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电影《空谈无效》电影剧本赏析中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7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她穿着短装 ,长袜

和高跟鞋。

领班 :你好 ,想

进来参观吗 ?

雷蒙德 :好啊 ,

如果你想 ,我就进

去。

领 班 : 是 吗 ?

想看表演吗 ?

雷蒙德 :有吗 ?

领班 :有啊。

雷蒙德 :比利 ?

比利把一个动物玩具递给雷蒙德。雷

蒙德把它递给领班小姐。

雷蒙德 :这个给你 ,可人儿 ,晚上可以抱

着入睡。

内景  脱衣舞夜总会  晚上

镜头对准 ―――

一个脱衣舞娘随着音乐旋转。一个年

轻女郎穿过人群 ,很明显是朝表演舞台走

去。马克和比利坐在长椅上欣赏着眼前的

表演。

马克抓住从他身边溜过的一个脱衣舞

娘 ,抚摩她的臀部。

内景  脱衣舞夜总会  洗手间  晚上

雷蒙德正在吸食毒品。他对着镜子检查

脸上有没有沾上白粉 ,然后回到大厅里去了。

内景  脱衣舞夜总会  晚上

雷蒙德走回夜总会大厅。那个脱衣舞

娘还在继续表演。雷蒙德似乎心有所动 ,于

是跟着一起舞动 ,这可把马克和比利逗乐

了。他随着音乐特别富有煽动性地跳着。

内景  雷蒙德的车里  晚上

雷蒙德坐在方向盘后面 ,马克坐在他旁

边。比利坐在后座上。

我们看见灯光闪烁。前面没多远处发

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个摩托车手直挺挺

地躺在地上 ,身上盖着一条毯子。周围围了

一小群人。警察刚刚到达。

马克 :这儿出什么事了 ? 看看。

雷蒙德 :他妈的这里怎么啦 ?

马克 :看 ,比利 ,你看。你们看看那边。

看见什么了吗 ? 车开慢点儿 ,看看吧。

雷蒙德放慢了车速 ―――

雷蒙德 :噢 ,我真没法看这个。他死了

吗 ?

马克 :噢 ,他死了 ,伙计。他是死了。往

前开吧 ,伙计。这种场景让人毛骨悚然 ,不

是吗 ?

雷蒙德踩了油门。

比利 :看上去是撞车事故。

他们继续往前行驶。

内景/ 外景  车内外  晚上

我们现在停靠在高速公路上的一家名

叫“温派”的酒吧外面。我们看见有两个人

向车走去 ―――他俩都是黑人。戴兹是个子

稍微小点儿的那个 ,他走到雷蒙德的车窗

前。

戴兹 :你好吗 ?

雷蒙德 :还不赖。你们都来了。

他们互相交换了钱和毒品。

戴兹 :斯图亚特在“温派”酒吧里面。

雷蒙德 :是吗 ? 告诉他我想见他。

戴兹走回“温派”酒吧。

马克 :成交了 ,进去吧。

雷蒙德从汽车里走出来 ,朝“温派”酒吧

走去。

摄影机镜头先停放在车上 ,然后随着雷

蒙德移动。

马克 :现在 ,一边看一边学着点儿 ,比

利。边跟边学 ,小子。注意他是怎么行动

的。

雷蒙德站在“温派”酒吧的门外面 ,等着

没有防备的斯图亚特从里面出来。斯图亚

特刚从酒吧里迈出来 ,雷蒙德就以迅雷不及

掩耳之势把他打倒在地。然后雷蒙德迅速

返回车里。

马克笑了。

马克 :他妈的打得好 ! 干得真棒 ! 看见

了吧 ,比利 ? 一报还一报 ,这就是他妈的一

报还一报。干净利索。伙计 ,上车吧 ! 让我

们开心点儿 ,离开他妈的这个鬼地方。

雷蒙德上了车。

马克 : 干得真棒 ,伙计 ―――干净利索。

你有感觉吗 ?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晚些

时候

比利小心翼翼地走到休息室 ;他身上只

穿了一条短内裤。我们可以把他看得很清

楚。他身体比较健壮 ,但不是那种肌肉型

的。他的胳膊上有一些打架时留下的伤疤。

他抬头往楼上张望。

镜头推近 :

他的手里捏着个什么东西。他朝沙发

走去 ,把上面的衣服踢开。他在上面坐了一

会儿 ,并且聆听着动静。他从锡纸里拿出一

些东西 ,然后把它们卷成烟卷。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清晨

比利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蜷在一条毛毯

下面。雷蒙德只穿着一条大裤衩 ,动静很大

地进到这间屋子。他非常用劲地推了推比

利 ,并且把他拖了起来。

雷蒙德 :起来 ! 起来 ! 你这个废物 ! 快

起来 !

比利半梦半醒 ,发出痛苦的尖叫。雷蒙

德把比利从沙发上硬拽起来 ,并且把他推压

在门框上。

比利 :怎么回事 ?

雷蒙德 :我那该死的东西哪儿去了 ? 我

那该死的东西我那该死的东西哪儿去了 ?

哪儿去了 ? 别他妈的 ……别他妈的给我兜

圈子 ,你这个废物 ! 我那该死的东西哪儿去

了 ?

比利 :我不 ……

雷蒙德 :别他妈的对我撒谎 ! 别对我撒

谎 ,你这个混蛋 ! 要不我会打你个稀巴烂。

现在我再问一遍 ,我那该死的东西哪儿去

了 ?

比利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雷蒙德 :你他妈的别对我撒谎 !

比利极力想保护自己。

雷蒙德 :别把你他妈的手举起来 ! 别把

你他妈的手举起来 ! 把你该死的手放下 !

现在 ,比利 ,我还问一次 ,我那该死的东西哪

儿去了 ? 别指望骗我 ,别指望跟我兜圈子 ,

你这个废物 ! 我那该死的东西哪儿去了 ,比

利 ?

比利 :冷静点儿 ,伙计 !

雷蒙德 :我那该死的东西哪儿去了 ?

比利 :冷静 ,好了 ……你是在找它吗 ?

雷蒙德 : 我在找吗 ……? 我问你找什

么 ? 你这个废物 ! 我那该死的东西哪儿去

了 ?

比利 :我不知道 !

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雷蒙德像座要

喷发的火山 ,随时都可能要爆炸。

雷蒙德 :别对我撒谎 ,比利 ! 我现在警

告你 ,你他妈的别对我撒谎 ! 我会宰了你 !

我那该死的东西哪儿去了 ?

瓦莱里出现在门口 ,穿着一身在家里的

休闲服装。

比利 :瓦莱里 !

瓦莱里 :噢 ,噢 ,噢 ,噢 ! 发生什么事了 ?

雷蒙德 :你少管闲事 ! 滚一边去 ! 别和

这个混蛋站在一边 ! 东西在哪儿 ?

比利 :我碰都没碰过 !

这下完了。雷蒙德转过身来 ,向比利发

动攻击。

雷蒙德 :混蛋 ! 混蛋 !

雷蒙德双手揪着比利的头 ,然后猛地咬

比利的鼻子。瓦莱里拚命想把他们分开。

从门框上的斑斑血迹可以看出他们的扭打、

挣扎之剧烈。瓦莱里尖声嘶叫 ,连续捶打着

雷蒙德的后背。

瓦莱里 :不 !

比利也在尖叫。雷蒙德放开了他 ,同时

把瓦莱里推到一边 ……

雷蒙德 ;把这个混蛋赶出去 ! 把这个混

蛋从我该死的家赶出去 !

比利想用袖子止住血往外流。

瓦莱里 :不 ,你滚出去 ! 你这个畜生 ,畜

生 !

雷蒙德(对比利) :你他妈的惹我动粗。

雷蒙德抓起比利的衣服 ,向比利抛去。

雷蒙德 :这是你该死的衣服 ! 现在从我

家里滚出去 ! 滚出去 ! 我给他住处 ,给他他

妈的钱 ,他倒来偷我的东西 ? 你这个该死的

小混蛋 ! 滚出去 ,要不我宰了你 ! 我会宰了

你 ,还要灭了你他妈的全家。我会把你们全

给灭了。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 ,混蛋 ! 滚出

去 !

瓦莱里(对比利) :来 ,坐下 ,你。

她也猛地打了一下比利 ,重重地拍了他

几下。

瓦莱里 :我讨厌这样 ,看到你们俩就恶

心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你也该好好在镜子

里照照自己 ,看看你 ! 我都他妈的恶心死了。

你让我厌恶透了 ,你 ! 你这个混蛋 ……!

雷蒙德在楼上喊。

瓦莱里 :来了 !

内景  寓所  过道  白天

比利沿着过道往电梯走。他往大厅里

去 ,四周的墙上满是乱写乱画的涂鸦。比利

按了电梯的按钮 ,等着。

外景  楼房建筑群  白天

比利走过一小片由混凝土建成的操场 ,

那里有几个秋千和一个金属做的爬梯。

操场上只有一个小孩在拚命地荡秋千 ,

忘记了寒冷。这个男孩的父亲站在那里 ,衣

领竖着 ,以便挡住刺骨的寒风。他在一旁观

望着 ,同时抽着烟。小孩独自在那里荡着秋

千 ,显得孤单冷清 ,而

且荡到高处时 ,动作显

得十分惊险。

父亲 :当心点儿。

比利特别想抽烟 ,

于是他向那个男人走

去。

比利 :可以借根烟

抽吗 ,伙计 ?

那个人上下打量

了他一番 ,极不情愿地把手伸进口袋里 ,掏

出了一支香烟。他还给比利点上火。

男人 :打架了 ?

比利 :不 ,没有。我是个泥瓦匠。工作

时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下来了。没什么大

不了的 ,只是擦破点儿皮而已。(停顿了一

会儿) 那是你的小孩 ?

男人 :是的。

他们站在那里 ,沉默了一阵子 ,看着小

孩玩。接着 ,比利毫无羞耻心地开口了 ―――

比利 :我的自行车刚被人偷了。我现在

又需要去医院。你懂我的意思吗 ? 你能不

能借我一英镑 ,伙计 ? 这样我可以坐公交车

去。我会还你的。我就住在这个楼里。

那个男人招呼他的小孩 ―――

男人 :加利 ,过来。

比利 :谢谢你的香烟 ,真的。

男人 :我们走吧 !

父子俩走了 ,只剩下比利一个人站在那

里 ,陷于烦恼当中。

外景  地铁车站  晚上

比利 :有零钱吗 ? 可以给点儿零钱吗 ,

伙计 ?

他一无所获。

内景  车库  晚上

当天晚上稍晚一些。

比利坐在一只破旧的沙发上 ,他拿出一

袋药来 ,另外还有他的工具。他准备做一次

精彩的表演。

外景  车库  晚上

珍妮特的车开进来了 ,停在车库前面。

她从车里下来 ,把车库的门升上去 ,灯光把

车库照得通亮。

比利像个喜剧演员一样 ,从沙发后面探

出头来。

珍妮特 :你的鼻子怎么啦 ?

比利 : 雷蒙德 ―――他亲热地咬了我一

口。

内景  凯思的小屋  晚上

珍妮特在给瓦莱里打电话。凯思坐在

长椅上看电视。比利在扶手椅上打盹。

珍妮特 (对着话筒) :你好 ,是我。你没

事吧 ? 是的 ,他们刚给他涂了一些抗生素。

不 ,他们说不用 ,伤口会自己愈合的。是的 ,

只是看上去显得很严重 ……大约半个小时

前 ……20 分钟。哎 ,他们总是让你熬到那么

晚 ……他们人手不足 , 是吗 ? (听对方叙

述) 。是啊 ,好了 ,我得挂了。我只想告诉

你 ,他没事了。是的 ,我知道。谁在你旁边

啊 ? 什么 ,他还在他妈的笑 ? 那就替我告诉

他 ,他是一个可怕的恶魔。当心我见到他的

时候 ,有他好看的。现在在这边 ,只好再忍

让他一点儿 ! (又停顿了一会儿) 不。他不

会 ,真的吗 ? 是啊 ,好吧 ,亲爱的。再见。

珍妮特挂断了电话。

珍妮特 :我真恨他妈的雷蒙德。我希望

有一天瓦莱里对他理都不理 ,这个杂种。

凯思 :为什么她不离开他 ? 让他“孤家

寡人”一个好了。

珍妮特 :什么 ,她拖着一个五岁的女儿 ,

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 ,怎么可能啊 ? 别犯傻

了 ,妈妈。她能去得了哪儿 ? 又回到该死的

半间屋去 ,靠社会救济金活着 ?

凯思 :为什么她又要怀孕 ,要是不爱他 ,

就不要孩子了。

珍妮特 :因为他想再要一个孩子 ,而不

想让孩子们有不同的父亲 ,这就是为什么。

凯思(指着在椅子上睡着的比利) :他晚

上就没消停过。等他醒来后 ,就可以下楼了。

珍妮特 :他是要下楼去的 ,但是没有多

余的房间了。

凯思 :我不想让他在上面吸毒。

珍妮特 :噢 ,别这样 ,妈妈。

比利的眼睛睁开了。

珍妮特 :好些了吗 ,比利 ?

比利 :是的。

珍妮特走开了。比利走到厨房去找烟。

他找到了一包香烟 ,并抽出一支。

比利(意识到了什么) :噢 ,让我抽一口

吧 ,外婆。

凯思 :我把你的茶放在那边了 ,现在都

凉了。

外景  楼房建筑群  早晨/ 晚上

第二天早晨。

一个送牛奶的人来送牛奶。

外景  车库  早晨/ 晚上

比利好几天没有沾毒品了 ,此刻他忍受

着巨大的痛苦。

内景  凯思的小屋  早晨/ 晚上

镜头对准 ―――

电视机里播放着无伤大雅的早餐节目。

珍妮特穿着在家里的衣服 ,点着了煤气

炉让厨房里暖一些。

我们听到一阵连续不断的轻微敲门声。

珍妮特走到过道里 ,抓起对讲机话筒。她低

声说着话。

珍妮特 :你好 ! 是的 ,稍等。

珍妮特打开前门 ,原来是比利站在冷飕

飕的外面。珍妮特让他进来。他病了 ,出了

好多汗 ,因为胃痛 ,整个身子都弯曲起来了。

珍妮特 :别出声 ,别让她看见你这个样

子。

比利 :妈妈 ……

珍妮特 :你怎么啦 ?

比利 :我需要借车用 10 分钟。

珍妮特 :不能借给你车。你看见自己这

个样子了吗 ?

比利 :听我说 ,把车钥匙给我 ,妈妈。别

和我再罗嗦了 !

珍妮特 :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 你这个

状况怎么开车。我不放心。

比利 :我需要他妈的毒品。我需要他妈

的毒品。

珍妮特 :声音放低点儿 ,你会把她吵醒

了 !

比利 :我都快死了 ! 你一无所知 !

珍妮特 :你希望我带你去哪里 ?

比利 :我都快死了 !

珍妮特 :你希望我带你去哪里 ?

比利 :去公寓区。

珍妮特 :噢 ,我讨厌他们他妈的公寓区。

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别养成习惯 ,比利。我

要换件衣服。

她迅速返回屋里。镜头停在比利身上。

这时候音乐响起 ……

短暂的蒙太奇镜头。

外景  公寓区  早晨

珍妮特把车停在一幢建筑物对面的狭

窄街道旁。阴云密布 ,天色昏暗 ,大雨瓢泼。

内景  公寓区  早晨

比利等着毒品贩子和他联系。

外景  毒品贩子的寓所  早晨

比利在做交易。

外景  公寓区  早晨

比利返回珍妮特的车。

珍妮特 :真他妈该死 ! 你慢点儿 !

比利取出他的吸毒工具。

珍妮特 :你要干什么 ? 坐到后面去 ,别

在这里弄 !

内景  珍妮特的车里  早晨

比利爬进车的后座。

珍妮特 :坐低一点儿 ,这样就没人看得

见你了 !

比利迅速地按照以前的办法吸毒 ,动作

非常熟练。

珍妮特 :你没事吧 ?

比利 :没事。

又是一段蒙太奇处理。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白天

雷蒙德和瓦莱里在吃早餐 ,一声不响。

内景  地下停车场  白天

比利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

内景  酒吧  白天

雷蒙德一个人呆在酒吧喝酒。

镜头拉开看到更远处 :

酒吧空空荡荡的。

内景  珍妮特的工作室  白天

机器轰鸣。

珍妮特蹲在一个卷纸筒上 ,和一个同事

聊着什么。她抬起头 ,非常奇怪见到了比

利。她走近比利。

珍妮特 :你来干什么 ?

比利 :你还有钱吗 ?

珍妮特 :噢 ,别犯傻了。我今天早晨才

给你钱。你都怎么花的 ?

比利 :好吧 ,你是知道的 ,发生了一些事

情。我不得不摆脱一个朋友的纠缠。我以

前欠了他的钱。

珍妮特 :什么朋友 ?

比利 :就是一个朋友 ,妈妈 ! 你知道的 ,

我要还他一些钱。

珍妮特 :好啊 ,但是我没有钱。

比利 :别这样 ,妈妈 ,别逗我了 !

珍妮特很不高兴。她拉着比利避开她

年会小品剧本同事。

珍妮特 :别对我大声叫嚷 ! 居然在我工

作的时候 ! 我真想摆脱你这个瘟神 ! 你想

要多少 ?

比利 :20 英镑。

珍妮特 :我没有 20 英镑。我他妈的工

作不是为了让你把钱花到你该死的朋友身

上 ! 你把我给你的钱都花到哪儿去了 ?

比利 :实说吧 ,我都花了 ,知道吗 ?

珍妮特 :什么 ,都花到该死的毒品上了 ?

你怎么生活的 ?

比利 :别再挑我的刺儿了 !

珍妮特 :你知道去年里你从我这里掳去

多少钱了吗 ? 总共加起来都几千英镑了。

比利 :别夸张了。几千英镑 ! 你怎么算

出来的 ?

珍妮特 :因为 ,你他妈的习惯每天都要

消费掉 60 英镑 ,而我整整供养了一年 ,就像

个蠢货一样 !

比利 :好吧 ,那就给我 10 英镑吧 ……

珍妮特 :我没有他妈的钱了 !

比利 :什么 ? 你 10 英镑也没有吗 ?

珍妮特 :我一个子儿也没有 !

比利 :噢 ,胡扯 ! 你他妈的真抠门儿 !

比利突然怒气冲冲地走了。

比利(吼叫) :我要想得到他妈的钱 ,就

该去偷 ,该去抢银行 !

珍妮特 :噢 ,好啊 ! 去吧 ,再去坐牢吧 !

该死的 ,你就在那里呆一辈子吧。你这个可

恶的自私的杂种 !

比利生气地离开了 ―――一分钱也没要

到。

内景  洗手间  珍妮特的车间  白天

珍妮特靠在洗手间的门上 ,放声哭了一

场。她自言自语 ―――

珍妮特 (一点儿也不自怜) :这不公平 ,

这太不公平。

她用纸巾擦了擦鼻子。她的眼睛因为

流泪而浮肿了。她走到洗涤槽 ,用冷水洗了

一把脸。她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在离开

的时候关上了电灯。

画面和声音逐渐消失。

黑幕。

镜头画框里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但是我

们看不出是在哪里。渐渐地我们的眼睛适

应了这种昏暗的光线 ―――我们开始意识到

是通过一个从隧道里驾车驶出的地铁司机

的眼睛来看待一切的。

从车站上射过来的一道光让我们看得

见了 ―――

当列车驶离隧道的时候 ,我们也能听见

声音了 ,列车的车轮在铁轨上发出巨大的响

声。

内景  地下停车场  白天

镜头对准 ―――

比利坐在出口处。

外景  地铁车站  白天

比利在街上走着。一个街头的卖艺人

在拉小提琴。

内景  楼梯平台  公寓区  白天

比利沿着楼梯平台走着 ,他往瓦莱里的

寓所方向走去。他身后的一个巨大的旋转

门开始慢慢关闭 ,最后那门占满了整个画

面。

黑幕。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白天

黑幕之后 ,首先出现在银幕中间的是一

个信箱 ,然后是一双眼睛 ,然后又是一张嘴 ,

原来是比利。他开始叫喊 ―――

比利 :瓦莱里 ? 瓦莱里 ?

摄影机给予更宽的角度 :

前门打开了 ,比利走进去。他迅速地翻

挂在墙上的一件夹克衫的衣袋。在里面发

现了一个一英镑的硬币 ,他把它揣入衣袋

里。他稍微停顿了一下 ,接着又往楼上喊 ,

再次确认一下有没有人。整个房子里好像

空荡荡的 ,没有人在家。

比利 :雷蒙德 ? 雷蒙德 ?

比利等了一会儿 ,没有回应。他走到另

一道门口 ,然后在身后把门关了。

比利蹑手蹑脚地上楼梯 ,他瞥了一眼开

着门的卧室。我们的摄影机跟着进去 ―――

没有人在里面。比利迅速开始采取行动。

比利飞速窜到洗澡间 ,然后翻找装药的

柜子。他检查了几个药瓶上的标签说明 ,然

后把一些倒在自己口袋里。

接着 ,他往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卧室里

去。在这个小房间里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有

待整理。婴儿用品几乎占满了小屋剩余的

空间。比利把衣柜里挂着的东西都搜寻了

一遍 ,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然后他又检查

了一下床底下。

比利现在来到了厨房。他打开碗柜。

外景  凯思的小屋  傍晚/ 晚上

珍妮特和瓦莱里戴好围巾 ,以防外面寒

冷。她们正迅速地下楼。他们向汽车走去。

雷蒙德情绪很不好 ―――

雷蒙德 :好了吗 ?

珍妮特 :我们没有找到他 ,不知他上哪

儿去了 ,雷蒙德 ?

雷蒙德 :我早就告诉你这是在浪费时

间 ,我不是说过了吗 ?

瓦莱里 :我给他的朋友苏打了个电话 ,

他也不在那里。

雷蒙德 :他就是他妈的出去了呗。他很

快就会来这儿的 ,会吗 ? 他虽说不怎么聪

明 ,但还不至于很傻。

珍妮特 :我无法相信 ,竟然没有人看见

他。我是说 ,他很容易被人认出来的 ,不是

吗 ? 他的鼻子弄得个烂兮兮的 ,就像他妈的

一个小丑。

瓦莱里 :还不至于那么可笑 ,不是吗 ,妈

妈 ? 只是有点儿倒霉罢了 ,尽管我还没经历

过这样的处境。但是我每天这个时间总是

要给女儿做饭 ,不是吗 ,雷蒙德 ? 我还要去

洗衣店 ,不是吗 ? 他妈的洗衣机又坏了。

珍妮特 :他在哪儿啊 ?

瓦莱里 :他也许在打桌球呢。

珍妮特 :他没事吧 ? 你们没给警察局打

电话吗 ?

雷蒙德 :什么 ,怎么去说 ? 别他妈的犯

傻了。警察局要是加进来 ,还不知生出什么

事呢。正好有他们干的 ……一定是比利 ,珍

妮特 ,备用钥匙也不见了。我还要怎么说 ?

说不定哪天他会带着钥匙破门而入 ? 那时

候我可傻了。

雷蒙德(似有所指) :不会是你把他给藏

起来了吧 ,是吗 ?

珍妮特 :没有 ,为什么那样做 ?

雷蒙德 :我只是在纳闷。你知道的。因

为他有毒瘾 ,他会为此做小偷。要是我逮着

他做这样的事 ,看我不把他揍个半死。明白

了吧 ?

珍妮特 :你喝酒了吧 ?

雷蒙德 :什么 ? 我到哪里喝他妈的酒 ?

珍妮特 :因为每次你喝了酒 ,你他妈的

就开始胡说八道。

雷蒙德气势汹汹地向她逼来 ―――

雷蒙德 :噢 ,你他妈的你是不是也欠揍

啊 ?

珍妮特 :好啊 ,为什么不 ? 你对瓦莱里

欺负够了 ,你以为做的还少啊。

瓦莱里 :噢 ,别吵了 ,你们两个。

雷蒙德 :混蛋 !

珍妮特 :我没这个闲工夫。我在上班 ,

比利来找我 ,我们就吵起来了 ,就是这样。

亏你他妈的还说是我把他藏起来了 ……

雷蒙德注意到了凯思在楼上阳台上张

望。珍妮特顺着他的目光望上去 ―――

珍妮特 :进去 ,妈妈。你这个爱管闲事

的老婆子 ! 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

雷蒙德 :上车吧 ,我送她回去。

瓦莱里 :好吧 ,就这样。你知道 ,她是有

名有姓的 ,她是参加过洗礼仪式的。你他妈

的也该放尊重点儿 ,别什么都忘了。

瓦莱里转身对珍妮特低声耳语 ―――

瓦莱里 :那是他母亲的画 ,你知道 ―――

这是比利可能会偷走的东西。

瓦莱里进到车里。珍妮特拉长了脸 ,极

其不悦 ,同时嘴里骂了一句“该死的混蛋”。

雷蒙德 :别摔他妈的车门 !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白天

凯思在用吸尘器打扫客厅。雷蒙德出

现在门口。他有些醉了。

雷蒙德 :都好了吗 ,凯思 ! 凯思 ! 都打

扫好了吗 ?

凯思 :是的。

他的手擦刮着门框的顶端。

雷蒙德 : 是吗 ? 你他妈的不是全做完

了 ,不是吗 ? 你再看看。

雷蒙德朝凯思挥拳。

凯思 :你胆敢和我动手。

雷蒙德 :噢 ,那你想干什么 ? 像你这么

个又小又老的女人。你想做什么 ?

凯思 :别担心 ,伙计。信不信我可以踢

你下面。我还没那么老。

雷蒙德开始挑逗凯思 ,对她猥亵地扭

胯 ,还摸了她的乳房。

雷蒙德 :你这把年纪还能做什么 ? 你想

要这个吗 ? 你想来点儿这个吗 ?

凯思 :滚开 ! 给我滚开 !

凯思跑了出去。雷蒙德跟着她 ,并且朝

楼上喊叫 ―――

雷蒙德 :什么 ?! 我奇怪你还知道男人

的玩意儿在哪儿 ? 我说 ,最后一次有人干

你 ,他们可能是骑在马背上 ! 凯思 ,你最后

一次干 ,是什么时候 ,啊 ? (变温柔) 我只是

玩一玩。我们就拥抱一下 ,就一下。

雷蒙德转过身来走进厨房 ,又喝了杯伏

特加。在此之前 ,他已经是醉醺醺了。

雷蒙德 :该死的 ,我只想开他妈一个玩

笑。你怎么啦 ? 我只是想他妈的乐乐。(喊

叫) 嗨 ,凯思 ,千万别动你的右手 ,宝贝 ,因为

如果你动你的右手 ……我就是个左钩拳 !

砰砰 !

雷蒙德的身影在做拳击动作。

雷蒙德 :你过来 ,宝贝 ,每次都可以给你

好看 ,你过来 ,砰砰 ! (把酒瓶放回冰箱 ,自

言自语) 我的宝贝。我爱我的宝贝。只是想

乐乐。

他抬头往楼上望 ,并且大喊大叫 ―――

雷蒙德 :妈妈 ,我爱你。我要出去了 ,回

头见。我爱你 ―――再见。

外景  酒吧  白天

珍妮特和瓦莱里在购物。她们来见酒

吧的老板乔治。他正在酒吧的后门旁 ,开着

门放一放昨晚酒吧的难闻气味。

乔治 : 你好吗 ,珍妮特 ? 一切都好吗 ?

好久没见着你了。正忙什么呀 ?

珍妮特 :噢 ,还好 ,只是到处闲逛。你还

记得瓦莱里吗 ?

乔治 :噢 ,我的天啦。我只记得你很小

时候的样子 ―――那个时候我还和你妈约会

呢。

珍妮特(笑着) :厚颜无耻的坏蛋。

乔治 :想不到现在你长这么大了。你们

要喝一杯吗 ? 来吧 ……就当到了自己家里。

没有别人 ,只有老弗兰克在。

珍妮特 :还太早了点儿 ,是吧 ?

乔治 :没事 ,有你们呆的地方。

内景  酒吧  白天

酒吧里大部分的椅子都是收拾好放在

桌子上的。有人为珍妮特和瓦莱里清理出

一块地方来。她们开始谈论比利的事 ―――

瓦莱里 :他好像从来就没在哪儿安稳

过。他也从来不想成个家立个业什么的 ,不

想吗 ? 真是的。我的意思是说 ,他总是孤家

寡人一个 ,单独一人。

珍妮特 :我知道 ,就像个吉卜赛人。

瓦莱里 :我的意思是 ,怎么说呢 ? ……

他也只是比我大五六岁 ,我都记不起来他在

哪个地方安居过 ,不是吗 ? 当他十二三岁

时 ,他住在流动的车屋里。记得吗 ? 那个时

候他还靠着蛋糕睡着了。

珍妮特笑了。

瓦莱里 :我们过去常上他那儿去 ,还周

济他一些钱。还去过那座桥下的咖啡馆 ?

珍妮特 :噢 ,是的 ,那时候真好玩。当他

们 ……那是怎么回事 ? ……那个什么 ……

一个节日的庆祝会什么的 ……他就在那个

该死的庆祝蛋糕下睡着了。

珍妮特 (笑着) :居然就在那个蛋糕下。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瓦莱里笑着。

珍妮特 :还记得跟他在一起的可怕的日

子 ,有三年在旺兹沃思 ,把他累得够呛。记

得吗 ? 可怜的比利。他还是一个爱管闲事

的人 ―――还帮一个人解决了困难。就是那

个呆呆蠢蠢的女人 ,真是够糟糕的了。他也

是百里挑一的好人 ,真够难为他的。看他做

的那些事情 ,一件接一件 ,好的坏的。有一

次他离开我 ,在去找你的路上。我接到坎伯

威尔警察局打来的一个电话 ,说他被抓起来

了 ,因为他在拜特海公园袭击了一个印度妇

女 ……(笑) 我当时正在吃晚饭。我不得不

停下来 ,亲自去了一趟。那天正好是复活

节 ,我的天啊。他还真是幸运 ,不是吗 ? 有

一次他都差点儿没命了 ,他在佩克汉姆被人

捅了几刀。就是在酒吧里打斗的那一次 ,记

得吗 ? (喝了口酒) 他在学校里一天都呆不

住。还得给他钱 ,才去上学。这些年来带他

真够麻烦的。

瓦莱里 :他仍旧还要你哄着睡 ?

珍妮特 :时不时他会来这里住上一晚。

但有一次一个礼拜也没来 ,然后就在雷蒙德

发生争执后出现了。

瓦莱里 :他的鼻子。

珍妮特 :别提了。

她们两人都笑了。

瓦莱里 :知道他在做些什么吗 ?

珍妮特 :不 ,不想知道 ,也别告诉我。

珍妮特(喝完酒) :你还要和他一起去法

院 ?

瓦莱里 :是的 ,这个月 20 号。

珍妮特 :好吧 ,你一定督促他去。他最

好还是得去 ,我给他保释的。

瓦莱里 :这个撒谎的小坏蛋 ,他还说是

他的一个朋友给他付的保释金。

珍妮特 :谁 ?

瓦莱里 :就是那个丹尼。

珍妮特 :他是从哪儿学到这一手的 ? 到

处骗钱。

瓦莱里 :你是从哪里弄到这一千英镑保

释金的 ?

珍妮特 :我有一个账户 ,不是吗 ? 他们

没有仔细查看我的账户。那个服务小姐 ,你

是知道的 ,就给我开了这笔钱 ,知道了吧 ?

这样 ,当你看我的存折登记的时候 ,上面还

写着我有一千五百英镑 ,但是实际上我没

有。几年前我和那个警察局的老头儿玩儿

了个卑鄙的骗局。我骗他说我有很多珠宝 ,

首饰和一些金条。那时候 ,我还去了一趟格

林威治见一个我认识的男人 ,他在那里有一

家珠宝店 ……他给我开了一个证明 ,说我的

那些财产价值三千英镑。

瓦莱里为母亲的胆量和气魄笑了。

珍妮特 :这一切做得天衣无缝 ,也没人

真要看真实情况。这样我就还得去朋友那

里到处凑钱。我已经耍了一次见不得人的

诡计。

瓦莱里检查了一下购买的大包小包。

她拿出一套婴儿装。

珍妮特 :你打算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 ?

想过没有 ?

瓦莱里 :如果是个女孩儿 ,就叫布莱迪。

雷蒙德喜欢这个名字 ,因为他母亲就是叫这

个名字。

珍妮特 :我想说 ,这个名字有点儿爱尔

兰的味道 ,不是吗 ? 听起来像他妈的一匹赛

马。

瓦莱里 :我喜欢。真的。

珍妮特 :没什么好的。你可别起这样的

名字。

瓦莱里 : 如果是男孩 ……我就不知道

了。我喜欢罗宾这个名字。我喜欢叫这个

名字。

珍妮特 :罗宾。(仔细品味了一下) 是

的 ,我喜欢罗宾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种幸福

的感觉 ,不是吗 ? 让你想起圣诞节 ―――在雪

地里有一所房子 ,你知道的。就像你寄来的

贺年卡 ,不是吗 ? 一只知更鸟 ,让你联想到

圣诞节 ,就跟你的火鸡一样。

外景  凯思的小屋  白天

比利抬头望着窗户。

比利 :妈妈 ! 妈妈 ! 外婆 ! 外婆 !

在他离开之前 ,又等了一会儿。

内景  盖斯和保拉的寓所  傍晚/ 晚上

盖斯和他的两个孩子坐在厨房的地板

上。他试图用盘子里的食物喂四岁的女孩

萨利 - 安。

盖斯 : 噢 ,来吧。妈妈专门给你做的。

味道棒极了。再吃一点儿。你不想再吃点

儿布丁吗 ? 再吃一口 ,来。

萨利 - 安 :不 ! 不 !

盖斯 :但是 ,这是你最爱吃的。

她开始用手重重地拍打食物。

盖斯 :你总得吃点儿啊 ……

这时有人敲门。

盖斯 :不管是谁 ,叫他滚开 !

保拉走来 ,进到大厅 ,给比利开门。

保拉 :你好 ,威廉 ,你在这儿干什么 ? 进

来。

比利 :我妈妈在这儿吗 ?

保拉 :是的 ,她在起居室。

比利 :你可以叫她一下吗 ?

保拉 :你不进来了吗 ?

比利 :不了 ,我不进去了。

保拉走回厨房。

保拉 (喊) :珍妮特 ? 珍妮特 ,你的比利

来了 !

盖斯(画外) :比利 ,乖仔 ,快进来吧 !

珍妮特沿着客厅走过来。

珍妮特 :你已经先来过这里了。雷蒙德

也要过来了。他刚放下电话 ,而且听上去他

喝了不少酒。

比利 :那又怎样 ?

珍妮特 :他气疯了 ,知道吗 ? 他因为那

幅画而心情忧郁。

比利 :什么画 ?

珍妮特(笑了) :你把那幅画拐跑了 ! 你

把它怎么样了 ?

瓦莱里也出现在门口 ,站在珍妮特身

边。

瓦莱里 :你笑什么 ?

珍妮特 :我告诉他了。雷蒙德因为那幅

画还在生气呢。

瓦莱里 :我们会因为这个都被杀了的 ,

你这个小废物 ! 听着 ,如果要进来 ,就赶快

到楼上去 ,明白了吗 ? 因为他和马克正往这

边来。

比利 :好啊 ! 去他的 !

瓦莱里 :你把那幅画怎么着了 ?

比利 ;卖给一个朋友了。

珍妮特 :快进来吧 ,我们把你藏在床底

下。

比利 :不 ,别犯傻了。

瓦莱里和珍妮特都感到乐不可支。比

利递给珍妮特一叠 20 英镑的票子。

珍妮特 :这是为什么 ?

比利 :这是给你和外婆的 ,知道吗 ? 因

为她在我没烟抽的时候借给我 ……给我倒

茶喝 ,还为我做过别的。你知道我是什么意

思吧 ? 那时候我还不好意思 ,现在好了。好

吧 ,回头见。

比利要走了。

珍妮特 :比利 ,把这个拿回去 ,我们不需

要这个。

比利 :不 ,那是你的 ,好吧 ? 我过一星期

再来找你。再见 !

比利(用印第安人的口音) :我不想受控

于雷蒙德。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吗 ?

瓦莱里 :你把那幅画拿回来 ,好吗 ? 那

是他母亲的 !

珍妮特又开始笑。

比利 :妈妈 ,你还为我伤心吗 ?

珍妮特 :不 ,我爱你。

内景/ 外景  洗衣店  晚上

我们认出这是影片开始时的那个洗衣

店。比利和他的伙伴约翰 ,他们都吸过毒

品 ,有些兴奋异常。

比利 :不 ,伙计。我告诉你他妈的你的

伙伴是怎么做的 ,好吗 ? 他管那个叫“冷震

荡”。他无法给加热。它把注射器给堵上

了。你就把它和水 ,冷水融在一起。不 ―――

是温水 ,明白吗 ? 摇荡它直到固体溶解了。

但是你必须把它们碾碎。

约翰 :是啊 ,但是它们是吗啡。

比利 :好啊 ,就是吗啡。它们他妈的都

很纯 ,不是吗 ?

施穆迪进来了 ,他推开了比利和约翰。

丹尼 :噢 ,噢 ,施穆迪 ,给我们一口。

施穆迪 :我没有。

丹尼 :那是什么 ?

施穆迪 :只是一根大麻烟卷。

丹尼 :我不要他妈的大麻 ,我只要抽一

支烟。

施穆迪 ;是吗 ?

丹尼 :去你的 !

丹尼对他伸出中指 ,然后走到比利和约

翰那边去了。他们两人现在站在外面街上。

外景  洗衣店  晚上

比利 :正是因为稀释了才破坏了你的感

觉系统 ……

丹尼(模仿美国影片《逍遥骑士》里丹尼

斯・霍普的声音) :你还可以抽烟 ,那是我梦

想的。

比利(继续) :稀释得不好 ,比那种纯的

更能迅速致人死命 ,这是他妈的事实。是你

往里面添了不干净的东西 ,那才要命 ,约翰。

你是体验过的 ,你放三分之一的海洛因 ,然

后你就犯困。那就像安眠药一样 ,对吧 ? 那

就是你瞌睡的原因。你也可以用一种叫奎

宁的东西 ……

丹尼 :你是干什么的 ,他妈的药剂师啊 ?

比利 :就是那个弄得你每次迫不及待。

然后你就逮着什么都掺进来用 ……

比利的声音越来越小 ,他第一次注意到

丹尼衣服下面藏着一条小狗。

比利 :噢 ,那是什么 ?

丹尼 :那是一条小狗 ,看不出来吗 ?

比利 :你在笑 ! 噢 ,看 ,快看 !

丹尼 :很可爱的小玩意儿 ,不是吗 ?

比利 :那是他妈的 ……沙鼠。

丹尼 :滚开 ,混蛋。它是食人兽。

比利 :约翰 ,你看。那看上去真像他妈

的 ……沙鼠。那怎么可能是一条狗呢 ?

丹尼 :它也会他妈的 ……吃人的。

比利 :它多大了 ?

丹尼 :大约六个星期了吧 ?

比利 :不 ,他妈的肯定七个星期了 ,肯定

的。

丹尼 :滚开 !

比利 :你从哪儿弄到的 ?

丹尼 :我捡的。

比利 :好啊 ,他妈的细心照顾好了 ,伙

计。

丹尼 :它是个可爱、漂亮的小东西 ,不是

吗 ?

比利 :我来告诉你吧 ,我们家几年前有

一条他妈的狗 ,非常漂亮的一条狗 ,真的。

它总是威严地站着。

丹尼开始笑。

比利 :你笑什么 ? 我过去就是这样要求

它的 ,知道吗 ? 我想那也是他们过去在我小

的时候这样要求我的。你知道吗 ,这是一种

德国牧羊犬。它的名字叫朱迪。但在我小

的时候 ,我父亲把它给杀了。我和外婆出去

度假 ,知道吗 ? 我回来的时候 ,我父亲编出

那样可恶的故事来哄骗我 ,说它在公园里咬

人 ,他妈的撒谎的混蛋。我喜欢那条狗。那

确实让我伤心 ,确实是。你们知道我的意思

吗 ? 该死的 ……那只狗从来就不咬任何人 ,

是吧 ? 丹尼 ?

丹尼 :不咬 ,是一条好狗。

比利 :这就是我想说的。这就是我想说

的。过去住在这里的小孩都很喜欢甩它的

尾巴 ……像骑在他妈的马上一样骑在它身

上。他们还训练那条狗 ……(回忆着) 该死

的 ……你们知道吗 ? 我走了 ,我和外婆出去

度假了 ,是吧 ? 等我回来的时候 ,想起的第

一件事情就是看看那条狗 ,知道吗 ? 我很想

念它 ,而它却已经他妈的死了。我告诉你

们 ,伙计 ,他妈的那个老东西就是这样无情

无义。他是个让人唾弃的混蛋。他也不体

谅一下别人的感受 ,也不问问我的意见。

丹尼 :你再也没见到他吗 ?

比利 :没有 ,去他的。没有。他是浸礼

会的 ,他是的。他就是这样表里不一。(极

不愿意回忆这段往事) 该死的 ! 它要不是给

钉死了的话 ,他也会把它放在衣服里。他会

吗 ,丹尼 ,你说。

丹尼 :是的 ,他会。

比利 : 因为 ……丹尼的父亲和我的父

亲 ,他们过去 ……

丹尼 :很久以前 ……

比利 :很久以前他们一起跑了。

约翰 :那他后来为什么又离开了呢 ?

比利 :噢 , ……咳 ! 为什么离开 ?

比利走进屋去 ,坐在干燥机上 ―――

比利 :他爱他的妈妈。但是 ,我的意思

是 ,他实际上只爱她那么一点 ……当他发现

他老子和一个年轻女人有染的时候 ,明白

吗 ? 他就开始寻找机会。他在那个女人门

口等着 ,等了好几个晚上。一天早晨她起

来 ,出来取牛奶 ,刚想把牛奶端进屋 ,你知道

吗 ? 他就用刀捅了她 ,把她捅死了。然后他

又想去做掉他老子 ,该死的 ,他没有把他老

子干掉。我还见到过他老子一两次 ,但是他

狠揍了他老子一通 ……

施穆迪走到他们中间 ,故意撞了一下丹

尼。丹尼准备还击 ,他揪着施穆迪的脑后的

头发。这时摄影机跟拍他们到了街上。

丹尼 :噢 ,你是怎么走路的 ?

施穆迪转过身来 ,面对着他 ―――

施穆迪 :滚开 !

比利(走过来) :嘿 ,你们干吗呢 ?

丹尼 :给我抱一下狗 !

丹尼把狗交给了约翰 ,向施穆迪冲过

去。

比利挡在他们中间 ,平息了严峻的事

态。

丹尼 :你这个蠢货 !

比利 :嗨 ! 嗨 ! 这就够了 ,伙计。

丹尼 :这丫头养的欠揍 ,这个大胖蠢货 !

比利 :究竟怎么啦 ?

施穆迪 :丹尼 ,丹尼 ……

比利 :我们去瞧瞧狗吧 ,好不好 ?

丹尼(冲着施穆迪) :滚一边去 ,混蛋 ,你

他妈的废物 ! 你看这个狗 ,它才多大 ,你这

个蠢货 ! 它他妈的都在发抖了 ……!

比利 :狗在哪儿 ,它没事吧 ?

施穆迪 : 看 ,看 ,你们看 ,狗没事 ,它没

事。

比利把施穆迪从丹尼身边支走了。

比利 :你就别那么多事了 ,他把该死的

狗抓在自己手里 ,伙计 ……

丹尼 :你这个该死的废物 ! 你到底想干

什么 ?

施穆迪突然对丹尼发动进攻。

丹尼 :是吧 ,你这个该死的废物 ,你找死

呢吧 ?

施穆迪 :你去死吧 !

大家推推搡搡挤在了一起。比利 ,丹尼

和约翰都一起向施穆迪发起进攻 ,对他又踢

又打。他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撞到了

玻璃窗上。玻璃哗的一声碎了 ,满地都是碎

玻璃。他们放开了他 ,任他倒在地上。

施穆迪挣扎着爬起身来 ,一溜烟似地跑

了。

他们几个人也朝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摄影机拍摄他们离去。

内景  酒吧  晚上

珍妮特 ,盖斯和保拉静静地坐着喝着饮

料。瓦莱里和盖斯的一个朋友彼得玩桌球。

瓦莱里击球不准。

彼得 :噢 ! 还有两个球。

瓦莱里 :两次机会。

彼得 :看吧 ,我来结束比赛。

瓦莱里 :不 ,你成不了的。

彼得 :看好了。

彼得错过了。

瓦莱里 :你就这个水平。

彼得 :这一击应该是多少分 ?

瓦莱里 :28 分。

雷蒙德进来了 ,他往台球桌这边走来。

他瞥了一眼彼得。

瓦莱里 :噢 ,你好 !

雷蒙德吻了吻瓦莱里。

雷蒙德 :你去哪儿了 ?

瓦莱里 : 就在这儿。和妈妈出来喝一

杯。

雷蒙德抚摩着她怀孕的肚子。

瓦莱里 :你在长背椅上睡着了。我告诉

马克我上这儿来了。

雷蒙德 :你回家吗 ?

瓦莱里 :是的 ,过一会儿。

雷蒙德 :我现在要走了。

雷蒙德 :为什么不多呆会儿喝点儿什么

呢 ?

雷蒙德 :不了 ,我不想喝了。我已经喝

过了。我要回家了 ,你跟我一起走吗 ?

瓦莱里 :好的 ,等会儿。

雷蒙德 :好吧 ,你还要呆多长时间 ?

瓦莱里 :我不知道 ,你说呢 ? 我要先喝

完我的东西。

雷蒙德 :你的杯子在哪儿呢 ? 你根本没

要什么他妈的喝的东西。你只在玩桌球。

你可以在家里喝东西的。

瓦莱里 :不 ,杯子在妈妈那边 ,不是吗 ?

别替我担心。我会追上你的。我会叫出租

车。而且我还打算到外婆那里去接米歇尔。

不用担心 ,雷蒙德。我很快就回家了。

瓦莱里移动身体 ,准备打球了。雷蒙德

抓着她的胳膊 ,把她拖到身边。

雷蒙德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了。把你该

死的球杆放下 ,喝完你该死的酒 ,然后他妈

的跟我上车里去 ,现在。你他妈的按我说的

去做 !

瓦莱里放下球杆 ,向珍妮特那边走去。

彼得 :该你击球了 ,瓦莱里。

珍妮特 :他妈的又在让她烦了。

瓦莱里 :把我的外套拿来 ,妈妈。

珍妮特 :怎么啦 ,瓦莱里 ?

瓦莱里 :我不知道。他肯定又是碰到什

么不顺心的事要抽搐了。我明天给你打电

话 ,好吗 ?

珍妮特 :好的 ,亲爱的。

瓦莱里 :再见 ,保拉。

瓦莱里亲了亲保拉 ,然后走了。

盖斯 :再见 ,瓦莱里。

珍妮特 :他妈的又发什么神经了 ?

保拉 : 为什么他要强迫她。她都怀孕

了。

珍妮特 :我明白了。

彼得走回桌子旁 ,和他们在一起。

彼得 : 这是怎么回事 ? 他脑子有毛病

吗。对她怎么这样 ?

珍妮特 :他没和你过不去 ?

彼得 :没有 ,他对我没有。我想倒是他

会跟瓦莱里过不去。

外景  酒吧  晚上

雷蒙德和瓦莱里走过来 ,进到马克的车

里。

马克 :你好吗 ? 宝贝 ?

瓦莱里 :还好 ,马克。

她坐进车里来。

内景  马克的车里  晚上

马克 : 我们先去哪儿 ? 你外婆家 ,啊 ?

去接米歇尔 ?

没有人回答。马克发动引擎 ,然后把车

开走了。

内景  丹尼的寓所  晚上

镜头对准 ―――

电视荧幕上播放着《现代启示录》的片

断。

电视传出的声音是马龙・白兰度扮演的

被囚禁的精神错乱的库尔茨上校和马丁・西

恩所扮演角色的对话。丹尼在房间里走动 ,

同时一个字一个字地背诵其中的对白。

比利和约翰傻愣愣地坐在沙发上。

丹尼 (走近比利) : 他为你安排好了。

不 ,不 ,我不会帮你 ,你要去帮助他 ,伙计。

你要去帮助他。我的意思是 ,他们会说什

么 ,伙计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 当计划完成 ,

他就死了 ,伙计。当计划完了 ,他也就死了。

他们会如何评价他呢 ? 他们会说他是个慈

爱的人 ? 他是个英明的人 ? 他办事有计划 ,

有头脑 ? 狗屁 ,伙计 ! 要我来把他的情况照

直说出来吗 ? 听我说 ,错了 ,你错了 !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晚上

凌晨 ,雷蒙德静静地坐在厨房里 ,他背

对摄影机镜头。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卧室  晚上

过了一会儿。瓦莱里躺在床上睡着了。

雷蒙德 :起来 ,快醒醒。瓦莱里 ,醒醒。

快点儿 ,我想和你说说。

瓦莱里 :什么事 ?

雷蒙德 :起来吧 ,我们去楼下。我有话

要和你说。快点儿 ,起来。现在 ,我要你起

来。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晚上

瓦莱里进入画面。

瓦莱里(半睡半醒) :怎么啦 ? 你怎么回

事 ,雷蒙德 ?

雷蒙德 :怎么回事 ? 怎么回事 ?

瓦莱里 :你想说什么啊 ?

雷蒙德 :和你打桌球的那个杂种是谁 ?

瓦莱里 :谁 ?

雷蒙德 :就是和你玩桌球的那个杂种 !

瓦莱里 :彼得 ,彼得・默里。

雷蒙德 :彼得 ,彼得・默里。谁是他妈的

彼得・默里。

瓦莱里 :他是盖斯和保拉的一个朋友。

雷蒙德 :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

瓦莱里 :你这是怎么啦 ?

雷蒙德 :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

瓦莱里 :雷蒙德 ,我不记得了 ……在午

夜的时候 ……

雷蒙德 :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 我不会

再问他妈的第二次了 !

瓦莱里 :认识他 ? 认识他 ! 我只是认识

他 ,他是盖斯和保拉的一个朋友。我住在这

里的时候 ,就见过他几次 !

雷蒙德 :多少次 ? 你跟这个彼得・默里

见过多少次了 ? 什么 ,你跟他扯上了他妈的

什么关系 ?

瓦莱里 :噢 ,别犯傻了 ! 谁还会对我有

兴趣 ? 我看上去就像他妈的一个水桶似的 !

雷蒙德 :你和他干了 ! 他妈的老实告诉

我 ,你和他干了吗 ? 因为你们他妈的看上去

很友好的 ……

瓦莱里 :噢 ,我实在受不了了 !

她走到厨房里。

雷蒙德 :嘿 ! 别他妈的就走了 ! 到这边

来 !

瓦莱里 :我想抽支烟 ……

雷蒙德 :去他妈的烟 ! 你还想抽烟 !

雷蒙德把一包香烟向瓦莱里扔过去 ,香

烟砸在了瓦莱里的脸上。

雷蒙德 :你他妈的抽吧 ! 这边来 ,混蛋 !

来这边 ! 你为什么要跑到那里去 ? 你跟他

干了 ? 那个 ……该死的 ……盖斯 ……他安

排你和他的一个朋友搞到一起去了 ? 这个

杂种 ! 是不是 ?

瓦莱里 :不是 ,我就是去了那儿 ,好了

吧 ? 因为我无法忍受在这里呆着。我忍受

不了你 !

雷蒙德不依不饶地逼问 ―――

雷蒙德 :那么 ,这就是真的了 ,是吧 ?

瓦莱里 :什么是真的 ?

雷蒙德 :你刚才说了你他妈的忍受不了

我 !

瓦莱里 :不 ,我不是这个意思 ! 我不能

总是这样忍着 !

雷蒙德 : 什么 ? 什么 ? 你他妈的说什

么 ? 说什么 ? 说什么 ? ……

这下不得了了。雷蒙德完全爆发了。

他飞快地扑向前去 ,重重地打在瓦莱里脸

上。她倒在了地上。

雷蒙德 :干你 ! 干你 ! 贱货 ! 你这个贱

货 ! 你这个贱货 ! ……

雷蒙德继续疯了似地揍她、踢她 ,瓦莱

里发出痛苦的尖叫。

雷蒙德 :你去你妈那儿吧 ―――你去他妈

的医院吧 ,我要宰了你 ! 你看着吧 ! 你想喝

酒 ,你他妈的就在家里喝得了 !

他走到大厅里去。

内景  大厅过道  晚上

镜头从高处俯拍 :

可怜的米歇尔坐在楼梯顶端 ,一声也不

响。雷蒙德走进厨房。他伸手去拿香烟 ,突

然他意识到有人在注视着他。他抬头 ―――

雷蒙德(对米歇尔) :去睡觉 ,宝贝。快 ,

去睡觉 !

米歇尔跑回自己的卧室 ,走出画面。镜

头对准雷蒙德。

内景  地下车库  傍晚/ 晚上

珍妮特在停靠她的车。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傍晚/

晚上

米歇尔坐在地板上 ,给她的玩具娃娃穿

衣服。瓦莱里坐在厨房里抽烟。她的脸庞

肿得像个西瓜。她的左眼完全睁不开 ,鼻子

和嘴边有很多的淤血。

一阵敲门声。

瓦莱里 :噢 ,真糟糕 !

有钥匙插在锁眼里的声音。

珍妮特 :瓦莱里 ,米歇尔 ,是我。

米歇尔跑上前去迎接。

珍妮特 :噢 ,亲爱的。只是顺路想进来

喝杯茶。外面实在有些冷。

珍妮特朝水壶那边走。

瓦莱里 :米歇尔 ,去看电视 ,亲爱的。你

是个乖孩子。

珍妮特转过身来 ,惊讶地把水壶掉在了

地上 ―――

珍妮特 :噢 ,我的天哪 ! 你这到底是怎

么啦 ? 真他妈该死 ! 上帝啊 ,你怎么啦 ?

瓦莱里 :我摔了一跤。

珍妮特 :你什么意思 ? 你摔了一跤 ? 在

哪儿 ?

瓦莱里 :就在过去那家老店铺的拐角

处。

珍妮特 :谁把你撞的 ?

瓦莱里 :我不知道 ,就是那种连续碰撞

事故。

珍妮特 :没有人目击现场吗 ,没有人吗 ?

没有人打报警电话吗 ?

瓦莱里 :我想没人看见。

瓦莱里展示了一下她受伤的膝盖。

瓦莱里 :这就是我被撞的地方。看 ,这

是被车灯撞上的地方。被车撞了后 ,我就倒

在马路上 ,脸蹭在了地上。当我抬起头来想

看清楚的时候 ,肇事者已经溜了。我想还算

幸运 ,米歇尔没有和我在一起 ,要不然 ,你知

道的 ,她也会跟着一起被撞。

珍妮特 :我说 ,那样他妈的可能就把米

歇尔给害了。难道就没有人看见吗 ? 没有

人在附近溜达吗 ?

瓦莱里 :出事地点就在马路那头 ,在那

个老店铺附近 ,离这儿有段距离。

珍妮特 :你当时没看见吗 ?

瓦莱里 :当然 ,我当然看着了 ,妈妈。他

也不知是从哪里窜出来的。但是 ,等我抬头

要看个仔细的时候 ,那个该死的家伙已经不

见了踪影。

珍妮特 :你还真是幸运 ,我是说 ……医

院怎么说的 ? 孩子没问题吧 ?

瓦莱里 :是的 ,医生给照了 X 光。他们

做了检查 ,说只是有些淤血 ,没什么大问

上一篇:英国电影《空谈无效》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下一篇:英国电影《空谈无效》电影剧本赏析下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