆了。

埃迪举起自己的枪, 对准白色先生。

埃迪: 你他妈的疯了? 把枪放下!

粉红色先生退至背景, 他不想卷入其中。

白色先生: 乔, 你正在犯一个可怕错误, 我不能让你犯这个错误。

埃迪: 别用你他妈的枪指着爸爸!

乔的眼睛一直盯着橙色先生。

乔: 别担心, 埃迪。我和拉里是老朋友了, 他不会开枪的。我们彼此太相像

了。

白色先生: 乔, 如果你杀了这个人, 下一个去死的就是你。再说一遍, 如果

你杀了这个人, 下一个去死的就是你!

众人的中景镜头。

・120・橙色先生手捂着自己的肚子, 从左向右扫视。

乔俯视着橙色先生, 眼睛狠狠地盯着他。

白色先生盯着乔, 看上去像是随时准备开枪。

埃迪因他父亲的处境而吓得不得了, 手里的枪直对着白色先生。

粉红色先生后退得远远的。

谁也不说话。

四人镜头。

他们随时准备动手。背景中的粉红色先生。

粉红色先生: 行了, 伙计们, 谁也不想这样。我以为咱们都是道儿上的专

吃这碗饭的人!

乔向白色先生抬起头。

乔: 拉里, 我要杀了他。

白色先生: 去你的, 乔, 你不要逼我!

乔: 拉里, 我请你相信我这一回。

白色先生: 你休想。

乔: 我不是在请, 我是在求。

乔的眼睛落回在橙色先生身上。

埃迪: 爸爸, 别开枪!

乔开了三枪。每一枪都打中了橙色先生。

白色先生迎面向乔开了两枪。乔用双手去捂自己的脸, 同时大叫着倒在

地上。

埃迪向白色先生开枪, 三枪打在他的胸口上。

白色先生回过枪来瞄准埃迪并向他开枪。

两个人都跪倒在地上, 相互射击。

埃迪倒下, 死。

乔死。

橙色先生一动不动地躺着, 只有胸口还在起伏。我们听到的唯一的声音

是他沉重的呼吸声。

白色先生身上布满弹孔, 但仍双膝跪地, 一动不动。

粉红色先生呆立着。最后他一把抓起那包钻石, 向门口跑去。

我们听到外面有一辆汽车发动了。然后是一只扩音器发出的声音:

・121・警察(画外): 别动! 下车趴在地上!

粉红色先生(画外): 不要开枪!

我们现在听到了警笛声, 更多的警车驶来的声音。有人向仓库跑来。

在响起这一片声音的过程中, 白色先生试图站立起来, 却一头栽倒。他挣

扎到橙色先生身边。

他扶起橙色先生的头, 把它靠在自己的膝盖上, 抚摸着他的额头。

白色先生(歇尽全力): 对不起, 孩子。看起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橙色先生抬眼看他, 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

橙色先生: 我是一个警察。

白色先生什么也没说, 他继续抚摸着橙色的额头。

橙色先生: 我很遗憾。我非常遗憾。

白色先生举起自己的 0145 口径的手枪, 枪口抵在橙色先生的两眉中间。

镜头推成白色先生的大特写。

外面的声音响彻室内。我们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我们听到一阵拉动枪栓

的声音。

警察(画外): 别动, 混蛋! 把枪放下!

白色先生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微笑着, 扣动枪机。

砰。

我们听到一阵猛烈的枪声。

白色先生被轰出画面, 留下一片空白。 (完)

上一篇: 昆汀・塔伦蒂诺处女作《落水狗》电影剧本赏析中 下一篇:关于美国杜鲁门总统的《真人话剧》电影剧本赏析一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