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电影《空谈无效》电影剧本赏析下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7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看看我的手指 ,这儿 ……那里受伤是最重

的 ,比别的任何地方都伤得厉害。

珍妮特 :手指没断吧 ?

瓦莱里 :我不知道。

珍妮特 :啊 ,那医生怎么说 ?

瓦莱里 :没有 ,他们都去关注腹中的婴

儿了 ,不是吗 ?

珍妮特 :该死的 ……那些该死的杂种。

要是他车再开得快点儿 ,你可能命都没了。

你可能就死了。你想喝杯茶吗 ?

瓦莱里 :咳 ,算了 ,别提了 ,妈妈。真倒

霉 ,我每次有行动 ,都他妈的要受伤。可以

给我加点儿糖吗 ?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晚上

同一天晚上迟些时候。

瓦莱里和米歇尔在看电视。

瓦莱里 :妈妈想要去卫生间。

她站起身来 ,往楼上去。她差不多上到

一半的时候 ,突然痛苦地弯下了腰。

瓦莱里 :米歇尔 ?

米歇尔 :什么事 ?

瓦莱里 :到这儿来一下 ,亲爱的。你可

以去隔壁邻居家叫帕特阿姨过来一下吗 ?

我的天哪 !

米歇尔走了。

瓦莱里痛苦地几乎缩回到她的外衣下

面。一小股血沿着她的大腿上流下来。她

流产了。

内景  医院  晚上

瓦莱里躺在病床上 ,身体十分虚弱。她

一直在哭泣。珍妮特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

上握着她的手。

珍妮特 :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吗 ?

瓦莱里 :一个小男孩。

珍妮特 :罗宾。

一阵沉默。

珍妮特 :这就是谋杀 ,不是吗 ? 天哪 ,要

是他们早他妈的注意。简直是混蛋 ! 该给

那家伙吃上氰化物 ,让他去死。你得让他去

坐牢。

瓦莱里 :噢 ,那我也得坐牢。

珍妮特 :第一次事发的时候 ,我就告诉

你离开他。我见识过他老爸的德性。他妈

的跟他父亲一样。他们两个都是那种没脑

子的。他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吗 ?

瓦莱里 :还不知道。我用了个化名 ,不

是吗 ? 吉尔不知道吧 ,对吧 ? 她会守口如瓶

的。

珍妮特 :噢 ,他没法从她那里打听到消

息。吉尔也住院了 ,她在做整容眼部手术 ,

她想去掉眼袋。这让我笑死了。她也没什

么钱 ,从银行贷款一千六百英镑。她的状况

一直不好 ,快一年了。人也得有个轻重缓急

的考虑。先得买房子 ,然后再来关心自己的

眼睛。我的意思是说 ,她想给谁留下深刻印

象 ? ……她哪儿也不去。(看着瓦莱里) 比

利知道。

瓦莱里 :是吗 ? 怎么知道的 ? 你告诉他

了吗 ?

珍妮特 :我跟你通完电话后 ,他就出现

了。看见我气色很不好。

瓦莱里 :他没事吧 ?

珍妮特 :怎么说呢 ,不那么高兴。他说

他希望那家伙也撞翻 ,或者得上心脏病。

瓦莱里 :外婆不知道吧 ?

珍妮特 :她知道 ,为什么不 ?

瓦莱里 :噢 ,妈妈 ,我只是不想更多的人

知道。人们对你的事情已经议论得够多的

了。总有些爱探听别人闲事的人。我说的

不是外婆 ……我只是不想别人知道。

珍妮特 :噢 ,天哪 ,瓦莱里 ,我们是多么

不幸啊 ,不是吗 ? (稍顿) 真想一死了之 (沉

思着) 有一天晚上 ,我和外婆一起看电视。

有一个片子叫《燃烧的床》,就是这名字。片

子讲述一位妇女 ……她嫁给了一个有一千

六百万美元的男人 ……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

法拉・福西特。她的丈夫总是打她。外婆

说“, 看 ,这跟瓦莱里和雷蒙德的关系一样。”

(靠近瓦莱里) 最后 ,她把他给杀了 ,趁他睡

着的时候放了把火 ……做得像是一场意外

事故。警察局的人知道是她干的 ,但是他们

放过了她 ,因为她遭受的待遇太让人同情

了 ,警察也痛恨她的丈夫。(放低了声音) 哪

天晚上你也该这样 ,给那个杂种放一把火。

再把现场做得像是他在睡觉的时候抽烟 ,并

且还喝酒 ,然后不省人事地瞌睡起来。就这

样把他干了。没有人会知道。(看着瓦莱

里) 你还爱他吗 ?

瓦莱里开始咳嗽起来。珍妮特给她端

水。

瓦莱里(喝水) :我还是感觉不舒服。头

又疼了。

珍妮特 :你想吃阿司匹林或者别的什么

吗 ?

瓦莱里 :不 ,等会儿再说 ,一个小时前已

经吃了两片了。

内景  凯思的小屋  白天

珍妮特呆在厨房里 ,从洗衣的甩干机里

拿衣服。我们可以听见比利在一边洗澡一

边唱歌。珍妮特走近洗澡间 ,敲着门 ―――

珍妮特 :比利 ,别泡的时间太长。妈妈

出去一会儿。

比利在用清水漂洗头发。

比利(用印第安人的口音) :嘁 ,真是的 ,

你让我多呆两分钟都不可以。你走吧 ,让我

一个人呆着好了。每个人应该有他自己的

自由空间 ,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

外景  操场  白天

凯思在给米歇尔的红色气球上画东西。

凯思 :米歇尔 ,好吗 ?

米歇尔在拼写着自己的名字 ―――

米歇尔 :米 ……歇 ……尔。

米歇尔接过气球。

凯思 :就这样了 ,我们去放气球。

米歇尔放手松开了气球 ,让它飘飞走

了。

凯思 :在那儿呢。你还看得见吗 ?

外景  凯思的小屋  白天

雷蒙德 :把孩子给我 ! 该死的把孩子给

我 ! 马上 !

雷蒙德极其沮丧。他踢着防盗门。

雷蒙德 :混蛋 ! 混蛋 ! 给我孩子 ! 你这

个混蛋 !

珍妮特(在屋里) :她不想看见你这个该

死的了 !

雷蒙德 : 把孩子给我 ! 干你 ! 我的孩

子。现在 ! 我要宰了你 !

珍妮特 :你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吧 ,反正

也没人理你。

镜头调整 :

马克在车旁等待。

雷蒙德再次疯了似地踢着防盗门 ―――

雷蒙德 :该死的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

珍妮特(在屋里) :她正是因为你才流产

的 ! 是因为你他妈的对她又踢又打。你要

是在这里胡闹 ……我会叫人把你他妈的抓

起来 !

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出现在楼上窗口 ,开

始抱怨这里的吵闹喧哗。

男人 :你们他妈的不能小点儿声吗 ?

珍妮特 (在屋里) :你爱怎么闹就去闹

吧 !

雷蒙德在阳台上走来走去。

雷蒙德 :看看你这个贱货 ! 快进去吧 ,

你这个爱嚷嚷的贱货 !

马克 :你滚回屋里去 ,别他妈出来管闲

事 ,你 !

雷蒙德 :滚回去 ! 我要把你的窗户他妈

的砸个稀巴烂 ! 我还会把你他妈的门砸开 !

我会把你扔出来 ,你这个贱货 ! 你这个没用

的贱货 !

马克 :快滚回去 ,你这个该死的人渣 ,废

物 ,狗屎 !

雷蒙德继续骂珍妮特 ―――

雷蒙德 :干你 ! 我要宰了你 ! 你这个贱

货 !

雷蒙德开始找可以攻击的武器。

那个上了年纪的人也和马克对骂起来。

雷蒙德捡起一块砖头向珍妮特房间的

玻璃砸去。

内景  凯思的小屋  白天

砖头穿过窗户 ,把玻璃砸得满地都是。

珍妮特尖叫着 ,躲来躲去找藏身的地方。

外景  凯思的小屋  白天

雷蒙德咆哮着 ,迅速走下楼来 ―――

雷蒙德 :我会找到该死的她 ! 我会回来

收拾你 ,你这个贱货 ! 该死的混蛋 !

雷蒙德 (自言自语) :给我一杆他妈的

枪 ! 给我一杆他妈的枪 ! 快给我一杆枪 !

我会杀了她的。我会杀了那个该死的贱货 !

(朝着窗户尖叫) 我会找一把枪宰了你 ,你这

个贱货 !

马克 :上车来 ,快点儿 ! 上车来 ―――警

察随时都会来的。

雷蒙德 :该死的人渣 !

马克 :警察马上就来了。

雷蒙德 :贱货 !

马克 :别再闹了。

雷蒙 德 抬 头 看 着 那 个 上 了 年 纪 的

人 ―――

雷蒙德 :他妈的还往窗外看 !

马克 :他妈的快回车里来 ,他妈的快回

来 ,伙计 ……

马克(对雷蒙德) :快上车里来。

雷蒙德 :拿笔吧 ! 你就拿笔记吧 ! 拿该

死的笔吧 ! 记车牌号吧 ,B368EJM ,你这个

混蛋 !

男人 :别担心 ,警察已经记下这个该死

的号码了 !

雷蒙德 :我会上来宰了你 !

男人 :就凭你和你的狗屁伙伴 ?

雷蒙德终于上了车。

雷蒙德 :让我离开这个狗屎地方 ! 让我

离开这个狗屎地方 ! 在我要杀一个混蛋之

前。

黑幕。音乐响起。

内景  马克的车里  白天

马克和雷蒙德尾随着盖斯的车。

雷蒙德 :停 ,停。停一会儿 ;你太他妈的

靠近了。他们会在反光镜里看见我们的。

外景  医院停车场  白天

雷蒙德一边抽烟 ,一边在马克的车旁等

待着。瓦莱里和盖斯 ,保拉 ,珍妮特一起从

医院出来。珍妮特给瓦莱里提着小箱子。

雷蒙德向他们走去。

雷蒙德 :瓦莱里 ,瓦莱里 ……

瓦莱里 :不 ……不 ……走开 ……

珍妮特 :我警告你 ……我会让你他妈的

坐牢。

雷蒙德把她推到一边。

珍妮特 :不要推我 !

盖斯很快的闪过来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

之势给了雷蒙德一拳 ,打在了雷蒙德下巴

上。然后他接着进攻 ……

现在形势混乱 ,尖叫声响成一片。马克

冲过来 ,把盖斯推开。一场小的混战爆发

了。珍妮特向医院的方向跑去 ,瓦莱里走到

车的另一侧避开来。

马克 :好了 ,好了 ,住手 !

盖斯 :别他妈的推我。

马克 :去你的 ……

保拉 :噢 ,雷蒙德他妈的是不是这样对

待瓦莱里的 ,不是吗 ?

盖斯 :快 ,快。上车里去。把门锁起来。

我们等警察来。把门锁起来。

盖斯(大声喊) :珍妮特 ? 珍妮特 ?

珍妮特 :我去找护士了 ,她给警察局打

了电话。警察就快来了。

盖斯 :好的 ,上车里去。把门锁起来 ,我

们等着他们。

珍妮特 (对雷蒙德) :我会逮着你的 ,你

这个杂种 ! 我会逮着你的。

珍妮特和盖斯进到车里去。马克扯着

雷蒙德。

内景  警察局监狱  白天

雷蒙德坐在椅子上抽着烟。他的右眼

下有很明显的淤血。

坐在雷蒙德旁边的是柯林・巴斯 ,他的

律师。我们可以听见一个女人尖叫的声音 ,

她在抱怨监狱里的食物。她明确表示以后

不吃这里的东西。

一个青年警官走过来 ,手上端着放好早

餐的托盘。他把门在身后锁了起来 ,然后转

过身来 ,略带嘲笑地把托盘递给雷蒙德 ―――

警官 :你想吃香肠吗 ,伙计 ?

雷蒙德 :不 ,谢谢。(疲倦地笑着) 他们

想要什么 ? 加了咖喱的羊肉和芒果吗 ?

警官微笑了 ,然后朝大厅走去。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晚上

醉醺醺的雷蒙德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

样。

雷蒙德 :我想说对不起 ……突然之间你

就遭了他妈的 ……暗算 ! 有人打了你他妈

的鼻子 ,他们还要让你坐牢。

他四处看看了 ,依然咆哮着 ―――

雷蒙德 :让你坐牢 ! 想让我坐牢 ? 想他

妈的让我坐牢 ? 我只是想要他妈的我的孩

子。而我居然让一个他妈的苏格兰佬儿打

中了下颚 ! 踢我。让我出丑。他会有报应

的 ,我以我孩子的生命担保。他会有报应

的 ! 我不会放过他 ,不会放过他 ……

雷蒙德走到电话机旁。

内景  盖斯和保拉的寓所  晚上

后花园。

镜头对准 ―――

米歇尔和一群人手里拿着烟花。

镜头调整 :

盖斯把汉堡包和香肠放到烤架上。彼

得在放烟花 ……

电话铃响了。保拉喊盖斯 ,盖斯向过道

上的电话机跑去。

保拉 :电话 ! 电话 !

盖斯 :我来接。(对着话筒) 谁 ? 谁 ? 什

么 ? 找瓦莱里 ? 好 ,稍等。是的 ,稍等。瓦

莱里 ,找你的电话。

瓦莱里(抓起电话) :你好 ,谁 ?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晚上

雷蒙德坐在楼梯上听着瓦莱里模糊的

声音。他又喝了一大口伏特加。他现在已

经要瘫软了 ,也讲不出话了。

瓦莱里 (画外) : 你好 ? 你是谁 ? 请讲

话 ?

雷蒙德把电话线拔了 ,死命地扯电话接

头 ,电话线彻底断了。他又喝了一口酒 ,然

后他死劲地拨着电话号码 ,而电话现在已经

“死掉”了

雷蒙德 :是我 ,瓦莱里 ? 瓦莱里 ? 是我 ,

是的 ,我是 ……我是个混蛋。(亲密地) 你知

道我的感受吗 ? 我爱你。我爱你。我永远

爱你。永远 ,永远。

雷蒙德柔声细语地对着已经断了的电

话机述说着 ―――

雷蒙德 :不 ,不 ,我是一时糊涂。我是个

混蛋。我一直就是个混蛋 ,你知道的 ……

(扔下酒瓶) 别挂电话 ,听我说。我没在喝

酒。我没醉。不 ! 我没醉。我不再酗酒了 ,

不 ,我答应你 ……我向你发誓 ,我不再喝了。

我不再喝了(继续对着话筒) ―――我发誓 ,以

自己的生命。我不再喝了。就听我说 ,好

吗 ? 你就 ……听我说。我有一个小男孩 ,我

爱他。那是我的孩子。但是你先惹我烦 ,你

先惹我烦了。我回来了 ,我是爱你的 ,贱货 ,

对吧 ? 你招惹我了。你 ……他妈的 ,不 ,你

他妈的招惹我了 ……

内景  洗手间  晚上

雷蒙德对着镜子自言自语 ―――

雷蒙德 :你不该招惹我。你知道我有多

生气吗 ,你知道我有多生气吗 ? 你已经嫁给

我了 ,你和我生活了他妈的那么长时间 ,对

吧 ? 你该懂的 ! 是我的错吗 ? 能怪我吗 ?

真是他妈的我错了吗 ? 我一辈子都没错过 ,

宝贝。我会很顽强地战斗 ……

雷蒙德的身影在挥舞着拳头。

雷蒙德 :我会斗争 ,我会永远斗争。砰 ,

砰 ,砰 ,砰 !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

他开始对着自己的脸挥舞拳头。

雷蒙德 :该死的混蛋 ,你伤害不了我。

你伤害不了我。你可以试试 ,看能得逞吗 ?

雷蒙德扯下手上的结婚戒指 ,把它扔到

了浴缸的出水口里。现在他开始哭泣 ―――

雷蒙德 : 你 , 你可以试试 ……你试试

看 ……试一试书上说的他妈的原则 ! 贱货 !

雷蒙德把酒瓶往墙上扔 ,瓶子碎了。

内景  休息室  晚上

雷蒙德开始砸家具。他的手被伤得很

重。

雷蒙德 :不 ! 不 ! 不 ! 这没什么 !

他接着砸家具。

雷蒙德 :我对她做了什么没有什么要

紧。没什么要紧 ……

雷蒙德抓起咖啡桌 ,往墙上砸去。然后

又抓起另外一件家具 ,把它往玻璃隔板上摔

去。

雷蒙德(绝望地) :你出来 ,出来 ,快出来

快出来 ……宝贝 ,宝贝 ……

他气喘吁吁地说着什么 ,并且开始在屋

子里转圈。然后他积聚所有的力量开始尖

叫 ―――

雷蒙德 : 我爱你。你是我生命中的最

爱 ,我爱你 ,我爱你。

内景  凯思的小屋  晚上

凯思、瓦莱里、珍妮特和米歇尔穿着睡

衣 ,她们蜷缩在黑暗的过道里。

雷蒙德在外面大喊大叫 ―――

雷蒙德 (画外) :你知道的 ,我爱你。求

你了 ,瓦莱里。我对不起你 ,宝贝。我对不

起你。我想看看我的孩子 ,瓦莱里 ,米歇尔 ?

米歇尔 ,瓦莱里 ?

雷蒙德踢着门 ―――

雷蒙德 :我只是想看看我的孩子 ,瓦莱

里。我想看看我的孩子。瓦莱里 ! 瓦莱里 !

内景  塔楼的过道  白天

瓦莱里和珍妮特在楼道出口处徘徊。

比利 :妈妈 ! 他不在这儿 ! 他没在家。

不过 ,你还是自己来看看。

他们迅速沿着过道走向寓所。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白天

雷蒙德昨晚破坏的痕迹历历在目。

瓦莱里 :噢 ,我的天哪。他都干了些什

么啊 ?

瓦莱里走上楼去 ,想要检查一下寓所的

其他地方。

珍妮特 :太不可思议了 ,不是吗 ? 这里

都乱了套了 !

比利 :他正好开了个该死的晚会。你们

看 ,这儿 ,他们昨晚在这里放了烟花。

比利捡起一个爆竹 ,开始笑起来。

珍妮特(极力忍住笑) :闭嘴 !

楼上传来瓦莱里的尖叫声。

瓦莱里 :妈妈 ! 妈妈 !

内景  婴儿房间  白天

瓦莱里坐在婴孩房间的睡床上。这里

的东西几乎都给毁了。她从地板上捡起一

个小童帽。珍妮特进来了 ;她对房间里毁坏

到这种程度感到震惊。她盯着瓦莱里身后

面的墙 ―――

珍妮特 :真该死 !

雷蒙德已经划开了墙纸上的字 :“我的

宝贝罗宾”。从雷蒙德手上流出来的血把这

几个字涂脏了。比利进来了 ,盯着墙上看。

瓦莱里一声不响地坐在一边。

内景  马克的寓所  早晨

第二天早晨。

马克和雷蒙德坐在长椅上。雷蒙德还

在喝酒。

雷蒙德 :她有一天晚上把晚饭带到那里

去了。我妈妈 ,带到酒吧里去了 ,然后她把

食物放在吧台他的前面 ……而且是装在一

个托盘里。有刀有叉 ,有盐和胡椒。他问 :

“这是什么 ?”她回答说“: 这是你的晚饭。我

想你大概是饿了。你都他妈的三天没吃东

西了。你都住在这里了 ,所以你也该在这里

吃东西。”好了 ,他当然不喜欢这样 ,是吧 ?

在他的伙伴面前 ,他这样很没面子。别人都

会觉得他没用。她也会因此挨打 ,她会吗 ?

(伸出手来) 来一支 ?

马克递给他一支烟 ,给他点上火。

雷蒙德 :他总是在那里发脾气 ,不是吗 ?

我的意思是说 ,我们来到酒吧 ,我们在这里

谈生意。他来这里是花天酒地 ,而我们坐在

家里是没饭吃 ,谢谢。他 ,哦 ……也答应过。

你知道。他答应带我们去一些地方。但他

从来就没做到。从没有带我们去任何地方。

我妈妈就说“: 噢 ,你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了

吧 ,雷蒙德 ? 他忘了。”忘记了吗 ? 他这个混

蛋一直昏昏沉沉。如果他真回了一次家 ,他

就会坐在那张该死的扶手椅上。你知道 ,他

就会把托盘放在腿上 ,然后就睡着了。我站

在那里 ,看着他。我会盯着他的脸看 ……这

时 ,我妈妈会自己上楼 ,我就说“: 妈妈 ,爸爸

不上床睡觉吗 ?”她就说“: 不 ,他没事。等他

醒来后 ,他就会上楼来 ……”(怀疑的口气)

他睡着了。他要醒了之后 ……才上床去。

马克(笑了) :上床睡觉。是的。

雷蒙德 :我就站在那里 ,看着这个老家

伙 ,你知道 ,他就是我的父亲。你知道 ,他坐

在 ……那该死的椅子上 ,那个可怕的该死的

椅子 ,扶手差不多磨得都放光 ,快破了 ,你知

道吗 ? 我会把那玩意儿给烧了 ,因为他总是

坐在那里面。好好想想 ,也许是个好主意。

(抽着烟) 最后 ,他是两端大出血 ,你知道吗 ?

过去早晨我总是听得见他要去酒吧。这听

起来很棒 ,不是吗 ? 也从来没人阻止他去。

他可以很自由地去酒吧。(一边回忆一边

笑) 有一天 ,他在酒吧熬了一夜 ,踉踉跄跄

地回家来。你知道吗 ? 他快不行了 ,不是

吗 ? 他一头倒在椅子上 ,像一块他妈的铁

板。他的鼻子开始流血 ,满地都是 ……我和

妈妈只好去医院去看他了 ,对吧 ? 我们走了

进去 ,他躺在床上 ,他的胳膊上 ,鼻子上都插

满了输液管。他看上去很糟糕。只有该死

的伏特加还可以让他活着。我对他没有什

么兴趣 ,于是我的眼睛就四处转悠 ,你知道

吗 ? 我看见他的头上方有一个标记 ,上面还

写着什么东西。那个时候我还小 ,识字不

多 ,看不大明白。于是我问母亲 “, 妈妈 ,上

面写的是啥 ? 你看见了吗 ? 就是父亲头上

方的标记。”她说 ,哦 ……“口头为零。”我操 ,

什么意思 ? 那是他妈的足球比赛得分标识 ,

不是吗 ? 一比零 ,三比零 ,或者二比零 ,难道

还有一个古怪老头的名字也叫“零”! (笑)

我说“, 啊 ,那是什么意思 ?”她说意思是 ……

你知道的 ……

马克 :噢 ,那意思是说什么吃的东西都

没有 ,是不是 ?

雷蒙德 :是的 ,什么也 ……(突然变得悲

哀起来) 我记得那一天 ,知道吗 ? 我无法把

这个刻在他妈的墓碑上 ,你知道吗 ? 因为我

记不得任何一个亲吻 ,你知道 ,任何一次拥

抱 ,什么也没有。我们之间的交往纯粹是空

谈 ,什么也没有 ,你知道吗 ? 他妈的根本没

有什么值得记忆的。(坐直了) 我就这样看

着一个我称之为父亲的男人 ,你明白吗 ? 我

的父亲 ,你知道吗 ? 我知道他是父亲 ,他是

我该死的爸爸 ,但是他从来就不像别人家孩

子的父亲那样。只是徒有其名而已。甚至

连名字都不值一提。

马克 :那次事故后他就死了 ,对吗 ?

雷蒙德 :没有 ,他又活了十年 ,一个老不

死的杂种。他是一天下午死在他那把该死

的扶手椅上的。就是那样 ,我跑过去看他 ,

你知道 ,他正在我母亲那里。

马克 :哈查姆路吗 ?

雷蒙德 :是的。他在楼上的卧室里 ,你

知道吧 ? 他就瘫在那里。我上楼去 ,然后进

到房间。我坐在床上看着他。他躺在那里 ,

就像 ……

雷蒙德张开他的嘴 ,把头仰在后面 ,就

像一具尸体一样 ―――

雷蒙德 :而且他看上去像要缩回去似

的 ,你明白吗 ? 我的意思是说 ,他是个大块

头。

马克 :他是肉很多。

雷蒙德 :是啊。我应该他妈的知道的。

我伸手去摸他 ,他妈的已经冰冷了。这种感

觉把我吓得要死。我还看着他 ,这是我有生

以来第一次 ……我对他说话。我说 :“为什

么你从来就不爱我 ?”

内景  凯思的小屋  晚上

镜头对准 ―――

忧郁的瓦莱里听着磁带 ,唱歌 ,跳舞。

镜头变换 :

凯思在做晚饭。米歇尔站在板凳上帮

太外婆做事。凯思走进休息室。瓦莱里拥

着凯思。她们开始一起跳舞。

镜头变换 :

前门打开了。珍妮特进来了 ,手里拿着

雷蒙德的画。她把外套脱了。

瓦莱里 :你是从哪里弄到的 ?

珍妮特 :从苏那里。我到她那里去 ……

记得提醒我 ,我想说说关于 ……打官司的事

情。她把她的加利杀了。我呆会儿再说这

个 ,我怕忘了。是的 ,我到她那里去了 ,对

吧 ? ……我们一起出去喝酒 ……我特别想

上厕所 ,是吧 ? 我用了她家的卫生间。我到

处扫视着 ,打量她的各种各样的东西。我走

进她的卧室 ―――这幅画就挂在墙上。我说 :

“你从哪里得到的 ?”她说“, 比利有一天晚上

来过 ,说他的朋友有一些东西想要处理 ,问

我想不想买一幅画 ?”真他妈有意思。

凯思觉得这十分好笑。她们都笑起来 ,

包括米歇尔。

瓦莱里 :他还说不是他干的 ,不是吗 ?

珍妮特 :我说“, 那是瓦莱里的 ……还是

雷蒙德的 ?”我说 “, 我们几乎因为这幅画惹

来杀身之祸。”我告诉苏 ,比利是从你家里偷

来的。我只好把它再买回来。我不得不付

钱 ,不是吗 ? 我不会很高兴的。(指着画) 他

的妈妈只值 10 英镑。

瓦莱里 :是的 ,但画里的人不是他母亲。

珍妮特 :是啊 ,但是你知道我的意思。

这样 ,我们总算把它找回来了。

凯思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雷蒙

德。

她们又笑了。

珍妮特 :可怜的家伙。(把自己的外套

挂起来) 妈妈 ,把炉子点着。我想煮点儿茶。

(对米歇尔) 多无聊的谈话啊。(对凯思) 晚

上吃什么 ?

外景  车库  晚上

珍妮特和瓦莱里往车库门走去。珍妮

特手里拿着雷蒙德的画。她悄悄地走到门

口敲门。

珍妮特 :比利 ? 有个人想见你。

瓦莱里 (低沉的声音) : 比利 ,快开门 !

你被捕了 !

她们把门推开。车库里空空的。珍妮

特走了进去。

珍妮特 :噢 ,他不在这儿。我把画挂在

墙上。

珍妮特 (笑着) :他要是看见了 ,准会吓

一大跳。他会认为那是雷蒙德的母亲 ,化成

鬼魂来找他 ,哇 ……

她扮作鬼发出一声怪叫 ,她们都笑了。

内景  洗衣店  白天

第二天。

比利和丹尼被人挥舞着刀追杀 ―――

男人 :我要宰了你 !

丹尼 :比利 ,快进来 !

他们遁进一家洗衣店 ,在身后把门锁

上。洗衣店的一个服务人员被他们突如其

来的闯入吓坏了。

洗衣店服务人员 :嘿 ,嘿 ! 你们以为自

己到了哪儿了 ?

丹尼往洗衣店后面跑去。

丹尼 :那是他妈的厕所 !

那个男人在窗外吓唬他们。他不断挥

舞着手中的刀。

在外面的男人 :把该死的门打开 !

比利胆战心惊。

比利 :你有门的钥匙吗 ?

洗衣店服务人员 :没有 ,我没有钥匙。

比利 :你可以打开这扇门吗 ?

洗衣店服小品剧本大全务人员 :我没法打开 ,伙计。

这是通向楼上公寓的门。我没有钥匙。

丹尼 :噢 ,该死的 !

外面的男人 :他妈的把门打开 ! 我会用

刀把你们都捅死 ,你这个混蛋 ! 我会宰了

你 !

比利靠近窗边 :你认错人了 ,伙计。我

不知道我们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怎么你就他

妈的跟我们过不去 !

洗衣店服务人员 :你做什么了 ?

比利 :什么也没干 ,伙计。

洗衣店服务人员 :你一定是做了什么。

洗衣店服务人员轻轻走到窗边。

丹尼 :别他妈的开门 ,你这个蠢货 !

洗衣店服务人员 :我不会开门的 ! 他手

里拿着该死的刀呢 !

外面的男人 (敲着窗户) : 把门打开 !

对 ,你。把门打开 ! 他们抢劫了我的房子。

比利 :糟了 ! 我们完了 !

洗衣店服务人员(对外面的男人) :对不

起 ,这和我无关 ,伙计。

那个男人朝丹尼挥着刀 ―――

外面的男人 :这下你他妈的麻烦大了 ,

你 ! 我要宰了你 !

比利(对丹尼) :我们死定了。(对洗衣

店服务人员) 为什么你就没有一个他妈的后

门呢 ! 你这个傻瓜 !

洗衣店服务人员 :我只是在这里工作 !

内景  警察局  白天

比利松下他的牛仔裤 ,靠着墙蹲下去。

他探手到自己的身后去摸什么 ,他费了些劲

才摸到一个手机袋子 ,里面装有毒品。

镜头对准 ―――

就在他的后腰屁股下面 ,他小心翼翼地

拿出一片锡纸 ,他一边忙碌着 ,一边警惕地

听着门的动静。他把毒品展开了 ,然后深深

地吸进肺里。

内景  警察局监狱  白天

一个警官从楼梯上走下来 ,来到监狱。

他拨开门上的窥视小孔 ,往里面探望。

警官的视点 :

比利在房子里踱步 ,手放在口

袋里。他停下来 ,看着门。他等了

一会儿 ,开始朝镜头挥手 ―――

比利 :怎么啦 ?

内景  警察局审讯室  白天

警官戴维斯正在审讯。

比利坐在他的对面 ,有点儿木

然的样子。另一个警官蒂蒙斯也在

旁边。这次审讯还被录了音。

戴维斯 :在此之前你去哪儿了 ?

比利 :去了商店。

戴维斯 :就在门口吗 ?

比利 :我想我站的地方是 ……那儿有白

酒和啤酒 ,还有别的什么。

戴维斯 :听着 ,我不想拐弯抹角。你一

直在旁观 ,看见了什么吗 ?

比利 :没有。

戴维斯 :为什么这样说 ?

比利 :因为我不是 ,我是 ……

戴维斯 :你和你的伙伴走进商店 ,然后

他就消失去了商店的办公室 ……?

比利 :没有 ,要知道 ,你进入那个商店 ,

你看到的情形是这样的 ……它是一个四边

形 ……(用手指着桌子上画着商店的地形

图) 丹尼在这儿 ,我在这儿。我想他大概

是 ……我不知道 ……就我所知道的 ,我认为

他是在这块儿 ,食品区。我不知道他进到办

公室里去了。一直到我们从商店里出来 ,他

才给我看了备忘记事本。

戴维斯 :那你们买了什么东西吗 ?

比利 :我什么也没买。

戴维斯 :什么也没买吗 ?

比利 :没有。

戴维斯 :你有钱买东西吗 ?

比利 :是的 ,我有 ……不到 4 英镑。

戴维斯 :你们为什么首先要到这个商店

里去 ?

比利 :想买一些特殊的料 ,但是他们没

有。

戴维斯 :你问了要买的特殊的料吗 ?

比利 : 哦 ……是的 ,我问了一个女人。

一个黑人妇女。我想她还是 ……一个年轻

的女孩。

戴维斯 :当你问她的时候 ,丹尼和你在

一起吗 ?

比利 :是的 ,我想他在 ……就在我的身

后。

戴维斯 :他买了什么东西吗 ?

比利 :没有 ,据我所知 ,他没有。

戴维斯 :好了。当你们从商店里出来的

时候 ,他对你讲了些什么 ? 他向你出示了那

个备忘记事本 ?

比利 : 老实说 ,我回忆 ……不起来了。

我们正往 93 路汽车赶。

戴维斯 :在备忘记事本里有什么东西 ?

比利 :我想就是一些文件吧 ……就像 ,

普通的日记本。我认为里面没有钱。我真

不认为里面有。

戴维斯 :你们是在哪里打开那个备忘记

事本的 ? 在汽车上吗 ?

比利 :是的。

戴维斯 :你和他一起坐在汽车上吗 ?

比利 :是的。

戴维斯 :然后他就掏出这个记事本 ?

比利 :是的。

戴维斯 :他告诉你这是从哪里得到的

吗 ?

比利 :噢 ……我 ……我猜想他是从商店

里拿来的 ,因为这是我们惟一去过的地方。

然后他就径直从里面出来了。

戴维斯 :那他自己没有这样一个备忘记

事本吗 ?

比利 :谁 ? 丹尼吗 ? 不。

蒂蒙斯 (走上前来) :这样说来 ,你知道

这个东西不是他的了。

比利 :是的。

蒂蒙斯 :他在这个记事本里找什么 ?

比利 :也许是钱吧。

蒂蒙斯 :你还能记得里面是些什么东西

吗 ? 任何在里面显得特别的东西 ?

比利 :没有 ,我想里面就是一些信。

蒂蒙斯 :这个记事本是什么颜色的 ?

比利 :是黑色的吗 ?

蒂蒙斯 :我在问你呢。

比利 :我不记得了。我想是黑色的吧。

戴维斯 :你在里面看到一本支票了吗 ?

比利 :是的 ……是的 ……我看到了 ,但

是里面没有信用卡 ,没有。

戴维斯 :还看到一本驾驶执照了吗 ?

比利 :噢 ……是的 ,我看见了一本驾驶

执照。

戴维斯 :一本支票和一本驾驶执照 ,这

些东西很容易使用 ,不是吗 ?

比利 :我不知道怎么使用。我只会把支

票和信用卡合起来使用。

戴维斯 :那丹尼呢 ?

比利 :丹尼哪有那样的头脑 ,他妈的连

个支票都不会开。

蒂蒙斯笑了。

戴维斯 :你还记得起驾驶执照上的名字

吗 ?

比利 :不 ,我这个人不大识字。我记不

清楚了。

戴维斯 :有什么在记事本里的东西被偷

了吗 ? 任何什么东西 ?

比利 :反正我没有拿任何东西 ,没有。

戴维斯 :你看见丹尼从里面拿走什么东

西了吗 ?

比利 :不 ,至少我不清楚。

戴维斯 :那以后发生了什么呢 ?

比利 :我们把它扔了。

戴维斯 :你们把它扔到哪里了 ?

比利 :我想 ,是扔到一片灌木丛里了。

戴维斯在他的档案里记下来 ,然后他看

着同事蒂蒙斯 ―――

戴维斯 :好了。他什么时候告诉你 ……

丹尼什么时候告诉你毒品的事 ?

比利 :就那天。

戴维斯 :在汽车上吗 ?

比利 :不 ,在此之前。

戴维斯 :那他说了什么 ?

比利 :他说他认识一个人 ,以前就认识

的一个人 ……这个家伙有一些藏货 ,把他放

在一个碗柜里了。你知道的。伙计。当我

说藏货的时候 ,你知道 ,我是说药丸。

蒂蒙斯 :他是谁 ?

比利 :是啊 ,是这样的 ……他是一个人。

一个还认识另外一个人的人 ……

戴维斯 : 他说他那里有药丸。就是毒

品 ,对吧 ?

比利 : 是的 ……一种叫塔纳齐潘的药

丸 ,安定药。这就是他告诉我的。

戴维斯 :这些不是限制使用的药品吧 ?

比利 :不是 ,这些是很一般的。没有海

洛因 ,也没有别的什么厉害的东西 ,没有。

戴维斯 :塔纳齐潘是用来干什么的 ?

比利 :你可以用来注射。

蒂蒙斯 :有什么作用 ?

比利 :可以让人镇定。

蒂蒙斯 :你是直接用这些药丸 ,还是混

合着用 ?

比利 :混合着用。

戴维斯 :和什么混合 ?

比利 :海洛因。

戴维斯 :什么 ,你把塔纳齐潘和海洛因

混合着用 ? 还有别的吗 ?

比利 :没有 ,就这样 ,是的。基本上就这

样。

戴维斯 :当你们将这些和海洛因混合以

后用 ,会怎样 ?

比利 :你的感觉会更棒。

警官戴维斯把他刚才说的都记下了。

镜头长时间对着比利。

外景  凯思的小屋  晚上

大约一个月之后。

天在下雨。瓦莱里去杂货店采购去了。

她提着两个沉重的大袋子和一把伞。她来

到水泥砌成的通向凯思房屋的台阶前。当

她转身的时候 ―――

雷蒙德 :你好吗 ?

瓦莱里 :妈妈知道你来这儿了吗 ?

雷蒙德 :不 ,生日快乐 ,我给你带来个小

东西。

雷蒙德站在台阶上 ,大雨把他淋透了。

他手里拿着一件送给瓦莱里的礼物 ,上面还

装饰着彩带。

瓦莱里 :你都藏到哪里去了 ?

雷蒙德 :在马克家。

瓦莱里 :我回家看了 ,太好看了 !

雷蒙德 :我听说比利的事了 ,他怎么样

了 ?

瓦莱里 :他被判入狱两年半。我必须先

把买好的东西放到家里去 ,好吧 ? 还要给妈

妈弄头发。

瓦莱里从雷蒙德身边挤过去 ,踏上台阶

往上走。

雷蒙德 : 瓦莱里 ? 瓦莱里 ? 你还爱我

吗 ?

瓦莱里 :我还爱你吗 ? 为什么你要那样

做 ? 雷蒙德 ?

雷蒙德 :我这样做 ……我这样做 ,因为

我爱你。

瓦莱里 :好啊 ,如果那是你对我的爱的

表示 ,你就比我能想到的还他妈的变态。我

的意思是说 ,你需要他妈的帮助 ,是吧 ?

雷蒙德 :你听我说 ,瓦莱里 ,我会解决

的。我不喝酒了 ……

瓦莱里 :噢 ,你就别再他妈的一而再再

而三的说这话了。

雷蒙德 :你看 ,如果我能把我的手 ,我的

咽喉割下来给你 ,还有如果我能把心挖给

你 ,我会的。你知道 ,我会在所不惜的。

雷蒙德 (叹息) :她又开始不合作了 ,我

的前妻。

瓦莱里 :是玛丽吗 ?

雷蒙德 :是的 ,她不让我看望孩子。所

有的麻烦事又来了。我想这次要诉诸该死

的法庭了。该轮到我去探望孩子了 ,我过去

接他。但是玛丽却不在那儿。他妈的去别

的地方了。

瓦莱里 :去哪里了 ?

雷蒙德 : 我不知道。我还去了她母亲

家。我四处寻找。这又给我凭添了一份担

忧。这一切都是怎么啦 ?

瓦莱里 :她太傻了 ,不是吗 ? 从长远来

看 ,这样对孩子也是一个伤害 ,不是吗 ? 我

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爱你儿子 ,雷蒙德 ,但是

你为什么就不爱惜一点儿自己呢 ?

雷蒙德 :我还从来没碰过那个孩子。

瓦莱里 :不 ,我不是说这个。但是你确

实伤害到了别人。我真这么想 ,知道吗 ? 而

到了最后 ,你愚弄的还是你自己。你对我来

说 ,再也无所谓了。你在欺骗玩弄自己。

雷蒙德听到她这样说 ,感觉非常沮丧。

瓦莱里 :我们找到了你的画。

雷蒙德 :什么 ?

瓦莱里 :就是比利拿走的那幅画。

雷蒙德 :噢。

瓦莱里 :噢 ,我要进去了 ,这里一团糟。

雷蒙德 :你妈妈怎么样 ?

她转过身去面对着他 ―――

瓦莱里 :怎么说 ,你知道 ,她很担心 ,不

是吗 ? 她为比利担心 ,她还为我担心。

雷蒙德 :回家来吧 ?

瓦莱里 :我们已经无家可归了 ,雷蒙德。

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让你砸光了 ! 上帝啊 ,你

一定恨死我了。

雷蒙德 :我不恨你。

瓦莱里 :可是 ,我也没觉着你爱我啊。

我想说的是 ,那不是爱 !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

们相处得完全是一团糟吗 ? 你意识到我们

像什么样子了吗 ? 我的意思是 ,我们没有交

流。我们也不再一起做爱。我都记不起来

上次你摸我是什么时候了。

珍妮特从房子里探出头来 ,想看瓦莱里

怎样了。

瓦莱里 :你进屋去吧 ,妈妈 ,好吗 ? 你就

进去吧。我会处理好的。

珍妮特回到屋里去了。

瓦莱里 :我想说 ,当你出去的时候 ,你总

是和你的伙伴出去。而当你呆在家里的时

候 ,你的脑子又他妈的不管用 ,你会在电视

机前睡着了 ! 我把电视关了 ,你跟我一起上

床睡觉 ,那时候都凌晨三点了 ,你还要喝酒。

这就是我和你在一起的处境 ! 要不然 ,你就

揍我 ! (看上去她很累) 我今天 30 岁了。但

是我感觉他妈的老得不像样了。我希望自

己回忆往事的时候 ,可以说我的生活是有乐

趣的 ,你知道吗 ,我想到我老了的时候可以

这样说。而不是说每个人都他妈的为我感

到惋惜和遗憾 ! 我说 ,这就是我的生活。你

听到我在说什么吗 ? 这不是我想说的。我

想另找个人。你知道 ,找一个能够爱我的

人。一个和善的人。(她盯着站在台阶下面

的雷蒙德) 我会把你的宝贝米歇尔送过来

的。

瓦莱里转过身去 ,走了。镜头长时间对

着雷蒙德。

内景  凯思的小屋  晚上

大约 10 分钟以后。

现在摄影机跟拍进到厨房里。珍妮特

坐在凳子上 ,染头发。她还抽着烟 ,看着杂

志。

我们听到门铃响了。

珍妮特 :谁去开门 ? 有人来了。

瓦莱里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她走到对讲

机前面。

瓦莱里 :是谁 ? 是谁 ?

她准备去开门。摄影机对准珍妮特。

珍妮特 :是谁啊 ?

瓦莱里 :是雷蒙德。

瓦莱里进来了 ,手里拿着雷蒙德送的礼

物。

珍妮特 :这是什么 ?

瓦莱里 :雷蒙德给的礼物。他把它放在

门口了。

珍妮特 :是啊 ……他也知道不好意思露

面了 ……他知道我会跟他过不去。现在怎

么如此甜蜜而富有魅力了 ?

瓦莱里 :别再说了。

珍妮特 :是什么东西 ?

瓦莱里(把画递给珍妮特) :一幅画。

珍妮特 :里面有钱吗 ?

珍妮特(看着画片) :不会把自己挂出来

吧 ,会不会 ?

瓦莱里 :这礼物好。他知道我喜欢在墙

上挂点儿什么。

珍妮特 :你此刻连该死的墙也没有了。

如果你能找到钉子 ,你可以把它挂在这里。

有点儿傻 ,是吧 ? 为什么不给你一些实用的

东西呢 ?

瓦莱里接着给珍妮特染头发。

珍妮特 :说吧 ,发生什么事了 ?

瓦莱里 :什么时候 ?

珍妮特 :和他一起的时候。

瓦莱里 :我不知道。

珍妮特 :你还会回去吗 ?

瓦莱里 :这要紧吗 ?

珍妮特 :没什么。

瓦莱里 :怎么啦 ?

珍妮特 :我想你永远也放不下他 ,无论

你是想还是不想回去。你从 14 岁就认识他

了。除了有时候他在很短的时间里跟你过

不去外 ,其余时间都是一样的。他要么就是

粗暴地对待你 ,施以精神上的折磨 ……要么

就是用那番甜言蜜语让你感动。

瓦莱里 :你听到我们的谈话了 ?

珍妮特 :没有。我只是 ……受够了。

瓦莱里 :你怎么啦 ?

珍妮特 :噢 ,我也不知道。雷蒙德 ……

比利。我住在这里 ,睡在那个长靠背椅上 ,

就像一个该死的累赘女人 ,也没有别的地方

可住。我感觉他妈的只能呆在这儿 ,越来越

老 ……

瓦莱里 :你出去的太少。你可以再找个

伴。找个美男子 ,你们一起出去。不要老是

坐在这里 ,眼前总是四堵墙。

珍妮特 :谁还会他妈的看上我 ?

瓦莱里 :我也感觉老了。今天我 30 岁

了。我会问 ,我的生日幸福吗 ,瓦莱里 ?

珍妮特 :生日快乐 ,瓦莱里。

她笑了。

瓦莱里 :你的情绪不好 ,是因为他吗 ?

珍妮特 :不 ,我只是厌倦了。我们的运

气都他妈的很糟 ,我们俩都是这样。我有时

醒来 ,看着窗外 ,想 ……“去他的 ,又是一个

阴雨绵绵灰暗的天气。”我希望自己还能做

点儿什么。

瓦莱里 :做什么 ?

珍妮特 :我不知道。帮助穷人。

瓦莱里 :我们就是他妈的穷人。

珍妮特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吗 ? 去非洲

或者什么地方去帮助那里的贫困孩子。做

点儿好事。在那种炎热的气候下 ……勾勒

出一片色彩来。

瓦莱里 :非洲 ?

珍妮特 :是的 ,那些挨饿的孩子们。

瓦莱里 :别犯傻了 ,妈妈。那些做这些

事情的人 ……都是做关心他们生命的工作 ,

不是吗 ? 都是一些医生 ,护士啊。你不可能

只是背好行李就去了。那些在战争中的孩

子 ,你想帮助其中的一个吗 ?

珍妮特 :是的 ,但是那是一场战争 ,不是

吗 ? 战争会结束的。非洲永远都会存在下

去。我在很小的时候 ,他们就在挨饿。(沉

思) 有时候我希望自己在睡梦中死去 ,这样

我就不用醒来再去面对这个世界。

瓦莱里 :闭嘴。

珍妮特 :母亲也逼得我够呛。她总是这

样。我想我都无法在这里再过一个圣诞节。

她姐姐到时就过来 ,坐在那里只管点菜 ,就

像个废人似的。她最好是今年自己来做 ,因

为我不会一声不响的了。我会把这个工作

交给她。

瓦莱里 :她们很固执 ,不是吗 ? 那是因

为老了。你可以去保拉家。

珍妮特 :什么 ,和一屋子的小孩在一起 ?

瓦莱里 :你有没有从分房委员会听到什

么消息 ?

珍妮特 :我在名单上 ,是吗 ? 只是在电

脑里存着。就像那种值班表似的 ,不是吗 ?

如果真有房可分 ,他们也不会给我。他们会

把它给有小孩的什么人。他们不会把房分

给我。(伸手拿杂志) 我来读你的星象吧。

你是什么星座 ?

瓦莱里 :人马座 ①。

珍妮特 (读) “: 你最近几个月会出现情

感上不顺 ,经济上也有困难。但是 ,乌云散

去就是晴天 ,而在彩虹的尽头真会有闪闪发

光的一罐金子。你的艰辛付出总会有所回

报。”你同意这个说法吗 ?

瓦莱里 :不 ,我不同意。

珍妮特 :瓦莱里。(笑) 噢 ,亲爱的 ……

瓦莱里 :什么 ?

珍妮特(继续读) “: 为将来活着 ,并且保

持快乐心情。”

她们都笑了。

瓦莱里 :上面不是这样说的 , (读杂志)

还真他妈的是这样说的。

珍妮特 :噢 ,我的英明的上帝啊。你就

显示一下你可能会弄错到什么程度吧 ……

她伸手去拿香烟。过了一会儿 ―――

珍妮特 :你还爱他吗 ?

瓦莱里 :是的。

珍妮特 :妈妈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爱爸

爸。她都快要接纳他了。我想要不是因为

那个有病的女人 ,他真就又和我一起了。

瓦莱里 :你是说威利吗 ? 可怜的家伙。

珍妮特 :她从来就没爱过他。结婚对她

来说就是方便 ,为了有个伴。她就一个人住

在一间大房子里。当然不是说你 ,你和她是

不同的 ,不是吗 ? 爸爸从来就没有粗暴地对

待过她。要是发生什么争执 ,他总是去酒吧

或者去工作。而雷蒙德每隔 10 分钟就要纠

缠你一次。他还住在马克家里吗 ?

瓦莱里 :是的。

珍妮特 :真行 ,他们一定是喜欢雷蒙德

和他们呆在一起。他也结婚了 ,是不是 ,那

个马克 ? 想像一下他们两个大男人一起生

气回家的情形 ,可怜的女人就要遭殃。

珍妮特突然开始流泪。

瓦莱里 :怎么啦 ?

① 又称射手座。―――译者

珍妮特 :我好担心。我担心你 ……你知

道的。

瓦莱里 :别哭 ,妈妈。

珍妮特 :失去了那个孩子 ……可怜的小

东西。想到这儿就让我难受极了。比利让

我把心都操碎了 ,想想他就要被关进去了。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遭遇。我再也不想这样

了 ……这种该死的担心。噢 ,天哪 ……现在

化的妆也给毁了 ……我的眼睛也要肿了 ,呆

会儿我们还要出去呢。有纸巾吗 ? 不 ,没关

系 ,我可以用毛巾。

瓦莱里 :我会没事的。我不是小孩了。

擤擤鼻子 !

她把纸巾放在珍妮特的鼻子下面。

瓦莱里(打开纸巾) :想要看看吗 ?

珍妮特 :噢。

瓦莱里 :我会没事的。

珍妮特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看见你受

到伤害。

瓦莱里 :别这样了 ,今天是我生日。我

们笑笑 ,哦 ?

珍妮特 :好吧。把煤气灶打开 ,我们煮

点儿茶喝。

珍妮特 (笑) :这就是我们一直干的 ,不

是吗 ? 抽烟 ,喝该死的茶。什么样的生活

啊。

内景  酒吧  晚上

镜头调整 :

一个声音嘶哑的爵士乐手刚刚演唱完

他的歌。她介绍了三个人组成的乐队 ―――

他们不赖。

每个人都兴致勃勃。保拉的一个黄色

故事把瓦莱里给逗乐了。珍妮特和乐队一

起唱歌。米歇尔坐在她妈妈的怀里。她瞄

着堆积如山的礼物。

盖斯从舞台上返回来 ―――

盖斯 :是的 ,没问题。来吧 ,妈妈 ,给唱

首歌吧。

凯思 :不 ! 我不想。

珍妮特 :来吧 ,妈妈 !

盖斯 :噢 ,来吧 !

凯思 :不 ……

桌子旁边的人都开始吹口哨、鼓掌喝

彩。凯思推辞着 ,但是大家的热情终于让她

改变了主意。她向舞台走去。

保拉 :噢 ,要知道你还是想的 !

凯思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瓦莱里 :快 ,外婆。(大声喊叫) 唱那首

“爱我自己的那个男人”!

凯思接过麦克风 ,扫视一番。她像个专

业歌唱家那样练发声 ―――

凯思 :咿 ……吗 ,吗 ,吗 ,啊 ……(唱)“在

形形色色的人当中 ……”

瓦莱里的声音盖过了别人的声音 ―――

瓦莱里“: 爱我自己的那个男人”!

凯思走到钢琴伴奏那里。演奏者敲奏

了一个音。

凯思 :啦 ,啦 ,啦 ……

伴奏人员为她找到了适合的音高和调

式。

钢琴伴奏的人开始起音。凯思附合着 ,

然后她开始唱了 ,开始还有些不确定 ,后来

越唱越有自信了 ……

凯思 :“告诉我他很懒惰。告诉我他很

迟钝。告诉我他很疯狂 ,也许我知道。但是

我情不自禁地爱上了那个我的男人。”

镜头对准 ―――

珍妮特跟着一起唱。她抬头看着远处

的瓦莱里。

珍妮特 :生日快乐 ,亲爱的。

凯思继续唱。镜头紧紧盯着瓦莱里。

内景  雷蒙德和瓦莱里的寓所  白天

雷蒙德把米歇尔举起来放在自己膝盖

上。瓦莱里坐在他的对面。珍妮特 ,盖斯 ,

保拉和马克都围坐在一起喝茶。每个人都

在抽烟。

珍妮特 :他只在那里待了几天 ,那个家

伙就把他给陷害了。瓦莱里和地方官说了 ,

她让他不要让比利搬走 ,比利觉得呆在那儿

还不错。她告诉他这是可以的 ,因为丹尼放

出话来 ,说比利是个向警察告密的人。

雷蒙德 :你说那个陷害比利的人 ,和丹

尼毫无关系吗 ?

珍妮特 :不是。

雷蒙德 :那你现在讲的什么屁话 ,珍妮

特 ? 谁把他给害了 ?

瓦莱里 :听着 ,你还记得他被捕的时候

吗 ? 就是丹尼 ,不是吗 ? 我们家也不得安

宁 ? 他害得我们一大早从床上爬起来给他

们找药 ,对吧 ? 而比利给丹尼担待了一切 ,

他把不是自己做过的事情都算在自己头上。

他供认了很多事情。他们想陷害他 ,不是

吗 ? 丹尼是个夜间作案的小偷。比利不是

夜间行盗的人 ,他只是偶尔顺手拿走一些东

西 ,这是不同的。所以他就帮助了警察局的

人 ,是不是 ? 比利倒是很详细地说出了自己

干过的事情。我们做了这个 ,我们没有做那

个 ……就这样查证了很多的事情 ……他也

是为了澄清自己 ,同时也说明丹尼是怎样一

个人 ,对吧 ? 比利被派到外面放哨的时候 ,

丹尼正在旺兹沃思鬼混。所以他说 ,比利是

个告密的人 ,对吧 ? 所以 ,我们知道会发生

什么 ……我接到了那个电话 ,不是吗 ? 说他

们要把他的头剁了。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给

地方官打电话的原因。随着事情真相大白 ,

那个陷害比利的家伙 ,全都是因为丹尼干出

来的事情引发的。

大家听着都有些迷惑 ,珍妮特接过话题

开始往下讲 ―――

珍妮特 :比利认识这个判了 12 年半的

人 ,对吧 ? 我还不是完全清楚 ,这还得问比

利。我想他电话里是这样说的。他的这个

同伴的女友有一次突然来拜会 ,他们因为什

么事情吵了起来。她说了些什么事情 ,就像

“好了 ,你也不是惟一一个和我好过的人”,

或者不是这样说的 ,但是她把比利的名字给

供出来了。

雷蒙德 :有意思。

珍妮特 :他认识她好几年了 ,不是吗 ?

那个女孩叫丽萨。

雷蒙德和马克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

珍妮特 :这样一来 ,这个家伙就变的心

情忧郁 ,他认为比利和她有一腿。他也不担

心自己会失去什么了 ,不是吗 ? 他还要在监

狱服刑九年。他要是想杀人 ,受到的惩罚也

不过如此 ,是不是 ? 所以他就想在操场上把

比利干掉 ,这是因为那个女人的缘故 ,而不

是因为丹尼做过什么。这之间是没有什么

瓜葛的。全是别的一些事情牵扯进来 ! 所

以他想用刀来杀比利 ,一把自制的刀 ,对吧 ?

现在 ,我奇怪的是 ,他从哪里弄来的刀 ? 他

在监狱里怎么会搞到刀呢 ? 你们知道吗 ?

瓦莱里 :不 ,那只是夸大的说法 ,妈妈。

它只是用一些刀片缠绕在一个牙刷上做成

的。这就是为什么比利换了一个地方关押 ,

你们知道 ,他是和一群邪恶的人关在一起。

他想要受到保护而被隔离开来 ,不是吗 ?

大家知道比利关在一个疯狂的地方都

开始笑了。

瓦莱里 :他总是和一些强奸犯 ,或者类

似那样的人关在一起。你们知道我什么意

思吗 ? 可怜的家伙 ,他就得当心他的后面

了。

他们都放声大笑。

珍妮特 :无论如何 ,他是无辜的。他根

本就不该在那里。我的意思是 ,如果这个周

末还没有得到最后的答复 ,我们必须把它反

映到地方下院议员那里。我想他们必须让

他离开那个地方 ,因为类似的事情还会发

生。而下一次说不定那个家伙会割比利的

喉咙了。(对屋里的人) 他们是怎么得到刀

片的呢 ?

雷蒙德 :他们还把毒品带进去呢 ,不是

吗 ? 你们知道吗 ? 我说 ,他们在监狱里可以

得到什么 ,你们会无比惊讶的。我的意思是

说 ,每次我吸食了毒品之后总是会虐待我的

女人 ,不是吗 ? 他们有人会把东西放在口

里 ,舌头下面 ,然后他们跟监狱里的人接吻 ,

而且是那种长时间的深吻。然后再把东西

传给另外的人口里 ,有的人会把它吞进去 ,

第二天再拉出来。你在那里什么外面的东

西都可以搞到 ,毒品 ……还有更多的。

保拉 :要是把有锋刃的刀片也这样拉出

来 ,那难度可就大了 ,不是吗 ?

雷蒙德 :外面有的东西你在里面都可以

弄到。我是说 ,总有专门做这样事情的人。

你知道吗 ? 你不是说他已经戒毒了 ,不是

吗 ? 是你说的。

珍妮特 :是的 ,是的。他在电话里听起

来不错 ,不是吗 ? 可怜的小家伙。无论如

何 ,我们这个周末之前 ,在他们正式处理之

前 ,得过去一趟。(朝楼上喊) 妈妈 ,快点儿 ,

我们要迟到了 ! 去监狱是他妈的最糟糕的

事情 ,不是吗 ? 我厌烦极了。每次经过那

里 ,我的胃都会翻腾。那简直是个魔窟。想

过被关在那里的情形吗 ? 带上维多利亚勋

章了吗 ?

瓦莱里 :是的 ,在我的包里。

珍妮特 :要是没有这个 ,我们就是跑了

那么远的路去了那里 ,也是白搭 ,进不去。

(望向客厅休息室) 看上去好多了 ,屋子收拾

的很好 ,雷蒙德。

雷蒙德 :是的 ,谢谢。

凯思出现了。

凯思 :好了。我准备好了。

珍妮特 :你带上你的身份证了吗 ,妈妈 ?

凯思 :带了 ,在我的包里。还有我的护

照。

珍妮特 : 那我们就出发吧。煤气关了

吗 ?

瓦莱里 :关好了。(检查) 关了 ,关了。

他们准备往外走。

珍妮特 :你带上钥匙了吗 ?

瓦莱里 :在我的包里。

她关上了电灯。

瓦莱里 :你没事吧 ?

珍妮特 :我希望我不会哭。

瓦莱里 :什么时候 ?

珍妮特 :当我见着他的时候。

瓦莱里在身后把门关好。镜头开始转

暗。黑幕。

(完)


上一篇:英国电影《空谈无效》电影剧本赏析中集 下一篇:托尔斯泰传纪《最后一站》电影剧本原稿一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