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国杜鲁门总统的《真人话剧》电影剧本赏析二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3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这个名字) 一起坐在海边的沙地上。杜鲁门特别小心地用手指抚摩着她鼻子

的轮廓线条 ,同时吸着她身上的清香。西尔维娅紧张地四处张望。杜鲁门想

对她说些什么 ,但是她不让他说话。

西尔维娅 :他们来了。随时都会。

杜鲁门(环顾无人的海滩) :谁 ?

西尔维娅(紧张地扭过头四处张望) :听我说。你还记得 ,你还是一个孩

子的时候 ,你站在教室里说你想做麦哲伦那样的探险家吗 ?

杜鲁门(怀疑地) :你怎么知道这事的呢 ?

西尔维娅 :后来你的老师说“你太晚了 ,杜鲁门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

探索的了”。

杜鲁门 :当时你在吗 ―――你怎么知道的 ?

西尔维娅 :那不重要。大家都知道这事。他们知道你做的所有事情。关

键是 ,你被吓住了。

杜鲁门 :我不明白。

西尔维娅(扭头四处张望 ,越来越紧张) :你必须听着。所有人都在做假 ,

杜鲁门。

她指了指天空 ,捧了一捧脚下的海水。

西尔维娅 :你觉得这是真的吗 ? 这都是为你搞的。是一场演出。(心情

沮丧 ,低声吼着) 到处都是眼睛 ,他们都在看着你 ―――现在也是。

突然 ,一辆小汽车的前灯在沙地后晃动着 ,咆哮着越过海滩向两人冲了

过来。

西尔维娅(害怕地) :我告诉过你了 ,杜鲁门 !

汽车紧急刹车 ,跳下一个身材高大、40 岁左右 ,有一头蓬乱的红发的男

人。他猛拉吓坏了的西尔维娅 ;她摔倒在地上。西尔维娅身上的羊毛衫落在

沙滩上。

男人(对西尔维娅 ,以一种古怪的语气) :劳伦 ,甜心 ,别再这样了。到车

里去。

杜鲁门(爬起来) :嘿 ,你究竟是什么人 ?

男人 :我是她父亲。

杜鲁门 :我们什么也没有干。

西尔维娅 :他不是我父亲 ! 那是他自己说的 ! 他看上去像我吗 ?

・89 ・男人 :行了 ,甜心。

男人轻轻地 ,但是坚定地把西尔维娅推向汽车。西尔维娅挣扎着。杜鲁

门走了过去。

杜鲁门 :我会照顾她的。

男人把杜鲁门推到一边 ,在他耳边悄声说 ―――

男人(小声地 ,不让西尔维娅听见) :精神分裂症。阵发性的。

杜鲁门犹豫了。

西尔维娅(从车中向外喊) :别听他的 ,杜鲁门。我说的是真的 !

男人(钻进汽车) :别烦了 ! 我们这就去 ―――斐济 ……斐济群岛 ! 这地方

让她的脑子出问题了。

501 某处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 ,内景 ,夜晚 ―――现在

克里斯托弗紧盯着摄像机画面。他旁边是他的助手克罗 ,一个外表像男

人的年轻女人 ,她也同样紧紧盯着摄像机画面。

克里斯托弗 :至少他还没有说出“纽约”……

511 闪回 :海滩 ,外景 ,夜晚

当汽车咆哮着离开后 ,杜鲁门呆呆地站了一会儿。他又朝海边转过身 ,

发现扔在沙滩上的一件东西 ―――西尔维娅的羊毛衫。

521 杜鲁门家的地下室 ,内景 ,夜晚 ―――现在

杜鲁门小心翼翼地把羊毛衫放回箱子里。

531 某处的一间厨房 ,内景 ,夜晚

母亲 ,她的女儿和婴儿都看着电视机画面。

女儿 :但是他为什么没有跟着她去斐济呢 ?

母亲 :因为他的母亲病了 ―――病得很重。他不能离开她。他真是个善良

的孩子 ,也许太善良了。

女儿 :我真不能相信他竟然和梅丽尔结了婚。

541 地下室 ,内景 ,夜晚

杜鲁门拿着一个镜框 ,那里面有一张梅丽尔的照片。梅丽尔的照片后

面 ,藏着一张杜鲁门用许多人脸的各个部位拼凑而成的照片 ―――鼻子 ,嘴 ,耳

朵 ,下巴 ,头发 ―――都是从女性杂志中搜集而来的。他试图像玩拼图游戏一

样把它们拼接起来 ,尽管他要寻找的一双眼睛很难找到。

杜鲁门从口袋里拿出刚搜集来的一双眼睛 ,虽然这双眼睛像身份证照片

・90 ・上的侦探的眼睛 ,他还是努力比较着。这双眼睛仍然不太合适。

551 某处的一套公寓 ,内景 ,夜晚

一双年轻女人的眼睛 ―――绿蓝色的眼睛。这个女人轻轻地眨了眨眼睛 ,

直直地看着电视机屏幕。我们把镜头拉出 ,显示出她的脸 ―――这是西尔维

娅。

561 街道 ,外景 ,清晨

黎明 ,太阳照亮了街道。这时 ,小鸟叫了起来。

571 杜鲁门家门前的街道 ,外景 ,早晨

杜鲁门离开家 ,不知该往哪儿去。斯潘瑟正在清理垃圾。

斯潘瑟 :怎么样啊 ,杜鲁门 ?

杜鲁门似乎没有听见他的问话。小狗帕鲁托没有像往常那样得到杜鲁

门给它的黄油。华盛顿一家人向杜鲁门招手 ,也没有得到回应。

581 汽车/ 杜鲁门家门前的街道 ,内景/ 外景 ,白天

杜鲁门驾车驶上街道 ,和往常一样打开收音机。

无线电播音员 :不要忘记在收听广播时系上安全带。各位 ……听众 ……

又是 ……一个 ……灿灿灿 ……灿灿灿 ……的的的 ……海 ……天 ……堂 ……

的 ……早 ……晨

播音员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现在 ,我们可以听出播放的是已经用得磨

损的录音带。杜鲁门觉得很困惑 ,看着收音机 ,摁着收音机键试图寻找另一

个广播台。他找到了一个。

女人的声音(从收音机中传出) : ……在斯特华特街西面 ……他正右转到

了霍尔登大街 ……

杜鲁门抬起头看了看他所经过的道路的标志 ,发现他刚才经过的正是收

音机里播报的街道名。震惊了的杜鲁门差一点就撞倒一位在十字路口人行

横道上的老妇人。

男人的声音(从收音机中传出) : ……天哪 ,他差一点儿就撞上了玛丽琳 !

他继续前进 ,正经过图书馆 ……

收音机里的声音开始变小 ,杜鲁门调着收音机。突然 ,一阵刺耳的噪音

传来 ,他抬头一看 ,在他能看到的最远处 ,街上每一个路人、驾车人、购物者几

乎也在同一时候做出痛苦的表情 ,拿出了右耳中的耳机。

男人声音(从收音机中传出) : ……出故障了。变换频率 ……

・91 ・杜鲁门试图再次找到这个频道 ,但是再也找不到了。

591 停车场 ,外景 ,早晨

杜鲁门坐在汽车里 ,喝着咖啡 ,琢磨着刚才发生的事件。从邻近的中学

里传来他熟悉的尖叫声和吵吵声。突然 ,他抛开咖啡 ,疾步穿过停车场奔向

那所学校。

601 海天堂初级中学 ,内景 ,早晨

杜鲁门迅速地穿过学校大门走到了接待处 ,这儿没有人 ,管理人员的办

公桌旁什么人也没有 ,走廊也是空荡荡的 ;他跑下走廊 ,最后站在一间教室门

口。里面仍传出孩子们的声音。他一下子打开了教室门 ―――

屋子里空无一物 ,教师的讲台上只有一台巨大的、自动倒带的录放机 ,正

在播放着孩子们的声音。录放机连着一台放到最高音量、冲着通风口的扬声

器。杜鲁门盯着这台录放机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611 街道 ―――闹市区 ,外景 ,白天

杜鲁门仍然搞不明白怎么回事 ,走出了学校。在售货亭前 ,他站住了。

他拿了一本杂志 ,重新开始了每日仪式般的搜索 ,但是他的心思不在这里。

他没有撕下任何书页就把杂志放了回去 ―――这使报贩非常吃惊。

杜鲁门又走上了上班的道路。他站在那儿 ,盯着面前这幢玻璃建筑中的

影子 ,期望着那个无家可归者能再一次出现在他身边。但是谁也没有出现。

621 闹市区街道 ,外景 ,白天

杜鲁门和他的那些上班族同事们一起走进公司的大楼 ,但是他却留在旋

转门中又回到了街上。

631 市区街道 ,外景 ,白天

杜鲁门漫无目的地穿过一个市区公园 ,四处观察着。我们感觉到这是杜

鲁门第一次开始审视身边的一切。

一个年轻女人遛着她的阿富汗猎犬 ;一个老头正在回答他的小孙子提出

的没完没了的问题 ;一切正常。杜鲁门在一个露天小咖啡馆坐了下来。他手

里玩弄着父亲那只装饰着一枚石头的戒指 ,仍然想寻找身边不正常的现象。

一个送货员从汽车的后备箱中取出了一些盒子 ,把它们送进了一个杂货

店 ;不远处的街上 ,一些建筑工人正在一个敞开着的地面检修孔进行电路修

理 ;一个老妇人正设法提着两个沉重的购物袋 ;所有人看上去都很正常 ,按部

就班。

・92 ・641 某处一间灯光昏暗的屋子 ,内景 ,白天

克里斯托弗和克罗都紧紧盯着摄像机画面。克里斯托弗身体向前倾着 ,

对着话筒 ―――

克里斯托弗 : ……所有人注意力集中 ,记住自己的身份。

651 咖啡馆 ,外景 ,白天

杜鲁门接着把注意力转移到一群古巴游客身上 ,他们是咖啡馆里除杜鲁

门以外唯一一桌客人。我们通过杜鲁门的大特写看到他正仔细地观察他们

每个人的脸 ,试图发现任何作假的迹象。这些客人高声地谈论着 ,议论着侍

应生。他们的举止也通过了检查 ―――所有人都很真实。

然后 ,杜鲁门注意到了两个进行晨练的慢跑者 ,他们从街的那一头向杜

鲁门这边跑来。杜鲁门碰巧注意了一下其中一个慢跑者的运动鞋。他突然

记起了在公园里见过年会小品剧本的那双脚。杜鲁门拦住了那个慢跑者。

杜鲁门 :是你 ……是你吗 ?

这个慢跑者试图绕开他。

慢跑者甲 :请让开。

杜鲁门 :记得吗 ? 两天前我在公园里给了你肉丸三明治。你坐在轮椅

里 ,穿着同样的运动鞋。

这个慢跑者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双带有明显缩写标记“T. S. ”的运动鞋。

慢跑者乙(帮助他的同伴解围) :快从这儿滚开。

慢跑者乙粗鲁地把杜鲁门推倒。杜鲁门在两个男人后面叫喊着 ―――

杜鲁门(讽刺地) :真是奇迹啊 !

杜鲁门爬了起来 ,身上还带着尘土。他拿起公文包沿着街道走着 ,心里

又有了新目标。

661 闹市区街道 ,外景 ,白天

杜鲁门在熙熙攘攘的街上走着。他突然随意地窜进了一幢办公大楼。

671 办公大楼 ,内景 ,白天

这是一幢宏伟壮观的办公大楼 ,外表是那种可以折射的玻璃面墙 ,以便

把大楼里的人与外界隔离 ―――这是杜鲁门每天都要经过的一幢楼。在天花

板特别高的大堂里 ,有不断的人流 ,他们中有雇员和参观者。这些人出入都

必须经过一个安检柜台 ,那柜台由两个穿制服的保安把守着。过了安检柜

台 ,是一排电梯 ,将那些行政人员、业务人员和物品递送人员送到他们想要去

・93 ・办事的地方。

杜鲁门走进接待处 ,自信地大步走过安检柜台 ,试图使自己看上去像在

这里工作的人。

保安甲(对杜鲁门) :有事吗 ?

杜鲁门(偷偷地看了一眼大楼指南) :我有一个约会 ,是和 ……哦 ……佳

伯乐公司。

保安甲 :那公司倒闭了。

第二个保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企图挡住杜鲁门通往电梯的道路。但是

杜鲁门已经明白了他的意图 ,抢先一步 ,冲进了其中一部电梯。

电梯里的一个年轻女人惊愕地看着杜鲁门 ―――她如此反应的原因对所

有人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越过女人的肩头向里看 ,杜鲁门发现电梯没有后

墙 ,杜鲁门刚才亲眼看见的那些走进其他电梯的人都在这儿 ,他们在一个食

品桌前转悠着 ,还有的梳妆整理着自己 ,有的坐在折叠椅上。渐渐地 ,他们都

张着嘴 ,目瞪口呆地看着杜鲁门 ,而杜鲁门也呆呆地看着他们。杜鲁门的视

线突然被一个在电梯后面匆忙树起的板挡住了。一个保安把杜鲁门从电梯

间推了出去。

杜鲁门 :怎么回事 ?

保安甲(看着电梯上面的指示灯 ,极力显示出清白的样子) :没什么。

杜鲁门注意到电梯门口的指示灯已经标志着上行 ,但在他意识到这点之

前 ,两个保安开始把他往外拖了。

保安乙 :你得离开这里。

保安们让杜鲁门脸朝下 ,拽着他的两只胳膊 ,向紧急出口的方向拖了过

去。

杜鲁门 :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

保安乙 :我们正在彩排。

杜鲁门 :不 ,你们没有 ! 刚才那些人在干什么 ?

保安甲(耸耸肩膀) :不关我的事。(把他推出大楼) 也不关你的事。

杜鲁门(叫喊) :你们不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就去告你们 !

杜鲁门在被保安推上大街时不停地挣扎着。

保安乙 :告什么 ? 你正在非法侵入 !

681 闹市区街道 ,外景 ,白天

・94 ・尽管杜鲁门拚命地挣扎 ,保安还是把他扔在了人行道上。他站了起来 ,

头昏沉沉的 ,开始在大街上奔跑。他突然随意地窜进了另一幢大楼 ,大楼底

层有一家银行。

杜鲁门向电梯冲去。指示灯显示着所有的电梯都在高层楼面上。杜鲁

门疯狂地摁着电梯开关 ,却没有任何反应。一位接待小姐从她的座位上站了

起来。杜鲁门向楼梯那儿走去 ,但是被一个银行官员拦住了去路。

杜鲁门 :我想 ……

银行官员、接待小姐和一个银行出纳把杜鲁门引向大门。

银行官员 : ……要开户 ?

杜鲁门 :是的。哦 ,要呀 !

接待小姐 :定期还是活期 ?

银行官员 :到我楼上办公室去吧。

杜鲁门急忙离开了银行。

68A1 街道 ,外景 ,白天

回到了街上 ,杜鲁门感觉到路上那些行人的眼睛都盯着自己。难道他是

想通过自己的行为引起别人的注意 ? 杜鲁门转过身 ,想和从他身边经过的行

人互相对视一次 ,但是他们都羞涩地躲闪着目光。他顺着街道一直走了下

去。

最后 ,杜鲁门来到了一家电子器材商店的橱窗前。他紧盯着橱窗里电视

机屏幕上自己的脸 ,这是从商店橱窗那儿的便携式摄像机传送过来的画面。

691 某处的浴室 ,内景 ,白天

浴缸里的水满是香皂沫 ,一个男人泡在里面。他看着电视机画面。

男人 :伙计 ,别看着我。

701 街道 ―――电子器材商店 ,外景 ,白天

杜鲁门看着电视机里自己的画面 ,浑身颤抖。他发现不远处的街边 ,马

隆的有篷货车停在一个超市的门口。

711 超市 ,内景 ,白天

自动售货机的门开着。马隆的一半身体在售货机里 ,正在把一堆“露思

宝宝”牌的糖果放进其中的一个货槽。神情怪异的杜鲁门出现在他身边。

杜鲁门 :马隆 ―――

马隆(吃惊地) :杜鲁门 ! 你怎么会在这儿 ?

・95 ・杜鲁门站在他旁边 ,看上去很紧张。即使店主在柜台后面向他友好地点

头都使他生疑。

杜鲁门(小声地) :我得和你谈谈。

马隆 :对不起 ,我忙着呢。

杜鲁门 :我有急事 ―――马隆 ,大事。

马隆 :你没事吧 ? 你是在胡扯吧。

杜鲁门 :我觉得我和什么事情有关系。

马隆 :有关系 ? 和什么事情有关系 ?

杜鲁门 :我现在还无从解释 ,但是已经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情 ―――那些

根本就不用的电梯 ,那些在广播里谈论我的人 ―――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

马隆(发呆地) :不 ,杜鲁门。如果这是你第二个幻想的话 ……

杜鲁门 :我想还有些事情和我的爸爸有关。

马隆 :你爸爸 ! ?

杜鲁门(紧张地环顾四周) :我认为他还活着。回头我会告诉你的。我敢

确定我是被人跟踪了。

马隆(向周围看看 ,立刻警觉地) :谁 ?

杜鲁门 :很难说。他们看上去就像一般人。

马隆(暗指一对走进熟食店的老年夫妇) :是他们吗 ?

杜鲁门(认真地思考着) :有可能。胡子看上去像是假的。(靠近马隆) 我

不能预知什么时候有。他们不可能站在那儿。所以我们得离开这儿。你能

和我一起走吗 ?

马隆(关上自动售货机) :我跟你说了我不行。

杜鲁门 :我得给你看些事情。

杜鲁门看着马隆 ,神情异常严肃。

马隆(妥协了) :基督 ! 杜鲁门 ,你会让我们两个都惹上麻烦的。

721 海天堂小学 ,外景 ,白天

杜鲁门带马隆快步走上学校的楼梯。孩子们的声音从教室里传了出来。

杜鲁门和马隆飞速冲进学校接待处 ―――那儿依旧空无一人。

731 学校走廊 ,内景 ,白天

杜鲁门和马隆站在教室外 ,孩子们的声音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杜鲁

门向马隆使了一个眼色 ,意思是“我对你说过的”。转身把门一下子推开了。

・96 ・741 教室 ,内景 ,白天

原来空荡荡的教室 ,现在满是正在上课的孩子们。有人呼哨了一声 ,所

有这些孩子都把目光转过来看着杜鲁门和马隆。

教师(指着两块还没有用过的黑板) :你们愿意一起来吗 ?

751 悬崖 ,外景 ,黄昏

杜鲁门爬上了 7 岁时攀登过的那座悬崖。最后 ,他坐在悬崖顶上 ,眺望

着远方 ,回想着 26 年前父亲的落水和这些年来没有父亲的痛苦。不过 ,眼前

这片人迹罕至的海滩和其他海滩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马隆也费力地爬上

悬崖顶 ,坐在自己的朋友旁边。

马隆 :我们上这儿来干吗 ,杜鲁门 ?

杜鲁门 :这就是所有这一切开始的地方。

马隆 :什么这一切 ?

杜鲁门 :事情。所有这一切不对劲的事情。(又出现了一个想法) 也许我

是专门为了什么东西而活着的。你有没有那种感觉 ,马隆 ? 就好像你的整个

生活是专门为了什么东西 ?

马隆(没有表情地) :我没有。

杜鲁门(没有注意他的回答) :当你拉着凯瑟尔家禽公司的那些鸡肉时 ,

有没有去过这个岛之外更远的地方 ?

马隆 :我哪儿都去过 ,但是像这样的地方我还再没见过。(对着天边的落

日) 看这落日 ,杜鲁门 ,太美了。

杜鲁门(茫然地) :是的 ……

马隆(看了一眼海天堂岛) :那是“大玩意儿”,是他最好的大手笔。

杜鲁门 :我只告诉你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马隆 :真的 ?

761 起居室 ―――杜鲁门的家 ,内景 ,夜晚

杜鲁门蜷缩在沙发上。镜头拉开 ,我们才明白了他这样做的原因。他夹

在母亲和妻子梅丽尔的中间。他母亲的脚边 ,是一大堆像册。她把一本像册

翻到了某一页 ,放在了杜鲁门的膝盖上。

杜鲁门 :我们真该回到以前 ,母亲。

母亲 :等一下 ,亲爱的。(指着像册中的一张照片) 这是我们在卢什摩尔

山。你记得吗 ,杜鲁门 ―――那会儿 ,你爸爸还在 ―――那是一次很棒的旅行。

・97 ・你一路上总是睡觉。

杜鲁门(对这些历史记录发生了兴趣) :这山很小啊。

母亲(迅速地翻到另外一页) :事物总是这样 ―――当你往回看时。

母亲把像册快速翻过几页 ,最后停在一张放大了的结婚照上。

梅丽尔 :看 ,杜鲁门。这是我的堂弟艾罗 ,他把花都放在短裤上了 ―――那

是我们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

母亲(看看梅丽尔) :她那会儿漂亮吗 ,杜鲁门 ? 她现在也很漂亮。

母亲翻到了像册中的空白页。

母亲 :有足够的地方放小宝贝的照片。我真想什么时候能抱上我的小孙

子 ……(用手帕轻轻地擦着眼睛) 在我死之前。

梅丽尔从沙发上站起来 ,帮助杜鲁门的母亲放好助行架。

梅丽尔 :我会送你回去的 ,安吉拉。(指着那些像册) 为什么不把这些像

册留在这儿让我们看看呢 ?

杜鲁门(吻了吻他伤感的母亲) :晚安 ,母亲。

梅丽尔(对杜鲁门眨了眨眼) :等会儿见 ,甜心。

梅丽尔和母亲走出去了 ,杜鲁门一个人留在起居室里。他靠在沙发上 ,

转换着电视频道 ―――电视画面上现在是一个过时的、戴着兔子耳朵的模特。

他无聊地翻着像册。一个过于认真的男主持人正在播报节目预告。

主持人 :今晚的“金色老人”节目播放的是一部永恒的、特别可爱的经典

之作《带我去看回家的路》,这是一部小城镇生活的赞美诗 ,通过这部片子我

们会明白 ,你不用非得离开家去探索这个世界是什么样 ,我们这儿没有贫困 ,

没有孤独 ……

杜鲁门的眼睛离开了电视画面。我们注意到他正全神贯注地看一张他

和梅丽尔在一个海滨露台上举行结婚仪式的照片。他在放大镜下仔细审视 ,

发现梅丽尔手指上的戒指不见了。

771 某处的起居室 ,内景 ,夜晚

两个老年妇女坐在沙发上 ,两人的膝盖上盖着一条毯子 ,端着杯子用吸

管喝着热巧克力奶。她们看着电视机画面。

老年妇女甲 :还记得婚礼吗 ―――那条狗 ?

老年妇女乙 :当他们说出誓言时 ,它吼了起来。

老年妇女甲 :他们切蛋糕时 ,那个塑料的马蹄形吉祥物掉了下来。

・98 ・老年妇女乙(可怜地摇着头) :他们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生活过。

781 厨房 ,内景 ,早晨

杜鲁门随意地穿着一件周末休闲服 ,站在炉边煎鸡蛋。梅丽尔穿着护士

服匆匆走进厨房 ,喝了一大口咖啡 ,拿起了自己的护士帽。不过她还是有时

间调整一打“纤维末谷类营养品”,让它们离摄像机镜头更近一些。

杜鲁门 :我得和你谈谈。(四处看了看 ,警觉地) 但不是在这儿 ,我们出去

走走。

梅丽尔(吻了吻他的脸颊) :对不起 ,我已经晚了。

杜鲁门 :着什么急 ?

梅丽尔 :外科手术。昨天晚上新闻里报了电梯坠落事故 ,就是缆绳断裂 ,

电梯从 10 层楼掉了下去。就因为雇佣了不合法的包工队 ,太可怕了。我们

马上就要做一个断肢手术。

杜鲁门睁大了眼睛。梅丽尔在镜子前调整着自己的护士帽。

梅丽尔 :那幢建筑就在你们公司附近。如果你要是有什么事也在电梯

里 ,真是无法想像。

杜鲁门听了一阵恍惚。他去拿滚烫的煎锅 ,因为没戴手套 ,被烫了一下 ,

他痛苦地大叫一声 ,扔下了煎锅。

杜鲁门 :啊哦 ―――

梅丽尔 :哦 ,天哪 !

杜鲁门 :我该怎么办 ?

梅丽尔 :我不知道 ―――

杜鲁门 :你不是护士吗 ?

梅丽尔 :在伤口上抹些黄油 ―――或者放些冰块 ? (抬起头看了看厨房里

的钟) 梅丽尔 :哦 ,都什么时候了(匆匆走出厨房) 。

杜鲁门看着她冲出屋子 ,暂时忘记了烫伤的手。他看着梅丽尔骑上自行

车沿着机动车道离去 ,便也冲出家门。

791 海天堂街道/ 医院/ 停车场 ,外景 ,白天

杜鲁门骑着自己的自行车 ,跟着上班的梅丽尔。他和她之间保持着一段

距离。杜鲁门看着她走进了一家医院。

801 医院 ,内景 ,白天

杜鲁门走过走廊。看来一切正常 ―――医生们和护理人员、病人们交换着

・99 ・意见 ,推车上躺着受伤的病人。他向一位护士走去。

杜鲁门 :我在找我的妻子 ―――布尔班克护士。我有重要的事。

护士(看着她的记事本) :恐怕不可能 ―――她在做术前准备。

杜鲁门 :是吗 ,好吧。你能给我传个口信吗 ?

护士 :我会尽力的。

杜鲁门 :告诉她 ,告诉她 ……我去斐济了。我到那儿就给她打电话。

护士 :你什么时候去斐济 ?

杜鲁门 :她应该知道的。

护士 :好的。我会告诉她的。

护士走开了 ,消失在一连串的门后面。杜鲁门犹豫了一下 ,然后跟上了

她。

811 医院的各种走廊 ,内景 ,白天

护士敏捷地走着 ―――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 ,杜鲁门谨慎地跟在她的后

面。护士突然小跑了起来 ,杜鲁门不得不加快脚步跟着她 ,同时避开四周的

推车和拖着地板的清洁工。

821 手术室门外 ,内景 ,白天

女护士急忽忙忙地洗了洗手、换上工作袍 ,走进了手术室。杜鲁门犹豫

着 ,但是他不敢进去。他拿了一个口罩戴上。

透过手术室门上的玻璃窗 ,他看见了那天在电梯里碰到的年轻女人。她

躺在手术台上 ,左腿上缠着满是血污的绷带。梅丽尔穿着手术袍、戴着口罩 ,

正在协助主刀医师。背景里那个护士紧张地忙碌着。

医师 :手术刀。

梅丽尔缓慢地在器具盘中选了一把手术刀 ,笨拙地递给了医师。

医师 :现在我要在左膝盖上方切开第一个切口。

病人在恐惧中眨着眼睛。杜鲁门刚要看个清楚 ,麻醉师走了过来 ,挡住

了他的视线。突然 ,一个保安人员出现在杜鲁门身边 ,抓住了他的胳膊。

保安人员(指着手术室) :这儿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除非你是家属或者

病人 ,要不然请你离开这儿。

杜鲁门 :没问题。我不想惹麻烦。

831 旅行社 ,内景 ,白天

空荡荡的旅行社里 ,杜鲁门坐在一张椅子上。墙上挂着各种旅游宣传手

・100 ・册和海报 ,但是这些旅游景点都和海天堂岛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另一张海报

上写着警示文字 :

“旅游要提防 ―――恐怖主义分子、疾病、野兽和街头暴力”。

一个女办事员从里间屋走了进来。

办事员 :对不起 ,让你等了。有什么事吗 ?

杜鲁门 :我要订一张去斐济的机票。

办事员 :确切的地方 ?

杜鲁门(相信她肯定是明知故问) :斐济。

办事员(态度和蔼地) :斐济的哪儿呢 ? 哪一个岛呢 ?

杜鲁门 :我 ……哦 ,对不起 ……最大的那个吧。

办事员(在计算机里输入了一个地名) :维提勒佛岛。几张 ?

杜鲁门(感觉这个地名有些可疑) :一张。

办事员 :你想什么时候走呢 ―――你知道 ,到那儿需用一天的时间吧 ?

杜鲁门 :今天就走。

办事员(看着计算机) :对不起。一个月以内的票都没有了。

杜鲁门(狐疑地) :一个月 ?

办事员(耐心地解释) :现在是旺季。

杜鲁门(固执地) :你这儿是旅行社 ,是吗 ? (看着她的工作号牌) 多丽丝 ?

你的工作是帮助人们外出旅行。

办事员(极力克制着自己) :我确实有时间很早的档期 ―――明天就有一班

游轮去斐济 ,但是你是不会要这么早走的。

杜鲁门 :我为什么不会 ?

办事员 :我以为你不着急呢。

杜鲁门(平静下来) :好吧。

办事员 :你还想订机票吗 ?

杜鲁门 :没关系。我会做其他安排的

84. 城市街道 ,外景 ,白天

杜鲁门出现在大街上。他看着自己前

一天进过的那幢大楼。现在 ,这幢大楼在电

梯事故之后已经被警察用警戒线隔离了起

来 ,大楼门口放着许多鲜花。

85.“灰狗”客运公司公共汽车站 ,外景 ,

白天

一辆“灰狗”客运公司的公共汽车上写

着“开往芝加哥”的字样 ,毫无生气地停在车

站上。就在一个身材健壮的司机上车发动

的时候 ,杜鲁门风一般迅速地冲进了汽车

站。

X  译自安德鲁・尼科尔的原创剧本 ,片名又

译为《杜鲁门的节目》或《天生王牌秀》等。本刊于

2000 年第 6 期刊出剧本的前半部。该译本与完

公共汽车司机 :最后通知一遍 ,去芝加

哥的请赶快上车。

杜鲁门跟在最后一个乘客 ,一位军人后

面跳上了汽车。

杜鲁门(边上车边对司机) :去风城 ,现

在就走。

86.“灰狗”客运公司公共汽车 ,内景 ,白

杜鲁门在一个临窗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一阵难堪的沉默弥漫在整个车厢里。车里

的其他乘客 ―――一个母亲和她那个不安份

的孩子 ,几个游客 ,一对老年夫妇和那个年

轻的军人 ―――都直直地看着前方 ,尽力避免

往杜鲁门这儿看。但是最不自在的还是公

共汽车司机。他的头上满是汗水 ,一只手摸

索着汽车排挡 ,让人觉得他都不知道怎样开

动汽车了。引擎发出低沉的摩擦声 ,而那些

乘客却假装没有注意到。那个调皮的孩子 ,

拉着母亲的袖子 ,用手指着杜鲁门。那母亲

却板着脸 ,看着汽车前面。最后 ,管理员登

上了汽车。

管理员 :所有的人都下车。我们有些故

障。

松了一口气的乘客们立即下车 ,只剩下

杜鲁门一个人坐在公共汽车里。司机看着

纹丝不动地坐在座位上的杜鲁门心里有些

难过。杜鲁门的眼睛里闪着泪光。

公共汽车司机 :对不起 ,孩子。

87. 酒吧的某个角落 ,内景 ,白天

酒吧开得比较早 ,一小群顾客正在讨论

“真人节目”的最新消息。女招待更显出关

切之情 ,在给顾客倒啤酒的时候不时抬起头

看一眼电视画面。

顾客甲 :他干吗要去芝加哥 ? 他在那儿

又认识谁呢 ?

顾客乙 : 他的医生是芝加哥人 ,是不

是 ?

顾客甲 :他父亲不是从芝加哥来的吗 ?

女招待(难过地) :他不是要去芝加哥。

他哪儿也不去。他就是不想和梅丽尔在一

起。

88. 街道 ―――杜鲁门的自行车 ,外景 ,白

当杜鲁门骑自行车回家的时候 ,他四处

张望着 ,同时通过自行车上的后视镜 ,他可

以看到街上的树和街灯。

89. 杜鲁门家的后院 ,外景 ,白天

杜鲁门坐在花园的尽头 ,呆呆地看着高

速公路。当梅丽尔穿着护士服走过来时 ,他

头也不抬。

杜鲁门(冲着远处高速公路上的一辆小

汽车) :看见路那边的车了没有 ? 我敢打赌

那是一辆苏布鲁旅行轿车。

梅丽尔透过篱笆 ,心不在焉地看着那辆

驶过来的汽车。终于 ,一辆苏布鲁旅行轿车

奔驰而过。梅丽尔对此不以为然。杜鲁门

转过身面对高速公路 ,继续玩他的猜车游

戏。

杜鲁门 :我预言接下来的四辆车会是一

辆白色本田车 ,一辆蓝白色的、前轮没有轮

毂罩的道奇达特车 ,一辆挡泥板是细齿形状

的大众双人座汽车和一辆摩托车。

梅丽尔不愿意加入这样的游戏 ,想回到

屋里去。杜鲁门抓住她的胳膊 ,强迫她看。

他要看看自己的预言能不能兑现。一列车

队过来。

杜鲁门 :一辆本田 ……一辆道奇 ……又

来了一辆大众 ……

梅丽尔的注意力被调动了起来。杜鲁

门的手把梅丽尔抓得更紧了。

杜鲁门 :看 !

跟在大众双人座后面的是一辆校车。

梅丽尔(嘲笑地) :摩托车在哪儿呢 ?

杜鲁门(立刻感到一阵失望) :难道你不

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

一辆摩托车轰鸣而过。梅丽尔转过身

走回屋子 ,杜鲁门跟在她的后面。

梅丽尔 :我请了马隆和丽塔星期天来参

加烧烤聚会。我还想着要做土豆沙拉 ,你别

忘了提醒我 ……

杜鲁门 :星期天我不在家。

梅丽尔 :我们还得要一些木炭。

杜鲁门 :我说的话你一句都没在听吗 ?

梅丽尔 :你心情不好 ,因为你想去斐济。

对不对 ?

杜鲁门听到她的安慰语气感到有些吃

惊。

梅丽尔 :好吧 ,那就去吧。要去就去吧。

攒几个月的钱就去 ―――现在高兴了吧 ? 我

要去冲个澡(转身要走) 。

杜鲁门 (抓住她的手腕) :我们现在就

走。

梅丽尔 :什么 ?!

杜鲁门不顾梅丽尔的反抗 ,把她拽向自

己的汽车 ―――

杜鲁门(把她推进汽车) :我现在已经准

备好了 ,还等什么 ?

90. 杜鲁门的汽车 ,内景 ,白天

杜鲁门抓着梅丽尔的手腕 ,不让她钻出

汽车。杜鲁门倒车的时候看也不看 ,几乎压

过小狗帕鲁托、邻居斯潘瑟和他的园艺工

具。杜鲁门的车围着路中心的环岛开始转

圈 ,车速越来越快。

杜鲁门 :我们去哪儿呢 ? 我们去哪儿

呢 ? 所有的事情由不得你。别提什么斐济

吧 ,我们不可能开车到斐济去 ,对不对 ? 那

去大西洋城怎么样 ?

梅丽尔(尽力地掩饰自己的焦急) :你是

讨厌赌博的。

杜鲁门 :是的 ,可是我喜欢赌博 ,不是

吗 ?

梅丽尔 :那你为什么要去呢 ?

杜鲁门 :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去过 ,这也

就是为什么你去很多地方旅游 ,是吧 ?

梅丽尔 :杜鲁门 ,我不想再干下去了。

杜鲁门(驾车轰鸣着驶过街道) :我也不

想 ―――

几乎是瞬间 ,他们的车就陷入了交通拥

挤之中。

杜鲁门(几乎喊破嗓子) :白天这个时候

有这么多车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

杜鲁门喇叭也没有摁就驾车驶上了人

行道 ,但是已经有人先占头筹 ―――在前面街

道的尽头 ,突然出现了一溜儿汽车 ,而他的

后面也是一堆车。

杜鲁门(对梅丽尔 ,十分惊异地) :每次

都这样 ―――多棒的集体汽车游行 ,你没觉出

来吗 ?

梅丽尔(怀疑地) :你把交通堵塞归罪于

我 ?

杜鲁门 :我该怪你吗 ? (突然倒车 ,来了

个 U 型大转弯) 你说得对。没准儿我们会

在这儿呆上几个小时 ,可能去大西洋城的路

上会一直这样拥挤。我们回去吧。对不起 ,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他们沿来时的路往回行驶 ,而路上的汽

车也相应地逐渐稀少。

梅丽尔 :杜鲁门 ,请你开得慢一点儿好

吗 ?

杜鲁门一踩油门 ,汽车飞一般经过了他

们的房子。

梅丽尔 :杜鲁门 ,我们的房子过了 !

杜鲁门 :我又改主意了。一年里的这个

时候新奥尔良会怎么样呢 ? 关键是让我们看看走哪条路能到吧。

梅丽尔(恳求地) :让我下去 ,杜鲁门 ,你

脑子有些问题。你想毁了自己 ,那就自己去

干吧。

杜鲁门(神态平静得让别人感到恐惧) :

我想我最好有个伴儿。

杜鲁门的汽车不时地加速。他扫视着

路两边的街道 ,发现什么车也没有。

杜鲁门(对身边焦急的梅丽尔) :看 ,梅

丽尔。没有车 ! 我不往车流里走 ,但是那些

车却在附近跟着我。(对自己的发现异常兴

奋) 我们是在一个流动的大口袋里 ,难道你

看不出来吗 ?

91. 杜鲁门的汽车 ―――大桥 ,内景/ 外

景 ,白天

但是他们前面宽松的路段非常短 ,在大

桥上他不得不又一次面对一长溜儿的汽车

减速停车。

杜鲁门(对梅丽尔) :要到什么地方去可

真难 ,是不是 ?

梅丽尔 (看着前面一辆翻转过来的汽

车) :那儿出事了 ,杜鲁门。

杜鲁门 :唔 ,没什么事故 ,只不过就是故

意堵你。

杜鲁门踩下油门突然拐弯 ,驶进了旁边

的辅路。他的汽车在逆向的道路上不断轰

鸣着。快到大桥尽头的时候 ,一辆疯狂的摩

托车突然冲到路上堵在前面 ,摩托车手挥舞

着手臂。杜鲁门急踩刹车。

摩托车手(指着那个在翻毁的汽车旁躺

着的一动不动的小孩) :有医生或者护士吗 ?

杜鲁门(很难看清那个孩子) :他会没事

的。

杜鲁门继续发动汽车 ,几乎撞到近前的

摩托车手。

梅丽尔 :杜鲁门 ,我发过誓不做没良心

的人 !

杜鲁门 :我打赌 ,你是发过誓。

杜鲁门的车呼啸着经过了一个牌子 ,上

面写着“你要离开海天堂了 ―――你肯定这是

个好主意吗 ?”我们再回头看一下 ,当他的汽

车离开之后的事故发生处 :那个躺在地上的

孩子 ,毫无损伤地坐了起来。

92. 汽车 ,内景/ 外景 ,白天

他们的汽车驶过了一块用灯照亮的标

记牌 ,上面写着“森林火灾警告 ―――极度危

险”。

梅丽尔 :杜鲁门 ,那块牌子说的什么 ?

杜鲁门 :我肯定那是虚张声势吓唬人。

突然 ,一道 20 英尺高的火墙蓦地在他

们的前面燃烧起来 ,就好像有人拧开了煤气

开关。

梅丽尔 :那是怎么啦 ―――你相信吗 ?

杜鲁门第一次遇上了犹豫的时刻。他

看了看被吓坏了的梅丽尔 ,然后紧闭双眼 ,

加快车速 ,冲过了火墙。让他觉得惊异的

是 ,他们已经来到了火墙的另一边 ,虽然有

些烧灼之感 ,但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现

在 ,展现在面前的道路又让他为难 ―――没有

任何奇异标志牌的道路上是各种汽车旅馆

广告 , 标 着 去 往 不 同 的 目 的 地 :“到 I ―

6211 ―――2 公里”“, 努特儿汽车旅馆 ―――游

泳池 ,彩电”。

梅丽尔(表现出顺从的样子) :那么 ,到

了新奥尔良我们怎么挣钱呢 ?

杜鲁门(不太有把握) :我带着海天堂银

行的信用卡呢。

梅丽尔 :那我们只能依靠存款了 ,是这

意思吗 ? 到了那儿以后 ,我最好给你妈打个

电话 ,要不然她会急得生病的 ―――我真不知

道她知道了会怎么样。

现在杜鲁门的自信心有些动摇了。

. 公路 ,外景 ,白天

但是 ,在杜鲁门的汽车和波旁大街之间

还是有一个隔离栏。这条伸向远处像四叶

苜蓿那样的立体交叉路口的道路 ,现在都被

海天堂的警车封住了。无路可走。前方可

以清楚地看到核设施上笼罩着烟雾。一块

告示牌上写着“海天堂岛原子能电站 ―――清

洁、安全、经济 ―――比你更有威力 !”

杜鲁门 (只好在警察的路障前停了下

来) :怎么啦 ?

警察(一脸严肃 ,显示出附近有核能设

备) :设备泄漏。他们不得不把它关闭。

杜鲁门 :附近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吗 ?

警察 :整个地区全部疏散撤离了。

杜鲁门 :好吧 ,谢谢你的帮助。

警察 :乐意效劳 ,杜鲁门。

杜鲁门听见身旁一个陌生的人说出了

自己的名字 ,惊异地睁大了眼睛。警察一转

身 ,杜鲁门钻出汽车就跑 ,把梅丽尔留在车

里。

梅丽尔 :杜鲁门 ! 回来 ! !

94. 某个起居室 ,内景 ,白天

两个看电视的老年妇女 ,就是我们先前

看见过的 ―――几乎已经紧张得不能自持 ,其

中一个老妇紧紧抓住自己同伴的手。

95. 海天堂核电站附近的树林 ,外景 ,白

杜鲁门奔跑着经过了一些神情冷漠、穿

着保护服、拿着探测设备的处理核废料的工

人 ,这些工人尽管穿着笨重的防护服 ,却仍

然可以追赶杜鲁门 ,试图截住他。在树林的

边上 ,杜鲁门听见了榔头和锯子的声音。他

还没来得及弄清声音来自何方 ,就被推倒在

地。就在海天堂的警察们把杜鲁门拖开的

时候 ,我们看见一个处理核废料的工人往前

走了几步 ,推开了一堵画着热带植物的墙

面 ,而杜鲁门正好被这些人挡住了 ,没有看

见这些。

我们看见几十个建筑工人、画家和美工

师正建造着一个“玻利尼西亚岛”,巨大的起

重机正把“棕榈树”吊往合适的地方。不远

处 ,一座假火山正在演示喷发 ,一个渡火仪

式的彩排行将结束 ,到处是烧热的煤块、穿

着少数民族服饰的鼓手、渡火者。一架“民

航客机”的机翼和机身正在一个水压平衡仪

上建造 ,通往一侧机身的带顶登机过道上有

修饰的图案 ,上面写着“海天堂岛 ―――登

机”。这架“飞机”的对面是一部老式的飞机

“登机楼梯”,上面写着“欢迎来斐济”。在楼

梯的登梯口 ,两个穿着斐济民族服装的妇女

正在学习如何敬献花环。

“斐济妇女”:他看见我们了没有 ?

处理核废料的工人 (对着麦克风) :没

有。

96. 杜鲁门家 ―――厨房 ,内景 ,夜晚

梅丽尔正在把两个海天堂岛的警察带

出后门。

梅丽尔 :谢谢。

警察一 :你们很幸运 ,他没有太过火的

行为 ,女士。下次我们就要记录在案了。

梅丽尔回到厨房 ,杜鲁门已经坐在餐桌

旁 ,他讽刺性地大声欢呼着。

梅丽尔 (面对杜鲁门坐下) :就算我求

你 ,杜鲁门。你有些不正常。

杜鲁门(所问非所答) :你为什么要和我

生个孩子呢 ? 你又受不了我。

梅丽尔 :你说的不对。(拿起一只包装

物对着摄像机的位置) 我为什么不让你喝一

些新的莫可可饮料 ? 纯天然饮料 ,可可豆产

自尼加拉瓜山的上部坡面 ,不加任何人工添

加剂 ……

杜鲁门 (莫名其妙地) :你究竟在说什

19 么 ! ?

梅丽尔 :我尝过其他可可饮料 ,这是最

好的。

杜鲁门(站起身 ,把她拉回到屋子里中

间) :这饮料和我们究竟有什么关系 ? 告诉

我是怎么回事 ?

梅丽尔(吓了一跳 ,但仍然保持平静) :

你的神经有些紧张 ,就这么回事。

杜鲁门(把她拽回到餐桌长椅上) :你也

是其中的一份子 ,是不是 ?!

为保护自己 ,梅丽尔从餐柜上抓起一个

“厨师帮手”用削土豆刀对着杜鲁门。

梅丽尔 :杜鲁门 ,你吓着我了 !

杜鲁门盯着她的眼睛 ,突然以惊人的速

度抓住了她的手腕 ,夺下了她手里的“厨师

帮手”。

杜鲁门 :不 ,是你吓着我了 ,梅丽尔 !

杜鲁门抓住梅丽尔 ,用“厨师帮手”对着

她 ,凶狠地盯着她 ―――

杜鲁门 :现在 ,别这样对我 ,要不然我就

会动手 ,我发誓。

梅丽尔 :快来帮忙 ……

听到她的话 ,杜鲁门的眼睛睁大了。他

觉得她是在和另一个什么人说话 ,他猛抓她

的头发看着她的脸。

杜鲁门 (睁大眼睛) :你刚才在和谁说

话 ?!

梅丽尔(不知所云地) :你才和墙壁说话

呢 !

杜鲁门 :不 ,你说了 “, 快来帮忙”,你在

和谁说话 ,快说 !

梅丽尔 :杜鲁门 ,别这样 !

突然 ,有人敲门。

杜鲁门 :来得真是时候 ,警察一定有心

灵感应术。

杜鲁门抓起削刀 ,押着梅丽尔沿着过道

来到前门。门铃一遍遍响着 ,似乎越来越坚

定。

杜鲁门(从关着的门里朝外喊着) :不许

进来 !

马隆 (画外音) :杜鲁门 ? 是我 ,马隆 !

我要和你谈谈。

杜鲁门有些泄气。他满以为是警察在

敲门。他退后一步靠在过道墙上。他还没

有决定怎么做 ,马隆已经打开没有锁上的前

门 ,看见杜鲁门正拿着削刀架在梅丽尔的脖

子上。马隆紧盯着杜鲁门的眼睛 ,估计了一

下眼前的形势后 ,他缓缓而坚定地从杜鲁门

手中拿开了削刀。梅丽尔从杜鲁门已经放

松的胳膊中挣扎出来 ,倒在马隆的怀中 ,哭

泣起来。

梅丽尔(疯狂地) :除了我还有谁能在这

样的条件下坚持住 ? 这真是 ……太业余了 !

97. 未完工的大桥 ,外景 ,夜晚

马隆和杜鲁门都已经喝了好几瓶啤酒 ,

坐在未完工的大桥尽头。

杜鲁门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想 ,马隆。

也许我真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可是我不知

怎么总感觉这个世界好像围着我转似的。

马隆 :对一个男人来说 ,这是一个复杂

的世界。你知道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想法。

你不是总希望自己能更有出息吗 ? 哦上帝 !

谁不想出风头上“今夜海天堂”节目 ,做一次

充满想像力的访谈 ? 谁不想做一个名人呢 ?

杜鲁门 :那不一样。好像所有人都装模

作样。

马隆环顾四周 ,似乎想从黑夜中汲取什

么灵感。

马隆 :哎 ,我们俩成为朋友也有很多年

了 ,只要看看我们在读高中时的考卷就知道

了。我特别喜欢那样 ,因为不管是什么样的

答案 ―――


上一篇:关于美国杜鲁门总统的《真人话剧》电影剧本赏析一 下一篇:关于美国杜鲁门总统的《真人话剧》电影剧本赏析二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