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里克・斯威兹《欢乐城》电影剧本欣赏中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5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内景 ,冷饮店

她从洗手间回到餐桌旁。戴维始终

盯着她。

斯基普(糊里糊涂) :总之 ……我上

公民课时真想坐到你身边 ,但是 ……

珍妮弗:你想离开这儿吗 ?

斯基普: ……什么 ?

珍妮弗:你想离开这儿吗 ?你想离开

吗 ?

斯基普(迷惑不解) :但是我们去哪

儿 ?

珍妮弗(耸耸肩) : ……情人小路。

斯基普(倒吸一口冷气) :情人小路 !

能听到他们身后的车厢座里传来倒

吸冷气的声音。珍妮弗就像没听见 ―――

珍妮弗:是的 ,情人小路 ,你去吗 ?

特写。斯基普。他只是张大嘴巴盯着

她 ……珍妮弗伸手去抓他的手。

全景镜头。冷饮机。

戴维正在做圣代 ,突然透过窗户瞥

见珍妮弗领着斯基普走上人行道。她挽

着他的胳膊 ,贴着他的脸。

戴维:不 ―――!

他跃过柜台 ,冲向大门。每个人都转

身盯着他。

外景 ,冷饮店

戴维冲进停车场时 ,斯基普的车刚

刚驶上街道。戴维沿街狂奔 ,去追汽车。

戴维:你不能这么做 ,珍妮弗 !他不

存在 !你不能对一个不存在的人这么做 !

(切至)

外景 ,情人小路 ,夜晚

一个美丽的池塘 ,池边绿树成荫。前

景中是一棵茂密的垂柳。月亮在水面反

射出银光。几辆汽车停成一排 ,车里的人

们手牵着手。斯基普的折篷汽车是最末

一辆。

镜头。斯基普的汽车。

他僵硬地坐在方向盘前 ,目视前方。

珍妮弗充分利用了马海毛毛衣的弹性 ,

身体舒展 ,懒洋洋地倚靠在他身旁的座

位上。她用一种不那么像欢乐城的目光

盯着斯基普。他瞥了珍妮弗一眼 ,紧张地

咽了口口水 ―――

斯基普: ……的确很美。

珍妮弗 (盯着他) :哦 ,是的 ……迷

人。

斯基普:说实话 ,玛丽・苏 ,我没想到

你不等我们定情就想来这儿。

珍妮弗:哦 ,斯基普 ,你随时都可以

跟我定情。

她的身体微微侧了一下 ,胳膊搭在

椅背上。胸部挺了出来。

珍妮弗(喘息着) :也许是我应该跟

你定情。

他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然后又爆发

出傻笑 ―――

斯基普:噢 ,这太傻了 ,玛丽・苏 ,你

怎么跟我定情 ?

特写。斯基普。他还在傻笑 ,不过当

他转身看着玛丽・苏时 ,突然呆住了。斯

基普的眼睛睁大了 …… (切至)

外景 ,帕克家 ,夜晚

戴维冲进门廊 ,然后气喘吁吁地弯

下腰。他抓住门廊里的秋千 ,门在他身后

打开了。

乔治:巴德 ?

摄影机后位。他的“父亲”走到门廊

里。戴维喘了口气 ,挤出一丝微笑。

乔治:儿子 ,出什么事了 ?

戴维:你看到玛丽・苏了吗 ?

乔治:没有。她还在同斯基普约会

呢 ……怎么了 ?

戴维:没事 ,我 ……我只是 ……担心

她。

他父亲给了他一个会意的眼神 ,伸

手搂住他的肩 ―――

乔治:巴德 ,你妹妹已经长大了 ,她

自然要开始跟男孩约会。但她是个好女

孩 ,不会做任何让我们担心的事。

戴维看着他 ,转转眼珠。 (切至)

外景 ,情人小路 ,夜晚

粗哑的呻吟声回荡在夜空中。生涩 ,

原始而又热切。摄影机在所有汽车后面

移动 ,汽车的主人都规规矩矩地温柔地

牵着手。最后摄影机停在最末那辆折篷

汽车上 ,女孩的腿从车窗中伸出来。

摄影机推近。运动毛衣搭在车门上。

珍妮弗的毛衣甩在后

座上。汽车在摇晃。

内景 ,汽车

他们狂热地拥抱

在一起:手臂与头发交

缠着。斯基普向后仰

头 ,大口吸气。他脸上

沾着唇膏 ,眼神狂野。

他绝望地攀住方向盘 ,既激情澎湃 ,又惴

惴不安 ―――

斯基普(惊慌失措) : ……我想我现

在最好回家去 ,玛丽・苏 ……

她扯着他的衬衫 ,膝盖顶着仪表板。

珍妮弗(气喘吁吁) : ……为什么 ?

斯基普(越发惶惑) :我想 ……我可

能生病了 ……

他大惑不解地瞥向两腿之间 ―――

斯基普(低语) :我起了变化。

珍妮弗(微笑) :就应该有变化 ,斯基

普。

斯基普:是吗 ?

珍妮弗:是的 ……相信我 ……

他看着她 ,彻底糊涂了。她向后仰 ,

出画 …… (切至)

外景 ,帕克家 ,夜晚

一盏灯照亮了厨房窗口。

贝蒂(画外) :还想要些小甜饼吗 ?

内景 ,厨房

戴维坐在厨房桌旁 ,一副想呕吐的

表情。桌上有三个空的牛奶瓶 ,还撒满了

饼屑。81

戴维(恶心地) :哦 ,不 ……我饱了。

贝蒂:那么来点儿糖稀米饼怎么样 ?

戴维:我饱了。

身后传来敲门声。戴维跳起来。

贝蒂:会是谁呢 ?

摄影机跟随戴维。

外景 ,门廊

他抢在“父母”前面穿过门厅。戴维

打开前门 ,发现是约翰逊先生站在门廊

里。

戴维:哦 ,你好。

约翰逊先生:你好。你匆匆忙忙地走

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事。

戴维:哦 ,没事。对不起。我很好。只

是 ……不得不早点回家。

约翰逊先生凑近戴维 ,仿佛要说悄

悄话。

约翰逊先生:巴德 ……

戴维:呃 ……

约翰逊先生:你知道打烊时我们该

怎么做:我关上收银机 ,然后你放下百叶

窗 ,然后我关灯 ,然后我们一起锁门。

戴维:是的 ……

约翰逊先生(骄傲地) :这次你不在 ,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约翰逊先生脸上有一种“男人气十

足的骄傲”表情。他放平肩膀 ,挺起胸膛。

眼睛突然焕发了神采 ―――

约翰逊先生:不仅如此 ,我甚至没有

按照顺序做。我首先放下百叶窗 ,然后关

上收银机 ……(稍顿) 哦 ,你好 ,贝蒂。

内景 ,门厅

反打镜头。贝蒂站在门厅里注视着

他 ―――

贝蒂:你好 ,比尔。

他们都没有多说一个字 ,不过也没

有必要再说什么。戴维惶恐不安地看到 ,

他妈妈紧盯着约翰逊先生和他那新发现

的男子汉气概。

戴维 (立即开口) :哦 ,谢谢你来看

我。我 ……我真的很感激。

约翰逊先生继续凝视 ……

内景 ,汽车

特写。珍妮弗。她甜蜜地看着(画外

的) 驾驶座 ―――

珍妮弗:噢 ,谢谢 ,斯基普。我真的很

开心。

拍摄角度。斯基普 ,汽车的另一侧。

他坐在方向盘后面 ,彻底昏了头。他

瞠目结舌地盯着珍妮弗 ,仿佛被高压电

击中了 ―――

斯基普: ……我也是。

她凑过去吻他的面颊 ……然后温柔

地轻咬他的耳垂 ,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

笑。斯基普也报以微笑。

外景 ,汽车

她下了车 ,关上车门。珍妮弗沿着人

行道走过来 ,向约翰逊先生点点头。

珍妮弗 (甜蜜地) :你好 ,约翰逊先

生。

约翰逊先生:哦 ,你好 ,玛丽・苏。

她满面春风地走上门廊。戴维抓住

她的胳膊。

外景 ,门廊

戴维(急切地耳语) :你对他做了什

么 ?

珍妮弗(一脸无辜) :什么也没做。

内景 ,帕克家

她登上楼梯。戴维跟着她。摄影机跟

着他们俩。

戴维:你说“什么也没做”是什么意

思 ?不会“什么也没做”,而是 ……

她走到楼梯顶 ,转身看着他 ―――

珍妮弗:放松点儿“, 巴德”。我们的

约会很愉快。(假装打哈欠) ……现在我

真的累了 ,明天还得早早起床上学呢。

(对哥哥不怀好意地一笑) 。晚安。

她把门在他面前轻轻关上。戴维瞪

着面前的灰色木板。

外景 ,榆树街 ,夜晚

斯基普把车停在十字路口 ,依然是

一副神魂颠倒的表情。汽车在红灯前隆

隆地停了几分钟 ,斯基普向右侧瞥了一

眼。

特写。斯基普。神魂颠倒的表情变成

了彻头彻尾的惊讶。

斯基普的视角。玫瑰。在灰色的尖桩

木篱笆前 ,衬着黑白的街道和黑白的社

区 ,一朵红玫瑰正在怒放。

特写。报童。早上

他伸手到篮子里取报纸 ,然后向左

扔一份 ,又向右扔一份。摄影机后拉 ,镜

头中显出整条大街。这是一个阳光普照

的美丽清晨。

内景 ,帕克家的起居室 ,早上

戴维坐在电视机前 ,偷偷地换频道。

他疯狂地转动调频盘。电视修理工连影

子都没有。只有一个天气预报员。

贝蒂(画外) :巴德 ,早上七点半了。

你在看电视吗 ?

他睡眼 地对她笑了笑 ,叹了口

气 …… (切至)

内景 ,学校体育馆 ,白天

跟上次同样的格局。每个人都穿着

“欢乐城之狮”球衫、白色球裤和黑球袜。

戴维昏头昏脑地进了体育馆。他睡眠不

足。

摄影机推近。他抬头看去 ,停住脚

步。戴维歪着头 ,盯着体育馆另一端。

他的视角。斯基普和其他男孩。

他们在远处围成一圈 ,每个人都用

胳膊夹着篮球。斯基普站在中央 ,正指手

画脚地讲得起劲 ,吸引了他们的全部注

意力。

摄影机后拉。把戴维纳入画面中。

戴维(轻声地) :哦 ,不 ……

斯基普继续讲他的故事。同伴们张

大嘴巴盯着他。教练吹响了哨子 ―――

教练:来吧 ,伙计们。开始训练。下周

就有重要比赛了。

挤在一起的人群散开了 ,他们走向

篮板。同时投出十个球 ,但是连一个入网

的都没有。几个球从边上弹出 ,两三个砸

到了篮板上 ,一个撞到了体育馆的墙上。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戴维:哦 ,我的上帝 …… (切至)

内景 ,学校走廊 ,白天

戴维与妹妹面对面站在一起 ,正在

谈话 ―――

戴维:你不能这么做 ,珍妮弗。我警

告过你。

珍妮弗:有什么了不起的。哦 ,好吧。

他们好像打不好篮球了。简直是 ―――哦

上帝 ,真是个悲剧。

戴维:你不明白。你把他们的世界弄

得一团糟。

珍妮弗:哦 ,也许它正需要弄糟。这

个问题 ―――你没想过吗 ?(稍顿) 你知道 ,

他们不想这样 ,只是此前没人来帮助他

们。

佩吉・珍(从旁经过) :玛丽・苏 ,你好

吗 ?

珍妮弗:酷。佩吉・珍 ,你好吗 ?

佩吉・珍(像是鹦鹉学舌) :酷。

珍妮弗对她微笑。

戴维:你没有权力这么做。

珍妮弗:如果我不做 ,那由谁来做 ?

戴维:他们这样很快乐。

珍妮弗:戴维 ,没人穿着宽摆裙和毛

衣还快乐。(稍顿) 你喜欢这一切 ,是吗 ?

他微微瑟缩了一下。

珍妮弗(继续) :我是说 ,你不认为这

事很愚蠢很滑稽或 ……你是真的喜欢。

(打个寒战) 哦 ,上帝 !我现在真觉得做你

妹妹毛骨悚然。

戴维:我只不过认为我们有权力 ……

珍妮弗:戴维 ,我告诉你 ,这些人不

愿意显得古怪可笑。他们希望有“吸引

力”。他们有很多潜质。他们只不过是缺

乏见识。

戴维:他们没有这种潜质。

珍妮弗:哦 ―――喂 ?你想不想看看 ?

珍妮弗示意他看她身后一对正在亲

密谈话的男孩和女孩。女孩(丽莎・安) 穿

着短袜 ,男孩(汤米) 穿着运动衣 ,但是谈

话却别有深意。他们窃窃私语 ―――脸都

快贴到一起了。

女孩几乎立刻害羞起来 ,目光瞥向

别处 。她嚼着口香糖 ,吹出了一个大泡

泡 ,但是泡泡在灰色的背景下呈现出娇

艳的粉红色。

汤米:哇噢 ,这是哪种口香糖 ?

特写。戴维和珍妮弗。

他惊讶地看着她把泡泡吸回嘴里。

珍妮弗甩了甩头发。

珍妮弗:我得走了。我要去旗杆那里

跟斯基普会面。

外景 ,情人小路 ,夜晚

跟上次的镜头一模一样。摄影机开

始在车后缓慢横移 ,只不过这一次所有

的车都在晃动。许多胳膊和腿或者衣物

搭在敞开的车窗上。

愉快的呻吟声在情人小路上小品剧本飘荡。

小理查《什果冰》的(下流的) 原唱版本响

起 ―――

小理查(画外) “: 找一个女孩 ―――她

的名字是苏。她知道该做什么 ……”

内景 ,医生的诊所 ,白天(音乐继续)

20世纪50年代典型的家庭医疗诊

所 ,就像从诺曼・洛克威尔的画中搬出来

的。桌子上放着一瓶压舌板 ,旁边是一罐

棒棒糖。亨德森医生正在给丽莎・安(玛

丽・苏最好的朋友) 检查身体。丽莎・安的

妈妈坐在她身旁。

亨德森医生:让我再看一看。

丽莎・安张开嘴巴 ,伸出一条鲜艳的

红舌头。画面中的其他一切都是黑白的 ,

但她的舌头闪着光泽。

亨德森医生(检查) :哦 ……我觉得

没什么可担心的。少吃油腻食物和巧克

力 ,这类东西。(旁白 ,对她妈妈) 可能会

自行消失的。

外景 ,情人小路 ,夜晚(音乐继续)

甚至小路也在摇晃。更多的车在湖

边排成一排。

内景 ,帕克家的起居室(音乐继续)

《什果冰》的歌声依然在回响。戴维

疯狂地换频道 ,寻找电视修理工。只有一

些当地的节目。他摇摇头 ……

内景 ,学校体育馆(音乐继续)

下半场“。欢乐城之狮”篮球队输掉

了比赛。记分牌上显示:84比16。

内景 ,帕克家的起居室(音乐继续)

戴维检查电视机的背面 ……

内景 ,家具店(音乐继续)

一大群顾客围成一圈 ,盯着展示间

里的东西 ,仿佛它是电影《2001年:太空

漫游》中的黑色石柱。他们看上去迷惑不

解 ,但又仿佛心驰神往。摄影机推近 ,显

示出:一张双人床 ……

内景 ,帕克家的起居室(音乐继续)

戴维坐在地板上 ,带着听天由命的

神情看着电视里的护发品广告 ……

小理查(画外) “: ……哦喔噢 ―――哦

噢砰。”

外景 ,冷饮店 ,夜晚

摄影机镜头跟随戴维。他系着围裙 ,

戴着纸帽去上班 ,但他显然惴惴不安。戴

维停住脚步 ,盯着一辆鲜艳的绿色汽车。

汽车停在餐馆前门。他摇摇头。

内景 ,冷饮店

这个地方已经面目全非。几天前欢

乐宜人的气氛已经变得有几分危险了。

运动毛衣被皮夹克所取代。帕特・布恩和

约翰尼・马蒂斯让位于真正的摇滚乐。空

气中渗入了詹姆斯・迪恩和马龙・白兰度

的影响。有人在播放在唱片反面灌制的

那些不太出名的歌曲。

拍摄角度。戴维。他走进冷饮店 ,调

整了一下纸帽。一对年轻人正在门口亲

热 ―――拥抱 ,接吻。他们分开时 ,戴维看

到女孩的脸颊上泛起红晕。他盯着她看 ,

她的面颊很快恢复了原来的颜色。戴维

摇摇头。

摄影机跟随着他。他走向柜台 ,抓起

铅笔和拍纸簿。店堂里的许多器具已经

变成了彩色的:自动唱机 ……可乐瓶上

的商标 ……人造革凳子 ……戴维穿过通

道。他妹妹的手臂伸出来 ,拦住了他。

戴维的视角。车厢座。珍妮弗坐在里

面 ,搂着斯基普 ,正在吃冰淇淋圣代。

珍妮弗(坏笑) :我们要两个奶酪汉

堡和樱桃可乐。

她把鲜红的樱桃放进嘴里 ,一脸嘲

笑的神情。

戴维(简洁地) :就来。

他穿过柜台 ,把点餐单贴好。

戴维:两个奶酪汉堡 ,两个樱桃可

乐。

没有回答。戴维看看厨房里 ―――

他的视角。里面没人。戴维又看看收

银机。约翰逊先生正待在那儿 ,两眼瞪着

空中。

约翰逊先生:没有奶酪汉堡。

戴维:瞧 ,我认为我们已经谈过 ,我

认为我们说 ……

约翰逊先生(耸耸肩) :那又怎么样 ,

巴德 ?

约翰逊先生看着他 ,眼神怪异而空

洞。戴维抓着他的胳膊 ,把他从柜台上扯

下来 ,拉进后面的储藏室。

内景 ,储藏室

戴维把他们身后的门关上。

戴维:你要说什么 ?

约翰逊先生:我看不出这样做意义

何在。

戴维:你做汉堡 !这就是意义 !

约翰逊先生:不 ,我知道 ……我知

道 ,我做 ……(稍顿 ,抬起头来) 但总是这

样 ,你知道吗 ?烤面包 ,煎肉片 ,热奶 ……

千篇一律 ,一成不变 ……

戴维:听我说 ……

约翰逊先生(恍若不闻) :有些夜晚 ,

比如我自己打烊。这就不一样了 ……

戴维:忘了这事吧 !

约翰逊先生:哦 ……好的 ……但我

真的喜欢这样。

戴维(深呼吸) :瞧 ,你不一定总喜欢

你要做的事。有时候你做事只是因为这

是你的工作。即使你不喜欢 ,你也必须

做。

约翰逊先生:为什么 ?

戴维(怒气冲冲) :因为这样他们就

能有汉堡吃 !

连戴维自己都觉得这话听起来太蠢

了。他摇摇头。

约翰逊先生(推心置腹地) :你知道

我真正喜欢什么吗 ?

戴维(小心翼翼地) : ……什么 ?

约翰逊先生:圣诞节。

戴维转转眼珠。约翰逊先生凑近他 ,

开始说悄悄话。

约翰逊先生:每年一到12月3号 ,我

就开始在橱窗上画圣诞装饰。每年 ,我都

画不同的画 ……(稍顿) 今年是北极 ,明

年是圣诞老人的工作间。我拿给你看。

他从桌子后面取出一个相册 ,给戴

维打开。

戴维(震惊) :噢 ……真好看 ……

约翰逊先生:谢谢。(继续) 但是今天

早上我想起这件事 ,意识到我全年都在

期盼圣诞节。然后我就想:“唉 ,这太傻

了。为了这一刻要等这么久。”你不觉得

吗 ?

戴维无言地看着他。

约翰逊先生:你不觉得吗 ?

戴维:我觉得你应该别再想这件事。

约翰逊先生:真的吗 ?

戴维:是的。

约翰逊先生:哦 ,好吧。我试试看。

(切至)

内景 ,理发店 ,白天

理发店的色柱旋出三道灰白相间的

图形。几个男人聚在格斯理发店前面的

两张椅子上。这儿不仅是理发店 ,也是欢

乐城所有男人的堡垒。

格斯:他们以前输过吗 ?

乔治:篮球 ?他们当然没输过。

格斯:只是“不在状态上”。就是这个

原因。

他们交头接耳 ―――

拉尔夫:也许正因为如此 ,才有句话

叫“没有常胜将军”。

格斯:对 ,说得好 ,拉尔夫 ,的确有这

句话。

鲍伯(画外) :但他们是常胜将军。他

们一直是常胜将军。

反打镜头。门口。杂货店主人兼雪佛

兰汽车经销商兼超市老板“, 大鲍伯”・麦

吉 ,站在门口。他盛气凌人 ,平头剃得像

剃刀一样锐利。

伯特:噢 ,市长先生 ,这儿 ,请过来。

伯特从椅子上站起身。鲍伯走过来。

鲍伯:别傻了 ,伯特。我怎么能占你

的位子呢 ?(坐到伯特的位子上) 我想知

道的是:如果他们以前没有输过 ,而且没

有平局 ,这是不是“常胜将军”?

伯特:哦 ,是的。这就是“常胜将军”。

当然是。

男人们频频颔首 ,低声咕哝着表示

赞同 …… (切至)

内景 ,帕克家的厨房 ,白天

女人的桥牌俱乐部又聚在帕克家的

厨房里 ,每周三下午均如此。四个女人坐

在桌前 ,每人手边都有一碗好吃的零食。

贝蒂坐在玛吉・詹金斯旁边。玛吉就是带

女儿去看医生的那位妈妈。

玛吉(洗牌) : ……他说如果不吃煎

炸食品和糖果的话 ,会自行消退的 ……

可现在蔓延到她嘴唇了。哦 ,真不明白是

怎么回事。

玛丽(另一个女人) :你是说仅仅是

“红”?

玛吉:喔 ―――你知道 ……真正的红

色。

玛丽: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就像

停在比尔・约翰逊店前的那辆车。那天我

路过 ,这车看上去是绿的 ……真正的绿

色。

贝蒂抬头看了一眼 ,然后去拿零食。

玛吉(压低声音) :你最近见他了吗 ?

这个人似乎跟以往有点儿不一样了。那

天我在街对面修缝纫机 ,他坐在冷饮店

的窗口 ,盯着半空中。什么都没有看 ,就

那么盯着。

玛丽:这太奇怪了。

贝蒂伸手去拿牌。她把牌在面前展

开 ,眼睛突然睁大了。

她的视角。拿桥牌的手。

牌的花色全是心形 ,而且全是鲜艳

的红色。看上去像是一把情人节贺卡。

特写。贝蒂。她飞快地把牌扣在桌子

上 ,急促地吸了一口气 ,停了一两秒 ,然

后把牌拿起来 ,又看了一眼 ……

玛吉:该你了 ,贝蒂。 (切至)

外景 ,帕克家 ,黄昏

画外传来电视的声音 ,一盏温暖的

灯光照耀着室内。

内景 ,厨房 ,黄昏

珍妮弗和贝蒂站在水池前洗碗碟。

贝蒂清洗 ,珍妮弗擦干。一眼就能看出谁

干得更得心应手。珍妮弗把盘子放到碗

架上 ,检查自己折断的指甲。

贝蒂:玛丽・苏 ?

珍妮弗:哦 ?

贝蒂犹豫了一下。冲洗饭锅。

贝蒂: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

珍妮弗:当然。

贝蒂又迟疑良久。

贝蒂:在情人小路发生了什么事 ?

珍妮弗(转头看着她) :你是什么意

思 ?

贝蒂:哦 ,我也听说了近来发生的这

些事。你知道 ―――孩子们在那里待这么

久 ……(她看着珍妮弗) 是牵手吗 ?或者

类似的事 ?

珍妮弗:是的 ……(稍顿) 这个 ―――

还有 ……

她欲言又止。

贝蒂:什么 ?

珍妮弗:这无关紧要。

贝蒂:不。我想知道。

珍妮弗(朝起居室瞥了一眼 ,压低声

音) :呃 ……是性。

贝蒂:啊。

贝蒂点点头 ,她从珍妮弗的语气中

领会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 ,却并不懂得

其中的含义。她又开始洗碗碟了 ,然后停

下来。

贝蒂(继续) :什么是性 ?

珍妮弗大吃一惊 ,转头看着她。贝蒂

一脸的茫然与好奇。珍妮弗举棋不定。

珍妮弗:你确定自己想知道 ?

贝蒂:是的。

珍妮弗:好吧。

她走过去把厨房门关上。起居室里

电视的声音消失了。珍妮弗回到厨房操

作台边 ,转身看着贝蒂 ―――

珍妮弗 (继续) :你知道 ,妈妈 ……

(声音低柔 ,善解人意) 当两个人彼此深

爱时 ……

贝蒂凝视着她 ,点头 …… (化入)

外景 ,帕克家 ,时间流逝 ―――从黄昏

到夜晚

电视图像在窗户里闪动。

内景 ,厨房 ,晚些时候

摄影机镜头摇过厨房桌子 ,上面是

满满一瓶牛奶和一些根本没人碰过的甜

饼。最后镜头停在珍妮弗身上。她盯着桌

子对面 ,神情关切 ―――

珍妮弗:你没事吧 ?

反打镜头。贝蒂。

她点点头 ―――心乱如麻 ,但是“没

事”。贝蒂久久地盯着装有巧克力甜饼的

盘子 ,仿佛身在远方。

贝蒂:是的 ……(轻声) 只是 ……

珍妮弗(温柔地) :什么 ?

贝蒂:哦 ……(抬起头) ……你父亲

从来不做这种事情。

珍妮弗咬着嘴唇 ,斟酌着自己接下

来要说的那句话 ……

珍妮弗:哦 ,呃 (耳语 ,女人对女人

的) 妈妈 ……不用“爸爸”,你自己也可以

“享受”。

镜头。贝蒂。她看着桌子对面 ,神情

困惑。 (切至)

内景 ,帕克家的卧室 ,夜晚

乔治从衣柜走向摆在房间中央的两

张单人床。他穿着长袖睡衣 ,纽扣一直扣

到脖子上。乔治把自己那杯热牛奶放到

床头柜上 ,爬上自己的单人床。床的宽度

仅够他容身 ,还需要一些技巧才能够不

掉下来。

乔治:甜心 ?你上床睡觉吗 ?

没有回答。

乔治:贝蒂 ?

内景 ,浴室

她身穿浴衣站在浴缸前 ,盯着浴缸。

她的浴衣同样系到领口。

贝蒂(高声) :是的 ……我只是想先

洗个澡。

摄影机推近。贝蒂。她盯着浴缸紧张

地咽了口口水 ―――然后打开水龙头放

水。听到水声隆隆 ,贝蒂的心跳有点加快

了。

摄影机推近 ……贝蒂伸手解开浴衣

顶端的丝带。她甩掉浴衣 ,让它滑落到地

板上 ,赤身站在浴室中央。贝蒂朝镜子瞥

了一眼 ,然后迅速移开目光。她深吸了一

口气 ,走进浴缸。

摄影机推近。贝蒂的面庞 ……

贝蒂滑进温水中 ,呼吸着水蒸气 ,闭

上眼睛。她拖延了几秒钟 ,然后又往水里

沉了沉。贝蒂睁开眼 ,却是半睁半闭。脸

上有了笑影。

大特写。贝蒂的面庞。

她再次闭上双眼 ,温柔地咬住下唇。

流水继续轰鸣 ,她弓起背。贝蒂的呼吸似

乎急促了。她再次睁大双眼。

她的视角。浴室。与此同时 ,周围的

一切开始从黑白转为彩色。窗外的一只

小鸟变成了红胸旅鸫。浴缸瓷砖变成了

紫色。绿色的毛巾 ……粉色的浴袍 ……

浅蓝色的内衣搭在椅子上 ……

特写。贝蒂的面庞。她惊讶地看着这

一切。世界变得五彩缤纷。她的额头冒出

了汗珠。水声在背景中轰鸣 ,但透过水

声 ,我们可以听到微弱的低声呻吟。她的

目光扫视房间各处。她的呼吸加快了:更

快了 ……更重 ……更急促 ……突然 ……

外景 ,榆树街 ,夜晚

街上那棵巨大的榆树突然冒出火

苗。火舌喷向天空 ,滚滚浓烟在空气中蔓

延。明亮的橙色火焰照亮了夜空。

内景 ,帕克家的起居室 ,夜晚

戴维正盯着电视机 ,突然注意到了

这奇怪的橙色光芒。他向后瞥了一眼 ,在

起居室的窗户外面 ……

戴维:哦 ,上帝 !

外景 ,榆树街 ,夜晚

戴维冲出前门 ,冲向人行道。一小群

人已经聚集在火焰跟前(他们看上去毫

无惧色 ―――只是有几分惊讶) 。街道仍然

是黑白的 ,但沐浴在一种奇怪的橙色光

芒中。火势愈来愈猛 ……

戴维:基督啊 ……

摄影机跟随着戴维。他用最快地速

度冲过街区 ,转弯跑上大街。人群依然在

观望。

外景 ,消防站

他冲进这栋建筑的前门 ,放声大叫。

戴维:失火了 !失火了 !

内景 ,消防站

一楼完全没有生命的迹象。戴维冲

上楼梯 ,直扑他们在二楼的宿舍。

内景 ,宿舍

戴维冲进前门时 ,所有消防员正在

玩牌。他们能够听到他的喊声从楼下传

来。

戴维 (闯进来) : 失火了 ……失火

了 ……

他们依然一动不动 ,只是待在铺位

上困惑地看着他。

戴维(稍顿一下) :猫 ! !!

他们立刻跳起来 ,抓起头盔和油布

工作服 ,冲向宿舍外的楼梯平台 ,抱着柱

子滑向地面 ……

外景 ,大街 ,夜晚

消防车尖叫着从街道另一头冲向那

栋房子。戴维坐在卡车车头里 ,就在高速

开车的消防队长身边。

戴维:就在那里 !

消防车尖叫着急刹车。消防员东张

西望。

消防员:猫在哪儿呢 ?

戴维瞧了他一眼 ,又看看烈焰。他摇

摇头 ,从卡车上跳下来。

摄影机跟随戴维。他跑到车后面。其

他消防员正站在那里 ,同样如堕五里雾

中。戴维抓起水龙 ,开始从车上往下拉。

戴维:喂 !抓住喷嘴。

消防员:可是猫在哪儿呢 ?

戴维:抓住喷嘴 !

他拉出十五英尺长的水龙 ,然后抓

着消防员 ,把他拉到路边。戴维把水龙递

给他 ,然后打开开关 ,喷出粗大的水柱。

消防员:哇噢 !(稍顿) 它们是干这个

用的。

他的脸上绽放出微笑 ―――就像一个

人突然发现了生活的意义。他浇灭火焰

时 ,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戴维则跑去拿

另一个水龙 ……

鲍伯(画外 ,淡入) “: 为了表彰你的

英勇行为 ……” (叠化)

外景 ,市政厅 ,白天

戴维站在主席台上 ,接受大鲍伯・麦

吉(此人在理发店露过面) 的嘉奖。他举

起一块闪闪发光的大奖章向公众展示 ,

“巴德”全家在后景中笑逐颜开。

鲍伯: ……为了表示欢乐城市民的

深切谢意 ……

摄影机后拉。人们聚集在市政厅的

台阶前。空中飘着无数气球和彩旗。

鲍伯(继续) : ……我很高兴地授予

你这项来自“欢乐城商会”的特殊奖品。

他把奖章授予戴维 ,全城爆发出掌

声。 (切至)

外景 ,大街 ,晚些时候

戴维离开市政厅 ,边走边低头细看

脖子上的金奖章。他用袖子擦去上面的

一点污迹。这时 ,一个女孩走向他 ―――

女孩的声音:你好 ,巴德 ……

摄影机后拉。她是玛格丽特・安妮・

亨德森 ,全校最美丽的女孩 ,也是最受欢

迎的女孩之一。玛格丽特穿着啦啦队员

的队服。队服衬托出这位20世纪50年代

美女的身材。不过 ,她看起来仿佛是个天

真烂漫的小女孩。

玛格丽特:真是太棒了 ……

戴维:哦 ,谢谢你 ,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嫣然一笑) :我给你烤了

点燕麦甜饼。

戴维(依稀记起某一集的情节) :哦 ,

不 ……你是给怀特伊烤的。

玛格丽特:不。我是给你烤的。

戴维:不 ,你是给怀特伊烤的。

玛格丽特:不 ,我是给你烤的。

戴维:不 ,你是给怀特伊 ……

玛格丽特(低声咕哝) :不 ,我是给你

烤的。

玛格丽特抓住他的胳膊 ,依偎在他

身上。她的胸部压在他的胸口上。她的双

唇离他只有几英寸远。

戴维:喔 ……谢谢。

戴维能够闻到她湿热的呼吸和新烤

出来的小甜饼混合的奇怪味道。他与她

对视了片刻 ,无法言语。玛格丽特给了他

一个不那么欢乐城的微笑。

玛格丽特:再见。

她转身走向街道拐角。戴维目瞪口

呆地看着她。 (切至)

外景 ,冷饮店 ,白天

戴维系着围裙 ,戴着纸帽来上班。巴

迪・霍利的音乐让位于“时髦的”50年代

爵士乐。戴夫・布鲁贝克的歌声从冷饮店

里传出来。戴维停住脚步 ,看着门口。那

对亲热的恋人又在那儿卿卿我我了。不

过 ,这一次 ,他们分开时 ,色彩没有消退 ,

依然明艳而饱满。戴维咬了一口甜饼 ,走

进冷饮店。

内景 ,冷饮店

这个地方更加“不成体统”了。布鲁

贝克的《五拍》在背景中响起 ,几个常客

正在车厢座里“热烈地”讨论。

店门口。戴维走进店里 ,停住脚步。

桌子上有几个咖啡杯。珍妮弗站起身 ,向

他走过来。

珍妮弗:奖章很漂亮。

戴维(轻声) :谢谢。

珍妮弗“: 瞧 ,我知道事情有点失去

控制了 ……

戴维:还好。

他瞥了一眼旁边的车厢座 ,所有的

孩子都注视着他 ,带着奇怪的敬畏表情。

戴维:出什么事了 ?

珍妮弗(压低声音) :喔 ……他们想

问你一个问题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 ……

戴维:当然可以。

他走到车厢座边 ,斯基普和另外两

个男孩紧盯着他。仿佛是猫王进了这栋

房子。

戴维:你们好吗 ?

男孩们:很棒 ……

戴维:想问什么问题 ?

他们还是盯着他看。然后彼此交换

眼神 ,仿佛在分享什么秘密。最后 ……

汤米:你是怎么知道火这种东西的 ?

戴维:什么 ?

汤米:你是怎么知道如何灭火之类

的事情的 ?

戴维迟疑不决 ,斟酌着要说的话。

戴维:哦 ,是这样 ……在我以前住的

地方 ,消防员就是这么灭火的。

店内的孩子们一阵窃窃私语。汤米

向前凑过来。

汤米:那是哪里 ?

戴维(措辞谨慎) :呃 ……欢乐城外

面。

这话在孩子们中间又引起一阵交头

接耳 ,他们声音更高了。就像电流。他们

激动地交换着眼神。然后又安静下来。

汤米:欢乐城外面是什么 ?

戴维:瞧 ,这无关紧要。完全不重要。

汤米:欢乐城外面是什么 ?

戴维欲言又止 ,打量着周围急切地

聆听每一个字的孩子们。

戴维:这真的无关紧要。

玛格丽特:欢乐城外面是什么 ?

反打镜头。店门口。玛格丽特・亨德

森(做甜饼的女孩) 站在门口 ,注视着戴

维。她跟其他人一样心潮澎湃地聆听他

的话。

她在十英尺之外 ,却似乎能够触动

他。

戴维(缓慢地) :呃 ……好吧 ……有

些地方道路不是绕圈的。有些地方的道

路会一直延伸。

激动的笑声。他们身体向前倾。

玛格丽特(这对她是个全然陌生的

概念) :一直延伸 ……

戴维:哦 ,是的 ―――一直延伸。无论

道路 ……河流 ……

威尔(从后排发问) :就像“浩瀚的密

西西比”……

戴维: ……什么 ?

威尔挤上前来 ,递给他一本书。这个

男孩的颜色丰富而鲜明。封面是《哈克贝

利・芬恩历险记》。戴维打开第一页。上面

印有文字 ,还有彩色插图 ……

威尔(引用) “: 一条土黄色的大河 ,

一直延伸到天际。”

戴维(转身看着珍妮弗) :我以为书

都是空白的。

威尔:以前是。

戴维看着珍妮弗。

珍妮弗 (连珠炮似的) :好吧 ,是这

样 ―――这不是我的错。他们问我这书写

的是什么故事 ,我不记得了 ,因为我们是

十年级时读的。但是我把我记得的部分

给他们讲了 ,然后书页上就有字了。

戴维:书页上有字了 ?

珍妮弗:不过只到了乘木筏那一节 ,

因为我没有再往下读。

戴维飞快地翻动书页 ,确实只第一

章有字。此后的书页是空白的。

汤米:你知道故事的结局吗 ?

戴维(犹豫不决) :呃 ,是的 ……我知

道。

玛格丽特(屏住呼吸) :那么故事的

结局是怎样的 ?

她凑得更近了 ,离他只有几英尺远 ,

凝视着他。冷饮店里寂静无声。

戴维: 呃 ―――瞧 ……他 们 都 逃 跑

了 ―――哈克和那个奴隶 ……然后 ……他

们溯流而上 ……但是 ―――当他们努力争

取自由时 ……实际上已经自由了 ……

插入。书。

戴维低下头 ,看到手里本来空白的

书页不再是空白的了。一排排崭新的字

迹呈现在他面前。他翻到书的背面 ,是一

幅彩色插图。

镜头。戴维。

戴维(轻声地) :哦 ,上帝。

威尔:哇噻。

佩吉・珍:你知道这一本吗 ?

戴维:哦 ,是的 ……很好看。(切至)

外景 ,欢乐城公共图书馆 ,白天

摄影机镜头从公共图书馆的标牌下

摇至前门。等着借书的孩子们排起了长

队 ,队伍一直延伸到人行道上 ……

超广角镜头。图书馆。从街对面看过

去。理发店的几个男人倚靠在旋转的三

色灯柱旁的墙上。他们目睹了这一奇观。

年轻人一个接一个怀里抱满书走出来。

格斯:看看他们 ,伯特。到处蔓延。看

看她书上的那些色彩。

伯特(倒吸一口冷气) :看看她毛衣

的色彩。(稍顿) 我是说 ,整天去湖边是一

回事。可是现在他们去图书馆了。我是说

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事 ?

鲍伯:应该去吃冰淇淋冷饮。他们应

该去那儿。

这时 ,丽莎・安 ,那个有着红色舌头

的女孩 ,抱着好几本书从他们身旁走过。

她穿着格子裙 ,紧身的安哥拉羊毛衫。润

泽娇艳的红唇。亮闪闪的蓝眼睛。经过理

发店时 ,她向这些男人微笑致意 ,他们的

眼珠都要掉出来了。他们的目光追随着

她走过街区。

伯特(倒吸一口冷气 ,软弱无力地) :

你说得对 ,鲍伯 ……应该有人出面做点

什么。(看着她的背影消失) ……要快。

大鲍伯瞥了他一眼 ,点点头。

摄影机后拉。街区另一端 ,戴维站在

市政厅的阴影里 ,看着拿书的男孩走过 ,

他们小心翼翼地捧着书 ,仿佛那是新发

现的珍宝 …… (切至)

内景 ,帕克家的起屋室 ,夜晚

乔治坐在安乐椅边上。咖啡桌对面

是大鲍伯。即使坐了下来 ,这人也同样引

人注目。他除了拥有超市、汽车经销权、

杂货店、加油站之外 ,还拥有乔治供职的

保险公司。乔治出的汗把领子都浸湿了。

乔治:想来点儿零食吗 ?

鲍伯:哦 ,不 ,谢谢 ……

乔治:贝蒂正在做菠萝烤肉串 ……

鲍伯:不用 ―――谢谢。

乔治点点头。鲍伯啜了一口马提尼

酒 ,身体向前倾 ―――

鲍伯(继续) :乔治 ,你可能在想我今

天为什么登门造访 ……

乔治耸耸肩 ―――然后点点头 ―――然

后耸耸肩 ……

鲍伯(继续) :我确信你跟我们一样

也注意到了一些事情 ―――城里正在发生

变化。(稍顿) 你知道我说“变化”是什么

意思吗 ?

乔治“: 变化”。

鲍伯(点点头) :“变化”。(又喝了一

口马提尼酒) 并不仅仅是火灾之类的大

事 ,而是小事。(稍顿) 你听说比尔・米勒

的事情了吧 ?

乔治(关切地) :没有。什么事 ?

鲍伯:他妻子想让他买一张那种新

床。

乔治:那种 ……新床 ?

鲍伯点点头。

乔治(继续) :哦 ,上帝啊。那他该怎

么办 ?

鲍伯:我真的不知道。到处都是这

样 ,乔治。比尔・安德森那个在超市工作

的儿子甩手不干了。

乔治:你说的甩手不干是什么意思 ?

鲍伯:顾客正在买东西的时候 ,他忽

然解下围裙。说他“觉得”不愿意干了。顾

客买的东西撒了一柜台。他们花了三个

小时才收拾好。

乔治:哎呀。

鲍伯:每个人都喜欢你 ,乔治。

乔治:哦 ……

鲍伯:是的 ,他们的确喜欢你。这并

不因为你是个保龄球好手 ……他们尊敬

你。

乔治(发自肺腑地) :多谢。

鲍伯:而且 ,乔治 ,应该让人们看到

他们所尊敬的人为了正义而挺身而出 ,

这么做意义重大。如果你热爱一个地方 ,

你不能够坐视这种情况发生。

乔治:不 ,当然不能。

鲍伯(露出家长式的微笑) :而且 ,乔

治 ,这就是我希望你加入欢乐城商会的

原因。

他伸出手 ,里面是一个小小的方形

首饰盒 ,他打开盒盖 ,递到乔治面前。

插入镜头。盒子。里面是一个闪亮的

银制翻领别针 ,做成商会会徽的形状。

镜头。乔治。

乔治(目瞪口呆 ,深受感动) :哦 ,我

的上帝啊 ,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盯着

翻领别针) 跟你的翻领别针一模一样。

鲍伯(微笑) :的确跟我的翻领别针

一模一样。

乔治无言地看着他。

鲍伯(继续) :你为什么不先说“愿

意”,然后再给我来份很棒的菠萝烤肉串

呢 ?

乔治:哦 ,当然 ……你说得对。(高

声) 贝蒂 ……

没有回答 ……

乔治(继续) :贝蒂 ―――鲍伯想尝尝

你的拿手菜。贝蒂。

摄影机后拉。乔治转身看到戴维。戴

维站在楼梯平台上 ,听到了整场谈话。他

们目光对视了片刻 ……

戴维:我去叫她。

戴维快步走进厨房 ,把门在背后关

上。

内景 ,厨房

戴维向里走了几步 ,停住了。他看到

贝蒂站在厨房水池边 ,凝视着窗外。她背

对着他 ,紧抓着塑料贴面橱柜。

戴维(慢慢走向她) :你没事吧 ?

她没有回答。戴维走到她身边 ,手搭

在她的肩膀上。

戴维:你没事吧 ?

贝蒂转过身来面对着他。她的脸庞

不再是黑白的了。碧绿的眼睛。红润的嘴

唇。气色健康而自然。事实上 ,尽管双颊

有泪痕 ,她看起来还是像一幅美丽的彩

色肖像画。

贝蒂(努力忍住眼泪) :我该怎么办 ?

戴维靠近些 ,看着她。她的双唇在颤

抖。

戴维:没关系。很好。

贝蒂(颤抖) :我不能出去。我怎么出

去呢 ?

她抬眼看着戴维 ―――

贝蒂(继续 ,平静些了) :看看我的样

子 ……

变换拍摄角度。

他盯着她看了几秒钟。她那绿色的

大眼睛充满了恐惧与困惑。戴维强挤出

一个微笑 ,让她放宽心 ―――

戴维:你有化妆品吗 ?

贝蒂:在手提袋里。

他走到桌边 ,抓起手提袋。他让贝蒂

坐在椅子上 ,在手提袋中摸索粉盒。他找

到了粉盒 ,还有一团纸巾。

戴维:好 ―――先把眼泪擦干。

他轻柔地拭去泪水 ,她感谢地向他

微笑。然后戴维打开粉盒 ,拿出灰色的粉

扑。

摄影机推近。

这是一幅真正惊心动魄的景象。随

着戴维把化妆品涂上去 ,她逐渐恢复成

了黑白的。皮肤的色泽消失了。双颊的光

彩不见了。戴维拿出一支深灰色的唇膏 ,

遮盖住鲜艳的红唇。

反打镜头。从贝蒂的肩上看过去。他

涂抹了几分钟 ,然后后退一步。他立刻皱

了皱眉 ―――

反打镜头。他的视角。贝蒂的面庞。

生命的迹象从她的面庞上消失了。贝蒂欢

从一个生动立体的人变成了一个平板乏

味的影子。她站在他面前 ,仿佛是她自身

的幻象。

贝蒂(留意到他的反应) :怎么了 ?

戴维摇摇头 ,挤出一个笑容。他把粉

盒递给她 ,让她自己来检查仪容。贝蒂把

粉盒举到面前 ,先往右转头 ,然后向左。

贝蒂(稍顿) :看起来还好吗 ?

戴维:看起来跟以前一样。

贝蒂:他们不会察觉吧 ?

戴维(语气越发轻柔了) :不 ……他

们不可能察觉。

贝蒂深吸了一口气 ,理理头发。她抓

起盛菠萝烤肉串的盘子 ,走到门口。就在

要进起居室时 ,她停了一下 ,挂上那副

“服务员”式的欢快笑容 ……

贝蒂:谢谢你。

戴维(悲哀地) :不用谢。

他看着她打开厨房门 ,走进起居室 ,

把那盘拿手菜托在胸前 …… (切至)

内景 ,冷饮店 ,白天

约翰逊先生一个人在店里 ,摆放餐

巾盒。他吹着口哨 ,是布鲁贝克的《五

拍》。他身后的纱门突然开了。约翰逊先

生吃了一惊 ,回头看

去 ―――

约翰逊先生:哦 ,

你好。

戴维 (进来) :你

好。

约翰逊先生:现

在来有点早吧 ?

戴维 (轻声地) :

我给你带了点 ……从图书馆借的。

摄影机推近。跟随戴维。他胳膊下面

夹着一本大书 ,足有三英尺长。约翰逊先

生好奇地看着他走向柜台。

戴维(继续) :是本关于艺术的书。

约翰逊先生:哦 ,上帝 ,巴德 ……

戴维:打开。

约翰逊先生伸手掀开了封面。他愣

了一下 ,眼睛睁大了。

戴维(继续) :我觉得你既然喜爱绘

画 ,它可能对你有用 ……

约翰逊先生发出一声惊叹 ,声音低

沉而微弱 ,但的确是惊叹。戴维看着他 ,

他完全陶醉在画页中。

他的视角。(插入) 书页 ―――

马萨乔的《亚当与夏娃的被逐》从书

页中跳了出来 ,色彩生动而扭曲。伊甸园

的美景由于他们的痛苦和羞耻而黯然失

色。他翻过一页 ……提香的《乌尔宾诺的

维纳斯》,温柔 ,肉感 ,丰富的金色。她完

全真实 ,彻底裸露。她的身体似乎在闪闪

发光 ……

约翰逊先生:提香是谁 ?

戴维:我不太清楚。

伦勃朗的《自画像》。深红色、棕

色、黑色和棕色。他带着痛苦与智慧凝视

约翰逊先生。他的头发闪耀着光亮。

约翰逊先生(画外) :哦 ……

微弱得几乎无法察觉的乐曲声响

起 ,为这些形象配乐。乐声太微弱了 ,你

甚至难以确定究竟有没有听到 ……仿佛

你是借助于自己的眼睛来听。约翰逊先

生翻书页的速度加快了:勃鲁盖尔的《收

割者》……透纳的《火车》……莫奈的《教

堂》……塞尚的《橘子》……约翰逊先生

把目光从书上移开了。

摄影机后拉。冷饮店。

他们静坐了片刻。

约翰逊先生:很美 ,巴德 ……

他抬头看着巴德 ,神色痛苦。

戴维:怎么了 ?

约翰逊先生(继续) :我永远都做不

到。

戴维:噢 ,是这样 ―――你才刚起步。

我是说 ,你现在还做不到 ……

约翰逊先生:不 ,不是这个原因。

约翰逊先生小心翼翼地合上书。

约翰逊先生:我到哪儿去找这些颜

料呢 ?

拍摄角度。戴维。他能说什么呢 ?戴

维看看约翰逊先生。约翰逊先生微笑了

一下 ,耸耸肩 ―――

约翰逊先生:能有这样的颜料真是

幸福极了。我敢说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

有多么幸福。

特写。戴维。他凝视着约翰逊先生。

外景 ,大街 ,长镜头 ,白天 ……

玛格丽特迎着摄影机向大街中央走

来 ,胸前抱着书。她经过了杂货店 ,然后

是五金店 ……远处 ,一个年轻人冲出冷

饮店 ,边跑边摘下纸帽。他用最快的速度

追赶她。

摄影机推近。他深吸了一口气 ,试图

调匀自己的呼吸 ―――

戴维:你好。

玛格丽特(转身 ,眼睛一亮) :哦 ……

你好。

戴维(稍顿) :瞧 ,可能我不应该向你

发出邀请 ―――我们还不太熟悉 ……

玛格丽特停下脚步 ,转头看着他:这

是真相显现的一刻。戴维立刻放弃了自

己的长篇大论 ―――

戴维: ……今晚你想跟我一起出去

吗 ?

他想转身逃跑 ,但还是控制着自己。

戴维强迫自己看着她。突然间 ,她微笑

了。这是世界上最纯洁 ,最可贵的微笑。

(切至)

外景 ,榆树街 ,白天

戴维欢欣鼓舞地飞一般转过街角 ,

他跃过汽车停放计时器 ,扶着街灯打了

一个转 ,跳过一辆汽车的保险杠。然后跃

过约翰逊先生的树篱 ,几乎与约翰逊先

生撞个满怀。

戴维(回头大喊) :对不起 ……

他像橄榄球进攻后卫那样迂回地穿

过街道 ,三步并做两步跨上台阶 ,推开家

门。

内景 ,帕克家 ,门厅

戴维“: 啊 ,当圣人行进 ……”

门在他身后砰地关上。他解下围裙 ,

甩到衣帽架上 ,然后冲上楼梯 ,突然听到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起居室里传来 ―――

男人的声音(画外) :巴德 ……

他停了一下 ,回头看去。

男人的声音:戴维 ……

他往起居室里瞥了一眼。情绪立刻

低落了 ……

他的视角。电视。电视修理工正从屏

幕中央望着戴维。他好像没有刮胡子。

电视修理工:你好。

戴维(小心翼翼地) : ……你好。

电视修理工(足以让人听清楚的舞

台式低语) :到这儿来 ,年轻人。

内景 ,起居室

戴维慢慢地走向电视机。

电视修理工(满脸堆笑) :你知道我

本以为 ……那天当你告诉我想回家时 ,

我态度可能有一点“卤莽”―――我太吃惊

了 ,你知道 ―――哈哈 ……

他干笑了几声。戴维看着他 ……

电视修理工(继续) :尽管我没法许

诺你什么 ,呃 ―――我想 ,如果你态度好一

点的话 ―――我可能会愿意跟你谈谈这个

问题。

戴维(脱口而出) :不行。

电视修理工:什么 ?

戴维:我没法谈。我是说 ,现在不行。

我要去 ……呃 ……

电视修理工的表情突然变得阴沉可

怕了。

电视修理工:巴德 ―――我本以为你

想回家。

戴维:哦 ……的确 ,是的。只是我刚

告诉“爸爸”我要清理排水沟 ,约翰逊先

生还要我换一下收银机里的纸带 ……

电视修理工(很恼火) :实话跟你说 ,

巴德。我对于自己在重播中看到的内容

已经开始感到担心了。

戴维:重播 ?

电视修理工:比如玛格丽特・亨德森

是为怀特伊烤小甜饼 ……那不是给你烤

的 ,巴德。

戴维:哦 ,我知道不是。但是我的意

思是 ―――那毕竟只不过是“小甜饼”……

电视修理工:请再重复一遍好吗 ?

戴维: 噢 ,不能说“只不过是小甜

饼”,那是好吃的小甜饼 ……

电视修理工:那是怀特伊的小甜饼 ,

巴德。那些小甜饼属于他。他吃了小甜

饼 ,然后邀请她去情人小路 ,然后 ……

戴维:瞧 ,我很乐意讨论这个问题 ,

但我真的要赶时间 ,我们为什么不明天

再联系呢 ……

电视修理工:巴德 ……

戴维:我听不见你说话 ―――接收效

果很差。我以后再跟你谈 ……

他啪地关了电视 ,把电视修理工打

发走了。他站在屋子中央 ,呼吸急促 ……

内景 ,珍妮弗(玛丽・苏) 的房间

她坐在床上盯着一本书的封面。(这

是全新的经验) 珍妮弗正打算翻开书 ,忽

然感到有什么动静 ,她向门口瞥了一眼。

反打镜头。巴德正站在门口 ,盯着她

看。他依然呼吸粗重。

珍妮弗:怎么了 ?

戴维:没事。

珍妮弗:没事 ?

他在门口喘着粗气 ,手里还拿着遥

控器 ―――

戴维:听着 ……

他向房间里走了几步 ,然后忽然停

住了 ―――

戴维:你在读书 ?

珍妮弗(瞥了一眼手中的书) :是的。

真难以相信你居然引领了一个愚蠢的潮

流。(举起封面) D1 H1 劳伦斯。你听说过

吗 ?

戴维(张口结舌) : ……是的。

珍妮弗:我读了几页。读起来很性

感。

戴维(仍然晕头转向) :是的。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他的思绪似

乎飘走了 ……

珍妮弗:那么 ,出了什么事 ?

戴维:哦 ……我只是 ……(突然) 我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

珍妮弗:当然。

戴维:记得爸爸从家里搬走的时候

吗 ?

珍妮弗(转转眼珠) :呃 ,是的 ……记

得一点儿。

戴维:呃 ……那时你想让他们复合

吗 ?

珍妮弗:当然。有一段时间 ……

戴维(回想) :然后你改了主意 ?

珍妮弗(思索) :我从未停止过期望 ,

我只是不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我认

为这永远不可能发生 ,所以我只是 ……

(耸肩) 随它去了。

戴维:随它去了 ?

珍妮弗:是的。

戴维盯着她房间的墙纸 ,仿佛那是

一扇窗户或镜子之类的东西。他似乎神

游远方。珍妮弗凑近他 ―――

珍妮弗: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

戴维:当然。

珍妮弗:为什么我还是黑白的 ?

戴维(回到现实) :什么 ?

珍妮弗:我比那些女孩性经验多十

倍。但我还是这样。她们在汽车后座待上

一个小时 ,突然就光彩照人了。

戴维:哦 ,我不知道。也许 ……(思

索) ……不仅仅是性的原因 ……

珍妮弗(立刻抬起头来) :什么 ?

她睁大双眼看着他 ,仿佛第一次听

到别人叫自己的名字。珍妮弗思索着 ,好

像在计算数学题。过了一会儿 ,她的表情

变了:似乎认同了他的话。

珍妮弗:的确 ,也许不仅仅是性。

她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书。一大本

书。珍妮弗深吸了一口气 ,盯着自己灰色

的皮肤。过了片刻 ,她抬头看着戴维。

戴维也看着她 …… (切至)

外景 ,玛格丽特・亨德森的家(枫树

街) ,白天

戴维从他“爸爸”的折篷汽车里出

来 ,捧着12枝“灰色的”玫瑰。他深吸了一

口气 ,走向她家的前门 ……

内景 ,汽车 ,白天 ,晚些时候

戴维坐在借来的汽车的方向盘后

面 ,玛格丽特・亨德森在他身旁。他全神

贯注看着路面 ,规规矩矩地握着方向盘。

他偷偷向右边瞥了一眼。

他的视角。玛格丽特。

太阳还没有落山。向晚时分的光线

令她更加迷人。和风涌进车内 ,玛格丽特

转脸迎着风 ,微笑着 ……

镜头。戴维。他凝视着她。突然急转

方向盘 ,避开右侧停着的一辆汽车 ……

摄影机后拉。他们经过了一块指示

牌 ,上面画着一个欢乐的家庭 ,写着“: 现

在离开欢乐城”。

内景 ,汽车

他们出城驶进树林时 ,大街变成了

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他们在浓密的树

丛中穿行。片刻后 ,第二块标志牌出现

了 ,跟第一块相仿“: 现在进入欢乐城”。

变换拍摄角度。透过挡风玻璃。

确凿无疑 ,城市又出现在了他们面

前 ,构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空间。戴维大

惑不解。

玛格丽特:呃 ……你得从大街上转

弯。

戴维:哦 ……是的。

他看了看她 ,脸上浮现出笑容。玛格

丽特打开了收音机。

外景 ,汽车 ,黄昏

戴维从大街转弯 ,驶上一条没有标

志的小路。山姆・库克为他们伴唱。汽车

开始爬一个小山坡 ,道路两侧盛开着山

茱萸花。汽车继续在通向山顶的狭窄砾

石路上爬行。戴维转头看着玛格丽特 ,玛

格丽特深吸了一口气 ,闭上眼睛。他瞥了

一眼他们之间的车座 ……

他的视角。车座。本来灰蒙蒙的玫瑰

突然焕发出色彩。它们躺在他身侧的座

位上:浓艳的饱满的红色 ……

内景 ,汽车

戴维抬头看着挡风玻璃外面。在他

们周围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了 ……山茱

萸花变成了粉红色。不是全部 ,但至少有

一半花苞在这个多少有些怪异的虚假的

春天里“盛开”,道路曲折蜿蜒 ,他们最终

到了山顶。

戴维:哇噻。

他们的视角。情人小路。他们面前展

现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湖水比蓝还

要蓝。垂柳比绿还要绿。山茱萸的花瓣

(现在全“变”了) 在风中旋舞 ,就像奇异

的粉色暴风雪。一长排五颜六色的汽车

沿着湖岸排开。

山姆・库克 (画外 ,汽车上的收音

机) “: 丘比特 ,拉开你的弓 ……”

镜头。汽车。

戴维驾驶着汽车缓缓前行。许多少

男少女离开了他们的汽车 ,坐在绿草如

茵的湖岸上。有几个人手捧着翻开的书。

看起来这儿简直像是古希腊的雅典。

内景 ,汽车

戴维凝视着这里的景象 ,过了一会

儿 ,突然侧过头去 ―――

戴维:这是什么味道 ?

广角镜头。湖水。

一枝美丽的野玫瑰含苞待放 ,占据

了画面的一半 ,戴维和玛格丽特在远处

上一篇:帕特里克・斯威兹《欢乐城》电影剧本欣赏上集 下一篇:帕特里克・斯威兹《欢乐城》电影剧本欣赏下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