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史派西奥斯卡最佳影片《美国丽人》剧本下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4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我们听见宝贝鸟乐队的《原子苏打水》。

录像带在电视上的画面 :野外的树林中 ,太阳透过树枝照射着。镜头往

下摇 ,我们看见了一条林中小道。有什么东西挡住了镜头。镜头慢慢向后拉

开 ,我们看见这是简。实际上只是她脸的一小部分。当她看着我们时 ,眼睛

闪着光芒。她往后捋着自己脸上的头发。镜头摇到简的手上。她的手来回

优雅地摇摆着 ,她经过我们往前走 ……跳切到 ―――

录像带在电视上的画面 :简的裸露的小腿肚的特写 ;她卷起牛仔裤坐在

一个水塘边 ,脚在水面上摇晃着 ;每当她用脚趾点一下水 ,水面上就荡起一圈

圈的涟漪 ,而不是影片开始时那水池里的水 ……跳切到 ―――

录像带在电视上的画面 :镜头转着圈移动着 ,简围绕着我们逆时针方向

跑着 ,因此 ,我们只能看到简在画面中一闪而过的身影 ,听到她的笑声 ……跳

切到 ―――

录像带在电视上的画面 :简的侧面 ,她看着天空 ,闭着眼睛 ,享受着照在

她脸上的太阳。

里奇(画外音) :天哪 ,你真美。

简微笑着看着我们。她放下了那份矜持 ,脸上没有了那种似有似无的傲

慢表情 ;确实 ,简很美 ;年轻 ,快乐 ,充满希望。镜头停留在她的脸上。她的手

抚着脸颊 ,微笑着 ……跳切到 ―――

录像带在电视上的画面 :我们正在看简的影子 ,明亮的阳光把她的身影

清晰地映在树林中落叶铺就的地毯上。我们听见她用手编成各种姿态玩影

子游戏时发出的咯咯笑声。然后 ,我们移动镜头以便能拍到简的身影 ……尽

管我们不能看清她的面容 ,这幅画面似乎是一种天意 ,一种神的安排。

录像带在电视上的画面 :简在里奇的床上 ,裸露着身体。她迅速地拉了

一条床单遮住自己的乳房。

简(害羞地) :别。

镜头后拉 ,我们看到我们在里奇的房间里一直在看大屏幕电视。里奇拿

着摄像机 ,赤裸着坐在椅子上。自从他被父亲痛打 ,到现在差不多过了一个

月 ,他的脸上还有一些细微的伤痕。他正在拍躺在他床上的简。我们在电视

上看见了她的图像。立体声里宝贝鸟乐队还在唱着《原子苏打水》。

里奇 :为什么 ?

简(对电视上的图像) :你拍我没问题 ,因为那是你在看我 ;但是我看自

己 ,就会觉得不舒服 ;我不喜欢看到我自己。

里奇 :我真无法相信 ,你不知道你有多美。

简 :真的 ,我不要坐在这儿让你拍那些垃圾。

她跳下床 ,拿起摄像机把镜头对准了里奇。当简拍的时候 ,我们看见了

电视机上里奇的图像。

简 :哈。现在感觉怎么样 ?

里奇 :很好。

简 :你没感到自己就像没穿衣服 ?

里奇 :我是没穿衣服。

简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把镜头推到里奇的脸上 ,这张脸仍然是安

详 ,平静 ,不动声色) 跟我说说精神病医院里的情形。

里奇(微笑起来) :我 14 岁时 ,爸爸看见我抽大麻 ,气坏了。他把我送到

了军校。我告诉过你他的那套关于改造和纪律的说法 ,是吗 ? (笑) 好 ,当然 ,

我被开除了。爸爸对我大发雷霆 ,打了我一顿 ……第二天在学校里 ,几个同

学打我的头 ,我就 ……尖叫起来。我想杀死他们。如果他们没有拉开我 ,我

就把他们杀了。(稍顿) 就是那时我爸把我送到医院里。他们给我用了药。

我在那儿呆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

简 :你一定恨透他了。

里奇 :他实在不是一个坏人。他就是那种要所有人都和他一样的人。这

样他就能自我感觉良好。

简 :但是你失去了你生命中整整两年的时间。

里奇 :我没失去。这两年教会了我怎么往回走 ,怎么 ……看 ,而不是只从

自己出发看待事情。那是我需要学习的一些东西。那是所有人需要学习的

一些东西。

他从一个烟灰缸里拿出一支吸了一半的大麻烟 ,点燃了它。

简 :那么 ……你最好相信如果我父亲这样对待我 ,我也会恨他的。(笑)

哦 ,我真恨我的父亲。

里奇 :为什么 ?

他把大麻烟递给她 ,然后拿过摄像机拍简。当里奇拍的时候 ,我们在电

视上看见了简的影像。

简 :他是一个十足的混蛋 ,竟然看上了我的朋友安吉拉 ,真恶心。

里奇 :什么 ,你宁可他看上你 ?

简 :下作 ,不是 ! (稍顿) 要是我能像她对我父亲那么重要就好了。(她笑

起来 ,往后靠着 ,抽了一口大麻烟) 我知道你认为我爸没有危险 ,但你错了。

他给我在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里奇 :怎么伤害 ?

简(看着摄像机 ,脸上带着疯狂的、痴迷的傻笑) :嗨。我需要改造 ,对吗 ?

我需要纪律。

她笑起来。里奇也笑起来。因此简在电视机里的影像在摇晃着。简又

深吸了一口大麻烟。当她吐出烟雾时 ,里奇把镜头推到她的脸上。

简 :我是说真的。他能不伤害我吗 ? 我需要一个应该成为我榜样的父

亲 ,而不是一个每次我从学校带女朋友回家就看见他穿着短裤的骚男孩。

(擤鼻) 好像那样他就会有什么机会似的 ,真可怜 ,真该有人使他一死百了、摆

脱痛苦(玩弄着自己的头发 ,若有所思) 。

里奇(画外音) :要我为你杀死他吗 ?

简(不相信地盯着摄像机 ,然后大笑) :好啊 ,你会吗 ?

里奇(画外音) :你要花钱的。

简 :从我 10 岁起 ,我就做小时工了 ,到现在我差不多有三千美元了。为

了攒钱 ,我做着一份愚蠢的工作。但是我能等待。

里奇 :你知道 ,那样做可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得雇个人杀掉你爸。

简 :好吧 ,我想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那么 ……我是吗 ?

简梦幻般地向里奇微笑。里奇关掉另一台录像机 ,电视机屏幕变成了蓝

色。放下摄像机 ,神情专注地看着她。

简(突然紧张地) :你知道我不是当真的 ,是吗 ?

里奇 :当然。

他放下摄像机 ,躺在简的身边。很长一段时间 ,他们俩都不说话。他抚

摩着她的头发 ,凝视着她的眼睛。简抚摸着他脸上的一块伤痕。他微笑着。

里奇 :你知道我们发现了对方多么幸运 ?

罗宾・胡德小道  外景  清晨

摄影机掠过罗宾・胡德小道 ,就像影片一开始 ,莱斯特的梦境里飞翔一

样。镜头稳稳地向前移动 ,可以看见下面伯纳姆家的房子。他们家对面 ,吉

姆家的狗比特西仰望着空中 ,在院子里吠叫着。

莱斯特(画外音) :记得那些海报上说 ,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 ? 很好 ,那

是真实的每一天 ,除了 ―――你死的日子。

摄影机现在几乎已经在莱斯特家的房顶上了。莱斯特 ,穿着运动裤和跑

鞋 ,从他们家的院子里飞奔而出 ,冲上了车道。

罗宾・胡德小道  外景  稍后

摄影机在空中正常高度。莱斯特跟着镜头在罗宾・胡德小道上跑着。他

带着随身听 ,戴着耳机 ,我们听到甲壳虫乐队在唱《回到苏联》。就像吃了什

么兴奋剂一般 ,莱斯特咧着嘴笑着 ,尽情地享受着运动带给他的纯粹生理上

的快乐。

伯纳姆家 ―厨房  内景  稍后

榨汁机发出嗡嗡的声音。莱斯特仍然穿着他的运动短裤 ,正在给自己做

一份高蛋白饮料。他的体形很棒 ―――甚至连姿势都改变了 ,充满信心和力量

感。简在餐桌上茫然地看着他。

凯罗琳走进来。现在 ,对莱斯特的憎恨使她对他看都不看一眼。当她冲

洗咖啡杯时 ,莱斯特靠着低柜 ,拿起榨汁机直接喝里面的饮料 ,看着她。他重

新焕发的性感使她很不舒服 ,他清楚这一点。凯罗琳迅速擦干咖啡杯走了出

去。

凯罗琳 :简 ,快一点。我有一个很重要的约会。

简 :妈妈 ,安吉拉今晚在我们家睡 ,可以吗 (看着莱斯特 ,期待着他的反

应) ?

凯罗琳 :当然可以。她在这里一直是受欢迎的。(往外走) 我觉得你和安

吉拉可能吵架了 ,我们有一阵没看见她了(她走了出去) 。

简继续盯着她的父亲。最后 ,他也看了她一眼。

简(紧张地) :我一直很难为情 ,请她来。因为她在这儿你总是晃来晃去

的 ,你 ―――你总是盯着她 ,像喝醉了似的 ,让人恶心。

莱斯特 :如果你不小心 ,你就会变成一条真正的母狗 ,就像你的母亲。

简被震惊了。她一下子站起来冲出厨房 ,不让他看见自己的眼泪。她离

开后 ,我们立刻在莱斯特的眼睛里看见了悔恨。

菲茨家 ―厨房  内景  同时

里奇和上校坐在餐桌旁 ,默默地吃着早餐。芭芭拉像幽灵一样不声不响

地在他们身边来回走动。

上校看了一眼他儿子脸上的伤痕 ……这一刻 ,我们看见他对这个男孩无

限的爱。里奇抬起头看他 ,使上校觉得很突然。

上校 :好吃吗 ?

里奇 :好吃。(稍顿) 噢 ,爸爸。我今天早晨不需要搭车。我跟简坐她妈

妈的车去。

上校(吃惊地) :简 ?

里奇 :我的女朋友。

这时 ,芭芭拉走进来 ,从平底锅里倒出牛排。

里奇 :妈妈。牛排 ?

芭芭拉(欣喜地) :我知道 ,我记得你告诉过我 ,所以我今天煎得特别脆 !

她走了出去。从外面传来汽车喇叭声 ,里奇站起身来。

里奇 :我该走了。

菲茨家 ―门廊  外景  稍后

里奇从屋子里出来 ,后面跟着上校 ,看着他的儿子走向伯纳姆家。

上校的视点 :凯罗琳在奔驰 ML320 车里招手 ,笑容灿烂但并不真诚。简

在客座上往前倾着 ,看着我们。里奇正要上车 ,莱斯特穿着运动短裤走了出

来。

莱斯特 :哟 ,里奇。好吗 ?

里奇 :我很好 ,伯纳姆先生。

里奇关上车门。莱斯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里奇点了点头。

特写 :站在门口的上校看见后 ,觉得有些奇怪。

上校的视点 :汽车倒出了车道。莱斯特打着呵欠 ,双臂上下活动着心不

在焉地舒展着身体。然后他看了这儿一眼 ,突然意识到有人一直在看着他。

他若有所思地咧着嘴笑着敬了一个礼 ,然后笑着转过身 ,走进屋子。

特写 ,上校被刚才看到的搞糊涂了 ,但这并不像莱斯特第一次见到安吉

拉时那样 ,虽然那时他也是糊里糊涂的。

菲茨家 ―里奇的卧室  内景  稍后

门静悄悄地打开 ,上校走了进来。他环视屋里所有东西。他打开了抽

屉 ,在衣服里仔细地寻找着什么。他打开那只我们知道里奇藏着大麻的抽

屉 ,但他没有发现下面的夹层。他站起身四处扫视着 ,目光最后落在 ―――

计算机旁的一大堆超 8 毫米录像带的柜子上。

上校打开电视机 ,从柜子上随意拿出一盘录像带 ,麻利地塞进还连接着

电视机的摄像机。他观察了一下摄像机 ,按下了“播放”键。在电视画面上 ,

突然出现 ……

录像机播放的画面 :通过莱斯特家的车库门上的窗户 ,我们看见莱斯特

脱下了他的裤子 ,又脱掉了短裤 ,裸体站在那儿 ,只穿着一双黑袜子。他抓住

一对哑铃开始一下一下地举起来 ;尽管他在看着窗玻璃上自己的影子 ,但我

们看起来似乎他正在看我们 ……

上校慢慢地坐到里奇的床上 ,被眼前的画面吸引住了。

停车场  外景  当天稍晚

凯罗琳和房地产大王列奥纳多・凯恩正走过停车场。

凯罗琳 :你知道我很少到这样的地方来 ,但是 ……

列奥纳多(为她打开一座大楼的门) :我认为可以让自己在早晨锻炼之后

吃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当他们进去时 ,凯罗琳又笑又叫。门在他们后面关上。我们看见了门上

斯麦里的标志。

斯麦里快餐厅  内景  稍后

一些人正在柜台前排着队。凯罗琳和列奥纳多走了过来。他悄悄地对

她说了些什么 ,引得她夸张地大笑起来。在被柜台隔开的厨房里 ,放着各种

食品设备。我们看见莱斯特正在烤着夹馅包。他听出了凯罗琳的声音 ,从隔

间向外面张望。

莱斯特的视点 :柜台上凯罗琳和列奥纳多正看着菜单 ,她正亲热地依偎

着他。莱斯特的脸色暗了下来 ,然后 ……又笑了起来。他正了正帽子 ,向柜

台走去。

近景 ,凯罗琳和列奥纳多正看着菜单。

凯罗琳 :这儿有什么好吃的 ?

列奥纳多(咧着嘴笑) :没什么好吃的。

凯罗琳(向他靠去) :那我猜我们会吃坏的 ,是吗 ?

正当他们准备接吻 ―――

莱斯特(画外音) :斯麦里 ,欢迎来斯麦里。

凯罗琳几乎跳了起来。她吃惊地盯着画外 ,迅速地离开列奥纳多的怀

抱。

凯罗琳的视点 :莱斯特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们 ,眼中充满讽刺。

莱斯特 :你们可以尝尝我们的新鲜牛肉和奶酪馅苹果饼 ,只有一美元九

十九美分 ,只花一点点时间 ?

凯罗琳极力让自己显得冷淡 ―――

凯罗琳(对列奥纳多) :我们刚参加完一个研讨会。(稍顿 ,一本正经地)

列奥纳多 ,这是我的 ―――

莱斯特 :她的丈夫。我们见过 ,但是有些东西告诉我 ,你这次会记起来

的。

凯罗琳 :莱斯特 ,请你别 ―――

莱斯特(喜欢这种情形) :呜 ,你别告诉我做什么 ,别再。

凯罗琳闭上眼睛 ,完全被击跨了 ,转身走了出去。

列奥纳多看了莱斯特一眼 ,神色尴尬 ,跟着凯罗琳走了出去。

莱斯特(在他们身后喊) :斯麦里 ,欢迎来斯麦里 !

“高帽子”汽车旅馆  外景  稍后

天空布满了不祥的灰云。风卷起尘土 ,掠过了停车场。那儿 ,凯罗琳的

奔驰 ML320 停在列奥纳多的美洲虎旁边。

奔驰 ML320 车内  内景  稍后

马塞地引擎仍然发动着。凯罗琳在司机位子上坐着 ,紧紧抓着方向盘 ,

眼睛直直地看着前面。列奥纳多看着她 ,面色阴沉。

列奥纳多 :对不起。我认为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我可能会面对一个

代价很高的离婚。

凯罗琳 :噢 ,是的。我完全理解。(讽刺地) 为了成功 ,一个人必须保持一

个成功的形象 ,永远保持。

这句话是她第二次说出来 ,她觉得很难受。她向他转过去。列奥纳多沮

丧地看着她。然后他下了车 ,关上车门。她开始哭泣。像先前一样 ,她使劲

地抽打自己。

凯罗琳 :停 ! 停 !

她紧紧地闭上眼睛 ,试图阻止自己的眼泪。突然她放声尖叫 ,直到抽了

一口气。她张开眼睛 ,喘着气 ,努力克服自己感情的洪水 ,然后她的眼光停留

在 ―――

凯罗琳的视点 :关着的储物箱。镜头慢慢地朝它推去 ,我们知道那是她

放格劳克 19 毫米手枪的地方。凯罗琳吸了一口气 ,挂上倒车挡 ,把车倒出汽

车旅馆的停车场。这时 ,天下起了雨。

伯纳姆家 ―车库  内景  当晚

莱斯特的录放机大声放着吉米・亨德里克斯唱的《紫色薄雾》。他只穿着

运动短裤 ,正用哑铃做着一套屈身动作。当他竭尽全力完成最后一个动作 ,

放下哑铃时 ,从玻璃窗上看着反映出的自己的影子 :

莱斯特的视点 :他的臂部肌肉隆起。他微笑起来。他从练习凳下面拿出

一个雪茄盒 ,打开后拿出几张卷纸 ,一支细管 ,和其他一些吸大麻的随身用

品。但是那只空了的拉链袋 ,让他很不高兴 ,因为大麻抽完了。

菲茨家 ―厨房  内景  稍后

里奇和他的父亲母亲吃着饭 ,都不说话。

芭芭拉(恍惚地) :对不起 ,说什么 ?

里奇 :妈妈。没人说话。

芭芭拉 :噢。对不起。

我们听见呼机响。里奇摘下他的呼机看了看。

里奇(站起来) :我到隔壁去一下。我的女朋友把她的几何书放在我的背

包里了 ,她做作业要用它。

他走进客厅。上校看着他走进去 ,有些不安。

安吉拉的宝马车  内景  同时

车外 ,雨下得很大。立体声里大声播放着司密斯里的歌《血和玫瑰》。安

吉拉开着车。刷雨器在挡风玻璃上来回刷动。

安吉拉 :那么 ,你和那个神经病男孩现在在谈恋爱 ,是吗 ?

简(有些恼火) :没有。

安吉拉 :噢 ,别这样 ,你告诉我好了。他有大家伙吗 ?

简 :看 ,我不想和你谈他的什么家伙。不是那么回事。

安吉拉 :不是什么 ? 他有没有啊 ? (稍顿) 简 ,别当笨蛋只爱第一个和你

有性关系的男人。那是很愚蠢的。

简 :你知道什么叫愚蠢 ? 你和别人干是因为你觉得那样会给你带来好

处。真可怜 !

安吉拉(双目圆睁) :我们碰到小品剧本了一个认真的人。

菲茨家 ―厨房  内景  稍后

上校站在水池边 ,洗着碟子。窗外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他 ,他伸长脖子

以便看得更清楚 ……

上校的视点 :通过水池上的窗户 ,我们能看进莱斯特家的车库门窗户。

虽然下着雨有些模糊 ,我们还是能看见莱斯特在车库里来回走着。他数手中

的一叠钱时 ,上身鼓起的肌肉在汗水中闪着光。我们看见里奇走进画面。上

校的脸紧绷着。

上校的视点 :莱斯特把钱交给里奇 ,手臂搭在他的肩上。

伯纳姆家 ―车库  内景  稍后

头发被雨水打湿的里奇把钱放进口袋。莱斯特的手臂还搭在他的肩膀

上。

莱斯特 :要不要现在吸一点 ?

里奇 :我该回家了。

莱斯特 :噢 ―――来吧 ,就一支。

里奇(咧着嘴笑) :有纸吗 ?

莱斯特(笑嘻嘻地拍着里奇的胸部) :雪茄盒子 ,在凳子下面。伙计 ,抵抗

不住了吧 ,你真好对付 !

菲茨家 ―厨房  内景  稍后

上校的视点 :莱斯特放开里奇 ,在车库里手舞足蹈 ,大声笑着。里奇坐在

健身长凳上 ,弯腰去拿凳子下面的雪茄盒。从我们这个角度看 ,里奇好像在

解鞋带。上校看在眼里 ,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时我们听见汽车驶近的

声音。上校看到 ―――

上校的视点 :安吉拉的宝马驶进车道 ,停在莱斯特的蓬提亚克后面。安

吉拉和简下了车在雨中奔向屋子里。我们的镜头又回到车库门上的窗户。

莱斯特听见汽车关门的声音 ,有些惊慌。他对里奇说了些什么。里奇站起来

耸了耸肩。莱斯特穿上他的圆领衫 ,和里奇一起走出了画面。

伯纳姆家 ―客厅  内景  稍后

简和安吉拉从前门走了进来 ,她们被雨水打湿了 ,还在争吵。

安吉拉 :显然 ,和一个神经病约会使你完全失去了幽默感。

简 :是的。可是显然 ,和什么人都干使你变成了一条真正的母狗。

她们朝厨房走去。

伯纳姆家 ―厨房  内景  稍后

莱斯特在后门送里奇。

莱斯特 :谢谢。

里奇 :什么时候都行。

莱斯特关上门 ,走到冰箱那儿 ,拿出一瓶啤酒。简和安吉拉走了进来。

当简看见莱斯特时 ,皱了皱眉头。

简 :妈妈在哪儿 ?

莱斯特 :不知道。

安吉拉 :嗨 ,伯纳姆先生。

莱斯特 :嗨。

他正让自己凉快下来。这很舒服。

安吉拉 :哇。看你。你一直在练吗 ?

莱斯特 :有时候。

简怒睁双目 ,走了出去。安吉拉向莱斯特走去。

安吉拉 :那么 ,你看上去真棒。看那些肌肉。

她挑逗地把手放在他的手臂上 ,抬头看着他微笑着 ,期待着这样的举动

能吓住他。但是 ,情况变化了。莱斯特根本没被吓住。他平静地看着她 ,靠

在低柜上 ,慢慢地微笑起来。

莱斯特 :你喜欢肌肉是吗 ?

他的声音低沉而热烈 ,充满着紧张的情欲。

安吉拉(不太自信地) :哦 ,是的 ―――我猜是的。(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走

开了) 我 ―――我好像应该去看看简在干什么。

她迅速地走出厨房。莱斯特看着她离开 ,有些茫然。

菲茨家 ―里奇的卧室  内景  稍后

里奇走了进来 ,大雨淋湿了他。他走到办公桌前 ,从口袋里拿出那叠现

金。

上校(画外音) :你从哪儿得到这钱的 ?

里奇转过身 ,大吃一惊。里奇的视点 ―――上校从阴影里走出来 ,盯着他 ,

两眼喷火。

里奇(往后退了一步) :我工作挣的钱。

上校 :不要对我说谎。我看见你和隔壁那个男同性恋者在一起。

里奇(不相信地) :什么 ? 你正在暗中监视我吗 ?

上校 :他让你干了些什么 ?

里奇 :爸爸 ,你该不会真的认为我 ……伯纳姆先生和我 ―――(笑了起来) 。

上校(狂怒地) :不许你嘲笑我 ! (使劲地把里奇的双手扭到他的背后 ,里

奇疼得瘫倒了) 我不能坐在那儿眼看我的儿子变成一个吹萧的 !

里奇 :天哪 ! 你和那些同性恋者到底怎么啦 ? 你就像和他们 ……有仇似

的 ―――

上校(掐住里奇的喉咙 ,对着他咆哮) :闭嘴 ! 我不会去隔壁见什么“女朋

友”!

里奇 :爸爸 ,你都搞错了 ―――

上校 :我对上帝发誓 ,我要把你轰出去 ,永远也不要见到你。

里奇(后退) :你是当真的吗 ?

上校 :我他妈的就要这样 ! 我宁可你死也不愿你成为他妈的鸡奸犯。

里奇(突然微笑起来) :你是对的。我吹萧挣钱。看这些 ,两千美元 ,我的

身价。

上校(恶心地把儿子推开) :滚出去。

里奇 :你应该看着我干。我身上有让男人最心动的东西 ―――

上校(气的快爆炸) :滚出去 ! ! 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 !

里奇站在那里 ,看着上校。到现在 ,他才找到一条彻底摆脱他父亲的途

径。他不相信竟是这么简单。

里奇 :看你多老多伤心。

他抓起背包 ,转身走出屋子。上校站在那儿 ,眼里噙着泪花 ,呼吸沉重。

菲茨家 ―厨房  内景  稍后

芭芭拉站在水池边 ,慢慢地洗着盘子。里奇从客厅走进来。

里奇 :妈妈 ,我要走了。

芭芭拉 :好的 ,穿上雨衣。

里奇(抱住她) :真希望你生活得更好一些。照顾好爸爸。

芭芭拉有些害怕地端详着他的脸 ,感觉到了什么。他轻柔地吻着她的脸

颊 ,然后走出后门 ,把她一个人留在屋子中间 ,手里还抓着她的盘子。

菲茨家 ―里奇的卧室  内景  稍后

上校的视点 :在楼下 ,雨中 ,里奇冒着雨朝莱斯特家冲去 ,敲门。一会儿 ,

莱斯特打开门让他走了进去。

菲茨家  外景 稍后

上校冷冷地从里奇卧室的窗户往外看 ,然后他拉上了的窗帘。

菲茨家 ―厨房  内景  稍后

芭芭拉仍然站在屋子中间 ,抓着她的盘子。上校走了进来 ,打开一个柜

子拿出一瓶波旁酒。他举起酒瓶往自己嘴里灌 ,手微微发抖。接着 ,他走到

桌子边坐下 ,继续喝酒。

伯纳姆家 ―简的卧室  内景

简和安吉拉随意地躺在床上 ,看着什么杂志。

安吉拉 :你怎么还在意呢 ? 你太在乎性这个东西了。

简 :只是别和我爸爸干 ,行吗 ? 求你行吗 ? 这太肮脏了。我认为我们再

也做不了朋友了。

安吉拉 :为什么不能 ?

有人敲门。简吃惊地坐起来。

简(生气地) :爸爸 ! 让我们呆着好吗 !

里奇(画外音) :是我。

简跳起来 ,打开门。里奇走了进来。里奇和安吉拉互相看了一眼。

里奇(对简) :如果我今晚不得不离开 ,你会和我一起走吗 ?

简 :什么 ?

里奇 :要是我去纽约 ―――去生活 ―――今晚 ,你会和我一起去吗 ?

简 :会的。

安吉拉 :你们别开玩笑了。(对简) 你还是个孩子。他呢 ,精神又有问题。

你们会躺在大街上的纸盒子里死掉的。

里奇 :我们不会。我有四万多美元。我在那儿认识人 ,他们会帮助我们

站稳脚跟的。

安吉拉 :什么 ,别的毒品贩子 ?

里奇 :是的。

安吉拉 :简 ,你快放弃跟他走的念头。

简 :你为什么这么在乎 ?

安吉拉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里奇 :她不是你的朋友。她只是因为你在旁边才能让自己感觉更好。

安吉拉 :去你妈的 ,神经病。

简 :你闭嘴 ,婊子 !

安吉拉 :简 ―――他是个怪胎 !

简 :我也是 ! 我们永远是怪胎 ,不想做别的什么人。你永远做不了怪胎 ,

因为你可是完美透了。

安吉拉 :噢 ,是吗 ? 好啊 ,至少我不丑。

里奇 :是的 ,你很丑 ,而且让人烦。你也很平庸 ,你自己知道。

安吉拉(盯着他 ,震惊万分 ,然后向门走去) :你们俩很相配。

她走出屋子。

伯纳姆家 ―车库  外景  稍后

我们慢慢地朝车库门窗户移动。天下着雨。通过窗户 ,我们看见莱斯特

只穿着他的运动短裤 ,正在健美凳上做着平举。

伯纳姆家 ―车库  内景  稍后

通过窗户 ,我们看见上校 ,站在倾盆大雨中看着莱斯特。镜头慢慢推上

去。他表情呆滞。

伯纳姆家 ―车库  内景  稍后

上校的视点 :莱斯特竭尽全力完成他的最后一举 ,放下杠铃坐了起来。

大汗淋漓 ,气喘吁吁。他点燃一支半截的大麻烟 ,深深地吸了一口 ,双手在胸

前做着放松动作 ……他向窗外瞟了一眼 ,突然意识到有人看着他。

伯纳姆家 ―车库  内景  稍后

通过窗户 ,莱斯特的目光与上校的目光相遇。

伯纳姆家 ―车库  内景  稍后

大雨滂沱 ,电闪雷鸣。我们在车库外 ,看着车库门慢慢卷起 ,莱斯特微笑

着。

莱斯特 :天啊 ,伙计 ,你都湿透了。

伯纳姆家 ―车库  内景  稍后

莱斯特把上校拉进去。上校僵硬地挪着步子 ,表情恍惚迷乱。

莱斯特 :你要我帮你找里奇吗 ? 他在上面简的屋子里。

上校定定地站在那里 ,看着莱斯特。

莱斯特 :你没事吧 ?

上校(迟钝地) : ……

莱斯特 :嗯 ……也许是关于和那个呆子房地产王子在一起的那个骚货。

你知道什么 ? (笑) 我不在乎。

公路  外景  稍后

奔驰 ML320 车停在临时处理故障的车道上 ,警示灯特别扎眼。不断有

汽车在雨中疾驰而过。

奔驰 ML320 车  内景  稍后

凯罗琳坐在方向盘后面 ,手里拿着格劳克 19 毫米手枪 ,听着立体声里播

放的《人生引导》磁带。她的钱包撂在客座上。

磁带里的声音 : ……只有对你的问题和答案担负起完全的责任 ……才能

在无尽的、周期性的受难中获得自由。记住 ,无论你如何选择 ,你都只是一个

牺牲品。

伯纳姆家 ―车库  内景  稍后

上校和莱斯特 ,同前一场景。

上校 :你妻子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你不在乎。

莱斯特 :不。我们的婚姻只是给人看的。它是一个广告 ,在我们绝对不

正常时证明我们绝对正常。

他咧着嘴笑起来 ……上校也笑起来。莱斯特注意到上校正在发抖。

莱斯特 :伙计。你在发抖。

他把手放在上校的肩膀上。上校闭上眼睛。

莱斯特 :我们真的应该脱掉我们身上这些湿衣服。

上校(嗫嚅地) :是的 ……

他张开眼睛看着莱斯特 ,他的脸上突然充满一种极度痛苦的脆弱感 ―――

这是我们不可能想到的。他的眼睛噙满泪水。

莱斯特(关切地拥抱他) :没事儿的。

上校(声音嘶哑地) :我 ……

莱斯特(轻柔地) :告诉我你需要什么吧。

上校抱住莱斯特 ,用手抚摩着他的脸颊 ,然后吻他。莱斯特一下子被震

惊了 ,他推开了上校。上校的脸因为耻辱而扭曲。

莱斯特 :喔 ,你理解错了 ,伙计。我不是那种人。

上校盯着地板 ,使劲地眨着眼睛。他转过身奔出敞开着的车库 ,冲进雨

夜之中。

奔驰 ML320 车  内景  稍后

凯罗琳和刚才一样 ,坐在方向盘面前。她突然关掉立体声里的《人生引

导》,神情坚定。

凯罗琳 :我拒绝做一个牺牲品。

她把枪放进钱包 ,发动了汽车。

伯纳姆家 ―厨房  内景  稍后

莱斯特走了进来 ,仍然只穿着运动短裤。他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啤酒。突

然我们听见艾塔・詹姆士开始唱的《最后》这首歌。莱斯特打开啤酒 ,朝客厅

走去。

伯纳姆家 ―客厅  内景  稍后

莱斯特的视点 :当我们慢慢地转过一个角度 ,安吉拉进入了画面。她站

在立体声前 ,拿着一个光盘的盒子。她向抬起头 ,还在哭泣。她脸色憔悴 ,头

发蓬乱 ,不安地看着画外 ……然后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矜持的微笑。

安吉拉 :我希望你不会介意我听立体声 ……

莱斯特(靠着墙站着 ,喝了一大口啤酒) :一点也不介意。

他们俩站在那儿 ,谁也不说话 ;空气似乎凝固了。

安吉拉 :我和简吵了一架 ―――是关于你的。

当说到这儿时 ,她故作轻松 ,但她做得相当糟糕。莱斯特抬起他的眉毛。

安吉拉 :因为我对他说我觉得你很性感 ,她认为我疯了。

莱斯特咧着嘴笑了起来 ―――他确实很性感。

安吉拉 :她不想在我们俩之间发生什么事。

莱斯特 :我对她所想的事不是那么感兴趣。(又喝了一大口 ,向她走了过

来) 你想要什么呢 ,不管怎样 ……我倒是想知道呢。

安吉拉 :我 ……

他走到她身边 ,从她手中拿开光盘盒。

莱斯特(递过去啤酒) :请你喝一口 ?

安吉拉 :好的 ……

他把啤酒瓶送到她的嘴边。安吉拉笨拙地喝着。

莱斯特 :那么 ……你会告诉我吗 ? 你想要什么呢 ?

安吉拉 :我不知道。

莱斯特 :你不知道 ?

他的脸紧靠着她的脸。她有些不安 ―――这似乎发生得太快了 ……

安吉拉 :你想要什么呢 ?

莱斯特 :你开玩笑吗 ? 我想要你。(他的声音嘶哑) 自从我看见你 ,就想

要你。

他又把啤酒放在她的嘴唇边。她啜饮着。这次 ,有点啤酒流到了她的下

巴上 ,莱斯特轻轻地用手指擦着她的下巴 ,然后舔净那些啤酒。

莱斯特 :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事物。

安吉拉 :你不认为我很平庸 ?

莱斯特 :如果你曾经有过 ,你就不可能是平庸的。

安吉拉 :谢谢。

就在莱斯特靠近她之前 ,安吉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吻她的脸颊 ,她

的前额 ,她的眼皮 ,她的脖子 ……

安吉拉(轻轻地) :是的 ,我认为平庸没什么不好的 ……

莱斯特吻她的嘴唇。

奔驰 ML320 车  内景  稍后

凯罗琳开着车 ,神色坚决地重复叼念着 ―――

凯罗琳 :我拒绝是一个牺牲品。

我拒绝是一个牺牲品。

我拒绝是一个牺牲品 ……

伯纳姆家 ―客厅  内景  稍后

安吉拉躺在长沙发上 ,莱斯特俯身解着她的胸罩。她似乎和眼前的事情

毫无关系 ―――既不反对 ,也不主动地配合。莱斯特解开她的胸罩 ,露出了乳

房。他吻她的脖子 ,吻她 ……

伯纳姆家 ―简的卧室  内景  稍后

简和里奇穿着衣服 ,相拥着躺在简的床上。

简 :你害怕吗 ?

里奇 :我不会害怕。

简 :我父母会找我的。

里奇 :我父母不会。我一直在想等到我年满 21 岁。(稍顿) 我们还可以

走得比纽约还远。芝加哥 ,拉斯维加斯 ,甚至欧洲。

简 :我一直想去西班牙。

里奇 :那我们就去。我们不为任何人活着 ,我们只为自己活着。真的。

简满意地微笑着。里奇抚摸着她的头发。

简 :你真的认为我们能找个地方过正常的生活吗 ?

里奇 :是的。我们已经完全自由了。

伯纳姆家 ―客厅  内景  稍后

近景 :莱斯特和安吉拉的侧影 ,莱斯特在上面 ,安吉拉在下面。安吉拉的

眼睛闭着。莱斯特俯视着她 ,微笑着。他都不敢相信他正在做他已经梦寐已

久的事情 ……安吉拉睁开眼睛看着他。

安吉拉 :这是我的第一次。

莱斯特(笑了起来) :你在开玩笑吧。

安吉拉(耳语) :对不起。

莱斯特看着她 ,笑容渐渐消失。

莱斯特的视点 :安吉拉躺着 ,羞涩而脆弱。

这不是莱斯特幻想中的美妙躯体 ;这是一个紧张的孩子。

安吉拉 :我仍然想做 ……我想过要告诉你的 ……你知道 ,万一你奇怪为

什么我还 ……那样更好 ……

莱斯特(怜悯地) :哦 ,亲爱的。

他微笑着 ,抚摩着她前额上的一缕头发。过了片刻 ,她腼腆地对着他笑

着。他欣赏眼前的胴体 ……“哦 ,伙计 ……”他叹了一口气 ,离开了她。安吉

拉被弄糊涂了。

安吉拉 :怎么啦(莱斯特捡起地板上安吉拉的衣服递给她 ,她被震惊了)

我以为你会说我美的。

莱斯特 :你是美的。(从长沙发后面抽出一条毛毯披在她的肩膀上 ,盖住

她的裸体) 你是这样美 ……我会是一个很幸运的人 ,但是 ……(微笑着摇着

头) 。

安吉拉(屈辱地哭了起来) :我真傻 ……

莱斯特 :别这样 ……

他搂住她 ,让她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 ,抚摸她的头发轻轻地摇晃着。

安吉拉 :对不起。

莱斯特(把她从肩膀上移开 ,严肃地看着他) :你没什么可道歉的。

但是安吉拉不停地哭着。莱斯特再一次搂住她。我们听见窗外的雷鸣。

莱斯特 :没事 ……一切都会好的 ……

罗宾・胡德小道  外景 同一时刻

奔驰 ML320 车驶入罗宾・胡德小道。

奔驰 ML320 车  内景  稍后

后视镜中凯罗琳眼睛的特写 ……

凯罗琳 :我拒绝做一个牺牲品 ……

在镜子里 ,我们看见她转过头看 ―――

凯罗琳的视点 :镜头慢慢经过伯纳姆家 ……精致的门廊灯照亮了红色的

前门 ;即使在倾盆大雨中也特别清楚。

伯纳姆家 ―厨房  内景  稍后

安吉拉的特写 ,她在吃火鸡三明治。

安吉拉(嘴里塞满) :喔 ―――我饿坏了 ……

她坐在厨房里吧台旁 ,已经穿好了衣服。隔壁屋子里的电视机里正放着

情景喜剧《罐装的笑》。莱斯特穿着运动短裤和圆领衫 ,把一罐蛋黄酱放回到

冰箱里 ,走到水池边洗餐具。

莱斯特 :要不要我再给你做一个 ?

安吉拉 :不 ,不 ,不用了。我够了。

他转过身 ,向她抬起眉毛。

莱斯特(关心地) :真的吗 ?

安吉拉 :真的。别再让我吃了。

莱斯特 :好吧 ,只是问问。

他关掉水龙头 ,走到她身边。安吉拉伸手拿过啤酒喝了一口 ,再把酒瓶

递给莱斯特。他拿着啤酒 ,但没有喝。

安吉拉 :我的意思是 ―――真的 ,我是有点不好 ,但是 ……(真心地) 但是感

觉好多了。谢谢。

莱斯特(端详着她) :简怎么样了 ?

安吉拉 :你是什么意思 ?

莱斯特 :我的意思是 ,她生活得怎么样 ? 她快乐吗 ? 她过得不好吗 ? 我

真想知道。即使她死了也得先告诉我。

安吉拉有些不自在 ,她转过身。要把简和里奇的事告诉他吗 ? 最后 ―――

安吉拉(静静地) :谢谢 ……她真的很快乐。她觉得她在爱别人。

安吉拉睁大了眼睛 ,心里想着这多么愚蠢。莱斯特微笑起来。

莱斯特(轻轻地) :那就好。

安吉拉 :你怎么样呢 ?

莱斯特(似乎对这个问题有点为难 ,笑) :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问我了。

我 ……(想着) 很不错。

他们就坐在那里 ,互相微笑着。接着 ―――

安吉拉(突然) :我得去洗澡间。

她跳起来走开了。莱斯特看着她走去 ,擦了一下脸 ,突然觉得有些疲倦。

莱斯特 :我真不错 ……

吧台上的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伸手拿过来 ―――

特写 ,照片。这是我们先前看见的那张加框的照片。莱斯特、凯罗琳和

年幼的简 ,若干年前在一个游乐场里拍的照片。他们看起来那么高兴 ,令人

难以置信。

特写 ,莱斯特端详着这张照片。他有些出神 ,就像上校看着他和另一个

军人的合影一样。突然 ,我们听见了水滴落下的声音。莱斯特从遐想中回过

神来 ,他看见 :水滴从厨房的水龙头上滴下。

镜头对着莱斯特的侧面。他放下照片 ,双肘撑在吧台上 ,下巴支在紧握

在一起的双手上想着什么。他的样子似乎是在祈祷。他突然显得苍老 ,显得

更加成熟 ……他微笑起来。这种微笑 ,是一种深深的、心满意足的微笑 ,似乎

突然领悟了很久以前听过的一个笑话中某句关键话语的含义。

一支枪的枪管在他脑后举了起来。

镜头对着安放在吧台另一侧的一瓶新摘的玫瑰花上。衬着后面白色瓷

砖的背景 ,玫瑰花更显出深红的色彩。隔壁房间里的电视机仍在播放着《罐

装的笑》。我们听到枪击声 ,回音似乎显得有些不真实。白色瓷砖上立刻被

喷上了鲜血 ,同样是深红的玫瑰色。《罐装的笑》还播放着。一切声音逐渐淡

出 ,画面不断增亮 ,直到银幕变成白色。我们听见急速的风声。

天空  外景  白天 (淡入)

我们在如雪般的云毯上翱翔。莱斯特在镜头下面飞入画面 ,就像超人一

样。他穿着老式的睡衣 ,套着一件方格呢法兰绒长袍 ,正如我们先前在他的

梦境中看见的那样。

莱斯特(画外音) :他们说当你死时 ,你的全部生活会在你的眼前闪现。

伯纳姆家 ―简的卧室  内景  夜

莱斯特被谋杀的当晚 ,镜头俯拍里奇和简 ,两人正拥抱在一起。听见楼

下传来的枪击声。里奇和简互相看着 ,吓了一跳。

莱斯特(画外音) :这真的不是你的全部生活 ……

伯纳姆家 ―卫生间  内景  夜

安吉拉站在镜子前 ,梳着头发。我们又听见枪声。安吉拉呆住了 ,非常

害怕。

莱斯特 :只有那些时刻显现出来 ……

伯纳姆家  外景  夜

镜头慢慢地朝莱斯特家的红色前门移动 ,大雨如注 ……凯罗琳向我们走

来 ,全身湿透 ,手里紧紧抓着她的小包。

莱斯特(画外音) :但那也不是你所期望的 ……

伯纳姆家 ―门厅  内景  夜

里奇走下楼梯 ,简跟在后面。他们在客厅没有发现什么 ,就朝厨房走去。

里奇的视点 :通过走廊 ,我们看见白色瓷砖上一滩正慢慢扩散的血泊。

走近一些 ,我们看见莱斯特没有知觉的手臂摊在地板上 ,旁边丢弃着一支点

44 迈格纳左轮手枪。

里奇大张着眼睛看着这一切 ,却并不害怕。在他后面 ,简全身发抖 ,惊恐

万分。

简 :噢 ,上帝 ……

里奇靠着莱斯特的身体跪下 ,虔诚地凝视着他脸上的表情。突然 ,一个

女人的高声尖叫划破沉默。

里奇抬头看 ―――里奇的视点 :凯罗琳湿淋淋地站在到餐室的走廊上 ,还

紧抱着她的小包。

凯罗琳(难过地) :我的厨房 ……

正在这时 ,我们又听见一声尖叫。安吉拉站到客厅的走廊上 ,双手紧紧

抱在胸前。她哭了起来。血水向迈格纳左轮手枪浸润过来。里奇拣起枪把

它放在地板的另一端。

里奇 :伙计 ,我要是拿着我的摄像机就好了。

菲茨家 ―上校的书房  内景  夜

上校走进屋子 ,身上还湿着。他带着乳胶手套 ,衣服前面还留着点点血

迹。他紧张地在他的一个枪套前走来走去 ―――枪套是打开着的 ,里面没有

枪。上校低头看着自己胸前圆领衫上的血迹 ,他脱下衣服 ,卷成一团。

莱斯特(画外音) :你记起的都是一些细枝末节 ,是你从前多少年都没有

想到过的 ……

伯纳姆家 ―主浴室  内景  夜

凯罗琳走了进来。她被吓坏了 ,依然紧抱着她的小包。她关上门加上

锁 ,拿出格劳克 19 毫米手枪塞进洗衣篮里 ,把它深深地埋在一堆脏衣服下

面。

莱斯特(画外音) :如果你都想到了这些 ……

菲茨家 ―里奇的卧室  内景  夜

上校仍然带着手套 ,拿着一只帆布包走进屋子。他把里奇的录像带塞进

包里。

莱斯特(画外音) :但是在你生命的最后一刻 ,你能以惊人的记忆想起他

们 ……

伯纳姆家 ―厨房  内景  夜

警察已经到达。简和里奇看着一个侦探带着乳胶手套拣起迈格纳左轮

手枪把它放进塑料袋。通过走廊 ,我们看见侦探弗雷曼 (我们认出这就是影

片开始时的那个警察) ,正在客厅里询问着哭泣着的安吉拉。

莱斯特(画外音) :因为他们是 ……那么美 ……

凯罗琳走了进来 ,她已经给自己抹了一层唇膏 ,开始煮咖啡。

莱斯特(画外音) : ……他们反而被忽略了 ,像一个微笑的细胞 ……

菲茨家 ―里奇的卧室  内景  夜

上校站在走廊里看着侦探正在搜查里奇的抽屉 ,发现了藏在夹层下面的

几袋大麻。

莱斯特(画外音) :对我来说 ,那是我在童子军露营时 ,躺在那儿看着流星

坠落 ……

森林  外景  夜

闪回 ,高对比度黑白段落 :11 岁的莱斯特看着天空 ,激动地指着什么。

小莱斯特的视点 :一颗亮点从令人难以置信的星空中坠落 ……

电视机屏幕画面 :当地新闻报道  夜

电视机屏幕上 ,一个本地的新闻主持人坐在一张桌子后面 ,用那种热切

而做作的方式向我们报道当地所有的新闻 ―――

新闻主持人 : ……警察已经确认 ,犯罪嫌疑人为 19 岁的理查德・安托尼・

菲茨 ,一个据称有精神疾病患病史的毒品贩 ……

警察局审讯室  内景  白天

里奇坐在一张桌子旁 ,弗雷曼和另一个侦探正在询问他。

莱斯特(画外音) :枯黄的叶子从银杏树上落了下来 ,掉在我们家的街道

上 ……

郊外的道路  外景  夜

又闪回到黑白段落 :秋天 ,银杏树的叶子飘飘悠悠地落在人行道上 ……

菲茨家 ―里奇的卧室  内景  白天

上校穿着他的晨衣 ,坐在里奇的床上 ,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他的边上 ,

是一堆超 8 毫米的录像带。在大屏幕电视机上 ,我们看见简躺在里奇的床

上。

简 : ……好像那样他就会有什么机会似的 ,真可怜 ,真该有人使他一死百

了、摆脱痛苦。

电视机上的画面 :简玩弄着自己的头发 ,若有所思。

里奇(画外音) :要我为你杀死他吗 ?

特写 ,上校看到这儿时的表情。

简(画外音) :好啊 ,你会吗 ?

里奇(画外音) :你要花钱的。

简(画外音) :从我 10 岁起 ,我就做小时工了 ,到现在我差不多有三千美

元了。

警察局 ―侦探办公室  内景  白天

与影片开始时郊外的警察局同一场景。上校弗兰克・菲茨走进来 ,带着

一只马尼拉纸信封。他走到接待办公桌前 ,桌后的警员并无多少热情地抬头

看着他。

莱斯特家 ―客厅  内景  白天

凯罗琳打开前门 ,弗雷曼侦探走了进来。他的脸上带着被折磨的表情。

莱斯特(画外音) :还有我祖母的手 ,她的皮肤就像纸 ……

郊外的房子  内景  白天

闪回的黑白画面 :特写 ,一双老年妇女的手 ,皮肤像皱纸一样正在系毛衣

上的钮扣 ……

伯纳姆家 ―简的卧室  内景 稍后

简躺在床上 ,盯着天花板。弗雷曼侦探走了进来 ,严肃地看着她。凯罗

琳在那侦探后面哭泣着。简坐了起来 ,惊恐不安。

莱斯特(画外音) :我第一次看见了我的表亲托尼崭新的蓬提亚克 ……

郊区  外景  白天

闪回到黑白画面 :一辆 1968 年产的蓬提亚克在郊外的道路上行驶。太

阳照在挡风玻璃上 ,反光亮闪闪的 ……

报摊  外景  白天

纽约一个报摊的一堆报纸中《, 华盛顿邮报》头版的特写。上面是颗粒很

粗的简在法庭受审的照片。标题是 :令人震惊的录像带 ! 简用做小时工的收

入雇人杀父 !

电视屏幕画面 :法庭  内景  白天

安吉拉站在证人席上。屏幕右下角是写有“审判”的电视节目标志。

安吉拉 :他对那些东西很迷恋 ―――比如死去的东西。不管什么时候 ,他

看见死了的东西 ,他都会用那台愚蠢的摄像机来拍摄它。他说那就是美。

高中校园  外景  白天

录像带上的画面 :一只死鸟在柏油路上躺着 ,腐烂的身躯上爬满了蚂蚁

和苍蝇。摄像机抖动着往上摇到简和盯着我们的安吉拉。

莱斯特(画外音) :我还记起安吉拉第一次向我微笑时 ,我感觉到 ……

高中体育馆  外景  夜晚

闪回到黑白画面 ―――莱斯特的视点 :那天晚上他第一次被介绍给安吉

拉 ,她看着我们 ,微笑着。

法庭  内景  白天

简和他的律师们站起来 ,听陪审团团长宣布陪审团的裁决。

陪审团团长 :我们认定被告犯有一级谋杀罪。

近景 :简已经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她的生命就这样被人剥夺了。旁听席

上 ,凯罗琳开始哭泣。列奥纳多“, 真正的房地产大王”,正安慰着她。

莱斯特(画外音) :凯罗琳 ……

游乐场  外景  白天

闪回到黑白画面 :凯罗琳坐在过山车上的一个座位上。当她推动面前的

轮子使转盘转得越来越快时 ,她尽情地笑着。

电视屏幕画面 :法庭  外景 白天

上校站在法院的台阶上 ,被一大群向他伸出麦克风的记者们包围着。芭

芭拉面带微笑 ,站在他旁边。

上校 :我在这儿支持我的儿子。他是我的儿子而且我也爱他。不管他干

了什么。

他僵硬地走开了。过了一会儿 ,芭芭拉才意识到丈夫已经离开了。

法庭  内景  白天

近景 :站在被告席上的里奇 ,平静而沉着。

另一个陪审团团长(画外音) : ……认定被告犯有一级谋杀罪。

里奇微笑着 ,眼睛一眨也不眨。

莱斯特(画外音) :还有简。

伯纳姆家  内景  夜晚

闪回到黑白画面 :七岁的简 ,在万圣节的前夜穿着一件公主服。她拿着

面具放在脸上 ,偷偷地往外看着。凯罗琳给她整理身上的衣服 ,她腼腆地朝

我们笑着 ……

罗宾・胡德小道  外景  白天

两个吉姆在莱斯特家房子前面慢跑。房子前面的草坪上插着一块牌子 ,

上面写着 ―――

待售  请联系 :

列奥纳多・凯恩/ 凯罗琳・伯纳姆

“凯恩/ 伯纳姆房地产国王和王后”房地产事务所

电话 :555 - 1957

少年监狱  内景  白天

这是一间公共休息室。警卫监视着一群青少年女孩。其中 ,简蜷缩成一

团 ,茫然地盯着虚空 ,表情麻木。

电视机屏幕画面 :加利福尼亚沙滩  外景  白天

我们正在观看一部迈尔罗斯之类的地方电视剧。安吉拉穿着比基尼装 ,

在海边波浪中向我们跑过来。在这儿打上了字幕 :

安吉拉・海耶斯  饰  朱丽叶

莱斯特(画外音) :还有凯罗琳的玫瑰 ……

伯纳姆家 ―厨房  内景  夜晚

闪回到黑白画面 :莱斯特的视点 ―――莱斯特死去的那晚 ,厨房低柜上花

瓶里新摘的玫瑰花。

菲茨家 ―密室  内景  夜晚

近景 :壁炉中的一堆火。突然 ,一张照片被扔进了火焰中 ;这是我们早先

看见过的上校和另一个军人在吉普车前的合影。照片在火焰中劈啪作响、变

成了黑色 ,化为灰烬。

上校坐在壁炉旁一张两侧有兽皮扶手的椅子里。他看上去更加苍老 ,眼

睛无神 ,就像简那样麻木。

菲茨家 ―厨房  内景  白天

芭芭拉站在一块熨衣板前 ,熨着一件白色的圆领衫。她轻轻地哼着什

么 ,极其仔细地把圆领衫折叠起来 ,放在一堆同样折叠好了的衣服上面。当

她伸手到洗衣篮中拿另外一件圆领衫的时候 ……

近景 :她的手在熨衣板上摆平一件圆领衫 ,这件圆领衫上有斑斑点点已

经干了的血迹。

芭芭拉停止了哼唱 ,她觉得有些奇怪。她盯着圆领衫看了一会儿 ,然后

看了看四周 ,打开厨房的抽屉把圆领衫塞了进去。然后她接着熨衣 ,但是不

再哼唱了。

监狱囚室  内景  白天

近景 :里奇看着我们 ,微笑着。我们听见水滴清脆而又沉重地坠落。镜

头开始向后拉开 ……

里奇(轻轻地哼唱) :不管我是错是对 ,反正都无所谓 ……

他的视点 :当水滴在水龙头下面渐渐聚集 ,镜头缓缓地推上去 ;在每一滴

水珠坠落之前 ,一束强光瞬间穿透水珠 ……随着镜头不断推进 ,时间仿佛放

慢了 ,我们看见的最后一滴水 ,是一只巨大的、通体透明的球体 ,很美 ……

里奇 :我落在何处 ,我就能站住 ;可是谁告诉我要落在何处 ……

伯纳姆家 ―客厅  内景  夜晚

闪回到黑白画面 :莱斯特的视点 ―――他死去的那天晚上 ,安吉拉的裸体

躺在长沙发上 ,她为她的童贞而尴尬。

安吉拉(耳语地) :对不起。

停车场  外景  白天

录像机上的画面 :我们看到了里奇早先给简看的一段影像 :寒冷、灰暗的

一天 ,一个空荡荡的停车场。有些东西在我们面前飘荡 ……这是一只空的、

起皱的白色塑料袋。风吹着它在我们身边打转 ,摄像机跟拍它。有时风几乎

猛烈地抽打它 ,或者 ,没有警告 ,把它送到空中 ,然后又让它优雅地飘落到地

面 ……

莱斯特(画外音) :我猜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事情使我很让人讨厌 ……但

是世界上有这么多美人 ,要不发疯是很难的。有时我感觉自己一瞬间看到了

美 ,这么多美 ―――我的心像个气球一样膨胀起来 ,快要爆炸了 ……

天空  外景  白天

莱斯特继续在云端之外飞翔 ,大笑。

莱斯特(画外音) :然后我记起要放松 ,放弃试图抓住一切的努力 ,那就像

雨水一样流过我的身体 ,我什么也感觉不到 ,但我仍然感激我这卑微愚蠢一

生中的每时每刻 ……

他上升得越来越高 ……

莱斯特(画外音) :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肯定 ……但是别担心 ……

他上升得已经看不见了。

莱斯特(画外音) :终有一天 ,你会明白的。 (淡出) (完)

上一篇:凯文・史派西奥斯卡最佳影片《美国丽人》剧本中集 下一篇:意大利经典励志《红色天空》电影剧本欣赏上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