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多项大奖《莎翁情史》电影剧本赏析下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6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亨斯洛(力图阻止) :我可不想再惹更大的麻烦 ,芬尼曼先生。我早就跟

您说过 ,干我们剧院这行生意 ……

芬尼曼 :亨斯洛 ,你纯粹是块废物 ,在我这一行里要是只有你那一点点胆

子 ,我早就完蛋啦 ,你别跟我说你那一行 ……

说着 ,他举手朝着从他面前走过的宫内大臣供奉剧团的一个家伙给了结

结实实的一拳 ,把那人打得滚下台去。兰伯特此时也三下五除二把其余敌手

摆平。当然 ,在辨别敌我这个难题上 ,他得到了萨姆的及时指点。宫内大臣

供奉剧团的一伙人狼狈逃离剧院 ,只剩下伯比奇一人孤军奋战 ,被芬尼曼逼

到台口 ,一下子跌到台下 ,恰好坐在泔水桶上。哑场。内德忽然带头鼓起掌

来。其他那些打斗得筋疲力尽的人们也在台上台下鼓起掌来。芬尼曼环顾

全场 ,眉开眼笑地接受众人的掌声和叫好声 ,俨然成了头牌明星 !

内景 ,妓院 ,夜晚。

大获全胜的演员们在芬尼曼的率领下涌进妓院 ,芬尼曼就是这处妓院的

业主。此时妓院内早已挤满了妓女和嫖客 ,正在饮酒作乐。

芬尼曼(高喊) :庆祝辉煌的胜利 ! 有美酒和女人 ,请各位尽情享用 ,由我

做东 ! 啊 ,多么快乐的时光 ! (说着拉过一个浓妆艳抹的妓女) 你这烂透的老

油条 ,把你留给你自己用吧 ,我可不愿意让你把我的资本都染上梅毒 !

托马斯(薇奥拉 ,满怀戒心地打量着周围。对威尔) :这里是酒馆吗 ?

威尔 :也可以算酒馆吧。

威尔把她安排在同伙人中间坐下 ,自己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一个漂亮

的妓女立刻走过来坐在威尔膝上并亲吻他。

漂亮妓女 :我记得你 ! 你是那个诗人 !

薇奥拉生气地把漂亮妓女从威尔怀里拉起来。

漂亮妓女(继续) :一个一个地来嘛 !

另一妓女(对薇奥拉) :啊 ,这位可真标致 ! 让我逗您高兴 ,您给我讲您的

故事好吗 ?

托马斯(薇奥拉) :噢 ,这 ,这 ,噢 ,这是下等场所 !

威尔 :是的 ,托马斯 ,不过它可是很高级的。来吧 ,喝点酒总不会有害的。

旁边立刻有人把酒杯递到他们手中。大家都拿着酒杯 ,只有拉尔夫除

外。

拉尔夫(推开递过来的酒杯) :我干活儿时从来不喝 !

漂亮妓女转而盯上了萨姆。萨姆露出尴尬的表情。

漂亮妓女 :从来没尝过这滋味吗 ? 是不是 ? (说着拿手在他身上乱摸) 我

看你已经行了 ,萨姆 !

芬尼曼(高举酒杯祝酒) :欢迎各位到我这最好的地方来 ! 为海军上将供

奉剧团 ,干杯 !

大家一起干杯。薇奥拉也喝了。她打定了主意 ,决定也享受一下。她举

起酒杯祝酒。

托马斯(薇奥拉 ,喊) :海军上将供奉剧团万岁 !

威尔与她碰杯。威尔看到 ,她的感情已经与这伙人融合在一起。

外景 ,街道 ,夜晚。

一个人在夜晚的街道上拼命奔跑着。他跑进一个广场 ,然后朝玫瑰剧院

方向跑去。

内景 ,妓院 ,夜晚。

这伙人中有一多半在放声唱着。诺尔和一个妓女一起跌跌撞撞地走下

楼梯 ,他的裤子不知弄到哪里去了。个个都已喝了不少。

萨姆(对漂亮妓女) :我很喜欢。

薇奥拉眼睛兴奋地闪着光 ,用手中的酒杯在桌子上打着拍子 ,听四个演

员充满醉意的小合唱。

芬尼曼(摇摇晃晃地走到薇奥拉面前) :肯特老弟 ! 你没尝尝荤腥 ?

托马斯(薇奥拉 ,迷惑不解地) :荤腥 ?

威尔(赶紧替她解围 ,把话题岔开) :芬尼曼先生 ,您这样热爱戏剧 ,也应

该在这出戏里担任一个角色。我要写上一个卖药人 ,一个不大的角色 ,但很

重要。

芬尼曼(拥抱威尔) :老天爷 ,我太感谢你了 ! 我就演你这个卖药人 !

热情洋溢之下 ,他又去拥抱下一个人 ,这人却是滴酒未沾的拉尔夫。

芬尼曼(继续) :我也要在你们的戏里充一个角儿啦。

一妓女(问拉尔夫) :这出戏是讲什么的 ?

拉尔夫 :噢 ……有一个奶妈 ……

芬尼曼乐极忘形地高喊着让大家静下来 ,然后高声宣布 :

芬尼曼 :莎士比亚先生盛情邀我扮演卖药人这个角色啦 !

亨斯洛 :卖药人 ? 威尔 ,故事怎么发展 ? 沉船事故在哪儿 ? 喜剧的结尾

是什么 ?

威尔 :说老实话 ,我自己也还不知道呢。

亨斯洛 :天哪 ,威尔 ,你不知道 ,谁该知道 ? 还是给咱们写出海盗、小丑 ,

还有大团圆的结局 ,不然的话 ,就把你打发回老家找你老婆去 !

一伙人个个兴高采烈 ,只有薇奥拉和威尔深感凄凉。威尔无奈地看了看

她 ,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薇奥拉避过他的目光 ,跌跌撞撞地向门口跑去。此

时彼得恰好从外面走进 ,泪流满面的薇奥拉与他擦身而过。威尔正要追出

去 ,却被彼得一把抱住。这时我们看到彼得面色凝重 ,显出极度激动的样子。

威尔起先还想挣脱 ,但被他紧紧抓住 ,因为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

彼得(高喊) :威尔 ! 亨斯洛先生 ! 各位 ! (大家静下来) 。今天是我们大

家最最悲痛的日子 ! 有人坐船从德特福德带来了噩耗。马洛死了。

所有人都被这消息惊呆了 ,发出一片惊愕声。

彼得(继续) :是被人刺死的 ! 在德特福德一家酒馆里被人用刀刺死的小品剧本 !

没有人比威尔受到的震动更沉重了。第二个打击比最初的一击更加沉

重。他站在那儿完全惊呆了。

威尔 :啊 ,我闯下了什么祸呀 !

艾莱恩(站起来) :他是我们中间最了不起的人。一颗巨星殒落了。

外景 ,妓院外 ,夜晚。

威尔跌跌撞撞地来到街上。

威尔 :是我杀死了他 ! 上帝饶恕我吧 ,饶恕我的罪过吧 !

他猛然跌进一个臭水沟 ,一条溢满臭水和垃圾的深沟。他爬起来 ,踉踉

跄跄地向前走去。

外景 ,教堂钟楼 ,夜晚。

教堂的钟楼朦胧地矗立在夜空中。

内景 ,教堂 ,夜晚。

威尔不知是怎样来到这里的。教堂里空无一人 ,只有莎士比亚悲痛欲绝

的孤独身影 ,他跪在幽暗的烛光下 ,祈祷 ,哭泣 ,敲打着自己的脑袋 ,数落着自

己的罪孽 ,仰视着一幅幅纪念死者的画像和救世主的圣像。他浑身湿透 ,衣

服上沾满泥污 ,头发里夹着草梗和树叶。

外景 ,德・雷赛布宅邸 ,白天。

阳光明媚的早晨。从教堂里传来悠扬的钟声。薇奥拉和奶妈骑马走近。

薇奥拉侧身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 ,奶妈骑的则是一匹不那么漂亮的马 ,就像

桑丘永远陪伴着堂吉诃德那样 ,紧随着薇奥拉。

韦塞克斯策马迎面而来。多么美好的一天 ! 他快乐地哼唱着 ,显出一种

因为听到好消息而兴奋不已的样子 ,见了薇奥拉 ,立刻高兴地向她致意。

韦塞克斯 :我的小姐 ,你怎么一副悲伤的样子 ! 让我陪你一起跑一跑吧。

薇奥拉 :今天不是我练习马术的日子 ,先生。

韦塞克斯 :天哪 ,你明明是骑在马上。

薇奥拉 :我们要上教堂去。

韦塞克斯(立刻换成一副庄重的面孔) :我当然理解。这是可以料到的。

薇奥拉 :我每礼拜天都是如此。

韦塞克斯 :何况是一个哀悼的日子。我从来没跟那家伙打过交道 ,除了

在你家里碰到过一次。

薇奥拉(莫名其妙) :哀悼 ? 什么人去世了 ,先生 ?

韦塞克斯 :啊 ,上帝仁慈 ,我可没想到这个消息要由我来告诉你。戏剧界

的 ,也是舞会上的巨大损失。

薇奥拉几乎晕倒 ,奶妈赶紧趋前扶住。

薇奥拉(面色苍白) :他死了 ?

韦塞克斯(故作庄重 ,却又掩饰不住自己的高兴) :昨晚被人杀死了 ,在一

家酒馆里 ! 好了 ,让我们去祈祷他的灵魂安息吧。

薇奥拉哑然失声 ,奶妈强压悲痛赶紧劝止。

奶妈 :我的小姐 ,这个时候可愈加要显出你的教养呢。

内景 ,教堂 ,白天。

奶妈搀扶着薇奥拉走进教堂。薇奥拉紧张到了极点。奶妈扶她在一个

座位上就坐 ,随后在她身旁坐下。

就在她们就坐的当儿 ,唱诗班唱着圣诗列队走出。坐在旁边一排的韦塞

克斯满怀兴趣地看着唱诗班 :他已经有好几年不上教堂了。但是接下来他看

到的事情却让他呆住了 ―――他看见了威尔・莎士比亚。

威尔的侧面镜头。威尔面容憔悴 ,满身泥污 ,在来自背后的一束光线映

射下 ,活像一个鬼魂 ,甚至比鬼魂更可怕。他头上碰破的地方流着血 ,满脸泥

污 ,又经这一夜的折磨 ,就这副样子站在侧廊里直瞪着韦塞克斯。

韦塞克斯毛骨悚然 ,一身冷汗。他看见威尔伸出手指 ,愤怒地指着他。

他不禁发出一声嘶哑的喊声 ,然后梦呓般地喃喃自语。

韦塞克斯 :哎呀 ,饶命 ,高贵的鬼魂 ,看在基督的份上 ,饶了我的命吧 !

这时薇奥拉也看见了威尔。她仍处在呆痴的状态中 ,似乎一下子认不出

他 ,脸上露出完全漠然的表情。这时韦塞克斯恐惧万分地退向出口 ,最后撒

腿狂奔逃去。

韦塞克斯(继续 ,尖叫着) :饶了我吧 !

唱诗班继续唱着 ,但韦塞克斯的尖叫使薇奥拉清醒过来 ,她看到威尔正

要从一个侧门走出教堂 ,于是不顾一切地向那侧门跑去。

外景 ,教堂 ,白天。

薇奥拉追出门外 ,看见威尔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薇奥拉大声呼唤他的

名字。

薇奥拉 :威尔 !

没有回答。她急追上去。

薇奥拉(接前) :哎呀 ,我的心上人 ,我还以为是你死了呢 !

她把他拉进怀抱。两个相拥着过了片刻 ,威尔退开。

威尔 :比那更可怕。是我杀了人。

外景 ,草地 ,白天。

薇奥拉的马悠闲地吃着草。威尔躺在草地上 ,仍然是一脸的痛苦和自

责。薇奥拉坐在缀满小黄花的草地上 ,俯身看着威尔。她用草茎编着一个指

环 ,还有许多深藏的感情没有表达出来。

威尔 :我的《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受了马洛的很多指点 ,我的《亨利六

世》是按马洛的构思写成的。

薇奥拉 :你从来没说过他这么多的好话。

威尔 :那时他没有死啊。我宁愿付出我所有的作品作代价 ,换回他本应

写出的东西 ,可惜这一切永远也不会写出来了。

薇奥拉 :你在瞎说。

威尔转过头直视着她。

薇奥拉(接前) :你躺在这儿信口瞎说 ,你在我的床上时也是一样。

威尔 :我的爱情决不是谎言。不错 ,我有妻子 ,我不能娶德・雷赛布爵士

的女儿。这用不着让我的妻子从斯特拉特福德跑到这儿来告诉你。但你还

是允许我上了你的床。

薇奥拉 :那是一种幼稚的爱。我爱的是一个作家 ,我是为一首十四行诗

付出报偿。

威尔 :那我就更是受了骗了。

薇奥拉 :是的 ,你是受了骗。因为直到今天以前我并没有爱过你。

威尔 :现在呢 ?

薇奥拉(直抒真情) :我爱你 ,威尔 ,这和诗没有关系。

威尔 :啊 ,我的爱 ! (吻她) 你以前可总是回避我。

薇奥拉 :那时你没有死呀。当我以为你死了的时候 ,我悲痛的不是那些

再也不会写出来的戏剧 ,而只是我再也不能看到你了。我看到了我们的结

局 ,不过这结局终归很快就要到来的。

威尔 :你不能嫁给韦塞克斯 !

薇奥拉 :如果不嫁给韦塞克斯 ,女王就会得知其中的缘故 ,那时也就不会

有威尔・莎士比亚了(他们再次热烈地拥吻) 。

威尔 :不 ,不。

薇奥拉(在威尔接连的亲吻当中) :但是 ,我嫁给韦塞克斯 ,只是作为被这

些海誓山盟撇下的一个未亡人 ,因为这些誓言虽然神圣 ,却是不被认可的。

他们绝望的亲吻转为疯狂的做爱 ,这时我们切至 ―――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观众席 ,白天。

威尔(正在对演员们讲话) : ……朱丽叶的表兄提伯尔特杀死了罗密欧的

朋友茂丘西奥 ,罗密欧就杀死了提伯尔特 ,为此罗密欧被放逐 ……

他此时是在玫瑰剧院的舞台上。海军上将供奉剧团的全体演员 ,以及亨

斯洛和芬尼曼 ,手里拿着写满台词稿纸 ,或几个人共看一页 ,或在散篇里寻

找 ,或互相传递着。威尔神情庄重 ,精神集中。

威尔(继续) :但是 ,为罗密欧和朱丽叶主持过婚礼的神父 ……

一演员(爱德华) :那就是我吧 ,威尔 ?

威尔 :就是你 ,爱德华。为他们主持过婚礼的神父交给朱丽叶一种药水。

这是一种神奇的药水 ,能让朱丽叶就像是死了的样子。她被停放在凯普莱特

家族的坟茔中。当罗密欧重新回到她身边时 ,她就会活过来 ,继续与罗密欧

相爱。

演员们发出赞许的低语声。

威尔(继续) :我还没有说完。由于命运作祟 ,告知罗密欧有关神父的安

排的信没能送到 ,罗密欧只听说朱丽叶已死。于是他找到卖药人。

芬尼曼 :那就是我。

威尔 :买了致命的毒药。他走进坟茔向朱丽叶告别。朱丽叶冰冷地躺在

那里 ,真的像死人一样。他喝下了毒药 ,死在她身旁。等到朱丽叶苏醒过来 ,

发现他已经死了。

亨斯洛听得入了迷 ,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威尔(继续) :于是 ,朱丽叶抽出罗密欧身上的短剑 ,把自己刺死。

哑场。威尔凝视着薇奥拉。

亨斯洛 :好 ,这样一定能让观众开怀大笑。

芬尼曼 :伤感 ,但是妙极了 ! 我有一顶蓝绒帽 ,恰好合用 ,我看见过卖药

人就是戴那样的帽子。

艾莱恩 :是的 ,可以用上。(对威尔) 不过 ,在婚礼和死去之间好像缺了一

场戏。

威尔仍在凝视着薇奥拉。薇奥拉突然发现人们都在看着他们两个 ,赶紧

避开了威尔的目光 ,垂下了头。威尔把目光转向内德。

内景 ,德・雷塞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傍晚。

威尔和薇奥拉。薇奥拉仍然一身托马斯的打扮。威尔送给薇奥拉一件

礼物 ―――誊写得工工整整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手抄本 ,是一份折成八开纸

大小的诗章。

威尔 :这个剧本 ,为你全部重新抄过的。我让一个在布莱德沃尔监狱供

职的人缮写的 ,那人写得一笔好字。

她本想高兴地接过这份礼物 ,但他的神情里有一种特别的东西 ,使她迟

疑了一下。

威尔(继续) :这里新加了一场戏。

他翻到相应的地方 ,拿给她看。

薇奥拉 :你读给我听好吗 ?

威尔(背诵) “: 你现在就要走了吗 ? 天亮还有一会儿呢。那刺进你惊恐

的耳膜中的 ,不是云雀 ,是夜莺的声音 ;它每天晚上在那边石榴树上歌唱。相

信我 ,爱人 ,那是夜莺的歌声。”

薇奥拉(接着读下去) “: 那是报晓的云雀 ,不是夜莺。瞧 ,爱人 ,不作美的

晨曦已经在东天的云朵上镶起了金线 ,夜晚的星光已经烧烬 ,愉快的白昼蹑

足踏上了迷雾的山巅。我必须到别处去找寻生路 ,或者留在这儿束手等死。”

这场戏的台词渐渐变成了威尔和薇奥拉的对话 ,他们以这种方式说出他

们深埋心底的道别的话 ―――

威尔“: 那光明不是晨曦 ,我知道 ;那是从太阳中吐射出来的流星 ,要在今

夜替你拿着火炬 ……”

内景 ,玫瑰剧院 ,后台 ,白天。

这个场面完全是上一场面的继续 ,薇奥拉仍然是托马斯的打扮。在舞台

后面高处的某个无人的角落里 ,在一些舞台用具、纵横交错的拉绳、散乱的景

片中间 ,他们说着剧中的台词。我们很难分辨 ,这是在排练 ,还是在谈情说

爱。不过过了不一会儿 ,他们真的开始做爱了。他们的衣服一件件被甩掉 ,

他们的对话时时被接吻打断。

威尔“: 你不必急着要去。”

薇奥拉“: 我巴不得留在这里 ,永远不要离开。来吧 ,死 ,我欢迎你 ! 因为

这是朱丽叶的意思。怎么 ,我的灵魂 ? 让我们谈谈 ;天还没有亮哩。”

这时 ,她那已松开的束胸带索性给拉掉了 ,威尔热烈地抱住她赤裸的身

躯。就在这个向上摇的镜头里 ,忽然出现了一只小白鼠 ,在他们不知不觉中 ,

穿过薇奥拉头后面木板上的疤孔爬了出来。在旁边的另一个疤孔里 ,露出一

只人眼 ,我们一看便认出 ,这是约翰・韦伯斯特。韦伯斯特把眼睛从偷窥处移

开 ,皱了皱眉 ,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外景 ,小巷 ,白天。

蒂尔尼向韦伯斯特手中放了一枚硬币。

蒂尔尼 :我想 ,你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蒂尔尼(继续) :我希望你还能多多效力(离去) 。

外景 ,玫瑰剧院 ,白天。

一个人在这里来回踱步 ,好像处于精神恍忽的状态。他一面嘟哝着什

么 ,一面不时看看手中的一页纸。原来是芬尼曼 ,他正在练习卖药人的重要

台词 ,他给这个角色确定了一种特殊的嗓音。

芬尼曼“: 这种致命的毒药我是有的 ;可是曼多亚的法律严禁出售 ,卖出

的人是要处死刑的。”然后是他的台词 ,然后是我的。“把这副药放在无论什

么饮料里 ……什么饮料里 ……”

他卡住了。他骂了一句脏话 ―――对自己的笨拙深感失望。

芬尼曼(继续) “: 这种致命的毒药我是有的 ……”什么来着 ,什么来着 ?

他练得十分专心 ,以致根本没有注意到 ,韦塞克斯骑马来到 ,在正门前下

了马 ,走进剧院。

内景 ,玫瑰剧院 ,舞台/ 观众席 ,白天。

舞台上 ,排练正在继续。韦塞克斯大步走进来。观众席里坐着亨斯洛和

不多几个演员 ,以及约翰・韦伯斯特。他看见韦塞克斯走进来 ,立刻起身走了

过去。

韦伯斯特 :老爷 !

韦塞克斯把他踢开 ,继续走去。

韦塞克斯(高叫) :莎士比亚 !

大家都停了下来。

韦塞克斯(继续) :你这耍笔杆的暴发户 ,你这无耻的小人 ! 今天给你看

看你应有的下场 ,我让你下地狱 !

威尔 :你是在我的地盘上。

韦塞克斯(拔剑) :凭上帝的名义 ,我要把你们统通收拾了。

威尔(也拔出剑来) :我一个人就足够对付你了。

薇奥拉大吃一惊。她险些暴露了自己的面目。但这时格斗已经开始了。

韦塞克斯挥剑直取威尔。威尔精通剑术 ,闪展腾挪 ,连劈带刺。韦塞克

斯不禁暗暗吃惊。两人在舞台上怒目相向 ,你来我往 ,周旋起来。忽然威尔

一剑直直刺中韦塞克斯当胸 ,若不是他的剑尖上戴着安全钮 ,这一剑肯定已

把韦塞克斯置于死地了。

韦塞克斯仍不服输 ,不过此时这场格斗已经变成了哈姆雷特那场比剑的

模拟表演了。韦塞克斯的取掉安全钮的剑被击落在地 ,威尔一脚踏住 ,把自

己手中带安全钮的剑抛给韦塞克斯 ,从地上抓起韦塞克斯的剑 ,继续格斗 ,直

到韦塞克斯被迫认输求饶。威尔义愤填膺 ,勇猛无比 ,引得众人目不转睛地

注视着他。此时他眼睛里射出仇恨的光芒 ―――

威尔(继续) :亡友的在天之灵啊 ! (面向全体) 这人就是杀害基特・马洛

的凶手 !

内德・艾莱恩走过来 ,满脸的焦虑和疑惑。

艾莱恩 :威尔 ……

韦塞克斯 :我的确为他的死高兴过 ,因为我以为那就是你呢。对于马洛

的死 ,我知道的仅仅是这些。

艾莱恩 :他说的是实话 ,威尔 ,马洛的死是因为在酒馆里跟人争吵 ,结果

把他自己的刀子戳进眼睛里。是为了一张单子吵了起来 ……

亨斯洛 :一张单子 ,演员排名 ! 唉 ,虚荣 ,虚荣 !

艾莱恩 :不是演员排名 ,是酒馆的账单 !

威尔倒退了几步 ,沉重地跪了下去。他得到了莫大的解脱。

威尔(仰面向上) :啊 ,上帝 ,不是我的罪孽呀 !

韦塞克斯重又抖擞起来。此时蒂尔尼从剧院正门走进观众席。

韦塞克斯 :把它封了 !

蒂尔尼 :韦塞克斯勋爵 !

韦塞克斯(声嘶力竭地怒吼着) :把它封了 ! 把它拆了 ! 把它夷为平地 ,

让它寸草不生 !

韦塞克斯从莫名其妙的蒂尔尼身旁跑过 ,冲出门去。

亨斯洛 :蒂尔尼先生 ,有何公干 ?

蒂尔尼 :扰乱治安 ,有伤风化 !

亨斯洛 :什么 ?

韦伯斯特 :总管大人 ,在那边 ,大人。

蒂尔尼(对韦伯斯特) :在哪儿 ,小东西 ?

韦伯斯特(指点着) :我看见了她的奶子 !

蒂尔尼(震怒而又得意地) :让女人登台 ? 是个女人 ?

韦伯斯特 :我敢发誓 !

全体演员都惊得目瞪口呆。最吃惊的当然是薇奥拉。

蒂尔尼 :好啦 ,亨斯洛 ! 我宣布这所剧院查封了 ! 根据朝廷赋予我的权

力 ,我宣布查封本剧院 !

亨斯洛 :为什么 ?

蒂尔尼(得意洋洋地) :因为从事淫秽下流寡廉鲜耻的活动 ! 因为公然让

女人登台表演 !

蒂尔尼露出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他跳上舞台 ,抓住萨姆・戈斯。没等

韦伯斯特或任何别人插嘴 ,蒂尔尼一把扯下萨姆的裙子 ,不管萨姆怎样嘟哝

叫嚷和挣扎躲闪 ,他又把他的内裤也扯了下来。蒂尔尼一脸的茫然 ,旁边的

人个个都莫名其妙。韦伯斯特转动着眼珠 (哼 ,这些个大人们真傻 !) 飞快地

掏出一只小白鼠放在“罗密欧”的头发上。薇奥拉发出一声尖叫 ,受惊的小鼠

从薇奥拉耳朵旁边下到她的脖颈上 ,想要钻进她的领口。这时薇奥拉已经吓

得乱作一团 ,一把抓下发套。她的头发是挽上去的 ,但她的性别已是明白无

误了。威尔完全不知所措。薇奥拉向他投来绝望和抱歉的一瞥。

韦伯斯特(指着萨姆) :不是他。(指着薇奥拉) 是她。

亨斯洛 :他原来是个女人 !

这时这个场面就像是在满剧院观众面前当场出丑 ,或者说给人的感觉就

是这样。

蒂尔尼 :我指的就是这个 ! 这所剧院查封了 ,告示马上就贴出来 !

萨姆站了起来 ,提起了内裤。

亨斯洛(对内德) :内德 ,我发誓这事我一点都不知道 !

薇奥拉(意在为威尔开脱) :没有人知道 !

韦伯斯特(指着威尔) :他知道 ! 我看见他亲她的奶子来着 !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威尔 ,威尔无可奈何地看着薇奥拉。

蒂尔尼 :查封 ,查封 ! 给你记录在案 ,亨斯洛 !

蒂尔尼用脚跟在地上一转 ,得意洋洋地离去。全剧院的人依然惊魂未

定。

亨斯洛(绝望地) :这下全完了。

薇奥拉 :我非常抱歉 ,亨斯洛先生。我是真心想做一名演员的。(转向威

尔) 对不起 ,威尔。

威尔摇摇头。这事不该是这样的结局。薇奥拉起身向剧院正门走去。

众人为她闪开一条路 ,默默地目送着她。当她从沃巴什身旁走过时 ―――

沃巴什 :您 ―您 ―您真 ―真 ―真是棒 ―棒极了 !

薇奥拉 :谢谢你。

她走出去以后 ,威尔才清醒过来。他转身朝她追去 ,但被内德・艾莱恩一

拳打在下巴上 ,跌倒在地。芬尼曼从外面走进来 ,手里还拿着他的台词 ,嘴里

不停地叨 着。当他走近台前时 ,忽然发现大家都默默地站在那里 ,一片绝

望的 ,甚至更可怕的气氛。他环顾了一下。

芬尼曼 :没出什么事吧 ?

外景 ,玫瑰剧院 ,傍晚。

门上贴着一张查封的告示。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夜晚。

薇奥拉一身就寝的装束 ,在烛光下读书。她在反复阅读着威尔送给她的

那份《罗密欧与朱丽叶》手抄本。旁边有一个托盘 ,上面摆着几个盖住的盘

子。奶妈走进来 ,心疼地看看她。她拿起托盘 ,发觉分量不对 ,又把托盘放

下 ,把盖子一一掀开 ,这才知道薇奥拉一口没动。

她看着脸上挂满泪水的薇奥拉 ,但是没有话可说。

内景 ,小酒馆 ,白天。

海军上将供奉剧团的全班人马 ,包括威尔和亨斯洛 ,全都在这里 ,他们显

然是在借酒浇愁。个个都已经喝得大醉。芬尼曼也在这里 ,不过他对这场大

祸的感受多少有些蒙头转向。

芬尼曼(嘟哝着) :我本来会演得很好的 ,我本来会演得很棒的。

他递给拉尔夫一瓶酒。拉尔夫的心情也和他一样。

拉尔夫 :我本来也会的。咱们两个本来都会很棒的。

拉尔夫接过酒瓶 ,打量了一阵 ,既然现在不是在干活儿 ,于是就举起瓶子

大喝起来。没过一会儿 ,他就溜在地上 ,直挺挺地躺在那里。这时 ,街门忽然

大开。伯比奇大步走进来 ,后面跟着一大群宫内大臣供奉剧团的人 ,个个面

色凝重 ,有几个脸上还带着挨打的青斑 ,头上缠着绷带。

芬尼曼(大喊) :兰伯特 !

芬尼曼的仆人兼打手兰伯特 ,立刻放下手中的杯子 ,迎上前去 ,一路上带

倒几把椅子 ,碰翻几张桌子。

芬尼曼(继续) :把他给我杀了 !

兰伯特扑到吧台后面的墙边 ,从墙上取下挂在那里做摆设的武器 ―――一

把战斧。

但伯比奇已经把他的燧发手枪顶在兰伯特的腰带上。伯比奇一收手 ,手

枪轰地一响 ,喷出一片火焰。兰伯特骂了一句 ,丢下战斧 ,捂住受伤的手臂。

伯比奇把枪插回到腰带上。内德・艾莱恩坐在一张桌旁已喝得半醉。他摇摇

晃晃地站起来 ,面对伯比奇。

艾莱恩 :喂 ,伯比奇 ,你根本不明白 ,你的好戏已经成为过去了。

伯比奇 :那还要等着瞧。游艺总管看不起我们这些人 ,把我们看成流浪

汉、讨饭的、卖艺人。可我的父亲詹姆斯・伯比奇破天荒第一个得到陛下的许

可成立剧团 ,让诗人们写出一流的剧本。他们的荣耀也就是我们的荣耀。所

以 ,要让所有的人明白 ,我们是有才能的人 ,是一个行业 ,我们懂得互相扶助。

现在威尔・莎士比亚写了剧本 ,我呢 ,有一处剧院。所以 ,大幕剧院现在归你

们随便使用吧。

外景 ,大幕剧院 ,白天。

一阵阵狂风在街边的林荫道间猛吹。一个男孩提着一桶浆糊 ,抱着一叠

海报 ,正在费力地往墙上张贴。一股强风把海报吹散 ,二三十张海报随风飞

上空中。男孩提着浆糊桶四处奔跑 ,尽量抓回飞散的海报。现在我们看看这

张海报 ,上面印着 :

承蒙伯比奇先生赞助

由休・芬尼曼监督

亨斯洛先生指导

海军上将供奉剧团

隆重上演

哀艳绝伦悲剧

《罗密欧与朱丽叶》

(芬尼曼先生扮演剧中卖药人)

威尔从剧院中走出 ,从海报旁经过。他看也不看径自走去。在他身后传

来一个人的喊声 ―――

亨斯洛 :威尔 !

威尔头也不回。

亨斯洛(继续) :我们得找一个罗密欧 !

威尔继续走去。

外景 ,街道 ,白天。

威尔挤过人群向河边走去。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薇奥拉的卧室 ,白天。

奶妈伺候薇奥拉穿起结婚礼服。奶妈泪流满面。薇奥拉不情愿地由着

她摆布。

外景 ,河边 ,白天。

威尔走下台阶 ,来到出租小船跟前。

内景 ,德・雷赛布宅邸 ,大厅 ,白天

韦塞克斯一身新郎的装扮 ,正在同德・雷赛布爵士进行最后的谈判 ,德・

雷赛布夫人在一旁哭泣。德・雷赛布爵士在一些文件上签字 ,旁边放着一个

钱箱。

韦塞克斯 :我的船停泊在河岸街码头 ,今天下午退潮时就要启碇开往弗

吉尼亚 ―――德・雷赛布夫人 ,请您别再哭了 ,您马上就会得到一块殖民地啦。

德・雷赛布 :你可是得到了五千金镑哩 ,我的先生 ,凭了我手中这些汇单

很快就会转到你名下了。

韦塞克斯 :您是不是可以另借给我 50 镑现金 ―――我好去跟码头上结清

账目 ?

德・雷赛布叹了口气 ,打开钱箱。韦塞克斯把他的空钱袋放在桌上。

韦塞克斯(继续) :啊 ,瞧 ,她来了 !

薇奥拉出现在楼梯顶层 ,奶妈跟在身旁。

薇奥拉 :早安 ,先生。我想您已经准备好了 ,现在我们去教堂吧。

外景 ,德・雷赛布宅邸 ,白天。

威尔穿过草地向房子跑来。当他经过水渠上的一座小桥时 ,一辆马车向

他直冲过来 ,他赶紧紧贴在门楼的墙上 ,马车飞驰而过。这正是载着韦塞克

斯和他的新娘到教堂去的马车。我们看见威尔望着马车远去时的面部表情。

远处的钟声开始响起。

外景 ,教堂门口 ,白天。

钟声宣告结婚礼成 ,韦塞克斯和新婚的韦塞克斯夫人走出教堂。薇奥拉

的面纱被风吹起 ,透过面纱我们看见薇奥拉悲戚的面容。德・雷赛布家人鼓

掌欢呼 ,表示庆贺。韦塞克斯满面春风。

忽然从空中随风飘来一张大纸 ―――大幕剧院的海报“, 啪”的一下贴在了

韦塞克斯脸上。他一把抓住 ,用力把它抛开。但是风又把它吹到薇奥拉的胸

前。她抓住海报 ,看了一遍 ,然后递给奶妈。

韦塞克斯走到等候着新人的、挂着帷帘的马车旁 ,放下脚踏板 ,姿势优雅

地扶住车门 ,让薇奥拉上车。薇奥拉上车。韦塞克斯正要随她上去 ―――

奶妈 :我家姑爷 !

奶妈抓住他给他一个动情的拥抱 ,弄得韦塞克斯甚觉尴尬。

奶妈(继续) :您要好好待她 ,我的姑爷 !

韦塞克斯 :我会的。

他试图挣脱。她却紧抓住不放。

奶妈 :愿上帝赐福给你们 !

韦塞克斯 :谢谢你。让我们走吧 ,你真是个好奶妈。

韦塞克斯又敷衍了一阵 ,终于挣脱出来。

韦塞克斯(继续) :潮水不等人 ,再见吧(拨开帷帘 ,登上马车) !

内景 ,马车内 ,白天。

韦塞克斯钻进马车 ,黑乎乎地过了好大一阵 ,终于发现车里只有他一个

人。他向四外张望 ,但薇奥拉早已没了踪影。

外景 ,大幕剧院 ,白天。

数以百计的人们涌向剧院。在人群中 ,我们看到那个清教派传道士梅克

皮斯也来到这里 ,他正在声嘶力竭地劝喻人们远离这宗罪恶。

梅克皮斯 :这里散布的是淫秽 ,这里传播的是邪恶 ,这里展示的是虚荣和

浮夸 ! 整个演艺业就是一宗罪恶 ……

但梅克皮斯被人群不容分说地卷进了剧院大门。

内景 ,大幕剧院 ,后台 ,白天。

海军上将供奉剧团的全体人员都已装扮起来 ,整个后台充满紧张激动的

气氛。扮做茂丘西奥的艾莱恩对彼得作临场前的最后叮嘱。詹姆斯和约翰・

赫明兄弟两个正在争论上场的恰当时机。芬尼曼戴着他那顶卖药人的小帽

一遍又一遍地练习他那几行台词。沃巴什结结巴巴地练着他的台词。在这

一片忙乱之中 ,只有威尔独自一人黯然神伤 ,他现在扮成了 ……罗密欧。

芬尼曼(手中拿着卖药人的小帽走到威尔面前) :你看这样行吗 ?

威尔点点头 ,一脸的苦涩。萨姆独自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 ,正就着一个

脸盆咕噜咕噜地嗽口 ,一副焦虑不安、鬼鬼祟祟的样子。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白天。

观众纷纷入场。

外景 ,大幕剧院 ,白天。

消息传播得很广 ,一些富贵人家也纷纷到来 ,有的乘着马车 ,有的坐着小

轿。其中有人蒙着斗篷 ,拉低风帽 ,仿佛是到下层人中间微服私访似的。

大幕剧院前鸣放礼炮。海军上将供奉剧团的旗帜在空中迎风招展。

外景 ,大幕剧院 ,门口 ,白天。

兰伯特和弗里斯充当起了收取入场费的角色。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白天。

观众席人满为患。在人群中 ,我们看见梅克皮斯怯生生地坐在那里。

内景 ,大幕剧院 ,后台 ,白天。

一切就绪。内德向乐师们做了个手势。号角和鼓声响起。全场静下来。

内景 ,大幕剧院 ,侧幕后 ,白天。

沃巴什看来是个开场时的重要人物。此前我们一直不知道他将扮演什

么角色。此时他仍在嘟嘟哝哝、结结巴巴地叨念他的台词。

沃巴什(嘟哝着) “: 有 ―有 ―有两 ―两家门 ―门 ―门第相当的巨 ―巨 ―

巨族 ……”

威尔呆呆地听着他的叨念。他发觉亨斯洛站着自己身边。

威尔(对亨斯洛) :这下砸了。

亨斯洛 :不会 ,马上一切都会好的。

威尔 :怎么能呢 ?

亨斯洛 :我不知道 ,这事很神。

镜头拉开。亨斯洛拍拍沃巴什的肩膀 ,把他推到幕前。

沃巴什的侧面镜头。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观众热切地期待着。沃巴什抖擞精神 ―――

沃巴什(扮致辞者) “: 故 ―故 ―故 ……”

内景 ,大幕剧院 ,后台 ,白天。

威尔闭上了眼睛 ,默默祷告。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观众席 ,白天。

沃巴什忽然迸发出无限的勇气 ,一气呵成地念出台词 ,俨然一个大明星。

沃巴什(扮演致辞者)“……故事发生在维洛那名城 ,有两家门第相当的

巨族 ,累世的宿怨激起了新争 ,鲜血把市民的白手污渎。是命运注定这两家

仇敌 ,生下了一双不幸的恋人 ,他们的悲惨凄凉的殒灭 ,和解了他们交恶的尊

亲 ……”

外景 ,街道 ,白天。

薇奥拉和奶妈匆匆向大幕剧院赶来。

内景 ,大幕剧院 ,后台 ,白天。

赫明兄弟二人分别扮做在第一幕第一场里的山普孙和葛莱古里 ,准备上

场。他们握了握手。大幕外面 ,观众为沃巴什的开场白热烈鼓掌 ,沃巴什穿

过大幕回到后台。

威尔(对沃巴什) :棒极了 !

沃巴什 :还 ―还 ―还 ―还行吧 ?

赫明兄弟上场 ,演出正式开始。

从侧幕旁的角度 ―――

约翰・赫明(扮山普孙) “: 葛莱古里 ,咱们可真的不能让人家当做苦力一

样欺侮。”

詹姆斯・赫明(扮葛莱古里) “: 对了 ,咱们不是可以随便给人欺侮的。”

威尔闭目静听 ,百感交集。萨姆・戈斯焦虑不安地来到威尔身旁。

萨姆(焦急地 ,嗓音嘶哑低沉) :莎士比亚先生。

威尔(心不在焉地) :祝你好运 ,萨姆。(忽然醒悟到问题的严重) 你怎么

了 ,萨姆 ……

萨姆(仍然是嘶哑低沉地) :这不是我的错 ,莎士比亚先生。我昨天还好

好的。

威尔“: 萨姆 ! 念一段给我听 ,念一行 !

萨姆(嗓音糟得不堪入耳) “: 离别是这样甜蜜的凄清 ……”

亨斯洛一直在旁边听着。

亨斯洛 :又出了点小小的麻烦。

威尔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

亨斯洛 :你知道 ,戏总得 ……

威尔 : ……演下去。

亨斯洛 :前 20 页里没有朱丽叶的戏 ,这样 ,一切都会解决。

威尔 :怎么解决 ?

亨斯洛 :我不知道 ,这事很神(转身朝剧院的观众席走去) 。

外景 ,街道 ,白天。

韦塞克斯怒气冲冲地向剧院奔来。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舞台 ,白天。

薇奥拉和奶妈走进剧院 ,在楼座上寻找座位就座。伯比奇和宫内大臣供

奉剧团的人站在楼座观众的背后。戏的第一幕正在继续 ―――

阿米蒂奇(扮亚伯拉罕) “: 你向我们咬你的大拇指吗 ?”

约翰・赫明(扮山普孙) “: 我是咬我的大拇指。”

伯比奇忽然发现亨斯洛来到他身旁 ,正在焦急地拉他的袖子。

亨斯洛 :我们可以谈谈吗 ?

他们站在楼座后排的后面。他们前面坐着的恰好就是奶妈。她转回头

向亨斯洛嘘了一声。

亨斯洛(继续 ,向伯比奇低声说) :我们没人演朱丽叶了 !

伯比奇(吃惊得忘记了小声说话) :没人演朱丽叶 ?!

薇奥拉(转过头来) :没人演朱丽叶 ?!

亨斯洛 :没有问题 ,夫人。

薇奥拉 :萨姆出了什么事 ?

亨斯洛 :您是哪位 ?

薇奥拉 :我是托马斯・肯特 !

他们的低声谈话招来周围观众的怒目和嘘声。亨斯洛一把把薇奥拉从

座位上拉起来就走 ,幸亏她坐的是个靠边的座位。

亨斯洛 :你会背她的台词吗 ?

薇奥拉(扬起手中的手抄本给他看) :一字不漏。

亨斯洛和伯比奇互相对视了一下。切至 ―――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菲利普(扮凯普莱特夫人) “: 奶妈 ,我的女儿呢 ? 叫她出来见我。”

拉尔夫(扮奶妈) “: 凭着我 12 岁时的童贞发誓 ,我早就叫过她了。喂 ,小

绵羊 ! 喂 ,小鸟儿 ! ……”

内景 ,大幕剧院 ,侧幕后/ 舞台 ,白天。

萨姆硬起头皮 ,准备出场 ,低声地用那可怕的嗓音试着念叨着“什么事 ?

谁叫我 ?”

拉尔夫(扮奶妈 ,继续) “: 上帝保佑 ! 这孩子到什么地方去啦 ?”

剧作者和主角威尔・莎士比亚此时背对舞台 ,两手捂住耳朵站在那里 ,满

怀恐惧地等待着可怕的事情发生。

拉尔夫(扮奶妈 ,继续) “: 喂 ,朱丽叶 !”

萨姆正要上场 ,亨斯洛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拉住 ,此时 ,薇奥拉赶在他

前面走上舞台。朱丽叶上场。薇奥拉已经不再穿着她那一向遮人耳目的斗

篷了。

薇奥拉(扮朱丽叶) “: 什么事 ? 谁叫我 ?”

拉尔夫(扮奶妈) “: 你的母亲。”

薇奥拉(扮朱丽叶) “: 母亲 ,我来了 ,您有什么吩咐 ?”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白天。

全体观众一起同时发出一声惊叹。从来还没有人看见过男童演员能演

成这样。

内景 ,大幕剧院 ,侧幕后 ,白天。

威尔把捂着耳朵的手拿开 ,转过身来迷惑地倾听着薇奥拉的声音。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舞台 ,白天。

此时韦塞克斯刚好走进观众席。他像挨了枪击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

他显然想要发作 ,但是看到周围观众那一张张痴迷入神的脸 ,他知道不能那

样做。

内景 ,大幕剧院 ,侧幕后 ,白天。

亨斯洛和伯比奇互相对视了一下。

伯比奇 :这下咱们都得给抓起来了。

亨斯洛(耸耸肩) :那就监狱里见吧。

内景 ,大幕剧院 ,后台 ,白天。

对于记台词十分吃力的芬尼曼 ,还在紧张地背诵他的台词。

芬尼曼“: 这种致命的毒药我是有的 ;可是曼多亚的法律严禁出售 ,卖出

的人是要处死刑的。”然后是他接 ,然后又是我 ……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斗剑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表演使观众个个都像中了迷魂咒。提伯尔

特杀死了茂丘西奥。

艾莱恩(扮茂丘西奥 ,对罗密欧) “: 我受伤了。”

威尔(扮罗密欧) “: 放心吧 ,老兄 ;这伤口不算十分厉害。”

艾莱恩(扮茂丘西奥) “: 要是你明天找我 ,就到坟墓里来看我吧。”

一阵滚雷。在观众的头顶上 ,在剧院屋顶之上 ,乌云渐渐布满天空。舞

台上 ,茂丘西奥倒在罗密欧的怀中 ,但整个表演的气氛与我们在前面看到过

的全然不同 :没有浮夸 ,充满激情而真切感人。观众静静地聚精会神地观看。

艾莱恩(扮茂丘西奥) “: 谁叫你把身子插了进来 ? 都是你把我拉住了 ,我

才受了伤。”

外景 ,大幕剧院 ,白天。

在荒凉空旷的伦敦城景色中 ,影影绰绰地有一小队人朝这边走来 ,其中

有三个好像是带队的头领。等他们走近以后 ,我们看到 ,原来是一队兵士在

游艺总管大臣蒂尔尼的率领下朝剧院走来。又是一阵雷声。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这时已演到提伯尔特被杀之后 ,舞台上一片恐慌 ,许多人在舞台上慌乱

地奔跑。

一演员(扮班伏里奥) “: 罗密欧 ,快走 ! 市民们都已经被这场争吵惊动

了 ,提伯尔特又死在这儿。别站着发怔 ;要是你给他们捉住了 ,亲王就要判你

死刑。快去吧 ,快去吧 !”

威尔(扮罗密欧) “: 唉 ! 我是受命运玩弄的人。”

一演员(扮班伏里奥) “: 你为什么还不走 !”

内景 ,大幕剧院 ,后台 ,白天。

威尔刚刚“杀死了”提伯尔特 ,还因为刚才的那场格斗而喘息未定。他与

薇奥拉对面而立。

威尔 :我是受命运玩弄的人。

二人互相凝视 ,定定地站在那里。

威尔(继续) :你已经结婚了 ?

薇奥拉无言以对。

威尔(继续) :要是你已经结了婚 ,那么坟墓便是我的婚床。

她的沉默所包含的深意使周围的空气凝结。威尔一动不动。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我们说不清这是他们在演戏 ,还是他们的真实生活。观众 ,以及周围的

一切 ,都已不复存在。威尔从她面前转身离开 ,开始爬下“阳台”。

薇奥拉(扮朱丽叶) “: 你就这样走了吗 ?”

威尔停住。

薇奥拉(扮朱丽叶 ,继续) “: 我的夫君 ,我的爱人 ,我的朋友 ! 我必须在每

一小时内的每一天听到你的消息 ,因为一分钟就等于多少天。啊 ! 照这样计

算起来 ,等我再看见我的罗密欧的时候 ,我不知已经老到怎样了。”

威尔(扮罗密欧) 似乎已经说不出话了。过了一阵 ,他说 ―――

威尔(扮罗密欧) “: 再会。”

薇奥拉(扮朱丽叶) “: 啊 ! 你想我们会不会再有见面的日子 ? ……你现

在站在下面 ,我仿佛望见你像一具坟基底下的尸骸。也许是我的眼光昏花 ,

否则就是你的面容太惨白了。”

威尔(扮罗密欧) “: 相信我 ,爱人 ,在我的眼中你也是这样 ;忧伤吸干了我

们的血液。再会 ! 再会 !”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现在是神父交给朱丽叶药水的一场。

爱德华(扮神父) “: ……没有一丝热气和呼吸可以证明你还活着 ……在

这种与死无异的状态中 ,你必须经过 42 小时 ,然后你就仿佛从一场酣睡中醒

了过来 ……”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这时轮到了芬尼曼。卖药人与罗密欧一场。

威尔(扮罗密欧) “: 过来 ,朋友。我瞧你很穷 ,这儿是 40 块钱 ,请你给我

一点能够迅速致命的毒药 ……”

芬尼曼(扮卖药人) “: 这种致命的毒药我是有的 ;可是曼多亚的法律严禁

出售 ,卖出的人是要处死刑的 !”

芬尼曼抢先了几行台词 ,但他表演的真挚是令人惊叹的 ―――

芬尼曼(扮卖药人) “: 我的贫穷答应了你 ,可那是违反我的良心的。”

威尔(扮罗密欧) “: 我的钱是给你的贫穷 ,不是给你的良心的。”

外景 ,街道 ,大幕剧院附近 ,白天。

蒂尔尼率领着一队人走来。他手中捏着一份大幕剧院的海报。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朱丽叶“死了”。她躺在她的坟墓里 ,穿着她最好的衣服 ,头发梳理得整

整齐齐 ,两手交叉在胸前像是在祈祷 ,双目紧闭。罗密欧找到她时所看到的

就这是这个样子。

威尔(扮罗密欧)“……眼睛 ,瞧你的最后一眼吧 ! 手臂 ,作你最后一次的

拥抱吧 ! ,嘴唇 ,啊 ! 你呼吸的门户 ,用一个合法的吻 ,跟网罗一切的死亡订立

一个永久的契约吧 ! 来 ,苦味的向导 ,绝望的领港人 ,现在赶快把你的厌倦于

风涛的船舶向那 岩上冲撞过去吧 !”

当威尔拥抱薇奥拉的时候 ,她的眼睛忽地睁开(被威尔遮着 ,观众是看不

到的) ,一对恋人互相凝视着 ,与其说是罗密欧和朱丽叶 ,毋宁说是威尔和薇

奥拉。他们的眼睛里满含着泪水。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白天。

伯比奇和罗瑟琳在静静地观看。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白天。

肯普在静静地观看。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白天。

在观众中间 ,我们看见有几个在妓院那场戏中已经看见过的妓女 ,她们

正在毫不掩饰地哭泣。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威尔举起那致命的毒药 ,说出最后的致辞。

威尔(扮罗密欧) “: 为了我的爱人 ,我干了这一杯(饮药) 啊 ! 卖药的人果

然没有骗我 ……”

内景 ,大幕剧院 ,侧幕后 ,白天。

芬尼曼被深深打动 ,但心中充满自豪。

芬尼曼(悄声自言自语) :我的确不错 ,我真了不起。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威尔(扮罗密欧) “: 药性很快地发作了。我就这样在一吻中死去”(死) 。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白天。

奶妈也在静静地流泪。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朱丽叶突然醒转过来。

薇奥拉(扮朱丽叶) “: 我的夫君呢 ? 我记得很清楚我应当在什么地方 ,现

在我正在这地方。我的罗密欧呢 ?”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白天。

奶妈(不由自己地) :他死了 !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薇奥拉(扮朱丽叶) “: 这是什么 ? 一只杯子 ,紧紧地握在我的忠心的爱人

的手里 ? 我知道了 ,一定是毒药结果了他的性命。”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朱丽叶拿起罗密欧的匕首。

薇奥拉(扮朱丽叶) “: 啊 ,好刀子 ! 这就是你的鞘子 ;你插了进去 ,让我死

了吧。”

她以匕首自刺 ,扑在罗密欧身上死去。二道幕拉住 ,遮住了坟墓。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观众席 ,白天。

高角度俯拍观众席和舞台。沃巴什扮演亲王 ,走到台前作最后的致辞。

亲王“: 古往今来多少离合悲欢 ,谁曾见这样的哀怨辛酸 !”

剧终。场内一片寂静。演员们开始担心。突然 ,观众席爆发出一片疯狂

的欢呼鼓掌声。

内景 ,大幕剧院。二道幕/ 舞台 ,白天。

二道幕拉开 ,但威尔和薇奥拉还深深沉浸在他们自己的戏剧中 :他们紧

紧拥抱 ,深情地亲吻 ,他们是在做他们自己的告别。亨斯洛大吃一惊 ,本想跑

过去提醒 ,但他看了看观众席里的反应 ,一块石头落了地 :演出获得极大的成

功。

内景 ,大幕剧院 ,观众席/ 舞台 ,白天。

观众热烈欢呼不止。威尔、薇奥拉和全体演员走到台前谢幕。这时 ,蒂

尔尼率领他那一队人冲了进来。蒂尔尼跳上舞台 ,站在正在鞠躬谢幕的海军

上将供奉剧团全体演员面前。他的那队兵士面朝里 ,把舞台团团包围。

蒂尔尼(耀武扬威地) :我以伊丽莎白女王的名义 ,逮捕你们 !

观众一下子静了下来。伯比奇从观众席里跳出来 ,跑上舞台。

伯比奇 :您说逮捕谁 ,蒂尔尼先生 ?

蒂尔尼 :全体逮捕 ! 海军上将供奉剧团、宫内大臣供奉剧团 ,所有你们这

些冒犯女王陛下赋予我的权力的混蛋。

伯比奇 :冒犯 ? 您查封了玫瑰剧院 ,可我并没有去打开它呀。

蒂尔尼顿时理屈词穷 ,但这只有一瞬间 ―――

蒂尔尼(伸出手指指着薇奥拉) :这个女人 ,是个女人 !

全场观众和演员们都吃了一惊。奶妈在自己胸前连连画着十字。

艾莱恩 :什么 ?! 女人 ?! 您是说那个色鬼 ?!

他指着薇奥拉强词抵赖 ,尽管明知这不会有多大用处。

蒂尔尼 :你们全都得关起来 ! 以伊丽莎白女王陛下的名义 ……

观众席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打断了蒂尔尼的话 ―――

声音 :蒂尔尼先生 ……

态。一束阳光投射在她身上。

女王 :不要滥用我的名义 ,你会很快把它糟蹋掉的。

所有的人立刻向两旁闪开 ,包括那些兵士和全体演员 ,全部后退躬身敬

礼 ,让女王从中间走上舞台。

女王(继续) :英格兰女王并没有看到公然诲淫诲盗之事 ,显然这里是出

了什么误会。请你过来 ,肯特先生。让我看看你。

薇奥拉趋前几步 ,正要行一个屈膝礼 ,但她瞥见女王的眼色 ―――一个制

止的眼色 ,于是屈膝礼立刻变成了很潇洒的深深一躬。

女王(继续) :的确 ,扮相确实非凡 ,你的误解 ,蒂尔尼先生 ,情有可原。不

过 ,我可知道一个女人充当男人角色的滋味 ,是的 ,上帝作证 ,我对此深有体

会。好了 ,肯特先生 ,对你无可指责。只是不知道韦塞克斯勋爵是不是在场。

一个声音 :他在这儿 ,陛下。

这声音来自约翰・韦伯斯特 ,他直指观众席里的一个人 ―――韦塞克斯 ,竭

力做得使自己不太显眼。

韦塞克斯(怯生生地) :陛下 ……

女王 :有过一场打赌的事。我记得赌的是一出戏能不能表现出真实的和

真正的爱情。我想你这个赌今天算是输了。(转向韦伯斯特) 你是个热心的

孩子。你喜欢这出戏吗 ?

韦伯斯特 :我喜欢她刺死自己的那一段 ,陛下。

女王(定睛注视着威尔) :莎士比亚先生 ,下次该请你到格林威治去 ,以你

自己的身份去 ,我们可以更好地畅谈一番。

威尔深深鞠躬。女王转身离去。众人闪在两旁为女王让出通道。

内景 ,大幕剧院 ,正门 ,白天。

女王在众人的恭送下走出大门。

外景 ,大幕剧院 ,白天。

女王的近侍聚集在马车旁等候。韦塞克斯一见女王从剧院走出 ,立刻匆

忙地跑下台阶。接着 ,大批观众涌出剧院 ,包括一些演员也拥在门前观看女

王离去。韦塞克斯气喘吁吁地鞠躬 ―――

韦塞克斯 :陛下 !

女王 :怎么 ,韦塞克斯勋爵 ! 这么快就把妻子弄丢了 ?

韦塞克斯 :我的确不走运。可这事应该怎样了结呢 ?

薇奥拉此时也跟随一群演员一起走出剧院。女王捕捉到了她的目光。

女王 :像所有不幸的爱情故事常有的那样 ,哭过一阵 ,出去旅行一段 ,也

就罢了。已经被上帝用婚姻结合在一起的人 ,即使是我 ,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继续 ,转向薇奥拉) 正像我以前说过的 ,韦塞克斯勋爵把妻子丢在了剧院里 ,

你去同她告一个别 ,把她送出来吧。现在倒是该把账结清了。(对韦塞克斯)

你们赌多少钱来着 ?

韦塞克斯 :50 先令 ……(女王看了他一眼)50 金镑。

女王 :把它交给肯特先生 ,他会稳妥送到的。

韦塞克斯把自己的钱袋交给薇奥拉。

女王(继续 ,对薇奥拉) :告诉莎士比亚先生 ,下次给“第十二夜”写点轻松

愉快的东西。

女王走向她的马车。在她和马车之间有一个很大的水洼。女王犹豫了

一下 ,然后径直踏过去 ,斗篷从水洼上拖过。

女王(继续) :太晚了 ,太晚了。

她溅着泥水走上马车 ,马车离去。

内景 ,大幕剧院 ,舞台 ,白天。

威尔(伤心至极地改用对她的新称呼) :韦塞克斯夫人 ?

薇奥拉也万分痛苦地点点头。二人相对无言 ,沉默良久。后来她递过韦

塞克斯的钱袋。

薇奥拉 :不必再当受雇于人的戏子了。这是 50 金镑 ,奖给歌唱真爱的诗

人 ,威尔。

威尔 :我已经和戏剧一刀两断了。剧场是为寻梦人而设的。瞧这场梦把

我们弄到了什么结局。

薇奥拉 :那是我们自己造成的。而且在我今后的余生里 ,我也不会再有

别样的期望。

威尔 :我伤害了你 ,为此我深感抱歉。

薇奥拉 :如果你对我的伤害就是从此不再写作 ,那么我将更加遗憾。

威尔望着她。

薇奥拉(继续) :女王吩咐你 ,威尔 ,为“第十二夜”写一出喜剧。

威尔(狠狠地) :喜剧 ! 我的主人公还能是什么 ? 他只能是这个国家里最

悲惨的可怜人 ,一个失恋者。

薇奥拉 :这样开头就满不错的。(停顿) 假设这是一个公爵。然后 ,女主

人公呢 ?

威尔(痛心地) :在一宗买卖婚姻里被出卖 ,现在正在前往美洲的路上。

薇奥拉(纠正他的话) :是船上 ―――开往新大陆的船上。她踏上广袤空旷

的海岸 ,然后被领到奥西诺公爵面前。

威尔(无奈地) :奥西诺 ,这名字不坏。

薇奥拉 :不过 ,为了保持自己的贞洁 ,她装扮成一个男孩 ……

威尔(紧接下去) :结果却无法表白自己的爱情。

顿歇。两人互相凝视。接下来这段对话忽然变成像是在谈他们自己。

薇奥拉 :但最后还是有了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威尔 :怎么会呢 ?

薇奥拉 :我不知道。这事很神吧。

威尔稍露笑意 ,但接着又郑重起来。他们深情地互相注视 ,然后紧紧拥

抱在一起。

威尔(继续) :对我来说 ,你永远不会变老 ,不会消损 ,不会死 !

薇奥拉 :在我的眼中 ,你也是这样。

威尔 :再会 ,我的爱人 ,一千次的再会 !

薇奥拉 :为我好好写。

她给了他最后的吻别 ,然后转身跑开。威尔望着她离去。

内景 ,威尔的房间 ,白天。

一页白纸。一只手在上面写出“: 第十二夜”。我们看见威尔坐在他的桌前。

威尔(画外音) :我的故事开始在海上 ,一次驶往未知国土的危险航行 ,一

次沉船事故 ……

外景 ,水下 ,白天。

两个身影进入水中。

威尔(画外音) :茫茫的大海汹涌咆哮 ,把冒险航行的船只击成碎片 ,船上

那些无助的人们全部落入水中 ……

内景 ,威尔的房间 ,白天。

威尔伏案疾书。

威尔(画外音) :只有一位小姐得以逃生 ……

外景 ,水下 ,白天。

薇奥拉在水中。

威尔(画外音) :她的灵魂比海洋更强大 ,她的精神比海涛更有力 ,她没有

在水中死去 ,而是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开始了新的生活 ……

外景 ,海滩 ,白天。

薇奥拉在广阔空旷的海滩上行走。

威尔(画外音 ,继续) :这将是一个爱情故事 ,而她将是我永恒的女主人

公 ……

内景 ,威尔的房间 ,白天。

威尔从桌前抬头远望。

威尔(画外音继续) :她的名字就是 ……薇奥拉。

他低头看着面前的稿纸 ,写下“: 薇奥拉”,接着写下“: 朋友们 ,这儿是什

么国土 ?”

外景 ,海滩 ,白天。

缓慢叠化至在海滩上行走的薇奥拉 ,向着她的新生活大步走去。

剧终。 ( 完)

上一篇:奥斯卡多项大奖《莎翁情史》电影剧本赏析中集 下一篇:美国经典性喜剧《美国派》电影剧本欣赏一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