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典性喜剧《美国派》电影剧本欣赏三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6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奥兹:你和娜蒂亚还有机会 ,不是吗 ?

吉姆:没有了。她的担保人在网上全

都看到了。我猜想 ,他们是不会喜欢的。

凯文:你怎么知道 ?

吉姆:她已经上了回家的飞机。

凯文皱起了眉头。

吉姆(继续) :知道吗 ,我大概是天生

没有异性缘 ,准是这么回事。脑子里缺少

这根筋。我意思是说 ,我就没办法跟她们

沟通。只要我一开口 ,事情肯定搞砸。

凯文:是这样吗 ?到了毕业舞会那

晚 ,找这些借口可没用。

吉姆:天哪 ,凯文 ,真是那么回事。

他们与一位老校工擦肩而过 ,后者

冲着吉姆大笑不止。

内景  城东高中  教室  白天

吉姆坐下 ,等着上课铃声。糟糕的

是 ,周围还是有同学在议论他的事。也有

人在看书或闲谈。

他旁边那溜课桌上坐着米雪尔 ―――

那位凡事爱反着做的乐手。她的桌上还

着装着长笛的盒子。她对着吉姆喋喋不

休。她的叙述听上去都像问句 ,而实际

上 ,一个问句也没有 ―――

米雪尔:所以说 ,有那么一次 ?我参

加一个乐队夏令营 ?我们并不想进行一

次枕头大战 ?但我们还是进行了一次枕

头大战 !真是太有趣了 !

吉姆一耳朵进一耳朵出。

米雪尔(继续) :还有一次我们把曲

谱全都忘了 ?我们应该是演奏这首歌的 ?

可大家全都不会。所以我们就瞎编 !就这

么硬着头皮往下演奏 ,指挥干瞪眼 ,不知

我们在干什么 ,那可真逗乐 !

愁眉苦脸的吉姆 ,目光掠过米雪尔 ,

落在娜蒂亚本该坐的位置上。

米雪尔(话仍不停) :所以说有些事

不用那么认真 ,啊 ?你知道我要是生气了

干什么吗 ?我就用我的笛子吹上一阵巴

赫。那就会很放松。这招我是在乐队夏令

营学会的。

吉姆稍稍地有所振作 ―――

吉姆:等一下。你又不知道我为什么

生气。

米雪尔:不就是因为明天有一个测

试吗 ?有时候 ,因为有重要的考试 ,我就

特别烦 ,还得复习。

吉姆:是啊 ,还真是。

米雪尔:我想是这样。因为 ,有一次 ?

我正好在 ―――

吉姆(打断她) :你叫什么名字 ,再说

一遍 ?

米雪尔:米雪尔。

吉姆:好吧 ,米雪尔 ,毕业舞会你想

当我的舞伴吗 ?

米雪尔:真的吗 ?你是当真要跟我去

吗 ?

吉姆(非常勉强) :是的 ,当真。

米雪尔:之后还去史蒂文・斯蒂夫勒

的晚会 ?那就更酷了。

吉姆:全随你。

米雪尔:太棒了 !我们一定会尽兴尽

欢 !就像有一次 ,在乐队夏令营 ……

内景  城东高中  大厅  稍后

希瑟顺着走廊往里走 ,拐个弯 ,去了

小礼堂。透过门扇上的玻璃她看到了奥

兹。她停下了脚步。

奥兹在练唱 ,准确地说 ,是在练独唱。

下决心要把它唱对。他按照节拍 ,有节奏

地拍打着兜网球的球。只要有一个难点过

不去 ,他就退回去重来。她看到这种情形 ,

心被软化了 ,因为她看出来了 ,奥兹是真

心投入。终于 ,他耐不住性子了 ―――

奥兹:见鬼 !

他把球抛向墙壁。希瑟赶紧抽身 ,仍

隔着玻璃窥望 ,只是不让奥兹看到自己。

过了一会儿 ,奥兹冷静下来。他抓住球 ,

继续用功。希瑟心有所动。

内景  薇基的卧室  白天

薇基在做数学作业 ,凯文看着 ,揉搓

着她的双肩。

凯文:你根本不用再增加学分了。

薇基:不 ,我需要。我随机写下一串数

字 ,看上去像是在攒学分。可别忘了 ,本德

先生可不在意在4月里再来一次测验。

凯文:这是我的窍门 !

薇基:窍门人人有 ,凯文。(她朝凯文

转过脸来) 但我是跟你学的。

她在他手上吻了一下 ,又接着做她

的作业了。凯文继续揉她的后颈 ,口气更

严肃一些 ―――

凯文:自从返校节到现在已经很长

时间了。

薇基(顽皮地) :是啊 ,没错。就因为

你的错 ,让我的4分变成了3.95分。

凯文:那倒是。但是 ,咱们的关系 ,却

突飞猛进。现在 ,该是咱们 ……以新的方

式表达自己的时候了。

薇基停下手来 ,转过身 ,坐到桌面

上 ,面对他。她的情绪有了变化 ,像是在

憧憬着什么 ―――

薇基:怎么个新法 ?

凯文:就是 ,我觉得 ……一种关系到

了某种程度。那么 ,两个人就该 ……共同

分享 ……那种特殊的时刻。

薇基:我认为你说的非常对 ,凯文。

凯文(稍顿) :你愿意做了吗 ?

薇基:是的 ―――

她抓住他的手。酝酿了一下 ,然后宣

布 ―――

薇基(继续) :我爱你。

凯文觉得脚脖子一软。这可不是他

期待的表态。他一下子犯了难。搜肠刮肚

地寻找着应对的话。

薇基(继续) :凯文 ?你不爱我吗 ?

凯文:不 ,我不是不爱你。我是说 ,爱 ,

这是个被滥用的词汇。人们拿它说事 ,结

婚生子 ,之后又怎么样呢 ?赶紧往回收 ,说

什么“我搞错了”。

停顿。薇基似乎明白他的意思 ―――

薇基:凯文 ……你不是你爸。咱们两

个 ,不是你的父母。

凯文:我知道 ,薇基。我只是还没准

备好 ,懂了吗 ?

薇基:懂了。

内景  地铁  晚上

奥兹正要关上店门。他抬头看到了

希瑟站在门外。奥兹推开门 ,惊讶 ,还带

着点儿窘迫。两人都觉得气氛有点儿尴

尬。

希瑟:嗨 ……

奥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

希瑟:斯蒂夫勒告诉我的。

奥兹:你和斯蒂夫勒说话来着 ?

希瑟:呃 ……我需要找到你。咱们得

练唱那首歌。

奥兹: ……明白了。那也好。我 ,唔 ,

我很高兴你来。我是说 ,真的。

她微笑。奥兹示意她进来。

希瑟:这么说 ,你喜欢打夜工 ?

奥兹有些不自在 ―――

奥兹:我爸是这儿的经理。

希瑟:真的 ?真不赖。请转告他 ,他的

店很漂亮。

奥兹:啊 ,他弄的东西总是偏酸。如

果你想吃味儿正的 ,还是让我给你做一

个。

内景  地铁  晚上  稍后

奥兹站在柜台后面。在奥兹做吃的

时 ,希瑟来到柜台的另一边。

奥兹:我爸一天到晚总是到这儿来

忙 ……我一星期来一次 ,这样他可以有

机会休息一下。

希瑟(稍顿) :这样挺好。

奥兹(耸耸肩) :这么说 ,你要上密执

安大学 ?

希瑟:是啊 ,可我父母想让我在西北

部挑一所大学。我不愿意写他们要求的

那些额外的论文 ―――我是说 ,我怎么知

道我“最让我动情的时候”是什么 ?所以 ,

到了12月 ,一旦密大的录取通知来了 ,我

才不管那一套呢。

奥兹:洋葱 ?

希瑟:什么 ?

奥兹:加洋葱吗 ?

希瑟:哦 ,加吧。那你的主选方向呢 ?

奥兹:我嘛 ,州里有所不错的商科学

校。我大概能和兜网球队一起入校。青甜

椒 ?

希瑟:好的。哇 ,这么说 ,你早就规划

好了。

奥兹(不以为然) :呃 ,我是说 ,商科

也好 ,兜网球也很过瘾 ,但我究竟要做什

么 ,职业兜网球选手 ?我真不知道。

希瑟:哦 ,感谢上帝 ,我还以为我是

惟一不知道该干什么的。

奥兹:唔 ,你可不一样。油和醋 ?

希瑟:行啊。你也知道 ,人们都爱这

么问“, 你准备主修哪科 ?”我就不知道。

他们都这样说“, 你得想明白。”对不对 ?

有时候 ?

奥兹:我懂。盐和胡椒 ?

希瑟:当然。

奥兹用一个夸张的动作把做好的小

吃一分两半 ,装到一个盘子里。

希瑟(继续) :这么说 ,明年咱们也挺

近。

奥兹:你 ―――哦 ,你意思是 ―――对 ,

东安辛和安阿伯 ,离得的确不远。

希瑟(微笑) : ……是啊。

短暂的冷场 ……还是有点儿不舒

服 ,但已经好多了。

奥兹:要不要把炸薯条换成淡面包 ?

外景  地铁  晚上  稍后

桌旁还有几位顾客 ,奥兹和希瑟在

练他们的歌 ……刚开始时 ,不很和谐 ,慢

慢地 ,两人的声音协调起来 ,变得悦耳动

听。镜头缓缓拉开 ,歌声融入夜色。

内景  城东高中  有壁画的楼梯间

白天

一个等着芬奇的女生正和斯蒂夫勒

说话 ―――

女生:对不起 ,我真不能和你去 ……

我正在等着别人的邀请。

斯蒂夫勒:你开他妈什么玩笑。

女生:我知道有可能弄不成 ,但我还

是以为保罗・芬奇会来约我。

斯蒂夫勒:芬奇 ?可真是邪了门儿

了 ?!

女生:哦 ,对了 ,我忘了 ……你 ,呃 ,

你的样子还不算太糟 ……我是说你可不

能 ……

慌不择路 ,她调头下楼。完全迷惑的

斯蒂夫勒往楼上跑。等着芬奇的女生下

楼时被凯文撵上 ―――

凯文:嘿 ……事情怎么样了 ?

女生:他还是在脸面上抹不开 ,因为

芬奇把他灭了 ,还敲掉他一颗牙。不过你

看不出来。

凯文:是啊 ,可是 ,谁告诉你的 ?

外景  城东高中  校园  白天

凯文在和格里塔说话。后者朝着画

外指指点点。

内景  城东高中  图书馆  白天

凯文在和几个女生谈话。还在小本

子上记着什么。

内景  城东高中  楼梯间外  白天

凯文在和另一个女生说话。可以看

到他的小本子上记满了女生的名字 ,像

蜘蛛网一样 ,所有的名字都有一个箭头

引出来 ,而所有的箭头都指向位于中间

的一个名字 ―――杰西卡。

内景  城东高中  自助食堂  白天

凯文在取食的队列里紧跟在杰西卡

后面。

杰西卡:无可奉告。

凯文:无可奉告 ?!你糊弄我 ?!我从

未见过任何人 ,形象改变得如此 ……如

此急剧 !

杰西卡:谢谢。这是我的主意。

凯文:你们两个家伙别是有什么勾

搭吧 ?

杰西卡:你开玩笑 ?没影儿的事。

凯文:那你这话什么意思 ?

杰西卡:好吧 ……我想是时候告诉

你了。他的名声决不是凭空而来的。(沉

吟片刻) 芬奇找到我说“, 杰西卡 ,我需要

帮助 ,这个那个 ,诸如此类。”于是我对他

说 ,拍给我二百块钱 ,我就挑几个姑娘

说 ,你在床上的功夫可了不得。他照做

了 ,我也照做了。

凯文:我还是想不通 ,就这些 ?

杰西卡:嘁 ,当然就这些。自然 ,我也

适当地润饰了一下。我说 ,你不知道芬奇

与一位年纪较大的妇人有染吗 ?

凯文一时语塞。

杰西卡(继续) :没有吧 ?他妈的 ,那

主儿我也喜欢。

内景  城东高中  男浴室更衣间

白天

腰间围着毛巾的几个男生从热气腾

腾的淋浴间里出来 ,唱着城东高中兜网

球队的队歌。这几个人出画 ,我们听到淋

浴间里还有人在唱 ―――

奥兹(幸福地引吭高歌) “: ……我需

要有人伸出臂膀来掩护 ……哇嚯嚯 ……”

他围着毛巾出现 ,向他的储物柜走

去 ,他旁边是斯蒂夫勒。

奥兹(继续唱) “: ……我需要有人懂

得我的上下奔突 ,左右迂回 ,哦那边的亲

爱的是你 ……”

斯蒂夫勒盯着奥兹 ,惊异不已

斯蒂夫勒:哦我的老天爷啊。你是个

兔爷。

奥兹(心情愉悦地) :来吧 ,你也知道

词儿 ,一起唱吧。

斯蒂夫勒:不了 ,谢谢。你这一个星

期一直他妈在唱个没完。你要是这周六

上场时还唱不够 ,我就假装不认识你。

奥兹的歌声戛然而止 ―――

奥兹:咱们最后一场是在周六。

斯蒂夫勒:你他妈以为呢。

外景  城东高中  校园长凳  稍后

希瑟正在户外阅读。奥兹屏住呼吸

站在她面前 ,头发还湿着。

奥兹: ……我得参加这场比赛。它非

常重要 ,是我们的最后一场。你也知道 ,

上次 ,城中高中差点儿就把我们打败了 ,

所以我真想教训他们一下 ,所以说 ,情况

就是这样 ,我们得打到州里去 ,这意味着

我比赛之后还得顺道 ……

希瑟(稍顿) :你不能参加歌唱比赛

了。

奥兹:我很抱歉 ,真是挤不出时间来

了。我只是 ……我没注意 ……

希瑟(尽管气愤 ,但仍极力保持平

静) : ……没什么 ,你应该做让你高兴的

事。

奥兹:好吧 ……是啊 ……谢谢你能

理解。(稍顿) 所以 ,我想 ……稍后见吧。

尴尬时刻。奥兹走开。希瑟沮丧。

外景  城东高中  高年级更衣室入

口  白天

凯文站在自己的柜子前 ,做课前准

备。斯蒂夫勒跑进来 ,嘴角上挂着一丝诡

异的微笑 ―――

斯蒂夫勒:凯文 !刚才看见那个回家

拉屎的主儿吗 ?

凯文(立刻感觉到了某种危险) :哦 ,

没有 ,斯蒂夫勒 ,你要干什么 ?

斯蒂夫勒:我吗 ?啥也不干。我是让

他灭了的人。(躲开凯文的目光) 不过 ,我

还是告诉你:我想 ,他很快就要解决不在

学校拉屎的问题了。

他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空药瓶 ,上

面标有“缓泄剂”字样 ,狂笑不止。

内景  城东高中  自助食堂  白天

芬奇坐在餐桌前读报。凯文从拐角

处一路跑来 ,一直跑到他跟前 ―――

凯文:芬奇 !赶紧去洗手间 !马上 !

芬奇:稳住 ,性急的人儿。怎么啦 ?

凯文:赶紧去拉 !

芬奇:拉什么 ?

凯文:你就要拉裤子啦 !

芬奇:那多迷人啊。

凯文:芬奇 ,听着 ―――斯蒂夫勒往你

喝的莫哈咖啡里兑了泻药。会很快起效

的。我是说 ,非常快。

芬奇:首先 ,我喝的不是什么莫哈咖

啡 ,是阿拉伯优质咖啡 ,或者叫穆哈咖

啡 ,其次 ……哦啊哈 !

芬奇跳将起来 ,以百米冲刺的速度

跑进走廊。

内景  城东高中  主走廊  接前

镜头紧跟狂奔着的芬奇。我们在走

廊尽头儿看到斯蒂夫勒 ,像门童那样拉

开厕所的门 ,躬身相迎 ―――

斯蒂夫勒:这边请。

芬奇一头扎进厕所。斯蒂夫勒狂笑

不止。

内景  城东高中  厕所  白天

芬奇箭步蹿入隔间“, 砰”地把门关

上。

内景  城东高中  厕所隔间  白天

芬奇停止了动作。他凝视着便池 ,它

看上去不那么顺眼。可他憋得小品剧本难受 ,极力

忍着 ,开始双脚蹦跳 ,痉挛中发出呻吟。

他抓住卷轴上的手纸 ,往坐圈上铺。铺了

一层又一层。脑门上开始冒汗。

芬奇:哦 ,好啦 ,这就好 ……

坐圈上铺了起码有三层手纸了。注

意到还有一处没盖严实 ,于是 ,又扯下一

截手纸 ,盖住那儿。他扭动身体 ,强忍住 ,

他退后一步 ,再次检查有无疏漏 ―――

芬奇(嘀咕着) :没问题。你能对付。

他开始解开裤链 ,正要往下坐 ―――

有人进了厕所。芬奇 ,再次夹紧两股 ,听

了一会儿。但也只能听到鞋后跟敲击地

面的“咔哒”声。

内景  城东高中  走廊  白天

凭借惯性仍在摆动的门扇上写着大

大的“女”字。旁边的斯蒂夫勒 ,笑声更加

响亮。

内景  城东高中  厕所隔间  白天

芬奇害怕了。透过隔间门的缝隙 ,芬

奇只能看到花色裙装一闪而过。他咬紧

了自己的嘴唇 ,浑身绷紧。

肠道里“呱呱”作响 ,声音大得吓人。

他圆睁双目 ,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内景  城东高中  厕所  白天

几个姑娘站在镜前 ,其中就有等芬

奇来约的那个女生 ,她们在整理头发。

期待芬奇的女生:你们知道吗 ,只有

一支蹩脚的乐队 ,装饰得也很差。

姑娘乙:你这么说是因为距离舞会

只有一周了 ,而你还没舞伴呢。

期待芬奇的女生:不 ,我并不需要舞

伴 ……(逐渐陷入梦想中) 芬奇将不带女

伴去 ……所以我也不要男伴陪同 ……那

人总是那么温文尔雅。

内景  城东高中  厕所隔间  白天

芬奇沉入地狱。绝望中只希望把住

最后的关口。舍命也不能舍弃那点儿东

西。

内景  厕所  白天

姑娘乙:你们认为那个“上岁数女

人”的事是真的吗 ?

姑娘丙:当然 ,就是斯蒂夫勒的妈

妈。

内景  城东高中  厕所隔间  白天

痛不欲生。芬奇的汗出得更多更猛。

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僵住了。眼泪开始

从紧闭的双眼中淌出来。

一声肠鸣由低到高 ,压住了说话声。

芬奇的眼睛在惊恐中睁开了。

内景  城东高中  厕所  白天

一声过后又是一声 ,这回已不容忽

视了。姑娘乙惊异地朝她的朋友转过头

来 ―――

姑娘乙:琼尼 ,是你吗 ?

内景  城东高中  厕所隔间  白天

芬奇在挣扎。前后左右摇晃着身体。

但这样做也没用。他已达到了极限 ―――

芬奇:啊啊啊啊 !

内景  城东高中  厕所  白天

镜前的几个姑娘都惊呆了 ―――之后

我们听到的声音 ,只能是腹泻时特有的。

姑娘们跑了出去 ,有的尖声高叫着 ,

有的哈哈大笑。

内景  城东高中  厕所  白天  稍

芬奇提着裤子 ,战战兢兢地从隔间

里出来。鬼鬼祟祟地慢慢往门口靠近。手

握住门把手之后 ,他深吸一口气 ,像什么

也没发生一样 ,推开了门。

内景  城东高中  走廊  白天

芬奇从厕所门里出来。站住。他的目

光里全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姑娘们 ,包括刚才在里边议论他的

那几个 ,围成一个半圆 ,堵在厕所门口 ,

张着嘴巴 ,盯着他看 ,脸上写满厌恶和轻

蔑。 (叠化)

外景  兜网球比赛场地(密执安州

立大学)  白天

奥兹正在场上驰骋 ,他所在的队领

先 ,他们正在对阵城中高中。每个人都在

欢呼雀跃 ,只有奥兹除外。我们在看台上

发现了吉姆和凯文 ,他们也在欢呼。

外景  音乐厅(密执安州立大学)

白天

远景镜头。密执安州立大学校园。学

生们在古老而又威严的教学楼前走过。

一条横幅上写着“: 密执安州声乐比

赛”。

内景  后台(密大)  白天

希瑟和合唱队的其他成员正在候

场。

他们都穿着冷色调的演出服。希瑟

显得有些焦虑 ,若有所思的样子。老是往

门口那边看 ,好像奥兹随时有可能推门

进来。

带队老师:没问题吧 ,艾伯特 ,准备

好了吗 ?

艾伯特就站在希瑟旁边。他的长相

就挺逗 ,初看之下给人的感觉是过分文

雅 ,再一细看 ,其实就是神神道道。

艾伯特:没问题。

他唱了两句歌词。听上去过于夸张 ,

有点儿以次充好之嫌。希瑟想皱眉头又

不敢皱。

外景  兜网球比赛场地(密大)  白

记分牌显示城东队领先5分。奥兹正

在进攻 ,带球往对方球门冲。看来他很有

得分之利。可他突然被绊了一下 ,扑倒在

地 ,球也丢了。有队友上来查看他是否受

伤。他晕头晕脑地躺在地上时 ,斯蒂夫勒

把球抢回去 ,射门得分。

队员们都跑回边线 ,再次开球前 ,聚

拢到教练身边。

马歇尔教练:干得好 !小伙子们 ,进

攻很积极 ,但我们还是有可能输。你们都

看到了奥兹刚才的情况。我要求你们大

家不要想着已经得分。赢得比赛才算得

分。就是这样。

大家都同意。齐喊了一声“加油 !”只

有奥兹的表情有点儿怪。

内景  后台(密大)  白天

希瑟与众人一起等待上台。艾伯特

像莎剧演员那样踱步 ,嘴里还念念有

词 ―――

艾伯特:集中在音乐上。想着旋律。

让音乐引导我前行。

希瑟:要上场了。

外景  兜网球赛场(密大)  白天

奥兹的眼里流露出情绪上的波动 ,

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马歇尔教练:所有的一切就看今天

了。作为应届毕业生 ,这标志着你们四年

来的顶点。想想这对你们意味着什么。回

想一下这么多年走过的路 ,付出了多少

代价 ?

奥兹顿悟。他昂起了头。

马歇尔教练(继续) :这就对了 ,奥斯

特里切尔 !

奥兹敛神静气 ,做了个深呼吸 ―――

奥兹:祝好运 ,伙计们。

他放下球杆 ,作势离去。

马歇尔教练:克赖斯特 !我并没有说

让你下场 !

奥兹:抱歉 ,教练。

马歇尔教练:怎么回事 ?你还有更重

要的地方要去吗 ?

马歇尔教练火冒三丈。全体队员都

盯着奥兹。

奥兹:是的。

他跑开了。

镜头斜移 ,吉姆和凯文入画。

短暂的迷惑之后 ,他们

也站起身来。

外景  密大校园  白天

奥兹从门口跑过。

内景  后台  白天

合唱队已在台角站好队

形 ,只等上场。奥兹破门而

入 ,还穿着球赛服。

合唱队成员:奥兹 ―――

你回来了 ―――好 ―――

艾 伯 特: ―――哦 , 太 好

了。

奥兹直接跑到希瑟面前。她虽是喜

出望外 ,但也困惑不已 ―――

希瑟:球赛的事怎么样了 ?!

奥兹:我不打了。

希瑟:你为我们放弃了比赛 ?!

奥兹:不 ,我为你放弃了比赛。

希瑟心醉神迷。奥兹把她拉向自己。

他们彼此亲吻。

带队老师:好啦 ,好啦。只有一分钟

了。做最后的准备 ,别再腻腻歪歪的了 ,

毕业舞会还没到呢。

奥兹和希瑟会意一笑。

内景  音乐厅舞台  白天

合唱队全心投入 ,演唱《多么甜蜜》。

奥兹现在已换上演出服 ,但镜头稍稍偏

转时我们看到 ,他的跑鞋还穿在脚上。他

和希瑟配合得很好 ,与整个合唱队相互

呼应。他们手拉着手 ,完美地完成了二重

唱。观众报之以热烈的掌声 ―――这里面

也有吉姆和凯文 ,一边鼓掌一边叫喊 ,像

是在一场摇滚乐音乐会上。

吉姆:吆嚯 ―――

凯文(打出“摇滚”手势) :你们赢了 !

内景  城东高中  教室  白天

马上就要下课了 ,学生们还留在教

室里。老师在教室前面给学生们判分 ,每

张卷子上都是“A ,A - ,A ,A - ”。薇基在

仔细看着挂在黑板上方的显示屏。凯文

向她那边凑了过去 ―――

凯文:嗨 ……

薇基:你知不知道安阿伯与纳什维

尔相距450英里 ?

凯文:那也就是六七个小时的车程。

很容易 ,开车对我来说不是问题。

短暂的沉默。凯文回头看看老师是

否注意到他 ,又往薇基跟前凑凑 ―――

凯文(继续) :那天说的事 ……我一

直在考虑。

薇基:我也一样。我心里清楚 ,你是

想让事情对我来说尽量完美。我也理解 ,

你不想在真的百分之百满意之前跟我说

那句话。

薇基朝老师那边望了一下 ,后者在

嗽嗓子。她把身子探过去。凯文多少有些

紧张 ,显示屏上的内容让他不安。

薇基(继续) :我也要让事情对你来

说尽量完美。你是对的 ,凯 ,咱们在一起

很美好 ……很特别。

凯文:对呀 ,咱们做得非常好 ,薇。

薇基:凯文 ……(嘴对着他的耳朵)

我要和你 ……

显示屏上的内容开始向上翻了。老

师抬起头来。

凯文(几乎惊呆) :现在 ?!

薇基:不 ……我知道什么时间最合

适 ……

她的目光投向墙上的挂历 ……缓缓

示意着下星期六 ―――“毕业舞会”。凯文

简直不敢相信 ……音乐起 ,为舞会做准

备的镜头依次出现 ―――

内景  试装区  白天

吉姆在试穿他的小礼服。他耸耸肩 ,

像是表示“很合适了”。

他转头看奥兹的打扮 ―――奥兹要在

意得多 ,试了不同的领带 ,然后是马甲和

鞋子 ,反正是上心得很。

内景  薇基的卧室  白天

薇基在试穿一套很漂亮的衣服 ,用

目光征求杰西卡的意见 ,转来转去地给

她看。杰西卡却逗趣地做出同薇基一样

的动作 ,炫耀她的短裤和 T 恤 ,就好像她

也一身华服。

内景  城东高中  校园  白天

芬奇形只影单坐在那里。不止是形

只影单。而且更像阿甘。

内景  试装区  白天

吉姆在为他的礼服付账。我们看到

奥兹在决定到底要哪件上犯了难。试过

的总有10种了 ,都在他周围放着。背景

处 ,导购员已经不耐烦了。

外景  城东高中  校园  白天

芬奇还在那儿坐着。他的头左歪右

扭 ,不知停在哪个角度合适。

内景  吉姆的家  起居室  白天

吉姆的爸爸给吉姆整理着领结。

内景  凯文的卧室  晚上(剪辑镜

头结束)

凯文的礼服已经穿好。他正对着镜

子审视着自己。

外景  城东高中  夜

停车场已经满了。正装在身的学生

们涌入校门。几个学生从加长的利姆辛

车上下来。我们看到一个不老实的学生

正把一瓶烈性酒往衣服底下塞。另一个

学生显然过于激动了 ,正把已有舞伴的

标志重新往衣服上别。

毕业舞会开始了。

内景  城东高中  体育馆  夜

体育馆内张灯结彩 ,充满节日气氛。

既像是狂欢节的最后一天 ,又像是除夕

夜 ,更像是某人的成人仪式。一支并不地

道的铜管乐队正在演奏爵士乐。

大多数学生只是无目的地走动 ,有

一搭没一搭地瞎聊 ,很厌烦的样子。要说

能自得其乐的 ,是那些已经喝醉的学生 ,

他们集中在一个角落里 ,随着显然醉醺

醺的斯蒂夫勒跳着碰撞舞。那些低年级

生的家长或监护人努力想让他们安静下

来 ,却没什么效果。

乐队开始演奏蹩脚的民谣曲调。有

人勾肩搭背地连成一串 ,前后摇摆着跳

起了西印度群岛的蛇神舞。

镜头对准了吉姆和米雪尔。

他们保持一臂间隔在跳舞。吉姆显

然缺乏热情。

米雪尔:你知道吗 ,在乐队夏令营 ?

我们也这样跳舞。只是为了好玩。你不觉

得人们把毕业舞会弄得过于重要了吗 ?

吉姆:过了 ,过大发了。

镜头对准凯文和薇基。

他们在跳舞。两人都有些紧张。忧心

忡忡的样子。

镜头对准奥兹和希瑟。

他们的舞步比谁都慢。紧紧抱在一

起。希瑟靠在奥兹的肩膀上 ,眼睛闭着。

镜头对准斯蒂夫勒。

他在和期待芬奇的女生跳舞。

内景  城东高中  体育馆一角  夜

凯文、奥兹、吉姆和芬奇在闲逛。芬

奇喝醉了 ―――

芬奇:是的。我到这儿来是参加你们这些

笨蛋 ……笨蛋的聚会。

谢尔曼从旁经过 ―――

谢尔曼:我仍在进攻 ,小伙子们。谢

尔曼坦克又要投入战斗了。

众人无动于衷。谢尔曼指指近旁的

城中高中女生 ―――

谢尔曼(继续) :锁定目标 ,在敌方性

雷达的探测下低空偷袭。已准备投放机

载弹头 ……又一次攻击 ……

谢尔曼信心十足地走开了。

凯文:好吧 ,这口气能咽下去吗 ,各

位 ?我说 ,芬奇 ,我知道你怎么回事 ,但那

不是你的理由或借口。你呢 ,吉姆 ?

吉姆:我的对象是乐队里吹笛的。这

是你要的答案吗 ?

凯文:奥兹 ,你和希瑟怎么样 ?你们

已经有了还是怎么的 ?

奥兹(有点儿恼火) :真他妈见鬼 ,凯

文 ,你这什么态度 ?

凯文:态度 ?我 ?我认为你们这帮家

伙得提起精神来。真邪了门儿了 ,咱们不

是早就在尽一切努力实现誓言嘛 ,今晚

就是咱们一直期待的时刻。咱们一起发

的誓 ,可别食言啊 !

吉姆:食言 ?你用不着让我们一起性

交。是你自己害怕还是怎么着 ?

凯文:这是怎么啦 ,伙计们 ?咱们有

协定啊 !

奥兹:凯文 ,那只是一个 ―――

凯文:那是一个协定。你们违反协

定 ,那是没有道理的。你们必须得 ―――

吉姆(又烦又火 ,抢话说) :我不是非

得干那狗屁事 !早把它忘得一干二净了 !

凯文被吓了一跳。

吉姆(继续) :我早就厌倦这胡扯蛋

的压力了 !我是说 ,我再也不要什么性

了 ,我早就受不了它了 !我恨性交 !我不

想性交 ,我压根儿不想 ,我不要做那些根

本毫无意义的事 !所以 ,去他妈的愚蠢的

协定 ,去他妈的性 ,去他妈的你们 !现在 ,

我就找我那个吹笛儿的去 ,起码她能跟

我聊聊性以外的事 !都见鬼去吧 !

凯文气得说不出话来。沉默。

芬奇:起码 ,我学会了在学校拉屎。

杰西卡走过来。她穿得挺光鲜 ,但不

过分。

杰西卡:嘿 ,芬奇。跳个舞吧 ?

芬奇看看众人。大家耸耸肩。镜头随

着杰西卡和芬奇摇开。

芬奇:你怎么没带伴儿就来了 ?

杰西卡:我喜欢把选择权放开。请允

许澄清一点 ,你在我这儿没机会 ,芬奇。

芬奇:是啊 ,当然 ,别说傻话了。

镜头对准薇基和城中高中女生。

薇基:所以 ,我以为你和谢尔曼非常

亲密。上次那个晚会你们始终在一起 ?

城中高中女生:是啊 ,我们整夜都在

一起。我们进行了深入的谈话 ,就是能让

你觉得真正了解了一个人的那种。

薇基(像是在用臂肘顶她) :噢“, 深

入谈话”,你们是这么个叫法。

城中高中女生:还有别的叫法吗 ?

外景  城东高中  夜

凯文坐在台阶上 ,神情沮丧。

内景  城东高中  体育馆  夜

城中高中女生取下支在乐队台前的

麦克风

城中高中女生:抱歉 ,各位 ,打断你

们一下。

她的声音在体育馆里回荡。引来几

声挑逗性的呼哨。

城中高中女生(继续) :我只是想让

你们大家清楚这样一件事:查克・谢尔曼

是个骗子。我从没跟他性交。他也从没与

任何人性交 ―――我知道 ,是因为他自己

跟我说的。有一次 ,他强行与一颗葡萄柚

发生了性关系 ,仅此而已。哦 ,对了 ,他还

跟我说过 ,他有时会因为紧张而尿裤子。

谢谢大家的关注。

体育馆里的女生纷纷叫好 ,鼓掌。

镜头对准谢尔曼。

他尿了裤子。

镜头对准吉姆。

震惊。他回头看看奥兹 ,他也是同样

的表情。

外景  城东高中  夜

凯文还坐在那里。吉姆、奥兹和芬奇

出来 ,一起往凯文这边走来。

奥兹: ……猜猜出了什么事 ?

凯文:不感兴趣。

吉姆:凯文 ,算了 ,去斯蒂夫勒家的

车马上就到了。

凯文:我不打算去了。

众人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句 ,陷入

了沉默。凯文的消沉 ,让人心灰意冷。

凯文(继续)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订立协定不是单单为了性交成功。那是

咱们毕业前要干成的最后一件事。可现

在呢 ,我费劲巴力地浪费了好几个星期 ,

为了什么 ?我真闹不明白了。我想方设法

要做的就是毁了咱们的友谊。

停顿。奥兹耸耸肩。

奥兹:我仍然认为你是好意。

吉姆:我也这么认为 ,凯文。

芬奇:我也是。总的来说。

凯文:不。真他娘的见鬼 ,你们是对

的 ,是我不清楚要干什么。我是说 ,我的

所作所为是要我们大家都在今晚干成。

可我知道 ,当薇基问我是不是爱她时我

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现在成了这样 ,

也许我真该把这事一笔勾销。

吉姆:来吧 ,爷们儿。今晚就是个晚

上而已。舞会后的湖上晚会 ,咱们还是得

去。在过去4年里 ,咱们一直在期待它。咱

们不都是斯蒂夫勒的朋友吗 ?你得去。

凯文静静地想了想。

奥兹:而且 ,谢尔曼并没有干过。

凯文:他没有 ?

芬奇:他只是尿湿了自己的裤子。

凯文还没反应过来时 ,其余的人已

开始大笑起来。突然 ,他们被车灯照亮

了。一辆租来的公交车驶到校门前。

吉姆:车来了。我去拿我的包 ,哦 ,还

有我的伴儿。

奥兹:来吧 ,凯文。薇基在找你呢。

吉姆伸出了一只手。凯文看着那只

手。抓住了它。吉姆把他拉了起来。

外景  斯蒂夫勒家的湖边别墅  夜

密执安湖畔的一座美丽木屋。中学

生们从公交车上鱼贯而下。

吉姆和米雪尔正向木屋走去。

吉姆:斯蒂夫勒的妈妈在离婚时分

得了这处房产。

米雪尔:这让我想起有一次 ……(又

改变了主意) 嘿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

你怎么可能没有任何故事呢 ?我讲了好

多好多故事 ,而你一个也没讲。

吉姆:哦 ,我有故事 ,相信我。比起乐

队夏令营的那些 ,呃 ,就是有点儿黄。

米雪尔:是不是尽是脏话的那种 ,男

人之间说的 ?讲一个听听。

吉姆:好吧。你想听吗 ?这就有一个

关于斯蒂夫勒喝啤酒的 ,好吗 ?是 ……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卧室

凯文带薇基进入这间卧室。一扇大

观景窗 ,俯瞰波光粼粼的密执安湖。

凯文:看 ―――这是最好的房间。

薇基:哇噻 ,凯 ……不能再好了。

薇基打开了一个壁橱 ―――发现斯蒂

夫勒的弟弟藏在里面 ,一脸坏笑。

斯蒂夫勒的弟弟:你们俩要在这儿

性交 ,对不对 ?

凯文:不 !从这儿滚出去 !

斯蒂夫勒的弟弟(边往外跑边说) :

性交者 ,性交者 ,性交者 ,性交者 !

斯蒂夫勒的弟弟消失不见了。他们

大笑 ……薇基把门关上。

外景  湖畔  夜

奥兹和希瑟在湖畔漫步。手拉着手。

远处的背景中 ,其他人在各自找乐。

奥兹:有些话一直想对你说 ,希瑟。

希瑟:什么 ?

奥兹:听起来会很不舒服 ,但我还是

想让你知道。

她点头。他们停下了脚步。奥兹不时

地用脚磕打着地面。

奥兹(继续) :知道吗 ,呃 ,我还是个

处男。我们几个 ,凯文、吉姆 ,还有芬奇 ,

我们一起达成了一个协定。就是说 ……

在高中结束之前 ……我们得失去童身。

希瑟听着。

奥兹(继续) :你看 ,今晚就是我们几

个都要做到这一点的期限。

希瑟:这不是提出要求的最好方式。

奥兹:不是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说 ……那什么。你知道是什么让我中途

退出比赛吗 ?教练讲了一席话 ,基本意思

是说 ,决不能在胜利在望时掉链子。

希瑟:这个也不够好 ,克里斯。

奥兹:不是的 ,希瑟 ,我悟到的道理

是 ……关于你 ,那跟我进攻得分不一样 ,

千方百计找到赢球的办法。说起来也许

老套 ,但是 ―――(他拉起她的手) 我觉得

我已经胜出了。

希瑟心旌摇荡 ,解除了戒备。

奥兹(继续) :还有 ,这么说吧 ,我真

的在乎你。不是一般的在乎。而且 ,我要

让你知道。

希瑟:奥兹 ,行啦 ,我知道了。

奥兹:你叫我奥兹。

希瑟:是啊 ,你的朋友不都叫你奥兹

嘛。我是说 ……我感觉我已经是你的朋

友了 ……还有就是 ……你的女朋友。

看得出来 ,奥兹深受感动 ―――

奥兹:迪特尔。我的中间名是迪特尔

(意为节食者 ―――译者) 。

希瑟点头 ,若有所思地说 ―――

希瑟:唔。这个中间名可真够怪的 !

奥兹(笑) :我知道 ,足够怪 !

他们一起笑 ,笑着笑着就吻到了一

起。越吻越热烈 ,直到沉迷其中。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夜

晚会在木屋里渐入高潮 ,但地下室

里却是空的。斯蒂夫勒的妈妈坐在角落

里抽烟。她还像在照片上那么有魅力 ,但

是 ,离婚的打击反映在嘴角苦涩的微笑

中 ,不再是照片上那种性感的微笑。

芬奇推门进来 ―――

芬奇:啊 ,斯蒂夫勒的妈妈 !谢谢你

允许我们在这里举办晚会。

斯蒂夫勒的妈妈(干巴巴地) :好像

没有其他的选择。你怎么样 ,挺乐和的 ?

芬奇:我已酩酊大醉 ,夫人 !

斯蒂夫勒的妈妈(面无表情) :真为

你高兴。忘掉烦心事儿 ,对吧 ?你的舞伴

儿呢 ?

芬奇:哦 ,没有 ,我没

有舞伴儿。厕所里出了点

儿事。

斯蒂夫勒的妈妈:你

说什么 ?

芬奇略顿片刻。他有

主意了 ―――

芬奇:别管它。你这

儿还有喝的吗 ?

斯蒂夫勒的妈妈:啤酒桶在楼上。

芬奇:不 ,不 ,那是小孩儿喝的。我是

指烈性的 ―――有劲儿的。

斯蒂夫勒的妈妈一边喷云吐雾一边

打量着他 ―――

斯蒂夫勒的妈妈:好吧 ,我这儿还有

些威士忌。

芬奇:苏格兰的 ?

斯蒂夫勒的妈妈:18年沉酿。(又瞟

了他一眼) 去拿杯子吧。就在吧台后面。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晚会现

场  夜

晚会现场像模像样。斯蒂夫勒在和

几个人一起喝啤酒。和别人不同的是 ,他

每抿一口都要往杯子里看上一眼。

镜头对准吉姆和米雪尔。

他们边喝边聊 ,像是很乐和。

米雪尔:这故事够下流的 !

吉姆:我不是跟你说了嘛。

米雪尔:我给你讲一个 ?关于性的。

啪嗒 !吉姆脑袋里晕了一下 ―――

吉姆:行啊 ,讲吧 !

米雪尔:就是吧 ,有一次 ?在乐队夏

令营 ?我们玩一种游戏 ,不知道你们玩过

没有 ?叫做转瓶瓶 ?我呢 ,不得不吻一个

叫马克・万德的嘴巴 ?就是说 ……

吉姆的脸色阴沉下来。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卧室

灯光很暗。薇基和凯文躺在小品剧本床上。

凯文:你不紧张吧 ?

薇基:不 ,你呢 ?

凯文:也不。

一阵沉默。

薇基:你肯定不紧张吗 ?

凯文:是的。你肯定吗 ?

薇基:是的。

凯文:我也是。

薇基:那好。(稍顿) 带着安全套吗 ?

凯文:带着呢 ,就在这儿。

他拿出一个安全套。他们俩默默无

语地盯视着它。

凯文(继续) :那么 ,你想怎样 ―――我

是说 ,你想怎么做呢 ?

薇基:我不知道。你想怎么做呢 ?

凯文:那就一般的。那种 ……传教士

姿势。

薇基:好吧。

有那么一会儿 ,他们欲动又止地犹

豫着 ―――

薇基(继续) :凯文 ……

凯文:怎么了 ,薇基 ?

薇基:我要听你说那句话。

凯文:好吧。

他费力地咽下一口唾沫。然后 ―――

凯文(继续) :维多利亚 ……我爱你。

薇基:我爱你。

两人同时深吸一口气。

外景  湖畔  夜

奥兹和希瑟在沙丘间的一个僻静处

躺下 ,周围高高的滨草在微风下摇摆。头

上星光点点 ,月色皎洁。

他们无语地交谈着。要说的话都在

眼睛里。渴望着肌肤相亲。

奥兹:我相信 ,此刻说什么都是蹩脚

的。

希瑟:那就别说。

他们亲吻。是时候了。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卧室

短暂的不确定之后 ,凯文稍稍欠身 ,

试图就位。薇基的手在被单下往下滑动。

薇基:在这儿。

我们知道她在做什么。他们始终保

持四目相对 ……

外景  湖畔  夜

希瑟和奥兹在重塑激情的概念。在

发掘爱。这是在浪漫小说里看到的、很当

真的那种。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晚会现

场  夜

吉姆极力表现出对米雪尔的胡言乱

语深感兴趣的样子 ―――

吉姆:这么说 ,故事的结尾是 ……你

吻了那家伙20秒 ?

米雪尔:是啊 !他就是个怪物 !大家

都笑我 ,但我可不管 ?因为那很逗乐 !

吉姆(平淡地) :喔 ,我明白了。

米雪尔:哦 !然后 ,有一次 ?在乐队夏

令营 ?我用笛子自慰来着。

吉姆的啤酒喝呛了。米雪尔可没把

这自揭老底太当回事 ,她逗趣地看着吉

姆回不过神来的样子。

吉姆: ……你说你干什么来着 ?!

米雪尔:怎么啦 ,你认为我就不知道

怎么放松自己吗 ?这还只是乐队夏令营

里的小事一桩 !性的事儿还有不少呢 !

吉姆瞠目结舌。用难以置信的目光

看着她 ,直到她把头低下来。不管你怎么

想 ,她还是属于娇小可爱型的。

米雪尔(继续) :咱们还不抓紧性交 ?

我都有点儿等不及了。

吉姆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 ―――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斯蒂夫

勒弟弟的卧室  夜

米雪尔和吉姆破门而入。门背后有

个小型篮圈。满地都是拆装的玩具 ,像一

个小小孩儿的房间。一架塑料的玩具飞

机在绕着天花板转圈飞。

吉姆:这儿就行。

米雪尔:看 ,我这儿有两个套 ,都戴

上 ,它们可以降低你的敏感度。我可不想

让你那么早射。

吉姆: 怎 么 , 呃 , 你 怎 么 会 想 到

我 ―――

米雪尔:别瞒我了。我在网上都看到

了。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邀请 ?你

是个人物 !

吉姆深受触动。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地下室

威士忌酒瓶已经快空了。斯蒂夫勒

的妈妈和芬奇都在抽烟。

芬奇:所以 ……如果我我说你你非

常惹眼 ,你不会反对吧 ?

斯蒂夫勒的妈妈:芬奇先生 ―――你

想引诱我吗 ?

芬奇:是的 ,夫人 ,我想。

他们之间交换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卧室

凯文和薇基。默默地做事。好奇地观

察着对方的脸。这让你想起你在一家上

好的餐厅就餐 ,侍者端来了你点的菜 ,你

呢 ,看着盘中的菜肴 ,心里嘀咕这是不是

你点的那道 ,可你又不好说什么 ,只是把

它吃下去了事。

外景  湖畔  夜

奥兹和希瑟。身心交缠。忘我做爱。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斯蒂夫

勒弟弟的卧室  夜

我们听到的动静像两个争地盘的鬼

在打架 ,出现了一系列画面:

―――一个猪型储蓄罐被胡噜到地

上 ,摔了个粉粉碎。

―――一架战斗直升机在房间里盘

旋。

―――一个枕头爆裂开来 ,羽毛洒落

一地。

―――一条床腿断裂。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地下室

屋门外  夜

地下室的门是关着的。我们听到里

边 ……

斯蒂夫勒的妈妈(画外) :真没想到

你这么棒 !

芬奇(画外) :你也大出我的预料 !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斯蒂夫

勒弟弟的卧室  夜

吉姆和米雪尔的“架”还没打完。这

次还是只能听到却看不到 ……房间里比

刚才更乱了。镜头摇拍过来 ,满地都是他

们刚制造的垃圾。

吉姆(画外) :我想让你做什么你就

做吗 ?

米雪尔(画外) :难道不是这样吗 ?

吉姆 (画外) :哦耶 !把它放在你嘴

里 !

米雪尔(画外) :好的 !

我们看到她了 ……在吉姆身上。她

嗽了嗽嗓子。然后 ,我们看到她把一台儿

童用塑料录音机放在嘴边 ―――她在吹奏

《密执安战斗进行曲》。这时 ,吉姆也唱和

进来 ―――

吉姆“: 欢呼 ,欢呼 ,向密执安 ,领头

的人 ,最好的人 !”

外景  湖畔  夜

奥兹可能已达到高潮。希瑟可能已

达到高潮。其实 ,无论怎么看 ,整个过程

就是一个高潮。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斯蒂夫

勒弟弟的卧室  夜

吉姆和米雪尔早已转战到了地板

上。他们的衣服和被单缠裹在身上。筋疲

力尽。呼哧带喘。

然后 ,我们看到壁橱的门开了。先是

一个小小的缝儿 ,然后洞开。站在那里的

是斯蒂夫勒的小弟弟。嘴巴大张着。

斯蒂夫勒的弟弟:真是太过瘾了 !

吉姆和米雪尔晕在当地。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地下室

芬奇和斯蒂夫勒的妈妈就在镜头的

边沿以外。我们虽然看不到 ,但从芬奇的

大声呻吟中 ,可以想见他是什么状态。

我们看到门把手在转动。椅子翻倒

在地。门开了 ,斯蒂夫勒进来。他停住脚

步 ,惊骇万分 ―――

斯蒂夫勒:呃 ……啊 ……不 ……

看上去 ,他又要呕吐。还好 ,没等吐 ,

脚下一软 ,他瘫倒在地。

外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日出

远景

太阳从密执安湖面上喷薄而出。崭

新的一天。偶尔能看到一两个学生娃进

画出画。

外景  湖畔  白天

奥兹将希瑟拥在怀中 ,享受着宁静。

水鸟相互呢喃。不大的浪头拍击着湖岸。

再无丝毫虚饰的奥兹 ,脸上微有笑意 ,笑

给自己 ,甚或笑给这个世界。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斯蒂夫

勒弟弟的卧室  白天

吉姆在床上醒来 ,床上只有他一个

人。他的目光四下搜寻 ―――

吉姆:她走了。

他琢磨了一下。

吉姆(继续) :哦天哪。她利用了我。

他琢磨了第二下。笑了 ―――

吉姆(继续) :哇哦 !我被利用了 !太

棒了 !

他跳下床 ,手舞足蹈 ,哼唱有声 ―――

吉姆(改说为唱) “: 欢呼吧 !为胜利

者 ,为了勇士;欢呼 !为了征战的英雄 ,欢

呼 ……”

内景  斯蒂夫勒家的木屋  卧室

白天

凯文和薇基并肩躺在床上 ,望着天

花板。尽管都在掩饰 ,但还是看得出 ,他

们眉眼之间透露出的不安和不快。

凯文:这是了不起的一夜。

薇基:是啊。

停顿。

凯文:简直不相信刚开过毕业舞会。

薇基:是啊 ,时间过得真快。

凯文:真是。

又是停顿。

薇基:凯文 ,明年 ……你在安阿伯 ,

而我在纳什维尔 ……那就不一样了 ,就

是这么回事。

凯文 :别这么说 ,咱们还可以想办

法。也许不那么完美 ,但 ―――

薇基(打断他) :不 ,凯文 ―――(她坐

了起来) 事情已经完整了 ,我已经想明白

了。凡事没有尽善尽美 ,不是所有事都能

盘算好的。

凯文思索着她的话 ―――

凯文:隔山隔水 ……咱们都会有自

己的生活 ……会认识新的人 ……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

凯文(继续) :薇基 ……昨晚我没有

说谎。

薇基:我知道(停顿) 咱们走吧。你不

是还有话对你的朋友们讲吗 ?

凯文:什么话 ?

薇基:你们那小小的协定。杰西卡都

跟我说了。(轻捶了他一拳) 走着 ,凯文 !

凯文不好意思地笑了。 (叠化)

外景  热狗店  白天

窗户上贴着一条标语“: 祝贺毕业 !”

内景  热狗店  白天

四位刚失童身的伙伴正在大嚼热

狗。凯文大笑 ―――

凯文(指着吉姆) :我看我们得叫你

双股绳了。

奥兹:没错。是不是

辣调料也得给你双份呀 ?

吉姆:不 ,不 ,这就够

了。(转向凯文) 你们也做

得不赖吧 ?

凯文 (苦笑中带着

留恋) :是的。

芬奇: 我要告诉你

们大伙 ,我学到了一件

事:女人像酒 ,越陈越好。

(稍顿) 当然了 ,我打这个比方是不设前

提的。

凯文:这么说 ,奥兹 ,你也算是做成

了 ,啊 ?

奥兹(面带微笑) :我只能说我们在

一起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吉姆:保持成绩 ,伙计 ,你大有可为。

奥兹:我知道。

凯文:喔。你们两个不是真要弄出点

儿事来吧 ?

奥兹:我想 ,我们已经相爱。

惟有奥兹微笑 ,其余皆怪声连连。

凯文:你们知道什么是最酷的事吗 ?

就是现在这事。

他们闷头吃东西 ,一时无话。

奥兹:真是这样。我是说 ,在这之后 ,

一切都不一样了。

吉姆:性交之后 ?

奥兹:毕业之后。

凯文:是啊 ,但我们还要见面的。

奥兹:那还用说。

短暂的停顿之后 ,凯文举起了可乐

杯子 ―――

凯文:为了下一步。

全体:为了下一步。

他们一饮而尽。

内景  凯文的卧室  白天

凯文在打电话。

凯文(对着话筒) :嘿。我还有个问题

要问你。

凯文的哥哥(电话里的声音) :是什

么 ?

内景  城东高中  图书馆内  白天

凯文到了图书馆尽里头 ,跪下 ,把

“圣经”放回原处。

凯文:唔 ……我吧 ……对爱情 ……

有点儿迷惑。

我们听到凯文的哥哥发出理解的咯

咯笑声。

凯文的哥哥(电话里的声音) :那是

另一本书了 ,凯文。那是下一本书的事。

他把那本“圣经”放回去时 ,对它已

没有当初的那种敬畏。当他再次站起来

时 ,似乎又有了某种新的自信。他走出图

书馆 ,镜头跟拍他 ……走进校园 ,汇入其

他学生中间 ,直到消失不见 ……

(渐隐)

演职员表出

内景  吉姆的卧室  白天

吉姆的爸爸坐在吉姆的对面。

吉姆的爸爸(眼中似有泪光) :儿子。

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的故事了。

吉姆面露得意。

吉姆的爸爸(继续) :你知道吗 ,我高

中毕业时 ,我的父母让我去旅游 ……

内景  某饭店大堂

大号字打出:“捷克共和国 ,布拉

格。”

一位侍者用托盘托着一瓶香槟和一

朵玫瑰花 ,沿着铺红地毯的华丽楼梯下

来。他停在一扇门前 ,敲门。一位行李搬

运员注意到了侍者。他用低沉纯正的捷

克语对他说 ―――

行李搬运员(捷克语) :又一瓶 ?

侍者(捷克语) :他知道怎么做。

门开了 ―――吉姆出现 ,裹着一件浴

袍 ,微微出汗 ,但一点儿疲态没有 ―――

吉姆:谢谢。

一双手臂从后面环抱住他。娜蒂亚

从吉姆肩膀上探出头来。

娜蒂亚:回床上去 ,詹姆斯。

吉姆微笑着接过托盘 ,娜蒂亚把他

拽回屋里 ,关上了房门。

侍者(捷克语) :真是个运气的人。

行李 搬 运 员 ( 捷 克 语) : 真 有 点

怪 ―――我肯定以前在哪儿见过这两个

人。那男的好像还跳舞来着。

他俩朝不同方向走开。 (渐隐)

(完)

上一篇:美国经典性喜剧《美国派》电影剧本欣赏二 下一篇:英国电影《空谈无效》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