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特・温丝莱特经典爱情《朗读者》电影剧本上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4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内景,迈克尔的公寓,柏林,白天,字

1995年。一处冷色调的现代公寓,房

间充斥着玻璃。迈克尔・伯格在做早餐,

摆设两人餐桌。他五十一岁,黑发,性情

阴郁。他的一举一动,都刻意轻悄悄的,

偶尔向卧室投去一瞥,是为了查看一下

自己是否弄出了太大的声响。他在煮一

个鸡蛋。他把鸡蛋从滚水中捞出,放入擦

得闪闪发亮的干净盘子。

迈克尔把沾上蛋黄的蛋杯和盘子放

进水槽。他的早餐吃完了。然后,他尽力

轻手轻脚地打开水龙头放水。卧室门开

了,布里吉特赤身裸体走了出来,她比他

年轻几岁,颇有风韵。字幕结束。

布里吉特:你没有叫醒我。

迈克尔:你在睡觉。

布里吉特:你任由我睡觉是因为你

受不了跟我一起吃早餐。

话里有几分认真的意思。迈克尔不

为所动。

迈克尔:无稽之谈。我给你煮了一个

鸡蛋。瞧见了吗?

迈克尔亮出一个盛在蛋杯里的煮鸡

蛋,仿佛是魔术师凭空变的戏法。他把鸡

蛋放在餐桌上。

迈克尔:如果我不想看见你,我就不

会为你煮鸡蛋了。喝茶还是喝咖啡?

布里吉特再次从卧室里出现,这次

是身穿晨衣。她说的依然半是戏言,半是

真话。

布里吉特:有没有哪个女人待的时

间够久,最终弄明白了你脑子里究竟在

想什么?

迈克尔暗自微笑。

布里吉特:你今晚做什么?

迈克尔:我去看我女儿。

布里吉特:你女儿?你从没提过她。

迈克尔:是吗?她已经在国外待了一

年了。你刚才是说要茶吗?

内景,迈克尔的公寓,柏林,白天

布里吉特离开时迈克尔亲吻她的脖

颈。

布里吉特:我走了。替我向你女儿问

好。

迈克尔关上公寓门,转身走到敞开

的卧室门前。他看着小品剧本昨夜缠绵之后的一

片狼藉,然后走到窗口向外眺望。一辆黄

色的轻轨列车驶过。

内景,有轨电车,白天

1958年12月。年方十五岁的迈克尔

坐在有轨电车上。他身穿一套做工考究

的西装,是捡的别人的旧衣服,很不合

身,脚穿双色皮鞋,一头乱发。满脸是汗。

一个女人盯着他看。他显然身体不适。

内景,迈克尔的公寓,白天

1995年。迈克尔站在窗口向外眺望。

内景,有轨电车,白天

1958年。迈克尔突然从座位上跳起,

拉响车铃,在下一站下了车。

内景,迈克尔的公寓,白天

1995年。迈克尔关上窗户。

外景,车站路,白天

1958年。下雨了。迈克尔走在街上,

看上去越来越难受。有一道拱门通向一

个院子,他突然冲进拱门门洞里避雨。他

开始呕吐。在他对面是一个木材加工场,

朝向院子。一个身穿工作服的有轨电车

售票员从旁边经过。

迈克尔侧着身体,看不到他的脸,只

见他用手捂着嘴。她把票钳放到人行道

上,抓住他的胳膊。

汉娜:喂。喂!

汉娜・施密茨发色灰黄,年纪在三十

五岁上下。她消失了。他又难受起来。她再

次出现,手里拎着一桶水,冲洗人行道。她

用湿布擦他的脸。然后又接了一桶水。

汉娜:喂,孩子。喂。

迈克尔:我很抱歉。我很抱歉。

汉娜毫不费力地扶起迈克尔,让他

把头靠在她的胸脯上。迈克尔依偎在她

的怀里,慢慢止住了啜泣。他抬起头。

汉娜:你住在哪儿?

外景,街道,白天

汉娜和迈克尔不紧不慢地走在一条

街道上。街道上散立着新建筑的脚手架。

汉娜拿着他的书包,拽着他的胳膊。

外景,鲜花街,白天

他们沿着街道向上走。现在飘起了

雪花。迈克尔停在他家的公寓楼前,仿佛

担心她会进去。

迈克尔:就是这儿。我现在好了。谢

谢你。

汉娜:好好照顾自

己。

迈克尔笑了笑,表

示感谢,进去了。汉娜独

自留在门外。她环顾四

周,皱起眉头,走了几

步,在十字路口举棋不

定地停了下来,想确认

路。迈克尔转身观察她,对她的彷徨很是

好奇。

内景,伯格家的公寓,鲜花街,夜

卡拉・伯格在厨房炉子前。她为全家

人端出晚餐,摆放在一处传统式公寓的

圆桌上。头顶悬着一盏五支蜡烛的黄铜

枝形吊灯。迈克尔的父亲彼得已经开始

谢顶了。他一向心不在焉。他默不作声地

用餐,他的沉默予人一种压迫感。迈克尔

的身旁坐着他的哥哥托马斯,十八岁;还

有他的姐姐安吉拉和他的妹妹艾米丽。

迈克尔把书放在面前,他没有碰食物。

卡拉:我很为他担心。他的样子太可

怕了。

彼得:这孩子说他不需要看医生。

艾米丽:他需要。

迈克尔:我不需要看医生。

彼得:那就好。

卡拉露出责备的神色。

卡拉:彼得。

彼得:我们不要为此争论。人们必须

为他们自己的生命负责。

内景,卧室,伯格家的公寓,白天

迈克尔躺在单人床上,满脸通红。卡

拉跟一位年老的医生站在一起。

医生:告诉我,你多大了?

卡拉:迈克尔是十五岁。

医生:是猩红热。他得卧床休息,至

少几个月。

迈克尔翻了个身,枕头上后脑处湿

了一块。他由于高烧而精神恍惚。感觉到

门口似乎有什么人,他转过头去,是艾米

丽。但是卡拉的胳膊立刻伸过来把她拽

走了。

卡拉:别靠近。会传染的。

他们消失了。门关上了。从走廊里传

来医生的声音。

医生:烧掉床单。彻底隔离。至少三

个月。

内景外景,伯格家的公寓,白天

1959年。3月份一个出太阳的日子。

迈克尔的床被移到打开的窗户边,让他

晒晒微弱的阳光。他坐在床上,摆弄集邮

册。卡拉在他背后走来走去,收拾房间。

卡拉:你感觉如何?

迈克尔:好些了。顺便说一句,我想

告诉你,我发病的那一天……一个女人

帮了我一把。那条街上的一个女人。

卡拉:她帮了你?

迈克尔:是的。她把我送回了家。

卡拉:你有她的住址吗?

外景,车站路,白天

迈克尔拿着一小束鲜花站在街上。

他困惑地看着一排仅标有数字的门铃。

木材场很忙碌。工人们从楼里出来。

内景,楼梯与楼梯平台,车站路,白

迈克尔登上楼梯。楼梯一度很气派,

现在日渐朽旧――铺着绿色的漆布,涂

着褪色的红油漆。从一个敞着门的小公

寓里传来伤感的歌声。汉娜正在里面熨

烫衣物。她穿着一件蓝底红花的无袖罩

衣,头发束在脑后。她盯着他看了片刻。

汉娜:进来。

内景,汉娜的公寓,白天

公寓里什么装饰也没有。并排的两

个小房间。一个炉子,一个水槽,一个浴

缸,一个热水器,一张桌子,几把木椅。没

有窗户,只有一扇阳台门给房间透亮。汉

娜继续熨衣服。

迈克尔:我给你带来

了鲜花,向你表示谢意。

汉娜:放在那儿。

迈 克 尔 把 花 束 放 在

水槽边。汉娜在桌子上铺

着一块毯子和一块布:没

有什么能打乱她的节奏,

她一件接一件地熨烫,然

后叠好,放在椅子上。

迈克尔:我本该早点

儿来的,但是我在床上病

了三个月。

汉娜:你现在好些了吧?

迈克尔:谢谢你。

汉娜:你一直体弱多病吗?

迈克尔:哦,不是。以前我从未生过

病。真没想到生病这么烦人。无事可做。

连读书都不行。

汉娜继续熨烫衣物。他逐渐像她一

样习惯于这种沉默了。她开始熨烫一条

短衬裤。他盯着她前后移动的裸露的双

臂。她看起来心胸开阔,身体强壮。处在

别人的目光之下依旧泰然自若。她放下

一条短衬裤,接着开始熨烫另一条。然后

她拿起熨斗。

汉娜:我得去上班了。我跟你一起

走。你在门厅里等一会儿。我换衣服。

迈克尔走到门厅。厨房门开着一道

小缝。汉娜脱下了罩衣,穿着绿色的衬裙

站在那里。她的长筒袜搭在椅子背上。

她拿起一只长筒袜,翻卷过来,把小

腿和膝盖处抻平,挂在吊袜带上。她伸手

去拿另一只。两腿之间赤裸着。迈克尔目

不转睛地盯着。汉娜似乎浑然不觉。但是

在她要穿另一只长筒袜的时候,她看了

他一眼。她放下裙摆,站直身子,盯着他。

他面红耳赤,然后慌慌张张地向楼梯跑

去。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内景,楼梯,白天

迈克尔羞怕交加,跑下楼梯,冲出前

门。

外景,院子,白天

迈克尔飞奔出去,甩上了大门。工人

们好奇地抬头看他。

内景,卧室,黎明

迈克尔躺在床上。外面有轨电车驶

过的声音传来,迈克尔抬眼仰望。

外景,街道,黎明

电车在安静的街道上行驶。

内景,卧室,黎明

迈克尔从床上起身,飞快地穿上衣服。

内景,电车,白天

迈克尔捧着一本书作为掩护,心醉

神迷地观看汉娜检票。她高声报出下一

站的站名。她在工作,没有注意到他。

外景,车站路,白天

迈克尔站在汉娜住处的街道对过。

他对于是否进去犹豫不决。木材场工人

们在装车。他等他们收工之后才溜进大

门,走向

内景,楼梯平台,汉娜的公寓,白天

迈克尔坐在第一个楼梯平台的台阶

上。汉娜突然站到了他背后,仿佛是凭空

冒了出来。她身穿工作服,手里提着一篮

子煤块,另一只手里是煤桶。她神色疲

惫,但是看到他并不惊讶。

汉娜:楼下还有两个桶。你去装满煤

块,提上来。

汉娜径直从他身旁走过去。他紧张了

一霎,仿佛有身体接触。但是她走开了。

内景,地下室,白天

迈克尔打开门。打开一盏暗淡的灯。

有一段木梯通向暗处的一大堆煤炭,是

从街道上倾倒进来的。他走下木梯,捡起

一个桶。他去挖煤堆,煤堆立刻坍塌下

来,扬起一片黑灰,盖住了他。

内景,汉娜的公寓,白天

汉娜正坐在餐桌旁喝牛奶。她已经

脱掉了外套,松开了领结。迈克尔拎着两

桶煤进来,脸庞和衣服都脏兮兮的。她放

声大笑。

汉娜:你看上去太滑稽了。瞧瞧你自

己这副模样,孩子。

迈克尔在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的样

子,但是她已经站起身来,走向厨房角落

里的浴缸。

汉娜:你不能就这样回家。把你的衣

服给我,我给你放水洗澡。

汉娜打开水龙头。厨房有一个热水

器,热气腾腾的水流了出来。迈克尔脱下

毛衣,停住了手。

汉娜:怎么,你总是穿着裤子洗澡

吗?

汉娜接过他的毛衣,走去打开阳台

门。他继续脱衣服。她把他的毛衣搭在阳

台栏杆上。

汉娜:没事儿,我不看。

事实正好相反,她转身径直向他走

来。迈克尔全身赤裸。汉娜把他的衣服从

椅子上拿起来。他迈进浴缸。她走向阳

台。他把全身浸入水中。汉娜出去了,在

外面抖搂他的衣服。

当他从水下冒出来时,她已经把衣

服放回到椅子上。她拿起洗发水递给他。

汉娜:洗洗头发,我给你拿条毛巾。

迈克尔洗头。然后又没进水里。当他

再次冒出来时,汉娜正举着一条浴巾。他

走出浴缸,转过身去,免得被她看到自己

的勃起。她从背后裹住他的身体,擦干。

然后她让浴巾滑落到地上。她倚靠到他

的背上,他发觉她也是赤裸的。他转身面

对着她。

汉娜:所以,这就是你回来的原因。

迈克尔敬畏地看着她。

迈克尔:你真是美得不可思议。

汉娜:哦,孩子,你真会说话。

她立刻搂住他。他们接吻。迈克尔躺

到地上,汉娜在他身上。她自始至终凝视

着他的双眼。他无法承受,闭上了眼睛,

高潮即将到来,他开始喊叫。她用手掩住

他的嘴,压下他的声音。

内景,餐厅,伯格家的公寓,夜晚

一家人在用餐。迈克尔坐在桌旁看

着他们吃饭,想的却是他与汉娜的缠绵。

彼得:你让你妈妈很不安。

迈克尔:还要再说多少遍?我已经说

过我很抱歉了。

彼得:你把她吓坏了。

迈克尔:又不是我的错,我迷路了,

就是这样。这就是我晚回家的原因。我能

再来点儿炖菜吗?

他伸手去盛炖菜。托马斯继续用餐,

脸上现出轻蔑的神色,不屑于加入这场

争执。

艾米丽:人怎么可能在自己的家乡

迷路?

迈克尔:医生说我应该走走路。

艾米丽:那又怎么样?

迈克尔:我是想去城堡,却走到了体

育场。

艾米丽:它们的方向正好相反。

迈克尔:这不关你的事。

艾米丽:他在说谎。

卡拉:他没有说谎。迈克尔从不说

谎。

卡拉宽厚地笑了笑。艾米丽知道她

是对的。他们继续吃饭。过了一会儿,迈

克尔开口了。

迈克尔:爸爸,我已经决定了,我明

天想去上学。

卡拉:医生说你还需要再待三个星

期。

迈克尔:我要去。

卡拉:彼得?

彼得:如果他想回学校,那就去吧。

迈克尔几乎无法呼吸,仿佛生命中

某个决定性的时刻已经到来。彼得看着

他,似乎对正在发生的一切了然于胸。

外景,学校,白天

一栋巨大的褐砂石建筑。正是放学

时间。迈克尔冲在最前面,他匆匆忙忙地

向朋友们挥手道别,然后飞快地跑掉了。

内景,楼梯和楼梯平台,车站路,白

迈克尔飞奔上楼。汉娜公寓的门半

掩着。他把门推开。

内景,汉娜的公寓,白天

汉娜在水槽旁。迈克尔猛然冲了进

来,一面撕扯自己的衣服,一面拥抱她,

他脱下裤子,把她抱到水槽上。他大约二

十秒钟就结束了。汗流浃背地站着。

汉娜:好了,孩子,这不是你一个人

的事儿。

内景,汉娜的公寓,白天

他们在床上。他躺在她身下。汉娜引

着他的手抚摸她的脸庞,然后向下抚摸她

的身体。她动了起来。作为回应,他也动了

起来。她达到高潮,他惊奇地看着她。

内景,汉娜的公寓,白天

汉娜伏在迈克尔胸前沉睡。他醒着,

看着她左肩上的胎记。楼下木材场的声

音传来。他亲吻她的胎记。她被惊醒了。

迈克尔:你叫什么名字?

她睁开眼睛。现出怀疑的神色。

汉娜:什么?

迈克尔:你的名字。

汉娜:你想知道什么?

迈克尔:我到这里来了三次了。你还

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迈克尔等了一会儿。

上一篇:关于美国杜鲁门总统的《真人话剧》电影剧本赏析三 下一篇:凯特・温丝莱特经典爱情《朗读者》电影剧本下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