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斯泰传纪《最后一站》电影剧本原稿二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7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瓦连金打了一个喷嚏。

托尔斯泰:上帝保佑……我总也忘

不了跟她在一起的时光,我们的体位,她

身上的味道……

瓦连金:您不该这样折磨自己。那已

经是多年以前的事了。

托尔斯泰哈哈大笑起来。

托尔斯泰:折磨?你还是个童男子

是吧?

瓦连金:我努力要做……您知道,要

做……

托尔斯泰:要做什么,要做一个好的

托尔斯泰信徒?

托尔斯泰微微一笑。

托尔斯泰:你看,连我自己也不是一

个很好的托尔斯泰信徒。你在征求我对

任何事情的意见的时候,可要多多思量

一下哟……折磨……(他又大笑起来)。

瓦连金:您没事吧?

托尔斯泰:她的名字叫卡丽亚……

她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老太婆,头发白了,

身体衰老得像我一样。她大概早已不记

得我的名字,我想。甚至她也许已经不在

人世。(稍顿)你认为这有什么意义吗?

瓦连金:您是指什么?

托尔斯泰:我是说这样一段小小的

艳遇。其中有什么意义吗?

瓦连金: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我想

您会说……我是说,我读到过您说的,肉

体并不是实在的东西。那全是一种幻觉。

托尔斯泰:我说过许多的事情。你怎

么说呢?你怎么认为呢?

瓦连金:我……我不知道。

列夫・尼古拉耶维奇微微一笑。

托尔斯泰:我也不知道,说真的。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托尔斯泰:闻这味道……

瓦连金:是丁香?

他抬眼观看。这时他听到从画面外

传来萨莎的喊声:“爸爸,爸爸。”

托尔斯泰:一点儿不错,就是丁香,

每逢日落时,这种香味就更强烈。

他拉起瓦连金的手紧紧捏了一下。

萨莎:爸爸!

托尔斯泰:我有过很快乐的时光,我

的孩子。(向萨莎高声喊道)我们在这里。

他循声向萨莎走去,这时萨莎出现

在林间的一片空地上,手里拿着刚刚收

到的电报。

萨莎:他自由了。他自由了……他很

快就会回来了。

猛然切换到

35.外景 铁路 田野 白天

一列火车呼啸着从镜头前掠过,把

周围的一切震得抖动。

36.删除

37.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庭院

白天

切尔特科夫从马车上下来。我们突

然看到托尔斯泰就在这里。两人拥抱。瓦

连金在一旁注视着他们。

托尔斯泰:我最亲爱的朋友。

托尔斯泰两颊上老泪纵横。两人再

次拥抱。

索菲亚(在画面外):他会再次设法

说服你爸爸修改遗嘱。

38.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门厅

/ 楼梯 白天

索菲亚和安德烈一起站在窗前,冷

眼注视着外面两人热烈重聚的情景。

索菲亚:把版权当做“献给人类的

礼物”……这条毒蛇!

安德烈:爸爸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没

有能力抗拒这些强盗,保护自己的权益。

(稍顿)我的牙疼得要命。

索菲亚:你是个好孩子,亲爱的。根

本不理会那些假正经、假慈悲。要是我所

有的孩子都能像你这样那就好了。

安德烈把一个手指伸进嘴里按压

那个不停作痛的臼齿,说话时就像咬着

舌头。

安德烈:维护家庭是一个正派人的

责任。

镜头从索菲亚的视角显示托尔斯泰

和切尔特科夫手挽着手,热烈交谈着向

画面外走去。

索菲亚:切尔特科夫所希望的那些

高尚行为,其实是算计好了要来把我毁

掉的。

安德烈:要把咱们全家都毁掉。

索菲亚:世上再没有比破了产的贵

族更悲惨的了。

她走出房间……

39.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庭院

白天

她走到门前车道上迎接切尔特科

夫。他连忙走到她跟前,向她伸出手,脸

上做出一个殷勤的微笑。

索菲亚:弗拉基米尔・格利高里耶维

奇,多么让人意想不到啊。

切尔特科夫:索菲亚・安德烈耶夫

娜,真高兴见到您。

瓦连金看到,她也以一个微笑回报

他的微笑。

索菲亚:能让您高兴,我也会很高

兴……真的。

40.删除

41.外景 去捷利亚金基的大路 白天

瓦连金与切尔特科夫一起坐在轻便

马车上。一阵尴尬的沉默。

切尔特科夫:我非常高兴能有机会

和你单独在一起,瓦连金。你的事情进展

如何?

瓦连金(稍显紧张):我觉得我的工

作能让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感到满意。

切尔特科夫:是的,他看起来是满意

的,这很好。不过,这段时间你送给我的

报告……这方面好像有些误会……

瓦连金:您是指什么?

切尔特科夫:你给我的报告老是没

完没了地谈论托尔斯泰的写作。这当然

很有意思,可是却不太有用。我需要了解

的是索菲亚・安德烈耶夫娜那方面的情

况。这段时间你大概已经看到,她正在想

尽一切办法破坏她丈夫的良好意图。

瓦连金:我还没有很明显地看出这

一点。

切尔特科夫:因为她很狡猾。你还太

天真,所以容易被她迷惑。

切尔特科夫用力地盯着他看了一阵。

切尔特科夫:你认为我们的工作有

价值吗?

瓦连金:当然。

切尔特科夫:你赞同我们的理想吗?

瓦连金:我正是为了这个才到这里

来的。

切尔特科夫:好,当然是这样。(稍

顿)你是不是觉得伯爵夫人猜疑到什么?

瓦连金:嗯,我觉得伯爵夫人生性就

是多疑的。

切尔特科夫:何以见得?

瓦连金:我觉得她不大喜欢您。

切尔特科夫:她说过什么?

瓦连金:我只是从她的语气里感

觉到。

切尔特科夫:我们的愿望

只是把托尔斯泰的作品传播到

尽可能广泛的公众中去。她恰

恰不能理解我们究竟要做什

么。我们的目的无非是实实在

在地增进世人的幸福。

他抓起瓦连金的手。

切尔特科夫:如果我不能

了解老人家身边随时发生的情

况,那我就很难对他有所帮助。

她为了把持住版权所采取的任

何行动我都必须知道。我们的

运动的生路就取决于此。你要记住,谁是

你的朋友,你到这里来是要做什么的。

切尔特科夫转过脸去观看田野景

物。瓦连金直视前方,他的鼻子微微抽动

了一下。

42―46.删除

47. 内景 捷利亚金基 瓦连金的房

间 夜晚

瓦连金坐在床上写他的日记。他闭

上眼睛,开始有些睡意。这时门外传来一

阵响动。

瓦连金:喂……是谁?

过了一会儿,门吱地一声被推开。

瓦连金:玛莎?

正是玛莎。她把两根手指放在嘴唇

上示意不要声张,手里擎着一支蜡烛向

他走过来。烛光映出她的短发和她美丽

动人的眼睛。

瓦连金:玛莎。

她什么话也不说,麻利地爬上床,

把两膝骑跨在他身体两侧,探身向前亲

吻他。

瓦连金:玛莎。

玛莎:嘘……

她把身体向他贴近,他们的脸触到

一起。她没有吻他,但他感觉到她的气

息。她挺直身体说。

玛莎:拿开本子。

瓦连金:什么?

玛莎:拿开你的本子。

果然,直到这时瓦连金还在胸前抱

着他的日记本。他把日记本放在一旁。这

时玛莎撩起她的睡衣翻到头上脱掉,露

出她娇小的乳房和平滑的肚皮。她把手

伸进被单下面,用手指攥住他。他舒服得

浑身缩紧。

玛莎:这样好吗?

他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他咬住

嘴唇,任由她让他进入她的体内并开始用

力抽动。那种快感非常强烈,以至他很快

① 对玛莎的正式称呼。――译者

便坚持不住了。她趴在他身上笑起来。

瓦连金:怎么……怎么啦?

玛莎:你真的是个童男子。

瓦连金有些不知所措。

玛莎:我只是开玩笑。其实很好。非

常好。(稍顿)抱紧我。

他抱紧她,恨不能永远和她抱在

一起。

48.外景 捷利亚金基 村落 早晨

村里将要举行某种活动。草地上摆

开许多椅子,前面拉起一幅会标,摆好一

张长桌。准备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49. 内景 捷利亚金基 瓦连金的房

间 早晨

光线射进瓦连金的房间。他躺在床

上,臂弯里搂着赤裸的玛莎。

瓦连金:醒醒,醒醒。

玛莎:我醒着呢。

瓦连金:我想问你……再告诉我一次。

玛莎:真的很好。

两人咯咯地笑了。

瓦连金:你怎么会来到这样的地

方呢?

玛莎:你指什么说?

瓦连金:你一点儿都不符合这里的

规矩呀。

玛莎微微一笑。

玛莎:你是说,一个不遵守这里的

规矩的人干吗要到这里来?……其实,

跟这里的规矩没关系。也不是因为托尔

斯泰……

一阵敲门声使两人猛地一惊。

谢尔盖延科(在画面外):瓦连金・

费奥多罗维奇!

瓦连金立刻慌乱起来。

瓦连金:怎么办?

49A.内景 捷利亚金基 走廊 白天

谢尔盖延科站在瓦连金卧室门外。

谢尔盖延科:开开门。

瓦连金(在画面外):我今天有点儿

不舒服。

谢尔盖延科:噢,是吗……列夫・尼

古拉耶维奇来了,他要你去。

49B.内景 捷利亚金基 瓦连金的房

间 白天

瓦连金脸色变得煞白。

瓦连金:跟他说……我马上下去。

谢尔盖延科(在画面外):好吧……

你也跟玛丽亚・费利波夫娜①说,我们的

厨房也可以另外请人来做。

两人面面相觑。

瓦连金:如果我见到她,我会……

谢尔盖延科(在画面外):如果你见

到她……好的。如果你打算像兔子一样

行事,那你就该住到林子里去。

瓦连金猛地跳起来。

瓦连金:先让我出去再说……容我

五分钟。

玛莎张大眼睛看着他。

50.外景 捷利亚金基 村落 白天

这是托尔斯泰信徒举办的一次赠送

托尔斯泰照片的活动。一队孤儿前来向

托尔斯泰致敬。托尔斯泰坐在一张椅子

上,旁边是切尔特科夫,后面是一条大横

幅,上面写着:“托尔斯泰是百姓的朋

友”。在他们身后,信徒们正在一张宽大

的台子上摆放丰盛的素食筵席。好几个

摄影记者和一名电影摄影师各自寻找有

利位置拍摄这一热烈场面。

每个孩子手持一支花献给托尔斯泰。

随后,切尔特科夫便赠给每个孩子一幅托

尔斯泰伯爵向穷人发放赈济金的照片。

瓦连金脸色通红,慌乱窘迫地赶来,

停在杜善身旁。杜善正含着热泪把这一

动人的场面记录在他的日记本里。

杜善:你看人们多么热爱他,就像是

怜悯儿童的耶稣……那么……

托尔斯泰亲切地接待一个小男孩,

用他的手指抚摸男孩的光头。一个小女

孩走到他跟前,照了一张相。他探身要去

亲吻这个女孩的前额,但她慌忙跑开了。

托尔斯泰:人老了让小孩看着很可

怕,是吧。

他看到了瓦连金,露出高兴的笑容。

托尔斯泰:我亲爱的孩子,过来亲亲我。

瓦连金脸色通红地走到他面前。托

尔斯泰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托尔斯泰:噢,这又是谁呀?玛丽亚・

费利波夫娜。

玛莎走过来站在他身旁。她瞥了一

下瓦连金,但瓦连金没敢抬头看她。

托尔斯泰:你们看起来都很好。捷利

亚金基的生活显然对你们很适合。

瓦连金狠狠地打了个喷嚏,赶紧向

旁闪身。

托尔斯泰:上帝保佑,孩子。你干吗

那么拘束?坐下,坐下。

瓦连金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

托尔斯泰:亲爱的玛莎,瓦连金对我

说,你是捷利亚金基最了不起的人。他还

说你是一个非常有才干的老师。

谢尔盖延科扬起一只眉毛:“真

的。”瓦连金难堪到了极点。

玛莎:您能和我们在一起,我们非常

高兴。

托尔斯泰发现瓦连金脸上叮着一只

蚊子。他用粗壮的手指一下抓住那只蚊

子把它捏死。切尔特科夫大惊失色地看

着这一切,禁不住出声地嘀咕。

切尔特科夫:您这是干吗哪?

托尔斯泰:你说什么?

他向摄影记者们那边摆了摆头。

切尔特科夫:您杀了一条生命。

这时从他身后传来一阵响亮的笑

声。原来是玛莎听到这一番对话,忍不住

哈哈大笑起来。

切尔特科夫:你有话要说吗?

玛莎:实在荒唐。有什么可说。

切尔特科夫惊骇不已。瓦连金注视

着玛莎。

瓦连金:你说什么哪?

玛莎:我很抱歉,不过――那只是一

个蚊子。

托尔斯泰:你应该谅解他。他禁不

住要这样。他是比我更虔诚的托尔斯泰

信徒。

她忍不住又笑了出来。瓦连金看见

切尔特科夫脸色显出不悦。

切尔特科夫:我们想要表达的可不

是那个意思。

这时萨莎突然跑来,手里拿着一份

电报。

萨莎:是妈妈发来的。“心情恶劣,句

号,难以入睡,句号,脉搏一百,句号,望归。”

51. 内景 捷利亚金基 切尔特科夫

的书房 白天

房间里有:切尔特科夫、托尔斯泰、

瓦连金和萨莎。

萨莎:爸爸,你千万别对她让步。这

样下去没完没了……我敢对上帝发誓,

你刚一想要做点儿顺心的事,她就凭着

本能知道了。

有人敲门。瓦连金过去开门。杜善又

送来一份电报。托尔斯泰挥手示意让他

读出来。

杜善:是索菲亚・安德烈耶夫娜发来

的。“求你,句号,病痛难忍,句号,速归。”

萨莎:不知道是谁教会她摆弄那个

倒霉的电报机的?

瓦连金要打喷嚏,他咳了一下用力

忍住,但又要打,又忍住,终于打出来。不

打自招了。

切尔特科夫:或许萨莎说得不错。牵

就下去恐怕不是好办法。

萨莎:这是个花招。她会把您拖垮。

您会越陷越深。

托尔斯泰把在场的人逐一打量了一

番,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

萨莎:那就让我陪您一块回去。

托尔斯泰:不,孩子,我自己去。

52.删除

53.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索菲

亚的卧室 夜晚

索菲亚躺在床上的近景。她出神地

看着烛光。后景上,托尔斯泰走进小品剧本卧室

房门。

托尔斯泰:索菲亚。

她唇边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原来

的愁容一扫而光,她看起来比她实际年

龄年轻了足有 20 岁。

托尔斯泰:索菲亚,你不舒服吗?

她翻身转向他,让他看见被单下的

她全然是赤裸的。完全不是卧病的样子。

索菲亚:我很好……因为你终于回

来了。

托尔斯泰:这可不好,你知道,你把

所有人都吓坏了。

索菲亚:我真能那样?我才不信哪。

除了你。我是你的小鸟。我一出声,你立

刻就知道了。

托尔斯泰:这就是所谓的爱的呼

唤吗?

索菲亚:反正它叫你回到了我身边。

她向他伸出手。

索菲亚:别站在暗处……让我看

见你。

他向她走近了一步,但又停住。

托尔斯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你要这样做。我们住在乡下,可你偏要把

这儿弄成吵吵闹闹的剧场。我们稍稍消

停一下有什么不好?

索菲亚哈哈一笑。

索菲亚:你看着我。这就是我的本

色。这就是你娶了的女人。我们变老了,

或许我们真的老了,可我依旧是你的小

雏鸡。(稍顿)而你依然是我的大公鸡。

她向他露出笑容。

索菲亚:现在我就让你给我喔喔叫。

一个哑场,然后是他发自内心的哈

哈大笑。他扭动着脖子,仰起头,真的像

大公鸡那样喔喔叫起来。

他快步跑到她跟前,拥抱她,亲吻

她。她则变成倚偎在他怀抱里的一个娇

滴滴的小姑娘。然后他放开她,像大公鸡

那样昂首阔步地在房间转来转去。

索菲亚:现在我要叫你高声啼叫。

他重又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的

脖颈。

索菲亚:你爱我吗?

托尔斯泰:我爱你。

索菲亚:我要你爱我。

他停止亲吻,直视着她

的眼睛。然后他又高声地喔

喔叫了一声,两人随即大笑

着抱在一起。

53A. 外景 亚斯纳亚波

利亚纳 庭院 夜晚

他们的笑声回响在黑

暗中的老屋上空。

54.外景 捷利亚金基 门廊 夜晚

瓦连金独自一人坐在门廊上写他的

日记。下面有一些托尔斯泰信徒围在篝

火边演奏音乐,几名信徒在一旁倾听。忽

然从黑暗中传来一个人声。

玛莎:这也是我不该做的。

瓦连金从玛莎吸着的纸烟的闪光看

到她呆的位置。

瓦连金:玛莎,在捷利亚金基是不能

吸烟的。

玛莎:你不会管我。

瓦连金:当着别人的面就不能不管。

玛莎:可在你的床上就不妨事……

就是只有你和我面对上帝的时候。

瓦连金:我想我也许没有想到上帝。

玛莎从阴影里走出来,但还保持一

段距离。

玛莎:那么说,是我让你忘记了上帝?

瓦连金:不……

玛莎:是的,只是忘记了一会儿。你

忘记了你们的规矩,而是想起了爱情。

瓦连金:照你说的,这太简单了。

玛莎:这本来就很简单。我们做的是

世上的男人和女人过去、现在、将来一直

在做的事。有什么比这更简单?我们互相

接触――紧紧呆在一起。有一种东西在

我们之间通过。一种实实在在的东西。这

违反了什么?什么也不违反。可是你却害

怕。你满脑子的想法。你怕什么呢?

瓦连金:我怕我伤害了你,不是吗?

玛莎:不。我是有些难过,但那不是

为我。只是为你。

她走进房子里去。瓦连金注视着她。

55.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索菲

亚的卧室 早晨

伯爵夫人醒来,发现托尔斯泰已经

不在她的床上。

56. 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后露

台 白天

她穿过餐厅来到后露台,看见托尔

斯泰围着一个毛毯坐在那里写日记,面

前放着一杯茶。

索菲亚:早安,亲爱的。让我陪你在

一起好吗?

他头也不抬地:

托尔斯泰:当然,我亲爱的。

他仍在写。她盯着他看了很长一阵,

然后打开她的日记本,也开始写起来。

索菲亚:这简直荒唐,亲爱的。人人

都在嘲笑你。

他抬眼看着。

托尔斯泰:你说什么哪?

她继续写着。

索菲亚:连那些庄稼汉也在笑你。我

听见他们在谷仓里议论你。

托尔斯泰:议论什么?

索菲亚望着他,故意拿捏着。

托尔斯泰:笑我什么?

索菲亚:我可不愿意破坏昨晚的好

心情。

她呷了一口茶,然后又继续写她的

日记。一阵沉默。他也继续写他的。过了

一会儿……

索菲亚:人家笑你,说你老糊涂了,

竟然被一个其貌不扬的、已经不年轻的

马屁精给控制住。你对切尔特科夫的宠

信已经成为人们的笑柄。

托尔斯泰:我非常器重弗拉基米尔・

格利高里耶维奇,有人要觉得可笑,就让

他们笑去好了。

索菲亚:那不是可笑,亲爱的。那是

有病,不正常。你对他言听计从。

托尔斯泰: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

索菲亚:你们没有任何共同之处。你

是个天才。而他是个只会谄媚的、内心邪

恶的家伙。

托尔斯泰:就因为他能够理解我所

要做的事情?就因为他极力帮助我实现

这些事情?

索菲亚:他是在利用你。只是你似乎

恰恰看不到这一点。

托尔斯泰:这纯粹是胡说。

索菲亚:那个大胆放肆的、脑满肠肥

的混账家伙。你还拿他……

他猛地转身面对她,脸色气得通红。

托尔斯泰:你总是要搅和我的事情。

你不要管我……看在上帝的分上。你简

直就像个宠坏了的孩子。

他站起来,往地上啐了一口,走进房

子里去。索菲亚也跟着进去。

57.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饭厅

时间接前

索菲亚追上他。

索菲亚:你爱我吗?廖沃奇卡?

托尔斯泰:我当然爱你。

索菲亚:那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托尔斯泰:你凭什么这样说呢?

索菲亚:就凭那份遗嘱!

57A.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门厅

/ 楼梯/ 楼梯平台 白天

托尔斯泰吃了一惊,没有说话。

索菲亚:那份新遗嘱。

托尔斯泰:没有新遗嘱。

她无言地注视着他。

托尔斯泰:没有什么新遗嘱。

索菲亚:切尔特科夫不是让你写

了吗?

托尔斯泰:没有新遗嘱。

他走上楼梯。索菲亚紧跟。

索菲亚:他又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

个。你们,你和你的这位密友,讨论了这

件事。你准备要改写。你一点儿都不念及

真正爱你的人。你宁肯受那些骗子的迷

惑,宁肯上那些马屁精的当,还把这都说

成是出于爱心……你连你亲生的孩子都

不肯爱,你连我都不肯爱。你跟我说,这

份东西在哪儿?

托尔斯泰:根本没有什么新遗嘱。

58.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藏书

室 时间接前

他向写字台旁走去,尽量不去理会她。

索菲亚:那你答应我以后也不会有。

片刻迟疑之后,

托尔斯泰:我已经把实情告诉你了。

现在你容我坐下来工作,好吗?

他走向写字台。

59.删除

60.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藏书

室 时间接前 白天

托尔斯泰停下手中的工作抬眼望

去。索菲亚站在房门口。

索菲亚:明天,我就到火车站去卧

轨。托尔斯泰的妻子成了真的安娜・卡

列尼娜!看那些报纸该多么兴高采烈吧!

托尔斯泰起身走开,我们听到:

托尔斯泰(在画面外):这简直让人

无法忍受。你要的不是一个丈夫。你想要

的是一个服服帖帖的应声虫。

他如此强烈的反应令索菲亚目瞪口

呆。她走出房间。

61.外景 通往捷利亚金基的道路

白天

四个农夫拉着一辆水车在崎岖不平

的村路上行进。镜头摇开,转向一辆轻便

马车,索菲亚身穿一袭华贵的白色长裙

端坐车上。

62. 内景 捷利亚金基 切尔特科夫

的书房 白天

切尔特科夫和谢尔盖延科从内室的

窗缝窥视接待室里的情景。

镜头从他们的视角展示,伯爵夫人

坐在一个长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杯茶。

瓦连金从接待室走进内室。

瓦连金:她是来向你们询问新遗嘱

的事。

切尔特科夫神情紧张,用手捏着

胡子。

切尔特科夫:她怎么会知道有这么

一份遗嘱呢?

瓦连金:她说列夫・尼古拉耶维奇对

她说,她可以亲自查看草稿。

切尔特科夫:老人家显然没把这个

事想清楚。我们现在只能容忍她这小小

的干预。

瓦连金:我看这可不是小小的事情。

切尔特科夫:你的意思是?

瓦连金:老人家是她的命根子。在

她心目中,那些作品是他们的……共有

财产。

切尔特科夫:你这是替她说话吗?你

已经被她的气势唬住了。我原来就担心

这点的。

瓦连金:我说的只是他们的过去罢

了――仅此而已。

切尔特科夫:我们总得见她。只当什

么都没发生过。

瓦连金: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63.内景 捷利亚金基 接待室 白天

三人一同走进接待室。

切尔特科夫:索菲亚・安德烈耶夫

娜,您终于大驾光临,我们深感荣幸。

瓦连金看着她与切尔特科夫之间虚

情假意的应对。

索菲亚:受到您的欢迎,我也深感

荣幸。

她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

切尔特科夫:您想说什么?

索菲亚:您的一边胡子……

他的胡子有一边果然是向下垂的。

切尔特科夫(点点头):护须蜡没有

弄好。

索菲亚转入正题。

索菲亚:请允许我开门见山地跟您

把话说清。弗拉基米尔・格利高里耶维

奇,我不想与您为敌。我很高兴我的丈夫

能够有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只有一

个合情合理的要求,就是能让我评估一

下新修改的遗嘱。如果您能同意我的要

求,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友善地解决问题。

切尔特科夫:您太客气了,索菲亚・

安德烈耶夫娜。不过,没得到您丈夫的具

体指示,我是没法满足您的要求的。

索菲亚(转向瓦连金):列夫・尼古

拉耶维奇同意了的,不是吗,瓦连……

切尔特科夫:您让谁做证明也不行。

不过,只要我一见到列夫・尼古拉耶维

奇,我一定向他提出这个问题。

索菲亚脸色阴沉。

索菲亚:那好吧。

切尔特科夫:我也希望同您友善相

处,索菲亚。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是世上

最珍贵的瑰宝,对我们两个人来说都是

这样。我们应当尽量在我们之间处理好

一切。不要让他操心。让他安心写作。

索菲亚:是的。(稍顿)瓦连金・费奥

多罗维奇,你跟我一起回那边去吗?

瓦连金看看她,又看看他,设法表现

得不偏不倚。

瓦连金:我陪伯爵夫人回那边去,然

后回来吃晚饭。

谢尔盖延科打趣地说。

谢尔盖延科:这一下玛莎可高兴了。

瓦连金抽了抽鼻子,低头看着地面。

索菲亚(在画面外):你一直有事瞒

着我哪?值得高兴。

64.外景 捷利亚金基村外的道路

白天

他们乘轻便马车在返回亚斯纳亚波

利亚纳的途中。瓦连金默不作声。

索菲亚:我觉得我们已经成为很亲

密的朋友了。你应该把什么事都告诉我,

亲爱的孩子。我喜欢听爱情故事。

瓦连金:说真的,没有什么事。

索菲亚:一个年轻姑娘走进你的生

活,这不算回事?

瓦连金:玛莎只是一个朋友。

索菲亚:心爱的朋友?

瓦连金:很好的朋友。

索菲亚:这听起来够严肃的。

瓦连金把目光移开。

索菲亚:我可没想招你不高兴。

瓦连金:我没有不高兴。

索菲亚:你忽略了一点:我是非常善

于解读面相的。我可以从你的脸上看出

你的每一个想法。一切都清楚地写在脸

上。(稍顿)你爱她吗?

瓦连金抬眼看着索菲亚,眼睛里噙

着泪水。

瓦连金:也许是的。

索菲亚:有些事情他们根本不能理

解,这些所谓的托尔斯泰信徒们。我丈夫

的作品,他们连一个字也没有弄懂。(稍

顿)他们有人能理解什么是爱情吗?

65.外景 捷利亚金基 村落 白天

玛莎担着两只水桶,来到一处溪流

边,提起两满桶水。这工作很吃力。她稍稍

停歇片刻,躬下身掬起清凉的溪水洗脸。

另一角度:树丛中有一个人在窥视

着她。

玛莎打湿一块手帕,围在脖颈上。这

时突然有一个人从背后抱住她。她惊叫

一声,挣脱开去。她转身一看,原来是瓦

连金,涨红着脸,激动地向她走近,竟把

一只水桶撞翻。

瓦连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

可没想吓唬你……你没事吧。

玛莎:没事……没事……你怎么回

来了?

瓦连金:我刚一脱身,立刻就跑了回

来。今天非常古怪。列夫・尼古拉耶维

奇……我一向喜欢听他讲话,没有比这

更吸引我的……

他一面说着一面向她走近。

瓦连金:可是今天,我一点也集中不

起精神。

他这时已经走到她的面前。

瓦连金:我心里想的只有你。

玛莎摇着头向后退开。她拿起扁担,

准备把打翻了的水桶重新提满水。他拦

住她,把她扭过来对着自己。

瓦连金:出了什么事?

玛莎:我想是我搅乱了你,搅乱了咱

们两个。

瓦连金:不是,不是。不是你搅乱了

我……是我愚蠢。我很害怕,可是现在我

不怕了。

瓦连金极力要打破这种难堪的局

面,他想要亲吻她。但她躲闪着挣脱开。

瓦连金:我爱你,玛莎!

玛莎:你来帮我一下。

瓦连金一声不响地帮她把装满水的

水桶担好。玛莎也默默地开始向房屋走

去。瓦连金不知如何是好。他想他就要失

去她了,不禁高声喊叫:

瓦连金:玛莎……

她转过头来。

瓦连金:在那天晚上以前……我已

经在我的想象中做过多次那件事情。

他的话引起了玛莎的注意,但同时

也被一些在院子里干活的信徒们听到,

他们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把眼光投向

这边。

玛莎:噢……

瓦连金:我一直想着你。在我的想象

中我已经做过多次。我要说的是……那

绝对不像跟你那么好。

玛莎禁不住大笑起来。

玛莎:那么好,我就等着你啦。

瓦连金朝她追赶上来。这时他看到,谢

尔盖延科站在未建好的鸡舍旁注视着他们。

66.删除

67.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索菲

亚的卧室 早晨

索菲亚醒来,一副心情轻松的样子。

忽然她耸起鼻子用力嗅了两下,抓起睡

袍披上,打开房门。她看见仆人伊万站在

厅堂里。

索菲亚:伊万,是谁用这么难闻的

香水?

伊万比划了一个梳理胡子的手势。她

向前走了几步,刚赶上看到托尔斯泰、切

尔特科夫、瓦连金和萨莎走进藏书室,她

连忙退回到她的房间,以免被他们看到。

68.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前厅

白天

索菲亚悄悄走近藏书室房门旁,注

意倾听。可惜只能听到片言只语。“妈妈

不会发现,” 切尔特科夫向萨莎发出嘘

声,放低声音的密谈。镜头推进成索菲亚

疑虑重重的脸部特写。

69.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藏书

室 白天

切尔特科夫、萨莎、杜善、瓦连金和

托尔斯泰围坐在他的写字台旁。托尔斯

泰两手抱头看着地面。

切尔特科夫:我很不情愿,但是不能

不说,伯爵夫人变得越来越可怕了。

托尔斯泰:不是可怕……她只是关

注全家人的利益。

切尔特科夫(对托尔斯泰):可我们

关注的是人类的利益。(对布尔加科夫)

把这个记下。

瓦连金在日记本里记下全部谈话。

托尔斯泰:你提的这个要求太严重

了。我不能那样做。

70.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索菲

亚的卧室 白天

索菲亚仍然穿着睡袍,从卧室的窗

户爬出去,站到窄窄的墙沿上。

70A.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庭院

白天

索菲亚站在离地面很高的墙沿上,

慢慢向藏书室的阳台移动。

71.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藏书

室 白天

切尔特科夫:您处在绝对有理的地

位。她已经控制了您的全部版权收入。

萨莎:您就听他的吧,爸爸。他完全

是为咱们的利益着想的。

托尔斯泰望了望瓦连金,瓦连金低

头望着地板。

切尔特科夫:我们所涉及的只是您

的言论、思想的权利。而伯爵夫人,尽管

我们非常敬重她,她确实是过分看重借

您的作品谋利。

72. 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二层

阳台 白天

索菲亚沿着墙沿向阳台爬去,就像

是在做一件完全合理合法的事情。她发

现楼前草地上有两个人好奇地望着她。

她向他们发出嘘声,赶他们走开。

73.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藏书

室 白天

瓦连金转过头去。也许他听到了什

么动静?

托尔斯泰:她是我的妻子。她是我

的一部分。我们在一起到如今已经许多

年……

切尔特科夫极力解释着:

切尔特科夫:可您不仅仅是一个丈

夫和父亲。她应该理解这一点。百姓的

最高利益和您本身的利益是完全一致

的。您是属于全体百姓的。

瓦连金抬起眼睛,吃惊地看到索菲

亚正从窗外向室内窥视。她立刻闪开不

见了。

74. 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二层

阳台 白天

索菲亚靠近落地窗旁,已经完全能

听清室内的谈话了。

托尔斯泰(在画面外):可她不是。

她绝对无法理解。

索菲亚的角度:一群好奇的看客聚

集在楼前的草地上。有一个人支起了照

相机。她挥手驱赶他们,然后又转身靠近

窗子。

75- 76.删除

77.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藏书

室 白天

切尔特科夫进一步提出他的想法。

切尔特科夫:她情绪很不稳定……

我怀疑她是不是有病。

杜善:可悲的是,那不只是可能。

萨莎:我明白您很难下这个决心,爸

爸。可是我们必须面对现实。

镜头摇向落地窗,我们看到索菲

亚听着这些大逆不道的议论,气得咬

牙切齿。

切尔特科夫(在画面外):难道您

真的认为她适合于掌握遗嘱的最终处

置吗?

镜头摇回到参加秘密谈话的众人。

没等托尔斯泰对切尔特科夫的话做出反

应,索菲亚已经冲进房间。她因为太急,

迈步时踩住了长睡袍的下摆,结果整个

人扑倒在地板上。众人愣愣地注视着她。

索菲亚:你们好大胆哪!

萨莎:您这是干吗?

索菲亚:你们这是串通了算计我。而

且就在我自己的家里。我为你生了 13 个

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背信弃义?

(稍顿)谁来把我扶起来呀。

没人过来扶他。托尔斯泰颓然倒在

椅子里。

索菲亚:把你挣来的一切都给了他,

都给了这个受你宠爱的小朋友吧。“怎

么样,我最亲最爱的弗拉基米尔・格利高

里耶维奇?我把我老婆的心放在托盘上

啦,还有她的肾脏,再撒点盐?所有一切,

我亲爱的切尔特科夫,完全随你的意。这

些瓷器?这些产业?我全部作品的无限期

版权?全都给你,我的宝贝儿。”

她把眼光落在杜善身上。不幸的是,

他的任务正是要把这一切记在日记本里。

索菲亚:把它给我。把它交给我,你

这马屁精。

她伸手去夺那个让她愤怒的本子,

二人开始撕扯起来。

杜善:别这样,伯爵夫人……

萨莎:妈妈,别这样……

她夺过那个本子,举在头顶上摇晃

着,然后从敞着的落地窗向外抛去,嘴里

发出嘶哑的、吃力的吼声。她转身面对她

的仇敌。

索菲亚:这一回……

托尔斯泰(嘟哝着):我能不……我

能不这……

他气得满脸通红,浑身发抖。

萨莎:您这是要气死他呀,妈妈。您

就是希望这样,是吗?您恨不能他死了

才好!

她扶起父亲,搀他走向他的卧室。瓦

连金跟随在后。

索菲亚面对着切尔特科夫。

索菲亚:你!你别想骗过我一点点!

我知道你们在干什么。我要看那份遗嘱。

这是我的权利,上帝见证。

切尔特科夫:您担心什么呢?

索菲亚:你!我担心的就是你。

切尔特科夫直视着她,眼光里充满

着毫不遮掩的蔑视。

切尔特科夫:报界可是残酷无情的。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立刻把您和您的家

人全都毁掉。这是您自作自受。

索菲亚:你想跟他们说什么就去说

什么。去吧,去毁我们吧。

切尔特科夫:我太尊重列夫・尼古拉

耶维奇了。算您幸运。

索菲亚:我丈夫怎么就看不透你是

个什么东西呢?

切尔特科夫满脸通红,他要开口说

什么,但又停住。他走向门口,然后一字

一顿地说:

切尔特科夫:要是我有一个像您这

样的太太,恐怕我早就开枪自杀了。(稍

顿)要么就是逃到了美国。

他走出房间。索菲亚颓然坐到地板

上,像一支凋萎了的残花。她开始哭泣。

画面外响起蝴蝶夫人的咏叹调。

78.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饭厅

夜晚

歌声来自留声机上正在放的唱片。

一张可供十人就座的餐桌,却只有索菲

亚・安德烈耶夫娜和瓦连金两个人在那

里用餐。瓦连金显然感觉很不自在。一阵

难堪的沉默。

瓦连金:我想您现在心情好些了吧。

索菲亚:你喜欢这部歌剧吗?

瓦连金:我曾经上了好几年的声乐

课。本想要搞音乐的。可惜最后发现,我

没有这个天分。(稍顿)刚才的事我感到

很抱歉。

她微微一笑。

索菲亚:这首咏叹调非常美……它

讲的是一个女子被一个爱着她的男人所

抛弃的故事……每一个看歌剧的人都会

被深深打动……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只有汤匙轻轻

的响声。托尔斯泰走进来,但没有在餐桌

旁坐下。

托尔斯泰:咱们在一起的共同生活

已经令人无法忍受。

瓦连金强忍着喷嚏,起身想要离开,

以便回避这个尴尬的场面。

索菲亚:坐下别动,瓦连金。

瓦连金:我真的该回捷利亚金基

去了。

索菲亚挥手表示不管它。

索菲亚:不,不,不。吃你的饭。我们

有些分歧。任何一对夫妇之间都常有的。

托尔斯泰:我没有来进一步争辩。尽

管这是我们之间疏远的很好理由,但我

一直仍然爱着你。

索菲亚:当然是的……

托尔斯泰:可是你却丝毫不愿意

牵就。

索菲亚:为什么要牵就呢?我是你生

活的课题,你是我生活的课题。这就叫爱

情。(向瓦连金)什么事一到了他这里就

成了麻烦。

瓦连金:我真的该走了。

托尔斯泰:坐下。(稍顿)你看,这就

是爱情。这是不是让你吃惊,孩子?

两人一起望着他。

瓦连金:我原来以为应该更平静些

才是,可是……

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很厉害的喷嚏。

托尔斯泰 / 索菲亚:上帝保佑!

托尔斯泰转向索菲亚。

托尔斯泰:不过他说得对。如果我们

不能体面地、平静地生活,如果我不能专

心工作,如果我不能得到安宁,那么我干

脆走开好了。

索菲亚:走?上哪儿?

托尔斯泰:反正不是去找切尔特科

夫,但是我要离开。

索菲亚:去哪儿?

托尔斯泰:杜善说你这样下去要把

我弄死的。

索菲亚怒不可遏地猛然站起来。

索菲亚:那就走!走!爱去哪儿去

哪儿!

她一面喊叫着一面拿起盘子摔在桌

上,一个接一个地摔着。

索菲亚:我恨你,我恨你现在这个

样子。

她又拿起一个盘子摔掉。忽然她好

像透不过气,张口喘息着。

瓦连金:伯爵夫人……您没事吧?

她撕扯着自己的衣领,扯开前襟。

托尔斯泰(喊叫):杜善!!!

索菲亚:你们要弄死我。

杜善跑进房间。索菲亚还在撕扯着

她的衣服,然后停下来,开始大口地喘

气,接着晕倒在地板上。

瓦连金:她没事吧?

托尔斯泰想要答话,但被一阵咳嗽

呛住,说不出话来。杜善赶紧过来帮他,

但他朝索菲亚那边摆摆手,让他去帮她。

杜善在索菲亚身旁蹲下来。

杜善:索菲亚!睁睁眼睛。

索菲亚:我的后背,我的后背……疼。

杜善:您背下压着一把叉子,您起来

就好了……瓦连金,你扶伯爵夫人上楼

去好吗?

瓦连金扶索菲亚起来。杜善也站起

来,走向托尔斯泰。

杜善:她没事。我更关注的是您……

我看咱们都该赶快上床休息,免得再闹

出什么别的事来。

79.删除

80.外景 捷利亚金基 村落 夜晚

瓦连金和另外几名信徒坐在篝火

旁。过了一会儿,他起身向房屋走去。

81.内景 捷利亚金基 厨房 夜晚

已经很晚了,房子里一片安静。瓦连

金走进厨房,看见玛莎在那里洗盘子。他

疲惫不堪地坐下来,低头望着地面。

瓦连金:今天他们那里真可怕……

他们曾经那么相爱,可是你看现在变成

了什么。

玛莎仍然站在水池旁,没有做声。

瓦连金:玛莎,你怎么啦?

玛莎开口说话,但没有转过来面

向他。

玛莎:我要回莫斯科了。

瓦连金:什么?

他站起来走向她。

玛莎:切尔特科夫下午跟我谈了话。

他说我到那里更有用……意思是……

瓦连金连连摇头,嘴唇哆嗦着。

瓦连金:他这是在惩罚我们,惩罚

我,因为我用友善的态度对待索菲亚・安

德烈耶夫娜。因为我不……这就是切尔

特科夫。

玛莎:我们两个都让他失望。

瓦连金:我不在乎这些。你不能走。

我去跟他谈。我要让他改变主意。我要

让你留在这里。

玛莎,不,我愿意走。

瓦连金:什么?

玛莎:我要退出这个运动。

瓦连金:你不能背叛托尔斯泰。

玛莎:我不啊。你知道,当我读他的

《忏悔录》时,我深受感动。他是在寻求

自由。超脱愤怒的自由,超脱牵挂的自

由,超脱一切迷信和教会陋习的自由。它

深深打动着我。我以为那才是它所关注

的。那不正是它所关注的吗?自由与爱,

不是吗?可是人们把这一切都搅乱了。

玛莎伸出双手抱住他,把头依在他

的肩上。

玛莎:跟我一起走吧,求你啦。

布尔加科夫不知该说什么。沉默持

续着,结果变得越来越令人难堪。慢慢

地她松开手,直视他的眼睛,然后点了

点头。

玛莎:我回房间去了。

她转身离去。

瓦连金:别离开我,玛莎……我需

要你!

她转回身凝视片刻。

玛莎:是的,我知道……我知道。

然后走去。

82.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索菲

亚的卧室/ 前厅 白天

索菲亚躺在床上。几位医生围在她

床边。其中一人用一个类似六分仪的仪

器在观察她的眼底。

镜头移向前厅,我们看到罗索利莫

医生――一位精神病学专家――在前厅

与托尔斯泰和杜善讨论索菲亚的病情。

罗索利莫:我认为伯爵夫人精神上

出了毛病,存在妄想狂和癔病,主要是

前者。

杜善:是的。

那位意大利医生又走进卧室里去。

托尔斯泰面色极其不悦地向前厅深处走

去。杜善紧紧跟随。

托尔斯泰:你干吗请他到这里来?

杜善:他是一位老朋友啦,您知道,

是意大利人。

托尔斯泰:和所有科学家一样不可

救药的愚蠢。

杜善被他这罕有的尖刻弄得非常

难堪。

托尔斯泰:我很抱歉,我的朋友,可

是这一切让我很不痛快。

杜善:是的。

托尔斯泰在前厅尽头的一段小楼梯

上坐下来。瓦连金早已候在楼梯上方。

托尔斯泰:请他们到楼下去。代我向

他们道谢,请他们喝些什么。

杜善:您还好吗?

托尔斯泰:瓦连金・费奥多罗维奇在

这里陪我,你看好吗,孩子?

瓦连金连忙点头。杜善走去招待医

生们。

片刻过后,托尔斯泰来到索菲亚床

前。他拿起她的手。她无限温情地望着

他。他眼睛里含满了泪水。他俯身亲吻她

的手。

索菲亚:你……你的……你的……

我想不起来……噢,我说什么了?你要怎

么的?

托尔斯泰:你好好休息吧。

瓦连金站在门口,看着托尔斯泰离

开床边,走出卧室。

83.外景 林间 白天

这是一个秋天的午后。瓦连金和托

尔斯泰策马穿过浓密的灌木丛。

当他们来到一处开阔地时,瓦连金

吃惊地看到在树林中间支着一张活动小

桌,摆着几把椅子,就像律师事务所里的

场面。谢尔盖延科在桌子上摆弄着一张

什么纸。切尔特科夫向两人迎来。

托尔斯泰勒住马,转向瓦连金,两眼

含满泪水。

托尔斯泰:你看,我觉得我已经没有

选择的余地了。她是不……

他骑行向前,走近切尔特科夫。

切尔特科夫:下午好,列夫・尼古拉

耶维奇。

托尔斯泰:就在这里吗?

托尔斯泰被扶下马,引到一个树桩

前坐下,并把一块书写板摆在他面前。谢

尔盖延科把那份文件递给切尔特科夫,

切尔特科夫把它放在书写板上。

切尔特科夫:这份遗嘱保证您的全

部作品永远属于公共所有。

谢尔盖延科:成为不朽。

切尔特科夫:您的作品是属于俄罗

斯人民的。从现在起,俄罗斯人民永远地

享有了它。

托尔斯泰抬眼看着他们两个人。

切尔特科夫:怎么?

托尔斯泰:我得有一支笔。

切尔特科夫:当然。

切尔特科夫转向谢尔盖延科,谢尔

盖延科却紧张地咽着唾沫:没有带笔来。

谢尔盖延科:我……呃……

切尔特科夫:什么?

谢尔盖延科走到切尔特科夫身边,

走近到可以耳语的程度。

切尔特科夫:你是秘书,你怎么能不

带笔?

谢尔盖延科指指瓦连金。

谢尔盖延科:他也是秘书啊。你问

问他。

切尔特科夫:瓦连金・费奥多罗维

奇,你带着笔了吗?

瓦连金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坐在树

桩上眼睛望着虚空的托尔斯泰。

瓦连金:我带着哪。

瓦连金从挎包里拿出一支钢笔。

托尔斯泰接过笔,面对那份文件犹

豫起来。过了很长时间。

切尔特科夫:您没事吧?

托尔斯泰:我觉得好像是在搞什么

阴谋。

谢尔盖延科笑出声来。切尔特科夫

瞪着他。情况难堪到了极点。瓦连金望着

天空,看着在林间盘旋的乌鸦。

托尔斯泰不再犹疑,拿起笔签署了

那份文件。然后他起身离开在场的人们。

瓦连金注视着他。

84.外景 林间 白天

瓦连金和托尔斯泰在一处溪流旁饮

马。托尔斯泰神情疲惫。

瓦连金:我们大概该回去了。天就要

黑了。我可以问您一个跟工作无关的问

题吗?

托尔斯泰:当然可以,我的孩子。

瓦连金:您爱您的夫人吗?

托尔斯泰:“你的青春,你对幸福的

渴望,无情地提示着我的衰老,提示着幸

福于我已不再可能。”当年我追求索菲

亚时,她是那么年轻,那么纯洁,好像我

永远不可能得到她。我不愿意告诉她我

的感觉,但我又没有别的感觉可说。于是

我就写了一封接一封的信,看她是否能

够读解我的意思。她似乎完全迷惑了,以

为这只是一场游戏或者……

托尔斯泰眼睛望着虚空,回忆着他的

爱情。

托尔斯泰:我给了她一点提示。我

说,前两个字母代表“你的青春”,于是

奇迹就发生了:她立刻说出了一句话,是

我心里的一句话……

托尔斯泰定定地望着瓦连金,那样

子就仿佛这个年轻人能够对他所说的奇

迹做出某种解释。

托尔斯泰:……似乎她读懂了我的心。

在那一刻,我们两个人都明白了,我们会永

远在一起。在那些年月里,我们是那样的幸

福,幸福得难以置信,幸福得无法想象。

此时,老人已是泪眼婆娑了。

托尔斯泰:可是现在成了这样。

托尔斯泰把手伸进靴子,取出他的

秘密日记,从上衣里掏出一支钢笔,开始

在日记本上写字。瓦连金惊奇不已:他竟

然随身带着一支笔的。

85.内景 捷利亚金基 接待室 夜晚

瓦连金疲惫不堪地在长桌旁坐着。

切尔特科夫出现在他办公室的门口。

切尔特科夫:再次感谢你,瓦连金・

费奥多罗维奇,感谢你办事周到。

瓦连金:我的工作就是做秘书嘛。

切尔特科夫没有理会。

切尔特科夫:你知道,有段时间我曾

想建议列夫・尼古拉耶维奇另找一个人。

但是……他说不要。他说:“他使我想起

我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说完走去。过了一会儿,瓦连金站起

来走到办公室门口。

瓦连金:我要离开捷利亚金基了。

切尔特科夫:是吗?

瓦连金:我要去莫斯科。

切尔特科夫:你已经被她牵着鼻

子了。

瓦连金:你们不是说,这个运动就是

为了爱……

切尔特科夫:是的……为了他教导

我们去实行的爱,福音书所宣示的爱。这

还用得着我解释吗?这是最完美的爱,永

恒的爱。正是这种爱把人类凝聚在一起。

瓦连金:可是我从没见到过人类。我

只见到具体的男人和女人。不完美的男

人和不完美的女人。

切尔特科夫:列夫・尼古拉耶维奇也

教导我们,爱不应该是优柔寡断的。去

吧,她不会错失你的……这个天真的感

伤主义者。

瓦连金盯着他看了好一阵子,然后

忽然哈哈大笑着走开去。

切尔特科夫:你笑什么?你觉得我可

笑吗?

瓦连金:我笑是因为我居然没有打

喷嚏。

86―88.删除

89.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托尔斯

泰的书房兼卧室 白天

托尔斯泰坐在写字台前睡着了,他

的秘密日记敞开着摆在他的面前。索菲

亚没有敲门走了进来。他猛地惊醒,懵懵

懂懂地急忙把那个小本子藏起来。索菲

亚手中拿着一封信。

索菲亚:廖沃奇卡,卡什尼科夫想要

收购你去世后全部作品的版权呢。

托尔斯泰:那我就想办法快一点儿

死吧。

索菲亚:别说傻话。人家出价一百万

卢布呢。

一阵沉默。

索菲亚:你怎么能不为这个感到高

兴呢?

托尔斯泰:我写作又不是为了出版

商。我写作是为了百姓。

他从写字台旁站了起来。

索菲亚:你上哪儿去?

托尔斯泰:瓦连金在藏书室等我。他

说有事要跟我谈。

索菲亚:那可是大事……而你这可

怜的一家人就先饿着吧。

托尔斯泰:我没见这家里有谁挨饿

了。相反,我们的那些特殊享受倒是让我

恶心。

他走出去。索菲亚朝着他身后嚷着。

索菲亚(高声):可你总是享受头一

份的呀……你一向是这样的。

索菲亚坐在他的座位上。桌上放着

她和托尔斯泰的照片,就是我们在影片

开头看到挂在墙上的。现在墙上那个地

方挂着的是曾经被她摘下来的、令她讨

厌的切尔特科夫的照片。

这事她很容易解决。但是当她拿起

她和她丈夫的照片准备换上去的时候,

她发现照片下面盖着一个小本子,这就

是那本秘密日记。她开始阅读。

90.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藏书

室 白天

瓦连金坐在沙发上等待。托尔斯泰

走进房间,向他走去。

托尔斯泰:有什么事,亲爱的孩子?

你看起来不大高兴。你要跟我谈什么事?

然而,没等瓦连金答话,突然传来一

阵枪声。

91.删除

92.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托尔

斯泰的卧室兼书房 白天

索菲亚坐在椅子上,用枪朝着切尔

特科夫的照片一枪接一枪地射去。托尔

斯泰和瓦连金走进来。

托尔斯泰:索菲亚,你这是干什么?

她转向他,朝他挥舞着手里的枪。瓦

连金吓得退到墙边。

索菲亚: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

托尔斯泰:你有病了。

索菲亚: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我。

你一点一点地折磨我,直到把我折磨死。

我现在简直不知道我算个什么。(稍顿)

我看了你的日记。我知道了你干的事。

托尔斯泰:你要那样行事,我没有别

的办法。现在你把枪交给我。

索菲亚:哼!把枪交给我!

托尔斯泰:请你把它给我。

索菲亚把枪摔向托尔斯泰,转身走

出房间。我们看见墙上切尔特科夫的照

片摇摇欲坠。

过了一会儿,托尔斯泰坐到他的座

位。瓦连金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托尔斯泰:我希望你今晚留在这里。

瓦连金:好的,当然。

这样说着,老人站起来离开房间,把

瓦连金留在了这一片狼藉之中。

93.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庭院

夜晚

微风吹拂着老宅周边的树木。我们

看到一盏灯火沿台阶而上。

94.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藏书

室 夜晚

瓦连金睡在临时支起的床上。

萨莎(在画面外):瓦连金,瓦连金。

他立刻醒来。萨莎擎着一盏灯悄悄

走到他身旁。

萨莎:起来,他要走了。

瓦连金:什么?

萨莎:他要离开这个家。

95.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托尔

斯泰的卧室兼书房 夜晚

几个人在收拾行囊。萨莎把一些衣

物装进箱子。

托尔斯泰:只拿最必需的东西。可有

可无的东西一概不要。

瓦连金吃力地把一个装满书籍和文

件的箱子关好。

托尔斯泰:请……我们必须赶快。

瓦连金:您要去哪儿?

没人答话。杜善走到托尔斯泰身旁,

坐下来例行地为他诊脉。这时,萨莎把一

件厚实的毛皮大衣裹在他的肩上,向他

笑了笑。

萨莎:绝对必要的。

杜善:还要一盏马灯,我想。夜间很

黑。(稍顿)还有灌肠器。

96.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庭院

夜晚

一辆轻便马车已经套好了马匹。人

们把行囊固定在车后。

上一篇:托尔斯泰传纪《最后一站》电影剧本原稿一 下一篇:托尔斯泰传纪《最后一站》电影剧本原稿三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