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多项大奖《莎翁情史》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6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电影剧本

莎  翁  情  史

〔英国〕M. 诺   曼

〔美国〕T. 斯托帕德

富  澜译

内景 ,玫瑰剧院 ,白天。

在天空的背景上现出字幕 :伦敦 ,1593 年夏。①

字幕 :在伊丽莎白时代戏剧的鼎盛时期 ,有两家剧院激烈争夺着观众和

剧作者。城北是“大幕剧院”,这是英格兰最著名的演员理查德・伯比奇 ②的

固定演出场所。河对面是它的竞争对手菲利普・亨斯洛创建的“玫瑰剧院”,

这家剧院现正面临着资金困难 ……

渐渐显出“玫瑰剧院”的建筑内景 ,这是一个三层观众席的剧场 ,此时一

片狼藉 ,空无一人。地面上有一张已经残破且沾满泥土的印制粗糙的旧海

报 ,上面写着 :

9 月 7、8 两日午场

河岸街玫瑰剧院

爱德华・艾莱恩 ③先生领衔

海军上将供奉剧团演出

・98 ・

③ 爱德华・艾莱恩(Edward Alleyn ,1566 ―1626) ,伊丽莎白时代戏剧舞台上最杰出

的演员之一 ,在 C. 马洛的戏剧中扮演主角 ,与剧院经理 P. 亨斯洛的继女结婚 ,成为亨

斯洛创建的几家剧院的股东和业主。―――译者

理查德・伯比奇(Richard Burbage ,约 1567 ―1619) ,在英国上演莎士比亚戏剧中

主要角色的最早扮演者。―――译者

威廉・莎士比亚生于 1564 年 ,卒于 1616 年 ,1593 年他 29 岁。

哀婉悲剧《遭报复的放债人》

此时画外传来一个人受刑的嚎叫声 ,叫声来自大幕后面的舞台上。

喝斥声(画外音) :你这杂种 ! 是我受了骗 ,你嚎什么 ?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白天。

大声嚎叫的是剧院主菲利普・亨斯洛 ①,我们看见他的两只穿着靴子的

脚被架在一个铜火盆上烤 ,人被捆在一张椅子上。喝斥声来自债主芬尼曼。

架着亨斯洛双脚在火上烤的是芬尼曼雇佣的打手兰伯特。台上还有一个人 ,

叫弗里斯 ,是芬尼曼的管账人。

芬尼曼 :你说我怎么啦 ,兰伯特先生 ?

兰伯特 :您受了骗 ,芬尼曼先生。

芬尼曼 :骗了我多少钱 ,弗里斯先生 ?

弗里斯 :12 镑 1 先令 4 便士 ,芬尼曼先生 ,另加利息。

亨斯洛 :哎哟 ! 我可以付给你 !

芬尼曼 :什么时候 ?

亨斯洛 :两个星期 ,顶多 3 个星期 ,哎哟 ! 求你饶了我吧。

芬尼曼 :把他的腿拿开。你从哪儿去搞 ……

弗里斯(这位数学天才拿着一个笔记本) :才 16 镑 5 先令 9 便士 ……

芬尼曼 :外加 3 个星期的利息 ?

亨斯洛 :我有一个绝好的新剧本 !

芬尼曼 :把他的腿架上。

亨斯洛 :一出喜剧。

芬尼曼 :把他的鼻子给我割下来。

亨斯洛 :一出新喜剧。威尔・莎士比亚写的 !

芬尼曼 :还有他的耳朵。

亨斯洛 :算您一份股份。芬尼曼先生 ,咱们成了合伙人啦 !

芬尼曼(犹豫地) :合伙人 !

亨斯洛 :这出戏准能招徕观众 ―――人物颠倒 ,船只失事 ,有一个海盗王 ,

・99 ・

① 菲利普・亨斯洛(Philip Henslowe ,约 1550 ―1616) ,伊丽莎白时代最显要的剧院

主和经理人。

还有一段狗的把戏 ,最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兰伯特 :我好像看过。不招人喜欢。

亨斯洛 :这次是莎士比亚写的。

芬尼曼 :剧名叫什么 ?

亨斯洛《: 罗密欧与海盗之女埃塞尔》。

芬尼曼 :剧名不错。

芬尼曼向弗里斯和兰伯特打了个响指。兰伯特给亨斯洛松绑 ,弗里斯起

草一份契约。

芬尼曼(继续) :一出戏要花很多时间。找演员 ,排练 ……就算 3 个星期

后开演吧。那么 ……500 个散座每人 2 便士 ,400 个厢座每人 3 便士 ,租用坐

垫另加 1 便士 ,就算 200 个坐垫吧 ,演出两场稳收多少 ,弗里斯先生 ?

弗里斯 :20 镑整 ,芬尼曼先生。

芬尼曼 :一点不差 !

亨斯洛 :可是我还得付演员和作者的钱哪。

芬尼曼 :从盈余中分给他们。

亨斯洛 :哪里会有盈余。

芬尼曼 :当然不会有 !

亨斯洛(感动地) :芬尼曼先生 ,这话算让您说着了。

芬尼曼把起草好的契约“啪”地一下掷在桌上的墨水瓶和鹅毛笔旁边。

芬尼曼 :在这上签字吧。

亨斯洛拿起鹅毛笔签了字。

芬尼曼(继续) 《: 罗密欧与海盗之女埃塞尔》,你说是快写完了吗 ?

亨斯洛 :此刻他一定正在收尾。

内景 ,威尔的房间 ,白天。

一间位于楼顶下的小小阁楼。小小的搁架上乱七八糟地堆放着各种物

件 ,上面落着许多揉皱的纸团。从纸团中间我们可以看到 ,有一个髑髅 ,一个

大陶杯 ,上面写着“埃文河斯特拉特福赠品”。

时不时又有一些揉皱的纸团朝搁架上抛来。抛纸团的便是威廉・莎士比

亚 ,他正俯身在书桌上用鹅毛笔认真地写着什么。

这时我们看到他写的是什么了 :他正在一次又一次地练习他的签名“: 威

尔・莎格伯德”“、莎克斯帕”“、威廉・莎士伯”等等。每次都不能令他满意 ,全

被他揉成一团抛向旁边。忽然他变得烦躁起来 ,猛地站起身走向斜顶下他平

时睡觉的地方 ,开始穿靴子。正在这时 ,房门打开 ,亨斯洛走了进来。他气喘

吁吁 ,脚疼得一跛一拐。

亨斯洛 :威尔 ! 我的剧本怎么样了 ? 你是不是快写好了 ? 你已经在写

了 ? (绝望地) 你已经开了头 ?

威尔(费力地穿着靴子) :你以为星星不在闪烁 ,太阳不在运行吗 ?

亨斯洛 :不 ,不 ,我们现在顾不上这个。实话跟我说 ,我的剧本怎么样了 ?

威尔(用手拍着额头 ,向门口走去) :牢牢地锁在这里哪。

亨斯洛 :谢天谢地 ! (忽然又感到疑惑) :锁在那里 ?

威尔 :只要我找到了我的缪斯女神 ……

外景 ,威尔住所外的街道 ,白天。

威尔的住处是本城人口密集的地段。到处是小贩叫卖着他们的货物 ,报

童兜售着新闻小册子 ,送货人匆忙送货 ,各色商贩做着种种生意。威尔头也

不回地大步向前 ,亨斯洛紧紧追赶。

亨斯洛(追上来) :这次又是哪一个 ?

威尔 :从来就是阿佛洛狄忒。

亨斯洛 :阿佛洛狄忒・巴戈特 ,那个拿狗和喇叭当招牌的女人 ?

威尔 :亨斯洛 ,你是个没有灵魂的人 ,你怎么能理解空虚的心灵需要精神

的寄托 ?

亨斯洛 :好 ,我没有灵魂 ,而且倒霉透顶。这场瘟疫弄得我的剧院已经

12 个星期不开门 ,我的剧团在全英格兰四处流荡 ,可人家伯比奇和宫内大臣

供奉剧团却被召进宫里 ,演一场你的戏领到 10 个金镑 ,可你的戏是给我的剧

院写的呀 ,你是我的作者 ,你刚出道时全仰仗我的扶持呀 ……

威尔 :我的哪一出戏 ? 是驼背理查 ①吗 ?

亨斯洛 :不 ,人家要喜剧 ,威尔 ! 是喜剧 ! 就像罗密欧和埃塞尔那样的 !

威尔 :谁写的 ?

亨斯洛 :没谁写 ! 不是你正在为我写吗 ! 我每月付了你 3 个金镑哪。

威尔 :那只是你该付的一半。《维洛那二绅士》的酬金你还欠着我哩。

・101 ・

① 指莎士比亚的剧本《理查三世》。

外景 ,另一街道 ,白天。

亨斯洛(连连乞求) :威尔 ! 你我之间钱算得了什么 ? 我是你的庇护人 ,

你是我的写家 ! 这场瘟疫一过 ,伯比奇就能拿到克里斯托弗・马洛 ①给大幕

剧院写的新本子 ,我却没有东西在玫瑰剧院上演。

威尔(停下脚步) :亨斯洛先生 ,你能借给我 50 镑吗 ?

亨斯洛(吃惊地) :50 镑 ? 做什么 ?

威尔 :伯比奇让我到宫内大臣供奉剧团入股。有了 50 镑我就可以不再

充当雇佣剧作家了。

亨斯洛 :把我的心挖去吧 ! 把我的肝拿去喂狗吧 !

威尔(替他答话) :那就是说不行了(拐进一条小街) 。

外景 ,市场 ,白天。

亨斯洛和威尔穿过拥挤嘈杂的市场 ,一个清教派传道士梅克皮斯正在那

里向听众慷慨激昂地说教 ―――

梅克皮斯 : ……上帝会惩罚他们的 ! 是的 ,请听我说。剧院是魔鬼的婢

女 ! 在大幕剧院的招脾下 ,那些戏子们把淫荡灌输给你们的妻子 ,反叛灌输

给你们的奴仆 ,怠惰灌输给你们的工匠 ,邪恶灌输给你们的子女 ! 玫瑰剧院

也是一路货色 ! 这两个场所都充满瘟疫 !

威尔从旁走过时 ,快乐地把这些话牢记于心。

外景 ,莫斯博士的住所 ,白天。

威尔拐进一条狭窄的小街 ,向一扇大门走去。

亨斯洛 :你去哪儿 ?

威尔 :去做我每周的忏悔。

当亨斯洛走到门前时 ,门“啪”地一声把他关在外边。门上有块牌子 ,写

明这里是药剂师、炼金师、占星师、预言师、圆梦师、精神医师莫斯博士的寓

所。亨斯洛一脸的迷惑。

内景 ,莫斯博士住所 ,白天。

・102 ・

① 克里斯托弗・马洛 (Christopher Marlowe ,1564 ―1593) ,英国伊丽莎白时代的诗

人 ,莎士比亚戏剧最重要的先驱者 ,剧作有《: 帖木儿大帝》《、浮士德博士的悲剧》、《马

耳他岛的犹太人》《、巴黎大屠杀》等。1593 年 5 月 30 日在伦敦东南郊德特福德一家酒

馆因斗殴被刺死。

一只做成标本的鳄鱼从天花板垂下 ,室内摆满药丸瓶、药水瓶、符咒、星

图、各种请神的道具。墙上挂满各种证书和奖状。威尔躺在一个窄榻上 ,闭

着眼睛。莫斯博士坐在榻旁 ,听威尔述说 ,不时在膝头用拍纸簿上记下些什

么。整个场面就是一场装腔做势的精神分析。旁边有一个沙漏 ,用来计量一

次治疗的时间。

威尔 :语言 ,语言 ,语言。我曾有用不尽的小品剧本才华 ,用语言造出爱情 ,就像工

匠用泥土造出器皿 ,这爱情能够倾城倾国 ,能够把两颗心捆绑在一起 ,用我那

廉价的诗行唤起地狱之火 ,甚至在修女院里引发骚动。可是现在 ……

莫斯博士 :你没有告诉我 ,你是否跟女人上床 ?

威尔似乎有些难于启齿。莫斯博士给他提示 ―――

莫斯博士(继续) :比如黑美人休、肥美人菲比、伯比奇的女裁缝罗瑟琳、

拿狗和喇叭当招牌的阿佛洛狄忒 ……

威尔(打断他) :是的 ,偶尔有过 ,那又怎样 ? 我已失去了我的才华。

莫斯博士 :让我来帮助你。对我说心里话。

威尔 :我失去了我的才华。(痛苦地) 好像我的笔已经写秃 ,好像我的头

脑已经枯竭 ,好像我的神灵的圣塔已经倾塌。

莫斯博士 :有意思。

威尔 :什么都写不出了。

莫斯博士 :太有意思了。

威尔 :就好像你要用一条滑溜溜的泥鳅去撬开门锁。

莫斯博士(狡黠地) :告诉我 ,你最近在做爱时是不是吃了败仗 ?

威尔(抬头望着他) :他怎能知道这事呢 ?

莫斯博士(继续) :这种情形有多久了 ?

威尔 :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最近 ……

莫斯博士 :不 ,不。你有妻子、儿女 ……(沙漏中的沙迅速流下) 时间剩得

不多了。

威尔 :我那时才 18 岁。安妮已经是个妇人 ,年龄比我大了一半 ①。

・103 ・

① 莎士比亚之妻安妮・哈瑟维(Anne Hathaway ,约 1556 ―1623) 与莎士比亚结婚时

已 26 岁。

莫斯博士 :是个有钱的女人 ?

威尔(耸耸肩) :她有一处农舍。一天 ,她已经怀孕 3 个月 ,于是就 ……

莫斯博士 :那你们的关系 ?

威尔 :跟我母亲娘家的阿登家族是 ……

莫斯博士 :不 ,我问你们的夫妻关系。

威尔 :我出来已有 4 年 ,她在数百里以外的斯特拉特福。其实 ,自从那对

双胞胎出生以后 ,就冷淡下来。离开反倒好些。

莫斯博士 :那么你现在可以随意恋爱了。

威尔 :可是我既无心恋爱 ,也写作不下去。

莫斯博士(拿出一个玻璃的蛇形手镯) :这个手镯是从奥林帕斯普绪刻神

庙得来的 ,很便宜 ,只 4 便士。把你的名字写在纸片上 ,装进这个蛇身里面。

威尔(满腹疑惑地看着那个蛇形手镯) :它能让我的才华重新焕发吗 ?

莫斯博士 :给哪个女人戴上它 ,她就会梦见你 ,你的才华就会重新焕发 ,

保你文思泉涌。一个星期后你再来看我。

他伸出手 ,威尔给他一个金币 ,把手镯收下。

外景 ,莫斯博士寓所外面 ,白天。

威尔从莫斯博士寓所出来。亨斯洛一直在这里等他 ,把脚放在一个马槽

的水里缓解疼痛。威尔从他身旁径自走过去 ,亨斯洛连忙追赶。

亨斯洛 :现在到哪儿去 ,威尔 ?

威尔 :去怀特霍尔宫。

内景 ,怀特霍尔宫 ,后台 ,白天。

当时的怀特霍尔还很不成样子 ①。我们现在处在被大幕遮挡着的舞台

上 ,人们正忙碌地为演出《维洛那二绅士》做开演前的准备。过一会儿我们可

以看到 ,这里并不是剧院 ,而是一座宴会大厅。

理查德・伯比奇扮演普洛丢斯。一个男童演员扮演西尔维娅 ,伯比奇的

情人罗瑟琳正在给化好装的伯比奇做最后的修饰。扮演丑角朗斯的是著名

的喜剧演员威尔・肯普 ,朗斯的小狗克来勃由肯普牵着 ,看来不大听话。台上

・104 ・

① 怀特霍尔街为伦敦一著名街道 ,通常译作“白厅”,是英国政府机构的所在地。

现存的怀特霍尔宫建于 1619 ―1623 年。

没有布景。只有一条写着“维洛那 ,旷野”的横幅用来充数。可以听到乐师们

调弦的声音。大幕外面是焦急等待着的人群。肯普牵着狗走进侧幕后面 ,在

一个道具箱里乱翻。他找出一个髑髅 ,把一只脚登在箱子上 ,臂肘支着膝头 ,

仔细观看那个髑髅 ,总之那姿势非常像是哈姆雷特。这一切我们是从威尔的

角度看到的 ―――他正从后台门走进来。

威尔(走近) :祝你演出成功 ,肯普先生。也祝你成功 ,可爱的克来勃。

肯普 :克来勃很不安定 ,它从来没在宫里表演过。威尔 ,你什么时候为我

写一出悲剧 ? 我一定能演好。

威尔 :算了吧 ,你就是演塞内加 ①的悲剧 ,人家也会哈哈大笑的。

威尔的注意力此时被伯比奇的情人罗瑟琳吸引过去。罗瑟琳乳房高耸 ,

黑眼黑发 ,十分性感。

伯比奇(对罗瑟琳) :我这袖子上缺一个钮扣 ,罗瑟琳夫人 ,我的女裁缝眼

睛长到哪儿去啦 ?

伯比奇吻罗瑟琳的嘴 ,同时拍拍她的屁股。他走过来同威廉打招呼。

伯比奇(继续) :第一幕里没有狗 ,肯普 ,谢谢你了。威尔 ,你怎么样 ?

威尔 :这出戏的酬金还欠着我哪 ,伯比奇。

伯比奇 :别问我要 ,我只是把它偷过来了。你什么时候转到宫内大臣剧

团来呀 ?

威尔 :等我有了 50 金镑。

罗瑟琳拿来伯比奇服装上的最后几件饰物 ,伺候他穿戴起来。

伯比奇 :你还在写吗 ?

威尔(点点头 ,似乎有些防范的样子) :在写一出喜剧 ,差不多完了 ,一出

海盗的喜剧 ,很好玩。

伯比奇 :主角是什么人物 ?

威尔 :叫罗密欧 ,一个非常机智的人 ,剑客 ,情人。

伯比奇 :剧名是 ?

威尔 :罗密欧。

・105 ・

① 塞内加(Seneca ,约公元前 4 年 ―公元 65 年) ,又译作塞涅卡。古罗马政治家、

哲学家、悲剧作家。

伯比奇 :我来演它。明天你把本子拿来。

威尔 :那是给亨斯洛写的。他付了我酬金。

伯比奇 :付了多少钱 ?

威尔 :10 金镑。

伯比奇 :你在瞎编(从他的戏装下面掏出系在胸衣外面腰带上的钱包) 。

威尔 :我发誓 ,真的。亨斯洛想让内德和海军上将供奉剧团演这出戏。

威尔回头看到亨斯洛正朝这边走来。

伯比奇(继续) :这儿是两镑 ,等你给我看了本子我再付你两镑。

威尔 :好吧。

亨斯洛(走近) :伯比奇 ,但愿人家判你个扒窃罪把你绞死。

伯比奇 :这是女王的旨意 ,她想看喜剧 ,宫廷游艺总管也乐意关照我们。

亨斯洛 :那么总管大人又从你们这里得到什么关照呢 ?

伯比奇 :这你去问他好了。

这时 ,宫廷游艺总管蒂尔尼拨开大幕关切地走进来。

蒂尔尼 :她老人家来了 !

他退到幕外。观众立刻安静下来 ,台上忙碌着的演员们知道 ,观众这时

正拥到台前寻找空隙向台上窥视。

内景 ,怀特霍尔宫宴会大厅 ,大厅前部和舞台 ,白天。

伊丽莎白女王 ,约 60 岁上下 ,走进大厅 ,向观众席前方正中的座位走去。

大厅内站满高官显宦和光彩照人的贵妇 ,纷纷向女王深深鞠躬 ,目送她就座。

女王的座位设在一个台座上 ,使女王能毫无遮挡地看戏 ,也使观众能毫无遮

挡地瞻仰女王。号声吹响。

特写镜头展示一张小纸片 ,一支鹅毛笔在纸片上写出 “: 威・莎士比亚”。

威尔仔细地把纸片卷成一个小卷 ,塞进蛇形手镯的蛇嘴里。

大幕拉开 ,扮演凡伦丁的康德尔和扮演普洛丢斯的伯比奇开始演出。

康德尔(扮凡伦丁) :不用劝我 ,亲爱的普洛丢斯 ;年轻人株守家园 ,见闻

总是限于一隅 ……

内景 ,怀特霍尔宫宴会大厅 ,侧幕后的后台 ,白天。

趁着伯比奇在台上的片刻 ,罗瑟琳搂住威尔的脖子 ,两人迫不及待地亲

吻。稍后 ,威尔退开。

罗瑟琳 :威尔 ,你什么时候为我写一首十四行诗 ?

威尔 :我的才气全都丧失了。

罗瑟琳 :你把它落在了我的床上。你再来把它找回去吧。

威尔 :你愿意做我的缪斯女神吗 ,罗瑟琳 ?

罗瑟琳 :伯比奇占有着我 ,可我的心却是属于你的。

威尔掏出蛇形手镯 ,麻利地戴在她的手臂上。罗瑟琳端详着它 ,然后抬

眼看着威尔。他们再次热烈拥吻 ,但这时威尔被观众席传来的咳嗽声搅得心

烦意乱。

威尔 :你听见了吗 ? 这帮痨病鬼故意跟我做对呢。“威尔・莎士比亚拿出

了一出新戏 ,让我们去给他从头咳嗽到尾吧。”

内景 ,怀特霍尔宫宴会大厅 ,舞台 ,白天。

凡伦丁和普洛丢斯在台上。

康德尔(扮凡伦丁) :我是说恋爱。苦恼的呻吟换来了轻蔑 ;多少次心痛

的叹息才换得了羞答答的秋波一瞬 ;片刻的欢娱 ,是 20 个晚上辗转无眠的代

价。

舞台上的戏在继续 ,这时威尔出现在观众席的后排 ,恰好与亨斯洛站到

了一起。

威尔 :有一场戏好像开始成形了。

亨斯洛 :你是说那个海盗之女吗 ?

内景 ,怀特霍尔宫宴会大厅 ,大厅后部和舞台 ,白天。

笑声。戏已经演了一段时间。这时正是肯普带着他的狗在台上表演。

观众大喊大叫。

亨斯洛 :你看见了吗 ? 喜剧。

女王(特有的笑声压过了其他人) :演得好 ,克来勃大师 ,我给你奖赏。

她把一块糖果抛向台上 ,那狗接住吞下。众人热烈鼓掌。

亨斯洛 :爱情 ,再加上一点耍狗的把戏 ,这就是人家要看的。

这时我们第一次看到本片女主人薇奥拉。薇奥拉 ①・德・雷赛布约 25

岁 ,天生丽质。她正由衷地开心大笑。她的座位和她的父母 ―――罗伯特・德・

・107 ・

① 薇奥拉和上文提及的罗瑟琳的名字都曾在莎士比亚的剧中出现 ―――薇奥拉是

《第十二夜》中女主人公的名字 ,罗瑟琳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经其他人物之口提到

的、罗密欧曾迷恋过的女孩的名字。在这里显然是作者有意的安排。

雷赛布爵士和玛格丽特・德・雷赛布夫人稍稍隔开一点。她的奶妈也在这一

组“全家福”之内 ,但依照身份坐得稍靠后些。在另外一处 ,我们看到韦塞克

斯勋爵 ,他是本片中的反派角色。韦塞克斯 40 多岁 ,一脸凶相 ,傲气十足。

他发现了薇奥拉。薇奥拉的奶妈也发现了他向这边投来的贪婪目光。

内景 ,怀特霍尔官宴会大厅 ,大厅前部和舞台 ,白天。

戏又演过了一段时间。凡伦丁独自在台上。他念台词的腔调比我们现

时听到的念法要粗俗猥亵得多。

康德尔(扮凡伦丁) :看不见西尔维娅 ,世上还有什么光明 ? 没有西尔维

娅在一起 ,世上还有什么乐趣 ? 我只好闭上眼睛假想她在旁边 ,用这样美好

的幻影寻求片刻的陶醉。

这时我们看见 ,薇奥拉显然对这段台词熟记于心 ,她随着演员的念白不

出声地动着嘴唇。

亨斯洛 :你瞧那位小姐能够背诵你的剧本哩(转向威尔 ,他早已走了) 。

内景 ,威尔的房间 ,白天。

威尔走进房间 ,径直走到窗下的书桌前 ,迅速摆开纸、笔、墨水。接着来

了一个他开始写作的仪式 :独脚原地旋转一圈 ,双手紧搓笔杆 ,朝地上吐了口

唾沫。然后坐下来 ,拿起笔 ,凝视着前方。然后他开始写起来。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奶妈帮薇奥拉脱衣服 ,她不时推挡着奶妈。此刻她仍沉浸在激动情绪

中。

薇奥拉 :你最喜欢普洛丢斯还是凡伦丁 ? 普洛丢斯说得好 ,凡伦丁的样

子漂亮。

奶妈 :我最喜欢的是那只狗 ,好笑极了。

薇奥拉 :可是西尔维娅我不怎么喜欢。他的手红红的 ,大概常常打斗 ;他

念台词就像是小学生在背诵功课。国家的法律老是让一些愚蠢的男孩穿上

裙子扮演女角 ,这一条不改 ,舞台上的爱情就永远不会是真正的爱情 ! 噢 ,奶

妈 ,什么时候才能再看一场戏呢 ?

奶妈 :那得听候女王的旨意。

薇奥拉 :可以到剧场里去吗 ,奶妈 ?

奶妈 :别动(她正在给薇奥拉掏耳朵 ,掏了一只再掏另一只。她还有一套

专用的工具。薇奥拉只好听凭摆布) 剧场可不是有身份的女子去的地方。

薇奥拉 :我才不是有身份的哪。

奶妈 :有钱人就是有身份的 ,嫁个好人家就更是有身份啦。今天晚上我

看见韦塞克斯勋爵一个劲儿地看你呢。

薇奥拉 :宫廷里的那些男人没有一个懂得诗意。他们看我是看着我父亲

的财产。我的生活要有诗意 ,有奇遇 ,有爱情。第一要有爱情。

奶妈 :就像凡伦丁和西尔维娅那样 ?

薇奥拉 :不 ……不是那种装腔作势的爱情 ,而是那种改变人的一生的爱

情。那种发自内心的无法抑制的爱情 ,就像是心灵的骚动 ,让你毫无办法 ,让

你毁灭或是狂喜。那种任何戏剧里都不曾有过的爱情。(停顿) 我希望得到

爱情 ,要么就会了此一生 ,像个 ……

奶妈 :像个奶妈。

薇奥拉(亲吻奶妈) :不过 ,我也许会像凡伦丁和西尔维娅那样。好奶妈 ,

上帝保佑你 ,祝你一夜平安。如果我能梦到自己成为剧团中的一员 ,那我就

宁愿在梦里度过一生(走到窗前) 。

内景 ,德・雷赛布家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奶妈把一根嫩枝抛给薇奥拉。

奶妈 :在你去做梦之前 ,先把你的牙齿刷干净。

薇奥拉机械地接住嫩枝 ,开始刷牙 ,眼睛却一直望着河下游方向的玫瑰

剧院。奶妈端着一罐水和一个盆子走到她身旁。

奶妈 :吐了吧。

薇奥拉仍渴望地凝视着玫瑰剧院。此时 ,她心中生出了一个计划。

外景 ,玫瑰剧院门前广场 ,白天。

亨斯洛走出剧院向市场走去 ,这时芬尼曼和兰伯特突然出现在他身旁 ,

一边一个挟持着他往回走。弗里斯跟在后面。

芬尼曼 :这次我们要把你的靴子脱下来烤你。

亨斯洛 :我又怎么啦 ,芬尼曼先生 ?

芬尼曼 :因为闹瘟疫 ,剧院都已经关了门。

亨斯洛 :是啊。

芬尼曼 :那是宫廷游艺总管的命令 !

亨斯洛 :芬尼曼先生 ,请容我给您解释一下剧院的生意。(他们停住脚

步) 天灾总是无法克服的 ,这只是造成眼前这场灾难的一个方面。老实说 ,在

经营剧院这个行业的起起落落中间 ,因为瘟疫而关门只不过是小事一桩。

芬尼曼 :那我们该怎么办 ?

亨斯洛 :没有办法。奇怪的是 ,每次总能好转。

芬尼曼 :为什么 ?

亨斯洛 :不知道。这事很神。

兰伯特(生硬地) :让我把他杀了吧 ,芬尼曼先生 ?

正在这时 ,远处传来一阵铃声。一个传令官摇着铃沿街跑来。

传令官 :各剧院重新开业。奉宫廷游艺总管大人的命令 ,各剧院重新开

业啦(芬尼曼大惑不解) 。

弗里斯 :芬尼曼先生 ! 蒂尔尼大人准许剧场开业啦。

芬尼曼 :是的 ,我听到了。

亨斯洛露出一副得意的样子 ,趁机挣脱了兰伯特的挟持。

亨斯洛(对兰伯特) :对不起啦(径自返回原路走去) 。

芬尼曼(迷惑地望着他) :你的剧本呢 ?

亨斯洛 :马上就好 ,马上就好。

内景 ,威尔的房间 ,白天。

不出所料 ,威尔正在奋笔疾书。一支快要燃尽的蜡烛仍然燃着 ,尽管窗

外天色已经大亮。他显然干了一个通宵 ,写了足有 10 页。他满意而兴奋地

把稿子收拢来 ,离开房间 ,准备去交差。

外景 ,威尔住所外面 ,白天。

威尔拿着稿子从住所里跑出 ,差点儿把前来找他的亨斯洛撞倒。

亨斯洛 :威尔 ! 剧院获准 ……

没等他把话说完 ,威尔扬起手里的稿子挥舞着说 ―――

威尔 :罗密欧与罗瑟琳 ,第一幕 ! 天哪 ,我写得棒极了。

亨斯洛 :怎么又成了罗瑟琳 ? 你不说是埃塞尔吗 ?

威尔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

外景 ,伯比奇的住所 ,白天。

伯比奇住在本城的另一端。威尔毫不客气地拍打着房门。

威尔(喊) :理查德 !

内景 ,伯比奇的住所内 ,白天。

威尔径自走进来 ,高声喊叫。

威尔 :伯比奇 ?

内景 ,伯比奇的卧室 ,白天。

威尔闯进卧室。罗瑟琳躺在床上。宫廷游艺总管正在提起他的裤子。

威尔(一下子呆住了) :蒂尔尼先生 ……

那个倒霉的蛇形手镯在罗瑟琳的手臂上闪着亮光。

蒂尔尼 :我也是来找他 ,可他不在 !

威尔 :于是您就找到了这个剧团给您的最好礼物。

罗瑟琳 :威尔 !

威尔(对罗瑟琳) :我会让你记得我的 (转身要走) 告诉的伯比奇 ,他失去

了威尔・莎士比亚的一个新剧本。

蒂尔尼 :他会在乎这个吗 ? 他正准备在大幕剧院上演马洛的新戏哩。

威尔 :您准许各剧院重新开业了 ?

蒂尔尼 :是的 ,莎士比亚先生。

威尔 :可是这瘟疫 ……

蒂尔尼(叹口气) :是的 ,我知道。可这瘟疫不是一向都威胁着我们吗。

这时从外面传来铃声。

罗瑟琳(向正要离去的威尔) :威尔 ,你是我唯一的 ,威尔 ,唯一的心上人。

外景 ,伯比奇住所外的街道 ,白天。

威尔满脸怒气地走出来。墙脚下有一个烧着火的火盆。威尔把手中的

稿子一把丢在火炭上。他呆呆地看着稿纸燃烧起来。

内景 ,小酒馆 ,白天。

威尔走进酒馆。这里一片欢腾 ,人们正纷纷举杯相庆。一个英俊的年轻

侍者(名叫诺尔) 端着一大托盘酒在人群中间穿行。

诺尔(兴奋地) :亨斯洛先生 !

亨斯洛 :是的 ,我听到了 ,剧院重新开业。可是我的剧作家哪儿去了呢 ?

(捡了一个座位坐下 ,从诺尔的托盘上取了一大杯) 给我记上账 ,诺尔。我还

要点吃的。

诺尔 :今天的特色菜是果醋猪脚 ,配荞麦薄饼 ……

他们的对话被走来的威尔打断。威尔面色阴沉。

亨斯洛 :威尔 ! 你写完了吗 ?

威尔 :是的 ,快了。(拍打着前额) 都在这里牢牢地锁着哪。我们得请拉

尔夫来演海盗王。早上好 ,诺尔师傅。你也要扮演一个有趣的小角色。

诺尔高兴地大叫起来 ,他解下围裙甩到吧台里面。亨斯洛跳起来拥抱威

尔。全体店员和一大半顾客(其中很多是演员) 围了过来。亨斯洛用力拍着

桌子让大家静下来。

亨斯洛 :内德・艾莱恩带着海军上将供奉剧团外出巡演去了。我需要聘

用演员。诸位当中迄今还默默无闻的 ,这次有机会成名了。

一演员 :要交费吗 ,亨斯洛先生 ?

亨斯洛 :用不着你出一个便士 ! 半小时后开始面试 !

人们的谈笑声又重新响起。亨斯洛大摇大摆地走向酒馆门口 ,恰好遇到

拉尔夫・巴什福德 ,这是一个魁伟粗壮的中年演员。

亨斯洛 :拉尔夫・巴什福德 ! 我正有一个角色给你呢 ,不过我可听说你是

个大酒鬼。

拉尔夫 :干活儿时从来不喝。

内景 ,小酒馆 ,白天。

威尔仍留在酒馆里 ,为自己刚才一句话引来的麻烦深感吃惊。他走近吧

台。

威尔 :给我一杯曼德拉酒。

吧台侍者 :不兑吗 ,威尔 ?

声音 :给我的朋友来一大杯上等白兰地。

威尔循声转身望去 ,在吧台另一端看见克里斯托弗・马洛。

威尔 :基特 ①!

马洛 :近况如何 ,威尔 ?

威尔 :很好 ,很好。

马洛 :伯比奇说你写了出新戏。

威尔 :是的 ,而且在到处张扬。

侍者把酒放在他面前。他掏出一枚金币放在吧台上。

威尔(继续) :是我坚持这样的 ―――给马洛先生来一大杯。

吧台侍者应声倒酒。

・112 ・

① 克里斯托弗的爱称。

威尔(继续) :我听说你给大幕剧院写了个新剧本。

马洛 :不是新的 ,是我的《浮士德博士》。

威尔 :我非常欣赏你这部早年作品。“就是这张脸 ,发动了千百艘战舰 ,

烧毁了伊利昂的参天高塔吗 ?”

马洛 :我有一部新剧本马上就快完成了 ,还要好些。《巴黎大屠杀》。

威尔 :剧名很好。

马洛 :你那部呢 ?

威尔《: 罗密欧与海盗之女埃塞尔》。(停顿。心灰意冷地叹了口气) 是

的 ,就是这样。

马洛 :故事是什么呢 ?

威尔 :是 ……一个海盗 ……(道出实情) 说实话 ,我还一个字也没写出来

呢。

马洛 :罗密欧该是个意大利人。是个谈情说爱的老手。

威尔 :是 ,是这样。可是一旦遇到了 ……

马洛 :埃塞尔。

威尔 :你以为 ?

马洛 :他仇敌的女儿。

威尔(若有所思地) :他仇敌的女儿。

马洛 :他的挚友在一次决斗中被埃塞尔的哥哥或什么人杀死了。友人的

名字叫茂丘西奥。

威尔 :这个名字很好。

诺尔(匆匆来到威尔身旁) :威尔 ,大家在等着你哪 !

威尔 :我就来(喝干杯中的酒) 。祝你好运 ,基特。

马洛 :我猜你这个剧本是给伯比奇的吧。

威尔 :这是另一个。

马洛(刨根问底地) :另一个还没写的 ?

威尔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 ,跟随诺尔匆匆离去。

内景 ,玫瑰剧院 ,楼座/ 舞台/ 观众席 ,白天。

亨斯洛和威尔坐在楼座上 ,听一个年轻演员的试演。

年轻演员“: 就是这张脸 ,发动了千百艘战舰 ,烧毁了伊利昂的参天高塔

吗 ? 美丽的海伦 ,给我一个吻 ,让我死而无憾吧 !”

亨斯洛 :谢谢你。

亨斯洛和威尔露出失望的表情。年轻演员走下台去 ,又换上另一演员。

另一演员 :我想朗诵克里斯托弗・马洛的《浮士德》中的一段。

亨斯洛 :很好。

另一演员“: 就是这张脸 ,发动了千百艘战舰 ,烧毁了伊利昂的参天高塔

吗 ?”

亨斯洛和威尔耐心听他继续念着 ,但互相交换了一个绝望的眼色。接下

来是一连串应试者以各自的方式朗诵马洛的这几行诗句 ,但都让人听不下

去。这中间还有一个个子很小的顽皮少年。

顽皮少年“: ……伊利昂的参天高塔吗 ? 美丽的海伦 ,给我一个 ……”

亨斯洛(大声怒吼) :谢谢你啦 !

顽皮少年愤怒地瞪大眼睛 ,走下台去 ,接着上台的是一个瘦高瘦高的家

伙(名叫沃巴什) 。沃巴什口吃得很厉害。

沃巴什 :就 ―就 ―就是 ―是这 ―这 ―这张脸 ……

亨斯洛(出人意外地) :很好 ,沃巴什先生。棒极了。到道具管理员那里

去报到吧。

威尔愤慨地望着亨斯洛。

亨斯洛(继续。很抱歉地) :他是我的裁缝。想当演员。我难免欠了些人

情。好了 ,人人都会这样的。你找到了合适的罗密欧吗 ?

威尔 :没有。

亨斯洛 :好了 ,我去干我的事 ,你干你的。我什么时候能拿到本子 ?

威尔 :明天 ……

亨斯洛离去。

威尔(继续) :天赐好运吧。

威尔独自闷闷地坐了一会儿。忽然他听见有人从舞台上对他说话 ―――

又上来一个演员。

演员 :我可以开始吗 ,先生 ?

威尔向台上望去 ,看见一个英俊的年轻人 ,帽子低低地遮住眼睛。

威尔 :姓名。

假扮成托马斯的薇奥拉 :托马斯・肯特。我想朗诵一位作家的一段台词 ,

他能把握每一个表演者的心灵。

威尔不知所措地点点头。

托马斯(薇奥拉) “: 看不见西尔维娅 ,世上还有什么光明 ? 没有西尔维娅

在一起 ,世上还有什么乐趣 ? 我只好闭上眼睛假想她在旁边 ,用这美好的幻

影寻求片刻的陶醉。”

无须等她念完凡伦丁的四行台词 ,便足以向我们证明 ―――假如需要什么

证明的话 ―――这个托马斯就是薇奥拉。而对于威尔来说 ,开始听到别人朗诵

自己所写的诗句时的惊奇 ,很快就转变为另一种感情。他完全被征服了。他

找到了他的“罗密欧”。

托马斯(薇奥拉) “: 除非夜间有西尔维娅陪着我 ,夜莺的歌唱只是不入耳

的噪音 ;除非白天有西尔维娅在我的面前 ,否则我的生命将是一个不见天日

的长夜。”

威尔(打断“他”的朗诵) :摘下你的帽子。

托马斯(薇奥拉) :我的帽子 ?

威尔 :你是从哪儿学会朗诵这些诗句的 ?

托马斯(薇奥拉) :我 ……

威尔 :等等 ……

托马斯(薇奥拉) :您是莎士比亚先生吗 ?

威尔 :让我看看你。摘下你的帽子。

托马斯惊慌起来。威尔从楼座上跳下来。托马斯逃下舞台 ,令威尔大惑

不解。他急忙追赶。我们跟随他穿过小品剧本舞台 ,穿过后台 ,然后走进 ―――

内景 ,玫瑰剧院 ,演员休息室 ,白天。

休息室里挤满演员 ,还有亨斯洛的助手、道具管理员、抄写员 ,还有一个

新角色 ,后台总管彼得。

一演员 :我们要演什么 ?

诺尔 :哪儿有本子 ?

在这一片嘈杂中 ,威尔跑了进来。

威尔(大喊) :那个男孩儿在哪儿 ?

没人明白他在喊什么。结巴沃巴什一把抓住他的手 ,激动地摇着 ―――

沃巴什 :祝 ―祝 ―祝你成 ―成 ―成功 !

通向外面的门动了一下 ,关上了。威尔看到后 ,挤开众人朝门口跑去。

外景 ,玫瑰剧院外面 ,河岸大街 ,白天。

威尔从剧院里跑出来 ,来到人群杂沓的街上。这是一个密布着妓院和贫

民窟的下等街区 ,到处游荡着妓女、扒手、小贩、报童、无赖少年 ,以及各色各

样的地痞流氓。威尔奔跑了一阵 ,终于看见托马斯在前面一条拥挤嘈杂的街

道上。他一路追赶 ,来到了河边。

外景 ,河岸 ,白天。

威尔追到河边时 ,看见托马斯坐在一条小船上 ,已到了河中间 ,正逆水向

上游划去。河上一片繁忙景象。在众多船只中间有一些待客的“出租小船”。

威尔跳上最近的一条船 ,向“出租司机”―――船夫大喊 :

威尔 :追上那条船 !

船夫 :是喽 ,大人 !

威尔在船尾坐定 ,船夫坐在他对面卖力地划桨。

船夫(继续) :我看您面熟。您是位演员吧 ?

威尔(天哪 ,又来了) :是的。

船夫 :不错 ,我在哪出戏里见过您。讲一个国王的。

威尔 :是吗 ?

船夫 :有一回 ,克里斯托弗・马洛还坐过我的船呢。

外景 ,河上 ,白天。

过了一会儿。船夫已经气喘吁吁。威尔向前方张望着 ,看见托马斯的船

划到远处岸边一个码头 ,那是北岸上一所豪华宅邸的私家码头。威尔看见托

马斯跳下船向宅子跑去。

威尔 :你知道那是谁家的府邸吗 ?

船夫 :罗伯特・德・雷赛布爵士家的。

外景 ,德・雷赛布宅邸 ,白天。

托马斯匆匆跑上台阶 ,边跑边取下帽子。她的秀发披落在肩上 ,这样我

们就又可以称她为薇奥拉了。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白天。

她的母亲德・雷赛布夫人正在同奶妈说话。

德・雷赛布夫人 :她上哪儿去啦 ? 客人们快要来了 ,韦塞克斯勋爵也要

来 ,来谈求亲的事。老爷打算今晚就把这事定下来。

在她身后 ,房门稍稍打开 ,现出一身托马斯装束的薇奥拉 ,被奶妈瞥见 ,

但只一闪 ,当德・雷赛布夫人转身时 ,房门重又关上。

德・雷赛布夫人(继续) :明天老爷拉着我去乡间庄园 ,一去就得 3 个星期

才能回来。

另一扇连通邻室的门打开 ,飞快地换了女装的薇奥拉从那里走出 ,向母

亲行了个屈膝礼。

薇奥拉 :母亲好。(转向奶妈) 准备热水 ,奶妈。

奶妈瞪大了眼睛望着她。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厨房 ,白天。

在奶妈的指挥下 ,帮厨的小厮从灶上大锅里把热水舀在两个水桶里。

女佣(画外) :找托马斯・肯特 ? 这儿没有 ,先生。

威尔(画外) :是一个演员 ……

奶妈 :谁找他 ?

威尔手拿一封信来到厨房门口。

威尔 :我是威廉・莎士比亚 ,演员、诗人、玫瑰剧院的剧作家。

奶妈打发女佣去干她的活儿。

奶妈 :肯特先生是我的侄子。

威尔(把信递给奶妈) :我在这里恭候回音。

奶妈 :上帝会给你好运的。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浴室 ,傍晚。

薇奥拉坐在浴盆里读信。奶妈往浴盆里添热水。

薇奥拉(兴高采烈地) :他看中了我 ! 罗密欧・蒙太古 ,一个维洛那青年。

奶妈(无动于衷地) :又是维洛那。

薇奥拉(如饥似渴地读信) :这是一出讲述两个世仇家族归于和好的喜

剧 ,罗密欧本是凯普莱特家的子弟 ,被人从襁褓中抱走 ,蒙太古夫人因遇海盗

王抢劫失去爱子 ,收养了罗密欧 ,把他抚养成人 ,最后罗密欧身份查明 ,两个

家族从此和好。

外景 ,德・雷赛布宅邸 ,夜晚。

威尔满怀希望地耐心等待着。厨房门开处 ,一个仆人将一桶脏水朝着水

沟的方向随手泼去。威尔敏捷地向旁跳开 ,险些被泼了一身。

仆人 :滚开 !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奶妈(伺候薇奥拉穿上晚装) :你母亲和你父亲 ……

薇奥拉(快乐地) :从明天起就去乡间住 3 个星期 ! 你说莎士比亚先生是

不是很帅 ?

奶妈 :我看他像个江湖骗子。

薇奥拉 :哪儿呀 ,奶妈 ! 他能让托马斯・肯特实现薇奥拉・德・雷赛布的梦

想。

奶妈(坚决地) :我的小姐 ,这出戏演不出好结果的。我要告诉夫人。

薇奥拉(加倍坚决地) :你谁也不能告诉。你是那么疼我 ,我是那么爱你 ,

你会帮我束好胸 ,再给我买个男孩的发套 !

外景 ,德・雷赛布宅邸 ,夜晚。

威尔发现一小群乐师带着乐器走近 ,他认出了他们。

威尔 :普拉姆师傅 ! 这儿有什么活儿 ?

一乐师 :一场 5 先令的小活儿 ,威尔。为舞会奏乐。

紧随着一阵突然响起的马蹄声 ,一个奔驰而来的骑士已经冲到乐师们身

旁 ,乐师们急忙闪开。原来是韦塞克斯来到 ,他保持着他一贯的高贵姿态。

威尔注视他勒住马 ,走进房子。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宴会厅 ,夜晚。

威尔已经跟随乐师混了进来 ,在一个小小的乐台上夹在他们中间装模做

样地演奏。舞池里有十来对客人 ,已显得相当拥挤。威尔四处打量 ,寻找托

马斯・肯特。他拦住一个从旁走过的仆人 ,从他的托盘上拿了一些食物。

仆人 :乐师们不供应食品 ,罗伯特爵士吩咐的。

威尔 :我是来找托马斯・肯特先生的。

仆人不加理会 ,继续走去。韦塞克斯和罗伯特爵士的侧面镜头。

罗伯特爵士 :她可是美貌出众的 ,我的勋爵 ,足以配得上一个国王 ,而不

会贪图一个俗物的嫁妆。

韦塞克斯 :我在弗吉尼亚的种植园可不是一个俗物所能有的。我出自古

老的门第 ,将来您的外孙姓了韦塞克斯 ,这会给您增光的。她身体健康吗 ?

罗伯特爵士 :她会生儿育女的 ,要是不会生养 ,就把她退给我。

韦塞克斯 :她性情温顺吗 ?

罗伯特爵士 :和普天下的任何女人没有两样 ,但是只要您能驾驭她 ,您就

会得到无比的幸福。

韦塞克斯 :我喜欢她。

威尔的侧面镜头 ,他观察着跳舞的人们。忽然他从人群中看见了薇奥

拉 ,立刻热血沸腾。一见钟情 ,这是毫无疑问的。薇奥拉没有看见他 ,她在她

父母的友人中间尽着做女儿的本份。客人们轮到要跳那种交换舞伴的舞了

(在任何一种《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演出中都可看到的那种场面) 。

威尔(问一个乐师) :求求你告诉我 ,她是谁 ?

乐师 :薇奥拉・德・雷赛布。做你的梦吧 ,威尔。

威尔走下乐台 ,失魂落魄地盯着她 ,梦游似地在跳舞者和旁观者中间穿

行。薇奥拉随着舞蹈的队形转来换去 ,终于 ,像命中注定似的 ,同混进舞蹈队

列的威尔碰到了对面。薇奥拉吃惊地倒吸了一口气。

薇奥拉 :莎士比亚先生。

威尔看到她的反应 ,吃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时 ,随着队形的变换 ,他们又

分开了。薇奥拉发现她对面的是韦塞克斯。

韦塞克斯 :薇奥拉小姐。

薇奥拉 :勋爵。

韦塞克斯 :我已经同你父亲谈过话了。

薇奥拉 :是吗 ? 我天天都同他谈话呢。

韦塞克斯露出愠怒的神色。队形变化使他们分开。薇奥拉又同威尔站

成了对面。威尔如醉如痴地注视着她。

薇奥拉 :您没事吧 ?

威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薇奥拉(继续) :我听说您是诗人。

威尔痴迷地点点头 ,她向他微微一笑。

薇奥拉(继续) :您是一位不说话的诗人 ?

威尔极力想说些什么 ,但他那能言善辩的巧舌此时却完全失去了作用。

强烈的爱慕之情使他变成哑吧。突然 ,韦塞克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按住他

的肩膀 ,把他带到一个墙角处。

韦塞克斯(不怀好意地微笑着) :诗人 ?

威尔(从痴迷中清醒过来 ,但未意识到有什么祸事) :我曾经是诗人 ,但我

现在见到了一位美人 ,她使我所有的诗全都变得一文不值。

出乎他的意料 ,他忽然觉出有一把匕首已经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威尔(继续 ,吃惊地) :我有什么冒犯之处吗 ,先生 ?

上一篇:帕特里克・斯威兹《欢乐城》电影剧本欣赏下集 下一篇:奥斯卡多项大奖《莎翁情史》电影剧本赏析中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