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多项大奖《莎翁情史》电影剧本赏析中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6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韦塞克斯 :你企图偷窃我的财产。我不愿意让你的血弄脏她的家 ,不然

我会立刻割断你的喉咙。你有名有姓吗 ?

威尔(咽了一口唾沫) :在下是克里斯托弗・马洛。

韦塞克斯把他拉到最近的一个门口 ,一把把他推了出去。

薇奥拉四处张望着寻找威尔 ,忽然看见韦塞克斯正在向她微笑 ,她立即

把目光转向别处。

外景 ,德・雷赛布宅邸 ,花园/ 薇奥拉卧室阳台 ,夜晚。

阳台上的窗子里亮着灯。穿着睡衣的薇奥拉和奶妈的身影不时从窗前

走过。威尔藏身在花园里 ,注视着她。不久 ,室内的灯熄了。威尔叹了口气。

这时薇奥拉走到阳台上的月光下。威尔激动地倒吸了一口气。他定睛注视

着她。薇奥拉神情迷茫地叹着气。

薇奥拉 :罗密欧 ,罗密欧 ……一个维洛那青年。威廉・莎士比亚的喜剧。

威尔意识到这已是绝好的暗示。他从藏身处走出来 ,来到阳台下。

威尔(低声地) :我的小姐 !

薇奥拉(一惊) :谁 ?

威尔 :威尔・莎士比亚 !

奶妈在室内喊着“小姐 !”

薇奥拉 :就来 ,好奶妈 ,就来。(对威尔) 是莎士比亚先生吗 ?

威尔 :可惜正是。

薇奥拉 :啊 ,为什么说可惜呢 ?

威尔 :一个卑贱的戏子。

薇奥拉 :真是可惜 ,我以为您是最值得我崇敬的诗人 ,最能征服我的心灵

剧本作者。

威尔 :啊 ,当然也是的 !

奶妈再次在室内呼唤.

薇奥拉(向室内) :就来 ,就来 ! (对威尔) 我呆会儿再出来。

她走进室内呆了一会儿。

威尔(自言自语) :我真傻 ,这样会让幸运从我手上溜走的 ,我活该受罪 !

薇奥拉重又出现在阳台上。威尔再次走上前去。

威尔 :啊 ,我的小姐 ,我的爱人 !

薇奥拉 :要是我家里人看见你在这儿 ,他们会杀了你的。

威尔 :你一句话他们就会来的。

薇奥拉 :噢 ,我决不会这样。

奶妈又呼唤她“: 小姐 !”

薇奥拉 :就来 ,奶妈 !

她走进室内。威尔向四周张望 ,发现这里照例有一棵很合适的树。他爬

上树朝着阳台爬去。当他爬到快要和阳台齐平的时候 ,有一个女性的身影来

到阳台上。威尔用力把头探出栏杆以上 ,恰好同奶妈碰了个照面。奶妈发出

一声尖叫。威尔从树上跌下。

外景 ,德・雷赛布宅邸 ,夜晚。

房子里响起一片男人的声音 ,各个窗口都亮起了烛光 ,花园门哐的一声

打开 ,我们看见罗伯特爵士一手举着烛台 ,一手持剑走进花园。这时威尔已

经爬上墙头 ,转眼之间消失不见了。让他来写这段情景 ,会写得更好些。

内景 ,威尔的房间 ,黎明。

威尔熬了一个通宵。他已满满写出了 12 页 ,正是文思如泉涌。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观众席 ,白天。

排演第一天。全体演员都来到台上。彼得把写着台词的稿纸传给一群

演员。约翰、詹姆斯 ,还有诺尔在翻看着发给自己的台词。

约翰“: 是汉子就拔出剑来 ! (对詹姆斯) 葛莱古里 ,别忘了你的杀手锏。”

诺尔“: 分开 ,蠢才 ! 收起你们的剑。”

威尔围着演员们踱着步 ,甩动着手臂 ,不时拍拍某个人的肩膀 ,兴奋之情

溢于言表。亨斯洛在一旁翻看剧本 ,露出焦虑的神色。他旁边是拉尔夫・巴

什福德。

亨斯洛 :开头不错 ,可后来让一个什么罗瑟琳弄得沉闷起来。哪儿有喜

剧 ,威尔 ? 哪儿有狗 ? (对拉尔夫) 你觉得这有意思吗 ?

拉尔夫 :我本来是海盗王 ,现在变成了奶妈 ,这很有意思。

威尔(把亨斯洛拉到一旁) :我们现在至少还缺 6 个人 ,现有的人得一人

赶几个角儿 ,那些胡闹和结巴的家伙应该打发掉。我的罗密欧至今还没有着

落 ,真让我发愁。我看情况不妙。

亨斯洛 :我们至少还缺 4 幕戏 ,威尔 ,这才是真的不妙呢。

威尔忽然注意到一个邋里邋遢的十二三岁的小演员 ,这就是我们前面见

到过的那个顽皮少年。

威尔 :你是干什么的 ,伙计 ?

顽皮少年 :我是埃塞尔 ,海盗之女 ,先生。

威尔(怒不可遏地) :你是埃塞尔 ,我就该死啦 !

威尔抬了一下脚作出恐#65533;状把那顽皮少年赶走。顽皮少年狠狠地盯了

他一眼。这时 ,亨斯洛发现芬尼曼来到他面前。

芬尼曼 :进展得顺利吗 ?

亨斯洛 :很好。

芬尼曼 :好像什么都还没有。

亨斯洛 :是的 ,但是很好。

威尔(高声地) :诸位 ,感谢大家 ! 欢迎大家 !

芬尼曼 :那是什么人 ?

亨斯洛 :不关紧要。是这出戏的作者。

威尔 :我们将要开始一项重大的事业。

亨斯洛 :排戏的第一天总要讲几句话。这无关紧要 ,作者们喜欢这样。

威尔 :诸位都很想知道你们将分配到什么角色。让我们慢慢把一切安排

好 ……

他刚说到这里 ,忽然被一个极富戏剧性的场面打断 :剧场大门“砰”地一

声打开 ,有 6 个人大呼小叫地走进来 ,为首的便是名演员内德・艾莱恩 ,他一

副海盗式的漂亮身材 ,挂着佩剑 ,嗓门很大。

艾莱恩 :万岁 ! 海军上将供奉剧团回来啦 !

他们的到来引起了极不相同的小品剧本反应。亨斯洛和威尔欢呼雀跃 ,跟他们原

来就熟识的演员们也以各自方式表示欢迎 ,另有一些则知道自己要失业了。

芬尼曼镇静下来 ,或者说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

芬尼曼 :这是什么人 ?

艾莱恩用剑一挥 ,把他挤到一旁。

艾莱恩(雷鸣般的嗓音) :安静 ,诸位 ! 我是希罗尼穆斯 ! 我是帖木儿 !

我是浮士德 ! 我是马耳他岛的犹太人巴拉巴斯 ,#65533; ,我还是亨利六世 ,威尔伙

计。这儿在排什么戏 ,我的角儿是什么 ?

芬尼曼(被震住了) :等等 ,先生 !

艾莱恩(雷鸣般的嗓音) :你是什么人 ?

芬尼曼(声音颤抖地) :我是出资人 !

艾莱恩 :那你就悄悄地一边站着 ,注意看看天才是怎样创造奇迹的。

芬尼曼(毕恭毕敬地) :谢谢 ,先生。

威尔 :我们正急需扮演茂丘西奥的人 ,内德 ,一个维洛那的年轻贵族。

艾莱恩 :剧名是什么 ?

威尔 :茂丘西奥 ……

亨斯洛 :怎么 ?

艾莱恩 :我来演他 !

海军上将供奉剧团的这 6 个人都将在我们这出戏里扮演角色 ,趁着威尔

同他们一一热情握手 ,让我们也来认识一下。

威尔 :波普先生 ! 菲利普斯先生 ! 欢迎归来 ,乔治・布赖恩 ! 詹姆斯・阿

米蒂奇 ! (现在轮到萨姆・戈斯 ,这位是海军上将供奉剧团的头牌旦角) 萨姆 !

我的宝贝儿 ! 你是不是又要恋爱啦 ?

萨姆(声音沙哑地) :是的 ,莎士比亚先生。

威尔(关切地) :怎么你的嗓音 ……(把手伸到萨姆的裆下) 这东西出了问

题 ?

萨姆(改用女里女气的声音) :不 ,不 ,只是有点感冒。

我们猜想他大概是在撒谎 ,但这时威尔已经走开。

威尔 :亨斯洛先生 ,这回你的演员都齐了。

威尔从变得恭顺的芬尼曼面前走过去。

芬尼曼 :我看过他演的帖木儿 ,您知道 ,真是棒极了。

威尔 :是的 ,我看过。

芬尼曼 :当然那是剧本写得有气派。没人能比得过马洛 ……

威尔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他自顾自走去。

外景 ,河边 ,白天。

威尔神色匆匆地来到码头边 ,向德・雷赛布宅邸方向徒劳地张望 :看不到

托马斯的影子。

外景 ,玫瑰剧院 ,后台门 ,白天。

威尔沿小巷望去 :仍看不见托马斯的影子。他转身要走 ,瞥见顽皮少年 ,

就是那个“夭折了的埃塞尔”,坐在小巷里。

威尔 :好运气 ,小伙子。

顽皮少年(耸耸肩) :我演过一出戏 ,在《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里 ,让人

家把头砍掉了。我要是写戏 ,就一定像泰特斯那样的。

威尔(来了兴致) :你喜欢这行 ?

顽皮少年(冷冷地点点头) :我喜欢砍头的戏。还有剁去女孩的手脚。

威尔 :#65533;。你叫什么名字 ?

顽皮少年 :约翰・韦伯斯特 ①。嗨 ,猫咪 ,过来 ,过来。

旁边有一只野猫 ,听到唤声竖起耳朵。顽皮少年抛给它一只白鼠 ,然后

饶有兴味地看它会怎样。

顽皮少年(继续) :血淋淋的。这才是值得写的。

这情景弄得威尔心神不宁 ,他转身欲走。

顽皮少年(继续) :等等 ,你看这猫怎么把它的脑袋咬下来。

威尔 :我得回去了。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观众席 ,白天。

舞台上 ,演员们正在排练。

诺尔(扮班伏里奥) “: 瞧 ,他来了 ;请您站在一旁 ,等我去问问他究竟有些

什么心事 ,看他理不理我。”

蒙太古“: 但愿你留在这儿 ,能够听到他的真情的吐露。来 ,夫人 ,我们去

吧。”

台上“, 蒙太古”和“蒙太古夫人”做下场的动作。台后 ,威尔出现在亨斯

洛身旁。

威尔 :干脆把他定下来吧。

亨斯洛(不解地) :什么 ? 谁 ?

威尔 :罗密欧。

亨斯洛 :就定拿你的信来的那人 ?

威尔 :什么 ?

诺尔(扮班伏里奥 ,画外音) “: 早安 ,兄弟。”

薇奥拉(扮罗密欧 ,画外音) “: 天还是这样早吗 ?”

这是托马斯的声音 ! 威尔转身向台上望去 ,看见了托马斯。今天托马斯

・124 ・

① 约翰・韦伯斯特(John Webster ,约 1580 ―约 1625 或 1634) ,英国剧作家 ,生平不

详 ,可能最初做过演员 ,后成为剧作家。所作《白魔》和《马尔菲公爵夫人》被公认是除

莎士比亚外 17 世纪英国最重要的悲剧。

戴上了发套 ,还装上了小胡须。

诺尔(扮班伏里奥) “: 刚敲过九点钟。”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唉 ! 在悲哀里度过的时间似乎是格外长的。急急

忙忙地走过去的那个人 ,不就是我的父亲吗 ?”

诺尔(扮班伏里奥) “: 正是。什么悲哀使罗密欧的时间过得这样长 ?”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因为我缺少了可以使时间变为短促的东西。”

威尔 :不错。

诺尔(扮班伏里奥) “: 你跌进恋爱的网里了吗 ?”

薇奥拉(扮罗密欧) “: 我还在门外徘徊。”

诺尔(扮班伏里奥) “: 在恋爱的门外 ?”

薇奥拉(扮罗密欧) “: 我不能得到我的意中人的欢心。”

威尔(打断排练) :不 ,不 ,不。不要把一切全都一下子拿出来 !

排练暂停。

托马斯(薇奥拉) :是 ,先生。

威尔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托马斯(薇奥拉) :不 ,先生。

威尔 :他现在的话只是一个伏笔 ,我们还没有见到究竟 ! 等他跟他的朱

丽叶见面时 ,你还有什么可往出拿的呢 ?

亨斯洛 :朱丽叶 ? 你是说埃塞尔吧。

威尔(气呼呼地转向他) :天爷 ,我就该老是这样被人打断吗 ? (对托马

斯) 等到第二幕里他见到他的心上人时 ,你该怎么办呢 ?

托马斯(薇奥拉 ,胆怯地 ,翻弄着手中几页台词) :非常抱歉 ,先生。我还

没有看过第二幕。

威尔 :你当然没有看过 ! 我还没有写出来哪 !

观众席里 ,芬尼曼独自坐在那里看着、听着 ,完全被迷住了 :这才是真正

的戏剧 !

威尔(继续) :再来一次吧 !

内德・艾莱恩从侧幕后走出来 ,紧皱眉头看着手中的台本。

艾莱恩 :威尔 ,茂丘西奥在哪儿 ?

威尔(拍拍自己的前额) :在这儿哪。我给你留了整整一场戏呢 ,内德。

现在我得去写一首十四行诗了。

威尔走回侧幕后 ,经过焦虑不安的亨斯洛面前。

亨斯洛 :十四行诗 ? 你是说下一幕吧。

威尔不加理会 ,径自走去。这时我们看到 ,薇奥拉已经完全被他征服 ,陷

入神魂颠倒的状态了。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楼梯 ,白天。

薇奥拉仍然是托马斯的一身打扮 ,手中拿着那首十四行诗 ,跑上楼梯 ,跑

回自己的房间。从房子的另一端传来韦塞克斯大发脾气的喊声。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大厅 ,夜晚。

韦塞克斯一直被哄着在那里等待 ,不时地把火气撒在奶妈身上。

韦塞克斯 :一次祷告做上两个小时 !

奶妈 :我家小姐是非常虔诚的 ,大人。

韦塞克斯 :礼拜天才用得到虔诚 ! 一次祷告用上两个小时 ,那不是虔诚 ,

那是拿架子 !

奶妈 :要不 ,最好您明天再来 ,大人。

韦塞克斯 :最好还是去告诉她放下她那套虔诚 ,拿出点礼貌来对待礼拜

天以外那六天中的她的主人。

薇奥拉推门进来。她已经匆匆换过了装束 ―――诚然是换得太过匆忙了 ,

以致于她披在裸露的肩头的秀发给人的魅力被那副小胡子搞得不伦不类。

幸亏奶妈及时发现 ,趁着韦塞克斯没有看到 ,装做迎上去向她禀报韦塞克斯

先生驾到的样子 ,恰好把她遮住。等到奶妈从她面前闪开让她走进时 ,她的

小胡子已经不见了。

韦塞克斯(继续) :我的薇奥拉小姐。

薇奥拉 :韦塞克斯勋爵 ,累您久等了。

韦塞克斯 :我等的时间的确不短 ,不过这是美人儿的特权。

薇奥拉 :您在说恭维话 ,先生。

韦塞克斯 :不 ,我对女王陛下就是这么说的。(停顿) 我们韦塞克斯家的

人定亲总是要征得女王陛下同意的 ,一旦她同意 ,那就成了她的旨意。

薇奥拉 :您是想来求亲吗 ,先生 ?

韦塞克斯 :您父亲会让您知道的。是他老人家把您许配给我。他两星期

后从庄园回来时就为我们举行婚礼。(停顿) 您应该为此高兴才是。

薇奥拉 :可是我并不爱您呀 ,先生。

韦塞克斯 :您的想法多么古怪 ! 您父亲是个小业主 ,您的孩子要去服兵

役 ,而我将会挣回我的财富。这正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唯一问题。您会喜欢

弗吉尼亚的。

薇奥拉 :弗吉尼亚 ?!

韦塞克斯 :是的 ! 我的财富就指望着我的庄园。种植烟草。我需要四千

金镑造一条船 ,把资金投入运转 ―――我看烟草是大有可为的。我们不会在那

里呆很久 ,只需三四年 ……

薇奥拉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

韦塞克斯 :为了您的那双眼睛。不 ,为了您那诱人的嘴唇。

韦塞克斯以超出礼仪的热情亲吻薇奥拉。她闪开 ,打了他一个耳光。

韦塞克斯(继续) :您竟敢违抗您的父亲和女王陛下吗 ?

薇奥拉 :这是女王的旨意吗 ?

韦塞克斯 :她还要对您考察一番。星期天到格林威治去。希望您能恭

顺、谨慎 ,并且少说话。

薇奥拉(被迫屈从) :我会尽到我的本份 ,先生。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她在给威尔写信。威尔的十四行诗摆在她的桌子上。我们可以看到其

中的片段“: 让我把你比做明媚的夏日 ……”

这时我们看到薇奥拉正在写的那封信。

插入镜头“: 威尔先生 ,我最心爱的诗人 ,我恳求您把我从您的记忆中抹

去 ―――我要嫁给韦塞克斯勋爵了 ―――这是做女儿的本份。”

她洒下了多情的、不幸的泪水。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白天。

萨姆这时成了“朱丽叶”。戏显然已经进展到了第一幕第五场。我们看

到“罗密欧”和“朱丽叶”在交换舞伴的舞蹈中相遇的情景。这个场面和我们

前面在薇奥拉家中看到的一样 ,只是稍为简化了些。指挥舞蹈的是内德・艾

莱恩。

艾莱恩 :男士向后 ,女士向前 !

舞蹈队形错了 ,因为托马斯走错了舞步。

艾莱恩(继续) :男士向后 ,女士向前 ! 你是女士吗 ,肯特先生 ?

托马斯红着脸嘟哝着道歉。这时 ,威尔拿着一叠刚写好的台词来到观看

排练的人中间。他把稿纸交给彼得。艾莱恩看见了他 ,向他走过来 ,像是要

争论什么。

威尔(先发制人地) :你不喜欢那段独白 ?

艾莱恩 :独白很不错。(他随即极富表情地念出开头一行)“啊 ,那么一定

是春梦婆来望过你了 !”写得很好 ,而且够长。可是后来他就消失了 ,再也不

露面了。

威尔(夸张地指着刚刚交给彼得的那些稿纸) :那儿有他一场决斗 ,有一

场语言的交锋和斗剑的表演 ,我从来没有写得这样精彩过 ,谁也没有这样写

过。他死得非常壮烈而富有诗意 ,他那句“你们这两家倒霉的人家 !”会始终

萦绕在你耳边。

内德满意地走回去继续排练 ,但他马上又回转来。

艾莱恩 :怎么 ,他死了 ?

这时威尔早已不见了踪影。

内景 ,玫瑰剧院 ,编剧工作室 ,白天。

在剧院顶层 ,威尔有一个小小的房间 ,他可以在这里静下来写作。此时

我们看见他正做着开始写作前的那一套“仪式”:他独脚在原地旋转一圈 ,双

手紧搓鹅毛笔杆 ,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做完这些 ,他坐下来 ,拿起笔。

外景 ,街道 ,夜晚。

威尔在一条狭窄的小巷里急急地走着 ,突然撞到了从小酒店里走出的伯

比奇身上。

伯比奇 :威尔 !

威尔走得很急 ,没有停下来。伯比奇朝他背影喊着。

伯比奇(继续) :给我写的本子在哪儿 ?

威尔匆匆向前走去。

外景 ,河边 ,夜色朦胧。

假扮成托马斯的薇奥拉坐在小船上渡过河去。从后面 ,从河岸大街的方

向 ,传来喊声 ―――

威尔(画外音) :你把我的信交给她了吗 ?

托马斯(薇奥拉) 转身看见威尔坐了另一条船在后面赶上来。她从上衣

里拿出一封信 ,高高举起 ―――

托马斯(薇奥拉 ,喊着) :这是给你的回信。

外景 ,河上 ,薇奥拉乘坐的小船 ,夜晚。

威尔爬上薇奥拉的这条船 ,打开信封。信的内容使他极度痛苦。他颓然

跌坐在船尾薇奥拉身旁的座位上。

威尔 :唉 ,托马斯 ! 她让我肝肠寸断 ! 我失去了灵魂 ,失去了生命 ,完全

垮掉了 ,我现在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船夫 :这是那位作家吗 ?

威尔(恶狠狠地转向船夫) :划你的船吧。

外景 ,河上 ,薇奥拉乘坐的小船 ,夜晚。

威尔转向薇奥拉。他们之间开始了一场隐密的对话 ,尽管这里并非隐密

的环境。船夫近在咫尺 ,但他们毫不理会。

威尔 :她让我走开。她说她要嫁给韦塞克斯勋爵了。我该怎么办 ?

托马斯(薇奥拉) :你如果真地爱她 ,你就应该照她说的去做。

威尔 :把她和我的心一起打碎 ?

托马斯(薇奥拉) :你所能知道的只是自己的心。

威尔 :她是爱我的 ,托马斯 !

托马斯(薇奥拉) :她这样说了吗 ?

威尔 :没有。但她的墨水和泪水流在一起 ,就告诉了我这点。她把这信

交给你的时候是不是流着泪的 ?

托马斯(薇奥拉) :我 ……这信是我姑妈交给我的。

威尔 :你姑妈 ?

托马斯(薇奥拉 ,赶紧接话) :是的 ,是我姑妈。不过 ,也许她是哭着交给

她的。威尔 ,请您说说您对她的爱是怎样的。

威尔 :既像是病恹恹的 ,同时又像是精神特别焕发。

托马斯(薇奥拉) :是的 ,既像雨又像晴 ,既像冷又像热。(赶紧控制住自

己) 您的心上人一定很美吧 ? 自从我打乡下来到这里 ,我还没有很近地看过

她呢。您说她是不是很美 ?

威尔 :噢 ,她那双眼睛的美丽简直无法形容 ! 我注定只能仰视她的眼睛

而自惭形秽(直视着薇奥拉的眼睛。她抓住了他的目光 ,但他并没有闪开) 。

托马斯(薇奥拉) :那么她的嘴唇呢 ?

威尔 :啊 ,托马斯 ,她的嘴唇 ! 如果花儿懂得嫉妒 ,清晨的玫瑰看见她的

嘴唇也会立刻枯萎凋零 !

托马斯(薇奥拉) :那她的声音呢 ? 是像云雀的歌唱吗 ?

威尔 :要更深沉 ,更柔和。那些叽叽喳喳的云雀怎能和她相比。就是夜

莺 ,我也会从她的花园里赶走 ,免得打断她的歌声。

托马斯(薇奥拉) :她还会唱歌吗 ?

威尔 :当然。毫无疑问。她还会弹奏古琴。她有天生的好嗓音。还有她

那乳房 ―――我说到过她的乳房了吗 ?

托马斯(薇奥拉 ,眼睛里闪过一丝羞涩) :她的乳房怎样 ?

威尔 :噢 ,托马斯 ,那是一对丰满的果子 ! 那么圆润 ,那么稀罕 ,就像一对

金苹果 !

托马斯(薇奥拉) :我想这位小姐把您的爱情拒之门外是明智的。要是她

的容貌和声音不过就像我这样 ,她有什么值得那么去亲近呢 ? 再说 ,一个命

定要嫁到富贵人家去的小姐 ,怎能同河岸大街的诗人、戏子恋爱呢 ?

威尔(热烈地) :啊 ,天哪 ! 爱情是不问身份和职业的 ! 就是在一位王后

和扮演国王的流浪汉之间也会爆出爱情的火花 ,对于这样的爱情我们必须尊

重 ,因为爱情一旦遭到摈弃 ,就会伤害上帝赐给我们的灵魂。所以 ,请转告你

家小姐 ,威廉・莎士比亚要在花园里等候她的来临 !

托马斯(薇奥拉) :那位韦塞克斯勋爵会怎样呢 ?

威尔 :为了一个吻 ,我甘愿对抗一千个勋爵 !

小船靠到了德・雷赛布家的码头 ,船在岸边撞了一下 ,使得托马斯跌倒在

威尔的怀里。他赶紧搂住她的肩膀。他的话本已使薇奥拉险些吐露真情 ,身

体这样紧密接触使她更加无法自持。她在他嘴上吻了一下 ,然后跳上岸去。

薇奥拉 :啊 ,威尔 !

她抛给船夫一枚金币 ,返身向房屋跑去。

船夫 :谢谢小姐 !

威尔(惊愕地) :小姐 ?

船夫 :薇奥拉・德・雷塞布小姐。我从她这么大时就认得她。我不会哄弄

一个孩子的。

威尔弃船上岸。

船夫(伸手在他的座位下面摸索) :请您不要见笑 ,我也随手写下了一些

东西呢。(从座位下取出一叠回忆录的手稿) 看看这个 ,费不了您多少功夫。

我想您一定认识不少书商吧 ……

但这时威尔已经走了。

外景 ,德・雷赛布家花园 ,夜晚。

威尔越墙跳进花园 ,不顾一切地向薇奥拉房间的阳台攀去。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威尔从窗子进入室内 ,正好这时薇奥拉打开房门进来。两人隔着整个房

间互相凝视。

威尔 :你会爱上一个傻瓜吗 ?

薇奥拉 :你会爱上一个戏子吗 ?

两人跑到一起 ,热烈拥吻。

威尔(猛地退开) :等一下 ! 你还是一个少女 ,也许你会认错人 ,就像我曾

认错托马斯・肯特那样。

薇奥拉 :你只须回答我 :你是不是威廉・莎士比亚戏剧的作者 ?

威尔 :是的。

薇奥拉 :那就再来吻我吧 ,我没有认错。

他们又跑到一起 ,热烈地拥吻。薇奥拉抓扯着他的衣服 ,他也抓扯她的

衣服。

薇奥拉(继续) :我不知道男人的衣服怎么脱。

威尔 :我也不会弄你的衣服。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卧室门外 ,夜晚。

奶妈来到门前 ,把耳朵贴在门上倾听。当她听到两个人压低的说话声

时 ,脸上现出大吃一惊的表情。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威尔半裸着身体。薇奥拉只剩下衬裙和背心。然后衬裙也脱了下来 ,威

尔把它甩在一旁。他把她的背心脱掉 ,吃惊地发现她的胸部用带子紧紧地束

住。他找到头 ,把带子绕开 ,露出她的身体。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卧室门外 ,夜晚。

奶妈拖过一张摇椅 ,放在卧室门前 ,拿定主意 ,坐在这椅子上充当守卫。

不多一会儿 ,薇奥拉的床发出了均匀的吱嘎声。奶妈气呼呼地猛扇她那把小

绸扇。她在自己胸前画着十字。这时 ,一个女仆在门外的走廊上一路打扫着

向这边走近。她似乎觉察到了那吱嘎声 ,停下来静听。奶妈赶紧随着室内传

出的声音摇动自己的摇椅。女仆注视着奶妈。奶妈也注视着女仆。

奶妈 :打扫吧 ,打扫吧。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威尔和薇奥拉做过爱 ,相拥着躺在床上。

薇奥拉 :我没想到是这样。这甚至比演戏更快乐。

威尔 :是的。

薇奥拉 :即便是你的戏。

威尔(皱了皱眉) :#65533;。

薇奥拉 :这在我还是第一次呢。

威尔 :也许比我的第一次要好得多(再次亲吻她) 。

外景 ,德・雷赛布宅邸 ,黎明。

天已放亮。太阳用多情的彩带给飘浮的云朵镶上金色的花边。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卧室门外 ,黎明。

奶妈在摇椅上睡得正酣。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黎明。

远处传来雄鸡的喔喔声。薇奥拉和威尔相拥着睡在床上。薇奥拉睡眼

惺忪地惊醒。她完全醒来 ,呼唤着他的名字 ,他亲吻她。

薇奥拉 :威尔 ……

威尔开始起床。

薇奥拉(继续) :你现在就要走吗 ?

威尔 :我该走了。瞧 ,窗户已经发白了。

薇奥拉(把他拉住) :那是月光 !

威尔 :不 ,是鸡叫把我惊醒的。

薇奥拉 :那是一只猫头鹰 ―――到床上来。

她渐渐占了优势。她亲吻着他 ,并拉起被单把两个人裹住。

威尔(让步地) :好 ,让亨斯洛等着去吧。

薇奥拉(突然怔住 ,把他推开) :亨斯洛先生 ?

威尔(坚持地) :让他和他的剧本见鬼去吧 !

薇奥拉 :#65533; ―――不 ,不 !

威尔(吻她) :还有时间 ,天还黑着哪。

薇奥拉 :天已经大亮了 ! (又传来远处的鸡啼声) 鸡都在叫了 !

威尔 :那是猫头鹰。相信我 ,爱人 ,那是猫头鹰。

他热烈亲吻她 ,并再次想要做爱。薇奥拉猛地一推 ,把他推到了地上。

她坐起身来 ,把睡袍穿上。

薇奥拉 :你要让我们这么些演员今天没戏可排吗 ?!

这时有人敲门。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卧室外的走廊和卧室内 ,黎明。

奶妈在外面敲门。薇奥拉走近门旁。

奶妈 :小姐 ,全家人都要起床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经过欢乐的一夜 ,薇奥拉的面容显得更加光彩照人。

薇奥拉 :一个新的世界开始了 !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观众席 ,白天。

镜头切入到排演正在进行的场景。我们看到“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第

一次接吻(第一幕第五场) ①。内德・艾莱恩指导排练 ,威尔在旁观看。他容

光焕发 ―――他的人生变得无比完美了。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圣徒们就没有嘴唇吗 ,朝圣者们不也一样 ?”

萨姆(扮朱丽叶) “: 唉 ,朝圣的僧人 ,嘴唇是要祷告神明的。”

薇奥拉(扮罗密欧) “: 那么 ,亲爱的圣徒 ,让我把手的工作交给嘴唇 :它们

祷告 ,上帝保佑 ,别让虔诚变成绝望。”

这时威尔的目光恰好与她相遇。她向他投来隐秘的亲 的一瞥。

萨姆(扮朱丽叶) “: 你的祷告已蒙神明允准。”

薇奥拉一走神间没能接上尾白。

萨姆(提示她) :该你的啦。

艾莱恩(怒吼起来) :这些笨蛋 !

薇奥拉抱歉地接上她的台词。

薇奥拉(扮罗密欧) “: 神明 ,请容我把殊恩受领。”

薇奥拉作为罗密欧亲吻萨姆 ,吻得非常矜持 ,但对威尔来说却远远不够

矜持 ,他不由自主地身体向前一冲。

薇奥拉(扮罗密欧) “: 这一吻涤清了我的罪孽。”

・133 ・

① 即在凯普莱特家举行假面舞会的一场。帕斯捷尔纳克的俄译本此处在罗密欧

名下有一舞台说明“: 他扮做僧侣的模样”

萨姆(扮朱丽叶) “: 你的罪却沾上我的唇间。”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啊 ,我的唇间的罪 ? 感谢你精心的指摘 ! 让我把它

收回吧。”

薇奥拉再次亲吻萨姆。威尔更加猛烈地向前一冲 ,结果竟踉跄地冲到了

台上。大家惊愕地注视着他的举动。

威尔 :是 ,不 ,这样不完全对 ,让我做给你看。(念朱丽叶台词)“你的罪却

沾上我的唇间。”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啊 ,我的唇间的罪 ? 感谢你精心的指摘 ! 让我把它

收回吧。”

薇奥拉亲吻威尔。在短短一瞬间 ,他们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当薇奥

拉的嘴唇离开时 ,威尔的嘴唇再次迎了上去。

薇奥拉(扮罗密欧 ,继续) “: 你可以亲一下《圣经》。”

艾莱恩(对威尔 ,不无讥讽地) :威尔 ! 多亏有你在这儿 ! 何不交给我来

写你后面的剧本 ,让你在这里 ……

威尔(抱歉地 ,退回到台边) :是 ,是 ,请继续排练。现在该奶妈上场了。

拉尔夫在哪儿 ?

拉尔夫早已做好准备等在那里。

拉尔夫(扮奶妈) “: 小姐 ,你妈要跟你说话”。

薇奥拉(扮罗密欧) “: 谁是她的母亲 ?”

拉尔夫(扮奶妈) “: 小官人 ,她的母亲就是这儿府上的太太 ……”

威尔退到后台。

内景 ,玫瑰剧院 ,后台 ,白天。

现在他来到幕后。

拉尔夫(扮奶妈 ,画外音) “: 她是个好太太 ,又聪明 ,又贤德 ;我替她抚养

她的女儿 ,就是刚才跟您说话的那个 ……”

在拉尔夫念这几行台词(这时仍在继续) 的时候 ,威尔站在幕后的暗处 ,

独自一人 ,心潮激荡。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白天。

拉尔夫(扮奶妈) “: 告诉您吧 ,谁要是娶了她去 , (做了一个代表钱的手

势) 才发财#65533;。”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她是凯普莱特家的人 ? 嗳哟 ! 我的生死现在操在

我的仇人手里了 !”

诺尔扮做班伏里奥 ,夹在一伙人中间 ,举着一只高脚杯 ,摇摇晃晃地上

场。

诺尔(扮班伏里奥 ,对罗密欧) “: 去吧 ,跳舞快要完啦。”

薇奥拉准备下场 ,用手抓住幕布的边缘。

内景 ,玫瑰剧院 ,侧幕后 ,白天。

威尔亲吻薇奥拉的手。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白天。

薇奥拉(扮罗密欧) “: 是的 ,我只怕盛筵易散 ,良宵难逢。”

内景 ,玫瑰剧院 ,侧幕后 ,白天。

薇奥拉穿过侧幕出来。威尔和薇奥拉接吻。这是很冒险的 ,因为他们所

在的地方只是后台侧面被遮住的一点点空间。

萨姆(扮朱丽叶 ,画外音) “: 过来 ,奶妈。那边的那位绅士是谁 ?”

薇奥拉(对威尔) :啊 ,要是夜晚该多好 !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白天。

拉尔夫(扮奶妈) “: 我不认识。”

萨姆(扮朱丽叶) “: 去问他叫什么名字。―――要是他已经结过婚 ,那么

坟墓便是我的婚床。”

内景 ,玫瑰剧院 ,侧幕后 ,白天。

朱丽叶的这句台词恰恰击中威尔的痛处。他抽身欲走。

薇奥拉 :噢 ,别走。

威尔 :我该走了。我该走了 ……

内景 ,玫瑰剧院 ,后台 ,白天。

威尔匆匆爬上楼梯 ,朝他那小小的工作间跑去 ,这时可以听到 ,舞台上的

排练还在继续着。

拉尔夫(扮奶妈 ,画外音) “: 他的名字叫罗密欧 ,是蒙太古家里的人 ,咱们

仇家的独子。”

艾莱恩(坐在观众席中大喊 ,画外音) :真糟糕 !

内景 ,玫瑰剧院 ,编剧工作室 ,白天。

威尔来到剧院顶层他的小小工作室里。他独脚在原地旋转一圈 ,双手紧

搓笔杆 ,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他的手稿杂乱地摊在桌子上。

我们看到他刚刚写好的几行台词。

插入镜头“: 轻声 ! 那边窗子里亮起来的是什么光 ? 那就是东方 ,朱丽叶

就是太阳 !”

薇奥拉的旁白声在朗诵这段台词 :

薇奥拉(旁白) “: 轻声 ! 那边窗子里亮起来的是什么光 ? 那就是东方 ,朱

丽叶就是太阳 !”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傍晚。

薇奥拉(读台词) “: 起来吧 ,美丽的太阳 ! 赶走那妒忌的月亮 ,她因为她

的女弟子比她美得多 ,已经气得面色惨白了 ……”

薇奥拉坐在床上 ,读着手稿上的台词。威尔在她身边 ,与她一起诵读。

薇奥拉(继续) :啊 ,威尔 !

威尔 :嗯 ,有些东西是可以说得出口的。

薇奥拉的话被威尔接二连三的小品剧本亲吻打断。这时 ,威尔正在轻咬着她的脖

颈和肩膀 ,她用稿子抽了他一下 ,让他抬起头来。

薇奥拉(继续诵读) “: 那是我的意中人 ;啊 ! 那是我的爱 ;唉 ,但愿她知道

我在爱着她 !”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白天。

薇奥拉继续念着这段独白 ,与上面的话紧紧相接 ,不过这时已经是在排

练场上 ,她上方的阳台上萨姆扮演的朱丽叶发出轻轻的叹息。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她脸上的光辉会掩盖了星星的明亮 ,正像灯光在朝

阳下黯然失色一样。在天上的她的眼睛 ,会在太空中大放光明 ,使鸟儿误以

为黑夜已经过去而唱出它们的歌声。瞧 ! 她用纤手托住了脸 ,那姿态是多么

美妙 ! 啊 ,但愿我是一只手上的手套 ,好让我亲一亲她脸上的香泽 !”

萨姆(扮朱丽叶) “: 唉 !”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她说话了。啊 ! 再说下去吧 ,光明的天使 !”

现在场景越出了真实的时空 ,在舞台和薇奥拉的卧室间交叉展开 ―――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傍晚。

威尔(在薇奥拉连连的亲吻中继续读着) “: 罗密欧啊 ,罗密欧 ! 为什么你

偏偏是罗密欧呢 ? 否认你的父亲 ,抛弃你的姓名吧。”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白天。

萨姆(扮朱丽叶) “: 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 ,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 ,

我也不愿再姓凯普莱特了。”

薇奥拉(扮罗密欧) “: 我还是继续听下去呢 ,还是现在就对她说话 ?”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威尔和薇奥拉拥坐在床上。

威尔“: 你是什么人 ,在黑夜里躲躲闪闪地偷听人家的话 ?”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观众席 ,夜晚。

天已经很晚了 ,排练在火炬照耀下继续进行着。

薇奥拉(扮罗密欧) “: 我没法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敬爱的神明 ,我痛恨

我自己的名字 ,因为它是你的仇敌。”

我们看见一群不上场的演员被这场面所吸引 ,纷纷围拢来观看。芬尼曼

坐在那里早已欣喜欲狂。显然 ,这出戏一定不同寻常。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威尔半裸着身子 ,在地上来回踱步 ,为床上的薇奥拉接读朱丽叶的台词。

威尔“: 花园的墙这么高 ,是不容易爬上来的 ;要是我家里的人瞧见你在

这儿 ,他们一定不让你活命。”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夜晚。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唉 ,你的眼睛比他们 20 柄刀剑还厉害 ! 只要你用

温柔的眼光看着我 ,他们就不能伤害我的身体。”

萨姆(扮朱丽叶) “: 我怎么也不愿让他们瞧见你在这儿。”

薇奥拉(扮罗密欧) “: 朦胧的夜色可以替我遮过他们的眼睛。只要你爱

我 ,就让他们瞧见我吧。”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威尔和薇奥拉已不在床上 ,但都没穿什么衣服。他们仍继续对着台词。

威尔“: 晚安 ,晚安 ! 但愿恬静的安息同样降临到你我两人的心头 ! 啊 ,

你就这样离我而去 ,不给我一点满足吗 ?”

薇奥拉 :那是我的词儿 !

威尔 :噢 ,不过那也是我的呀 !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夜晚。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啊 ,你就这样离我而去 ,不给我一点满足吗 ?”

萨姆(扮朱丽叶) “: 你今夜还要什么满足呢 ?”

薇奥拉(扮罗密欧) “: 你还没有把你的爱情的忠实的盟誓跟我交换。”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威尔和薇奥拉又回到床上 ,互相亲吻并做爱。

威尔“: 我的慷慨像海一样浩渺 ,我的爱情也像海一样深沉 !”

薇奥拉与威尔(两人一起继续念出这段独白) “: 我给你的越多 ,我自己也

越是富有 ,因为这两者都是没有穷尽的。”

奶妈在门外敲门并呼唤。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白天。

萨姆(扮朱丽叶) “: 我听见里面有人在叫 ;亲爱的 ,再会吧 !”

扮演奶妈的拉尔夫在后台呼唤着“朱丽叶 !”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薇奥拉(向门外的奶妈喊道) :就来了 ,好奶妈 !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卧室门外 ,夜晚。

奶妈把耳朵附在门上谛听。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白天。

萨姆(扮朱丽叶) :“就来了 ,好奶妈 ! ―――亲爱的蒙太古 ,愿你不要负

心。”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威尔“: 再等一会儿 ,我就会来的。”

薇奥拉听出了他这句话的猥亵意思 ,嬉笑着抽了他一下。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白天。

萨姆(扮朱丽叶) “: 再等一会儿 ,我就会来的。”

萨姆离开阳台 ,走进侧幕。

薇奥拉(扮罗密欧) “: 幸福的 ,幸福的夜啊 !”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已是夜深。他们刚刚做过了爱。忽然一切都异常地平静下来。

薇奥拉(几乎是自言自语地) “: 我怕我只是在晚上做了一个梦 ,这样美满

的事不会是真实的。”

内景 ,玫瑰剧院 ,后台 ,白天。

台上排练仍在继续。在后台 ,内德・艾莱恩正向楼梯走去。他从拉尔夫

身边走过。拉尔夫(奶妈) 在“朱丽叶的闺房”这场戏里有两句幕后的台词。

萨姆(扮朱丽叶 ,画外音) “: 我会把我的整个命运交托给你 ,把你当作我

的主人 ,跟随你到天涯海角。”

拉尔夫(扮奶妈) “: 小姐 !”

萨姆(扮朱丽叶 ,画外音) “: 就来 ―――可是你要是没有诚意 ,那么我请求

你 ―――”

拉尔夫(扮奶妈) “: 小姐 !”

萨姆(扮朱丽叶 ,画外音) “: 停止你的求爱 ,让我一个人独自伤心吧。一

千次的晚安 !”

萨姆穿过侧幕下场(也就是来到我们面前) 。

萨姆(对内德) :我穿着这身服装简直没法动弹 ,而且臃肿得像一只猪 !

穿上这身服装就没有脖子啦 ! (这时听到台上罗密欧的尾白) 噢 ,又该上场

了 ! 她说要走了 ,可又不走 ……

内景 ,玫瑰剧院 ,编剧工作室 ,白天。

内德走上楼来。威尔正在写作。彼得也在这里 ,手中拿着威尔已经写好

的几页台词 ,等他写完下一页。彼得翻阅手中的台词。威尔见内德进来 ,把

一页台词交给彼得。

威尔(对彼得) :怎么样 ?

彼得(耸耸肩) :很好。

威尔脸上的表情似乎是说 :那就是说 ,还行 ! 彼得离去 ,把地方让给内

德。威尔抖擞精神 ,准备应对。

威尔 :内德 ,我知道 ,知道。

艾莱恩 :那就好。

威尔 :#65533;。

艾莱恩 :剧名不行。

威尔 :噢。

艾莱恩 :应该叫《罗密欧与朱丽叶》,仅仅供你考虑。

威尔 :谢谢你 ,内德。

整个这段对话充满讥讽的意味 ,就像两个老伙伴之间那样。内德敷衍地

点点头 ,转身下楼。

威尔(继续) :你真够朋友。

艾莱恩 :你可是个滑头鬼。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观众席 ,白天。

彼得向演员们分发写好台词的稿纸。亨斯洛坐在观众席里。亨斯洛不

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会耍把戏的小狗 ,它一刻不停地翻着筋斗。彼得分发台

词经过它面前时 ,不禁摇了摇头。

亨斯洛(怀疑地) :你是说 ,根本用不着狗 ?

芬尼曼如今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地道的戏迷 ,听见亨斯洛谈话 ,向他发

出嘘声并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彼得(对亨斯洛) :神父为他们秘密举行了婚礼 ,后来内德同凯普莱特家

的一个人发生了斗殴 ,罗密欧试图劝阻 ,他拉住了内德 ,就是说 ,他拉住了茂

丘西奥 ,结果茂丘西奥被提伯尔特杀死 ,罗密欧又杀死了提伯尔特。后来亲

王决定把罗密欧逐出维洛那。

亨斯洛(大大松了口气) :后来就该是他出去航海 ,船只失事 ,漂流到海盗

王的小岛上。

芬尼曼再也听不下去 ,咆哮起来。他把小狗踢开 ,向亨斯洛怒吼 ―――

芬尼曼 :闭上你的臭嘴 ! 给我滚出去 ! (转身向台上惊呆了的演员们) 万

分抱歉 !

萨姆(扮朱丽叶) “: 晚安 ! 晚安 ! 离别是这样甜蜜的凄清 ,我真要向你道

晚安直到天明 !”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早晨

阳光唤醒这对酣睡中的情人。这是一个礼拜日的早晨。传来教堂的钟

声。薇奥拉猛地惊醒。好像有一件事令她烦恼 ,但又想不起是什么事。威尔

尽力慰解。

威尔 :礼拜天 ,今天是礼拜天。(把她拉回到枕头上) 我在睡梦中想到了

一点 ,神父既然操持了他们的婚礼 ,就会对他们的命运负责到底。

薇奥拉 :噢 ,那么这段爱情会有个好的结局了 ?

威尔 :也许在天堂里吧。要知道我现在写的不是一出喜剧。有一条鸿沟

把我的这对情人隔开 ―――家世、身份、命运 ,这一切是无法改变的。

薇奥拉(醒悟地) :是啊 ,这不是生活 ,威尔。这只是一时的偷欢。

忽然从楼下传来一阵喧嚷 ―――有一个人在大声吼叫。

韦塞克斯(画外音) :还没有准备停当 ? 她在什么地方 ?

奶妈(画外音) :请您耐心些 ,先生 ,她正在打扮。

韦塞克斯(画外音) :你能要求女王陛下耐心些吗 ?!

薇奥拉终于想起来了。她猛地跳起并发出一声惊呼。

薇奥拉 :礼拜天 ! 格林尼治 !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卧室门外 ,早晨。

奶妈挡在楼梯口不让韦塞克斯上来。

韦塞克斯 :奶妈 ,请你仔细听好。女王陛下 ,我们无限荣光的君主 ,上帝

选定的帝王 ,光焰普照的主宰 ,今天要去格林威治 ,并且准备在晚间庆典时赐

幸我选定的妻子 ,如果我们不能在开宴前赶到 ,那老家伙是不会饶恕的。所

以你马上给我到小姐的闺房 ,不管她打扮好还是没有打扮好 ,死活把她给我

弄出来。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早晨。

薇奥拉已经穿好衣服 ,正在穿鞋。威尔只穿着内衣 ,站在那里争辩。

威尔 :你不能去 ! 就是女王亲自请你 ,也不能去 !

薇奥拉 :那么你要我怎么办 ? 嫁给你吗 ?

威尔(无言以对地) :做一个穷戏子的老婆 ? ―――我能指望薇奥拉小姐这

样做吗 ? 除非在我的梦里。但要是我 ,我还是希望能够光明正大地按照自己

的愿望自由行事。

薇奥拉(尖刻地) :在黑夜里 ,你已经按照你的愿望自由够了。如果你的

话已经说完了 ,那我现在该动身去格林威治了。

威尔 :那就让我陪你去。

薇奥拉 :你不能去 ,韦塞克斯会杀了你的。

威尔 :我知道怎样斗剑 !

薇奥拉(一边整理头发 ,一边说) :那是舞台上的斗法。(转过来面对威

尔) 唉 ,威尔 ! 作为托马斯・肯特 ,我的心是完全属于你的 ,但是作为薇奥拉 ,

我们之间真的是隔着一条鸿沟。下下个星期 ,我就要嫁给韦塞克斯了。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卧室门外/ 楼下大厅 ,早晨。

韦塞克斯还在那里大发脾气。

韦塞克斯(怒吼着) :老天在上 ,我非把她拉下楼来不可 ,凭了女王陛下的

旨意 ……

他忽然哑住 ,因为这时薇奥拉的房门打开 ,她出现在楼梯顶端。

薇奥拉 :早安 ,先生 !

韦塞克斯(被她的光彩镇住) :啊 ! 我的小姐 ! 时光是不等人的 ,但我敢

肯定 ,为了你这样的美人儿 ,它也会停住脚步 !

薇奥拉缓步走下楼梯。威尔跟在她身后 ,此时他身穿长裙 ,头戴软帽 ,连

说话也带上了村妇的口音。

威尔 :我们终于收拾停当了 ,先生 !

韦塞克斯(吓了一跳) :你准备带上你的洗衣妇吗 ?

威尔 :我是她的伴当 ,乡下的表姐。(走近 ,行屈膝礼) 噢 ,您真是像她说

的那么漂亮文雅 ! 您可以叫我威廉明娜。

韦塞克斯 :不大可能有这种必要吧 ……

威尔 :噢 ,先生 ,您可打发不走我 ,她现在比什么时候都更需要我 ,您的事

让我想走也走不开 !

外景 ,格林尼治宫 ,夜晚。

五彩缤纷的焰火在格林威治的夜空中怒放 ,这座皇家宫苑此时贵客云

集。

外景 ,格林威治宫 ,露台 ,夜晚。

按照皇家举行这类宴会的惯例 ,客人们随意走动、闲谈 ,互相颔首致意 ,

举止高雅 ,文质彬彬。伊丽莎白女王驾到时是一个高潮 ,这时她穿过人群 ,偶

尔赐幸某人 ,说上一两句话 ,走到她的座位 ,那里就成为整个集会的中心。然

后御前侍从把极少数幸运者逐一引荐到女王面前 ,做简短的谒见。薇奥拉和

韦塞克斯不时向认识他们的、向他们致意的人行屈膝礼和颔首礼。威尔紧随

在后 ,也频频颔首 ,薇奥拉不得不用臂肘捅捅他 ,示意他改行屈膝礼。这时 ,

女王的御前侍从走过来拉了拉韦塞克斯的袖子。

韦塞克斯(对御前侍从) :现在 ?

御前侍从 :现在。

韦塞克斯(对薇奥拉) :女王要召见你了 ,小心答话。

御前侍从引领薇奥拉穿过人群。威尔本想跟随 ,但被韦塞克斯抓住了胳

臂。

韦塞克斯 :是有一个男人吗 ?

威尔 :什么男人 ,先生 ?

韦塞克斯(不耐烦地) :有一个男人 ,一个诗人 ―――写戏的 ,我听说 ―――常

到她家里来 ?

威尔 :写戏的诗人 ?

韦塞克斯 :一个自以为了不起的、靠写字混饭吃的穷光蛋 ,说是叫马洛 ,

克里斯托弗・马洛 ,他到小姐家里来过吗 ?

威尔 :马洛 ? 噢 ,有那么一个 ,穿一件花花绿绿的背心 ,老爱卖弄几句文

词儿。

韦塞克斯(恶狠狠地) :就是那个狗东西 !

女王的侧面镜头。御前侍从引荐了薇奥拉。薇奥拉行屈膝礼 ,并保持着

这种姿势。

薇奥拉 :陛下。

女王 :站起来吧 ,姑娘。

薇奥拉直起身来。女王上下打量着她。

女王(继续) :我看见过你。只要有戏剧演出 ,你是每场必到的 ,不管是在

“白厅”,还是在里士满。

薇奥拉(表示承认) :陛下。

女王 :你最喜欢什么样的戏 ?

薇奥拉 :陛下 ……

女王 :回答我的话 ! 我知道我是谁。你喜欢帝王将相的文治武功 ,还是

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 ?

薇奥拉 :我喜爱戏剧。由真人把各种故事搬演出来给我看 ,那真是 ……

女王(打断她的话) :不是演给你看 ,是演给我看。

薇奥拉哑口无语 ,满脸羞惭。

威尔的侧面镜头。他在注意观看和倾听。他从未这么靠近地看见过女

王 ,此时不禁有些出神。

女王(继续) :还有呢 ?

薇奥拉 :我爱诗歌胜过一切。

女王 :胜过爱韦塞克斯勋爵 ?

她从薇奥拉的肩头上望过去 ,薇奥拉意识到韦塞克斯这时已经来到她的

身后。韦塞克斯深深鞠躬。

女王(继续 ,对韦塞克斯) :我的勋爵先生 ,你什么时候要是找不到你的妻

子 ,最好就到剧场里去找。(女王的打趣引得侍臣们吃吃窃笑) 不过戏剧家并

不能使你懂得爱情 ,他们把它描写得很有趣 ,描写得很滑稽 ,或是描写得很淫

秽。但是却写不出真正的爱情。

薇奥拉(脱口而出) :能写出的 !

此时的她有些忘乎所以。侍臣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女王认真地打量

着她。韦塞克斯一脸的愠怒。威尔则深受感动。

薇奥拉(继续) :陛下 ,我是说 ,他们写不出 ,他们还没能写出 ,但是我相信

有人一定能 ……

韦塞克斯 :薇奥拉小姐阅世浅薄 ,陛下英明。自然和真实本就是戏剧的

大敌。我敢以我的财产打赌。

女王 :我还以为 ,你所以到这里来 ,就是因为你一无所有哩。

又是一阵窃笑声。韦塞克斯强压怒火。

女王(继续 ,仿佛是给他的一个台阶儿) :哼 ,看来没人愿意跟你打这个

赌。

威尔 :赌 50 金镑 !

一片惊愕。只有伊丽莎白女王反倒来了兴致。

女王 :50 金镑 ! 一个好题目 ,一个好赌注。一出戏能不能给我们表现出

真实的和真正的爱情 ? 好了 ,这场打赌由我来做见证人 ,有什么情况由我来

裁决。(这一席话引起一片欢呼。她敛起裙裾 ,站起身来) 我还没见过哪出戏

做到了这点呢。(起身离去 ,众人一齐后退深深鞠躬) 有了薇奥拉小姐给我们

带来的兴奋 ,连这焰火也显得黯然失色了。(这时她正好经过躬着身的韦塞

克斯面前 ,以亲 的语气对他说) 你就娶她好了 ,不过你可是一个大傻瓜。自

我上次看见她以后 ,她已经尝过了禁果 ,但不是跟你。只有一个女人才能看

出这点。

女王缓步离去 ,韦塞克斯直起身来 ,我们看到他的脸色 :如梦初醒 ,怒不

可遏。

韦塞克斯(自言自语) :马洛 !

内景 ,伯比奇的住所 ,门厅 ,白天。

克里斯托弗・马洛走进来 ,把门甩上。在他头顶上方 ,天花板随着做爱的

节奏轧轧作响。他手中拿着一叠手稿 ,径自走向楼梯。

马洛 :伯比奇(响声停住) !

伯比奇(画外音) :谁 ?

内景 ,伯比奇的住所 ,楼梯 ,白天。

马洛(走上楼梯) :是我 ,马洛。

伯比奇(画外音) :基特 !

内景 ,伯比奇的住所 ,卧室 ,白天。

床上 ,罗瑟琳正骑在伯比奇身上 ,马洛走进来 ,对这一幕全然不加理会。

马洛 :你今天下午还要演我的“浮士德”呢。别干得太辛苦了。

罗瑟琳(热情正高) :今天下午 ? ―――今天下午我们还要在这儿的。

伯比奇 :你有事吗 ,基特 ?

马洛 :我的《巴黎大屠杀》完工了。

伯比奇 :你把最后一幕写完了 ?

马洛 :你有钱吗 ?

伯比奇 :明天。

马洛(转身要走) :那你就明天再拿这稿子吧。

伯比奇 :等一下 ! (对罗瑟琳) 你停一下 !

马洛 :给 20 镑 ,现在就交给你。

伯比奇 :你我之间钱算得了什么。再说 ,如果我急需剧本 ,我还另有一桩

指望 ,莎士比亚正在给我写一出喜剧呢。

马洛 :罗密欧 ? ―――他已经给了亨斯洛。

伯比奇 :绝不可能 !

马洛 :好了 ,我该去德特福德了。向你致意 ,罗瑟琳小姐。

伯比奇 :我给了莎士比亚两个金镑 ,定下了他的罗密欧 !

马洛(向外走去) :不错。可是内德・艾莱恩和海军上将供奉剧团正在玫

瑰剧院排演哪。

伯比奇 :背信弃义 !

伯比奇猛地从床上跳起 ,把罗瑟琳翻到了地上。蛇形玻璃手镯从她手腕

上甩脱 ,在地上碰碎 ,掉出了那张纸条。伯比奇捡起纸条一看 ,不禁大怒 :原

来上面是威尔・莎士比亚的签名。

伯比奇(继续) :叛徒 ,窃贼 !

外景 ,街道 ,白天。

伯比奇率领一群宫内大臣供奉剧团的壮汉劈开人群疾走 ,个个满面怒

容。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观众席/ 台面/ 下空间 ,白天。

排练已经进行到第三幕第一场。内德・艾莱恩扮茂丘西奥和诺尔扮班伏

里奥 ,另有两个蒙太古家的仆人正在台上 ,这时凯普莱特家的四个人大摇大

摆地出场 ,为首的是詹姆斯・赫明扮的提伯尔特。

诺尔(扮班伏里奥) “: 嗳哟 ! 凯普莱特家里的人来了。”

艾莱恩(扮茂丘西奥) “: 啊唷 ! 我不在乎。”

詹姆斯・赫明(扮提伯尔特) “: 你们跟着我不要走开 ,等我走向他们说话。

(语气夸张地向茂丘西奥) 两位晚安 ! 我要跟你们中间无论哪一位说句话

儿。”

艾莱恩(离开角色) :你就打算这样演法 ?

没等赫明嗫嚅地说出答话 ,艾莱恩接读台词。

艾莱恩(扮茂丘西奥) “: 您只要跟我们两人中间的一个人讲一句话吗 ?

再来点别的吧。要是您愿意在一句以外 ,再跟我们较量一两手 ……”

这时忽然又有 6 个人和一只狗冲上舞台 ,准备开打。原来是伯比奇率领

宫内大臣供奉剧团的人为了捍卫伯比奇的荣誉前来兴师问罪 ,他们手持刀

剑、棍棒 ,还有一桶喂猪的泔水。

伯比奇 :那个胆敢把笔伸进别人墨水瓶的下流胚文人在哪儿 ?

威尔(此时已跳上舞台) :这伙人要干什么 ?!

伯比奇并不答话 ,一剑向威尔砍来 ,威尔闪过这一击 ,从身旁一个演员手

中抓过一根棍子 ,尽力抵挡伯比奇的攻击。他一棍向伯比奇挥去 ,而此时一

个宫内大臣供奉剧团的人则向他挥过来 ,托马斯失声大叫 ,另有一人砍中舞

台上的拉绳 ,顶棚上悬挂的种种饰物帘幕纷纷落下。顷刻之间海军上将供奉

剧团的人和宫内大臣供奉剧团的人混战成了一团 ,个个施展一向训练有素的

功夫 ,有的操棍棒 ,有的用拳脚 ,只差没有拔剑出鞘。小狗克来勃汪汪叫着 ,

撕咬它够得着的任何人的裤腿。亨斯洛坐在台下 ,一时弄不清怎么回事 ,赶

紧在那里核对台词本子。芬尼曼更加懵懵懂懂 ,看得出神。

芬尼曼(对亨斯洛) :棒极了 ,棒极了 ! 还有一只狗 !

但是亨斯洛很快弄清 ,那几个演员根本不是他的演员 ,也与这场戏毫无

关系。他顿时陷入恐慌 ,不过他的心思主要是害怕砸坏他的东西。身材高大

的拉尔夫挥舞着两只没有点火的火炬 ,将其中一只击向敌手的后背 ,火炬立

刻砸得稀烂 ,亨斯洛朝着拉尔夫大喊 :

亨斯洛 :别动我的道具 !

薇奥拉也出手不凡 ,一棍扫倒一个敌手 ,又回手挡开了别人朝威尔挥来

的一击。

薇奥拉 :威尔 ! 这是怎么回事 ?

威尔 :同行是冤家 ,常有的事。

忽然 ,他头上挨了一击 ,跌落台下 ,连带地把薇奥拉也拉了下来。在台下

面有一个黑洞洞的空间(俗称窟窿) ,威尔把薇奥拉一把推进去。

威尔(继续) :藏在里边别动 !

威尔重又回到台上 ,此时台上的火爆场面足以抵得上《三个火枪手》外加

《侠盗罗宾汉》同台上演 ,其中尤以扮做朱丽叶的萨姆・戈斯最为骁勇善战。

台上堆放着一大垛供高级座位使用的坐垫 ,不知是谁把这垛东西打翻 ,于是

艾莱恩和另外几人就抄起坐垫当做盾牌。不消一刻功夫 ,坐垫就被打烂 ,弄

得到处飞满羽毛。台面上的活板门打开 ,薇奥拉从下面探出头来 ,向四周张

望 ,只见许多条腿转来转去 ,无数的羽毛在空中飞舞 ,一只靴子从她的头旁边

经过 ,把她的发套踢得歪向一边。她害怕发套被卷走 ,赶紧缩回头去 ,却没有

盖住那块活板 ,恰好叫威尔从那里掉了下来。

内景 ,玫瑰剧院 ,台面下的空间 ,白天。

威尔 :我昨晚做梦梦见一场沉船事故 ,你漂流到一个遥远的国度。

两人拥吻。在这一刻 ,他们仿佛远离了周围的一切。

内景 ,玫瑰剧院 ,台下 ,白天。

舞台上混战正酣。芬尼曼独自坐在台下 ,看得入神 ,心想这是他有生以

来看过的最壮观的场面。亨斯洛跑来跑去 ,极力想挽救他那些被人当作武器

的道具。一棵要在罗密欧戏里使用的道具树 ,忽然被人拿起。亨斯洛大喊。

亨斯洛 :那是阳台一场戏里要用的 !

芬尼曼看着这些 ,此时远处传来铃声。他四顾张望 ,终于发现 ,这些人中

间有好多生面孔。道具树轰地砸在拉尔夫头上。芬尼曼望着亨斯洛。

亨斯洛(继续 ,绝望地) :我可怜的玫瑰啊 !

他颓然跌坐在一条破板凳上。芬尼曼走到他面前 ,从他口袋里拿出台词

本 ,查对一下他现在刚刚猜到的事情 :这个场面是剧本里根本没有的。

芬尼曼(大惊失色地) :我的资金全都泡汤了 ! 兰伯特 ! ! !

兰伯特在这整个过程中始终在安然酣睡 ,但此时听到主人的呼唤立刻醒

来。

芬尼曼(继续 ,指着台上的混战场面) :给我报仇

上一篇:奥斯卡多项大奖《莎翁情史》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下一篇:奥斯卡多项大奖《莎翁情史》电影剧本赏析下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